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OTG

2910浏览    164参与
Shaw_➶

GotG team-up 生肉

实在不知道怎么打tag💦


这次是银河护卫队组队的漫画!


剧情比较散,v1主要包括银护和以鹰眼为首的复仇者合作(鹰鹰还耍了把小帅!),黑色漩涡分支,卡魔拉和女浩克组队,动物复仇者。


v2主要是银护各成员和其他人的组队,比如卡魔拉和夜行者、德拉克斯和蚁人斯科特·朗、格鲁特和银色滑翔者(他们这刊的叙事手法很特别)、星爵和蜘蛛侠(两个Peter太可爱了!!!!)、火箭和死侍,以及最后死侍在银河里冒险的故事。


闲的无聊可以一看!顺带一说我最喜欢#2,卡魔拉在#1被抓了,她仍无法摆脱灭霸作为她父亲而带来的罪孽,但好在她有了新的家人。这一话里对他们关系的诠释特别温...

实在不知道怎么打tag💦



这次是银河护卫队组队的漫画!


剧情比较散,v1主要包括银护和以鹰眼为首的复仇者合作(鹰鹰还耍了把小帅!),黑色漩涡分支,卡魔拉和女浩克组队,动物复仇者。


v2主要是银护各成员和其他人的组队,比如卡魔拉和夜行者、德拉克斯和蚁人斯科特·朗、格鲁特和银色滑翔者(他们这刊的叙事手法很特别)、星爵和蜘蛛侠(两个Peter太可爱了!!!!)、火箭和死侍,以及最后死侍在银河里冒险的故事。


闲的无聊可以一看!顺带一说我最喜欢#2,卡魔拉在#1被抓了,她仍无法摆脱灭霸作为她父亲而带来的罪孽,但好在她有了新的家人。这一话里对他们关系的诠释特别温暖!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QYOlhO0-hzNBlMMZkw2dHQ 

提取码:D7H0

尘中羽

《天河逆流》设定篇

参考《漫威宇宙旅行指南》

因小说情节及背景需要,介绍有详有略。(后面的设定我不定期补上😂)

以后银护相关的小说可能都参照这个设定。


斯巴达帝国

简介: 位于大麦哲伦星云的斯巴达帝国,属于银河系公认的五大帝国之一,靠近希亚帝国边界,其势力范围遍布整个斯巴达克斯星系。主星斯巴达克斯星是斯巴达帝国的皇都所在。是全帝国政治、文化中心。近年来斯巴达帝国在各方面都得到了迅猛发展,在银河系的政治舞台上占有重要的话语权。皇帝杰桑的执政能力得到斯巴达帝国民众以及其余帝国元首的认可,被冠以“星辰领主”之名。斯巴达帝国时隔百年再次成为五大帝国之首。

社会形态及政治:帝国奉行君主立宪制,国王继位要满足...

参考《漫威宇宙旅行指南》

因小说情节及背景需要,介绍有详有略。(后面的设定我不定期补上😂)

以后银护相关的小说可能都参照这个设定。


斯巴达帝国

简介: 位于大麦哲伦星云的斯巴达帝国,属于银河系公认的五大帝国之一,靠近希亚帝国边界,其势力范围遍布整个斯巴达克斯星系。主星斯巴达克斯星是斯巴达帝国的皇都所在。是全帝国政治、文化中心。近年来斯巴达帝国在各方面都得到了迅猛发展,在银河系的政治舞台上占有重要的话语权。皇帝杰桑的执政能力得到斯巴达帝国民众以及其余帝国元首的认可,被冠以“星辰领主”之名。斯巴达帝国时隔百年再次成为五大帝国之首。

社会形态及政治:帝国奉行君主立宪制,国王继位要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一是个人有令人信服的才能与品德,得到上一任国王的认可;二是在全国大选中获得较高票数,即民众的信任度较高;三是血统纯正。(但随着社会发展和思想观念的革新,大部分人对老祖宗留下来的这第三个条件已经不再那么看重了),国王拥有行政权和军事实权,更是全帝国的精神领袖。人民十分尊重他们的国王,任何侮辱国王的行为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当然,如果国王专制达到一定程度引起人民的不满,帝国议会中国王的反对票达到一定的比例,人民可以进行政治暴动,将国王赶下台并剥夺其权力,这种情况除外。)帝国先人认为女性子嗣即位可能会存在优柔寡断的现象,她们的妇人之仁使她们很难控制政治局势。所以,在帝国历史上很少有女皇继位。帝国现任皇帝为国王杰桑。

军事:斯巴托伊人有尚武的民族传统,这使得他们无论在战时还是和平时期,都极为重视军队的建设。帝国拥有全星系最为庞大的军事基地。帝国势力范围中,各大行星都有数量不等的常备军,帝国的军事实力在银河系中属于较高水平。近百年来斯巴达帝国抛弃了过去征战的历史,奉行“敌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军事理念,与邻国取得了较长时间的和平状态。

历史文化:从进化角度来看,斯巴托伊人与希亚人有一定的血缘关系,从相貌上来看,斯巴托伊人与地球人十分接近,但是体能和寿命水平均要高于地球人。据说一开始斯巴达文明起源于海洋,在远古时期,人们逐水而居,北境和南境,最早还是一片荒芜之地。高贵的天神旅行此地,教给他们科学技术,赐予他们精神力量,鼓励他们开荒拓土,发展自己的文化,斯巴达文明由此兴盛起来。在公共政治方面,人们一直以古板的措施作为准则,文化普遍上偏好和平,虽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摒弃古板传统,追求更轻松的人生态度,但是统治阶级的脑海中一些古板的传统思想以及繁琐的守则仍然根深蒂固。

地理:帝国主星上陆地与海洋的面积各占1/2,领土主要由两块大陆(北境,南境)以及上百座岛屿构成。北境(the northern kingdom)是首都斯巴达皇城的所在地,各方面较为发达,居民素质普遍较高,星际港口众多,贸易极为发达。南境(the southern kingdom)相对北境,南境开发较晚,经济水平较落后,人口较少,但居民生活仍处于上流水平。南境的地理环境复杂,地势起伏不定,生态发展良好,多自然奇观。在南境大部分地区斯巴托伊人与其他种族的人混居,有些地方形成了外星人聚落,人们友好相处,彼此相安无事。南境在政治上服从于北境的安排,大部分民众支持帝国的决议,服从国王的管理,维护民族统一。但一直以来也有少数极端分子妄想政治独立。由于兵源少,防卫军基本上设置在了南境沿海地区。

其他:

斯巴达帝国皇宫:皇宫是帝国的中心,亦是值得游览的奇景。皇宫建筑与帝国本身的特点差不多,即古典与现代风格完美融合。皇宫不仅有奢华的住所,供国王内阁大臣以及到访的贵宾居住,还有帝国的主要政府设施。皇宫的另一个特点是设有宁静的绿化带,可以让帝国统治者从繁重的事务中解脱出来。

元素操纵:斯巴达帝国统治者以优异的元素操纵术闻名。皇家武器为元素枪,能放射出各种元素的冲击波,甚至能释放暗物质光束与等粒子光束。稀有生物元素兽是皇家的象征,能够吸收元素,并转化为攻击能量。







魏先生是喻太太

【星火箭】My Fur(r)y Treasure(PG13)

因有人說隨緣開不了,所以補檔石墨(放評論處)
下次可以的話別洗版……真有問題告知我一句就好啦><

注意!

⊙動保呼叫
⊙毛圌茸圌茸跟毛圌茸圌茸
⊙就只是想騷擾浣熊而已
⊙首販:7/14(六)DC×MARVEL ONLY,G06
配對:星爵/火箭 R15
裝幀:A6判 / 橫式左翻 
頁數:28P
價格:NT80
剩餘:五本

1、

該怎麼說,也許今日是Star Lord最為疲憊的一天吧--姑且不論是精神還是肉體,基本上他已經呈現一個去你的我可以直接閉上眼睛睡在Yondu懷抱而不被他的打呼聲影響的狀態之中。

是的,就是如此無力,Quill甚至不顧隊友們的阻止將象限號丟給Drax...

因有人說隨緣開不了,所以補檔石墨(放評論處)
下次可以的話別洗版……真有問題告知我一句就好啦><

注意!

