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IStory

34.4万浏览    3457参与
瑞瑞0419

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喜歡著魔呢?☺️
我頭一次喜歡的BL劇就是著魔💕,可以說是 如果HISTORY 1沒有著魔的話,我就不會繼續看下去😏
著魔真的是很讚,只可惜太短😑
在這裡跟大家分享妹妹的作品,希望大家會喜歡喔~當年追這劇時,意外發現了這首歌,完全就是為著魔而寫的吧💗

P. S 感覺老福特會屏蔽,只好放了刪減版😑如果大家喜歡的話,請多多給❤️和👍加評論唷!我會把高能未刪減也沒有馬賽克的連結放到評論區的😆

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喜歡著魔呢?☺️
我頭一次喜歡的BL劇就是著魔💕,可以說是 如果HISTORY 1沒有著魔的話,我就不會繼續看下去😏
著魔真的是很讚,只可惜太短😑
在這裡跟大家分享妹妹的作品,希望大家會喜歡喔~當年追這劇時,意外發現了這首歌,完全就是為著魔而寫的吧💗

P. S 感覺老福特會屏蔽,只好放了刪減版😑如果大家喜歡的話,請多多給❤️和👍加評論唷!我會把高能未刪減也沒有馬賽克的連結放到評論區的😆

先生姓杨是吾郎
指绘 立克完成稿 就这样吧不深...

指绘

立克完成稿

就这样吧不深入了,我要去写他俩的🚗啦!!!

指绘

立克完成稿

就这样吧不深入了,我要去写他俩的🚗啦!!!

恐龙妈妈825

徐钧浩ig贴文搬运

最近有点勤快
更新频率感人😍😍😍

加油啊

徐钧浩ig贴文搬运

最近有点勤快
更新频率感人😍😍😍

加油啊

恐龙妈妈825

搬运徐钧浩fb贴文

❤️我們約會吧❤️

佔據我日常生活一大部分的秀泰影城跟屈臣氏,現在有期間限定的中信LINE Pay卡優惠活動!!🎉🎉
🏃‍♀️LINE Pay卡全民運動中!🏃

這個月(2019/10/1~2019/10/31),有16個品牌,刷LINE Pay卡就加碼送LINE POINTS!
跟著我一起動起來吧!

🙌🏻活動詳情🙌🏻
https://pros.is/KYWQ7

👇🏻立即登錄👇🏻
https://pros.is/KYB7U

👁16品牌list看這邊 👁
https://pros.is/KYWQ7

#中(信LINEPay卡
#LINEPay卡全民運動活動大使
#...

搬运徐钧浩fb贴文

❤️我們約會吧❤️

佔據我日常生活一大部分的秀泰影城跟屈臣氏,現在有期間限定的中信LINE Pay卡優惠活動!!🎉🎉
🏃‍♀️LINE Pay卡全民運動中!🏃

這個月(2019/10/1~2019/10/31),有16個品牌,刷LINE Pay卡就加碼送LINE POINTS!
跟著我一起動起來吧!

🙌🏻活動詳情🙌🏻
https://pros.is/KYWQ7

👇🏻立即登錄👇🏻
https://pros.is/KYB7U

👁16品牌list看這邊 👁
https://pros.is/KYWQ7

#中(信LINEPay卡
#LINEPay卡全民運動活動大使
#約會日之女友視角
#徐鈞浩

【謹慎理財,信用至上】
信用卡循環年利率:本行ARMs指數+加碼利率(5.97%~13.47%);上限為15%,預借現金手續費為每筆預借金額X3.5%+150元,循環利率基準日為104年9月1日,其他費用請上官網查詢

桨辰

黑叶(四十一)

C41

   "唐毅,那件卫衣你要带吗?"孟少飞蹲在唐毅的行李箱旁,朝着客厅里的唐毅喊着。

   "西装就够了,办完事就回来。"唐毅站在厨房,捣鼓着几个调料瓶。

   "那就差不多了。"孟少飞自言自语着起身,走出房间。餐桌上放着两碗还没有动过的蛋包饭,旁边安静地立着。孟少飞双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向桌子前倾,一脸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两碗蛋包饭,心情美丽地呼了口气。

   忽地,一双温暖有力的手从背后环抱住他,肩头也一下被压住,男人的气息扑在孟少飞的颈窝,身上独有的香水味萦...

C41

   "唐毅,那件卫衣你要带吗?"孟少飞蹲在唐毅的行李箱旁,朝着客厅里的唐毅喊着。

   "西装就够了,办完事就回来。"唐毅站在厨房,捣鼓着几个调料瓶。

   "那就差不多了。"孟少飞自言自语着起身,走出房间。餐桌上放着两碗还没有动过的蛋包饭,旁边安静地立着。孟少飞双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向桌子前倾,一脸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两碗蛋包饭,心情美丽地呼了口气。

   忽地,一双温暖有力的手从背后环抱住他,肩头也一下被压住,男人的气息扑在孟少飞的颈窝,身上独有的香水味萦绕在孟少飞的鼻前。似是游丝游走在他前后,却有意无意地蹿入,霎时留给人无尽的余味。孟少飞低下头,会心地笑了笑,嘴角荡起的弧度满是爱意。

   "明天晚上来我房间睡吧。"唐毅的下巴靠在孟少飞肩头,说起话来迷迷糊糊,竟多了一分撒娇的感觉。

   "唐,"孟少飞安慰状地拍拍唐毅环在他腰上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你知道的,也许一入境就有人盯着你了,我必须要和你隔开。"

   "唉,没意思,"唐毅倒是没有松开怀抱,轻轻哀叹了一口,双手带动着微微晃了晃孟少飞,还是不放弃地说,"我那房间睡得肯定比你的要舒服。"

   "我们全队就住在你下面一层,很近的。"

   "我不管,你要和我睡一起。"唐毅"蛮不讲理"地撂下狠话,又觉得欠缺了一些,于是头往前一倾,在孟少飞的脸颊上落下一吻,才堪堪放开他的身子。


 


   唐毅答应了协助侦三队工作后,颜正强他们原来制定好的计划就实施得十分顺利,又正好唐毅受到了白陶突然的邀请,石大炮便决定顺水推舟,便在侦三队里抽了几个骨干,和国际刑警商量好了,尽量与柬埔寨 警 方取得联系,借着这次机会合力一起将白陶的势力一网打尽。

   唐毅在明,白陶在暗,又加上不敢肯定白陶的势力有多少,警 方就更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和唐毅错开时间入境,默默保护好他,和唐毅保持距离以免引起白陶的警觉。等到时机成熟时,将这股势力彻底消灭。


 


