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OT7

135.6万浏览    51431参与
寸寸不加糖

【宜嘉】未来未来



王嘉尔的第一次个人演唱会,场馆定在了亚洲国际博览馆。

是他们开了无数次巡演的地方。

荣宰和珍荣还没出伍,bambam在泰国忙得实在抽不出档期。他留了七个位置,到头来只坐了金有谦和刚退伍的林在范两人。


六月的上海天气渐暖,王嘉尔穿着件松松垮垮的长袖T恤不安分地趴在段宜恩耳边求他,“那你不去看,给我录一个vcr总可以吧……”

段宜恩偏过头威胁他,“再乱动今天晚上也不能休息……”

“你这个冷漠的男人!”王嘉尔咬住他的肩,“咬洗你咬洗你……”

“好了……不要撒娇了,”段宜恩笑着把他放到床上让他躺好给他擦药,“今天是不是又摔了?这里又青了一大块……”

王嘉尔翻过去把脸埋在被子里生气不理他,段宜恩拿他没有办法,...



王嘉尔的第一次个人演唱会,场馆定在了亚洲国际博览馆。

是他们开了无数次巡演的地方。

荣宰和珍荣还没出伍,bambam在泰国忙得实在抽不出档期。他留了七个位置,到头来只坐了金有谦和刚退伍的林在范两人。


六月的上海天气渐暖,王嘉尔穿着件松松垮垮的长袖T恤不安分地趴在段宜恩耳边求他,“那你不去看,给我录一个vcr总可以吧……”

段宜恩偏过头威胁他,“再乱动今天晚上也不能休息……”

“你这个冷漠的男人!”王嘉尔咬住他的肩,“咬洗你咬洗你……”

“好了……不要撒娇了,”段宜恩笑着把他放到床上让他躺好给他擦药,“今天是不是又摔了?这里又青了一大块……”

王嘉尔翻过去把脸埋在被子里生气不理他,段宜恩拿他没有办法,捏着他的后脖子哄他,“但是我那天会看直播的。”

“又不是你一个人去!”王嘉尔翻起来拿枕头砸他,“在范哥和有谦也在,你不去才会奇怪!”

“我知道……”段宜恩把他滚得乱糟糟的头发理顺,解释道“但是这是你的粉丝期待了很久的演唱会,我去的话又会被大做文章……”

我不想让喜欢你的人因为我不高兴。


6月26号这天天气意外的好,段宜恩为了不被查到航班坐了到香港的高铁,暖暖的阳光撒在车厢里,连窗外的飞速掠过的风景都在宣誓着夏天的来临。

高铁一等座的车厢空空荡荡,只有一个小朋友坐在他斜对面。

他穿了一套不太符合自己风格的运动装,棒球帽和口罩也遮不住的帅气。

“哥哥,你是大明星吗?”小女孩偷看了他好久,终于忍不住问。

段宜恩把口罩取下来冲她温柔地笑,“哥哥不是大明星。”

“哇!但是哥哥好好看,哥哥可以去当大明星了!”小朋友直直地盯着他的脸看。

段宜恩被逗笑了,“你一个人吗?”

“对呀!爸爸妈妈太忙了,就把我送到车站,奶奶会在香港接我的。”小朋友自豪的说,“我已经自己坐过好几次啦!”

“哥哥也一个人吗?”

“对呀,我还是第一次坐这个去香港,你好厉害。”段宜恩夸道。

小朋友开心的跳起来,又坐下去小心翼翼问,“那我可以坐过来跟你一起玩吗?”

段宜恩点点头,小朋友就抱着自己的书包坐到了他对面,“哥哥的家在香港吗?是回家吗?”

“哥哥的家很远,”段宜恩说,“但是哥哥喜欢的人的家在香港。”


演唱会是晚上7:30开始,段宜恩压着最后几分钟进了场。

他买了好几张票,都是很偏的位置,最后选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入座。

虽然很远,但是视角意外的好,能看到整个场馆。有很多粉丝拿了鸟棒,在一片蓝色中像一颗颗耀眼的绿色星星。


要开始的时候有粉丝发现他没有应援棒,好心地转过来问他,“要我借你一支吗……我把嘉尔的应援棒借你吧,我还带了鸟棒的!”

即使光线暗得看不清人也能感觉到她脸上骄傲的表情,段宜恩怕她看不清,就冲她摇了摇手。


前面突然开始尖叫,他们这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站起来问怎么了怎么了。

段宜恩手机震了一下,他打开看到金有谦给他发了他跟林在范的合照。

[金有谦]我们已经坐下了哟yoooooo~

[金有谦]直播开始了吗~~

段宜恩拍了一张他山顶视角的照片发给他 

[mark]【图片】

[mark]结束后等着

[mark]等着挨打

[金有谦]???