⊙動保呼叫
⊙毛圌茸圌茸跟毛圌茸圌茸
⊙就只是想騷擾浣熊而已
⊙首販:7/14(六)DC×MARVEL ONLY,G06
配對:星爵/火箭 R15
裝幀:A6判 / 橫式左翻 
頁數:28P
價格:NT80
剩餘:五本

1、

該怎麼說,也許今日是Star Lord最為疲憊的一天吧--姑且不論是精神還是肉體,基本上他已經呈現一個去你的我可以直接閉上眼睛睡在Yondu懷抱而不被他的打呼聲影響的狀態之中。

是的,就是如此無力,Quill甚至不顧隊友們的阻止將象限號丟給Drax開--事實上,能安心的把飛船丟給那個腦子八成也是肌肉做的夥伴也就能推斷Quill現在是多麼毫無生氣有氣無力了。不過這一切真的不能怪他,要不是一天同時有四件委託,而那四件委託的結局通常都是:「Quill你個白圌痴!這直接炸掉來解決就好!」以及「不!Rocket!我們不能隨便炸別人的城鎮!」而最後結局是Quill緊急用飛的把炸彈貼在懸賞怪物身上,然後看著怪物成為美麗煙花,那麼他這個半神實際上也不會這麼生無可戀。

想當初他能從早到晚跟五個不同的女孩廝混,半夜還可以再追加三個辣妹在床圌上齊打交呢,現在這個活像替任性中學生小女友收拾殘局的高中生是怎麼回事?

「所以我不是道歉了嗎?」Rocket穿著Star Lord的3L號白色衣服,那衣服罩在浣熊僅僅只有129公分的嬌小身材上顯得過大而可笑,就像只馬戲團的表演動物似的。但他顯然不在乎,而是邊用起子在Quill頭頂拆開元素槍來試圖清理裡面的黏圌液,邊瞪著趴在桌子上伸出手來握著他的腰的男人哼聲:「頂多下次不講直接炸掉一次解決。」

「不可以,Rocket,你一定要先跟我們商量,不然很危險,下次會炸掉你自己的。」Quill掀開那件白T,他把自己的臉塞進Rocket毛圌茸圌茸的肚子並且苦口婆心的勸戒著--而這動作明顯讓那勸戒毫無任何嚇阻作用。人類暖暖的鼻息噴在他的腹部上,這可毛的讓浣熊全身上下的皮毛全豎了起來。

「走開--走開你噁心死了!」Rocket大叫著用他的爪子(事實上只有指頭而沒有指甲,Rocket可捨不得)撓Quill那張俊臉:「你好噁!甚至比我臭你個廚餘人類!你全身都是汗!而且你黏呼呼的怪獸黏圌液全沾到我的毛了!你知道我剛剛被Gamora按在地板上清洗多久嗎?該死拜託你先去整理自己!」Rocket丟下手裡的元素槍鬼叫著。然而Quill只是露圌出吊兒啷鐺的笑容,並且乾脆的捏浣熊剛好讓自己兩手掌握的屁圌股,以方便自己奮力吸浣熊剛剛洗完澡的、那帶著Gamora沐浴乳香氣的浣熊香--

「等等,為什麼你身上是Gamora的味道!」Quill悲傷的指控:「我倆明明都是用同樣的那啥?薰衣草還是柑橘哦隨便啦,我覺得我好像被--被--」

「哦我圌操圌你的Peter.Quill。」Rocket溫柔地捧起Quill的臉,他終於狠下心來用他右邊的四爪成功在半神臉上留下四道爪痕讓半神嚎出聲音:「今天善良溫柔的Gamora借了她的香噴噴玫瑰沐浴乳給我,有鑑於我的艦長在前一天晚上把我們一起用柑橘沐浴乳給玩光光了而他甚至沒買備用圌品!」

「喔對。」Quill的臉上又開始充滿了幸福甚至可以說可怖--對Rocket來說,噁心到可怖的表情。浣熊從沒想到人類能夠把自己的五官切換成如此猥褻到極致--的笑容:「我開始懷念昨晚了,有感於你主動坐上來甚至那時候你的身上都是我從小到大用慣的沐浴乳香哦我的上帝你打完預防針的時候可是最乖最任我擺佈的時--」

「操圌你的PETER.QUILL!給老圌子滾出我的房間!」

於是偉大的Star Lord被更偉大的浣熊武圌器技師(兼情人)用元素槍給打出門外,讓浣熊進而成功保住自己今日(目前)的清圌白,真是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應該吧。

2、

當Quill終於鼓圌起勇氣,跟自己的好隊友Gamora表示他不小心喜歡上了另一個好隊友Rocket Raccoon而自己已經準備好面對要被揍的結果時,那綠皮膚的美麗殺手卻出乎星爵意料的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我不反對,我親愛的Captain。』她說,但Quill還來不及歡呼原來Gamora不反對啊,便聽到Gamora再度用那豐厚性圌感的嘴唇流圌出淡漠的語調:『但是你要先告訴我,如果你上了Rocket之後我應該先打電話給星際警圌察還是宇宙生物保護處?』

「哎,別難過嘛Quill。」耐心地聽著Quill哭訴Gamora有多麼無情無義把他當犯罪預備軍的Kraglin放下飛箭,拍著他的肩膀冷靜地開口:我「問過了,兩邊都可以通報,端看你覺得哪邊的監獄比較爽而已。」

Star Lord第一次嚎著對他第二養父開槍而Rocket簡直要被這過程笑到停止呼吸。

「Groot甚至直接用他的變大變長變可怕的伸縮樹枝戳我,只因為我搶走了你。」一想到剛跟Rocket交往的那兩個禮拜,他天天被Groot的枝條追殺(「那上頭甚至長著刺!」Quill嚎叫著:「他不就是普通的樹怎麼他的樹藤會有刺!難道他是荊棘而我一直都誤會嗎!」),米蘭號的船長就忿忿不平的抱著他那軟綿綿的武圌器開發技師抱怨著。也許是因為不甘心,他又多捏了捏浣熊的耳朵作為安慰,這讓他懷裡的浣熊邊哈哈大笑邊用他的板手敲敲Quill的手臂回應:「Groot才不是這麼小心眼的孩子,基於他這麼可愛,而你這麼討人厭。」歪頭思忖了一下,Rocket補充著:「討人厭到連Drax偶爾都會有想掐死你的時候。」

「哈!我倒是要對你的全宇宙都討厭我理論保持高度懷疑。」Quill正經八百的反駁:「基於你現在必須得住在我的飛船、吃著我的食物、穿著我的衣服、坐在我的床鋪然後現在被我抱在懷裡。」

「放圌屁,你可以選擇不要用**我做的**武圌器,還要支付我高額的飛船保養與陪睡費用。」Rocket哼了一聲放下手裡的工具,改拿起子好好的把東西鎖上螺絲。也許是不滿Rocket強而有力的反駁,Quill現在大聲嚷嚷:「但是你現在穿著我的衣服躺在我床圌上的確也是事實。」他說:「好了就讓本艦長來陪睡算是支付費用,本艦長器大活好沒在吹牛的肯定物超所值。」

現在Quill用手指戳著Rocket毛圌茸圌茸的耳朵,爾後甚至乾脆的在對方身上上圌下圌其圌手。這可讓Rocket癢得尾巴豎了起來,他丟掉手裡正為小螳螂調整的防身武圌器並嚎了一聲,用圌力地咬了一口男人的手指。

「沒心情玩。」Rocket尖聲叫著,尾巴像雞毛撢子似的膨脹:「明天就要跟Tony他們會合了。」

「可是說好陪睡的啊。」Quill委屈巴巴地捏著浣熊的小耳朵:「至少讓我親一口。」

「沒門。」

「咬一口。」

「親都不行了我還讓你咬,摸圌摸你的腦子吧PeterQuill,你自己看看你那破腦袋有沒有水流圌出來。」刷一聲,Peter不但臉上被劃出美麗而完整(甚至呈現完美平行線)的八道爪痕,他也被他的愛寵毫無憐憫的踢出了帳篷。

「讓我猜,You want Fuсk and he want to sleep。」Gamora冷漠的擦著刀子,然後把髒掉的棉布往她的艦長身上丟,而她的艦長僅僅只是說了句Shut up後就沒了聲。

