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anyu

787浏览    138参与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不投机者,最动人心。


愿你永遠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羽生结弦(HanyuYuzuru)-----不投机者,最动人心。


愿你永遠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幸福御守

崽说,看到后辈代替他响起日本的国歌,他觉得很开心,

顿时觉得无比心酸。


或许他选择默默地承受这一切打压、不退役的原因之一,

是因为他在等,等待下一位能够延续他荣耀的后辈崛起,代替他继续守护国家的花滑幼苗。

崽说,看到后辈代替他响起日本的国歌,他觉得很开心,

顿时觉得无比心酸。

 

或许他选择默默地承受这一切打压、不退役的原因之一,

是因为他在等,等待下一位能够延续他荣耀的后辈崛起,代替他继续守护国家的花滑幼苗。

幸福御守
區區2个小时。 ISU推上的留...

區區2个小时。

ISU推上的留言已经爆冲到508个,数字还在继续向上冲当中。

前所未有的”盛况”。

留言不外乎就是裁判是小丑、眼瞎了及美国花钱买了金牌巴拉巴拉。


最好把事情闹大,闹到无限大,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丑闻!

自己造的孽,自己担着吧! 

區區2个小时。

ISU推上的留言已经爆冲到508个,数字还在继续向上冲当中。

前所未有的”盛况”。

留言不外乎就是裁判是小丑、眼瞎了及美国花钱买了金牌巴拉巴拉。

 

最好把事情闹大,闹到无限大,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丑闻!

自己造的孽,自己担着吧!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

Happy birthday, wish all your dreams come true.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羽生结弦(HanyuYuzuru)-----

Happy birthday, wish all your dreams come true.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NHK已經拿到冠軍了,就把想要的寶可夢遊戲買下來吧🤗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羽生结弦(HanyuYuzuru)-----NHK已經拿到冠軍了,就把想要的寶可夢遊戲買下來吧🤗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此人由天上來。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羽生结弦(HanyuYuzuru)-----此人由天上來。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好奇的小樱花宝。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一开始看到牛哥穿着紫源上表演滑,本来还期待可以看到温柔婉約的紫源,特地备好了卫生纸,预防鼻血,结果看到了杀.气.腾.腾.的樱花姬...完全是另一种视觉上的冲击。

...永远别去猜你牛哥在想什么,坐等惊喜就对了。

感谢吉祥物们让牛哥开心起来,加薪加薪!

羽生结弦(HanyuYuzuru)-----好奇的小樱花宝。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一开始看到牛哥穿着紫源上表演滑,本来还期待可以看到温柔婉約的紫源,特地备好了卫生纸,预防鼻血,结果看到了杀.气.腾.腾.的樱花姬...完全是另一种视觉上的冲击。

...永远别去猜你牛哥在想什么,坐等惊喜就对了。

感谢吉祥物们让牛哥开心起来,加薪加薪!

幸福御守
這張照片太美了(感嘆),201...

這張照片太美了(感嘆),2019年11月24日、貝塚太一撮影。

這張照片太美了(感嘆),2019年11月24日、貝塚太一撮影。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祈願。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羽生结弦(HanyuYuzuru)-----祈願。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愿一切美好的事物永远与你同在。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羽生结弦(HanyuYuzuru)-----愿一切美好的事物永远与你同在。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u)-----当世界纪录变成奶猫╰(*°▽°*)╯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羽生结弦(HanyuYuzuru)-----当世界纪录变成奶猫╰(*°▽°*)╯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愿你新赛季武运昌隆、无病无灾、心想事成。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

I wish you every success in the future, You are worthy success🙏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願你新賽季武運昌隆、無病無災、心想事成。

羽生结弦(HanyuYuzuru)-----

I wish you every success in the future, You are worthy success🙏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願你新賽季武運昌隆、無病無災、心想事成。

幸福御守
太感动惹~~ISU总算开智慧承...

太感动惹~~ISU总算开智慧承認哈牛是花滑界的G.O.A.T!

我就是截个图来给大家看看,一起做见证!

