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K

16329浏览    5174参与
Sophie

港女 下 (HK同人)

12


“喂,做乜咁愁啊?”


“唉…”张轩看了一眼细杨生,猛灌了一大口啤酒。“…唔好提。”


“做乜啊?Kenny?”


“!!!”张轩心虚:“你又知既?”


“男人烦恼唔系为钱就系女人噶啦,钱你大把啦,姐系女人罗…哎呀仆街,唔好咁大声,俾佢听到我话佢系女人,姓杨都无面俾。”


不远处,Kenny与龙虎豹四个八婆一个墟,围绕在高大小鲜肉师弟身边,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发出姣笑。


可恶…你个衰婆。


细杨生瞄了一眼,说:“点都好,你都要不时振下夫纲噶。”


张轩又喝了一口酒。好冰。打了个冷震。


“有咩唔啱咪讲到啱罗,做人呢就最紧要开心,感情既嘢系唔...



12


“喂,做乜咁愁啊?”


“唉…”张轩看了一眼细杨生,猛灌了一大口啤酒。“…唔好提。”


“做乜啊?Kenny?”


“!!!”张轩心虚:“你又知既?”


“男人烦恼唔系为钱就系女人噶啦,钱你大把啦,姐系女人罗…哎呀仆街,唔好咁大声,俾佢听到我话佢系女人,姓杨都无面俾。”


不远处,Kenny与龙虎豹四个八婆一个墟,围绕在高大小鲜肉师弟身边,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发出姣笑。


可恶…你个衰婆。


细杨生瞄了一眼,说:“点都好,你都要不时振下夫纲噶。”


张轩又喝了一口酒。好冰。打了个冷震。


“有咩唔啱咪讲到啱罗,做人呢就最紧要开心,感情既嘢系唔可以强求。”


“乜呢几句嘢咁熟既喂???”




13


Kenny扶着张轩,碰碰撞撞家俱数款,幸好张轩肉厚没事,好不容易才把人放置到床上。


“麻鬼烦噶!都叫咗你唔好饮咁多啦喺度!搞到我又要换床单!”


“老婆啊老婆…你到底爱唔爱我啊…”


“痴线!你无啦啦发乜神经啊喺度!”


“唔准走啊…”张轩一把抱住Kenny,把人压在床上。“你答咗我先啦…你爱唔爱我呀…点解你…点解你好似对我咁恶咁既…”


“我几时有对你好恶呀!?吓!?几时!!!!!!”


“呢…呢家…”


张轩眼里涌出泪花,咬着棉被一角好不委屈。


Kenny心疼了那麽一咪咪,稍为冷静下来说:“咁我都系担心你之嘛…”


见Kenny态度放软,张轩立刻打蛇随棍上的蹭上去。


“咁你爱唔爱我?BB系咪好爱好爱好爱好爱好爱好爱好爱猪猪?”


“妖…死开啦你个八公…”BB欲拒还迎姣声说:“唔爱唔爱唔爱唔爱唔爱唔爱唔爱猪猪呀…”


猪猪双眼发光。


“BB今晚我哋曳曳罗?”


 猪猪边说边揉搓BB对波。啊…好大对波啊。


“你个死咸湿佬…”


BB呼吸重了,边说边揉搓猪猪的小轩轩。惹…好巨既小轩轩…羞…


“你个淫娃…”啜啜啜。


“你条淫虫…”摸摸摸。


“你个姣婆…”舔舔舔。


“你个毒男…”搓搓搓。


“你个港女…”捏捏捏。


“…你讲乜话?”


“…吓?”


“你头先叫我乜嘢?你讲多次?”


“Um…淫娃?”


“唔系!系之後既!!!”


“姣…姣婆…”


“都唔系!!!系再之後既!!!”


“港…港…港…”


“讲讲讲丶讲乜野啊你喺度!!!???”


“哇!!!老婆唔好咁啦——我知错啦——我发噏风咋——”


“你明知我最憎人咃叫我“乜女”“乜女”嗰个名噶喎!?”


“唔系啊!我都唔系叫你嗰个名…我系话…”张轩小声地说:“港女咋——”


“!!!!!!!”


“哇!!!老婆我知错啦!!!”


“作死你啊!做乜话我系…系…港女啊!!!讲!我边忽似港女!!!”


细杨生迷幻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你都要不时振下夫纲噶。


“以…以前唔系噶…系呢一年开…开始似…港——”


“咩话!???”


张轩吓到丢掉手中的哮喘喷雾,不敢再出声。


“…我呢家好嬲罗!!!”


“老婆你放低个拳头先…赢咗场交,输咗头家…何必呢…”


Kenny额头的青筋异常突出。


“生命满希望…”张轩感到Kenny神色不对,猛瞄向房门,脑里开始规划最快的逃生路线。“前路由我——”


跑!


张轩忘记了他从来都跑不过Kenny。


接下来也是很合情理地被Kenny拽回来。


被一把丢到床上。


“老婆…你…你想做乜啊…”


“话我系港女啊嘛?嫌我港女啊嘛???”


“你…你收返埋斌仔先…老婆…你冷静啲…”


“既然你咁唔钟意我系港女——”


Kenny把张轩的双腿掰开。


“咁·我·就·做·斌·佬·比·你·睇!!!”


“唔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冷静啲啊老婆!!!”


Kenny看着眼前好一双张开了的茂盛脚毛之美腿。


画面太美。大斌斌退缩。


“咪嘈啊你!港女丫嗱!港女丫嗱!妖!点入噶!?”


“冷静啊老婆!!!我无洗过噶!!!啱啱疴完屎呀喂!!!屎呀系!!!”


Kenny立刻丢掉一双美腿。


“今…今次放过你,你欠我一次,下次洗定屎忽等我!”


张轩立刻跳下床冲出客厅。


Kenny大力关上房门。


张轩惊魂未定呆站了数分钟,这才想到自己全身光溜溜的什麽也没穿。


“乞…乞…乞嗤——!!!”


阴风阵阵。


不敢再返回睡房中,但是他的衣服和衣柜都在Kenny的睡房里,张轩只好碰碰运气用手遮着小轩轩走出露台,看看有没有晾晒的衣服。


衣服有是有,但全都是Kenny的。


勉强找了一套Kenny本来是oversize style的衣服,张轩刚好fit size。可是内裤…


妈呀好紧!


小…小轩轩不行了…!!!


