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J

21.7万浏览    1424参与
雪球二号机

描改2p的铁瘫pocky game。前几天才翻到搬运的乔尼和杰洛的pocky广告,就想来一个,虽然画力有限,但就是想看他们玩~

描改2p的铁瘫pocky game。前几天才翻到搬运的乔尼和杰洛的pocky广告,就想来一个,虽然画力有限,但就是想看他们玩~

这是我最后的文件了

P1-2性转
P3休妹发牢骚
P4一张乔尼尼
*冷圈高产怪尴尬的*

P1-2性转
P3休妹发牢骚
P4一张乔尼尼
*冷圈高产怪尴尬的*

这是我最后的文件了

发糖,一人两颗🍬
小熊妹妹这个梗真是百玩不腻😋

发糖,一人两颗🍬
小熊妹妹这个梗真是百玩不腻😋

这是我最后的文件了

乔尼尼头上的小啾啾像耳朵

乔尼尼头上的小啾啾像耳朵

杀鸩
我流性转 GJ为什么这么真,人...

我流性转

GJ为什么这么真,人这辈子没搞过GJ实在是太亏了。

我流性转

GJ为什么这么真,人这辈子没搞过GJ实在是太亏了。

Mr. Cellophane
“按按看这个可以实现愿望的按钮...

“按按看这个可以实现愿望的按钮”

“按按看这个可以实现愿望的按钮”

Mayday Calling
没错!我们就是!黄金搭档!(?...

没错!我们就是!黄金搭档!(?)

没错!我们就是!黄金搭档!(?)

鲟
低 技 术 力 迫 害 娇 尼...

低 技 术 力 迫 害 娇 尼(ntm

低 技 术 力 迫 害 娇 尼(ntm

废燮
❄❄️❄️🧸☕️🍾⭐️❄️...

❄❄️❄️🧸☕️🍾⭐️❄️❄️❄️

❄❄️❄️🧸☕️🍾⭐️❄️❄️❄️

R氧化碳

【主GJ&JO混部】乔妮娜•齐贝林今年五岁(26)

【26】“我做了个梦……但是记不清是什么了。”

 

     她低头,看见自己的右腿被彻底地扯断了。鲜红一片,视觉冲击强到都有点不真实,但她的反应极快,她的替身也一样——血流得很慢很慢,仿佛时间被她拽住了。可能是大脑的病理性麻木所致?乔妮娜•齐贝林不觉得那地方有多疼。

     她抬头,又看见了自己那只可怜兮兮的断脚被甩在海水里。再远一点的地方是彻彻底底的海,不像她躺着的这片小浅滩。那儿只有染着血的海水。了无生气的空条徐伦静静地飘浮在海面上,不远处是她早已无声无息的父亲。有个神父浑身是血,如果她有...

【26】“我做了个梦……但是记不清是什么了。”

 

     她低头,看见自己的右腿被彻底地扯断了。鲜红一片,视觉冲击强到都有点不真实,但她的反应极快,她的替身也一样——血流得很慢很慢,仿佛时间被她拽住了。可能是大脑的病理性麻木所致?乔妮娜•齐贝林不觉得那地方有多疼。

     她抬头,又看见了自己那只可怜兮兮的断脚被甩在海水里。再远一点的地方是彻彻底底的海,不像她躺着的这片小浅滩。那儿只有染着血的海水。了无生气的空条徐伦静静地飘浮在海面上,不远处是她早已无声无息的父亲。有个神父浑身是血,如果她有法子靠近他话就能看到,在他被撕烂的教袍下密布着细小的突刺伤口,像是线一般粗的利器降下了暴雨般的攻击与谋害,但致命伤却是他被拧断的脖子。

     有个男孩站在那头,在他脚边死了一地的是他的兄弟们。乔妮娜知道,这是他干的。为的是争取早就消亡的父亲的宠爱,也为了报复父亲对他们犯下的罪行。

     但乔鲁诺不在那些尸体中间。他还没来得及过来。现在普奇死了,他取出的碟片早已不作数,不管是谁拖住了乔鲁诺•乔巴拿的脚步,想必这样的障碍现在也不复存在。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但她可能撑不到支援来的时候了。现在得速战速决……最好她能解决掉那个该死的混球。