往後评审要是敢在分数上再乱做妖,我們就拿这张图打他们脸!


扩散希望! 让越多小伙伴们看见越好!

太感动惹~~ISU总算开智慧承認哈牛是花滑界的G.O.A.T!

我就是截个图来给大家看看,一起做见证!

往後评审要是敢在分数上再乱做妖,我們就拿这张图打他们脸!


扩散希望! 让越多小伙伴们看见越好!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结弦糯米团子,想吃!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願牛哥武運昌隆、無病無災、心想事成。

羽生结弦(HanyuYuzuru)-----结弦糯米团子,想吃!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願牛哥武運昌隆、無病無災、心想事成。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結弦幼貓。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願牛哥武運昌隆、無病無災、心想事成。

羽生结弦(HanyuYuzuru)-----結弦幼貓。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願牛哥武運昌隆、無病無災、心想事成。

幸福御守

【原创】同心印(上) 古风,晴叙

【原创】同心印(上) 古风,晴叙


  传闻,京城东北方偏远山区,有强大恐怖的怨灵出没,哪怕是出动国务局的术士,也拿该怨灵没有办法,仅能敬那附近区域而远之。


※  ※


  他,品貌非凡,温文尔雅,博古通今,医术高超,善谋略术法,懂音律,贵为一国国师,备受王室重视、黎民爱戴。

  他,清秀俊逸,谈吐高雅,满腹文章,伶牙俐齿,善乐舞棋画,为京城内第一艺楼的镇楼之宝,闻名天下。

  然而,谁也不会知晓,这样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位家喻户晓的大名人,竟是自幼打下坚定感情的一对恋人。


  他们,本是...

【原创】同心印(上) 古风,晴叙

  

  传闻,京城东北方偏远山区,有强大恐怖的怨灵出没,哪怕是出动国务局的术士,也拿该怨灵没有办法,仅能敬那附近区域而远之。

 

※  ※

  

  他,品貌非凡,温文尔雅,博古通今,医术高超,善谋略术法,懂音律,贵为一国国师,备受王室重视、黎民爱戴。

  他,清秀俊逸,谈吐高雅,满腹文章,伶牙俐齿,善乐舞棋画,为京城内第一艺楼的镇楼之宝,闻名天下。

  然而,谁也不会知晓,这样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位家喻户晓的大名人,竟是自幼打下坚定感情的一对恋人。

 

  他们,本是出身寻常人家、同一间私塾的同学,后来,于十岁那一年,遭逢天灾人祸而孓然一身。

  命运的交叉点,使他们从平凡淡泊变得与众不同。

  他们一人,身负重伤,被地方老医者所拯救,后在老医者的栽培下,凭借自身努力和聪慧才智考上官职、一步又一步走向宫城权力核心;一人,是险些饿死街头,被地方旧艺馆老板所搭救,后在老板的教导下,习得各式才艺,因名气过盛而被挖角至京城第一艺楼。

 

  两人再次相逢,是在宫城邀请第一艺楼高阶艺者来为大后(大王之母)寿宴雅乐助兴的机缘巧合下。

  当年,他们年仅十六。

 

  一眼就觉得古琴弹得特好的少年眼熟,与其多心揣测,不如趁着职务之便接近。

  「……叙一?」

  方结束演出来到后台,就碰上了那令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少年,叙一惊讶地回应:「晴明?」

  「想不到竟然还可以再见到你,我一直以为、以为你已经……」经历严重的天灾地变,久久没有对方的消息,晴明一直以为他的童年好友、挚爱已经没了,从他的生命中彻底消失。为此,他难过消沉了好一段日子,严重的茶不思饭不想,还逼得老医者不得不对他动粗灌食。

  但想不到过了几年后,对方又活跳跳地出现于眼前。

  再没什么比重要之人事物失而复得更让人值得开心的。

 