顶住啊张轩,男人大丈夫能屈能伸。


想逃走,这又再一次发现他所有随身物品都在睡房里,包括Kenny家的钥匙。


今晚怕是走不了…


张轩认命地抱着饭团的遗照,躺在沙发上,一边感受着小轩轩被爱人的内裤束得快要得阳痿,一边祷求黎明快点到来。




14


小轩轩花了好几天时间才恢复过来。


在那之前,连张轩珍藏的BB艳照——其实只是戴着兔耳朵和穿着纯情中学生制服的Kenny,每次张轩翻看都很性奋——也没用。


前面起机不能还得担心後面的贞操。


BB还有意无意地用虎视眈眈的眼神盯着他的屁股,走过路过还不忘拍打一下,害他好几次快要心脏停顿,哮喘喷雾不离手。


白发也毫不留情地冒出了十多条。


幸好几天之後能恢复过来。


幸好猪猪展现勇猛雄风把BB啪啪啪到神智不清欲罢不能,阴力提醒他做0的快感。


BB,勿忘初心。


爱你的猪猪上。




15


“细杨生又换画喇,唓,男人。”


说得你好像不是男人一样…


“佢系不羁的风嚟既…”


“做咩呀?!好羡慕呀?!”


“痴丶痴线!我我我点解要羡慕佢呀?无无无啲咁既事罗!佢食食食几多条女都唔唔唔…唔够我BB靓啦!”


Kenny看着张轩。


张轩看着Kenny。


十秒过去。


…眼大唔系大哂噶!撞鬼,点解咁耐都唔眨眼既喂!?


Kenny傲慢地收回视线,继续看IG。


张轩悄悄放下哮喘喷雾,继续生存。


以後…张轩发誓——以後他绝不会听从细杨生支笛。简直靠害,振夫纲什麽的绝对没有这回事。


细杨生的女人可以爱换多少换多少,张轩的BB只有一个。


只是太爱你嘛。




16


回忆结束。


每次想起这永不能磨灭的痛,张轩都觉得小轩轩隐隐作痛。


张轩深呼吸一口酒吧後巷混浊的空气,返回KTV包厢里。


“细路T?佢啱啱走咗了喔。好似话要搵女朋友。”


真是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不过,刚才已经教了他要坦诚,这下子应该能帮助到小朋友挽回女朋友的心吧。张轩想。




17


夜凉如水。


张轩扭动门把的时候心脏怦怦乱跳。半夜两点才回到浅水湾,不知Kenny会不会发疯。


“你返嚟喇…?”


Kenny穿着张轩买给他的叮当卡通睡衣,揉着眼睛从沙发上坐起来。


“班友仔好high,所以玩到咁夜——”


“你肚唔肚饿呀,我煮碗面俾你食丫。”


呢句台词咁熟既喂?等等…


“早知我跟埋你去啦…我成晚都好挂住你呀…”


“BB做乜你咁嗲既?”


张轩受宠若惊。


“咁我担心你嘛。”Kenny嘟起嘴唇,眨着无辜的大眼睛说:“之後三日我都唔准你自己一个人走咗去呀,反正我一早腾空咗呢四日出嚟俾你。”


张轩心头一暖,一拥Kenny入怀。


“下年…一定会有机会。”


“傻瓜。”张轩淡然地说:“已经唔重要喇。你知道我呢家暂时…都已经无心机搞。”


Kenny从来都明白张轩。


若然不明白,也不会分离後再次选择回到他的身边,一直走到至今。


张轩也明白Kenny,也知道Kenny的不甘心。


得知Kenny红馆solo确认的时候,张轩就躺在他身旁。他静静等待Kenny挂上电话,转身向着他,头发一团糟,满下巴的须根,眼神却是如此明亮。


“一齐。”


“好。”


然後他们相视而笑。


十七年来的汗与泪,他们要在彼此的红馆舞台上立下见证。


Kenny还是忍不住湿了眼眶。


“你去冲凉先啦。”他用手指拭着眼睛,想要走去厨房。“你应该饿喇,我煮个面俾你食,反正呢家都唔洗再减肥住。”


张轩却拖着他的手不放。


“我净系想要你。”


张轩抓着Kenny的手腕,沿着手臂摸上去再把他拽过来。


“我想要你。”




///單車///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503554

AO3文章ID: 21503554

///單車///



张轩和Kenny高潮过後,相拥着喘息。


“你未死过,又话我系港女!”


“我无话你系港女喎,我话你仲姣过港女之嘛。再讲你呢家先唔会对我点呀,呢四日我都安全仲要大哂噶喇。”


“你唔惊四日之後,我会报仇呀?”


“咁你咪报罗,隔夜仇,我乐意。”


“哼!”




18


“老板!”


“吓鬼死咩,咁大声做乜啊。”


“细路T佢…入咗医院呀!”


“吓!?咩事呀佢!?”


“听讲俾女朋友打左十四巴掌,晕咗!呢家Check咗话有少少脑震荡,不过醒返无事喇。”


“唔拈系啩…”


“佢好似话佢女朋友系港女呀,叫佢女朋友改下喎,话要讲真话。唉,佢真系傻噶,边有人敢话自己条女系港女噶,未闻过棺材香咩…”


“咁佢…都要休养一排。”


“系呀,所以我哋出左份粮俾佢先啦。”


“好…好…你帮我出双——唔系,出三粮俾佢啦。”


“咁多!?”


“我欠佢既…”


“吓?”


“…无嘢。总之你照出啦。”


“哦。咁我出返去先喇。”




19


“猪猪你返嚟喇?我煮咗上次你赞我煮得好味既西柠鸡俾你食呀。”


“BB,今日系第五日喇喎…你仲系咁温柔既?”


“痴线!你好想我对你差咩!?我不嬲都好温柔噶啦!!!”(高音)


“咁又系…对比今日听到个件极品…你真系待我不薄…”


“吓?你讲乜啊。”


“无…BB,我爱你。你知唔知呀?”


“做乜无啦啦咁肉麻,做咗亏心事呀?”


“点会啊。总之我好爱好爱好爱好爱好爱好爱你啦。”


“妖…死开啦…肉麻到死…”


“咁你爱唔爱猪猪先?”


“你话呢!?”(高音)


“惹~唔滞~我要听你亲口讲。”


“你个死姣佬丫…爱呀。”


“边个爱边个呀?”


“爱猪猪罗。”


“BB爱猪猪?”


