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IStory3

32.2万浏览    3858参与
金在恩

{那一天/項顧}.記.

看完18集之後,滿腦子都是說服自己不會發生任何事的理由


其實,說不定項豪廷只是想起來他忘記關火才那個表情的


然後我還要等好久才能知道到底怎麼了

看完18集之後,滿腦子都是說服自己不會發生任何事的理由


其實,說不定項豪廷只是想起來他忘記關火才那個表情的


然後我還要等好久才能知道到底怎麼了


miss.rainbow

history一定he…金字招牌…童叟无欺…

在下周三前心里每天默念十遍

导演我相信你不会旋转我的(亲切笑)

history一定he…金字招牌…童叟无欺…

在下周三前心里每天默念十遍

导演我相信你不会旋转我的(亲切笑)

JJosieZ

飞唐(同人)

少飞写给唐毅的第十四封信

   唐毅:

   七月,你不在我身边的第十四个月。天气热了起来,每天做什么都懒懒的,没有精神。现在回想起无论风吹雨打都坚持跟着你的那几年,我真的是有够执着。

  江劲堂那个庸医请了个长假飞到英国去找他的小叔公度假,时不时地传和他小叔公甜蜜的(腻歪的)短讯给我,我觉得他真的很烦诶,你是怎么忍了他这么多年,做了这么久朋友的。(虽然男朋友不在,没人陪我度假,我一点儿都不羡慕,哼。)

   唐毅,你喜欢宠物吗,那种毛茸茸的,软软的,小仓鼠,狗狗或者猫咪。前几天和赵子还有吕诺去小师妹家看望她,她有养一只小小的秋田犬

少飞写给唐毅的第十四封信

   唐毅:

   七月,你不在我身边的第十四个月。天气热了起来,每天做什么都懒懒的,没有精神。现在回想起无论风吹雨打都坚持跟着你的那几年,我真的是有够执着。

  江劲堂那个庸医请了个长假飞到英国去找他的小叔公度假,时不时地传和他小叔公甜蜜的(腻歪的)短讯给我,我觉得他真的很烦诶,你是怎么忍了他这么多年,做了这么久朋友的。(虽然男朋友不在,没人陪我度假,我一点儿都不羡慕,哼。)

   唐毅,你喜欢宠物吗,那种毛茸茸的,软软的,小仓鼠,狗狗或者猫咪。前几天和赵子还有吕诺去小师妹家看望她,她有养一只小小的秋田犬,它好像特别喜欢我,和我玩了蛮久的呢。等你出来了我们也一起养一个宠物好不好,家里房子太大,我们两个人冷清了些。

   唐,等你出来了,我就把这些年攒的假期都休息了,我们两个一起出去玩。第一站呢,就放在北京,你不是说你没去过大陆么,我也没去过,我们一起去首都,去看看故宫,爬长城。最好是冬天,我想看看雪,我从来都没见过雪呢。第二站,我们去重庆,听说那里火锅超级辣的,我们一起去试试好不好。第三站,我们去上海,我们一起去迪士尼,小师妹说,那里是适合爱人一起去的地方。我们去外滩,看看夜里灯火辉煌的黄浦江,去逛逛田子坊,感受一下老上海的气息。我们不急,慢慢玩,到了三四月,再去杭州,去江南………只要和你一起,去哪儿都好。

   唐毅,我的爱人,我等你回来。

                                                孟少飞

                                               2020.7

  

  


JJosieZ

同根生

         (二)双生

   庆丰皇帝在位二十三年,有过两任皇后,原配皇后沐氏出自江南,是典型的温婉美人,性格柔顺,在太子和二皇子三岁那年突染恶疾,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原本兴盛的母族,也在沐皇后过世后日渐衰落,兄长武威大将军沐霆也在两年后被皇上派去了东海镇守,围剿海盗,这一去就是十几年。

   继后刘氏,当今载辅刘利之妹,在位十四年,荣宠不衰,母族也因此水涨船高,唯一的遗憾就是无子,但也因此,夏恩才得以在太子之位待了十几年。近几年庆丰皇帝的身体时好时坏,对于朝政也鲜少过问...

         (二)双生

   庆丰皇帝在位二十三年,有过两任皇后,原配皇后沐氏出自江南,是典型的温婉美人,性格柔顺,在太子和二皇子三岁那年突染恶疾,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原本兴盛的母族,也在沐皇后过世后日渐衰落,兄长武威大将军沐霆也在两年后被皇上派去了东海镇守,围剿海盗,这一去就是十几年。

   继后刘氏,当今载辅刘利之妹,在位十四年,荣宠不衰,母族也因此水涨船高,唯一的遗憾就是无子,但也因此,夏恩才得以在太子之位待了十几年。近几年庆丰皇帝的身体时好时坏,对于朝政也鲜少过问。在太子十五岁生辰那天,皇帝干脆将监国之权作为生辰礼物给了太子,命载辅和太尉辅政,若无大事,绝不上朝。


   太子监国两年,政绩卓然,国泰民安,对载辅更是极为恭敬,日日请安,事事询问,朝中大臣对太子的姿态赞誉有加。只是,刘氏一族势力日增,有些老臣颇为担心外戚之患,隐晦地对太子提起,都被太子一笑置之。


   转眼间京都已入七月,这日太子下朝后正要与礼部和户部二位尚书商谈祭天大典的相关事宜,东宫的侍卫总管— 太子贴身侍卫禾兮传来消息说奉召回京的二皇子夏得已经到了京都城郊的驿馆,下一步要怎样安排。


   夏恩沉思了一会儿,对礼部尚书高录淡淡地说道 :"既然回来了,就麻烦高尚书带着人去接二皇子进城吧,本宫去见父皇。”


   二部尚书走了以后,夏恩却没有立即去见庆丰皇帝,而是坐在议政院里沉默地坐了很久,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翻涌着令人读不懂的复杂情绪。夏恩走后,空无一人的屋子里仿佛萦绕着启国风华绝代的太子刚刚的低语“终究是……回来了吗……”


   京都城郊外驿馆,礼部尚书高录趁着躬身行礼的机会颤巍巍地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刚刚见到这位被流放了七年的二皇子时,高录受了第一惊。眼前的这张脸与他刚刚在东宫见到的那人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两个人的眼神气质却大相径庭。太子夏恩的喜怒都隐藏在那笑意盈盈的双眸和无邪的面庞下,让他人无法猜透他到底在想什么;而二皇子夏得的眼神清洌如锋,仿佛能洞悉一切。明明是一样的脸,却给人不同的心理压力。高录受的第二惊则是夏得的威压。明明是被流放到险恶之地七年的冷门皇子,身上却有着在战场厮杀出来的铁血与冷峻,竟然有着可以与东宫太子相较的威压。这份气度作风,绝不是甘州可以养出来的。二皇子夏得这些年在皇帝和太子不知道的地方都干了什么,而如今,这般人以如此高调的方式回了京都,又会有何谋划?


   思及种种,高录如何不惊,如何不怕?!


李默德
你对得起我给你创作的疯狂抽插五...

