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JO

123万浏览    45558参与
巨爆无敌帅帅帅
总能给伤心的我带来平静的joj...

总能给伤心的我带来平静的jojo真好

总能给伤心的我带来平静的jojo真好

沉迷jojo的阿狸

太阳与向日葵

不知不觉发现有50个人关注我了【天啊,我何德何能!!(猛虎落泪x)】

于是选择心情愉快的写了一次依旧不像乙女的乙女向x

背景时间:此时的茸茸还是个13岁的孩子,头发还没变成金发【所以其实应该是初流乃???】

茸茸属于荒木老师,叶列娜和OOC属于我【如果感到不适,我真的非常抱歉。一切错误都是我的错误(土下座)】

简略而言就是:#哎呀,又有人早恋了呢#

#虚假的青涩校园爱情故事#


这是新来的转学生,有着斯拉夫人的血统。相较于同龄的意大利姑娘们,她显得又高又瘦,干干瘪瘪的就像一棵营养不良的树。但谁都看得出,这是一棵站得笔直、不会那么好说话的树。


“你好,我叫叶列娜。...

不知不觉发现有50个人关注我了【天啊,我何德何能!!(猛虎落泪x)】

于是选择心情愉快的写了一次依旧不像乙女的乙女向x

背景时间:此时的茸茸还是个13岁的孩子,头发还没变成金发【所以其实应该是初流乃???】

茸茸属于荒木老师,叶列娜和OOC属于我【如果感到不适,我真的非常抱歉。一切错误都是我的错误(土下座)】

简略而言就是:#哎呀,又有人早恋了呢#

#虚假的青涩校园爱情故事#


这是新来的转学生,有着斯拉夫人的血统。相较于同龄的意大利姑娘们,她显得又高又瘦,干干瘪瘪的就像一棵营养不良的树。但谁都看得出,这是一棵站得笔直、不会那么好说话的树。

 

“你好,我叫叶列娜。”亚麻色头发的东欧女孩带着浓重的斯拉夫口音,她的意大利语不甚标准。

 

叶列娜,Елена,意思是指太阳。

 

大部分人并不欢迎这个东欧女孩,单单她的口音就让人有些排斥了。女孩子们不是很喜欢她,她们没什么话题可聊,神秘而寡言的东欧人总是和她们保持距离一般。男孩子们似乎更不喜欢她,叶列娜比他们全校的姑娘们加起来都要凶悍。短头发的东欧姑娘会对他们的捉弄报以凶狠的回击。别说十三四岁的同龄人了,就连高中毕业了的男孩们都得绕着她走。

曾有人折断了叶列娜的头箍,结果这个男孩被东欧姑娘撵着跑了四圈操场、结果还被赶上了。结果当然相当惨烈,肇事者毫无疑问地得到了一顿胖揍。

 

似乎斯拉夫人天生力气就很大、还擅长打架。他们,学生们、邻居们曾看见过几个人围堵着那个缄默的东欧女孩。那姑娘的脸上、手上、腿上都是伤,但她才是赢的那个。爱嚼舌根的人难免要窃窃私语——一个小姑娘就把几个高中男生打得落花流水,当年的法国人还有后来的德国人会在那个又偏又冷的地方败北似乎也挺正常不过了。

 

当然,这没少让她被学校找去谈话。

 

 

 

“乔鲁诺,我们走吧,那个东欧人过来了。”

乔鲁诺第一次看到叶列娜——那个全校的风云人物。那个据说把许许多多男生打得屁滚尿流的东欧姑娘像一艘孤独的破冰船一样分开人群,静静地走着独自一人的路。

 

事实上,叶列娜看上去远没有传说中那么凶悍。乔鲁诺不清楚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在他看到那双灰蓝色眼睛的时候,他确实觉得——“她看上去没你们说的那么糟。”

 

刚刚及耳的亚麻色头发、灰蓝色的眼睛,高瘦的东欧人不知怎地似乎吸引了他的目光。她昂着头,毫不怯懦地迎上别人的只言片语、还有那不甚友善的眼神;就像乘风破浪的船,就像射破云层的太阳。也许,就像天上只有一个太阳的原因吧,她总是孤身一人。

