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M

4027浏览    184参与
瞳瞳
来一张受伤的 IM 摸鱼:P

来一张受伤的 IM 摸鱼:P

来一张受伤的 IM 摸鱼:P

掣

[Monsta X|全員]Seven Deadly Sins 01

*Alligator
*RPS
*實驗體趴羅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柳基現窩在沙發上抱著抱枕聽著收音機,安頓好的地點能撐多久他不能保證,但這次確實是比較久一點,他懷疑下次的攻擊會來的更加盛大,所以屋內除了他還留下了李周憲和任創均。響起哀號聲的同時,柳基現坐起身,外頭恢復了平靜,熟悉的腳步聲自遠而近,率先走進來的是李虎錫,後頭跟著吵吵鬧鬧的李玟爀跟打著哈欠的蔡亨願,最後才是在墊子上踏了兩下,抖落鞋子上頭積雪的孫賢祐。

  「解決了?」他們最小的成員問著,前面幾次搬遷地點的時候他還沒有甦醒,也沒有真正碰過攻擊,但李周憲閒暇的時候倒是把能教給他的技巧全教了。

  孫賢祐點點頭應...

*Alligator
*RPS
*實驗體趴羅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柳基現窩在沙發上抱著抱枕聽著收音機,安頓好的地點能撐多久他不能保證,但這次確實是比較久一點,他懷疑下次的攻擊會來的更加盛大,所以屋內除了他還留下了李周憲和任創均。響起哀號聲的同時,柳基現坐起身,外頭恢復了平靜,熟悉的腳步聲自遠而近,率先走進來的是李虎錫,後頭跟著吵吵鬧鬧的李玟爀跟打著哈欠的蔡亨願,最後才是在墊子上踏了兩下,抖落鞋子上頭積雪的孫賢祐。

  「解決了?」他們最小的成員問著,前面幾次搬遷地點的時候他還沒有甦醒,也沒有真正碰過攻擊,但李周憲閒暇的時候倒是把能教給他的技巧全教了。

  孫賢祐點點頭應了一聲,說是還來不及回報就被解決了,此地暫時安全。

  「下次把任創均帶上吧,不然我覺得埋伏這件事情能把李玟爀悶死。」柳基現調整了個舒服的位子說。

  「好,」李虎錫也笑著「我們任創均挺沉得住氣。」


/


  第二次的攻擊來的比預期快,但幸好他們這次提早把東西都搬離,最後回來這一趟是要來拿收音機的,柳基現剛踏進屋裡,便感受到剛才還在身側的孫賢祐回過身離開門前,剩下李周憲和李玟爀跟在他身後。

  「後門。」李玟爀輕拍李周憲的肩膀,給他指了方向,會過意的李周憲繞去後門守著,蹲下身,將手掌貼在地面感受震動,李玟爀自己則是站到大門邊,側著耳聽著外頭的動向。

  柳基現把收音機細心的收進桌下被地毯蓋住的的暗櫃,希望等一下不會出現把房子燒了的事情,收音機這種舊機器現在也變得不是那麼好找了。隨著他將地毯蓋回地上的動作,外頭的槍聲打響了開戰的信號,而裂開嘴的李玟爀反手朝著洞開的大門扔出了感應器,引爆設定好的地雷。

  畢竟是事前預先埋設好的炸彈,造成的損傷有限,但擾亂作戰這一點已經足夠,李玟爀退回屋內,抽出兩把帶有消音器的手槍貓著身子躲了起來,從入侵隊伍的最後一人開始對付。

  最終到達柳基現跟前的人數是三人,他聽著後門的動靜,李周憲處理得迅速俐落,加上後門本來就易守難攻,他也就放下心來「李玟爀你有點偷懶阿,專留麻煩給我。」

  沒有等李玟爀的回話,柳基現不理會落在自己身上的拳頭,實際上除了電擊棒跟穿甲彈,這些攻擊對他來說根本就只是搔癢一般的程度,他在李玟爀的第三句反駁結束之前徒手握住那柄槍管,用槍托解決了最後一人。


