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2

38.7万浏览    6617参与
墨鱼与晴

Strawberries & Cigarettes

一个小言,其实是给啪嗒托到现在的生贺(……

——————

Jared把他二十一岁生日那天与他的相遇称之为“神给予的礼物”。

当然,这绝对不能让“礼物本人”Jensen知道,他绝对会笑死这娘唧唧的说法。可能还会踮着脚跳起来捏住Jared的鼻子,像捏住圣诞驯鹿的大鼻子,谁知道他那颗小脑袋是怎么把“Jared”和“驯鹿”联系在一起的。

——————————

男孩也就十几岁的样子,这么说可能有些……有些变态,但男孩真的非常、极其该死的漂亮到耀眼。

好吧,放过那些凌乱的形容词吧,因为发出感叹的主人公在看到他一刻起就已经凌乱了。

Jared是经过高中部门口看到他的,他玫瑰样的小脸...

一个小言,其实是给啪嗒托到现在的生贺(……

——————

Jared把他二十一岁生日那天与他的相遇称之为“神给予的礼物”。

当然,这绝对不能让“礼物本人”Jensen知道,他绝对会笑死这娘唧唧的说法。可能还会踮着脚跳起来捏住Jared的鼻子,像捏住圣诞驯鹿的大鼻子,谁知道他那颗小脑袋是怎么把“Jared”和“驯鹿”联系在一起的。

——————————

男孩也就十几岁的样子,这么说可能有些……有些变态,但男孩真的非常、极其该死的漂亮到耀眼。

好吧,放过那些凌乱的形容词吧,因为发出感叹的主人公在看到他一刻起就已经凌乱了。

Jared是经过高中部门口看到他的,他玫瑰样的小脸皱在一起,老天!Jared刚平复因打篮球燥动的心脏又开始在胸膛叫嚣,早就过了放学时间,校门一片寂静,而下一趟大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Jared隔着玻璃看着他皱了皱眉撇撇嘴,他的心好像就此被揪了起来,而当Jared回过神来时,自己早就把车停在他旁边,正在思考如何回家的男孩怔怔,莹绿的眼看了看停在他身边的车,眨了眨眼,像蝴蝶慵懒的展开翅膀,轻轻拂过心尖,带起一串美妙痒意。

事实上,Jared终于记起今天是他二十一岁生日,以及有一场焦急等着寿星到来的生日party要他参加。

Jared应该去参加party,而不是停下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但他知道,纽约这么大,一旦分开……一旦分开!就是这一瞬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弦搭错了,一种莫名的冲动击败了理智。

“啊,那个,你,你要去哪吗我可以送你的……”二十一岁的大男孩降下车窗,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唐突开口,拘谨的像个要表白的初中生。

对方还是不说话,金绿色漂亮的眼睛疑惑的眨了眨。

啊啊,这不怀好意样的对话是什么白痴开场啊!话一出口,当事人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他,恨不得找个地缝躲起来。很好,Jared感觉自己二十多年的社交技巧在他的玫瑰男孩面前都变成废纸一张。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送你……不不……我……”

“可以哟。”男孩一副不怕上了贼车的样子(……)有些无所谓的笑着,脸上轻轻染上一层玫瑰的颜色。“对了,你可以叫我Jensen.”

“Jared,Jared Padalecki.”Jared小心翼翼将男孩小一号的手包进掌心。

之后果断地翘了朋友们为他准备的二十一岁生日Party。

—————————

Jensen在秘密策划一场“偶遇”。

他没对任何人说,哪怕是他最好的朋友。他足够出众,习惯了卷纸上的A+,父母的疼爱,塞满书桌的情书甚至是粘在背后的挚热视线。拥有各种意义上令人满意的生活。

直到他爱上了另一个人。

也许是在高中附近篮球场上的某次目光碰撞,某次普通的交谈让他记住了Jared Padalecki这个名字。

他会在午休特意支开好友,避开目光,像小姑娘一样悄悄来篮球场围观,看到青年挺拔有些清瘦但结实的胸膛时会脸红的转过头去,之后低头噗嗤的笑出声来。

摸清Jared来球场的时间后,Jensen把计划进行日定到了周三,他的幸运日。

Jared在他面前停了车,降下窗,是他英俊完美的脸,God!Jensen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

青年在他面前笨拙着,红着脸,甚至有些口吃的说出邀请时,Jensen用尽全身力气让自己看上去冷静,而心里的小人早就欢呼雀跃着大声尖叫着“YES!YES!!你个混蛋!”