“系呀!你好烦呀!呢家即刻同我死去冲凉啦!!!”(高音)




20


面对港女之中的港女,真的只有三个字——说真话。


说真话就是要坦诚。


一段成熟的感情关系里,最紧要坦诚。


坦诚你爱怎样港女就怎样港女,没关系我都能接受。


把你宠上天就是我此生许你最真诚的承诺。










Sophie

港女 上

OOC

我純粹造謠


1



是日乃某K字头Media公司的临时员工联谊日。


临时发起人是张姓老板。


原本这天老板应该在开演唱会,可是因为某种不可抗逆的原因,演唱会最终除消了。由公怖了除消的消息开始,老板沉静了一星期,这天终于回到公司,夜晚还心情很好地提议拉大队去唱K。


老板跟自家员工笑说,日子还是要过。员工要约会的立马除消约会,上下一心陪老板出去好好疯一晚,且心照不宣盘开跟演唱会和时事有关的话题。


前半晚老板心情总算轻松自在。


新来半年的Part time小员工少年T坐在一角愁眉不展,老板主动走过去递上一罐啤酒,拍一拍他的肩膀问:...


OOC

我純粹造謠




1




是日乃某K字头Media公司的临时员工联谊日。


临时发起人是张姓老板。


原本这天老板应该在开演唱会,可是因为某种不可抗逆的原因,演唱会最终除消了。由公怖了除消的消息开始,老板沉静了一星期,这天终于回到公司,夜晚还心情很好地提议拉大队去唱K。


老板跟自家员工笑说,日子还是要过。员工要约会的立马除消约会,上下一心陪老板出去好好疯一晚,且心照不宣盘开跟演唱会和时事有关的话题。


前半晚老板心情总算轻松自在。


新来半年的Part time小员工少年T坐在一角愁眉不展,老板主动走过去递上一罐啤酒,拍一拍他的肩膀问:


“今日条数,你入错哂㖞。同叔叔讲吓你咩事,系女人定钱呀?”


少年T小鹿乱撞地看着自家成熟稳重感沉重到形于体重的老板,眼瞎式感叹我爱豆真帅。


“嗯?”


“系…系我女朋友…”少年T抽泣着说。


“哦,咁系佢偷食丫,定勾佬呀,定做PTGF?”


咦咦?点解隐约觉得老板语气有点…幸灾乐祸?


不会的不会的,爱豆老板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男人。看看他和老板娘平时一副只羡鸳鸯不羡仙勘比过儿姑姑的神仙爱情就知道,他·一·定·是·完·美·的!


“唔系…系佢…佢…”


“佢点?偷食定勾佬?”


“…系佢实在太太太——太港女!简直港女到入骨啊!”


老板虎躯一震,手中的啤酒罐掉落在地上。


“哗!你无事丫嘛老板?”


“哦…无事无事…”老板茫然地接过少年T递上的餐巾抹着裤管:“咁——呢个问题就好难处理——我明天叫同事A帮你睇数…无错…”


“吓?”少年T感到莫名其妙。


“咁你女朋友…”老板遥望着远方:“点港女法呢?讲嚟听听。”


“超级——极级——宇宙级——港女啊!”少年T在爱豆鼓励下,把平时不敢说出口的一股脑尽情发泄出来:“食嘢唔做嘢,做嘢打烂嘢!使人唔使本,平时出街所有嘢都要我拎呢啲不在话下,好地地食个下午茶,佢话想要食Mos burger既burger,麦记既薯条,同肯德基既鸡翼,仲要罐装可口可乐…明明所有嘢一个麦记餐就搞掂啊!结果我行左7转搞左成大半个钟先买完佢又话唔想食喇!”


“私下对我态度恶劣都算,最惨喺我兄弟朋友面前落我面,下下凶我闹我收皮贱人收声样样齐!平时…”少年T看看老板仍是茫然的脸,吞了口口水继续道:“想亲热一下,佢一啲都唔善解人意,痴埋啲都叫我死开,到我忍唔住睇…睇吓四仔自行解决啦…佢又闹我系死变态佬啊!”


“成日打电话嚟check住我行踪,但自己又肆无忌惮咁收兵…最近仲同只兵去游船河,羡鸳戏水,影相放IG Story…呜呜呜…”


“你女朋友好靓噶?”老板沙哑着声问。


“嗯…当初都系因为佢生得靓又可爱…先钟意佢。”


“小朋友。”老板语重心长地说:“我送你三个字:讲真话!”


“讲真话?”


“系!”


“同女朋友讲真话?”


“无错!”


“真系得咩?会唔会死得好惨噶!”


“做男人,除左条腰好重要,最紧要有膊头!”


“啊啊!我明了老板!”


老板回以一个十分迷幻的笑容,转身走开了。


同事青年M走过来,好奇地问少年T:“喂,张生同你讲咗咁耐嘢既?讲乜?今日条数做错哂俾人闹呀?”


“唔系啊!老板真系好好人,佢好关心我感情生活呀!”


“哦~”同事M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张生最钟意听人哋啲感情生活,愈惨佢愈满足,正所谓睇人仆街就最开心…”


“老板先唔系咁既人啊!佢安慰我仲比意见我呀一听到我话我女朋友系港女——”


“吓!乜话?你同佢讲港女?”


“系呀,做咩呀。”


“你死喇,呢个字系老板既死穴嚟噶。”


“点解呀?”少年T天真地问:“唔通老板个呀妈系港女?唔系㖞,佢呀妈唔系广州人嚟咩?老板娘又唔系女人,老板又系独生子,港女点解系佢死穴呀。”


“少年你太年轻了。”


“吓?”


“无人知详情,只知道每次一提港女呢只字,老板就会全身震哂,好似惊恐症发作咁噶。”


少年T回想刚才第一次提起港女时,老板的行为与神情的确有点问题。


“总之你以后唔好提呢只字,记住呀。”


“好…”




2


张生茫然地推开酒吧的后门,站在脏乱的后巷舒了一口长长的气。


港女港女…


他痛苦地闭上双眼,回忆如走马灯般在脑海里掠过。


那是他一辈子都磨灭不了的痛…




3


到底是何时开始发现男友有点…有点像港女?


