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ravity falls

15.9万浏览    4894参与
黎后的沙雕(阿冥不破两百不改名)

摸鱼柴设和忘记发的很久以前的课本摸鱼混更
(我还差三个80fo了谁来帮帮我呜呜)

摸鱼柴设和忘记发的很久以前的课本摸鱼混更
(我还差三个80fo了谁来帮帮我呜呜)

Eden伊登狐狸

插画本子里的爱丽丝AU,后面几页重放本子资讯

关于插画本通贩我委托到了!

通販網址 (之后才发现目前还没上架抱歉...!需要上架后我用私聊通知的可以下方留个言!): https://bolexiang.com/book_infor.php?book_number=TW191011



插画本子里的爱丽丝AU,后面几页重放本子资讯

关于插画本通贩我委托到了!

通販網址 (之后才发现目前还没上架抱歉...!需要上架后我用私聊通知的可以下方留个言!): https://bolexiang.com/book_infor.php?book_number=TW191011



躁郁安魂曲

谁年轻的时候没喜欢过玉米片呢(。。)

谁年轻的时候没喜欢过玉米片呢(。。)

记忆永存

〔BillFord〕〔无授权翻译〕Desperate Measures[一二章]

(关于我:

哇我当时在tag里翻到这篇文的时候我直接——!!

原地懵逼,然后一划到尾,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后来想想好不容易有粮怎么能不恰呢!

于是就勉强机翻了一下然后凑不要脸地发出来了。(尬笑

还有我手机端发不出来粗体字就很气(。

侵删!!!

后面的大概也会两章一起发(!然后这里还得说一下内容上和原文的一些差别。

首先是由于个人理解的原因稍微替换了一些词,所以如果有哪里不太通顺的话请一定去原文看看!链接就在评论区!

然后第二章的old Fez(老费兹)这边换成老斯坦了,个人认为这大概是Pines兄弟的中间名的缩写(第二季十五集)但是由于不是很好理解(反正我当...

(关于我:

哇我当时在tag里翻到这篇文的时候我直接——!!

原地懵逼,然后一划到尾,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后来想想好不容易有粮怎么能不恰呢!

于是就勉强机翻了一下然后凑不要脸地发出来了。(尬笑

还有我手机端发不出来粗体字就很气(。

侵删!!!



后面的大概也会两章一起发(!然后这里还得说一下内容上和原文的一些差别。

首先是由于个人理解的原因稍微替换了一些词,所以如果有哪里不太通顺的话请一定去原文看看!链接就在评论区!

然后第二章的old Fez(老费兹)这边换成老斯坦了,个人认为这大概是Pines兄弟的中间名的缩写(第二季十五集)但是由于不是很好理解(反正我当时蒙了好几天)所以就稍微改了一下。(见谅!

最后是第二章的结尾有一张插图!请一定要去原文康一下!

啊我好像说多了。总之我爱他们两个!!!)









Neija-in-English(Neija)









▲摘要

Bill失去了能力,并且很不幸地遇到了Ford。为了活着离开这里,他需要非常友善地道歉。即使他不想这样做。

而且即使他成功了,他也必须继续假装友好,和那些讨厌他的人生活在一起。但是他会逃走的!总有一天……也许吧………





▲备注

提示是“Ford/Bill,祈求原谅。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需要非常、非常谦卑地向另一个道歉。”

但是我喜欢这个设定,所以我用它写了很多!现在我已经快要写完了!:-)









第一章:祈求者和选择者



真是不能再更糟了,Bill想。

他非常友好地请求AXOLOTL给他第二次机会。他预测至少会有机会从噩梦维度重新开始。他希望立即就有机会在这个世界上复仇。

但是现在,他失去了能力,而且有一只扁虱想要吃掉他。

他有那么好的计划!当然,重力泉的每个人都讨厌他。当然,由于那个被叛徒Stanford·pines称为怪诞磁学的玩意儿,他也不能离开这里。

但他只需要找到一个不知道他的人,一个当时不在镇上的人。也许是某个来度假的孩子。他还多少记得他墓碑前的那些愚蠢的脸。他总能找到一个不住在这里的人。

然后他会教他们使用魔法,因为这真是太令人沮丧了,他是如此地缺乏力量,以至于在连人类都能够使用魔法咒语的时候,他却做不到相同的事。起初,那是免费的。当他交到一个“朋友”之后,他就可以开始问…

对了。现在,那只扁虱已经走了,这样他就可以行动起来,确保以后能做个美梦。他拿出精心布置好的落叶堆,试着找到一个他能观察到小镇,但是镇上的人观察不到他的藏身之处。没人会知道他在这里。否则,所有的巫师猎人会同时试着烧死他和淹死他,也许还会在驱魔的时候来一些腐烂的西红柿增加香味。

Bill曾经是他们的上帝,但是现在他既弱小又无助,而且他恨他们每一个人。

在小路上走了一会儿,他听到了一些沉重的脚步声。不是小孩儿,他敢肯定。他躲到了另一堆树叶下面,其中有些黄色的树叶中间有点空隙。它们中的每一片都没有眼睛,他把那一面藏了起来。他找不到更好的藏身之处了,现在不行!

