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R

15736浏览    776参与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0/06

NU'EST 官方IG更新:

△ 시간 가는 줄 몰랐던 황르젠과의 만남👏 #뉴이스트_JR_Aron_백호_민현_렌 #NULOΛEstagram #뉴이스트 #NUEST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0/06

NU'EST 官方IG更新:

△ 시간 가는 줄 몰랐던 황르젠과의 만남👏 #뉴이스트_JR_Aron_백호_민현_렌 #NULOΛEstagram #뉴이스트 #NUEST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柒柒柒柒柒柒叶
板绘杀死我吧😭😭

板绘杀死我吧😭😭

板绘杀死我吧😭😭

61___Chunni

20190914 NU’EST Segno 巡迴台灣場

還是慶幸有買票進去看❤️

從開場的Hello到新曲BET BET再到成員的Solo舞台

終於現場看到旼炫的Universe😭

然後被珉起大大的圈住可愛又性感💕

整場演唱會的編排真的非常精彩👍👍

已經開始期待下一次見面了~

謝謝一起度過了難忘的中秋🌕

20190914 NU’EST Segno 巡迴台灣場

還是慶幸有買票進去看❤️

從開場的Hello到新曲BET BET再到成員的Solo舞台

終於現場看到旼炫的Universe😭

然後被珉起大大的圈住可愛又性感💕

整場演唱會的編排真的非常精彩👍👍

已經開始期待下一次見面了~

謝謝一起度過了難忘的中秋🌕

当归归不归

Brian Gamble不愉快的假期(4)【Brian/Dags】

(4)


Brian的眼前和两侧站着两男一女,大概二三十岁左右。

“你确定这TM就是我们要找的人?那个高中生?”面前年纪稍长的男子不出意料开口就是一股意大利味的英语,让人不停担心他会不会嚼到舌头。

“我长得老。”Brian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片树林,密密麻麻地生长着枣树、油松以及核桃树,地上厚厚的铺着一层落叶,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活人来过了。

“小鬼胆量还挺大。”

“呃……一般。”

Brian想扶额,但是手被拷在身后。他想,我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们都不怀疑一下就接受这个设定了么我说你们这群欧洲佬是对美国人的年龄和长相是有什么误解么能不能长点心!

“你知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4)


Brian的眼前和两侧站着两男一女,大概二三十岁左右。

“你确定这TM就是我们要找的人?那个高中生?”面前年纪稍长的男子不出意料开口就是一股意大利味的英语,让人不停担心他会不会嚼到舌头。

“我长得老。”Brian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片树林,密密麻麻地生长着枣树、油松以及核桃树,地上厚厚的铺着一层落叶,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活人来过了。

“小鬼胆量还挺大。”

“呃……一般。”

Brian想扶额,但是手被拷在身后。他想,我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们都不怀疑一下就接受这个设定了么我说你们这群欧洲佬是对美国人的年龄和长相是有什么误解么能不能长点心!

“你知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搞成这样鬼都知道你们是打算偷偷杀了我然后埋在这里毁尸灭迹。

Brian很绝望,觉得自己作为SWAT的职业地位受到了挑战。现在gangster的智商要求这么低了?话说这么二的绑匪就应该派Jim Street这种傻子来跟他面对面。

但是为了拖延时间撬手铐,Brian只能耐下性子跟他扯皮:“那啥,在干掉我之前,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不能。”

然后Brian听到了M1911保险栓的声音。

妈的,谁说反派都话多的。

手上的锁只撬开一道,这个情况下直面枪口以一敌三对他来说毫无胜算,安全脱身的唯一前提是抢到对方的武器。

就在Brian想到又否决了三条出路的瞬间,一个燃烧的汽油瓶从他眼前划过,砸碎车窗玻璃,在座椅靠垫上腾地燃起一片橙色火焰。

意大利三人组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动搅乱了计划,Brian终于撬开了锁,冲上前一拳辉向面前的人。

鼻骨碎裂的手感真好。Brian像个反派那样想。

然后他看到了路边有一辆破破烂烂的汽车,那个名叫Dags的金发高中生从车窗里探出头。

“快上来!”

