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aroldFinch

828浏览    71参与
心琴RizaN+
--------------...

----------------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图片描述写什么好...


----------------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图片描述写什么好...

有毒的小辣椒

杀手保镖

证人的杀手保镖 (杀手 adj 保镖 n )杀手的保镖 AU 分级:PG13 配对:RFR NF 友情向 警告:有粗口和黄色笑话,不要喝水不要饮食 声明:一个突发的脑洞,欢乐向的不要太认真,尽量不 ooc,如果有违和感一切都是我的错, 所有人物归 CBS 和小乔和他们彼此所有,我爱他们。 概述:第一季第二季背景,前夫哥没挂,在本文中卖力地奉献着笑点,褶子怪实力客串合格 的反派,为了公正合法的把褶子怪关起来,来自英格拉姆公司一位被诬陷的污点证人即将出 席海牙法庭,撒玛利亚人的特工是不会让他活着出庭的,在卡特的警察车队遭遇袭击后,佐 伊带着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安全屋,他即将接手这一艰巨的护送任务。...

证人的杀手保镖 (杀手 adj 保镖 n )杀手的保镖 AU 分级:PG13 配对:RFR NF 友情向 警告:有粗口和黄色笑话,不要喝水不要饮食 声明:一个突发的脑洞,欢乐向的不要太认真,尽量不 ooc,如果有违和感一切都是我的错, 所有人物归 CBS 和小乔和他们彼此所有,我爱他们。 概述:第一季第二季背景,前夫哥没挂,在本文中卖力地奉献着笑点,褶子怪实力客串合格 的反派,为了公正合法的把褶子怪关起来,来自英格拉姆公司一位被诬陷的污点证人即将出 席海牙法庭,撒玛利亚人的特工是不会让他活着出庭的,在卡特的警察车队遭遇袭击后,佐 伊带着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安全屋,他即将接手这一艰巨的护送任务。 【上】 “德西玛财阀总裁,执政党党鞭长约翰.格雷尔近日面临多项指控,涉嫌非法监听,侵犯他人 隐私,入侵国家网络,操纵大选投票等,日前受到制裁的英格拉姆科技总裁内森英格拉姆先 生发出公告,并透露其公司内部职员有掌握格雷尔一案关键证据,该案将于本月 21 日在海 牙法庭公审,其掌握关键信息人士为匿名者,该男子曾与格雷尔合作,后因叛国罪与金融诈 骗罪等多项罪名获刑一直在逃,该污点证人目前受英格拉姆保护......” 电视新闻被粗暴的关掉,乔丝.卡特警探把遥控器随手扔到沙发上,抓起背包向门外走去”泰 勒,早饭在桌子上了,今天晚上不用等我了”她等到儿子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后才关上了 门。第八分局一大清早就人满为患,鬼知道的什么游行又打起了群架,卡特一进去就看到一 排穿的花里胡哨的“成年人”在墙边挤成一条歪歪扭扭的彩虹,她感觉太阳穴开始突突的跳。 “来来来,站好排,大清早的就进局子,昨天晚上那几个刚睡醒给你们腾地方,喂,你俩差不 多行了,剩一只眼那个还瞪个屁哦”弗斯科警探挪着他宽阔的屁股走来走去活脱脱一个中学 走廊训话的教导主任,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恼火,说不定正享受着呢。 “卡特,队长找你,说是有个大任务”卡特刚要从弗斯科的肚子和那帮混混中间挤过去给自己 倒杯咖啡清醒一下就被那个肥肚腩卡住了,只能被迫在一个过于近的位置听弗斯科说话,这 胖子身上加夜班的汗味和烟味儿是真的不怎么样,卡特赶紧逃去头儿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好像有几个人,百叶窗帘没拉严,卡特看到几个穿西装的影子,她敲敲门,有人从 里面给她打开了门,她一抬头,看见一个西装笔挺的金发的高个男人,脸有点熟悉。 “你来了,卡特警官,正好,我们在商量,你进来吧,把门关上。”卡特进来办公室里,发现 屋子里除了警长和华尔街仔还有几个脸生的警探。 “这位是内森.英格拉姆先生,英格拉姆先生,这是乔丝卡特警探”哦,怪不得眼熟,早上还在 电视上看到过这张脸,握手时卡特想着。 “是格雷尔案子的事,现在闹的沸沸扬扬的,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就直说了,格雷尔的 档案想必各位也都读过,他不是第一次牵扯进这堆事了,但是已经第四次因为意外无罪释放 了,涉及到他的案子的不是证物丢失就是证人意外死亡,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有数”队长叹了 口气,“英格拉姆的证人曾与他合作过,在他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就要终止合作,结果就被扣 上一堆罪名,被迫逃出美国,近期才刚刚回来,现在的问题是把他安全的护送到海牙法庭上, 格雷尔的眼线无处不在,这两位来自总部的警探将协助本次护送,卡特警探,你是参与过多 次高危押解任务的优秀警探,这次任务我也想交给你,此事要高度保密,千万不得泄露半点 消息,英格拉姆先生的证人是一位极其谨慎的人,我们的优势就是他的保密工作滴水不漏, 格雷尔不知道他的年龄长相,我们需要伪装成一次普通的押解就好” “我需要证人的全部档案”卡特看了看英格拉姆又看了看队长。