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ollanfield

21908浏览    85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19 12:03
Fraternité

【Hollanfield】蜘蛛人的烦恼信箱

ATTENTION:是给昭鸽鸽 @TRIBEYE 的生日贺文!恭喜我们美丽的昭鸽又老了一岁!认识我超过一年了开不开薰(NO)设定是Otis/小蜘蛛,斜线前面不分左右位。无差!无差!很重要说三次,无差!大概是关于两个小英雄的相遇与他们即将开始一段有趣关系的故事,没有后续,昭鸽想看我再考虑哈哈哈


SUMMARY:「他是我们学校的交换生。就那个黑色头发,手脚很长、穿拼色羽绒外套的。他有点出名。」

  「我看见了,你觉得他有可能是想跳楼的那个吗?」

  听到彼得这么问,奈德当下还真忍不住笑出声音来,「虽然我和米尔本不熟,但……彼得,你是认真问的吗?你真的不知道米尔...



ATTENTION:是给昭鸽鸽 @TRIBEYE 的生日贺文!恭喜我们美丽的昭鸽又老了一岁!认识我超过一年了开不开薰(NO)设定是Otis/小蜘蛛,斜线前面不分左右位。无差!无差!很重要说三次,无差!大概是关于两个小英雄的相遇与他们即将开始一段有趣关系的故事,没有后续,昭鸽想看我再考虑哈哈哈


SUMMARY:「他是我们学校的交换生。就那个黑色头发,手脚很长、穿拼色羽绒外套的。他有点出名。」

  「我看见了,你觉得他有可能是想跳楼的那个吗?」

  听到彼得这么问,奈德当下还真忍不住笑出声音来,「虽然我和米尔本不熟,但……彼得,你是认真问的吗?你真的不知道米尔本是因为什么有名?」




  起初提出这个主意的毫无疑问是总想在彼得的英雄事业里插上一脚的奈德,而现在无可避免地,我们年仅十五岁的少年英雄感到有些后悔。

  尽管曾经向东尼史塔克夸口表示「想先尝试做好社区型的蜘蛛人」而拒绝他加入复仇者联盟邀约的无疑是彼得.帕克,看好奈德的提议、并动手架设全纽约市民都可以浏览使用的事故通报网站的也是彼得.帕克。照理说他不该感到懊悔,或者说不该在心里偷偷腹诽自己为数不多的好友;可就在他第三千次荡过一幢又一幢的摩天大楼,只为了处理居住在哈林区,两户时常因各种生活琐事而争吵不休的恶邻纷争时,他还是无法成功控制住自己。

  「他总是把音乐的音量开到这么大声,老天!不是所有黑人都喜欢爵士!约翰.蓝侬就曾经说过,爵士乐都是垃圾——」

  「你他妈再说一次试试看?看我这就撕烂你的嘴丢进哈德逊河里喂鱼!」

  「哇噢、哇噢!停!好,够了,没有什么音乐是垃圾,也没有谁要把谁丢进河里!听着,我也喜欢披头四,但爵士——嘿!那是美国的经典,也最能代表黑人精神,我说得没错吧?根据社区安全处罚管理条例,超过十点后音乐不得超过六十分贝以上。你也不想被起诉或者开罚吧,先生?」

  即使是救助受困在树上的猫都不比处理纽约市民的幼稚纷争烦人;终于摆脱那对总是争吵不休的恶邻,回到位于皇后区梅婶居住的公寓时,彼得觉得自己真需要好好地打一场快打旋风发泄一下。当他穿越过家里的客厅,和正对着电视节目进行有氧运动的梅婶打声招呼时,彼得毫不意外地看见有另一人从他的房里开门探出头来,亚洲人平凡无奇的五官在他俩四目相对的瞬间便快活地笑了开来:「彼得!」奈德一面敞开双臂,一面向彼得走来,明显就是想和他来个友谊的拥抱;而彼得见状,却是动作浮夸地侧身闪躲开了好友的热情攻势,嘴上还说着:「不,不要抱抱,奈德!」惹得原本专注于自己的瑜珈运动的梅婶忍不住多看了他们几眼。