他不禁多看了两眼,大概是因为他们同是异乡人的原因吧。

 

 

 

乔鲁诺在几天后又一个巧遇了这位来自苏联的女孩。这次,他很荣幸的看到了“有些不幸的人”到底是怎么挨到那一顿“惨绝人寰的一顿毒打”的。

世界上总有些人秉承着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道理四处惹是生非,很快……他们就感受到血的教训了。叶列娜对耍流氓的家伙从来都会不手下留情,抡起拳头就砸向了对方的眼眶。

 

“我的上帝啊,”他旁边的人直接被那毫不留情的身手和随即绽开的血花惊呆了,“她比我想象的可怕多了。”

 

一般来讲,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们对“坏女人”或者“坏女孩”的印象还多半停留在抽烟喝酒、脏话连篇,而叶列娜呢?她规规矩矩的、惜字如金,但打起架来她一个人起码顶两个人!

 

“……”乔鲁诺倒是没那么大波动,在他更小一些的时候,所遇见、经历比这惨烈的状况可比比皆是。更何况,试图偷看女孩子裙底的惯犯确实该被教训一下,不是吗?

不过说实在的,这位东欧姑娘的出拳姿势真是相当利落了。

 

 

 

叶列娜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到乔鲁诺是在校运会上。东欧姑娘经常被田径部拉去救场。这个能把男生撵着到处跑的斯拉夫人轻松地能把别人甩开了一大截。每次在田径上的碾压逐渐让一小部分人开始慢慢接受叶列娜了,至少能容忍和她在一个阵营。

 

“叶列娜,我的好姑娘。快过来,要拍照了!”

弗兰西斯卡,她是这部分少数人中的少数人,她对那个亚麻色头发的斯拉夫人没什么偏见。她们体育上的成绩不相上下,不知不觉间就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虽然这搞得她有点不被某些人待见,但有一个缄默却温柔的朋友总好过一群惺惺作态的虚伪家伙。

 

在她们的不远处就是校足球队,乔鲁诺就在那儿。他们都听到弗兰西斯卡在喊那个疯狂的东欧人了。

 

“她迟早有一天会被那个斯拉夫的疯女人打死的。”这位足球队员一看就知道挨过叶列娜的一顿好打,“她的拳头跟灌了铅一样,打起人来又沉又狠。”

 

“我想弗兰西斯卡应该逃得掉吧……她们跑得差不多快来着。”另一个队员歪过头说道。

 

“哼,你以为我没想过拔腿就跑吗?叶列娜发起疯来,连男人都跑得过。”足球队员岔岔的说道。

 

“嘶……可怜的弗兰西斯卡。”

 

乔鲁诺顺着足球队员们的视线望去,他也看到了那头别人口中长着亚麻色头发的猛兽了。有趣的是,乔鲁诺发现那头有着灰蓝色眼睛的猛兽也安静地回望着他,甚至露出了些许困惑的神色。

 

“Fran,那个和足球队站在一起的是谁?”

“喔,那个黑头发的吗?那就是我时常和你说的乔鲁诺,是不是就像我说的一样帅?怎么了,你是看着喜欢上他了吗?”

“是很帅,但是……你不觉得这个天气穿长袖不热吗?”

“哈哈哈哈……天哪!我的叶列娜呀!”弗兰西斯卡看看只穿着背心和运动短裤的叶列娜,再瞧瞧不远处的乔鲁诺,不禁大笑了起来。

 

 

叶列娜和乔鲁诺的第二次见面完全是一个巧合。他们在食堂相遇,说话的原因是一碗沙拉。

 

“请来一份章鱼沙拉。”

他们都挺想吃沙拉的。叶列娜致力于挑战新口味,乔鲁诺则本来就喜欢章鱼沙拉。他们都没什么错处,可是现在只剩下一份了。

 

周围都安静了,所有人都盯着这边。有些人耳朵灵敏的人听说过乔鲁诺的背景,他们也晓得叶列娜的厉害,甚至有流言传说这个苏联来的姑娘其实是那边黑帮老大的私生女。喔,意大利黑帮面对斯拉夫黑帮,这听上去似乎是场大戏。

 

“你先。”

“你先。”

他们又同时说话了。

 

“女士优先。”

“可我看到你先排的队了,先到先得。”

 

在一顿僵持之后,叶列娜端着章鱼沙拉走了。

 

 

“Fran,我们下次跑着去吃午饭怎么样?”

