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OT

7937浏览    663参与
Gabrieon
练习一下剥剥因为他真的很难

练习一下剥剥因为他真的很难

练习一下剥剥因为他真的很难

派克城总管

原著向/Thjon/阅读随笔

圈里的人,很多都在问,为什么站thjon


在冰雨的风暴里


当临冬城浩劫浩劫的消息传遍七国时


琼恩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而他的第一反应,是选择了义无反顾地相信席恩


“席恩不会那么做”“但他曾是父亲的养子”


这是原话


没有犹豫,没有思考,毅然决然,他选择了相信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养子哥哥


我想,他可能是七国上下唯一一个相信席恩没有加害与布兰瑞肯,相信临冬城浩劫有很深的误会在其中的人了吧……当然,除了那群波顿和席恩本人之外。


当全世界与你为敌的时候,我站在你这一边。


当全世界都认为你在说谎时,我相信你。


我可以为了你与全世界为敌。...

圈里的人,很多都在问,为什么站thjon


在冰雨的风暴里


当临冬城浩劫浩劫的消息传遍七国时


琼恩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而他的第一反应,是选择了义无反顾地相信席恩


“席恩不会那么做”“但他曾是父亲的养子”


这是原话


没有犹豫,没有思考,毅然决然,他选择了相信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养子哥哥


我想,他可能是七国上下唯一一个相信席恩没有加害与布兰瑞肯,相信临冬城浩劫有很深的误会在其中的人了吧……当然,除了那群波顿和席恩本人之外。


当全世界与你为敌的时候,我站在你这一边。


当全世界都认为你在说谎时,我相信你。


我可以为了你与全世界为敌。


就是这样。(下面的渣渣东西可以选择忽视)












—琼恩不记得上次睡着是什么时候。闭上眼睛,便梦到战斗;睁开眼睛,就是在战斗。




-长城上的守卫-                                                       

       -Jon-

                                 

就算是战斗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仍然在想伊蒙学士的话。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一只箭从他头顶飞过,击中后面的稻草人哨兵。   


「布兰还活着,那头狼……它认识我……噢,诸神啊。」又来了,又一阵箭雨,这是今天第几波了?第十几波?打了多长时间?五六个小时?或是更长?琼恩不知道。


琼恩从来都不喜欢席恩·葛雷乔伊,至少他自己坚持这么认为。

                                  

“波顿的儿子杀死了所有的铁民,据说他一层一层地剥下席恩·葛雷乔伊的皮,惩罚了他的恶行。”


“临冬城……不在了。”

“……不在了。”


「临冬城不在了。」他的头死疼死疼。


琼恩露出一个缝隙,抬起十字弩,细小的缝隙,加上角度问题,野人的箭无法击中他。


「可布兰和瑞肯还活着。」他他一边射击,一边指挥旁边的兄弟。


「但他曾是父亲的养子。」底下的野人似乎用完了箭。


他们趁这个箭雨空隙投下装满石块的木桶——奏效的老招数。


琼恩缓缓移动到漂亮的密尔黄铜透镜边上,只见野人们慌乱地撤回树林,下面留下几具尸体。


葛兰他们在欢呼,在庆祝,派普总是会有新的笑话和段子。但是琼恩暂时不想听,他挣扎向铁笼。“派普,长城是你的了。”


「席恩不会那么做……」他摇摇晃晃地闯进卧室,努力想把该死的席恩·葛雷乔伊以及临冬城以及别的东西赶出他的脑袋。


「席恩不会那么做。」


「席恩不会那么做。」


朦胧中,他内心的声音逐渐变小,但是却逐渐坚定,直到听不见为止。


他回到了临冬城,曾经完好的临冬城,因为他内心深处拒绝想象烧毁的临冬城是什么样子。


他看到了健康的布兰,看到了瑞肯,看到学着士兵们挥舞木剑的小妹艾丽娅,看到了珊莎,看到了罗柏,看到他骑在战马上,身后是数量庞大的北军,冰原奔狼旗帜迎风飘扬,他是一个王,堂堂正正,名副其实的北境之王。


最后,他看到了那个黑发青年。


城墙的那一头,不是一望无际的雪原,而是波涛汹涌的大海。


临冬城如同漂浮在海上。


席恩·葛雷乔伊站在城墙上,琼恩感觉到那么真实,他背对大海,对琼恩笑着,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笑,眼睛眯起来仍然闪着光,嘴角上升的弧度如月牙般完美。


就好像,他真的就在那里,冲自己微笑,和以前一样。


他就这样笑了十年,他就这样看了十年,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就陷进去了。


就如同坠入美丽的大海。


忽然,他脸上的皮开始一层一层脱落,露出血骨。


他开始尖叫,跌跌撞撞地四处晃动,他的颈子,手臂也开始脱皮,那些皮像落叶一样掉落下来,他跪倒在地,大声嚎叫,的每一寸肌肤都在脱落,鲜红的血顺着乌黑的头发滴落,从衣服渗出。


琼恩想上前去扶起他,可是,他却无法这样做。


他的手如穿过水流一样穿过席恩的身体。


他听见席恩在小声哀求“救救我……”


“救救我……琼恩……”他不确定自己听清楚没。


琼恩喊着他的名字,叫他冷静下来,一遍又一遍,他什么也听不见,只是哭喊着,抓狂着,整个人早已不成人形。他不停地尝试把他揽在怀里,尝试抓住他,但是却是徒劳无功。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人在挣扎中失去重心,翻身跌下城墙。


琼恩离他只有不到10英寸,然而他还是没有办法抓住他。


在他身体刚刚触碰到海水的那一刻,他醒了。


他发现自己大口喘着气,好像被什么东西扼住颈子,身上早已汗流如雨,席恩的哭嚎声,巨浪的翻滚声,海风的咆哮声一下子消失殆尽,死寂,死寂,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喘息的声音。


没有号角吹响,现在是半夜。


他一抹脸,一手汗水,或许,夹杂着泪水。


他想哭嚎,想大声叫骂,但是怕吵醒其他兄弟。


寂静之中,他想起了童年,想起了他和席恩在校场上练剑,想起他和罗柏在席恩的带领下去厨房偷吃,想起了他们七人一起围在老奶妈身边,听着一个个故事,那时,他会偶尔瞟到席恩,不管什么故事,他总是表现出兴致勃勃的样子,挂着笑,眼里闪着光。


那时候一起都很美好,席恩刚满十岁,琼恩不过五六岁。


他看向墙上挂着的长弓,「席恩最擅长用弓箭。」他想。


别的不说,射击方面,他从未超越过席恩,罗柏也是。


所以他的狩猎技巧从来不及席恩的一半,他又回忆起他们在狼林里打猎。


他是那样机敏,利剑般的目光可以生生刺穿猎物,琼恩一度奇怪这样美丽的眼睛怎么可以闪烁着如此般的光。


「他和他的铁民屠杀临冬城时用的是弓箭么?」他想。


立马,那个坚定声音再次回荡起,「席恩不会那么做。」


“席恩不会那么做……”他默念。


「他们不可能死。临冬城……灰色花岗岩墙,橡木钢铁大门,残塔上的乌鸦,神木林里温泉的蒸汽,王座上的国王石像,席恩的微笑……临冬城怎么可能不在了呢?」阵阵头痛传来。


许久的沉默,天边逐渐吐露出一点金光。


「嘿,葛雷乔伊……你现在在哪里?多恩沙漠?阴影之地?索斯罗斯?」


也许,这个冬天很快就会过去。


也许,战火就要熄灭了。


春天就要到了,各种意义上的,不是么?


