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enry

18412浏览    2321参与
勤劳的搬运工

2019/08/17

刘宪华 IG更新:

△ Catching some sun


需要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08/17

刘宪华 IG更新:

△ Catching some sun


需要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殇云落

【全员向/嘎龙/哨向】声生(十一)

哨兵向导au,异能设定,全员向

仅希望能够用他们讲述一些故事

ooc预警,后期流血预警

如果涉及抄袭撞梗之类的请一定和我说

太久没写我已经意识化了(×)很多人的性格我都加了自己对他们的臆认识

 

no11.迫切

高扬在等电梯。

他一直点着自己的脚尖,不停的咬着自己的指甲盖,看起来心烦气躁的。过了很久他也没有听见响,然后发现电梯停在了别的楼层,久久不愿意下来。高扬又开始咬自己的指甲盖,他其实不怎么急。

 

如果王晰真的是总塔特等哨兵,那么他身上那股强到变态的力量确实也有合理的解释,高扬想。他知道王晰是总塔的人,这里的人都知道。谁不认识王晰...

哨兵向导au,异能设定,全员向

仅希望能够用他们讲述一些故事

ooc预警,后期流血预警

如果涉及抄袭撞梗之类的请一定和我说

太久没写我已经意识化了(×)很多人的性格我都加了自己对他们的臆认识

 

no11.迫切

高扬在等电梯。

他一直点着自己的脚尖,不停的咬着自己的指甲盖,看起来心烦气躁的。过了很久他也没有听见响,然后发现电梯停在了别的楼层,久久不愿意下来。高扬又开始咬自己的指甲盖,他其实不怎么急。

 

如果王晰真的是总塔特等哨兵,那么他身上那股强到变态的力量确实也有合理的解释,高扬想。他知道王晰是总塔的人,这里的人都知道。谁不认识王晰呢……一个在总塔年末军事演练中获得过特别嘉奖的人,简直堪比一些分塔的执行官了,甚至更甚。

但是,特等哨兵。高扬想,王晰和他听闻的鬼群感觉确实不太一样……那群只知道杀人的变态怎么可能和王晰哥扯上关系,更何况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奥林匹斯一级机密,也不可能随便见到……可是廖佳琳又怎么知道他的身份,除非……廖佳琳也是总塔内部的人。

可是没人知道啊……如果廖佳琳是总塔的人,凭借黄子弘凡的消息能力,他怎么可能这么坐得住。

高扬甩了甩头,他觉得自己越想越乱,而就在这时候,电梯门吵吵嚷嚷的开了。

 

第一个出来的是个女人,穿着比高扬高几级的白色军装,短发显得女人凌厉又干练。

女人并没有注意到退到角落的高扬——或许她注意到了。她向后打了个手势便头也不回地带队离开,她身后跟着数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疗官们,推着折叠床,提着医疗箱,匆忙有序。


最后一位出来的同样是一位穿着比他高几级军衔的黑色军装男人,他明显注意到了高扬,因为他侧身朝他走过来了。

“没事吧?”对方突然开口,中文里带有浓厚的外国口音。

“没……没有大碍。”高扬结结巴巴的说,他摆了摆手,眼神示意他你的队伍走了。

“没事,我很快就能赶过去的,”男人理解高扬的意思,他向停下等他的一位医疗官打了招呼,“我帮你检查一下,几秒钟就好。”男人说着,不由得高扬插嘴,手便覆上了他的额。

 

男人的精神力像海浪一样涌进高扬脑海里,瞬间充斥了他整个神经系统。

所有的精神丝迅速修复,重新抽丝生长。

他觉得整个世界突然空了下来,没有丝毫排斥的,就像是仰面躺在浅海里,前浪一下一下的拍打过来,不轻不重的冲刷着身体,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却也不难受。翻来覆去的白色浪花褪下去又涌上来,水是暖的,舒服得紧。

