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Error

1124浏览    1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0 10:52
XD

翻译完成
error好皮hhhh
原作
tumblr:ginkgerror

翻译完成
error好皮hhhh
原作
tumblr:ginkgerror

XD

漫画翻译:
原作:
Tumblr:ginkgerror
慢更新
作者允许翻译,最后一p地址

漫画翻译:
原作:
Tumblr:ginkgerror
慢更新
作者允许翻译,最后一p地址

XD

鸽子更新了

原作最后一p
ginkgerror

鸽子更新了

原作最后一p
ginkgerror

XD

鸽子更新了,翻译
原作最后一p
ginkgerror

鸽子更新了,翻译
原作最后一p
ginkgerror

Theo

成长 (G! error x G! ink) 上

这篇是关于G! error 和 G! ink的故事!如果你还没有读过原作者的漫画的话,我推荐你一定要去看!她的设定超级带感,而且画风很棒!

在这里附上作者的网站和名字:

ginkgerror

Tumblr:http://ginkgerror.tumblr.com/

Plurk:https://www.plurk.com/ginkgerror

长大后的互动:https://shigxx.tumblr.com/post/171517260808/ta-da-i-fell-into-them-i-knew-them-since

这里是高糊b站:https://www.bilibili.com...

这篇是关于G! error 和 G! ink的故事!如果你还没有读过原作者的漫画的话,我推荐你一定要去看!她的设定超级带感,而且画风很棒!

在这里附上作者的网站和名字:

ginkgerror

Tumblr:http://ginkgerror.tumblr.com/

Plurk:https://www.plurk.com/ginkgerror

长大后的互动:https://shigxx.tumblr.com/post/171517260808/ta-da-i-fell-into-them-i-knew-them-since

这里是高糊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93601?from=search&seid=2338237454392327075

她说过角色可以拿来二次创作,但是要注明她的名字和网站,所以就不放授权啦。

因为漫画需要翻墙看,所以如果有小伙伴想要了解设定的话,我可以另外开一个给你们专门科普一下。







            他不应该那样自大的。


            墙上的灯依旧散发着温暖的橙黄色光,看上去蓬松惬意的懒人沙发旁散落着毛茸茸的玩偶,这依旧是他们的“家”,熟悉的休息室。

            但他一点也感觉不到暖意。整个空间回荡着他短促而颤抖的呼吸,还有细微的流沙般的杂音。

 

            他不该因为小小的胜利而洋洋自得,莽撞大意地冲向“仅剩”的两个敌人。

 

            大滴大滴的蓝色液体从他眼眶中掉落,砸在自那人眼角弥漫出的纹路上,碎开奇异的荧光。对方却毫无反应。

            柔和的光线突然闪烁了一下,他受到惊吓般猛地一震,闪电般抬头看向逐渐失去稳定的光源,透着淡蓝的屏障张得更开,精神紧绷地警戒着。

 

            他不该把那人的警告和阻止那样随意地抛在脑后。对方当然不止两个人,这很明显是个陷阱。而他轻易地跳了进去。

 

            颤抖的呼吸间夹杂了越发频繁的抽泣,最终一发不可收拾地变成了号啕大哭。他多么希望那人像上次一样,被他打醒后带着气人的调笑说他只是困了想要睡一觉。但是他现在连碰都不敢碰他一下,因为他怕再掉一块碎片,对方就什么都不剩了。

            灯完全灭了,只有他眼中不断滴落的荧蓝的微弱光芒,淡淡地照亮他怀里那人的沉寂的面孔,和散落一地的骨头碎片。细沙的声音还在继续着。

 

            那陷阱不是给他的。而他在铺天盖地的黑色恶意中,瞥见向他冲来的白色人影时才意识到。

 

            一股大力扯着他向后飞去,白色的烟花在他眼前炸裂。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一根骨头可以碎成那么多块,或者一个骷髅竟然可以同时断掉那么多根骨头。

