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JO的奇幻冒险

10034浏览    770参与
林檎革命

🥺💕


去做了自己的承仗杯杯和餐具⋯⋯

🥺💕


去做了自己的承仗杯杯和餐具⋯⋯

W
破案了 心里一口浊气终于……

破案了

心里一口浊气终于……

破案了

心里一口浊气终于……

E本正经存粮地
仗助呀你大侄子可喜欢你了,可不...

仗助呀你大侄子可喜欢你了,可不要放弃呀


自汉化禁止转出wb,作者halco

https://m.weibo.cn/3232395572/4436707707003837

仗助呀你大侄子可喜欢你了,可不要放弃呀



自汉化禁止转出wb,作者halco

https://m.weibo.cn/3232395572/4436707707003837

E本正经存粮地

填坑...有点黑暗,介意者慎


自汉化禁止二传商用

作者tansio5 ​

填坑...有点黑暗,介意者慎


自汉化禁止二传商用

作者tansio5 ​

林檎革命

他的每句呼喚都呢喃著

——我愛你。


BGM: HAEVN - The Sea
梗見最後1P

他的每句呼喚都呢喃著

——我愛你。



BGM: HAEVN - The Sea
梗見最後1P

焦糖布丁
cp向,草稿流 狼人承x吸血鬼...

cp向,草稿流

狼人承x吸血鬼花

*参考来自官方,衣服是自己设计着玩的,看起来很有违和感

*到底没赶上万圣节啊!!!!肝到凌晨也只是潦草的打了个稿(´〜‘*)

cp向,草稿流

狼人承x吸血鬼花

*参考来自官方,衣服是自己设计着玩的,看起来很有违和感

*到底没赶上万圣节啊!!!!肝到凌晨也只是潦草的打了个稿(´〜‘*)

——夏氧——
番茄酱画画这个人画画从无色彩无...

番茄酱画画
这个人画画从无色彩无线稿到直接无纸无笔了哈

番茄酱画画
这个人画画从无色彩无线稿到直接无纸无笔了哈

焦糖布丁
手绘向,一点点cp向 每日自习...

手绘向,一点点cp向

每日自习摸鱼(1/1)

狐狸喜欢普罗修特(ง ˙ω˙)ว 

-------------------------------------------------------
*要一直摸摸狐狸才行!!

*私设的涅罗狐

*其实我还画了一个大的(?),本来想回来之前画完的,但是背单词和课文就没画上,所以....咕咕了(「・ω・)「

手绘向,一点点cp向

每日自习摸鱼(1/1)

狐狸喜欢普罗修特(ง ˙ω˙)ว 

-------------------------------------------------------
*要一直摸摸狐狸才行!!

*私设的涅罗狐

*其实我还画了一个大的(?),本来想回来之前画完的,但是背单词和课文就没画上,所以....咕咕了(「・ω・)「

无名氏

灵感(ao3翻译)【R】

来了说好的翻译,不知道多久会被屏,没了的话评论戳我。


      油画从来不是露伴所钟爱的艺术形式,但自从他从巴黎归来后,露伴便突然表现出一种对它的惊人着迷。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毕竟,露伴是臣服于艺术的奴隶,又有谁能对他画笔上所产生的奇思妙想表示质疑呢?

        抽象画,静物画,风景画。他的工作室以及空闲的房间都被废弃的画布充斥着。

        但是这儿没有肖像画。从来没有人在露伴的油画中出现过。这纰漏使他极其不满。但是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他肖像画极有可能带来危险...

来了说好的翻译,不知道多久会被屏,没了的话评论戳我。



      油画从来不是露伴所钟爱的艺术形式,但自从他从巴黎归来后,露伴便突然表现出一种对它的惊人着迷。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毕竟,露伴是臣服于艺术的奴隶,又有谁能对他画笔上所产生的奇思妙想表示质疑呢?