好像是…由复合开始。


当初因为自己的情绪病做了意气用事的决定,那时候男友也累了,结果导致两人的关系走向不可挽回的局面。


想当然冷静下来的时候很后悔。


虽然在一起时能见面的日子也很少,但每回夜深人静时,想到最爱的他已变成前男友的事实,就痛苦到不能呼吸。


然后是因为二人共养的爱犬身患重病,和男友有了见面的机会,他就火力全开的把男友追回来。


起初的确很甜蜜。


他们好像返回年少时的热恋期一样。


男友说早安,他扑上去。啪啪啪。


男友说可以食饭了哦,他扑上去。啪啪啪。


男友说晚安了猪,他扑上去。啪啪啪。


这种愉快地潮湿的日子大概过了几个月吧。


然后…男友开始变了。


然后,他的恶梦开始了。




4


“张生。”


“咩。”


“呢条底裤唔系我噶。”


“哦。”


“你摆返去你个格柜桶啦。”


“知啦。”


“知你仲唔做!?”


“吓?呢家?”


“系呀!唔系等几时呀喺度?!”(高音)


“但系我疴紧屎㖞…??????”




5


“一阵我哋去边呀?”


“睇吓先…去明治神宫好无?”


“吓,嗰度好多香港人噶㖞。”


“咁不如台场,有你最爱既高达。”


“台场多香港人到爆呀。”


“咁去代官山买衫,啲消费咁贵,应该少啲香港人。”


“你估得你一个有钱买贵衫咩!咪又系有香港人。”


“…但系…系你话要去东京噶㖞…乜唔系边到都有香港——”(细声)


“你讲咩话?”


“…无嘢。咁是但行到边就去边啦。”


“又系咁!你次次都唔谂去咩地方丶次次都无idea噶!”


“…??????”


“哎,算数啦,食嘢先。食咩好呢…”


“烧肉?”


“好肥罗。”


“荞麦面,够哂健康。”


“唔好味呢但系…”


“…咁拉面。”


“你唔系话一兰呀嘛,好多香港人噶。”


“Sabusabu…”


“咁同系屋企打边炉有咩分别呀?!”(高音)


“……”


“我谂到喇!都系食鱼生饭啦,又低热量,你咁大个肚腩,啱哂你。”


“…真系多谢哂你咁为我着想啊BB。”


“唉,又系我谂食乜。你又唔谂行程,连食嘢都唔谂,都唔知你有咩做过噶喺度。”


“…………………………………”


“呢到比埋钱就去食嘢啦。5180yen,速速比钱啦。”


“好呀。”


“拎嘢呀。”


“哦。”




6


“老婆。”


“咩啊?”


“呃…今晚可唔可以曳曳?”


“吓!我听朝好早开工㖞!”(高音)


“成个星期无做过喇,好啦老婆…”


“好攰罗又要郁!”(高音2 combo)


“但你去举铁咪仲攰…同埋主要都系我郁之嘛…”


“你讲咩呀!咪痴埋嚟呀喺度!我好眼瞓呀!”(高音3 combo)


“好啦老婆…一系你净系瞓喺度唔洗郁,我好快!10分钟!”


“你当我系咩呀???Mary定呀John?!贱人!!!”(高音4 combo)


“唔系啊啊啊啊老婆吹气公仔边有你咁好手感——”


“自己睇四仔啦你!!!死开啦!!!”(高音5 combo perfect)




7


“张轩张轩~睇唔睇到啊?你嗰边收得咁差既?”


“睇到啊,做乜啊S a姐?”


“你快啲嚟帮我哋雷氏 姐妹埋单啦~”


“哦你叫关 斌俾钱咪得罗,卡数都系我找。”


“喂~雷 斌~关太叫你俾呀~”


“吓!叫佢收皮啦!做乜事要我俾啊!?”


“佢话之后帮你找卡数㖞~”


“哦,咁算佢啦…呀呀呀呀基 仔呀呀呀呀呀~~~雷S a快啲收线过嚟唱埋先!”(高音)


“喂喂喂点解我俾钱唔系唱我啲歌既?”


“雷 斌~关太问你做乜唔唱佢啲歌呀~”


“收皮啦佢~喺度阻头阻势~做咩啊佢!”


“好啦~我要收线啦Bye Bye~”


“喂喂喂!我俾钱睇耐啲都唔得——吓!真系收线噶??????”




8


“做紧咩啊BB?”


“#*&^$#&^*#&$^)@#(*”


“吓你讲咩啊?”


“$@#^%#$&&*&@#^&$*&$*!!!”


“我完全听唔到㖞…”


“佢食紧饭啊。”


“!?你边位???!”


“B osco啊。”


“呃…Hello B osco,下次得闲饮茶。呢家你可唔可以俾返Kenny听呢?唔该。”


“佢唔得闲啊个口,食紧饭啊。”


“咁你可唔可以话俾佢听我一阵嚟接佢呢?仲有——”


“其实我只手都唔得闲拎电话,我喂紧Kenny食饭呀,再讲。”


“吓???喂喂喂喂喂几时轮到你喂——吓!真系收线噶??????”




9


“喂,你做紧咩啊?”


“无我同紧公司班友仔食饭之嘛。”


“咁你几时返?”


“未知呀——咦?老婆,你查岗啊?唔似你㖞。乜你咁紧张我咩哈哈哈。”


“痴线!你FF少阵啦我先唔担心你。我系想知你几时返嚟,买雪糕俾我咋!”


“哦…”


“咪咁迟返啊!”


“哦…”




10


“老婆!”


“咩料啊。”


“点解!点解你PO张咁既相上IG!”


“有咩问题?”


“佢PO你又跟住PO!搞到全世界呢家都讲埋啲咩KKBOX!”


“咁咪好罗,唔洗讲相敬如斌你又唔洗block人喇,转移视线嘛。”


“但我唔开心呀!”


“你几大个人呀!?咪咁幼稚啦你!”(高音)




11


“哇哇哇哇哇!!!”


“啊啊啊啊啊!!!”


“你你你…你做紧咩啊死变态佬!!!”(高音)


“唔系啊!咁又系你话唔想做我先自己睇片解决嘛——”


“你变态到睇住Steven打丶打丶打飞——”


“唔系啊痴线!!!我系睇紧你咋!咁啱播到佢个画面咋!你要信我啊!”


“你你你你你——咁无人叫你睇住我套写真制作特辑打丶打丶打——啊啊啊!你好变态啊死变态佬!!!”(高音)


“吓咁都变态我睇你咋㖞???”


















待续







psy
‘想回到可以单单纯纯秉承“做人...