Gamora丟的布上面有Rocket的小掌印耶,好卡哇伊哦……

「Xdener嗎?對,Quill終於要行動了,似乎想用偷來的手帕打圌手槍,你說為什麼?噢,只因為那上面有Rocket的小掌印……」

「這樣他也可以啊?」對面的Rhomann訝異,是地球人比較誇張還是說有古老種族血統的人都比較噁心。

「你一定沒見過他收集Rocket掉的小毛毛做出一個毛氈娃娃打圌手槍。」Gamora冷靜地回應。

要知道,不小心被撞見那畫面其實是永久無法抹滅的,就像染上月經的白色內褲還乾掉一樣無法抹滅。

唉。

3、

離地球大約只剩下一個星系了,Quill的座標儀這麼提醒他。

「Quill,我們得在三個點後開始進行跳轉了。」Gamora這麼說著而Quill點頭表示收到提醒以後,便低下頭開始專注的調整著座標好與АVenger們會合。

「第一、第三、第六,轉正以及X軸……」Quill喃喃自語著,沒想下一秒他的耳朵便被他心愛的橘黃色耳機遮蓋起來--正確來說是被耳機所播放LinkinPark的加大音量熱血搖滾樂給摧殘。嗚哇的叫出了聲音,Quill慘叫著要把耳機拔掉,避免自己因為過大的音量導致提早重聽,可是在他要動作的同時卻被某個人--應該說,是小毛毛肉掌給阻止了。

「What the Fu……Rocket?」手裡充滿軟軟毛毛的觸感,那是他心愛的小浣熊,他正忙著把自己塞進Quill的懷抱裡,表情糾結而緊張。Quill揉圌揉他的浣熊,用困惑而溫和的聲音詢問:「Rocket,你到底在做什麼?」

他將飛船的控圌制權全權交給了Gamora,並且彎腰下來望著Rocket水汪汪的黑色眸子。然而他的疑問並沒有獲得解答,他只能在傷害耳膜的過大搖滾樂之中聽出Peter Quill和Fuсk而已。

去他媽的Rocket該不會在趁機偷罵他吧?Quill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著,可是Gamora在冷笑然後小螳螂一臉噢吾家有熊(啊?)初長成的臉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然Quill在到達地球以前完全無從得知Rocket到底講了什麼,因為連錄音都沒有,他的小浣熊將東西全刪除了。

「哦我的小星爵。」當他們在復仇者大廈而在Quill四處詢問也得不到答圌案的時候,他的Yondu爸爸適時的出現了,他笑得像溫柔天使--有黃板牙而且像海盜的那種,手還拿著打砲專用小套套:「記得要戴套子啊。」

「啊?」

好吧,Quill有了線索,只是他完全不懂這條線索在說什麼,直到Friday善心而溫柔的教導了他浣熊的發情週期。
之類的。

Well。
好像懂了。
嗯。

——————————

(因為下面是肉所以試閱到這裡,剩下的走隨緣)(乾
還剩下五本,有興趣的可以來詢問一下哦><!!

表观奇迹

久等了,这是SLO13的【R09黑暗面摊】❤️

在这个杂粮摊里您可以品尝到包括但不限于星球大战/音乐剧/底特律/GGAD/新战神金刚/GOTG等题材的精美粮食!真可谓风格迥异主题高雅营养丰富五谷丰登,什么都不说了,吃了我们的粮您就可以达成了原力的大和谐!Welcome to the darkside tan!

(占tag抱歉🙏🏻)

久等了,这是SLO13的【R09黑暗面摊】❤️

在这个杂粮摊里您可以品尝到包括但不限于星球大战/音乐剧/底特律/GGAD/新战神金刚/GOTG等题材的精美粮食!真可谓风格迥异主题高雅营养丰富五谷丰登,什么都不说了,吃了我们的粮您就可以达成了原力的大和谐!Welcome to the darkside tan!

(占tag抱歉🙏🏻)

尘中羽

【starmora同人小说】《与汝同生》第二章

第二章 山雨欲来


奎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在一片混沌中醒来,刚睁眼就看见了一双棕红色的、小巧水灵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上下打量,他闷哼了一声,刚想要起身,那小东西便轻轻跳到上了他的胸脯,绿棕色的小手从身后变出一朵沾着晨露的野花。小孩子般顽皮的笑容显露在他古铜色的小脸颊上。奎尔细嗅着鲜花的芬芳,只觉得心里一阵惬意。他微笑着,显得有点疲惫:“谢谢你,格鲁特。早上好!”

“我是格鲁特!”

小树精高兴地叫唤着,手舞足蹈,背部的叶片在日光灯的映照下闪闪发亮。

“哦,我的老天!快给我回来。不要再传播花粉了—你想让奎尔再次睡着么?”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声音。

小树精一脸委屈巴...

第二章 山雨欲来


奎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在一片混沌中醒来,刚睁眼就看见了一双棕红色的、小巧水灵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上下打量,他闷哼了一声,刚想要起身,那小东西便轻轻跳到上了他的胸脯,绿棕色的小手从身后变出一朵沾着晨露的野花。小孩子般顽皮的笑容显露在他古铜色的小脸颊上。奎尔细嗅着鲜花的芬芳,只觉得心里一阵惬意。他微笑着,显得有点疲惫:“谢谢你,格鲁特。早上好!”

“我是格鲁特!”

小树精高兴地叫唤着,手舞足蹈,背部的叶片在日光灯的映照下闪闪发亮。

“哦,我的老天!快给我回来。不要再传播花粉了—你想让奎尔再次睡着么?”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声音。

小树精一脸委屈巴巴,趔趔趄趄地从奎尔的身体上滚落下来,垂头丧气地向一边靠去。
奎尔有些吃力地支撑起身子,只觉得头脑犹如天旋地转。他像是刚从某个地方神游回来,四肢乏力,不听大脑使唤。

“伙计,你这可不是个好征兆”火箭浣熊用他固有的戏谑的腔调说道,“这几天都没有人和我抢主驾驶的座位......怪无聊的。要是之前我们肯定会争得不可开交。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磕错药。”

“我是格鲁特!”一旁的小树精用疑惑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精神些许低落的男人,从火箭浣熊身后探出了个小脑袋,窥探着奎尔。

“看吧,格鲁特也同意!”火箭笑得眯起了眼。

要是在平时,照奎尔的性子,他会很乐意与火箭打嘴炮。此时他完全没这个心思。奎尔面无表情地问道:“按照预定航线,我们今天应该降落在哪一个星球?”

对于自己的挑衅,奎尔居然没有反驳,这让火箭颇感意外。“无存知地。”火箭打开了系统导航。

“无存知地?”奎尔诧异道,两根眉毛都要跳起来,“我没有设定去无存之地的航线,你一定是搞错了。我可不想在那又碰到克里人的军队。”

火箭耸了耸肩,背后粗大蓬松的尾巴似是要翘上天,双手摊开,摆出一股事不关己的姿态。

正当二人一脸懵逼的时候,一个绿色的倩影缓缓地从休息舱的楼梯上走了下来。
她的步伐优雅而矫健,紫红色的头发像一团巨大的、跃动的火焰,使人无法不将目光聚焦于她。黑色的皮夹克凸显了她身材火辣,和她那奇特的绿色皮肤一结合,衬出一种无以言表的、野性的美感。她神情淡漠,眉目舒展,紫红宝石般的双眼却鲜有光泽,令人无法揣测她的心思。

奎尔注视着她一步步走下楼梯,昏沉和倦意顿时一扫而光。她踏着细碎的晨光,宛如高贵的王妃。奎尔的表情在看见她的一瞬间就开始凝固住了。每每瞥见她一眼,心就会悸动一次,然后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阵暖流。他奎尔是何德何能,若不是上个世代求上帝问圣灵,他能遇见这等绝世佳人吗?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整个银河系最幸运的男人。
当卡魔拉的目光扫视到奎尔的脸颊上时,奎尔立马怔得像个木头人,脸色微红。她冷冷地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似乎还沉浸在昨天的不愉快中。

奎尔冲她憨憨地笑到:“早安,garmmy!”