开场第一首歌是《okay》,王嘉尔从升降台上跳出来掀起一片尖叫,他站在被一片片蓝绿灯海包围着的舞台中央对着每一个方向鞠了一躬。

演唱会正式开始。


每一首都是他的原创,是他的喜欢,是他靠近梦想的记号……

快要结束的的时候他下场换衣服,大屏幕上放了艺人朋友对他首唱的祝福,整整播了三分钟。

段宜恩压低了帽檐,他听到周围有人在问怎么没有段宜恩。

“不来更好吧,不然粉丝又得撕逼了……”

“但是其他能来的队友都来了啊……他今天好像又没行程。”

“JB和金有谦都到现场了,他连vcr都没有录算什么……”

“感觉像是避嫌……”

“对啊,都是一个队里的……明显避嫌啊,他来了两家又得撕翻天……”


灯光亮了一下又暗了,段宜恩吓得往后缩了一下。好在大家的注意力又重新被舞台吸引了。

王嘉尔换了一身舒服的T恤和运动裤出来。


他翻身坐到延展舞台的边沿晃着双腿说,“下面一首歌,是一首夏天的歌,可能不适合演唱会,但我很喜欢。希望大家都能有一个最美好的夏天!《dewn of us》!”


他从台上跳了下去,下面的staff吓得一窝蜂跑过去跟着,他像一个调皮的小孩两步绕过他们跑到了过道上找人。

金有谦戴着从粉丝那里顺来的发箍站起来朝他挥手,王嘉尔双手在头顶拢了个心一路举着跑过去和他拥抱在一起。

伴奏还在慢慢播放,周围好像很吵又很安静,林在范站起来把他们两个紧紧抱住。

“加油。”

“我们jackson很棒!”

王嘉尔跟他们分开时眼睛红红的,林在范拍拍他的肩,“去吧。”

金有谦转过去看了几秒,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说,“结束后见。”


王嘉尔越过他们去另一边,路过旁边几个空位的时候停了一下,旁边几个举着鸟棒的女生瞬间掉了眼泪,他转过去冲着他们深深鞠了个躬。

旁边有个小女孩抱了一束花冲他跑过来奶声奶气地喊,“嘉尔哥哥!”

他吓了一跳,看清后惊喜的蹲下去接住扑过来的小朋友喊,“哈尼尼!你也来了!”

哈尼抱着他的脖子开心地说,“爸爸妈妈没空过来,可是我想来看你,就让奶奶带我来了!”

王嘉尔亲亲她的脸蛋夸她,“好厉害!谢谢你哦!”

“我在车上有看到一个跟你一样帅的哥哥!”哈尼大声说。

王嘉尔把她抱起来捏捏她的脸,“没有比嘉尔哥哥帅的哥哥!”

旁边的粉丝被可爱得神魂颠倒。

“他很帅!”哈尼不服气,“真的很好看!”

“那嘉尔哥哥要伤心了……”王嘉尔抱着她往台上走,拿着话筒介绍,“大家看,这是我的女儿哦!”

“好可爱!”粉丝们喊。

哈尼害羞地躲到他的怀里,王嘉尔笑着说,“开玩笑啦,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女儿,不过四舍五入也是我的女儿了~是不是?哈尼?”

哈尼抓着话筒奶奶地说,“是!”

王嘉尔让她坐在台上的高凳子上,沉默了一下对着台下说,“还有最后一首歌了……”


“我也不想结束,但是呢……”王嘉尔拿了块毛巾捏着慢慢说,“这些年你们陪我走过来,真的很感恩……谢谢我的所有粉丝我的jacky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支持过我的所有人,想对你们说一万遍谢谢……”

“可是所有的事情都得有一个结束……”

下面的粉丝也一片沉默,王嘉尔摸了摸鼻尖忍住眼泪开玩笑,“啊……怎么像在说结束语了……”


“王嘉尔我永远喜欢你!不会结束!”有粉丝声嘶力竭大喊。

下面瞬间笑成一片,哈尼坐在台上笑出了鼻涕泡。

王嘉尔站在她旁边摸摸她的脑袋,“那这样,在下面一首歌之前抽两个粉丝上台跟我合照吧!”

粉丝又开始叫着喊“不要”,有的在喊自己的号码。

“我想抽号码!”哈尼举起小手。

“好呀!”王嘉尔捏捏他的小脸问她,“那哈尼想要抽哪一个号码呢!”

镜头给到了哈尼,她仔仔细细看了一圈,“我想抽后面的,后面的姐姐好像隔得很远……”


段宜恩在思考自己该什么时候出去。

他害怕走早了小哭包又哭了,看完的话又怕被发现……

想着想着他这一片突然就大声尖叫,他奇怪的抬起头,发现上面的大屏幕上正是他们这边。

然后就听到台上台上的小朋友说,“最后一排最左边的姐姐吧!”

很好找,镜头立马就扫到他面前。

“好像不是姐姐……”哈尼懵懵地说。

“男饭?”

“不是……这有点像……”

“……不是吧……?”


有工作人员很快地到他的位置请他上台了,段宜恩感觉自己脑袋突然就空了。

他手忙脚乱地把口罩拉上来了一些,冲工作人员摇手示意自己不去。

周围又黑又吵,工作人员根本看不到他的动作,直接就拽着他臂弯把人拉了起来。


三个大屏幕上都是他的单人镜头。

场馆瞬间一片诡异的沉默。

“卧槽???段宜恩???!??!??”有人喊了一声。

场馆爆发出今天最大的尖叫声。


王嘉尔在台上莫名其妙,拿着话筒问粉丝,“怎么了怎么了你们在叫什么!?”

前排的粉丝冲他喊,“看后面!!”

“大屏幕!!”

“看你后面大屏幕!!!”