‘想回到可以单单纯纯秉承“做人最緊要係開心”的香港’

繁华闹市,灯火普照,真不知道我下一次去HK是什么时候了,希望快点好起来

‘想回到可以单单纯纯秉承“做人最緊要係開心”的香港’

繁华闹市,灯火普照,真不知道我下一次去HK是什么时候了,希望快点好起来

Sophie

愛情童話 12 (HK同人)

- OOC,请当作原耽2333333;

- 对话基本上广东话;

- 文笔是0文笔是0,自娱的东西请见谅;

- 完全HK / 张关。不喜请点X谢谢~


爱情童话


 12


Barri拉开裤链,Kenny惊恐地看着他的欲望隔着内裤蓄势待发。


他俯身强吻Kenny,Kenny这才反应过来,一口咬住男人的下唇。Barri怒吼着推开Kenny,像只受伤的疯狗一样,猛然捏着Kenny的脖子。


“I won't beat you.”Barri满口都是血,咬着牙残酷地说:“不过为咗惩罚你,我今次唔用套——”


Kenny...



- OOC,请当作原耽2333333;

- 对话基本上广东话;

- 文笔是0文笔是0,自娱的东西请见谅;

- 完全HK / 张关。不喜请点X谢谢~

 

爱情童话






 12




Barri拉开裤链,Kenny惊恐地看着他的欲望隔着内裤蓄势待发。


他俯身强吻Kenny,Kenny这才反应过来,一口咬住男人的下唇。Barri怒吼着推开Kenny,像只受伤的疯狗一样,猛然捏着Kenny的脖子。


“I won't beat you.”Barri满口都是血,咬着牙残酷地说:“不过为咗惩罚你,我今次唔用套——”


Kenny还未来得及消化这句话,一道黑影突然窜出,Barri从Kenny身上被撞倒趺下沙发。


“You fuxking silly dog…”


饭团压住Barri,拧转头去看Kenny,傻傻地伸出舌头不断哈气求赞扬。


“Attack…”Kenny指着Barri。“饭团仔…Attack!”


饭团开始疯狂撞击Barri。Barri连叫骂都发不出,他尝试爬起来,饭团猛然扑过去,一人一狗撞倒茶几,玻璃碎裂一地。


Barri动也不动。


饭团摇着尾巴哄过来,Kenny轻声说:“饭团…Stay…”


Kenny贴着墙走到大门旁,打开灯。


Barri躺在一片碎裂的玻璃中,脸上怖满玻璃碎片划伤的伤口,左边太阳穴的位置有一个血洞,鲜血源源不断流出。


Kenny捂着嘴,拿起地上的电话,止不住地颤抖。


“张轩…救我…!”




张轩赶到来的时候,一脸死白,手里还握着哮喘喷雾器。


Kenny满面眼泪,衣衫不整,双手都是血迹。


“我无心噶…佢想夹硬嚟…我丶我…我叫饭团attack佢…”


张轩心疼地冲上前紧紧抱着他。


Kenny埋在张轩的颈窝里,嗫嚅着说:“佢晕咗,我帮佢止咗少少血…系唔系要Call白车呀…?”


张轩放开Kenny,查看了一下那个他恨不得他死十次的男人,说:“唔好,咁样一定会惊动到记者,到时就好麻烦。”


“咁点算呀…”


张轩从背包里掏出一串钥匙。


“你呢家带埋饭团搭的士去我屋企先,呢度等我处理。”


“你丶你想杀人灭口!?”Kenny惊得像只小鹿一样睁大眼睛。


“你谂咗去边呀?”张轩失笑。“我系谂住车佢去私家医院咋。呢度最近边间私家医院?”


“圣保禄罗,行几条街就到。得唔得噶,佢哋一定会报警,你会唔会被人拉噶…”


Kenny扁着嘴,扯着张轩的袖口不放。


“你担心我呀?”


“你…”


“无事既,你放心啦。”张轩只好说谎。


张轩把自己的钥匙放到Kenny掌心。


“呢家除咗我有你屋企钥匙,你都有我屋企钥匙喇…”


Kenny攥紧手中的钥匙,心里一股暖流,看着张轩欲言又止。


“你再唔走,到时佢真系失血不止瓜咗,咁就真系唔方唔杀人灭口喇。”


“你唔好吓我啦…”


“讲吓笑咋。”




Kenny踏进张轩家那一刻,心里无限感慨。


明明几天前才来过,但发生了许多事后,重返这里犹如相隔了一个世纪。Kenny走近靠近窗边的书枱,注意到比几天前多了几份乐谱和CD。


那是一份带词的乐谱,纸上还压着墨水笔。Kenny匆匆看了一眼标题——Fly Away,就移开视线。


他有种强烈的第六感,想亲自听到张轩唱出来多过偷看这份歌谱。


饭团趴在一块地毯上跟在自家一样地安心睡起来。这只傻狗警觉性如此低,但却攻击见过不少次数的前度男友,Kenny笑着摇了摇头,真是狗也得夹人缘。


之後Kenny在张轩的浴室洗了澡,光着身子走入张轩的睡房,看到床头上的那串灯饰,有点愕然。


整串灯蒙上了尘,除了开关位置。


Kenny拿起床上一件又旧又黄的白色长袖tee和一条运动裤,想来这应该就是张轩的睡衣便穿上,尺寸刚刚好。


他在喜欢的人的床上躺平,被喜欢的人的气味包围,心里掺杂半点幸福半点患得患失,缓缓进入梦乡。




Barri在被送去医院前已经醒过来,他倒也没有张轩预想中的激动难缠,只是一句说话也没跟他说,也没有正眼看他。


张轩倒想给他来个一拳,最後还是忍住了。Barri一身酒气,护士见他和张轩走进来并没异样,没有多问就暗自认定了一定是酒醉惹祸。


张轩看了Barri最後一眼,心里说了一句,後会无期,便转身离去。


回到家时天将拂晓。他放轻脚步走进睡房,Kenny在他的床上发出平整的呼吸声,安然熟睡。


张轩摄手摄脚爬上单人床,挤迫中把身体贴住Kenny的後背,带着半点迟疑最终还是把手搭在怀中人的腰上。


Kenny细软的头发拂过张轩的脸,也撩拨他的心神。张轩感到那种长久而来对於Kenny的渴望与爱如同电流般流过他的身体,聚集在下身燃起浓浓的欲望之火。


他情不自禁在Kenny像奶油般细白的脖子上落下一吻,身体却尴尬地僵硬着,不敢逾越。


正当张轩打算起身离开,Kenny突然转身,直勾勾地看着他。


Kenny的手慢慢向僵在床边的张轩伸过去,然後覆在张轩肿胀硬起的下身。


张轩整个人弹了起来,慌张得滚下了床,双脚还是挂在床边,姿势怪异。


Kenny咬着下唇,双眼逐渐蒙上了水气,在昏暗中闪耀。


“又系咁…”


然後他揭开被子跳下床,匆忙中恰恰踢到张轩的下身。张轩发出一声惨叫,Kenny愤愤地看了他一眼,胡乱地扯掉张轩的睡衣穿回自己的衣服。


“又系咁!又系咁!”