卡魔拉皱了一下眉,依旧什么都没说。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便立马捂住了嘴。garmmy是卡魔拉的小名……她很讨厌有人用这么亲昵的方式称呼她。

“早安。”许久,她才蹦出这两个词来。

火箭将这两人仔细打量来打量去,对奎尔不怀好意地说:“原来是失恋了,怪不得这么垂头丧气……呕呦……”

奎尔本来就有点忧郁,这下子又被火箭说到心坎里去,自然怒发冲冠,随手揪起火箭的耳朵道:“你懂什么,没你插嘴的份!”

格鲁特跳到卡魔拉的肩上观战,觉得好不热闹。

“去无存知地的航线是我改的。”

她冷漠的声音在米兰诺号上格外清晰。顿时间,船上嘈杂的声音里马安静下来。

卡魔拉盯着奎尔诧异的脸,继而又道:“我和收藏家做了一笔交易。预金已经付过了。”

“什么?预金……呸”他突然发现自己关注点不对,“和收藏家做交易?你疯了?你我都知道他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他觉得卡魔拉的某些举动他已无法理解,可她就是不肯同他倾诉“在没有摸清事实状况前,是不能随便答应别人的请求的,这会置你于危险中,知不知道?!”

“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发号施令了?!”卡魔拉突然转过身,用手轻轻指着奎尔的鼻尖,极为不满地道:“我也有我的私事要处理。我再说一遍,和你无关。”

“难道船长不应该对船员发号施令吗?”他想着,但没有说出口,他能感受到卡魔拉还是对自己有所成见,大概她还对昨天的事耿耿于怀吧。罢了,在卡魔拉面前,他就是个失败的船长。他也不能强行改变她的意愿。
虽然不知她究竟想掩藏什么,但他这些天说什么都会一直停留在她身边,找出事情的原委。

“行啦,都听你的。”他笑的特痞。

他敏锐地抓住了悬在他鼻尖上的那双手,深深地吻了下去。

她依旧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奎尔。奇怪的是,这一次,她没有拒绝。



此时此刻,银河系的某颗行星上。

灼热的恒星的光芒照耀着波浪般起伏的山峦。古老的行宫里布满了青苔,石碑上的文字早已饱经风霜的洗礼变得模糊难认。行宫不远处是一处古战场遗址,随处可见的残垣断壁像是载负了逝者的灵魂,令人感到狰狞、血腥。行宫后有一处安静的后花园,这里的奇珍异株和他们身后的青山粉黛融合得十全十美,教人快要遗忘了这里曾经是一片墓地。

“真是奇景啊!就是凋亡得太早......”
花园中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这里的花儿据说是沾了邪气,生长周期都非常短暂。”男人又叹道,“可悲了一些人,生前搅得世界鸡犬不宁,死后还要祸害后世……呵呵……”

中年男人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看样子也不过二三十岁,但是面色苍白,给人一种未老先衰之感。他静静地听完男人说完,便爽朗地笑道:“阁下请我来这里,不是单纯地观花赏景的吧?”

“切入正题吧。”中年男人也很爽快地接过话题。

中年男子掏出了一张相片。

“哟!这次任务有挑战难度!我喜欢!”年轻男子看起来有些欢呼雀跃,“所以,你是出50亿银币买这个“全宇宙最危险的女人”的项上人头?”

中年男子扶额:“我要活的。都什么年代了还项上人头?”

年轻男子摸摸脑袋,笑着陪不是。

“记着,这个“全宇宙最危险的女人”带不回来就算了。但她旁边的那个男人,一定给我带到。事成之后再加50亿。”

“诶?他看起来有点眼熟……他是不是那个号称“什么都可以偷到手”的星际大盗吗?”

中年男子点点头。

“他有什么很特别的吗?”年轻人“嘁”了一声,他觉得对付这种货色就两三秒的事。

“变天了。”

“什么?”年轻人疑惑道。

乌云渐渐向山头聚拢。不一会儿光线就暗了一大半。风声呜咽,闷雷滚滚。看来一场暴雨在所难免。
“暴风雨要来了。”

男人远眺着乌蒙蒙的群山,眉头紧锁。

翅怪飼育學家

終於想到要更新(((
之前群裡開的彼得貓貓腦洞(((

終於想到要更新(((
之前群裡開的彼得貓貓腦洞(((

洋白菜湯_

追星女孩必備技能——土製手幅(不
 

第一次自製手幅獻給我們的小兔兔♡
銀河系天團走花路吧(嗯???

#我有毒

追星女孩必備技能——土製手幅(不
 

第一次自製手幅獻給我們的小兔兔♡
銀河系天團走花路吧(嗯???

#我有毒

奶哥blue了

[GotG]The Blue Witch 6-8(勇星)END

06
彼得沒想過自己會那麼快又來到巫婆門前。


隨緣

WB



06
彼得沒想過自己會那麼快又來到巫婆門前。


隨緣

WB



酒蛊子

是,《1602猎巫人安吉拉》漫画里的树人格鲁特拟人——官拟!我不管什么平行宇宙我就认定这是官拟了!

官方拟人是真的好看……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呜呜呜……人体是啥光影是啥能吃吗bug老子才不管了

是,《1602猎巫人安吉拉》漫画里的树人格鲁特拟人——官拟!我不管什么平行宇宙我就认定这是官拟了!

官方拟人是真的好看……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呜呜呜……人体是啥光影是啥能吃吗bug老子才不管了

F

电影银护日常开飞船撞反派,漫画更厉害了,直接把knowhere那颗大脑袋开过去了(星奋!)

电影银护日常开飞船撞反派,漫画更厉害了,直接把knowhere那颗大脑袋开过去了(星奋!)

F
搞🌟快乐!换装Play,穿漫...

搞🌟快乐!换装Play,穿漫画🌟制服的MCU🌟
补漫画中,大家一起吸漫画吧!夹克自然帅气,但是制服也很棒啊!
梗自之前聚众吸🌟时得知的官方设定,漫画🌟体型竟然与理查德,亚当比起来是最消瘦的,于是就有了把肉FuFu美味的MCU星星塞进漫画🌟制服的想法emmmmmm

搞🌟快乐!换装Play,穿漫画🌟制服的MCU🌟
补漫画中,大家一起吸漫画吧!夹克自然帅气,但是制服也很棒啊!
梗自之前聚众吸🌟时得知的官方设定,漫画🌟体型竟然与理查德,亚当比起来是最消瘦的,于是就有了把肉FuFu美味的MCU星星塞进漫画🌟制服的想法emmmmmm

顾子清

【GotG】墓志铭


Peter Jason Quill

音乐永久停在这一刻,

却没必要为此而悲伤。

这只不过是星爵超级精彩探索日志的新的开篇。


Gamora Zen Whoberi Ben Titan

睡在这里的,

是一位用非常规方式维护和平的泽侯贝里族*战士。

和一位用非常规方式谋杀了星爵的凶手。


Rocket Rocoon

此处禁止哭嚎流泪,你会打湿我的尾巴毛。

当然,交钱除外。


Groot

我们是格鲁特。


Baby groot

如果长出了会说话的小树苗,

请立刻联系银河护卫队。

重金酬谢并可获得武器大师火箭的独家设计。


Drax the Destroyer...


Peter Jason Quill

音乐永久停在这一刻,

却没必要为此而悲伤。

这只不过是星爵超级精彩探索日志的新的开篇。


Gamora Zen Whoberi Ben Titan

睡在这里的,

是一位用非常规方式维护和平的泽侯贝里族*战士。

和一位用非常规方式谋杀了星爵的凶手。


Rocket Rocoon

此处禁止哭嚎流泪,你会打湿我的尾巴毛。

当然,交钱除外。


Groot

我们是格鲁特。


Baby groot

如果长出了会说话的小树苗,

请立刻联系银河护卫队。

重金酬谢并可获得武器大师火箭的独家设计。


Drax the Destroyer

我曾和家人分别,

但死亡使我们团聚。

勿扰。


Mantis

想起我时请大笑,

太过悲伤会让我们都睡不好。

抱歉,朋友,

这次我可没法帮忙了。


Yondu Udonta

老子早说了会有漫天烟火和星辰为我送行,可你们都不信。


Nebula

她曾很努力地活下去,可惜失败了。


Kraglin Obfonteri

一个忠诚的幸存者、等候者和守护者,

长眠于此。


*泽侯贝里族是一个热爱和平的种族,卡魔拉却被违背天性训练成了武器。然而最终她仍然选择站出来,为和平而战。

*卡魔拉的死算是变相杀死了星爵,让他痛不欲生。


翅怪飼育學家

最近的塗鴉,v2時期星爵中心。
和上次的火箭星爵算是一個系列(?)就一起發了。

P1】星爵&螳螂閨蜜組(X
P2】42號監獄獄友組
P3】之前發過的火箭&星爵

最近的塗鴉,v2時期星爵中心。
和上次的火箭星爵算是一個系列(?)就一起發了。

P1】星爵&螳螂閨蜜組(X
P2】42號監獄獄友組
P3】之前發過的火箭&星爵

奶哥blue了

[GotG]The Blue Witch 4-5(勇星)

04.