  「你们吵架了?」梅婶问。 「没有……当然没有!」接着彼得和奈德同时回答,这时奈德终于如愿以偿地把一条胳膊搭到了彼得的肩上。

  「噢,那就好了。快点进去吧,你们俩不是打算一起做小组作业吗?奈德,房间里咖啡还有吗?」

  「咖啡非常足够,梅婶。谢谢你。」不等奈德把话说完,彼得便随即将他拉入自己的房内,同时左脚一勾把门带上,并且也将梅婶疑惑的视线完全阻隔在外。他极力让自己看上去不要太过激动以致于像是东尼.史塔克受不了的小屁孩,但……这就是他,他无法控制他自己。 「听着,奈德。我觉得这是个坏主意。」彼得颇为心虚地舔着自己的嘴唇说,同时小心翼翼地觑着奈德脸上的表情,深怕自己一不注意便伤了死党的心。

  果不其然,彼得一开口,奈德立即就晓得他所指何事。前些日子才得知好友是自己所崇拜的超级英雄中一员的亚洲男孩登时垮下了脸,回道:「几天前你才说过这个点子很好!彼得,架设『蜘蛛人的烦恼信箱』花了我至少三天的时间!」

  「对、对,我知道……但我真的不想再处理邻居吵架、水管破裂、超市跑腿之类的事了。老天,他们不知道有个东西叫『社区调解委员会』吗?还有水电工和跑腿专员?我们设置这个网站可不是要让他们这样滥用的。」

  「这个嘛……你可以换个方面想,纽约和平不是很好?你不应该祈祷有坏事发生,蜘蛛人。」

  这些道理彼得当然都懂,但理解和谅解从来就是两回事。他任由自己跌进随着时间流逝而显得越发狭窄的床铺里,抓起枕头来埋住自己的后脑勺,「我就是希望有人通报银行抢案……或者物品失窃,甚至宠物失踪都没问题。虽然我确实能力还不足以胜任,但打杂也不能让我的超级英雄经验进步啊?」

  然而,彼得的超级英雄烦恼,即使是知道他秘密的奈德也只能爱莫能助。曾经的他因为自觉而婉拒了钢铁人东尼.史塔克的邀约,而今他却又开始厌倦了过分平凡的生活……史塔克先生知道了会怎么想?彼得简直无法想像他失望或无奈的表情。

  「嘿,开心点,伙计。我能理解——你知道吗?我想我是可以再多花个几天帮你申请区块链的使用权,借此来分级整理所有通报到烦恼信箱里的案件。这样你就可以安排事件处理的优先顺序,也可以过滤掉一些骚扰恶作剧。比如上次找你去庆生的那个孩子——无意冒犯,虽然他很可爱,但超级英雄不该参加派对,对吧?」

  彼得听出奈德这是在揶揄他之前拒绝以蜘蛛人身分出席丽兹派对的事,只好无奈地说:「我没那么说,我只是说蜘蛛人不该沦为大众娱乐的工具……完成小朋友的梦想不算。不过谢了,你真挺我,兄弟。」闻言,奈德摆了摆手,回答:「是、是,我知道你的副业是迪士尼乐园角色扮演者。」

  既然决定了解决方案,接下来便是执行拍板定案的决策。奈德轻车熟路地打开彼得的电脑,进入「蜘蛛人烦恼信箱」的Java页面重新编写程式码,现在看来,这个网站的命名确实太过亲民了一点,简直像是某个心理医生或社福机构的粉丝专页。在奈德短暂地因为命名选择而恍神的须臾间,萤幕右下角陡然跳出的新案件提示又立马带走了他的注意力。出于下意识反应,他点开了烦恼信箱的新事件通知,展开在他眼前的却是这样的一段文字:

  

  「我已经受够了被忽视的生活,为什么想被人注意到会这么地困难?

