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ood Omens

79.9万浏览    10196参与
侍灯-倦怠啊倦怠

好兆头AO3扫文【5】

本人无差偏AC但并不绝对,一点逆不吃的慎入







17.How to Approach Your Demon


小短文,标题就是剧透,里面蛇蛇也太让人心疼了,好想抱抱他鸭


(有趣的是在这篇文里,我们这些不是亚茨拉斐尔的路人甲最好还是不要给蛇蛇抱抱,后果很严重)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394641


18. Five Times Crowley Fails To Demonically Seduce Anyone, And One...

本人无差偏AC但并不绝对,一点逆不吃的慎入







17.How to Approach Your Demon



小短文,标题就是剧透,里面蛇蛇也太让人心疼了,好想抱抱他鸭

 

(有趣的是在这篇文里,我们这些不是亚茨拉斐尔的路人甲最好还是不要给蛇蛇抱抱,后果很严重)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394641

 


 

18. Five Times Crowley Fails To Demonically Seduce Anyone, And One Time He Doesn't Need To


 

5+1模式,里面克鲁利还是个六千年小处蛇,天使反而是辛爱大师……地狱老是给蛇蛇安排那方面的诱惑任务然而蛇蛇对于那种东西完全一窍不通还要去请教天使……

 

有一段蛇蛇奉命去诱惑苏格兰国王心理准备都做好了,进去一看天使从国王房间里走出来,就穿了件睡衣(噗)

 

唯一一次有小姐姐主动勾搭结果小姐姐是撒旦崇拜者,拿个刀跟蛇蛇说等会情到深处时要大喊撒旦的名字……

蛇蛇:溜了溜了。

 

当然最后小处蛇的第一次是交给天使啦~虽然并没有详细描写(不要随随便便发明小处蛇这种奇怪的词啊)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810123

 

 

 

 

没啦,今天看的只有这两篇觉得蛮有意思。

A cowry with shell

【好兆头】I`ve got nothing but you  I



本来想着昨晚发的,可是……今天双十一啊!我的购物车还等着我去推呢!!!所以……来晚了一些😬


回到正题:

- 保镖Crowley/雇主Aziraphale

- 这期的友情出演:Gabriel 饰 Aziraphale的助手(这个点在开篇时忘了说,这么可爱的Gabriel,我不是故意要忘记的)

- 设定可能会有些乱,因为都是我自己定的……

- 爱情是属于他们的


在大多数人眼里,“美食家”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但它其实不算是一种很正经的职业,我是说,总不能吃吃喝喝就获得报酬吧?好吧,试吃员另算……像是如今真的能说上是著名美食家的,平日里也不会只想着“吃”,要么搞写作,要么搞摄影……嗯,Aziraphale...



本来想着昨晚发的,可是……今天双十一啊!我的购物车还等着我去推呢!!!所以……来晚了一些😬


回到正题:

- 保镖Crowley/雇主Aziraphale

- 这期的友情出演:Gabriel 饰 Aziraphale的助手(这个点在开篇时忘了说,这么可爱的Gabriel,我不是故意要忘记的)

- 设定可能会有些乱,因为都是我自己定的……

- 爱情是属于他们的


在大多数人眼里,“美食家”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但它其实不算是一种很正经的职业,我是说,总不能吃吃喝喝就获得报酬吧?好吧,试吃员另算……像是如今真的能说上是著名美食家的,平日里也不会只想着“吃”,要么搞写作,要么搞摄影……嗯,Aziraphale也算是这样的美食家。


因为成长环境等各种原因,Aziraphale对“吃”这件事特别的执着。他喜欢吃美食、点评美食,更喜欢制造美食。为此,他还组建了一支团队,一起研究如何制作更好更健康的食谱。不得不说,他和他的团队确实很成功,他们上过许多知名美食杂志,像是《 Bon Appétit》,《Taste of Home》……


和其他美食家不太一样的是,Aziraphale特别喜欢孩子,他也很关注孩子们的健康生活。他会不定期的去福利院里看望那些活泼可爱的小精灵,还会亲自给孩子们做饭。但他做这些完全不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曝光度,可以说是他的一种习惯吧,他是真的希望自己能给孩子们带来欢乐。噢,也许他真的做到了,因为在孩子们眼里,他像极了一个挥着白翅膀的天使……


Aziraphale还喜欢在周六早晨和自己的好友小聚一下,这些人通常是团队里的主心骨,偶尔会有邻家小朋友过来玩。Aziraphale非常享受这样的周末时光,他往往不睡懒觉,洗漱后来到他最爱的厨房里,备好一些美酒、佳肴。等到了九点,就让助手Gabriel帮忙把东西带到花园的凉亭去。在那里,他和他的朋友一起喝酒、聊天。


可是在第一封恐吓信被发现后,有什么东西开始变了……


那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周六的早晨。在确认Aziraphale已经起床后, Gabriel先来到厨房查看各个设备能否正常使用。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其实前一晚他已经检查过了,但他还是想再多查看一下。Aziraphale常说他太严苛了,但这似乎没什么不好的,Aziraphale还会因此而给他额外的奖励——他最爱的pornography…


Gabriel检查好后,目光扫过餐桌……Hang on... What is that? 一封信件安静的躺在桌面上,白色信封,用黑色墨水写着“To: Aziraphale”。


奇怪,来信通常都是放在信箱里,由Gabriel亲自去取的。怎么这封信会出现在这里?Gabriel小心翼翼地把信拿起,展开,剪贴的大字体映入眼帘——Be Careful,You Son of A B**ch !!!!!!!