   "什么?我们俩还要分开住!"那天唐毅刚好有个会,局里的会议结果是孟少飞晚上才告诉他的。

   "怎,怎么了,你反应怎么这么大。"孟少飞有点被气呼呼在屋子里打转的唐毅吓到,默默咽了咽口水。

   "我不要,我要和你睡一起。"唐毅现在如同一个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在孟少飞面前来回踱步。

   "那我们房间可都定好了,你改不了了。"孟少飞玩心顿起,有点炫耀地朝唐毅说。他突然觉得和这个孩子气的唐毅斗嘴很有趣。

   "嗯……"唐毅微微低头,沉默了很久。


 


   唐毅看着在客厅里专心致志捣鼓着八音盒的孟少飞,偷偷凑到卧室门口,轻轻拉开门,蹑手蹑脚的溜了进去。

   他的行李箱大开着,唐毅粗略地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男朋友果然就是了解自己,就差剃须刀还没来得及放进去,其他一应俱全。

   唐毅直起身子,要去厕所拿剃须刀,眼睛却瞥到了一些令人兴奋的东西。

   孟少飞的行李箱已经安静地立在了墙边。黑色的行李箱沉稳大气,总觉得箱子的主人是一个酷酷的旷达之人,不过它身上那把似乎是硬套进去的红色小锁又给箱子使用者的个性蒙上了一层稀薄的轻纱,又让人有点捉摸不透,似是将全身的热情都集中在了这一抹红色之上。

   唐毅呆愣愣地定在箱子前,看了良久,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和箱子"对峙"着。唐毅身上的薄卫衣温柔地垂在唐毅的身上,若即若离地将唐毅的上身围了起来。

   卧室的窗咧开了一条小缝,挤进来的风却是不小,吹得唐毅的发丝微微颤动,惹得卫衣有意无意地撩拨着唐毅的腹肌。

   许是眼眶终于酸涩了起来,唐毅终于回过神,低下头用力眨眨眼,可那股酸痛感久久不愿离去,唐毅便抬起一只手,轻轻地揉着眼睛,走开去拿毛巾去了。

   唐毅一手贴着眼睛,走到洗手台边,拿起剃须刀,检查了一下就拿上,又走了回去。

   人的执念总是难以抹去,唐毅走回去,便又"无意"看到了孟少飞的行李箱。他又一次定住了,眼里的那抹红色无法散去,他总是忍不住的想起。唐毅自己也不禁失笑,低下头偷偷笑着,双手无奈地叉腰,手指却如同呆在钢琴上一样,一直无尽地点着的自己的腰。

   唐毅觉得自己现在好似百爪挠心,一直不敢实施心里的那个计划。他的眼皮跟着加快的心脏运动节奏,不安地跳动着,空气停留在原地,似是也想看看唐毅的行动。唐毅的指尖激动得微微颤抖,胸腔不正常地大力起伏,眼里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唐毅站在原地半分钟后,终是机械地迈开了步伐。


 


柬埔寨 20:30

   唐毅洗完澡,身上只穿了一条短睡裤,浴袍也是堪堪穿入,深浅分明的腹肌敞开在外面,任由空气中的丝丝暖气抚摸着、包裹着。唐毅坐在床上,背弯曲着,手上的毛巾一直不停地用力擦拭着头发,他的眼睛便漫无目的地浏览着房间。唐毅的眼珠灵活地转动着,终于,还是停住了——他看到了行李箱里的毛巾。唐毅脸上便都是止不住的笑意,嘴角扬起,似是包含着意犹未尽的想象。

   "咚咚咚!"一听这声,唐毅心下明了,更加高兴,立马站起身去开门。


 

   孟少飞随着开门声抬头,对上的是唐毅满面春风的脸。唐毅一手靠在门上,一手倚在门框而他眼底的余光看到了唐毅随意的穿着——一条短裤包着下身,原应是围住上身的浴袍随意敞开着,完美的腹肌若隐若现,勾勒出的线条如同一丝丝游走的暖意,在两个人身边徘徊。唐毅下巴微微上翘,得意的神情正对上孟少飞一脸的无语。

   "我的毛巾。"孟少飞伸出手,直直地盯着唐毅。

   "哦,"唐毅故作恍然大悟状,又复装傻,"毛巾啊,你要用吗?"

   "当然啊,"孟少飞被弄得哭笑不得,"诶呀快点啦。"身子撒娇一样的来回晃动。

   唐毅的眼神越来越玩味,舌 头竟是开始不听话地舔上了上膛。眼睛微眯了起来,似是在压抑着眼底的侵 略感,但微微扬起的眼尾却满溢着热情,似一头被禁 锢住的猛兽。顺眼往下去,竟是连唐毅的喉结的一上一下都显得如此诱人,引得害羞的红色直往人脸上惹。

   孟少飞的耳根不自觉地变红,又似是真的被撩到,脖子也开始涨红,总感觉口干 舌 燥。孟少飞不自在地轻咳了几声,手打算揣到兜里去。

   "那——"说时迟那时快,唐毅立马抓住孟少飞的手腕处,趁其不备一个用力,就把人拉进了自己的房间,又顺势关上房门,把孟少飞按靠在了紧闭的房门上。

   "唐毅~,"孟少飞手足无措地靠在门上,原本蛮有气势的喊名字因为干燥的喉咙而变得软和,在唐毅听来,就如同撒娇一般,"你怎么能在这里——啊!"那几个字被憋得硬生生说不出来,只能靠微低下头、挤眉弄眼来表明孟少飞此时此刻真实的慌张。

   唐毅把身子放低,抬起头望进孟少飞深邃的眼睛里,声音低沉而有磁性:"隔壁是阿德,另一个房间是空着的,你说,我能不能做呢?"说完还朝面前人挑了挑眉,眼前的语气满是挑 逗。

   "唐,明天早上要起不来的。"

   "明天的事嘛,"唐毅敷衍般的回复,但身子倒是热情的很,将孟少飞打横抱起,凑到孟少飞的耳边,低音混着喘气,"明天再说了!"

   "诶!唐毅!唐毅!我还没洗澡!"孟少飞着力地拍着唐毅的肩膀,脸上的红色丝毫不退,头快埋到胸里去了。孟少飞其实不轻,唐毅抱着也要一步步坚实地踩住,但在两个人眼里这段距离却快得如同只有一瞬。

   "没差啦!"

