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hostar

84浏览    6参与
做作小6

喜欢你我也是土偶特别版🌈

*现代架空ooc

观察员嗷嗷:        软砸       糖精       饼干

《喜欢哩喃也是》节目是由zztv独家制作的青年社交观察甜综。

该节目聚焦都市单身男男生活实态,素人嘉宾共赴喜欢哩小屋开启寻爱之旅。

同时邀请三位情感观察员在演播室捕捉甜蜜瞬间并推测爱情线,和观众共同再启追剧旅程。

1栋专属别墅,1处专属私密空间,30天甜蜜“同居”生活,风格迥异的观察团成员,于细微之中捕捉一切爱情的信号,感悟人与人相处之道,治愈“孤独人群”,推理爱情的神秘走向, 一起体验最真实的小鹿...

*现代架空ooc

观察员嗷嗷:        软砸       糖精       饼干

《喜欢哩喃也是》节目是由zztv独家制作的青年社交观察甜综。

该节目聚焦都市单身男男生活实态,素人嘉宾共赴喜欢哩小屋开启寻爱之旅。

同时邀请三位情感观察员在演播室捕捉甜蜜瞬间并推测爱情线,和观众共同再启追剧旅程。

1栋专属别墅,1处专属私密空间,30天甜蜜“同居”生活,风格迥异的观察团成员,于细微之中捕捉一切爱情的信号,感悟人与人相处之道,治愈“孤独人群”,推理爱情的神秘走向, 一起体验最真实的小鹿乱撞、悬念迭起又峰回路转的恋爱之旅。

嘉宾:

全能C位队长蔡徐坤。

冷笑话终结者林彦俊。

海底捞兴趣大户尤长靖。

高冷王子脸范丞丞。

超凶胡巴朱星杰。

喇叭花rapper王琳凯。

沙雕模特木子洋。

网瘾小王子灵超。

八位年轻人明晚入住喜欢哩小屋。

我算是发个预告蒽对🌈🌈

饶舌选手JL

【星鬼】还是喜欢AJ大于杰哥 哼!

  ★雾霾蓝×妖艳粉

  ★AU/OOC/勿上升两个小可爱

  ★xxj文笔 求轻喷

🔗⬇

评论见

tbc.

第一次写文贼激动

不足的地方接受各位老师指点

糊了也没关系  超乐观

  ★雾霾蓝×妖艳粉

  ★AU/OOC/勿上升两个小可爱

  ★xxj文笔 求轻喷




🔗⬇
















评论见





tbc.

第一次写文贼激动

不足的地方接受各位老师指点

糊了也没关系  超乐观

做作小6

[ 你好 陌生人 ] chapter.001

*会考间隙产物 随机掉落

*现代架空ooc

朱星杰 x 王琳凯 

*差十岁不吃自避www

勿上升  烂俗爱情

―― 

王琳凯推开了窗户。

湿润的空气立马涌了进来,这多少让单薄的他打了个寒颤。

天仍然在下雨,他在心里发问,没有点点光亮的天空,是不是有点孤单呢?也是一样没有人陪的可怜孩子呢?

随机又觉得自己好笑,果然还是要一个人走。他没带伞,就任凭雨水胡乱的落在脸上,额角的发丝也因雨水的浸湿黏连在一起。就快速的在雨里跑起来。

现实真的只是现实。它不是那些套路已经熟透的玛丽苏剧。

不会在男主深情告白的时候女主就应景的回应。不会在情绪转悲的时候就响起...

*会考间隙产物 随机掉落

*现代架空ooc

朱星杰 x 王琳凯 

*差十岁不吃自避www

勿上升  烂俗爱情

―― 

王琳凯推开了窗户。

湿润的空气立马涌了进来,这多少让单薄的他打了个寒颤。

天仍然在下雨,他在心里发问,没有点点光亮的天空,是不是有点孤单呢?也是一样没有人陪的可怜孩子呢?

随机又觉得自己好笑,果然还是要一个人走。他没带伞,就任凭雨水胡乱的落在脸上,额角的发丝也因雨水的浸湿黏连在一起。就快速的在雨里跑起来。

现实真的只是现实。它不是那些套路已经熟透的玛丽苏剧。

不会在男主深情告白的时候女主就应景的回应。不会在情绪转悲的时候就响起萧瑟的BGM。更不会在情愫微妙发酵的时候就打翻一杯甜腻的蜂蜜。

就像现在,不会在他淋湿的时候就刚巧有一把伞出现在他的上方。这是他同孤独作战的时候早就明白了的,他不由得加快了步子。

熟练的打开灯,他坐在了散落着各种手稿的角落,抱起了琴。打开了音响,激烈的节奏与烫嘴的rap之间,好像单是零散的音符就可以陪他好久。

手指缓缓划过琴弦,他所等待的灵感却也总不见来。


“别哭嘛。”

“你最乖了对不对?” 

