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ack Davenport

2503浏览    62参与
Nebel

终于“忙”完了

看剧放松

他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


(晚上请记得开灯使用电脑

终于“忙”完了

看剧放松

他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


(晚上请记得开灯使用电脑

Leben

Jack is talented, Jack is tender, Jack is beautiful, Jack is not a nobody. Jack has someone to love him, that is a good thing.

私以为他表现出一点轻佻/调侃的时候最为迷人


成功让朋友吃下了《致命女人》和JD的安利
现在跟我汇报观后感的时候都开始用“小可爱”来称呼Karl了
虽然当我把《天才雷普利》的截图发给她的时候 她以为我在说另一个人XD


第一次看到JD是《王牌特工》 觉得很英伦绅士范儿又有点gaygay的XD 但是没有过多关注
看《致命女...

Jack is talented, Jack is tender, Jack is beautiful, Jack is not a nobody. Jack has someone to love him, that is a good thing.

私以为他表现出一点轻佻/调侃的时候最为迷人


成功让朋友吃下了《致命女人》和JD的安利
现在跟我汇报观后感的时候都开始用“小可爱”来称呼Karl了
虽然当我把《天才雷普利》的截图发给她的时候 她以为我在说另一个人XD


第一次看到JD是《王牌特工》 觉得很英伦绅士范儿又有点gaygay的XD 但是没有过多关注
看《致命女人》的时候就在想 这不是王男里的兰斯和罗特吗!头发忽然茂密这么多!

(用了youku的截图 虽然有丑丑的水印 但是高清

Laurence Anyways

Why Women Kill. 2019.

先涂眼睛,它们曾经贪恋人世间的一切奢华;然后是鼻孔,它们曾经渴望温暖的和风、爱情的气息;然后是嘴,它曾经撒过谎,曾经发出得意的呻吟和快乐的叫喊;然后是手,它们曾经在温柔的触摸中寻欢作乐;最后涂的是脚,当她奔向欲望的满足时,它们曾经如此矫捷,现在却再也不会行走了。

——福楼拜《包法利夫人》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Why Women Kill. 2019.

先涂眼睛,它们曾经贪恋人世间的一切奢华;然后是鼻孔,它们曾经渴望温暖的和风、爱情的气息;然后是嘴,它曾经撒过谎,曾经发出得意的呻吟和快乐的叫喊;然后是手,它们曾经在温柔的触摸中寻欢作乐;最后涂的是脚,当她奔向欲望的满足时,它们曾经如此矫捷,现在却再也不会行走了。

——福楼拜《包法利夫人》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Innocent。

【天才瑞普利】假如Meredith没有登上那艘船 8

电影:天才瑞普利

CP:Peter/Tom

分级:NC17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Peter和Tom的甜饼。

Tom是我的小天使qwq


8.

Peter发现自己爱上Tom了。


倒不是说之前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喜欢对方,只是现在Peter才意识到从前他那种由欣赏、好奇和宠爱等各种感情混合起来的喜欢,在目前的这个节骨眼上全部都化成了浓烈的自私和占有。


Tom正撒娇一般地撕咬着他的下唇,同时还细密地喘着气,眼睛朦胧地半闭着,可时不时还会偷偷抬起来瞄一下眼前的人。


勾人得要命。


Peter莫名有些恼火,他不知怎么就想到...

电影:天才瑞普利

CP:Peter/Tom

分级:NC17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Peter和Tom的甜饼。

Tom是我的小天使qwq


8.

Peter发现自己爱上Tom了。

 

倒不是说之前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喜欢对方,只是现在Peter才意识到从前他那种由欣赏、好奇和宠爱等各种感情混合起来的喜欢,在目前的这个节骨眼上全部都化成了浓烈的自私和占有。

 

Tom正撒娇一般地撕咬着他的下唇,同时还细密地喘着气,眼睛朦胧地半闭着,可时不时还会偷偷抬起来瞄一下眼前的人。

 

勾人得要命。

 

Peter莫名有些恼火,他不知怎么就想到了Dickie,对于Dickie比自己先认识Tom这件事,他本不应该有什么反应的,可是现在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而这种情绪反映在了Peter的手劲上。

 

Tom明显地感觉到对方攥住自己后颈和肩膀的手弄得他有点疼,他被禁锢在门和Peter之间,身体在十度左右的气温下渗着汗珠。

 

好热。

 

这样子的Peter让他满足到头晕目眩,Tom感受到对方的舌头侵略性地缠绕着自己的,他们在静悄悄的房屋里发出不得体的声音,可是Tom毫无廉耻地想,啊,要是Peter再用力一些,将我勒死在这里就好了。

 

好热。

 

好满足。

 

好难过。

 

一滴泪水从Tom的眼角渗了出来。

 

Peter终于松开握紧Tom肩膀的手,轻轻地将他的眼泪擦掉。

 

Tom以为Peter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流泪。

 

Peter只是不太清楚Tom为什么在难过罢了。

 

他希望男孩能告诉他。

 

-----------------------------------

 

Tom把自己的手割伤了,就在Marge拜访他家的第二天。

 

Peter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生Marge的气,就算他没有表现出来。

 