只是稍微瞥了一眼……哦,他不论在哪儿都能认出这双脏靴子,甚至用不着抬头!是Stanford·pines。Bill怒火中烧,因为这个人欺骗并且伤害了他。你是属于我的,他想,你答应过你是我的。

然后,就在靴子几乎要从地平线上消失的时候,人类回头了。当Bill看见他炽热的眼神时,他就知道Ford已经发现他了。

现在是真的不能再更糟了。

人类踢向Bill的树叶,让它们在空中飞来飞去,Bill也和它们一起。然后他伸手抓住了Bill。他甚至没有时间逃走,因为他的腿太短了。他不能就这样输掉。他不能这样死。

“我很抱歉!”他哭喊着。

Ford盯着Bill,就好像他刚长出来第二只眼一样。他仍然牢牢地抓着他,但并没有像他计划的一样捏碎他,这就是进步。然后他看到了他的眼睛。不,并没有太大的进步。

“我真的很抱歉!”他又试了一次,但他早就已经知道他必须得做得更好。Stanford·pines可能曾经是个容易上当的傻瓜,对他有着愚蠢的感情。但是现在他了解他,他恨他,这场游戏将会变得很难玩。“我不该对你撒谎。我讨厌这种感觉,但我还是那样做了。我不该伤害你。”

“是啊,”Stanford回答,“可惜你有。对你和我。”

“请原谅我!”说这个真的很伤人。Bill感到羞耻,被这只巨大的六指手俘虏,用他自己的话让他感觉更弱小,但他的内心深处仍然有一部分热爱着游戏,热爱着他几乎已经不存在的资产,除了他玩弄人类的大脑和心脏的能力。“如果你想的话就杀了我吧,只要你能原谅我。”

“你为什么还活着?”Stanford问到,声音充满了轻蔑和愤怒,但他确实问了,他确实想听到他的回答,这很了不起。“我毁了我兄弟的记忆……我毁了他的记忆终结了你。”

“我得到了第二次机会。”大概说谎才是他最擅长的。还有,你知道什么是他没说的。Ford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带着应有的痛苦。“就像你兄弟那样。我可以再活一次,但是我必须认清我的罪过并且赎罪。”好吧,现在他完全是在撒谎了。

罪恶的概念简直太……字面意义了。而这会荒谬地让它听起来非常酷。“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告诉我,Stanford·Pines。如果我的道歉毫无意义,告诉我会怎样。你会伤害我吗?”

他可以从Ford的眼睛里看到。某种黑暗的淫欲。人类试图隐藏它,试图摆脱它,但它仍在这里。

这种黑暗的本能也许是Bill还活着的唯一原因,他拥有的唯一的筹码,Stanford也许会有点有趣的唯一原因。所以Bill一点也不会抱怨。他会让它显现出来并且发展它。他会从中得到乐趣,甚至忍受任何虐待——在没有危险的时候,他会感到痛苦——直到那痛苦再次转变为内疚。因为他了解Ford Pines。他总是带着负罪感工作。

“我当然会让你这样做的。”他说。“我是说,就算我并没有无能为力地在被困在你手里,你也会想那么做的。我欠你更多。我伤了你的心,我试图让你的世界变得更糟。但是瞧吧,你阻止了我,你修好了它。这是你解决不了的,而且连我也做不到。”

“不管怎样,”Ford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声音。“你不能随处乱走,Bill·Cipher。我会把你关起来。”

行吧,他知道这次他赢不了了。但他或许还能把这变成一个机会。“不过,你会告诉我怎样才能做得更好吗?不仅仅是为了你,也是为了补偿别人,补偿这个世界。你应该知道的,对吧?”

这只是最后一次尝试,因为Ford的阴暗面永远不会满足。但他希望这有用,让他把知道的那些东西展现出来——它更强烈了。这会有用的。

“我不知道你到底能不能,Bill。”Ford说。他并没有说Bill不能。所以没错,这也算是个进步。

“我很抱歉。”Bill又说了一次。

“你打算说几次?”Ford继续走向小屋。他仍在用力握着Bill。

“我每天都会恳求你的原谅,”Bill回答,“如果你想的话,我会恳求更多。”然后Ford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Bii知道人类会失败,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会重获自由。如果他能挺过这个,他也能挺过Ford对他所有的作为。

他只是希望在这个过程中,他有机会再次让Ford心碎,哪怕只有一点点。

















▲备注

文章末尾有一个插图,是我和wonderful Skyriazeth约的稿子(她也在这个网站上写小说!)