  意识到他们可能挡住了后台通道,叙一拉着晴明到一旁角落说话。

  「不是你以为而已,我也以为你没了!」叙一喜极而泣,拉着对方仔细瞧了瞧,「你怎么在王城里?你是官?你竟然是官?真厉害!」

  「不过是在国师身旁打打杂的小官。」内敛的性格一如往常,能把在国师身旁出谋划策『副师』一职说成是打杂『小官』的也唯有晴明了。

  「能在国师身旁工作已经很了不起了!那可是国师啊,天下万民敬仰的国师啊!这可比考上状元还强大!」

  「你现在不也很强大吗?原来坊间流传的『无尽苍穹』说的就是你。」明明可以一曲千金,却总是和民间文人雅士无偿交流,特立独行,完全异端的存在。

  「别说了,楼里的大家都说我是『无尽惨穷』……」叙一苦着脸,看起来好不委屈。

  闻言,对方俊秀的面容添上几分抑郁:「你……生活过得不好吗?」

  「没,那只是玩笑话,我要是绩效不好,楼主哪会放任我去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

  「那就好。」晴明紧锁的眉头微舒展开。

  「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只是,今天恐怕是没机会了,我待会还要再上台演出……」叙一偏头想了想后道,「你在宫里收信方便吗?我能给你写信吗?」

  「方便,只是你收信对象得写清楚,我在国务局的小称是『星子』,你就写给国务院的星子,这样我能更快收到信。」

  「我应该能够写回信给你吧?」

  「嗯……你要寄信过来吗?」叙一面有难色地抿嘴,想着晴明要是把信寄来艺楼,信件恐怕会被谨慎的楼主给先拆开检视,亦或是被他的其他追求者给销毁,他可不愿内心世界被他人给看透,更不愿遗漏掉晴明写给他的任何一封信。

  谁胆敢偷看或伤损晴明写给他的信,他就跟谁翻脸。

  「不如,你把信寄到京城南端的苍澜旧馆吧?那里有我认识的人,他会私底下把信带给我。」

 

 

  

  由于两人都身为他人的下属,身不由己又各自有忙事,难以腾出时间相见,再加上两人身分敏感,一个身分在明;一个身分在暗,在往来上更是不易,故而两人保持联系的方式,主要是透过信件往返;相见,仅能在少数王公贵族贺寿的场合。

  虽然一年见不到五次面,但两人却很能把握每次见面的时刻。

  平和的日子就这样维持了三年之多。

 

  一日,白雪纷飞,朝局,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动荡──年过百岁、受万人景仰的国师骤然仙逝。

  王的副手,国师之大位空缺了下来。

  为掌控朝局生杀大权、扩展势力范围,重臣们积极向大王力荐,亟欲安排自己的人马上位国师一职,并用尽心机和各种手段铲除异己。

  被外界一致看好、能胜任国师一职的副师晴明首当其冲,成为有心人士栽赃陷害的标靶。

  哪怕无人不认可晴明清正廉洁又贤能聪慧,挡人财路利途,唯有人身安危九死一生,或是家破人亡,或是锒铛入狱。

  晴明也不例外。

  即便再谨严防范,也难逃恶毒者机关算尽的暗害。

  

  一次出城巡查,宫城的车马受盗贼团袭击,为数本就不多的宫人们被恶贼赶尽杀绝,全数马车惨遭推下悬崖。

 

  作为京城内消息最流通的第一艺楼,首先接获宫城队伍受袭的消息。

  由于晴明近期于信中曾提及出城巡查一事,故第一艺楼的人马比谁都要快赶至事发地点,不仅如此,从不亲自插手宫城事的代理楼主叙一,也百年难得一见地跟着大伙一起行动,抢先外界一步,将坠落悬崖重伤的人给救走。

  此偏心之举,恰巧助晴明摆脱意图补刀的杀手。

  作为连环计中的一环,杀手们看见重伤的猎物被多管闲事的外人给救走,本想后来居上一起灭口,岂知,对方竟是第一艺楼的代理楼主叙一,此人清冷寡欲支持者吓人多可招惹不得,顿时间,众人不敢轻举妄动,仅能任由下手的最佳时机错漏。

 

