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annigram

80.8万浏览    9112参与
狩秋

【拔杯】一步之遥 02

前篇:01


    “现在你成为共犯了,莱克特医生。”

    这场谈话在用过早餐后转移到会客厅进行,汉尼拔的会客厅和他的心理咨询室类似,大胆鲜明的配色,不算繁杂但足以显现出主人的高雅品味的配饰,墙壁上悬挂着《梅杜萨之筏》,在那段他没有经历过的记忆里汉尼拔曾向他介绍过这幅油画。

    威尔让自己陷入柔软的单人沙发里,回想自己往昔在心理治疗上表现出来的状态并代入其中,这不难办到,虽然汉尼拔单纯作为心理医生与他沟通的记忆对威尔来说恍若隔世。...


前篇:01


    “现在你成为共犯了,莱克特医生。”

    这场谈话在用过早餐后转移到会客厅进行,汉尼拔的会客厅和他的心理咨询室类似,大胆鲜明的配色,不算繁杂但足以显现出主人的高雅品味的配饰,墙壁上悬挂着《梅杜萨之筏》,在那段他没有经历过的记忆里汉尼拔曾向他介绍过这幅油画。

    威尔让自己陷入柔软的单人沙发里,回想自己往昔在心理治疗上表现出来的状态并代入其中,这不难办到,虽然汉尼拔单纯作为心理医生与他沟通的记忆对威尔来说恍若隔世。

    你对面的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心理医生,虽然他身上笼罩着种种谜团,至少现在,他依旧不是切萨皮克开膛手,而你信任他。威尔这样提醒自己,试图让自己话语中显露出一些放松和玩笑意味。

    对面的汉尼拔比他要放松得多,从肩胛肌肉的状态也能看出,好在威尔可以把自己的紧绷归结为FBI的抓捕和突发头疼——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有脑炎呢。

    “我始终认为我们应该对朋友多一些信任。”汉尼拔给出相似答案,这是一个试探的答复,“我认为我们是朋友,威尔,我不会放弃你。”

    “但是告诉杰克我在这里并不算放弃。”威尔看上去默认了汉尼拔口中“朋友”的说法,“杰克也是我的朋友。”

    “杰克身上的正义感会促使他把你交给FBI,剩下的时光你会在巴尔的摩州立精神病院度过,直到一切尘埃落定的那天。”汉尼拔指出,他说的的确是事实,也是在他改变计划前一手敦促的事实。

    提前预知故事的发展脉络让威尔有一种错觉,像是上帝在操控他愿意发生的一切发生,威尔顿了一下,好抑制住自己心底不可避免地隐秘的自得,汉尼拔永远不是一个易于操纵的人,即使自己在此刻暂时取得先机。威尔这样警醒自己。

    “你是在离间我和杰克吗?”在短暂停顿后威尔抛出尖锐质问,这句话听上去过于粗鲁,但是,谁叫汉尼拔清楚他是病人呢。

    不出所料的,汉尼拔并没有动怒,他甚至用一个带着点忧虑的笑容作为回复。

    “我只是很担心你,威尔,以一个朋友的名义。”汉尼拔倾身凝视威尔,眼睛里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些许关切,“杰克困囿于FBI探员的身份和正义,这两重身份在他作为你的朋友的身份之前,所以他要求你继续参与进给你带来噩梦和困惑的杀人案件,但私心的讲,我关心你胜过那些。”

    威尔其实有些疑惑,在清醒后他想知道当初的他是如何被汉尼拔的甜言蜜语冲昏了头脑,像个恋爱中的小姑娘一样头脑发昏的绝对信任自己的心理医生。

    而现在他决定嘲讽一把,无论是嘲讽自己还是对面的人,“所以你没有正义感咯,莱克特医生?”他问道。

    “我相信因为职业的不同,对某些领域的正义感也会有所增减。”汉尼拔镇静且流畅地回答,他似乎饱含私密的诚意,“杰克是警员,他对于尸体产生的正义感比心理医生强上许多——我毫无贬低朋友的意思,只是指出一个平日我们避免被提及的尖锐事实——过强的正义感会蒙蔽双眼,所以有时候我会尽力避免不公正的看待。”

    Bravo!威尔几乎想为汉尼拔的这番言论鼓起掌来,即兴讲演或许是所有心理医生的特长?汉尼拔的言术中实在是具有蒙骗性的真诚,在对面人皮之下潜藏的恶魔冲你露出獠牙虎视眈眈之前,任何人都会倾倒于这份真诚。

    而在这番小小的恶作剧之后,威尔决定示弱,这时候的格雷厄姆尖刻孤僻还神经质,不讨大多数人喜欢,但也会因为出口伤害朋友的话而暗自后悔,过于咄咄逼人不是他的风格,“好吧。”他把自己往沙发里又埋了些,咕哝道。


    “我想你或许需要一点酒?适度的放松有助于我们互相理解。”在察觉威尔没有再度主动开口的意图后,汉尼拔带有安抚意味地说。

    威尔不吝于在这些微小地步做出让步,“好的。”他回答。

    “请放心,在平时心理治疗中我有时候也会提议病人小酌一杯,这会让人放松下来——不那么尖刻。”汉尼拔玩笑似的说,看起来他对方才威尔的尖利并不是那么无动于衷。

    威尔的目光跟随汉尼拔去取酒的背影移动,“我现在还是你的病人吗?”他问。

    “工作时间那些病人可享受不了我家里的佳酿。”汉尼拔没有正面回答,他斩断这个话题,回身问道,“干红还是干白?”

    威尔知道汉尼拔喜欢红葡萄酒,或许是因为医生虹膜的颜色更接近红色的原因?在那段记忆里威尔曾经无数次注视过医生的眼睛,以一个非常亲密的距离,汉尼拔的眼睛平时看来是褐色的,但是接近后会发现潜藏在褐色后边的血液的颜色,而当医生兴奋时,血的颜色会沸腾起来。

    他在心里随意揣测,而且不介意让汉尼拔发现更多他们之间令人惊喜的小小相似:“干红。”

    在啜饮酒液后汉尼拔显得更加惬意,只是威尔知道这并非他的真情流露,更多的,或许可以看成试图在话语上占据引导地位的进攻号角,汉尼拔开了口。

    “如果可以,我想让我们来探讨一下如今的情况。”他以十分温和放松的姿态开启话题。

    “有人陷害我。”威尔盯着杯中酒液,让自己嗓音尽量靠近想要辩解的匆忙,他没有抬头,怕注意到汉尼拔探究的目光。

    “为什么这样说?”汉尼拔示意他说下去。

    “陷害我的人——”威尔顿了片刻,把和杰克的那套说辞搬出来,“可能是我们身边熟人,可能是FBI的内部成员,他……他了解这些案子,精通法医学,知道我的状态不稳定。”

    威尔终于抬起头,撞入汉尼拔关切的专注的目光,医生微笑地望向他的朋友,用目光鼓励他说下去。

    威尔喉头滚动,把最后那段压在舌苔下的句子吐出来:“……可能那个人就是你。”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威尔眼前一阵恍惚,或许是脑炎的症状,头痛忽然剧烈的袭来,他不消伪装也足够表现出脸上神色压抑着的痛苦,但在忍受痛苦的同时他的其余感官却极其敏锐,他的耳朵捕捉到汉尼拔酒杯被放在小几上的一声清脆声响。

    汉尼拔会相信他吗?

    在这个时候,把汉尼拔与切萨皮克开膛手的内在联系袒露在两人面前无疑是危险的,汉尼拔会铲除所有对此有所察觉的人,就像他两年前对米里亚姆做的那样,而如今威尔在汉尼拔心里的地位,还不足以让他完全跳脱于“所有人”这个范围之外。

    威尔并非想要暗示汉尼拔他得知真相,此时的格雷厄姆对陌生人竖起冷漠的外壳,只有朋友才有机会接触他的某些内在,虽然他的内在也并不讨喜,偶尔会刺伤他的朋友们。

    他想呼唤汉尼拔对自己的感情产生共鸣。

    当然了,威尔明白自己是棋行险着,在上次这句话因为杰克不信任的态度脱口而出,而如今他对面坐着的是真真切切的原装切萨皮克开膛手,如果现在引起他的一丝怀疑,威尔简直可以保证自己在明面上从此畏罪潜逃下落不明。

    怀疑或者信任?

    威尔恍惚间感受到有手指穿过他的头发,捧起他的头颅,他顺从地仰起脸,那人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这是一个对于一般朋友来说过于亲密的距离,汉尼拔对他的呼唤做出了回应,他听见熟悉的嗓音忽远忽近,“你现在状态很糟糕,威尔。”那个声音说。

    威尔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他通过了考验,卷毛探员迷迷糊糊的想,“抱歉。”他放任自己开口,十分清晰的听见了自己声音中的颤栗,他用这副嗓子低声又重复一遍,“抱歉,汉尼拔。”

-tbc-

剪刀手艾德琪

【汉尼拔 || 拔杯】睡魔先生 || Mr. Sandman

上一次剪拔杯应该是两年前了,终于又一次为他们拿起剪刀了呀

BGM: Syml - Mr. Sandman

【汉尼拔 || 拔杯】睡魔先生 || Mr. Sandman

上一次剪拔杯应该是两年前了,终于又一次为他们拿起剪刀了呀

BGM: Syml - Mr. Sandman

戏姬今天画画了吗
又是HPparo的分院仪式当天...

又是HPparo的分院仪式当天发生了什么

感觉阿拉娜应该也是拉文克劳的学生?

又是HPparo的分院仪式当天发生了什么

感觉阿拉娜应该也是拉文克劳的学生?

剪刀手艾德琪

旧 粮 新 吃

【最近在做的东西,腿个进度】

旧 粮 新 吃

【最近在做的东西,腿个进度】

六蟹

【待授翻|Hannigram】Dread and Hunger 章二(上)

Chapter 2. Montrachet*


 联邦调查局(FBI)显然不是个待人友好的地方,但在威尔解释他拥有关于最近谋杀案的重要物证后,他还是被允许在杰克克劳福德探员的陪同下进入大楼。这位年长的探员受命调查此案,此人的皮肤黝黑,对人态度和神情都堪称恶劣。他将双手十指紧扣放在桌上,双眼凝视威尔,眼中带着轻微的怀疑与审视。指不定大部分特工都是这么看人的,威尔尝试说服自己。

 不过,也不一定。威尔刻意端详桌子的边缘,而不是与眼前这位不友善的特工对视。


“我现在能为你做什么呢,格雷厄姆先生?”杰克问。他收到信的第一反应是怀疑地挑起眉毛,完全没...