 

“你怎么突然这么想?”弗兰西斯卡花了点时间才反应过来叶列娜说了什么,然后她像触电了一样、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她压低声音说道:“哦……天哪,你可别是喜欢上他了。听着,叶列娜。乔鲁诺确实很帅,我的意思是相当的帅。但、是,他迄今为止所有的行为都让我觉得他取向可能……你懂我的意思吧,我觉得他可能是个弯的。”

 

“你冷静点,我没有喜欢他。我只是觉得如果这样下去,每天让别人没沙拉吃挺不好的。”

 

“喔——真的吗?”弗兰西斯卡露出了小狐狸般的表情。

 

“真的。”叶列娜吃完最后一口沙拉,她用无比郑重的语气宣布道:“我决定了,我打算下次要吃回土豆沙拉了。”

 

“???怎么这么突然?”

 

“因为我觉得还是后者更好吃一点。”她永远喜欢土豆沙拉。

 

 

异乡人之间的第三次见面是在体育课上,叶列娜选修的是高年级的体育课,她的身体素质是她有这样的实力和资本跳级。

 

 

“你说她会不会其实是黑寡妇那样的特工?”那时候的年轻孩子们对东欧雪国总有一丝奇妙的幻想,尤其是在经历了那个特别的时代之后。

 

“天啊,别了吧!娜塔莎是何等火热的美貌,叶列娜看上去冷冰冰、硬邦邦的,我看她是冬日战士还差不多。”他们小声嘀咕着,“她一拳那么疼,仿佛有铁胳膊似的。”

 

“嚯,你这么一说也有道理。”

 

再然后,这几个躲在角落试图偷懒的家伙们就被老师逮了个正着——

 

“臭小子们,你们几个蹲在这儿干什么?!!”

 

 

 

“你在做什么?”学校的围墙下多出了一个亚麻色的脑袋。

 

“翘课。”半个身子已经弹出墙外的乔鲁诺回答着,然后将另外一只脚也探了出去。

 

“你这样很容易摔的。”说着,叶列娜就像一只猫一样轻轻地攀上了墙垣,把脑袋探出墙外看了一圈、放下双脚、扭过身、双手勾住墙壁,再一松手——“这样就好了,也不容易受伤。”

 

“你看上去不像是会逃课的人。”乔鲁诺依旧坐在墙头,他审视着斯拉夫姑娘。当然,灰蓝眼睛斯拉夫人也盯着他。这个东欧人对土豆沙拉的执念有些可怕,为了土豆沙拉而迸发出的动力叫乔鲁诺都不禁侧目。他想,如果此时叶列娜要逃课的话,她根本不可能及时赶回食堂吃她的土豆沙拉。

 

“……我确实没有。”说着,她就打算翻回学校。

 

“是谁在那儿?!”一个声音从墙后面传来。

 

说时迟那时快,乔鲁诺从墙上一溜滑下来,他们两个站在校外紧贴着墙壁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真是见了鬼了……”墙后的人站了接近五分钟才缓缓离去,却不防——一块小石头从墙那头飞了过来:“说,是谁!”

 

“……”天哪,老师可真是心思缜密,石头落在叶列娜脚边。她稍稍颤了一下,但呼吸丝毫不乱,凝神屏息,像是潜伏在灌木丛里的动物一样。过了一会儿,小姑娘蹑手蹑脚地转过身、抬起头看向墙壁——呼,还好还好,老师的脑袋可没有从墙后头冒出来。

 

然后她看到了一颗树离学校围墙很近的树。感谢上天,她应该还能偷溜回去。就这样,叶列娜就攀上了那棵树,仿佛自己就是一只有着亚麻色毛皮的大猫一样。

 

 

乔鲁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注意那个东欧姑娘的,她头发短短的、瘦瘦高高的,看上去并不那么显眼。“她的眼睛很好看,浅色的睫毛又长又密”同时,这样的信息也刻在了脑子里。

 