Gabriel咽了口水,寻思着这封“恐吓信”到底是真是假……可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有什么人有可能给Aziraphale寄恐吓信,“Aziraphale平日里没招惹什么人啊……可能就是谁谁谁的恶作剧吧……”Gabriel把信收好,收拾一下餐桌,就看到Aziraphale过来了。


“都准备好了?那我们开始吧!”Aziraphale笑得一脸灿烂。事情都像往常一样,进行得很顺利。九点一过,Aziraphale就去接朋友,Gabriel则带着食物先去花园。


到了花园的凉亭,Gabriel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封用白色信封装好的信件被放在桌子的正中央,同样用黑色墨水写着“To: Aziraphale”。Gabriel的手不经意地抖了一下,差点把今早准备好的食物给浪费了。他定了定神,看四下无人,连忙把信给收好,摆好食物,等候Aziraphale和他的朋友过来。


"It's a lovely day,isn't it?"Aziraphale的声音从远处传来。Gabriel还是保持着站立等待的姿势,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跳跳得异常的快……等Gabriel再反应过来,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他颤抖着手,把两封信放在桌面上,对比着看,都是剪贴的大字体,都是对Aziraphale的恐吓。恐吓信,Gabriel只听说过,他开始犹豫要怎么和Aziraphale说……突然间,他有了一个想法——给Aziraphale找个贴身保镖!!绝对负责可靠的那类!!!


Gabriel确定及肯定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他得先和Aziraphale说清楚。据他所知,Aziraphale从没雇过什么贴身保镖。他一边思考着给Aziraphale雇用保镖的理由,一边给几个可靠的朋友发讯息……


嗯,首先理由必须充分。其次,最好找个认真负责,能力强,看起来稍微年轻点的,毕竟贴身保镖得和Aziraphale一块出去,不能拉低了Aziraphale的架子。


时间一晃就过了一周。这一周里Aziraphale依旧是按规律作息,可Gabriel却过得心惊胆战的——每一次,他都会在Aziraphale之前发现一封给Aziraphale的恐吓信。可他一时半会还想不出该怎么跟Aziraphale提这件事,也还没找到合适的保镖人选,就只好把信件偷偷藏起,过后又销毁掉。他也会在不经意间地提起“贴身保镖”去试探Aziraphale,问他的意思,但最终Gabriel什么也没探出来……


直到Aziraphale说Gabriel这阵子表现不寻常,打算给Gabriel放个假。Gabriel才忍不住提出要给Aziraphale请个保镖的要求。


" I'm sorry?Everything is going fine. Why I need a bodyguard?"Aziraphale回答道。


“你现在名气越来越大了,我想我们应该有所防备……许多明星艺人都会雇用贴身保镖保护他们……”Gabriel随意扯了个谎,“为了安全考虑……”


“好的,我知道了。”Aziraphale眉头紧锁,他觉得Gabriel说得有些道理,而且有些事情,Gabriel比他想得更周到。但是Aziraphale做事时完全不喜欢被人盯着,总感觉有了贴身保镖,就像是限制了他的自由。


“噢,对了!这个,我认识几个朋友!他们可以帮你找到合适的保镖!”Gabriel赶忙补充道。


Aziraphale扯了个笑容,说道:“没事,我相信你。”


又过了一天,Gabriel趁着Aziraphale休息的间歇,走到Aziraphale身边说道:"找到了一个,或许你该看看……They say he's the No.1...But he's clearly not the bodyguard we thought he was. "


Aziraphale顺着Gabriel所指的方向看去——Oh! Good Lord! 那人有一头火红的头发和漂亮的高颧骨,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足蹬一双蛇皮靴。若不是他一身黑西服,Aziraphale会以为Gabriel给他找来了一个摇滚歌手。Aziraphale看了看Gabriel,又看了看面前的陌生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Gabriel清了清嗓,分别介绍两人:“Mr. Crowley, this`s Aziraphale. Aziraphale, this is Anthony J Crowley.”


“噢,我以为他们会找来一个tough guy...”Aziraphale下意识地说了一句。


"Well,反正还没开始,你可以不选我。"面前的人语气里藏着一丝骄傲。Aziraphale觉得对方正透过墨镜盯着自己,这让他愣了一下……


可能是美食家特别爱挑战新鲜事物吧,Aziraphale突然想试着雇用这名傲娇的保镖。于是他转头对Gabriel说:“可以,就他了。”接着对Crowley伸出手,说:"Glad to meet you,Anthony."


"Oh, just Crowley." Crowley稳稳地握住Aziraphale的手。


那一刻,就像是时间的齿轮转了一下,两条星轨相交,两个人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

其实码字很慢的……🙃


叉烧

盖曼聚聚太可爱了!!!!