Chapter 2. Montrachet*


 联邦调查局(FBI)显然不是个待人友好的地方,但在威尔解释他拥有关于最近谋杀案的重要物证后,他还是被允许在杰克克劳福德探员的陪同下进入大楼。这位年长的探员受命调查此案,此人的皮肤黝黑,对人态度和神情都堪称恶劣。他将双手十指紧扣放在桌上,双眼凝视威尔,眼中带着轻微的怀疑与审视。指不定大部分特工都是这么看人的,威尔尝试说服自己。

 不过,也不一定。威尔刻意端详桌子的边缘,而不是与眼前这位不友善的特工对视。

 

“我现在能为你做什么呢,格雷厄姆先生?”杰克问。他收到信的第一反应是怀疑地挑起眉毛,完全没有丝毫想去触碰它的意思。

 

“我昨天上学的地方发生了一名女子谋杀案,而今天早上我打开门后,就发现了这个,”威尔解释道。“我知道你还没有给出申明表示这次是否是切萨皮克开膛手作案,但根据这位寄信人留下的名字(缩写),我猜测我目前的境地很危险。”

 

至此,杰克克劳福德才伸手拿起了信封,眼神微妙地扫过这份精美雅致的手稿,最终停在了落款处,他眸中的愤怒加重了。

 

“C.R.,”他轻声念出,“你认为这是切萨皮克开膛手送你的?”

 

“这具尸体就摆在我绝对能发现的校园广场上,而从花卉的摆设上看,这似乎是一种求爱的方式,”威尔艰难地开口。当着一位联邦调查局的老手的面大声讲出这番话,尴尬使它变得不像最初他脑海浮现的声音一样有说服力。面对探员展现的短暂缄默,他急切地试图辩解,“我并没有真正地......看见其他可能这么做的人,杰克劳福德探员。其他人没有理由会给我寄这个玩意儿,而且我也不认识一个名字缩写是这样的人。”

 

“那你的朋友有擅长搞笑的吗?”杰克问。

 

“他们有幽默感,但不是那种,”威尔回答,他不想花费精力让对方知道他的‘朋友’一只手来数还嫌多。

 

“所以你认为切萨皮克开膛手对你感兴趣是因为——什么,基于你个人的经历和你对这些玩意儿的假设?”威尔深吸一口气,默数到三,尽可能地缓慢呼出。好吧老天,克劳福德探员成功地让自己的一番话听起来蠢爆了。

 

“我,嗯......我有一种移情障碍,”他低下头看着桌子的底部,语气有些沉重。他放任这些话语如同礁石块一般从他嘴里滚落,毫不顾忌它们在半路跌往何处,又在哪里粉身碎骨。

 

“不论是谁写下了这封信,似乎非常清楚.......有人在密切(intimately)地关注我。世界上知道这件事的人,唯独你、我,12岁那年我父亲让我去看的心理医生,以及我的父亲,但这之中没人会给我写信。”

 

“那只是我们知道的,”克劳福德强调,威尔下颌猛然绷紧,暗含怒意地扫过对方的面孔。

 

“你认为是我写的它,然后带过来的吗?”威尔感到难以置信,扬声问道。

 

“这有可能,”杰克耸耸肩。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做一个笔迹测试来证明这不是我的笔迹,”威尔厉声说道,指节不断叩击大腿外侧,“那简直就像是把自己放在银盘,拱手相让,我可不是会献祭自己的类型*。”

 

“你不是,但切萨皮克开膛手是那种可能做出这样浮夸的事,借此来炫耀技艺的类型,”克劳福德探员若有所思片刻,旋转他的转椅,抓起手机,“把普莱斯给我喊过来。”

 

 

威尔的唾液和指纹都被用拭子小心提取,他对眼下这群人对待他的每一个举动都带着一股浓烈的怀疑与惊恐,他们看起来根本不在乎有人上交了一份可疑证物。那封信被一个带着乳胶手套的人拿走了,连人带物一并消失在了威尔的视野之中。最后他被杰克克劳福德带到门口,克劳福德向他保证,只要任何事物被‘核实’,他都会打电话通知威尔。

 

那行吧。

 

 

第二天晚上,威尔在Sangre跟随一个比他年轻几岁的女孩学习核对酒单。这是一个光线昏暗,却时髦豪华的酒吧,恰到好处地迎合了那些自命不凡上层阶级的浮夸喜好。酒和所有饮料都由复古式的玻璃杯盛装,而这里甚至没有一把椅子在被从古董店里淘出来后被重新装潢过。

 

“他们想让自己感到重回了旧时代,所以你讲话得保持简洁,嘴巴够甜,还有口齿清晰,”女孩负责指导威尔,后者点点头,看了眼她锯齿状的指甲,他本打算研究对方的技艺仪态,却没想到这是从一个咬指头的坏习惯开始的。

 

“我有能力做到。”

 

“很好。如果你想得到客人的订单,是我的话就会选择那些坐在角落里的客人。”说完她就消失在了一块厚重的天鹅绒隔帘后,威尔着手调整他的缎红色马甲背心,朝他的新顾客*走去。这套制服让他全身发痒,就像浑身上下有无数只手沿着他的皮肤撩拨,但他不得不坚持照做,这就好像最美的女人都必须穿蓝色制服*一样是个潜在规则。

 

“欢迎您来到Sangre,先生,这是您的第一次吗?”羽管键琴的声音非常轻柔舒缓,威尔不必提高他的音量来进行对话,他趁鞠躬抬头的瞬间抚平了自己的马甲。但当他看到那张异常熟悉的面孔,在来人那充满兴味的目光注视下,威尔突然感到有些畏缩。

 

“是啊,”莱克特医生说,他的右腿优雅地架在膝盖上,“这是你训练的第一天?”

 

“莱克特医生,我......的确。”威尔点点头,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暗地里观察对方下颌的轮廓曲线。

 

“当我意识到你会寻找一些不那么需要博人眼球的工作时,我就知道这儿会是一个适合你的地方。这家店追求的是十八世纪流行文化里,人与人之间保持的距离感。”当医生巡视周围黄铜制灯以及它发散的暗淡灯光时,他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冷漠地审视这份刻意营造出的低劣格调。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威尔好奇地提问,但当医生的视线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他再度看向了桌面。

     

    “是你的熟人布莱恩慷慨地告诉了我,我想流言蜚语在酒保圈里总是传得很快。”  

      

    “我没料到我这么受欢迎,”威尔的回答难掩他的冷淡与不悦,莱克特医生适时地笑起来。

 

    “没人能做到像你一种正统。”

 

“那就是你今晚准备要吃的吗?”威尔拿着他的便条本问道,准备记下对方的点单。

 

“如果是你推荐的话,我会尝试。你试过他们的菜品了吗,威尔?”威尔正对着男人的脸,不动神色地观察这位医生的眼睛,在灯光下它们反射出浅赤褐色光芒,一层鎏金的光晕附着其上。他听见身后传来他的指导从她的桌子返回的脚步声,威尔清了清嗓子,扭头看向别处。

 

“暂时还没,但我确定我会推荐摆在酒架最上层的酒,” 威尔保证,接着走回吧台开始调酒。

 

今日也像所有的周六一样,随着夜晚的降临,这个地方逐渐变得人满为患,终于,威尔发觉自己被围困在吧台后不断地调酒,而不再有其他接单的机会了。

 

客人们的着装从毫不起眼的便装到精致讲究的正装,范围之广,应有尽有,他们挤占了整个酒吧的各个角落,威尔绝望地发现越来越难以分清这些人谁是谁了,如果仅仅通过衣服,而不是靠脸或者名字来识别的话。在匆忙之中,威尔终于设法子找到机会回到莱克特医生的桌旁,结算对方的账单。

 

“我很抱歉,莱克特医生,这是给你的,”威尔递上账单并附赠一个真诚的道歉。医生笑得温和又有些漫不经心,麻利地从钱包里取出了现金,并没有因为威尔的怠慢而大发牢骚或者表示不满。

 

“这对我来说没什么麻烦,但如果有机会,我想你需要在轮班的时候休息,你看起来很疲惫。”

 

“我会的,”尽管没有多少诚意,威尔还是答应了。他拿走钞票,数出了零钱,但当他将其递给莱克特医生时,对方站了起来按住了他的手,指尖轻柔地顺着他的手背滑向手腕。

 

“我坚持认为你应该留下它们,”医生本人高出威尔大约一个脑袋那么多,威尔只有仰头才能接受到对方的注视,“这无疑是凭借你自身持久的努力赢得的回报。”

 

“我......非常感谢您,”威尔回答,最后还是把它们塞进了口袋。

 

“鉴于你的神经症,我能够想象这些社交活动会让你在每次轮班后变得多么精疲力尽。”威尔无话可说。他难道是在分析他吗?威尔身体重心焦虑地在两脚之间反复变换,他感到被冒犯的惶恐和气恼,以至于要后退一步试图缓解情绪借此得以喘息。

 

“我只是在和他们商谈,他们通常只会在点一道菜还是两道菜上与我争论,”威尔刚试图打消对方对自身的疑虑,但迎面恰好走进来一群被蓬松裙撑勒紧腰际的年轻小姐们——哦,上帝,她们居然还打着遮阳伞,威尔顿时被这幅画面震惊到无言以对。

 

“我很确定,”医生审视着眼前人难堪的脸色,虽然心中半点不信,但嘴上依旧体贴地附和道。从他嘴边模糊的唇线上看,他对这些女士的看法和威尔的不谋而合。威尔瞥了一眼医生的下颌,接着脖颈,肩膀,他不愿承认自己居然连对方这么微小的表情变化都有所察觉,甚至如此敏感。

 

“这家店似乎不是你的一贯风格,医生。我不想因为我这种技术平庸的调酒人,就让你这种地方浪费这么多时间。”

 

“请你放心,威尔。这可不仅仅是为了一杯酒。”莱克特的强调里有一股独特的诱惑力,更别说当他有目的地想要卖弄风情与你打情骂俏的时候,而更可恨的是他压根没想留给对方反应时间,当等到威尔真正意识到他说了什么的时候,这家伙已从门口翩然而去,徒留后者僵直在原地感受着后背传来的不断升腾的热气。不过,还好也没有更多时间给他深思对方的意图了,那群女孩已经抵达酒吧大门,威尔回身迎接她们,朝她们问好致意,当他发觉他不是人群中唯一一个喜欢回避眼神交流的人,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

 

大概几天过后,这一回的信被搁置在了门缝里,等待从学习互助小组归来的人。威尔考虑过联系杰克克劳福德,但在回忆起上一次经历的糟糕会面后,他不想再拿起电话。他提起自行车径直推进了公寓,锁上了身后的大门。

 

“致威廉·格雷厄姆,

 

一件美好的事物永远是一种快乐:

它的美妙与日俱增,它绝不会

化为乌有,而是会使我们永远有

一座幽静的花亭,一个充满美梦,

健康,和匀静的呼吸的睡眠。*

                                                      

你的,

                                                       ——C.R.”  