身下的沙子很细,没有石头没有贝壳,头顶的阳光也不刺眼,睁眼可以看到久违的湛蓝色天空,云和着风,光伴着天。

一切事物都归于平静,和谐的演奏着温柔的交响乐,一切事物都变得波光粼粼,他们不停地闪烁着,不停地说着耀眼的光。

 

“好了。”男人抽开了手,海浪迅速退去,高扬的神经系统变的完好无损,“根据你神经系统的破坏类型来看,应该是短时间内遭到过强精神力施压。”


高扬听见有人喊刘执行官,而男人向那边挥了挥手。


“不好好处理会留下后遗症,”男人迅速在他腰边的小包掏了掏,拿出一小罐子,倒出药片递给高扬,“把这个吃了,之后十二个小时不要使用精神力。”他拍了拍高扬的肩,转身小跑跟上了队伍。

 

高扬进了电梯,他突然想起——那男人是个哨兵。

高扬突然觉得有点刺激,第一次作为向导体验哨兵的精神梳理——哨兵??哨兵的精神梳理??

 

我靠?高扬看了看手里的白色小药片,他突然有点心悸。搞屁啊……哨兵能……有这种功能……吗……时代又进化了吗?可是他才22岁啊?身为祖国的花朵他还没想开怎么时代突然就进步了吗??

 

高扬今天第二次被刷新知识面。

 

 

 

“你给那小子梳理神经了?”女人风一样走在前面,她转头问刚跟上来不久的男人。

“毕竟他的神经波告诉我他很难受嘛。”男人耸了耸肩。

女人轻叹一声:“别忘了你对外的身份啊。”

“嗯,”男人回答,“了解,尚老师。”

“他们不认识我们怎么办,这样进去很奇怪吧。”男人说,他们离白门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干事就行。”女人回答。

 

 

 

电梯要到了,高扬捏了捏拳头,白色粉末散在地上。他猜得到方才那些人去干什么,如果他没听错,那两位高阶士兵都是这座塔的执行官——那么琦哥会有救吗。

不能确定。

但活下来的可能性总归大了一点。


风鼓动着那扇隔离天台的防火门,门关的紧紧的,却也不停地摩擦发出声响,高扬在旋转楼梯下吸了口气,然后冲了上去。

 

“嘎子哥!”高扬推开门便大声叫喊,探照灯刺了过来,他抬手挡住光,然后眯着眼睛找身影。

空旷的天台回荡着高扬的吼声,这一幕似曾相识。

天台笼着一层灰,迷了眼,带着遥远的呼唤,没把回音稍来。


高扬擦了擦鼻子,他漫无目的的跑着,隐隐约约嗅到了血的味道。

“嘎子哥!!嘎——阿云嘎!”高扬急了,“郑云龙!”

他喘着气,望向四周却是大雾漫漫,露水将夜拢起来,高扬抬头看了看,厚实的云层亮起了光,天将破晓。

 

高扬仍旧使劲喊着,兜兜转转跑去天台边缘。

然后看见了不多的碎布,他捡起来搓了搓,是和制服一样的触感,很小的一块,黑色,条状,染血,和着腥味,带着冰凉的章。高扬屏住呼吸凑近看,然后呆滞。


云层越来越薄,雾渐渐散开来去,原本黑色的天边逐渐和遥远城市的灯光融在一起,探照灯还在孜孜不倦的工作着,打亮了高扬手里的徽章——


b区分塔的首席哨兵专属章,那上面刻着一个阿,半个云。剩下的铁质凹刻浸满干涸的血。

 

少年手抖的厉害,微微颤颤的站起来。高扬感觉自己一口气堵在胸腔里,他使劲呼吸着却全全进不了肺,大脑缺氧一样,明明雾里天已经泛了鱼肚白,他眼前仍旧是一片灰暗。

不要是最坏的情况,不要是最坏的情况啊!!高扬祈祷,他突然想起感官还没有恢复正常的阿云嘎,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活着。他跌跌撞撞的顺着血迹走,几乎是尖叫着喊那两个名字。

 

“阿云嘎——!!!!你在哪嘎子哥!!!!”