Jensen就坐在副驾驶,Jared身边,他紧抱着书包,甚至动都不敢动,嗅着Jared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有些甜的香烟味道,该死的,他现在就想趴倒在他身上,肩膀上,轻轻舔他滚动喉结,和Jared吻在一起。

电话声打断了这想法,Jared在一旁,低声道着歉,被甜蜜和幸福感包围的Jensen晕乎乎的,直到——

“啊抱歉,我可能会晚点到。”

“?你自……的生日party都迟……“

电话那里的声音听不太清,但Jensen还是在露出的余音中意识到,是自己毁了Jared的生日,天啊!果然就不该搞什么偶遇!还有生日礼物!但现在自己哪有什么可送给喜欢的人的礼物啊,Jensen下意识抓紧了牛仔裤,隔着薄薄衣料,手指触碰到放在兜里草莓软糖。

“喏,Jared,生日快乐。”

Jensen害羞的转过头,否则他会看到Jared眼里闪过的亮莹莹的光。

车被Jared停在一旁,天色渐暗,行人不多,两个男孩都羞红了脸,胆怯的尝试着,缓慢的向对方靠近,Jared就离自己这么近,近得能嗅到他白色衬衫上清新的薰衣草香和甜甜的像巧克力样的烟草味,他强迫他晕乎乎的大脑胡乱思考些什么,随便什么都好,不然他一定会融化在Jared炙热的绿色眼眸中。天哪!他为什么还不吻过来,这个迟钝的混蛋,是不是自己不该给他那草莓味的糖,啊为什么是糖果还是草莓味,好蠢好蠢!哪个一米九几的男人会喜欢草莓味啊!自己居然还用草莓糖给他当礼物……

之后?之后Jensen的胡思乱想终止在对方柔软的吻中,混着Jared身上淡淡的,有些甜的烟味,两个萍水相逢又热切相爱的傻瓜,扭扭捏捏的在一起啦,漫长又胆怯的亲吻结束后,衣服和头发因为长时间的相拥滑稽的凌乱着,Jared抱着他的男孩躺在车后座上,两个人红着脸,谁都不肯先开口,Jared吻着他毛剌剌的发,指尖在他摊开的掌心中画着圈,带出细微的痒意,Jensen就着痒意噗的笑出声,回头作势又和Jared拉扯着挣扎吻在一起。

“Jared,生日快乐。”

Jared发誓,这是他二十一年里最棒的生日礼物了。

至于Jared什么时候会知道这是Jensen的秘密策划嘛……每对情侣都会有一些不让另一半知道的小秘密,不是吗~



END

Ray Un_该闭嘴了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778644


#J2

#推文

#AO3


你该知道的都在图片里√


Quarterback!Jared × Cheerleader!Jensen


Summary:

Jared is so annoyed with the distracting little piece of skirt and long legs called Jensen. 

All he could think about is fucking whatever is under that skirt...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778644


#J2

#推文

#AO3


你该知道的都在图片里√


Quarterback!Jared × Cheerleader!Jensen


Summary:

Jared is so annoyed with the distracting little piece of skirt and long legs called Jensen. 

All he could think about is fucking whatever is under that skirt.

-

概要:

由两条长腿和一片小短裙组成的叫做Jensen的东西让Jared很烦躁。

他唯一能思考的东西就是cào那个裙子下的秘密。

-

*垃圾自翻

AMAZING EURUS

AE看了魔性的猫狗视频后的垃圾产物💩

AE看了魔性的猫狗视频后的垃圾产物💩

猫冰薄荷

是个只会画大头的废人了QvQ

是个只会画大头的废人了QvQ

墨鱼与晴

真相是假

夜深不要听列表推的歌

———————

斯坦福期间背景


有pb词

评论

夜深不要听列表推的歌

———————

斯坦福期间背景


有pb词

评论


多弗的羽毛大衣

【JPJA】陌路之人 02

*农场主Jared x hooker(?)Jensen

*警告:人物黑化,ooc,是爽文,有OMC x Jen描写,是《恶德之人》的姊妹篇 

02

https://m.weibo.cn/3021604095/4406438678245701

*农场主Jared x hooker(?)Jensen

*警告:人物黑化,ooc,是爽文,有OMC x Jen描写,是《恶德之人》的姊妹篇 

02

https://m.weibo.cn/3021604095/4406438678245701

双飞贾米bot

一个勇者的故事

标题:一个勇者的故事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勇者是注定要打败魔王的人。
但魔王在被勇者打败之前便先行被讨伐了,十分不讲信用。

