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OME

3985浏览    3297参与
她在风月场杀我

【通知】【停更】《MICASA》

停更一个月通知


*故事写到这里已经走过20 个小章节了,估摸着也不止2w字了。非常感谢一路支持我的小伙伴们,大家的三连一直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我抽空回头看了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发现有不少挺有意思的线可以往下牵出很精彩的内容,也发现有不少自己并不满意的交代。我知道看到这里的大家或许会有很多不解,我还是想说,故事很长,我们一起慢慢地读。


*因为个人学业和社团工作的原因,近一个月我没有办法在这篇文章上分出心思。同时我迫切需要一些时间来安排一下文章接下来的剧情走向。为了保证作品的质量以及各位小伙伴的观感,我决定停更一个月。


*当我们再次启程的时候,希望能看...

停更一个月通知



*故事写到这里已经走过20 个小章节了,估摸着也不止2w字了。非常感谢一路支持我的小伙伴们,大家的三连一直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我抽空回头看了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发现有不少挺有意思的线可以往下牵出很精彩的内容,也发现有不少自己并不满意的交代。我知道看到这里的大家或许会有很多不解,我还是想说,故事很长,我们一起慢慢地读。



*因为个人学业和社团工作的原因,近一个月我没有办法在这篇文章上分出心思。同时我迫切需要一些时间来安排一下文章接下来的剧情走向。为了保证作品的质量以及各位小伙伴的观感,我决定停更一个月。



*当我们再次启程的时候,希望能看见你熟悉的身影。



*我们温柔的旻旻呀,今天生日快乐噢。



单向出口

今天我的手机又趁我静音偷偷放了好多歌给自己听

今天我的手机又趁我静音偷偷放了好多歌给自己听

她在风月场杀我

【正泰】【旻泰】《MICASA》

20


姜将一杯热茶放在金泰亨身前的木桌上。


他一五一十地告诉金泰亨他不记得的事情。


如何在桥上碰到他,如何把他带回来,如何退烧。


“真的非常感谢你姜先生。以后请一定要给我机会回报你。” 金泰亨放下茶杯,站起来对他鞠躬。


虽然心里充满无尽感激,但是金泰亨已记起了自己昏倒之前企图爬栏杆但是脚下打滑摔下来的情景。他惊讶姜先生竟然没有问自己当时大雨为什么一个人去了桥边。


“在这里住下吧。”


金泰亨没听明白。


“这里很安静。只有我一个人住着。”


金泰亨想到长廊里二十多间房间,心里一阵害怕。


“不不不不不 ... ” 金泰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姜先生...

20


姜将一杯热茶放在金泰亨身前的木桌上。


他一五一十地告诉金泰亨他不记得的事情。


如何在桥上碰到他,如何把他带回来,如何退烧。


“真的非常感谢你姜先生。以后请一定要给我机会回报你。” 金泰亨放下茶杯,站起来对他鞠躬。


虽然心里充满无尽感激,但是金泰亨已记起了自己昏倒之前企图爬栏杆但是脚下打滑摔下来的情景。他惊讶姜先生竟然没有问自己当时大雨为什么一个人去了桥边。


“在这里住下吧。”


金泰亨没听明白。


“这里很安静。只有我一个人住着。”


金泰亨想到长廊里二十多间房间,心里一阵害怕。


“不不不不不 ... ” 金泰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姜先生要留自己住下就先行回绝他。


“泰亨。” 姜先生第一次叫了自己的名字,“你知道自己现在生病了吗?”


“ ... 什么?” 金泰亨脑袋里嗡嗡地响着。


“你应该有察觉到自己最近有些反常行为吧 ... 或者说你会不会经常性地无法控制自己的低落情绪 ... 你记得上一次心理体检吗?”


金泰亨回想起一个多月之前的心理体检,他足足在医生办公室里坐了六个小时,医生不让他走,他们只是不停说话。中途他好像还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医生笑得非常亲切,说话声音也很温柔 ...


金泰亨听着姜先生继续说话,“医生对你的初步诊断是轻微抑郁症。”


他好听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金泰亨只是觉得最近的自己很累,他不想再每日每夜为工作奔走。他开始害怕和亲密的人相处,害怕在他不想笑的时候强迫自己去笑。他在清醒和做梦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回忆过去的事情,但他不想再像以往一样为当下的生活付出努力。


... 而原来这样的情绪就叫做抑郁症。


... 抑郁症 ... 抑郁 ... 症 ...


金泰亨的眼泪刷一下顺着两颊滑落。


原来自己真的病得不轻。


“你别哭。” 姜走过来,双手捧着金泰亨的脸,用指腹抹掉他的眼泪。


只是每次抹掉一回,他的眼泪就顺着泪痕又滚下来几颗。


“泰亨,泰亨 ... 你不要害怕 ... ” 姜紧紧抱着金泰亨。


有人敲门。


金泰亨赶紧推开姜,背对着门胡乱抹掉脸上的眼泪。


“请进。” 姜。


金泰亨看到来人竟然是自己的经纪人。


“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经纪人微笑着向金泰亨点头示意。然后和姜握手。姜请大家都坐下。


“泰亨,公司决定让你休假好好调整状态。你就暂且住在姜先生这里吧。会有医生专家偶尔到访。你放心,姜先生和方时赫先生是朋友,是公司创始人和股东会成员,是绝对可以信赖的人。你不要担心太多,这根本不是什么大病,你只要放宽心,千万不要太有压力。公司已经将行程全部延后。”