他发誓,等野人被击退,当春天来临,就做个浪鸦,一边为守夜人招募兄弟,一边寻找席恩。


他要游历七国,每一座城堡,每一座小镇,荒石城的废墟,三叉戟河旁的客栈,君临的跳蚤窝,旧镇的码头,没日没夜地找。


「在我找到你之前,不管你少了几层皮,总之……」琼恩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在为他祈祷。


他和席恩互相看不顺眼了十年,但是琼恩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其实没有真正讨厌过他,就像他不知道席恩也不曾恨过他,不曾恨过每一个人。


葛雷乔伊……葛雷乔伊……古老而美丽的姓氏……美人鱼的后代……海怪之魂,铁之魄……淹神的子民……


“铁民不应该死在离海远的地方,大海给予我们生命,给予我们食物,给予我们武器。”卡特·派克曾经如是说“我们的归宿是大海。”


「活下去,」太阳完全升起来了,晨光从窗户缓缓流入房间「你的归宿是大海。」


号角在晨光中响了两声。


「至于你做的那些傻事…我有一天会要亲自问你,你要亲自告诉我来龙去脉。」琼恩抄起弓箭,步入寒冷的清晨之中。



End.

(辛苦了各位)


lu

远方的信 Chapter 20

Chapter 20

              Sansa关着脚站在神木林深褐色的泥土上,她并未感到寒冷,临冬城地底的温泉散发着热量,从浅池里蒸腾而出。她伸出双手,却有点点雪花落到她的掌心上,那是夏天的雪。她生平第一次像Anya一样开心的蹦跶着,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而后转着圈。她感受到心树旁慈爱的目光,那是年轻的Lord Eddard,头发向后梳着,脸上并未有被岁月刻下的道道刻痕,而Lady Catelyn用手挽着她丈夫的手臂,依旧如往日一般高贵。远处传来Robb...

Chapter 20

              Sansa关着脚站在神木林深褐色的泥土上,她并未感到寒冷,临冬城地底的温泉散发着热量,从浅池里蒸腾而出。她伸出双手,却有点点雪花落到她的掌心上,那是夏天的雪。她生平第一次像Anya一样开心的蹦跶着,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而后转着圈。她感受到心树旁慈爱的目光,那是年轻的Lord Eddard,头发向后梳着,脸上并未有被岁月刻下的道道刻痕,而Lady Catelyn用手挽着她丈夫的手臂,依旧如往日一般高贵。远处传来Robb高昂的喊声和大笑声,一不留神,Bran和Rickon就从自己的身边钻过,而Lady那毛茸茸的头正一下下拱着Sansa裸露的小腿,还发出舒适的叫声。Sansa一边蹲下抚摸着Lady的头,一边四下寻找Anya,最后一颗树果砸到了她的头上,她抬头一看,只见小男孩打扮的Anya正坐在心树粗壮的树枝上咯咯的笑着,然后她用手指了指Sansa的身后,当她顺着Anya指示的方向看去,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矮小身影,正一步步的朝她走来。这时,父亲的声音又再次在她的耳边响起:“等你长大,我会帮你找个最配得上你的贵族,既勇敢又温柔又强壮……” 当来人向Sansa伸出手时,她毫不犹豫的握住,而后拥抱。阳光从神木林的树影间投下,那是她记忆中从未看过的灿烂。

               

              Tyrion……

              Sansa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臂弯里醒来,他的胸腔正随着他的呼吸而均匀起伏着,心跳声清晰的一下下撞击着她的耳膜。她想要起身,又怕打扰他难得的沉睡。当她感受到Tyrion的挪动时,Sansa突然就闭上了眼睛。

              “My Lady。”

              Tyrion的手在她一丝不挂的后背上划过,直到她的腰间,一股颤栗从她的腹间穿过,让她忍不住想要发出愉悦的叫声。“Sansa,别装睡了。”

              Sansa终于不情愿的睁开了双眼,抬头和Tyrion的双眼正巧对上,他的眼里有一弯浅笑,让她看的入迷。但反应过来后,她才发出一声不满的嗯哼,但手却戏谑的从Tyrion鼻头的伤疤上划过,“如果不是你叫,我还睡着呢!”

              昨夜的她难得的沉静在甜美的梦乡里,转头看看窗外的日光,怕是已近中午。但此刻她浑身酸痛,而Tyrion身体里散发出的温暖更让她不想离开。她的手顺着他的前胸向下探索,而后感受到了他下腹部的异样,Tyrion在她的触碰中,脸上难得露出了窘态,让Sansa不自觉的露齿而笑。“我们还有时间,My Lord。”

              Sansa用双手捧住他的脸颊,再次热烈的亲吻,而他的回应只让她将一切俗世抛诸脑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当两人终于起身时,已将近黄昏时分。Sansa向门外呼唤,一天未见的女仆才推门进入。Jane一向藏不住她的情绪,此刻她正忍住笑容,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低头回应着Sansa的要求。看来……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Sansa还是略微有些困窘,她清了清喉咙,让Jane带人为他们准备热水。

             "等我从这个房间走出去,怕是全临冬城的男人都会咬牙切齿的看着我。”  Tyrion顺手将Jane带来的奶酪轻食拿了些丢进嘴里,但脸上完全没有一丝恐惧愧疚,反而是一副等待好戏上场的表情。

            “Tyrion,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男人。” Sansa从Tyrion的手里抢过一串葡萄,坐到了沙发上,脸上却始终带着笑意。

            “我是怎样的男人,只有夫人你能说明了。” Tyrion一边咯咯的笑着,一边在Sansa的脸颊到耳垂又落下了一串吻痕。 

              Sansa的脸上又泛起了红晕,真想一直待在这个房间里不要离开。她想着,便将Tyrion拉回自己身边,双唇相印,直到被女仆的敲门声打断。

             水汽从浴缸内蒸腾形成一片薄雾,Sansa将头枕在浴缸向后翘起的沿壁上,她揉搓着手臂,侧耳倾听,Tyrion正在隔壁的房间内走动,她的脸上抑制不住的泛起了满足的笑容。如果可以每天都这样度过,那该多好!但是……Sansa皱起了眉头,望向古老的天花板,发出一声轻叹。

            “是什么事情让我的夫人烦忧了?”Sansa循声看去,Tyrion正握着一杯红酒,倚在盥洗室的门框上。

              "明天我得履行女王的职务,而不是……”Sansa突然害羞了起来,头转向了一边,“而不是和你整天待在卧房里头。而且……是谁让你又喝上的!”