   孟少飞被唐毅直接压 倒在床上,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喘着粗气,对方的温热气息都互相打在脖子上。唐毅坐在孟少飞身上,上身到不急着先压下去,就是无言地解着孟少飞身上衬衫的扣子。

   "为什么要先解扣子,等会一起好了。"孟少飞也终是得空休息,喘了口气,不解地问着。

   说着,扣子已解到了最后一颗。"因为——"唐毅的笑变得腹黑起来 "方便啊!"径直俯下身,贴上了孟少飞的脖子。

   唐毅的嘴唇强势地在孟少飞的脖颈处处留情,孟少飞的胸腔随着唐毅的节奏也开始异常地起伏,嘴唇不由自主的半开着,舌 头便如同一个在门口守望着的孩子,舌尖停留在上下牙齿间,等着男人随时的到来。衬衫凌乱地散在身下,骨节分明的手紧紧贴着床板,脖子上的青筋被侵 略得暴起,眼神半眯、迷离着任凭身上人躁动。

   唐毅疯了一般地攻击孟少飞红透的脖子,却不小心用力地吻了吻喉结。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一般,孟少飞竟是身子微微向上弹了弹,直接轻叫了出来,声音丝丝入耳,夺人魂 魄。唐毅一听这声,身子微微颤了一下,眼神呆愣了一下,看到孟少飞还未来得及收回去的那点舌尖,坏笑了一下,一句短而轻 佻的"sorry啊"就径直遮上了孟少飞的嘴唇。

   唐毅热烈地邀约着,身子的反应已是不愿再多在门口盘旋一分钟。他禁 锢着孟少飞手臂手逐渐忘情地松开,有意无意地触摸着孟少飞那并不显眼却一直保持优越的身体。从腹肌慢慢向下,唐毅的手来越不老实,而两人依旧唇 齿 交 融着,两个软物相互交 缠,似是调 情般互相试探着。

   等唐毅的手触到下半部的时候,唐毅逐渐激动起来,眉毛上挑满是喜悦。孟少飞的眼神依旧朦胧,有一番别样风情。

   忽地,唐毅感觉脖子处承受了一股压力,这股压力把自己不断往下压。他惊恐的睁开眼,看到孟少飞双手环抱,搭在自己的脖子上,而孟少飞却如同变了个人一般,开始兴奋地回应唐毅之前的攻势,两人的牙齿撞击的在一起,发出一记记闷响。唐毅喜不自胜,加重了力道,重新投入到状态之中。


 


隔壁

   李至德弯腰俯在行李箱旁,扫描了自己的箱子很久,终于看到自己要的东西,满足地笑了笑,拿了出来。

   李至德熟练地塞上耳塞,复躺会床上,心满意足地看着眼前永不停止的电视画面。


张张怪人呐~

你是谁?我是谁?

   脑子不清醒……

  在干嘛?我不知道……

  Jack走了有多久?赵立安不知道……

   他数不清多少个夜晚从睡梦中惊醒,冷汗打湿了后背。每次醒来的赵立安都不能再睡下去,就坐在床边卷着身子,等着天亮,然后正常的上下班。

  赵立安不喜欢下班,回家一个人,然后就是坐着等天亮,很难熬……

   “赵子,今天我不回家,但你一定要吃饭”室友威卡打来电话,他知道赵立安会忘记吃饭的。

   “好。”赵立安挂了电话就埋头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

  时间久了,赵立安辞去了警...

   脑子不清醒……

  在干嘛?我不知道……

  Jack走了有多久?赵立安不知道……

   他数不清多少个夜晚从睡梦中惊醒,冷汗打湿了后背。每次醒来的赵立安都不能再睡下去,就坐在床边卷着身子,等着天亮,然后正常的上下班。

  赵立安不喜欢下班,回家一个人,然后就是坐着等天亮,很难熬……

   “赵子,今天我不回家,但你一定要吃饭”室友威卡打来电话,他知道赵立安会忘记吃饭的。

   “好。”赵立安挂了电话就埋头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

  时间久了,赵立安辞去了警局的工作,开始四处停留工作,身边的朋友换了一波又一波,更似陌生人,这里没有人知道赵立安的过去了。

   威卡出去约会了,赵立安羡慕了,以前以为Jack可以一直在身边,可是他突然就走了,没有一点征兆。Jack的消失就好像是从未来过一样,在赵立安的生活彻底抹去了痕迹。

   赵立安似乎快要没有了记忆,他想找Jack……可是Jack在脑海的画面越来越迷糊。

  这几年,赵立安接触的事情越来越触及内心深处,赵立安有些恶心了。  曾经赵立安是单纯的,有Jack在身边,他遇到都是美好的。Jack走了也带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赵立安越来越不喜欢这个世界了。

   天黑了,身边的同事都已经走完了,赵立安收拾了桌子上的文案准备起身回家,刚站起来就一阵晕眩,他在原地停留了一会,不慌不忙的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药,也没数多少就一口倒进嘴里。情况好了一些的赵立安起身,正常的走了出去。赵立安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年了,慢慢也习惯了。

   回到家,赵立安拿着外卖坐在餐桌,眼前出现的是Jack围着围裙笑着说“这个不健康,我给你做好吃的”,赵立安就开始了傻笑,可眼前没有了Jack,赵立安头又开始痛了起来。

  忍着痛吃完了饭,没吃药就将自己扔进了浴缸,泡着半温半凉的水赵立安找到了感觉,这些感觉刺激着神经。卧室的手机响了,赵立安起身用浴巾包住自己,头开始痛起来,摁住太阳穴手撑着洗手台,门外的手机依旧响着,赵立安感觉头要炸了。

   头抬起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越来越陌生,镜子里的自己在变化,变化的那个人好像是记忆里的一个人,是谁?赵立安越想越疼。

   手机停了,赵立安低下头,手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捏碎的被子割到了,流了好多血,这些血刺激着赵立安的大脑。

 

  脑海的记忆不停闪动。

  赵立安躺在血泊之中……

  自己手上全是血,地上的人手捏着自己的衣服,嘴角微微上扬。

  “ja……ck…… 好……好……活……下……”赵立安没有说完的话回荡在Jack耳边

………………

  “你是谁?”脑海记忆扰乱了赵立安,血还依旧滴着……

  

一个拳头将镜子打碎,赵立安害怕了……

  血迹顺着裂缝染了半个镜子。

  “我……我是谁?”

  

   赵立安看着手上的血晕过去了,倒在了浴室门口。

  威卡凌晨回了家。

 

人依旧没有醒来,威卡急急忙忙送赵立安去了医院。

  “你需要住院,证件给我,我帮你办理住院”

  “不需要,我要回家”

   赵立安执意回了家。

  过几天,赵立安搬离了这里……

   没有跟任何人说。

   赵立安去了另一个城市,这里又没有人认识他了。这次他选择了一个人住……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在面试的过程,赵立安看着自己的手,陷入沉思。

 

   “姓名……”

   “赵子”

 

   “赵子?是外号吗?”面试看着他的身份证开着玩笑……

   “是啊!还有小个子也是”

    “你看着也不小啊”面试官继续开着玩笑。

  赵立安收起了嘴角的微笑……

    “我是赵立安,我是赵子,我是小个子”心里不断重读着,压下了头疼。

   面试很成功,赵立安回到家。打开电视机里面播放着新闻。

   “这个世界太肮脏了……”赵立安恶心着新闻里面的内容。

  赵立安点上一根烟,看着桌子上的药。头开始隐隐作痛,夹着烟,却不去拿药。赵立安想疼,这种疼自己刺激着神经,突然有一种快感。忍着痛继续吸着烟,眼前变得朦胧起来。好像头痛带来的快感已经满足不了赵立安了,将烟扔在桌子上走进厨房拿出一只杯子摔碎,然后将碎片捏在手里。伤口又重新裂开了,血一滴一滴流。

   

   他看见自己倒在血泊之中,手抓着一个人

   他看见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那个人的手抓着自己。

   …………

   “你是谁?”