树林里汽车爆炸的同时,Dags带着Brian歪歪扭扭地开上州际公路绝尘而去。



“呃……谢了?”Brian擦干净手上的血迹,靠在露着棉絮的车座上打呵欠。

“我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当初我爸让我学这些生存技能的时候就不天天变着法子逃跑了。”

“你从小接受的都是什么教育。”

“必修是躲避我叔叔的追杀,另外根据实际需求选修盗窃纵火诈骗。你呢,特警先生?”

“……”Mafia家的小混蛋聪明成这样以后得给国家和人民添多大麻烦。

“特警先生,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你带我走吧。”

“呃……”Brian不记得他怎么就答应了这事。毕竟,谁又能拒绝一双水汪汪的蓝色大眼睛可怜巴巴又满怀期盼地盯着自己呢。



—TBC—


又有谁想得到Brian成了反派呢

我猜这章说不定会被限流得放嗷3.。。

我過我的鬼日子💀

韓國之前的咖啡廳event
買飲料就能領
朋友去帶回來給我的
艾瑪 這種禮物收也不是 不收也不是

韓國之前的咖啡廳event
買飲料就能領
朋友去帶回來給我的
艾瑪 這種禮物收也不是 不收也不是

陌桑

赤羽·赤羽八幡神社
走的时候前面有位日本大叔,在楼梯口鞠了一躬,鸟居之前又鞠了一躬,我和朋友面面相觑,学着他鞠了躬。 ​​​

赤羽·赤羽八幡神社
走的时候前面有位日本大叔,在楼梯口鞠了一躬,鸟居之前又鞠了一躬,我和朋友面面相觑,学着他鞠了躬。 ​​​

南朗_任朗安
打卡 Day9 最喜欢的武器是...

打卡

Day9

最喜欢的武器是肥啾的复合弓啊

『刷』的一下甩开超帅的啊!

加上二叔那个手臂线条

我 可 以!!!

打卡

Day9

最喜欢的武器是肥啾的复合弓啊

『刷』的一下甩开超帅的啊!

加上二叔那个手臂线条

我 可 以!!!

re-

我又来了
晃脚脚也太可爱了吧
这样怎么会是王呢,是王子吧

我又来了
晃脚脚也太可爱了吧
这样怎么会是王呢,是王子吧

天上地下一条鱼

【街猫】Prepare for Disappointment

#生贺混更 @乞力马扎罗的鸽

#学术垃圾崩溃产物,大型长难句分析预警

Jim.Street再次见到Brian是在冬天,那时候他们刚过完新年,全美国人民都在倒计时的烟花下激动尖叫,连带着罪犯都跟着亢奋异常,换着花样进局子探望警员。他从极度压榨的魔鬼轮班模式下挤出点儿空闲,脑子一热就跟监狱约好了探监时间。后来Jim坐在车上安静等交警过来处理红灯事故的时候想,自己的理智大概是跟新年烟花一块炸上了天。

Brian.Gamble比他想象中过的要好,或者说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最起码他在表面上还是一个正常人。在监狱这种地方保持正常不算容易,更别说他之前还是一个警察,但也得利于他之前是个警察,让他拧断...

#生贺混更 @乞力马扎罗的鸽

#学术垃圾崩溃产物,大型长难句分析预警


Jim.Street再次见到Brian是在冬天,那时候他们刚过完新年,全美国人民都在倒计时的烟花下激动尖叫,连带着罪犯都跟着亢奋异常,换着花样进局子探望警员。他从极度压榨的魔鬼轮班模式下挤出点儿空闲,脑子一热就跟监狱约好了探监时间。后来Jim坐在车上安静等交警过来处理红灯事故的时候想,自己的理智大概是跟新年烟花一块炸上了天。

Brian.Gamble比他想象中过的要好,或者说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最起码他在表面上还是一个正常人。在监狱这种地方保持正常不算容易,更别说他之前还是一个警察,但也得利于他之前是个警察,让他拧断那些人的手指更为轻松。

剃成短寸的头发无法遮挡可怖的弧形疤痕,格格不入的嫩白色皮肤时刻提醒着他们过去发生的事情。他带着铁链在玻璃窗那边坐下,Jim甚至能感受到铁质桌面因撞击传来的震动,如临大敌的狱警不肯懈怠的紧盯和Brian的笑让他浑身不自在,对比别人相见每分每秒都在掉眼泪、列梦想清单的悲伤氛围,他们之间的确过于怪异。