“我没有”队长有点恼火,卡特 露出惊讶的表情“什么?”“事实是,这位先生的资料不存在于任何系统中,我只能说,他既存 在又不存在,他是全美国最厉害的黑客,他自己抹去了在网络上的所有痕迹”卡特张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虽然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是,女士,他并不是一个危险人物,事实上, 他是个挺温和的人”英格拉姆说,卡特完全不想知道他对温和这个词有什么误解,而她已经 开始不想接下这个任务了。“如果没有什么异议......那我们可以开始准备了?”队长开口,没有 人点头或者摇头。 “内森,你这样行不通,你不能跟着他,你简直就像巴黎夜空下的埃菲尔铁塔一般闪耀, 除了没有那么直以外,你太他妈的显眼了,赶快给我回来,趁着你还没把 IFT 的股票搞跳水, 不然我就辞职了。”佐伊摩根甚至不用对着电话听筒大喊大叫就能让她的老板灰溜溜的滚回 来。“那我也回公司了,哈罗德,卡特警探是个正直善良的人,不会为难你的,你也要保重 啊。”她对着玻璃另一边的人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摩根女士,代我向内森问好。”坐在暂 时囚禁他的方盒子里的男人彬彬有礼地回答。他穿着一套一丝不苟的烟灰色条纹三件套,鼻 梁上一副过于厚重的眼镜遮挡住他大而突出的眼睛。精心打理的鬓角让他看起来介于顽固的 贵族和严肃的大学教授之间。他端正的坐在不舒服的凳子上,完全没有恼火或者被冒犯了的 样子。 在见这位影子先生之前卡特在脑子里想像的形象从鸡窝脑袋神经质极客一路狂奔向热衷 于穿刺的光头毒虫,当她开始回想斯诺登长什么样的时候他们终于打开了审讯室的大门。好 吧,本尊和她想像的也就差了一个银河系那么远吧。 “第八分局,乔丝•卡特警探,从现在起由我负责你的押解任务。”卡特收起警徽,在那个男人 对面坐下,那个斯斯文文的三件套先生谨守礼仪地站起来像她问好“你好,卡特警探,我是 哈罗德•冉,很高兴与你合作”他的声音是那种容易让人感到亲切的类型,合作,好吧,这真 是个像他这种读书人会选择的词。卡特瞄了一眼平放在桌面上的那双白白嫩嫩的手,这人大 概除了笔和茶不会有什么机会拿起其他东西吧。“时间有限,我们就长话短说吧,我们需要 把你当做重刑犯押解,启用了最高规格的队伍,我们会给你装上手铐和脚镣,装进厢式改造 车,你会被装在铁笼里,非常抱歉。”卡特其实并不感到有多抱歉,她示意跟在她身后的两 个警探给这位冉先生戴上镣铐,她本想着这些铁家伙会把冉变成一只受惊的兔子,结果冉对 这一切接受良好,只是抬了抬眉毛,有趣,卡特看着冉乖乖的被人摆来摆去突然感觉自己在 欺负老实人,这家伙,绝对,不是老实人。她对自己说,老实人可不会被卷进这种事里。她 见过像冉这样的人,在军队服役的时候她审讯过这样的人,他们仿佛天生带着温和无害的保 护色和礼貌的伪装。他们往往与秘密和阴谋有关,但是卡特真的得承认,不知道是不是她遇 到的这位是个中行家,她真的,非常非常愿意相信他是无辜的。冉重新在椅子上端端正正的 坐好,两个警探退到他身后半步的位置向她点点头。“我们出发”她简短的说。走去车上的一 路卡特发现冉的腿脚不太好,那瘸腿的程度脚镣可办不到,他的脊椎和脖子也不太灵便,一 个程序员到底为何会受这么重的伤?她锁好关着冉的铁栏门,冲他安慰性的笑一下,他也回 了她一个。 约翰•里瑟第十三次憋回自己爆粗口的欲望,他现在特别的想揍人或者给谁的膝盖来上 一枪,不,一枪不够,再补几枪。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不想再保护身后桌子下面那个打着诡 异花色领带的蠢货干脆自己亲手了结他算了。距离从鄂尔多斯捡回一条命已经过去小半年 了,他憋憋屈屈的过期 CIA 特工再就业计划还是一坨狗屎。介于他穿上西装无论笑与不笑都 看起来像保镖或者打手,而干这行确实没有什么门槛,所以他索性干了个折中的活,私人保 镖,当时他还觉得自己真他妈机智,现在他只想回到那会儿,夺过自己当时手中的威士忌瓶 子照着那个胡子头发接壤的脑袋狠狠来一下子让自己醒醒。由于拿不到像样的执照之类的废 纸,他接到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活,好吧有的部分确实还不错,比如金发的高个美女,虽 然后来他差点死在她脚边,不过那是后话了暂且不提...但是大部分都是无聊或者特别无聊的 活,比如逃债的衣冠禽兽和躲小三追杀的色鬼老头,还有一小部分脏活,看在能满足自己的暴力倾向和性压抑的份上还有钱可赚里瑟也来者不拒。 但是今天摊上的这个蠢货还真是万里挑一可以荣膺本月最佳——挪用公款泡妞,被上 司逮个正着揍了个半死,紧接着被老婆发现,结果老婆和小三是多年故交,这一盆狗血淋了 个措手不及,更狗血的是两个女人一致决定不如阉了这个渣男算了——于是现在他就在这 了,里瑟听着外面的枪响翻了个白眼,这个规格也是抬举他了。