              Tyrion带着戏谑的笑容走进, 将酒杯放置在橡木制成的矮桌上,搬来了一张靠背椅,直接站了上去。

              "Tyrion……啊……额”Sansa在Tyrion的按压下发出一声舒适的叫声。渐渐的,她放松了下来,享受着。

            “您当然得履行女王的职务啊~~北境女王陛下。您的臣民需要您。”Tyrion一边笑着嘟囔着,一边将Sansa的头发散开,轻轻揉搓着。

            “Tyrion,你不需要做这些……”Sansa想要叫门外等候的女仆进入,但她不想外人打扰两人的亲密时光。

              “我确实不需要做这些,但我乐意为我的夫人服务。”Tyrion暂时停下手上的动作,理所当然的在Sansa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而Sansa回以一笑,就任由他摆弄。

               "进来吧……”Sansa待Tyrion的任务完成,便用手拉住他的前臂,示意他进入浴盆。

               当两人在水中再次坦然相见时,气氛却突然沉默了。Sansa用毛巾沾着水揉搓着Tyrion的皮肤,时不时,用手拂过他身上愈合的伤口。

              “Sansa?”Tyrion拉住了Sansa放在他胸膛上的那只手,轻声呼唤她。

                Sansa停顿了片刻,将头缓缓的靠向他坚实的胸膛。而后用只有Tyrion才能听到声音说道。

               “这就是我要的日子,Tyrion,你一直都在我身边的日子。”Sansa已经记不起来这是Tyrion到达临冬城的第几日,她常常故意让自己忘记,Tyrion是河屿、山古、风暴、凯岩、河湾、多恩联合王国的首相,是凯岩城公爵,西境守护。他只是暂时留在她身边而已。这个暂时或许是几日,或许是几周,或许是数月,但他总有开拔离开的那天。她想开口让他留下,永远的留下,留在北境、留在她的身边,可是Bran当年的话总会飘进她的脑海里:“我只是将适合的人送到适合的位置上。这是他的王国,Sansa。”联合王国的臣民就像北境臣民需要她一般需要Tyrion,每每想到此,那央求他留下的话语便如鲠在喉。

                 Tyrion用一只手轻轻拍打着Sansa的头,而另外一只手则在Sansa的后背上安慰的抚摸。

                 "这也是我想要的日子。”

                 两人就维持着同样的姿势,想着各自的心事。一会,Tyrion用双手捧住Sansa的脸,安抚着笑着,轻声说道:“水凉了,Sansa。该起来了。” 

                 

         那夜,两人温存后,Sansa在Tyrion温暖的臂弯里沉沉睡去,直到天亮。

          

          隔日开始,Sansa又恢复了原有的繁忙行程,从早间便开始进行会议及接见,周围的人依然如往常一般待她,但她感觉的出来那行礼如仪的故作镇定,Lord Manderly的表情尤其哀怨,仿佛他最爱的培根和鳗鱼已经被Sansa夺走一般。一想到这,她就忍不住嘴角上翘,对此她倒也不急着戳破,既然她的大臣们不想当着她的面谈论她和Tyrion的闺房活动,她也乐得装聋作哑。和以往不同的是,她现在总是尽可能抽出时间和Tyrion共进三餐,入夜后也基本上留在女王寝宫和Tyrion相处一处,将外界隔绝在外。之前为Tyrion准备的客房如今也形同虚设,他的行李早就被挪进了Sansa的寝宫,Sansa为他准备的踩脚凳,如今也静静的放在了睡床一侧。而最不适应的要数Sansa的女侍们和一众仆从,如今进出Sansa的寝宫总要格外小心,否则一不注意便会撞见让人脸红的场景。

           深秋的临冬城已经越来越冷,暴风雪转眼便至,室外的雪花飘着,室内的壁炉旁已经重新堆满干燥的木条,Jane在退出寝宫前已经吩咐人将晚餐准备停当,烤鸡肉淋蘑菇奶油汁配上新鲜出炉的面包和芦笋,而多恩红酒也早已备好。Sansa推门而入的时候,Tyrion正窝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翻一本封面破损的书。

       “《温室植物的种植方法》?”Sansa一边读着书名一边迎上Tyrion扬起的脸庞轻轻一吻,今天的他依然是红酒的味道,混着一点助眠草药的清香。

       “今天过的如何?”Tyrion用铁钳将壁炉内的火略略拨旺,又添了一两块木材,随后加了件上衣,变的圆圆滚滚。Sansa看着被寒冷折磨的Tyrion,真的又好笑又心疼。

       “疲惫不堪……”Sansa卸下她对外的伪装,那眼光深邃、举止得体却鲜少露出笑容的北境女王并不存在于这个房间里,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她,会笑会哭,温柔示弱、时而霸道的Sansa Stark,  那个只能给Tyrion Lannister看的Sansa Stark,"我们已经陆续开始入冬的准备,临冬城的修缮工程也得先停下,等冬天过了再继续。还有今天收到了Jon的信,他在信里请求北境能够接纳一些需要往南边迁移的自由民……”Sansa回顾了她一天的会议议题,Tyrion用手晃了晃酒杯,认真的听着,偶尔提几句建议,但都让Sansa眼前一亮,默念着明天可以和自己的小内阁商议一下。说着说着,晚餐也已经尽数扫尽。

           

          “你今天过的怎样?”Sansa让Tyrion在沙发上坐定,然后将他的小腿肚枕到自己的腿上,打开从学士Wolkan那拿来的药膏,着手帮他按摩。

            Tyrion先是挣扎了一下,在遇上Sansa假装生气的表情时,便也顺从的任由Sansa摆弄。Sansa一边弄着,一边庆幸有学士Wolkan的提醒,她粗心的忽略了Tyrion的需求,寒冷的天气比Sansa想象中的更影响Tyrion的身体状况。

         “今天,我先去临冬城图书馆看了修复的情况,学士Wolkan和我说明了需要购入书籍补充收藏,但由于资金问题,一直将计划延后。我和他说我会帮忙。”Tyrion忍不住缩起了肩膀,发出嘶嘶声,Sansa小心的在那个位置附近又多按了一会,直到那块肌肉放松。“然后他提到了温室旧址,我就同他一起去查看了一下,我已经写信给认识的密尔商人,希望他将我需要的玻璃按时运抵临冬城。”