经过电流传递的声音有些失真,与透过玻璃传来微弱人声重合缠绕,带着一点刺耳的电子杂音。他们没有擦玻璃这种弱智的感动行为,Brian毫不掩饰自己的恨意和厌恶,他尖锐地透过单线电话讥讽Jim的假慈悲,该死的监狱没能体现出丝毫改善教育人的功能,反而将他黑暗的卑劣面疯狂放大。

厚重的玻璃像极了那面破碎的镜子,或者是相框,如他们两人的关系般被破坏得惨烈,没有提前形成的裂纹提前预警,而是突如其来的击碎破裂。然而,你以为已经足够糟糕的事情,它总能碎的更为彻底,还会被吐上秽物,碾在脚底,跟垃圾灰土化为一体。你无法怀念所谓的过去,甚至都不敢再多看一眼。

Jim没能挨完五分钟,他逃跑般地回到车上,连开出去都觉得恍惚。他在回想自己开了两个半小时车程的目的,必然不是过来自找不快,接受残忍的话语攻击,但此时也没有任何意义,他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好脾气,也没法建立看到人没事就好的耶稣心境。

之后过了小半年,Jim.Street听说Brian.Gamble死在狱里,自杀还是意外各有说辞,消息传进Jim耳朵的时候,版本已经更新到Brian死前徒手掰断了七八个狱警的脖子,还在墙上画了一个巨大的生殖器。没人搞清楚他真正的死因,也不知道尸体躺进了哪个公墓,或者是否被军方拿去充分利用,最终支离破碎地倒进焚烧炉里。

Jim只在认识Brian两年左右的时候见过他病入膏肓的父亲,那人躺在吱嘎作响的床上,被褥毛毯没有完全遮盖床单上无法洗去的污渍,看着让人恶心。腐朽发酵的味道顺着鼻腔缠进肺里,Jim下意识地反酸,只能时不时地憋气麻痹自己,Brian更像是见怪不怪,也有可能烟草的确是最好的空气净化器。他站在门口烦躁地张望,连回头看一眼都觉得厌弃,护工只在一日三餐的时候过来,剩下的时间都只有他父亲一个人,困在狭小的房间里无意识地张开混浊的眼睛,仿佛想看清风扇叶上到底是灰尘,还是虫子的尸体。

他们没呆多久,体态略胖的护工接过了薄薄的钱币,不加掩饰地用白眼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碎碎地骂着些什么,又把屁股塞回那个老旧的破电视前。他们在临走前听见嘶声的哭喊,他在无用地重复一个女人的名字,仿佛那样就能求得原谅。

她早自杀了,Brian说的很轻松,在他看来,这是个好选择。被长期虐待的女人终于在送走最小的儿子后从噩梦里奔逃出来,翻过锈迹斑斑的栏杆,从高处坠入海水温柔冰凉的怀里。

后来他的父亲也躺进了坟墓,曾经高大如怪物的身体最终缩进方方正正的小盒子里。Brian拒绝了Jim帮忙垫付墓碑钱款的好意,随便找了一张从加油站带走的旅游明信片,胡乱写了名字扔在上面。翻新的深色泥土跟周围白色的砂石颜色分明,盛满阳光的海岸线被他踩碎埋进潮湿土堆里,Brian再也没有回到这个不见天日的边角墓地。

Brian太过于锋芒毕露,又不可能甘心在高墙内浪费生命,三年多才发生这种事情,某种程度上也超乎了Jim的意料。但Jim没有给自己时间过分的伤感,仍旧是颇有规律地在出任务、做文书和准备接手Hondo的工作职位中消磨生命。

特警队来来回回换了几个新人,磨合下来也算可以,但他们跟Jim总有种对于前辈的敬仰感间隔开来。当年共事关系不错的兄弟,在与Brian对峙的那晚就失去了两个。

TJ没有Brian的好运气,但他仍旧保留着警察的身份,挂在不起眼的边缘处,他的父母也拿到了一笔抚恤金,而Hondo不止一次满脸凶相地警告所有人闭嘴,好几次脏字险些蹦出口。Boxer的妹妹带着他满箱子的八九十年代卡碟离开了洛城,把经久不衰的SWAT剧集海报横幅尽数分给了他们。但没人能毫无顾忌地贴在墙上,他们最终都默契地把它们叠好,塞进了珍藏的旧物中——除非搬家不会打开的箱子里。