            “抱歉让你不得不看到这个。”那人悲伤地看着他,细碎的裂纹攀上他的脸,但他微微勾起嘴角,“但你会没事的。”

            他震惊地瞪大双眼。

            那个眼神?!那个眼神——他知道那是陷阱!但他还是来了。

            他疯狂地伸出手,竭尽全力把对方破碎的身体在被吞没前的一刹那拉回怀里。而黑色的影子仿佛张开的巨口,瞬间逼至他们身前,可身后的传送门还有些距离。

            巨大的绝望感让他的本能起了作用,淡蓝的屏障猛地拉开,将二人罩得严严实实。这一挡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传送门的入口在他眼前关闭,连同着后面尤不死心的黑影一起。

 

            现在,他抱着失去意识的监护人,被恐惧和悔意浸满,等待着可能下一秒就会来临的死亡。

            背景里,充满回忆的家具摆设一个个淡化消失,仿佛钟摆的倒计时。

            他无法抑制地哭泣着,为自己的无能,为监护人岌岌可危的状态,为独自一人的恐惧。但这次没人再安慰他,引导他,保护他了。他脑子里一片混乱,任由崩溃的情绪在身体里乱窜,又伴着眼泪出去。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从眼中流出的液体从荧蓝变成了鲜红,然后是带来剧痛的干涸。

            细沙的声音停止了,房子的自我分解也是。他的监护人依然毫无生气地在他怀里,那些裂纹和碎片没有自愈,却也没有继续恶化。

            他的监护人还活着。

            

Theo

成长 (G! error x G! ink) 下

诶嘿,谢谢大家能赏脸看我这小破文hhh,如果大家不清楚G! error 和 G! ink的一定要跟我说呀!

前情点合集=w=

在这里附上作者的网站和名字:

ginkgerror

Tumblr:http://ginkgerror.tumblr.com/

Plurk:https://www.plurk.com/ginkgerror

长大后的互动:https://shigxx.tumblr.com/post/171517260808/ta-da-i-fell-into-them-i-knew-them-since

这里是高糊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

诶嘿,谢谢大家能赏脸看我这小破文hhh,如果大家不清楚G! error 和 G! ink的一定要跟我说呀!

前情点合集=w=

在这里附上作者的网站和名字:

ginkgerror

Tumblr:http://ginkgerror.tumblr.com/

Plurk:https://www.plurk.com/ginkgerror

长大后的互动:https://shigxx.tumblr.com/post/171517260808/ta-da-i-fell-into-them-i-knew-them-since

这里是高糊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93601?from=search&seid=2338237454392327075




正文:


他的意识在浮沉间逐渐转醒,漫长得仿佛花了一个世纪,全身传来了被粉碎后重组一般的剧痛。他努力想睁开眼,却觉得对于身体的支配异常生疏。发生什么了?

啊,他想起来了。他确实被粉碎了,被数量和力量上远超以往的【负面情绪】给——等等?!那孩子呢?

Ink猛地睁开双眼,视线却一时无法聚焦。

“你终于醒了!”一个声音从他身侧响起,充满了惊喜和激动,带着些许的埋怨。是熟悉的语气。

“kid?”他微微皱眉,嗓子好像很久没有发过声音一样沙哑,“你的声音怎么那么……”

Ink的视线终于清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

?!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反手甩了一把墨水过去,正中对方面部。在对方惨叫着试图把那团东西扒掉的时候,ink才冷静下来好好观察这个可疑份子,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嗯?这个配色?还有那双标志性的手——

“Gaster Error?”他不确定地呼唤对方的全名。

“该死的,你干什么老混蛋!”那个身高明显已经超过他肩头的骷髅气急败坏地回应道。

“……”

Gaster Ink不知作何反应。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一觉醒来,自家的孩子变成了十几岁的青年?