被Marge发现Dickie的戒指之后,Tom实际上只慌张了几秒,当时的情况有点像之前Freddie发现他伪装Dickie时的那样,他几乎没有在“杀了Marge”这件事上有所犹豫。而跟之前相比,他多了份玩心,在一步步用语言和身体逼近Marge的过程中,Tom盯着对方,出奇的愤怒让他握住剃刀的手感觉不到疼痛。

 

他从未如此冷静过,甚至能想象出接下来手指划过女人颤抖的劲动脉时会是什么感觉。

 

可是Peter突然从门外出现了,Marge像握住救命稻草一般地擒住他。

 

那些条理清晰的计划在Tom的头脑里自动清空了,他慌乱地呆在原地看着Peter抱住Marge。

 

一丝疼意冷不丁地扎进Tom的右手,他低头,发现自己的手正在流血,愤怒消退之后痛感渐渐苏醒,鲜血涌出渗透了白色的浴袍。

 

Peter也看见了,他想躲开Marge去帮Tom包扎,可Tom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你试试,你试着劝劝她——我放弃。”

 

在送Marge坐上回酒店的士的途中,她一直在胡言乱语。

 

“Dickie死了...”

 

“Tom要杀了我...”

 

Peter被这些言论弄得心烦意乱,在Marge坐上车之后立即赶回Tom身边。

 

 

“我从未对她做过什么,我难道做过什么伤害她的事吗?”Tom冷静地演绎着谎言,心里为不能了结Marge的生命而感到遗憾。

 

“听着...”Peter将医用胶布剪成合适的大小,“听着,你不能同她怄气。她很迷惑,需要一个迁怒的对象,所以她迁怒于你。”

 

Tom发出一声无奈的冷笑。

 

Peter用胶布贴住他手掌上血肉模糊的伤口,安抚地说:“我会回去和她好好谈谈。”

 

Tom依旧低着头。

 

两个人都怀揣着心事。

 

Peter凝视着Tom。

 

“至于你,要么换个安全剃刀,要么就留胡子吧。”

 

听到这句话,Tom终于抬起头和他对视,男孩被逗笑了,腼腆的笑容让Peter感到安心。

 

Peter忽然想起前一天男孩噩梦之后的样子,Tom整个人乱七八糟地从梦中挣脱出来为他和Marge开门。只一眼Peter就能知道Tom又做噩梦了。

 

当时趁着Marge去盥洗室,他问Tom:“你想让我留下吗?”

 

Tom拒绝了。

 

若是以前的Peter,他大概会顺从Tom的心意,可是自那次宣告主权一般的亲吻之后,他感觉有什么改变了。

 

“我会回来的。”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淡淡地说,语气里带着某种决心。

 

Tom转身看向Peter,他们对视了几秒钟,都发现对方眼神里有些令人无法忽视的东西。

 

Peter又对着他温柔地绽开了一个笑容,Tom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他低头慌乱地在口袋里摸索,终于摸出一串钥匙递给对方。

 

Peter接过去,满意而了然地宣布着:“你的钥匙。”

 

AO3的车

随缘的车


TBC

官大鱼
片头曲杀我💔 一直因为好听在...

片头曲杀我💔

一直因为好听在听着,今天才仔细听了下歌词...原来不仅开头的那一小段和结尾是呼应的,片头歌词居然也在预报悲剧

太狠了 太狠了这电影

片头曲杀我💔

一直因为好听在听着,今天才仔细听了下歌词...原来不仅开头的那一小段和结尾是呼应的,片头歌词居然也在预报悲剧

太狠了 太狠了这电影

官大鱼
一直在想Peter这句话......

一直在想Peter这句话...

这个人经历过什么啊!!太有展开空间了8

一直在想Peter这句话...

这个人经历过什么啊!!太有展开空间了8

Innocent。

【天才瑞普利】假如Meredith没有登上那艘船 7

电影:天才瑞普利

CP:Peter/Tom

分级:NC17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Peter和Tom的甜饼。

Tom是我的小天使qwq


7.

话说回来,对于Tom有未婚妻这件事,这两个人一直都很模棱两可。


Tom就算了,Peter居然也跟着不闻不问。


早在那天那个臭气熏天的威尼斯警署里Tom就当着Peter的面向警探透露了这一信息——


“告诉他我有一个未婚妻,Dickie也是,而Freddie,他没准有一打未婚妻……”


听到第一句话,Peter当时的反应是略微诧异地顿了一秒,接着又非常地平静了下来。奇怪的是,Peter...

电影:天才瑞普利

CP:Peter/Tom

分级:NC17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Peter和Tom的甜饼。

Tom是我的小天使qwq


7.