你对得起我给你创作的疯狂抽插五千字吗!!!!!!

太短了…

真的是太短了…

你对得起我给你创作的疯狂抽插五千字吗!!!!!!

太短了…

真的是太短了…

王上的小怪兽JZ

芦笋cp《孙博翔的大学第一天(上)》

佛系更文,每每上头不能自拔就控制不住手,❤

各位看官喜欢的话点个赞赞呗~☀


今天是孙博翔上的大学第一天。


卢志刚早晨醒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的,一摸枕头旁边还有个温热的身体,便习惯性环住孙博翔的胳膊想再懒会儿。

他家楼层很高,这时候从窗帘后透过的阳光已经有些刺眼了。


卢志刚抬头看表,七点四十。


七点四十 !他吓得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完了,快起床!四十了!”


孙博翔明显还没睡够,他眯着眼睛小声哼哼,就着这个姿势抱住卢志刚的腰,还不忘把脸挨过去蹭蹭。


“不要嘛,再睡会吧,求你了宝贝。”


卢志刚轻轻掐他的脸 : “不行你第一节课要迟到了。”


“我哪儿也...

佛系更文,每每上头不能自拔就控制不住手,❤

各位看官喜欢的话点个赞赞呗~☀


今天是孙博翔上的大学第一天。


卢志刚早晨醒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的,一摸枕头旁边还有个温热的身体,便习惯性环住孙博翔的胳膊想再懒会儿。

他家楼层很高,这时候从窗帘后透过的阳光已经有些刺眼了。


卢志刚抬头看表,七点四十。


七点四十 !他吓得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完了,快起床!四十了!”


孙博翔明显还没睡够,他眯着眼睛小声哼哼,就着这个姿势抱住卢志刚的腰,还不忘把脸挨过去蹭蹭。


“不要嘛,再睡会吧,求你了宝贝。”


卢志刚轻轻掐他的脸 : “不行你第一节课要迟到了。”


“我哪儿也不去嘛,我今天就在家陪你。”孙博翔迷迷糊糊也不管那些了,眨巴双小狗眼,耍赖般拉着卢志刚不松手。


卢志刚勾勾他的鼻尖 : “快别任性啦。”


卢志刚随便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孙博翔的卫衣套上,一边快速穿好牛仔裤。


“我先下楼买早餐,然后把车开出来,你别偷懒快点收拾啊,我在楼下等你。”


直到响亮的关门声响起,孙博翔揉揉眼睛,这才彻底反应过来。


……七点四十?

七点四十了!


他大学第一节课八点开始!

快要迟到了啊啊啊啊啊!


两个人紧赶慢赶7:55开到教学楼楼下。


孙博翔解开安全带,回头向卢志刚讨一个吻。

卢志刚笑着堵住他的嘴 :“乖,快点去上课,中午我来接你。”


“不要嘛,我就要一个送别吻,就一下下就好。”孙博翔委委屈屈的凑上来,仿佛卢志刚要是不亲他,下一秒他就要闹了。


唉~真拿他没办法。


卢志刚扳正他的脸,轻轻覆上一吻。


“光亲脸怎么够啊。”孙博翔到底自食其力狠狠亲了他志刚哥一口。


卢志刚由着他胡闹完,点点他的脑门嘱咐道 : “今天是步入大学的第一天,我的小男孩要好好学习哦。”


“嗯⊙∀⊙!”

孙博翔拿好书下车,没往前跑两步却又折返了回来。

“笔袋忘拿了,嘿嘿。”


“你个小迷糊。”

卢志刚使劲揉了一把他的刺儿头。


“小迷糊最喜欢志刚哥啦!爱你❤!”



“好好好,知道啦。”


我当然知道你爱我。自打你出现,我原本平息沉淀下去的人生就像被施了魔法,渐渐鲜活、充实,哪里都有你的影子。


也许是校园里青春洋溢的气息太过清甜,卢志刚忍不住打开车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现在,我的小男孩是个大学生啦,以后会成长成什么样子呢,光是想想都令人期待啊。


未完待续,☀


枳安
history3那一天1-18...

history3那一天1-18集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cYd9x-02SPl6tM1B2FrgA 提取码:62vn

history3那一天1-18集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cYd9x-02SPl6tM1B2FrgA 提取码:62vn

椰子·林
那一天p17-18 链接:ht...

那一天p17-18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TStlY7BrHJOQzpk27rNhQg 提取码:82gg

那一天p17-18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TStlY7BrHJOQzpk27rNhQg 提取码:82gg

黑崎鬼月
好喜欢这句话!!!!!啊啊啊啊...

好喜欢这句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真车开的不太唯美啊……不过是真车!知足!18集结尾什么鬼????我跟你说你要是给我搞车祸那一套,我……我……我就……我就哭着看完😭

好喜欢这句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真车开的不太唯美啊……不过是真车!知足!18集结尾什么鬼????我跟你说你要是给我搞车祸那一套,我……我……我就……我就哭着看完😭

苏呒

啊啊啊!我圆满了,甜度爆表诶~

真的是我芦笋对彼此都太宠惹ヾ(❀╹◡╹)ノ~

情话不断,笑还那么甜!!

看更新的过程中整个人化身土拨鼠,身心全都在尖叫!!

一起泡了温泉四舍五入也算咳咳了吧(ノ°ο°)ノ。(感觉此处应有YY,   bushi)

志刚哥笑得实在是太甜了,羡慕孙北北。

一个星期的糖分都够了~。


不过想到下周就完结了,突然有些不舍😂

啊啊啊!我圆满了,甜度爆表诶~

真的是我芦笋对彼此都太宠惹ヾ(❀╹◡╹)ノ~

情话不断,笑还那么甜!!

看更新的过程中整个人化身土拨鼠,身心全都在尖叫!!

一起泡了温泉四舍五入也算咳咳了吧(ノ°ο°)ノ。(感觉此处应有YY,   bushi)

志刚哥笑得实在是太甜了,羡慕孙北北。

一个星期的糖分都够了~。


不过想到下周就完结了,突然有些不舍😂


金在恩

{那一天/項顧}未來06

*不定時更文(*´∇`*)

————————————————

項豪廷和唐毅匆匆趕到醫院

孟少飛笑的一臉喜滋滋的樣子

“唐,你來啦”孟少飛上前勾住唐毅的手臂

“嗯”

“我們回家吧”孟少飛半拉半拖的把唐毅帶回車上

“你怎麼了?”唐毅不解的看著他

孟少飛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希顧...我....”項豪廷握住于希顧的雙手低下頭

于希顧的手在顫抖,手裡的報告也在抖

項豪廷發現了報告書,輕輕的從于希顧的手中抽了出來

「于希顧    性別:男  出生日期:1996.04.22」

「檢查結果:可孕體質」

項豪廷一個字一個字的仔細的看了一遍...