※此文未完结※
会尽快着手更新,但无法保证具体时间,如若介意可以待完结后再食用。
后续更新将不在lof另开新文,而是直接于本文编辑,带来不便十分抱歉。


标题:一个勇者的故事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勇者是注定要打败魔王的人。
但魔王在被勇者打败之前便先行被讨伐了,十分不讲信用。

※此文未完结※
会尽快着手更新,但无法保证具体时间,如若介意可以待完结后再食用。
后续更新将不在lof另开新文,而是直接于本文编辑,带来不便十分抱歉。



双飞贾米bot

史莱姆

标题:史莱姆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Jared是只史莱姆,最普通的那种。

黏糊糊的小甜饼一枚。


标题:史莱姆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Jared是只史莱姆,最普通的那种。

黏糊糊的小甜饼一枚。



双飞贾米bot

双A

标题:双A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Jensen和Jared是一对Alpha恋人,除了没有真正的插入之外,他们的生活和寻常夫妻一样,Jensen对此很满足。
但Jared不是。


标题:双A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Jensen和Jared是一对Alpha恋人,除了没有真正的插入之外,他们的生活和寻常夫妻一样,Jensen对此很满足。
但Jared不是。



双飞贾米bot

B/O

标题:B/O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身为Beta,Jensen嗅不到他搭档的Alpha信息素有多迷人。
但他知道一点:Jared屁股里绝对含着东西。


标题:B/O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身为Beta,Jensen嗅不到他搭档的Alpha信息素有多迷人。
但他知道一点:Jared屁股里绝对含着东西。



双飞贾米bot

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

标题: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圣诞老人要给他努力工作的小驯鹿一点奖励。


标题: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圣诞老人要给他努力工作的小驯鹿一点奖励。



袋底洞
出水食人花没什么,就是恶搞一下...

出水食人花
没什么,就是恶搞一下我们的常驻大可爱。

出水食人花
没什么,就是恶搞一下我们的常驻大可爱。

袋底洞
芭蕾巨怪贾啪嗒没什么,就是恶搞...

芭蕾巨怪贾啪嗒
没什么,就是恶搞一下我们的常驻大可爱

芭蕾巨怪贾啪嗒
没什么,就是恶搞一下我们的常驻大可爱

陆端

2019年AO3同人创作排行榜
包括了全球范围内二三次元及真人CP
不得不再次感叹,当别的CP的NC率还在30左右挣扎的时候,J2已经直逼50了…
角色肉不过RPS,应该也就这一对了23333333
wincest也不遑多让,43.2的NC率也足够笑傲欧美圈了
至于第一名,这么多年第二第三排名好歹还有交换过,第一名真是雷打不动。。。

2019年AO3同人创作排行榜
包括了全球范围内二三次元及真人CP
不得不再次感叹,当别的CP的NC率还在30左右挣扎的时候,J2已经直逼50了…
角色肉不过RPS,应该也就这一对了23333333
wincest也不遑多让,43.2的NC率也足够笑傲欧美圈了
至于第一名,这么多年第二第三排名好歹还有交换过,第一名真是雷打不动。。。

变脸怪与不笑猫

日久见人心 四 (未授权翻译)

简介:末日文设定,两人相遇的时候Jared23岁,Jensen15岁(很可能不满15岁)

警告:未成年、性行为描写、粗话、不自愿、半自愿、鞭打、路人死亡、暴力(反正很黑暗就对了)

原文:You've ruined me -------lilja82 

原文链接:https://lilja82.livejournal.com/15804.html(不用翻墙)


第四章

他们坐在太阳底下,浑身暖洋洋地看着石滩上晒着的衣服。Jared 没有什么可说的,Jensen看上去也不像要开口的样子,所以他们很有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身边坐着一个人与一个人呆着感觉是不一样的。多个人多双眼睛...