“别哭了,妈妈说过抬起头,这样子,眼泪就不会掉下来了,相信哥哥。”


是不是幻觉?熟悉的语句夹杂着几声啜泣毫无保留的涌入王琳凯的耳朵。啊…好像是院子里的声音。

是…是他么?

可是他走了啊…已经走了一年多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期待了。

明知道答案的期待。

他站起来,寻着声音向窗外望去。急切的四处张望 可是他期待看到的人儿却未浮现在眼前。

院子里,只有一个男孩和一个正在抹眼泪的女孩,男孩用小手轻轻的帮她把散落的发梢别在耳后,小小的脸上是满满的心疼。

就像当初的他们一样。

王琳凯三岁就随着养父母搬到厦门,住进了朱星杰家的小院儿。他的养父母很年轻,不知道该怎样与孩子相处,其实也没做好完全当父母的准备与责任。

王琳凯是个敏感又鬼精的孩子,他看得出来,他跟养父母之间的所谓感情,只不过是演给外人看罢了,在外人眼里,养父母好像比亲生父母还要对他好。

他不想戳破这个谎言,毕竟是毫无血缘的寄人篱下,而且说实在的,养父母做到现在这样,真的已经很好了。

两年后,因为工作实在应付不来,王琳凯就索性被托付给了朱星杰家,养父母定期交给朱星杰家生活费。

就这样,五岁的王琳凯认识了十五岁的朱星杰。

尽管相差了十岁,可是王琳凯亮晶晶的眼睛还是让朱星杰喜欢上了他。

渐渐的,天天跟在朱星杰屁股后边喊哥哥的小朋友长大了。

个子也是直逼一米八,朱星杰总是在把小孩哄睡着之后默默撕开牛奶。

小孩儿模样越来越勾人,算不上什么校草,但是随便邪魅一笑就能惹来一大片尖叫。

朱星杰倒是无比怀念之前那个小小的机灵鬼捣蛋包。风平浪静的生活一直在线持续。

只是,那天王琳凯下学回家,就再也不见了他。那天晚上开始,他的他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他的世界。

一年多杳无音讯,十七岁的他绕了一大圈,可是即便他怎么努力,依然毫无线索,他一遍遍回想他们之间,尽管他不敢去想,但他还是要承认,他真的喜欢他,认真的喜欢。

看来他是真的不想再见他了。

这些锋利的碎片把王琳凯拉回了记忆深处,他只觉得三叉神经被抓的生疼。

他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就算要拨开重重雾霭,他也要理直气壮的站在原地,看遍天空云卷云舒,一直等着他。他一定要找到他。

一直瞎想到凌晨,王琳凯也没有找到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不这么孤单。他不是很困,但实在是无聊,就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会儿。

心里总是不踏实,终于还是醒了。记不得是什么梦,醒来后天已经大亮, 灯也没关。

拿起手机,想看下时间,没有任何信息和电话,没有人找他。他不由得跑了神,忘记了刚才看的时间。

"滴滴——" 手机屏幕亮了。

王琳凯犹豫了一下,按了接听键。

"喂 ,琳琳 ?" 对面的语气温柔依旧。

"妈。”

一句妈叫得生硬,王琳凯声音没什么感情也是不可臧否,毕竟不是亲生的,养了他十三年他的养父母甚至不记得他的生日,不知道他的喜好。

他对这个家没有一点期待和感情,他的内心深处得要承认,这不是他的家。只是一栋没有感情的房子。

“明天回来吧,星杰好像回来了。"

王琳凯的眼睛里迅速湿润了,鼻子一阵酸涩。

朱星杰。

这个寤寐之时心心念念了几千遍的名字啊。这三个字简直成了他王琳凯的敏感字眼。他寻了七十六个城市都没有找到的他。不辞而别。

听到他回来了,王琳凯第一反应并没有什么欣喜。

是,他回来了。

他想走就走了,如今想回来就又回来了。

他好不容易习惯了没有他。可是王琳凯终是耐不住善良的本性,他不允许自己这么想。

纵使王琳凯已经和心底的小鹿撞个满怀,他还是抑制住了种种疑问和欢喜。

他从来就不是温驯的小奶包,他生朱星杰的气,气他为什么无缘无故消失在他的世界,但他还是忍不住满口答应,“ 嗯…我马上买票。” 

玻璃纵然光滑,但是总会有碎掉的渣滓,其中一粒深深的扎进了鲜活的心脏,发出生命的跳动。

再也顾不得地板的冰凉,王琳凯赤着脚踉跄的跑到盥洗室,立定站好在了镜子前,上下端详着自己。

“这么多年了...我不再那么好了...你...又变了多少呢..."