他的眼睛是青色的,非常的独特。这和自己见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他果然是叫人过目不忘的人啊……”伏在树上静待潜回校园之时机的叶列娜也在心里悄悄地想着。

云柚er。

一个不像徐伦的徐伦……
゜(´;ω;`) 。

一个不像徐伦的徐伦……
゜(´;ω;`) 。

香蕉

命运是沉睡的奴隶

命运是沉睡的奴隶

錦
40米长刀的那个男人

40米长刀的那个男人

40米长刀的那个男人

华妹

意大利牛郎

(能悄悄献给特里休吗)
颜色还不够骚啊我太胆小了……(领口开小了)
宇智波故事画太多了有点保守感,从今天开始我要骚起来啦!不然怎么能驾驭布布啦!

意大利牛郎

(能悄悄献给特里休吗)
颜色还不够骚啊我太胆小了……(领口开小了)
宇智波故事画太多了有点保守感,从今天开始我要骚起来啦!不然怎么能驾驭布布啦!

Corazón

轻打脸 \(*T▽T*)/     

这次是迪亚菠萝🍍老板,我一直觉得老板很美2333。尽力了……orz

轻打脸 \(*T▽T*)/     

这次是迪亚菠萝🍍老板,我一直觉得老板很美2333。尽力了……orz

宇宙无敌总攻锅子大人
脑壳有包忘了修妹和波波,赶紧加...

脑壳有包忘了修妹和波波,赶紧加上了

脑壳有包忘了修妹和波波,赶紧加上了

艾草猫窝

【茸布】山海不可平

他一次一次修补那致命的伤口,如精卫填海。
尸体堆积着尸体,用逐渐散去的体温和永恒的安眠交换杀死他们的活人短暂安稳的睡眠。

护卫队员们依次缩进乌龟里,度过一个勉强算是平安的夜晚,乔鲁诺在这久违的安心里放松了一瞬间,然后他翻了个身,看到了布加拉提。

布加拉提没有呼吸,安安稳稳的侧躺在那里,腹部被血色晕开一片,乔鲁诺伸出手去。

那双海洋一般广阔的,锐利又清澈的蓝色眼睛瞬间睁开了,蓝色的替身悄无声息浮现在乔鲁诺身后,又在看到他的那一刻顺着主人的意志乖巧的伏下身体消失了。

“乔鲁诺,有敌人?”布加拉提问,半抬起身体,随着他的动作,那洞开的伤口染红了更多的白色衣料,而他浑然不觉。...
他一次一次修补那致命的伤口,如精卫填海。
尸体堆积着尸体,用逐渐散去的体温和永恒的安眠交换杀死他们的活人短暂安稳的睡眠。

护卫队员们依次缩进乌龟里,度过一个勉强算是平安的夜晚,乔鲁诺在这久违的安心里放松了一瞬间,然后他翻了个身,看到了布加拉提。

布加拉提没有呼吸,安安稳稳的侧躺在那里,腹部被血色晕开一片,乔鲁诺伸出手去。

那双海洋一般广阔的,锐利又清澈的蓝色眼睛瞬间睁开了,蓝色的替身悄无声息浮现在乔鲁诺身后,又在看到他的那一刻顺着主人的意志乖巧的伏下身体消失了。

“乔鲁诺,有敌人?”布加拉提问,半抬起身体,随着他的动作,那洞开的伤口染红了更多的白色衣料,而他浑然不觉。

乔鲁诺意识到他并非是通过感觉,而是通过什么更直觉性的东西发现了自己的接近。

或许是灵魂本身,他想。

“不,没什么,”乔鲁诺沉稳的回答,“我发觉这次的治疗不太稳定,我想补一下伤口,你的腹部在流血。”

布加拉提低下头扫视自己的伤口,仿佛那是一具别人的身体,“也是,让他们看到就不好了,麻烦你了,乔鲁诺。”

“你平躺着,我会很快完成治疗。”乔鲁诺眸光闪动,把他不容置疑的按下去,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又像他那纯然绅士的父亲,又像他那拥有不似人类的魅力的父亲,“这只是个意外,好好休息吧,布加拉提。”

