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Q

18584浏览    2686参与
_荆南杞梓

古馆老师笔下的小男孩太好看了!小表情和动作好生动5555忍不住画了画

古馆老师笔下的小男孩太好看了!小表情和动作好生动5555忍不住画了画

碗ʕ •ᴥ•ʔ
畫完覺得好像太美了 我畫風好像...

畫完覺得好像太美了


我畫風好像不適合畫同人(?)


總之頭髮長了真是不得了的事

畫完覺得好像太美了


我畫風好像不適合畫同人(?)


總之頭髮長了真是不得了的事

FaaaaLL
图源: @弈酒 真的帅气!感谢...

图源: @弈酒  真的帅气!感谢太太!太太贼牛!!!

图源: @弈酒  真的帅气!感谢太太!太太贼牛!!!

a真.

飞向最高的顶点

-哭了,看到最终章

-OOC预警

输了……

月岛萤推眼镜,看着场上的他们,楞在那不知道该做什么,山口则是一脸自责,“你在自责什么?”

“tsuki!”

“你这样哭,我会很苦恼的,我不是育儿的妈妈。”月岛萤心里也不是滋味,如果自己上场的话……

他看了眼自己的腿,可惜没有如果,看着鸥台的人抱在一块,月岛萤挠脸,转移视线望向别处,在看台上黑尾铁朗朝他挥手,身旁的孤爪研磨依旧是懒散的样子,只是他发觉孤爪前辈他看日向倒是精神不少。

月岛萤深呼吸,结束了,落幕了。

从打败白鸟泽进入全国大赛,再与稻荷崎对决挺进16强,紧接着跟音驹比赛,他不认为是一场完美的比赛,但又是一场精彩的比赛,成功挺进...

-哭了,看到最终章

-OOC预警

输了……

月岛萤推眼镜,看着场上的他们,楞在那不知道该做什么,山口则是一脸自责,“你在自责什么?”

“tsuki!”

“你这样哭,我会很苦恼的,我不是育儿的妈妈。”月岛萤心里也不是滋味,如果自己上场的话……

他看了眼自己的腿,可惜没有如果,看着鸥台的人抱在一块,月岛萤挠脸,转移视线望向别处,在看台上黑尾铁朗朝他挥手,身旁的孤爪研磨依旧是懒散的样子,只是他发觉孤爪前辈他看日向倒是精神不少。

月岛萤深呼吸,结束了,落幕了。

从打败白鸟泽进入全国大赛,再与稻荷崎对决挺进16强,紧接着跟音驹比赛,他不认为是一场完美的比赛,但又是一场精彩的比赛,成功挺进8强。

没隔几个小时与鸥台对上,2-1输了呢。

回到学校,月岛萤选择自己一个人回家,他走在路上想着几个小时前的事情,“呼——”

“月!”

月岛萤皱眉,听声音不像是山口忠,那会是谁?他转过身看见穿着音驹校服的黑尾铁朗,他迷茫地望着他朝自己走来,“前辈你为什么会在宫城县?”

“嗯……”黑尾铁朗思考一小会,将他揽入自己怀中,拍了下他的后背,“我来安慰输了的小后背捏。”

月岛萤顿时无语,既然他想抱着自己,就随他得了。

“飞吧,飞向最高的顶点吧,月岛萤。”

后来的后来,高二在16强败给稻荷崎,高三时半决赛败给井闼山,在争夺第三四名时,乌野成功战胜,以全国第三名的成绩落幕。

“高中生活结束了呢。”

月岛萤没有参加颁奖典礼,他站在栏杆前晚霞下的城市,他张开双臂大喊着,“天空,城市——”

“还有你我。”

“前辈?”

“叫我名字。”

“铁朗。”

2016年5月28日,在日本东京举行落选赛,如果胜出的话,将会拿到里约奥运会出场券。

月岛萤已经是大学生,他与黑尾铁朗坐在观众席看着日本跟法国的比赛,“没想到影山会以日本国家队参赛呢,日向呢?他又会去哪。”

影山不是首发队员,他跟自由人换了,影山站在发球线那准备发球,月岛萤忽然笑了,对黑尾铁朗说。

“听说去了巴西。”

也许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说不定会看见以巴西国家队身份参赛的日向翔阳呢,他改去打沙滩排球了,是教练建议他去,至于为什么会去巴西,月岛萤也不得而知。

“月,你有什么想法?”