   “我是谁?”

  

  “赵立安啊”

  

項顧鈦合金

我還是想說

緯恩是真的很帥!!!!

尤其是酒窩超級可愛的!!

看到b站很多人都說他醜

髮型要背鍋

我還是想說

緯恩是真的很帥!!!!

尤其是酒窩超級可愛的!!

看到b站很多人都說他醜

髮型要背鍋

項顧鈦合金

然後也有人說雋智不好看

history粉都有共識吧

劇裡的攝影機就像有詛咒

劇外永遠比劇裡好看

加上小智是模特!!!!!

有看過哪個模特沒有魅力的嗎?!

我等大家真香😎

然後也有人說雋智不好看

history粉都有共識吧

劇裡的攝影機就像有詛咒

劇外永遠比劇裡好看

加上小智是模特!!!!!

有看過哪個模特沒有魅力的嗎?!

我等大家真香😎

林先生
history3那一天P1-P...

history3那一天
P1-P2百度网盘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aL9VKWwnayoJ9wQRQjHExA 提取码:j0ml

history3那一天
P1-P2百度网盘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aL9VKWwnayoJ9wQRQjHExA 提取码:j0ml

Pretty-Phantom

(HIStory3 那一天 EP01.02)

(沒有截圖以及簡短的心得)

第1、2集整體來說不錯啦,沒有讓我感到尷尬的演技。五個朋友相處之間的戲碼很自然,自然的屁孩。

(讓我回想起學生時代的同學)

比較讓我尷尬的是副CP的笑容😂😂😂 ,有一種很僵硬的感覺。

雖說BL劇女角通常都是炮灰,可是這個設定也太…………令我無言。

開頭項豪廷跟女角親---熱的戲真的太長了,我還以為我在看BG戲呢。

明杰這個角色也太好笑XDDDD 「雄起」到底是什麼意思啦!

飾演于希顧的黃雋智也太瘦了吧。劇裡一直說他很帥可是我一直沒有辦法做聯想。😂 如果他吃得胖一點就好了。

還有,于的服裝是怎麼一回事。就算要強調他很會讀書也不要穿那麼老氣😂...

(沒有截圖以及簡短的心得)

第1、2集整體來說不錯啦,沒有讓我感到尷尬的演技。五個朋友相處之間的戲碼很自然,自然的屁孩。

(讓我回想起學生時代的同學)

比較讓我尷尬的是副CP的笑容😂😂😂 ,有一種很僵硬的感覺。

雖說BL劇女角通常都是炮灰,可是這個設定也太…………令我無言。

開頭項豪廷跟女角親---熱的戲真的太長了,我還以為我在看BG戲呢。

明杰這個角色也太好笑XDDDD 「雄起」到底是什麼意思啦!

飾演于希顧的黃雋智也太瘦了吧。劇裡一直說他很帥可是我一直沒有辦法做聯想。😂 如果他吃得胖一點就好了。

還有,于的服裝是怎麼一回事。就算要強調他很會讀書也不要穿那麼老氣😂 我班上蟬聯第一名的同學也沒那樣。

項豪廷一家人好歡樂。

(不過做家事賺零用錢這點讓我很不解。一起做家事不是應該的事嗎???)

劇照的于希顧的髮型比劇裡的好看太多,真的。

(下集下禮拜續)

項顧鈦合金

当那一天越了界 项豪廷✖于希顾

OOC OOC OOC 不喜慎入

还没开播,所以人物个性都没抓到

突然的脑洞 如果项豪廷✖于希顾

用越界的经典相撞画面会怎样呢

Just小短篇

1.

‘‘项豪廷!都已经三年级了,这么散漫,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玩,到底还想不想毕业!’’班导拿着藤条的手气到颤抖,颤颤巍巍的指着面前一副无关紧要,痞里痞气的人。

‘‘老师,这个叫freedom’’

‘‘自、由、意、志’’ 项豪廷在班导面前故意字字加重,同时用眼神坚定的望着他。

班导被项豪廷唬得一愣一愣的,思绪都还没恢复,听见同学们的惊呼,连忙往门外看,只见项豪廷送给他一个手势后,一边欢呼一边跑离教室。

‘‘项豪廷!你给我回来!可恶,同...

OOC OOC OOC 不喜慎入

还没开播,所以人物个性都没抓到

突然的脑洞 如果项豪廷✖于希顾

用越界的经典相撞画面会怎样呢

Just小短篇

1.

‘‘项豪廷!都已经三年级了,这么散漫,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玩,到底还想不想毕业!’’班导拿着藤条的手气到颤抖,颤颤巍巍的指着面前一副无关紧要,痞里痞气的人。

‘‘老师,这个叫freedom’’

‘‘自、由、意、志’’ 项豪廷在班导面前故意字字加重,同时用眼神坚定的望着他。

班导被项豪廷唬得一愣一愣的,思绪都还没恢复,听见同学们的惊呼,连忙往门外看,只见项豪廷送给他一个手势后,一边欢呼一边跑离教室。

‘‘项豪廷!你给我回来!可恶,同学!你帮我去找教务主任’’说完,就迈着肥胖身躯,朝项豪廷离开的方向跑去。

2.

‘‘哇!没想到胖归胖,跑步还是蛮快的嘛!’’项豪廷轻松的慢慢跑,还一边回头观察班导的跑步姿势。

‘‘项豪廷!!你就不要让我追到!!走了一个夏宇豪,结果又来一个项豪廷!’’教务主任突然从教学楼冲出来,经过夏宇豪磨练过的实力果真不容小觑,一下子就把距离缩短了一大半。

项豪廷看着距离快速的缩小,眼神突变,细长的眼睛变得像刀锋的锐利,手臂摆动的幅度也渐渐加快,三两下就又把主任甩在脑后。

经过一小段的冲刺后,项豪廷已经跑了大半个校园了,追在身后的教务主任也早就不见蹤影,他一边确认身后是否有人追上,一边调节速度,一心二用的结果就是,没有注意到朝着自己走过来,低头看书的娇小身影。

" 碰!!"人在慌张时,下意识的会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东西,就像是溺水是抓住浮木。

于希顾闭上眼睛,已经做好摔在地上的准备,毕竟自己对这种事情已经经验丰富了。

没有感觉到预期中的疼痛,于希顾疑惑的睁开眼,一入眼的就是一张非典型的帅脸,一双狭长的眼睛,眼神中溢满了温柔......