 

 

*Montrachet蒙哈榭: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DRC)不仅以顶级黑皮诺红酒闻名世界,所酿的蒙哈榭白葡萄酒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Montrachet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白葡萄酒,并且是高价之王。

*这里直译,‘将自己放在银盘上’是个比喻,威尔意思是如果自己是开膛手,带着自己写的信来FBI和自首没有区别。唉,我一直很讨厌杰克叔叔的疑心病,融入本能与直觉,有时候会觉得不咋过脑子的感觉。

*这里的用词是new patron,我觉得超有意思,因为patron本身还有老雇主,熟客的意思,所以汉尼拔一个人就代表了新老顾客,啧啧,跟踪狂真不容易。

*查了半天没有发现有这个说法,取了直译意思的大概解释。

*约翰·济慈(1795-1821),19世纪英国浪漫主义诗人,与雪莱和拜伦齐名。有Ode on a Grecian Urn、Ode to a NIghtingale和To Autumn等传世之作。这段诗只有24行,是他追求美的宣言。此处选用的普遍接受的翻译版本。





最近因为电脑和时间问题进度缓慢,最后还是决定先放一半上来,原作者表示要核实一下,看之前有没有人翻译过这篇,我是没有看见啦,要是有人看见过这篇的翻译,麻烦给我讲一下哦~ 原作地址

拔杯咩修幹某

[翻译]Aaron Abrams跟汉尼拔有关的Q&A

出自2018/12/25 Aaron Abrams Reddit AMA
有些问题蛮有趣的

1.

ladimon •

Hi Aaron 👋🏻 (we talked on instagram yesterday, good to see everything is working here!)

Here are my Hannibal questions: What do you think Brian's reaction was when he heard Hannibal and Will had killed Francis Dolarhyde and then disappeared...

出自2018/12/25 Aaron Abrams Reddit AMA
有些问题蛮有趣的

1.

ladimon •

Hi Aaron 👋🏻 (we talked on instagram yesterday, good to see everything is working here!)

Here are my Hannibal questions: What do you think Brian's reaction was when he heard Hannibal and Will had killed Francis Dolarhyde and then disappeared together? Also what do you think he and Jimmy are up to right now?

哈啰(我们昨天在ig上聊过,很高兴看到这儿一切都好)

这是我的汉尼拔相关问题:你觉得布莱恩在听到汉尼拔跟威尔一起杀死了红龙之后消失了的消息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另外,你觉得他跟吉米现在在做什么呢?

MrAaronAbrams •

I've always dreamed of Jimmy and Brian opening up a Bed and Breakfast and solving crimes on the sly. But most likely they'd be teaching the FBI students and lording their power over them.

Upon hearing that Will disappeared with Hannibal after murdering Francis, Zeller would say "Graham" the same way Jerry says "Newman".

我一直幻想吉米跟布莱恩会一起开一间小型旅馆,然后秘密地解决罪案,但是最有可能的情况还是他们会教导FBI的学生们,然后对着他们逞威风

当他们听到威尔在杀死红龙之后和汉尼拔一起消失了的时候,泽勒可能会用(影集宋飞传里)杰里低吼纽曼的方式喊:格兰姆

2.

applepirates •

Good morning Aaron!

Which of the Hannibal death tableaus was your favorite and/or the most fun to act and react to?

亚伦早啊!汉尼拔里你最喜欢的(而且/或是拍摄时最有趣的)死亡场面是哪一个呢?

MrAaronAbrams •

I loved the bee/honey man. I thought it looked incredible and also Laurence was in a real fun mood that day and messing around. Some of those outtakes are available and you can catch a glimpse. But I also thought the honeyman was the creepiest and scariest to me for some reason.

我喜欢那个蜜蜂男(尸体君),我觉得那看起来很惊人。而且你可以从一些释出的NG画面里看到,烤鱼那天兴致很高的到处捣乱,同时不知道为什么,对我而言那个蜜蜂男是(所有尸体中)最惊悚可怕的。

3.

Rosenrot1791 •

Hi Aaron!

What is your favorite memory of working on "Hannibal"?

哈啰!你在拍摄汉尼拔期间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

MrAaronAbrams •

I think it's the car rides to set with Scott. We'd go over everything in the scenes we had that day and come up with a bunch of ideas on how to do it and things to try. And we'd also talk about everything else in the world.

Those poor drivers who'd have to listen to us.

我觉得是和史考特一起开车到片场的时光,我们会确认一下当天我们要拍摄的片段,然后对于要做什么跟怎么做冒出一些想法,另外我们也会谈论一些其他事情。

心疼那些可怜的司机,他们必须听我俩的这些对话。

4.

MiddlesTheSweetSpot •

hi aaron!

-what's your favorite memory from filming hannibal?

-how do you feel about our chances of getting hannibal season 4?

哈啰!

-拍摄汉尼拔的期间你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

-你对于汉尼拔第四季的可能性有什么看法?

MrAaronAbrams •

I really don't have any UNfavourite memoreis from filming Hannibal. But aside from the car rides to set with Scott...I think the scenes where we were out of the lab were especially fun. Interrogating Amanda Plummer was particularly riveting.

在我拍摄汉尼拔的期间,真的没有给我留下任何不快乐的回忆,但是抛开跟史考特一起在车上的时光外...我觉得我们那些在实验室内的片段格外的有趣,审问亚曼达·普隆默(凶手蜜蜂女的演员)也尤其精彩。

5.

gumdropbun •

hi aaron!! what do you think zeller's hobbies are?

嗨! !你觉得泽勒的兴趣是什么?

MrAaronAbrams •

Hi Gumdropbun! Love that name. I think Zeller is super competitive and probably enjoys some super specific hobby like kite-racing and is waaaaaay too into it.

哈啰!我喜欢你的名字,我觉得泽勒是一个非常喜欢竞争的人,他大概会喜欢一些非常特殊的兴趣,像是放风筝比赛,而且对它极端过度的沉迷。

7.

iyarom •

Hello Mr. Abrams from russian speaking fannibals! We love you so much!

Tell us, please, how do you think will Brian Zeller and Jimmy Price celebrate Christmas together? Are they friends enough for this? What is your favorite moment from filming “Hannibal”? Are you waiting for season four as we do?

And… What does Mads Mikkelsen smell like? =))

Looking forward for your new projects – you are awesome!

Waiting for your answers, but thank you anyway!

哈啰,我们是来自俄罗斯的汉尼拔粉丝们!我们超级喜欢你的!

请告诉我们你觉得布莱恩泽勒跟吉米普莱斯是否会一起庆祝圣诞节?他们有亲密到这种程度吗?你在拍摄汉尼拔的期间最喜爱的一刻是什么呢?你是否跟我们一样也在等待第四季呢?

还有...麦子闻起来是什么味道呢? =))

期待你的新项目—你超棒的!

等待你的回覆,但是无论如何谢谢啦!

MrAaronAbrams •

Hello to Russia!!

I think Jimmy and Brian probably don't take Christmas off work, but celebrate it by cutting open bodies while drinking egg nog (with booze in it).

I loved so many moments of Hannibal! Anytime I had a scene with Mads, which wasn't often was amazing fun. He's a riot. And yes, I'm waiting for Season 4 like everyone else!

跟俄罗斯说哈啰! !

我觉得吉米跟布莱恩大概不会在工作之余庆祝圣诞,但是他们会借着一边喝含酒精的蛋酒一边切开尸体来庆祝。

拍摄汉尼拔期间有好多让我喜爱的片刻!与麦子一起拍摄的每一幕,虽然那些镜头通常并不好玩,但是麦子真是风趣极了。

并且没错,我像所有人一样,都在等待着第四季。

8.

SwirlsOfDarkness •

Hi Aaron!

I'm not sure if someone asked this before, but what DOES Mads smell like? (Or Hugh? Or Bryan? Or Scott? Or Hettienne? If you've sniffed anyone I want to know)

嗨!

我不确定其他人问过这个问题吗,但是麦子闻起来是什么味道呢? (或是休?腐勒?史考特?海缇安?我想知道是否你曾经嗅过上述任何人)

MrAaronAbrams •

Okay Smells. Here we go: Mads: Tobacco, Comfy Sweaters and Dance Sweat. Scott: Gasoline and gumption. Bryan: Popcorn, Pencil Led and Hugs. Hetty: Lavender and Vitamins. Hugh: That smell of smoke that two sticks make when you rub them together really fast. With a hint of fresh bread.

好的,味道。这就开始吧:

麦子:烟草、舒适的外套跟跳舞留下的汗水

史考特(实验室二人组之金毛):汽油与机智

腐勒:爆米花、铅笔芯(Pencil lead)、和拥抱

海蒂(贝芙莉):薰衣草和维他命

休:钻木取火时的烟熏味和隐约的新鲜面包的香味

8.

blasterssolo •

Everyone asks what the smell of Mads, but my question is WHAT YOUR SMELL?

每个人都在问你麦子的味道,但是我好奇的是,你是什么味道呢?

MrAaronAbrams •

I smell like fresh baked cookies and mischief.

我闻起来像是刚烤好的饼干和恶作剧

9.

H0use0fpwncakes •

If we get season 4 and if it turns out that either Will or Hannibal died, do you think your character would work the crime scene? Obviously you're the best man for the job, but with the conflict of interest, would you be able to do it?

如果我们如愿得到了第四季,但是结果威尔或是汉尼拔死了,你觉得你的角色会在犯罪现场检查吗?

很显然的你会是最适合这份工作的人,但是在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你还可以这么做吗?