因为过于震惊,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上前阻止了对方的瞎挠。在帮忙清理墨水的过程中,Ink发现error的个子比自己估测得还要高一些,大约已经到了自己的颧骨的位置,而那张原本带着些婴儿肥的圆润包子脸,如今也稍稍拉长,有些青少年的棱角了。

(在我做了这么多以后,得到报答居然是这个?对方不满地嘟囔,但是Ink暂且忽视了他。)

眼旁裂纹的范围扩大了,两端都更加狭长,显得有些富有攻击性。Ink在抹去对方眼部的墨水时注意到。Error能睁开眼后第一件事,就是用愤怒和阴郁的眼神试图把他瞪出一个大洞。

至少那双眼睛没有什么变化。Ink脑子里不经意地飘过这个想法。

“现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Error怔了一下,撇开目光,脸上流露出一丝内疚和难过:“在你……被【他们】袭击后,你失去了意识,我在【他们】能进一步伤害你之前把你一起拉进传送门了。”

守护者神色冰冷地挑眉,抬手重重劈上对方的头顶:“袭击?我在战斗开始前跟你说了什么了?”

黑色的骷髅躬身抱头,疼得龇牙咧嘴:“我知道!都是因为我太自大鲁莽才让你受那么重的伤!”

看着对方有些炸毛的反应,Ink神色稍缓,找回了一些心安。还是他熟悉的那个孩子。

“但是,”error抓住他的手,并没有挪开,反而紧紧攥住,“你知道我花了多久才让你……”

青年微微颤抖的身体和突然低沉下去的嗓音让Ink的心里敲响了警钟,而前者垂着头看不清的表情更让他警惕:“kid?”

但毁灭者下一秒就好像没事人一样放开了他,脸色如常地抬起头,甚至还有些嫌弃:“你的恢复速度太慢了,这期间我一个人去对付那些【负面感情】都快累死了。”

“你一个人去战斗了?”白色的监护人脸色不大好看,语气也生硬了起来。

“嘿!不然我还能怎么样?当时你的情况突然恶化,我就知道是那些家伙趁你不在四处破坏。你都已经是那样破破烂烂的状态了再碎肯定就成灰了!我除了出去阻止他们别无选择!”Error看上去像被冒犯了。

Ink抿紧嘴,通红的瞳孔里写满了不赞同。但是他确实没有办法反驳。那孩子当时一无所有,你不能责怪他绝望地紧紧抓住仅剩的什么。可是,这并不能减少这种行为的危险性和愚蠢分毫。

那段时间【负面情绪】异常强大,创作者们的数量也减少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所以他才会那样强调两人一起行动,让error千万不要超过他身边十米。事实上自己居然还能醒来这件事让他也很惊讶,那次他是抱着必死的心去的,坚信紧接而来的黑暗就是永别。

那孩子才刚出生不久,还远远没有弄清自己的所有能力,让他独自一人面对那样规模的【负面情绪】……

担忧和心疼充斥了他的整个胸膛。他到底沉睡了多久?是要多大的压力和磨难才能让那个孩子成长得如此迅速?

感受到error身上传来的明显的委屈和烦躁,他叹了口气。既然事情已经发生,纠结于这一点毫无意义,当下和以后才是最重要的。

把所有不好的情绪压到心底,Ink换上一个微弱但真实的笑容:“听上去好像你把他们收拾得很惨,想告诉我你都发现了什么新能力么?”

Error对他突然的转换一愣,但接着身板一挺,勾起个骄傲的笑:“哈,等着大吃一惊吧!我现在可比你强多了。”看向他的眼神带着洋洋自得。

“我等着呢。”Ink内心觉得好笑,事实证明应付小孩子的那一套在error身上依旧适用,稍微一捧就成功转移了对方的注意力。

内心幼稚的毁灭者讲得声情并茂,神情炫耀,时不时动手展示一番。而他的监护人在旁边含笑听着,在对方显得过于得意忘形的时候挑眉,轻描淡写地指出几处纰漏,在青年即将恼羞成怒之前点到为止。

