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JO

68.7万浏览    37158参与
Great daze

牛粪头是天然的遮阳帽
只不过会留下奇怪的晒痕

牛粪头是天然的遮阳帽
只不过会留下奇怪的晒痕

Phoenix Jones

[JOJO]拯救婚姻的使者

带记忆二巡,承爸爸领养小他二十岁的花京院,一家四口的快乐生活(?)
空条夫妻向的正剧相声。

食用须知.
+ 承花友情向,空条夫妻cp向
+ 胡言乱语相声夹杂奇怪的正剧
+ 设定上为了简洁并不严谨,围绕承太郎家庭和花京院因此没有涉及波波等
+ 小段子集合文体

+

手机开始震动时承太郎原本是准备直接摁掉的。他垂眼瞥了下屏幕,眼眸微张,向合作对象低声说了句抱歉,走到一边。

对面传来略微沙哑的声音,是变声期少年标志性的难听嗓音。“莉莉丝病了,承太郎先生。” 他的语气向来有礼又冷静,“高烧,我已经给她喂过退烧药,现在她在睡觉,徐伦的补习班我已经帮她请了假,做了三明治给她吃。”

承太郎沉默了片刻。“辛苦你了。”

“不会。” 对...

带记忆二巡,承爸爸领养小他二十岁的花京院,一家四口的快乐生活(?)
空条夫妻向的正剧相声。

食用须知.
+ 承花友情向,空条夫妻cp向
+ 胡言乱语相声夹杂奇怪的正剧
+ 设定上为了简洁并不严谨,围绕承太郎家庭和花京院因此没有涉及波波等
+ 小段子集合文体


+

手机开始震动时承太郎原本是准备直接摁掉的。他垂眼瞥了下屏幕,眼眸微张,向合作对象低声说了句抱歉,走到一边。

对面传来略微沙哑的声音,是变声期少年标志性的难听嗓音。“莉莉丝病了,承太郎先生。” 他的语气向来有礼又冷静,“高烧,我已经给她喂过退烧药,现在她在睡觉,徐伦的补习班我已经帮她请了假,做了三明治给她吃。”

承太郎沉默了片刻。“辛苦你了。”

“不会。” 对面安静了下,叹了口气。“工作还没结束吧。今晚会回来吗?” 虽然是询问,语气倒是一副陈述句的样子。

承太郎看了眼不远处桌上的文件。

“莉莉丝和徐伦都很想你,承太郎。今晚回来。” 少年干脆撤去了敬语,一锤定音。

真是够了。承太郎低念着揉了揉额角。“我知道了。”


+

承太郎会收养花京院典明这个孩子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徐伦想要个哥哥,而他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给她生出一个。比如,莉莉丝想要个男孩,但她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再受孕。再比如,在他模糊却肯定的前世记忆里,他在十七岁时曾经邂逅了一个温润理智的少年,那个少年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救了他的祖父,他的母亲,还有承太郎他自己——当他与莉莉丝携徐伦遇到这个比徐伦大两岁、名叫花京院典明的赤发孤儿时,他的脚步立刻就停住了。

虽然莫名其妙多出了二十岁的年龄差,承太郎还是很确定这个男孩就是前世好友的转世。面貌上的相似不需要描述,性格更是与他记忆中的没有落差。他隐约记得,曾经,这个少年就是个对女人很有一套的家伙。这段印象很快就被证实了,他仅仅给了花京院典明二十分钟的时间,他已经成了莉莉丝口中“最最可爱的小男孩”,导致他被妻子抓着一边的袖子说着“我好希望他是我儿子”,“承太郎,你不觉得他就像个小天使吗”、被年幼女儿抓着另一边的袖子说着“爸爸,我想要典明哥哥一起回家”,“给我买的小熊也要给典明哥哥一只”——他忍不住用复杂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还没他一半高的小男孩,又一次感受到花京院典明这个男人的深不可测。

莉莉丝曾经询问过是否要给花京院改名为空条典明。承太郎向来没什么变化的表情在那一刻都有微微的崩裂:要他称呼花京院为“典明”已经让他觉得很别扭,想到要让对方冠他的姓氏更是说不出的诡异。他压下帽檐避开了妻子好奇和询问的目光,解释说,他想要花京院留住一些属于他自己的东西,比如姓氏。这个提议被妻子接受了,让他感到欣慰万分。


+

承太郎很快就怀疑对方也拥有前世记忆。毕竟他自己就有,花京院也记得些什么他也不会意外。但他第一次找上花京院时,对方倒是狡猾地把他给骗了过去。他是这样开头的:“典明,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收养你吗?”