        抽象画,静物画,风景画。他的工作室以及空闲的房间都被废弃的画布充斥着。

        但是这儿没有肖像画。从来没有人在露伴的油画中出现过。这纰漏使他极其不满。但是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他肖像画极有可能带来危险,他在卢浮宫的不幸遭遇直到现在还使他记忆犹新呢。

        在一个像杜王町这样的小镇里,露伴的运气只会使回应他的模特广告的人成为一个新的想要用斧子切碎他的替身使者或是一个对他恨之入骨的幽灵。他受够这种麻烦了,一辈子都受够了。

       实际上,露伴心里清楚这儿只有一个他无论如何都想画的人。

       承认这点对他来说十分痛苦,但是仗助不仅在这几年成长得更加英俊了,他还显得更加成熟了些。他控制住了自己那难以捉摸的脾气,使他随和的本性显露出来。他甚至摆脱了少年时代的可憎与傲慢。大概吧。总之这些天他似乎不那么难以接受了,露伴甚至都要认为他的直率也能使人愉快。

        但是获得对方同意并不容易。他们花了太多时间去针锋相对了,也许仗助更愿意相信他的邀请不过是个玩笑而已。要是露伴最先提出这个邀请,结果就会刺痛他的自尊心。露伴总能轻易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朋友之间却不能如愿。尽管没人愿意承认,但他们已经成为朋友了。

        如果他们的紧张关系不过是完全不必要的,露伴会顽固地忽略这点。他才没有关心过仗助那该死的看着就令人想要亲吻的嘴唇,当然也没有注意过他那富有感染力的笑容或是他居然能记住露伴点咖啡的方式。

       露伴想要画他,就是这样。毕竟,仗助来自于一个拥有惊人美丽的家庭,完全配得上让一位好画家用画笔将他们的容貌永远定格下来。而露伴是一位好的——当然——是最好的画家!仗助那小鬼应当感到荣幸!

     他下定了决心,在把自己逻辑上的错误清除前拿起来了他的手机。露伴告诉自己他的手当然没有在颤抖,这只不过是张肖像画而已。

 

 

       最后,露伴只要求仗助能够到场。这点要求并不特别,不会引起仗助的怀疑。仗助只需要出现在他的家门口,和往常一样愚蠢而帅气就好。

        那身拖沓的制服早就被一件超大码的白色毛衣取而代之了,还搭上了一条与仗助的臀部与大腿成为绝配的黑色裤子。飞机头依然保持不变,但是露伴在心底已经悄悄对这种怪异的发型产生了好感,正如他对这发型的主人一样。同时露伴也不禁流露出对仗助带着他从巴黎带回的纪念品而感到的快乐。

       一想到仗助是带着自己的纪念品被自己描绘,露伴便感到一阵气血上涌。他没有在意这种感觉,而是以递茶的方式表现出他的优雅。但是仗助婉拒了他的茶。

        “怎么了?”他怀疑的盯着露伴问。“你没在手机上说清楚。”

       需要在这里跟他坦白,才能不让仗助有从露伴计划中脱身的余地。

       “我要画你。”他说,就像这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事一样。“上楼来我工作室。”

        “等等,啥?”

          露伴从他走了一半的台阶上回过头来:“我要画画了。我需要一个模特。”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这个了?”仗助紧跟着他上了台阶。“你甚至不打算问一问我对此的感受?”

         “好吧,”他叹口气。“仗助,我打算画你。你怎么说?”

       “我不是这意思,但我觉得应该可以。我大概能在这里呆上个二十分钟。”

        露伴站在楼梯顶微笑,当然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友善的笑容。“如果是我在画你,这甚至花不了十分钟。绘画需要时间与耐心,东方仗助。”

       仗助皱起眉头,厚厚的眉毛挤在一起,露出一副十分古怪的神色。他看起来就像只巨大的狗崽。

       “什么时候“时间与耐心”这两个词还能用来形容你了?”