Error很明显还有很多没有告诉他。Ink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对方右眼角下微微透着荧蓝的一条裂缝,他可不记得当初那里有第三条印记。但是不要紧,他总会知道的,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两次。


恆音

【煙火綻放之時 上】

《煙火綻放之時 上》

自創文Undersystem

【全員向】

【Player世界外之人】【killer!Sans】【FF(fellfaith)】【Faith】【G!Ink】【G!Error】【咖啡 mf!papyrus】【牛奶 mf!Sans】

#System組織全員
#Player世界外之人
…………………………………………………………………………

位於某個宇宙的時間線。

這個世界在這時間線中,人類幾乎接受怪物的存在。

怪物在多個國家中獲得人身保障、相關福利,和人類一樣行使公民應有的權利。

剛開始的反對聲浪在怪物大使以及怪物的努力下,風波從高漲到漸漸的平息,花了多年的努力。...

《煙火綻放之時 上》

自創文Undersystem

【全員向】

【Player世界外之人】【killer!Sans】【FF(fellfaith)】【Faith】【G!Ink】【G!Error】【咖啡 mf!papyrus】【牛奶 mf!Sans】

#System組織全員
#Player世界外之人
…………………………………………………………………………

位於某個宇宙的時間線。

這個世界在這時間線中,人類幾乎接受怪物的存在。

怪物在多個國家中獲得人身保障、相關福利,和人類一樣行使公民應有的權利。

剛開始的反對聲浪在怪物大使以及怪物的努力下,風波從高漲到漸漸的平息,花了多年的努力。

有色的眼光不在,大家看待怪物已如同家人般,是個充滿溫暖的世界。

「真和平呢……」

FF率先發出感慨,他去過的地方沒少過蝴蝶的存在,至少這個世界會圍繞他的蝴蝶,一隻也沒看著。

他穿着紅黑兩色的浴衣,以黑為底的布料繡上紅色的蝴蝶,襯托出FF本身凌厲且出眾的氣質,像彼岸花般美艷,卻同時象徵死亡。

「旅遊的話就要來熱鬧又平和的地方,不是嗎?」G!Ink笑了一下,穿著紫色浴衣的他得體的笑了一下,和它手上的優雅的扇子相配,引來不少女性的注視。

「第一次穿浴衣,異世界的傳統果然很特別呢~」Faith腳踏木屐轉了一圈,欣賞浴衣飄逸的感覺,同時重心不穩往旁倒。

「糟糕……」Faith已經能想出他倒下去的狼狽樣。

「小心。」一個微小的聲音說道,運用高大的身體優勢單手把Faith整個人扶正。

Faith回過頭看向來者,欣喜的說:「謝啦,咖啡。」

咖啡點了點頭,躲在他後方的牛奶冒出一個頭,朝Faith悄悄揮了揮手。

「你也好阿,牛奶。」Faith蹲下來揮了揮手,在他看來牛奶小小隻的,格外需要照顧。

G!Error撇了撇嘴,掃了在場的人一眼後,自顧自的臉紅說:「哼…要不是聽說是那個人正式的邀請,我才不會來呢……」

Faith默默靠近G!ink,問道:「Player不是很簡單的傳個簡訊說大家要一起去而已嗎……」

G!Ink老師一副高深莫測的說:「嘛,同一件事對不同的人有不一樣的想法吧……」

「原來是這樣啊。」Faith有所理解的道。

兩人相視,愉快的笑了出來,望著G!Error的眼神無比之欣然。

為什麼他們看我的表情這麼微妙,G!Error抽著嘴角,把視線放在了別的方向。

「啊……女主角到了呢……」G!Ink眼角瞄到一個身影,順口的說了出來。

黑長髮盤了起來,頭上綁著七色花的頭飾。Player東方人的面孔本身就很適合這樣的穿法,亭亭玉立得仿佛從水墨畫中走出來。

「呦西!Player小隊衝喔!」Player拿出十足的活力喊出了話,瞬間把出場的唯美氣氛破壞得一乾二淨。

反觀,在場的男士們非常有默契的在想同一件事。

【第一次看這人穿除了風衣以外的衣物。】

「沒想到妳這樣也挺……好看的。」來自G!Error的傲嬌發言。

「Player看上去很美喔!」來自Faith的真誠讚美。

「深藍很適合佳人……」G!Ink富含深意的點點頭表示滿意。

咖啡跟牛奶同步,手指比出滿分10分。

「喔。」來自FF的感嘆。

「FF還是那麼不坦率呢,明明Player如此奪人眼目……」G!Ink嘿嘿兩聲挪揄FF,手正壓往他的頭上。

「不就換了一身衣服嗎,有什麼好看的……」FF躲開了G!Ink的襲擊。正眼看向Player。

很適合她……應該說往好的方向……成長了那麼一點。

「謝謝。」Player看著FF笑了出來。

謝啥?

全場無數的眼睛盯著他瞧,FF被看得心裡發毛,幹嘛視線都集中到他的方向。

「哥們~你都把心裡話講出來了。」Faith
拍拍他的肩膀,面露善意的提醒他。

…………幹!