即将迈入青春期的男孩坐在他对面,思考了一下,抬起头认真地询问:“难道我其实是你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吗?”

承太郎憋了一下才把嘴里的咖啡咽下去,原本想好的其余问题都被丢到了一边,作为一个父亲的本能让他立刻抓到了问题的重点:“……这是谁教给你的说法?”

男孩坚定地指向客厅里莉莉丝正在看的家庭喜剧。在这短暂的安静中,正好,一句台词飘了进来:“——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信任你,而你却趁我出差,和我的母亲上床?!”

承太郎半张脸都黑了。他迅速起身准备和妻子就家庭间接教育问题促膝长谈,留下花京院坐在沙发上晃着腿,饶有兴趣地观察他们的夫妻互动,还记得在莉莉丝狡黠把承太郎骗进卧室时贴心地牵走了徐伦,回房间给她讲乱七八糟的小知识。


+

不过,当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完全不暴露是不可能的。承太郎很快就抓到了花京院的破绽。“为什么隐瞒?” 他眉头紧皱地俯视对方。

花京院仰头看着承太郎,揉了揉后颈嘀咕着等不及长到178了。他叹了口气,指指承太郎又指指自己。“说破的话,不觉得有点尴尬吗,承太郎?这个场景。”

一直以来都在专心找花京院的漏洞的承太郎才注意到这个问题。他安静地感受了一下两人之间的气氛,然后陷入了默认的沉默。

尴尬,真他妈的尴尬,头都要尬飞了。


+

虽然前世的记忆帮助承太郎成功战胜了DIO,但DIO的残党如前世一样对他紧追不舍。即使如此,他仍然选择了结婚,选择了让徐伦来到这个世上,重温一个个与妻子与女儿度过的清晨与黄昏。

然而,就算他已经努力去改变他与妻子沟通的方式——学着去坦诚接受妻子努力发起的沟通——他仍然有大的可怕的空间可以进步。花京院对此早就颇有微词。“虽然是个受欢迎的万人迷,却是个差劲的丈夫啊,承太郎。” 他曾经毫不留情地这么评价道,“如果已经经历过一世却只有这样的水准,我实在难以想象你上一世的婚姻状况……以莉莉丝的性格,大概会在某一刻带着徐伦一走了之吧?”

他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承太郎的反驳,抬头看了一下,发现眼前一米九五的大男人压下了帽檐遮住表情,赌气似的把头侧到一边。

……他不会说中了吧?

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的反应,花京院组织了一下语言,礼貌地发问:“你是在哭吗,承太郎。”

这是他第二次被白金之星的拳头问候,很久之后仍然记忆犹新。


+

即使有花京院从中调和,空条夫妇的婚姻仍旧遭遇了几次危机,曾经有一次非常接近离婚的悬崖。徐伦虽然在全家的爱护中长大,进入叛逆期后的性格却和承太郎记忆中没什么差别,完全继承了承太郎开启的不良传统,充分体现出她父亲当年的气势。因此,在家中有类似的矛盾时,她都坚定站在母亲身边,与承太郎的交涉也都以一方的沉默和另一方愤怒的离家出走三小时结尾——这三小时里承太郎的银行账户里会少大概几百美刀,之后的一周里徐伦的穿衣打扮不会有重复的。在承太郎默许的破财后,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

花京院虽然会和继母以及承太郎分别私下交谈,表面上却也永远是坚定拥护继母的。在情况并不非常危机时他甚至会在徐伦与承太郎的战场中帮腔,常常让承太郎感受到背腹受敌的困境。

“叛徒。” 承太郎曾经忍不住评价道。

“啧,啧,啧。” 花京院晃了晃食指。“如果你在我这个位置,你是不会想和徐伦对立的。被她画满乌龟的那套校服现在还在我衣柜里呢。”


+

说是这么说。花京院置身事外,看的很明白:莉莉丝爱承太郎,爱到愿意尝试一切去给他一个完美的家,去猜测他沉默背后的意义,去尝试一切来让他感到被爱,直到穷途末路。承太郎也爱他的妻子,爱到独自背负一切,爱到任她误解也不愿将她牵扯进危机,试图用双臂与缄默在狂风中圈起一片平静的风眼。