睡覺。

男孩隱約知道兩個人睡覺是怎麼回事,男人女人親嘴,脫了衣服在床上一起睡覺,十個月之後就會生出小寶寶,大抵如此。彼得不是沒有猶豫,但已經在此花了過多時間,男孩不願空手而歸,迪克可能也無法再等下去。他想,自己是個男孩,即便真和巫婆睡了一覺,他的肚子裏也住不了小寶寶。

「……好的,我願意和您睡覺。」彼得答應了,並再次與巫婆確認,「但之後,您得歸還我朋友遺失的東西。」

這下換對方有些吃驚,似乎沒意料到男孩會下這個決定。藍色手指搔著下巴,他若有所思打量著彼得,像是在考慮這個交易到底值不值得。最後他讓開了路,「小子,進來吧。」

從離開村莊算起,歷經了兩個禮拜,這個平凡的牧羊少年終於踏進了傳說中巫婆的房...

04.

睡覺。

男孩隱約知道兩個人睡覺是怎麼回事,男人女人親嘴,脫了衣服在床上一起睡覺,十個月之後就會生出小寶寶,大抵如此。彼得不是沒有猶豫,但已經在此花了過多時間,男孩不願空手而歸,迪克可能也無法再等下去。他想,自己是個男孩,即便真和巫婆睡了一覺,他的肚子裏也住不了小寶寶。

「……好的,我願意和您睡覺。」彼得答應了,並再次與巫婆確認,「但之後,您得歸還我朋友遺失的東西。」

這下換對方有些吃驚,似乎沒意料到男孩會下這個決定。藍色手指搔著下巴,他若有所思打量著彼得,像是在考慮這個交易到底值不值得。最後他讓開了路,「小子,進來吧。」

從離開村莊算起,歷經了兩個禮拜,這個平凡的牧羊少年終於踏進了傳說中巫婆的房子。

屋內跟彼得原先猜想的不一樣,他以為會有燉煮不知名液體而咕嚕作響的大釜,懸掛在樑上的動物頭骨,或是睜著綠眼珠盯著人瞧的邪惡黑貓。但裡頭完全沒有這些東西,從門板、壁面到座台,無一不是堅硬而冰冷的金屬,男孩覺得自己彷彿掉進了鐵獸的腹腔內。

彼得収好了手腳,他一入門就被告誡不許亂碰東西。「為了你的小命著想!」巫婆警告,背著他不知道在翻找什麼東西。於是男孩聽從指示乖巧地坐上床,但還是忍不住好奇,偷偷地四處張望。

只可惜彼得什麼也來不及看清,對方那邊已經結束工作,大步走到男孩面前,「崽子,你叫什麼名字?」

彼得張口卻沒回答。藍色巫婆看出了他的遲疑,嘲笑道,「多心眼的男孩,哼?我採集這些陰莖可從來不需要名字,只要一點科技、咳,」清清喉嚨,「…魔法道具。」他歪歪嘴,「巫婆也是有準則的,我可不想跟不知道名字的人睡覺。」

聽見言詞裡有反悔的意味,彼得也顧不得其他疑慮,「我的名字是彼得!彼得奎爾。」接著也提出同樣問題,「我又該怎麼稱呼您啊?一直巫婆巫婆的叫實在太沒禮貌啦。」

「這才對嘛,好孩子。老子的名字是勇度猶冬塔,記好啦。」巫婆——現在是勇度了,勇度咧開嘴,露出一口參差的牙,「現在,告訴我,彼得,你知道兩個人怎麼睡覺嗎?」

點選看巫婆的睡覺教學 隨緣

翅怪飼育學家
v2時期的彼得和火箭,戰術會議...

v2時期的彼得和火箭,戰術會議時間。
懷念他倆和樂融融制定作戰計劃的日子…😢

又沒忍住摸了條小魚…抱歉不是上次說的後續😂(((
不是cp向就不帶cp tag了,我船Roquill的心你們都懂的(((

v2時期的彼得和火箭,戰術會議時間。
懷念他倆和樂融融制定作戰計劃的日子…😢

又沒忍住摸了條小魚…抱歉不是上次說的後續😂(((
不是cp向就不帶cp tag了,我船Roquill的心你們都懂的(((

翅怪飼育學家
給 @全流域制霸 的修羅場😘...

@全流域制霸 的修羅場😘(((

有機會想畫個小後續:
彼得將求救的視線投向杰克,然而沒人敢去救他(((
……最後當然還是得讓偉大的火箭出來救場(((

@全流域制霸 的修羅場😘(((

有機會想畫個小後續:
彼得將求救的視線投向杰克,然而沒人敢去救他(((
……最後當然還是得讓偉大的火箭出來救場(((

翅怪飼育學家
彼得&middot;奎爾(星爵...

彼得·奎爾(星爵)相關漫畫清單

編輯者:白銀朔亞
更新日期:2018/07/17

前言:
 之前在噗浪發過,這次也搬過來。
 此帖為我自己整理的星爵與GotG相關漫畫清單,視我個人補漫進度不定期更新。
 此次更新多增加了我流備註,不是什麼正經簡介,僅當參考,沒寫的等我心情好再補上。
 除我本人發帖,一律禁止轉載,謝謝合作。

—————
★主要角色
☆客串
▲非正式出場(閃回或其他)
※大事件或聯動事件
*大事件支線
#單期
《漢化名》
◎銀河護衛隊相關(星爵未登場)
/備註/
—————

★Star-Lord: Guardian of the Galaxy
 Marvel Preview #4, 11,...

彼得·奎爾(星爵)相關漫畫清單

編輯者:白銀朔亞
更新日期:2018/07/17

前言:
 之前在噗浪發過,這次也搬過來。
 此帖為我自己整理的星爵與GotG相關漫畫清單,視我個人補漫進度不定期更新。
 此次更新多增加了我流備註,不是什麼正經簡介,僅當參考,沒寫的等我心情好再補上。
 除我本人發帖,一律禁止轉載,謝謝合作。

—————
★主要角色
☆客串
▲非正式出場(閃回或其他)
※大事件或聯動事件
*大事件支線
#單期
《漢化名》
◎銀河護衛隊相關(星爵未登場)
/備註/
—————

★Star-Lord: Guardian of the Galaxy
 Marvel Preview #4, 11, 14-15, 18 (Star-Lord stories)
 Marvel Super Special #10 (Star-Lord story)
 Marvel Spotlight (1979) #6-7
 Marvel Premiere #61
 Star-Lord (1996) #1-3

★Marvel Preview #4
《星爵.起源》
 /1976年出版,星爵最初的起源故事。/

▲Inhumans (2000) #4
 /大事件星際湮滅連帶宇宙系重啟前的故事,非正式登場,算是彩蛋?/

☆Thanos (2003) #8-12
 /大事件星際湮滅的前奏故事,彼得·奎爾繼古早漫之後再次登場。/
 /星爵與滅霸的初次會面以及合作。/

★※Annihilation
《星際湮滅》
 /2006年的宇宙系大事件,來自負空間的湮滅蟲族對宇宙展開侵略,彼得·奎爾加入抵禦湮滅蟲波的反抗軍聯合前線,成為新星理查德·萊德的副手。/