Kenny边叫着边打开大门的门锁,张轩痛极从地板上挣扎爬起来。


“等等…等等呀Kenny!”


“你你你!”Kenny含着泪大叫:“收皮啦你张/敬/轩!”


“唔系呀!你听我讲先!唔好走住呀喂!”


Kenny冲出大门。


张轩赶忙蹬上球鞋追了出去。他看着Kenny推开防烟门跑下楼梯,两人只相隔不到一楼层的距离。


可问题是…张轩完全跑不过Kenny。


於是他柔弱地喘着气眼睁睁看着Kenny一溜烟地跑走,把两人的距离拉至两层…三层…四层楼。


“等等啊啊啊——”


好不容易跑到了街上,张轩绝望地发现Kenny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心急如焚地环顾四周,终於看到Kenny站在对面街的路灯下抹眼泪。


Kenny也发现了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Ready,Steady,Go。


“等等啊啊啊啊啊喂——”


又开始新一轮追逐。


Kenny偷偷向後望。看见张轩边跑边狼狈地抽出喷雾器往嘴里塞他几乎就想停下来,跑过马路时又担心他被车撞到。


这一来一往结果脚步放慢了许多都不自知。就这样Kenny放足水让张轩追了整整五条街。Kenny跑到了电车路上,看见刚好有一辆叮叮车停在电车站,恨下心跳了上去。


“停!停!停!等埋我!”


也不知是因为第一班车没有其他乘客还是什麽原因,司机还真是停下没开车等张轩从对面马路跑过来。


张轩跳上车,上气不接下气,爬上二楼车厢。


Kenny红着眼坐在楼上车厢的最後面,已无後路可退,索性用自以为很凶恶的眼神瞪着张轩。


张轩走过去坐在他旁边,Kenny冷哼一声转个身看出车窗,背着他。


“喂…”张轩仍在气喘:“我系正人君子嚟噶…”


张轩等了好一阵子,Kenny没反应。


“咁你啱啱先被个人渣…我唔想自己好似…系罗,你明唔明?”


Kenny仍然纹风不动。


“我唔识点讲…我原来个plan系隔离有部钢琴既…即系其实…我最近就作咗首歌…”


“呢首歌既歌名叫Fly Away,首歌系送俾你既。”


Kenny微微动了动。


“或者我呢家唱比你听丫…好无?”


张轩看到Kenny偷偷斜眼向後望,却死活不肯转过身来。


“咳咳。”张轩清一清喉咙,腰板坐直,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


“你眼泪乾了 安静地睡了

看着你为他伤心流泪 我的心都疼了

他总是让你受委屈哭泣

难得是你自己都愿意 为他迷失自己”


“我无。”Kenny突然开口。


他终於转过身来,看着张轩一字一句地说:“我从来都无为过佢喊,我流既所有既眼泪都只为咗一个人。”


张轩感到心口的位置,既痛又暖。他放软声音,用更深情的方式继续唱:


“我把对你的爱深深埋藏在心底

终於我鼓起勇气决定对你说 让我来保护你”


Kenny一双眼睛亮了,张轩看到了维多利亚的夜色,整座城市绽放的璀璨灯火。


张轩靠近Kenny一点,贴在他的耳边唱:


“Fly Away 别再为了他的开心却让你自己心碎

真的爱情不会让人疲惫

不伤心 不流泪”


Kenny的眼睫毛和他的眼睫毛互相交叠,脑里闪起了Butterfly kiss。他的眼睫毛湿湿的,不知是Kenny的泪水还是自己的。那滴泪离他好近好近,张轩看着它滑过细软的绒毛,在Kenny的下巴滑落。他轻轻从Kenny的泪痣上,沿着泪水的轨迹落下一连串细碎的吻。


“Fly Away 让我牵你的手和你一起远走高飞

今天我要让你远离伤悲

我要用幸福将你包围”


他拥他入怀。


“失去了权利 保留任何秘密

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 却伤了你自己

不忍心看你 受委屈哭泣

多希望我能拥抱着你 一生一世爱你”


张轩停下来,看着Kenny,用指腹抹去他眼眶里剩馀的泪水。


“喂呀…”Kenny红着鼻子眼睛,好似一只兔仔。他用软糯的鼻音说:“你唱完首歌就算喇…咁即系点…?”


张轩沙哑着说:“啲歌词讲到咁白唔系唔明啊…?”


“咁我啲普通话真系好普通咋,你好地地唔用广东话写系要用普通话…哼,唔知你唱乜。”


“好啦咁我唱多次最後个句啦,咳咳…”


Kenny的嘴角疯狂向上扬。


“多希望我能拥抱着你,一生一世爱你。”


四目交投。


然後,张轩又用广东话说了一次:“张/敬/轩多希望能拥抱着你,一生一世爱——”


张轩吻着那个馀下未说出的名字。


Kenny软倒在张轩的怀抱内。他的嘴唇彷如童年记忆中的棉花糖般甜美,张轩轻轻一下又一下含着,逐渐加深这个苦侯已久的吻。


电车发出叮叮铃铃的声音,摇摇摆摆地驶进轩尼诗道。


晨光已然绽放於这片城市的天空。


他们都紧闭着眼,不知前路何处。


只知道此刻,他们拥有彼此。


搭乘着爱意,一路开往天堂。












完结?待续?





















當初是鴻圖大志要從2002寫到2019

實質落筆卻發現 媽呀太難了吧

我寫了12篇短小精幹的這才2015

而且之後幾年都是甜 是說我應該寫什麼

難道一直開車嗎

想完在這裡 不想爛尾啊orz

田庄
‘有何胜利可言?挺住不意味着一...

‘有何胜利可言?挺住不意味着一切’*


孩子

在世上

“因为-所以”

这逻辑

永不失效

只是

有的“所以”

要等“因为”

数百年后

才能相遇


孩子

妥协不是

成长艺术

而是

成长本身


孩子

不要与绝望拼怒气

历史在研磨

它磨得很细

但需要足够历史

需要

一代又一代



来去

消失

复活


孩子

不要玩火

怒火泛滥

应被谴责

不要砸玻璃

不要向一棵树

投掷石块

不要仇恨路人甲


孩子

在老人面前

你眼神里有

无助和哀伤

就像沧桑小时候


请听老人言

任性的蛀虫

将毁掉真理果实🍒...