        “我们现在资金紧缺,我也暂时没有和铁金库提高借款的考虑。玻璃花房的事情还是缓缓。”温室花房是Ned Stark为了南边嫁来的夫人所建,在Ramsay Balton火烧临冬城时损毁了。重建玻璃花房一直是Sansa的心愿,但原有的花房预算因为前两年的一场灾害,转而用来救济灾民。自那以后,Sansa就没有再提过花房的事情。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你很多年前的信里头就提到了玻璃花房,当是我帮你完成心愿。”Tyrion偷偷用眼角瞄着上一秒还阴云密布的Sansa,他将手覆盖在Sansa的手上,讨好着看着她,“而且我这几年寻找到了几个有技术的密尔奴隶,帮他们赎身以后,我让Genna姑妈在西境建了一个作坊,虽然产出的质量还有待提高,但是混合着密尔玻璃一起使用,不仅可以还原旧有的温室,还能扩大面积。”

                         Tyrion指了指《温室植物的种植方法》, 像一个想要得到赞扬的孩子一样看着Sansa,“书里头详细说明了如何在寒冷地区的温室中种植蔬果。如果温室花房能够扩大……”

       "那我们也可以在冬天得到新鲜蔬菜……" Sansa看着Tyrion,想象着郁郁葱葱的植物和五颜六色的花朵,以及带着温热触感的空气,她情不自禁的在Tyrion的脸上落下了一吻,“你真是不可思议。”

                      “也许我能当女王陛下的管家呢。”Tyrion心满意足的开起了玩笑。

                        一句不经意的玩笑话却又勾起了Sansa的恐惧,但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回应:“你已经非常完美的胜任了,My Lord.”

                       Sansa在心中暗自祈愿,希望南方那只召唤Tyrion返回的乌鸦永远不要来。

                        

      “Tyrion?”

      “嗯。”

         入夜,两人相拥着躺在温暖的床上,Sansa睡意渐浓,她指了指枕边的一本诗集,询问着看向Tyrion,“能给我读诗吗?我想听你读诗。”

         Tyrion从善如流的打开了夹着书签的那一页,用他磁性低沉的声音读着: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能不能让我来把你比拟做夏日?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你可是更加温和,更加可爱: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狂风会吹落五月里开的好花儿,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夏季的生命又未免结束得太快:

               Sometimes too hot the eys of heaven shines,

               有时候苍天的巨眼照得太灼热,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他那金彩的脸色也会被遮暗;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hme declines,

               每一样美呀,总会离开美而凋落,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被时机或者自然的代谢所摧残;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但是你永久的夏天决不会凋枯,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你永远不会失去你美的仪态;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est in his shade

               死神夸不着你在他的影子里踯躅,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你将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在;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只要人类在呼吸,眼睛看得见,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这诗就活着,使你的生命绵延.

             

               Sansa在Tyrion的声音中进入了梦乡,窗外的雪已经越下越大,梦里她看到了幼时熟悉的花房,里面开满了粉蔷薇,红色风信子还有星辰花,而Tyrion正站在那中间,手捧一束百合,对着她温柔的笑着。

           

                注:希望真的写出了甜甜腻腻的感觉。

                      另:诗是莎士比亚的诗。

                             粉蔷薇花语--- 爱的誓言

                             红色风信子花语-----让人感动的爱

                             星辰花花语--永不变心

                             百合花语--- 伟大而纯洁的爱


susuo

凛冬将至

刚刚的没放完,再开一个继续放

凛冬将至

刚刚的没放完,再开一个继续放

susuo

凛冬将至

追了很久的史诗级电视剧,其实最后一集还没看到,是在不忍心看啊

里面每个人都有好的一面坏的一面

每个人我都喜欢,

希望这个你们能喜欢,

真是的10张不够放!

凛冬将至

追了很久的史诗级电视剧,其实最后一集还没看到,是在不忍心看啊

里面每个人都有好的一面坏的一面

每个人我都喜欢,

希望这个你们能喜欢,

真是的10张不够放!

lu

远方的信 Chapter 19

Chapter 19


             “我听从夫人的吩咐。”Tyrion的声音里涌动着热烈且温柔的暖流, 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Sansa的泪眼里,有痛,有期盼,有决绝,让他的心颤动,但同时,隐隐痛着。...


Chapter 19


             “我听从夫人的吩咐。”Tyrion的声音里涌动着热烈且温柔的暖流, 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Sansa的泪眼里,有痛,有期盼,有决绝,让他的心颤动,但同时,隐隐痛着。

               她一定是我的末日,Tyrion心中暗念。


               他的手拂过她柔软的肌肤,而嘴则从Sansa的发梢稳过,落在额头间,落在脸颊旁,落在耳垂下,落在她美丽带着优雅弧线的锁骨。而她呢喃的声音,因为酒气熏红的脸颊,还有渐渐加快的呼吸声都让他的身体渴望着,回应着。


               她把双手埋入他金色的乱发里,将他拉近,她再次索取他的亲吻,而Tyrion感受到Sansa温热的眼泪印在他的脸颊上。她微微颤抖的身躯突然让她显得娇小。他们缠绵的吻伴随着抚摸在空气中留下了欲望挑起的声音。当他们不得因为呼吸而短暂分开时,Sansa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即使这都不是他们的第一次,但Tyrion依然忐忑不安。第一次看到他畸形的双腿,滑稽的躯干,连妓女都不掩饰他们的讶异和厌恶。如果他有Jaime的外貌,魔山的身高,那将是多么完美啊!那样他能做她真正梦里的骑士,而不是只能在漆黑的夜里让她享受欢愉的怪物。但是,Sansa已经迈出了勇敢的第一步,若他在此时退却,等待他们的是否又将是漫长的岁月?


               不知道是Sansa的喘息声给了他最后的诱惑,还是那只早已按奈不住的的体内怪兽,他想要她,比任何时候都想,他已经感受到熟悉的疼痛,叫嚣着想要突破重围。但他必须忍耐,在他看来这是一场神圣的仪式,不亚于他在贝勒圣堂内,七神的见证下,对Sansa许下郑重承诺的那天,他想要给她世上至高无上的欢愉,让她忘记曾经的伤痛,他想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他看向Sansa的眼睛,而后示意卧房的位置,询问着看着她:“My Lady。”

               Sansa放开手让他牵住,两人默默的向着有巨大床幔的所在进发。

              Tyrion一路吹熄了烛台上的灯火,直到床边的最后一盏。

              “Tyrion。” 跪坐在松软床垫当中的Sansa一只手紧张的攥着她的衣领,一只手却颤抖的落在Tyrion的前臂,阻止他熄灭最后的光亮。

              “有些事情,我得让你知道。”

               Sansa闭上眼睛,定了定神后,又缓慢的睁开。随之她用手放低了自己的衣领。

               昏暗的烛光里,Tyrion看到了那些细长的伤疤,他印象中洁白无瑕的躯体,如今有着深浅不一的伤痕,有些明显是皮鞭留下的痕迹,而另外一些,似乎是锋利的刀刃造成的恶果,还有一些不规则的……他的泪水已经控制不住溢满了眼眶,他看向Sansa,才发现她已经将头偏向了一边,露出羞耻伤痛的神色。他不再犹豫的将自己的外衣卸去,而后用手捧住了她的脸颊,让她看向自己。