简介:末日文设定,两人相遇的时候Jared23岁,Jensen15岁(很可能不满15岁)

警告:未成年、性行为描写、粗话、不自愿、半自愿、鞭打、路人死亡、暴力(反正很黑暗就对了)

原文:You've ruined me -------lilja82 

原文链接:https://lilja82.livejournal.com/15804.html(不用翻墙)


第四章

他们坐在太阳底下,浑身暖洋洋地看着石滩上晒着的衣服。Jared 没有什么可说的,Jensen看上去也不像要开口的样子,所以他们很有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身边坐着一个人与一个人呆着感觉是不一样的。多个人多双眼睛,自己的一举一动总觉得都被人看在眼里,时间长了,不找点话说就浑身不自在。遗憾的是Jared的嘴巴太久不用已经生锈了。虽然他们之间没讲过几个字,但Jared已经感觉这几天把一辈子要讲的话都讲完了。

天渐渐地黑下去了,Jared去检查了各个陷阱,发现他们抓到了一只松鼠。他生起一堆火,等着Jensen抱着柴火从林子里回来,然后他拿出小刀,让Jensen在旁边看着他是怎么把肉从皮上割下来的。

Jensen的手是颤抖的,看得出他之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Jared好奇这个小孩之前是通过什么方式填饱肚子的。他不愿细想,但同时又好像必须要找到一个答案。Jensen身上有些东西是Jared弄不明白的,他看上去像是一直被人保护的很好,从未见识过现实世界的残酷一样。

几个小时之后,余烬也渐渐熄灭了。那只松鼠是他们唯一的晚餐,不管他们吃完之后有没有饱,他们都只能接受。思虑再三,Jared还是决定开口问他“你那条项链是从哪儿来的?”

几码开外的Jensen,隔着火堆,坐在Jared对面。他的脸映在火光中,显得奇异的宁静。Jared的问题显然让他不太开心,他抬着头打量着Jared,不确定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我妈妈。”短暂的停顿之后,他作出了回答,回避着Jared的凝视。

“她死了吗?”

“嗯。”Jensen说着,垂下了眼帘。
“她是怎么死的?”Jared追问着。 

Jensen的嘴抿成一条细线,摆出无可奉告的架势。几分钟之后,他还是没有开口。在这一刻,Jared决定自己忍够了。

“听着,我知道你是在躲着什么人。现在我要你告诉我,你在躲着谁,为什么躲,如果你不从头说清楚,我不能让你留下来。知道吗?”

Jensen的呼吸声都在颤抖着,透过火光,Jared 看到他那双大大的眼睛闪闪发亮,写满了痛楚。

“说吧。”

他试着开了几次口,好像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然后他开口了,因为紧张捏紧了喉咙,声音颤抖着“我是在农场里长大的。我,我还记得,我们家养过好多马。大概是在我六岁的时候,事情开始变得很糟糕。然后,我爸爸就放走了很多马。他不知道该拿它们怎么办,我们喂不起这么多。然,然后.....”

讲到这里,他必须停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刚才他呼吸不上来了一样。Jared看到他的双手在微微颤抖着。

“没关系的。”他说。

“我们有一个避难所。我们打算等局势失控了之后躲在里面。一开始,我的父母只是把食物藏在里面,但是在我爸爸中弹之后,我们就搬到里面了。他的腿本来没事的,妈妈都把那颗子弹拿出来了。但是有一天,他突然就倒下去了,然,然后,他。我哥哥觉得可能是有一个血块堵住了他的血管。”

Jared 僵住了,他不知道Jensen之前有没有把这些告诉过任何人。

这世界上有太多故事无人知晓,也永远不会被知晓。

“你们在里面待了多久?”他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一开始我们有的时候会在晚上出来活动,一般都是我哥哥出去找东西。但是,有一天晚上,他再也没有回来。之后,我妈妈就不让我和妹妹出去了。”

Jared感觉到了这几个字沉甸甸的分量。

“你们这样过了多久?”

Jensen叹了口气,好像只是说话就让他精疲力尽。

“大概有四年吧,,,我觉得”

“然后呢?”

“我们没有吃的了,饿了一段时间之后,妈妈就带着我们走了。”

“你们待在下边能干点什么啊?无聊的都要发疯了吧。”

Jensen看向火堆,眼神空洞,好像此刻他的灵魂并不在这里。“不...不,我妈妈会给我们念故事。《圣经》里面的。然后我们祈祷。我和妹妹老是一块玩,一起读书。妈妈一直告诉我们有一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那一天到了的时候,我们就能出去了。”

“你们出去之后怎么样了呢?”
“我们到处流浪,我....不习惯外面的世界,还有,和别人讲话。”

“你那时候多大?”
“12岁。我们遇到一对老夫妻,他们收留了我们。他们家有一个花园,妈妈不让我和妹妹在外面乱跑,但我们有时候可以待在花园里。我们在那里待了差不多一年。”