「傲嬌本性不改啊FF~」G!Ink笑得一臉燦爛,FF面露青筋握緊拳頭,倒是想一拳打掉那個笑臉。

看大家吵吵鬧鬧,Player平和的微笑著,享受當下無比和樂的氣氛。

「挺熱鬧的嘛,我是不是很順手的“殺”了氣氛?」

一把刀子架往Player脖子上,咖啡跟FF最先反應過來。

骨刺搶先擋住,為Player作出防禦。FF拔出劍來,劍在月色照耀下反射出冷酷的光線,直指來者。

「Sans?」Player面對突發的危險無動於衷,平和的笑了起來,好似威脅她的是塑膠模具。

「哼……好一陣子沒看見妳了……」killer親暱的蹭了上去,有意的在跟對方撒嬌。

FF不爽的瞇起眼睛,其餘幾位男士也擺出各種微妙的表情。

「嘿~~大家。沒記錯的話,killer先生現在是第一模式吧?」G!Ink拍了拍手,打圓場道,試圖把緊繃的氛圍化解。

「是啊,今天就一起開心的玩嘛!」Faith跳了起來,用手扯了扯FF的袖口。

咖啡還有些顧忌,但Player一個眼神遞了過去,很快就收手了。

至於FF……

「過來!」FF叫了一聲,也不等Player反應,直接把人拉往他的方向。

「呵……」killer有些挑畔的笑著,將刀子收回口袋,配合的加入團體之中。

Player無奈的看所有人安定下來,一群人以她帶頭,十分搶眼的帶往廟會攤位。

趁大家不注意時,G!Error悄悄把他的手派了出去……

攤位的老闆嚇了一跳,兩隻手飛至他的面前,轉了轉,其中一隻手指示它要買的東西,另一手攤開打算付出錢。

老闆幾個月前也幫一位骷髏和一個可愛的女孩作過可麗餅,怪物對他而言好比親切的外國人,彼此間沒有任何隔閡。

「兄弟,拿好啊!」遞過去後,他跟另外一隻手擊掌,看著那雙手慢慢飛走。

「小孩子都喜歡吃冰糖蘋果……」老闆爽快的擦擦汗,再次充滿活力的叫賣著。

…………

「給我的?」G!Ink歪著頭指指自己。

「才不是特別給你的!只是那看上去好像童話故事裡的毒蘋果,想試試能不能毒死你。」G!Error彆扭的道,羞紅了臉別過頭去。

G!Ink愣愣地,拿著遞來的冰糖蘋果。

G!Error不坦率的說:「趕快吃啦!而且,我又不喜歡甜死人的食物。」

「那我恭敬不如從命囉~」G!Ink心裡叫那一個暖字。

他們家不成熟的黑包子會為他著想欸,有什麼比這感動~

恆音

同人文【抽鬼牌】

【同人文】【FaithSans】【G!Ink & G!Error】

《抽鬼牌》

G!Ink & G!Error 介紹及漫畫作者:宮川玥

Faith介紹及漫畫作者:桑茶

作者:極力推廣他們的AU!!!!!(熊熊燃燒

同人文作者:恆音

作者的話:切開來是黑的,我喜歡OwOb
……………………………………………………………………………

三個人聚在房間,其中一人神色凝重、表情扭曲、手指顫抖地抽取一張牌。

「就是這張!」

「孩子,出老千可不好喔。」

G!Ink氣定神閒的用畫筆畫了條繩索,逮住了G!Error的手,手漂浮在上方暗示抽哪一張卡的動作被定格住,G!Error也...