他儿时固执的,所谓的“看不见替身的人是无法心意相通”,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

这是一种很消极也很绝望的看法,因此他从未与承太郎提起。他只是尽他所能地提供他能提供的帮助,相信着承太郎,相信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够跨过这层隔膜。相信——想到这里时他忍不住笑起来。在很久以前,相信他的好友已经是几乎成为了本能。直到最后一刻他也相信着他;因为这份情绪,他才能在危机还未结束前就安心地合上眼睛,投入死亡残忍的怀抱。


+

必须打倒普奇。在打倒他前,乔斯达家永远不会拥有平静;想要打倒他,徐伦是上一世承太郎记忆中必不可少的因素。在制定战略计划时,花京院都忍不住为承太郎几乎冷酷的坚定感到惊讶。“真的要把徐伦放进这样的危险之中吗”这句话在他口中转了转,最终没有出口。

如果承太郎决定这么做,那一定是因为他没有别的方法。不如说,让徐伦活下来的愿望如此强烈,它逼着承太郎将他自己以外的人推去冒险。

“徐伦真的是你亲生的女儿吗,承太郎。”这个问题最终变成了一句调侃。

承太郎的目光从计划书上抬起,看了花京院半晌,看的他有点心虚。他重新垂下视线,漫不经心道:“其实,你的确是我的私生子。”

由于承太郎从来没开过玩笑,这句冷笑话冷不防把花京院吓得面无血色,在承太郎反复重复是骗人的情况下仍然心有余悸。


+

手指抚过茵绿色的锋利触脚,花京院意识到,这一世的法皇还从未战斗过。他仍然是他最亲密的朋友,与影子般忠诚又形影不离,只是这一世他还没有真正遇到过需要他战斗来保护的东西。

如今是第一次。他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爸爸。” 徐伦没有回头,花京院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听到她的声音没有一丝犹豫,一丝胆怯。“打赢之后我们就一起回家,你要和妈妈道歉。”

不是询问也不是打赌,只是一句陈述。

承太郎无声的叹了口气。真是够了——在他说出这句话时,余光中,他看到花京院笑了:这是承太郎的退让,也是他对未来的期待。


+

“这不是赌气也不是逞强,这是约定——我会用一切、包括生命,去保护徐伦。即使我在这里死去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正如上次那样。”

“这不是丧气话。我不害怕死亡,我已经拥有了最美好的事物,也再无悔恨。”

“所以——不要担忧。”

“毫无保留地打赢这最后一战吧。”


+

“你现在满意了吗?”

烧烤派对在空条家的后院举行时,承太郎远远坐在爬满树藤的凉亭下看着年轻人们在烤架前热火朝天地打闹,开口问道。坐在他旁边正往热狗上挤番茄酱的花京院闻言抬起头来,嘴角上扬,回答不言而喻。空条夫人用肩膀推开后院的门,手里捧着大壶的新鲜柠檬汁;花京院立刻起身去帮她分担负担。

新加入的冷饮在人群里引发了一阵欢呼。承太郎安静地看着:他的目光从女儿和朋友争夺杯子时大笑的脸挪到妻子的笑颜,久久地停留在那里,直到空条夫人察觉到这份沉默而温和的视线,四目相对。她眨了眨眼,然后趁孩子们都没有注意,对她深爱的丈夫飞快地吹了个吻。

“……” 承太郎迅速压下帽檐。这个动作引起他妻子一阵止不住的笑声。

花京院重新在他身边坐下,将这点细微的互动看在眼里,心情很好。两人在舒适的安静中坐了一会儿,任阳光从嫩绿的枝叶中撒在肩头,烤架上飘来的肉香逐渐浓郁,看着远处的年轻人把他们想吃的东西精心穿在铁签上,为哪一串烤焦了发出些争执,在忙碌中还记得抬起手向坐在一边的成年人们挥挥手,询问他们想吃的东西。

“这才是适合你的结局……我是这样认为的。” 花京院笑着说。


+

“对了,承太郎。”

“嗯?”

“把徐伦嫁给我吧。”

“……混蛋,那是你妹妹。”

“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朋友的女儿。不是我就是那个叫安娜苏的男人,你选一个?”