Jensen停下来,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Jared没说什么,他等待着。
“然后有一天,他们来了。几个男人。他们要抢走妹妹,妈妈试着反抗,但是他们把她也一起带走了。他们杀掉了,老爷爷和老奶奶,然后,妈妈让我快跑。”

Jensen的喉头哽住,但他没有哭,只是停了一会,然后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讲着:“我...我后来找到她了。我是说,我妈妈。他们过了几天把她丢在了路边。但是她有点不对劲。他们打了她,还有,我觉得她的头也受伤了,因为她没办法好好讲话,也记不得事情了。我尽力照顾她了。我们住在老爷爷和老奶奶的家里。冬天来了,然后有一天,她开始咳嗽。”

Jared 低头看着地面。他已经猜到了故事的结尾,故事总是这样结尾的,人们开始咳嗽,倒下,再也没有起来。没有盘尼西林,没有食物,居无定所。

Jensen也垂着头,他看上去很累了。

“还有呢。”

“我,我流浪了一段时间。我很饿。然后我遇到了一群人。他们一开始对我挺好的。但是之后他们就不让我吃东西了,因为我不能白吃。他们,他们很坏。他们比我要大。有一个人,他,他一直欺负我。我有次不小心听到他们说要把我卖掉,所以,我就趁着他们睡觉的时候偷偷跑了。”
“他们是强盗吗?”

“算是吧,他们有枪,他们会抢走所有能带走的东西。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才和他们待在一起的。”

“如果你有的选的话,你不会留下的吧。”

“嗯。”他的声音很轻,没有抬起头。

Jared 花了一点时间想着Jensen的故事,思考着“那你待在他们那里了快两年了吧。如果你现在是15岁,在差不多,13岁的时候,埋葬了你的妈妈的话?”

Jensen什么也没说,只是垂下眼睛盯着地面,双手紧握住他颈间垂下来的十字架。

“我是说,你现在是15岁,对吧?”
“我觉得应该是吧。”Jensen嗫嚅着,躲闪着Jared的视线。

“什么叫你觉得?”

“他,他们没有记时间的习惯,所以...”Jensen结结巴巴地说着,手指又开始绞着脖子上的银链。

Jared 感觉到一阵恶心。Jensen必须是15岁。他必须是。否则,Jared就变成了他所厌恶的那种人了。好一会,他们两个人都一言不发。时间越久,Jared就越不自在,他想要转移话题。

“你信上帝?”他声音沙哑,好像嗓子里卡着什么。

“嗯。”Jensen小声回答着。

“你爸爸,他也信教吗?”

“对,他们都是教徒。”Jensen的手下意识地握住了脖子上的十字架,抚摸着。

“他和妈妈总是告诉我们,在像现在这样艰难的时刻里,记住当一个好人是多么重要。就,就是,不能泯灭人性,不要自相残杀。”

Jared 安静地坐着,他想起一些令人不悦的事情,他更愿意遗忘的事。他越是想要把它们推到一边,那些画面就越是跳跃在他眼前。

“那又怎样?什么叫好人?你觉得我是坏人吗?”他的语气激烈。

Jensen迅速抬起了头,他的眼睛睁得很大,嘴巴张开着。

“不,不,那,我不是那个,你,你不”他用破碎的句子解释着,脸颊飘起一阵绯红。

“告诉你吧,不用费劲了。半天了都放不出个屁,结结巴巴烦的我都想把耳朵堵起来。反正,像你这种胆小鬼,嘴里也没有一句真话。”Jared念叨着。

Jensen立刻闭上了嘴巴,垂下了头看着地面,一个字也不肯再讲。

Jared 几乎感觉到了内疚。他的父亲过去曾经说过让某个人闭上嘴的最佳方法不是直接让他们闭嘴,而是用讽刺刺痛他们。但是Jared要说的是事实,这正是Jensen需要的,不管事实是否伤害到了他。

“像你这样有吃有喝的躲在避难所里,每天只要坐着不动,祈祷着做个好人当然是轻松得很”面对着他突然爆发的怒火,Jensen往后瑟缩着。“但是像我们这种人,真的没时间想着怎么当个好人。你知道,为什么吗?光是忙着不死掉,就已经忙的要死了。”

Jensen的脸变得更加苍白,他把膝盖抱在胸前,缩成一团,沉默得像块石头。

Jared 感觉到了愤怒。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竟然让自己被一个可能不满十四岁,不知世事的毛孩子激起了怒火。愤怒就意味着暴露了自己的弱点,他不喜欢这样,他不想这样。