月岛萤捂脸,黑尾看不清他的神情,只听见他说,“和你在一起后,我确实要考虑很多事呢。”

在喧闹的场面,两个人靠近彼此,闻着对方的气息,慢慢地触碰对方的嘴唇。

-END-

Plato .

[HQ!!][兔赤] 選哪天搗蛋對我來說不都一樣嗎

▼ 十分平靜的木兔迷弟
▼ 半小時成品,沒修稿,短短的


⠀⠀⠀「赤——葦——!」

⠀⠀⠀才剛把穿進褲管的運動短褲拉到腰際穿好而已,上半身仍披著制服襯衫和領帶的赤葦就被部活室猛烈開門的聲音給吵得抓起了衣襟全開的衣領。雖然不是害羞或見不得人看,只是以防門外站著木兔以外的同行者裡有女性,赤葦仍把自己身體遮好後才轉過頭去看門口的人影。

⠀⠀⠀什麼啊,只有木兔學長一個人而已。

⠀⠀⠀赤葦看著木兔一臉興奮的表情垮下了肩膀,同時放開右手抓著的衣領。

⠀⠀⠀「……木兔學長,早安。」

⠀⠀⠀「早啊赤葦!」

⠀⠀⠀「今天來得真早,還有,為什麼知道...

▼ 十分平靜的木兔迷弟
▼ 半小時成品,沒修稿,短短的

 


 

⠀⠀⠀「赤——葦——!」

⠀⠀⠀才剛把穿進褲管的運動短褲拉到腰際穿好而已,上半身仍披著制服襯衫和領帶的赤葦就被部活室猛烈開門的聲音給吵得抓起了衣襟全開的衣領。雖然不是害羞或見不得人看,只是以防門外站著木兔以外的同行者裡有女性,赤葦仍把自己身體遮好後才轉過頭去看門口的人影。

⠀⠀⠀什麼啊,只有木兔學長一個人而已。

⠀⠀⠀赤葦看著木兔一臉興奮的表情垮下了肩膀,同時放開右手抓著的衣領。

⠀⠀⠀「……木兔學長,早安。」

⠀⠀⠀「早啊赤葦!」

⠀⠀⠀「今天來得真早,還有,為什麼知道我已經來學校了?」

⠀⠀⠀「嗯?我不知道啊,剛才只是開門前想喊就喊了。」

⠀⠀⠀「……」好吧。

⠀⠀⠀赤葦回過頭去脫下自己的襯衫,從置物櫃拿起深藍色短袖套上後便繼續折起制服。不過不給赤葦多少安靜的空間,看起來還沒打算換衣服的木兔接著就嘿嘿笑著湊到赤葦身旁,一副很期待人和他說話似地開口。

⠀⠀⠀「我說啊赤葦。」

⠀⠀⠀「是,怎麼了?」

⠀⠀⠀「你知道我今天為什麼這麼早來嗎?」

⠀⠀⠀不就是因為萬聖節嗎。對於特別節日總是一個不漏地想要參與全部,這對赤葦來說已經是愛好熱鬧與受歡迎的木兔必定經歷的行程了,但畢竟是那麼希望人順著話題接下去的語氣,赤葦在潑冷水與順從對方的選擇之間想了半秒,最後他還是心軟選了後者。

⠀⠀⠀「是什麼呢,木兔學長?」

⠀⠀⠀「嘿嘿——那就是萬聖節啊!」

⠀⠀⠀果然是萬聖節啊,赤葦毫不意外地眨動眼睛,然後木兔學長,看你這麼興奮又謀圖不軌的表情,接下來是不是要對他說那句經典台詞了。

⠀⠀⠀「赤葦!你是今天第一個讓我這麼說的人喔!Trick or Treat!」

⠀⠀⠀看吧,就是這句。

⠀⠀⠀赤葦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所有發展都在預想裡所以內心毫無反應,但看著木兔意氣風發地對他舉高雙手做出疑似貓咪威嚇的動作實在怪得可愛,而且還是第一個共度節日的人啊,赤葦想了想覺得挺滿足的。於是他轉身面向木兔,在對方手舉高高的時候無比自然地伸手解起他身上的制服鈕扣。