*不定時更文(*´∇`*)

————————————————

項豪廷和唐毅匆匆趕到醫院

孟少飛笑的一臉喜滋滋的樣子

“唐,你來啦”孟少飛上前勾住唐毅的手臂

“嗯”

“我們回家吧”孟少飛半拉半拖的把唐毅帶回車上

“你怎麼了?”唐毅不解的看著他

孟少飛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希顧...我....”項豪廷握住于希顧的雙手低下頭

于希顧的手在顫抖,手裡的報告也在抖

項豪廷發現了報告書,輕輕的從于希顧的手中抽了出來

「于希顧    性別:男  出生日期:1996.04.22」

「檢查結果:可孕體質」

項豪廷一個字一個字的仔細的看了一遍

于希顧抬頭小心翼翼的看向他

“我們會有寶寶對不對?”項豪廷問

“你...不想要嗎?”于希顧有些害怕

項豪廷猛的搖頭

“不,我要,你想要的我都想要!”項豪廷抓住于希顧的肩膀,眼神裡有著不容置疑的堅定

“真的嗎?”

“嗯!前些日子....是我太不會想了,竟然在和根本就還不存在的孩子吃醋...”

于希顧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

“你終於笑了,對不起啦,我不該這樣冷落你的,我錯了,老婆”

“誰是你老婆呢!都還沒結婚呢!”

“快了快了!我把這次的方案搞定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籌備婚禮了”

“最好是這樣哦!”

“一定會的!”

項豪廷牽著于希顧,開開心心的把人接回家了

兩個禮拜後,項豪廷開始打點婚禮的事情

“在馬爾地夫還是巴里島?”項豪廷問

“馬爾地夫吧...?我都可以欸,兩邊都很漂亮啊”

“也是齁....”

“要邀請誰啊?”

“爸爸、媽媽、妹妹還有志剛哥啊、孫博、夏恩、夏得、高群,還有姑姑!”

“就這些嗎?”項豪廷認真的把每個人都記下來

“嗯....啊!還有唐老闆和少飛哥啊”

“嗯,好!”

兩人很快就討論好大致上的東西,美其名是在討論,但實則是項豪廷大部分都以于希顧為主

“之後要去看場地哦”

“我再跟研究院請一下假”

“我公司目前沒有什麼大案子了,蜜月就去一個月好了!”

“太久了啦!”于希顧拍了一下項豪廷的額頭

“蜜月顧名思義不就是甜甜蜜蜜的一個月嗎?”

“好像也不是不能這樣解釋啦,但是一個月太久了吧,研究院可能不能請這麼久的假吧,再說你公司怎麼辦?”

啊....果然他的于希顧總是這麼會為人著想

“那絕對不能少於一個禮拜!”

于希顧妥協

兩個月後,兩人飛往馬爾地夫

“緊張嗎?”項豪廷看著于希顧

“廢話”于希顧不是沒想過會有這一天,只是當這一天來臨的時候,還是會緊張

“你第一次結婚嗎?我是第一次欸”

于希顧給了項豪廷一個大大的白眼

兩人先在別墅住了一晚,隔天才是真正的婚禮

“我不想分房睡啦....”項豪廷抱著枕頭哀號著

“才一個晚上而已,你就忍耐一下嘛”于希顧半哄半推的離開項豪廷的房間

為什麼會分房睡?原因在於彼此都不知道會穿什麼禮服出場,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于希顧怕明天兩人都睡過頭。

兩人邀請的人不多,但愉快的氣氛卻一點也沒少

項豪廷一襲白色燕尾服,繫上白色領結,像極了童話故事裡的王子

他站在牧師前,等待著于希顧

音樂想起,周圍的人紛紛安靜了下來,擔任伴郎的盧志剛和孫博翔牽著手率先走了出來

兩人穿著黑色西裝,無名指上的戒指顯得耀眼

隨後是穿著典雅的白色洋裝的項詠晴和一身褐色西裝的夏得一邊撒花一邊慢慢的走了進來

跟在後頭撒花的是高群和夏恩,兩人分別穿的是酒紅色的西裝和藍灰色的禮服

六人站在紅毯的兩側,等著今天的主角

音樂演奏到了高潮,于希顧走了出來

他穿著英倫風格的白色禮服,合身的長褲,胸口還別著一小束滿天星,手裡拿著一束香檳玫瑰,緩緩的朝項豪廷走去

項豪廷其實很緊張,他只是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緊張而已

于希顧走上紅毯,此刻的他才終於有那麼一絲絲的感覺到,自己要結婚了,他回顧著他和項豪廷的點點滴滴,好像再怎麼辛苦困難的事,他們也都走過來了

于希顧揚著笑容走到項豪廷身邊

牧師開始朗誦誓詞

“不管生老病痛,”

“不管貧窮富有,”

“都會一直陪在他身邊”

“項豪廷先生,你願意嗎?”

“我願意!”項豪廷看著于希顧

“于希顧先生,你願意嗎?”

“我願意”于希顧望著項豪廷

“現在兩人可以交換戒指並親吻對方了”

項豪廷努力克制自己的手不要抖,好讓自己能為于希顧戴上戒指

于希顧笑的開心,也為項豪廷戴上戒指

就在兩人親吻對方時,全場歡聲雷動

“你終於屬於我了”項豪廷額頭頂著于希顧的額頭

“你不可以跑走哦!”

“我不會!”項豪廷信誓旦旦的說

TBC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苏呒

[芦笋cp]不知道该起什么题目的题目(一)

这篇说来挺偶然的,感谢 @我是甜甜 甜过初恋 的脑洞。虽然姐妹的原意是吃r😂,但剧情我还是铺垫好了的。所以,诶嘿嘿。


大概概括一下,孙博吃醋×志刚哥落泪×强制

─────────────────────────


  孙博自五点以后就频繁地看墙上挂的闹钟,着急地等待志刚哥回家。他一次次踱着步子往返在窗户和书桌之间,和热锅上的蚂蚁无异。

  等到天色渐渐暗淡,太阳在天边挂着最后一抹余晖,距离志刚哥回家的时间就近了。

  孙博头靠着窗户痴痴地笑。这个难得的周末,他要和志刚哥好好地过。

  他老早就计划着这么一天了,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跟爸妈说他要和项豪廷趁着周末一起复习,...