【同人文】【FaithSans】【G!Ink & G!Error】

《抽鬼牌》

G!Ink & G!Error 介紹及漫畫作者:宮川玥

Faith介紹及漫畫作者:桑茶

作者:極力推廣他們的AU!!!!!(熊熊燃燒

同人文作者:恆音

作者的話:切開來是黑的,我喜歡OwOb
……………………………………………………………………………

三個人聚在房間,其中一人神色凝重、表情扭曲、手指顫抖地抽取一張牌。

「就是這張!」

「孩子,出老千可不好喔。」

G!Ink氣定神閒的用畫筆畫了條繩索,逮住了G!Error的手,手漂浮在上方暗示抽哪一張卡的動作被定格住,G!Error也百口莫辯。

「這不公平!為什麼你們兩個可以贏這麼多回,我卻一直輸!」G!Error把手中的牌灑在空中,一臉不服氣的躺在地上打滾,黑色的雙頰被五顏六色的筆畫得花花綠綠,顯得格外好笑。

「尤其是Faith!為什麼這傢伙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啊!」

被點名到的Faith抬起頭來笑了一下,比起其他兩人,他受到懲罰的次數最少,臉上只有三個G!Ink畫過的圖案,其充滿藝術感的設計一點也不難看,反而越看越覺得充滿格調。

G!Ink的臉算是藝術及搞笑參半的那種,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是誰畫的塗鴉。

而G!Error是被整得最慘的那個。

小豬、小鴨、貓鬍鬚、白色小樹、超簡易版旋渦太陽、甚至在額頭中央被寫上「忍」這不知有啥含義的字。

G!Error拿了鏡子過來,額頭佈滿憤怒的青筋,想著等這一切結束,他就要好好把這些恥辱洗刷掉。

「雖然這麼說有點奇怪,Faith好像刻意當第二個脫手的……」G!Ink回想Faith每次脫手的時刻,總是在千鈞一髮之際手牌全數丟完,要不就是第一個脫手。

G!Erroe想了一下也恍然大悟說:「對欸,聽你這麼一說,這傢伙好像都是那樣……」

他們制定的抽鬼牌懲罰規則很簡單。

第一個脫手的可以畫一個塗鴉在抽到鬼牌的倒楣鬼上,至於第二個沒手牌的沒事。

「這到底是為什麼……」

G!Error和G!Ink對Faith投以懷疑的眼光,後者還是笑得陽光燦爛。

「其實……我只是看穿你們的習慣而已。」Faith撓了撓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G!Error挑眉,頭上出現無數的問號說:「蛤習慣?」

「嗯……我有什麼習慣嗎?」G!Ink有點感到疑惑。

被兩人如此注視,Faith在心中組織言語解釋道:「G!Ink大概沒發覺吧,鬼牌放置在左邊的機率是40%右邊是60%」

G!Ink整張臉看著Faith呆住了:「等等,這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Faith四周開著小花,平靜淡然的道:「大概是觀察力吧。不過相較之下,我挑你左手邊的牌,危險性比較少。」