⠀⠀⠀「嗯?赤葦你做什麼?」

⠀⠀⠀「萬聖節快樂,我看木兔學長好像沒打算換衣服,所以趁你顧著玩的時候順邊幫你換一換。」

⠀⠀⠀「噢喔,這樣喔。」

⠀⠀⠀木兔乖乖地讓赤葦解開他的領帶和鈕扣後才覺得哪裡不對。

⠀⠀⠀「等等赤葦,你都還沒回答我Trick or treat。」

⠀⠀⠀「說得也是,那木兔學長,你搗蛋吧。」

⠀⠀⠀「咦?你不給我糖果嗎?」木兔聽起來很失望。

⠀⠀⠀「因為我身上沒有糖果啊,我只有飯糰,但那是我要吃的所以不會給你。」

⠀⠀⠀「咦……」

⠀⠀⠀「而且真要說的話。」赤葦把手搭在木兔的皮帶上頓了一下。「選搗蛋對我比較沒有損失或影響。」

⠀⠀⠀「為什麼?」

⠀⠀⠀「因為木兔學長每天都在給我添麻煩。以結果而言,不管今天是不是萬聖節都一樣,不差這個。」

⠀⠀⠀「赤、赤葦你好過分……」

⠀⠀⠀彷彿前兩分鐘刻意留一手的溫柔和縱容都是假的一樣,赤葦毫不留情地洗了學長一臉,也果不其然聽見木兔頹喪到連手都垂下來的萎靡語氣,這一瞬間赤葦其實有點想笑,但他依然動手解開木兔的褲頭,直到再繼續脫下去就要被隨時進門的第三者誤會的程度,他才停下動作抬眼看向對方。

⠀⠀⠀「但是木兔學長,你知道我為什麼甘之如飴嗎?」

⠀⠀⠀「甘之……什麼?」

⠀⠀⠀就連聽不懂用語的反應也是預期之內,赤葦這次是真的笑出來了,淺淺的弧度彎在他沒什麼情緒波動的嘴角上,他用右手五指抵在木兔光裸的胸膛上,淡淡地開口。

 

⠀⠀⠀「因為我對你一見鍾情啊。」

 

⠀⠀⠀語畢,赤葦就收回了手和表情,留下滿臉呆滯的木兔轉身離開部活室。

⠀⠀⠀「萬聖節快樂,木兔學長。謝謝你讓我搗蛋。」

⠀⠀⠀「啊?赤、赤葦、等一下剛才那是——」

 

⠀⠀⠀可木兔想抬腿追上赤葦的步伐在下一秒就被下滑的褲管給絆了好大一跤。



⠀⠀⠀Fin .


⠀⠀⠀沒想到又更新了 (爆)
⠀⠀⠀大家萬聖節快樂哇!! 

猛依將軍

[HQ!!/赤研]Trick or Treat?

》赤葦京治×孤爪研磨,社會人同居設定,沒什麼起伏只想看他們秀恩愛&看研磨說不給糖就搗蛋@@b 


》一樣是積欠小夥伴很久的點文



  「京治,不給糖就搗蛋。」


  當世人都在歡慶佳節的時候赤葦京治還在公司加班,10月剛開始便能感受到濃濃的萬聖節氣氛,局黑相間的裝飾四處可見;表情多樣逗趣的南瓜或者各種妖魔鬼怪裝飾,還有因應節慶而買氣蓬勃的糖果餅乾銷售。對於過節本身並沒有太大興趣的赤葦,也就只是看看罷了,反正到時候,估計也是要加班的。


  雖然不敢肯定他鬼靈精怪的戀人會不會偶爾想跟風過節,姑且還是在經過車站裡的甜點店時買了一個研磨喜歡的蘋果派和季節限定...