这篇说来挺偶然的,感谢 @我是甜甜 甜过初恋 的脑洞。虽然姐妹的原意是吃r😂,但剧情我还是铺垫好了的。所以,诶嘿嘿。


大概概括一下,孙博吃醋×志刚哥落泪×强制

─────────────────────────


  孙博自五点以后就频繁地看墙上挂的闹钟,着急地等待志刚哥回家。他一次次踱着步子往返在窗户和书桌之间,和热锅上的蚂蚁无异。

  等到天色渐渐暗淡,太阳在天边挂着最后一抹余晖,距离志刚哥回家的时间就近了。

  孙博头靠着窗户痴痴地笑。这个难得的周末,他要和志刚哥好好地过。

  他老早就计划着这么一天了,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跟爸妈说他要和项豪廷趁着周末一起复习,又缠着志刚哥同意自己来他家。

  爸妈还给项豪廷打了电话,得到项豪廷的确认,才放心地允许他在外过周末。

  不过,想到答应项豪廷的半个月的饮料,孙博就有点心痛。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还是值得的。

  眼瞧志刚哥回来的时间快到了,嘴角咧开的弧度越发上扬。

  “嘿嘿嘿”傻傻的笑从嘴里发出,想的太专注,孙博连开门的声音都没有注意。

  卢志刚一进门看到的就是不知道神游到哪里的孙北北,朝着门口笑的专注。

  换下鞋子悄悄地走近,卢志刚抬手在孙博翔面前挥挥,“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啊,”回过神来的孙博翔一惊,面色却突兀地红润起来。“没…没事。”

  “那就好,在这里呆了一天感觉怎么样。”卢志刚略显疲倦,一路走着解下围巾,向客厅的衣架走过去。

  “很好啊,志刚哥把家里打理的真好。”孙博翔在后面偷偷地看志刚哥脱衣服的动作。

  他的脸现在还感觉热热的,刚才他想到告诉项豪廷让他帮忙瞒住他爸妈时,项豪廷上下打量他的诡异的眼神。

  他当时怎么说的?你要和你的大哥一起过二人世界啊。

  哪有。孙博当即就否定了,你不要想歪啊。项豪廷的手揽过他的脖子,笑的暧昧。我还不了解你啊,兄弟。

  孙博翔有些被拆穿的窘迫,绞着手指。只是,只是我有偷偷私下里学一点东西啦。

  我就说!项豪廷拍着手大笑。孙博你有出息了诶,你从哪里学的?网路上?

  喂,孙博皱着眉头推项豪廷一把,不要调侃我了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和志刚哥待两天。

  

    想着想着,脸上的温度好像又攀升了。孙博翔使劲晃晃头,暂时压下脑子里的小九九,用力揉了揉脸,想要把红晕赶散。

  他快步几步上去,走到志刚哥的身后。刚靠近,就感觉到志刚哥身上散发出的外面带进来的寒气,这些天的气温越来越低了。

  “志刚哥,你冷么,我给你暖暖。”说着,从背后抱住了卢志刚。刚一靠近,刺地打了个寒颤,随即抱得更紧。志刚哥一定很冷。

  卢志刚身体顿了一下,没有回头。

  过了一会,他抬起手臂握住孙博翔的手腕轻扯,语气轻微,“我没事。你学了一天了,去放松一下吧,客厅的电视可以看。”

  说罢挣脱开孙博翔的怀抱,独自朝昏暗的主卧走去。

  突然的变故让孙博翔措手不及。怎么了?为什么志刚哥今天这么不对劲。

  一大早他提出跟志刚哥到店里帮忙,却被志刚哥以对他负责,要他在家里好好学习的要求拒绝了。

  当时他就有点不高兴了。明明约好了一起过周末,当初志刚哥笑得很开心地答应了的。

        可是现在志刚哥却只是扯扯他的脸颊,没说什么就出门了,他的撒娇都还没来得及施展出来。

  只好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却一直念着他的志刚哥没法集中精神,心里又甜又躁。

  结果一整天没有收到志刚哥一条消息,默默安慰自己志刚哥忙来不及回复。

  他发了一串消息过去,最后只收到一句“乖乖的”。现在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吧。

        今天的志刚哥到底怎么了,是遇到什么事了么?

  孙博翔站在客厅中心的灯光下,急得直挠头。就在下午,他偷看志刚哥的卧室,看见那张软床时心里还满是粉红色的泡泡。怎么一转眼,事情好像就失控了呢?

   今天的志刚哥照常温柔,却总感觉少了些什么。连他的粗神经都感觉到了,是什么不一样了呢…

  孙博翔看着紧闭的房门,眉头皱的更紧了。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什么事了么?

  

  

  

  

  


阿涉!

【芦笋】大梦一场

3k+,一发完

ooc预警,是刀

                            

“好啦好啦,孙博翔该你讲故事了!!你以前有没有谈过恋爱啊?”

“有啊,还是高三快要毕业的时候呢。”

“诶——!学霸竟然会在备考的时候谈恋爱?”

“对啊,我可是喜欢了他很久才表的白。”

“哇,那更想听关于你们的事情...

3k+,一发完

ooc预警,是刀

                            

“好啦好啦,孙博翔该你讲故事了!!你以前有没有谈过恋爱啊?”

“有啊,还是高三快要毕业的时候呢。”

“诶——!学霸竟然会在备考的时候谈恋爱?”

“对啊,我可是喜欢了他很久才表的白。”

“哇,那更想听关于你们的事情了!”

孙博翔喝了一口啤酒,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我们两个人啊,是在健身房认识的……”

孙博翔还在读高二的时候,在表哥的健身房里认识了卢志刚,也是在这对他一见钟情。从来没有恋爱过的小男孩莽莽撞撞,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爱意,又是偷拍,又是强吻,但一来二去,卢志刚也渐渐对他有了好感。再后来,告白成功,两个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坠入爱河的孙博翔还在读高三,卢志刚也没有怎么担心他的成绩,他知道自己的男朋友一定能安排好学习上的事情,只是偶尔帮他选一些参考书,或者是在晚上学习的时候给他带个夜宵,还有亲手为他煮的豆浆。

后来,高三那年寒假,孙博翔用自己打工赚来的零用钱买了对戒,在新年那天和卢志刚求婚,他说会做他最后的恋人。

“哇,那孙博你当时和你那个…一定很幸福吧?”

孙博翔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同性爱人,这在当时从来都不是一个秘密。

两个人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置办新年的礼物。卢志刚去健身房他就去兼职,卢志刚加班他就在储物间等他下班。他喜欢在街上牵着他的手,或者是搂着他的腰,虽然卢志刚偶尔会反抗,但他还是强硬的通过这种方式宣誓主权。他知道卢志刚有心结,放不下他曾经初恋的学长,他就给予他加倍的珍惜和关爱,让卢志刚一点一点的卸下曾经的防备,打开心房,接受他对他快要溢出来的爱。

孙博翔本身学习就不错,高考的时候正常发挥,考上了国立前三的大学,但是学校在台南,为了这件事他好几次都和卢志刚撒娇说想复读考台大,这样就可以和他一起待在台北了。卢志刚笑着戳了戳孙博翔的脑门“不要总想着谈恋爱啦,也要考虑考虑你的未来呀。成大也有很多不错的专业,况且我也可以去学校找你。”

后来卢志刚陪他一起填报了志愿,确认已经被成大录取之后,两个人开始了异地恋前的最后一个假期。

除了和项豪廷他们两个人一起double date之外,两个人经常,一起去爬山看日出,一起去泡温泉,一起逛海洋馆,就算是卢志刚下班回家,孙博翔也要来接他,两个人在路上腻腻歪歪好久才肯回家。

再后来,孙博翔开学,孙父和孙母送他去的学校,以至于卢志刚没见到他临开学的最后一面。孙文杰还来安慰卢志刚,叫他不要太想念孙博翔,那个臭小子在那边一定能照顾好自己的。

孙博翔的性格在大学里还蛮受欢迎,军训结束之后,就被拉去报名了学生会,顺顺利利地通过了面试,部门里的学长学姐们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安排工作了。刚开学还是挺忙的,忙到孙博翔白天上课,晚上写文件,只能临睡之前和他的志刚哥聊两句天。