“……”


Fin.


作者的话:一切始于一个奇怪的脑洞,一口气写完,bug不要深究……
个人很喜欢写承和花之间这种友情向互动。如果花京院活下来,一定会监督承太郎的婚姻并在各个战斗中助他一臂之力的吧!
以及,私设了空条夫人,希望不介意。
PPS,并不是花徐,花对徐伦还是更像大人对小孩的那种感觉,或者哥哥的感觉x不过如果你吃花徐我也不介意你这样解读(…)

kono阿抽哒!

这两个是我这两天想要画马 于是成为了受害者(
还有阿强和花花的 但我jio得很丑 还是算了((
有机会想要重新画一下(

这两个是我这两天想要画马 于是成为了受害者(
还有阿强和花花的 但我jio得很丑 还是算了((
有机会想要重新画一下(

kono阿抽哒!
他大姨妈---(?开始把老早之...

他大姨妈---(?
开始把老早之前的图再慢慢堆在这里((
这个四波波---年龄好像要小一点的样子(

他大姨妈---(?
开始把老早之前的图再慢慢堆在这里((
这个四波波---年龄好像要小一点的样子(

五千五十
啊。庆祝5部动画化٩( 'ω'...

啊。庆祝5部动画化٩( 'ω' )و
要有会动的茸茸啦

啊。庆祝5部动画化٩( 'ω' )و
要有会动的茸茸啦

小高的萤光绿胖次
没有什么素描功底的瞎画大乔大美...

没有什么素描功底的瞎画
大乔大美人∠( ᐛ 」∠)_

没有什么素描功底的瞎画
大乔大美人∠( ᐛ 」∠)_

方糖渣渣

p1预警,p2是最开始的摸鱼,p3是因为p2才开始画四格√,p4是p3的死亡上色版【x】。。。

还屯了一堆,也许过段时间会发出来吧………】】】

应该会的吧……】

废话没了↑】

p1预警,p2是最开始的摸鱼,p3是因为p2才开始画四格√,p4是p3的死亡上色版【x】。。。

还屯了一堆,也许过段时间会发出来吧………】】】

应该会的吧……】

废话没了↑】

jan
那个…有没有…有兴趣一起玩茶绘...

那个…有没有…有兴趣一起玩茶绘的😂
想约时间一起撸暗杀组
房间⬇️⬇️⬇️
http://www.takamin.com/oekakichat/user/oekakichat4.php?userid=cqhRQCkp

那个…有没有…有兴趣一起玩茶绘的😂
想约时间一起撸暗杀组
房间⬇️⬇️⬇️
http://www.takamin.com/oekakichat/user/oekakichat4.php?userid=cqhRQCkp


天梵

普天同庆五部动画化!
让卡兹牵着老板出来怎么想都太可怜了,涂一只里苏特小可爱……他这个帽子太适合猫耳了没管住自己的手

普天同庆五部动画化!
让卡兹牵着老板出来怎么想都太可怜了,涂一只里苏特小可爱……他这个帽子太适合猫耳了没管住自己的手

乐

摸一只乔尼!果然还是只有底色好看啊!!!好想学上色

摸一只乔尼!果然还是只有底色好看啊!!!好想学上色

汤勺子
虽然说是要出第5部啊。。。。但...

虽然说是要出第5部啊。。。。但是画了二乔(我就是喜欢他~( ̄▽ ̄~)~

虽然说是要出第5部啊。。。。但是画了二乔(我就是喜欢他~( ̄▽ ̄~)~

КиРА

啊美好的高中时代
儿童画真好玩

啊美好的高中时代
儿童画真好玩

界外魔的代理人
画了半天,结果完全没有清爽的感...

画了半天,结果完全没有清爽的感觉。
仿佛在说:“呵~无用”

画了半天,结果完全没有清爽的感觉。
仿佛在说:“呵~无用”

伏见よしやす
空条博士和隔壁画家:D

空条博士和隔壁画家:D

空条博士和隔壁画家:D

糾

五部動畫化真的是開心到起飛
順手摸了張茸茸
後兩張是之前朋友點的承花
「故意幫對方買了較大尺寸的衣服」系列

五部動畫化真的是開心到起飛
順手摸了張茸茸
後兩張是之前朋友點的承花
「故意幫對方買了較大尺寸的衣服」系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