  先踏上門前階梯的是蔡亨願,他把藏在樹林中的卡車開回來,正停在一旁待命。

  「幸好天氣冷,不然這一地贓血要熏死我。」柳基現皺起眉頭,搜刮著還能用的槍械,同時指揮蔡亨願把那台收音機取出來,此時一抹微弱的氣味掠過鼻尖「......車子!」

  柳基現一把拎過李玟爀的衣領,把他拖離門邊,霎時火光四起,藏在車裡的炸彈一齊爆炸,門口連同廳堂的部分被炸出一個大洞,蔡亨願抱著收音機在沙發後躲過一劫。剛從後門跟著李周憲清點完武器的任創均看著一團糟的客廳眨了下眼睛,燒焦的氣味飄散在空中。

  「唉唷,好險......。」李玟爀坐在地上拍著胸口,瞪著眼。


/


  「每次都這樣東躲西藏,好累阿。」一棟接近市集的小樓房,帶著裂痕、斑駁的外牆,他們擠在遠不如北方那樣寬敞的空間裡,柳基現抱著收音機扭著轉輪,他對內容倒是不挑,只是喜歡聽著收音機裡傳來的聲音,就像是正常人隨意轉著電視收看節目一樣。

  一旁孫賢祐跟李虎錫正數著他們從研究基地帶回來的箱子,對自己的身世一無所知讓他們迫切的想從資料裡找出一點與過去有關的蛛絲馬跡,又在即將動手時遲疑,他們最後採納了任創均的意見。

  「不如一年選一箱開來看吧。」

  那時候一天還只能清醒兩個小時的老么,慢悠悠地在沒有人發覺的邊上抬著手,雖然不斷地觀察著成員的臉色,卻也沒有膽怯的樣子。

  離開的第四年,第四個箱子裡裝著的是他們在某個國家生存的痕跡,一些證明身分的證件,還有他們剛被送到時身上帶的東西,那些存留在物品上的記憶開始在空白的區塊染出模糊的顏色,可最多也就這樣,他們不是為了尋找過去才逃出去,而是為了活下去才離開的。

  「這些證件......都還能用呢。」套著一件寬鬆的破衣服,蔡亨願一手支著臉頰,正把證件一張一張插進讀卡機裡測試,是否要繼續使用過去的身分,每個人似乎都有不同的答案。

  「哦......我沒有要繼續用,可是我想拿來看看。」李民爀想接過證件,蔡亨願卻一把把所有證件都塞到他手上,最終變成發還作業簿的教學現場,各自領回。柳基現和蔡亨願把證件收進兜裡,看不出來打算怎麼做,只見孫賢祐抄起打火機唰的一聲,毫不猶豫地把證件給燒了,而李虎錫小心翼翼的把證件放在一個鐵盒子裡,推進了抽屜的最角落。

  李民爀看了眼柳基現空洞的瞳仁,兩人同時把自己那一份也給扔進了火堆裡,桌上留下漆黑的痕跡,還有一些溶解的塑料塊。柳基現撇撇嘴,捏起燒灼得通紅的金屬片丟進嘴裡,皺著鼻子吞下去,將最後一點殘骸銷毀。


---

亂七八糟寫,想到啥寫啥系列

愚人節成真快樂lol

R

IM. 去墨西哥



N刷全剧,被第七季的结局虐的心肝肺都疼。所以有了这篇产物。

剧情是什么?不管,我不管。

算是一个小小的脑洞吧,文笔略渣,送给各位...

ooc预警!!


Part.Ⅰ

“嘿,递瓶酒来。”Mickey晃了晃手里的空杯子,撇撇嘴,指了指Ian身边的箱子。

“嗯。”Ian顺手拿了两瓶,一瓶给自己,一瓶递了过去,视线倒是没有离开电视。

Mickey不算是文雅的翻了个白眼,给了Ian一拳。

“嘿!”Ian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又慢慢靠回来,“你他/妈搞什么”

“你他妈的今天叫我来就是为了向我展示你那个傻/逼老爹不知道从哪里搞回来的电视?”Mickey望向Ian的眼睛,有一丝不满。


Mickey一直觉得Ian的眼...