他温柔的说着,等待着着布加拉提全然信赖的合上眼睛。

乔鲁诺知道自己说了谎,但是布加拉提已经失去了舔他的侧脸,品尝他汗水的感官。

这让他放心又失落,一种细微的迟钝的痛楚扎在他的心底,他靠着布加拉提,他的共犯者闭着眼睛沉沉的睡去了,黑色的碎发拢着他安稳的侧颜,有一种让人安心的美丽。

他看着这张曾带给他无限安全感的脸,心底碎了一小块,空落落的坠下去。

他不知道这个状态的布加拉提是否还会有睡眠,但年轻的双手熟练的,分毫不差的插入镂空西装的间隙,摸到了那个巨大的伤口,创造生命的男孩把绑在辫子上的瓢虫挂饰取下来,填补好那触目惊心的空洞。

然后他大胆的抚摸他,布加拉提不会感觉到,护卫队安睡着,这是他和乔鲁诺共享的第二个秘密,遭遇真面目不明的老板之后,布加拉提不死不生的活着,一点一点沦陷所有的感官,这件事只有乔鲁诺发现,也只有乔鲁诺能够保守这个秘密。

当我触碰你的时候,就像在看西西里岛的无声电影。

乔鲁诺碰触布加拉提的手,它们柔软而温暖,却摸不到分毫脉搏的跳动,那件染了血的衣服变成了一只半红半白的玫瑰,被别在布加拉提的鬓边,他无声的捧起他的手,贴上自己的嘴唇,他一寸一寸展开布加拉提的手掌,把那些细小的流血的伤口一个一个修补。

乔鲁诺的绿色眼睛在黑暗里闪着翡翠般的碎光,这珍贵的翡翠不吝啬地流转在布加拉提的躯体上,那身体上横亘着何其多的拉链状伤口,如同肉体被多次搅碎又拼接起来,又如同一条痛苦流淌的河,他把手掌轻放在他的心口,那里有一道深深的横贯的印子,而那颗曾经分为两半的心脏,无声的停止了他的钟摆。

未来教父的手缓缓滑下,摸过他细韧的腰肢,流连在小麦色的皮肤上,他碰触过的地方,松弛的皮肤又变得光滑饱满,浮肿的组织恢复原状,暗沉沉的死气一点一点被他从那面颊上吻去了,乔鲁诺专注于手中的躯体,如同给一个贵重的陶瓷娃娃补釉。

他喜爱他健康的肤色,他长长的睫毛,身上一轮一轮的战斗留下的勋章,修长充满爆发力的肢体,每一个部位都被仔细的填补和复原,新的生命灌注进去。

布拉加提,应该很喜欢海吧。他一边做一边想,如果没有加入组织,他应当在那不勒斯的海港里做一个快乐的渔夫的儿子,在每个夏天一头扎进海水里,把自己晒成巧克力布丁一样甘甜可口的棕色,浑身沾满海盐和最明亮的阳光。

乔鲁诺想起自己第一次明明确确,有意识使用黄金体验的时候,那是在救了那个人却不久之后,他看到了“它”,它触摸的对象是自己家院子里的一棵再普通不过的树,对一个不受欢迎,处处被欺负的孩子来说,那棵树是他为数不多的沉默的“朋友”,被养父抽打着赶出家门的时候,他偷偷的攀上树枝,一动不动的呆在上面几个小时,直到所有的星星都苏醒,他的妈妈醉醺醺的提着包踩着月影归来的时候,他安静的搀着踉踉跄跄的母亲走进家门;在他饿着肚子的时候,树上会掉下许许多多红彤彤的果子,在它们被鸟儿啄食干净之前,乔鲁诺把它们仔细的捡起来,当做一顿奢侈的,来自“朋友”的款待;这个阴沉的孩子对着啄木鸟和松鼠的树洞喃喃吐露心事。

黄金体验的手指碰到了它的树干,须臾间它旺盛地抽枝,开一树熙熙攘攘的白花,结出他从未见过的,红到发亮的,饱满甜美的果实,然而转瞬那果实腐烂,那树干膨大,枝叶枯萎、曾经生机勃勃的绿色化为委顿于地,干瘪枯瘦的死枝。