GiveMeFive
poi S2E12 宅总太可爱...

poi S2E12

宅总太可爱了!!哎呀呀!!听说Reese得救后的微表情处理的太到位了www后悔自己太晚入坑,这对cp太好吃了~~

poi S2E12

宅总太可爱了!!哎呀呀!!听说Reese得救后的微表情处理的太到位了www后悔自己太晚入坑,这对cp太好吃了~~

司徒与熊孩子
Rinch夫夫给bear找媳妇...

Rinch夫夫给bear找媳妇喽~

Rinch夫夫给bear找媳妇喽~

司徒与熊孩子

妈呀,居然不是本宝宝装的(・ ・)

妈呀,居然不是本宝宝装的(・ ・)

司徒与熊孩子
这个才叫同框啊(o゜▽゜)o☆...

这个才叫同框啊(o゜▽゜)o☆[BINGO!]

这个才叫同框啊(o゜▽゜)o☆[BINGO!]

司徒与熊孩子
Harold:(⊙o⊙)! S...

Harold:(⊙o⊙)!

Shaw和Root真是天生一对,一个叫大锤,一个用大锤。

Harold:(⊙o⊙)!

Shaw和Root真是天生一对,一个叫大锤,一个用大锤。

司徒与熊孩子
o(*≧▽≦)ツ┏━┓[拍桌狂...

o(*≧▽≦)ツ┏━┓[拍桌狂笑!]

腹肌都笑出来了

o(*≧▽≦)ツ┏━┓[拍桌狂笑!]