               “Tyrion,这些……” 

               她也看到了,他流亡岁月里留下来的种种,其中触目惊心的除了兵器留下的伤痕外,还有那一条条始终提醒他曾经身为奴隶的存在,深深浅浅。


               我们都一样……这场漫长的战争,让我们都变得支离破碎,伤痕累累。


              Sansa用手轻轻拂过他的伤疤,泪水再次顺着脸颊流下。

              Tyrion则用舌尖拂过她的每道印记,他向对待女神一般庄重的行事,但这同时撩起了她的欲望,她眼里的那层薄雾也随之散开。

              她发出愉悦的呢喃。

              

              他多年的守望在此夜结束。


              

              那夜,Tyrion梦到了凯岩城的沙滩,那是初夏时节,他还没有遇到Tysha之前的童年。Jaime难得没有和Ceisei厮混一处,而是拉着他的手,一起在沙滩里搜寻寄居蟹和海螺。

              海风伴着一阵阵海浪声,而沙滩上留下两对脚印,他能感觉到他体内的喜悦让空气都变的甜美,他迷迷糊糊的在远方看到了一个身影,纤细高挺,穿着白色的纱裙,右手护着她的遮阳草帽。

              母亲。

              他从没有机会用过的称呼。

              她似乎看着他笑着,用左手在空中挥舞,召唤着兄弟二人。

              但近前后,那张脸幻化成了Sansa,她向童年的他伸出了手,笑容如春天的暖阳一般。


             

              他缓缓的睁开双眼,不熟悉的巨大帷幔正环绕在他四周,清晨的光线从缝隙中漏了进来。

              他感受到了臂弯里的重量,和毛发的触感,他小心翼翼的转头,不想打扰怀中之人的美梦。

              她的面容安详恬静,嘴角带着满足的浅笑,不知道她昨夜梦到了什么,Tyrion一边想着,一边用手指轻轻的挑起几缕散落的发丝,将它们收拢到Sansa的耳后。

              当年那个蜷缩在枕间,偷偷在梦中落泪的女孩,还清晰的活在他的记忆里。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如今,他能给她的,不再是苍白的安慰。

              他在她的眉间轻轻的落下一个吻,而后再次闭上了双眼。


Gabrieon

两个月前补完了GoT,用第一季的截图练练画脸

两个月前补完了GoT,用第一季的截图练练画脸

派克城总管

[占tag致歉]

欢迎来玩

[其实就是打着冰与火之歌的幌子建的欧美群🌝]

[占tag致歉]

欢迎来玩

[其实就是打着冰与火之歌的幌子建的欧美群🌝]

派克城总管

(占tag致歉)
卑微欧美女孩在线宣群
主打冰火/权游吧…
Hp漫威dc欢迎交流
磕cp欢迎
目前还没有人(卑微)
反正只要宁粉欧美就可以来鸭!

(占tag致歉)
卑微欧美女孩在线宣群
主打冰火/权游吧…
Hp漫威dc欢迎交流
磕cp欢迎
目前还没有人(卑微)
反正只要宁粉欧美就可以来鸭!

Liberty-自由与解放

[蓝花]如果他不曾见过太阳

文/liberty

cp/蓝花

bgm/《Visions of Gideon》

本来只是想两百字练手结果写了1k7,略微意识流

好困我要睡觉去了年纪大了上学加熬夜搞不来了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狄金森

蓝礼是他的太阳。

所有的提利尔都知道,因为他永远仰着头,看着他的太阳。

他爱蓝礼,像信徒爱他的主教,像孩子爱他的抚育者,像仆从爱他的领主,像星和月爱太阳。他爱的蓝礼,不是维斯特洛的国王,不是风息堡公爵,不是国王的幼弟,只是蓝礼,不带上“拜拉席恩”这个姓氏。

他甚至想起第一次见到蓝礼的那天。他的父亲...

文/liberty

cp/蓝花

bgm/《Visions of Gideon》

本来只是想两百字练手结果写了1k7,略微意识流

好困我要睡觉去了年纪大了上学加熬夜搞不来了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狄金森


蓝礼是他的太阳。

所有的提利尔都知道,因为他永远仰着头,看着他的太阳。

他爱蓝礼,像信徒爱他的主教,像孩子爱他的抚育者,像仆从爱他的领主,像星和月爱太阳。他爱的蓝礼,不是维斯特洛的国王,不是风息堡公爵,不是国王的幼弟,只是蓝礼,不带上“拜拉席恩”这个姓氏。

他甚至想起第一次见到蓝礼的那天。他的父亲充气鱼大人告诉他“要尊重、感激、热爱你的领主”,他不以为然。他站在蓝礼面前,蓝礼只是看了他一眼,蔚蓝双眼带着笑意从所有人身上掠过,他只是他俯视子民中的渺渺一瞥,但他却爱上了蓝礼。他是那么自然的交付了自己的一生,自然得就像他天然拥有双手、轻松能拿长枪一样。

“你是洛拉斯,我等你很久了。”

年幼而骄傲的男孩感觉到自己被重视着,心里迂迂回回升起一丝得意。

“以后你要与我待上好几年,希望我第一次给你留下了好印象。”

男孩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是呆呆地愣着,看着面前比他高大许多的青年,他似乎遍体散发着温暖——那是男孩穷其一生所追寻的光。“是,大人。”

“叫我蓝礼。”

蓝礼。

洛拉斯低吟着他的恋人的名字。舌尖轻卷,再在上颚抵住,发出温柔的声音。

“蓝礼,你知道吗,我现在过得很好。”

洛拉斯露出了笑容,如同融化的黄金一般的双眼闪烁着光芒,斜斜的夕阳撒在他的双肩上,是甜如蜜酒的普照与余温。

“但我好想打仗,我好想上战场。我的首要目标先是塔斯的布蕾妮,然后再是你那个蠢货二哥。史坦尼斯收下了我们当时大部分的兵力,他现在打算去打现在那个小怪物国王呢。要你在,君临城一定不在话下,你才是七王国的正统国王。”

棕色的卷发坠入双眼,洛拉斯揉了揉眼睛。

“祖母想让我们投靠小乔,说真的,他算什么狗屁国王,我们凭什么拥护这个乱....伦的结晶?祖母甚至想把玛格丽嫁给那个怪物,她怎么狠心!”