“龙哥!你在哪——!回答我一声好不好!”


双手放在嘴边扩大声音,不停的嘶吼着,声音里带了哭腔。

不知道是声音把雾撕开了,还是着急的心情感染上了霞光让它将灰尘褪开。等终于能勉强看清整个天台的时候,高扬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大声喘着气。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边角处看见了模糊的人影,高扬质疑着自己的巡查能力,想着琦哥这时候是不是已经从鬼门关回来了,他朝那边走去,小心翼翼的喊着“嘎子哥”,却没有给他回应。

不会是假的吧……高扬想着,擦了擦自己的眼角,布料把眼睛磨红了。


晨光破开黑夜里的雾,在水泥地板上投下光辉,光柱在颗粒空气里份外明显,一道和着灰尘的霞光打进雾里,像是迎接凯旋的人一样,照亮了那颤抖的人影,那人跪坐在地上,弓着背,身上的衣服有着撕裂状的碎痕,黑色的衣服上看不清血液的痕迹。


给高扬背影的人紧紧搂着怀里的东西,周围都是些血珠洒下来的痕迹,他们就坐在天台边缘,高扬怀疑是不是已经掉下去了什么。


“嘎……嘎子哥?”他半蹲下来,伸出一只手想去拍那人的肩膀,却停在空中,然后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对方没有动。

“龙……龙哥?”他换了一个称呼。

对方还是没动。


“好吧,不管是哪位哥……”高扬凝视着沉默的背影开口,他深吸了一口气,视死如归般闭着眼睛,“琦哥的神经濒临坏死,在场能做的只有引导神经,然后晰哥说必须要借助龙哥的神经控制能力,所以——”


“他不行。”沙哑的声音打断了高扬,“他现在做不到。”高扬睁开眼睛,他看见背对着他的人影微微转过了头——那是阿云嘎的声音,沙哑而富有情绪,饱含着颗粒感。

 

“但是琦哥他需要郑云龙!”

 

“我说,”对方口气里掺杂着几丝愤怒和冷漠,阿云嘎窸窸窣窣的收拾了一番站起来,怀里紧紧抱着什么,“他做不到。”

 

高扬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他在期待些什么,期待阿云嘎怀里抱着什么吗?

 

“至少现在的郑云龙,什么能力也没有。”

在高扬的注视下,阿云嘎转了过来,那双深邃的眼里仍旧有着他本应包含的,对一切事物的大度,却多了一潭死水,寂静悄然,散发着寒意。

 

高扬的喉结动了动,眼神下移到他怀里的人,很明显的,阿云嘎又搂紧了一点。那人身上盖着阿云嘎已经破烂不堪的哨兵外套,头发垂下来,有些许挡了眉眼,却也藏不住皱着的眉毛,发白的面色,还有不停颤抖的嘴唇——郑云龙像是在喃喃着什么,高扬听不清,他这时候突然无比讨厌起自己是一个五感不那么敏锐的向导来。

 

“龙……龙哥他……”高扬微微颤颤的开口,他拿手指了指阿云嘎怀里的人,又抬眼看阿云嘎,“还有,嘎子哥,你的感官……”

“我全都降到最低了,”阿云嘎轻轻摇了摇头,迈开步伐,高扬为他让路,“至于郑云龙……”

他顿了顿:“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嘎子哥我帮你把感官回复一下吧?”高扬跟上那双大长腿,“这样会留下后遗症的。”

 

阿云嘎走的飞快,如果身体条件允许,他肯定开始跑了。


“不用,”一字眉下压,语气严肃,“你上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这座塔的执行官。照你说的严重程度来看,执行官必需要出面解决这个问题。”

 

高扬为阿云嘎推开防火门,他想起为他梳理神经的哨兵,那些医疗官口中的“刘执行官”。

 

“我想,他们已经到了。”高扬接话,“或许琦哥已经恢复正常了呢。”他耸耸肩。

 