第一集评论音轨,老蛇打响指关车灯那里。盖曼聚聚说他本来以为凭空关车灯做起来会很贵,搞起来会很复杂。结果导演说只要有个人在车里到时候把灯关了就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盖曼聚聚真是想太多


============


关于为什么那么讨厌《音乐之声》

盖曼聚聚5岁的时候被不同的好心亲戚带去看了得有六、七回

看伤了哈哈哈哈哈哈

盖曼聚聚太可爱了!!!!

第一集评论音轨,老蛇打响指关车灯那里。盖曼聚聚说他本来以为凭空关车灯做起来会很贵,搞起来会很复杂。结果导演说只要有个人在车里到时候把灯关了就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盖曼聚聚真是想太多


============


关于为什么那么讨厌《音乐之声》

盖曼聚聚5岁的时候被不同的好心亲戚带去看了得有六、七回

看伤了哈哈哈哈哈哈

大吉
我就摸一下鱼就一下

我就摸一下鱼就一下

我就摸一下鱼就一下

曼美家欧美周边店

这组照片我拍的特别上头

好兆头钥匙扣

7CM

是miko的稿子

购买点这里,双11当天享9折

PS:我们不是盗图店!只是没有美工不会P宣图,照片都是全都是我自己拍的


这组照片我拍的特别上头

好兆头钥匙扣

7CM

是miko的稿子

购买点这里,双11当天享9折

PS:我们不是盗图店!只是没有美工不会P宣图,照片都是全都是我自己拍的


不良风

一个好兆头的无聊脑洞,AC无差。

恶魔堕落后,上帝会依照他犯下的罪行施予惩罚。

Crowley最著名的罪行是以禁果的美味诱惑夏娃,所以上帝对他的惩罚是吃什么都没有味道。

嗅觉是保留的,他能闻见食物的香味,但吃到嘴里全部味同嚼蜡。

Crowley郁闷了些时候,但因为他是个豁达的恶魔,所以很快就看开了,反正世界上的乐趣除了美食还有很多,再说他本来也不需要吃东西。

在和Azi成为朋友之前,Crowley是不吃东西的。但是Azi不知道这件事,总是兴高采烈地给Crowley推荐这样那样的美食,不管是吃起来还是说起来都两眼放光。Crowley觉得太可爱了,所以也就一直陪他吃吃吃。

“Crowley你就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东西推荐...

恶魔堕落后,上帝会依照他犯下的罪行施予惩罚。

Crowley最著名的罪行是以禁果的美味诱惑夏娃,所以上帝对他的惩罚是吃什么都没有味道。

嗅觉是保留的,他能闻见食物的香味,但吃到嘴里全部味同嚼蜡。

Crowley郁闷了些时候,但因为他是个豁达的恶魔,所以很快就看开了,反正世界上的乐趣除了美食还有很多,再说他本来也不需要吃东西。

在和Azi成为朋友之前,Crowley是不吃东西的。但是Azi不知道这件事,总是兴高采烈地给Crowley推荐这样那样的美食,不管是吃起来还是说起来都两眼放光。Crowley觉得太可爱了,所以也就一直陪他吃吃吃。

“Crowley你就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东西推荐给我吗?”

“呃……苹果🍎?”

“…………”

Crowley觉得这样不行,有点扫兴,于是回家翻大众点评,找五星级餐馆推荐给Azi,还会背下食客的评价,在餐桌上添油加醋背给Azi。众所周知Crowley口才超好(不然也不能是地狱模范员工),Azi以为他其实是个傲娇的美食家,对吃很有研究。

后来有一次,Crowley还是像往常一样边吃边发表评论,没注意到Azi吃了两口就露出了奇怪的神情。

“Crowley,你没注意到厨师把盐当成糖放了吗?”

那顿饭Azi花了好大力气才拦着没让Crowley把厨师变成蛤蟆。

但是Crowley没有味觉的秘密也从此暴露了。

Azi觉得Crowley太可怜了,简直可怜极了,他都无法想象自己对Crowley造成了多大的心理伤害。从那以后,Azi再也不约Crowley吃饭了,也绝口不在Crowley面前提起食物、吃这样的字眼。

Crowley:???你真不用这样😹

(我编不下去了💊

玖酒寒鸦掠青衫

一些随笔 关于亚茨变为人类这件事

我真的很想看那种 凡人亚茨拉斐尔的设定


天使选择成为人类 或许是为了靠近人类 或许为了理解生老病死的苦楚.


而他的挚友 向来学不会理解 但也向来选择支持他的挚友 则将他的一生看在眼中——他的出生 成长 婚配 衰亡.


近百年 对那位恶魔来说只有一场睡眠那么短暂 但这一次却分外长久 也许是参加了太多次在教堂举行的仪式 这其中包括两次洗礼 一次婚礼与两次葬礼 恶魔从没开过口 通常是在众人的庆贺声或默哀里 迈着似有些艰难的步伐转身离去.


最后 只有最后 当人们抬起那方六角棺椁缓缓移出教堂正门走向下着雨的室外 恶魔立在人群里 拍拍一个正低声啜泣的青年人的肩 透过墨镜也看不清那双充...

我真的很想看那种 凡人亚茨拉斐尔的设定


天使选择成为人类 或许是为了靠近人类 或许为了理解生老病死的苦楚.