洛拉斯忿忿地撇着嘴,漂亮而灿烂的棕色双眸闪过一丝怨气,手里滑下一把沙土。

“说到玛格丽,她似乎根本不因为你伤心,她永远都是那样的无忧无虑。”

他想起了那天大婚。蓝礼穿着华丽的礼服,绿色的天鹅绒内衬也绣满了英勇的雄鹿。他就那样看着蓝礼为玛格丽系上斗篷,然后再将她拥入怀中。

他知道这从来都是政治婚姻,蓝礼不会对他的妹妹产生一点半点的真感情,而玛格丽也乐得热闹与喜事。他知道,他都知道,这些都是假的,蓝礼不会爱上玛格丽。但他心里就是梗着一股气,吐不出也吞不进,他只好扭开头,走出了大堂。身后歌手们正在演奏着欢乐的笙歌,还时不时传来玛格丽咯咯的笑声。

“爱你的人一直是我。”

洛拉斯突然有些哽咽,他后悔自己怎么也没能把这些话早些说出。

他又想起了那天比武大会,蓝礼一身暗绿色铠甲,意气风发的男人,是他的爱人。他的铠甲,每一块甲片,都是他在红堡那个燃着熊熊烈火的房间里帮蓝礼系上的。他也重操旧业,给蓝礼的铠甲与头盔磨的发了光,他们一边聊着死去的国王之手,一边接吻,好像这世上再没什么可以担忧的事情。

还有金鹿角头盔,洛拉斯很喜欢那顶头盔,他觉得那像极了蓝礼,富有活力,快乐,不羁。当猎狗将蓝礼从马上横扫下去并折断了那根鹿角时,洛拉斯气的捏紧了拳头。事后,蓝礼轻抚着洛拉斯的后背,温柔的劝说着洛拉斯“他今天可是从魔山手下救了你一命”,洛拉斯才作罢。那天他们隔的那样近,柔软的卷发与黑玉般的长发绞在一起,像两人交错的腿。

“好久了,蓝礼,我感觉比武大赛像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我却感觉和你逃出君临是在昨天一样。”

那次他们骑着马,在国王大道上奔跑着,随即又拐进深深的密林里。他们以前也总是这样。他知道蓝礼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他们也保持着难得的沉默。“你会永远在我身侧吗,洛拉斯?”

洛拉斯只是走近了一些,佩戴着全套铠甲的他没办法亲吻他的恋人。“我会的,就像这太阳会再次升起一样。”

可它现在不会再升起了。

洛拉斯继续低着头,捧起地上一把又一把的土壤。他不用抬头就可以瞥到远处的大海、天际、太阳。风息堡的风景很美。

“蓝礼,我会为你报仇的,不管是谁,我都会用他的血为你献祭。”

洛拉斯有些脱力地坐在了地上,他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他抚摸着风息堡的土地——他坐在面向大海的悬崖边,手旁是他长眠的国王。

“没人会再打扰你的,蓝礼,这是我们的秘密基地,记得吗?”

他们在这里第一次亲吻对方,那个吻带着玫瑰的芳香,还带着高庭甜腻的水果气息。

洛拉斯站起来,手里松开最后一捧泥土。

太阳已经落下了,在远处的海平面处越落越低,他的夏日之梦也随之消逝掉了,一点不剩。

“我不需要蜡烛,我再也不需要了。”

因为我的太阳已经落下了,再也不会升起来了。

太阳落山以后,蜡烛无法代替。

洛拉斯最后转过身看了一眼他亲手埋葬的恋人,“我会回来的,你不会孤独一人。”

永别了,我的太阳。

Chidori Child

#Game of Thrones 主题曲

完整版 🎵权游主题曲变奏 (Variations on GOT)


用了钢琴 提琴 鼓 三个声轨。除了钢琴我都不太会……


45秒之后进入变奏部分。



第一次作曲,废了好多时间学怎么用Garageband...


#Game of Thrones 主题曲

完整版 🎵权游主题曲变奏 (Variations on GOT)


用了钢琴 提琴 鼓 三个声轨。除了钢琴我都不太会……


45秒之后进入变奏部分。



第一次作曲,废了好多时间学怎么用Garageband


































































































































录音两小时,作品三分钟!🎵🎵🎵

Isabella
跪求这种萌系同人图,最好也是这...

跪求这种萌系同人图,最好也是这个太太的,谢谢!

跪求这种萌系同人图,最好也是这个太太的,谢谢!

Isabella
A girl is Arya...

A girl is Arya Stark of winterfell and I'm going home.

A girl is Arya Stark of winterfell and I'm going home.

铁木臻
当马丁大爷准备拿起笔时网友:?...

当马丁大爷准备拿起笔时
网友:🙃
转自推特

当马丁大爷准备拿起笔时
网友:🙃
转自推特

铁木臻
好喜欢看外网做的图https:...

好喜欢看外网做的图
https://twitter.com/amidalastark/status/1162616147994394624?s=20

好喜欢看外网做的图
https://twitter.com/amidalastark/status/1162616147994394624?s=20

lu

远方的信 Chapter 18

Chapter 18

          Sansa暂时撇开陈满心中的失落与沮丧,她还有未完成的事务需要处理。

          Sansa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总管Edgar:他是聪明人,他知道我叫他来的意思。

         “小时候,我不常到马厩,但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我第一次骑小马,还是你和你哥哥一路教导看护,生怕我摔...

Chapter 18

          Sansa暂时撇开陈满心中的失落与沮丧,她还有未完成的事务需要处理。

          Sansa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总管Edgar:他是聪明人,他知道我叫他来的意思。

         “小时候,我不常到马厩,但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我第一次骑小马,还是你和你哥哥一路教导看护,生怕我摔着。”

         “陛下为何提那么久远的事情。”Edgar平静的声音一如往常。

           因为这就是我们分别的时刻。Sansa灰色的心情再次蒙上一层厚重的云雾。那时候的临冬城充满了欢笑,但如今,她送走了一个又一个亲人朋友,今日,她还得送走一位。

         “Edgar,我知道你并没有参与Lord Hampton的密谋。”Sansa收敛情绪说道,“但你在猜到他的阴谋之后,却暗自帮了他一把。”

          Edgar抬起头看向Sansa,他的头上已经被灰白的头发布满,他并未开口,但Sansa从他的眼神里得知,她的猜测并没有错。

         “我明白你的痛……”

         “不……陛下……您不明白。”Edgar的声音微颤,他的眼里透出了忧伤和愤怒,“我的哥哥随Lord Stark前往君临,却在大街上被Jaime Lannister的人当众杀害。我的两个侄子随少狼主南下,一个死在了奔流城,一个在红色婚礼上被屠杀。我嫂嫂,因为尝试帮您逃跑被波顿家的私生子活生生的剥了皮。”

            Sansa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他的妻子……Sansa记起Edgar那位脾气极好的满脸雀斑的妻子,她则死在Theon Greyjoy的手里。

          “我尽心尽力服侍您的家族,并不是为了看到一个兰尼斯特坐到史塔克历代先祖坐过的椅子上。”Edgar又弓起了身子,他似乎在用尽全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我知道……我知道Lord Tyrion的双手并没有粘上史塔克家族的血,他人不坏,他甚至还在地窖救过我的女儿。我只是……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Edgar平复了情绪,他跪倒在Sansa的面前:“您要如何处置我,我都没有怨言。”