他转了过去。


男生穿了一套深色运动服,被工作人员拉着走得飞快,帽檐压得很低,根本看不清脸。

但谁都能看出是段宜恩。


王嘉尔感觉自己手抖得厉害。

委屈的情绪比幸福还要多一点。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企图化解的酸酸的感觉,转回去看着那个方向。

隔得还有点远,段宜恩好像抬了一下头,像是隔着万水千山与他对视了一眼。


哈尼跳下来拉着他的手,“好像是今天在高铁上遇到的帅哥哥!这个哥哥也是嘉尔哥哥的粉丝诶!”


工作人员把他送到舞台旁边终于把他放开了。

他看到王嘉尔牵着哈尼走到舞台边等他。


段宜恩想他装作很久不见的老友一样上来扒掉他的口罩说“居然偷偷来看我演唱会”。

或者他来说也可以,就说来晚了不想打扰他,就在黄牛那里收了票,正好应了关系一般。

也可以说参与了演唱会的策划,是以staff的身份坐在那里顺便看,正好应了关系非常好。


短短的一段路理由都想好了无数个,但他知道王嘉尔不会对他这样做的机会。


“我刚才有说,希望大家都能有一个美好的夏天,”王嘉尔一边取着耳返朝他走来,“那现在……我的这个夏天找到了……”

段宜恩无奈地叹了口气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尖叫的声音和王嘉尔的好看的笑打乱看他的所有思绪。

他眼里盛了一层水光,脸上却是夏日汽水八分糖的甜蜜,笑着牵他的手说他是“骗子”。

“早知道就跟有谦他们一起来了……”段宜恩说。

王嘉尔却很开心,把他带上台取下他的口罩和帽子给大家炫耀似的介绍 ,“是mark哥哦!大家都认识吧!”

哈尼跑过来抱着段宜恩的腿,“帅哥哥!你认识嘉尔哥哥!”

段宜恩蹲下去揉揉她的头,“原来你也认识嘉尔哥哥。”


王嘉尔心情超好,笑着对台下说,“最后一首歌呢,是我翻唱过的歌。”

“本来以为他会来,所以偷偷选了这首歌想给他惊喜……后来他说不来,”王嘉尔看了段宜恩一眼。

信息量太大了,下面的粉丝快要疯掉了。


段宜恩眼里盛满了温柔,抬头由着他说,“我来了。”

王嘉尔转头汇报给大家,“结果还是偷偷来了!”

他过去把哈尼抱给了经纪人,对着音响师比了个OK的手势。

《安静》的伴奏响了起来。


“我唱过两次,”王嘉尔坐在高脚椅上转过去看着段宜恩的眼睛,“一次是跟他合唱,在结尾说了‘我爱他’,一次为了他改编,写了会等他十年的歌词……”

段宜恩低头笑了,像极了在2015年台本他说“我爱你”后低头不知所措的无奈和宠溺。


“但是我不想等十年了,”王嘉尔像是被他眼底的温柔爱意蛊惑,“不想等到35岁了。”

段宜恩叹气,过去牵了他的手。

王嘉尔仰着头与他对视着,一字一句地,俏皮又坚定地说,“35岁还是太远了,”

“我想……现在就跟他堂堂正正的在一起。”



————————————————

纯属虚构⚠

瞎鸡脖写,爽就完事儿,别当真。


Ang.
真的 好 可爱 啊!大神这速度...

真的 好 可爱 啊!

大神这速度🉑️

真的 好 可爱 啊!

大神这速度🉑️
Чернобыль
-for their wedd...

-for their wedding anniversary 


|红色晚宴|


斑斑在不远处看到他了。他的金有谦。两人今天都是红色西装,金有谦略高的个头与厚实的身板把西装撑得很有型,斑斑端起手边半盛的葡萄酒小抿一口,苦甜味混淆了内心的悸动。


金有谦在与今天晚宴的客人亲切交谈,余光也瞟到伫在餐桌旁的他。他的斑斑。他觉得斑斑很适合红色,带有诱惑意味的信号,那人只要舔舔唇就能挑起他下身的欲望。


待金有谦结束与客人的交谈后,斑斑走向了他,故意放缓的脚步和急促的心跳根本不成正比。他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时攥紧的手心已渗满了汗。金有谦看出了他面容的慌乱,揽过他的肩,“在紧张什...

-for their wedding anniversary 



|红色晚宴|


斑斑在不远处看到他了。他的金有谦。两人今天都是红色西装,金有谦略高的个头与厚实的身板把西装撑得很有型,斑斑端起手边半盛的葡萄酒小抿一口,苦甜味混淆了内心的悸动。


金有谦在与今天晚宴的客人亲切交谈,余光也瞟到伫在餐桌旁的他。他的斑斑。他觉得斑斑很适合红色,带有诱惑意味的信号,那人只要舔舔唇就能挑起他下身的欲望。


待金有谦结束与客人的交谈后,斑斑走向了他,故意放缓的脚步和急促的心跳根本不成正比。他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时攥紧的手心已渗满了汗。金有谦看出了他面容的慌乱,揽过他的肩,“在紧张什么?”。