“无所谓吧。嘴上说的冠冕堂皇总比真的去做容易的多。”

Jensen舔舔他的下嘴唇,努力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Jared看到他坐在火堆的另一边,全身僵硬的像根绷紧的弦。

潮水般的疲惫突然卷走了他,他已经受够了今天发生的一切。他只想睡觉,等着醒来之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快点过来,睡吧。”他站起来,甩掉牛仔裤,然后钻进睡袋里。

Jensen没有动,像冻在了原地。

“过来!”Jared突然发作,不明白为什么Jensen只是坐在那里,就足够让他良心不安。 

Jensen被这一吓,立刻站起来,紧张地开始脱衣服。在寒风中,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跪在睡袋旁,准备爬进来。Jared伸出手把他拖进来,贴在自己的胸前,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的两条胳膊夹着Jensen,让他动弹不得。原来他就是这么夹着自己的枪的,只有这样他才睡的安稳。

后背抵着Jared的胸膛,Jensen一动也不敢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什么都没有说。他的嘴巴张张合合,却只发出一些细碎的叹息,好像他想说点什么但是又怕自己会开始结巴。Jared 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不确定Jensen会说些什么。

“我不觉得你是个坏人。”

Jensen的声音很轻,一缕烟一样消逝在无穷的黑夜中。





只能说,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墨鱼与晴

看沙雕(?)段子吗

—————————

每个奇怪故事的发生都需要个冲动冒失的年轻女巫。

什么?你问为什么是非是年轻女巫?因为没有哪个老道的女巫会选择对Sam Winchester下咒,如果不是想体验温家大哥专业手法活体扯肺的话。

下了一天的雨也不见凉意,雨水滴嗒打在窗上,昏暗的天分不明时辰,Sam有些烦,他被留在旅店里,独自一人,哪怕他再三对Dean表示自己没有任何异常,那只是个蹩脚女巫的蹩脚巫术罢了,它甚至不会产生任何作用……

的吧。

传来的是Dean的声音,Sam听得清楚,可那不是脚步声,也不是说话声,那声音更像是顺着某人相同血脉的流淌来响过每一处筋络,直到清晰的传送到...

看沙雕(?)段子吗

—————————

每个奇怪故事的发生都需要个冲动冒失的年轻女巫。

什么?你问为什么是非是年轻女巫?因为没有哪个老道的女巫会选择对Sam Winchester下咒,如果不是想体验温家大哥专业手法活体扯肺的话。

下了一天的雨也不见凉意,雨水滴嗒打在窗上,昏暗的天分不明时辰,Sam有些烦,他被留在旅店里,独自一人,哪怕他再三对Dean表示自己没有任何异常,那只是个蹩脚女巫的蹩脚巫术罢了,它甚至不会产生任何作用……

的吧。

传来的是Dean的声音,Sam听得清楚,可那不是脚步声,也不是说话声,那声音更像是顺着某人相同血脉的流淌来响过每一处筋络,直到清晰的传送到他心脏里。

“也不知道Sammy怎么样了。”

?这什么鬼!!

所以……压抑住内心奇怪的声音,一脸黑线的Sam理明思绪,咒术的作用好像是能听见Dean的心电感应,意识到这点的Sam瞬间决定将内容保密,也不在乎什么女巫的诅咒,动起坏心眼想捉弄哥哥,这么想着烦闷的心情突然愉悦,甚至在Dean面前有些抑制不住嘴角上扬,抬头却撞见Dean皱眉有些关心又有些嫌弃的盯着他看,拿啤酒的手停在半空,声音再次出现在脑中。

“我弟弟思春了?“

“……”

好吧,诅咒的本质还是个诅咒。

“Bobby打过电话了,他说新手女巫施的咒术极易失败,就算成功也维持不了几天,看你还活蹦乱跳的应该没事,给你调个简易版的咒术解药就好啦!”

Sam坐在Dean面前的床上,乖巧的抬头带着狗狗眼听得认真,Bobby确实打了电话,自己也确实没有大碍,一切都那么顺利,除了饱含Dean个人恶味趣的“咒术解药”。

该死的。

当Dean把一杯黑糊糊气味提神的“玩意”从厨房端出来时,Sam听见震耳,不,震脑欲聋响彻天地的爆笑声以及由盐醋啤酒等调味品组成的诡异菜单,哦,他还贴心的用水稀释……要不实话招来吧,那个面对整个吸血鬼穴都丝毫不惧的男人犹豫了……算了,好戏在后!