如果我真的做错了什么的话,为什么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呢?

我到底应该做什么才能受到重视?

我应该跳楼来博取你的同情?

是不是只有你即将失去我的时候才会懂得珍惜我。

要是真是这样,我希望你还记得克莱斯勒大厦。 」

  「嘿彼得……过来看看这个。」

  从奈德吞咽口水的声音和皱成一团的五官,彼得几乎可说是一下子便察觉到了不对劲,他三步并成两步地空翻到了电脑桌旁,和奈德一起浏览起了这莫名其妙的自杀讯息,「克莱斯勒大厦……两分钟前输入的,从这里荡过去大概十五分钟以内能抵达。奈德,我走了!帮我敷衍一下梅婶!」语毕,彼得匆忙套上才脱下来没过多久的蜘蛛人套装,戴上面罩,同时拉开窗户,朝着对门建造得过于紧密的大楼发射蛛网丝,眨眼间落到了另一幢公寓的墙面上。奈德能看出彼得的紧迫中带有无庸置疑的快乐与兴奋,那是他的英雄主义情结正在适时地发挥它的作用。奈德习以为常地拉下了窗,同时开启他们加装在蜘蛛人套装上的追踪摄像镜头,让随着彼得赶往现场而录制下来的影像同步出现在彼得的电脑上。他戴上搁放在一旁的耳机,这个动作不管重复几次他都觉得酷到不行——然后克莱斯勒大厦宏伟优美的身影很快地映入他的眼帘。

  彼得一点也不意外那个发出自杀宣言的老兄会坐在大厦闻名遐迩的老鹰雕像上鸟瞰脚下熙来攘往的纽约,毕竟,要想从克莱斯勒大厦跳楼轻生,好像也就这个位置最为方便……但他意外的是,坐在老鹰雕像上的竟不只一个人,而显然他们两人还正在谈话。一时间,彼得也分不清究竟谁才是想要了结自己生命的那个,他想他必须靠得再近一点。

  「咦,欧帝斯.米尔本?」

  蜘蛛套装内附带的耳机麦克风传来了奈德的惊呼声,让彼得反射性地抖了两下肩膀,问:「怎么,奈德,你认识他?」

  「他是我们学校的交换生。就那个黑色头发,手脚很长、穿拼色羽绒外套的。他有点出名。」

  「我看见了,你觉得他有可能是想跳楼的那个吗?」

  听到彼得这么问,奈德当下还真忍不住笑出声音来,「虽然我和米尔本不熟,但……彼得,你是认真问的吗?你真的不知道米尔本是因为什么有名?」

  「我没时间玩猜谜,奈德。」

  克莱斯勒大厦周遭并没有能和其高度相仿的大楼,导致彼得只能冒险攀着大楼本身向米尔本及另外一位不知名的伙计靠近,他试图放轻脚步,踮着两脚在大楼砖墙面上奔跑。他将蛛网丝预设的落点控制在米尔本垂下的脚尖旁大约几英尺的地方,从这两人面朝的角度来看,应该一时半会还注意不到他。顺着收缩蜘蛛丝的力道,彼得让自己迅速地来到了和两位坐在老鹰头上的年轻人等高的位置,几天前他偷偷贴上的涂鸦贴纸此刻甚至还压在米尔本的腿下。

  「他是做心理治疗的,而且很专业。在他原来的学校就生意兴荣,来到中城以后也没被冷落过。」这时奈德总算放弃了卖他关子的行径,直截了当地向彼得揭露了答案,也让彼得很快地明白该将自己的关注力多分一些给米尔本身旁的人,「所以我觉得不会是他想跳楼。而且我还觉得你应该相信专业。」