“这一切都是真的对吗?”,斑斑望向他,说话的时候嘴唇还微微颤抖。


“当然”,金有谦牵紧斑斑的手,将他带到晚宴的中心处。


所有人的目光瞬时集中在二人身上。


“很高兴大家来到我们的订婚晚宴”,金有谦笑得很开心,侧头看向斑斑,微微抬起他的手,轻吻了一口。


“太幸福了” “恭喜呀” …客人们纷纷送上祝福。

“亲一个吧!”,有人开始起哄,席上附和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斑斑有些害羞地掩着脸,嘴上说哎哟不要了吧,又一边偷偷瞟金有谦。金有谦倒是不介意,捧起斑斑红透的脸,含情脉脉地吻上他的唇。是葡萄酒味,很甜。


客人们骚动起来,见证幸福的吼叫掩过了两人接吻的声音,以至于金有谦吻得有点动情,斑斑被吻得差些喘不过气,拍拍金有谦的背,那人才反应过来,不舍地移开。


“剩下的回去再说吧”,斑斑小声在他耳边呢喃,抛了个媚眼,“反正我是你的”



文/ @Daisy (超感谢她!!!)

图/我(我爱红红火火 我就是这么俗)

糖漬

【笔珍谦】Dual?Triple?(3)

伉俪+笔谦,又又性小💰注意


很雷,很雷,不喜勿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02537/chapters/51062608


日常求感想m(._.)m

伉俪+笔谦,又又性小💰注意


很雷,很雷,不喜勿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02537/chapters/51062608


日常求感想m(._.)m

桃子想念花轮君

【谦斑】主角他总是想和反派谈恋爱

很久没写过的谦斑小短篇,祝我最爱的谦斑三周年快乐~

——————————————————

“大家都安静一下,我们先来分一下角色。”话剧社的成员活动室里,指导老师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随后掏出了一张分配角色用的成员表。

Bambam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分角色”这三个字所吸引。他屏住呼吸,两只眼睛死死盯住老师手里那张薄薄的表格,心情就像海面上的波涛,随着那张纸的上下翻飞而起起伏伏。

又一次的机会,成败在此一举!

“奥菲利亚,薇薇。雷欧提斯,李晨阳。乔特鲁德,赵欢欢……”老师每念到一个名字,Bambam的心就上悬一份,越念到最后越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一直没有念到自己的名字,说明这一次冲击...

很久没写过的谦斑小短篇,祝我最爱的谦斑三周年快乐~

——————————————————

“大家都安静一下,我们先来分一下角色。”话剧社的成员活动室里,指导老师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随后掏出了一张分配角色用的成员表。

Bambam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分角色”这三个字所吸引。他屏住呼吸,两只眼睛死死盯住老师手里那张薄薄的表格,心情就像海面上的波涛,随着那张纸的上下翻飞而起起伏伏。

又一次的机会,成败在此一举!

“奥菲利亚,薇薇。雷欧提斯,李晨阳。乔特鲁德,赵欢欢……”老师每念到一个名字,Bambam的心就上悬一份,越念到最后越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一直没有念到自己的名字,说明这一次冲击男主非常有希望!

而忧的是,目前来看,同样也没有念到金有谦的名字。

“接下来是哈姆雷特——”Bambam屏气凝神,心里的小鹿仿佛都在随着这个名字疯狂乱撞。

“金有谦。”

啪,心里的小鹿撞死了。

“克劳狄斯,Bambam。波洛涅斯……”角色的分配还在继续,然而Bambam此刻已经不关心这个了。

又一次和男主失之交臂,他的心已经死了。死得透透的。

最后一根压死他的稻草来自于男主的人选,果不其然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金有谦。

散会之后,Bambam磨磨蹭蹭地收拾着手上的剧本,等着金有谦过来找他时再酸溜溜地说一句:“恭喜啊,这次又演了男主角。”

“你也很好啊,这个角色可是很重要的。”金有谦已经对他这样的态度习以为常,有些无奈地敲了敲他的脑袋,再帮他整理好乱七八糟的剧本。可是在现在Bambam看来,安慰是不存在的,金有谦是不可能安慰他的,他的语气哪里像是安慰?那明明就是挑衅!

嫉妒使他神志不清。

“唔,当然重要嘛,我在里面可是要演你叔叔的人!”Bambam酸溜溜地说,“而且论血缘的话是叔叔,但是我是要杀掉你爸爸然后娶你妈妈的人,所以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讲……”

他也有样学样地敲了敲金有谦的头,“乖,叫爸爸。”

Bambam和金有谦的梁子结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三岁上幼儿园开始到现在十八岁上大学为止,两个人不是同班就是同校,任谁看来他们都是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的标准发小,然而Bambam自己却不这么想,他觉得世界上大概只有他不这么想。

金有谦在他心里,绝对是妥妥的竞争对象。

早在别的男孩子还喜欢和泥巴玩小汽车的年纪,Bambam就已经有了一个明确且长远的爱好——表演。他喜欢站在台上表演节目,喜欢被注视的目光和潮水般的掌声,喜欢把自己完全转变为另一个角色,一举一动表现的都是别人的喜怒哀乐。

表演是一门艺术,艺术当然是高雅的、脱离低级趣味的,是和泥巴和玩小汽车所不能相提并论的。从上幼儿园开始,每一次班里或是学校举办舞台剧之类的活动,Bambam都是第一个报名,他觉得凭借着自己积极的态度,一定可以得到老师的关注和青睐。