没多少人再记得他们的传奇故事,Brian的死甚至都不算茶余饭后的谈资,对新待遇政策的满腹怨言其实更容易引起人的共鸣。

在一个下雨天他突然觉得胃开始痉挛,连带着四肢都没有力气,只能跪在发潮的地毯上痛苦地呼吸。满身冷汗和无法控制的眼泪吓坏了与他同居的女友,她没法把人从地上拖起来,便只好俯身搂紧Jim,抚摸他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烧情况。她低声温柔地重复他的名字,用柔软的手抹去眼泪和冷汗,像是母亲安慰梦魇中哭泣的孩子。轻缓柔和的吻降落在他的额头上,特属于女性的香味和拥抱传过来的温度让人放松。

她不肯离开,就算Jim停止颤抖,因为自己的失态只能窘迫地憋出几句“我没事了”,她也在固执地维持拥抱的姿势。她嘴里嘟囔着“每个人都需要抱抱”,然后揽着Jim的肩膀,用右手在Jim的后背上有节奏地轻拍,舒缓他紧绷的神经。

他抱着她躺在地上,望着除了顶灯空无一切的天花板,想起来Brian湿红的眼眶和束手无措的蠢样。往日里飞扬跋扈的狙击手只能用力摁住伤口,紧张到系止血带时都在颤抖。他被指间涌出的暗红色血液吓到语无伦次,慌乱地重复“Jim.Street你他妈不能死……”

Jim.Street丰富多彩的人生履历上,差点死在千禧年的世界末日前是他酒后必谈的光辉历史。当全世界人类都在考虑是到底是他妈的千年虫毁灭世界,还是彗星撞地球的可能性大时,Jim成功被两颗子弹放倒,直挺挺地躺进血泊里,准备跟二十一新世纪说再见。

火烧火燎般的巨大痛苦之后,就是失血带来的短暂恍惚,可Brian没给他的痛觉神经休息的机会,下手重到逼出Jim.Street憋了半年的脏话。除却在刺鼻的硝烟和尘土里对骂,他们就像在演生死时速版的泰坦尼克号,不同的是,Brian对着急救人员的怒吼比哨子声洪亮太多。Jim在昏迷前嘱咐医生,反正都得送进去,不如来个全套检查,记得看看自己的耳朵和肺功能受损如何。

Jim.Street最后成功地滚出了重症监护室,并被受到骚扰直接踹了Brian的棕发护士告知,只要悉心养护,残奥会报名表就不会送到他跟前。他在搭配瞎眼的鲜花水果的簇拥中得到了属于好孩子的奖励,一个对于无时无刻不想着拔枪毙了Fuller的暴躁Brian来说,的确是个过分温柔的亲吻。

如果不算上TJ被输钱心切的Boxer推进门,再被Brian正中红心的一苹果砸出去,这应该算是难得的浪漫,每部电影都应该有的老套桥段。它处在电影中后部分,或者是结尾,临近滚动字幕的时候感情再得到升华,至于升华地点在哪就全看创造力了。

他们从不吝啬表达自己的感情,那比爱情还要深刻,更是长久相处无法割舍的生活和习惯。无数水流交融形成的海水温柔地容留他们沉浮,却令人刻意忽视了蓝色深处是足以将他们粉身碎骨的暗流漩涡。

他不会这么轻松地死去,Brian.Gamble他妈的是一个纯粹的混蛋,他有足够的能力越狱,或者是让别人把他保出来,毫无征兆的死亡和平淡正常的结局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他应当只剩半截与星河舰队的外星虫子决斗完的身体,在裹着两米长星条旗的玻璃棺材里固定好,最后被一脚踹进失重的外太空,成为太空垃圾的同时,旁边还要身穿制服的Denise Richards哽咽着念讣告,最好是黑色紧身背心那款。

“操,去掉半截身子那条。”

“对,只有下半身不太能认得出你。”

Jim觉得自己应该再等等,还不能这么早沉溺酒精自我放弃,他成为警察不是为了蹲在办公室吃倒胃的甜甜圈或者热狗,Fuller可不是他小时候的梦想模板。而且说不定感恩节时又有个法国佬出一亿美金劫狱,他会继续参加护送任务,并最终死在Brian.Gamble的狙击枪口下,不再有那么多周旋的余地。

又或者Brian.Gamble再次胡乱地套着夹克卫衣,抱着他那个品味糟糕的破背包在半夜三点敲开公寓的房门。他会抹掉脸上的雨水,翻出廉价的罐装啤酒,和半块压扁坍塌的奶油蛋糕,“生日快乐,Jimbo,”Brian.Gamble向来喜欢先说好消息,“我没地儿去了,收留一下?”