MrAaronAbrams •

I mean, OBVIOUSLY I'M THE BEST MAN FOR THE JOB you said it Houseofpwncakes not me. And of course I'd be able to do it, Brian Zeller as only one interest...JUSTICE.

That could be the tagline for this new season.

我是说,显然我是这个工作的最佳人选,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自吹自擂。而且我当然可以这么做,「布莱恩泽勒感兴趣的只有...正义!」这可以当作第四季的宣传词。

10.

TheSeaVoices •

Did you ever have any interaction with Brian Reitzell? Do you have a favourite bit of Hannibal sound or score?

你与布莱恩瑞索(本剧配乐制作人)有过任何互动吗?有没有任何一段音效或配乐是你特别喜欢的?

MrAaronAbrams •

Only at Bryan's house parties! He's a delight. I love any sound where I don't even know what instrument could be making it. Which is, like, 85% of them.

我只有去过布莱恩家的派对!他是个让人感到愉快的人,我喜欢任何我不知道由哪个乐器制造的声响,这大概包含了本剧85%的配乐。

11.

Shmorca •

Ahah is Hannibal a romance? My friend and I are arguing about it lmao

啊哈,汉尼拔是浪漫的吗?我跟我朋友对此产生了一些争执

MrAaronAbrams •

I think that love is boiling and bubbling all through it. That's what makes it weirdly erotic. And beautiful. And creepy as fuck.

我认为那份爱意从头到尾都始终都在沸腾跟冒泡儿。那是为何它如此奇特地色//情而美丽,而且超级让人毛骨悚然。

11.

TheSeaVoices •

hello - Can I ask if the fake blood on Hannibal had any particular smell and/or taste? Do you ever get nostalgic when you smell it on other sets? :)

哈啰~我可以问一下汉尼拔当中使用的假血有什么特别的气味或是口味吗?它是否让你在其他剧组闻到时感到怀念而伤感呢? :)

MrAaronAbrams •

Hello! The fake blood didn't smell like anything, but is probably thicker and stickier than real blood? Not that I would know as I'm not a killer oh no was this question a trap?

哈啰!假血没有什么特定的味道,但是它大概比真正的血还要更浓稠与黏腻?倒不是说我像个真正的杀手一样熟悉血的触感啦,哦不,难道这个问题是陷阱题?

街角的野良貓

(Hannigram) Ludic fallacy 戲局謬誤 06

§ 接續在S02E13之後。

§ 平行時空AU。

§ 私設如山,邏輯混亂。


06


半個鐘頭後,當她在鎮上唯一一間殯儀館的門口看見那個穿著一身黑的靜默男人時,一股不被信任的憤慨情緒直衝她胸口,她不確定是該先衝已經下車的頂頭上司大吼一通好,還是直接跳到前座去搶過方向盤,掉頭開回匡提科試圖趕上她下一堂的法醫鑒定學課程。

「嘿,冷靜點好嗎?」Zeller注意到她竭力忍耐著不滿的神情,趁著拿工具箱時湊過來小聲跟她說,「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

Starling還想再問,對方卻早已提著工具箱跟他的搭檔走開,她咬了咬嘴...

§ 接續在S02E13之後。

§ 平行時空AU。

§ 私設如山,邏輯混亂。




06



半個鐘頭後,當她在鎮上唯一一間殯儀館的門口看見那個穿著一身黑的靜默男人時,一股不被信任的憤慨情緒直衝她胸口,她不確定是該先衝已經下車的頂頭上司大吼一通好,還是直接跳到前座去搶過方向盤,掉頭開回匡提科試圖趕上她下一堂的法醫鑒定學課程。

「嘿,冷靜點好嗎?」Zeller注意到她竭力忍耐著不滿的神情,趁著拿工具箱時湊過來小聲跟她說,「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

Starling還想再問,對方卻早已提著工具箱跟他的搭檔走開,她咬了咬嘴唇,然後盡可能平靜的跟著下了廂型車後座,往Will Graham所在的方向走去。

Graham看見他們一行人過來,轉頭吹了聲口哨。聽見這哨音,原本撒開了四肢瘋跑的狗兒們立刻訓練有素的靠攏,一隻不少的簇擁著Michaele慢慢走回到男主人身邊;Starling點了點牠們的數量,發現Graham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收留了新的兩隻,一隻全身呈現小麥色,另一隻則是白色毛皮點綴著褐色斑塊。

Graham拉開後車門,留下一道供以呼吸的窗戶縫隙後,他把牠們全給趕上後座,只留下其中有著薑黃色毛皮的一隻中型犬跟在身旁。

「妳好,Michaele。」Jack說。

「你好,Crawford先生。」摟著父親脖子的女孩說道。

打過招呼,BAU負責人才把視線轉回到他最有才華的側寫師身上,「真不敢相信你連狗都一塊帶來了,Will。」

「我被要求盡快趕到這裡。」對方語調聽不出明顯的情緒起伏,神色沉鬱,「Prurnell沒有給我多少時間讓我安頓好我的家人。」

Prurnell?Starling挑起眉毛,這才總算明白事情果真如同Zeller所說的那樣,是自己誤會了Crawford。意識到這一點後,她終於完全冷靜下來,能夠再度以恢復理智的大腦思考問題了。

「你知道嗎,」在他們踏上階梯時,Crawford說道,「她在電話裡告訴我的時候,本來我還不相信你居然會這麼聽話,辭職沒一個星期就又回來工作了。」

Starling聞言瞪大眼睛,但看看臉色如常的Price和Zeller,頓時明白Graham早先辭職的消息只有自己是最後一個知道的。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不久前Crawford心情會那麼糟糕的原因。

「收起你的得意洋洋,Jack。」對方冷淡地說。Starling從沒聽過有誰敢用這種語氣對所有匡提科學員們都又敬又畏的古魯說話。「如果我是你,我會更擔心你的小實習生再也沒辦法從Lecter醫生那裡得到一丁點像樣的幫助了。聽說他對於你把我氣跑的這件事可是表現得非常生氣。」

「但他總樂於對你敞開心胸的,不是嗎?」

「是啊。不過僅只於牙仙,水牛比爾就別指望了。」

隨著對話進行,他們也來到了存放死者屍身的停屍間門前。考慮到這小鎮上並沒有專門設置的法醫辦公室,說是停屍間著實不大準確,這充其量只是殯儀館另外開闢提供給他們一行人使用的房間。推開門,屍袋就放在館方通常用來運送死者棺木的活動金屬台中央。

「你確定要讓一個孩子看這個?」在他們開始之前,Jack偏頭對Will說。

「我沒打算這麼做。」邊說著,Starling就看見Graham把女兒抱上門外一張長椅上坐著,並將大衣交給她保管,然後對她說,「Winston會陪著妳,有什麼妳處理不來的事就讓牠來辦。我就在這扇門後面,不會耽誤太多時間的,好嗎?」

Michaele對父親點了頭,端坐著擺放她雙手的模樣,就有如櫥窗後方令人無法輕易移開視線的精緻瓷娃娃。在同年紀的女孩當中,她幾乎是Starling見過的最為漂亮奪目的那一個,很難相信Graham竟能將他女兒教養的這般出色。

等Graham安頓好他的孩子,臨時驗屍間的門便帶上了,將其他人好奇的目光完全隔離在薄薄的門板之外。有別於他們圍繞屍檢台站立的位置,Graham選擇站在門邊,面容神情淡淡的,一襲黑衣,宛若即將收割某人生命的死亡本身。

Starling也不清楚自己腦海中怎麼會突然迸出這樣荒謬的聯想,搖搖頭,她甩開這與案件無關的思緒,將注意力投向前方那外觀為墨綠色的屍袋上。在她分神的時候,Price兩人已經完成了準備工作,Zeller的手按在屍袋拉鍊上方。

「開始吧。」

隨著Crawford一聲令下,對方一鼓作氣拉開了拉鍊。剎那間,屍體浸泡在河水裡長達一周的腐臭一股腦地全衝了出來,差點沒把心理準備不夠充分的年輕實習生給薰暈過去。

她用雙手緊緊摀著鼻子,可那股可怕的氣味還是不停的往她鼻翼裡頭鑽,直達她的五臟六腑,她用盡了全力才壓抑住立即飛奔出門外嘔吐的念頭;莫名的,她並不想要讓Michaele看見自己脆弱的那一面,也拒絕讓這裡的其他人看見。她拼命告訴自己不能在這個時候低頭示弱。

「按著。」

伴隨Graham平淡的嗓音,一條抹了某種薄荷油的手帕按上了她的鼻子,馬上有效減緩了瀰漫房間的屍臭味所帶來的不適。除了她,已經看慣各種奇形怪狀屍體的Crawford等人臉色沒怎麼變過,她抬眼望向站到身旁來的Graham,然而他的目光卻未在她身上多所停留,只見他閉著雙眼面對金屬台上的無名女屍,顯然正在藉由死者遺體來施展他那罕見的共情能力。

Starling沒敢打擾他,凝神細聽Zeller敘述屍體檢查的結果。普通屍檢絕不會如此迅速,可是因為有限的證據都被河水沖得一乾二淨,能採集到的指紋也殘缺不全,他們只能等牙醫紀錄比對過之後才能確認死者身分,眼下能做的事不多。

正當Price提到兇手是在殺了人後才剝除腹部到大腿那一塊表皮時,Graham忽然開口,「不只這裡,他還剝走了後背上的兩處皮膚。」

「翻過去。」Jack立刻命令。

兩人準備把人翻過去的時候,對方再度出聲,這回話語十分簡短。

「檢查喉嚨。」丟下這句話後,他轉頭就推門離開,好像再繼續多待在這裡一秒對他而言都是難以忍受的煎熬。

「那就先看喉嚨吧。」Zeller連忙說,轉身從箱子裡取出工具。Price幫忙他固定死者嘴部維持打開的口型,好讓他能夠順利將金屬鑷探進去。

「真的有東西!」感覺夾住什麼東西的他一會兒後說,「Starling,幫我拿個證物袋來好嗎?」

她感激的看了這男人一眼,他解除了她在場卻無事可做的窘境。然後她從帶來的工具箱中拿出一個小型的證物袋,打開袋口,讓他把鑷子上的東西扔進去。

「這是什麼?豆莢?」Jack打量著那個長度不足十公分的黑色硬殼。

「不,這是某種蟲繭。至於品種,我想得把它送回實驗室化驗才知道,這兒可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Price示意了一下他們所在的這間陳設簡陋的房間,略帶嫌棄的回答了Jack的問題,「Starling,不介意先坐Graham的車回去吧?妳手上那個蟲繭很有可能就是破案的關鍵,我有預感它能帶我們找到水牛比爾。」