‘有何胜利可言?挺住不意味着一切’*


孩子

在世上

“因为-所以”

这逻辑

永不失效

只是

有的“所以”

要等“因为”

数百年后

才能相遇


孩子

妥协不是

成长艺术

而是

成长本身


孩子

不要与绝望拼怒气

历史在研磨

它磨得很细

但需要足够历史

需要

一代又一代



来去

消失

复活


孩子

不要玩火

怒火泛滥

应被谴责

不要砸玻璃

不要向一棵树

投掷石块

不要仇恨路人甲


孩子

在老人面前

你眼神里有

无助和哀伤

就像沧桑小时候


请听老人言

任性的蛀虫

将毁掉真理果实🍒


孩子

不要开启那魔瓶

不要成为机器

粉碎的玩偶🧸


孩子

是时候迎接失败了

你们的青春不是玩笑


好了

人生毫无意义

但我们必须吃饭

所以

就到这儿吧

——听



2019.11.14


*注:此处我篡改了里尔克,原话是“有何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我家老板超级肥
司机很热情告诉我们 哪里哪里的...

司机很热情告诉我们 
哪里哪里的冰室好吃 不是只有华嫂
不过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
明天都不知道是怎样的
谁还会跟你聊他中午吃的是丝袜奶茶西多士还是餐蛋面和冻柠茶啊

司机很热情告诉我们 
哪里哪里的冰室好吃 不是只有华嫂
不过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
明天都不知道是怎样的
谁还会跟你聊他中午吃的是丝袜奶茶西多士还是餐蛋面和冻柠茶啊

温凉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Wiley-柯
熙熙攘攘之中,就是最纯正的烟火...

熙熙攘攘之中,就是最纯正的烟火气。

熙熙攘攘之中,就是最纯正的烟火气。

Sophie

愛情童話 11 (HK同人)

- OOC,请当作原耽2333333;

- 对话基本上广东话;

- 文笔是0文笔是0,自娱的东西请见谅;

- 完全HK / 张关。不喜请点X谢谢~


爱情童话


狗血慎入


11


张轩没有回家。他兜兜转转回到Kenny家附近,走进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麦当劳,坐在玻璃窗前的吧台,看着Kenny家的Lobby。


尽管经过一整天工作,身体已疲惫至极,张轩亦不敢松懈地紧紧盯着对面的庄苑门口。


此时已过午夜,仍留在快餐店内的人大多是无家可归。流浪汉拿出一只纸杯放在枱上,便在长椅上和衣而卧。


职员也早已见怪不怪,面无表情地在收银台後有一...


- OOC,请当作原耽2333333;

- 对话基本上广东话;

- 文笔是0文笔是0,自娱的东西请见谅;

- 完全HK / 张关。不喜请点X谢谢~

 

爱情童话


狗血慎入



11




张轩没有回家。他兜兜转转回到Kenny家附近,走进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麦当劳,坐在玻璃窗前的吧台,看着Kenny家的Lobby。


尽管经过一整天工作,身体已疲惫至极,张轩亦不敢松懈地紧紧盯着对面的庄苑门口。


此时已过午夜,仍留在快餐店内的人大多是无家可归。流浪汉拿出一只纸杯放在枱上,便在长椅上和衣而卧。


职员也早已见怪不怪,面无表情地在收银台後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张轩拉下卫衣帽遮掩,弓着背缩在角落,完全没引起任何注意。


凌晨两点,过去几小时对面也没任何动静,张轩猜想那个人渣应该是真的离开了,便在手机调好闹钟,趴在枱上想小睡一下。


可张轩累到极点反倒睡意全消,脑袋就像打了吗啡般愈发精神。


他戴上耳筒,播放他今天刚编曲完成的歌。


舞台已搭起,故事仍欠一个剧本。


张轩从背包里取出一本笔记本,揭开新的一页,思忖片刻,然後在纸上写下:


Fly Away.




听到拍门声,Kenny有点防备地从防盗眼查看,发现是张轩便二话不说打开门。来人像个师奶一样,一手拿着街市买的菜,另一手拿着大小家居用品,头发乱翘起跟鸟窝似的。


“午安。”张轩举起手上两大袋东西笑眯眯地问:“食咗嘢未?我煮饭俾你食丫。”


Kenny疑惑地看着他手中的大袋小袋,不禁想起自己也曾经做过相同的事,只是这次角色互换。


“未食…”


Kenny看着张轩,张轩也看着Kenny。


“你唔比我入去呀?”


“哦…”Kenny如梦初醒,让开一条路给张轩进屋,说:“我有啲训未醒。”


张轩瞟了一眼沙发上的枕头被铺,Kenny急忙走过去坐在枕头上,再把被子塞到背後,试图掩饰自己昨晚在沙发睡了一夜的事实。


“咁…你煮咩俾我食?”


“一阵你咪知罗…”


“懒神秘…睇下啲食材都估到系咩啦…”


Kenny撅着嘴,故意不看张轩。


“你去擦牙洗口面兼冲个凉先,好快有得食。你今日洗唔洗开工?”


“边有工开…B/o/y/'z都解散啦…”


张轩很想说点什麽去安慰Kenny,可是他实在不太会说安慰人的话。张轩这个人性格很极端,虚伪的时候话愈多,真诚真意的时候反而会词穷。


而这时候,他心里愈是怜惜眼前人,愈是找不到半句足够乘载这份怜惜的话语。


Kenny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没再说什麽,走进浴室梳洗。


一小时後,张轩做好了饭,Kenny也梳洗完毕甚至还弄了头发造型。


Kenny目瞪口呆地望着一餐桌的菜——蕃茄炒蛋,菜心炒牛肉,老少平安,西柠鸡…


“碟碟都咁大兜,点食得哂啊?”


“无饭,空口食餸,差唔多啦。你试下好唔好味。”


Kenny一脸不信任的表情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肉放在嘴里,仔细咀嚼。然後他每道菜都尝了一遍,才慢吞吞地说:“Ok啦…唔够我老豆煮得好味。”


“哗,你拎我同你老豆比。你老豆系大厨嚟噶喎。”


见Kenny没应他,却又夹了一口蕃茄炒蛋,张轩又问:


“咁即系我煮得好味啦?”