N刷全剧,被第七季的结局虐的心肝肺都疼。所以有了这篇产物。

剧情是什么?不管,我不管。

算是一个小小的脑洞吧,文笔略渣,送给各位...

ooc预警!!


Part.Ⅰ

“嘿,递瓶酒来。”Mickey晃了晃手里的空杯子,撇撇嘴,指了指Ian身边的箱子。

“嗯。”Ian顺手拿了两瓶,一瓶给自己,一瓶递了过去,视线倒是没有离开电视。

Mickey不算是文雅的翻了个白眼,给了Ian一拳。

“嘿!”Ian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又慢慢靠回来,“你他/妈搞什么”

“你他妈的今天叫我来就是为了向我展示你那个傻/逼老爹不知道从哪里搞回来的电视?”Mickey望向Ian的眼睛,有一丝不满。


Mickey一直觉得Ian的眼睛很有特色,到底独特在哪一方面,他也说不清。


Ian咧嘴笑了笑,“相信我,这个电视值不少钱。”

“你他/妈的在开玩笑吗?我跑这么远来,你真的就是为了让我看电视?”

“那你想干什么?”Ian拿起酒瓶,瞄了一眼电视,“瞧瞧,墨西哥,有沙滩,有古迹。多美好。”

“那里可是走私毒品的天堂,我相信你是看上了这个。”

Ian耸了耸肩,“也不全是,我想去看海。”

“好吧,有情调的先生。”Mickey开始解上衣的扣子,“显然你去不了墨西哥,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看这该死的,愚蠢的电视节目;二,上我。”

上衣完全敞开。

Ian突然间笑的像傻子一般,直到Mickey快要失去全部的耐心时,Ian用他那略带鼻音的性感声音说了一句:“Fu/ck you。”

然后猛的扑到Mickey身上,完全不顾身下人的要挟,“Ian,你要敢在沙发上搞,老子剁了你的命根子,唔...上...上楼...”

“你忍心剁掉他吗?”Ian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兄/弟。

回答他的是身下人的喘息。


南区的夜景依然独具特色,甚至可以听见大街上喝醉的人的骂骂咧咧声。


“我想去参军。”

“唔...那就去...等等,你说你要干什么?”Mickey猛的转过身。

早晨的阳光打在Ian的脸上,是他整个人处于朦朦胧胧的状态,以至于让Mickey觉得刚刚是他听错了。

“我说,参军。”Ian耐心地将参军两个词的音拖得很长。

“不可能。”Mickey用胳膊撑着坐了起来。

“为什么?”

“因为...”Mickey咬了咬嘴唇,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对Ian的感情。他们中间有太多东西的阻挠,而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面对。

为了爱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Mickey不知道怎么决策。


“因为你舍不得我,对不对?”

“谁他//妈/的舍不得你...你甚至连军校都没有毕业...”声音由大到小,越来越小。

“我们都认识半年了,你会一点感觉都没有?”Ian没有理会后半句话,而是半撑起身,平视Mickey。

“Fuck......”Mickey别开眼神,看旁边的衣柜。


Ian笑了笑,啄了一下Mickey。

“你他//妈干嘛?”Mickey猛的往后一让。

Ian依然笑着,“现在呢,有没有点别样的感觉?”

Mickey含含糊糊地回答 继续看向衣柜,耳朵像火烧一般的红。

他错过了Ian眼底一闪而过的暗淡。

“看来你对我的衣柜很感兴趣?”Ian挑了挑眉,摸了摸对方的黑发,“在柜子外面看更好看。”①

“Fuck off,Gallagher。”Mickey听懂了Ian的意思,瞪了一眼Ian,“现在还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准备早饭去。”

“遵命我的长官。”Ian搞怪的敬了个不算标准的军礼,拍了拍Mickey的肩,“让一下,我去做早饭。”

然后又顺带亲了亲男人的额头,而肉眼可见的,好不容易回到正常颜色的耳朵又涨得通红。

Ian哼着小调离开,完全不顾身后人一脸羞愤的表情。


“早。”

“早。”Ian打开煤气灶,看了眼站在一旁的 Lip,“今天起这么早?”