话说回来,对于Tom有未婚妻这件事,这两个人一直都很模棱两可。

 

Tom就算了,Peter居然也跟着不闻不问。

 

早在那天那个臭气熏天的威尼斯警署里Tom就当着Peter的面向警探透露了这一信息——

 

“告诉他我有一个未婚妻,Dickie也是,而Freddie,他没准有一打未婚妻……”

 

听到第一句话,Peter当时的反应是略微诧异地顿了一秒,接着又非常地平静了下来。奇怪的是,Peter立刻就知道了这其实是某种谎话,不知为何,但他就是知道。

 

然后更加奇怪的事情随即发生了——那就是Peter并不为此感到困扰。

 

他感觉对Tom来说,在朋友失踪有人死亡以及身处警署面对警探盘问的情况下,为自己有没有未婚妻撒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以至于这样一种理所当然的态度把周围的人也影响得理所当然了。

 

Peter只是很好奇Tom为什么要说谎,他希望男孩能告诉他。

 

而Tom很清楚在说完自己有未婚妻之后不久就亲吻知情人不算什么符合礼节的事情,但这恰恰可以说明一些东西。

 

-----------------------------------

 

在Tom搬走的五天内他们都没有再见面,Peter忙于带自己在教堂演奏的唱诗班,Tom则是呆在家里整日整日地阅览着Peter放在这里的书籍,期间夹杂着甜蜜的分神与痛苦的梦境,有时候实在待不住(亦或者只是不想当第一个给对方打电话的人),他会在深夜寻觅一间有钢琴的酒吧用那些吸足了罪行的钞票给自己买几杯酒以消磨时光,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别人给自己买的酒了。

 

意外的纯情。

 

直到一天中午电话响起——Tom知道只有一个人知晓这个号码,于是多天来好不容易冷静沉淀下来的欲望随着铃声一下一下震得到处都是,他脚步虚浮地走近那台电话,小心翼翼得仿佛他们间隔着汹涌的漩涡。他将额前的碎发向后梳理,迅速拉拉自己的衬衫,想把上面并不存在的皱纹拉平,Tom随即意识到自己的愚蠢,电话那头的人又看不见自己的样子。

 

一边羞愤地咒骂起自己傻里傻气的行为,一边接起电话,Tom听到那边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他试图压低声调地喊了Peter的名字,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

 

“你听起来心情不错。”

 

他失败了。这一点让他的耳朵迅速红了起来。

 

“有什么事吗?”

 

Peter有些惊讶于对方略显冷淡的语气,但还是亲昵地说:“我下午要去寄信和明信片,想要一起吗?”

 

一个隐秘得意的笑盘旋在Tom的嘴角,他忽然想冒个险。

 

“可以,我刚好要给我的未婚妻写信。”

 

Peter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地露出一个微笑。他不知道对方有什么意图,但是Tom听起来有点开心,所以他也没说什么。

 

“好,那我三点去接你。”

 

“嗯。”

 

-----------------------------------

 

喜欢一个人真的太麻烦了。

 

Tom花了过多时间用于挑选衣服还有打扮自己,同时又不愿意显得太过刻意。但是当Peter时隔多日看到他之后露出那种神色之后,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阳光下的Tom就像个祭坛侍童,Peter是这样想的,之所以说是祭坛侍童,是因为Tom整个人都在闪闪发亮,他那双动人的蓝绿色眼睛透澈得像是褪色了一样,而那些漂亮的金发由于缺少发胶的固定而堪堪地散在额前,显得他好年轻。Tom这次没有戴眼镜,衬衫最上面的一颗纽扣没有扣上,所以锁骨那片肌肤在有些寒意的风中微微发红,最外面披着的是昂贵的定制大衣,这时他又像是个有着sugar daddy的放荡男孩。

 

在从Tom家门口到邮局的这段路上,Peter都很想吻他。

 

他们一起挑了几张背面印着威尼斯风景的明信片,在邮局的长台子上写起来。之后Tom将自己的明信片和信封塞进Peter手里,拜托他帮自己寄出去。

 

这就不可避免地——Peter会非常好奇Tom在明信片上给他的“未婚妻”写了些什么。一开始他只是想略略看一眼而已,但随即他发现了什么。

 

第一眼看到的是名字——Lauren——温柔又可爱的未婚妻;接着他又看了看内容——错字连篇——有意思,不仅该大写的没有大写,有些句子写到一半就断掉了,更过分的是,收信人名字还写成了Luren。

 

现在Peter可以百分百确定这个所谓的“未婚妻”全部都是胡扯了,但是看样子,Tom在暗示他事实,可是又不打算将这件事情说清。

 

他希望Tom将这件事说清。

 

倒不是说他会因为被隐瞒而感到气恼,Peter只是想了解和Tom有关的所有事罢了,而且他反而因为如今Tom主动向他“坦白”而感到奇异的愉快。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讲,他们进入了一个非常微妙而心照不宣的阶段,这两个人互相使对方分心,Tom毫不坦诚,而Peter太惯着Tom,真糟糕。Tom知道自己该负大部分责任的,他坐在邮局的长木椅上,目光跟随着另一头寄信的Peter,不自觉攥紧了大衣的袖子,他有些紧张,甚至开始后悔一时兴起搞这套小把戏。

 

Tom只是好奇Peter在知道自己没有未婚妻之后会是什么反应而已。

 

Peter没有任何反应。

 

Tom有些失望,寄完信后回到他身边的Peter和平时一样温柔地对他笑,跟他谈话。Tom知道Peter一定看了那张明信片,毫无依据,但他就是知道。

 

所以这样的毫无表现到底是什么意思,Tom甚至为思考这件事而几次分心没有听对方讲话,直到两个人一起回到家——

 

Peter在关上门后挡住了Tom的去路,他们靠的非常近,所以Tom只好后背贴着大门,抬头疑惑地看向对方,同时手紧张地再次攥紧袖子。

 

“你今天老是分神,知道吗?”