“你就当作在这里度假。” 姜轻轻开口,“我能保证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金泰亨低着头安静地听着。


她在风月场杀我

【正泰】【旻泰】《MICASA》

19


“这只是最近一次心理体检的报告结果,也就是说我们刚刚才发现这个趋势。当下重要的是确保他的安全。只要把他找回来,关于这病后面我们一定可以想办法治愈的 ... ”


“他的家人知道吗?” 金南俊颤抖着声音问。


“只有公司相关部门和你我知道。请你做好保密工作。”


抑郁症在这个圈子里不算少见,而只是程度轻重的问题。可是金南俊还是觉得这病遥远地无法触及,直到它突然发生在自己很亲密的人身上。细细想来,这段时间金泰亨一些陌生的举动都找到了答案,只是这个答案让人一时根本无法接受。他应该有苦衷,可是为什么是这样的苦衷 ... 他明明是那个最可爱的孩子 ...


窗外的风雨渐停。...

19


“这只是最近一次心理体检的报告结果,也就是说我们刚刚才发现这个趋势。当下重要的是确保他的安全。只要把他找回来,关于这病后面我们一定可以想办法治愈的 ... ”


“他的家人知道吗?” 金南俊颤抖着声音问。


“只有公司相关部门和你我知道。请你做好保密工作。”


抑郁症在这个圈子里不算少见,而只是程度轻重的问题。可是金南俊还是觉得这病遥远地无法触及,直到它突然发生在自己很亲密的人身上。细细想来,这段时间金泰亨一些陌生的举动都找到了答案,只是这个答案让人一时根本无法接受。他应该有苦衷,可是为什么是这样的苦衷 ... 他明明是那个最可爱的孩子 ...


窗外的风雨渐停。


朴智旻发烧得厉害。


公司高层决定延后所有的行程。


公司前阶段有意识地打压朴智旻。但是这一决策的对外影响早已不在掌控范围内。之前成员的个人海报没有智旻,粉丝不满和社会争议的声音太大,以致于很多品牌背后商业合作受挫。舆论在强迫官方给出一个答复。而现在更头疼的就是成员失踪,而且是一位精神状况不良的成员。


站在风险顶端的公司,只能停止所有运营,对外宣称进行整体休假。


窗外开始出现光线,太阳出来了。树木依旧是青翠明朗,好像刚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恐怕上帝把这世间当做自己的游戏棋盘。


金泰亨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穿着一件不属于自己的绸缎睡衣。


他撑起身体,看全了屋内的装潢。


... 华而不实。


金泰亨满眼的富贵色彩。虽然一切优雅堂皇但金泰亨觉得这主人一定是个俗人。


他努力回想之前的事情,记忆所及的最近的画面停留在咆哮的江水。


他抓了抓自己干燥的头发。他分明记得之前下着大雨。


门突然打开。


一位管家行头的老人走进来。花白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扎成一缕小辫。


他手里的托盘整齐叠放着自己的衣服。是那一身黑色运动服。


“先生醒了。” 管家的语气尽管谦卑却也毫无情绪,“姜先生在对面房间等您。”


... 这是什么机缘巧合。


金泰亨等管家离开就翻身下床,也没有换回自己的衣服,直接穿着这件睡衣踩着拖鞋就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他站在走廊里,才发现左右尽头相隔好远,这一条走廊两边加起来有不下二十间房间,每两扇门之间有一盏壁灯,灯光并不明亮,走廊两边的尽头好像各是一幅人物画像。这没有声息的死寂长廊,让金泰亨有些发冷。


他赶紧向前走几步推开了对面那扇门。强烈的光线一下扑向他,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落地窗前的床帘被完全拉开,房间的正中是一张办公桌,桌前坐着这位才认识不久的姜先生。


他停下处理文件的动作,“你醒了。”


逆光勾勒出他姣好的身体轮廓,像一位救世主。


她在风月场杀我

【正泰】【旻泰】《MICASA》

18


朴智旻被公司安保部队找到了,在宿舍公寓附近的公园长椅上坐着。


朴智旻稀里糊涂地跟着他们回了宿舍。


经纪人看到这个浑身滴水面色苍白的朴智旻气都不打一处来。


“你什么情况?又在闹哪样 ... ”


回应他的不是朴智旻的话语,而是他晃悠的身体。


他低垂着眼睑,眼看就要站不住了。


“哥先别问了,让他去换件衣服吧。” 金硕珍拿了一件衣服披在朴智旻身上,扶着他回到房间。


“金泰亨找到没有?” 经纪人看着朴智旻回房后,转头问屋里的工作人员。


“还没有。”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没有他的消息之前都别回来见我!”


经纪人放声命令,屋里工作人员一...

18


朴智旻被公司安保部队找到了,在宿舍公寓附近的公园长椅上坐着。


朴智旻稀里糊涂地跟着他们回了宿舍。


经纪人看到这个浑身滴水面色苍白的朴智旻气都不打一处来。


“你什么情况?又在闹哪样 ... ”


回应他的不是朴智旻的话语,而是他晃悠的身体。


他低垂着眼睑,眼看就要站不住了。


“哥先别问了,让他去换件衣服吧。” 金硕珍拿了一件衣服披在朴智旻身上,扶着他回到房间。


“金泰亨找到没有?” 经纪人看着朴智旻回房后,转头问屋里的工作人员。


“还没有。”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没有他的消息之前都别回来见我!”