Jim.Street不会拒绝任何人,尤其是Brian。但在侧身让开门之前,他一定会把那半块不知道从哪刨来的奶油蛋糕先反糊在Brian.Gamble的圆脸上,“我生日在上个月。”









本文到此结束,剩下都是我被一个鸽子精欺骗感情卖血卖肝卖头发的哭诉

一个在坑底苦不堪言的咸鱼留下的大盐粒子

快逃

First of all,我要成为“生日快乐”的始发和收尾。

Then,我要成为他妈的日常质问我粮在哪第一人。

Finally,反正我也不会写了,下面这段直接留给鸽鸽老师,也算是我心灵独白,您自己体会我深刻真挚的感情,扪心自问,到底坑了我几百万的粮,生贺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真正生贺:

“我很慌张,遂找到老于,他见我的第一句话不是你怎么秃了,而是咕咕。

我气极要打他,老于又说,你怎么秃了,一句话把我打成自闭,摸着光滑的头皮哭泣。

我同老于认识两年有余,活得却仿佛娘胎里一块长了二十年。这话说出来很变态,但事实的确如此。正如我知道他脑子里有多少坑,他知道我翻了几座墙,我俩知己知彼百坑不殆,以一种谁先填坑谁孙子,谁放鸽子谁牛逼的心态互相坑害了八百多天。战况之激烈,为人不忍看,我在外跑了一个马拉松,他欠我八百万字还没有还。”

没了,剩下的就用你八百万字终结者连带伪银翼au铁鹰白五街猫道尔光男齐头并进的粮来换

Rene_y_Zone
我回来了😭 之前莫名其妙号就...

我回来了😭 之前莫名其妙号就被封了

卡咪龟不开心☹️

我回来了😭 之前莫名其妙号就被封了

卡咪龟不开心☹️

妖白

麻麻鸭西装JR也太好看了叭我枯了(这什么垃圾截图x)

麻麻鸭西装JR也太好看了叭我枯了(这什么垃圾截图x)

金鱼?应该叫鲸鱼
刚摸完这个就看到二叔的MV/总...

刚摸完这个就看到二叔的MV/
总而言之他超棒的

刚摸完这个就看到二叔的MV/
总而言之他超棒的

乾伍_
意识流🦉🦉妈妈来了!!

意识流🦉🦉
妈妈来了!!

意识流🦉🦉
妈妈来了!!

我過我的鬼日子💀

卡咪的呢喃太犯規了
完全勸拜啊😭
買買買起來

卡咪的呢喃太犯規了
完全勸拜啊😭
買買買起來

L
嗯哼?这难道是……洁儿自创社会...

嗯哼?这难道是……洁儿自创社会主义式撒娇……?

嗯哼?这难道是……洁儿自创社会主义式撒娇……?

KimKim

Bet | Nu'est JR金鍾炫X我(下/完)

*女主第一人稱

/

我想,是某種錯覺吧。

        

那天去看了NU'EST的演唱會,還刻意選在人最密集的時候混雜進去會場。        

就像被下蠱般,即使舞台上有五位成員,我也只看見那個曾經羞澀可愛的人,現在正自信無比踩在每個節拍點上;語句間有著屬於二十五歲的性感,而歌曲結束時的喊聲混雜他的疲憊。        

他,哪個才是他。    ...