相比之下卢志刚这边的生活变得更平静了,于希顾走后,又招了一个新的员工,每天带他熟悉工作,然后下班去健身,周末的时候会和John一起吃个饭,或者是窝在家里看一天的书。卢志刚有从孙博翔的只言片语里听出他最近很忙,也不想过多的打扰他,只能每天守着手机等他的消息。

“志刚哥!我这周末终于有空了,我们一起去约会吧!!!”
“好啊,地点你定,到时候见。”

“抱歉啊志刚哥…导师突然找我有事情…这周末没办法去找你了…”
“没关系的,你先忙你的就好。”

“志刚哥,我今天临时放假啦,我回台北找你吧!”
“我今天有一天的班诶…来了的话只能在店里坐着喔?”
“没关系啦陪你工作我也很开心!”
但回台北之后的孙博翔也一直在看手机回消息,卢志刚偶尔闲下来坐在他旁边,瞥见手机里也都是和各种学长老师的聊天记录。

“你现在真的很忙诶…”卢志刚感叹。
“我这不是在努力奋斗,为了以后能给志刚哥更幸福的生活嘛!”
“好啦好啦知道啦,我家小朋友最棒啦。”

后来卢志刚从孙博翔的ig上看到他最近在筹备学院里的晚会,他好像也会有节目,于是他瞒着孙博翔在表演那天请假去学校看他。看晚会的学生大都是三三两两一起,于是他选了个中间靠边的位置,也不会妨碍到学生们看演出。孙博翔和其他男生一起跳舞,每个人都穿的酷酷的,音乐很炸裂,但是还是能听到台下女生的尖叫“孙博翔好帅啊!”“孙博翔我好喜欢你!”

自己家的小朋友这么受欢迎,也不知道是该替他开心还是嫉妒呢…

再后来,卢志刚突然接到了程清发来的消息“外婆早上起床的时候突然摔倒了,听我妈说送进ICU了…你要不要回来看一看啊?”虽然平日里卢爸卢妈的身体都很好,但是意外还是这样发生了。上了年纪的人血管难免会有些问题,还好平时有好好注意身体,送来的也足够及时,等卢志刚赶到的时候已经没有大碍了。程清和他妈妈在病房外面听医生的嘱咐,卢爸在病房里照顾卢妈。

见卢志刚匆匆忙忙的跑过来,程清赶紧拉着卢志刚拐到了旁边的走廊。“医生说现在病人情绪不能太激动,舅舅你还是…别进去了。”

是啊,要是让爸妈看到我,又要生气了。卢志刚想。

“那拜托你帮我把这些给你妈吧,我就不过去了。”

从医院出来,卢志刚走在街上,点开手机屏幕又熄灭,他现在很想孙博翔,如果他能出现在他面前,抱着他说还有我在,该有多好。

他打通了孙博翔的电话。

“喂,志刚哥,怎么了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嘈杂,能听得出来孙博翔说话都是在用吼的。

“没事,就突然想你了。”卢志刚忍住心里的委屈和声音的颤抖,故作轻松的回复他。

“等我晚上回去和你打视频电话喔!我现在这边还挺忙的,不太方便说话。”可能是因为太吵,孙博翔没听出来卢志刚声音里的不对劲。
“啊好,那你先忙吧。”

挂了电话,卢志刚叹了口气。
他总要拥有自己的生活。
这才是他应该拥有的生活。

后来晚上孙博翔给卢志刚打电话的时候,卢志刚已经关机了。第二天的时候卢志刚回复他“昨晚有点困,就先睡觉了”,他也就没再仔细想,这件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

“我有的时候会想,如果我当时再多追问几句,是不是我们两个也不会走到现在这样。”

后来,孙博翔一心学习,和导师做研究,大三下学期就申请了学校直博的研究生,往后的人生似乎顺风顺水,通知书下来之后,他第一时间就给卢志刚打了电话,但是一直都是无人接听。

他有点慌,卢志刚电话打不通,他就打电话给孙文杰,或许他那里会有卢志刚新的手机号。

“你说卢志刚啊…他都有一阵子没来我这里了诶,不过他说他有东西要我帮忙交给你,等假期回来我拿给你喔。”

孙博翔也无心待在学校了,第二天请了个假就坐上了最早的一班车回台北。等他到了健身房,他表哥从柜台里拿了一封信出来“就是这个啦,他也没多说什么,就说让我把这个给你。”

“孙博:

我考虑了很久我们的事情,还是决定离开了,最初的时候你说只要爱我就好了,但是后来我发现,我越来越贪婪,仅仅是爱根本不够。我不应该成为你前进路上的障碍,但是这些话也不敢当面告诉你,依你的性格,或许都要把我绑起来才算数吧,不对,现在的你已经不会做这么莽撞的事了吧。

戒指我就留着了,毕竟是我最后一个恋人送我的。

爱你的 卢”

“表哥,你知道他现在的电话吗?你知道对不对,告诉我,告诉我好不好…”孙博翔攥着信,晃着孙文杰的肩膀。

“孙博翔,你冷静一点。”孙文杰摁着他的脑袋,“卢志刚给我写封信已经过了很久了,你冷静一点好不好。”

“可是…这叫我怎么冷静啊…”看着孙文杰,孙博翔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我这么努力这么拼命,就是为了能给我们一个更好的未来啊,可是我怎么…就把他弄丢了呢?”

“以前的时候一直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只要相爱就够了,可是后来我才慢慢发现,相爱只是最基础的条件之一,除了相爱,还有性格,时间,精力,观念。每一个都是在一起必不可少的前提。

我和他也不是因为不爱了才分开的,就是感觉…像两条相交过的直线,交点过后离得越来越远。只能说缘分这个东西,谁都说不清楚,有些时候走到头了,两个人再相爱也没有用。这样的爱,经历一次就够了,毕竟,谁相爱是为了只走一段路呢,没有圆满的东西,体会一次就可以成长太多。”

“以前的我,莽撞,冲动,有的时候做事都不过脑子,也多亏了他,让我成长为现在的样子。”

“那孙博,如果有机会让你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遇见他吗?”

“可能…不会了吧。”孙博翔想了想,“有些梦,做过一次就够了。”

写了好久,最近一直在考试考试考试…唉

流水账式写文就是我本人,毫无文采可言(叹气

茶理布朗。

[香菇]幸福公式

「叮咚」


于希顧想跑過去開門,但在鏡子裏看到自己有一撮呆毛,就拼命用水壓過翹起頭髮,不然項豪廷看到了就會說他是冒失鬼,各種歪理說要住進他家,照顧他起居什麼的。


鏡子裡的于希顧是笑得那麼的甜。


打開門看見的是一臉愁苦的項豪廷,還有後面的孫博,高小群,恩得兄弟。


「surprise! 嫂子 今天志剛哥沒空理我 所以我來補習了」


「嫂子 你家有什麼吃的嗎」


「欸 高小群 我們不是來玩的 是來讀書的 嫂子 我們來拜師了」


「希顧 你今天方便嗎」


「一個個的夠了 我來跟我老婆二人世界 你們是來幹嘛」


「現在緊急關頭 借嫂子一用」說著幾人就把于希顧...