 

Tom毫无办法,只能点头。

 

Peter看着他的眼睛,突然俯下身子吻住了他。男孩微微地颤抖了一下,随即紧紧握住了Peter捧着自己脸的手,他回吻,还不到五秒钟就开始气喘吁吁。和第一次不同,一点都不小心翼翼,没有试探,只有倾诉一般的激烈碰撞,Tom咬着Peter的下唇,Peter将他摁在门上,磕得他有点发疼,但是疼痛是好的,Tom想。

 

这是Peter第三次亲吻Tom。这个吻来的太晚而又及时,多日不见产生的非常非常微妙的疏离感在火热的碰撞间消失不见。

 

在某个时刻,Peter短暂地分开,仿佛在说什么秘密一样,他说:“可你的未婚妻该怎么办呢?”

 

沙哑的声音让Tom的心脏怦怦直跳——终于——他终于在这句话里收获了巨大的满足感,是的,Peter不可能毫无表现,因为毫无表现意味着毫无占有欲,而Tom需要以这种病态的方式被占有。

 

他舔舐着Peter的嘴唇,感到有些晕眩。

 

“我不在乎。”

 

TBC


啊赶紧给我去结婚

筒

复吸Smash S1,应该有导演暴言暴语合集。

复吸Smash S1,应该有导演暴言暴语合集。

Innocent。

【天才瑞普利】假如Meredith没有登上那艘船 6

开一辆单人自行车——滴滴——


随缘直通车:一块甜饼


微博直通车:同一块甜饼


💗TBC💗

开一辆单人自行车——滴滴——


随缘直通车:一块甜饼


微博直通车:同一块甜饼


💗TBC💗

Innocent。

【天才瑞普利】假如Meredith没有登上那艘船 5

电影:天才瑞普利

CP:Peter/Tom

分级:NC17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Peter和Tom的甜饼。

Tom是我的小天使qwq


5.

即使没有喝醉,那住处也足以令人满意了。


Peter和Tom一起去和房主商谈,一起把房子粗略地看了一遍,他们还一起商量着要在哪里安放新的家具、要把哪个地方重新修葺,就好像他们要住在一起一样。在Tom看来,这个地方比起住所,更像是某个旧剧院的残骸或者某个家族老早以前住的大宅子,再不济一些,染坊。但威尼斯实在太美好,以至于残骸也吸足了一种旧日美满的气息。


这里太大了,一开始Tom不知道要拿这幢房子怎么办,然而Peter...

电影:天才瑞普利

CP:Peter/Tom

分级:NC17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Peter和Tom的甜饼。

Tom是我的小天使qwq


5.

即使没有喝醉,那住处也足以令人满意了。

 

Peter和Tom一起去和房主商谈,一起把房子粗略地看了一遍,他们还一起商量着要在哪里安放新的家具、要把哪个地方重新修葺,就好像他们要住在一起一样。在Tom看来,这个地方比起住所,更像是某个旧剧院的残骸或者某个家族老早以前住的大宅子,再不济一些,染坊。但威尼斯实在太美好,以至于残骸也吸足了一种旧日美满的气息。

 

这里太大了,一开始Tom不知道要拿这幢房子怎么办,然而Peter十分轻车熟路地帮他规划了——采光好的客厅和与其连接的几个房间就足够Tom一个人的日常,其他几个房间实在残破,他们可以慢慢决定。

 

慢慢决定,Tom想,究竟是单纯地指几天,还是别有深意。但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这几个字都令Tom情绪高涨了很久,他看着由白变黄的墙皮从地面往上渐渐脱落的痕迹,觉得就算是这样也不会影响自己对这里的喜爱,毕竟,这里总比以前纽约地下那间暗淡无光的“家”好得多。

 

Peter把书籍搬了一些到这里,他那边已经快放不下了,Tom回忆起Peter房间地上那些摞成山高的厚重书籍们,又看看在新铺好的地毯上安详躺着刚刚驻扎的几摞小说集,意识到Peter正渐渐地渗入他的生命里。

 

他们从集市上淘了几件橱柜与玻璃制品,甚至还买了一樽破巫师帽一般的瓷质雕像,就摆在巨大的落地窗前。那时候订制的沙发还没送到,两个人就坐在这雕像旁边,一边喝酒一边谈论这里潮湿得连蘑菇都长得出来,在海洋性气候的笼罩下,就生在墙上的裂缝之间,颜色灰暗,散发着一股泥土的腥气,即使除掉以后来年春天又会长出来。

 

但这些都只是酒后的笑料,每次Tom和Peter一起回到后者的住所后都会忘得一干二净,Tom一边上瘾地沉溺在Peter温柔的眼神里,一边更加急切地想要搬离,因为想要和对方亲近的欲望令他十分不安。

 

三天后,在Tom正式要搬离Peter家的那天早上,Peter故意在Tom之后才醒来,为的就是能看见在窗帘被拉开之后,男孩在光辉下穿上白色衬衫的那一瞬间。大约是在系倒数第二颗纽扣的时候,Tom会稍微向前扯一下衬衫,于是从后面就能看见衣衫的褶皱稍稍勒着男孩窄窄的腰部,向腹部延伸过去。平时的Tom看起来很纤细,但是偶尔又会显出一种肉感,就比如腰与臀部连接的那段弧度。