Kenny仍旧没回应,但脸和耳尖都变得好红。甜甜的蕃茄在口里融化,Kenny心想张轩一定是放了好多白砂糖。


“开饭。”张轩心满而足地说。




饭後张轩在厨房洗碗,Kenny在客厅打扫。电视机播放着没营养的节目,尘埃在午後阳光下飘扬闪动。


这情景犹如一对普通夫妻打发平常的礼拜日。


张轩洗好碗出来,见Kenny刚摺好被子。


“等等。”他弯腰从刚才的一堆大包小包里拿出一盒新的床单套装:“换呢个。”


“你搞咩啊…喺度…”Kenny看着张轩手里的床单,高声说:“叮当床单?”


“仲要系老翻嚟。”Kenny抢过床单,隔着包装研究:“乜叮当系黄色既咩?”


“咁你就唔知喇,叮当未变蓝色之前系黄色架!…好似系。”


“做乜买叮当床单呢?”Kenny瞪着眼问。


“咁你叫阿叮嘛,咪叮当罗。同你一样咁可爱…”


张轩满意地看Kenny又红了脸,像一颗苹果,好想咬一口。


“我就系大雄喇。”


“唔系,你系阿福。好似样。”


“…顶你。”


“你都未答我,做乜买床单?”


张轩走到Kenny的睡房,看着那张凌乱的双人床,心里是五味杂陈。


不知多少个夜晚,那个人渣就在这张床上抱着Kenny…


然後他看到了床头上的灯饰。


“换床单。”张轩把这块床单扯下。“你唔好掂,好污糟。”


Kenny站在张轩背後,不知这个人现在到底又怎样了。先是跑上来做饭给他吃,然後又进占他的睡房。


经历太多次的失望,Kenny不敢对这段关系再存有半点幻想。


张轩换完床单又想换了放在沙发上的枕头套和被套,Kenny阻止他说:“唔洗换,呢个我寻晚换咗新喇…”


“照换。”


“但系张叮当床单都未洗…唔系仲污糟咩?”


张轩转身看着Kenny,一字一顿说:“去旧迎新。”


Kenny看着张轩,感觉他的神情跟以往总是唯唯诺诺的不同,眼睛里闪耀着他从没见过的决断。


“唔止呢张,所有床单都丢哂佢啦…我买咗几盒。”


“…嗯。”




张轩一直逗留到黄昏。Kenny看见他接了好几次经理人的电话,便说:“如果你有嘢做就走啦。唔洗陪我。”


“我惊…条友翻嚟搵你。”


“佢今日一次电话都无打俾我…”


张轩看着Kenny,很想知道他的意思是希望那个人找他还是…?


“就算佢搵我,我都唔会理佢。”


张轩的表情一下子亮了。


Kenny强迫自己不要多想。


“仲有呢个,以防万一。”张轩拿出一把新的锁和两把钥匙。“木门道锁迟啲搵人换咗个锁心,道闸就换住呢把锁先啦。”


他把锁和其中一把钥匙交到Kenny手上,然後让Kenny看他掌心里的钥匙,再缓慢地,紧紧合上手掌。


“我会再返嚟…”张轩看着Kenny,声音里有种恳求的意味:“等我…好无?”


Kenny点头。


结果他还是再次沦陷了。




Kenny站在台上,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旁边站了一个全黑西装的男人。


男人拧头看他。这是一张不算年轻的脸,眼角夹着不少皱纹,皮肤有少许松弛,看起来却很开心。


他们在万人欢呼声里相视而笑丶拖手丶拥抱。


一阵钥匙扭开门锁的声音。


Kenny从梦中惊醒过来。刚被家人送回来的饭团动了一下,又从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睡死过去。


是张轩吗?


他摸黑走出客厅。


黑暗中人影把木门关上,锁上安全锁。


不对…我忘记换锁了…


Kenny往後退。窗外微弱的光照射在来人脸上,是一张有点阴沉的脸。


“Why didn't you take my calls?”


Barri一步步进迫。


“点解我要听你电话…”


“I said it before, that's kid is just a little brother of my friend.”


“所以你同人哋个细佬上床?”Kenny生气地问:“你朋友知唔知?”


“No! I didn't !”


Kenny从未见过Barri目面如此狰狞。他斜眼看了一眼电视柜上的电话,慢慢向那边移动。


“你寻晚都俾咗嗰条友屌啦。”Barri说:“Now we're even ok?”


“…你走。”Kenny收在背後的手拿到了电话:“我哋分手啦。”


“What did you just say?”


“我根本唔care你同边个上床…我对你无感觉喇。”


“What did——”


Barri突然冲上前抱着Kenny。男人的体型比Kenny高大许多,Kenny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的胸膛也挣脱不了,手中的电话亦掉到地板上。


“放开…放开我…!”


“You know…You know I am cheating on you.”Barri把Kenny推到沙发上,欺身压上。“You just don't give a shit…”


Barri一手按着Kenny,一手解开自己的皮带扣。


“Let me remind you, you are always be my slut.”










待续




再次為真的Barri同學默念一聲抱歉233

下一章到底張軒同學會唔會用佢柔弱嘅拳頭擊退情敵?

⋯你哋估下。




我係分隔線


原諒我未能一一回覆你們的comment🙏

好忙😭

呢次係我第一次寫文

唔計中學中文堂作文同寫大學啲essay嘅話

見到有人追文好受寵若驚

證明大家有幾咁喜愛狗血233

不過嚟緊幾日我岀trip

出trip之中嘅岀trip...

可能無時間寫

唔洗驚 頂多一星期😂






GAGA,AGAG

红魔馆

贵族,吸血鬼,高贵而罪恶。

优雅,迷人,而又是最大的邪恶和幕后黑手。

西洋人,便是你吗?


女仆长?这么忠心,也不过就是个人类。

尽职尽责地阻挡巫女,失败了,还被主子嘲讽。

真是讽刺。身为人却心向恶魔。


学者,知识与日阴的少女,贵族与学者的羁绊,是近代的风尚。你既身为宾客,有理由保持中立,坚守自己的理念,又为何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真实。

贵族,吸血鬼,高贵而罪恶。

优雅,迷人,而又是最大的邪恶和幕后黑手。

西洋人,便是你吗?


女仆长?这么忠心,也不过就是个人类。

尽职尽责地阻挡巫女,失败了,还被主子嘲讽。

真是讽刺。身为人却心向恶魔。


学者,知识与日阴的少女,贵族与学者的羁绊,是近代的风尚。你既身为宾客,有理由保持中立,坚守自己的理念,又为何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真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