“你不也一样。”Lip打了个哈欠,“帮忙递一下旁边的牛奶。昨天怎么样?”

Ian朝着Lip笑了笑,递过牛奶“至少从‘Ian,你小子要是敢亲我,我就割了你的舌头’进步到现在只会红个脸骂fu/ck。”

“那很好啊。”Lip笑了,把牛奶倒进杯子里 “我还以为你只是又找到一个约炮对象。”


Ian没有说话,一时间只有培根在锅上发出的“吱吱”声。


“不是。”Ian将培根翻了一面,“他爱我,我看的出来。”

“一边去,Ian。”Mickey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楼了。

Ian瞪了Lip一眼,他就知道自家兄弟问这个问题不安好心。

Lip露出一抹坏笑,装作没看见,继续低头消灭牛奶。


Ian瞥了一眼Mickey,见对方没有表态,低下头煎培根。

Mickey耸耸肩,接过Lip递过来的牛奶,给自己倒了一杯,“人呢?怎么就你们两个?”

“Fiona昨天没回来,估计也快到家了,说起来她那还有一份工作,你要不要去?”Ian问他。

“不了,”Mickey喝了口牛奶,舔了舔嘴唇,“太正式的工作不太适合我,而且我爸快出狱了。”

Ian关火的手顿了顿,“真的?”

“谁都不能保证他会不会重新被抓回去,毕竟上次就是在派对上喝高了,结果乱放枪被抓了回去,鬼知道这次会发生什么。”Mickey有些不屑地说。


Ian保持着沉默,把培根放在烤好的吐司上,Mickey毫不客气的塞进嘴里,看了看钟。

“有什么话吃完再说。”Ian打断了Mickey刚准备张开的嘴。

后者则是瞪了他一眼,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后开口,“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Ian招了招手,Mickey一脸疑惑的凑近,一个吻轻轻落在额头。

“Hey!”Mickey推开他,有些气急败坏地退后两步,然后悄悄瞥了一眼Lip,发现对方没有在意,才将目光放回到眼前的Ian身上。

然后看着Ian有些受伤的表情又败下阵来。

“服了你了。”他嘟囔着。

向前一步,Mickey拉着比他高小半个头的红发男孩衣领,迫使他弯下腰,亲了一下他的侧脸,然后松开手。

“这样总行了吧?”Mickey见Ian笑了,松了口气,对旁边看戏看的津津有味的Lip竖了个中指,顺便拿走桌上的另一片吐司,哦,当然,是带着培根的。

“嘿!那是我的!”Lip在他身后叫到。

“谁他/妈管你。”Mickey摆摆手,推开门,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留下Ian在一旁笑的像个傻子。

他就知道,装可怜这招对Mickey百试百灵。


①暗示出柜


Part.Ⅱ

“你可得管管他。”Lip恨恨地喝了口牛奶。

Ian倒是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没有回答。

“怎么了?”Lip见状收起了嬉皮笑脸。

“我想去参军。”Ian回答道。

Lip瞥了他一眼:“你岁数没到。”

“这不是问题,我能解决。”Ian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是Mickey那边。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让我留下。我十分不肯定...在于他是否...爱我这件事上。”Ian犹豫很久,才将“爱我”这两个词吐出口。

“去问他不就行了?而且你刚刚那么确信。”

“他不会说的。他甚至不想让人知道他是gay。”Ian皱着眉,“这是我想要参军的原因。至于确信,有时候我都在怀疑我是在自欺欺人。”

“好吧,兄弟,我会帮你搞定参军的问题,但我觉得你还是要考虑考虑。毕竟你已经考上军校了。还有,跟Mickey谈谈。”愣了很久,Lip才说到。

Ian耸了耸肩,望着眼前的空杯子出神。


“今早这么热闹?”

“早啊,Fiona。”听到开门声,Lip放下空杯子打了个招呼。

“早,Lip,早,Ian。”Fiona打了个哈欠,“我去睡一觉,你们没有急事不要叫醒我。”

Fiona准备上楼,突然像想起什么,停下了脚步,“哦,对了,刚刚我看见Mickey在门口可能站了有一会了。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糟了!