 

Peter不自觉地回忆起第一次亲吻Tom时把手探进对方衣服轻轻摩挲腰部时对方的表现——Tom仅仅是因为一次刮擦就猛地抖了一下——惊人的敏感度。这让人不禁好奇这样一副身体是否还有别的隐秘之地能够勾起这种可爱的震颤。

 

他怎么能就这样清洁身体、穿好衣服,接着出门,在全是陌生人的街道上面行走。仅仅是想着这件事就让Peter略有不快。

 

Peter又想起前段时间的流言——流言就是流言,他现在甚至记不清是谁先提起的这件事——说是Dickie谋杀了同行的Tom,假冒他的身份穿梭于整个欧洲。第一次听说是在一次聚会,所有人都在谈论Dickie失踪和Freddie被杀害这件事并面带愁色,然而每个人心里其实都把这事当作一件茶余饭后的闲聊资本,大家都在猜测着,直到有人提到那个流言。

 

“照我那个在罗马办事的朋友说的看来,Dickie早在杀害Freddie前就计划好一切了,哼,可怜了那个经常待在他身边的金发男孩,”某个男人吞吐了一口嘴里的香烟,继续说道,“为了顺利逃跑,Dickie似乎是同时杀害了他,夺走了那男孩的身份证件......”

 

听到这里,Peter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揪成了一团,他咽下一口杜松子酒,如今液体痛苦地灼烧着他的喉咙,仿佛要在他的胃上开出一个洞。

 

Tom还没有来过威尼斯......

 

他还没有深入认识这个在人群中撞上自己的男孩,这不公平,Peter心中燃起莫名的怒火,他知道这只是流言,真假难辨,但是一想起Dickie平时那张轻浮的脸,心里难掩厌恶之情。

 

不过幸好,在自己来得及确认这件事情真伪之前,Tom就打来了那通求助电话。

 

他永远都忘不了听到那声“Peter”时的狂喜。

 

没事,他多的是时间让Tom喊他的名字,他们俩都是。

 

现在思维又回到Tom即将离开的早晨,他不知何时已经穿戴完美,头发也依靠发胶向一侧拢住,这样显得他特别像一个有钱的小少爷,但是当戴上眼镜后,那个熟悉的男孩也随之回来。

 

Tom去煮咖啡,试图无视自己因为即将离开Peter而挣扎的身体,他现在太需要亲吻了,就仿佛那些吻能够洗刷自己那些血腥的罪过。

 

但令人难过的是,Tom并不为Dickie和Freddie的死感到抱歉,事实上,假如Marge或Meredith知晓了个中细节的话,他也不会因为内心的抹杀意图感到痛苦或者犹豫不决,他喜欢那种解决生活中各种问题时的感觉,就像曝晒一床有霉味的被子。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就是这样的,情感上的冷漠与办事上的果断能为他带来太多的好处,他怎么现在才料到?

 

但即使这样,Tom现在还是太需要亲吻了。

 

Peter是不一样的。Tom能精确地计划出谋杀每一个人的过程,包括Peter,但是他是不一样的,Tom可以,但他不想。

 

他现在只想赶紧打包好行李。

 

大约早上九点二十分,Peter帮Tom把小小一个行李箱提到门口。

 

“谢谢你,Peter。”

 

Peter没说话,只是温柔地看着Tom。

 

Tom盯着对方的嘴唇,一股难言的欲望让他全身都在微微颤抖,他舔湿了自己的嘴唇,露出一个深沉的微笑,他看见Peter稍微咽了口口水,褐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Goodbye, Peter.”

 

他知道Peter想吻他。

 

“Goodbye, Tom.”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让对方亲吻自己。

 

一种病态的欲望笼罩在Tom的心里,一直到跌进自己房子里的沙发上,他才发现Peter早就不在身边了。


TBC

(不是刀


最近看了英文原著,和电影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倒地不起),但是原著里Tom那种非常冷漠而纠结的性格实在是可爱,我在想要是电影里的Tom能更像原著岂不美哉hhhhh

Innocent。

【天才瑞普利】假如Meredith没有登上那艘船 3

电影:天才瑞普利

CP:Peter/Tom

分级:NC17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Peter和Tom的甜饼。

Tom是我的小天使qwq


3.

Peter第一次遇到Tom做噩梦。


Tom在睡梦中毫无征兆地哭了起来。


Peter一开始只是听见极其细微的声响,很久之后他才意识到那是有人在哭。他看了眼床头的表——凌晨两点。这个时候的威尼斯静得只剩下水流过石砖时的动静,啜泣声因此听得格外突兀。


在翻身坐起时Peter忽然想起男孩脸上常常会有的那种病态的神情,当面对Marge,面对Greenleaf先生时,Tom的眼神里总有着很深的忧虑和恐...

电影:天才瑞普利

CP:Peter/Tom

分级:NC17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Peter和Tom的甜饼。

Tom是我的小天使qwq


3.