“不可能,”阿云嘎一口否认,他皱了皱眉,“虽然不能暂时确定这座塔的执行官是不是站着茅坑不拉屎。需要用到郑云龙的神经控制,这必定不是小事。”

他们停在电梯门口,高扬按了下键。

 

“再着,这类幻术情况的出现如此绝对不是执行官该有的失误,如果不能妥善处理,一定会有人上报给奥林匹斯那些败类。”

 

如果说刚见到高扬的阿云嘎还有一点温柔,现在他面上存在的只有肃穆和愤怒,高扬大气不敢出,他站在阿云嘎斜后方,低着头,眼睛盯着脚尖,不再做声。

 

从阿云嘎身上散发出来的,是独属于他的威压。

 

高扬内心是焦躁的,他不停的做着自己的小动作随阿云嘎上了电梯。气氛沉闷,郑云龙较粗的呼吸声绕在电梯里,高扬扣着自己的手指,脚不断的挪动,嘴巴也不停的抿着,眼神飘忽,他迫切的想从阿云嘎那里知道一些事情。

 

“那个……嘎子哥。”高扬终于开口,声音没有丝毫底气,他用余光看阿云嘎,后者点了点头,“你知道……晰哥的事儿吗……”

“怎么,突然对你晰哥什么感兴趣了?”阿云嘎的语气放松下来,他松了松自己的眉毛。

“廖佳琳说……”高扬注意着阿云嘎的神态,嗫嚅着,“他是总塔特等哨兵。”

 

“……”

意料之中的沉默了,高扬想。

 

“高扬,”阿云嘎突然喊他,这时候电梯距离目的地只有个位数的数字了,高扬应他声。

 

“你知道‘总塔特等哨兵’这六个字的机密程度吧。”阿云嘎的声音伴随着电梯到达的叮咚声响起,他迈开步伐向前走,高扬跟在后面低低的应了一声。

 

“这六个字的帽子随便往谁脑袋上戴都可以,”他顿了顿,“但是事后死的可不仅仅是卖帽子的人。”


阿云嘎撂下这句话,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沉默着。高扬安静的跟在后面,最后在他们两个急促的脚步声里,阿云嘎侧身用后背推开了白门。

 

门后无人。

 

 

 

 

——————

有没有人满脑子都是“为什么廖佳琳会知道晰哥的身份”

还有嘎子和大龙的关系你们想看正文还是看番外

还有嘎子的过去想怎么看)

 

我不知道下次更新是多久

我要滚去军训了

我真是一只世纪鸽子。

 

小标题太难了我太难了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Д༎ຶ`)

谢谢大嘎——

POTACHEE_toes
太久没画我亨了😢 永远爱17...

太久没画我亨了😢 永远爱17年的可爱鬼

太久没画我亨了😢 永远爱17年的可爱鬼

mochi

今天视频里的旋律超好听!!!人也超级帅!唉虽然还是油头,但我还是恋爱了😭😭😭

今天视频里的旋律超好听!!!人也超级帅!唉虽然还是油头,但我还是恋爱了😭😭😭

mochi
还记得那年我独里和云妹炫耀卜呐...

还记得那年我独里和云妹炫耀卜呐呐的小可爱吗???

还记得那年我独里和云妹炫耀卜呐呐的小可爱吗???

yotizzz
young blood! (上...

young blood!

(上色狗屎,就很菜

young blood!

(上色狗屎,就很菜

mochi

画个壁纸
是阳光大男孩

画个壁纸
是阳光大男孩

mochi

说点什么~
今天也依旧爱刘宪华

说点什么~
今天也依旧爱刘宪华

勤劳的搬运工
2019/08/08 刘宪华...