这是Ian和Lip从对方眼里看出的情绪。

“他现在走了吗?”Ian问道。

“走了吧,哈....谁知道,我实在太困了,有什么事起来再说。”


“我去找他。”Ian叹了口气,“把事情问明白。”

Ian也不知道,他是更希望听见Mickey的拒绝亦或是他的肯定。Ian只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Part.Ⅲ

很显然,Mickey是丢了他的东西,才会返回来。

Ian看着挂在床头的外套,嘴角抽了抽。

叹了口气,披上自己的衣服,拿着Mickey的外套比划了一番,看着短了小半截的衣服,带上一点笑意。

“你要怎么做?”Lip靠在门边抽烟。

“顺其自然。哦,该死,把烟灭掉,我恨死这味道。”

“我就不信Mickey不抽烟。”Lip猛吸一口,掐灭烟头。

“至少跟我在一起时他不抽。”

“那还是南区的小霸王吗?”Lip笑着调侃。

Ian笑了笑。


Lip知道戒烟的困难性。

至少Lip认为自己不会为了一个人戒烟。

但他不准备告诉Ian,Mickey可能真的很爱他。

爱情这东西,要自己去体会,就像毒//品,你总不能让别人操刀上阵吧?你明知道有害,却又深陷其中。

可能爱情比毒品更可怕。Lip望着Ian匆忙离去的背影,重新点上一支烟,眼前闪过熟悉的身影,又转瞬消失不见。

终是恍惚半晌,记起那记忆深处的笑容。

烟熄灭在手中,火星点点,最后消散在空气中。


Part.Ⅳ

“Mickey!”Ian在离家不远的街区堵到了Mickey。

“干什么?”眼前的黑发男人有些不耐烦的抽着烟。

“我是来还衣服的。”Ian放缓了语气,把衣服递了出去。

Mickey没有接,他只是站在那抽烟,然后看着Ian微微皱起的眉,把还剩一半的烟丢在地上,狠狠踩灭。


“Mickey... ...”

“你觉得我会说什么?像个婊子一样求你不要离开?”Mickey挑起眉毛,“不可能的Gallagher。不准备解释一下原因吗?”解释一下不辞而别的原因。

“我不知道...你...”

“你不知道?”Mickey打断了Ian的话,一把拉过他,“那是你应该解决的问题,而不是我。”

“你该死的甚至都不敢承认你自己是个gay,你让我怎么解决?!”Ian拍开Mickey的手,“我他妈不知道你在犹豫什么,搞得我们像地下恋情!”

积攒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Ian对Mickey吼道。

Mickey猛的把Ian扯了回来,呼吸缠绕在一起。

“说够了?”Mickey盯着Ian。

“我爱你。”

Ian清楚的看到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Mickey整个人如泄了气一般,松开了他的衣领,靠回墙上。

“你还站着干嘛,衣服还我,你可以走了。”Mickey闷闷地说。

Ian把衣服递给了他,转身离开时,听见了背后小到可以忽略的声音,“今天晚上到酒吧来。”

Ian停下脚步,没有转过身。

“好。”

如果Ian转过身,他能清楚的看到Mickey眼里复杂的情绪,可惜他没有看到。

最终Mickey像是决定了什么事,缓缓靠墙坐下,点燃了口袋里的最后一支烟。

烟雾缭绕,让人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


Part.Ⅴ

“你去酒吧还要搭着我?”Lip不耐烦地转着手里的打火机。

“我总有预感今晚有事情要发生。”

“男人的第六感?”