王琳凯洗了把脸,换上了一件体面的衣服,又重新站在了镜子前。

原先那个小小的还略带点婴儿肥的小男生与现在这个瘦高清俊的自己,两张迥异的脸,相互重叠在了一起,显得十分滑稽。

他不禁笑了,自己心里痒痒的。

心里装着明天的事情,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次一次看手机的时间。

一点了,王琳凯逼着自己入睡。小孩儿心里暗自发誓,他一定要以最好的模样,重新站在朱星杰面前。

他绝不主动跟他说话,至少,至少也要等他道歉。

闹钟终于在十点准时响起。

王琳凯一改往常的冒失,乖巧的并膝坐在衣帽间的镜子前。

"果然啊,黑眼圈遮不掉了。"

王琳凯挤了一手的遮瑕,试图盖住下眼睑的灰青。镜子里的小菠萝挥动着小手,胡乱的往脸上拍打着。小孩认真的样子,让他自己都不禁笑出了声。

_

四个小时的飞行,终于落了地。

天空已经悄悄变换了颜色,余晖的昏黄,是它对这个温柔的城市最后的留念。

正是六月份,厦门却也是云淡风轻。王琳凯拖着箱子,只身走在记忆的大街。傍晚的点点光线,偏侧的照在王琳凯的脸上。

小孩儿侧颜的绒毛发出耀眼的金黄。他抬头望着天空,心里却浮沉不定。

院子的门虚掩着,在等他。

他把手搭在门上,小小的犹豫着。打开门,朱星杰只身正坐在自家客厅,身体微微前倾,十指相扣,微卷的睫毛在悄悄颤动。

"哈...哈哈...你...你终于肯回来了?" 王琳凯干笑两声,试图打破空气中的沉寂。

昨晚的发的誓什么绝不主动全都作废,是了,面对他,他根本忍不住。

语气中的责怪却像匕首,深深地插进朱星杰的心脏。朱星杰终于抬起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走到小孩儿的身边,一把搂进了怀里。

王琳凯两只小手抵在朱星杰肩上,试图挣脱,却被越抱越紧。"别动,听我说..."

小孩儿这才停止挣扎,王琳凯眼前已是模糊不清,嗓子发出低低的呜咽。

"我不是故意离开你的,其实我踌躇了好久…”

朱星杰垂眸死死盯着地板。

“…说真的我迈不过心里那道坎。我没办法承认我喜欢你…但是又不得不面对道德的斥责…是了,我是哥哥而且我们同性…”

朱星杰的声音变得沙哑。小孩儿的眼睛也变得通红,细密的眼帘上挂着泪珠,却佯装坚强的样子,别过了脸。

"...我必须离开你,可是每一天身上的所有细胞都张牙舞爪去吵着要见你..."

"呜...呜呜...可是...可是你..."王琳凯终于把头深深埋进朱星杰的肩,小声呜咽着。

"你知道...呜...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呜呜呜..."

他抬起头,看着朱星杰的眼睛。

"你为什么不找我...你明明我感觉你是喜欢…唔喜欢我的…呜...为什么…为什么不找我…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发微信...可是你都没有...同性相恋到底有什么了不起?…我等了你好久好久...久的我自己都要放弃了..."

怀里的小孩儿已是泣不成声,干脆闭上了嘴,任凭眼泪浸湿朱星杰的衣服。

因为啜泣的关系,身体微微颤抖,朱星杰闭上了眼睛。像有一杯青草汁灌入了喉咙,咽下后,口腔里苦的发涩。他把手放在小孩的脖颈。

"好了,别哭了...”

“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等了…我管别人怎么说…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了…”

朱星杰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儿,像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谁能不接受自己喜欢的人,关键这男生长得白净美好。反正王琳凯不能,他俗得很。

王琳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失而复得的欣喜。反正小孩现在没有多少牢骚了。刚才都发泄干净了。王琳凯的胳膊环上那男人的脖颈。把下巴搁在他的锁骨。

朱星杰用手掌轻轻抚摸着小孩儿的脊背,像在安抚一只脾气古怪的猫。王琳凯的呜咽声颤得他心疼,他抬手揉了揉小菠萝毛躁的头发。

“我以后不会再离开你了..."

“呜呜…拉勾…呜…”

天变得黑了,晦暗的边际线上开始发出微乎其微的光亮。偶尔一两只萤火虫悄悄飞过,让这单调的夜晚多出了些生命的迹象。

琳妈张罗了一大桌子菜,还一个劲的给朱星杰搛菜。

饭菜全都是王琳凯专门跟琳妈提的,都是朱星杰喜欢的。他一边拿筷子戳着碗里的饭粒,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王琳凯。王琳凯只是低头吃着自己的饭,不再像他记忆中的那般胡闹。

草草的吃了几口饭,朱星杰抬头盯着王琳凯,眉间多了几丝欣喜。这小孩果然一点都没变。

“陪我去外边坐坐?我想跟你说件事。”

朱星杰还是鼓起了勇气。

“好。”

小孩儿挠挠头发乖巧的跟在朱星杰身后。

两个人并坐在院子里,朱星杰倚着门框,王琳凯屈肘环着两膝,各有心事。

“那个…那个杰哥,不是有话对我说吗?”