2019/08/08

刘宪华 IG更新:

△ I LUV U - Out tomorrow 6PM KST

刘宪华新歌8月9日下午6点发表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08/08

刘宪华 IG更新:

△ I LUV U - Out tomorrow 6PM KST

刘宪华新歌8月9日下午6点发表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mochi

七夕
最爱的依旧是你

七夕
最爱的依旧是你

䎅琂
wǒ jiàn...

wǒ jiàn guò zuì měi de xīng guāng ,què yě bú jí nǐ àn yè lǐ de zhù mù 。 ​​​
祝七夕快乐。

wǒ jiàn guò zuì měi de xīng guāng ,què yě bú jí nǐ àn yè lǐ de zhù mù 。 ​​​
祝七夕快乐。

勤劳的搬运工

2019/08/02

刘宪华 IG更新:

△ #비긴어게인3 오늘 9시! 본방 LET’S GO! Singing Shallow tonight @ 9PM!!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08/02

刘宪华 IG更新:

△ #비긴어게인3 오늘 9시! 본방 LET’S GO! Singing Shallow tonight @ 9PM!!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一生沦宪

水仙 总裁TrentX小提琴首席Henry

 

08.

       Henry他们聚餐的地点是在一家小酒吧,整个酒馆的装修很有情调,并不是那种人们印象中那种酒吧的模样,室内还有名驻唱歌手,自弹自唱着一些经典的老歌。

      

       因为人数较多,所以老板礼貌的问了一下可不可以分成两桌,成员们也没有什么意见便分成了两批,原本Alan是想和Henry一块却没想到,团里有个平日里就爱起哄的非拽着他一起喝酒不可,最后Alan也只能无...

 

08.

       Henry他们聚餐的地点是在一家小酒吧,整个酒馆的装修很有情调,并不是那种人们印象中那种酒吧的模样,室内还有名驻唱歌手,自弹自唱着一些经典的老歌。

      

       因为人数较多,所以老板礼貌的问了一下可不可以分成两桌,成员们也没有什么意见便分成了两批,原本Alan是想和Henry一块却没想到,团里有个平日里就爱起哄的非拽着他一起喝酒不可,最后Alan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向他妥了协,走之前还不舍的朝Henry的方向看了一眼,而Henry呢不太喜欢包厢的密闭式空间觉得有些压抑,所以大家用餐用到一半时他便找了个理由偷偷的溜了出来,独自一人坐到了一楼的吧台边。

    

      吧台后的酒柜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酒水有些瓶身的花纹细致的像件藏品,Henry从进来时便注意到了这面酒柜,而现在的他终于有时间能细细观看了,正当他看的起劲时,突然有一个男声对他说到“看来先生对我身后的酒柜很感兴趣”Henry闻声后抬眼一看,吧台后站着一位身着黑色马夹的男士,他礼貌性的对那位男士笑了笑说到“让您见笑了,有些酒瓶的花纹很有意思,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男士也笑了笑说到“那您不好奇褪掉包装的它们,本身带给您的味觉冲击吗?”

       

     “我没有喝过酒,不太懂其中的奥妙不过听您这么说,我有点想尝试一下”Henry笑到

        

      男士笑着摇了摇头回到“那酒柜里的那些,怕是与您无缘了,因为它们都是出了名的烈酒不太适合您这样的“初学者””接着他从柜台里拿出一套调酒的工具对Henry说到“或许您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调制一杯比较温和的”Henry听后向他道了声谢,然后很感兴趣的看起对方调酒来。

     

     只见男士拿起一个鸡尾酒碟,将酒碟的杯口用柠檬片沾湿,再抹上细盐让边缘沾上一层晶莹的盐霜,然后将三种酒水加上冰块放入调酒杯内摇晃均匀后,倒入酒碟放在了Henry的面前。

     

        Henry拿起酒碟试探性的尝了一口,味道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刺激浓烈,反而有种清鲜的口感,男士看到Henry有点意外的表情后便解释到“这种鸡尾酒叫Margarita,以浓郁清爽闻名我想您应该会喜欢”Henry握着酒碟笑到“谢谢您的推荐我很喜欢”

    

       接着男士笑着伸出手来说到“不客气,很高兴认识您我叫Calvin”

     

     “很高兴认识您我叫Henry”

   

       和Calvin闲聊了几句后,Henry便喝完了那杯Margarita和他道了别,在前台结完账后便又回到了二楼。

      

      “你刚刚去哪了?”