“我这叫做好准备。”Ian瞪了一眼Lip。

后者做了个鬼脸,没有接话。


等他们到那里时,Party已经开始了。

“Mickey没有告诉我这是一个Party。”Ian皱起眉头。

“可能是为了庆祝他爸从监狱出来。”Lip耸耸肩,然后眼尖地瞥到了站在拐角的Mickey,“嘿,小王子,那是不是你的玫瑰花。”

“那是小王子和他的狐狸。”Ian嘴角上扬,轻轻回答。①

远处的Mickey也看见了他,但是没有急着走过来,而是走向了人群中央。


“嘿,注意一下!”Mickey的声音很大,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

Ian有些疑惑地望向Lip,Lip耸耸肩表示没有头绪。

“在这里是为了告诉大家一件事情!”Mickey顿了顿,接着,抛出一个炸弹。

“我他妈的是个gay,很彻底的那种。那是我爱的人,如果非要一个词形容,em,恋人,家人,随便你们他//妈的怎么叫。”Mickey望着Ian。

Ian真的没有想到Mickey会这么做,他愣在了原地。

让Ian用一个词形容当晚的感受,那就是刺激。

后来发生了什么,Ian记不太清了,只记得Mickey的父亲像愤怒的狮子朝Mickey打去,,而自己直接拿起身边的板凳加入了战斗。

后来有人打了911,Mickey的老爹被按在车上时,还在骂个不停,而Mickey同样在一旁跟他怼个不停。

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奇妙,Mickey的老爹遭到逮捕,而正好因为今天的警察里也有一个同性恋,于是把Mickey给放了。


直到Ian看到Mickey一个人坐在路边的路障上时,才反应过来。

他跑了过去,抱住了Mickey,然后亲上了Mickey带血的额头。

当然,Ian知道自己估计也没好到哪去,全身的骨头都在疯狂的叫嚣,让他休息。但是,他没有。

他给了Mickey一个虔诚的,轻柔的吻。

“谢谢你。”Ian不知道自己在谢什么。

“你他/妈能留下来吗?”过来很久Mickey才小声地问道。

“我不会离开的。”

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就像是美好的童话故事结局。

小王子和他的狐狸永远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①出自《小王子》。


PartⅥ

Mickey在Ian家住下了。

而且是一个特殊的身份住下的。

Ian家这边接受的很快,过了几天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最多是多了副餐具。

Mickey最终还是去Fiona那里找了份安定的工作,在Ian的强求下。

生活难免有小擦小碰,但总体来说还算可以。

Frank时不时回家蹭饭,Fiona找了不知道第几个男朋友,Lip那家伙受到刺激,努力学习去了.......

总之一切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


“我想去墨西哥。”Ian有天对Mickey说到。

第二天他们就动身了。

你说从美国到墨西哥有多远?几天的车程罢了。

“还有一天就能到墨西哥了。”Mickey喝着酒,“我们先去干嘛?”

“看海。”

Mickey不由失笑,这都多久以前的事了。“你还记得那年的事啊。”

“我们现在不还是要去那里了吗?”Ian将手枕在脑后,看星星,“沙滩,你,我,多么美好。”

“你有想过我们会走到这一步吗?”Mickey问Ian。

“哪一步?你是指你今天在沿路耗了太长时间,以至于我们现在只能睡帐篷,找不到旅店这一步?”Ian忍着笑意问。

“Gallagher!”Mickey威胁到,然后在下一秒看到Ian无辜的笑又败下阵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Ian笑了,他牵过Mickey的手,“嗯。”

后者嘟囔了几句,大概是抱怨Ian的回答太过简单,Ian眼底的笑意更浓。

是的,有时候一眼就是命中注定,所以,从第一眼,他就毫不怀疑的确信,他们会在一起。

听着身边人渐渐平稳的呼吸,Ian缓缓闭上眼睛。

晚安。


天上的星星闪耀着,在地球的另一边,太阳刚刚升起。无论多么困难,你想要的,终会来到你身边。


END.


附.


BE结尾(慎入)

与原文内容无关,只是给你们喂喂刀片吃,并不是分结局,你们可以当做小番外看,原文真的是HE!!!