 ☆*Annihilation: The Nova Corps Files
 《星際湮滅:新星軍團人物檔案》
  /官方角色簡介。/

▲Nova (2007) #8
《新星v4》
 /“新星”理查德·萊德的個人刊,與幾個宇宙系大事件都有聯繫,有彼得相關的閃回畫面。/

 ★*Annihilation : Conquest - Prologue
 《星際湮滅:征服 - 序章》
  /星際湮滅的餘波事件,克里帝國受到機械種族矩陣入侵,開啟後續的法狼克斯之戰。/

 ★*Annihilation : Conquest - Star-Lord
 《星際湮滅:征服 - 星爵》
  /克里帝國情報部門命令彼得·奎爾率領由囚犯組成的敢死隊潛入首都哈拉執行任務,其中隊員有火箭浣熊、格魯特、螳螂、蟲…等人,能夠看出日後銀河護衛隊的雛型。/

★※Annihilation : Conquest
《星際湮滅:征服》
 /2007年宇宙系大事件,為了拯救被法狼克斯佔領封鎖的克里帝國,星爵與他的克里監獄小隊再次執行任務,另一方面,類星體菲拉-維爾、指控者羅南等人亦在為了解放哈拉奔走。魔士亞當於此次事件中復活。/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2008)
《銀河護衛隊v2》
 /受到克里監獄小隊啟發,星爵決定組建一支能夠隨時應對宇宙級威脅的隊伍,銀河護衛隊就此成立。/

☆※War of Kings (2009) #3
《諸王紛爭》

☆※Realm of Kings (2010)

◎Secret Avengers (2010) #1-4
《秘密復仇者v1》
 /新星客串,#4 提及銀河護衛隊/

★※The Thanos Imperative
《滅霸無疆》
 /2010年宇宙系大事件,癌變宇宙的馬維爾領主率領邪惡版復聯“仇殺者”入侵主宇宙,銀河戰爭聯盟在前線作戰,星爵與銀河護衛隊則帶領滅霸深入裂隙尋找阻止入侵的方法。新星理查德·萊德與星爵彼得·奎爾最為人稱道的一段故事沒有之一。/

▲Annihilators #1
 /星爵犧牲及銀河護衛隊解散之後,寇斯莫繼承星爵遺志召集宇宙強者繼續保衛宇宙,是為“殲滅者”。另一方面,則是火箭離開銀河護衛隊之後展開的冒險。/

◎Annihilators: Earthfall
 /Annihilators的後續故事,邪巫亞當回歸,殲滅者們必須阻止他。此外,火箭與格魯特的冒險仍在繼續。/

☆Avengers Assemble (2012) #4-8
 /銀河護衛隊再次登場,星爵回歸。/

◎Nova (2013) #1-3
《新星v5》
 /新任“新星”薩姆·亞歷山大的個人刊,火箭&卡魔拉客串/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Infinite Comic
《銀河守護者無限漫畫》
 /銀河護衛隊重組的故事,分散宇宙各處的守護者們再次集結。/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2013)
《銀河守護者v3》
 /重啟後的銀河護衛隊故事。/

★100th Anniversary Special: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銀河守護者:100週年紀念刊》
 /…或許應該說是銀護連載第100期紀念刊?/

☆*Avengers (2013) #23 ——大事件"Infinity"支線
《復仇者聯盟v5》

☆※Infinity #6
《無限》
 /2013年大事件,地球又一次被各種外星勢力針對的故事,篇幅很長,影響深遠,替之後的大事件秘密戰爭埋下了伏筆。黑曜五將(黑暗教團)初登場,銀護戲份不多,倒是星爵他爹(斯巴達克斯的杰森)戲份比較多。/

★What If? Infinity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假如銀河護衛隊發現了被光照會藏起來的滅霸?/

☆Captain Marvel (2014) #2
《驚奇隊長v8》
◎#7-8 ——火箭客串
▲#13 ——背景彩蛋

★※Guardians of the Galaxy/All-New X-Men: The Trial of Jean Grey
《全新X戰警vs.銀河護衛隊:審判琴葛蕾》
 /銀護與X戰警的聯動故事,星爵與幻影貓的戀情在這個故事中展開。/

★Legendary Star-Lord
《傳奇星爵》
 /繼古早漫之後星爵的第一部個人刊。/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and X-Men: The Black Vortex
《黑暗漩渦》
 /宇宙系聯動事件。/

☆Guardians 3000
 /Earth-691星爵為主要角色,Earth-616星爵客串/

★※Secret Wars (2015)
《秘密戰爭2015》

 ☆*Giant-Size Little Marvel: AvX #3-4
 《超大號小小漫威》

 ☆*Guardians Of Knowhere #4
 《虛無知地守護者》

 ★*Star-Lord & Kitty Pryde

 ★*Infinity Gauntlet (2015) #2-5
 《無限手套(2015)》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2015)
《銀河護衛隊v4》
 /接續GotGv3,彼得·奎爾回斯巴達克斯就任國王,由“幻影貓”凱蒂·普萊德暫時擔任星爵。/

★Star-Lord(2016)
《星爵v1》
 /星爵起源再次重啟,並從MCU引入掠奪者勇度。/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Dream On

☆※Civil War II #4-6
《內戰2》

▲Nova (2016) #10-11 ——背景彩蛋
《新星v6》

★Star-Lord (2017)
《星爵v2》
 /銜接內戰2,銀護飛船被毀,星爵與隊友鬧矛盾、被困在地球上時發生的故事。/

▲Nova (2017) #6
《新星v7》
 /理查德·萊德歸來。/

★All-New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Mission Breakout
 /大概是某迪士尼樂園設施衍生的漫畫…/

☆All-New Wolverine (2016) #22-24
《全新金鋼狼2016》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2018)

★※Infinity Countdown (連載中)
《無限倒計時》

★※Infinity Wars (尚未出版) ——2018年6月推出

————

【MCU】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Prelude
《銀河守護者電影前奏》
 #1——星雲與卡魔拉的前傳故事
 #2——火箭與格魯特的前傳故事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Prequel
 /電影的前奏漫畫/

★Marvel's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Prelude
 /電影第二集的前奏漫畫,其實就是把第一集的故事畫成漫畫版/

————

【動畫&遊戲&其他】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Awesome Mix Infinite Comic
《銀河護衛隊:勁爆混編無限漫畫》
 /應該是動畫世界觀下的故事/

★Marvel Universe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I]
 /銀河護衛隊動畫前傳的漫畫版/

★Marvel Universe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II]
 /銀河護衛隊動畫的漫畫版/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Mother Entropy
 /看半天還是猜不出屬於哪個宇宙(((/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Telltale Games
 /電子遊戲〈Guardians of the Galaxy: The Telltale Series〉配套漫畫/

—————

【簡中實體書清單】——可以從網上買到

◆GotGv2:

《銀河護衛隊1》
《銀河護衛隊2》

◆GotGv3:

《銀河守護者1:宇宙復仇者》
《銀河護衛隊2:安吉拉》
《全新X戰警vs.銀河護衛隊:審判琴葛蕾》
《銀河護衛隊3:護衛隊解散》
《銀河護衛隊4:原罪》

——後續不知是否會出版?(前後總共由3間不同的出版社出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GotGv3後續還有參與一個宇宙系大事件〈黑色旋渦〉,這個在網上能搜到漢化。)

◆大事件

《無限》
《星際湮滅》——即將出版

◆補充資料

《漫威宇宙旅行指南》——類似官方設定集,雖然不是所有星區都有介紹到,娛樂度還是不錯的。(內含護衛隊成員的各種吐槽)

奶哥blue了

[GotG]The Blue Witch 1-3(勇星)

*童話AU

*人生就是不斷在AU


1.

彼得奎爾是在一個暖陽的午後,注意到了村子裏有事情發生。


那是不需要牧羊的日子,他躺在稻草堆裡午寐,稻草乾燥而溫暖,散發著日曬清香,讓彼得忍不住往裡面鑽。男孩陷得太深了些,金黃色麥稈幾乎遮蓋住了他,以至於那些人來此地談話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他們多了一個小聽眾。


「 ……已經……第五個了……」


「……全消失了?……難道是……」


細碎的字句穿過層層草堆,讓對話聽上去隱約而破碎,若有似無,像煩躁蒼蠅一般打擾著彼得的睡眠。於是他一顆頭探出草堆,睡眼惺忪的詢問,「……怎麼啦?誰家的羊不見了嗎?」


如果那個時候得到直接...