『哇靠!于希顾!!你在想什么!』项豪廷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朋友,脸红扑扑的,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就忍不住逗逗他。

‘‘欸......于希顾,你还要在我身上趴多久?’’语调轻轻上扬,勾回于希顾的意识,他急急忙忙的离开,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卡在项豪廷的头上:‘‘ 项豪廷!!怎么办......衬衫的纽扣跟你的头发缠在一起了!’’

‘‘喔...那个不用解了啦,我头发剪掉就好了,不然这样太麻烦了。’’对比于希顾的焦急,项豪廷显得满不在乎。

‘‘不行,这事情是我造成的,我必须要解决,而且......你头发剃掉就不帅了啊......’’于希顾音量越说越小,自以为对方没听到。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委屈你一直举着手喽!来,书捡起来,劳烦全校第一名陪我走这段路了。’’项豪廷心情突然就愉快了起来,捉弄这个小朋友一直是他的兴趣。

‘‘项豪廷!!!给我站住!!’’远方突然传来主任的怒吼,吓到了举着手的于希顾:‘‘欸...那个!主任...你...我...这个...现在要怎么办!’’

看着慌慌张张的于希顾,项豪廷笑意更深了。

‘‘委屈你陪我一起逃了喔!呐,衣服盖住脸跟学号,手勾好我的脖子喔!预备...衝!!’’

双脚突然悬空,吓得于希顾双手紧紧的搂住项豪廷的脖子,鼻间充斥着专属於项豪廷的味道,周边安静的只剩下强壮的心跳声与激烈运动的喘息声。

『完蛋了......』于希顾头轻轻靠着项豪廷的肩窝,喃喃自语道。


看完首播回来,发现出入还是挺大的,所以希望大家不要砲轰我🙇

林先生
history又来了!!!!!

history
又来了!!!!!

history
又来了!!!!!

先生姓杨是吾郎

【立克】小番外 梦

话说,自从那天在唐毅家和Jack意外落水,从而和他的胸肌腹肌有了直观接触之后,赵立安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他晚上开始梦到被浸湿后透明的白色衣服下包裹的充满力量的胸肌和腹肌,他们一会儿近一会儿远,每次赵立安想伸出手感受一下的时候就突然消失不见,又出现在另一个地方。一连好几天,他的内裤都不够换了。。

赵立安抱着枕头躺坐在床头,看着上身未着寸缕的jack,默默吞了口口水。他不记得怎么突然这样了。

Jack跪在床上直起上身,盯着他一动不动。

“想摸摸看吗?”充满诱惑的嗓音,勾着自己脆弱的自制力。

“……嗯。”他迟疑着点点头,下一秒钟枕头就被人抽走。面前的人一跨膝盖,上前捉住自己的手,放在他的...

话说,自从那天在唐毅家和Jack意外落水,从而和他的胸肌腹肌有了直观接触之后,赵立安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他晚上开始梦到被浸湿后透明的白色衣服下包裹的充满力量的胸肌和腹肌,他们一会儿近一会儿远,每次赵立安想伸出手感受一下的时候就突然消失不见,又出现在另一个地方。一连好几天,他的内裤都不够换了。。




赵立安抱着枕头躺坐在床头,看着上身未着寸缕的jack,默默吞了口口水。他不记得怎么突然这样了。

Jack跪在床上直起上身,盯着他一动不动。

“想摸摸看吗?”充满诱惑的嗓音,勾着自己脆弱的自制力。

“……嗯。”他迟疑着点点头,下一秒钟枕头就被人抽走。面前的人一跨膝盖,上前捉住自己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一寸寸的缓缓移动。

“好摸吗?”唇角一勾,本来就长了一双桃花眼的人,现在更是让他不敢看了,仿佛一对视灵魂都要被吸进去。

“……嗯…”他只想把头埋得更低,耳朵通红,烧的他嗓子发干,细细的挤出一丝回应。

“呵……”那人笑了声,另一只手勾起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直视。“还有更好摸的。”

他笑的更深,右手拉着自己的手一寸寸往下,指尖被牵引着拂过坚硬的腹肌,绕着八块腹肌缓缓摩擦了一圈,接着继续往下……


——

祝你们都能把手伸进喜欢的男孩子的裤裆里 ヾ(*ΦωΦ)ノ

……我也想(不是)

烟花渡口
爱上杨孟霖的第九十六天~情深不...

爱上杨孟霖的第九十六天~
情深不寿爱已成殇我终于可以再看这张照片了…

爱上杨孟霖的第九十六天~
情深不寿爱已成殇我终于可以再看这张照片了…

张张怪人呐~

想你就见你



   难啊难啊,太难了……

  2019.10.15的陈廷轩让麻麻没了……


    近日天气转凉了,陈廷轩也情不愿的被迫穿上外套,当然这也是卞庆华强硬要求的。前几天为什么一直没有消息,因为一个人忙着生病,一个忙着照顾。


   陈廷轩真的是让卞庆华不省心!!!


  “都说了天凉了天凉了,让你多穿点,你不听”卞庆华气的头疼。


  “我也不想啊,谁想生病嘛,再说了又不是啥大病,吃药就好了~”陈廷轩躺在床上看着气急败坏的卞庆华有些心虚,可还是拉不下面子说自己错了。


 ...



   难啊难啊,太难了……

  2019.10.15的陈廷轩让麻麻没了……


    近日天气转凉了,陈廷轩也情不愿的被迫穿上外套,当然这也是卞庆华强硬要求的。前几天为什么一直没有消息,因为一个人忙着生病,一个忙着照顾。


   陈廷轩真的是让卞庆华不省心!!!


