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igh&Low

23.6万浏览    2065参与
LUXE

【雅広】OTP三十题-换穿对方的衣服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BAN ODAKE

  “……”琥珀盯。

  “……”九十九盯。

  “……干什么?”雨宫雅贵给自己又倒了杯酒,觉得被两人盯着有点发毛。

  琥珀和九十九又不言语地对视了一眼,突然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笑个不停,弄得雨宫雅贵更加莫名其妙。

  “雨宫雅贵你实在太嚣张了。”

  “太嚣张了哈哈哈哈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谈恋爱是不是哈哈哈哈哈。”

  

  雨宫雅贵:?


  “琥珀哥!九十九哥!”

   ...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BAN ODAKE

  “……”琥珀盯。

  “……”九十九盯。

  “……干什么?”雨宫雅贵给自己又倒了杯酒,觉得被两人盯着有点发毛。

  琥珀和九十九又不言语地对视了一眼,突然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笑个不停,弄得雨宫雅贵更加莫名其妙。

  “雨宫雅贵你实在太嚣张了。”

  “太嚣张了哈哈哈哈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谈恋爱是不是哈哈哈哈哈。”

  

  雨宫雅贵:?


  “琥珀哥!九十九哥!”

      正在雨宫雅贵看着对面两个人一脸懵的时候,酒吧大门打开,眼镜蛇和大和来了。

  他们也是好久没见了,互相拍肩拥抱,寒暄了许久,眼镜蛇这才发现二人身后还有一个活的雨宫雅贵。

  “你怎么在这儿?”

  “……你原来刚刚没看见我吗。”雨宫雅贵招招手打了个招呼:“活干完了来喝杯酒。”

  “你弟弟呢?难得看你俩分开活动。”“広斗说他懒得动弹,所以只有我在了。”

  

  不过比起这个。眼镜蛇眯起眼,盯着雅贵的脖子欲言又止。

  “你被谁咬了这是,怎么有一个牙印?”大和倒是毫无顾忌张口就问,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眼镜蛇拐了一胳膊。

  “啊?”雨宫雅贵愣了愣,下意识地看看自己身上,虽然看不到自己脖子上的印记,但他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糟糕,怎么穿着広斗的衣服出门了。”

  

  雨宫広斗和雨宫雅贵的穿衣风格其实没什么不一样,两人都是黑色系,只是雨宫広斗习惯翻领露出脖子的外套,而雨宫雅贵则穿得相对严实一点……

  结果今天雨宫雅贵错穿了弟弟的外套,连着里面的内衬都是広斗的那件低领……所以脖子上的痕迹完完全全暴露出来了。

  

  “咳……”琥珀低头倒了杯酒。

  “啧……”九十九摸口袋找烟。

  “嘶……”眼镜蛇假装没听见。

  “诶?这是你弟弟的衣服?”大和惊了。

  

  九十九看着一脸状况外的大和,无奈地点了根烟——这傻孩子,太招人疼了。

  

  “昨天睡得太晚,今天又太早起床,一时穿错了。”雨宫雅贵耸耸肩,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今天自己总觉得活动有些别扭。

  

  広斗的肩膀比自己的窄,自己可以完全轻松地把他抱在怀里,虽然会被他略表示嫌弃地推开。

  広斗擅长用拳头打架,但是平时却习惯把手缩进袖子里只露出指尖,所以外套的袖子喜欢长一点。

  広斗也总是把手揣在口袋里,所以他的外套都会有口袋,虽然会经常的找不到开口在哪里而烦躁。

  広斗比自己矮一点点,所以抱住他的时候可以正好把下巴垫在他肩上,虽然他很少能找到这种机会。

  

  眼镜蛇看着表情越来越不对劲的雨宫雅贵,适当的表现出一丝嫌弃。琥珀则捂着肚子憋笑憋的难受:

  “真没想到你们竟然玩这么过火……”

  “…………???”雨宫雅贵琢磨了半天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又看着三人一脸“我懂了不用解释”的表情,瞬间觉得自己冤得要命。

  

  天地良心,他和広斗才刚到三垒!!

  

  “年轻人还是要节制点……”

  “不我们……”

  “没什么的,大家都是男人,都懂……”

  懂个鬼啊懂!

  眼看雨宫雅贵要摔杯子,酒吧的门却又在这时被推开。


  雨宫広斗披着雨宫雅贵的外套走进来。

  “啊,広……”

  “衣服都能穿错,蠢死了。”広斗抬抬下巴跟几人打了声招呼,直接坐到雅贵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没注意。”雅贵吐吐舌头,脸上的酒窝却藏不住笑意,刚刚还在想他,这就来了。

  几人又喝了点酒随便聊了会儿,雨宫兄弟就在几人意味深长的目光中离开了。  

  

  “広斗你穿哥哥的衣服也很好看啊!果然有颜就是任性啊……别找了,我这件本来就没有口袋。”“闭嘴。”

  

  “我今天被他们误会了,因为広斗。”

  “哈?关我什么事?”

  “因为広斗给我留下的印记啊,他们以为我们……咳咳。”关键词用几声咳嗽混了过去,雨宫雅贵偏开脸。

  雨宫広斗将胳膊缩进袖子里,撇了撇嘴,显然对雅贵这件外套十分嫌弃:“蠢死了。”

  “诶?可我真的觉得広斗穿哥哥的衣服很好看,我觉得広斗的衣服我穿着也不错的啊 除了肩膀有点窄……啊,要不然下次试试男友衬衫……呜哇!别突然就上拳头啊!”

  “把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揍出来!”

  “怎么能这样!太过分了!哥哥要伤心了!哭给你看哦!!”

  “烦死了!!”雨宫広斗拉紧了身上没有口袋的外套,再次一拳抡了过去……


      ♠


      完全就这困劲写的,驴唇不对马嘴我也懒得改了。

      写这里真的会被愁死……雨宫兄弟装扮都差不多啊,互换衣服谁能看出来啦!就好像要村山宝宝和眼镜蛇换着穿横须贺谁能……好吧还是能看出来的,好歹颜色不一样。

     

  広斗穿衣服的习惯,我参考了电影,演唱会还有臣臣在节目里的各种……

      臣臣找不到口袋也是常事【超大声】


      我觉得我写的这个系列可以起个别名叫


      《雨宫雅贵今天挨打/骂了吗?》


     


锌镉熔融

【PB】时效长情(Ⅰ)

搞搞PB的AU

词曲作者专栏作家P和程序员B

沙雕A/B/O,纯得不能再纯,沙雕得不能再沙雕

一场从婚礼开始的闹剧

(姑且打了个Ⅰ,之后我尽力搞👌🏻)

——————————————————————


*

Ice踹门进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一刻了,他拿着手机看着乌漆嘛黑的房间一声怒吼,“B!他妈的婚车都快到了你他妈还没起来!”