「叮咚」


于希顧想跑過去開門,但在鏡子裏看到自己有一撮呆毛,就拼命用水壓過翹起頭髮,不然項豪廷看到了就會說他是冒失鬼,各種歪理說要住進他家,照顧他起居什麼的。


鏡子裡的于希顧是笑得那麼的甜。


打開門看見的是一臉愁苦的項豪廷,還有後面的孫博,高小群,恩得兄弟。


「surprise! 嫂子 今天志剛哥沒空理我 所以我來補習了」


「嫂子 你家有什麼吃的嗎」


「欸 高小群 我們不是來玩的 是來讀書的 嫂子 我們來拜師了」


「希顧 你今天方便嗎」


「一個個的夠了 我來跟我老婆二人世界 你們是來幹嘛」


「現在緊急關頭 借嫂子一用」說著幾人就把于希顧拉進屋裡,留下一臉茫然的哈士奇。


夏恩跟夏得一左一右地夾著他家寶貝,對面還有個孫北北高小群就坐在于希顧地床上吃著零食,還有些碎屑掉在床上。


小男生打打鬧鬧的時間過得特別快,晚餐當然少不了炸雞排跟珍奶,項豪廷這類練肌肉的人往往不能碰有糖飲料,像珍奶這種就是絕對不能碰。


看著小戀人抱著珍珠奶茶大口地喝著的樣子,似乎是由心而發的幸福,幸福往往不用說出口,因為他會從眼睛裡鑽出來。項豪廷以為于希顧是因為喝到珍奶而感到幸福,但于希顧的眼中就是項豪廷,考砸了垂頭喪氣的他,討親親而化身哈士奇的他,從什麼時候開始,人生就已經分你一半。


項豪廷吃醋,對,因為一杯珍奶。


伸手捏著于希顧的下巴,轉向自己的臉,強逼對視下吻上了他的唇,舌頭強行被撬開,掠奪口腔中的珍珠,沾上奶茶的小舌比平時的他更甜,更可口。


項豪廷將珍珠咬破再推回對方嘴裡,紅暈漸漸升起的于希顧不禁想要掙脫,卻不料對方將他的腰摟得更緊,心臟似乎能夠貼著心臟。


「好了 他們在」


一吻畢,于希顧的氧氣似乎被吸得差不多。項豪廷一臉凌厲地望向吃瓜的四人。


「寶寶 喝奶茶了」孫博翔拿著奶茶放到高群的面前,卻被夏恩擋下,「人家都不是這樣的」


夏恩喝下一口奶茶,要向高群索吻,對方卻臉一紅地推開他。


「你們到底什麼時候一起」


一向安靜的夏得不自覺也調侃他哥幾句,「夏得 你找死 是不是」


看著雙胞胎在小房間裡追追趕趕,高小群一臉紅透地低頭吃著零食,孫北北完全觀眾模式。


于希顧看著死黨們的幼稚行為笑得很開心,俯在項豪廷的胸口呢喃了幾句,「我好幸福 你呢」


「你幸福我就幸福」


「那我們會一直幸福嗎」


「會 這輩子跟下輩子都會 有文藝一點的說法嗎」于希顧笑得更燦爛,在對方耳邊說:「接下來我說的話只能讓你聽到」


「項豪廷 餘生 來生都請多多指教」

檸檬糖霜

(立克)醋

這篇開頭請接續深淵1,這是另一個版本,先放上來試閱,有人看才會再放後續,沒人看迴響不大,這篇就會刪除停更,謝謝。


——————————


這是哪裡?他張開雙眼,一雙大眼睛眨阿眨,充滿著疑惑,他轉轉眼珠子看了看四周,這像是在漁船上,他聞到濃厚的魚腥味,他還聽到四周海浪打在船身身上的聲音,小小的漁船正輕輕的上下搖晃著,他想起身,但ㄧ動腹部上就傳來一陣刺痛感,他拉開被子低頭看,自已的腹部纏著一圈一圈的縫帶上面還隱隱透著些許血跡。



他受傷了?為什麼受傷?「你醒啦?」正當他充滿疑惑的時候,有人打開門手上端著一碗粥,看到他醒來臉上充滿著笑「我還怕你不醒了,你昏睡了好幾個星期啦。...

這篇開頭請接續深淵1,這是另一個版本,先放上來試閱,有人看才會再放後續,沒人看迴響不大,這篇就會刪除停更,謝謝。


——————————









這是哪裡?他張開雙眼,一雙大眼睛眨阿眨,充滿著疑惑,他轉轉眼珠子看了看四周,這像是在漁船上,他聞到濃厚的魚腥味,他還聽到四周海浪打在船身身上的聲音,小小的漁船正輕輕的上下搖晃著,他想起身,但ㄧ動腹部上就傳來一陣刺痛感,他拉開被子低頭看,自已的腹部纏著一圈一圈的縫帶上面還隱隱透著些許血跡。




他受傷了?為什麼受傷?「你醒啦?」正當他充滿疑惑的時候,有人打開門手上端著一碗粥,看到他醒來臉上充滿著笑「我還怕你不醒了,你昏睡了好幾個星期啦。」那人帶著一臉陽光的笑。




「好幾個星期??」他驚訝,但最重要的好像不是這個,他望著他手上的粥吞了口口水,那粥看、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拿去吃吧,我想著你也是餓了,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醒,怕你醒了沒東西吃,就每天熬粥想著你醒了剛好可以吃。」他笑了,然後把粥遞給他「不過,你心也太大了吧?這種情況還能想著吃?」他看著他狼吞虎嚥的樣子,挑挑眉。




「你都說我昏了好幾個星期,我一起來當然餓啊!我餓的都沒辦法思考了好嗎!」他吞下最後一口粥舔舔嘴巴,然後問出一個讓對方大傻眼的問題「那個⋯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他抓抓頭,傻傻的笑了。




咳,不好意思,這訊息來的太快「你忘記你自已是誰?」要命吶,為什麼有人失憶第一件事是先吃而不是驚慌失措?還能這麼自在?這腦迴路是怎麼回事來著?