  “都说了天凉了天凉了,让你多穿点,你不听”卞庆华气的头疼。


  “我也不想啊,谁想生病嘛,再说了又不是啥大病,吃药就好了~”陈廷轩躺在床上看着气急败坏的卞庆华有些心虚,可还是拉不下面子说自己错了。


   孩子感冒发烧了,卞庆华第一次照顾生病的男生,毛手毛脚的,期间还被陈廷轩嫌弃了一番。可卞庆华也没办法,照顾孩子这事吧,还得一辈子来学习。


 

   感冒好了的陈廷轩跟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就想着出门玩……学校也终于放假了,正好赶上美女哥哥可以带着陈廷轩学习一些东西。早在之前陈廷轩就被邀请去韩国的首尔时装周看展,陈廷轩激动的抱着卞庆华就是一顿“猛锤狂咬”,可差点把卞庆华整得不敢抱他了,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


   “你去哪?”卞庆华看着没有说话就准备出门的陈廷轩有些疑惑。


  “去找美女玩呀~”陈廷轩边穿鞋边回答。


  “给我回来!”卞庆华态度很坚硬……


   “我不!”陈廷轩也很强硬……


   僵持之下,卞庆华妥协了。


   “换件衣服再走……”卞庆华话还没说完陈廷轩就跑没影了……


………………


    孩子偷吃了冰淇淋,被美女哥哥拍下了。


  “今天干嘛了?”陈廷轩一回到家就被卞庆华质问了。


   “今天……跟美女玩的很开心……”说着陈廷轩就心虚的准备跑进卧室,却被卞庆华揪住了命运的衣领子。卞庆华提着孩子的衣领让他退回到自己面前。


  卞庆华教训了陈廷轩一晚上。




  为了惩罚孩子,卞庆华没有按说好的一样陪陈廷轩去看韩国欧巴,转过头陈廷轩早就约好了美女。陈廷轩突然对服装有了兴趣,所以更喜欢和美女哥哥待在一起讨论,这可急坏了卞庆华。


  吃醋也不是,不吃醋也不是。


  卞庆华太难了……


  卞庆华要回基隆陪家人去了,正巧,陈廷轩和美女一行人也要去了,卞庆华就载着陈廷轩去了,到了那边才汇合,事情办完后天都黑了准备返程的陈廷轩被卞庆华麻麻留下了下来,说是要和陈廷轩聊聊天。结果是卞庆华缠着陈廷轩一晚上。


  “今天你们都干嘛了?”卞庆华好奇着小孩一天的行程。


  “该玩的都玩的……”陈廷轩忙着看时装周的流程有些对卞庆华敷衍。


   “那我下次再你玩就不好玩了……”卞庆华还有些失望,本来想着有机会带陈廷轩好好玩。


   “嗯”


   “话说……你今天是不是又脱衣服了??”卞庆华突然记起,陈廷轩玩游戏的时候把衣服脱掉了。


   陈廷轩心里咯噔一下,缓缓放下手上的电脑,心虚了。


  “你想去韩国感冒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可不去,没人照顾你!”卞庆华叉起了腰。


  “哥,哥,哥哥,我错了”陈廷轩抱住卞庆华的腰撒着娇。


  会撒娇的男人命真好,会撒娇的陈廷轩,卞庆华受不了。


  卞庆华失踪那么久,好巧不巧,载着陈廷轩回去的时候路上遇到了老朋友,被迫出现了在朋友的限动里,卞庆华有些慌张,自己和陈廷轩还穿着莫名的情侣衫……


   为了不上镜,陈廷轩主动给他们拍了照片。


   虚惊一场~


   接下来,卞庆华又将度过没有陈廷轩的一周,有点难熬……


   走的前一个夜晚,卞庆华破天荒放弃了健身,就看着陈廷轩收拾东西,然后偶尔撒个娇给陈廷轩。


  “卞庆华,你知道嘛?你变了”陈廷轩整理着衣服,逗着卞庆华。


  “哪里呀?”卞庆华突然好奇自己哪里变了,粉丝也常说他变了,但他自己却不知道。


  “这里……”陈廷轩手捏成小拳头敲了敲卞庆华的脑袋,学着Jack的样子。


   “淦”卞庆华一下子将陈廷轩抱住将他压向床上。


  对卞庆华来说,陈廷轩刚刚是在勾引他。


  “别闹,明天还得见人呢,我东西还没收拾完。”陈廷轩看着有些想法的卞庆华。


   “是你先勾引我的”卞庆华埋进陈廷轩的脖子呼着气……


   “痒……”


   “不闹你了,你快收拾吧”卞庆华起身将陈廷轩拉起来。


  唉,舍不得也要放他去呀,孩子期待了这么久呢。


………………


  陈廷轩到了韩国下了飞机就开启了直播,陈廷轩有些兴奋……


  “正希啊~你手机借我呗……”卞庆华看着陈廷轩开了直播,犹犹豫豫要不要点进去,但是自己点进去可能留言得炸……


    “啊?哦~”陆正希知道自己成柜门了……


  看着陈廷轩,卞庆华可是更想念了,这才多久啊……想,真想!


  

   陈廷轩到了韩国跟回家一样,这次真的来对了,陈廷轩还是很期待这一周,就只是没有卞庆华,陈廷轩也想卞庆华来……


   晚上陈廷轩和卞庆华视频


  抱不到的人啊~


  “淦”卞庆华有了不成熟的想法。


  “你去了,你还不如直接公开你俩在一起得了”林世豪对卞庆华这一想法给予否定。


   “又不是去几个月,几年,几天你就不行了,卞庆华你不行啊……”


   “你们不懂谈恋爱,我不跟你们说”卞庆华有些生闷气了。


   ——————


   卞庆华还是悄悄跑了,在谁都不知道情况下去韩国找了陈廷轩。


   想你就见你!!!


白浅笑

《荆棘丛》

《荆棘丛》

※题文无关

※大概没人记得的点梗,糖衣英雄救美x

※我们正经人文风可是很(不)正经的x

※写了半天并不知道自己写的啥系列x

※大概是看了结局的怨念哼x


我们生于泥泞。

我们在荆棘丛里吟唱。

我们要制造黑暗,要毁灭光明。

然后在光明里死去。

                ——与正文无关的题记


“你们最好老实交代人在哪里!”

Jack?

“阿飞!阿飞!”

赵子?

“学长你到底在哪里?”

钰琪?

孟少飞用尽全力想睁开眼,耳边的呼喊又远又近。他浑身上下没有...

《荆棘丛》

※题文无关

※大概没人记得的点梗,糖衣英雄救美x

※我们正经人文风可是很(不)正经的x

※写了半天并不知道自己写的啥系列x

※大概是看了结局的怨念哼x


我们生于泥泞。

我们在荆棘丛里吟唱。

我们要制造黑暗,要毁灭光明。

然后在光明里死去。

                ——与正文无关的题记


“你们最好老实交代人在哪里!”

Jack?

“阿飞!阿飞!”

赵子?

“学长你到底在哪里?”

钰琪?

孟少飞用尽全力想睁开眼,耳边的呼喊又远又近。他浑身上下没有半分力气,像是漂浮在水里,周围除了无尽的黑暗没有任何东西,他就像一块浮木,漫无目的地漂向未知。

“孟少飞!”

谁?

“人在哪儿!”

好熟悉的声音……是谁?

“把他还给我!”

“敢动他!你死定了!”