经纪人放声命令,屋里工作人员一哄而散。


“你们都给我宿舍呆着,事情没结果之前都不许乱跑!”


队员几个也识相地陷入沉默。


“南俊跟我来一下。” 经纪人有些沙哑的声音在金南俊边上响起。


他跟着经纪人走到自己的工作室。


“哥,泰亨真的很反常。我不能理解他做的这些事情 ... 尤其是上次那件关于智旻 ... ”


金南俊关上门后先开口。他再也不想对这些事情不管不问了。


“泰亨他不太好。”


“什么?”


“之前心理体检,泰亨的报告有些异常 ... ”


金南俊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他紧紧盯着他对面经纪人一张一合的嘴唇。


“可能是抑郁症。”


确定自己听到的内容后,金南俊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掏得一干二净,里面全部被塞满了恐惧。


昨天晚上在客厅里看见的泰亨,依然是平常模样。喝酒晚归被抓,心虚又慌张。他举止和言辞自然得和这些年里每一个日子里的他没有任何不同。而现在突然告知他,这一切都是假象,真相却是在没有人知道的时间和地点,金泰亨一个人正承受着巨大的煎熬。


金南俊惊慌,摇着头勉强地笑着,笑容扭曲地都有些狰狞,“怎么会呀是不是弄错了 ... ”


经纪人的一只手按在金南俊肩膀上,“这病从来没有征兆 ... ” 他语气冷静缓和,“甚至他自己也未必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情绪变得不受控制 ... ”


剩下的话金南俊已经听不进去了。关于抑郁症金南俊非常熟悉。他的一个音乐人朋友就患有抑郁症。这病来得比生理疾病更痛苦,痛苦在于没有药物没有手术能够在可预测的时间内解开症结。这病是一种绝望的情绪,病人在深度心理层面开始疏远身边人,开始画地为牢,一步一步走进悲伤。他不会向外求助,表面看起来又风平浪静地让周围人看不出任何端倪。而一次一次对自己悲伤封锁换来的是愈来愈沉重的心理负担,直到最后他们的选择可能只剩下生理的解脱,


——无意识地走向死亡。


金南俊眼圈通红。他从未这样惊慌。为什么是金泰亨。只要一想到平日里他开心笑着的模样金南俊就无比心痛。


我为什么没有再多关心你一些 ...


“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了。” 经纪人轻轻开口,捏捏他的肩膀。


她在风月场杀我

【正泰】【旻泰】《MICASA》

17


*来啦来啦 ^ ^

*拖到假期最后一天才发出来 ...

*这几天断断续续整了4000+字数

一起放出来好像会比较爽

*感谢每一位的等待与支持


看到跑出去的朴智旻,田柾国也想跟上去,他觉得保护泰亨哥这种事情,他才是那个该冲出去的第一人。


但是金南俊眼疾手快地就把这个最小的孩子按住了。


“大晚上跑掉两个,你也跟着乱来吗?”


金南俊把门关上,让大家先冷静一下,然后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电话那边听到消息也吓得不轻,当即派遣相关人员查询监控并在这附近进行搜查。


今日清晨的首尔像一场真实的灾难片。窗外疾风骤雨,厚厚的云层下,天空一片死灰,没有时钟,完全无法分辨已是早...

17


*来啦来啦 ^ ^

*拖到假期最后一天才发出来 ...

*这几天断断续续整了4000+字数

一起放出来好像会比较爽

*感谢每一位的等待与支持


看到跑出去的朴智旻,田柾国也想跟上去,他觉得保护泰亨哥这种事情,他才是那个该冲出去的第一人。


但是金南俊眼疾手快地就把这个最小的孩子按住了。


“大晚上跑掉两个,你也跟着乱来吗?”


金南俊把门关上,让大家先冷静一下,然后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电话那边听到消息也吓得不轻,当即派遣相关人员查询监控并在这附近进行搜查。


今日清晨的首尔像一场真实的灾难片。窗外疾风骤雨,厚厚的云层下,天空一片死灰,没有时钟,完全无法分辨已是早上六点。


窗外压抑的天气,心里压抑的情绪。


田柾国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一面玻璃将他与狂乱的风雨阻隔开。


如果泰亨哥在风雨里,那他一点也不想留在温室。


跑出公寓楼的朴智旻裹紧单薄的风衣。风雨之大远远超出他的预料。冷风冷水灌进他的衣服,在倾盆大雨里来回奔跑他快要睁不开眼睛。


他走过公寓边的街坊,走过便利商店,走过公园的长椅。


雨好像越下越大,他不停抬手抹掉蒙住眼睛的水。他越找心里越没有着落,直到最后他大声喊出他的名字。


只是他的声音并不能传多远就被风雨阻断。


金泰亨,你最好立刻给我出现。给我把一切解释清楚并且请求我原谅你。


朴智旻鼻子有些发酸,他用手胡乱在脸上抹着,雨水混杂泪水,脸上渐渐有了温度。他一瞬间觉得自己脚步飘忽,温度也慢慢攀上额头和手心。


然而所以人都在挂念的金泰亨,不急不忙地在大风大雨里走着。


没有目的地,慢慢向前走。耳边只有风声和雨声,再也听不见任何嘈杂。


一路向前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江上的铁索桥。


他在桥边停了下来,他抓着栏杆朝底下看。江水翻腾,像狂怒的猛兽。


在江水里翻腾是什么感觉 ... ?