腹肌都笑出来了

wet blanket

【POI】【RF】关于老板哭了怎么办

配对:Reese/Finch

一篇Reese自戏改成的小段子。

初春的暖风低吟着轻歌远去,裹挟嫩芽散发的细香,灵气活泼地在马路边跳跃,拂过脸颊时,Reese惺忪的灰白短发被吹得帖在额头。

他将本紧缩在风衣高领中的颈脖重新暴露在空气中,若不趁这难得生命复苏之时,去好好感受自然的话还有些吃亏。

Reese两臂交叉,双手握紧放于小腹下方,身体笔直地立在黑色轿车前,眼睛还专注坚毅盯向大厦出口的旋转门,认真等待熟悉身影进入视野。

等到Finch踏着煦暖阳光向自己走来时,前特工好像出于礼貌地眯起眼,抿唇轻盈地笑起来,身体向前微曲作鞠躬状打开车门,小个子抬头看向前特工,肩膀下意识地随他的动作移动了...

配对:Reese/Finch

一篇Reese自戏改成的小段子。

初春的暖风低吟着轻歌远去,裹挟嫩芽散发的细香,灵气活泼地在马路边跳跃,拂过脸颊时,Reese惺忪的灰白短发被吹得帖在额头。

他将本紧缩在风衣高领中的颈脖重新暴露在空气中,若不趁这难得生命复苏之时,去好好感受自然的话还有些吃亏。

Reese两臂交叉,双手握紧放于小腹下方,身体笔直地立在黑色轿车前,眼睛还专注坚毅盯向大厦出口的旋转门,认真等待熟悉身影进入视野。

等到Finch踏着煦暖阳光向自己走来时,前特工好像出于礼貌地眯起眼,抿唇轻盈地笑起来,身体向前微曲作鞠躬状打开车门,小个子抬头看向前特工,肩膀下意识地随他的动作移动了少许弧度,Reese贴心地,待他弯腰坐进车厢里,为他关上门后才绕回车头坐于驾驶座。

Reese刚钻进车里,就透过头边反光镜观察后座人的举动,看着他操作电脑的模样,歪头没来由地微笑起来说道。

“想去哪里,Mr...Finch?”

作为Finch的司机就是前特工新的掩护身份,还是他自己提出的,以“两人一起行动比较安全”为理由,被他的老板采纳。Finch抬起头来望向明知故问的Reese,不打算回答他,前特工对此也心知肚明,于是转头发动汽车。

“好的,我知道了。”

年近半百的前特工,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样,将腰别消音器随意向手边抛下,听到后座抱怨一声,他才明白刚刚不经意的动作,似乎无意间触动了车里某个项目的开关。他听闻Finch发出的低呼就赶忙停于路边,皱起眉头来关切地回头询问,发现Finch那一边的摇窗打开了,风直往车里涌。前特工先是急忙摇上车窗,Finch边用手指边揉搓眼睛,说没什么大事时,前特工的脸上已承不住即将绽开的笑脸。

“...Aw,Mr.Reese,我想我被风沙迷了眼睛...。请不要说教我,我当然知道揉眼睛不好。”

小个子说着已经摘去厚重眼镜,小指揉起迷风沙的眼睛来,另只手还不忘敲打键盘,手放下时他眼眶中还依旧闪着星点的泪花,像海涛里的白色泡沫一样,亮晶地丁在脸颊。

Reese笑得像个188cm的孩子。

Reese想多调侃他一会儿,但时间不等人,只好确认汽车没出故障之后,就将汽车开出路边的阴凉,时不时看看反光镜里的Finch,终于没忍住憋了好久的戏谑话语。

“Do not cry,Finch.”

“...Keep your eyes on the road.”

end.

wet blanket

【POI】【RF】一块方糖

配对:Reese/Finch

小甜饼。

“可是我觉得你更适合这份卧底工作。”

Reese对着耳麦那边的人,语气轻佻上扬,抱怨似的缓慢开口。他戴着看起来与他气质不搭的金丝框眼镜,上身搭配件读书人平日出门会穿的长款深咖色高领风衣,一看,就是有人费尽了心思想要将这位前特工打扮成学者模样。

“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麻烦你了,Mr.Reese.”