*童話AU

*人生就是不斷在AU


1.

彼得奎爾是在一個暖陽的午後,注意到了村子裏有事情發生。


那是不需要牧羊的日子,他躺在稻草堆裡午寐,稻草乾燥而溫暖,散發著日曬清香,讓彼得忍不住往裡面鑽。男孩陷得太深了些,金黃色麥稈幾乎遮蓋住了他,以至於那些人來此地談話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他們多了一個小聽眾。


「 ……已經……第五個了……」


「……全消失了?……難道是……」


細碎的字句穿過層層草堆,讓對話聽上去隱約而破碎,若有似無,像煩躁蒼蠅一般打擾著彼得的睡眠。於是他一顆頭探出草堆,睡眼惺忪的詢問,「……怎麼啦?誰家的羊不見了嗎?」


如果那個時候得到直接了當的答覆,或許彼得奎爾後來不會這個事件如此執著。只可惜誰也不能預知未來,以至於後來演變至不可收拾的程度。


聚集討論的男人們先是被彼得嚇了一跳,「奎爾!你在這裡幹嘛?」接著不耐煩地對男孩進行驅趕,「去去去,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情!」


他們讓彼得離開,這拒絕的態度引起男孩的不平與好奇,他故意拖著慢吞吞的步伐,希望可以得到更多資訊,但那些男人打定主意在彼得完全離開他們視線之前閉緊嘴巴,吝嗇地連一個音節也不透漏。


對於這些人來說,彼得的出現只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小插曲;沒有人會太在乎這個牧羊男孩,一個外地女人帶來的孩子,不知道父親是誰,跟隨母親的姓氏,在唯一親人過世後,靠著替人放羊與打打零工來換取麵包牛奶度日。


但在彼得奎爾眼裡,這成了他平凡生活中,一件似乎值得去探索的神秘事件。


十六歲男孩平日除了數羊之外也沒什麼其他新鮮事可幹,破解年長男人們的神秘對話成了他心中假想的冒險任務,在接下來的幾天日子,彼得悄悄地探尋村莊裡頭是否有什麼不尋常之處,而他確實發現了一些之前沒注意到的事情,像是:家庭紛爭似乎變多了,有四、五戶人家的女主人跑回娘家,卻又絕口不提原因;聚集在角落竊竊私語的人群,像是在交換什麼祕密;那些平常總愛大聲嚷嚷的傢伙,最近卻都愁眉苦臉彷彿得了什麼絕症。


這個小小的村莊像是被一層看不見的謎團給壟罩了,而那些知曉事情的人都守口如瓶。每當有人經過時,他們便會警覺地,闔上嘴巴,彼得嘗試假裝無意地經過,卻依舊什麼也沒能聽見。


這情況讓人有點沮喪。彼得幾乎以為自己大概永遠無法知道真相,直到他眼尖地在那群人中看見熟悉的身影。


那是似乎是迪克。


迪克是鐵匠史密斯家的三兒子,和大多數人相較之下,算是和彼得玩得來的一個小伙子,男孩在村子裡沒有太多朋友,溫吞的迪克是少數不會取笑他出身的人。


於是當天晚上彼得就找上了迪克,打算從對方口中挖掘線索,卻被他朋友的模樣嚇了一跳。如果彼得沒記錯,迪克準備要和他的情人朱莉安結婚了,照理來說應該是容光煥發,而不是現在這樣臉色蒼白而了無希望。


當下彼得忘記原本目的,真心關切他的朋友,「天啊,迪克,你還好嗎?」


比他年長三歲的年輕人看上去彷彿生了重病,還強撐著說自己沒事,糟糕透頂的模樣讓彼得覺得自己原先打算實在差勁,面對迪克詢問來意,他乾巴巴的說,「沒有、我只是想問問,你跟朱莉安的婚禮是預計在下個月舉行對吧?」


聽到未婚妻的名字,迪克像是突然承受不住,掩面痛哭,「……我永遠——永遠也結不了婚了!」


這花了彼得一些時間,他才從年輕人支離破碎的語句中搞清楚狀況,而迪克口中的事實過於離奇以至於彼得最初幾乎是無法理解,那位朋友是這麼說:我的老//二不見了。「不見了?」彼得不明所以地重複,「怎麼會不見了?」


在說出最大祕密後,迪克似乎也沒了猶豫,他直接將男孩帶到隱密角落,拉下褲子,那本來該有物件的地方是平滑一片。


彼得瞪大眼睛。


「老天——這真是——這真是——誰能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


對於這個問題,還真沒人能給出確切的答案。但在那些白髮蒼蒼的老人口中,流傳下來這樣一個邪惡傳說:如果你經過黑森林,請務必小心,巫婆會偷走男人的命根子,不為任何原因。彼得知曉這個故事,大部分的孩子都聽過,大人們總是耳提面命,讓男孩女孩不要隨意走進黑森林深處。小一點的孩子們會畏懼害怕,但到了彼得這個年紀則是半信半疑,大多將它當作是成人嚇唬小孩的玩意兒,畢竟誰也沒真的遇過巫婆。


現在彼得終於知道村子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受害者不只是迪克一個,一覺醒來發現自己不再完整的男性們驚慌失措,於是久遠的巫婆傳聞又逐漸出現在繪聲繪影的猜測中;但沒有人敢公開談論,誰也不願承認失去男子氣概,更害怕嘴裡出現的字句會召喚來邪惡事物。巫婆的耳朵很靈敏,能聽見所有跟自己相關的話語。他們這麼說。


過於衝擊的祕密讓牧羊男孩忍不住心跳加速,同時又為迪克感到難過,「難道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這個——這個問題嗎?」他絞盡腦汁地嘗試提出方案,「魯伯特神父呢?」


「神父他也……」迪克搖搖頭,不敢講出後續的褻瀆字句,只能哭喪著臉,「……他們說,有時候巫婆偶爾會展現難得一見的憐憫心,如果你真心到門前懇求,或許她會將陰//莖還回來。但誰知道這是不是真的?又有哪個人有勇氣站在——站在、那個人面前,開口跟她要東西呢?無論是誰,如果真能成功,那一定會成為全村的英雄。」


直到返回家裡,彼得腦袋裡還在想著迪克所說的那些話語。


男孩一直想要幹些大事。他知道這個小村莊裡的人不太喜歡他們母子,父不詳的私生子像是身上沾滿了罪惡。彼得記得梅樂迪絲曾經親親自己的臉頰,這麼告訴他:彼得你是我的星星小王子,你的父親是個偉大的人,總有一天你會達成耀眼成就。


或許……現在就是這個時刻。彼得想著母親玫瑰色的臉龐,心中下了個決定。


他將前往黑森林,他會要回迪克的東西,無論如何。


他將會成為令人敬佩的英雄。



2.

牧羊男孩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的真正目的,只是簡單地跟羊隻的主人家告假,說要出遠門一趟。他在離開前去拜訪村莊裡最老的波莉婆婆,傳聞她在小女孩的年紀曾經看過巫婆的蹤影。波莉婆婆的耳朵已經不太靈光,彼得在對方耳邊大聲問了好幾次,才得到一些資訊。


這是波莉婆婆的原話:


從東南方進入黑森林,翻過兩個山坡,跨過一條紅色的溪,跟隨藍色藤蔓指引,在銀白的湖邊有一棟黑色房子,穿著紅衣的巫婆就住在那裡。


這些彷彿童謠的指引已經是彼得能打聽到最清楚的訊息,即便大夥兒認定這一切就是邪惡巫婆的陰謀,卻也沒人真能講出罪魁禍首究竟住在哪裡。對於外貌倒是有不同說法:有人說巫婆的皮膚是綠色,鼻子上長著一顆大疣,有著一嘴尖牙和血盆大口;也有人堅持巫婆一定極為美麗,外表漂亮讓人不可自拔,才能趁男人意亂情迷的時候把他們的生//殖//器給偷走。無論如何,他們異口同聲的表示,巫婆絕對長得異於常人。