*女主第一人稱

/

我想,是某種錯覺吧。

        

那天去看了NU'EST的演唱會,還刻意選在人最密集的時候混雜進去會場。        

就像被下蠱般,即使舞台上有五位成員,我也只看見那個曾經羞澀可愛的人,現在正自信無比踩在每個節拍點上;語句間有著屬於二十五歲的性感,而歌曲結束時的喊聲混雜他的疲憊。        

他,哪個才是他。        

可愛的答應所有粉絲要求——那個會動的兔耳也太犯規了點——我清晰聽見心跳加速的頻率。        

舞台燈光下的美好似乎暈眩原本單純美好,緩慢調整視線不幸和眼尖的珉起有某瞬間對視。        

完了,我當下無處可逃。

        

只見他們五人吱吱喳喳說了點什麼,居然切換成中文和底下粉絲打招呼。        

我一時之間有些哭笑不得,即使明白這些話都是他們私下練習好多次,現場——至少,在首爾高尺天空巨蛋——麥克風放大下又是另一種感覺。        

喊著我愛你,然後拉芙們也回應了很多次的愛你。        

我突然不敢、不想開口回應,像是又亂了點的呼吸。        

我想,我不具備勇氣喊出金鐘炫我愛你。        

視線對視下,我給予一個肯定的微笑。

結束後正想悄悄離開會場,剛好被同事抓到。        

「才想說妳怎麼沒出現,原來自己悄悄來了嗎?」

「......咳,剛好剛好。」        

「那也要剛好有票才行。」

這聲音,有夠不妙。        

「剛剛的中文怎麼樣?」

「讓人意外的標準。」我想了想也才擠出點回應,「我先回去加班了。」        

「一起坐車回去吧,我們剛好也要回去。」



明明是那個可愛的音調,我卻不敢直視他現在的眼——剛剛舞台上的深情還停留在記憶裡,我並不想這麼快忘記它。

        

終究還是半推半就上了保母車回去。        

已經深了的夜晚也還是只有我能順利溜進便利店不受阻撓買好他們的宵夜,在地下停車場快速離去後獨自搭上電梯回到狹窄辦公室。        

這算是什麼,我捫心自問。        

我並不是膽小,而是、而是,那個他太過美好。

        

毫無距離也只是暫時的。        

我能在三十公尺長的螢幕上看清他顫動的眼睫,便是足夠。

「為什麼不敢看我說話?」        

「金先生,說好的疲憊跟休息呢?」        

「為什麼叫我金先生。」訊息裡的他不習慣寫表情符號,但現在如果他在我對面的話,大概會微微嘟嘴和不自覺的失望吧。        

「我得工作,你好好休息明天在聊?」        

咖搭一聲轉動的門把嚇得我差點尖叫出聲,看清來者之後又讓我頭疼。

「你去卸妝然後休息,聽到沒有。」

「不要迴避我,」他說完之後頓了一會,「的問題。」        

這時候他就擺出乖乖的卡咪龜表情,我內心拉扯數分鐘後大大嘆口氣。

        

「你知道的吧,我只是很普通的一個人。」        

「妳知道的吧,我只是妳的卡咪龜。」        

我在心裡默默說了一句,金鐘炫先生a.k.a卡咪龜,你又亂說話。



「而且為什麼妳來不跟我說。」

在被迫的情況下與他對視絕對不是好事——看,他又擺出可憐兮兮的表情。        

「被抓到很尷尬。」        

「舞台好看嗎?」        

啊,該死。躲不掉的問題。        

「我好看嗎?」        

我近乎自暴自棄的說,「好看得要瘋了。」        

「我等到了!」他心滿意足的手舞足蹈,門後的隊友接著進來,和往常一樣。        

「妳是不是偏心JR。」黃葛亮不懷好意的八卦表情被我看穿也不尷尬,而我則是破罐子摔了就摔了,直接承認。

「剛剛妳沒有叫他卡咪龜的時候......嗚嗚哇哇金鐘炫你放開我!!!!!!」

「他都快要哭出來了。」

隊友間塑料(?)友情拯救原本下到谷底的心情,我哈哈大笑完又喊了一句。

「呀,金先生。」        

他放開原本正在攻擊的那群爆料隊友們用小可憐的眼神對著我。        

「......卡咪龜,把那個撒嬌的樣子收起來。」        

揚起的嘴角檔不住好心情,在某個我呆掉的瞬間似乎門裡又只剩兩個人。

「我回去了。」他才說完,掌心放上我的頭頂輕揉幾下。        

「算了,我明天早點來公司吧,被你們一鬧我也累了。」



睡前,迷迷糊糊裡聽見訊息聲。        

「我是舞台上的JR金鐘炫,但也是妳一個人的卡咪龜先生。」        

Fin.