Finch端坐在电脑前,说话时把每一个单词都咬得很清楚。对书店的结构分析又分析,他一定要保证无论什么情况下,前特工都能全身而退。他们不需要多几道伤痕,来刻意展示自己“刺激”的阅历。

他们的新号码William Black,在王冠大道经营一家书...

配对:Reese/Finch

小甜饼。



“可是我觉得你更适合这份卧底工作。”

Reese对着耳麦那边的人,语气轻佻上扬,抱怨似的缓慢开口。他戴着看起来与他气质不搭的金丝框眼镜,上身搭配件读书人平日出门会穿的长款深咖色高领风衣,一看,就是有人费尽了心思想要将这位前特工打扮成学者模样。

“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麻烦你了,Mr.Reese.”

Finch端坐在电脑前,说话时把每一个单词都咬得很清楚。对书店的结构分析又分析,他一定要保证无论什么情况下,前特工都能全身而退。他们不需要多几道伤痕,来刻意展示自己“刺激”的阅历。

他们的新号码William Black,在王冠大道经营一家书店,Reese正坐在书店澄亮落地窗旁的沙发上,窗外景色看得一清二楚,很显然店内一部分人的举动俯仰也能被外边路人尽收眼底。

“没有前科没有仇家,有一个妻子前年去世了。还有一个很可疑的银行账户...”

“说。”

“被国家银行保护,藏得非常隐蔽,防火墙很难攻破但是——我搞定了。

“这个账户每个月都会多出大笔存款,而且每次都从不一样的地方进行汇款,最近一笔是60万美金,来自印度。”

“噢,黑帮洗钱,这种人很好办。我去把William揍晕,绑给Lionel,正好顺便把他们团伙都抓起来。”

“...虽然我不支持那么暴力的做法,但是这确实最方便了。”

Reese将手中牛皮书随意撩在面前的桌子上,用手指把眼镜戴正,才大步迈向正在前台忙碌的目标。

“请问我能为您...”

Reese攥紧书店头对准号码的鼻梁狠命砸下,换来他的尖叫惊动了店内顾客,Reese四下环顾后确保这人没有秘密保镖,于是拎起名叫William人的工作服衣领,不顾求饶和惨叫,把他的头撞向书桌拐角的坚硬处,丝毫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套话应该是属于Lionel的任务。

前特工依旧在警力赶来前就消失在事发现场。



Lonel坐在灯光惨白的审讯室里,一脸黑线用眼睛余光来回打量还在昏迷中的William,撇撇嘴无奈地走出去,来到警厅阴暗处给Reese打了个电话。

“麻烦以后您能不能下手轻点,那男孩到现在还没醒,你要是把他脑子打坏就闯大祸了。我现在都开始同情他了。”

“你肯定有办法让他醒过来的,对吧Lionel?”

Reese正与他的老板面对面坐着,手中咖啡尚还温热,直到Lionel的电话召唤,Reese才停止一直眯眼含情脉脉盯着老板看的恶劣行为,语带懒散和少许讽刺回应对方的插科打诨。他的眼神又重回小个子身上,时不时飘忽向他手中的菜单。

初春时节,玲珑煦暖的澄黄色阳光横溢过窗棂,Finch好想只沐浴在光霭里的山雀,清脆的雀啼在温软空气当中,划出坚毅动人的弧线。Reese轻靠椅背,感到周围时间突然松弛下来,窗台几朵可爱的玫瑰让四周轻香浮溢。他很喜欢盯着他的好搭档,他恨不得把那位小个子装在眼睛里。Finch埋头很久不说话,气氛却也不显得尴尬,两人沉浸在默契的沉默当中。 过阵子Reese像实在憋不住一样,说话之前还别扭地在座位上动了会儿,之后才双手合十撑起下巴,轻咬舌尖软绵绵地开口。

“新号码就让姑娘们去做吧。”

“你有什么安排?”

“我想跟我的老板培养一下感情,万一以后事业遇到瓶颈,也许还能靠这方面保住工作啊。”

Reese眨眼期待回答。

“...那就去吧。”




end.

有毒的小辣椒
摸一发老板的屁股(不对)这个视...