像一片叶子,像一支羽毛。


金泰亨此刻心里压抑到极致,仿佛江水深处有一道亮光可以解救他。他想抓住亮光。


金泰亨鬼使神差,抬起腿开始一步一步攀上栏杆。


耳边的风雨呼啸,像在阻止又像在助威。


金泰亨颤抖的腿突然一软,整个人重重摔倒在桥上。


为什么偏偏是朝后摔 ...


浑身疼痛,脑袋也一片混沌,金泰亨想喊却发不出一丝声响,他最后沉沉地昏睡过去。


天地洪荒,他一个人倒在了这座宏伟的铁索桥上,身下的江水失控般地吞噬空气。


雾蒙蒙的桥上驶来一辆车,穿过风雨,有些不真实,有些像梦境。


车上先下来一个黑衣人,撑一把宽大的黑色雨伞。他走到车的另一边,打开车门。


从车里出来一个男人,到伞下站着。


他轻轻抿着本就单薄的嘴唇,走向桥边已经失去意识的男孩。


黑衣人为他撑着雨伞。


“这么快又见面了吗?以一种奇怪的方式。”


他走近,居高临下看着金泰亨。


他蹲下来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金泰亨肌肤发烫,呼吸急促,他已经在发烧了。


他把自己的红色风衣脱下来,盖在金泰亨的身上,然后从水里把他捞起来,向自己的车走去。


“回家。”


海水
衣食住行 家没有爱的人 不愿...

 
衣食住行 家
没有爱的人 不愿意回家
 

 
衣食住行 家
没有爱的人 不愿意回家
 

画十二
我需要增发的方法我真的要秃了上...

我需要增发的方法
我真的要秃了
上辈子我肯定是道数学题叭
我太难了【被试卷扼住命运的喉咙jpg.】

我是谁我是画十二鸭
我不是不是我不码字
我没有没有想鸽的w
(日常咕咕三连)

希望今天不会趴在书桌上睡着
白前辈保佑(๑•̀ㅂ•́)و✧

我需要增发的方法
我真的要秃了
上辈子我肯定是道数学题叭
我太难了【被试卷扼住命运的喉咙jpg.】

我是谁我是画十二鸭
我不是不是我不码字
我没有没有想鸽的w
(日常咕咕三连)

希望今天不会趴在书桌上睡着
白前辈保佑(๑•̀ㅂ•́)و✧

她在风月场杀我

【正泰】【旻泰】《MICASA》

16


金泰亨明显有些犹豫,他手里捏着他的渔夫帽。


和你相处很开心。


下次来还能见到你吗?


你的名字是 ...


最后金泰亨对着他摆了摆手,也没有说别的,“再见。”


姜习惯性地抿了抿他的嘴唇,然后微笑着用轻柔的语调回应他,“再见。”


金泰亨跟在朴宝剑后面上了楼。姜看着这个穿着一身运动服来到酒吧的男孩子。


我也觉得今晚很愉快。


坐上朴宝剑的车,又是一路霓虹和人影。


金泰亨按下车窗,探出头呼吸着首尔深夜的冰冷空气。


闻到一鼻腔的世俗与无趣。


“那里真的可以忘掉很多不开心的事。”


朴宝剑看了一眼边上突然讲话的人。


“下次...

16


金泰亨明显有些犹豫,他手里捏着他的渔夫帽。


和你相处很开心。


下次来还能见到你吗?


你的名字是 ...


最后金泰亨对着他摆了摆手,也没有说别的,“再见。”


姜习惯性地抿了抿他的嘴唇,然后微笑着用轻柔的语调回应他,“再见。”


金泰亨跟在朴宝剑后面上了楼。姜看着这个穿着一身运动服来到酒吧的男孩子。


我也觉得今晚很愉快。


坐上朴宝剑的车,又是一路霓虹和人影。


金泰亨按下车窗,探出头呼吸着首尔深夜的冰冷空气。


闻到一鼻腔的世俗与无趣。


“那里真的可以忘掉很多不开心的事。”


朴宝剑看了一眼边上突然讲话的人。


“下次再带你来。”


“好。”


金泰亨轻手轻脚打开宿舍公寓门走了进来。


黑暗里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快凌晨三点了。


他蹑手蹑脚往自己房间走。


“你去干嘛了?”


金泰亨被这冷不丁一声吓得身子发软。


“南俊哥你干嘛突然说话吓死我了!”


金南俊脖子上挂着耳麦从工作室里出来。


现在他径直走向金泰亨,很轻易就嗅到一阵酒味。


这个时候的金南俊真的很想直接一顿说教。


但是他把话都咽下去了。


“去休息吧。”


金泰亨看着金南俊的眼神从他身上移开然后转身走回自己的工作室。


工作室的门关上了,光亮再次被隔绝。


金泰亨摸索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的碳尼早就睡着了,还是从肚子里发出了它常有的咕咕声。


金泰亨合着衣服躺下睡了。


真希望明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田柾国又躺在身边。


然而实际上金泰亨一直没有睡着。


快四点的时候,窗外的风越刮越猛。紧接着就是雷电交加,然后便是大雨滂沱。


碳尼醒了,它大声叫着。


它从它的小房子里跑了出来。


闵玧其从隔壁房间出来,不爽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金泰亨,吵死了 ... ”


窗外的雨噼里啪啦砸在玻璃上。


闵玧其看着金泰亨的房间门开着,碳尼在叫个不停。


他推开门,打开灯,碳尼就跑了过来,直往他身上蹭。


闵玧其顺手抱过碳尼,却没在房间里看见他的主人。


“金泰亨?”