如果没有金有谦的话,他觉得一切本应该是如此。

 他至今还记得,幼儿园班中第一次举办全园演出活动的时候,班里计划演出的剧目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当时长得还没有一根笤帚高的小bam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兴高采烈地第一个报名。他以为这样老师就会选他当王子,然后他就可以和晴晴有对手戏了——晴晴是全班最漂亮的小女孩,在此之前已经毫无疑问地被选上当了白雪公主。

然而现实却出乎了他的意料,老师没有选他当王子,而是选了当时全班最安静、每一次活动都默默坐在角落的小谦。可怜的小bam最后只得到了一个小矮人的角色,委屈到演出时发现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死掉之后,他混在一群小矮人堆里,撕心裂肺地哭得直冒鼻涕泡。

人生就是这样,一步不顺就会步步不顺。长得比白雪公主还要白雪公主的小谦出演了王子,成功地得到了幼儿园上下的一致好评,于是小bam一直到幼儿园毕业都没能成功地当上一次男主角。

偏偏小学六年又是和金有谦一个班,于是一直到小学毕业也没能成功。

到了初中也是这样。

到了高中还是这样。

Bambam数度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偏偏每次都能成功拿到男主剧本的金有谦并不是一个取得了一点成绩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的性格,他不争不抢的,平时甚至话不多,他喜欢跟在Bambam身后,以至于身边的同学都以为他们一定是从小好到大的朋友。这让Bambam一直以来想找茬的意图无处施展,甚至有的时候会反思自己在对待同学的态度上会不会过分凶恶。

总是这样就很气。

后来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原以为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名叫“金有谦”的阴影,谁知道入学报道那一天,Bambam拖着行李箱兴冲冲地奔向宿舍楼的时候,却在楼下见到了同样拖着行李箱的金有谦。

“老天爷,求您开开眼,收了神通吧!”那一刻心里的bam小人流着宽面条泪,崩溃的趴在地上砰砰磕响头。

大学生活应该是平静而美好的,或者说,原本应该是如此,但是因为有了金有谦的存在,Bambam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大学有一个好处就是参加活动的人选最开始并不是由老师指派,而是学生自己选择想要加入的社团,然后再以社团为单位准备节目。Bambam毫无疑问地想要选择话剧社,为此他曾经专门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和金有谦套近乎来换取情报:“有谦啊,社团招新的时候你想加入哪个社呢?”

“那你呢,想加入哪个社?”

“这个还用问吗,当然是话剧社啦!”Bambam提起话剧社就想要手舞足蹈,也因此没有看到金有谦在听到他的回答之后若有所思的眼神。

“我的话……”他笑了笑,并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还没有想好,到时候再看吧。”

金有谦的“再看”究竟是想看什么,Bambam不得而知。他只知道在提交了申请表之后的第一次社团全体会议上,他就真的“再看”到了金有谦。

这个王八蛋居然还有脸坐在他旁边微笑着寒暄:“Bambam,我们又可以在一个社团啦。”

“是啊,‘又’可以了。”Bambam恨得牙根痒痒,无语凝噎。

命运的车轮似乎总要在他即将开始飘飘然的时候撞一下他的腰,毫无疑问金有谦就是车轮上面最重要的一根轴。只要有他在话剧社里一天,主角的光环就永远不会降落到自己头上,Bambam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玄学。比如凭什么金有谦能演罗密欧,自己就只能演朱丽叶一个毫不重要的哥哥?凭什么金有谦能演野兽,自己就只能演愚蠢又自大的加斯顿?

好不容易排到了一个绿野仙踪的本子,本以为终于不用为了谁来演主角而耿耿于怀,谁知道稻草人的角色偏偏选中了金有谦,自己就只能演一个没有心的铁皮人。

就连出场都要比他早好几幕!

回想了一遍这些年自己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男主奋斗史,再看看手里《王子复仇记》的剧本,Bambam真想为自己鞠一把辛酸泪,心里咕嘟咕嘟地冒着酸水。

“……要不然我去跟老师说一下,把咱们两个的角色换换?”

“不需要!这样被你让过来的角色,即便我演了又有什么意思?”嫉妒归嫉妒,原则是原则,这一点Bambam分得很清楚。

金有谦叹了口气,还是拎着书包跟在了Bambam身后。两人沉默地离开活动室,沉默地穿过走廊下了楼,沉默地一前一后分开走着。Bambam故意把脚步放得很快,金有谦却始终都能和他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

从教学楼里出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透,黄昏里的时间似乎都变得缓缓慢慢的,夕阳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你到底为什么总是跟着我啊?”又这么走了一段距离之后,Bambam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在等你问我。”金有谦笑眯眯,“等你问我,‘为什么要跟着我啊’?”

“……那我问了之后呢?”

“我可以回答是顺路,也可以回答是我故意的,但是不管哪种说法,你听到之后都会生气。”金有谦说,“你冲我发发脾气的话,说不定心情就会好一点呢?”