床上的人一个鲤鱼打挺,“卧槽!”

他昨晚跟系统跟到凌晨四点,脑袋一沾枕头就昏睡过去,把今天这日子抛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做梦都只梦到在不停修复系统bug。

化妆师蹲在墙角捏着手机欲哭无泪,“我发誓我又敲门又打电话我真的以为婚礼要变成葬礼了。”

Ice飞...

搞搞PB的AU

词曲作者专栏作家P和程序员B

沙雕A/B/O,纯得不能再纯,沙雕得不能再沙雕

一场从婚礼开始的闹剧

(姑且打了个Ⅰ,之后我尽力搞👌🏻)

——————————————————————


*

Ice踹门进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一刻了,他拿着手机看着乌漆嘛黑的房间一声怒吼,“B!他妈的婚车都快到了你他妈还没起来!”

床上的人一个鲤鱼打挺,“卧槽!”

他昨晚跟系统跟到凌晨四点,脑袋一沾枕头就昏睡过去,把今天这日子抛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做梦都只梦到在不停修复系统bug。

化妆师蹲在墙角捏着手机欲哭无泪,“我发誓我又敲门又打电话我真的以为婚礼要变成葬礼了。”

Ice飞快打着字通知开车的Jesse,“慢点过来,和P说,Bernie那啥,才刚起床。”

Bernie彻底清醒了,飞速冲进浴室洗头洗澡。好在西装领带杂七杂八Sarah昨晚就挂好了,她拎着衣服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蹬蹬蹬”飞一样爬楼梯,隔着墙问Bernie,“你鞋藏了没!”

“藏了!”Bernie回她,“房顶那盏吊灯上,找得到我是狗!”

Sarah:“…你那么不想结婚你直说…”

Bernie甩着头发上的水珠从浴室飞奔出来,“衣服衣服衣服衣服,领带领带领带领带…”

“别急,”Sarah让化妆师把吹风机拿过来,“他们堵车了。”

 

Pearl瘫在婚车后座给Bernie发信息,“嗨,哥,听说你刚起来?”过很久也没有回复,Pearl想想觉得有点好笑,呵呵在那儿乐。

Jesse摁了两下喇叭,抬手看表,“快十点了,我看时间有点紧张。”

Pearl摆摆手,“不急不急,”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反正B才起床没多久。”

 

这婚结得有点着急。他俩在公司重逢才半个来月,某天突然说打算结婚,给Jesse一口水喷出来,“前前后后一个月就张罗完了,跟闹着玩儿似的。”

但他俩认识也跟闹着玩儿似的,学校分宿舍分劈叉了,两个学院奇妙混宿,所以认真追溯起来他俩有四年舍友情。

这人没熟之前人模狗样熟了之后就放飞自我,什么邋遢或正经的样子都见过,是个什么臭脾气也都一清二楚,知根知底连内裤花色都熟得不得了。

追过几次学姐学长谈过几次恋爱被甩的时候伤心难过多久全都心知肚明。

更别提大半夜结伴喝酒在马路牙子上吐得妈都不认得或者B忘打抑制剂半夜被几个A追着满操场跑还得是P上赶着救他这种荒唐事一箩筐。

所以他俩就说,就结个婚,有啥呀?——给Jesse惊得目瞪口呆。

 

Bernie的回复终于像他的起床速度一样缓慢地发过来,“你们可以先去打圈麻将再过来。”末尾附带一个跪地的表情。

Pearl回了个大拇指给他,“你这操作真是和以前一样稳。”他放下手机看着车窗外被玻璃膜镀上一层茶色的烈日当空,一种奇妙的荒唐感油然而生。

和Bernie认识之后的人生好像一直都挺荒唐的,Pearl之前想自己总比Bernie靠谱得多,中规中矩当个音乐生,写写专栏做做rapper。

结果刚认识这小子没几天他就来一出被A追着满操场跑的戏码,Pearl飞奔去找他的时候这小子跑得还挺快,净挑衅后边儿的几个壮汉是弱鸡,Pearl脑子里Bernie被吓得嘤嘤直哭的画面突然当机,他想的扛起兔子就跑的画面也没能用得上,变成他按着Bernie的脑袋忙不迭给人道歉。

“你这样的,放到十几年前早就被剥干净了,也就是伟大的人类快速进化进程救了你,你别太嘚瑟,”他给兔子灌药,又说,“把信息素收一收,不然我给你剥了。”

这才重逢多久,某天Bernie穿了两个走廊三层楼梯拐了八九个弯来找他,说不如咱俩结个婚。Pearl打字的双手蓦地一顿,“啊?”

然后这事儿就成了。

够荒唐够离谱够像Bernie的作风。

 

Bernie这头一边换衣服一边吹头发,“Sarah,我不会打领带……”Sarah翻了个白眼还是走过去给他系,她吸了吸鼻子,“药吃了没?”

Bernie眨巴眨巴眼睛,他有点怕Sarah,只好搔了搔鼻子,侧面回答,“…好像…似乎是…吃过了,嗯,又好像没吃。”

Sarah差点没给他的脑袋来一下,“Ice,”她转头朝门外喊,“冰箱里的药给我们Bernie配一针。”后半句她是说给Bernie听的,“我打不死你妈的。”

好歹是在婚车到的时候一切准备妥当,Bernie看着窗外面渐渐升腾的粉橙烟雾砸吧嘴,“达摩他们公司的烟花为什么这么花里胡哨?”他有点饿了,悄悄摸手机给Pearl发信息让他想办法带点吃的上来,过了会儿对方回了个ok的手势。

楼下。

Nine举着Pearl的手机如临大敌,“我说怎么没人堵门!兄弟们!Bernie说他饿了!赶紧想办法!不能败在这一关!”

Pearl看着他们突然翻箱倒柜或是直接夺门而出颇为感动,他的话被淹没在一片热闹里——“不用麻烦,他真的只是单纯饿了而已。”

所以他上楼的时候手里的大捧花被换成零食捧花也情有可原,后面跟着的pho他们手里提着不同种类的外卖,给Bernie排了个长队,把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咋的,”他看着一脸无奈的Pearl问他,“你们这是上市场换猪来了?”

找鞋的时候Bernie拍拍自己边上的位置让Pearl坐会儿,他们互相给对方竖起大拇指,“今天倒挺人模狗样的。”

过了会儿Bernie凑过去问他,“你有没有觉得哪儿不太对。”

Pearl托腮,“不是,明明是我俩的事儿我怎么觉得和我俩没啥关系?”