「你上次也這麼說,結果呢?」Zeller吐槽。

「我很認真的在交代她事情,你別來插嘴行嗎?」Price白了搭檔一眼,同時一邊幫忙對方將屍體翻到背面去,「快去吧,Starling,事不宜遲。」

因為他的口吻太過輕鬆隨意,Starling一時之間很難斷定他究竟是認真的,還是只是在開自己這個菜鳥的玩笑。半信半疑的瞥了Crawford一眼,見對方沒有出言反對,於是她將證物袋小心塞進手提包。「好的,長官。那我先走一步。」

等她踩著兩吋高的包頭鞋走出房間,Jack才斜睨那對默契絕佳的搭檔,聲線壓得很低,讓人感覺他下一秒就會大發雷霆,「你們倆,膽子還挺不小啊。」

「我們只是想對她好點兒。」Zeller聳了聳肩說,「對吧,Jimmy?」

「是啊。總不能把人拽離課堂卻什麼事都沒讓她做吧?」

「就是啊,連Will都主動借了手帕給她,真貼心。什麼時候我們看過他這個人有這麼體貼的表現啦?除了他的狗。」

「現在還多了他女兒。」

兩人一搭一唱,讓Jack除了瞪著他們以外完全插不上話,最後只好把話題拉回到屍體身上,沒再追究他們倆的自作主張,「好了,說說你們都發現了什麼。」

Starling在停車場旁邊的一張長椅上找到了Graham。

經歷過剛剛與水牛比爾扭曲的思維同步影響,他的臉色在黑色平光眼鏡的映襯下,顯而易見地變得十分蒼白,正在啜飲一罐從自動販賣機買來的熱咖啡,懷裡抱著他的小女兒,而那隻名叫Winston的狗則忠誠地守在這對父女倆身邊。

說明自己被交付的任務後,對方扔掉喝完的咖啡罐,解開車門鎖示意她上車。由於Michaele的安全座椅被固定在後座,Starling自己也不想跟一大群陌生的狗兒們擠上幾個鐘頭的時間,所以最後她拉開了副駕駛座的門。不過在上車前,想到那條手帕還有現下對方那不大好的臉色,她躊躇半晌還是問了。

「讓我來開車好嗎?」她說,有些侷促不安,「也許你會想再休息一會?」

Will沒猶豫太久就和她換了位置,他的確還有點頭疼,「謝謝。」

得到允許的Starling於是坐進駕駛座,稍微檢視了一下排檔位置,她很快就熟悉了車子,動作流暢的轉動方向盤,將車開出地上的方格線,踩動油門開上返回匡提科方向的公路。

有別於Lecter對於生活品味的堅持,Graham的車是一般大眾品牌的房車,車裡既沒吊掛味道強烈的化學芳香劑,也沒有什麼其他多餘的綴飾,椅套上沾著的唯有後座那群狗兒們身上掉落的幾撮動物毛髮。 

儘管理智上知道對方需要安靜休息,但在情感上,她仍舊禁不住想要發問。

「我能問問是誰要求你過來的嗎,Graham先生?」

「是誰並不重要。」對方的頸部歪向一側,閉著眼睛回答,「重要的是我們得盡快抓到這名凶手。」

「但目前的線索實在太少了。Lecter醫生明知他是誰卻又一個字都不肯吐露。」

「這不奇怪。」

「我以為你會說他就是以此來耍弄FBI為樂的。」

「…Hannibal做任何事都是帶有目的性的。耍弄妳不過是他順帶為之,妳不是他真正所要對話的那一個人,Crawford才是。」

「—你叫他Hannibal。」她指出。她記得很清楚,此前Graham一直只用姓氏來指稱那位食人魔醫生。

「妳也可以。」對方過於淡然的話語令年輕實習生一噎。

Starling試著想像了那個畫面,從而聯想到Lecter醫生毫無溫度的那雙褐紅色眼睛,想著自己大概是活膩了才會那麼做;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直呼Lecter教名所造成的後果遠比上回她指著對方鼻子罵『跟你的傲慢一塊下地獄見鬼去吧』還要嚴重得多。

這麼想著,她直言,「我不認為他對待其他人有像對待你一半的寬容。」

「如果妳指的是他在我肚子上開了洞的事,那麼妳對於寬容的定義還真是令人不敢領教,Starling女士。」

「我讀過事發那一晚的報告。他殺了Abigail Hobbs。他本來可以用相同的方式來殺害你,但他沒有。我不認為這只是偶然或是他一時的心血來潮,你自己也說過他做任何事都是帶有目的性的…我在想,他沒殺你就是希望你能活下來。他想要你活下來。因為對他而言,你是特別的—不是嗎,Graham先生?」

Will沒有回答她。

事實上,他也不需要回答,因為Starling已經從他的沉默當中得到了答案。


EVA
手与你 无言的张力... 来源...

手与你

无言的张力...


来源_微博@看电影

手与你

无言的张力...


来源_微博@看电影

狩秋

【拔杯】一步之遥 01

    威尔在逃狱去找他的心理医生时拥有了第二三季的记忆,他明白了汉尼拔对他的感情,占得先机。

    我们无法分开,但也无法在一起,我脑海中一部分让我杀死你,另一部分告诉我我爱你,深渊距我仅一步之遥。


-分割线-

    在威尔 格雷厄姆被宣告有罪后,媒体像是嗅到腐臭味的苍蝇纷至沓来,帮助FBI破案的天才移情者,受害者名单几英尺长的切萨皮克开膛手,这两个名号连在一起足够掀起新一轮的舆论风暴。

    以往关于格雷...

    威尔在逃狱去找他的心理医生时拥有了第二三季的记忆,他明白了汉尼拔对他的感情,占得先机。

    我们无法分开,但也无法在一起,我脑海中一部分让我杀死你,另一部分告诉我我爱你,深渊距我仅一步之遥。


-分割线-

    在威尔 格雷厄姆被宣告有罪后,媒体像是嗅到腐臭味的苍蝇纷至沓来,帮助FBI破案的天才移情者,受害者名单几英尺长的切萨皮克开膛手,这两个名号连在一起足够掀起新一轮的舆论风暴。

    以往关于格雷厄姆的报道,被翻出来供大众反复咀嚼,“惹怒一个以想象如何杀人为生的人可不是明智之举”,弗雷迪 劳兹的这篇文章在网上再一次流传。

    格雷厄姆是个精神变态,所有人都这样确切地认为。


    “杰克说,他们在邓弗里斯镇的一条小巷里找到了被遗弃的救护车,我想你会来找我。”

    巴尔的摩,莱克特心理咨询室,心理医生合上手中书籍,他抬起头,毫不意外地朝那个蜷缩在二楼书架空隙里的黑发青年微笑:“你好,威尔,现在感觉如何?”

    威尔还穿着制式的橘色囚服,他长途跋涉过来,头发和胡须因为久疏打理显得颓废,唯一亮的地方是眼睛,半长卷发掩不住熠熠发光的蓝绿眼睛,那双眼睛并没有注视着汉尼拔,似乎威尔更愿意把目光投注在他面前的书架上,“我再也没有这样清醒了,莱克特医生。”他答道。

    汉尼拔思索片刻,用一个安全的话题开启谈话:“你把阿拉娜 布鲁姆吓坏了。”

    威尔爱着阿拉娜,无论是出于何种情感,在此时,这份感情都是毋庸置疑的,以适当角度提起人们不忍心伤害的人会起到安抚作用,汉尼拔很聪明地挑选话题,他不认为自己在威尔心中能有阿拉娜重要,至少现在是这样。

    他自认自己足够审时度势,而且同样也拥有足够的耐心来得到威尔的一切。

    “我把她吓坏了,是因为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威尔回答,他似乎对谈论阿拉娜不感兴趣,而是抛出新的问题,”你知道我是怎样的人吗?“

    “对这个问题,我现在并不疑惑。”汉尼拔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他决心诱导威尔,“而一旦有新的证据出现,可能我会改观,人并非一成不变。”

    这本来能够轻松接下话题,威尔却久久没有答话,汉尼拔看见他突然把头颅抵在膝盖间,脖颈绷紧,浑身颤抖。

    汉尼拔耐心等待他接下来的话题,或许是关于阿比盖尔的,脑炎将可怜的小威尔脑袋搅得一团糟,而他可以就这个话题让威尔对自己杀了阿比盖尔这个事实深信不疑,即使这种深信不疑是暂时的,那也够把他重新送回监狱了,在那里汉尼拔有几幕筹备已久的戏剧亟待上演。

    威尔终于开口,似乎有些迷茫,话题却出乎汉尼拔的意料:“这是在哪?我想我有些头疼,汉尼拔。”他很快又纠正自己的话,却不是为了纠正那个近似亲密的称呼,而是进一步示弱,“……非常疼。”

    “巴尔的摩,你能够自己下来吗?”汉尼拔皱了皱眉,这可能是脑炎的并发症?汉尼拔并不想要头疼过度影响威尔的思维,他需要威尔保持一些清醒思维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我这里备有阿司匹林,或许你会需要。”

    在威尔迈下最后一阶梯子时汉尼拔出于礼貌扶了病人一下,他伸手探卷毛探员的额头温度,把他领到沙发前坐下。

    “我猜你会想喝点水。”汉尼拔说,他把袖子从紧攥着他衣袖布料的那只手中抽出,准备去橱柜那取药片和水。

    由于之前病人的需要汉尼拔在咨询室里会常备一点止疼片,现在算是派上了用场,在过去取阿司匹林的过程中他琢磨了会现在的情况,或许他该给杰克打个电话?

    当汉尼拔端着水杯和药转过身时他受到了一点惊吓,好在他端稳了手中东西,威尔正悄无声息地跟在他身后,脸上神色似乎有些愣怔。

    作为FBI特别探员,如果可以威尔能够让自己走路不发出一点脚步声,然而在这个时候使用这项技能显得毫无必要,除非他正拿着凶器准备谋杀汉尼拔——好吧,开个玩笑,很显然威尔手中空空如也。

    “你需要休息,威尔。”汉尼拔轻柔地责备他,“你应当回去坐着,而不是跟着我闲逛。”

    大概率威尔没有把汉尼拔的话听进去,他只是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迟钝似的,像是在辨认面前的人是谁:“汉尼拔?”