他找了一圈,发现客厅厨房卫生间里都没有他的身影。


直到他看见大门也是敞开的状态。


“金泰亨!”


闵玧其放下碳尼自己跑到门外,也没有看见他。而电梯停在了一楼。


大家全都被碳尼和闵玧其吵醒了。


刚刚睡下的金南俊头痛欲裂,烦躁地走出来拎起碳尼。


“金泰亨这么大雨跑出去干嘛?” 闵玧其回到屋子里有些焦急。


一边金硕珍正在打金泰亨的电话。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空荡荡的房间,心里也空荡荡没有着落。


“要不要通知一下经纪人?” 郑号锡看金硕珍那里一直打不通电话,看向金南俊。


在客厅里一众人手足无措的时候,朴智旻在自己房间安静地坐着。


他看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已经从雨点变成了雨帘,像是天空破了一个大洞。


突然,大家看见朴智旻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件防水的风衣,一边穿着一边踩进自己的鞋。


“喂,朴智旻,你给我过来。”


金南俊在后面叫他。


朴智旻拉上鞋跟,穿好衣服,也没有等电梯就直接从楼梯跑了下去。


*我来了


* ... 晚安噢大家


她在风月场杀我

【正泰】【旻泰】《MICASA》

15


朴宝剑又借故离开了,留着金泰亨和这位第一次见面的姜先生在吧台前坐着。


金泰亨的直觉告诉他,他宝剑哥和这个风度翩翩又长得硬朗帅气的男人关系不简单。


至少是互相非常信任并且有默契的人。


金泰亨就这样坐在吧台前一杯接着一杯喝着低浓度的酒精饮料,和这位绅士闲谈。


这短时间的相处真正让金泰亨感到放松。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金泰亨把自己的话匣子也打开了。不管旁边那位听不听得懂,他只管不停地讲着。


虽然那位姜先生皱着眉看起来挺吃力地听着他的泰言泰语,但是始终很礼貌地做回应。


金泰亨也就越讲越起劲,酒水也是一杯接着一杯。


“和你说话真是太有趣了。” 金...

15


朴宝剑又借故离开了,留着金泰亨和这位第一次见面的姜先生在吧台前坐着。


金泰亨的直觉告诉他,他宝剑哥和这个风度翩翩又长得硬朗帅气的男人关系不简单。


至少是互相非常信任并且有默契的人。


金泰亨就这样坐在吧台前一杯接着一杯喝着低浓度的酒精饮料,和这位绅士闲谈。


这短时间的相处真正让金泰亨感到放松。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金泰亨把自己的话匣子也打开了。不管旁边那位听不听得懂,他只管不停地讲着。


虽然那位姜先生皱着眉看起来挺吃力地听着他的泰言泰语,但是始终很礼貌地做回应。


金泰亨也就越讲越起劲,酒水也是一杯接着一杯。


“和你说话真是太有趣了。” 金泰亨兴奋地对他说。


“ ... 你有点喝太多了。”


“怎么你怕我喝醉对你做点什么吗?” 金泰亨从自己的椅子上跳下来凑近他的脸说着。


金泰亨挺喜欢边上这个好看的老实人。


“我怕你跑卫生间 ... ” 姜先生低头看了眼手里带着颜色的酒饮料,比起酒这东西更像饮料 ...


被他这么一说金泰亨果然有点感觉,看了他一眼就走了。走之前还让他坐着别动,生怕谈得这样投缘的人跑了。


跟着指示牌,穿过喧闹的人群,金泰亨来到相对安静的卫生间。


他心情很愉悦,也很放松。


只是在卫生间里他恍惚感觉到一两阵闪光灯打在了富丽堂皇的墙壁上。


是记者吗?


金泰亨一阵心惊肉跳,迅速整理好自己就走出卫生间。


回来的时候,姜先生竟然不在了。


金泰亨心里莫名失落。他晃动着酒杯里的清亮液体,然后把它推给调酒师。


“换whisky. ”


另一边姜先生在酒吧楼梯口也就是通往一楼出口处拦住了一个拿着相机的人。


“缺德的事情以后就别做了吧。”


姜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居高临下看着那个鬼鬼祟祟刚才还在窃喜的人。


“你是什么东西 ... ”


吹鼻子瞪眼的丑角还没说完挑衅的话就被姜一拳打在腹部。


“这不是你犯浑的地方。”


看他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没有还击的能力后,姜转身朝着大厅里走去。


酒吧里的几个黑衣人走了过来。拿走了他的相机,并顺带把他拖了出去。


金泰亨喝尽一杯对他来说有些烈喉的液体,想把酒杯递向前的手却被按住了。


刚刚熟悉起来的温热触感。


“尝尝味就好。” 姜的声音响起。


“关你什么事。”


“宝剑知道了,会怪我没管住你的。”


“你跟宝剑哥什么关系?” 金泰亨眯起眼睛。


“刚才不是说过是朋友吗 ... ” 姜看着他八卦的样子有些好笑。


金泰亨斜了他一眼,脸上写着:我不信。


姜也不愿意多解释。


在这个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地下酒吧里,人们尽欢,纵欲,享乐。


朴宝剑从地下二楼上来,看见金泰亨酒杯里的饮料,随口问了姜一句,“他一直都在喝这个吗?”