          “明日,你就说身体不适,辞去职务离开临冬城吧。”Sansa用手抚摸过马厩坚硬的木头围廊,叹了口气,说道,“我帮你准备了养老的钱,还有霍伍德伯爵领地内的一处农庄。至于你的女儿,就留在临冬城听命吧,我日后帮她相一门好的亲事。”

             Edgar再也控制不住开始哽咽,良久他才再次开口:“ 我只能……我只能祝您健康幸福。我尊敬的陛下,我高贵的小姐。”

             Sansa没再回头看他,她径直从Edgar身边走过,步入了黄昏的廊道,而雪又开始飘落,寂寂无声。

                   

             她和Tyrion之间到底还有多少他人的血债和阴谋?Sansa盯着壁炉中跳动的火苗,将一杯红酒灌了下去。Tywin Lannister就算在坟墓里依然阴魂不散,盘旋在她和Tyrion的头顶。小指头、Ramsay Bolton、Ceisei Lannister……其他人又何尝不是呢?她想到这又斟满了一杯酒,本想一饮而尽,却不小心呛到而咳嗽连连。

           “你这样很快就会醉的不省人事。”

              Sansa听到熟悉的声音,眼泪瞬间涌上了眼眶。她故作淡定的问道:“你上哪去了。”

              “暂时做了只缩头乌龟。”

              Tyrion脸上带着他惯有的戏谑表情,他走进Sansa,尝试着从她手上取走酒杯:“酒鬼的名号我已拿下,你没机会赢的。”

              Sansa没有松手,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脸上因为酒的关系已经泛起了红晕。

              Tyrion轻轻叹了一声,取了另外一只酒杯,给自己也满上。

              “我以为你……”

              他又在摸他鼻头的伤口,Sansa不知道何时,已经如此了解他的小动作。是他们在君临做夫妻的时候?还是临冬城再见的时候?又或者……她已经记不起来了。

             “你以为我会否认我们的关系?”Tyrion没有接话,Sansa说完又猛灌了一大口,今天的酒尝起来总有种酸涩的味道。               

             "我也以为我会。我以为我会说是他们捕风捉影,或者你只是我的情人。”Sansa苦笑着,他们是权力游戏的玩家,他们都有理智,爱情在维斯特洛的政治舞台上一向不会有好结果,“但话到嘴边,我……我说不出口。”

              Sansa终于放下了酒杯,她用双掌捂住自己的脸庞,泪水抑制不住的一直从眼眶往外涌着:“我不能再伤害你,Tyrion。我也不想再对自己说谎。”

              Tyrion将Sansa的双手揭下,他用双手扶住她的脸颊,用大拇指拂过,为她擦拭泪痕,露齿而笑:“说实话,情人的称号也是一种称赞。至少说明我英俊非凡,魅力无边。”

              Sansa噗嗤了一声破涕而笑,Tyrion看着将她拥入怀里。

             有那么短短的几秒钟,Sansa享受着这寂静的温暖。

             “我想要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像夫妻一样。”Sansa的脸埋进Tyrion的胸膛里,泪水开始浸入他的上衣,Sansa用她的手在Tyrion的背后将他的衣服攥紧,“我想要你。”

             Tyrion安抚的摸着Sansa的头发,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这是酒精在说话,我可爱的Sansa。明天太阳升起以后,你会后悔的。”

             “不……”Sansa的小腹颤栗着,她感觉到自己在颤抖。我在害怕……她突然意识到:我害怕在Tyrion面前一丝不挂。但或许真的是酒精的作用,她抬起头,拉着Tyrion的上衣,狠狠的在他的唇上印上自己的标记,用蘸满泪水的双眼看着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说道:“我想要你。”

             当下,Tyrion回报她的是一个热烈却温柔的长吻。Sansa以为她的脸不能再红了。

                   

             “我听从夫人的吩咐。” 


巧克丧

[GOT/狗丫] ao3刷文记录(可能没2的)1

Relationship: Sandor Clegane/Arya Stark



是爱情向,最近刷的一点ao3热度比较高的文,都是不算太长的,好多大长篇连载以后如果看了再记……


顺便写一下观感,介意剧透请跳过



三篇炖肉:



Do-Over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339621


802 rewrite,5000千字左右短篇


-      打异鬼前二丫内心挑选半天找了狗哥第一...

Relationship: Sandor Clegane/Arya Stark


 


是爱情向,最近刷的一点ao3热度比较高的文,都是不算太长的,好多大长篇连载以后如果看了再记……


顺便写一下观感,介意剧透请跳过


 


 


三篇炖肉:


 


Do-Over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339621


802 rewrite,5000千字左右短篇


-      打异鬼前二丫内心挑选半天找了狗哥第一次,狗哥很温柔hhhh,最后两句对话像这两个铁血柔情的人会说的话哈哈哈哈


"If we live, we're doing that again," 


"Now that is something to live for,"


 


 


Broken Together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74623/chapters/44287072


802及后续rw,三章一万字多


-      还是丫第一次,和二丫杀了夜王后续的ptsd+狗哥酒瘾,两人互舔伤口。


狗哥太温柔啦,这篇两人心理活动都挺暖的


 


 


if you want a thing done well, do it yourself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9103183


802rw,3000字多短篇


-      还是第一次,二丫控制场面,令狗哥没经允许不准摸她。这个狗哥不像前两个里的,这篇里非常没经验哈哈哈哈哈于是两个没经验的一起互啃很可爱。


 


 


 


 


Between the Dead and the Damned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39705/chapters/749586


二丫继续当着无面人刺客au,狗哥在Quiet Isle扫地。


3000字+短篇,写未完结但是7年过去并没有更


这篇推荐!


-      二丫作为刺客同时,喜欢去各地旅游,拜访各种宗教的寺庙然后寻找代表死神的那位。狗哥在小岛寺庙扫地,二丫听到狗哥在那个岛的消息,于是任务间隙去那个岛旅行,拜访那里的Stranger时找到了狗哥,他以为她是来继续她先前没干完的事(杀了他)的,但二丫想来劝他跟她一起去加入无面人,让狗哥有second chance,然后再发展一下关系。


-      和狗哥再见面后的化学反应写很好!两人都是那种用刀剑说话的人,那种company感就很好。而且二丫的人设也很对头,我总觉得剧里她加入无面人之后,不仅善恶观没有改变(人物性格没发展,还是保持着她看到是什么就相信什么的观念),然后我觉得剧里她训练都没完成的样子,啥都没精通就靠着黑暗里能打架才杀了学姐,之后就突然神棍……


-      Quote一段


It was strange, sitting there like that with him; not because of the closeness, but because she felt so comfortable in it. It surprised her, but thebulk of his form and the shadow he cast over her made her feel safe. She hadn't felt that way in a long time, since the last time he hovered over her like awall between her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For a moment, she even let her eyesfall closed, losing herself in the steady rhythm of his breathing. It was all too easy to linger there like that, feeling more and more like she would behappy if she never got up again. But this was not her world; her world existed somewhere across the Narrow Sea, not on an idyllic little hill in the middle of Westeros with a man who everyone thought was dead.