第二章 旁观者







“你兄弟怎么样了?”Bill这样问到。他试图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关心,而不是在急切地询问信息。

“他的记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并不是因为你。”这是多多少少Bill能够猜到的。还有,Ford知道什么?尽管Bill很在意,这可能会让他再一次做出拯救人类的决定。他还不会提起这件事。Ford会生气的。

“他是个英雄,牺牲了他自己去救你和孩子们。”他不想让Ford生气,或者……只是一点点?像是让Ford的手指被门框挤到什么的。此外,是时候让他理解行善者的想法了。“你会告诉他我回来了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有一种渴望,希望Ford不够信任他所以做了相反的事。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他就可以控制Stanford·Pines,他很确信这一点,接着他很快就可以像演奏木琴一样玩弄他了,就像以前一样。

“当然!”Ford回答。这相当不妙。看起来Bill不可能再藏起来了。

“如果他知道了他的牺牲是毫无意义的,难道不会难过吗?”

“毫无意义?我可不这么想。看看你现在的状况,Bill。这整个世界和孩子们都不会再有危险了,不是吗?”Ford的声音很冷,带着一丝玩味。而且这很痛,这真的很痛,甚至比Stan压扁和羞辱他的可能性更痛。

“你是对的。”Bill说到,非常谦卑地。实际上,他现在怒火中烧。如果Stan决定杀了他,Bill希望他有时间大声地喊出他对他们的仇恨,以及他多么希望Stan和一只母鸭发生性关系。“我只想成为你的秘密,我猜。”

Ford假装对自己的选择很确信,但是当他靠近神秘小屋的时候,他确实有些紧张。好吧,也许比起这个蠢名字,Bill更喜欢叫它他的神殿。至少那些三角形的窗户还在这里。

紧接着他突然被从Ford手里拉了出来。

那很痛。他自由了——不,他当然没有。他只是在站着。如果他逃走,他将会永远失去Ford对他的那少到可怜的信用。

“你已经………你的房子仍然是防恶魔的!”他叫到。声音很尖。当然,他还是个恶魔,即使他什么也做不了了。AXOLOTL能有多没用?他知道Ford不费吹灰之力就越过屏障会为他赢来多少分吗?也许吧,他是故意的!

“当然。”Ford说。声音仍像维度13的冬天一样冷。“我会让你进到掩体里,这样更好。”

“那一点也不好!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他现在终于不会见到老斯坦了。但是这些话直接从他嘴里脱口而出,而且这似乎让Ford陷入了思考。

“最好的办法。当然,那就是暂时打开屏障让你进去,这样你就不能离开了。”

我不需要离开,Bill这样想着。我向你保证,如果我还活着,你很快就会为我敞开大门。“去吧。”他说。“去把它打开,我会留在这里。我会等你的。”他会的。现在既然Ford已经知道他回来了,他宁愿冒险当一个好三角形。

但是Ford充满怀疑地看着他,“当然了。”然后给Stan打了电话。他告诉Stan他有一个坏消息,而且很快就会有人告诉他。

当Stan过来的时候,Bill表现得异常的害怕和愤怒。这就是那个用拳头将他击向死亡的男人,即使他知道是Ford扣动了扳机。Ford解释说他发现Bill失去了能力,但他没有提及他寻求救赎的谎言。这至少是他们的秘密。

“我要暂时离开这里,”Ford说。“当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请和恶魔一起过来。在这期间,你想对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应该吧。”

Bill想要尖叫:你不能这样对我,sixer!就因为我占据过你的身体,你就认为你可以出卖我!连我都没有这样对你过!

他现在真正意识到如果向Ford解释他的救赎计划会更好。他不确定自己能否蒙骗另一个双胞胎。不管怎样,他都得试一试。

他们安静地等待着。Ford已经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了。

“你应该已经死了。”Stan说,严厉但却平静地。

“我为我对你哥哥的所作所为感到抱歉。”Bill十分谄媚地说。即使老斯坦根本不相信,他也说不出其他的假话了。

Stan仍然在抬起脚,然后狠狠地踩在他身上。Bill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尖叫。但脚停了下来,离他大概有一厘米远,然后Stan笑了。

“这不是真的,反正你应该已经死了。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如果你变得危险或者伤害了我哥哥,我会的。但不是现在,因为我是个混蛋,而且这样对你来说比死还要糟糕。”

“所以那是真的,呃?失去能力?如果我还在管理小屋的话我会很乐意把你做成展品,然后那些乡巴佬儿就可以花钱拿烂番茄砸你了。”