     静•乔斯达在她身后,只余下微弱的呼吸。而费列罗•埃文早已咽气,伏趴在她身边——他用自己的身体当了盾牌,就在十几秒前。

     乔妮娜僵硬地伸手——腿部的疼痛开始慢慢蚕食她。她知道自己的呼吸乱了。现在她没法使用波纹,这很不妙。要是她能学会父亲的铁球回转就好了——她轻轻将费列罗的双目合上。她又返头看静,那个男孩曾用恋慕的眼神瞅着她,但却死死地合着嘴、不肯让自己的倾慕烦扰她和费列罗的相恋。他们做得很好,最终三人成了彼此珍视的挚友。

     但这场美好的良性循环现在终止了。费列罗•埃文身死,静•乔斯达濒死,乔妮娜•齐贝林马上就要因失血过多而亡。

     ……是这样啊。

     原来如此。不赌一把可不行。

     FANTASIA的身形闪动着,随着她的呼吸不畅而逐渐倾向于虚化。

     “FANTASIA,”她摸到了那个东西——石头的表面坑坑洼洼、冰冷刺骨,她觉得手上滑腻腻的,不知道是血还是海水……大概是海水吧,不然那东西就会弹出尖利的足齿。周边太黑了,但她知道黎明很快会来——还有那家伙。他走过来了。“再滞留我血液的时间一次吧。”

     她的替身一声不吭地朝她转来,乌黑的头纱遮住它镂空的双目。圣人在那头看向她,对她说:“三思而后行。”

     乔妮娜没说话。

     要想让腿复原的话,大概只剩下这个方法了——幸亏偷偷带着了这个。直觉还是有用处的。

     要是乔鲁诺或者仗助在就……不,他们还是别过来为好。死伤能少就少。已经死了太多人了。

     乔妮娜在自己残缺的大腿处抹了一把,满手的鲜血即便是在深沉的黑暗中也尤为狰狞。

     哈哈,说不定连我的烧伤也能祛疤了……?
     她突然想到。

     之后她把那东西扣到了脸上。

 

     ——“乔妮娜?”

     乔妮娜迷糊地看向乔尼。

     “你刚刚在发抖,”他说,“做噩梦了吗?” 乔尼把从她身上滑下来的毯子拉回去。

     乔妮娜四处望了望。从意大利飞往美国的机舱里很安静,有几个人点了座位灯看书、阅读文件、在平板电脑上滑动手指。

     杰洛本来歪在乔尼肩膀上睡觉,刚刚才被闹醒:“……嗯?怎么……”他打了个呵欠,“老兄你干嘛?我的头差点掉下去……”

     “乔妮娜好像做噩梦了,刚刚抖得很厉害。”乔尼回答道。

     杰洛闻言探身揉了揉小女儿的脑袋:“做噩梦了,小丫头?”

     乔妮娜看了他们一眼,又看了她旁边的小小圆形窗户一眼,皱起了眉头:“我做了个梦……但是记不清是什么了。”但是很冷。冷到血液都好像要凝固成鲜红的坚冰。

     “记不得是好事——又不是什么好梦,没必要记得的。”杰洛摸了一下她的脸,又摸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的脸怎么这么凉——嗯,没发烧。难受吗?”

     乔妮娜摇了摇头。

     杰洛把自己的毯子也罩到她身上,然后扯了乔尼的毯子过来。

     “杰洛,毯子不够两个人盖的,”乔尼试图把毯子扯回来,“你去管空姐再要一张不就好了——”

     “麻烦死了!你小子靠过来一点不就得了吗。”杰洛又歪回乔尼的肩膀上。

     “没事,爸爸。睡觉吧。”乔妮娜也装着打了个呵欠,把头靠在了乔尼的手臂上,“晚安,爸爸,爹地。”

     “晚安,小丫头。”杰洛闭着眼睛说。

     “怎么全都挤着我……”乔尼翻了个白眼,“晚安。”

     但乔妮娜并没睡着。她合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漆黑,慢慢从梦的余韵里挖出了一丝冰冷的苦楚。

    

(TBC)

朧と剣と故障機

【算是gj】【友情向】【脑洞片段】鼓动


存一下脑洞,比较奇怪的一个小小的残片段。从前在q空间短暂发过,源自小窗聊天稍加改动。文渣表述混乱慎阅轻拍不喜也请高抬贵手勿虐。

现代背景,gj偏搭档挚友,乔尼是摇滚乐队主唱的私设。总之就是乔尼在即兴随便唱歌。

以上。



“如果我有一颗心”


他在哼唱,嗓音沙哑。

“鼠舌一样的红色,渺小。柔软滞留我指尖,在孩时桌下的阴影。”

“如果有一颗心,一颗心,一颗心。”

“降落在平原。彩虹流逝,马蹄间。

奔跑而过帽子张雨的人们,带着雪与沙去追逐…

零度水平线,与荣誉感。

救赎之心,他的心,一颗心。

如果我有一颗心,一颗心,

负分心。”


“……曾有一颗心,一颗...