“英雄所见略同,”Bernie把瓜子递给他,“吃点儿不。”

 

可算是赶着十一点之前出发去酒店,Bernie踩着新鞋心里不怎么是滋味儿,他说,“我本来还觉得自己藏得天衣无缝,谁能想到你们找不到鞋还自己带来了。”

Pearl摊手,“你妈的我也没想到啊!”

安静下来一时无话甚至有点犯困,Bernie朝Pearl靠了靠,“我真的四点多才睡,早知道不定今天了。”

他们在婚礼前一周有过一次谈话。

Bernie一紧张就不停按手里的圆珠笔,咔哒咔哒咔哒,他说,“虽然很唐突但是我想来想去就只有你和我这样穿一条裤衩子的交情肯答应我这种无理要求。”

Pearl不停抖腿,“本来我也不答应,但是我妈逼着我结婚给我科普十年前的AO法则本人听到在头秃边缘徘徊。”

Bernie把笔一拍,就差拉着Pearl的手痛哭流涕,说,“兄弟你也是你妈逼的啊!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Pearl:“虽然都是被妈逼的但是能不能换个说法?”

总之就是这样达成的共识。

临散场Pearl犹豫再三又问了Bernie一遍,“我们这样真的可行吗?”

Bernie拍拍他的肩膀,“你不讨厌我我不讨厌你,就成了。何况我们算是同居四年,七年之痒都走过去一大半我觉得很可行。”

Pearl看着Bernie说得眉飞色舞,实在不忍心打断他,“行吧,”他说,“长期合租。”

 

走流程的时候Bernie听着音乐颇为感动,他拉着Pearl的袖子小小声,“你别说我还真挺感动的。”

Pearl没听清,保持微笑说,“是吧,我也觉得好听,我写的歌。”

主婚人是Jesse,他把话筒塞给Bernie,“说点什么。”

Bernie给Pearl使眼色,Pearl也给他使眼色,Bernie询问着点点头,Pearl坚定地点点头,Bernie拿起话筒清了清嗓子,“都来了啊。”

“我靠,”Pearl扯他衣角,“你他妈说什么呢?”

Jesse劈手夺回话筒,“你们看他激动得都不知道说点什么了哈哈。”

“都别说了,”村山咬着瓣儿橘子和関一起起哄,“亲一个!”

Pearl和Bernie杀人般的目光立刻死死盯着村山,吓得他一激灵,矮身躲到椅背后面儿去,就留了双浑圆的眼狡黠地看着他俩。

“小屁孩别说话,”Pearl在心里给Cobra竖起大拇指,就听Cobra恶狠狠地道,“还没交换戒指亲什么亲!”

行,是个狼灭。

戒指是他俩一起去选的,Pearl和Bernie说就当给自己买首饰于是Bernie欣然前往,结果选了半天真的各自买各自的,放一起完全不像是婚戒的样子,Ice差点用锅铲敲他们的头。

“没关系!”Pearl求生欲极强,对着Ice目光诚恳,“他开心就好!”

于是这会儿Bernie美滋滋戴上了想了好几天的新戒指,有一个问题,这戒指戴食指刚好,戴无名指大了那么一丢丢,他俩交换眼神,Bernie一握拳头,意思是,没关系我能行!

戴也戴了,酒也喝了,该来的总得来,台底下的村山眼睛都瞪得更圆了,恨不得近身观看的样子。

Pearl侧了侧身拿拇指压着Bernie的嘴唇,一个非常真又确实是假的亲吻盖在离Bernie距离零点五的地方,他突然有点喘不过气。

Pearl一脸“我聪明吧!”的样子看着他,Bernie忍不住笑起来,想着这他妈的,还不如真亲呢。

LUXE

我们村山小可爱长大了QAQ

麻麻好欣慰啊【擦眼泪】

我们村山小可爱长大了QAQ

麻麻好欣慰啊【擦眼泪】

搬磚鯨魚

《物語》/司楓

*ooc警告
*能接受請往下

高城司和花岡楓士雄
這是截然不同的兩人
他們擁有著,截然不同的故事。

——卻在某個時機下,他們的人生重合了。

———————————————————

高城司,一個普通的男人
就讀鬼邪高校,二年級
擁有被許多人羨慕的實力,甚至被推崇做老大。
但他本人倒是不怎麼樂意,他不斷的不斷的拒絕
被問到最後,耐心已經消失了,也不想再繼續了

所以
——他選擇放棄。

「不想再繼續了
沒有你的存在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頂點的風景,我只想跟你一起看。
這算什麼,說好一起的約定,就這樣輕輕鬆鬆的被你毀掉了,楓士雄。」

高城司,喜歡楓士雄。
很喜歡很喜歡。
喜歡到無法自拔。
喜歡他笑起來的樣子,喜歡他叫著司...

*ooc警告
*能接受請往下

高城司和花岡楓士雄
這是截然不同的兩人
他們擁有著,截然不同的故事。

——卻在某個時機下,他們的人生重合了。

———————————————————

高城司,一個普通的男人
就讀鬼邪高校,二年級
擁有被許多人羨慕的實力,甚至被推崇做老大。
但他本人倒是不怎麼樂意,他不斷的不斷的拒絕
被問到最後,耐心已經消失了,也不想再繼續了

所以
——他選擇放棄。

「不想再繼續了
沒有你的存在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頂點的風景,我只想跟你一起看。
這算什麼,說好一起的約定,就這樣輕輕鬆鬆的被你毀掉了,楓士雄。」

高城司,喜歡楓士雄。
很喜歡很喜歡。
喜歡到無法自拔。
喜歡他笑起來的樣子,喜歡他叫著司的聲音
喜歡他細長的眼睛,喜歡他閃亮的瞳孔。
楓士雄的一切,高城司的無法自拔的喜歡著且愛著。

花岡楓士雄,樂天派的傻子,周圍有很多很多被他魅力所吸引的跟隨者。

他的身旁有很多人,可是高城司呢?
高城司沒有,他只有楓士雄。

花岡楓士雄沒有司也可以活下去。
但是高城司沒有楓士雄就活不下去。

「那個任性的傢伙,到了新的地方一定能活的很好」
是啊,楓士雄確實很任性,而且還很傻
「但是,只要他開心就好,只要他還笑著,我就會一直在這裡」
但是啊,高城司卻無條件的接受了這一切
因為他喜歡著,喜歡著花岡楓士雄這個人。

其實高城司很纖細,他想的東西很多
甚至嫌太多。
他喜歡著楓士雄,卻無法輕易說出,他怕一旦說了,或許就再也無法站在楓士雄身旁
所以他退卻了。
退的遠遠的,把自己降到最低最卑微的地方。

「沒關係,只要他願意,我會一直一直在這裡等他」

高城司,稱號是-沈睡的獅子
常常被吐槽為什麼不醒。
……
……
……那只是因為,能叫醒他的人

還沒回來而已。

END.