》赤葦京治×孤爪研磨,社會人同居設定,沒什麼起伏只想看他們秀恩愛&看研磨說不給糖就搗蛋@@b 


》一樣是積欠小夥伴很久的點文



  「京治,不給糖就搗蛋。」


  當世人都在歡慶佳節的時候赤葦京治還在公司加班,10月剛開始便能感受到濃濃的萬聖節氣氛,局黑相間的裝飾四處可見;表情多樣逗趣的南瓜或者各種妖魔鬼怪裝飾,還有因應節慶而買氣蓬勃的糖果餅乾銷售。對於過節本身並沒有太大興趣的赤葦,也就只是看看罷了,反正到時候,估計也是要加班的。


  雖然不敢肯定他鬼靈精怪的戀人會不會偶爾想跟風過節,姑且還是在經過車站裡的甜點店時買了一個研磨喜歡的蘋果派和季節限定的南瓜蒙布朗。

  然而就是那個沒想到,當自己拖著疲憊的身軀,揣著急想被戀人療癒的心情推開門時,映入眼簾的畫面讓赤葦差點懷疑自己終於累到出現幻覺了。


  還好有順路買了甜點。


  「來。」


  將手上的蛋糕盒遞給研磨後,只見對方接過後先是一愣,再來鼓起了兩頰,猛烈地在不搖晃到蛋糕的情況下向赤葦表示不滿。


  「京治怎麼可以在路上買蛋糕呢,這樣我就不能對你惡作劇了。」


  赤葦總能帶給自己意想不到的驚喜,研磨清楚知道這點。正因如此,才會難得地在特別的日子裡拿出塵封已久的幹勁,上網預訂了平常沒事根本不會穿的性感內衣以及一副全新的貓耳加尾巴,還特別自己的髮色買了三花貓的款式。儘管這似乎是情侶間常見的一種PLAY,甚至在漫畫哩、網路上早就是玩到爛的老梗了。不過,研磨在下標的同時偷瞄了一眼身旁熟睡的赤葦心想,他溫柔的戀人大概會喜歡吧。


  「不……你成功嚇到我了。」

  赤葦乍看之下和平時沒什麼不同,一如既往的是那張冷靜自持的表情。可定睛一看,兩頰微微泛起的紅暈蔓延到雙耳,和正面文風不動的模樣形成強烈的對比。穿著女用性感內衣的研磨,上身的薄紗基本沒有什麼遮掩的作用,布料下那讓赤葦愛不釋手的身體基本是一覽無遺的;再來是下半身,基本上沒什麼多於布料的綁帶三角褲搭配上縫著精緻蕾絲的過膝白色長襪,讓研磨本來就好看的雙腿顯得更誘人--赤葦無法在研磨身上找到能安放目光的所在。


  「而且,這樣會著涼的。」

  再怎麼難為情還是要把戀人的健康放在第一順位,赤葦話才說完便已脫下西裝外套,非常紳士的披在研磨肩上。


  雖然和期待看到的反應有所落差,可這正是赤葦令研磨欣賞的意外性。

  「我本來是期待赤葦襲擊我的說。」輕輕依偎在赤葦懷裡,肩膀上傳來了溫暖的熱度,估計是外套裡面來自赤葦本人的餘溫吧。


  「……請不要這樣,我可是忍的很辛苦的。」伸出雙手將懷裡的小動物抱緊,愛憐地撫順他的頭髮,藉由這樣的親密接觸來緩減累積整日的壓力。


  「我又沒有要京治忍。」

  懷中的人兒抬起頭來表達不滿,踮起腳尖趁隙在赤葦的唇上輕啄一下,似乎沒有放棄誘惑戀人的打算。


  「那樣太縱慾了。」赤葦鋼鐵般的意志還在苦撐,能回以研磨的只有一個落在眉間的極其溫柔的吻而已。


  「我會再努力一點的,京治。」赤葦理智斷線的模樣是最性感最有趣的,前一回攻落赤葦理性的光景,研磨還歷歷在目。


  「不,我說真的不用那麼努力。研磨不是最討厭努力了嗎?」要是努力了還得了,他的心臟估計沒辦法承受得住。


  「我不討厭這種努力呀,有種一階一階過關斬將的快感。」研磨笑靨如花,赤葦一邊覺得怦然心動一邊感受到陣陣胃痛。


  「好啦,不鬧你。」研磨將赤葦幾乎要遺忘的蛋糕舉到眼前「在洗澡之前,一起來吃蛋糕吧?」

  「--好。」


  研磨會動什麼歪腦筋搞什麼小花招,也不是赤葦一時半刻就能解決的問題。既然如此,不如將未來可能會發生的煩惱拋到一邊,專注地和戀人一起享受難得的甜蜜時光,才是眼前的當務之急吧。



——End?