  面具底下的男孩终究没忍住因为好友的这番话而大皱眉头,反驳道:「第一,既然他是我们的同学,就代表他不可能是专业的心理医师。第二……」说到这里时米尔本和另一人谈话的声音已无可避免地传到彼得的耳中,促使他仰起头来,不期然地和欧帝斯米尔本四目相对,「第二,总得有人把他们两个救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尽管只有一瞬间,彼得觉得受到米尔本的注视似乎给他一种极不自在的尴尬感觉,就像是一般3C用品店都有贩卖的泰迪熊玩偶内建宝宝监视器,欧帝斯米尔本带给他的就是这种观感──既无害,却又无处不在的监视、探究着,让他感到相当诡异。

  值得彼得庆幸的是,米尔本的注意力并不主要放在他身上,这位来自英国的中学生轻飘飘地瞟来的一个眼神仿佛只是为了确认有另一个人正在朝他靠近,一如走在纽约街头时,和其他人擦身而过那样地稀松平常;而非目睹一个全身包裹在蛛网连体衣里的怪胎将自己黏在克莱斯勒大厦的金属屋顶下。而和米尔本对话、在蜘蛛人烦恼信箱中留下自杀讯息的人,则并没有发现到彼得的存在。这毫无疑问地让彼得松了一口气,就像奈德说的,他对处理自杀事件并不了解,只晓得在这种状态下,当事人的精神往往是非常脆弱的,一点刺激都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结果。

  正当彼得苦思着破除眼下这个不上不下窘境的所有方法时,是米尔本先行开口了,他说:「你知道那不是真的。」一句话突如其来得让彼得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在乎你也值得他在乎的人,这不是一句空话。我现在就在这里,和你互不认识,只是底下所有经过了莱辛顿大道的路人中的其中一个。而且从柏油路上根本看不见这座老鹰头……但我还是看见你了。总是会有人看见你的。」

  他的口吻有种宽慰人心的力量,远比不善言辞的彼得要来得更加适合此时此刻的这份工作,这点彼得必须承认;但他依然不认为他可以将自杀事件的责任全权交给米尔本——他的意思是,对方毕竟只是个平凡的中学生。

  然而此时此刻,米尔本并不能洞悉彼得心里的想法,而只是一心一意在与另一个需要他帮助的人沟通;他极力不让自己流露出忐忑、紧张亦或者任何能和「不安」两字沾上边的情绪,庞大的压力盘据在他的肩头,让他整个人似乎都娇小了一圈。他故作轻松地开口道:「所有的人都过得不容易,菲尔。」米尔本不得不承认此刻的情况让他想起了当初在舞会中、抱着月亮打算从两三层楼高的布景上一跃而下的利亚姆——而他几乎就和当时一样地充满力量,渴望支撑他人的心,而且整个纽约都会非常在意你的安危。我在威尔士的时候就听说过一些纽约特产,好比说史塔克大楼、布鲁克林的百岁人瑞,跟蜘蛛人。嘿,你见过蜘蛛人吗? 」

  这个问句来得既莫名其妙,又突然其来──几乎让彼得吓得差点没法维持指腹上、用以吸附墙面的静电,他可以感觉到他的彼得感应正在体内肆无忌惮地乱窜,就像地沟里遭受敌方炮火攻击的步兵连;当下,他甚至分不清他究竟是因为拿不准米尔本要他怎么配合而感到紧张,还是单纯因为米尔本提及了他的名字。菲尔疑惑地问了米尔本一句:「没见过,怎么了?」米尔本朗笑一声,接着抬起手指来朝下一挥,恰如其分地引导菲尔望向彼得目前的所在位置,「这个,我猜他在纽约应该非常有名?他就在那,我想应该是来救你的。」

  彼得不晓得自己该作何反应,即兴演出从来都不是他的强项,但他还是让其中一只手抽出空来,向菲尔以及米尔本亲切地打了招呼,说:「嗨,两位。我也非常喜欢克莱斯勒大厦望出去的风景,但说真的,付费搭电梯到顶层更安全,你们同意吗?」