        

一點小小番外

        

「她為什麼不看我嗚嗚嗚。」群組聊天室傳來的訊息讓其他四人無奈的同時嘆氣。

「那你為什麼不知道她要來?」

「她沒有跟我說要來啊。」

「那就是她不想面對你啊,或者是我們之中的其他人。」

「再這樣說我真要揍人了郭阿龍。」        

「可是她為什麼有看我?」珉起不識相的在火上澆一把油。

「......」Aron有些無奈的投去個警告眼神,「我救不了你了。」

金鐘炫a.k.a平時有練身體的人當下把公認的國民弱骨抓起來轉一圈。

        

「我在猜她應該是不知道怎麼面對舞台上下的反差吧,」一直沉默的人開口,「我可是很清楚的看見她混在粉絲群裡喊了超大聲的金鐘炫。」

「這樣一說,我記得在中文對話時她刻意縮起來沒說金鐘炫我愛你呢。」

「啊真是,要瘋了。」        

我在等的那句回答偏偏她沒說。

        

「直接衝去堵人吧!」

好想,也只想聽到她親口說。

卡咪龜,我愛你。

不過這樣也滿足,看在她又紅了耳朵和臉頰的份上。


KimKim

Bet | Nu'est JR金鍾炫X我(中)

*女主第一人稱

/

他又來了,這次帶著同團的朋友們一起。


方才經過練習室時清楚聽見的嬉笑打鬧聲來自這些二十幾歲的大男孩——我是明白他們有自己獨特的魅力,而私下的一面也是看在眼裡,但還是好奇的靠近暫停幾秒。

稱著自己的粉絲叫LOΛE,聲調既溫暖又有隱約的成熟。


他狀似無意的抓著和我最沒距離的珉起當擋箭牌,在後方探頭盯視我桌上擺好的工作堆,由偽忙內Aron把說好的晚餐放上。

「你能來教我們中文嗎?」一陣沉默後傳來聲音,五個大男孩的眼神一致的很。

我有些哭笑不得,「是也可以但時間你們有嗎?中文沒有想像的容易。」

是刻意假裝沒看見他們之間的眼神交流。

    ...


*女主第一人稱

/

他又來了,這次帶著同團的朋友們一起。


方才經過練習室時清楚聽見的嬉笑打鬧聲來自這些二十幾歲的大男孩——我是明白他們有自己獨特的魅力,而私下的一面也是看在眼裡,但還是好奇的靠近暫停幾秒。

稱著自己的粉絲叫LOΛE,聲調既溫暖又有隱約的成熟。


他狀似無意的抓著和我最沒距離的珉起當擋箭牌,在後方探頭盯視我桌上擺好的工作堆,由偽忙內Aron把說好的晚餐放上。

「你能來教我們中文嗎?」一陣沉默後傳來聲音,五個大男孩的眼神一致的很。

我有些哭笑不得,「是也可以但時間你們有嗎?中文沒有想像的容易。」

是刻意假裝沒看見他們之間的眼神交流。

       

嚴肅也不過兩秒,很快在某個大型動漫烏龜的眼神底下失敗。

「......想學就學吧,但說好要每天練習喔。」

卡咪龜本人露出今日最燦爛的微笑,追加一句。

「學費是每天的晚餐!請多指教!」


我在心裡忿忿的想,要是這樣不被代表關心就有奇蹟了。


但還是看在可憐兮兮的眼神份上同意這個要求,明顯聽見Aron和白虎大大嘆了口氣,旼炫拍拍珉起的肩後一起離開方才有些緊繃氣息的辦公室。

——所以,金鐘炫你到底在,害怕什麼。


說是想來找我好像也並不是這樣的,因為他們所有人的認真度超乎預期。

基本的打字拼音到一筆一畫慢慢書寫,也不知道他們哪來的時間——除了錄音室和練習室之外,甚至是綜藝節目錄製量越來越大,隨著知名度。

斷斷續續的教學之間交代給他們的個人練習都做得非常好,是明白他們有野心想進軍中國市場,然而不是有隨身翻譯嗎——至少我是這麼想的——理由似乎有足夠充分但又並不是這樣。