鯨魚: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老話一句司楓結婚(⁎⁍̴̛ᴗ⁍̴̛⁎)

Lazer

宣群啦!
这里是个建了不知道多久的小群,群主日常失踪,但是管理可不会.. ...各位大可爱都来玩耍啊!
可爱村长在线求一个车车
人少皮多
暂不开重皮
欢迎各位!

宣群啦!
这里是个建了不知道多久的小群,群主日常失踪,但是管理可不会.. ...各位大可爱都来玩耍啊!
可爱村长在线求一个车车
人少皮多
暂不开重皮
欢迎各位!

拂晓
我死了我家锁死了我家都接吻了我...

我死了我家锁死了我家都接吻了我疯魔了我要爬回来产粮了

我死了我家锁死了我家都接吻了我疯魔了我要爬回来产粮了

亓斉亓是谁呀~

BGM:Maria-青柳翔 演唱会版本

本来想剪一个琥九的(好冷啊好冷啊琥九好冷啊~嗨喽本来就挺冷),但是感觉剪成了99个人??

第一次剪这么长的cp向吧...

上一次说是要剪白魔的结果先剪了99(苦情脸太可怜太心动了)。99除了无限还有点人气有点表情,后期简直游魂一个,大写的暗恋备胎苦情剧,工地真是太会了,这种兄弟情请给我来一打。琥珀你快回头看看他!!!

至于为什么没有剪白魔呢?其实是想剪koo的,但是镜头是在太少,大概会剪成群像,并且要找一首骚气的?歌来配

最后...好冷啊好冷啊嗨喽好冷啊冷到我都产粮啦

BGM:Maria-青柳翔 演唱会版本

本来想剪一个琥九的(好冷啊好冷啊琥九好冷啊~嗨喽本来就挺冷),但是感觉剪成了99个人??

第一次剪这么长的cp向吧...

上一次说是要剪白魔的结果先剪了99(苦情脸太可怜太心动了)。99除了无限还有点人气有点表情,后期简直游魂一个,大写的暗恋备胎苦情剧,工地真是太会了,这种兄弟情请给我来一打。琥珀你快回头看看他!!!

至于为什么没有剪白魔呢?其实是想剪koo的,但是镜头是在太少,大概会剪成群像,并且要找一首骚气的?歌来配

最后...好冷啊好冷啊嗨喽好冷啊冷到我都产粮啦

ATM提款姬

#フォロワーの推しが描きたい


結果大家跟我同推,還是再畫流司www



最近很多事


我只覺得


人呀,不管跟家人還是朋友,又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小事


相處最重要的一直都是兩個字



尊重



晚安😴



共勉之

#フォロワーの推しが描きたい


結果大家跟我同推,還是再畫流司www






最近很多事


我只覺得


人呀,不管跟家人還是朋友,又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小事


相處最重要的一直都是兩個字




尊重






晚安😴




共勉之

Romanticano

Green Day:避暑之地(尊スモ)

本來是14號要發的結果拖到現在……原本想著8/14正好是8/6與8/22的中間生日,結果我始終沒寫完就拖到今天了,還好能壓線發出來XD

今年是中之人豐收年啊能再共演真是太好了////// 這裡也依照慣例寫了尊煙,他們在我的時間軸裡走得很慢,希望永遠都不要走完。


--


  在一個炎熱的夏日,尊龍隔了一週半再度踏進無名街,他和幾位打過關係的住民友好地招呼,這些人會在他不在的時候向他報備Smoky的消息,因此Smoky前些日子老毛病又復發的事情他是清楚的,無奈手頭上正忙,直至現在才能回來。他熟門熟路地走了捷徑抵達Smoky待的小屋,屋內被素色的門簾虛掩住,門口守著金色頭髮的二...

本來是14號要發的結果拖到現在……原本想著8/14正好是8/6與8/22的中間生日,結果我始終沒寫完就拖到今天了,還好能壓線發出來XD

今年是中之人豐收年啊能再共演真是太好了////// 這裡也依照慣例寫了尊煙,他們在我的時間軸裡走得很慢,希望永遠都不要走完。


--


  在一個炎熱的夏日,尊龍隔了一週半再度踏進無名街,他和幾位打過關係的住民友好地招呼,這些人會在他不在的時候向他報備Smoky的消息,因此Smoky前些日子老毛病又復發的事情他是清楚的,無奈手頭上正忙,直至現在才能回來。他熟門熟路地走了捷徑抵達Smoky待的小屋,屋內被素色的門簾虛掩住,門口守著金色頭髮的二把手。

  「你來做什麼?」Takeshi見到尊龍語氣一如往常地不怎麼好,「Smoky狀況才好一點,別來煩他。」

  「我──」

  「是尊龍嗎?」

  他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屋內的聲音打斷,Takeshi回頭探進門,小聲說了幾句後才轉回來又瞪了他一眼,示意讓他進去。

  Smoky在草蓆上席地而坐,看起來精神還算不錯,尊龍以面對面的姿勢再度細細端詳了他的樣子,再緩慢地向前靠近,像是要馴服野外的貓咪一樣,輕輕地抓住手,拇指小力搓揉他的手背,Smoky雖然沒有對他的行為作出回應,不過明顯處於一個放鬆的狀態。在反覆摸了幾次後,尊龍突然靠近想親吻他,不過自然被Smoky躲過了。

  「這裡不行,外面孩子都在。」

  「知道了。」尊龍露出微笑,「我今天是想帶你出去走走的,請問願意賞個光嗎?」

 

  「Smoky!你要出去?」Takeshi看見Smoky跟在尊龍後踏出房門時不禁叫了出聲,「你的身體還好嗎?」

  「沒事,今天天氣也挺好的,也是該出去曬一下太陽。」

  「……但要騎車?」

  Takeshi的眼神狠狠掃過尊龍,尊龍立刻抬起雙手先示弱,「我保證會慢慢騎,絕對不會讓Smoky著涼的。」

  感受著聚集起來的Rude Boys們不友善的目光,尊龍和嘴角帶著微笑的Smoky離開了無名街,他替Smoky戴好安全帽,兩人跨上車。Smoky沒多問目的地,尊龍也樂得想給他驚喜,他們一路騎到距離無名街區域不遠的一個山坡上,這裡是他不久前偶然發現的地方,雖說從地上鋪著石階看起來這裡是被整理過的,不過他經過了幾次都沒見過什麼人,自是適合幽會的絕佳景點。

  山坡並不太高,比起平常Rude Boys能爬上的高處看到的東西少多了,不過被諸多樹木包圍著,即使是艷陽高照的此刻,體感溫度反而比原先降低了一些。

  「這裡不錯吧,空氣也很好。」

  「嗯。」

  他們肩並肩坐下,看著遠方安靜了好一會,像是停滯了一般,僅有慢慢變暗的天色才能感受到時間的流動。

  「雖然我偶爾會不在你身邊……但還是希望你遇到事情能跟我說,也可以多依靠我一點。」

  Smoky沒有回應,身體向右傾斜靠在他的肩上,尊龍不禁失笑。

  「你啊……算了,這樣也很好。」他反手摸了摸Smoky的頭髮,「如果今天不把你送回家,我會不會再也無法踏進無名街?」

  「很有可能喔。」

  「好吧。」尊龍改將他整個人抱進懷裡,「那讓我維持這個姿勢一下吧。」


Mona(≧ω≦)Ace&Krystal

各位我想问个问题,如果我写热街的乙女向你们有人看么?