  

  半日过去,宫城车马受袭、副师生死未卜、不知去向的消息才广传于大街小巷,然怪异的是,宫城的救难队竟拖拖拉拉近半日才出现。

 

  从高楼眺望远方宫城的救援队伍前往事故现场,第一艺楼的侍者小童们漫不经心地对谈:「宫城救援的速度也太慢了,到底还想不想救人啊?」

  「朝廷内斗的传闻看来是真的了。」

  「什么内斗?」

  「你不知道?现在大家都在抢夺国师一职,厮杀得厉害!」

  「要是让无能者上位,那可就糟糕啦。」

  本还在热烈讨论,直至看见代理楼主从座椅上起身,小童们才打住话题,蹦蹦跳跳地来到叙一身旁:「代理楼主啊,您下次要出去,请多带上一些人吧?」

  真不知道他们的代理楼主究竟是有自觉,还是没自觉……明知自己有多受人欢迎喜爱,出门在外,总是被人群簇拥包围,每趟外出都得率着数名保镖、劳师动众,为防造成不必要的骚动嘈杂、给他人添麻烦,还特意减少外出次数,哪怕是其它艺馆盛情邀约,也是找尽各种理由推拖,而今,却为了一位陌生人,单带着车夫和大夫就急匆匆地跑出去,还把人给捡了回来,住进自己的房间、细心照护。

  

  若非不是没自觉自己此举很危险,就是被救的这个人绝非凡品。

  此事要是传出去了,还不知道有心人士要如何做文章、对他们的代理楼主不利。

  那个陌生人,在未来,极有可能会成为他们代理楼主的软肋。

  「抱歉,下次不会了。」清楚是自己不对、鲁莽行事,叙一一脸歉意,真诚的态度,让人再生气也发不出火来。

  「楼主,他到底是什么人啊?值得让你冒险出门去救助吗?」不谙世事的小童偏头疑惑问。

  从未见过他们的代理楼主这么在乎某件人、某个事。

  仅此一瞬,叙一眉眼间尽是柔情,沉静笑答:「值得,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俩不分彼此。」

  

 

  三天三夜过去,坠落悬崖重伤的人终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方张开眼,心中最珍视的那人的影便映入眼帘。

  「叙一?」脑袋尚处于浑沌之中,晴明虚弱地唤着对方的名,「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第一艺楼,三天前,你们宫城的车马遇袭,还记得吗?」

  「嗯……」晴明抚着缠绕绷带的额认真回想,「叙一……你在救下我的时候,可有留意到我身旁有位年龄约五、六岁的小男孩。」

  「你说他吗?」语毕,叙一伸手指了指不远处一名身着贵气华服、正跟侍童们一起玩丢沙包的小男孩,「多亏你用身体拼命保护他,他的身上才只受了一点擦伤。」

  「这么在意……那孩子,该不会是朝廷哪位重臣的儿子吧?」

  三天前,他赶到事发现场,从翻覆变形的马车内寻找到奄奄一息的晴明时,其怀中,正是拥着这个孩子。

  这个傻瓜,明明自己也深陷危难之中,还顾着保全他人,以致浑身是伤。

  「不是……」

  「……该不会是你儿子吧?」叙一单手抚心胆颤心惊地问。坦白说,从相遇至今,他还从未去了解过这些年来晴明的感情状况,而晴明本人也没有主动透露过。

  感情酝酿这么多年,最怕对方突然来一句,我已经有固定的交往对象或我已经结婚有孩子了。

  为何这段时间以来,他从没想过要问晴明这个重要的问题呢?

  或许是因为晴明也没有问过他?