而他的挚友 向来学不会理解 但也向来选择支持他的挚友 则将他的一生看在眼中——他的出生 成长 婚配 衰亡.


近百年 对那位恶魔来说只有一场睡眠那么短暂 但这一次却分外长久 也许是参加了太多次在教堂举行的仪式 这其中包括两次洗礼 一次婚礼与两次葬礼 恶魔从没开过口 通常是在众人的庆贺声或默哀里 迈着似有些艰难的步伐转身离去.


最后 只有最后 当人们抬起那方六角棺椁缓缓移出教堂正门走向下着雨的室外 恶魔立在人群里 拍拍一个正低声啜泣的青年人的肩 透过墨镜也看不清那双充斥着金黄的蛇眼.


他不知道他的挚友还能否归来 兴许他还是天使  又兴许作为迷途的灵魂缓缓踱回天堂的大门 且恶魔像当初一般不理解挚友的选择.


他又沉默了半晌 终在青年人耳畔留下一些低沉的词汇.


「Your father was my best friend. 」


「And he is my only love.」


And I thought, maybe I've just lost him.


侍灯-倦怠啊倦怠

好兆头AO3扫文【4】

没抢到喜欢的口红,气鼓鼓,就一篇

但这篇一节更比六节强(?)


16.  Flowers for Anthony


是一个系列,上面这个名字是第一篇。

总之看了简介就觉得很有意思!克鲁利不断地转生成人类,这一世是个花店老板,后面还有之前几世的故事……为什么这么一说忽然有种三生三世的味道(?)

第一章一个地方……蛇蛇因为天使开始研究花语,结果有个描写石南花美妙气味的,蛇蛇还花了很多工夫搞到……对不起你们那里的石南花是不是和我们天朝不太一样???还是说石南花和石楠花不是同一个东西(迷惑)

感觉是篇很好玩的文呢


没抢到喜欢的口红,气鼓鼓,就一篇

但这篇一节更比六节强(?)




16.  Flowers for Anthony

 

是一个系列,上面这个名字是第一篇。

总之看了简介就觉得很有意思!克鲁利不断地转生成人类,这一世是个花店老板,后面还有之前几世的故事……为什么这么一说忽然有种三生三世的味道(?)

第一章一个地方……蛇蛇因为天使开始研究花语,结果有个描写石南花美妙气味的,蛇蛇还花了很多工夫搞到……对不起你们那里的石南花是不是和我们天朝不太一样???还是说石南花和石楠花不是同一个东西(迷惑)

感觉是篇很好玩的文呢

 

 

 

 

(一小时前打下如上这段字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这绝对不是一个欢脱的故事,被虐到了我不负责啊,特别讲前几世的那一篇,md,流出的眼泪就是双十一别人发的链接叫我盖的楼——看不到尽头)

 

https://archiveofourown.org/series/1448647








看完了的朋友,对,我就是来报社的(喂)

Au
为专业课学了下圣经故事,不知道...

为专业课学了下圣经故事,不知道为什么又画起了没用的东西(

GOD:我发表1下我的看法哈。 ​​​

为专业课学了下圣经故事,不知道为什么又画起了没用的东西(

GOD:我发表1下我的看法哈。 ​​​

傲赐

哇这是官方盖章了!
两位主演真的太懂了!
背完马克思之后打开《好兆头》第一集我就完完全全入坑了!
果然这是爱情故事啊啊啊啊啊啊!
磕得我直跺脚,太上头了!

哇这是官方盖章了!
两位主演真的太懂了!
背完马克思之后打开《好兆头》第一集我就完完全全入坑了!
果然这是爱情故事啊啊啊啊啊啊!
磕得我直跺脚,太上头了!

盐国海藻

【好兆头】No pain no gain

题材:英剧《好兆头》同人

CP:Crowley × Aziraphale

Summery:在某个下午听着我爱豆的歌突然想写点啥,剧情有点意识流,用了在尝试的新风格,没啥剧情,喜欢杀时间的可以下滑啦。

这个标签里大神太多,请务必轻拍(遁)


根植于二十世纪的虚无主义从来没从任何一个欧洲人身上消散,无论天使或是恶魔,同理可证。


作为奖励再适合不过,但平时总是光顾丽兹酒店的行为,对于天使来说还是需要考虑一下的,毕竟他虽然会容许自己“一点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放纵时间”,但长时间的光顾无疑将增加天使考虑撰写报告的时长——他可是个负责任的天使,至少在施行奇...

题材:英剧《好兆头》同人

CP:Crowley × Aziraphale

Summery:在某个下午听着我爱豆的歌突然想写点啥,剧情有点意识流,用了在尝试的新风格,没啥剧情,喜欢杀时间的可以下滑啦。

这个标签里大神太多,请务必轻拍(遁)

 

根植于二十世纪的虚无主义从来没从任何一个欧洲人身上消散,无论天使或是恶魔,同理可证。

 

作为奖励再适合不过,但平时总是光顾丽兹酒店的行为,对于天使来说还是需要考虑一下的,毕竟他虽然会容许自己“一点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放纵时间”,但长时间的光顾无疑将增加天使考虑撰写报告的时长——他可是个负责任的天使,至少在施行奇迹与传播善行方面,他的奔波不是没有效果的。

 

这就与住在虚无主义这座大鱼缸里的克劳利形成了鲜明对比。

 

对此恶魔有着自己的一套说辞:如果你的未来和过去的4000年并没有什么不同,接下来的时间里你还会做点什么?