存一下脑洞,比较奇怪的一个小小的残片段。从前在q空间短暂发过,源自小窗聊天稍加改动。文渣表述混乱慎阅轻拍不喜也请高抬贵手勿虐。

现代背景,gj偏搭档挚友,乔尼是摇滚乐队主唱的私设。总之就是乔尼在即兴随便唱歌。

以上。




“如果我有一颗心”


他在哼唱,嗓音沙哑。

“鼠舌一样的红色,渺小。柔软滞留我指尖,在孩时桌下的阴影。”

“如果有一颗心,一颗心,一颗心。”

“降落在平原。彩虹流逝,马蹄间。

奔跑而过帽子张雨的人们,带着雪与沙去追逐…

零度水平线,与荣誉感。

救赎之心,他的心,一颗心。

如果我有一颗心,一颗心,

负分心。”


“……曾有一颗心,一颗心,两颗心,一无所有。

但两个人在旅途,沿着那天的海岸线。”


“如果永远没有了…一颗心


……没有心”




椅子上缩作一团的前主唱停止了指甲对罐子的敲击,模仿心跳渐归零的声音息止了。而后是如起死回生般长长……长长的抽气声,揪下帽子压着在喉管里悲泣的风,他转过脸来。

你在那里站了很久了吗?抱歉。

……不,不没事,我很好,

谁都没死去,只是一场梦境。

我还活着,梦里的人也还活着。这里有两颗跳动的心,也没有棺材。

谢谢,给我咖啡就好。

来干杯吗?为我们彼此都活着的现在。

为我们今天还活着……也许这不算什么好事,但也只能庆贺这种事了。

为我们平凡到不堪的人生。这是何等幸运的一件事,我现在由衷的这么觉得,杰洛。

寻藜狸狸狸

【剑始/GJ】银杏方舟

※是很奇怪的SBR&假面骑士Blade跨剧组拉郎作,全篇几乎没有任何人类出场,有Blade小说剧情;和朋友五分钟口嗨二十分钟激情流水账摸鱼,算是写给她的;两边都可能有bug,还有大量我的私设,特别ooc,不适合任何人观看

※不太敢打tag还是打了,挑了个人少的点po一下拉倒


“所以说,那就是幽灵。”天音压低嗓子对相川始说,“死后不肯离去的灵魂,永远徘徊在世上——”

小女孩被自己苦心营造出的恐怖气氛吓了一跳,连连搓着手臂。

相川始伸手揉揉她头顶的发旋:“放心吧,我是不会变成幽灵的。我既不会死、也没有灵魂——”

天音瞪大了眼睛看他。

“我开玩笑的。”相川始朝她露出半个尚不熟练的...

※是很奇怪的SBR&假面骑士Blade跨剧组拉郎作,全篇几乎没有任何人类出场,有Blade小说剧情;和朋友五分钟口嗨二十分钟激情流水账摸鱼,算是写给她的;两边都可能有bug,还有大量我的私设,特别ooc,不适合任何人观看

※不太敢打tag还是打了,挑了个人少的点po一下拉倒



“所以说,那就是幽灵。”天音压低嗓子对相川始说,“死后不肯离去的灵魂,永远徘徊在世上——”

小女孩被自己苦心营造出的恐怖气氛吓了一跳,连连搓着手臂。

相川始伸手揉揉她头顶的发旋:“放心吧,我是不会变成幽灵的。我既不会死、也没有灵魂——”

天音瞪大了眼睛看他。

“我开玩笑的。”相川始朝她露出半个尚不熟练的笑容。十二岁的孩子还读不懂向上弯的嘴角怎么也能用来表达哀伤与孤独,话题飞快地变到晚饭上去了。

相川始不是幽灵,但他还是得永远徘徊在世上。


银杏,学名Ginkgo biloba L.,为银杏科银杏属落叶乔木,喜光。

相川始一如既往刻意路过银杏树步道;金黄色落叶簇拥的长椅上一如既往坐了个半透明蓝色影子。

红心二那颗红心撞在他肋骨上咚咚作响。但没几秒他就发现那绝非往日所见剑崎一真的幻影:他和剑崎远算不得熟稔,如今能怀缅他容貌的物件只剩一张模糊不清的合照和几个浑浑噩噩的梦境;但那个身影比起常出现的幻觉里的剑崎太单薄也太瘦削了,金发白皮肤高鼻梁,海蓝色的眼睛愣愣地和相川始对视。