姜理所当然点了下头。


“听话。” 朴宝剑揉了揉金泰亨的脑袋。


又闲谈几句,朴宝剑准备带着金泰亨走了。


林月鹤🐦
我最近好想回家🤧

我最近好想回家🤧

我最近好想回家🤧

土媚儿

#鸟儿回旋曲#暖心、甜蜜、幸福的一首歌。。。历久常新,家的味道。



《 Home 》


Baby roll that fire, make enough for two
点点星火 就已足够
We can burn desire, what we got to lose
何不在离别前随心所欲
Every second we spend got me tripping
每一秒都让我追忆
I could die in this moment we're livin'
我愿永远沉睡在这一瞬
Smoke fills out the room
烟雾缭绕
Our lungs take...

#鸟儿回旋曲#暖心、甜蜜、幸福的一首歌。。。历久常新,家的味道。

 

 


《 Home 》


Baby roll that fire, make enough for two
点点星火 就已足够
We can burn desire, what we got to lose
何不在离别前随心所欲
Every second we spend got me tripping
每一秒都让我追忆
I could die in this moment we're livin'
我愿永远沉睡在这一瞬
Smoke fills out the room
烟雾缭绕
Our lungs take in the fumes
吞云吐雾
I love you even when we're gone
即便我们不复存在 我也坚贞不渝
As I hide out in your eyes
当我躲藏进你的眼眸
I'm safe, I'm paralyzed
我如痴如醉,安然神迷
There's nowhere else that I belong
除此我再无安身之处
'Cause with you
只因有你
It feels like home
我有了归宿
Feels like home
有你之处 便是吾乡
And with you
只因有你
It feels like home
我有了归宿
Feels like home
有你之处 便是吾乡
Oh with you
与你相依
Sometime
不论多久
Sometime
你都是永远
With you
只要有你
Be my heir tonight when you're in my play
在我身旁的你
Make me feel so high, I'll never give you up
让我兴致高涨,难以放手
I'ma let you inside and consume me
让你进入我的心,使我着迷
Oh I got it so bad that I can't breathe
就像窒息一般,让人无法脱身
Smoke fills out the room
烟雾缭绕
Our lungs take in the fumes
吞云吐雾
I love you even when we're gone
即便我们不复存在 我也坚贞不渝
As I hide out in your eyes
当我躲藏进你的眼眸
I'm safe, I'm paralyzed
我如痴如醉,安然神迷
There's nowhere else that I belong
除此我再无安身之处
'Cause with you
只因有你
It feels like home
我有了归宿
Feels like home
有你之处 便是吾乡
And with you
只因有你
It feels like home
我有了归宿
Feels like home
有你之处 便是吾乡
Oh with you
与你相依
Sometime
不论多久
Sometime
你都是永远
With you
只要有你
Smoke fills out the room
烟雾缭绕
Our lungs take in the fumes
吞云吐雾
As I hide out in your eyes
当我躲藏进你的眼眸
I'm safe, I'm paralyzed
我如痴如醉,安然神迷
There's nowhere else that I belong
除此我再无安身之处
'Cause with you
只因有你
It feels like home
我有了归宿
Feels like home
有你之处 便是吾乡
And with you
只因有你
It feels like home
我有了归宿
Feels like home
有你之处 便是吾乡
Oh with you
只要有你在我身旁

她在风月场杀我

【正泰】【旻泰】《MICASA》

14


这边金泰亨很不自在地应付着这个陌生女人的搭讪。


宝剑哥怎么还不回来 …


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个男人,一只手拿着酒瓶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一只手直接爬上了这个女人的腰间。


受惊的女人用力拍开醉汉的手,顺势将他推开。


醉汉本来就站不稳脚,一推就四仰八叉倒在了地上。


周围人瞬间哗然。


四面八方的目光投了过来,金泰亨接触到这些或陌生或熟悉人的视线时赶紧低下了头。


那个女人露出很害怕的样子,躲到金泰亨身后,抓着他的衣角。


恼羞成怒的醉汉抄起手中的酒瓶朝着金泰亨批头砸下去。


金泰亨来不及闪躲,眼看就要落在眼前,一只红色袖口的手抓住了醉汉...

14


这边金泰亨很不自在地应付着这个陌生女人的搭讪。


宝剑哥怎么还不回来 …


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个男人,一只手拿着酒瓶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一只手直接爬上了这个女人的腰间。


受惊的女人用力拍开醉汉的手,顺势将他推开。


醉汉本来就站不稳脚,一推就四仰八叉倒在了地上。


周围人瞬间哗然。


四面八方的目光投了过来,金泰亨接触到这些或陌生或熟悉人的视线时赶紧低下了头。


那个女人露出很害怕的样子,躲到金泰亨身后,抓着他的衣角。


恼羞成怒的醉汉抄起手中的酒瓶朝着金泰亨批头砸下去。


金泰亨来不及闪躲,眼看就要落在眼前,一只红色袖口的手抓住了醉汉的手腕。


酒吧内部的黑衣保镖将醉汉拖走。


“谢谢你,先生。”


金泰亨还未完全从方才的振恐中回过神来。那女人见事件解决了,从一旁闪了出来,故作姿态向金泰亨身上靠过去。


“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呀,泰亨前辈 … ”


“女士,不好意思,我想借用泰亨先生一些时间。如果可以,希望您回避一下 … ”


红衣男人开口对着那个女人说道。


女人很不情愿地走开了。


金泰亨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穿着红色大衣的男人。


看起来有些岁数,他有着深邃的眼眶和坚挺的鼻骨,有时会习惯性地抿一抿嘴唇,显得他的嘴唇很单薄,下颚有一些未刮去的胡子,鬓角的头发修剪得整齐有型。


他有着亚洲人的漆黑瞳孔与欧洲人的锋利五官。虽然看上去是中年岁数却丝毫不失风华。


“我在一边注意你很久了,泰亨先生。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男人的嗓音低沉温柔,眼里带着笑意让他看起来很和善。


“是的。谢谢您刚才帮忙解围,请问怎么称呼?”