摸一发老板的屁股(不对)这个视角大概只有李四能看见了

摸一发老板的屁股(不对)这个视角大概只有李四能看见了

Sherrinford.H

#疑犯追踪POI#Finch个人向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村上春树《舞!舞!舞!》

测试POI和村上的兼容性!!因为看到这段话觉得很合适 就截取了一些宅总的经历 开了个脑洞_(:з」∠)_
画条漫太好玩了 虽然依旧是渣得不行 老福特竟然只能发十图 哼

#疑犯追踪POI#Finch个人向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村上春树《舞!舞!舞!》

测试POI和村上的兼容性!!因为看到这段话觉得很合适 就截取了一些宅总的经历 开了个脑洞_(:з」∠)_
画条漫太好玩了 虽然依旧是渣得不行 老福特竟然只能发十图 哼

心琴RizaN+
偶爾受點傷也不一定是壞事呀(╹...

偶爾受點傷也不一定是壞事呀(╹v╹ )

偶爾受點傷也不一定是壞事呀(╹v╹ )

心琴RizaN+

【POI】Kitty,It'sColdOutside #5

宅总的养喵日记 #5

CP:RF

喵化AU,日常糖,两人比剧中年轻

------------------------------

1月26日 连续的晴天


       John在二楼有壁炉的老房子里住了有27天,从未离开过半步。与陌生的房子主人相伴了27天,有了远远不止27个奇妙、大胆之极、从未有过的感受与念头。

       比如他喜欢听桌子对面的Harold教他阅读文章时的声音。对方嗓音不大,发音字字清晰,念诵起来...

宅总的养喵日记 #5

CP:RF

喵化AU,日常糖,两人比剧中年轻

------------------------------

1月26日 连续的晴天

 

       John在二楼有壁炉的老房子里住了有27天,从未离开过半步。与陌生的房子主人相伴了27天,有了远远不止27个奇妙、大胆之极、从未有过的感受与念头。

       比如他喜欢听桌子对面的Harold教他阅读文章时的声音。对方嗓音不大,发音字字清晰,念诵起来揄扬顿挫却也平缓自如。和本人虽不强壮甚至有条瘸腿的身躯却都带着一股隐隐深沉的力量一样,冥冥中牵引着他。

       John其实不大喜欢看书。但端著书,便有了充足的理由能在下午茶时,把自己与Harold之间的距离完全缩短到零。

       整屋子的书墨味没有让他远胜人类的嗅觉感到困扰,空气中混合了那人的气味反而能让他保持长久的平静和清醒,感官也更加敏锐清晰,他喜欢这样。同时还有一种身处无人能破的坚固堡垒中的……安全感。这感觉真是太怪了,他从未体验过,但就是无比的安心。

       John还觉得,Harold的双手是有魔力的。只要抚上他的头,整个人就变得又轻又安逸。世界也仿佛静止了般,只剩下波光粼粼的阳光一路撒下。

       John甚至觉得,这世上不会有比Harold更温暖的事物存在了。不知自己为何如此坚定的认为,他便尝试着想象放开手后的感觉,得到一个永远都将在刺骨的寒冰泥泞中孤独煎熬的梦魇。挣脱出噩梦,他只把怀里熟睡的Harold搂得更紧了。

       John也意识到,自己不再把这位人类视作单纯的驱寒大抱枕和食物供给者了,他对Harold本身兴趣多多充满了好奇。但目前对他的了解也只仅限于没有亲人、独居、在家工作,更不知道他的一条瘸腿、稍显僵硬的脖子和背是怎么回事儿。

 

       那天,他指着搁在电视旁边柜子上的小镜框、也是房子里唯一的一张照片,问起里面的红发女性和金发男性都是谁时,Harold先是一愣,悲伤、愧疚随即在眼中闪过,表情最终暗淡下去。他用很轻的声音回答说,那是他的朋友也是家人,只是他永远失去了他们。

       我问了个蠢问题。John懊恼的意识到。他了解那种苦痛的力度与深度,与随之而来的难以消退的伤痕会多么得触目惊心。他连说了两次抱歉,等到的不是房子主人对于他冒冒失失打探的原谅,而是一个拥抱。