    “是我。”汉尼拔回答,病人总有一点小小特权,他这样想,准备先放下手中的东西。

    他要让威尔吃下阿司匹林,帮助他更加牢靠的巩固“我是切萨皮克开膛手”这个事实,然后打电话告诉杰克威尔在自己这里。

    然而事态远没有照他预想的那样发展。

    杯子打翻在地,水浸入地毯染深织物颜色,而汉尼拔得到了一个吻。

    汉尼拔并不是那种对感情一窍不通的愣头青,年龄的增长不仅给他带来了阅历与财富,还有感情经历,虽然他不会过久地维持一段浪漫关系,那太麻烦,但是他当然和人接过吻,也和人享受过性爱。

    于是他熟知当一个人陷入恋情时的眼神,像如今他在威尔眼中看见的那样。

    威尔 格雷厄姆,他死死抓着汉尼拔的衣襟,像是发现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那个吻带着不确定的颤抖,但没有一丝的情色意味,好像只是为了确定汉尼拔身在此处,在他的身边似的。

    “汉尼拔。”他喃喃地说,头向旁边一歪,昏了过去。

    汉尼拔让昏迷的威尔倚靠自己,他站在原处良久,不知道是在回味那个吻,还是另做他想。

    我们只知道的是,他的计划做出了改变。


    “来杯咖啡吗?”汉尼拔示意道。

    杰克摆手拒绝了这个提议,这个黑大块头看上去颇为焦躁。

    “FBI的搜查小队找了一夜,布鲁姆家,沃尔夫查普,联调局学院,哪里都没有他,他家一群狗有几只见人就摇着尾巴过来了,看来是没人回去给它们喂过东西。“杰克在汉尼拔的厨房里来回踱步,”我们不能放任一个精神状态不稳定的精……“他把”p“开头的那个词咽下去,两人都心知肚明那个词叫做”psychopathic“。

    “我们不能放任一个精神状态不稳定的病人在外面游荡,莱克特医生,你觉得他会去哪?”杰克问说。

    “我们应该对威尔多点信任。”汉尼拔把煎蛋翻了个面,答复道,“威尔对自己有所困惑,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伯劳鸟的案子,阿比盖尔也在跟他回去的时候失踪,我想他会再次前往明尼苏达州。“

    “霍布斯。”杰克念叨了两遍这个名字,他转身摸出电话,边大跨步向门口走去,显然是要去调动应急小队,“多谢你的提醒,医生。”

    汉尼拔微笑着目送杰克的离开,继续手中的烹饪,这位BAU的头子在早上贸然闯进来,说了没两句话又离开,看在好友心急的份上汉尼拔会原谅这种粗鲁行为的,然而假使杰克不那么焦躁,他应该能够注意到汉尼拔准备的早餐。

    早餐是两人份的。

    “昨晚睡得还好吗?”汉尼拔出声问道。

    威尔从拐角处现身,他的头发和胡须显然被打理过,服服帖帖地待在它们该呆的地方,他换上了睡袍——很显然不是自己的,汉尼拔和他体型相近,不过这件睡袍依旧显得有些宽大。

    “容我抱歉,你昨晚的状态看上去有些糟糕,所以我替你打理了一下。”汉尼拔说。

    威尔凝视着微笑面容的汉尼拔,他走出来,隔有一个流理台与汉尼拔面对站定,”为什么不告诉杰克我在这里?“他问。

    “我相信我们需要对你多一点信任。”汉尼拔重复了一遍对杰克说的话,他把煎蛋和香肠盛到盘子里去,温和而不失坚定地说:“让我们先吃早餐。”

    威尔其实吃不太下,当他已经知道香肠的原料是什么的时候,但为了避免汉尼拔起疑心,他依旧抄起餐叉吃了两口,故意皱了下眉。

    “不合口味?”汉尼拔观察威尔的神色。

    “很好吃。”威尔摇了摇头,“没有胃口而已。”他把背往椅子上靠,露出几分疲倦神色,“我们现在可以谈一谈了么?莱克特医生。”


    当威尔从那张明显不属于他的床上醒过来的时候,昨晚的记忆涌入了他的脑袋。

    不,那些记忆不止昨晚的,还有伴随昨晚头痛而来的,另外一份状似熟悉却实实在在没有经历过的记忆。

    在那段记忆里,他带莱克特去了明尼苏达州,在那里一切线索被串联起来,当汉尼拔 莱克特和切萨皮克开膛手合二为一时,一切疑问迎刃而解……然而没有人相信一个脑炎患者或者是精神变态的胡言乱语。

    他们之间经历了许多事,打碎,重塑,他们陷在依赖共生关系里无法自拔,不能分开,不能共活。再然后是红龙和悬崖上那个未竟的吻。

    那段记忆太过鲜明,像是威尔真真切切经历过似的,也正是因为那段经历,昨晚他将那个未竟的吻继续下去,如同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事情的轨迹悄然改变了。

    威尔 格雷厄姆躺在床上,他没有急着起身,而是先问了自己三个问题。

    我想要救阿比盖尔么?答案是明确的,阿比盖尔在他的生命里占据了重要地位,无论他对阿比盖尔的感情是来源于汉尼拔诱导亦或他自己,他都感到自己对女孩负有责任。

    我爱着汉尼拔吗?如果两个相似的孤独的人相互吸引和依赖共生能够称作爱,如果两人之间的互相背叛与原谅能够称作爱,是的,他爱汉尼拔。

    在最后一个问题上他犹豫了一会,我可以利用这段感情么?他问自己。


    是的,我可以利用这段感情。威尔在心底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凝视着餐桌对面的汉尼拔,刻意露出几分疲倦神色——这份疲倦没有作假,接纳并且认知那段记忆让他感到疲惫不堪,”我们现在可以谈一谈了么?莱克特医生。“威尔问道。

    他笃定汉尼拔 莱克特热爱自己,虽然此时的汉尼拔还无法判定这份感情是否能够称作友谊,亦或者爱。


-tbc-


先试写一段,有没有姑娘感兴趣?感觉原著向的故事前面的大手已经写得足够多了,再写容易落入窠臼233我尽量写得有趣点


戏姬今天画画了吗

占tag致歉!来看看拔杯可爱婚礼小立牌!现在进群还有抽奖等你来!!

占tag致歉!来看看拔杯可爱婚礼小立牌!现在进群还有抽奖等你来!!

annliu

313後夫夫生活甜蜜蜜 9/15 刺青

9/15

「你覺得什麼時候紋身比較適合?」

漢尼拔在早餐時突然丟出了這個問題,手中的小銀匙叮叮噹噹攪著他的濃縮咖啡,抬起杯子啜了一口,「我傾向在這幾日,你跟我都有空閒,而我訂購的銀針和顏料已經寄到,隨時都可以開始。」

威爾拿麵包的手猶豫了下,「我沒想到那麼快。」他老實說,感覺肩上的疤痕一陣麻癢,只要想到漢尼拔將會碰觸那裡,「你想好要刺什麼圖案了嗎?」

「這是秘密。」漢尼拔愉悅地說,「這是屬於我的設計。現在已經九月了,我希望你能在舒適的氣候下接受紋身,而且我不使用機器,可能使這個過程長達三到五天。」

「你曾經做過這個?對任何人或你自己?」

「我不想破壞我完美的肌膚,但年輕時有段時期,...

9/15

「你覺得什麼時候紋身比較適合?」

漢尼拔在早餐時突然丟出了這個問題,手中的小銀匙叮叮噹噹攪著他的濃縮咖啡,抬起杯子啜了一口,「我傾向在這幾日,你跟我都有空閒,而我訂購的銀針和顏料已經寄到,隨時都可以開始。」

威爾拿麵包的手猶豫了下,「我沒想到那麼快。」他老實說,感覺肩上的疤痕一陣麻癢,只要想到漢尼拔將會碰觸那裡,「你想好要刺什麼圖案了嗎?」

「這是秘密。」漢尼拔愉悅地說,「這是屬於我的設計。現在已經九月了,我希望你能在舒適的氣候下接受紋身,而且我不使用機器,可能使這個過程長達三到五天。」

「你曾經做過這個?對任何人或你自己?」

「我不想破壞我完美的肌膚,但年輕時有段時期,我對人皮很感興趣,也曾親手製作過人皮書,現在仍放在我某處的收藏中,刺青對我並非難事。」

威爾倒抽了一口氣,皮膚起了一陣戰憟,不管如何容易讓人遺忘,漢尼拔是切薩皮克開膛手的事實仍然無法改變。

「如果我現在改變心意呢?如果我哭喊著求你停止──」

「那麼我會非常、非常失望,威爾。」

「所以你會放棄?因為我的請求?」

「不,那代表我得把你綁起來,而非讓你舒適的躺在床上,這樣掙扎會使你喪失精力、流汗,你的痛覺可能會更加敏銳,很難說這樣會讓我增加還是減少了樂趣。」

「你是個惡魔,漢尼拔。」

「而你先輕易向惡魔許諾,我親愛的,惡魔從不放開自己的祭品,屬於他們的,必須償還。」

威爾推開椅子站起來,感覺自己在燃燒,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恐懼。

他想高傲地從漢尼拔身邊走過去,完全不看他一眼,但漢尼拔顯然不想跟著他的想法走;他俐落地用餐巾擦拭了下嘴角,如鐵鑄般的手抓住了威爾的:「我想選日不如撞日?今天如何?」

威爾全身的熱流毫不猶疑的全都轉成的憤怒,「不,你別想!」他嘶聲,試圖甩開漢尼拔的束縛,未果後揮拳揍向他。

漢尼拔俐落的閃過這一擊,卻不得不放開了威爾,威爾轉頭拔腳狂奔,卻在客廳被漢尼拔擒住摔倒,兩人一同地毯上翻滾,被驚嚇到的溫斯頓搖尾巴繞著他們吠叫。

「Fuck off!漢尼拔!」威爾大叫,劇烈地掙扎,屈腿想踢,但漢尼拔有力的大腿嵌進他雙腿中間,一隻手輕易的從背後扣住他的雙腕,並用全身重量壓著他動彈不得,「去你媽的…」他大罵。