0

各位我想问个问题,如果我写热街的乙女向你们有人看么?

0


Mona(≧ω≦)Ace&Krystal

新增了一些 然而还是没写完QAQ

开碰碰车啦 请系好安全带阿

爱你们!!!

目前还在西安旅游,jio都要废了。

人挤人:)

开碰碰车啦 请系好安全带阿

爱你们!!!

目前还在西安旅游,jio都要废了。

人挤人:)


铃木太阳

【High&low/蛇村】限定七日——小村长育成计划(4)

竟然更新这篇了?!

我是人间体ooc

自己都有点搞不下去了憋打我打我我就哭

↑神志不清

 

 

便利店里略刺眼的白色灯光令小村山原本昏昏欲睡的神经又活跃起来,贴在Cobra怀里左顾右盼,像极了正在寻找毛线球的奶猫。

Cobra抱着小村山,手里还提了个篮子。需要什么,便叫怀里的小家伙将东西从货架上取下,丢进篮子里。

画面是无比的和谐。


经过洗浴用品区,毛巾浴巾什么的都塞进了购物篮里。Cobra正想着东西买齐该去结账了,身上的衬衫却被轻轻地拉扯了几下。

"扣不辣酱……"

想都不用想,这些小动作自然是怀里的孩子干的。

正想出声询问,当目光...

竟然更新这篇了?!

我是人间体ooc

自己都有点搞不下去了憋打我打我我就哭

↑神志不清

 

 

便利店里略刺眼的白色灯光令小村山原本昏昏欲睡的神经又活跃起来,贴在Cobra怀里左顾右盼,像极了正在寻找毛线球的奶猫。

Cobra抱着小村山,手里还提了个篮子。需要什么,便叫怀里的小家伙将东西从货架上取下,丢进篮子里。

画面是无比的和谐。


经过洗浴用品区,毛巾浴巾什么的都塞进了购物篮里。Cobra正想着东西买齐该去结账了,身上的衬衫却被轻轻地拉扯了几下。

"扣不辣酱……"

想都不用想,这些小动作自然是怀里的孩子干的。

正想出声询问,当目光顺着小村山的视线流去,Cobra也就明白了。

完完全全变成小孩子了啊。

那是一层摆满了橡胶小黄鸭的货架,就是那种可以放在浴缸里的小黄鸭,吸引了孩子的目光。

——完了,又是那种像小黑猫一样的、亮晶晶的眼神。

于是Cobra径直走过去,"那就,买几个吧。"

孩子发出小小的欢呼声,小心翼翼地捧了一只小黄鸭放进购物篮里。

"不多来几只吗?"

小村山摇了摇头,"是扣不辣酱送给我的,一个就已经足够啦——"

可恶。Cobra偏过头去。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啊……

看起来是番长的大胜利——

————————————

小黄鸭漂在浴缸里的水面上,最左侧的水龙头仍在哗哗地放着热水,水柱直冲进浴缸里,溅起一圈水花,同时改变了流速,小黄鸭在波浪上起起伏伏。

小村山坐在浴缸旁边的小板凳上,低着头在玩自己的手指。Cobra坐在后边,往手心里挤了些洗发水。

"呐扣不拉酱——"

"怎么了?"在小村山湿濡濡的头发上抹上了洗发水,

轻轻抓了几下就起了泡泡。

"感觉好奇怪噢……本来、好像是在家里面睡觉来着,但是醒来以后就全、部都不一样了……"接下来是轻松的声音,"不过遇到了扣不辣酱、果然好幸运噢——但是、还是有好多东西完——全不明白……"

"……不要想这么多,应该很快就会回归正常吧。"

"唔,什么正常……啊啊啊泡泡进到眼睛里了、!"

Cobra立即起身到了小村山面前,想要用手把孩子的脸抹干净时却又记起自己手上全是泡沫,顿了顿才转身去架子那儿拿了条干净的毛巾塞到小村山手里。

这一闹令两人都忘记了刚刚的话题,想着也算是洗好头发了,便让孩子闭上眼睛塞住耳朵用花洒喷头冲掉了泡泡。

为了避免发生什么意外,浴缸里的水并不是很深,小村山坐在里面,大概是刚没过胸口的高度。

孩子在专心致志地研究着小黄鸭,时不时用力捏一下,橡胶玩具就会发出类似于鸭子叫的声音,小村山也会跟着咯咯咯地笑。

—————————————

自己是何时喜欢上村山良树的,Cobra也记不清了。第一回见到他时,与其说是像猫,不如说是黑豹。故意拖长的尾音听起来有点猫科动物撒娇的意味,而单挑时拳拳到肉的打击感也是实实在在的。

那时他的拳头并未带着信念。

"我究竟哪里跟你不一样啊!"