「至於G!Error……我想G!Ink也明白吧……」

「至於孩子……」

「果然是那個吧……」

「對呀,就是那個……」

G!Ink和Faith互看一眼,心有靈犀地點點頭,完全把G!Error蒙在鼓裡。

G!Error瞬間怒了:「你們兩個打什麼啞謎啊!有話好好說啊混帳!」

他們兩個一口同聲的笑道:「你的表情實在是太明顯了啊~~」

回想G!Error每次抽到鬼牌或是鬼牌即將被抽走的戲劇性表情,他們都忍住不要笑出來,才能繼續看G!Error一直露出明顯的「破綻」。

Faith感謝的說:「我有幾回很驚險都是靠G!Error的表情得救的呢。」

G!Ink也有所共鳴的道:「是啊……有這麼毫無自知之明的人一起來玩抽鬼牌真是太有趣了。」

G!Error心中燃起熊熊怒火,嘴角抽搐的道:「你們兩個給我適可而止啊……」

「而且G!Ink也太過份了吧。」G!Error指著自己的臉大罵對方。

「為什麼畫Faith的臉就那麼好看!」

Faith有點納悶為啥什麼都沒做又中槍了,只好默默讓G!Error的手近距離指向他的臉。

「孩子啊……這是因為……」

「啊啊……果然是那個來著。」

看著兩人有默契的搭起肩來,G!Error眼神完全死掉地看著他們一搭一唱,背景散發光芒的說:「因為我們是甜食黨!!!」

幹!!!你們是小學生嗎!?

「所以G!Error就這樣被排擠了,真是可憐~~」G!Ink深深的感慨道。

「這不全是你害的嗎……」G!Error緊握手到想直接衝撞到G!Ink臉上,把他一拳擊倒。

「其實在我看穿你們的行動後,我可以一直贏下去,但怕你們心裡不平衡所以要偶爾故意輸個一、兩局……」Faith小小聲的說道,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說出心裡話。

「兄弟…你金黃的外表切下去是黑的嗎……」

G!Ink覺得背脊一涼,總覺得Faith在這瞬間成為他日後不想得罪的對象的其中之一。

「我現在可以揍他嗎?」G!Error面無表情的說,他很想扁前面這兩位很久了。

「嘛,還是下次再一起玩吧,這次玩得很開心喔~~」Faith愉快的笑了笑,周圍圍繞金色的蝴蝶,轉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

於是現場只剩下兩個人。

「G!Ink~~~~~」G!Error笑得很燦爛,背後飄出某種黑氣,手上拿著一桶放在一旁的畫筆。

「孩子……遊戲時間結束了喔……呵……呵。」G!Ink乾笑兩聲,腳底抹油先閃再說。

「有種別讓我逮到你!!!!!」

【這就是G!Ink、G!Error以及Faith某一天的愉快日常~~】

Theo

成长 番外 《那些他所不知道的》(G!error X G!ink)

前情点合集!

警告:片段式写法,支离破碎的逻辑

在这里附上作者的网站和名字:

ginkgerror

Tumblr:http://ginkgerror.tumblr.com/

Plurk:https://www.plurk.com/ginkgerror

长大后的互动:https://shigxx.tumblr.com/post/171517260808/ta-da-i-fell-into-them-i-knew-them-since

这里是高糊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93601?from=search&seid=2338237454392327075...

前情点合集!

