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D.塞林格

5浏览    3参与
习惯性抖腿

麦田里的守望者 PDF 电子书下载

麦田里的守望者


  • 作者:J.D.塞林格


  • 热度:10293

内容简介  · · · · · ·

这本小说一出版,就受到国内青少年的热烈欢迎,认为它道出了自己的心声,一时大、中学校的校园里到处都模仿小说主人公霍尔顿——他们在大冬天身穿风衣,倒戴着红色猎人帽,学着霍尔顿的言语动作。甚至在1960年代初期,外国学者只要跟美国学生一谈到文学,他们就马上提出了《麦田里的守望者》。《麦田里的守望者》之所以受到重视,不仅是由于作者...

麦田里的守望者

  • 作者:J.D.塞林格


  • 热度:10293

内容简介  · · · · · ·

这本小说一出版,就受到国内青少年的热烈欢迎,认为它道出了自己的心声,一时大、中学校的校园里到处都模仿小说主人公霍尔顿——他们在大冬天身穿风衣,倒戴着红色猎人帽,学着霍尔顿的言语动作。甚至在1960年代初期,外国学者只要跟美国学生一谈到文学,他们就马上提出了《麦田里的守望者》。《麦田里的守望者》之所以受到重视,不仅是由于作者创造了一种新颖的艺术风格,通过第一人称以青少年的说话口吻叙述全书,更重要了资本主义社会精神文明的实质。人活着除了物质生活外,还要有精神生活,而且在一个比较富裕的社会里,精神生活往往比物质生活更为重要。主人公是16岁的中学生霍尔顿·考菲尔德是当代美国文学中最早出现的反英雄形象之一,霍尔顿出身中纽约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家庭。学校里的老师和自己的家长强迫他好好读书,为的是出人头地,以便将来买辆凯迪拉克,而在学校里一天到晚干的,就是谈女人,酒和性,他看不惯周围的一切, 根本没心思用功读书,因而老是挨罚,到他第四次被开除时,他不敢回家。便只身在美国最繁华的纽约城游荡了一天两夜,住小客店,逛夜总会滥交女友他在电影院里百无聊赖地消磨时光,糊里糊涂地召了妓女,情不自禁的与虚荣的女友搂搂抱抱,与此同时,他的内心又十分苦闷,企图逃出虚伪的成人世界去寻批纯洁与真理的经历与感受。这种精神上无法调和的极度矛盾最终令他彻底崩溃,躺倒在精神病院里。


作者简介  · · · · · ·

塞林格全名杰罗姆·大卫·塞林格,1919年生于美国纽约城,父亲是做于酪和火腿进口生意的犹太商人,家境相当富裕。塞林格十五岁的时候,被父母送到宾夕法尼亚州一个军事学校里住读,据说《麦田里的守望者》中关于寄宿学校的描写,很大部分是以那所学校为背景的。1936年,塞林格在军事学校毕业,取得了他毕生唯一的一张文凭。从1940年在《小说》杂志上发表他的头一个短篇小说起,到一九五一年出版他的长篇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止,在十余年中他共发表了二十多个短篇,有些短篇还在《老爷》、《纽约人》等著名刊物上发表,从而使他在文学界有了一点点名气。成名后他隐居到乡下,特地为自己造了一个只有一扇天窗的水泥斗室作书房,每天早晨八点半就带了饭盒入内写作,直到下午五点半才出来,家里任何人都不准进去打扰他;如有要事,只能用电话联系。他写作的过程据说还十分艰苦,从《麦田里的守望者》出版后,他写作的进度越来越慢,十年只出版三个中篇和一个短篇,后来甚至不再发表作品。偶尔有幸见过他的人透露说,他脸上已“显出衰老的痕迹”。他业已完成的作品据说数量也很可观,只是他不肯拿出来发表。不少出版家都在打他的主意,甚至在计划如何等他死后去取得他全部著作的出版权,但至今除本书外,作者只出版过一个短篇集《九故事》(195)和两个中篇集《弗兰尼与卓埃》(1961)及《木匠们,把屋梁升高;西摩;一个介绍》(1963)。

 

https://u20165117.ctfile.com/fs/20165117-389029185

清水无鱼

进出口原则(四)

        阿尔弗雷德打算去看看他的书店新址。

        虽然他挺喜欢他的旧书店的,但是莫蒂给他推荐了一个很不错的地方,隔壁是一家警察局。

        阿尔弗雷德迈着不大不小的步子向书店走去,途中他与一个黑发青年擦肩而过。

        那个青年的头发末稍是白色的,身上的黑色长风衣让阿尔弗雷德觉得...