「好像是,我為什麼會受傷我也搞不清楚,我為什麼會在這啊?」他比比腹部上的傷,然後一臉無奈。




「我是在海面上看到你的,當時你浮浮沉沉的,我就趕快把你打撈上來,結果發現你還有一絲氣息。那個,你有什麼印象沒有?我該怎麼叫你?」他嘴角抽蓄著,然後轉了個話題。他實在沒好意思跟他說他腹部上的傷,其實是他打撈他的時候不小心給用傷的,所以說,怎麼能⋯怎麼能用魚網撈人吶,都忘了那上面有鉤了。




聽他這麼一問,他低頭沉思著,努力在微弱的記憶中搜尋這,印象中,好像、好像曾有人這樣叫過他,用一種很溫柔很溫柔的聲音叫他——




「安安。」




「安安是嗎?好,我以後就這麼叫你吧,你也不用擔心,我們再過一陣子就上岸了,到時我帶你去看醫生,啊,對了,你叫我阿海就行。」他笑的一臉明媚,有如陽光般照著安安的心暖暖的。




「欸,阿海,粥還有嗎?」他把碗遞給他「我還很餓。」阿海挑挑眉,大笑著,然後拿著空碗準備再去幫他盛一些粥。




船隻在海面上,搖搖晃晃的,慢慢的航向它的目的地,而船裡的兩個人吃著粥心情愉悅的聊著天。

77

“看到他冲出去的时候,我多想告诉他,不要怕,我在”

“我甚至可以不要说我喜欢他,我甚至可以不要说……我爱他”

“但是万一他放弃了怎么办,万一往他后退怎么办”

“我好怕他往后退”


不行了,看一次难受一次,项豪庭最怕的,也是我最怕的

于希顾哦,那么温柔,那么内向的一个男孩子,最怕麻烦别人,最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我也真的好怕他为了顾虑别人,就这么放弃了,后退了

但是哦,于希顾比我想象的要勇敢太多太多,所以啊,你们两个都别怕,一定一定要相信自己,相信对方

“看到他冲出去的时候,我多想告诉他,不要怕,我在”

“我甚至可以不要说我喜欢他,我甚至可以不要说……我爱他”

“但是万一他放弃了怎么办,万一往他后退怎么办”

“我好怕他往后退”


不行了,看一次难受一次,项豪庭最怕的,也是我最怕的

于希顾哦,那么温柔,那么内向的一个男孩子,最怕麻烦别人,最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我也真的好怕他为了顾虑别人,就这么放弃了,后退了

但是哦,于希顾比我想象的要勇敢太多太多,所以啊,你们两个都别怕,一定一定要相信自己,相信对方


李默德

【香菇】人间至美🚄pwp

第一次到底给不给了,不给我先给了。

小项说要带小顾看星星哦,真的看了噢。

小项哭唧唧,美味少女攻

依旧见平,通关:xxg

找不到去微薄找吧,可能有昌图。

————————

踏马昨天晚上搞好今天一天忘记发

少嗑香菇,对脑子不好。


第一次到底给不给了,不给我先给了。

小项说要带小顾看星星哦,真的看了噢。

小项哭唧唧,美味少女攻

依旧见平,通关:xxg

找不到去微薄找吧,可能有昌图。

————————

踏马昨天晚上搞好今天一天忘记发

少嗑香菇,对脑子不好。


檸檬糖霜

深淵-趙立安

這是哪裡?他撐起身子看了看四周,然後他看見坐在椅子上對他微笑的人,說是笑,但他的笑卻讓他覺得害怕,他的笑看起來有一點狠毒。



「你、你是誰?」他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問,然後他看見那人露出一臉驚喜的表情,笑得更加愉悅。



那個人說他們是兄弟,而他是一名殺人專門為組織清理叛徒。他有些懷疑,因為他第一次出任務的時候,面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中年男子他根本下不了手,他甚至想放走他。



而他也真的這麼做了。



那天晚上他甚至不敢回去,他站在離組織不遠處的地方呆呆的望著天空,他不想進去,他想離開,但他能去哪?他能去的地方是哪裡?應該是有家人的吧?家人?如...








這是哪裡?他撐起身子看了看四周,然後他看見坐在椅子上對他微笑的人,說是笑,但他的笑卻讓他覺得害怕,他的笑看起來有一點狠毒。




「你、你是誰?」他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問,然後他看見那人露出一臉驚喜的表情,笑得更加愉悅。




那個人說他們是兄弟,而他是一名殺人專門為組織清理叛徒。他有些懷疑,因為他第一次出任務的時候,面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中年男子他根本下不了手,他甚至想放走他。




而他也真的這麼做了。




那天晚上他甚至不敢回去,他站在離組織不遠處的地方呆呆的望著天空,他不想進去,他想離開,但他能去哪?他能去的地方是哪裡?應該是有家人的吧?家人?如果他有,肯定對他很失望吧。




最終,他還是回去了。




一進去話都沒來的及說,他就挨了一鞭子,那一鞭紮實的打在他的背上,痛的他整個人跪了下來。




「他媽的,沒用的東西,讓你殺個人這麼簡單的事他媽還做不到!」他聽見幫裡的二把手不爽的說,然後又是一鞭打在他身上。




簡單?怎麼會是簡單呢?那是人命啊,他怎麼能這樣說⋯⋯




「沒用的東西!」他一邊罵一邊更加使勁的打,他跪在地上咬著牙努力不讓自已出一點聲音,他知道如果他喊出聲只會讓那人更興奮打的更用力。




好不容易捱過了打他又被關進小黑屋,他們說他沒資格吃飯。




他靜靜的趴在哪裡,背上的傷讓他疼的受不了,但他只能忍,他默默流著淚,為什麼⋯為什麼他得做這些?他不懂也不知道該怪誰。








他足足餓了一個星期,他實在受不了,他曾經也想過乾脆就這樣死去吧,可是他心裡的求生意志卻是那麼強烈,他知道自已不想就這樣死去。




他用這最後的力氣爬到門旁吃力的拍門「求、求你⋯⋯⋯給我一點東西吃吧⋯⋯」他真的太餓了。




門如他期待的開了,但進來的卻不是希望,而是深到谷底的絕望,他警惕的看著老大手裡的針管。




但他又有什麼力氣能反抗?針管的液體注入他體內的那一刻,他真的想死。












不殺人就沒有飯吃,也沒有⋯藥可以打。




他看著跪在地上的人,腦海出現了這一句話,他不想再挨餓也不想挨鞭子,而他更需要藥。




毒癮發作的痛苦他根本不想再來一次,他握著手中的刀,有些遲疑,非得殺人不可嗎?⋯⋯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他看著那人,舉起手中的刀另一手拉住他的舌頭,他抖著手,看著那人張大雙眼淚水直流臉上滿是驚恐「對不起。」然後快速的割下那人的舌頭。




他放開那人,看著他痛的在地上打滾鮮血直流,滿是恨意的等著他。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但總歸是活著的,只要活著就還有希望,你們都還有希望,而他已經在深淵。










他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完成任務,當他拿著血淋淋的舌頭給老大看時,他看見他臉上讚賞的眼光時,他知道他總算不用再挨餓了。




「噁⋯噁⋯」剛剛吃下去的東西全吐了出來,因為他滿腦子都是那人的樣子還有那個舌頭,他喘著氣無力的坐在地上,他無奈的笑了,明明餓的很但真的吃了又止不住的噁心。




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毒發的痛苦總是難受,但因為他最近表現不錯,所以老大多給了他幾管,當冰涼的液體隨著血液流遍全身時,他吐了口氣然後將針管盒收了起來,準備出門進行這一次的任務。




但他怎麼也想不到,他這次會被人抓住,但不知道為什麼他一點想逃的心都沒有,他一開始有想過要卸了自己的手逃走,但是,逃了又如何?回去繼續挨打活的像條狗嗎?他不想過那樣的日子,就在他發呆的時候,門開了,他回過神來,警惕的看著門口。






一位紅頭髮的男人走了進來,臉上帶著擔憂還有笑容。




他腦中只有一個想法。








他長的真好看。

李默德

靠,我突然想起今天忘记发簧…


都已经写好了!!!!