警告:片段式写法,支离破碎的逻辑

在这里附上作者的网站和名字:

ginkgerror

Tumblr:http://ginkgerror.tumblr.com/

Plurk:https://www.plurk.com/ginkgerror

长大后的互动:https://shigxx.tumblr.com/post/171517260808/ta-da-i-fell-into-them-i-knew-them-since

这里是高糊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93601?from=search&seid=2338237454392327075



1、当G!ink身上的裂纹再次扩展时,G!error就知道他不能再等下去了。【负面情绪】的气息称得上是招摇,就好似守护者倒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需要顾虑的了一样。他试了三次才打开传送门。他还没有准备好。

2、监护人不在身边后的第一课:敌人永远不会等你准备好。

3、在最初一段时间里,G!error甚至不敢回到那个“房间”,他害怕【负面情绪】会跟着他找到毫无防御G!ink。他不能承受更多失去了。

4、【负面情绪】的强大和进化似乎没有止境,每一场战斗都艰苦而漫长,他有时不得不逃走并四处躲藏。G!error才知道没有教导者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5、G!error曾一度异常憎恨G!ink,他感觉自己被抛弃了。如果不是因为对方当初不顾后果的行为,现在他也不会处于这种境地:不知尽头的等待、频繁密集的战斗、无时不刻的孤独和恐惧。于是他终于回到了那个“房间”。

6、他觉得自己像个混蛋。

7、G!ink的恢复进行得无比缓慢,哪怕G!error和他是同源,但毕竟是完全相反的两面,无论G!error多么急切地想要帮助,也只能消除【负面情绪】或删减作品的瑕疵部分,而这所助甚微。

8、起码有五次G!error濒临死亡,但是他拒绝了。

9、G!error曾经失手毁灭过一个au,可能因此害死G!ink的恐惧差点杀了他。

10、G!error尝试过与和创作者沟通鼓励他们创作,但他不具备那样的能力,他的职责是“消除和删减多余的部分”,而不是创造和激发灵感。

11、他留不住某些心灰意冷的创作者。无力和绝望仍然如此沉重而冰冷。

12、G!error几乎想要彻底放弃了。放弃战斗,放弃修缮,放弃等待。他只是……太累了。

13、然后他的视线落在安静地沉睡的G!ink身上——对方基本已经恢复了完整的身躯,只剩下一些残留的裂缝。边缘粗糙的传送门再次拉开。就这么一次,G!error想着,这是最后一次了。

14、那不是最后一次。可恶的老混蛋,你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清了。他恼火地瞪着一无所知的守护者,然后猛然发觉自己似乎长高了。

15、他真的讨厌G!ink如此安静的样子。

 

 

1、现在的G!error并不是第一个G!error。在很久以前还有另外一个他,和G! Ink一起诞生。(就是原作漫画中G! Ink手中那副红色眼镜的主人)

2、他们没来得及更深地了解对方,那个G!error消失于某次与【负面情绪】的战斗后。

3、使得那个G!error视力变差到需要戴眼镜的原因,也是导致他死亡的直接原因,与他的某项能力有关。

4、现在的G!error也觉醒了那项能力,他曾经使用过一次。

5、那是他唯一没有告诉G! Ink的能力。

6、那个G!error的死让G! Ink十分自责。不过他们是意志的产物,是那个维度不可缺少的组成,所以只要“本源”还没有改变(人们创作ut相关作品的意识),他们不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7、至少多年来G!ink一直是这样说服自己的,好在他后来找到了小G!error。

8、现在的G!error的双手有自己的意识,并可能保留着他上一代的记忆(例如在G!error被负面情绪欺骗的时候扯住他的衣服,让他不要丢下G!ink;在G!ink陷入昏迷的时候为他泡好茶,按他的喜好放很多方糖摆在旁边安抚他的精神。)


纯洁如我💙(不定期诈尸)

G!Error X G!Ink

还是年下好吃啊

这小夫妻两的相处模式真可爱

_(:з」∠)_

G!Error X G!Ink

还是年下好吃啊

这小夫妻两的相处模式真可爱

_(:з」∠)_

重度骨科患者

摸魚混更

P1_邪骨三人,日常忘了畫killer的靈魂(?
P2_cross&nightmare
P3&P4_G!error&G!ink

摸魚混更

P1_邪骨三人,日常忘了畫killer的靈魂(?
P2_cross&nightmare
P3&P4_G!error&G!ink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