        阿尔弗雷德打算去看看他的书店新址。

        虽然他挺喜欢他的旧书店的,但是莫蒂给他推荐了一个很不错的地方,隔壁是一家警察局。

        阿尔弗雷德迈着不大不小的步子向书店走去,途中他与一个黑发青年擦肩而过。

        那个青年的头发末稍是白色的,身上的黑色长风衣让阿尔弗雷德觉得那好像是活物。

        不知道为什么,阿尔弗雷德有种不详的预感,这大概是所谓的“书本感应”吧。

        他想也没想就加加快了步伐,朝与书店相反的方向走去。运气不错,刚好他等的列车就从面前经过,阿尔弗雷德没怎犹豫就跳了上去。

        等他打开车门坐进去,那个穿黑风衣的青年就从警察局里走了出来。列车行驶了大约十几米,阿尔弗雷德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一团白烟从警察局上空缓缓升起。

        “如何如何,这比待在你们那乏味的办公室里有趣多了吧?”一个兴致勃勃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狄兰正坐在正对着门的一张椅子上。

        是很有趣,阿尔弗雷德想,如果你把疯狂称作有趣的话。

        “这应该不是你干的吧?”阿尔弗雷德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他只是确认一下。

        “哦,是的,当然不是我。”狄兰笑嘻嘻地看着他,“你都看到肇事者从局子里走出来了。      不过说句实话,我确实很想试试炸一回警察局,但我最好的一次也只炸过游戏厅,所以……”

        “别转移话题,”阿尔弗雷德觉得也许他可以替马尔克斯和这个不安分的家伙谈谈,“几天前发生的那场海啸是怎么回事?”

        “是我干的,”狄兰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毕竟横滨本来就在海边上,日本发海啸很正常。”

        “好吧,”阿尔弗雷德严肃地看着他,“那么你得保证不会有人员伤亡。”

        “哦,可以,”狄兰一直盯着车窗,“这也只是动个念头的事。我刚才在想,也许隔壁有个海鲜市场。”

        阿尔弗雷德惊讶地看着他从地上挑起一条鳗鱼。

        “我是认真的,”狄兰指了指后一节车厢,阿尔弗雷德听到了鱼扑腾的声音,“你想吃点什么?”

        “别开玩笑了,”阿尔弗雷德认为他从此以后可能会对海鲜过敏,“我希望你能够找个地铁站把我放下去。”

        “什么?啊,瞧!我们要掉到海里去了。”狄兰的话音刚落,列车就一头扎进了海里。车窗外的世界陷入一片湛蓝和幽暗之中。

        “再见,情报局局长。”狄兰又一次向阿尔弗雷德挥动着他那顶贝雷帽,消失在了车顶上。

        “麻烦你们向旁边挪一点儿,谢谢。你们挡住我取景了。”这个声音把中岛敦的注意吸引了过去,他看到狄兰将脸从一个画架后探出来。

        “嗯,我就问一句,”中岛敦看着狄兰说,完全没意识到蜂蜜色头发的少女已经被谷崎润一郎扼住了咽喉,“这里有什么特别的景色可以画吗?”

        “这个吗,当然有,”狄兰有节奏地挥舞着手里的画刷,“当画家对美好景物的感知力应该要强一点。就比如一件外套,人们可能都觉得款式和颜色挺不错,但实际上它可能是个……杀人凶器。”

        中岛敦发现他说这话时一直别有用心地盯着自己身后。果不其然,他身后站着一个穿黑色长风衣的青年,黑色外套上不知何时冒出了面目狰狞的兽头。

        “哦,好啊。”狄兰的口气变得冰冷。他将手中的画笔往耳后一别,准备将画纸卷好收起来。

        可是黑衣青年并没有给他机会:黑兽猛扑过去,先一口将那张画纸咬得粉碎,然后就将狄兰缠了个结实。没等中岛敦反应过来,狄兰原来站的地方只剩一个黑兽垒成的小丘,他听到骨头被揉在一起的“咔咔”声。