先這樣ㄅ 萬聖節快樂(草率)



柠檬tree下你和我

【HQ/大菅】失眠

※梗源cp短打生成器(唱催眠曲会先睡着)

※感觉完全就是扩写还是尬的那种,会侵权吗(瑟瑟发抖jpg)

————————


  菅原第四次捏住大地鼻子时,受到了大地的制裁。

  “还是小学生吗菅?会因为秋游失眠?”

  大地一手把菅原的手腕交叉握住举过头顶,一手撑在菅原颈侧。凌晨一点的月光通过窗帘透进来,照着大地无奈又困倦的脸。

  交往五周年,大地特意请假打算陪恋人到处走走。虽然自做决定以来菅原就格外兴奋,但大地没想到这种情绪会在出行前一晚达到鼎峰。

  从关灯上床说过晚安后,菅原就试图拉着大地谈天说地,从宇宙形成说到坍缩,被大地用成人的方式堵住了嘴。细致的亲吻只有三十分钟的镇定效果,...

※梗源cp短打生成器(唱催眠曲会先睡着)

※感觉完全就是扩写还是尬的那种,会侵权吗(瑟瑟发抖jpg)

————————


  菅原第四次捏住大地鼻子时,受到了大地的制裁。



  “还是小学生吗菅?会因为秋游失眠?”



  大地一手把菅原的手腕交叉握住举过头顶,一手撑在菅原颈侧。凌晨一点的月光通过窗帘透进来,照着大地无奈又困倦的脸。



  交往五周年,大地特意请假打算陪恋人到处走走。虽然自做决定以来菅原就格外兴奋,但大地没想到这种情绪会在出行前一晚达到鼎峰。



  从关灯上床说过晚安后,菅原就试图拉着大地谈天说地,从宇宙形成说到坍缩,被大地用成人的方式堵住了嘴。细致的亲吻只有三十分钟的镇定效果,时间一到,菅原又开始揉弄大地略硬的发丝,从耳后开始反向撸到头顶,再顺着撸下来,已经睡着的大地被生生揉醒,眼也不挣就把菅原连着四肢一起锁在怀里。



  再之后,大地被捏了四次鼻子。



  “这是当然的吧,因为要和恋人一起旅游而失眠。反倒是大地居然一点都不安抚我一个人就睡着了!”



  被压制的菅原仰起头,抬脚蹭了蹭大地的大腿外侧,用笑弯了眼的表情埋怨着,丝毫不在乎大地可能的黑脸。



  接收到信号的大地一口气憋在胸腔,久久才吐出来。他放开了握着菅原手腕的手,再度把人圈进怀里,头抵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拍着菅原的后背。



  “明天要赶很早的飞机,今天不行。睡不着的话,我给你唱摇篮曲吧。”



  菅原伸手环住大地的腰,抬起一条腿压在他的腿上,在他怀里找到最舒服的姿势,应了一声“好啊”。



  平板的声音从上方传出,和大地本人一样,他的歌声也是没有任何修饰,直率过头,但沉稳磁性的声音总能让菅原平静下来,俗称安心的力量。



  电子表一闪一闪得走到2:00AM,对于平时规律作息的大地来说,他可能看得到四点的城市,但绝对看不到两点的灯光。强大的生物钟使困意如浪潮一般淹没了他的意识,哼着的催眠曲变得断断续续,声音忽高忽低,拍背的频率也渐渐放缓,趋于停滞。菅原安静地躺在大地的臂弯里,耳边只剩下平缓的心跳声。



  他紧紧盯着盖住两人的被沿,凝神等待着。



  “...ねんねこねんねこよ...”



  “噗...”