哦,Bill真是恨透他了!另外,他也很沮丧,因为Stan竟然敢在他承认自己的无能时试探他?他怎么敢比Ford更了解他?但是话说回来……Bill想要活着,真的,即使是以这种方式。尤其是当他确定这只是一个糟糕的经历的时候。

“不过我还是希望他能更聪明点儿然后杀了你。”Stan总结到。于是就这样了。

Bill必须对他做点什么,也许得让他们俩再次反目成仇。但是非常微妙的是,老斯坦这次真的会把他压扁。

Ford给他打了电话。Stan就好像觉得他是一只恶心的虫子一样用帽子装着他,带他通过了屏障。然后,Bill猜测,他又把屏障关上了,所以他又被困在了这里。但这并不是说他真的会去检查。

Ford谢过了Stan并把Bill接了过去。他对他的态度非常不同,Bill现在知道了。虽然也是用指尖,但他一会儿用力地抓着他,一会儿却又意识到自己抓得太紧。而且Bill发现自己可以触碰到他的手指,他想知道Ford会不会注意到。

一旦他们到了Bill的家——是的,Bill曾经欢迎他来这里!—Ford明白他不知道自己想对他做什么。他不想和他说话,至少他假装不想。他也不想把他打成肉酱,至少他假装不想。所以Ford做了一些陈词滥调,然后开始了他的测量。

身高、体重、密度,都是些没用的东西!这根本不算数,因为Bill应该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它们!即便他像金子一样重,又或者是像空气一样轻,他仍然不止如此!

当Ford把他放入水里测他的体积时,Bill假装淹死了。他装得很像。曾经有许多人就只是为了取悦他而被淹死了,他知道那是种什么场景。

“我无法想象……”Ford说着把他从水里拉了出来。他没有说抱歉,但他似乎很懊悔,这很好。他当然不能。如果他听从他的理智而不是感情,他就能明白Bill确实在装,他现在正在假装吐口水。这可不是Bill抱怨他容易受骗。当然,他从来没有。

Ford甚至信任他到当他去吃晚饭的时候,他不会把他放在罐子里,而是放在Stan用来装假密码的鸟笼里。这是个好消息,因为Ford并没有真正认识到Bill有多微小和扁平。又或者他认为Stan会买一个高质量的笼子。所以事实就是,Bill随时都可以逃离笼子,而且没有人会知道。

晚些时候,他看着沐浴在月光下的Ford的睡颜。他似乎并不害怕,他不知道Bill在这里。即使Bill轻轻地触摸他的脸,他也没感觉到。他没有醒过来。

但令人沮丧的是,就算他知道,他也没有理由害怕。Bill举不起刀子或者任何能让他陷入危险的东西。他顶多能找到一根银针,加热针尖,然后戳瞎Ford的眼睛。不过当然,Ford会为此杀了他。这并不值得让他去把人类变成像他一样的独眼怪物。

他突然想到,如果他进到Ford的嘴里,他就可以让他窒息。这是一个更吸引人的想法,但仍然比不上他的命更值得。

他想带给他梦魇。他想得到比他更强大的力量。他想让Ford再次跪在他面前。

他触摸他的脖子,把眼睛变成嘴,然后开始用牙齿咬他。

至少他尽力了,但他甚至连皮肤都刺不破。所以他只是用力吮吸着他的皮肤,直到几乎尝到一股血腥味。Ford直到现在都没有醒来。Bill希望他梦见吸血蝙蝠、蛇、蜘蛛和漂亮的吸血鬼。他希望他梦见自己。

看起来他今晚做不了什么了。他回到笼子里,计划着下一次夜间恶作剧。

他觉得更有希望了,至少少了一些沮丧。现在Ford的脖子上多了一个他做的红色标记。










Navih
很私心的靓丽比姐姐✨✨✨

很私心的靓丽比姐姐✨✨✨

很私心的靓丽比姐姐✨✨✨

狸猫143号

刚刚入坑!!我的妈!太好看了!(大叫)

我已经一年没碰水彩了(饶了我吧)(✘✘)

刚刚入坑!!我的妈!太好看了!(大叫)

我已经一年没碰水彩了(饶了我吧)(✘✘)

serendipity coincidence

哈哈~(~ω~;)))我咕咕我快乐
又是摸鱼🐟的一天呐

哈哈~(~ω~;)))我咕咕我快乐
又是摸鱼🐟的一天呐

枚葖

呃呃畫不出⋯⋯比姥姥果然還是三角好

呃呃畫不出⋯⋯比姥姥果然還是三角好

智勇双全李狗蛋

试了rd的衣服

斗篷很美丽但是太重了

卧室高p选手

试了rd的衣服

斗篷很美丽但是太重了

卧室高p选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