踏出村子沒多遠就來到黑森林邊緣,高聳樹木讓裡頭看起來黑壓壓一片,像是隨時都會跳出什麼不知名的怪物。彼得深呼吸,抓緊行囊慢慢地走了進去。


令人慶幸的是,森林裡頭不全是能擋住日照的參天大樹,在走出杉木林後陽光又重新回到了周圍,鳥叫與蟲鳴聽上去也歡快許多,這讓彼得著實鬆了一口氣。「加油,彼得!」男孩為自己打氣,「你能做到!」


然而翻閱山坡要花費的時間,比男孩想像中的久上許多,等到彼得真的爬過第二個山坡,已經過了五個日夜。


彼得又累又餓,出門準備的乾麵包還剩下一半,但他不敢敞開肚皮吃,深怕還得再走個六、七天,或者更久。他甚至開始懷疑起自己是否走對方向,又或者波莉婆婆已經老到忘記一些事情。直到男孩看見眼前出現了溪流,潺潺地唱著輕快歌曲,而溪流的底部爬滿了紅色水藻,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像是一條由紅寶石裝飾成的河,他心中懷疑的大石才真正落下。


「波莉婆婆說的是真的!」彼得大聲地宣佈,「這是一條紅色的小溪。」


符合描述的景象讓男孩再次充滿了信心,他感到力氣又回到了四肢。於是彼得走入了小溪裡,半游半划地跨到了對岸,這比預期地還要耗費體力,他喘噓噓地躺在石頭上休息了一會兒,讓午後的日光溫暖身體,直到衣服半乾才慢吞吞地爬起,睜大眼睛尋找著藍色藤蔓的蹤跡。


不像紅色溪流那樣明顯,藍色藤蔓的線索一直到夜晚降臨才悄悄顯現。在漆黑夜色中,藤蔓靜靜地發光,而彼得發誓他兩個小時前至少走過此處三次,那時候它們真的只是普通的綠色植物。


微微的藍色螢光指出一條通向森林深處的道路。


「這越來越有巫婆的風格了,不是嗎?」男孩自言自語。


帶著一點興奮與緊張,彼得跟著黑暗裡的幽光走了進去。不知道走了多久,男孩終於走到了藍色小路的盡頭,在最後一絲藍光消失的地方,連結著一汪湖泊,皎潔的月光灑落在湖面,把原先漆黑的湖水染上了銀白色。彼得為眼前的美麗景色感嘆了一會兒,接著他看見了湖岸旁的黑色房子。


那房子看起來就像一隻隱隱蟄伏的野獸。


巨大,未知,深不可測。


「好吧,彼得奎爾,」彼得對自己叮嚀,「記得這個,當個有禮貌的訪客。」


他攥緊了手中的汗,上前敲了敲門。


3.

在看清屋內應門者的模樣後,彼得確信自己找到了巫婆。雖然對方長得跟傳說中沒一處相似:深藍色,而不是綠色的皮膚,光頭,頭頂有著紅色裝飾(帽子?飾品?彼得無法辨識那是什麼玩意兒),滿臉不耐的面容距離令人致命的美麗尤物差了至少一萬八千里,他的五官看上去甚至不像女性。


但確實長得異於常人。


「小子,啥事?」


異常粗啞的聲音讓彼得回過神,他連忙開口,「噢、我很抱歉……請問——請問您是巫婆嗎?」


「巫啥小?」對方皺眉,接著像是會意過來,撇撇嘴,「…喔、對啦,我是巫婆。怎樣?」


彼得壓抑內心激動,盡可能表現自己最有禮貌的態度,小心翼翼地提出懇求,「請問…您能將迪克史密斯的生//殖//器歸還給他嗎?」


「不。」


隨著乾脆的拒絕,是在彼得面前甩上關起的大門。


男孩楞楞地看著緊閉的黑色門板,他簡直不敢相信,剛剛希望還近在咫尺,現在卻遠的如同天邊星星。滿腔的期待被澆了一大桶冷水,這一路跋山涉水的疲憊爬上了男孩的手腳,他累的無法思考。或許是拜訪的時機不對。彼得打起精神安慰自己。或許明日再來試試看會有不同結果。


彼得靠著門板睡著了。


他作了一個夢。夢裡自己帶著所有人缺失的那一小塊遺憾凱旋而歸,他們稱呼他為英雄,為他舉辦了慶祝的晚會,梅樂迪絲的臉在人群中閃閃發亮,她眼睛像是藍寶石那樣散發光芒,臉頰飽滿而呈現玫瑰色,她說:彼得,我的星星王子,我真為你感到驕傲。你——


「——你這小子怎麼還在?啊?」


暴躁的聲音如同打雷,將彼得從夢中驚醒。他連忙爬起來,整理凌亂的衣服,擠出甜美微笑,「早安——很抱歉昨晚的打擾,我真是太無禮了。請問您能將迪克史密斯的生//殖//器還給他嗎,拜託?」


「不要。」對方依舊拒絕,揮手驅趕男孩離開,在彼得還來不及說下一句話之前,再度關上了大門。


連吃兩次閉門羹並不能讓男孩氣餒,彼得奎爾從來就不是輕易放棄的傢伙。在當初梅樂迪絲重病,生活失去經濟,為了填飽肚子和賺取醫藥費,即便知道村莊裡沒幾戶人家喜歡他,男孩還是捧著笑臉,挨家挨戶地詢問有沒有人願意僱用自己放羊。一開始只有一戶人家同意,還是看在之前與梅樂迪絲的情份上,把少少幾隻羊交給彼得照護。他盡力展現勤奮,小心翼翼地呵護羊群,讓它們吃最鮮嫩的草。漸漸的,其他人也願意將羊交給彼得來放牧。


他一向明白,自己得努力抓住生活中的任何機會。


彼得離開了前門,繞著黑色房子走了一圈。他注意到了巫婆後院柴房是空的,水缸裡也沒有水,整個院子像是八百年都沒有人整理過。男孩捲起袖子,決定做些事情討好巫婆,於是他劈了柴,打了水,花了大半天將後院整理乾淨。接著又回到前門,輕輕地敲了敲。


「嗨,」彼得輕快地說,「我把您的柴都劈好啦,水缸也裝滿了,希望您會喜歡。」


「隨便啦。」藍皮巫婆沒好氣的說,砰的一聲關上門。


男孩並沒有因此就停下行動,相反地,像是打定主意要展現誠意,即便木柴與水都沒有使用過得痕跡,他依舊每天為巫婆換置嶄新的薪柴與使用水。這樣的行為持續了一個禮拜,在彼得吃完了最後一口乾麵包,打算明日去尋找可食用漿果來填飽肚子,一直躲在屋內不出門的巫婆終於有了反應。


「——你這小子怎麼這麼煩人!」


對方不知為何比之前更暴躁,猙獰模樣看上去有幾分可怕。彼得忍住逃跑衝動,再次說明來意,「您好,請問您能歸還迪克史密斯——」


「的老//二、雞//雞、陰//莖,我知道我知道,聽到我耳朵都長繭了、」巫婆不耐煩地打斷,「他是你誰?你幹麻這麼幫他?」


彼得連忙解釋,迪克是他的朋友,擁有心愛的女孩,而且準備要結婚了。「如果可以的話,請您大發慈悲,將雞雞還給他吧。」男孩央求,「他痛苦的快要死去,真的很需要拿回他的男子氣概。」


「喔、關我啥屁事。」藍色巫婆的反應冷漠,他掏了掏耳朵,賊溜溜地說,「不然,你拿你的換他的,公平交易,如何?」


機靈的男孩並沒有掉入對方的圈套裡,面對惡質建議也沒有生氣,他笑嘻嘻的說,「我可不會說這是公平。我從遙遠的村莊走過來,歷經一個禮拜的旅程,誠心請求您能歸還,您若又從我這裡拿取,這樣不就和之前沒兩樣嘛。」接著挺起胸膛給予保證,「除此之外,您說說看有什麼需求,如果我能做到必定會盡力達成。」


對方發出深受折磨的喉音,「我他馬才對這個該死破地方的原住民沒什麼需求,走開走開走開。你、」突然之間,藍皮巫婆的表情像是想到什麼絕妙主意,齜牙咧嘴地提出了條件,「你——如果真的想要回朋友的小鳥,小崽子,那你得跟我睡一覺。」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