  含糊的声音骤响,本该沉睡的大地突然接着刚刚中断的地方唱了下去,虽然吐字含混不清,调子也跑得七七八八,但在寂静中听得格外清楚。菅原没忍住,小小的笑出了声。



  自高中起,认识七年,交往五年,菅原自信对大地了解的透彻。每当菅原心情低落睡不着或搞事情不睡觉时,大地就会像这样拍背唱摇篮曲,但每次又都会快速入睡。像是潜意识里还在意菅原睡没睡着一样,即使在睡梦中大地也会努力地哼唱。



  菅原把脸埋在大地的颈间,胸腹腿脚全都紧挨在一起,汲取着令人安心的气息和温度,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轻声到



  “晚安,大地”



  “卟哼...”



  歌声停止,寂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交织的呼吸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黎明。


酒师大人

我们的小太阳啊。
他长大了,长高了,头发从短到长,感觉有点像当年的小巨人一样帅气,被人憧憬;从长到短,变得干爽帅气。
他会做饭了,在异国他乡,一个人吃饭,打坐,腿上斑斑驳驳,可爱的看漫画学葡萄牙语,西班牙语和英语,当年不爱学习挂科的笨蛋二人组之一桌上摆了一堆关于肌肉,关于排球的书,衣架上还挂着乌野的校服。
他找到了很好很好的队友,带帽子了,变得更加成熟而平静,很帅。
他变得更好更好了。
对不起,有点语无伦次了,但是真的,很复杂,百感交集。
没有人,比我们更加期待日向翔阳了。
下次,再见。

我们的小太阳啊。
他长大了,长高了,头发从短到长,感觉有点像当年的小巨人一样帅气,被人憧憬;从长到短,变得干爽帅气。
他会做饭了,在异国他乡,一个人吃饭,打坐,腿上斑斑驳驳,可爱的看漫画学葡萄牙语,西班牙语和英语,当年不爱学习挂科的笨蛋二人组之一桌上摆了一堆关于肌肉,关于排球的书,衣架上还挂着乌野的校服。
他找到了很好很好的队友,带帽子了,变得更加成熟而平静,很帅。
他变得更好更好了。
对不起,有点语无伦次了,但是真的,很复杂,百感交集。
没有人,比我们更加期待日向翔阳了。
下次,再见。

碗ʕ •ᴥ•ʔ

影日正主古館老師真的從來不會令我失望。

異地戀我很可以。

影日正主古館老師真的從來不會令我失望。

異地戀我很可以。

小排球一生推
鬼滅paro的宮兄弟 / 雙子...

鬼滅paro的宮兄弟

/

雙子鬼感覺一定又愛玩又愛吃

膽大包天的兩個人白天醒來肚子餓(宮治)

雖然照到太陽會死但大概還是會冒險出門找食物wwwwww


對話大概長是這樣:

侑:你要去哪治?

治:我餓了。

侑:你是笨蛋嗎?現在是白天!

治:不要直接照射到日光就好了吧?膽小侑。

侑:誰膽小了!

然後就出門了。


圖片狀態大概是 

宮侑在得意自己釣到食物

宮治在回程路上偷吃食物

/

原本只是想畫兩隻可愛的小男孩坐在鳥居下乘涼

結果看完最新話的鬼滅跟小排球後整個嗨到不行

就變這樣了.........


拜託童磨的聲優請給mamo!我會原地升天嗚嗚嗚...

鬼滅paro的宮兄弟

/

雙子鬼感覺一定又愛玩又愛吃

膽大包天的兩個人白天醒來肚子餓(宮治)

雖然照到太陽會死但大概還是會冒險出門找食物wwwwww


對話大概長是這樣:

侑:你要去哪治?

治:我餓了。

侑:你是笨蛋嗎?現在是白天!

治:不要直接照射到日光就好了吧?膽小侑。

侑:誰膽小了!

然後就出門了。


圖片狀態大概是 

宮侑在得意自己釣到食物

宮治在回程路上偷吃食物

/

原本只是想畫兩隻可愛的小男孩坐在鳥居下乘涼

結果看完最新話的鬼滅跟小排球後整個嗨到不行

就變這樣了.........