“你能看到我?”蓝影子吐出夹着鼻音的地道日语,朝他扬扬半边金色眉毛。

相川始沉默地点点头。

幽灵,死后不肯离去的灵魂。

幽灵名叫乔尼·乔斯达,美国人,客死日本,成了银杏树下的地缚灵。


银杏出现在几亿年前,是第四纪冰川运动后遗留下来的裸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遗植物。

那之后相川始常来拜访幽灵。有一次他还照乔尼的要求去买了冰淇淋回来——他俩出生时这种新鲜玩意还没问世。乔尼伸手去够,不过扑了个空;最后两只甜筒就都填进了红心二的胃。

幽灵当然乐意和唯一看得到他的怪物聊天;怪物也不惮于把人类、两万年前的战争,还有更多故事告诉幽灵。

但是乔尼的生命停止太早,而他的又过分漫长;大部分时候他们都没什么可聊的,只能聊聊各自等待的人。

“我走得太远,杰洛肯定找不到我,”乔尼说,“或者他早就上了天堂或入了轮回。”

……不过我不信神,明明亲自见过遗体的存在。他喃喃自语,所以杰洛说不定也还在找我。

“你们人类可真奇怪。”相川始对此不置可否。

乔尼不爱笑,可他笑起来眉眼弯弯,眉眼嘴唇尚且沾满少年意气。真奇怪:他做人类的时间本该比相川始还长。

你不也在等吗?等那位剑崎先生!

相川始也不爱笑。他端着扑克脸一口一口舔完冰淇淋。本应属于乔尼的那一份有点化了,绿色的液体带着哈密瓜香精的气味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我在等什么呢?他问自己。我又不是地缚灵,我为什么还留在这里呢?

“他跟你一样喜欢蓝色。”说这话的时候相川始终于舍得笑一笑了。


现存活在世的银杏稀少而分散,和它同纲的所有其他植物皆已灭绝。

“他们输了。”相川始捻起一片金黄色的银杏叶,在指间揉成一团。

“他们在生存的战争中被打败封印……后来便连参与的机会都不再有。”

乔尼托着腮,看扇叶随万年前的故事落幕飘在地面上,大部分看起来像是杰洛的金发;小部分还带着意大利男人眼瞳的颜色。原来银杏的祖先也不过是人类的手下败将。

“在美国和意大利都没有银杏树。”他们最终有一天会灭绝吗?他问相川始。

Joker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神不爱世人,乔尼感叹道,公正,但不爱世人。

相川始和乔尼·乔斯达并肩坐在长椅上,这一回轮到乔尼来讲故事了;讲到慢舞者时他出言提醒:马的祖先也被红心二打败,不然现在就是马骑人类——被乔尼恶狠狠一瞪。

今年落叶比往年早了。


银杏的花语是坚韧与沉着、纯情之情……永生不变的爱。

后来银杏灭绝了。很多东西都灭绝了。红心二和剑崎、始、乔尼,经由无数人之手抢救下来的世界毁在了人类亲自制造的二氧化碳和炮弹上。

乔尼还站在那里——相川始气喘吁吁地找到他,身后跟着滔天的巨浪。

幽灵还是穿着兜帽外套顶着水手帽,缀满星星的裤脚和长靴淹在席卷而来的海浪里。

决计要模仿尾生抱柱的幽灵冲他一笑:“我在这儿等他。杰洛的灵魂是溶在大西洋里的——我可以和他溶在一起。”

他们都被浪涛吞没;人类的身体呛了水,相川始的喉咙又涩又苦。但他还活着。

剑崎也活着:他们将要生存、博弈、生存,直到世界与时间的尽头。

“我也等他。”他对曾是银杏树林的海洋说道。洋底传来乔尼孩子气的笑声。 


他又等了七天,再把鸽子从方舟放出去。到了晚上,鸽子回到他那里,嘴里叼着一个新拧下来的银杏叶子,诺亚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 

*改自《旧约全书·创世纪》

百日のバラ

[GJ/迪亚乔尼]阴兽(九)

❤重度OOC/私设如山/ABO/大学paro/前情见合集/突如其来的更新


本章含暴力及强制内容,请注意避雷~


↓↓↓链走评,如吞链请至本作任意章节获取红白站入口,最新篇即为本章内容。我也会尽快补档~

❤重度OOC/私设如山/ABO/大学paro/前情见合集/突如其来的更新


本章含暴力及强制内容,请注意避雷~


↓↓↓链走评,如吞链请至本作任意章节获取红白站入口,最新篇即为本章内容。我也会尽快补档~

丹某刺尔
老師:作業題目是文明禮讓 我:...