村山带着些哭腔和气音的质问,不顾早已磕破的肌肤仍一下一下地捶打着地面的声音,是最初的印象。

而后当那个名叫轟的后辈来挑事时,解掉发带,满眼迷茫的村山,的确是有那么几分像迷路走失的猫咪。

"呐Cobraちゃん,稍微陪我一下。"

之后就是一口一个Cobraちゃん这样叫,不管如何阻止都不能改变这个大龄高中生的糟糕习惯,甚至提出什么要加入山王的无理要求。

……

或许,每一帧回忆都是契机。

—————————————

在小村山玩鸭子的时间里,Cobra也整顿好了自己。

"不早了,睡觉吧。"用大浴巾将孩子裹起来抱到床上,打开吹风机的开关让热风扫过小村山湿乎乎的发丝。仓促地没有购置孩子的睡衣,便用自己不常穿的白色T恤代替,看起来到还真的有些像小裙子的感觉。

"扣不辣酱晚安——"是带着困倦的声音。

"嗯。"答复了一声后,Cobra闭上眼睛冥想。本身就不是能快速入睡的人,经过今天这样多重打击就更睡不着了。

夜里很安静,只有窗外几声鸟鸣时不时飘来。

——任何声音都很明显,包括孩子小小的抽泣。

"怎么了?"Cobra翻身过去抱住他。

"……"窄窄的肩膀微微颤抖着。

Cobra轻轻地拍着孩子的后背。小村山咬了咬下唇,用着很轻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就是、有一点点……想妈妈了……"用手背抹去眼泪,似乎在安慰自己似的说着"没事的、没事的……"

毕竟现在的可不是那位没心没肺不可一世的鬼邪高的番长,只是一个走失的五岁的小男孩。

Cobra一颗心都被揪的发疼,由于不擅长表达,一时间竟想不出来要说点什么,只是小声重复着孩子的话,"没事的……"

渐渐地,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假如能做一个很棒的梦,也挺好的吧。Cobra这样想着。


今夜月色正好。

 

Mona(≧ω≦)Ace&Krystal
,我恨你老福特!!!又又又屏蔽...

,我恨你老福特!!!
又又又屏蔽!!!
淦 明天去尝试石墨。
自闭了自闭了

,我恨你老福特!!!
又又又屏蔽!!!
淦 明天去尝试石墨。
自闭了自闭了

Mona(≧ω≦)Ace&Krystal

all轰ABO 第四章 日常拖更请见谅

先发脑洞,再发车(义正言辞)请相信我,车马上就弄好了!我刚刚发了一次被屏了,我待会再去骚扰一下大佬该怎么在外网开链接QAQ

(这里非酋本人,好不容易再抽了一次闪耀,结果跟上一张一毛一样,真 自闭了)

“文明的湮灭如烟花般绚烂,……”

“喂喂喂,这明明是BL文吧╰(‵□′)╯,怎么突然变成闪耀暖暖了?!”

“闭嘴吧!混蛋!说得好像是你不养女儿一样!虽然是BL文,但是轰酱对于我而言就跟女儿一样呢。”某人慢吞吞地说,嘴角的弧度猛然间增大,“我发誓我想到了一个绝佳的点子,绝不坑人。”

“呵,”那人冷笑到,“上次你想的好点子把我轰酱坑成一个娇弱可欺(实力强大且锤爆了两个ALPHA...

all轰ABO 第四章 日常拖更请见谅

先发脑洞,再发车(义正言辞)请相信我,车马上就弄好了!我刚刚发了一次被屏了,我待会再去骚扰一下大佬该怎么在外网开链接QAQ

(这里非酋本人,好不容易再抽了一次闪耀,结果跟上一张一毛一样,真 自闭了)

“文明的湮灭如烟花般绚烂,……”

“喂喂喂,这明明是BL文吧╰(‵□′)╯,怎么突然变成闪耀暖暖了?!”

“闭嘴吧!混蛋!说得好像是你不养女儿一样!虽然是BL文,但是轰酱对于我而言就跟女儿一样呢。”某人慢吞吞地说,嘴角的弧度猛然间增大,“我发誓我想到了一个绝佳的点子,绝不坑人。”

“呵,”那人冷笑到,“上次你想的好点子把我轰酱坑成一个娇弱可欺(实力强大且锤爆了两个ALPHA)的OMEGA,你还好意思再想一个点子?”

“我只是想改变一下OMEGA的固有形象,毕竟实力强大的OMEGA更加甜美好瞌不对吗??”某人义正言辞地说,“这次的点子实际上是对上次的一个衍生,讲的是轰酱在进入鬼邪高之前所发生的那些事。由于我不太清楚轰酱的具体年龄,所以还是假定轰酱入学那年是17岁,然后留级的吗?但是由于我还是不太清楚轰酱被欺凌的年龄,就还是假定14岁好了(●°u°●)​ 」。这篇文主要讲的轰的变强(帅)之路的岁月,大概会在我写完这一篇第五章时与其同步更新。并且,由于私设不要钱ヽ(≧Д≦)ノ,所以我们可以尽情幻想轰的变强过程(感情经历),比如我之前的写的和日向的剧情以及和眼镜蛇的剧情,比如在日向被仇敌打昏过去时把他安置房中,以及初至SWORD时(私设之前轰还来过一次SWORD)被欺凌时救下,或者是轰请的私人格斗教练换了几个,最后不知为啥机缘巧合某位音乐与时尚幼稚园的成员来代课等等。”我觉得很奶思!

“呵,”那人不屑地说,“你还是先填坑再说吧,你这个鸽子!”

(结尾里顺便给大家安利最近在小破站上看到的改编版BAD GUY ———咕GUY)

(衷心祝愿那些被霸凌过的人能够坚强应对,机智反抗,获得应有的公道。祝那些故意霸凌别人且死活不改等等的人早s早超生)

(愿世界能够变好)

(来自一个差点就被狠狠霸凌的人的衷心祝福)


铃木太阳

【High&low/蛇村】CHILDISH

昨天的自闭产物

有一些捏造

意识流

写的超烂

以上↑

 

 

 

村山良树是一个非常孩子气的人。长相也是,性格也是。那对又大又亮的猫眼总是藏在深蓝的发带底下,像原石中的宝玉有待人发掘。肉肉的下唇看起来似乎还有点……人畜无害的样子。最喜欢的食物是那种酸酸甜甜的番茄沙司,这个傻小孩曾经甚至扬言要和番茄酱过一辈子。

认识的人也知道,村山就连打架的时候也是这样。

「哟、关ちゃん,这是骑马战吗——!」

大笑着踩上人梯冲过去,踹翻敌人的同时也从高处摔落在地。

「这不是很有趣嘛——!」

「鬼邪高中课外授课现在开始——!」

「起立!行礼!...