Peter第一次遇到Tom做噩梦。

 

Tom在睡梦中毫无征兆地哭了起来。

 

Peter一开始只是听见极其细微的声响,很久之后他才意识到那是有人在哭。他看了眼床头的表——凌晨两点。这个时候的威尼斯静得只剩下水流过石砖时的动静,啜泣声因此听得格外突兀。

 

在翻身坐起时Peter忽然想起男孩脸上常常会有的那种病态的神情,当面对Marge,面对Greenleaf先生时,Tom的眼神里总有着很深的忧虑和恐惧,他笑得很不自然,不喜欢长时间的对视,这些Peter在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发现了,虽然对方隐藏得很好,但他就是知道。

 

Peter不太愿意把这件事同Dickie联系起来。

 

他点燃一只蜡烛,端着它匆匆走进Tom住的客房。在昏暗的烛光下Peter看见床上一个蜷缩的影子,可怜的被子全部被踢下了床。Tom侧躺着,以一种尽量把自己缩小的姿势颤抖着,额头上全是大颗的汗珠。Peter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他把烛台放在床头,轻轻握住Tom的手。

 

“Tom...快醒醒。”他看见Tom的眼泪把枕头浸湿了一大片。

 

“...Peter...”Tom突然睁开了眼睛,泪水依旧不受控制地顺着他的脸颊流向脖颈,他激烈地喘息着,声音带着哭腔,“抱歉,抱歉,我做噩梦了,抱歉。”

 

Peter捡起被子坐上床,用手抹去Tom额头的汗水,他又突然想起男孩病态的神情。

 

“Tom,这经常发生吗?”

 

“不...只是有时候...”Tom艰难地坐了起来,眼睛里还有散不去的恐惧,他晃晃脑袋,汗湿的头发甩出了水,他笑了一声,但事实上听起来更像在抽泣,“抱歉,吓到你了吗?”最让Peter心疼的是,说这话时Tom依然在哭,他的眼角红了一片,睫毛也湿漉漉的,眼泪和汗水混在一起,稳定地滴落在Peter的手上,然而Tom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Peter第一次知道噩梦能把人折磨成这样。

 

“我当然被吓到了,”Peter让Tom靠在自己身上,Tom顺从地把脸埋在Peter怀里,放任对方一次次地用手梳理着自己的头发,“你在哭,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

 

Tom还在因为刚才的哭泣而时不时抽噎着,他胡乱地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我不记得我梦见什么了,Peter。”

 

胡扯,他梦见Dickie从水里钻出来,满身的血。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Tom早已习惯说谎了。

 

“那是好事,Tom。”

 

“是的。”

 

接着他们在烛光摇曳的昏暗的房间里就那样坐了很久,久到Peter以为Tom在自己怀里睡着了,但是在某个时刻,Peter昏昏沉沉地快要睡去,Tom动了动坐到了他的身边,轻轻让他躺倒在床上,自己则侧躺在他身边。Peter感觉到Tom拉着自己的胳膊放在他的腰上,Peter没有犹豫,收紧手臂抱住了他。

 

“谢谢你,Peter...” Tom的大半张脸都埋在枕头里,他发出来的声音闷闷的,但Peter觉得这样子格外可爱,他不禁低头笑了起来,Tom能感觉到Peter的鼻息,他抬起头。Peter在暖黄色的烛光下看见男孩发亮的眼睛,他捧住他的脸,在额头上亲了一口。

 

“不用谢。”

 

这是Peter第二次亲吻Tom。

 

直到再次睡着前Tom都还在想,这不是真的,他不值得这样的救赎,但是Peter环在他腰上的手还有稳定的呼吸声告诉他不是这样。

 

Peter闻起来像纸张、墨水和干净的布料,这些都是真实的。

 

就这一晚,Tom告诉自己,就这一晚。

 

********************************************************************************

 

直到一天晚上Tom从梦中醒来,意识到自己已经和Peter一起睡了三个夜晚——字面意义上。

 

他感到一阵恐慌。

 

然后他开始觉得这样不行,他确实是想定居在威尼斯这个漂亮水城,但是他太没有安全感了,独处是必要的。

 

Tom躺在Peter身边,Peter就如往常那样环抱着他,睫毛随平稳的呼吸颤动。Peter像一剂友好的毒品,Tom第一次接触时不敢想象有如此美好的事物,但是相处没几次之后他就习惯了,上瘾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他回想起第一晚之后的那个早晨,醒来之后发现Peter不在身边,有一刻他的身体痛苦地僵直起来,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像海潮般拍打在身上,但是他马上冷静了下来,翻身起床。

 

事后证明Peter只是早起去给Tom买市内最美味的烤面包和鲜奶,Peter不确定Tom是否喜欢吃海鲜,但是出于一种待客的心态,他还顺便带了个奶油鳕鱼派。回家后Peter在阳台上发现了Tom,男孩正倚在栏杆上向远方望着,蓝色的天空在接近海平面的地方泛起一种橙调的粉,各路船只行走在水面上,钟声响起,威尼斯在渐渐苏醒。

 

“她很美,不是吗?”Peter走过去和Tom并肩站着。

 

Tom转头向他投去一个笑容,这个笑让Peter回想起第一次撞见Tom时他脸上那种闪亮的神色,他真的很神奇,Peter不知道Tom有没有意识到自己长得有多好看,他顶着那样一张脸,笑的时候几乎整个人都在发亮,但是他却又很收敛,不进行长时间的对视,就像是不自信一样。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很沉默,但是有时候又会说出非常有意思的话和故事,他有一副和打扮不相称眼镜,但是在一堆定制西装高级皮鞋中只有那才是真正属于他的东西,他以自己意大利语烂为由找来了Peter,但是实际上他讲意大利语时几乎都要不带口音了。他真的很神奇。

 

Tom很喜欢那个鳕鱼派,而Peter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他几乎是囫囵地吃着早餐。一种健康的饥饿感在Tom进入餐厅时就充满了他,桌上麦色的面包和冒着热气的牛奶看起来太过美好。

 

“我一定要在威尼斯住下来,”Tom满足地插起一块面包,“如果这样就能每天都吃到这些的话。”

 

Peter大笑起来,“Poor boy,罗马的伙食那么差吗?”