Sam拿杯的手微微颤抖……

那不明液体滑入口中,Sam觉得他三十多年用来品尝食物的口腔受到了质疑。

Dean看他弟弟的狼狈样终于忍不住了,大笑出声,一边笑还一边解(狡)释(辩)“这个解药,它,它就是这个味道哈哈哈,咳!咳咳!”

那天,Sam帮他顺气时拍得特别用力……
———————
是水,黑色的浓稠的,混着恶臭的血腥味,好像有生命似的,在爬,在蔓,要顺着脚踝一点一点将人拖下去,而他挣不开。

是Dean的梦。

Sam早就醒了,坐起来看他的哥哥,他看不到梦的内容,只单单觉得冷,觉得难过,像什么粘腻的玩意落在鼻尖,他喘不过气来。Dean用毯子将自己缠起来,缩成一团,Sam不知道Dean在经历什么,只知道他的硬汉哥哥因为这个梦而发抖。

于是他起身,下床,可能会被警觉的哥哥摸出枪打碎头颅,但他还是想这么做,他得这么做。Dean Winchester要保护他的兄弟,这就是他的责任,他在这的理由。

可在那深渊里沸腾的水要将他拉回去,梦里他什么都不记得,只知道一旦被拉进去就再也回不来。

暖来得有些突兀,轻薄得像是初升的一缕光,而Dean的梦里从来都没有光。

Sam躺在他身旁,隔着毯子,轻轻将Dean护在怀里。

Dean最终抓住了光。

双飞贾米bot

短篇合集(JAJP)

不足千字的小短篇们。
后续若有短篇更新将不会新开文章,而是直接在本文编辑,如有不便十分抱歉。
考虑到lof按tag分类的使用模式,洁癖党应该比较多,遂将JAJP单独列出来。凹党朋友可以直接点Entire Work食用。

奶牛男孩Jared

Jared想要⭕乘


不足千字的小短篇们。
后续若有短篇更新将不会新开文章,而是直接在本文编辑,如有不便十分抱歉。
考虑到lof按tag分类的使用模式,洁癖党应该比较多,遂将JAJP单独列出来。凹党朋友可以直接点Entire Work食用。


奶牛男孩Jared

Jared想要⭕乘



墨鱼与晴
Bad guy(清水,非明显c...

Bad guy(清水,非明显cp向)

Jensen Ackles,19岁,因涉嫌绑架女高中生被捕

他双手支在桌上,手铐闪着金属冰冷的光,笑眯眯的看着他的警官。
如果说不是Jared亲自审问,他绝不会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个嫌犯牵着鼻子走。
“我告诉过你了。”耳机那边Genevieve的声音颇具幸灾乐祸的意味。
行吧,Jared扯了扯领带,闷在心中的火像羽毛,细细碎碎尽是些不痛快的痒,而他的囚犯还是似笑非笑,似乎Jared自己才是被迫处于劣势的那方,他不喜欢这微笑。
“怎么,My lord?我可是什么都说了哦~”
Jared低俯下身,从开始到现在,被他间间断断的挑衅,终于在这一句温婉转和极含...

Bad guy(清水,非明显cp向)

Jensen Ackles,19岁,因涉嫌绑架女高中生被捕

他双手支在桌上,手铐闪着金属冰冷的光,笑眯眯的看着他的警官。
如果说不是Jared亲自审问,他绝不会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个嫌犯牵着鼻子走。
“我告诉过你了。”耳机那边Genevieve的声音颇具幸灾乐祸的意味。
行吧,Jared扯了扯领带,闷在心中的火像羽毛,细细碎碎尽是些不痛快的痒,而他的囚犯还是似笑非笑,似乎Jared自己才是被迫处于劣势的那方,他不喜欢这微笑。
“怎么,My lord?我可是什么都说了哦~”
Jared低俯下身,从开始到现在,被他间间断断的挑衅,终于在这一句温婉转和极含挑逗的“~”中爆发,羞恼地拉着领子将他拽到面前,平易近人的大狗狗压住呼吸,在他耳侧,发出类似野兽样的低喘。他的囚犯还是玩世不恭的样子,也不躲藏,只是眯了眯眼,猫似的戒备弓起身子。
“唔?我性急的长官,在这就想要我吗。”
隔着单面玻璃,在他半个警局的同事面前,亦真亦假明示清晰。
好极了,Jared明显听见耳机里传来同事的吸气声。
但不可否认,Jared近距离看着那双金绿的眼,被拉扯露出白嫩锁骨,还有只要自己轻轻低头就可以封住他造作的唇,下意识吞了口口水,他真的比之前见过任何一个人,甚至是任何一种生物都要火辣,而正巧,这也是他喜欢的类型。
Jared放开他,起身整了整领带,很显然这种情况下已经不适合继续审问了。
在Jared的小兄弟有隐隐抬头趋势的情况下。
而我们的罪魁祸首不仅不见一丝悔意甚至还十分自然的摆了张bitch face,嫩红的舌尖将饱满的唇舔的更加诱人。
很好,Padalecki警官几乎是逃着出来的。
同事起哄也好关心也好Jared都听不太进,中了邪似的嗅那支刚才拉过他领口的手。
与自己相同的古龙水味道。