朱星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眉毛,终于张了嘴:“我们一起回上海吧?”

“ 好啊。” 

小孩儿的眼里霎时充满了整个天空的光亮。

“嗯,那我明天来接你。”

朱星杰站起来,紧紧的抱住了他。他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快。这一会儿他感觉浑身冒着开心的小泡泡。

“我再也不会把你放开了。”

是啊, 他才这么小, 一直没长大。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小孩儿的样子,会穿起宽大的卫衣,缩着小手笑的很甜。让他也忍不住笑起来。

他向王琳凯挥了挥手。

“回去睡觉吧,明天我来接你。”

王琳凯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厦门的夜晚多少是有些凉的,但他却觉得身体舒展到说不出的大。

_

醒来天还没亮,王琳凯支撑着坐起来。抬手揉揉眼睛。这会儿,竟半点困意都没了。那就不睡吧。

他向后倚在床头的布偶上,眨巴着眼睛 ,看着天一点一点变亮。小孩儿本来就毫无羁绊,现在也是。

天边也镶上了金黄,几颗孤星也慢慢暗淡。王琳凯翻身坐起,拖出床底的箱子,拉着它坐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种了梧桐树。一阵风吹过,树上的晴天娃娃也左右飘忽。陶瓷碰撞的叮叮作响。

“我们...把它也带走吧。”王琳凯抬头看着突然出现在头顶的人,笑了笑。

“好啊…” 

“它,是我们一起挂上去的,当然要一起带走。”

小孩站起来,认真的解下了绳子。双手握着娃娃端详着朱星杰。一看就有好好打扮过,被仔细熨过的干净衬衣,平整的领带,不禁入了神。突然手被紧紧的握住,“ 走吧。” 

坐了好长时间的车,才辗转到了机场。小孩儿明显累了,刚刚还到处看的圆圆眼睛,此刻也安静的闭上了。

朱星杰把手搭上王琳凯小小的肩,顺着王琳凯的速度慢慢走着。

“你待在这里,不要动,不要乱跑,我很快回来啊。”

对于这个小孩儿,朱星杰满心的不安,嘱咐又嘱咐。王琳凯这小子可不老实,一会儿不闹腾他不舒服。

“真…啰嗦…”

什么嘛,他的语气分明在哄小孩子嘛!可是意识不清醒的小孩什么也不想管了,这一会儿,他轻轻倚在机场的公共长椅上,静静地等着他的哥哥。怀里是一个不太干净的白瓷娃娃。

大概过去了一刻钟吧,他就回来了。

朱星杰一路小跑,他实在是不放心。

他在小孩旁边坐下,把奶茶的吸管替他插上,递到了王琳凯嘴边,小孩也很快清醒过来。大口喝着手里的奶茶,朱星杰笑着看着旁边的小孩。

王琳凯脸上迅速挂上了红晕,他别过脸去,拿吸管不断搅拌着手里的塑料杯。朱星杰站起来,向小孩伸出手,“走吧,检票了。”

_

尽管是这样,两个心有桎梏的人还是兜兜转转绕到了一起。在飞机上,朱星杰不禁感叹,这个世界其实真的很小,你喜欢的人始终会找到你。

做作小6

[你好 陌生人]楔子

 ##星轨烂俗爱情   非战斗人员撤离

朱星杰 x 王琳凯  

差十岁的美好??

――

他总梦见那个男孩,白净的脸,瘦瘦高高的,独自一人站在背光处,耀眼的光径直照在他的脸上,侧脸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王琳凯着急地大喊:" 你别走啊!"

面目模糊的少年凝望着他,忽然笑了,眸子里好像闪烁着什么,伸向他的手高高的举起来,像再见一样,挥了挥。

王琳凯那一刻才明白他在自己心里到底多重要。

求求你,别走。

 ##星轨烂俗爱情   非战斗人员撤离

朱星杰 x 王琳凯  

差十岁的美好??

――

他总梦见那个男孩,白净的脸,瘦瘦高高的,独自一人站在背光处,耀眼的光径直照在他的脸上,侧脸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王琳凯着急地大喊:" 你别走啊!"

面目模糊的少年凝望着他,忽然笑了,眸子里好像闪烁着什么,伸向他的手高高的举起来,像再见一样,挥了挥。

王琳凯那一刻才明白他在自己心里到底多重要。

求求你,别走。

Yimo
前段时间帮人画的星鬼q版

前段时间帮人画的星鬼q版

前段时间帮人画的星鬼q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