Mickey有时候会想,Ian要是跟他走了会怎么样。

Ian有时会想,他当时该不该跟着Mickey离开。


Mickey也曾拿起手机,拨打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却在要按下拨号键是犹豫了半天。

“怎么了?”身后的女声响起。

Mickey转过头,看着那颜色几乎一样的红色,眼中闪过一丝眷恋,再深深地藏入眼底。

“没事。”Mickey转过头,将那一个个数字个个删去,“只是想到了过去。”

“陷入过去可是不好的情怀。”女人开始穿上衣服,出声提醒。

“你可以走了。我用不着你的提醒。”Mickey看了一眼女人精致的容貌,不为所动。

女人耸了耸肩,“随你,你知道去哪找我。还有,Ian是谁?你昨天提到了那个名字。”

“你问的也太多了。”Mickey头也不抬地回答。

女人终是无语,踩着高跟鞋离开。


Mickey最终还是打了这几个月来的第一个电话。

“喂?”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Mickey没有回话。

“Mickey?”那声音疑惑地问。

Mickey猛的挂断了电话,把手机丢在了一边。然后这辈子第一次对着手机哭的泣不成声。


“嘟——”Ian保持着拿电话的姿势很长时间,才放下胳膊挂断电话。

“那是谁?”

“熟人罢了。”Ian拿着手机的手轻微抖了抖。

天知道,他为了等着一个电话等了几个月,即使对方没有出声,他也知道,那是Mickey。

“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先出去透会气,放心吧。”Ian转过头安抚身后的男人。

“好的。”


深吸一口气,Ian将这几个月的惆怅排尽。

泪,就像那年在酒吧看到Mickey和那个俄国女人在一起时一样,悄悄从眼角滑下。

Ian也像当年一样,别过脸,不动声色的擦去眼泪,顺着下垂的手,滴到土地上,被土壤吸收。


那是他们的最后一次通话,他们对于这一点彼此都心知肚明。他们的生活轨迹,就像两条直线在经过一点的相交后,越走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END.


以及

部分蝴蝶掉的剧情概述。

●Mickey的老爹在第一季事的出狱

●出狱引发的一系列事件

●Ian当兵,以及夜店一枝花的内容(噗哈哈)

●Ian后期躁郁症没有诱发 ,Mickey出柜时间提前。



——终——


伊希拉
【艾索德三转MMD模型发布】...

【艾索德三转MMD模型发布】

配布视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8216714

下载地址在视频简介

【艾索德三转MMD模型发布】

配布视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8216714

下载地址在视频简介

翼(。ì _ í。)

Monsta X

OFFICIAL LOGO MOTION


NEW OFFICIAL LOGO 

Monsta X

OFFICIAL LOGO MOTION


NEW OFFICIAL LOGO 

炸起司

我真4太喜欢这段了....

最后🐹出来有点好笑

我真4太喜欢这段了....

最后🐹出来有点好笑

翼(。ì _ í。)

2月18号COMEBACK V LIVE HEART ❤️ 公约!!!


I.M>>>>>SHOWNU

SHOWNU>>>>>>>WONHO

WONHO>>>>>>>MINHYUK

MINHYUK>>>>>>KIHYUN

KIHYUN>>>>>>HYUNGWON

HYUNGWON>>>>JOOHONEY

JOOHONEY>>>>>I.M

前...

2月18号COMEBACK V LIVE HEART ❤️ 公约!!!



I.M>>>>>SHOWNU

SHOWNU>>>>>>>WONHO

WONHO>>>>>>>MINHYUK

MINHYUK>>>>>>KIHYUN

KIHYUN>>>>>>HYUNGWON

HYUNGWON>>>>JOOHONEY

JOOHONEY>>>>>I.M

前面是拍照的人后面是被拍的人

图片来自于MONSTA X VLIVE

炸起司

一位粗卡!!还有比扭来扭去的均基两只更可爱的生物吗??

一位粗卡!!还有比扭来扭去的均基两只更可爱的生物吗??

翼(。ì _ í。)

The Show Alligator 第一

图片来自于Monsta X 官方推特

The Show Alligator 第一

图片来自于Monsta X 官方推特

翼(。ì _ í。)

今天的Monsta X

图片来自于Monsta X 官方推特!

今天的Monsta X

图片来自于Monsta X 官方推特!

翼(。ì _ í。)

回归D-3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归D-3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翼(。ì _ í。)
回归aD-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归aD-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归aD-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翼(。ì _ í。)

回归D-6


第四波预告照出来了!!!!!!


只能用尖叫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归D-6


第四波预告照出来了!!!!!!


只能用尖叫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