昨天的自闭产物

有一些捏造

意识流

写的超烂

以上↑

 

 

 

村山良树是一个非常孩子气的人。长相也是,性格也是。那对又大又亮的猫眼总是藏在深蓝的发带底下,像原石中的宝玉有待人发掘。肉肉的下唇看起来似乎还有点……人畜无害的样子。最喜欢的食物是那种酸酸甜甜的番茄沙司,这个傻小孩曾经甚至扬言要和番茄酱过一辈子。

认识的人也知道,村山就连打架的时候也是这样。

「哟、关ちゃん,这是骑马战吗——!」

大笑着踩上人梯冲过去,踹翻敌人的同时也从高处摔落在地。

「这不是很有趣嘛——!」

「鬼邪高中课外授课现在开始——!」

「起立!行礼!坐下——」

——总之是个不怕痛也不怕死的傻小孩。

—————————————

Cobra的孩子气在MUGEN时代的结束时也随之而去了。原来那个爱笑的,喜欢与伙伴打趣的,有一个当idol的梦甚至还在卡片上练习过星星签名的金发男孩已经不见了。

但哪怕是现在这样沉默寡言的山王总长,也还是保留着可爱的一面。或许没人想相信这样热血而强大的毒蛇总长是个没救的甜食党。吃小蛋糕的时候、特别是草莓味的时候,Cobra会露出MUGEN时期那个小傻缺一样的表情。

当然、这种事情,不可说不可说——

————————————

Cobra和村山的年龄差并不大,可将他们俩放在一起,村山那种浓浓的年下感就显露无疑了。拖长了尾音叫什么「Cobraちゃん」,总是有一种人在向自己撒娇的错觉。所以一开始绝对是把Cobra当成那种知心大哥哥的角色吧、也许。

村山是个大直球,什么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这样的他或许刚刚好能融化Cobra冰山一样的外壳。

他们会在一起,从前是,今后也是。

*启辽

!是烟哥哥

“你在守望着家人们的时候,有没有多少也想着自己一些。”

我永远爱他呜呜呜呜

!是烟哥哥






“你在守望着家人们的时候,有没有多少也想着自己一些。”






我永远爱他呜呜呜呜

LUXE
黑色短袖黑色沙发阳光明媚 ……...

黑色短袖
黑色沙发
阳光明媚

……
不烫吗?【理智发言】

鬼邪高特色菜煎小司???

黑色短袖
黑色沙发
阳光明媚

……
不烫吗?【理智发言】

鬼邪高特色菜煎小司???

琦雲雲

杰西蛇:Nothing( 楔子)

 

 

幽暗的地下實驗室,七彎八拐,找不到出路,如同一座要人性命的巨大迷宮。

MIGHTY WARRIORS的首領ICE憤恨地踹倒一張陳舊的辦公椅,這次他帶著團隊中的所有精英一同深入虎穴,原以為做好完全準備,沒想到還是落入Pharmacy公司的陷阱當中。

可惡!還是太大意了。

BERNIE腹部受了傷,狀況不太樂觀,唯一慶幸的是並未受到感染。但是帶著一名幾乎昏迷的傷患逃命,真是前途未卜呀!不過,放棄同伴從來不是MIGHTY的選擇,不是嗎?

遠處傳來腳步聲和人聲,看來他們躲藏在廢棄辦公室還是被找到了。

ICE用眼神示意PEARL和NINE,準備隨時提槍殺出一條血路。

「ICE!過來...

 

 

幽暗的地下實驗室,七彎八拐,找不到出路,如同一座要人性命的巨大迷宮。

MIGHTY WARRIORS的首領ICE憤恨地踹倒一張陳舊的辦公椅,這次他帶著團隊中的所有精英一同深入虎穴,原以為做好完全準備,沒想到還是落入Pharmacy公司的陷阱當中。

可惡!還是太大意了。

BERNIE腹部受了傷,狀況不太樂觀,唯一慶幸的是並未受到感染。但是帶著一名幾乎昏迷的傷患逃命,真是前途未卜呀!不過,放棄同伴從來不是MIGHTY的選擇,不是嗎?

遠處傳來腳步聲和人聲,看來他們躲藏在廢棄辦公室還是被找到了。

ICE用眼神示意PEARL和NINE,準備隨時提槍殺出一條血路。

「ICE!過來這裡。」

負責探路的劉回來了,帶著ICE等人往實驗室更深的地方前行,最後來到了盡頭,是一座巨大的隔離間,入口處寫著【Nothing】。

「看上去像是已被清空的隔離艙,可以能過去拿來飼養什麼實驗體之類的,從這裡進入也許會找到出口。」劉這麼說道。

情況已經不容許ICE多做考慮,BERNIE命在旦夕,必須馬上接受治療。

「只能賭一賭了。」說完,ICE領著眾人進入漆黑一片的隔離艙。


「那些溜進來的老鼠呢?」

「依照您的命令,引誘他們進入Nothing的實驗室。」

「很好,這下我們連收屍都不用了。」

「報告!不好了,請看這段監控紀錄器拍下的畫面。」

畫面上,一群雇傭兵從一類似通風孔的地方爬出去,他們全身穿著黑色防護衣而無法辨識身分。

除了一個人,那個一頭金髮彷彿閃耀的光芒的男人。

金髮男子跟著雇傭兵逃出這個地下牢籠。臨走前,他甚至看了一眼鏡頭,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而鏡頭明顯拍到了,他未著寸縷的右邊胸口上,一顆微微閃動紅光的心臟圖案。

「Nothing!」


西元2088年。

全世界陷入化武感染的動亂,一開始只是單純的毒氣洩漏事件,卻逐漸失控,演變成危及全球的生化攻擊。

直到一間長期與美國軍/方合作的藥品公司「Pharmacy」研究出救命血清,才暫時解除人類滅亡的危機,Pharmacy一夕間成為拯救世界的英雄,影響力超越所有國家的領袖,難能可貴的是,Pharmacy沒有讓血清坐地起價,反而平價輸入給每個國家,並成立救難公司,治療那些感染較為嚴重的病患。

可是,沒有人能料到,人類能製作出血清,病/毒也能進化。

Pharmacy的老闆發表宣言,將和全體人類一同奮戰到勝利的時刻,至此,這家小小的製藥公司,化身成為整個世界的無冕帝王。


------------------------


我回來了~

這次去了趟日本,把呆妹好好看了個遍,我好幸福啊!

咳咳~回來就乖乖填坑了

如各位所見,這是一篇序章,末日的AU世界觀

未來大約是一周填舊坑,一周放新文

對峙番外和脫狗短篇都會慢慢補上,請大家放心


🔴⚫️🎧🎶

[high&low][pb/珍珠兔]光与暗

  • 取标题废(真的不会取orz

  • 一个pb小短篇


        加入mighty之前,Bernie和Pearl见面的次数可以少到一年不上五次,每次见面不到两个小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虽然两人会为再次的见面而感到兴奋,分离后却也没有说想念对方到死的那种境界。

        但是加入mighty后,Bernie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Pearl了。可能自己一个星期没有见到Pearl自己都会坐不住...