        “所以我才很少画油画。所以你只需要为我想要你而感到幸运就好。”

        仗助嘴角缓慢扬起所产生的坏笑取代了皱眉,露伴马上意识到了他的失言,并且尽力使自己不去为此脸红。但是这只不过让仗助笑得更欢了,而且这笑通常都是在他想到了新的捉弄露伴的该死点子才会露出的。

        “所以呢,”他说,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这小混蛋——悠闲的踱着步子走进露伴的办公室,“你是哪种方式的想要我?”

       “停止你的混帐行为,然后给我回窗边坐着去。”露伴几近崩溃地说,并且将自己当成一个恶毒的漫画家角色,就和他在朋友们面前表现出来的一样。当仗助挑逗他时,似乎这样做更安全。

        他看起来并非真的在调情。

        仗助按照他的吩咐,懒洋洋地躺在露伴摆在床边的那把靠近书柜的长凳上。他将脸面向光源,好像他知道应该怎么做似的。他抬起一条腿以用来安置他的手,然后瞥了一眼露伴。

       “怎么样?”

        非常好,如果岸边露伴能说真话的话。不过他不打算使仗助满足,特别是这能给他一个报复与取笑自己的机会时。

        他向仗助走去,不必要地轻晃他的臀部,并乘此机会调整他的姿势——调整的不多——膝盖自然弯曲,手放松,身体前倾,不要耸肩。露伴将项链的位置摆放的更加巧妙了些,确保这挂饰不被褶皱所掩盖,并将仗助的领口扯松了些。随着一声轻哼,他的指尖划过仗助的下巴,享受着刚刚刮好的皮肤的柔软。

       “把你的脸稍微转过来一点。”露伴说,手指没有离开仗助的脸颊。“对,就是这样,好孩子。”

        就像这样,仗助的脸飞快的在露伴手下泛起一片绯红。他并不爱听恭维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喜欢他人的夸赞。

        露伴留给他一个微笑,眼睛半眯着,笑容里有一个他不准备遵守的心照不宣的秘密。仗助的脸红的更厉害了,他咬着嘴唇,飞快的移开了视线。

        画架和帆布都准备好了,一旁的调色盘也等待着一枝拥有干净笔毛与肮脏笔杆的画笔的来临。一张垫布铺在下面,以防弄脏硬木地板,那厚厚的织物上充满了丙烯与油画颜料留下的斑点。露伴套上一件围裙,并在腰上打了个结。他放弃了名牌服装,穿上了一条舒适的牛仔裤与一件略小的绿黑相间的T恤。他并不会为颜料溅到衣服上而感到非常难过,但是围裙至少能挡住最严重的伤害。

       “你要是有胆子乱动,”露伴说着,拿起一支画笔,“我就用天堂之门帮助你纹丝不动。”

        “我倒是愿意让你帮我。”仗助还击。但是露伴注意到他小心翼翼的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

        打型是最快的一部分。当然,露伴并不需要仗助在这段时间内一直保持不动。但他喜欢占据上风,喜欢享受仗助完全不情愿的服从。

       露伴松松地勾勒出了仗助脸的外形,他结实的下巴,生着细微绒毛的嘴唇,可笑的发型。同时露伴也注意到他的肩膀更宽了。他想象着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他从未留意过。仗助比任何时候都更像承太郎和乔瑟夫了。他真的有点好看。

       该死的乔斯达一家。

      “所以为什么是我?”仗助问。他拿眼角盯着露伴。

      “什么是你?”

      “你知道是什么。”

      “别皱眉!”露伴斥责到,等到仗助再次放松表情后才开始画他厚厚的弯眉和被长长睫毛所遮挡的眼睛。“那是因为我想这么做。”

       “啊,是。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他追问道。当仗助想要知道什么时,他就显得太聪明了。这是令人厌恶的一点。

       “因为我从不画自画像,而承太郎先生又不在这座小镇里,”露伴说,尝试像说服他自己一样说服仗助。“而你是个还可以的模特。”

        “我说不准啊,不过你这到底是在表扬我还是试着不去表扬我?”