那声音仿佛从地狱而来,裹挟了无尽的黑暗与业火一样的愤怒狠狠砸在他的耳膜上,耳边顿时轰隆了一片巨响,周围的水突然沸腾起来,滚烫地灼烧着他的身体,眼前的黑暗的一片被渲染成火红。

谁……谁来救救我……

他在心底无声地呐喊。周遭的空气被燃烧得越来越稀薄,他眼前的红色渐渐蒙上一层花白,死神的镰刀渐渐变得清晰。

“孟少飞!”

仿佛有冰菱落下,砸进身边滚烫火海里,周围一切霎时间具化,他感到另一个人炙热的呼吸。

“唐……毅……?”


“人没受伤,只是吸入麻醉气体昏睡了过去,目前没有什么大碍,等他醒来再观察一会儿就可以走了。”苦大仇深的江医师看了眼沉沉睡去的孟少飞,忍不住笑了笑,“这大概是他在我这儿伤得最轻的一次了。”

“谢谢江医师。”Jack脸上依然是他那万年不变的招牌卖身笑,“好在孟警官没有大碍,不然老板真的要去剁人了。”

“不过阿德是真的疯了哎,居然敢把这家伙迷晕囚禁还放火?要不是唐毅警觉这家伙这次可能真的没救了唉。”

“我觉得,要疯的人可能是老板。”方Jack意味深长的一笑,“不过老板的伤怎么样?”

“唐毅哦~”江·吃瓜看戏·劲堂对着Jack暧昧一笑,“难得英雄救美的后果就是右手臂和肩部浅二度烧伤,背上大部分一度烧伤,并附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不过对于唐毅来讲好像也没什么呐~”

“比起他,我更担心那位罪魁祸首呢~”

心情不错的江医师眨眨眼,露出一个看透一切的微笑。


唐毅做了一个梦。

梦里,孟少飞静静站在天台上,蓝白相间的病服罩在他消瘦的身体上,身体单薄得仿佛下一秒就要碎裂。

“少飞?”

他向前一步,前方的路骤然坍塌成一片不见底的深渊。前方的人离他不过几步之遥,可他偏偏跨不过去。

“少飞!”

前方的人转过身,面色苍白得像医院的墙,衬得那双大眼睛黑得更加深邃,也更加悲伤。

“唐毅……”孟少飞突然努力扯地出一个笑来,“你为什么没有来?”

我为什么没有来?唐毅张口,却发现自己喉咙像是吞下一团火般的滚烫炙热,发不出一个音节。

我……为什么没有来!

“唐毅……”对方苍白的脸上笑容越发让人心疼,“我一直在等你……”

不是这样的!少飞!不是这样的!唐毅急急向前迈了一步,努力伸出手想去抓住眼前的人,可那单薄的身体明明那么近,却偏偏怎么也够不到。

“唐毅……我不要等你了……”

眼前画面忽然一片一片分崩离析,眼前人的脸一块一块碎裂成泛着冷光的玻璃碎片向他袭来,一片一片,扎得他血肉模糊、遍体鳞伤。

“少飞!”

他骤然惊醒,躺在病床上大口喘着粗气,耳边监护仪的响声冰冷响在耳畔,一声一声提醒他现在所处的环境。

“怎么了怎么了!”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刚刚还在梦境里碎成渣的人正完好无缺地站在他面前,呆毛一翘一翘的昭示着主人的好心情。

我难道不是受了重伤吗?怎么一个二个都开心得好像中了奖了一样?唐毅忍不住腹诽,一群没良心的。

“是伤口痛吗?”大难不死孟警官冲到床边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唐毅看着他红润的脸色松了口气,严肃地对他点点头。

“你等着!我马上去找那个庸医!”完全看不出几个小时前还被迷晕囚禁还差点遭遇火灾的孟警官蹭的站起来,急匆匆地想要冲出病房逮捕江姓庸医,被躺在床上的唐老大及时叫住,成功的避免了一场小孩子过家家般的争吵。

“不用了。”

“噢……”孟警官乖乖回到病床边,心疼的看着唐毅烧伤的上臂,忍不住戳了戳他没有被烧伤的手,“你傻哦用身体去挡,那火还烧着唉你都不怕吗……”

“怕。”

“怕你还去挡!”孟警官肉眼可见地气成一只圆鼓鼓的河豚,看上去似乎很想冲过来揍他,但看了看他狼藉的手臂还是乖乖忍住了。

更怕失去你。唐毅对他眨眨眼,忽然皱紧眉头,“孟少飞,我好痛。”

“啊?那我马上去找姓江的,你等等哦。”孟警官如临大敌般站起,开启马达似乎又要冲出去。

“不用,”唐毅偷偷笑了笑,随即一脸正人君子般的严肃。

“你亲我一下就好。”


end


大概是一个少飞被绑架然后糖衣受伤的故事

哼我非要虐一虐糖衣,谁说话都不好使x

最近一直在忙着自己一篇原创终于有时间来发泄一下被结局打击到的怨念x

希望大噶不要嫌弃,比哈特😘😘


张张怪人呐~

给块糖——rps

    半夜蹲糖没蹲到,自己产糖吃~

    “你真的没有给我安全感”陈廷轩放下手里的筷子,他已经没胃口了。这顿午餐没有吃完陈廷轩就离开了。面对卞庆华的沉默,陈廷轩在那一刻似乎有了结束这段感情的想法。

  失去刚刚在一起的热情,面临的是生活的繁杂琐事,陈廷轩感觉卞庆华好像没有那么喜欢他,好像只是冲动了而已。

卞庆华不善言辞,甚至行动表达也不是很清楚,就像是一根木头。

  那天陈廷轩离开后,卞庆华没有打电话,没有发短信给陈廷轩,甚至都不在网路世界。没有工作的卞庆华就待在家里,健身、打电动是卞庆华的消遣。心里很...

    半夜蹲糖没蹲到,自己产糖吃~

    “你真的没有给我安全感”陈廷轩放下手里的筷子,他已经没胃口了。这顿午餐没有吃完陈廷轩就离开了。面对卞庆华的沉默,陈廷轩在那一刻似乎有了结束这段感情的想法。

  失去刚刚在一起的热情,面临的是生活的繁杂琐事,陈廷轩感觉卞庆华好像没有那么喜欢他,好像只是冲动了而已。

卞庆华不善言辞,甚至行动表达也不是很清楚,就像是一根木头。

  那天陈廷轩离开后,卞庆华没有打电话,没有发短信给陈廷轩,甚至都不在网路世界。没有工作的卞庆华就待在家里,健身、打电动是卞庆华的消遣。心里很乱,也很纠结,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那个孩子。