 

  「我没有对象,也还没有过那种经验,哪来的儿子……」晴明无力地回答,况且,碰触酒色会妨碍修行,须避而远之。

  闻言,叙一安下一颗心,不禁有点开心。

  「他是二王子。」面对叙一,晴明慧黠的双眸中唯有坦诚,「事发约半个时辰前,巡视官才发现他躲在行囊堆里,由于我们此次出城是有和邻国人约定时间的、拖延不得,故我们没能折返把他送回城里去。」

  「所以,那些贪得无厌的官员们险些杀掉二王子?」伤害王室可恶,伤害晴明更是可恶。

  「……你知道了?」晴明下意识回避叙一的担忧目光。

  「虽然你在信件里刻意不提,但众臣谋抢国师之位一事,及你近期不断受到某些官员的恶意刁难,在消息圈里可是传得沸沸扬扬。」叙一微愠地捏紧衣襬,「伪装成盗贼团借刀杀人,手段实在肮脏的高明。」

  「你后续打算如何处理?」若是放纵不管,那些人势必会变本加厉,定要给予他们一点教训。

  一群尸位素餐的俸禄小偷,陷害忠良,还妄想从贤能者手上抢夺走国师要职,实在是可气又可笑。

  「对付他们的方法是有,只是,可能需要借助你的力量和消息网。」

  「没问题,你想借用什么就借。」

  见晴明挪动身躯要从床上起身,叙一赶忙上前搀扶,急劝道:「你伤得这么重,才刚清醒就要动身?多休养个几天吧?不、不然半天也行啊……」

  「我再不回去,只怕宫里要因为二王子失踪而刮起腥风血雨。」

  轻抚身边人的手,晴明柔声安慰:「放心,我没事,国师老师生前有教我一些治愈术法,你让我打坐,比让我躺在床上好。」

  听见好友会术法,叙一双眸瞬间绽放好奇的光芒:「治愈术法?这么厉害,也教教我。」

  「……抱歉,国师老师教给我的术法,属于机密,仅有国务局内部、有经过礼法认可的人方能学习。」他们在学习之前,可是立下过毒誓的,一旦外流,会遭天打雷劈……数十年来不信邪而惨遭教训者不在少数。

  「这样啊?真可惜……」叙一不免有些失望,国务局的术法可酷炫了,他本想学会后,给侍童们露个两手,让孩子们开心开心。

  不忍见对方难过,晴明心软又补充了一句:「虽然不能教你国务局的术法,但我可以教你我自己独创的术法,只要你敢学。」人人都知道,术法学习得好能变得很强大,但同时,也伴随着特定的风险,遭术法反扑者大有人在,尤其,个人独创的术法,未经外界修刻打磨,相较之下,学习起来更加危险。

  「敢,当然敢,你优秀,我信你,一言为定!等此事结束之后,你就得教我!」叙一雀跃地答。

  

  专注打坐恢复伤势数时辰,直至能在无人搀扶的情况下正常走路,晴明才于叙一的精心安排下,带着二王子乘着马车回到宫城。

 

  正如晴明所说,他们要是再晚个几日回去,宫人们,就要为了「照顾主子不周」而遭受严刑厉法。


  十日后,国务局副师凭借过去迄今私下收集到的犯罪证据整肃朝廷,揭发部分野心勃勃者的罪行,于正直官员的拥戴下,顺利上任国师一职。

 

同心印(上)完

 

  突然有的灵感,希望最多(上中下)完结。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藝術鍊金術師。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願牛哥武運昌隆、無病無災、心想事成。

羽生结弦(HanyuYuzuru)-----藝術鍊金術師。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願牛哥武運昌隆、無病無災、心想事成。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三巨頭的下午茶。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這次走有點童話風格?

願牛哥武運昌隆、無病無災、心想事成。

羽生结弦(HanyuYuzuru)-----三巨頭的下午茶。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這次走有點童話風格?

願牛哥武運昌隆、無病無災、心想事成。

幸福御守
羽生结弦(HanyuYuzur...

羽生结弦(HanyuYuzuru)-----結弦カート(Yuzuru Kart)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請選擇角色٩(。・ω・。)و

願新賽季得償所願,願你平安健康開心!


羽生结弦(HanyuYuzuru)-----結弦カート(Yuzuru Kart)

本图为自行绘制,故不再放授权。

請選擇角色٩(。・ω・。)و

願新賽季得償所願,願你平安健康開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