  「但都不是我想要的关心。」突然地,菲尔从老鹰雕像上站了起来,在为处高地所能拥抱的强风中摇摇欲坠;他激动地挥动双手,这个动作使他原先就不怎么让人放心的平衡感显得更加不可信任,同时也让彼得心中警铃大作,两指探向手腕间的蛛网发射器随时准备发射,「不管是你、纽约市民,还是蜘蛛人……我没有想要你们的注意。不,我真正想要的不是你们。况且你们也只是因为我爬到了这上面才来的,没有人在意我的努力跟我的存在价值……」

  可在那之前,是米尔本率先抓住了他、抓住了菲尔的手。出于彼得并不理解的勇气,他直视着意图在两人面前轻生的男人的双眼;平静的、一望无际的蓝,自他的眼眶缓缓溢出,顺着空气的流动淌进了另一人的眼底,但这些都不及他所说的话还要来得令人动容:「我知道,生活有时候确实让人失落。但这并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开始。你很优秀──我活到现在还没遇见过哪个人,像你一样这么勇于奉献、这么舍己为人。我是说真的……你不只无可取代,更值得备用心对待,我的朋友。难道你不想给别人这样的机会吗?」

  霎那间,彼得可以感受到摇摆在他、米尔本和菲尔三人之间、始终剑拔弩张的诡异气氛慢慢地消散了,发麻的四肢逐渐找回了感官,正如在一片汪洋里漂浮时找着了船板。他不得不承认米尔本确实有两把刷子……不,应该说,他完全刮目相看。受到米尔本一席话的影响,菲尔总算渐渐镇静了下来,从危险重重的站姿中缓慢地蹲下身,蜷缩成一个球状。耳机中传来了远在皇后区帕克家的奈德的感动泣音,喜感得让彼得忍不住想笑。有趣的是,直到米尔本收回原先抓住菲尔的手改为放到他自己的大腿上,彼得才注意到他的指尖始终轻微地颤抖着,和他表现出来的沉静大不相同——他让彼得想起他的叔叔班。

「真丢脸……我之前居然忘了最重要的事。」彼得长吁一口气,同时将蛛丝射往米尔本和菲尔所在的老鹰雕像侧边,一如往常地摆荡过去,在空中轻甩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自下而上地绕过了指个老鹰头,并灵敏地降落在雕像的脖颈上。从米尔本脸上虚弱的笑容来看,他可能想给彼得一个鼓励的掌声,却碍于双手止不住的颤栗而一时无法动作。

  然而,就在这个使人松懈的时刻,菲尔悬在老鹰雕像边缘外的脚跟陡然向下一沉,地心引力转瞬间拥抱住了他,拖拉着他的四肢,要他义无反顾地摔碎到灰沉沉的斑马路上。欧帝斯不确定自己是否发出了尖叫,只晓得身旁似乎是蜘蛛人的家伙迅雷不及掩耳地掠了出去,仿佛经过精密计算一般,将蛛丝射向对面并不具有响亮名字的另一幢大楼,并在菲尔向下坠落的过程中拦截成功,用自己看起来并不格外壮硕的手臂紧紧地箍住这位令人不省心的老兄的腰,再拉扯着蛛丝缓缓地垂降下去。

  获救以后的菲尔理所当然地获得了聚集在克莱斯勒大楼之下、围观的纽约市民的欢迎,一如欧帝斯从电视转播上认识的美国。蜘蛛人先是向附近的群众随意交代了几句话,便很快地又攀爬上来准备带他回到安稳的马路上。