他不可能这么好心专门来安慰我,所以刚刚这句话一定还是在挑衅!Bambam撇嘴,耳朵却有点发热。

虽然很不服气,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金有谦的确有每一次演出都被选做男主角的资本。从小他演王子的时候,就比扮演白雪公主的晴晴还要漂亮,当年的小男孩长大成为了少年,眉眼之间增添了更多的英气,换上王子的扮相时总是让人移不开眼。

即便是现在也是这样,黄昏中的少年被阳光笼罩上了一层金灿灿毛绒绒的光环,整个人看上去暖烘烘的。他说话的语气是一贯的温温柔柔,带了一点试探性的讨好,即便无数次暗示自己刚刚那句话是他在挑衅,Bambam依然很怂地意识到,他好像就是没办法理直气壮地冲金有谦发脾气。

“随你,你愿意跟就跟着好了。”他有些丧气地说,“想逼我冲你发火,以此显得你很委屈吗?没门儿!”

走在前面的少年步子迈得太大太快,看不到背后那个追赶的身影正在捂着嘴偷笑。

虽然对金有谦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拿到自己想要的角色这件事很气,但是Bambam每次都还是会乖乖地和他一起对台词。他喜欢演戏,热爱且尊重每一个或大或小的角色,哪怕是演一棵树都要拿出自己最饱满的精神状态把树叶举得高高的——当然如果能成功地扮演男主角就更好了。

然而事实是,他不仅总是演配角,这些配角大多还都是反派:王子复仇记里的叔叔、美女与野兽里的加斯顿、泰坦尼克号里的卡尔……忧郁啊!委屈啊!他带着这样的心理活动,把克劳狄斯的台词读得声泪俱下荡气回肠。

“金有谦,你觉得我这一段读的怎么样?”

“嗯……要是能再笑里藏刀一点就更好了。”金有谦从剧本里抬起头,“你再试一遍看看?”

“是不是真的啊?”Bambam有点苦恼,他想象不出笑里藏刀应该是一种什么感觉。

金有谦看着Bambam埋头苦思的样子,笑着清了清嗓子,然后一本正经地学起了他的语气:“乖,叫爸爸。”

Bambam:“?!!”

“就用你那时候的那种语气就可以了。”金有谦说。

“……”

被这样揶揄一通的确是很憋气,但是Bambam也只能承认,金有谦的台词感觉比自己要好很多。那些艰深晦涩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长句子,被他念出来总有种抑扬顿挫的好听,很容易让人带入情境。这让他嫉妒之余又隐隐有些羡慕,忍不住问道:“你也是很喜欢演戏的吧?”

“唔,还好吧。”金有谦的回答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只是还好?!”Bambam有点惊讶,“如果只是还好的话,你为什么要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坚持参加舞台剧表演啊?”

金有谦听了这话却看了他一眼,神色莫名,“那就应该是喜欢的吧……”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应该”喜欢是什么意思?Bambam觉得自己就是多余问,金有谦这回答听上去也太水了。

“那你呢?”金有谦反问道:“你肯定是很喜欢演戏的吧?”

“那当然啦!”Bambam瞬间就来了精神,“你难道不觉得被聚光灯照着的感觉特别好吗?只是想想都觉得特别幸福呢!”

“所以你对当主角特别执着,是因为享受被聚光灯聚焦的感觉?”

“这是一部分原因……”Bambam向金有谦翻了个白眼,以此表示自己的气愤。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凭什么每次主角都是你来演,我就只能演一个小反派?我不服气!”

少年瞪着眼睛很认真在生气的模样都特别有活力。金有谦忍住了想要再次揉揉他脑袋的冲动,脑海里回想到的却是比眼前这个还要再小一号的Bambam。

还在上小学的小谦曾经问过小bam一个一模一样的问题:“你到底为什么一定想要当主角啊?”

“主角就是王子,王子可以穿很威风的铠甲和披风,还可以和公主结婚!”那时满心想的都是“晴晴演公主简直天下第一好看”的小bam如是说。

小孩子无心说过的一句话,说不定连当事人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可是小谦却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而且一直一直记了很久。

从那天开始,只要是有他们参与的舞台剧,小bam再也没能有机会成功当过一次王子。

“那要不然这样,现在你要不要试一下当主角的感觉?”金有谦觉得自己此刻的语气一定很像是在诱拐小朋友,“咱们重新顺一遍台词,就是哈姆雷特和奥菲利亚见面那一段,这次你来当哈姆雷特怎么样?”

“来就来,怕你不成!”

那天交换角色排练的结果如何不得而知,但是从那天开始,Bambam看到金有谦之后就开始绕道走,这可是整个话剧社的成员都亲眼看到的。

“Bambam,你最近身体不舒服吗?感觉你这几次集体排练都不怎么在状态呢。”社团排练的休息间隙,扮演奥菲利亚的薇薇走过来关切地问。

“没有啊,可能是因为台词太多太难记,所以显得不太投入吧。”Bambam神色恹恹的,眼神有意无意地瞟了一下不远处在和王后对台词的金有谦,有些犹豫地问薇薇:“……在剧里面,奥菲利亚要和哈姆雷特有吻戏吗?”

“诶?!”薇薇吓了一跳,“这个没有吧?拥抱倒是有……讲道理这种悲情剧目里面也不太可能会有吻戏吧?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没什么。”Bambam像棵霜打的茄子苗,在薇薇的一番话里彻底蔫下去了。

只有拥抱,所以是并没有吻戏咯?

没有吻戏,所以就更不可能会伸舌头咯?

想到前几天两人一起讨论台词时的情景,Bambam深吸一口气,随即脸色变得通红。

金有谦,我三天之内一定要撒了你!