 

“不,只是这里更好。这里比很多地方都好。” 

 

“比你的家乡还好吗?”

 

“美国...美国太吵闹了,太多高楼,还有股票和赛马,大多数人都活得很艰难...还有食物——太油腻了!你知道美国有多少胖子吗?”Tom皱起眉头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这些都只是我的看法,说不定有人很喜欢美国呢。”

 

“我就想去看看。”

 

Tom不可置信地瞪起眼睛,咧开一个傻笑,“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不——我在想,也许有一天你能带我去你的家乡——我是指,不仅仅是美国,而是你长大的地方——去那里看看,我很好奇。”

 

“你不会感兴趣的,我五岁时住在波士顿,在那之前都没有什么记忆了,当时正好是波士顿经济最落魄的时候,我还记得每天都有人饿死在街上,工厂倒闭,大家都说要搬走,但又没有一个真的能做到,”Tom用手比划了一个高度,“我在这么高的时候,就被我姑姑赶出去打工了,但是当时连一米九的壮汉都找不到工作,又有谁会雇一个童工呢...他们都说波士顿的龙虾最好吃,可到头来我一次都没有尝到。”

 

Peter看见Tom笑了笑,并不是那种苦涩的笑容,他是真的在为当时的生活所感叹。

 

“不过还好后来我逃到了纽约,纽约没那么糟糕,至少我找得到工作...中央公园,那里不错,有很多小摊卖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食物,但是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没有什么当地特色——或者说,多元化就是当地特色。纽约发展得太快了,每天都能从报纸上看到新东西,什么大厦又建成啦,什么人物又上台啦,但是这些都离你很远,你只能坐在自己一成不变的屋子里做着一成不变的事情...它不给普通人什么希望。”

 

“你不是普通人。”Peter着迷地看着对方,他喜欢听Tom说话,喜欢了解他的想法,在自己看来,Tom是个很有趣的人。

 

听到这话,Tom感到脸上一阵发热,第一次有人这样说自己,他很开心,但是十分病态地,他迅速在心里否认了这个观点。

 

“谢谢,Peter——”

 

“我是认真的,Tom,你很特别,在我看来你和目前我所遇到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没有人是一模一样的。”Tom用一只手撑着脸,歪头笑着盯住Peter的眼睛。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你看,我们总是能把人们分进某些类里,比如整天荒废人生却无法挣脱的,生活富足但是闷闷不乐的,还有那些会给新邻居烤派但是熟识之后又会从他们家抽屉里偷钱的,”Peter看见Tom笑了出来,继续说道,“又比如Marge和那天我在剧院遇到的Meredith,你大概不认识,她们就属于一类,生活美好而内心不安,还有Dickie,很明显的花花公子类型,喜新厌旧,或许还很自私。但是你,你是不一样的,我不知道能把你归入哪一类里面,但是你就在这,真实地坐在我面前,吃着面包,还像所有人一样把牛奶粘在嘴唇上面,可你还是如此与众不同。”

 

“或许是因为你还没有和我相处太久。”Tom已经无法忽视脸颊上烧起来的温度,他知道自己的耳朵一定红起来了。

 

“或许吧...”Peter认真地看着男孩。

 

“所以。”Tom把最后一点牛奶喝光。

 

“所以?”

 

“你还想去美国吗?”

 

Peter大笑起来。

 

TBC

Innocent。

【天才瑞普利】假如Meredith没有登上那艘船

电影:天才瑞普利

CP:Peter/Tom

分级:NC17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Peter和Tom的甜饼。

Tom是我的小天使qwq


1.

送走了Greenleaf先生后,Tom漫无目的地在水边走了很久。


Peter说过自己是个天才,Tom忽然想起来,下意识地低头笑了一声。他一边走一边想,茫然地望向船离开的方向,自己才不是什么天才,或者说,现在不是。如果一个人的天赋是扮演别人,那么当失去扮演一个人的必要时,他就没有任何天赋。Tom越是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他就越是迷茫。他从懂事起到现在就开始不断地模仿他人、扮演他人,有时候是为了好玩,但大多数时候是为了维持生计,这是...

电影:天才瑞普利

CP:Peter/Tom

分级:NC17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Peter和Tom的甜饼。

Tom是我的小天使qwq


1.