「粗魯,威爾。」漢尼拔嘖嘖不滿,「該洗洗你那張不乾淨的嘴了。」

他低頭靠近威爾仍然喋喋不休的唇,濕潤的氣息相近可聞,威爾漲紅了臉扭過頭,不肯讓他吻他。即使最後漢尼拔吻上他,他依然固執著緊閉著雙唇,不肯讓漢尼拔的舌尖探入一分一毫。

「Mano užsispyręsmažas berniukas (我頑固的小男孩)」漢尼拔喃喃地說,伸手掐住了威爾的鼻子,在一分鐘後,威爾終於張嘴呼吸,也迎來了熾熱的吻奪走他寶貴的空氣。

這個吻只持績了短短幾秒,在威爾回過神來咬他之前就結束了。漢尼拔快速地撕毀了威爾的襯衫,將他捆綁起來,「你總是能激起我的靈感,威爾。你介意我們在光線好時開始?我現在有了新的想法。」

「操你!漢尼拔。」

「我很抱歉沒有放鬆的音樂和床舖,但好消息是,我的新設計只需要幾個小時就可以結束了,這不是很棒嗎?威爾?」

威爾感受著冰冷的酒精消毒著肩膀,緊繃著肌肉,不發一言。

「你太緊張了,威爾,這樣不利於工作。」漢尼拔嘆氣,他更習慣於屍體的身體狀態,「我想讓你放鬆一點,可以嗎?」

「用藥嗎?去死吧,漢尼拔。」

「我並不想傷害你,我傾向用更健康自然的方法讓你產生腦內啡,請允許我──」

「Shut the fuckup,去你的*i話…你在做什麼?漢尼拔?住手!不!住口!!」威爾驚嚇地看著漢尼拔低下頭,扯下他的褲子與內褲,大手準確地找到威爾的**,舌頭舔過長長的**,將它納入濕熱的口腔裡。

威爾幾乎是立刻就硬了,他的心跳如鳴雷鼓,呼吸破碎又凌亂,忍不住挺起腰胯向漢尼拔**,在漢尼拔用力吸吮時如魚一般彈跳,快感迅速堆積,沈重流竄在他的脊髓,他的眼底開始產生熾熱的白光,難以忍耐的顫抖著,他快到了,就快到了,在他不花俏的*歷史上**從未如此兇猛猝不可擋,像是即將決堤的水壩;也許是他太久沒有過*,也許是因為跪俯在他腿間吞吐的是漢尼拔,但威爾死死扼住自己的**,將自己抽離自己的身體,他的靈魂躺入那條始終都在的河流中,在這裡他無悲無喜無所畏懼,他絕不會在漢尼拔口中**,他的自尊不允許、他的勝負心也不允許,自己再一次失去自我、沈淪在漢尼拔的掌控之中。

他僵直的身軀像是在油裡混入的水,如此突兀、如此明顯,漢尼拔停止取悅他的動作,抬起頭來,嘴唇腫脹嫣紅,頭髮散亂在額上:

「我是不是永遠無法將那些傷害從你心中拿開?」漢尼拔靜靜地問。

「原諒不代表遺忘,漢尼拔。」

「你不需要遺忘,你只需要跨過它們往前走。」

「你砍掉了一個人雙腿,然後希望他繼續前進。」

「我從未砍掉你的腿,我甚至給了你一雙飛翔的翅膀。」

「你他媽的幾乎將我砍成碎片,是我自己把我自己一片片重新黏合在一起,走到你身邊的!」

「所以問題依舊是“你可以住手,假如你愛我”」

「不。」

「你知道我並不會讓你真的受到傷害。」

「我仍舊受傷了,漢尼拔,但我知道你天殺的是什麼,我不會要求睡在一隻毒蛇旁邊還要求它忍住咬人的天性。」

「你到底要什麼,威爾,你只需要說出來。」

「我…我不知道,有時候我想要你停止,有時候我想要跟你一起享受那種疼痛,但有時候我只想讓你痛。」

「mylimasis,」漢尼拔眼底閃耀著情*與飢餓,「你總是令我感到驚訝。當我已經把心給你了時,你卻要求要把我的靈魂踩在腳下。」他的雙手捧著威爾的臉頰,像是捧著世上最珍貴的珍寶,「從你該死的河流裡出來,感受我,使用我,直到你的大腦除了我再也沒有別的東西。」

他重新將威爾納入口中,威爾的自制、威爾的平靜全都被他奪取了,除了他威爾不能感受到任何東西。白熾的熱量在皮膚下快速形成,威爾挺起身扭動喘息。不,這太快了,他的感官在尖叫、在警告,他不能──

「威爾,Please。」

威爾的自我融解了,他抽搐地*了出來,到達了**,世界在他身下解構成一片混沌,他沈浸在一片白噪音之中,被快感的海浪拍打著,而漢尼拔靠著他沈重的身體是他堅固的堤岸,唯一和現實連接之物。

「La petitemort (法語:小死亡)」漢尼拔說,但威爾完全沒聽到,他仍沈醉在方才那瞬間。

漢尼拔離開了他一下,在他身體冷掉之前就回來了。他給他一個短暫的吻,威爾可以從他唇上嚐到自己的味道。

「睡一下,我親愛的。」他說。在威爾感覺到脖子上的刺痛後,他就掉入了睡眠的深淵。

***

威爾睜開眼,沒看到漢尼拔,只覺得飢腸轆轆。

他躺在漢尼拔的黑色大床上,身上除了夕陽的餘暉以外空無一物。他從絲質床單中掙扎爬起,聞到樓下新鮮的晚餐準備香味。他的肩頭麻痛刺癢,他赤裸走到穿衣鏡前斜身察看,只看到一行充滿唯一、獨特、不可一世自我風格的黑色名字標記在他的肩上:Hannibal Lecter。就像是一副畫的屬名,或許是一本作品完結的作者示意,証明它將永遠受到某人擁有、負責、與保護──

那行名字在他的皮膚上是如此妥貼合適,彷彿它一直以來都屬於那兒。

直到永遠。


tbc

落雨无声
Hannibal: Will...

Hannibal: Will 你喜欢我吗?
Will:。。。Hannibal,我们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女儿!
Abigail:爸,快把我耳朵还回来!
Will:我现在就在你家里睡在你床上!
Hannibal:所以,这是个肯定答案吗?

原作者:neko jetto
汤不热:http://nekojetto.tumblr.com

Hannibal: Will 你喜欢我吗?
Will:。。。Hannibal,我们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女儿!
Abigail:爸,快把我耳朵还回来!
Will:我现在就在你家里睡在你床上!
Hannibal:所以,这是个肯定答案吗?

原作者:neko jetto
汤不热:http://nekojetto.tumblr.com

戏姬今天画画了吗
吸血鬼au!本来是吸血拔x血猎...

吸血鬼au!本来是吸血拔x血猎杯结果画着画着自动脑补出来一堆奇异的设定x

吸血鬼au!本来是吸血拔x血猎杯结果画着画着自动脑补出来一堆奇异的设定x

lu子欤
▲素材源于web –这简短的五...

▲素材源于web

–这简短的五句话

–应该是拔杯感情最好的描述了吧✨

▲素材源于web

–这简短的五句话

–应该是拔杯感情最好的描述了吧✨

剪刀手艾德琪

人 体 大 提 琴

【多么脆弱美丽的一只茶杯啊】

人 体 大 提 琴

【多么脆弱美丽的一只茶杯啊】

Åshild.
好多天没动手…说画画速写吧…画...

好多天没动手…说画画速写吧…画着画着…不知道在干啥…………………
我恨摸鱼 我爱摸鱼 更爱拔杯

好多天没动手…说画画速写吧…画着画着…不知道在干啥…………………
我恨摸鱼 我爱摸鱼 更爱拔杯

街角的野良貓

(Hannigram) Ludic fallacy 戲局謬誤 05

§ 接續在S02E13之後。

§ 平行時空AU。

§ 私設如山,邏輯混亂。


05


根據Hannibal提供的思路,Will再度來到了Jacobi一家的房屋所在。

先檢視了院子,他又繞著整幢房子仔細看了一遍,接著他回到屋裡去,站在起居室中央低頭看著平板上Jacobi一家所錄製的家庭影片,一邊看著,他一邊運用共情能力重現他們一家人拍攝影片時的情景。

看著看著,他注意到其中一個孩子手臂裡抱著貓,但是在當地警方移交上來的報告當中,並未提到他們有發現貓的屍體或部分殘骸,那麼,貓呢?

Will將目光從螢幕上抽離,轉而...

§ 接續在S02E13之後。

§ 平行時空AU。

§ 私設如山,邏輯混亂。



05



根據Hannibal提供的思路,Will再度來到了Jacobi一家的房屋所在。

先檢視了院子,他又繞著整幢房子仔細看了一遍,接著他回到屋裡去,站在起居室中央低頭看著平板上Jacobi一家所錄製的家庭影片,一邊看著,他一邊運用共情能力重現他們一家人拍攝影片時的情景。

看著看著,他注意到其中一個孩子手臂裡抱著貓,但是在當地警方移交上來的報告當中,並未提到他們有發現貓的屍體或部分殘骸,那麼,貓呢?