老師:作業題目是文明禮讓

我:好的,我懂了

老師:作業題目是文明禮讓

我:好的,我懂了

Sea

初雪【cp大乱炖——纪念北京2019年第一场雪】

内含OY亲情向

GU友情向

GJ嗯我也不知道什么向,亲脸脸注意

TN200字短小亲额头注意

章夜热吻注意


上周六下的雪我这周日才肝完……懒死自己算了。。。


地铁产物预警


正文:


初雪

【Yoyo x One】

清晨刚刚睡醒,便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光芒,是比平常更加洁白,干净的光芒。Yoyo一扫睡意,跳下床拉开窗户便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雪花的气息,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长时间没有见到这些白色的小精灵让Yoyo异常的开心。雪还未停,Yoyo赶紧洗漱穿上衣服便冲出家门,不顾Hyun爹对自己不吃早饭的行为的怒吼。

出去了,冷风迎面吹来,无数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地面一片洁白,早已盖了厚...

内含OY亲情向

GU友情向

GJ嗯我也不知道什么向,亲脸脸注意

TN200字短小亲额头注意

章夜热吻注意


上周六下的雪我这周日才肝完……懒死自己算了。。。


地铁产物预警


正文:


初雪

【Yoyo x One】

清晨刚刚睡醒,便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光芒,是比平常更加洁白,干净的光芒。Yoyo一扫睡意,跳下床拉开窗户便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雪花的气息,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长时间没有见到这些白色的小精灵让Yoyo异常的开心。雪还未停,Yoyo赶紧洗漱穿上衣服便冲出家门,不顾Hyun爹对自己不吃早饭的行为的怒吼。

出去了,冷风迎面吹来,无数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地面一片洁白,早已盖了厚厚一层棉被。Yoyo伸出双手,想去迎接这些雪花,但是却在碰触到手心的一瞬间便消失了。Yoyo不由分说抓起地上的雪便堆起了雪人,团起了雪球,而且正中出来叫他吃饭的Hyun爹那英俊的脸上,导致对方气哄哄的甩下一句我去Dojo总部早饭在桌子上就离开了。Yoyo耸耸肩,继续堆自己的雪人,两个较大的雪球竖直堆在一起还按上了两个小石子当眼睛,不得不说,很有艺术感了。Yoyo挠了挠头,又找来两个树枝插在了两边当作雪人的手。Yoyo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便又去堆第二个,因为自己是个角斗士的原因,衣服随便一套便出来了,小脸已经冻得通红,两只小手也冻得有些僵硬了,但还是坚持堆完了,两个雪人一大一小,一个带着尖尖的帽子,一个找了个树杈贴在了雪人身后。

“哥哥你看,这个是我堆的你哎!”

Yoyo指着那个贴着树杈的雪人愣了一下,对哦,他出任务已经1个月没回来了……

Yoyo眼神暗了暗对着两个雪人坐了下来,双手抱着膝盖,定定的看着那两个雪人。雪越下越大了,Yoyo的思绪也越飘越远……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你……

不要再离我而去了,一个人过真的很不好受……

哥哥,哥哥……

Yoyo把头埋进臂弯里,无声的抽噎了起来,眼泪滴在雪上,形成了一个个小坑。但很快又被新落下的雪所埋住。

啪嗒,身上突然感觉到重物的铺盖,是一个还带有着温暖体温的棉衣。Yoyo赶快抬起了头,日思夜想的人此时就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坐在这里干嘛,怎么,想我了?”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调侃,还有那熟悉的眼眸,Yoyo立刻抱住了来人,死也不肯放手。

“哥哥,你怎么才回来,我,我怕你又像当初那样丢下我……”

One愣了一下,看着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弟弟,很是心疼,回抱住对方,轻轻拂掉弟弟身上的雪花,用平生最温柔的声音说道。

“放心吧,不会有第二次了。”

埋在自己怀里的Yoyo点了点头,并小声嗯了一下。

“下次多穿点再出来玩。”

“嗯。”

“是不是还没吃早饭呢?”