“姜先生?”,朴宝剑赶了过来,他刚才去了酒吧的地下二层,听见有人在谈论楼上吧台旁有不小的动静,想到金泰亨还在那里,就赶紧上来看看。


“噢,是宝剑。”,男人看到朴宝剑后很亲切的叫着他的名字。


“刚才在下面稍有听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些小插曲,现在已经解决了。你的朋友也没什么事。”,说着这位姜先生的目光落在一边的金泰亨身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第一次带他过来万一不巧出了什么事我就真的不好办了 … ”,朴宝剑有些内疚地笑着。


金泰亨注意到这位姜先生看着朴宝剑的温柔目光,心中暗自疑惑。


两个人寒暄着,金泰亨安静地站在一边。周围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灯红酒绿,人影交叠。


朴宝剑很简短地向金泰亨介绍了这位红衣男人,“泰亨,这位是姜先生。我的一位朋友。”


“姜先生,这是金泰亨。不用我多做介绍了吧。”


姜先生与金泰亨握手示意,“泰亨先生久仰,我可是你们的粉丝。贵组合的成绩真是我们国民的骄傲。”


“太客气了,姜先生,我们担不起这份殊荣。”,金泰亨从他温暖有力的手中逃离,脸颊有些微红。


*晚安噢


海水
天上的风一定很大

 
天上的风一定很大
   

 
天上的风一定很大
   

她在风月场杀我

【正泰】【旻泰】《MICASA》

13


坐上电梯,两个人到达了地上一层。


这里是一片繁华的街区,霓虹灯光下人影缭乱。


朴宝剑带着金泰亨来到那家酒吧。


只是普普通通的酒吧外观,大门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位黑衣治安人员,仿佛是孪生子,相貌极其相似。


大门是敞开的,朝里看却是一堵墙,墙上写着花式英文: Original.


原始的,最初的。


金泰亨跟着朴宝剑走上前去。其中一位黑衣人向朴宝剑点头致意却向旁边的金泰亨投来警惕的目光。


朴宝剑从金泰亨头上把他的渔夫帽摘了下来,鲜明的五官暴露在皎洁的月光里。


“请进。” 两位黑衣人恭敬地侧过身子。


走进大门,右手边便是往地下一层的楼梯。...

13


坐上电梯,两个人到达了地上一层。


这里是一片繁华的街区,霓虹灯光下人影缭乱。


朴宝剑带着金泰亨来到那家酒吧。


只是普普通通的酒吧外观,大门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位黑衣治安人员,仿佛是孪生子,相貌极其相似。


大门是敞开的,朝里看却是一堵墙,墙上写着花式英文: Original.


原始的,最初的。


金泰亨跟着朴宝剑走上前去。其中一位黑衣人向朴宝剑点头致意却向旁边的金泰亨投来警惕的目光。


朴宝剑从金泰亨头上把他的渔夫帽摘了下来,鲜明的五官暴露在皎洁的月光里。


“请进。” 两位黑衣人恭敬地侧过身子。


走进大门,右手边便是往地下一层的楼梯。


朴宝剑把渔夫帽塞进金泰亨手里。


“哥,这个酒吧是刷脸进来的吗?”


“是呀,这里只认金钱和名誉。”


金泰亨听了心里有些变扭却也有几分期待,默默把帽子掩在了头顶。


“哎呦,你别带着它了。” 帽子又被朴宝剑给摘了下来。


金泰亨一眼看见刚才地上停车场里那个女人,果然是那个女solo歌手。


她正在舞池里摇曳,围绕着她的是一群金泰亨不曾见过的素人。


环顾四周,吧台边,沙发上,桌椅前,有几张面孔竟是当今娱乐圈赫赫有名者。男团女团的成员,solo歌手,演员都有人在。


剩下的便大多都是素人,可见也并不是普通人。穿梭在人群中的除了这些有着不一般身份地位的,还有些许黑衣治安者和服务人员。


一切看上去井然有序,但一点也不森严。


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闲谈,交友,纵欲,他们的表情或悲或喜,情绪溢于言表,却没有人能知道他们背后

的故事。


金泰亨跟着朴宝剑,两个人走向吧台,调酒师递来两杯鸡尾酒。


在炫目的灯光下每个人的脸看上去都是精美绝伦的,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人们不得已耳鬓厮磨,最后加上酒精的渲染,人们可以在这里短暂地忘记些什么。


舞池里那个女人越跳越火热,周围的人群也越来越兴奋。


“她私下竟然是这样的人 … ” 金泰亨凑近朴宝剑,“这里真的不会有人拍下来吗?”