  • 取标题废(真的不会取orz

  • 一个pb小短篇


        加入mighty之前,Bernie和Pearl见面的次数可以少到一年不上五次,每次见面不到两个小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虽然两人会为再次的见面而感到兴奋,分离后却也没有说想念对方到死的那种境界。

        但是加入mighty后,Bernie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Pearl了。可能自己一个星期没有见到Pearl自己都会坐不住,想要翻出全世界监控要知道他此时此刻在干什么。

        Bernie觉得自己这么下去不行,必须回归一下以前的样子,要不然pearl接长途任务的时候自己可能就这么废了。说是容易做起来难,mighty有自己的别墅,高层人物都住在里面。这也导致Bernie想习惯Pearl不在都不行,况且他们就住隔壁抬头不见低头见。

 

「我本来可以适应黑暗,如果你不曾给过我光明。」

 

办法也倒不是完全没有,Bernie觉得自己至少要不那么跟在Pearl身边。

“所以你就来找我?这里可不是托儿所。”

Bernie坐在Jesse房间的椅子上看着躺在床上刷手机的Jesse。

“也不是,只是突然起了兴致。”

“我可没有时间照顾一只兔子。”

“好好,Jesse大人每天的时间就是和某位总长大人。。”

话还没说完Jesse一脸慈祥的看着Bernie。

“你想死吗?”

“噫——!果然跟人待久了就会被影响啊!”

Jesse把手机揣进兜里,走出了房间。

“你给我出去,我现在要出去不可能放你一个人在我房间里。”

“怎么?怕我发现你偷偷带某人回来?还是怕我安装窃听器?还是怕我偷你钱?”

“全部。虽然也不能用怕来形容,总之我要走了你给我出去。”

“噫——”

Jesse看Bernie迟迟赖着,就作势走向了Bernie的房间。果不其然Bernie光速离开了Jesse的房间。

“这还差不多。”

Jesse走后Bernie也没兴趣待在自己的房间。他看向自己隔壁的门,虽然说是要试着远离Pearl,但是Bernie还是敲上了门。

“进来!”

Bernie走了进去。

“B?你会敲门还真是少见啊。”

“抱歉,打扰你写歌词了?”

“也没有。”

有时候Bernie就会无缘无故待在Pearl的房间里,Pearl本人也没有拒绝或是不喜欢这样。Bernie坐到了Pearl的床上盖上了被子。

“要睡觉的话去你自己房间睡不好吗?”

“我想在这里做一下音轨。”

“哦。”

Pearl回到桌子上专注想着歌词,Bernie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在盯着Pearl手里转来转去的铅笔。像是感觉到了视线Pearl转头就看到和自己对上眼的Bernie。

“怎么了?”

“没什么。”

Bernie把注意力放回电脑屏幕上的音轨软件,不知不觉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他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在Pearl的床上睡着了。Bernie在床头柜上找到了自己的帽子,估计是Pearl摘下来的。

“醒了?”

拿着两杯水进来的Pearl坐在了床边。

“最近很累吗?

“我睡了那么久吗?”

“也没有,只是我看你音轨也没做多少。”

Bernie打开电脑看到了寥寥无几的两三条轨迹。

“没有灵感了?”

“不太清楚,最近老是不在状态上。”

Bernie结果Pearl递过来的水。

“快要吃晚饭了,差不多就下楼去吧。”

Pearl揉了揉Bernie的头发。

“嗯。。”

Pearl时不时就会摸Bernie的头,他本人一点都不在意甚至有点喜欢。走下楼,Bernie发现别墅里有点安静。

“我们mighty的人都在同一天死光了?”

“傻兔子说什么呢,Jesse他说今天不回来了,Diddy和Dixie出去玩了,Sarah少见的说想一个人出去喝喝酒。所以今天稍微少了点人。”

“哦哦。”

吃完晚饭,Bernie拿着酒杯靠在别墅阳台的栏杆上吹着夜风。

“在想什么呢?”

Bernie突然感觉到脖子上突然有什么冰冷的东西。

“嘶!!!!”

一转头原来是Pearl拿着一杯雪糕。

“干嘛啊!!?”

Bernie上手就拍了Pearl的肩膀一下。

“噗哈哈哈B你那一瞬间像是炸毛了一样哈哈哈!”

“。。。杀了你喔。”

“看你像是没醒一样,现在这么精神我也放心了。”

“要你管。”

Bernie回头撑在栏杆上晃着酒杯。

“诶话说今天不是要去funkjungle吗?!”

“mighty人都没在几个Ice就说今天当是放假了。”

“哦哦,那可要好好珍惜。”

Bernie一口灌下了红酒,跑上了楼。

“啊对了。B,我和9有任务要到国外去两个星期。”

“诶?又有长时间的任务了吗?”

“我有那么频繁接长时间任务的吗?距离上次接大概是三个月了吧。。”

“啊是吗?”

Bernie走进Pearl的房间,拿了自己的电脑后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明明才刚起床却一下子又有了疲惫感,Bernie倒在了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Bernie听到了有人打开自己房间门的声音。

 

这熟悉的脚步声是Pearl的。

 

Bernie感觉的到Pearl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坐到了自己的床上,Bernie就这么坐了起来。

“啊抱歉,吵醒你了?”

“没事,反正也快醒了。怎么了?”

“啊。。。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

“怎么突然这么肉麻,ew。”

“肉麻就肉麻吧,我后天就出发了就想趁现在和你待久一点。”

“这样你走的时候我可能还会比现在更想你啊。”

就像在热水池里待久了,普通泳池的水也会像是冰水一样。

“去哪里?”

“印尼和菲律宾那边。”

“哦哦。”

Pearl像是要再些说什么,但又好像没想好迟迟没有开口。Bernie在耐心的等着,但是最后Pearl只是站起来打算离开房间。握住门把手的时候Pearl感觉到后背被Bernie的头顶了一下。

“先别走。”

Pearl转过身,把Bernie拉进怀里。

“怎么突然这么黏我了?”

“还不是你天天来找我。”

“你来找我的次数也不少啊。”

“。。。我也不太清楚自己怎么回事。明明以前半年不见都不在话下的。”

“有好有坏吧。”

Pearl亲了一下Bernie的嘴角。

“。。。祝你早死早超生。”

“你这兔子说什么呢。”

Bernie被Pearl弹了一下额头。

“当初叫着绝对不要死让我一定要回你的店听你做的歌的是谁?”

“是我又怎样?”

Pearl捏了捏Bernie的脸。

“B,你脸皮厚了不少啊。”

Bernie没有说什么,只是埋进了Pearl的颈窝。

 

我果然还是不能离开Pearl,不能再适应黑暗的话就不去适应吧。

 

反正Pearl一直会在我身边的。

 

“Pearl你回来了!”

Pearl稳稳接住飞扑过来的Bernie。

“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

亏我取了这么文艺的标题但是也没文艺到哪里去==

一个小短篇,也是挺久没有好好写pb的感觉了他们真的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对了,本人快要开学了orz 特别想逃避的一个现实qaq开学后更新估计就会慢一点了(虽然现在也挺慢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