       Harold起身环住缩在沙发里的他,脸紧紧贴着他的头顶将他埋入怀中,顿时鼻腔充满好闻的书墨香。房子主人缓缓说道:“你也失去过重要的人吧,偶尔会看到你露出那种……表情,我懂。没关系,那是以前的事了,不需要道歉。”

       伤心的明明是Harold,为什么感到被安抚和治愈的反而是自己?当初在巷子里被Harold找到时,他并没有逃走而是任由那只温暖的手一路牵引。从一开始,Harold就是这么特别,与之前遇到的所有人类都不一样。

       他想,他确实是喜欢这位有点固执却温和、浑身上下一股书香还带点儿神秘气儿的人类“朋友”的。而他只是在像个小型图书馆的屋子里待了27天。

       心底似乎有个声音在说:你可以信任,信任那双黑框眼镜后的海蓝色大眼睛。

 

 

1月27日

 

       Harold Finch先生往衣柜里抱出一摞帽子,挨个拿起放到他头上,看上几秒后摇摇头拿下,再换上另一顶。John不太确定对方的意图,但没打算发问,安静地坐在床边任由不同的帽子在头顶起起落落。

       一顶湖水蓝与灰色相间的暗格纹鸭舌帽落下时挤压到了左耳——兽耳。细微的疼痛使他下意识缩了下脖子,几乎是同时Harold拿开帽子,慌乱抬手抚上抖动的猫耳,一边轻声说着抱歉、一边安抚。

       只觉耳朵在那人手掌下微微颤栗。于是他歪头,以不易察觉的微小弧度向左侧倾靠,试图让除了耳朵以外的更多部分接触到掌心下的温暖,手却在此时离开了。他抬眼,目光一路追随而去。

       等双耳再次柔顺罩在Harold的手掌下,一顶不起眼的暗灰色针织圆帽轻扣在头顶。他闭上眼,一心一意去感知因那双手的轻柔抚动,而留在耳朵与发间的暖流。

       Harold又仔细扯了扯帽子边缘,确定它扣在头上足够牢固的同时没有压迫到躲在里面的猫耳:“有任何不适请现在告诉我。”

       他抿了抿嘴,摇摇头。Harold提起这帽子是老友亲手编织后相赠,用了最柔软细腻的羊羔绒毛线。虽然颜色与款式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它总是衣柜中所有帽子里最暖和柔软的。他也这么觉得。

       John起身甩动尾巴将它缠绕在腰间,眼镜男人用灰色外套和黑色大衣将他罩了个严实,并后退了一步把他从头到脚审视了一番,再次确定他身上没有突兀奇怪的部分,便递了一双内层有绒毛的皮手套:“走吧,在家窝了那么久,是该出去透透气了。”

       下楼来到大门前时,Harold转身再次叮嘱:“注意帽子,注意耳朵。”

       “我会的。”

       眼镜男人满意地点点头,便领头跨出门,站在屋外拉着门把手等着。

       没了阻挡,风不紧不慢从敞开的大门灌入,在他双腿间穿梭,掀起大衣一角,拂过他轮廓鲜明的脸颊擦出丝丝寒意,也夹着下午太阳的暖光溜进双眼。他提起腿,迈开步子,迎着干冷的风跨出门坎,墨绿色的大门被甩在身后。他站在雾蒙的天空下,仰头深深一吸,肺部顿时充满清冷却回甜的冬日空气。

       清脆的锁门声在身后响起,他回身挽住眼镜男人的胳膊,走下有些湿滑的石头阶梯来到路边。Harold客气的说了声谢谢,他便抽回手塞进自己大衣口袋。

       与Harold肩并肩在街边慢悠悠踱步,John胸腔中已是溢出的满满暖流。




去买盒甜甜圈怎么样~


添置新衣一定要合身





念书~


我挠~


Kitty,It'sColdOutside #5

——TBC——


钴蓝岚婪
糊了个潦草的宅兔 from @...

糊了个潦草的宅兔

from @萧炑 的宅总兔化设定

糊了个潦草的宅兔

from @萧炑 的宅总兔化设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