        一阵细微的咳嗽响了起来,中岛敦回过头去,却看到了一个兽头瞪大的红色眼睛。






        「人间失格」  穿浅褐色风衣的男子用手同时触碰了白虎和黑兽的额头,两者随即碎裂成淡蓝色的文字。

        “哎呀,和我想的一样呢,”太宰治闲适地点着头,“如此可人的小姐竟然和我以前的学生待在一起,让我很是高兴呢。”

        樋口一叶翻了翻自己所有的口袋,最后她摸出一个带有天线的小盒子,她即刻用枪对准了太宰治:“你往我口袋里放了窃听器?”

        “是啊,就在美人和我聊天的时候。”太宰治以一种饶有兴趣的表情看着樋口一叶。

        “住手,樋口,”一直沉默的芥川龙之介开口了,“凭你是赢不了的。”

        “嗯,他说的对,”狄兰将头从那个黑兽垒成的小丘上探了出来,直接无视掉对面某人惊奇的目光,“要知道太宰先生的生命力……可是顽强的很哪。”

        樋口一叶犹豫了两秒,转而将枪口对准了狄兰,此时他已经从小丘里爬了出来,正在拍身上的土(如果他摔了一跤的话)。

        “把它拿开,”狄兰很不高兴地看着她,“首先,这么做没什么用;其次,没有用这个态度对待画家的,除了梵•高①;最后,我记得之前太宰先生手底下有两个人拿枪对着我来着,他们后来怎么样了?我有点记不得了。”

        “被Mimic的人开枪打死了。”太宰治说,好像刚开了一个小玩笑。

        “不过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狄兰伸手在那一堆画布和颜料的残骸翻了翻,“有点可惜啊,那幅画,毁了。”

        地上的画布碎片发出不祥的“沙沙”声,它们拼在一起,可以清晰地辨认出上面有无数个世界,像盘子一般被叠成一摞,随着画布的再次碎落,其中一个世界也精准地碎成了千万片。

        狄兰从已经坏掉的画架上摸出一块画板,就像以前一样背上他的画板,走了。

        巷子口口传来“砰”的一声闷响,两辆车撞在了一起。








        “是的,长官,我说的都是真的,”说话的少年一头熟透了的麦子一般的短卷发,脸星零地长着几颗雀斑,“在您的书店附近发生了一起车祸。”

        “慢点说,杰米,”电话那头传来弗罗斯特温和的声音,“是我,你的反应太夸张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罗伯特君!”J•D塞林格激动得对电话一阵惊呼,“我以为你是阿尔弗雷德。”

        “车祸现场怎么样?”弗罗斯特换上一幅“集会发言”的口气,“有人员伤亡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塞林格踮起脚向右边看去,“那里围了一圈救护车。”

        “我想我这么擅自做决定头儿应该不会介意……”弗罗斯特用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怀表表链,小声自言自语,“争取找到那个像梵•高一样的家伙,我们有必要限制他的自由了。”

        “好的,长官,”塞林格对着电话响亮地说,“我会尽力去办的。”

        “最后一点,杰米,叫我罗伯特。”

①梵•高死于枪击。

•罗伯特·弗罗斯特(1874年3月26日——1963年1月29日)是20世纪最受欢迎的美国诗人之一。他曾当过新英格兰的鞋匠、教师和农场主。他的诗歌从农村生活中汲取题材,与19世纪的诗人有很多共同之处,相比之下,却较少具有现代派气息。他曾赢得4次普利策奖和许多其他的奖励及荣誉,被称之为“美国文学中的桂冠诗人”。只是在他的下半生才赢得大众对其诗歌作品的承认。在此后的年代中,他树立起了一位伟大的文学家的形象。代表作品:《诗歌选集》《一棵作证的树》《山间》《新罕布什尔》《西去的溪流》《又一片牧场》《林间空地》和诗剧《理智的假面具》 《慈悲的假面具》《诗歌全集》《未选择的路》。

长安

【读书笔记】——守不守望麦田?