至少我確定他不是的。


他需要的是個避風港,眼看著背負著隊長角色而無處可逃的壓力無意在字句中透露,想不心疼他也很難;於是以請客名義點了六杯飲料,夾雜香草拿鐵,是有留意到的,嘴角上揚藏起了點什麼。

隔天,他們五個人帶著五杯不同的飲料進辦公室放在桌上。


「選一杯喜歡的。」白虎笑笑的說。

「你們該不會又在玩什麼懲罰遊戲?」來自綜藝的既視感引人懷疑,而角落某個烏龜眼裡的笑已經解釋完一切。

「跟我說懲罰是什麼好了,我比較好奇這個。」

「只是在猜你會喜歡什麼飲料而已。」旼炫的招牌笑容出來——得了,好歹我也曾經是個碗妹——好奇心比起無奈感更讓人感覺掙扎,但還是聞過後拿起有著焦糖味道的冰咖啡。

毫無意外的爆發歡呼聲,門後探出一台攝影機記錄下鍾炫又叫又跳的瞬間,我無奈的詢問其他人。

「誰提議要玩這個的,你們都沒有和我去過咖啡廳喝飲料吧?」

「有啊,每天晚上都有給你買飲料來著的。」珉起委屈的表情讓我爆笑出聲,伸手揉了下他的金髮後才解釋。

「晚上時候我不喝咖啡,下午時習慣喝焦糖瑪奇朵。」

「看吧。」卡咪龜帶著他的笑聲用勝利表情對向其他人。


果然是觀察力上等的卡咪龜,才想著,手上冰涼的焦糖瑪奇朵似乎甜味又更重了些。


TBC.


KimKim

Bet | Nu'est JR金鍾炫X我(上)

*女主第一人稱

/

BGM:

Bet bet by Nu'est

https://youtu.be/S4zXetyhuxc

/

I bet you love me.


我並沒有想過是他。


他的微笑看不出任何雜亂,坐在窗邊咖啡館裡戴著墨鏡和鴨舌帽,一如往常的點一杯香草拿鐵。

我深呼吸數次,無用的試圖醒腦後決定先點焦糖瑪奇朵分散注意力。陽光在他身上的耀眼幾乎要遮不住原本就有的溫文儒雅;咖啡機聲音暈眩原本的鎮定。

總算是在他對面坐下,但還是有些拘謹的沒想主動開口。

視線感覺落在手指上,藏在黑色鏡片後方的神秘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是妳啊。」他放鬆了點,「好久不見,還記得我嗎?」

上次見面是在日本的超商裡,當...

*女主第一人稱

/

BGM:

Bet bet by Nu'est

https://youtu.be/S4zXetyhuxc

/

I bet you love me.


我並沒有想過是他。


他的微笑看不出任何雜亂,坐在窗邊咖啡館裡戴著墨鏡和鴨舌帽,一如往常的點一杯香草拿鐵。

我深呼吸數次,無用的試圖醒腦後決定先點焦糖瑪奇朵分散注意力。陽光在他身上的耀眼幾乎要遮不住原本就有的溫文儒雅;咖啡機聲音暈眩原本的鎮定。



總算是在他對面坐下,但還是有些拘謹的沒想主動開口。

視線感覺落在手指上,藏在黑色鏡片後方的神秘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是妳啊。」他放鬆了點,「好久不見,還記得我嗎?」

上次見面是在日本的超商裡,當時的他還不了解日本零食的美好。

「看起來不記得嗎?」我輕輕咳了聲,「卡咪龜先生,我還年輕。」

「嘿嘿嘿。」獨有的笑聲化解方才微微的尷尬,他又開口問,「來韓國?」

「當翻譯。」我很快回答,「其實也不意外吧,不是知道我會韓文嗎?」 

「什麼的翻譯?日文總不可能。」 

「韓翻中。」我想了想,又補充一句,「還有跟中國方的聯絡等等。」

「公司?」

「你這不是白問的麼卡咪龜。」

眼見他的笑更明亮了點,我嘆口氣試圖迴避——這人,到底懂不懂自己的魅力。


「那,晚上吃什麼?」

果然是大男孩,關心也就是吃。

「……不知道,卡咪有推薦的嗎?」

「晚上一起吃飯!」被幾乎要從椅子上跳起來的快樂不小心感染到,我不自覺露出第一個放鬆的笑。

「那就拜託你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