哭着的孩子用黄金体验一次一次碰触那堆腐朽的树干,多少次也无济于事,他第一次真切的意识到,他的树耗尽了本该生生不息轮转的生命而死去,那夏天死去了。

所以在他十五岁前,他从未试图对任何一个人用过“黄金体验”,生命凋零的记忆鲜明的扎在他的脑子里,随着境遇的改善,即使是对着欺负他的坏孩子,也不曾动过使用黄金体验的念头。

现在,布拉加提变成了那棵救不了的树。

那一刻,他发现布加拉提失去了所有的感官,生命的波动在他的身体里彻底止息了,乔鲁诺修好他的躯体,可是驱动他的生命的能量,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他眼前金灿灿的,无情的流逝,布加拉提像一个过度运转的核,尽管他能够一次又一次的为他补充生命的电量,可是用以驱动的核每一刻都在磨损着,他无能为力,他没能从“箭”下救下提着水桶的老爷爷,以毫厘之差修好了布加拉提的身体,却没能彻底挽回他。



乔鲁诺说了谎。

这并不是布加拉提的伤口第一次流血,也不是乔鲁诺第二次打量他的伤口。

乔鲁诺总喜欢在手里把玩一些细碎的小玩意,他把这些小东西藏进他的瓢虫胸针里。

在不经意的某一刻,他总会发现布加拉提的致命伤在缓慢的裂开,一点一点流出所剩无几的血,像裂开这以秒计算的平和背后的惨淡真相。

那伤口在流血,总是在流血,一直在流血。

一刻不停的裂开。一刻不停的想要把白色的布加拉提染成红色。
这令人厌恶的死!

在米斯达和纳兰迦打闹的时候,在他们坐在电脑前。与神秘人对接的时候,在乔鲁诺露出笑容的那一刻,在布加拉提朝他们呼喊的时刻,他的瓢虫知道那里在缓缓裂开。

如果布加拉提知道,他肯定会相当吃惊,布拉加提的身体里留下了一路的旅游纪念品:顺手拔下的拨片,吃饭收集的瓶盖,车钥匙上的挂件,罗马竞技场的地图……乔鲁诺随时随地,不择手段的修补着那个伤口,仿佛这样就能让一切看起来如同正常,他们穿越了海洋来到罗马,找到老板。就可以欢天喜地的迎来一切的终结,如同罗密欧在卡普莱家的舞会上遇到了翩跹起舞的朱丽叶,他们在神父的面前虔诚的许下彼此的一生,在一个洒满星光的夜里歌颂爱情,那个伤口如同命运的毒药和匕首,在每一个充满希望的瞬间,在光辉的觉悟开辟的道路中,让他想起布加拉提逐渐失去的感官,布加拉提每分每秒无法挽回的生命,每一晚他抚摸他毫无知觉的躯体,拒绝相信有那样一个未来:“在某一天的早上布加拉提没有醒来,只留下一个幻影轻声耳语:我当离开,做好你该做的事,无需介怀。”

年轻的神子一言不发,执拗的补天填海,一次一次修补他的伤口,像叼着石头扑向大海的精卫鸟,可什么能够填满死亡的荒芜,填满它那永不餍足的口,让它把布加拉提完完整整的吐出来,又有什么能够堵住正在决堤的水库?

他一次一次修补那致命的伤口,如精卫填海。





长夜将尽的时候布加拉提醒来,他看到乔鲁诺伏在他的面前不安的睡去,金色的头发映入他海蓝色的眼睛里,像一只翱翔在海面的金乌。


【End】
蘸盐男子
cp23会贩售的承花袜子,lo...

cp23会贩售的承花袜子,lof这边也发一下图透⭐️🍒

过几天购买链接发出来,会通贩,场取的话可以随意领无料,差不多就是这样吧:D!


占tag致歉啦💦!

cp23会贩售的承花袜子,lof这边也发一下图透⭐️🍒

过几天购买链接发出来,会通贩,场取的话可以随意领无料,差不多就是这样吧:D!


占tag致歉啦💦!

カルデラ

今晚还去茶绘室玩了一下

今晚还去茶绘室玩了一下

蓝椰子

图透一下
马上就能看到性感手枪了,啊啊啊😭😭😭
突然兴奋.jpg
p4上床

图透一下
马上就能看到性感手枪了,啊啊啊😭😭😭
突然兴奋.jpg
p4上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