“嗯。”

“这段时间有没有听Hyun的话。”

“嗯。”

One宠溺的揉了揉Yoyo的脑袋,并哄着对方回到屋中吃饭,看着对方狼吞虎咽的样子,One笑了笑。

“想不想一起堆个雪人啊……”



【Umbrella x Gyro】

“嘿!Umbrella,打雪仗啊!”

Umbrella坐在办公桌前被突然冒出来的Gyro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泡好的茶都撒了半杯。去,我怎么有你这个沙雕的朋友。带着心中大写的不爽,Umbrella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不去,我还没……”

不等Umbrella说完,Gyro就拽着Umbrella出了基地。刚一出来Umbrella就被这一番雪景给惊艳到了。天地同色,世间白茫茫一片,那松树上挂满了洁白的雪花,压弯了枝条。Umbrella低头看着自己走出的脚印,心情不是一般的舒畅,慢慢走到那棵松树前,伸手想去够叶子上的白雪。哗的一下手还没伸上去呢那雪就迎面砸来,全都灌在了脖子里,脑袋顶上还顶着一坨雪。沁人心脾的凉意迅速从脖子传向全身,Umbrella赶快扒拉掉脑袋上的雪,然后弯腰使劲往下倒灌在脖子里的雪,于是便听到了Gyro那狂放不羁的笑声。原来趁着Umbrella入神的观察雪花时Gyro很合时宜的给了那松树一脚,把树上的雪全晃到了Umbrella脖子里。好啊,你会付出代价的Gyro!趁着Gyro笑得直不起腰时Umbrella对着Gyro头顶的松树就是一炮,那雪花跟冰雹似的全砸在Gyro身上把他埋了个半死不活顺带还附赠半截松树扔在你的墓上。

糟了,我是不是下手有点狠啊……

Umbrella见面前的雪堆久久没有动静内心慌的一批,丢下X768就跑向雪堆挖自家队友,实际上人家早就出来了……

看着自家副队努力的刨地Gyro十分艰难的忍住了自己的笑意,从身后直接蹦到Umbrella身上,把对方压到了雪里。嗯?是错觉吗我怎么感觉Umbrella好像骂了句脏话?

从此Gyro就呆在了医务室里再也没出来过……



【Gildedguy x Jade】

望着窗外还在飘落的雪花,Gildedguy抬笔画完最后一张画,上面一个红发女孩正拿着雪球要扔Gildedguy,两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Gildedguy看了看窗户,翻开了他画的那一叠画……

“嗨!Gilded!”

Gildedguy正在奶茶店门口等着Jade,听到思恋已久的女孩的声音立刻就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对着女孩开心的挥了挥手。并递出了自己刚刚买的珍珠奶茶,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女孩接过珍珠奶茶后,立刻喝了起来,并拽着Gildedguy跑向了附近的公园。

树枝上已经盖满厚厚的积雪,路面白静的一个脚印也没有。二人不由分说便踏了上去,留下两串黑黑的脚印。伴随着雪花的飞舞,Jade在其中蹦蹦跳跳,称为雪中那唯一一抹红色,那么的鲜艳,热烈。Gildedguy感觉自己盔甲那如何也打不破的盔甲都快融掉了,隔着那么厚一层盔甲都觉得藏不住自己火热的心。Jade拉着Gildedguy一起照相,手中的珍珠奶茶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喝完了,只留余温在Jade手上,Gildedguy感觉一直有温度在从和Jade相握的手上传向全身。拍了这么长时间照,难得下一次雪,当然少不了打雪仗了。Jade趁着Gildedguy发呆的时候直接抓起一团雪就塞到了Gildedguy的头盔里,本来烫的发红的脸颊被这冰雪一覆盖立刻没了先前的热度。然后在自己还没缓过神时感觉头上的重物消失了,脸颊上便立刻感受到一个热热的唇瓣。

Gildedguy已经惊的说不出话了,只知道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女孩。

“怎么,这份礼物不喜欢嘛。”

Jade看Gildedguy如此反应,偷着乐了好一会,想想还是把头盔套回去吧,突然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Gildedguy趁机也亲了Jade脸颊一下,不出意料的看到对方微微泛红的耳尖。

“我很喜欢呦。”

雪,还未停……



【Tentionmaru x Nhazul】

“嘿Nhaz!下雪啦!天气预报没骗咱们!”