Will將目光從螢幕上抽離,轉而投向落地窗外。

……

最後,經過全面的地毯式搜索,一個從Jacobi家車庫旁挖出來的鞋盒被送到了匡提科實驗室。打開盒蓋,報告中遍尋不著的貓咪屍體正靜靜躺在裡面,身上沒有明顯外傷,經由Zeller確認,他們得知了貓咪是被人掐死的;而Leeds一家的狗則是腹部遭到錐子一類的利器刺傷。

「所以,」Will站在走廊上對BAU負責人開口,「他在傷害他們一家人之前還非得先傷害他們的寵物嗎?」

「為了解除預警系統。偵查現場,傷害寵物,然後再殺害他們全家。」Jack說,「他很小心。他並不是隨機選擇在殺人,而是有計畫的在行動。」

「Hannibal認為,他是根據他們的生活方式選擇了他們。他們之間存在著某種共通點。」

「你是指像是他們兩夫妻都養了寵物,各自有兩個孩子,還有屋外都有院子?」

「或許這些也有關,但肯定不是決定性的因素。」

Will說完,兩人之間一時無話,直到Jack打破沉默主動問道,「你去見他的那天,他有沒有跟你提起他想要移監?」

聞言,Will詫異抬眼,對新話題的高度關注讓他暫時把案子給全拋在了腦後。

「沒有。是Alana…?」

「不是。他是透過Starling來和我談一個交易。只要能幫他從巴爾的摩換到其他聯邦監獄,作為交換,他承諾會幫我們找到水牛比爾。你怎麼想?」

「我怎麼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麼想,Jack。」

「我不相信他。」沒花多久時間,對方就給出了答案,「他在說謊。」

「不,Jack。Hannibal從不說謊。」Will把手裡眼鏡翻來覆去的看,刻意避開與對方眼神相觸的一切可能,「他所做的,不過是有意識的說出對他自己有利的那部分真相,再讓你憑藉手邊現有的線索,運用你自己的想像填補上剩下的空白。就算因此出了什麼問題,那也完全和他無關。」

「那這回他又是為了什麼?」

「他在試探。他不相信你真的會將水牛比爾的案子交給像是Starling這樣的年輕實習生,因為顯然你已經在Lass的事情上誤判過一次了。」

「但如果我真的答應了交易,就表示我的確無路可走,也就為接下來他跟我的談判增加了更多空間?」

「對,沒錯。但我不認為除了巴爾的摩,還會有哪座聯邦監獄敢收留他,鑒於他已然名聲遠播的特殊喜好…。」

「或許他是將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賭在你身上。」

感受到對方目光緊盯著自己,Will手裡的眼鏡停止了翻動。「你在暗示什麼嗎,Jack?」

「Hannibal知道你曾動過要跟他走的念頭嗎?」

「不知道。但那又怎麼樣?還是你認為事到如今,我會輕率到帶著一個年幼的孩子不負責任地跟著他四處跑?」

「提到孩子,」每當他找到什麼新證據時,Jack都會露出像現在這樣勝券在握的神情,「我注意到Michaele長得不太像你,所以不久前調閱過資料,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事。」

Will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不過他也不是毫無應對的辦法。

「你都發現了什麼?」

「配偶那一欄是空白的,你也沒有結婚。只是你刻意戴上戒指誤導了所有人。」語畢,男人目光落至Will空盪盪的無名指上,彷彿剛剛才注意到一樣,「哦,雖然你已經把它摘下來了。」

「…對我的個人隱私追根究柢並不能幫你逮到牙仙或是水牛比爾,Jack。」Will最終說,然後戴上了他手裡反覆翻動過的平光眼鏡,「如果你無法信任我,那打從一開始你就不該把我扯進你該死的謀殺案裡。」

「你說什麼?」

「我想我說得足夠清楚了。」

「看來你這是不想幹了,是嗎?」Jack皺起眉頭,臉色冷峻。

「是,很高興我們終於就此事達成一致的共識了。」邊說著,Will邁開腳步與對方擦身而過,面容神情疲憊不堪。「很抱歉,但我想我是幫不上忙的了。」

除了在Hannibal囚室當中的那一次,接連不斷的惡夢令他連日來都沒法睡好,也連帶影響了Michaele的睡眠品質,常常一個晚上她都會被他吵醒好幾次,儘管她從未埋怨,但這仍舊不會改變他是個失敗父親的事實。

為了孩子,Will決定不再去想這糟透了的一切,縱使這舉動意味著他得試著再度把Hannibal遺忘在腦後,假裝自己事實上一刻也沒有想念過對方。

在前往停車場取車的路上,他告訴Michaele自己辭掉了工作。

「你抓到那個人了?」她問。

「沒有。」

「那為什麼我們能夠回家?」

「嗯…」他牽著女兒慢慢的在積雪未化的柏油路上走,「我只是覺得,要是我沒能盡到一個爸爸的責任照顧好妳的話,妳父親知道了也不會高興的。」

Michaele沒說話。

「我做錯了嗎,Mischa?」Will在車門前蹲下來看她,沒管那頭在他們四周踩著蹄子喀噠喀噠走著的鴉羽鹿。

「我不知道。」她一會兒後說,然後伸出手讓Will將自己抱進車子後座,固定在兒童座椅上坐好,「你跟Crawford先生吵架了嗎?」

「沒有。我們只是談話,沒有吵起來。」

「唔。爸爸知道你不會再去看他了嗎?」

Will關上前座車門。「不知道。我還沒有告訴他,Mischa。」

因著女兒的話,他想像了一下Hannibal知道Jack把自己氣跑之後會有的反應,然後得出的結論是,最後倒大楣承受他怒火的那個人非常有可能是積極調查水牛比爾案的Starling。但他發現自己並不為此感到抱歉。

「那他一定會很想念你的。」她又說。

「…或許吧。」

接下來,在返家的路上,直到看見小木屋那熟悉的尖頂,這對父女倆都沒再有過任何交談。即使當晚Will依舊受到惡夢所侵擾,但在自己家中而非旅社的陌生床鋪上醒過來,光這一點還是足以令他感到安慰。

一隻小手這時伸過來摸摸他汗濕的額頭。Will睜開眼睛,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旁邊那張床上爬到自己身邊來的Michaele;溫迪哥意外同樣警醒著,黝黑的雙眼正往他們倆的方向評估打量,那神情模樣像極了若有所思時的Hannibal。

「我又吵醒妳了嗎?」Will滿懷歉意的開口,伸手抓過毯子將女兒裹了起來。

「嗯。但是沒關係,你也不想的。」她善解人意的說,「抱著我睡的話會讓你感覺好些嗎?」

「會的。」他臉上拉起一個模糊的微笑,然後摟著Michaele重新躺了下來,想著她就是將自己穩定在現實世界不致崩潰的定錨與船槳,「謝謝妳,Mischa。」

「晚安,Will。」

「晚安,Sweetheart。」

另一方面,還不知道Graham已經甩手不幹的Starling忙得像個陀螺似的轉個不停。隨著她一心撲在水牛比爾的案子上,她缺課的次數也就與時俱增,除了得花時間補上落下的課程進度,準備考試,還得額外抽出空來撰寫上交給Crawford的報告,累積下來沒有完成的作業和功課在她寢室書桌上疊了一大堆。

甚至某一天起床,她照鏡子的時候發覺自己掛著兩個黑眼圈,臉色更是差強人意,看上去活像是個前一晚開趴嗑嗨了的毒蟲。一個多月連軸轉下來,讓她體重至少掉了三公斤,並付出了與班上同學日漸疏離作為參與進水牛比爾案的代價。

透過室友Adelia,她已經知道私下那些針對她而來的閒言碎語了,但她再沒其他心力讓自己去在意,只在乎現在她的這些努力是否能幫助FBI盡快抓到綁走那些無辜女孩並剝下她們皮的兇手。

「—可是再繼續缺課下去,妳這學期所有的學分就等於是白修了,Clarice。」她的室友絮絮叨叨地說,「說真的,那麼多人裡頭為什麼Crawford非得找妳去查這案子?Graham不是已經回來重操舊業了嗎?去跟他說說,要求他稍微讓妳喘口氣吧,老天,我真沒見過像妳一樣那麼拼命的女孩兒…。」

Clarice不知道該怎麼向她解釋自己對於找出兇手的執著,就算Graham願意越俎代庖,她也不希望Crawford會真的屬意由這位傳奇側寫師來插手她正在調查的案子;藉由這件案子,她有預感自己將會爬得比班上所有人都要快、都要高—她想要有所成就,也擁有自己制定所想要達成的目標。

但在這之前,她得先釐清頭緒找到水牛比爾在被害人身上遺留下的線索。 

又一個受害者從西弗吉尼亞的波特鎮上,一條名為克萊河的河水當中被當地警方給打撈上岸,死者是一名身材寬大豐腴的女性,據稱鎮上警長是根據她身上缺失的皮膚判斷出作案者身分為水牛比爾,因此在第一時間就立即通報了匡堤科,讓他們盡速派人前往處理。

Starling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教官喊出去的,當時他們正在接受搏擊訓練,離開教室的時候她全身上下汗水淋漓,可一聽教官跟她說明事由後,她就知道自己是沒時間洗澡再換身衣服了,只能在臨上那台Crawford不知道從哪弄來的小型私人飛機前藉口上廁所跑到化粧室去,抽了幾張紙巾把臉上及脖子上的那些汗擦乾,又把頭髮重新整理成一束馬尾,好讓自己看起來不致於太過糟糕狼狽。

飛機裡面就如同它的外貌看上去一樣狹窄,包括機師在內,它最多只能容納下八個人。除了她,同行者Crawford只叫上了Jimmy Price和Brian Zeller兩個,剩下的其他人全都被他留在匡堤科實驗室裡待命。

一上機,Starling就敏銳察覺到那不妙的氣氛,尤其是Price兩人眼觀鼻鼻觀心的異常沉默,更令她確信Crawford的不悅情緒其來有自,儘管並非針對她而來,但那也足夠令人感受到空氣中所充滿的沉重壓力了。

飛機在二十分鐘後降落,接著他們又改為乘坐一輛廂型車,一路馳向無名死者所在的小鎮。因著Crawford主動坐到了前座去,他們三個不約而同鬆了口氣。不過,這樣的好運並未持續多久,路途還剩下一半的時候,對方接了通電話,即便通話時間並不長,卻使得Crawford原本就不好的臉色一下變得更加難看了。

可能是留守匡堤科實驗室的人打來的,因為他們沒能在現有的屍體上找到更多的證據—Clarice暗暗思忖,但她沒敢真的將自己心中的推測問出口。如果連Price兩人都裝聾作啞的假裝什麼事也沒發生,那麼他們的表現顯然是個強烈到足以警醒她不要隨便去捅馬蜂窩的信號。 

縱使對她而言,比起令人難以看透其真實情緒的Lecter或是Graham,Crawford暴怒的表情在她看來幾乎能稱得上是親切了。



请签收活蹦乱跳的阿凛
拔杯 is real!!!!!...

拔杯 is real!!!!!!
【破音】
刚看了七集,拔叔真的太帅了吧QAQQQ,真的好绅士好优雅!!!
茶杯也好好看!!!!
我看汉尼拔是想看推理剧的来着,怎么嗑起cp了
(但是真的好好磕啊啊啊啊啊啊啊

拔杯 is real!!!!!!
【破音】
刚看了七集,拔叔真的太帅了吧QAQQQ,真的好绅士好优雅!!!
茶杯也好好看!!!!
我看汉尼拔是想看推理剧的来着,怎么嗑起cp了
(但是真的好好磕啊啊啊啊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