这个点,还有人吗?

靠,我突然想起今天忘记发簧…


都已经写好了!!!!


这个点,还有人吗?


檸檬糖霜

(立克)深淵-10end

我真的盡力了😭😭😭


——————


趙立安呆呆的看著天空,他醒來的時候所有好的不好的通通都想起來了。



他一直都相信每個人都是逼不得已才會做壞事的,但是⋯⋯但是如果換作他自已呢?



就算他失去記憶了,但他終究是做了不好的事甚至還很過分⋯他怎麼可以傷害那些人呢?他實在沒有辦法想像自已怎麼下的去手,肯定很疼吧?他腦海中不斷的出現那些人痛苦求饒的樣子,而他卻依然下手割去⋯割去⋯⋯他捂著臉不敢再想下去,然後他痛苦的哭了「嗚、嗚⋯⋯」怎麼辦吶,該怎麼辦吶?他怎麼有辦法去面對那些人⋯⋯



他放下手看向放在一旁的手槍,如果不能贖罪⋯哪以死謝罪行嗎?他顫抖著...

我真的盡力了😭😭😭


——————


趙立安呆呆的看著天空,他醒來的時候所有好的不好的通通都想起來了。




他一直都相信每個人都是逼不得已才會做壞事的,但是⋯⋯但是如果換作他自已呢?




就算他失去記憶了,但他終究是做了不好的事甚至還很過分⋯他怎麼可以傷害那些人呢?他實在沒有辦法想像自已怎麼下的去手,肯定很疼吧?他腦海中不斷的出現那些人痛苦求饒的樣子,而他卻依然下手割去⋯割去⋯⋯他捂著臉不敢再想下去,然後他痛苦的哭了「嗚、嗚⋯⋯」怎麼辦吶,該怎麼辦吶?他怎麼有辦法去面對那些人⋯⋯




他放下手看向放在一旁的手槍,如果不能贖罪⋯哪以死謝罪行嗎?他顫抖著手伸向那把槍⋯這樣就好了吧?




「安安!」Jackㄧ到頂樓就看見趙立安拿著槍抵著自已的頭,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已的心臟都要停了。




「對不起,Jack。」趙立安舉著槍抵在自已頭上,滿臉淚痕。




「不,安安,寶寶,把槍放下,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別這樣。」Jack渾身都在發抖,他看著趙立安絕望的樣子,臉上滿是痛苦。




「沒有辦法的,我殺了人,儘管那不是我願意的,但我終究是殺人了。」趙立安悲泣的笑了,他沒有辦法想像那些人痛苦的樣子,他怎麼能那麼殘忍的傷害那些人「Jack,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他的不得以,我相信每個人都是善良的⋯但是我唯獨不能相信我自已。」從他恢復記憶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已這輩子再也沒有被原諒的機會了。




他是警察,卻殺了人,還是殺手他甚至還染上毒癮⋯⋯




「安安⋯別這樣,先把槍放下,我們談談好嗎?」Jack想上前,但又怕嚇到他,他哄著就怕他真的做了傻事。




「Jack,原來我才是那種罪大惡極的人。」他退了一步,苦笑著,是的呢,他才是最壞的那種人。




「不是的,安安,你是這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你說過的每個人都有逼不得已的時候⋯⋯」「但我就是無法原諒我自已!」他打斷Jack吼著「不要這樣安慰我!」他知道自已得不到原諒的!




「安安!」Jack看見他扣下板機的那一瞬間,他撒心裂肺的喊著,腳步邁開想搶下他手裡的槍。




咚。碰。




槍落在地上,咚的一聲然後朝某處射出一槍。




趙立安錯愕的看著自已的手,手腕處呈現一片紅腫甚至隱隱作痛,然後他被人緊緊抱在懷裡「安安!為什麼那麼傻!」他聽見Jack緊張又痛苦的說。




「趙子!」孟少飛跑了過來一臉焦急,他剛剛看見趙立安要扣下板機的那一刻,他的心臟都要停了,也就那一瞬間,唐毅朝他扔出去一塊石頭,準確的打中了趙立安的手腕。




「阿飛⋯⋯」他看著孟少飛腦海中出現自已曾經要殺他的那一幕,整個人止不住的顫抖「對⋯對不起。」然後整個人昏了過去。




「安安!」「趙子!」










趙立安又失憶了。




承受不住接連來的打擊,他再一次失去記憶。




但這次,他記得Jack,他醒來找的第一個人是Jack,他用他軟綿綿的嗓音說「Jack,我餓了欸。」Jack看著他,連日來的壓力害怕終於釋放出來,他上前抱住趙立安無聲的哭了。




「Jack,你為什麼哭?」趙立安拍拍他的背,不解的問。




「這樣對趙子來說是最好的吧?」門外的孟少飛緊緊抱著唐毅難受的說。




「⋯⋯」唐毅輕輕的拍拍他的背,沈默著。











趙立安康復後,終於回到他跟Jack的家,孟少飛幫他請了一個長假,他們等著他回來。不管多久,偵三永遠都有他的位置。




「這是我們家啊?」他牽著Jack的手走進去好奇的東看西看「是啊,我們家。」Jack牽著他的手帶他熟悉環境。




他眨眨眼看著桌上的照片問「這是誰?」Jack望著那張照片說「這是奶奶。」「奶奶?」趙立安看著照片覺得很是熟悉「奶奶您好,我是安安。」他對著照片甜甜的笑了「奶奶肯定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她笑起來好溫柔。」




「對的哦,奶奶最溫柔了,餓了吧?我去煮好吃的給你。」Jack拿過他手裡的照片,牽著他走到廚房的椅子上坐著。




「Jack,我想吃紅燒肉!還有油燜大蝦!」他眨著眼睛興奮的說著一堆菜名,他知道Jack一定會給他做的。




「好,別急,我給你做。」他笑著點頭,然後熟練的處理食材。




「Jack,我吃完飯能吃冰嗎?」他眨眨眼睛一臉期待的問。




「只能吃一球。」他放下手上的刀轉過身看著他期待的小臉,寵溺的搖搖頭「就一球不能再多了。」




「哎唷,不能二球嗎?」就見小傢伙不樂意的皺著小臉然後走了過來雙手懷抱著他撒嬌著「好嘛~好嘛~」他仰著頭看著他。




「不行!你才剛出院呢。」Jack順勢摟住他在他額上落下一個吻。




「Jack,好小氣~」他嘟著嘴頗為不滿「安安,我這不都是為了你好嗎。」Jack無奈的笑了「而且冰吃多了傷身體。」




「欸~~那會~~」見小傢伙還想說些什麼,他低頭吻住那喋喋不休的小嘴。






金黃的陽光從窗戶外頭灑進來,歲月靜好,這一刻真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