Nhazul看着Tentionmaru这鸡冻样子翻了个白眼。好不容易空闲出一天休息休息,结果大早上6点半就被吃了摇头丸一般的Tentionmaru给吵醒了。真的,要求不多,昨天1点才睡今天只是想睡够8个小时到9点而已,不然以后估计又是没多少睡觉的时间。想到这里,Nhazul又不情愿的翻了个身,顺便把自己裹得更紧一些。一副你就闹吧,别想打扰我睡觉自己哪凉快哪呆着去。

Tentionmaru看着裹得跟球一样的好朋友,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从外面团一个雪球塞对方被窝里的行动。

“真拿你没办法……”

随后,在对方额头上蜻蜓点水般印下一吻……



【章瑜x柳冬夜】

又是一夜未眠。

柳冬夜为了增强自己的能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觉了,最近她心里乱乱的,而且不明原因的烦躁,甚至训练时也老想着东西,望着冰上自己的倒影,看着满脸憔悴的面容,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柳冬夜坐在结冰的湖旁看着天上越积越多的云朵,脑中不自觉想到了那人的身影。

一会雪花飘飘落落的掉了下来,点在柳冬夜鼻子上,感受到些许凉意后柳冬夜缩了缩身子。这是今年第一场雪吧,真好,下雪了呢……

“怎么躺在这里呢?”

柳冬夜看都不看,就知道是章瑜,赌气一般不想理他。

章瑜耸耸肩,坐到柳冬夜旁边一把揽过对方的肩膀。柳冬夜对突然的力道吓了一下,挣扎了一下还是轻轻靠在了对方肩头,才抬起自己的玉眼看了对方一眼。

“嗯?你没有带面具吗?”

注意到了和平常不太一样的地方,柳冬夜立刻做了起来,摸了摸对方的脸。已经好久没看到章瑜的真正面容了呢,以至于自己好长时间都觉得这个人是不真实的。柳冬夜突然发现自己近些天失眠的原因竟是对方的面具,重新看到最真实的章瑜时,几天来的焦虑,不安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雪,越下越大了。在地上已经堆起薄薄的一层积雪,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地表的颜色。天仙碧玉琼瑶般的雪花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肩头。章瑜的眼睛深邃,好似永远也望不穿他所思所想,柳冬夜的眼睛明亮,永远也藏不住秘密,通过这心灵的窗口一一透露。而现在,柳冬夜就要用自己清澈的眼眸去望透那深邃的星河。他黝黑的发丝衬托出白皙的脸庞,甚至雪花都会逊色几分。

“看够了吗?”

章瑜不自觉的把头别了过去,此时的柳冬夜像傲雪鼎立的梅花【卡姿兰大眼噗哈哈哈哈哈】,粉色如霞一般的身影在雪中更显其冰肌玉骨。章瑜怕自己再看下去该控制不住内心的小鹿,躲避对方灼热的视线。

化解了心结的柳冬夜散发出了更加迷人的气质,先前的颓废不在,拽过对方的脸,对着章瑜的朱唇就吻了上去,双手攀上了对方的肩头,陷入这温婉缠绵的吻中。章瑜先是一愣,异于女孩的主动,但很快便被勾起了情欲,一手摁住了女孩后脑勺,一手搂住对方的腰,全然沦陷了下去。章瑜尝试用舌头撬开柳冬夜禁闭的牙关,不想对方并不领情,甚至嘲弄一般就不放它进去,在章瑜不情愿地收回自己的舌尖后柳冬夜迅速发起进攻,探进章瑜的口腔,席卷着每一处。两人舌尖交触,缠绕在一起,相互感受着对方口腔中的清香。章瑜不自觉搂紧了柳冬夜,换来的是柳冬夜更加激烈的热吻,直到最后两人都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休息几下后,章瑜将柳冬夜轻轻放到在雪地上,压住对方,趁其不备再次发起攻势,柳冬夜毕竟是女孩,脸颊早已翻起潮红,但还是欣然接受对方的热吻。身子紧挨着身子,柳冬夜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章瑜也是同样,感受着柳冬夜温热的呼吸,最大限度索取对方的香吻。

夜,还很长呢……


最后一句是夜还很长呢……嗯……

章夜……破三轮??

第一次写车注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