 

“当然是尝试人间的新点子,相信我,Angle,人类构想出来的黑暗之渊足够别西卜乐上三个世纪了。”

 

“那你如何评价不劳而获?”彼时天使刚刚结束和克劳利的下午茶,这次的手指饼十分松脆,即使搭配来自中国的绿茶也不失清甜风味。说这话的时候,天使清澈的绿色眼珠快速瞥了一眼克劳利手中的黑糖奶茶,愿上帝保佑他,据说这东西除了发胖没有别的好处。

 

“难道这些年以来我们不都是这样?”克劳利似乎对这种甜甜的卡路里饮料十分热爱,现在他似乎正在和吸管里小小的黑色圆球作斗争——它们实在很难被吸进嘴里,在亚茨拉斐尔看来还有点不雅观,但现在这些都无关紧要,因为是克劳利在努力吮吸。

 

也许一个奇迹能帮到他吗?无意识盯着那些小小的、黑色圆球正在通过恶魔的嘴唇、顺着线条柔和的喉部滑下去的天使,几乎没留意他说了什么,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说一些无意义的话语:“也许在下午茶之后讨论这么一个话题有点失礼,可难道相对于忙碌的人类来说,天使与恶魔或许会被归结为不劳而获?”

 

“当人类忙忙碌碌试图在短暂的一生中找点乐子的时候,我们却要忍受几千年如一日的无聊,更不要提还要去应对他们捅出来的篓子和,”克劳利的抬头纹快速爬满额头,甚至连墨镜的边缘看上去都有点模糊了,“狗屁许愿。”

 

“可这些也许是,我们的工作?我是说施行神迹,或是,这里添点麻烦,那里伤点脑筋之类的。”又有两颗小小的黑色圆球通过喉管,天使忍不住想,那些边缘黏糊糊、弹性绝佳的黑色小圆球,一路滑下肌肉的时候,恶魔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就说这本杂志,”这时候两个人正好走到一家店铺门口,在橱窗的显著位置摆着一本杂志,再无其他,显然这本杂志是店主认为相当重要的揽客手段。“看着这封面,难道不是人类的虚无主义的具象化?”

 

亚茨拉斐尔循着那截好看的弧度看过去,杂志封面干干净净,除了Holiday这个词之外,就是满眼虔诚的模特。只是不知道他是否信仰上帝,天使想着,决定先解决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它只是本杂志,尽管我必须承认这里面汇聚了很多二十世纪的文学精华。”

 

“花费时间在工作上和花费时间在度假上难道不是一座天平的两端?在我的认知里这两件事的目的只有一个,浪费时间。”克劳利终于喝完了那杯奶茶,正靠在灯柱上试图把杯子随手塞在哪儿,“时间才是人类最大的不劳而获。”

 

“人类来到世间的意义就是一秒又一秒地花完自己身上的时间,无论是垂髫小儿还是垂垂老矣,每个人身上唯一的神赐,就是时间无疑。”

 

“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可更像是电影的观后感。”天使看了看那本杂志的封面,突然意识到恶魔似乎对这个还挺感兴趣的。

 

毕竟在几千年里一旦碰到自己不喜欢的话题,恶魔也学会了不失礼貌地将话题引向诸如天气或是司康饼之类的东西上。

 

有几次天使能够确定自己看到了恶魔在书店里用红酒佐着亚里士多德,悠闲却认真地盯着上面的每一个字母,不管怎么说,亚里士多德这个人还是非常值得结交的,至少在哲学思辨上给天使带来不少启发,让他和恶魔之间的对话变得更有趣了。

 

“时间对于每个人类来说都是个公平的元素,”天使决定提出自己的观点,至少让恶魔多说几句,“但很多人类的不劳而获建立在享受、贪婪和懒惰上面。”

 

“公平!公平!公平!”恶魔的声音随着天使推开店铺的老旧把手降了两个音调,“不劳而获的关键恐怕并不在于这个,看看这人世间,有什么公平的东西?”

 

天使看着恶魔摇晃着肩膀,十分摇滚范儿地跟着他走进店铺,只觉得这样走起来有点“酷”,不知道当年在俱乐部学会的舞步能不能支撑自己走出这样完美的秀场步伐。在这件事上他思考的似乎有点过分,因为他看到了恶魔看过来的目光,又细又窄的瞳孔里面似乎在询问他究竟怎么了。

 

“但公平,是万能的主赐给世间的,”天使的左手拂过店铺里一张展示用的椅子,急急忙忙地开口,甚至差一点无视了走过来想要介绍商品的店主(“哦对不起,我们只是觉得这本书看起来,挺有趣的,不是吗?”恶魔如是出言化解了这场尴尬),“它们是存在的,而且影响着人类是否被划分为不劳而获。”

 

恶魔的眼镜滑下鼻梁,尖细的瞳孔盯着他,过了一会儿才摇摇头,拿起一个飘着雪花的水晶球,“我想这个还挺适合你的故纸堆的。”