  陈廷轩一直在等卞庆华的消息,可是什么也没等到,有些生气也有些失落。陈廷轩尝试发限动,发贴文来引起卞庆华的注意,他知道卞庆华一定会看到,等了很久依旧没有消息。

  陈廷轩没有和卞庆华在一起就闲了下来,放假了美女约着陈廷轩出去玩,陈廷轩发帖文说想去游乐场,他希望卞庆华能知道,去游乐场就能哄好他。

   依旧没消息……

  过了两天

  陈廷轩约着美女去了韩星的见面会。

  卞庆华和林世豪、吴承洋、kana去了歌手的演唱会

  说实话,陈廷轩慌了。以前,卞庆华是陪着陈廷轩去见面会,这次去演唱会却没有跟他说一声。在现场的时候陈廷轩没有了以前的激动,心里总是在想卞庆华。

  陈廷轩熬到了结束,礼貌的和美女分开了。他想去见卞庆华,好像他们几乎半年没有像这段时间一样这么久没见面、没联系。走在去小巨蛋的路上,陈廷轩琢磨着一会儿见到他们要说什么……

  发了消息给林世豪说会来找他们,林世豪知道他俩闹了矛盾也没告诉卞庆华陈廷轩来了。陈廷轩到的时候演唱会还没有结束,他站在外面受着风找了一个角落等着他们。

   结束了,林世豪带着他们出门,找到陈廷轩等他们的角落。

   “廷轩?你怎么在这?”吴承洋在卞庆华的前面走着先看到了陈廷轩。卞庆华在听到陈廷轩的名字后就直勾勾地盯着陈廷轩。

   “在等你们呀”陈廷轩等的有点久,声音都有些打颤,笑着回答了吴承洋的问题但眼睛确实看着卞庆华。

  “傻孩子”kana看了陈廷轩的样子就过去搂住陈廷轩。

  卞庆华手捏紧了些,他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又是一次见面,几人找了一家小饭馆,进了一个小包间,像往常一样聊天。陈廷轩最先坐下,卞庆华顺势就坐到了他旁边,坐下的时候摸到了陈廷轩的手,有些凉,卞庆华握住了这手想给他暖一暖。陈廷轩有些惊到,看着卞庆华。

   “谁让你在外面站那么久,也不知道进去等”卞庆华终于说话了,小孩的样子实在令他不能再沉默。

 

  陈廷轩倒是有些惊喜。

  “你手太热了也不至于用我手降温吧”陈廷轩急忙将手抽回。

   一顿饭吃完又是离别的时候,吴承洋因为还有事和kana紧忙忙的先走了,林世豪也知道俩人情况一个人回了家。

   “哥……”陈廷轩先开了口,卞庆华一直盯着他,陈廷轩似乎有点委屈了,明明是他卞庆华这么久没理他,明明是他卞庆华做错了,可为什么感觉他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冷吗”卞庆华看着眼前的孩子,好像自己真的太过分了,没有给足他安全感,还等着他来主动。

   “冷”陈廷轩笑了

  卞庆华看着周围环境,还好没什么人,张开双手,陈廷轩一跳一跳地抱住了他。

   卞庆华将陈廷轩带回了自己家,陈廷轩看到厨房里的垃圾,全是方便面,外卖盒,甚至还有几瓶啤酒罐。

  “忘记扔了”卞庆华将垃圾拿出去放在了门口,又将厨房好好整理了一下。

   客厅的茶几上还摆放着他的游戏手柄,陈廷轩看着就有些来气……

   “我一直在等你消息,你却在家里玩游戏”陈廷轩就恨卞庆华是个木头。健身、电动似乎都可以比他重要。

  卞庆华急忙收好自己的手柄。

  “今晚床归我,你睡沙发,哼”陈廷轩也该闹闹小孩子脾气了,好像卞庆华被偏爱的有些有恃无恐了。

  卞庆华觉得有些好笑,也就依了孩子。

  卞庆华真真实实在沙发上睡着了,陈廷轩半夜爬起来抱着小枕头出来在卞庆华旁边挤了一个地方睡了上去。卞庆华感到怀里多了一个东西勾起了嘴角将人抱紧了些。

  陈廷轩丢掉手上的枕头,人都在这了,还要枕头干嘛,抱人就好了,就将头埋进卞庆华的胸膛。

  熟睡后卞庆华松开了手,陈廷轩一个翻身滚到了地上,脚撞到了桌子上。

  “啊”一声尖叫 。

  卞庆华惊醒,看着地上的人,笑出来了声。

“你还笑”陈廷轩赶紧揉了揉脚,幸好只是碰了一下。

  卞庆华起身将人抱起来,抱进了卧室,又顺势和他睡在了床上。

  第二天,卞庆华问陈廷轩想去哪里,今天会陪着他。

   “游乐场啊,一直等着你带我去呢”

   带着陈廷轩去了游乐场,陪着他玩了很久。带着陈廷轩去了电玩城,陪着他玩了所以项目。带着陈廷轩去了玩具店,买了他喜欢的玩偶。

   陈廷轩玩的很开心,太容易满足了的一个孩子。

  卞庆华明白自己是块木头,有时候会忽略掉陈廷轩的感受,他也是在自责,好像给陈廷轩的并不多。

  “跟我在一起,生活会不会很辛苦啊”卞庆华看着兴致正高的陈廷轩。

  “你去给我买个糖”

  卞庆华立马转身进了超市买了几种陈廷轩爱吃的糖。傻愣愣的把糖递给陈廷轩,陈廷轩没有接,卞庆华打开一颗糖喂进了陈廷轩嘴里。陈廷轩这才笑眯眯的吃了下去。

  “生活这么苦,你给块糖就好了”

  卞庆华陈廷轩发糖了吗???

  没有的话我再产糖吃!!!

恐龙妈妈825

191009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徐钧浩(徐鈞浩)衣服

T恤 | @MichaelKors LOVE 字母装饰短袖 T 恤(MH95MJ797J001)

Watch Hunger Stop 公益单品
为纪念 10 月 16 日世界粮食日,设计师 Michael Kors 为其设计了特别系列单品。以 LOVE 字母装饰 T 恤, Stop 的项目主题:“FOOD IS LOVE”,“食即是爱”。每售出一件 “LOVE” T 恤或托特包,MICHAEL KORS 就会通过世界粮食计划署将所有利润捐赠给需要帮助的儿童。
#徐钧浩
#徐鈞浩

191009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徐钧浩(徐鈞浩)衣服

T恤 | @MichaelKors LOVE 字母装饰短袖 T 恤(MH95MJ797J001)

Watch Hunger Stop 公益单品
为纪念 10 月 16 日世界粮食日,设计师 Michael Kors 为其设计了特别系列单品。以 LOVE 字母装饰 T 恤, Stop 的项目主题:“FOOD IS LOVE”,“食即是爱”。每售出一件 “LOVE” T 恤或托特包,MICHAEL KORS 就会通过世界粮食计划署将所有利润捐赠给需要帮助的儿童。
#徐钧浩
#徐鈞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