事实是没能等到过了三天,排练结束后bambam正在收拾东西,就看到金有谦背着包等在排练厅门口。他故意磨磨蹭蹭地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才出去,看向金有谦的时候满脸发现真相后的愤慨。

“我都问过薇薇了,你之前是在骗人!”bambam压低了声音嚷,整张脸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害羞而涨得通红,“根本没有什么吻戏,那都是你乱加的!”

“对,原本没有。”金有谦倒是承认得很干脆。

“没有你还亲!”bambam只看了他一眼又匆匆把目光转向别的地方,“……还亲了那么久!”

“唔,很久吗?”

“你还伸舌头!”看到金有谦这幅毫无愧疚悔改之意的模样,bambam差点都要气哭了,“根本就是耍我!”

“我是故意的,但不是为了耍你。”金有谦有点无奈,他伸出手,像往常一样揉了揉bambam的脑袋,“哪会有人为了恶作剧去亲另一个人啊?”

Bambam眼神闪烁着,不理他的话。

“就算我是恶作剧,”金有谦低下头,看着bambam的眼睛问:“那你为什么不躲呢?”

“……”不知道,不知道。Bambam脑海中的小人躺在地上打着滚儿,捂着耳朵猛摇头。

知道了也不能说,先说出来就输了。

他能告诉金有谦自己一开始因为男主角被抢不服气,有意无意总是喜欢拿自己和他比较,比来比去却发现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多吗?

他能告诉金有谦每一次私下对台词,他表面上嫌弃得不行,实际上心里就像放飞了一万只热气球一样,晃晃悠悠地好像在天上飞一样吗?

他能告诉金有谦当时被亲了以后,自己不仅没有生气,甚至还压根没有想过要躲吗?

知道了也不能说,先说出来就输了。

“因为你没有演过王子,对这些事情可能不是很了解。”金有谦清了清嗓子,声音有点发颤,“王子吻了吃了毒苹果的白雪公主,所以故事的最后他们在一起了。王子吻醒了被女巫诅咒的睡美人,所以故事的最后他们也在一起了。没有被王子吻过的小美人鱼,天亮之后就会哭哭啼啼地变成海边的泡沫。”

“所以bambam你看,想要在一起的话,就要先接吻才可以哦。”

“……可是我看过的剧本里,只有王子和白雪公主接吻,没有听说过王子吻了小矮人的!”bambam小小声地反驳,对于金有谦揉揉自己头发再捏捏自己脸蛋的动作却并不拒绝。

“别人家的王子或许没有,但是金有谦王子说他可以。”金有谦忍着笑,一本正经地宣布。

你很喜欢演戏吗?——彼时还对彼此的心思一无所知的bambam曾经这么问。

当然喜欢啊。他自然也不知道,原本金有谦是想这样回答。

因为他演戏总是可以演主角,就可以总是当王子。王子不仅可以穿很威风的铠甲和披风……

还可以和那个总是演反派的小矮人谈恋爱呀。

北姗无风

专辑到了!!!!!!!!!激动
不买后悔系列
个人认为又名朴珍荣和他的六个男友
all荣真的可
p7忽略我手 颜值能打莫得办法
小卡依旧是莫得本命但JackBam杀我
本命爸爸抽到麻麻和儿子也很开心啦

专辑到了!!!!!!!!!激动
不买后悔系列
个人认为又名朴珍荣和他的六个男友
all荣真的可
p7忽略我手 颜值能打莫得办法
小卡依旧是莫得本命但JackBam杀我
本命爸爸抽到麻麻和儿子也很开心啦

李阿如de夫人

【Got7】可怕的降温—哥哥line

        莫名其妙突然的降温了,再加上亲戚来拜访你了,你只觉得很难受......

友情提示: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冷空气来了……

林在范

        打开家门,迎接自己的只有五只猫主子,但那个猫一样的女孩却没有迎接自己。

        “亲爱的,我回来了哦。”在范一边换鞋一边喊着。

        “嗯......我在卧室......”女孩的声音好像和平时元气满满的样子差很多,有气无力的,很虚弱的样子。在范担心了起...

        莫名其妙突然的降温了,再加上亲戚来拜访你了,你只觉得很难受......

友情提示: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冷空气来了……

林在范

        打开家门,迎接自己的只有五只猫主子,但那个猫一样的女孩却没有迎接自己。

        “亲爱的,我回来了哦。”在范一边换鞋一边喊着。

        “嗯......我在卧室......”女孩的声音好像和平时元气满满的样子差很多,有气无力的,很虚弱的样子。在范担心了起来,赶快开门去看,只见女孩像只猫一样的蜷在被子里。

        “怎么了呀?冷到了?感冒了?”在范坐到她身边,把她抱起来,用自己的额头顶着她的额头。

        “没发烧......那个......生理痛......”她把脸埋到在范怀里,声音越来越小,“今天突然降温了……地铁里也好冷......外面也好冷......哪里都好冷......回到家了只想窝在被子里......”

        “你先躺着,也不知道红糖水有没有用啊……”在范嘟嘟囔囔的跑去了厨房。你躺回了被子里,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乖哦,nora,今天不要进去了。偶妈身体不舒服呀......”