拜託童磨的聲優請給mamo!我會原地升天嗚嗚嗚嗚!

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覺得童磨跟宮侑的人設充滿各種既視感吧!!!


小排球一生推
沒梗的我今天也在嗑這位姐妹的小...

沒梗的我今天也在嗑這位姐妹的小排球 :)


認真,這篇認真有夠可愛!不只狐狸、貓頭鷹們也超可愛!每個片段都超可愛!(論辭彙量的貧窮)每篇都想畫我的天!


話說角名跟木兔真的好難畫,怎麼畫都抓不到原著一半的可愛度跟帥度......

沒梗的我今天也在嗑這位姐妹的小排球 :)


認真,這篇認真有夠可愛!不只狐狸、貓頭鷹們也超可愛!每個片段都超可愛!(論辭彙量的貧窮)每篇都想畫我的天!


話說角名跟木兔真的好難畫,怎麼畫都抓不到原著一半的可愛度跟帥度......

鮭魚蛋炒麵
久久更新 忙裏偷閒💕💕💕...

久久更新

忙裏偷閒💕💕💕


最近迷上小排球

所以獻上一張福永貓貓

久久更新

忙裏偷閒💕💕💕


最近迷上小排球

所以獻上一張福永貓貓

万理一空

一个本宣

刊名:《年少的欢喜》

CP:#及影[超话]# 及川彻x影山飞雄

首发:CP25 D1

类型:文章合志

规格:A5

内容:4w+字

随本附赠亚克力钥匙扣

印调:【点我】【仅大陆,台湾相关事宜由眠全权处理


>>>Staff<<<

主催:萬千

封面题字:叹书 @叹书  

封面封底设计:闫神 @闫神 

排版:眠

亚克力/明信片/贴纸绘制:夏阿悝


>>>作者(按首字母排序)<<<

Campooo @campooo 




刊名:《年少的欢喜》

CP:#及影[超话]# 及川彻x影山飞雄

首发:CP25 D1

类型:文章合志

规格:A5

内容:4w+字

随本附赠亚克力钥匙扣

印调:【点我】【仅大陆,台湾相关事宜由眠全权处理


>>>Staff<<<

主催:萬千

封面题字:叹书 @叹书  

封面封底设计:闫神 @闫神 

排版:眠

亚克力/明信片/贴纸绘制:夏阿悝


>>>作者(按首字母排序)<<<

Campooo @campooo 

琉叶 @琉葉 

云深 @云深 

特邀:

白光火花 @白光火花 

风寄燕然 @风寄燕然 


柠檬tree下你和我

【HQ/大菅】冬

  不知不觉间,窗外已经落了第一场雪。

  菅趴在窗台上探出半个脑袋,细细小小的雪沫轻轻点上他灰色的发梢,然后融而为一,消失不见。

  天色灰蒙蒙的,厚重的云一层叠着一层。远处的街道上车水马龙,只有路边的学生会惊喜的伸手驻足,为这一场雪留下几声感叹。

  初雪啊。

  不知道是哪里的传言,「初雪总是温和的」,菅对此深信不疑。

  似乎是为了回应这份单薄的信任,本该如刀似箭的冬风放柔了身段,载着雪花拂过菅的鼻翼、脸颊、耳廓,最后灌进米色的高领毛衣。

  不冷,有点痒痒的,很轻。

  像...像什么呢?

  菅眨了眨眼,想要找到最合适的比喻。

  像大橘的尾毛。...

  不知不觉间,窗外已经落了第一场雪。

  菅趴在窗台上探出半个脑袋,细细小小的雪沫轻轻点上他灰色的发梢,然后融而为一,消失不见。

  天色灰蒙蒙的,厚重的云一层叠着一层。远处的街道上车水马龙,只有路边的学生会惊喜的伸手驻足,为这一场雪留下几声感叹。

  初雪啊。

  不知道是哪里的传言,「初雪总是温和的」,菅对此深信不疑。

  似乎是为了回应这份单薄的信任,本该如刀似箭的冬风放柔了身段,载着雪花拂过菅的鼻翼、脸颊、耳廓,最后灌进米色的高领毛衣。

  不冷,有点痒痒的,很轻。

  像...像什么呢?