“这里的老板是个政界人士,没有人敢在他这里闹事 … 所以大部分名人都会到这里玩。安全是一方面,另外,这里还有很多财阀贵族,他们说不定能在这里攀个金主 … ”


金泰亨安静地听着,心里却很不舒服。


这个地下酒吧的装潢富丽而气派,果然只有一定身份的人才配得上成为它的顾客。但毕竟是一个是非之地,它有着它辉煌背后的阴暗。


金泰亨打定主意下次不会过来了。


“泰亨,就在这一块别走远,我去见个朋友。” 朴宝剑拿着酒杯离开。


金泰亨在吧台前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把喧闹的人群留在身后,眼睛盯着玻璃酒杯里不断上涌的气泡。


“ … 泰亨前辈?” 一个甜腻的女声响起。


金泰亨抬起头,可能是一个女团成员吧 … 金泰亨不记得她的名字了。


远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目光一直不曾离开这边的吧台。


*今天应该还有的 ...


她在风月场杀我

【正泰】【旻泰】《MICASA》

12

两场拍摄结束,已经是夜晚了。

今天行程安排得并不算紧凑,但金泰亨深感力不从心。

从未有过的疲惫像洪水一样快要将他淹没。

这种时候不太多,但每到这种时候金泰亨都会选择某种方式去逃避。

金泰亨跟着大家回到了宿舍,正好这个时候收到朴宝剑的私信。

出去玩吗?

我很累了,哥。我今晚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抱着碳尼发呆。

... 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呀泰亨。

有点 ...

带你去一个有趣的地方。

金泰亨没来得及问,朴宝剑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泰亨呀 ... 再过两个小时我过来接你 ... 就在你宿舍楼底下噢。记得一定要打扮得有魅力才行 ...”

电话那边非常嘈杂,金泰亨断断续续听了...

12

两场拍摄结束,已经是夜晚了。

今天行程安排得并不算紧凑,但金泰亨深感力不从心。

从未有过的疲惫像洪水一样快要将他淹没。

这种时候不太多,但每到这种时候金泰亨都会选择某种方式去逃避。

金泰亨跟着大家回到了宿舍,正好这个时候收到朴宝剑的私信。

出去玩吗?

我很累了,哥。我今晚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抱着碳尼发呆。

... 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呀泰亨。

有点 ...

带你去一个有趣的地方。

金泰亨没来得及问,朴宝剑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泰亨呀 ... 再过两个小时我过来接你 ... 就在你宿舍楼底下噢。记得一定要打扮得有魅力才行 ...”

电话那边非常嘈杂,金泰亨断断续续听了个大概。但是听见朋友温柔而充满活力的声音还是让他心里舒服了不少。

打扮得有魅力吗 ...

金泰亨心里想着这哥应该是要带自己去认识新朋友吧 ... 穿什么好 ...

想着想着,金泰亨就躺下睡着了 ...

一直到手机再次响起,金泰亨才慌慌张张拿起手边一只渔夫帽,没有换衣服就下楼赴约去了。

坐上朴宝剑的车。

朴宝剑看见金泰亨,一套宽松的黑色运动服,一双运动鞋,手上还捏着一只帽子。再看看脸上干干净净,头发还有点乱蓬蓬的。

“这就是我们泰亨的魅力吗 ... ”

金泰亨听了,绯红一下攀上了他的脸颊。

“我睡着了 ... 没来得及准备 ...”

“太像你了吧。”

说着,朴宝剑宠溺地捏了捏金泰亨的脸。

“安全带。”

一边提醒金泰亨一边慢慢启动车子。

金泰亨看窗外逐渐入夜的天色,华灯初上。

朴宝剑把车驶入一个地下停车场。

“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Original ... 一个朋友开的酒吧。”

金泰亨成年以后去过几次别家酒吧,也不过在一边喝些酒,认识几个朋友罢了。毕竟是有公众身份的人物,他每次都是做好一定的装扮甚至带上几位保镖同行。可是这次 ...

“不行的宝剑哥,” 金泰亨拉住朴宝剑,“我都没有准备 ... 万一被拍到 ... ”

朴宝剑顺势把他拉进自己,把手搭在他肩膀上,凑近他的耳朵,“这里不一样。相信我,不会有任何危险。”

金泰亨将信将疑,但是宝剑哥是他可以完全把自己交出去的朋友,也就没多问,跟着他走了。

在地下停车场里,金泰亨注意到周围停着的车子大部分都价格不菲,甚至有好几辆都是国内限量款。

在远处,金泰亨看见两个人的背影。

一个西装革履却身材臃肿的矮男人搂着一位身材高挑却穿着有些暴露的女人。

那位女子从侧脸看上去非常眼熟,很像当下炙手可热的一位女solo。

“宝剑哥 ... ” 金泰亨捏了捏哥哥的手,向那边的两人指过去,“那个女的像不像 ... ”

朴宝剑没等他说完,就把他伸出去的手给压回来。

“是她没错,别多问。”

*大家中秋节快乐噢^.^ 假期会多多更新的

*不用着急,咱们故事慢慢讲 ... 这不是才12话嘛

*透一点风声: Original酒吧这里不是很太平,很多情节都是以这里为背景展开的

*扫雷!13话开始有男配出没 ...

再说一次: 0菊不净 1瓜不洁 前言里有说明噢 可见后文的走向 ... 希望大家选择性追更^.^

*晚安 感谢喜欢 感谢三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