 


 


Westeros Revisited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59239/chapters/25425648


作者rw了第八季结尾,狗哥没死。快乐road trip。


两万字不到,在连载


-      Rw的结尾:Jon作为“私生子国王”坐上铁王座被人爱戴,瑟曦没死躲在凯岩城里,二丫在red keep崩了之后离开学艺了几年回来——维斯特洛revisited。二丫不干掉瑟曦难眠,于是狗哥陪她一起road trip一路向西去凯岩城。娜梅莉亚全程跟踪哈哈哈哈哈哈。


-      作者那种纪实文学文风的维斯特洛自然风景大赏+狗丫互动,挺温馨的,两人关系慢热。


-      文一开始二丫回到维斯特洛,在一个旅店意外碰到喝晕的狗哥,他和别人斗殴被狠狠地punch了,二丫怕他生命就这么结束于斗殴于是把狗哥捡回她房间,太好笑了hhhhh


-      两人关系也写的很温馨,二丫意识到经历了所有之后她不辞而别,现在再回来,独身一人的自己信任的只剩下她的狼和狗哥了,然后狗哥也“Or perhaps it was the realization that she was the only one who madehim feel alive. ” 于是狗哥就陪她干她想做的事,两人相携相伴旅行。


-      狗哥视角这句:She’d find out eventually, probably catch him staring or doing something stupid to protect her. 狗哥真是太温柔太好一个人(哭


 


 


Little Wolfling Mate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513007/chapters/14903230


灵魂伴侣au,第一季刚开始狗哥跟随兰家刚来到临冬城那里开始的。这里作者说二丫年龄比剧大一点,但我感觉这写的还是像当时的小女孩,为了合法爱情吧(但也没更新到俩人发展爱情)


一万字不到,未完结连载但两年没更了


-      这篇比较无聊,两人当时的人设写挺好


-      二丫那个时候缝纫课被姐姐和Jeyne Poole 嘲讽遂逃课,是个tomboy丫,和西里欧练剑。狗哥看到练剑的二丫非常欣赏,这里狗哥视角这句好好笑哈哈哈哈哈The big man looked to his right through the holes in his helm, watchingas the golden haired, blue eyed Joffrey Baratheon smirked out towards the crowdlike he owned the whole bloody world. Thank the gods he didn't yet; at least the realm was safe from collapsing from sheer stupidity while Joffrey was still just a prince.


 


 


The Watcher and the Watched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196930


第三四季狗丫的road trip,感觉是二丫视角。八千字不到


-      从两人路途中二丫偷看狗哥打飞机开始……他俩亲密度逐渐升级,同时他们之间的bond也越来越紧密。


-      讨论一下除了车的部分。这里狗哥教二丫杀人,她感受到复仇的快感。这里她的正义观是“杀掉值得去死的人”。二丫在这过程中逐渐懂得了以前狗哥只是听命令行事,开始原谅了他。


-      最后二丫和狗哥断崖分别,在这里解释的是二丫不知不觉已经爱着他了,于是做不到杀了他,从而选择逃离,而之后自己left him to die的愧疚永远伴随着她,心里留下一块空缺。二丫之后离开无面人之后再杀谁杀谁,最后回到临冬城后会对着鱼梁木向狗哥讲她经历的故事。“that she had loved him and that the hollow inside her had the name Sandor Clegane. ”最后狗哥来到临冬城,在墓穴里找到了她。


-      有点啰嗦不过对人物的解读可以看看


 


 


The Girl In the Crypt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02888


上一篇后续,打异鬼结尾rw,感觉是狗哥视角。六千字。BE警告。


-      狗丫刚重聚后一段互相不知道怎么跟对方坦白的尴尬期,狗哥心理活动写很好,他们互相躲着,狗哥想着怎么开口和二丫谈当时为什么留他等死,quote:


His breath caught as she ground to a halt facing him. He watched the emotions chase over her little pointed face, and he deliberately didn't speak. Neither did she, she just stared. Firstup was guilt, it was unmistakable. He supposed that made him feel alittle bit less angry, because at least there was a part of her that felt bad for what was probably best not mentioned. Then there was joy, and it took his breath away, because the heat of it was staggering. And she was stepping towards him - Gods, she was still so tiny - and her hand was reaching out for him. He didn't know why he stepped back, but he did. The hurt on herface was awful and he couldn't bear it - so he walked away. He turned his backon her and he just walked away. Sandor.


It was so quiet he could pretend it was the wind.


He was there, hidden in the shadows when she reunited with her brother. He was there, hidden in the shadows when Gendry rushed her off her feet and called her my lady and got himself walloped for his trouble. He was there, hidden in the shadows when she met the Dragon Queen and explained coolly that she was trained enough to be in any coming battle. He was there, hidden in the shadows when she trained and it took his breath away. The weird movements he had seen her practise - Gods, that felt like another life - now translated into a deadly fight that saw her take downeveryone from Unsullied to Dothraki screamers, from her brother to Brienne offucking Tarth. The only one who got the best of her was the one they all kept calling Grey Worm - whatever the hell kind of name that was - and she becameobsessed with him. She insisted that he teach her everything he knew, insisted that he practised with her at every available opportunity. Her fights drew an audience no matter how many took place, everyone eager to see Lady Arya Starkof Winterfell as a trained and ruthless fighter. And though he was confident she never saw him, he was always watching too.


-      这段超妙啊,不善言辞的狗哥。


And the fact was, he had no idea what to say to her. He had a thousand things he wanted to say. How could you leave me? Too soft. Why did you leave me? Too open. I missed you.Too whiny. I hate you. Patently untrue. Where have you been? Too dominating. I'm glad you're alive. Maybe. What the fuck, wolf bitch? Possibly.


-      后来白鬼过了城墙,他想再不谈没时间谈了,就去找二丫,二丫拉他去真枪实剑的打架,打的热火朝天,被珊莎和囧强行喝停。这一架终于处理完了以前的矛盾,他俩吐露心声互相表白然后睡觉。之后热性子二丫半夜去拉托蒙得和灰虫子见证他们结婚。在之后白鬼来了死伤惨重,二丫重伤昏迷,狗哥在她床前一直守着,不过很久之后她最终还是在昏迷中死去了,悲痛欲绝的狗哥离开去种地。最后狗哥“And the hollow inside him had the name Arya.”和上一篇呼应。


-      感觉到他们打完架之后的发展有点神奇……这位作者文风还是有点啰嗦。不过前面写的真的好。






btw为什么lof里黏贴英语老是吞空格……这里我看到的就手动补上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