  菅眨了眨眼,想要找到最合适的比喻。

  像大橘的尾毛。

  像豆腐的内芯。

  像被妈妈拍了头。

  像...

  菅知道,正确答案已经在心里成型,被压在舌下齿间,蓄着力,期待着被公布的时刻。

  「...答对了的话,奖励你一顿麻婆豆腐哦」

  菅抬头,对着摇摇晃晃的一片晶莹说。

  晶莹的六角形落在菅的鼻尖上,融化成小小的一滴水珠。凉意只有一瞬,但菅好像读懂了一样,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说出了雪花的答案。

  「像大地的吻吗」

  「Bingo~答对了哟,走吧,一起去吃麻婆豆腐~」

  菅关上窗,兴致满满地趿着拖鞋走进厨房,很快屋子里就响起了节奏鲜明的切菜声。

  为了出差结束即将回家的大地,菅可是很努力地在准备呢。

沉溺改名_樓珣

[岩及岩]夏日炎炎

梗來自 @早上吃的叫早餐

交換黑歷史促進寫文動力😂


蒸騰的汗水劃過他有稜有角的臉龐。

他攤在榻榻米上,汗水浸濕了他的衣服。

他叼著冰棍,融化的糖水滴入他的胸口。

本來只有風扇嘎嘎作響的房間,他的哀嚎驅走了沉寂。

「小岩醬我要洗澡啦!快受不了了!!」

他又在撒嬌了。

雖然他從不承認自己在撒嬌。

我無奈的起身,打開衣櫃拿出他的衣服。

「給。」遞給他。

「愛你呦!我先去洗囉!」

他關上門,我閉上眼。

「白癡......這種話別隨便說出口阿......」

一如既往的日常。

這樣的美好究竟持續了多久?

小時候的公車站,他一手拿著冰棍,被公車站牌邊豐胸手術的廣告吸引,然後被融化的糖水沾的滿手都是,還傻傻地往衣服上抹,下一秒便...

梗來自 @早上吃的叫早餐

交換黑歷史促進寫文動力😂


蒸騰的汗水劃過他有稜有角的臉龐。

他攤在榻榻米上,汗水浸濕了他的衣服。

他叼著冰棍,融化的糖水滴入他的胸口。

本來只有風扇嘎嘎作響的房間,他的哀嚎驅走了沉寂。

「小岩醬我要洗澡啦!快受不了了!!」

他又在撒嬌了。

雖然他從不承認自己在撒嬌。

我無奈的起身,打開衣櫃拿出他的衣服。

「給。」遞給他。

「愛你呦!我先去洗囉!」

他關上門,我閉上眼。

「白癡......這種話別隨便說出口阿......」

一如既往的日常。

這樣的美好究竟持續了多久?

小時候的公車站,他一手拿著冰棍,被公車站牌邊豐胸手術的廣告吸引,然後被融化的糖水沾的滿手都是,還傻傻地往衣服上抹,下一秒便泛著淚光看向我,當下我被他蠢的逗笑了。

牽著他的手走回家,害得我也滿手黏膩,那個笨蛋還試圖將糖水往我衣服上蹭,想打。

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回我家的記憶。

「嘖,明明是那麼蠢的記憶......」抬起手罩住自己。

現在的我,一點都不想面對自己的心情,感覺自己像個笨蛋似的,反覆回憶著這段記憶。

「小岩醬~最帥的二傳手復活!」

「白癡!別把水滴在榻榻米上!!」

「欸?啊啊啊!!」

「及·川·徹!!」


夏日炎炎,岩泉今日也炎炎呢。


麇

#拼豆 23

踩着最后半小时的尾巴,
祝孤爪研磨2019年生日快乐!

((虽然拼豆来不及拼老黑,但是p的图里有。所以我就是想打黑研tag【你

#拼豆 23

踩着最后半小时的尾巴,
祝孤爪研磨2019年生日快乐!

((虽然拼豆来不及拼老黑,但是p的图里有。所以我就是想打黑研tag【你

アキくん
研磨小天使生日快樂啊啊啊!!!

研磨小天使生日快樂啊啊啊!!!

研磨小天使生日快樂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