      

         

       一上楼Henry便被这种质问的语气所逼迫,这可让他反应了一会,然后发现原来是Alan,于是对他回答到“我有点不太习惯所以出去了一下”

        

      “你……不喜欢这个地方?”

         

      “没有啊,我很喜欢这里,它给我的感觉很舒服既不括噪也不寂静”Henry笑着回答到“谢谢你做的一切,我很感激,啊,我该走了消失太久了会被怀疑的,一会见”说完Henry便向Alan挥挥手,然后头也没回的进了包厢。

         

     

         独自一人留在过道的Alan好似明白了些什么,他躲闪的目光,他回避的语气,好像一把利刃刺痛着他,整整七年他对自己说过最多的除了感谢还是感谢,可Alan很清楚他想听的不仅仅只是Henry的感谢……

        

        

         回到包厢后的Henry暗自松了一口气,回想起刚刚Alan的语气和目光Henry便感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冷静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晚餐已经用了一大半,但是Henry并没有吃什么,就连拿在手上的果汁也都只喝了几口,过了一会他感觉身体有些不太对劲,眼前开始有了重影,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胃里开始有些酸胀了起来,有种想吐的感觉,身体表现出来的反应越来越强烈,让他忍不住的跑到洗手间,胃里酸胀的内容物终于被释放了出来,发泄完后还有些许透明的唾液残留在他的唇边,他用纸巾擦掉了嘴边的残留物,洗手池的水不断的流动着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他拱起手接了一小捧泼在了自己的脸上冷水那冰凉的触感才让他似乎清醒了一点。

       

          他抬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颈部的皮肤开始起了红点,Henry摸了摸那块皮肤,有种刺痛又瘙痒的感觉,然后痒感越来越明显,让他无法忍受的用指甲去抓挠,一道道红痕挂在他的颈部和锁骨之间,看上去像是某种“暧昧不清”的印记。 这不是什么好预兆,Henry有些紧张起来了,想要做些什么,但脑子里像是断片一样一片空白

    

        “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这是Henry临走前Trent对他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现在Henry的脑海里一直在重复回想着Trent的这句话,仿佛这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于是Henry拿出手机有些着急的翻找着自己的联系人想看到他的名字,几分钟后终于找到了Trent的电话号码,按下了拨出键,对方很快便接了电话。

       

          “你在哪里?”

   

        

          听到Trent那熟悉的声线,Henry有些焦躁的情绪才缓和了下来“Trent…………我……有点难受……”他其实刚刚没听清Trent在说些什么,只是很直观的将自己的感受说了出来

       

        

         “你喝酒了?” Trent很敏锐的捕捉到了Henry的异常问到。

          

         “一点点……”

          

        “你在哪,定位给我,我马上过来”

            

         “chronic…bar…二楼…303号”Henry断断续续的回答后,将定位发给了Trent便挂了电话,胃里又是一阵胀痛……

     

           另一边Trent挂完电话后很快便下了楼,他走的的步伐很快,没过多久便到了停车场,那只握着车钥匙的手紧紧的攥着,钥匙那坚硬的金属质感硌着他的掌心却也没觉得疼痛,上车后他将钥匙插进汽车的钥匙孔里,手心却被硌出了一道深深的压痕,接着发动机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上去像是一阵危险的低鸣,几乎是没有缓冲的时间,离开停车场后,一辆黑色轿车穿过一道道凌晨街道上路灯垂直照下来的光线,往一个方向极速驶去……

         

         Trent开的很快,没过多久便到了目的地,下车后他径直走进了酒吧,然后向前台询问到“您好,请问二楼303号在哪里?”