送走了Greenleaf先生后,Tom漫无目的地在水边走了很久。

 

Peter说过自己是个天才,Tom忽然想起来,下意识地低头笑了一声。他一边走一边想,茫然地望向船离开的方向,自己才不是什么天才,或者说,现在不是。如果一个人的天赋是扮演别人,那么当失去扮演一个人的必要时,他就没有任何天赋。Tom越是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他就越是迷茫。他从懂事起到现在就开始不断地模仿他人、扮演他人,有时候是为了好玩,但大多数时候是为了维持生计,这是他的天赋。有时候他会觉得这样的天赋在掌控他,因为他发现自己很少在扮演他人的时候乐在其中了,大部分时间里他会忽然忘了自己是谁,然后恐慌就像潮水一样向他席卷而来。

 

但他很擅长用自己那双蓝得发亮的眼睛看着别人,好像这样别人就很容易相信自己说的那些鬼话,比如“我是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还有“我不敢相信Dickie会来这里”,又或者“这是Dickie给你的信”。

 

载着Greenleaf和Marge的船已经远得看不清了,在水面上闪烁着刺眼的白光。

 

有人碰了下Tom的肩膀,他转过身,看见Peter低头笑着看着自己。

 

“Tom,现在没有人再能打扰你的生活了。”Peter摘下Tom的眼镜,拨开那在日光下金灿灿的头发,轻轻在他眼尾上落下一个吻,再帮重新他戴上眼镜。

 

这是Peter第六次亲吻他。

 

这是Peter Smith-Kingsley第六次亲吻Tom Ripley。

 

不,我没有刻意在数,我也没有在期待。Tom这样想着,但脸颊上浮现了一层淡淡的绯红色。

 

“希望Greenleaf先生和Marge能缓过来……Peter,我没能帮上什么忙。”

 

Peter温柔地对着他笑,眼角翘起了细长的纹路。“在我看来,你才是那个需要帮助的人。老实说,你有几个晚上是睡好了的?“

 

Tom摇了摇头,Peter不知道他在回应哪一句话。有时候他会看见Tom眼睛里有那样一种神色,仿佛蕴含着什么巨大而不可名状的痛苦,正如此刻,Tom在为了什么而痛苦着。Peter突然觉得自己很无助,他无法阻止这痛苦发生在Tom那个漂亮的脑袋里。

 

第一次杀人,也就是说杀Dickie的时候,Tom感到痛苦和难过,那种难过远远赶不及悲伤,但他更多感受到的是害怕。被Dickie打时的害怕,对死人的害怕,对被发现的害怕,各种各样的情绪打翻在他体内。Tom突然感到一阵疲倦,这不正常,他顶多在扮演别人的时候感到痛苦,但是从来都不是疲倦,现在他脑袋里突突地疼,困意似乎下一秒就能把他掀翻在地。

 

Tom在随波逐流的小船上躺了很久,他躺在Dickie的尸体旁边,Dickie被混着血的海水泡过之后更冷了,但是Tom还是让他“抱着”自己。在某个时刻,Tom缓缓醒来,脸上被Dickie打过的地方还在隐隐发痛,阳光把红色的血水照得闪闪发亮,他身上的衣服几乎全部被染红,一些血块粘在他额角的头发上,使他漂亮的金发显得脏兮兮的。

 

Tom现在只能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平时他会偷偷穿Dickie的衣服,偷偷把头扭成一个别扭的角度好把鼻子贴在Dickie的衬衫上,他从一开始就喜欢这个花花公子身上独特的味道,他闻起来像酒,香皂还有烟草。不知为何,这味道持续吸引着Tom。

 

但是现在Tom只能闻到一阵令人头疼的血腥味。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底里改变了。

 

Tom艰难地推开Dickie,Dickie再也不是那个有力而敏捷的男人了,他现在软得就像一摊烂泥,还重得要命。Tom用脚把他踢到窄小的船的一侧,差点因为船身摇晃摔进海里。他把头探出去,看着海面上倒映着自己的脸,用水洗干净那些已经干涸了的、带血的泪痕。然后他坐在一个干净的地方,沉默地思考起这见鬼的现状以及将来的打算。

 

直到船漂到岸边,Tom都没有再看Dickie一眼。

 

第二次杀人比第一次好多了,至少Tom没有弄的一身血。

 

Tom一直都不喜欢Freddie,所以当被对方发现自己假扮Dickie时,他几乎没有犹豫便去拿了个看起来很坚固、自己也没有多喜欢的石膏像,躲在门后。这次除了害怕,Tom还感受到了炽热的愤怒和出奇的快意,他砸他,就像在砸一颗薄皮核桃。

 

Tom洗完手回来,看见Freddie像一只肥腻的大虫子一样躺在门口,又冲进盥洗室吐了一阵。

 

把尸体处理掉之后,Tom躲进了浴室。他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感觉自己在慢慢冷却下来。他又想起了那天和Dickie在浴室里下棋,Dickie拒绝他就像在拒绝一件垃圾,Freddie看他的眼神也像在看一件垃圾。Tom突然感到一阵委屈,他的地下室越发地黑暗起来,他再也不可能把钥匙交给谁了。

 

TBC




SPACE ROSEBUD
真的很喜欢叔这部剧怎么就被砍了...

真的很喜欢叔这部剧
怎么就被砍了呢
之前是不是还有第二季的预告……

真的很喜欢叔这部剧
怎么就被砍了呢
之前是不是还有第二季的预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