《守望麦田》算是老爷的作品中略晦涩的一个了,为了弄清老爷的写作意图,特意去读了J.D.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

从名字来,看很容易认为,这首歌脱胎于此。可是当我读完后才发现,其实这是很错的。

很有可能,老爷只是借用了这个名字,而讲了一个完全不同,甚至是极端相反的事。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个固守于自己精神世界,关于执着的事,哪怕荒唐,哪怕难以被人理解,可是它说的是执着的,紧紧想要抓紧的故事。

而恰恰相反的是,《守望麦田》讲的是空,是放手。而其中的观点在老爷的作品中简直太常见了。

《守望麦田》

吹过麦田

田总要收割也许留在我腑脏

给你碰撞

如沙里采矿也许能令我发光

 ...

《守望麦田》算是老爷的作品中略晦涩的一个了,为了弄清老爷的写作意图,特意去读了J.D.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

从名字来,看很容易认为,这首歌脱胎于此。可是当我读完后才发现,其实这是很错的。

很有可能,老爷只是借用了这个名字,而讲了一个完全不同,甚至是极端相反的事。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个固守于自己精神世界,关于执着的事,哪怕荒唐,哪怕难以被人理解,可是它说的是执着的,紧紧想要抓紧的故事。

而恰恰相反的是,《守望麦田》讲的是空,是放手。而其中的观点在老爷的作品中简直太常见了。

《守望麦田》

吹过麦田

田总要收割也许留在我腑脏

给你碰撞

如沙里采矿也许能令我发光

 

蒸发成云

抛弃的雨也许来自你的汗

经过脸庞

旁人给你的吻也许留在我掌心

 

和老爷的《弱水三千》中

三千春江水暂住寂寞天空

逛够了世界跌进了春风

 

山水非山水涷了变雪堆

山水本山水遇热若雾水

混杂绝望后便是泪水衍生出心碎

葡萄若化水醉了会再醉会跌进漩涡太虚

挤於渠里浸於浴里同样落自春水


讲的都是: 

事、情的衍生、演化,不独来自于你,也不独落在于我。 

甚至在《不来也不去》中,

谁同行仍同样结尾

血液里才遗传悲喜

谁亦难避过这一身客尘但刚巧出於你

也是如此

而  像你没来过没去过   亦和  水里有谁未必需要一起进退  有着异曲同工之意。

 尽管《守望麦田》中有着“深爱过谁,一天可抵上一岁”的观点,但也是在承认世事皆空的前提下,发出了既有“曾经”就不怕“荒芜”的呐喊。说到底,还是教人不执着,教人放手。

 

而《麦田里的守望者》却不是这样:

我老是想象一大群小孩儿在一大块麦田里玩一种游戏,有几千个,旁边没人——我是说没有岁数大一点儿的——我是说只有我。我会站在一道坡悬崖边上。我要做的,就是抓住每个跑向悬崖的孩子——我是说要是他们跑起来不看方向,我就得从哪儿过来抓住他们。我整天就干那种事,就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得了。


你看,完全不一样的,霍尔顿才不会想“空空两手来挥手归去”,他压根儿不想归去。有时我会纳闷儿,为什么老爷会给一个教人不执着的作品起名《守望麦田》,干脆叫《焚烧麦田》好了【听起来好像不环保2333333

 

不过我是真喜欢霍尔顿,怎么说呢,中二期少年的不可理喻简直会让成人伤透脑经,哪怕他们也曾经是这群人。可是霍尔顿有个致命的,十分动人的特质——他会发自内心的厌恶,更会发自内心的喜欢。

到了我这个年龄,这个无可无不可的年龄,已经没有能被风吹动的麦田了。

并不是说青春期的情绪波动就好,当然霍尔顿是需要合适的疏导的,但是那种特质,真的像是在麦田上奔跑的孩子,一不留神就会跌落悬崖的。

然后,大概就会成为一个为了某个理由而谦卑地活下去的成熟的人吧。

好或不好呢?

其实无关紧要。

 

说实在的,这两个作品,总觉得解读的不到位,或者完全跑偏了方向。不过先留此为证,待往后再有感悟,便回来纠正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