  「你是怎么爬上来的?」蜘蛛人问。 「用擦窗工人的升降梯……就和电影里演的一样。」欧帝斯回答,同时顺着蜘蛛人的指示把手搭到他肩上。

  这大概是欧帝斯头一次被除了艾瑞克以外的男性抱在怀里,而且是那种浪漫爱情喜剧很喜欢运用的抱法。当然了,基于情况的特殊性,他的紧张几乎大过了他的尴尬。当欧帝斯终于得以用双脚踩踏到地面时,他甚至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没让自己在第一时间跌坐到人行道上。整个纽约为之疯狂的超级英雄之一的蜘蛛人在他站稳后礼貌性地握了握他的手,并且说:「感谢你今日的英勇行为,米尔本先生。」就像美国电影里,警察们常对另一个超级英雄说的话。欧帝斯耸了耸肩,回道:「也谢谢你救我……蜘蛛人。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姓氏的?」

  「噢,整个纽约市的优良市民我都认得。」蜘蛛人眨眨眼,并不怎么能取信于人地表示,「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啦。你自己能回去对吧?再见。」

  语毕,就像来到曼哈顿时一样,蜘蛛人飞快地摆荡着身体渐渐远离了欧帝斯的视线,这时欧帝斯才真正有了自己经历过一场冒险的实感。紧贴着大腿的手机不断地传出来电时特有的震动,但他却无暇顾及这些。他知道今天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必定有在各大电视媒体的播报及推送,也晓得此时此刻,手机里满满都是来自海洋彼岸家人朋友的关怀——但他就是想再等久一些,让这场冒险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时间再长一些。

  「再见,蜘蛛人。」




  「话说,彼得你有没有想过请个顾问?」

  奈德突如其来的提议让彼得不由得愣了神,只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什么顾问?」

  「蜘蛛人的烦恼信箱啊!」奈德大喊道,过了两三秒后才察觉自己的音量实在过于惹人注目,于是尴尬地环顾了一圈四周,最后不着边际地尝试补救:「我是说……你知道的嘛,就那个网站!也不晓得是哪个天才架设的,还真的能见到蜘蛛人,我试过。你觉得怎么样?」

  彼得仿佛不忍直视一般地抹了把自己的脸,同时挨近奈德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问:「为什么要顾问?」

  「当然是为了防止像上次那样的情形!你挂在旁边什么忙都帮不上……而且实在太多你毫无用武之地的问题了。虽然当蜘蛛人的麦克风专员,这很酷……但我也想要有个团队啊!」

  彼得总感觉奈德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才是他的重点,虽说烦恼信箱里也确实囤积了不少他爱莫能助的麻烦──他完全没有想到,只是想做好社区型英雄就有这么困难。但这不代表彼得能够接受多一个人知道他的秘密,这对所有人来说都太过于麻烦且危险。他不像钢铁人东尼.史塔克,家财万贯、对自己充满自信;也不像美国队长,深爱的人大多已经离世。他琢磨着该怎么委婉地拒绝奈德的提议,便这么问他:「能请谁当顾问啊?」

  如同要配合奈德接下来答覆一般地,一件拼色羽绒外套骤然闯入他俩的视野之间,奈德低喊了一句:「欧帝斯.米尔本啊!」来人也正好仰起脸来回答:「找我有事? 」这一声问话问得彼得和奈德两人都不免怔住了神。

  「没、没有!我们只是在想,好像没在这堂课看过你……?」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彼得,他随口搪塞借口的本领随着他担任蜘蛛人的时间越长越发地长进,也不晓得该不该算是一件好事。

  「我是加选进来的。」欧帝斯说,随后他将视线移到彼得身上,不自觉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及嘴皮,「我好像在哪听过你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毕竟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嘛。而且我声音很大众,很多人都和我声线很像!」

  彼得干笑了几声,搞得奈德也跟着干笑了起来,虽说欧帝斯一下子便察觉了两人的不对劲,但在对方主动开口之前,他也不打算表现出来。这个话题被轻描淡写地揭过后,彼得和奈德相互交换了个眼神,并在对方眼中看见了相同的想法——

  无论是否要请欧帝斯米尔本担任他们英雄事业的顾问,这件事都是不得不处理的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