 

来了,他开始转移话题了。但天使还是顺着恶魔的手臂看过去(同时他意识到自己以前从没仔细观察过恶魔的手臂线条),“噢,确实。”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也许这个话题在恶魔看来并没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但天使觉得似乎可以从这段对话里挖掘一下恶魔的内心,要知道,这世界上也有神迹无法探知的角落,关于人心这方面,恶魔的心思远远超出了天使的能力范畴。

 

恶魔大概是晃了晃这个水晶球,里面的雪花和闪闪亮的碎纸片正从上方缓缓飘下来,像是被龙卷风带上天空的羽毛,身不由己却离不开这片强大的气流,“喜欢吗?”天使听到恶魔的嗓音,温柔地发问。

 

他点点头,“看起来很圣洁,很像是拉斐尔的圣母像。”

 

恶魔的眉毛高高扬起,一边招呼店主准备结账,一边十分嫌弃,“你和那家伙没什么交情,是吧?不懂得欣赏男性体态之美的怪人,相比之下达芬奇都没那么怪胎了。”

 

“那可是位天才!”天使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鼓起了腮帮子,松鼠一样揪着那本杂志反驳道:“看看他的人体结构,多么精妙又富有韵味,现在再没有人能画出那么经典的作品来了。”

 

恶魔耸耸肩,“天知道那家伙是不是搞了个,什么来着?时空穿越。不管怎么说别西卜还是挺乐意让他画点四格漫画的,在跟上时代步伐这方面他可是地狱的领军人物。”

 

“天哪,我能庆幸拉斐尔在天堂还能够继续创作可爱的圣母像吗?”

 

“还是打消这个念头,越早越好,”恶魔已经付过款,提着一个牛皮纸袋向天使走过来,“因为别西卜要的太频繁,再加上他打算出版一本漫画连载书,脑袋秃得不成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个英国佬。”

 

天使道了声谢,接过恶魔递过来的纸袋,现在他们离开了店铺,正向着天使异常温馨的书店走去,两个人走得慢悠悠的,天使有理由相信刚才的奶茶让恶魔充满了饱腹感,才选择了散步这种方式,而不是打个响指召唤他的宾利老伙计。

 

“你还记得教堂那次吗?有两个脑袋上没几根毛的男人?其中一个,个子高的那个,我总觉得好像前一阵也在哪里看到过,当然不是公交车站或者酒吧这种地方,”恶魔突然侧过头,眼镜再次滑下鼻梁,看起来有点神经兮兮,“肯定是在什么别的地方,比如安妮女王或是前两年的MI6,听起来年龄差距有点大,这人真的不是恶魔还是什么玩意儿么?”

 

“真难得,你能记住一个人的长相,”天使回忆着那个人的长相,步伐慢了一点,恶魔似乎留意到了,停下来看着慢悠悠的天使,“过去七十多年了,我以为你是记不住别人长相的那种。”

 

“啊,那毕竟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天,每一秒都好像刚刚发生的事儿。”

 

真的吗?天使看向正在风中摇晃肩膀的恶魔,即使在这条路上再走上百年甚至千年,也不会厌倦。盛在鱼缸里的虚无主义悄悄冒头,尽管这个下午他们之间的交谈已经令天使足够愉悦:不是每一天都能和恶魔一起讨论如此丰富的话题的。

 

书店已经近在咫尺,透过玻璃窗甚至能够看到里面高大的书架,恶魔停下来,“我们之间的小小旅程恐怕要抵达终点了,日安,亲爱的天使。”

 

“我想你大概不会介意另一杯奶茶?”天使愉快地对着书店使了个眼色,浅色瞳孔和棉花糖一样的头发在一缕阳光下闪闪发亮,恶魔有那么一会儿似乎陷入了没法思考的境地里,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道:“也许……再来一点也无所谓,天哪究竟是谁发明了奶茶这种一口就上瘾的东西?”

 

“恕我直言,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可远远不止奶茶这种发明,”亚茨拉斐尔十分绅士地为恶魔拉开书店大门,愉悦的笑容跳跃在嘴角和眉梢,“我以为早在几千年前,我们好像就已经讨论过这件事了?”

 

恶魔一言不发,大步踏进书店,“我要喝上面有咸味芝士的那种!”

 

根植于二十世纪的虚无主义从来没从任何一个欧洲人身上消散,无论天使或是恶魔,同理可证。

 


正义的老喵

虽然小破店参不了双十一但还是宣一宣【禅坐jpg】
神奇光栅来康一康嘛。

虽然小破店参不了双十一但还是宣一宣【禅坐jpg】
神奇光栅来康一康嘛。

一转眼乱了繁星迷离
画了点零碎的东西 懒得新建画布...