       “你猜。”他耸耸肩,放下了笔,不断打量着仗助与他的画。这足够好了。他的画,他所使用的光影与笔刷造就了这幅完美的作品。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难搞?”仗助说着,转过头来怒视着露伴。

        “这话该由我来说。现在别动,否则——”

         仗助坏笑着,在夕阳里看起来野蛮而危险。“否则怎样?我们都知道谁的替身比较快,老师。而那不是你的。”

        他的声音愈发低沉,露伴的心跳随着声音加快,他的腿也有点软。

        什么时候开始发展成这样的?就在刚才,仗助还好好的坐着,但是现在他看着露伴,像是要把他吃掉似的。露伴不确定自己能否阻止他。

        “照我说的做,东方仗助,别再胡闹了,”露伴说。出于某种原因,他正尽力使自己的声音稳定下来。“我没心情应付你反复无常的情绪。”

       “彼此彼此。”仗助哼了一声。

        “我才不反复无常!我可是——”

        “最棒的岸边露伴,”仗助接了下去。他像猫一样高傲地站起来,臀部平稳地扭动,昂首阔步。他的声音听起来又像是低吼一样了。“对,我以前听过这个形容。”

        他逼近露伴,使后者没有后退的余地,像一堵墙一样堵住了露伴。露伴用画笔尖戳着仗助的胸膛,试图保持愤怒的状态——事实上他真正想干的是将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几英寸。对仗助来说,缩短距离不过是他想做而露伴的自尊不允许的事而已。

        “你是什么?”仗助哼着,眼中蓝紫色的光芒暗淡下去。“是让人兴奋的东西,还使我屁股疼。”

         “你只不过需要坐在这让我画你就好。”露伴没有使这句话如他所愿的那样稳定地说出来。就算是在他自己耳朵里听着,这句话也像是一句请求。

       别问了。别逼我说真话。别走。

      “这就是你想要的?”

      露伴闭上了眼睛。现在好了。

      “......不。”



下面走评论


milkydisc

ko no DIO da!!!


论没有背景怎么办 (◐‿◑)


ko no DIO da!!!


论没有背景怎么办 (◐‿◑)



焦糖布丁
手绘向,兽化避雷每日自习摸鱼(...

手绘向,兽化避雷
每日自习摸鱼(1/1)

“我们做好朋友吧”
dio兽 向 花花兽 伸出了 友谊之爪(*´罒`*)

我怕不是画兽上瘾,嘿嘿嘿(ಡωಡ)

手绘向,兽化避雷
每日自习摸鱼(1/1)

“我们做好朋友吧”
dio兽 向 花花兽 伸出了 友谊之爪(*´罒`*)

我怕不是画兽上瘾,嘿嘿嘿(ಡωಡ)

林檎革命

乖孫加洛和乖孫仗助交換衣服w
還有承仗兩人練習

第四張的古加應該不算煉銅,就是設定古雷壓抑燃燒衝動的時候
會Sex慾高漲,所以不算是吧?_?

有里加+古加的三人相撲(???)


第六張以後的古雷加洛,走P站外聯
用JJ畫圖不要太介意肉體錯誤(喔

乖孫加洛和乖孫仗助交換衣服w
還有承仗兩人練習

第四張的古加應該不算煉銅,就是設定古雷壓抑燃燒衝動的時候
會Sex慾高漲,所以不算是吧?_?

有里加+古加的三人相撲(???)


第六張以後的古雷加洛,走P站外聯
用JJ畫圖不要太介意肉體錯誤(喔

林檎革命

三部承仗 (疑似兄弟)

但4我說4承仗94承仗(ry
可能會略OOC

光源氏計畫

最後一P走外聯 ,看不到就走推特
欸對那張承仗我不小心左右翻轉了,所以星星反了,別在意LOL

&我讓他們穿上衣服了,請讓我過吧~~~~

三部承仗 (疑似兄弟)

但4我說4承仗94承仗(ry
可能會略OOC

光源氏計畫

最後一P走外聯 ,看不到就走推特
欸對那張承仗我不小心左右翻轉了,所以星星反了,別在意LOL

&我讓他們穿上衣服了,請讓我過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