段宜恩

        今天真的很冷。知道她很怕冷,回家路上,段宜恩特地买了她喜欢的热可可,紧赶慢赶的回了家。摸了摸手里的热可可,嗯,还是热乎乎的。但一看到餐桌上吃了一半,却没有放回冰箱的冰激凌,段宜恩眉头一皱。

        轻轻的打开卧室门,她正窝在被子里睡觉。凑近一看,小丫头眉头紧锁,身体简直都快团成一团了。milo躺在她怀里。

        段宜恩轻轻的戳了戳她的脸颊,但她好像被自己闹醒了。milo也跳下了床。

        “干嘛么......好不容易睡着了......”

        “吃冰激凌了。你不乖哦。”段宜恩戳了戳她的鼻尖。

        “别闹,痛......”她难得的没有随他的意,拍开了那只戳着自己的手指,把被子蒙过头,继续睡了。

        段宜恩打开手机看了看日期,啊,是这么回事啊。

        “先别睡,喝了这个再睡......”他轻轻的把被子拉下来,然后把热可可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啊啊啊啊!给我!”像是猫见到了老鼠,她的眼睛都在发光,几乎是跳起来的,她坐了起来,接过热可可开始喝。

        “你啊,肯定是空调吹热了,就开始吃冰激凌吧。下次还吃吗?”看着她安逸的喝着热可可,段宜恩又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脸颊。

        “对不起,我错了,但我下次还敢~”

王嘉尔

        今天她要加班,所以嘉尔早早的就回家了。中午和她打电话时,她无精打采很累的样子。稍微问了几句,嘉尔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门开了。她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进来。

        “亲爱的,工作辛苦了~包给我~外套也给我~”简直像个餐厅里的服务员,嘉尔先接过她手里的包,又趁她换鞋时脱下她的外套,“快去洗手,做了你喜欢吃的东西~”

        等她洗完手出来,坐到餐桌边,嘉尔一脸神秘兮兮的笑容,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桌上的小砂锅。

        “哇!你怎么会做这个的!”她一脸惊喜,是她冬天里最喜欢喝的腌笃鲜。

        “嘿嘿,知道你最喜欢喝这个,就打电话给你妈妈了。今天这么冷,你估计也不太舒服吧。喝点热的正好。还做了饭,配着一起吃啊~”成了一碗汤给她,嘉尔就又去盛饭了。

p.s.没有腌笃鲜的冬天是不完整的!所以,今年什么时候能喝上呢……

朴珍荣

        出门上班前,朴先生就叫住了你。

        “干嘛么!我快来不及了!”

        “这个带上。”朴先生从柜子里拿了两包红糖姜茶出来,塞到你的包包里,然后又从架子上拿下了自己的围巾给你带上,“今天很冷的,围着。”


King殿赶稿中

我知道後面幾張就是湊合數太不好意思了QAQ
可最近實在太多作業,來不及畫圖寫文,
圖是晚上搞了4小時不到緊急趕的兩張。實在不夠精細唔,,,就拿以前的來挽回形象了(❁´◡`❁)*✲゚*

最後,我大謙斑賽高!!(๑>ڡ<)☆結婚紀念裏快樂!!

我知道後面幾張就是湊合數太不好意思了QAQ
可最近實在太多作業,來不及畫圖寫文,
圖是晚上搞了4小時不到緊急趕的兩張。實在不夠精細唔,,,就拿以前的來挽回形象了(❁´◡`❁)*✲゚*

最後,我大謙斑賽高!!(๑>ڡ<)☆結婚紀念裏快樂!!

King殿赶稿中

《jealous》祝我大謙斑結婚三周年快樂!特別短小的一輛car

https://shimo.im/docs/QhC36WDVKqd3JpKw/ 《jealous》,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希望別太快掛掉QAQ第一次放car

https://shimo.im/docs/QhC36WDVKqd3JpKw/ 《jealous》,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希望別太快掛掉QAQ第一次放car


嗯没有错93147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第八话

第七话是我的请教条,嘿嘿。

妈咪爹地同意了吗?

http://t.cn/AirCFYzn

第八话

第七话是我的请教条,嘿嘿。

妈咪爹地同意了吗?

http://t.cn/AirCFYzn


嗯没有错93147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第六话

marky坦白了?所以他坦白了什么呢

http://t.cn/AirCF4KX

第六话

marky坦白了?所以他坦白了什么呢

http://t.cn/AirCF4KX


嗯没有错93147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第五话

marky有威胁咯

http://t.cn/AirCkRw7

第五话

marky有威胁咯

http://t.cn/AirCkRw7


嗯没有错93147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第四话。

他到底是谁呢,我们段王有威胁了?

http://t.cn/AirCk2rc

第四话。

他到底是谁呢,我们段王有威胁了?

http://t.cn/AirCk2rc


嗯没有错93147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嗯?我们可爱bambam米长不高了?

http://t.cn/AirCDWAE

嗯?我们可爱bambam米长不高了?

http://t.cn/AirCDWAE


螺螺螺螺螺螺
摸鱼摸个荣儿🌝【好久不画照片...

摸鱼摸个荣儿🌝【好久不画照片今儿来巩固

摸鱼摸个荣儿🌝【好久不画照片今儿来巩固

嗯没有错93147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第二话。

可可爱爱小bam米

http://t.cn/Air9Yv1S

第二话。

可可爱爱小bam米

http://t.cn/Air9Yv1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