      

         前台小姐微笑着回答到“请跟我来”

       

         Trent向她道了声谢,便跟着她到了二楼,正当Trent正准备敲门进去时,忽然他从走廊的另一端看到了Henry的身影便临时转身跟了上去。

   

        Henry现在的衣物有些凌乱,身上还有些醒目的抓痕,看到这副画面后Trent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了起来,表情前所未有的阴沉。

   

       “Henry?”Trent走上前去,一边叫着他的名字,一边摇了摇有些醉了的Henry

         

        Henry模模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便抬起了头,脸上因为醉酒而泛起的红晕在暖白的灯光下格外显眼“嗯?…Trent!……你来……接我了吗?”

    

     看清楚Trent的脸后,醉酒状态下的Henry,有些激动用双手搂住Trent的脖颈,他那软糯的语气一直萦绕在Trent的耳边,滚烫的脸颊就那样肆无忌惮的紧贴着Trent冰凉的肌肤上,不知是相拥的太过亲密,还是心跳的太快。Henry的拥抱让Trent有些呼吸急促了起来。良久,他才用手臂回搂住Henry轻声说到“嗯,我来接你回家了……”

       

  

       

       

      

      

       

     

       

     

玖城

【原创】无题(3)

6

    乐声流畅地从少年的小提琴传出,优雅而足以令听众惊叹。少年微低头仿若仔细聆听,仔细看却能发现他的睫毛紧张得一颤一颤,偷偷拿余光窥探老师的表情。终于触及老师专注的眼神,瞄见老师严肃的神情,少年高悬的心一抖。

    “Again.”默默咽着口水,从这个音再起步。

    每次都这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看老师脸色的功夫可能比小提琴弹奏技术长得还快些……

    逐渐个子蹿得比老师高些许,脸皮也厚了。练琴时与老师偶有正面的眼神交流,在日常一串“Once more”...

6

    乐声流畅地从少年的小提琴传出,优雅而足以令听众惊叹。少年微低头仿若仔细聆听,仔细看却能发现他的睫毛紧张得一颤一颤,偷偷拿余光窥探老师的表情。终于触及老师专注的眼神,瞄见老师严肃的神情,少年高悬的心一抖。

    “Again.”默默咽着口水,从这个音再起步。

    每次都这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看老师脸色的功夫可能比小提琴弹奏技术长得还快些……

    逐渐个子蹿得比老师高些许,脸皮也厚了。练琴时与老师偶有正面的眼神交流,在日常一串“Once more”“Again”后会露出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

    巴巴望着老师看在他这么可爱的份上能少说几次,结果好像并无差别。

    作者评语:老师不吃这套好吗。

PS:

本人并不是henry的粉丝,写这篇文是为了送给朋友作礼物,所以希望能有粉丝说说看henry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提一些意见。另外本人很多领域知识匮乏,所以一些错误望不吝赐教。不喜勿喷。
此外这个小片段是根据 @汤少九!刘宪华的小女友! 的提议,非常感谢!(比心)

咖喱鸡腿腿

勋华小故事3


画风诡异,不喜勿喷,自娱自乐画着玩,请勿上升真人!


向往1: 晚上了,大家准备入睡


这次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了,完全没有逻辑的故事😂😂 就是随便乱涂吧😂😂😂

勋华小故事3


画风诡异,不喜勿喷,自娱自乐画着玩,请勿上升真人!


向往1: 晚上了,大家准备入睡


这次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了,完全没有逻辑的故事😂😂 就是随便乱涂吧😂😂😂

䎅琂

在飞云之下
以为忘了的家
在耳里说话
叫我别烦心那些痛与怕
半路上的我
穿上了回忆和风沙
飞云之下
我看着海霞
走月光沙滩
我也承认我还是会想她
且慢
前面听说风很大。

在飞云之下
以为忘了的家
在耳里说话
叫我别烦心那些痛与怕
半路上的我
穿上了回忆和风沙
飞云之下
我看着海霞
走月光沙滩
我也承认我还是会想她
且慢
前面听说风很大。

mochi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