画了点零碎的东西 懒得新建画布干脆挤在一起了hhh

画了点零碎的东西 懒得新建画布干脆挤在一起了hhh

依澜ELER

(万年不画水彩者为好上头提笔👌🏻)
俺太弱了.jpg
太上头了我每天为蛇蛇🐍爆为天使萌泪😭😭😭😭😭
他俩真好(呲牙笑❤️)

(万年不画水彩者为好上头提笔👌🏻)
俺太弱了.jpg
太上头了我每天为蛇蛇🐍爆为天使萌泪😭😭😭😭😭
他俩真好(呲牙笑❤️)

⎊史总的贾维斯۞

两条🐍的友谊

画师:laizy-boy

画师主页传送门:http://laizy-boy.tumblr.com

有条件的太太们可以去看看哦(´-ω-`)

两条🐍的友谊

画师:laizy-boy

画师主页传送门:http://laizy-boy.tumblr.com

有条件的太太们可以去看看哦(´-ω-`)

貓说有光

【好兆头CA】巫师末日计划

第三章 

夜晚克劳利正在走廊里探索霍格沃兹。其实他就是纯粹闲得无聊来找乐子的,因为之前听到那位邓布利多校长说的一句:“凡不愿遭遇意外、痛苦惨死的人,请不要进入四楼靠右边的走廊”,这让克劳利一下子来了兴致,还有霍格沃兹外的那片禁林,一会儿也去瞅瞅。 

月光从高高的窗口洒进来,一道一道地横在地上。寂静的空气中,脚步声格外清晰。 

虽然不作死就不会死,但对克劳利来说,不作死更会被好奇心憋死。 

他还真不信有什么可以真的让他害怕的。 

“克劳利……”一个幽怨的声音从旁边的画像里传出来。 

“靠!” 

克劳利吓得裆下一震...

第三章 

夜晚克劳利正在走廊里探索霍格沃兹。其实他就是纯粹闲得无聊来找乐子的,因为之前听到那位邓布利多校长说的一句:“凡不愿遭遇意外、痛苦惨死的人,请不要进入四楼靠右边的走廊”,这让克劳利一下子来了兴致,还有霍格沃兹外的那片禁林,一会儿也去瞅瞅。 

月光从高高的窗口洒进来,一道一道地横在地上。寂静的空气中,脚步声格外清晰。 

虽然不作死就不会死,但对克劳利来说,不作死更会被好奇心憋死。 

他还真不信有什么可以真的让他害怕的。 

“克劳利……”一个幽怨的声音从旁边的画像里传出来。 

“靠!” 

克劳利吓得裆下一震,差点砸了画框。 

“嘘!克劳利,轻一点!别把这里工作人员招来!”哈斯塔在画框里,那里面正好有一个池塘,克劳利发现哈斯塔只在池塘里露出了一个头来,主要是他头上的那只青蛙在讲话。 

“你鬼啊,这里都能出现?” 

“我把这副画的主角赶走了。以后我会经常出现在这里的。” 

克劳利果断一把火把那破画烧成灰烬。 

“没用的克劳利,我会一直在这里监视你的。” 

果然,克劳利回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时候又被堵住——门上的画像变成了一只很大的青蛙,趴在桌子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口令。”哈斯塔用青蛙湿润的舌头舔了一下嘴边,麻木生硬地问克劳利。 

“你是个傻逼青蛙。”克劳利回答。 

“错误,再来。”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没有电视的地方了,你还能变进画框里,有点东西啊。”克劳利说。 

哈斯塔那对蛙眼瞬间愤怒得瞪圆了,“你个叛徒,现在是彻底背叛地狱了吗?” 

“我只是不太习惯一只青蛙有这么拟人化的丰富生动的表情……” 

严肃、愤懑、呆萌、逗比…… 

那对短小的前蛙爪蹼还时不时象征性地笔画一下。 

“你现在有一个将功赎过的机会克劳利,诱惑哈利堕落成下一任黑魔王,地狱还会有你的一席之……咿呀——!”哈斯塔说到一半就被画的主角发现,连桌子一起扔到了楼下,发出一阵少女尖叫。 

“Ok,祝你在霍格沃兹的里有愉快的体验。”克劳利戴上墨镜,踏着欢快优雅的步伐上前打开了门。 

“太太,你养青蛙吗?顺带一提你可以把他放在玻璃瓶里关起来。”克劳利才踏进去一只脚,半个身子又探回来对画像说。 

清晨,是斯普劳特教授的魔法植物课,在一个露天的温室帐篷里,要给曼德拉草换盆。 

克劳利一直死死盯着他面前那盆曼德拉草的叶子,那上面有个小小的枯洞。曼德拉草吓得瑟瑟发抖,把能缩回土壤里的叶子全缩回去了。只剩一个小绿尖还在土上。 

“赫敏今天真不在状态,怎么问题都被赫奇帕奇那个小娘娘腔抢答了?”罗恩不爽地说。 

哈利摇摇头。 

事实上,真实情况是,每次赫敏想回答问题的时候,恶魔克劳利都会悄悄使坏让她发不出声,等阿玆拉斐尔苦思冥想出结果以后,才再偷偷打个响指让这小妮子可以继续说话。在魔法世界这个叫“消声咒”,可惜克劳利不用魔杖也能做到。 

“谁能告诉我曼德拉草的根须什么作用?” 

“嗯……呃……我知道,老师我知道!”阿玆拉斐尔举手道:“曼德拉草,又名茄参(魔苹果),通常是用来……呃,用来帮助被石化的人,让他们可以恢复原形……它也具有相当的危险性,听到曼德拉草的哭声有可能致命……” 

克劳利低头看了看在他面前吓成狗的曼德拉草。 

“很好,赫奇帕奇再加二十分!” 