报案的是女孩的父亲。
其实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就是……怪异?
相比来报案的女孩父亲,母亲则是在女儿不知所踪失去联系的情况下还悠闲的很。
“女儿只是和Jen出去玩嘛,多给年轻人点空间。”亲昵的称呼,提到“Jen”时冒出的星星眼,处处给Jensen开脱甚至有些偏袒。
Jared扶额,着实有些怪异。
直到警方找到女孩,以及女孩的男朋友——涉嫌犯Jensen Ackles。
男孩狡黠的很,女孩倒是配合,一口咬定两人只是外出过夜。
没证据,没办法,连当事人都主动为嫌犯洗白,只得放人。

街角,暗巷,夜深,
女孩缩躲在角落,因恐惧而瞪大了盈着泪的双眼,胶布封住了自己的手脚和几欲出口的哀求,曾经温柔的绅士恋人变得像个恶魔,笑脸盈盈,眼神无比冰冷。
“你说,下次用什么方法让他来抓住我呢~”他对女孩说话,可并不求自己对他的回答,当然,现在所能得到的无非是带着啜泣含糊不清的哭求。
而Jensen还是笑着,他总是笑,明亮又艳丽。
他足够了解他的小警官,Jared以为他是掌控的那一方,而从头到尾,从绑架到审训,一直都不是,就像耐心织好网的蜘蛛,一点一点,以自己为饵,引诱他想得到的所有,而回过头,却发现早已深陷网中。
“啊,这样就好啦。”他自问自答着,回头看向颤抖不已的女孩,眼神让女孩想起她小时候,想起他最亲昵的做屠夫的叔叔,那看向待宰牲畜般丝毫不在意的眼神。
他将尖刀刺进女孩滚烫跳动的心脏。
血液喷涌出来,染红了他的白衬衫。
他可以人畜无害做个学生,可以满怀欣喜的捅穿别人的心脏,可以冷静自然的闯入Padalecki警官的家,翻看他的资料,用他的古龙水喷得自己一身,在Jared的床上想象着他抚摸着自己,他可以做出任何事,他可以是任何人。

恶魔总是会让自己明亮又艳丽(笑)

番外

Jared觉得自己不太对劲。
准确的说,是同事Genevieve觉得他不太对劲。
与劫匪对峙的生死关头一时失神,审讯时忽然神游,上司叫他去办公室说了三遍才有反应。
好吧,Jared也开始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只是有点,而已。

“说真的,Jared。”午休间,Genevieve慢悠悠的蹭过来,亮晶晶的眼睛说明她八卦之魂熊熊燃起,“你是不是恋爱了?”
“咳!”突如其来的一句差点让Jared成为第一个在警察局里被咖啡呛死的警员,“什么!当然不……当然不是!”他平复下气息,义正言辞的否认到,当然,除了他那红透了的脸一切都那么让人信服。
Genevieve忍笑,Jared小处男样的窘迫十分可口,“噗!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不会说,也没兴趣打听你的私生活,喜欢谁就去追,别把自己搞得最后工作都保不住。”说完,Genevieve端着她的咖啡杯转身离开,独留Jared一个人凌乱……
说?怎么说,说自从审讯完就再忘不了那只小狐狸了,工作日常满脑子都是他,所以长官!我要去追寻我的爱情了?Jared苦笑,烦躁地抓了抓自己微长的发。

暗巷。
女孩停在最耀眼的年龄。
花艳色美丽,明媚着,却被毫不怜惜折断扔进污水里,枯黄干瘪肮脏又腐烂。
凶案组的警员皱着眉,有些头疼的看着这幅“景色”

“Jay,Jay!Jay~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啦!到时候,你要做出什么选择呢?”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