赫奇帕奇一片欢呼,他们都很喜欢这个新来的白头发男孩了。身边的几个小孩子还信任地拍了拍阿玆拉斐尔的肩膀,和他击掌,庆祝胜利。 

“敌基督,啊不是,你觉得哈利有什么动向吗。”阿玆拉斐尔下课后在人流中找到了克劳利,靠了上去。 

“没什么啊,他昨天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好像和一个金发的小男孩吵起来了,两个小屁孩还骑着扫帚上天了,为了抢一个什么记忆球的。不过那时候你不在,只有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克劳利把手插在裤兜里,边走边心不在焉地回答。 

“啊,哈利没惹上什么事吧?” 

“没有啊,他还因为这个被麦格教授征收成魁地奇比赛的找球手了。” 

“啊,那就好。”天使显得兴高采烈,他正为自己为学院争了光而欣慰。 

“午餐吃什么?”克劳利看着他, 

“食堂有一种慕斯塔特别好吃。” 

一个叫Colin的小男孩突然跑过来给他们照了一张像,啪得一声闪光让天使避之不及。 

“你们是男性伴侣吗?”科林捧着相机问他们:“我好像见到过你们在树荫下接吻?” 

“是的。”克劳利说。 

“不是!”天使矢口否认。 

“太酷了,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小男孩科林笑着叫着就蹦蹦跳跳地跑远了,回头对他们喊:“照片我留下了!你们看起来就是天生一对!” 

进入十一月以后,学校周围的大山上灰蒙蒙的,覆盖着冰雪,湖面上结了一层像淬火钢一样的坚冰。 

魁地奇赛季开始了。 

天气晴朗而寒冷。餐厅里弥漫着烤香肠诱人的气味,每个人都在期待一场精彩的魁地奇比赛,兴高采烈地聊个不停。 

天花板上全是斯莱特林的绿色旗帜,一条条蛇在风中优雅地扇动着,吐着信子。看起来,不管怎么说斯莱特林还是一个强大的学院,否则这些旗帜也不会经常挂在这里,起码有几十年了。 

德拉科就在这时候先找上了门。 

他穿着一身斯莱特林的绿色魁地奇队袍,拿着最新的光轮两千零一号,脸色十分阴沉,让人害怕。一听到哈利加入球队的消息,他就嫉妒得不行。这个救世主男孩除了头上有道疤可炫耀的,还有什么。 

“就是那个小子。”克劳利在餐桌上把一盘可丽饼推给阿玆拉斐尔,顺便给他指了一下。 

“哦……” 

“破特,别以为加入了魁地奇比赛你就可以战胜斯莱特林,学院杯冠军赛我们的名次可一直是第一,打败格兰芬多是十拿九稳的事情。等着吧,明天赛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他对哈利冷酷地挑了挑眉。 

哈利以前住在女贞路的时候一直不相信,他居然会认识一个男孩,他恨这家伙比恨达力还厉害,他是在遇到德拉科•马尔福之后才相信这一点的。 

两个人就像冤家见面,分外眼红。 

“不好,不能吵架呀。”阿玆拉斐尔赶紧用了一个天使净化人心的奇迹。 

“我只是第一次参加魁地奇,你如果也加入我表示欢迎。”哈利突然感觉心一软,言语也变得温和起来。 

“别以为你有多了不起,破特,你上次体育课敢飞上来挑战我的时候,我就在想……”德拉科高傲地扬起了下巴,正想说把你从扫帚上狠狠打下去之类的。 

“让我们施一个恶魔的小奇迹。”克劳利也打了个响指。 

“有性格,我很喜欢你,我可以睡你吗?”德拉科不知何故语言系统出了问题,居然下半句话就这样脱口而出,而且还莫名得和上半句很配,一点儿逻辑毛病都挑不出来。 

“你是想找什么麻烦吗拽哥?” 

“喜欢你本就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你还说在魁地奇球场上不是我死就是你死?” 

“你可爱死了,我爱死你了。” 

“你不说十拿九稳可以打败我吗?” 

“不,我还差你一吻,破特。” 

哈利小脸涨得通红,但仍然用绿宝石一般清澈的眸子狠狠瞪了德拉科一眼,在众目睽睽下跑远了。 

原本处于战斗还是逃跑状态的罗恩彻底傻在那里。 

赫敏和他一样同款情侣的懵逼表情。 

阿玆拉斐尔看着哈利消失在大厅尽头,焦急地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道怎么做。 

“天使,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 

“什……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 

“那为什么在我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了?” 

“…………” 

——————————————— 

PS:格林德沃教授在出差中。 



Libera Cosmos

占tag抱歉 终于拿到本子 太不容易了 各位有什么印刷问题请私信我我找印场打架去()


另外抽到的是这三位朋友 请私信我地址!

 @蔺汵   @热可可棉花糖  @Nyum. 

占tag抱歉 终于拿到本子 太不容易了 各位有什么印刷问题请私信我我找印场打架去()


另外抽到的是这三位朋友 请私信我地址!

 @蔺汵   @热可可棉花糖  @Nyum.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