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ared/Richard

495浏览    6参与
米亚种菜头

S6 TEASER IS OUT!!!

我的天哪teaser太棒了整个看下来对s6真的期待无比

靠靠靠我真的好开心又难过

终于要说再见了喔

我相信alec和mikey会给我们一个好收尾的 一如既往的ups and downs 苦中带甜哈哈哈

Jared果然还是那么那么look up to his beloved ceo

Richie还是在关键时刻犯傻👉耍酷👉可惜帅不过三秒哈哈哈

太棒了👏我🔒了 期待的飞起

✌️917指日可待

我的天哪teaser太棒了整个看下来对s6真的期待无比

靠靠靠我真的好开心又难过

终于要说再见了喔

我相信alec和mikey会给我们一个好收尾的 一如既往的ups and downs 苦中带甜哈哈哈

Jared果然还是那么那么look up to his beloved ceo

Richie还是在关键时刻犯傻👉耍酷👉可惜帅不过三秒哈哈哈

太棒了👏我🔒了 期待的飞起

✌️917指日可待

米亚种菜头

大家好 Jared/Richard的【全五季多糖混剪】发出来了!


B站🔗在此:https://b23.tv/av60056238


😢第一次剪视频,希望没有太糟糕,当然更希望可以有更多看硅谷朋友一起交流💪真没想到最后会用戳鹅的Fools当BGM,然而剪出来就觉得还是没用错哈哈哈,总之真心希望大家看的开心❤️爱硅谷更多一点❤️

大家好 Jared/Richard的【全五季多糖混剪】发出来了!


B站🔗在此:https://b23.tv/av60056238


😢第一次剪视频,希望没有太糟糕,当然更希望可以有更多看硅谷朋友一起交流💪真没想到最后会用戳鹅的Fools当BGM,然而剪出来就觉得还是没用错哈哈哈,总之真心希望大家看的开心❤️爱硅谷更多一点❤️

米亚种菜头
暑假真快乐 剪了一个小贾和查理...

暑假真快乐 剪了一个小贾和查理前五季的大合集 坑里的朋友们 我过两天就来了 虽然是第一次学着剪视频 技术不精是真的 实在需要缓解一下我对第六季空窗的心碎/忐忑/欲求不满


硅谷真是陪伴我最伤心时候的一部剧了吧 还记得缩在床上一边嚼薯片一边狂笑 binge watch最佳就是它了 


看查理五季的心路变化和悲剧式的成长 以及永远不离不弃的小贾 还有相爱相杀的gilf跟denish 实在是 舍不得


好看的剧 真的太少了 一想到权游S7扑街 我还是反向毒奶吧 硅谷特别不好看 谁看谁知道 千万别追

暑假真快乐 剪了一个小贾和查理前五季的大合集 坑里的朋友们 我过两天就来了 虽然是第一次学着剪视频 技术不精是真的 实在需要缓解一下我对第六季空窗的心碎/忐忑/欲求不满


硅谷真是陪伴我最伤心时候的一部剧了吧 还记得缩在床上一边嚼薯片一边狂笑 binge watch最佳就是它了 


看查理五季的心路变化和悲剧式的成长 以及永远不离不弃的小贾 还有相爱相杀的gilf跟denish 实在是 舍不得


好看的剧 真的太少了 一想到权游S7扑街 我还是反向毒奶吧 硅谷特别不好看 谁看谁知道 千万别追

桑棉棉

一个宿命

完了蛋了,站在盾冬这种大热CP坑口半天没跳下去,结果今天一个午餐时间就跌进又一个冷CP....

《硅谷》追到第三季了结果今天猝不及防感到了Jared/Richard(无差?)的萌感,虽然本来基情也挺明显,但是一直太傻白甜吃不太进去,结果新一集发现Jared隐藏的活儿可能太好属性,脑洞突然大开就手动微笑了....

在lofter搜tag发现粮食短缺需要自产,现在正扶额望苍天,为什么,为什么要萌冷CP,为什么......

好了我去AO3玩耍了。

完了蛋了,站在盾冬这种大热CP坑口半天没跳下去,结果今天一个午餐时间就跌进又一个冷CP....

《硅谷》追到第三季了结果今天猝不及防感到了Jared/Richard(无差?)的萌感,虽然本来基情也挺明显,但是一直太傻白甜吃不太进去,结果新一集发现Jared隐藏的活儿可能太好属性,脑洞突然大开就手动微笑了....

在lofter搜tag发现粮食短缺需要自产,现在正扶额望苍天,为什么,为什么要萌冷CP,为什么......

好了我去AO3玩耍了。

Jeffiepie
【硅谷SiliconValle...

【硅谷SiliconValley】剪了Jared/Richard这对的I really like you!就是各种傻白甜(爬走 这对实在是太可爱啦可惜剧太冷 第三季还遥遥无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66269

【硅谷SiliconValley】剪了Jared/Richard这对的I really like you!就是各种傻白甜(爬走 这对实在是太可爱啦可惜剧太冷 第三季还遥遥无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66269

Seventh Heaven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硅谷×TSN,一发完结)

CP:Jared/Richard, Eduardo/Mark

分级:PG-13

Notes:之前写的硅谷安利短篇,搬运之。傻白甜。


---

科技博览会之后,Richard有种自己睡了三天三夜的错觉。

清醒的时间里有一大半贡献给了排毒运动,感谢好姑娘Monica,她曾鼓气说“要给Richard屁股后烧把火”,谢天谢地这把火差点没把他直接烧去肛肠科。

——他一想到那个不断向他推销清醒电击枪(有百分之零点三导致高位截瘫的风险)的私人医生,老天,他宁愿在家挺尸忍受Erlich比乔帮主祸害人间时还漫长的说教,巴基斯坦合法移民和加拿大非法移民关于各种少儿不宜话题的无休止争辩,唉,水池的...

CP:Jared/Richard, Eduardo/Mark

分级:PG-13

Notes:之前写的硅谷安利短篇,搬运之。傻白甜。



---

科技博览会之后,Richard有种自己睡了三天三夜的错觉。

清醒的时间里有一大半贡献给了排毒运动,感谢好姑娘Monica,她曾鼓气说“要给Richard屁股后烧把火”,谢天谢地这把火差点没把他直接烧去肛肠科。

——他一想到那个不断向他推销清醒电击枪(有百分之零点三导致高位截瘫的风险)的私人医生,老天,他宁愿在家挺尸忍受Erlich比乔帮主祸害人间时还漫长的说教,巴基斯坦合法移民和加拿大非法移民关于各种少儿不宜话题的无休止争辩,唉,水池的方向有股好闻的血腥味,伴着房东和Mr.Yang“你知道……”“是的”“你知道……?!”“是的”“你还知道什么?”“是的”“Motherfuck!!”故障的循环语句。嗯,好像还遗漏了什么人,唉算了。

Richard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这里就是硅谷,告诉我,希特勒统治的特区也无非是这德行了。

 

第四天清晨,Richard终于成功起床,虽然起床的过程一点也不成功。

原因是他醒来时是伴随着一股窒息般的压迫,而那害他做了一整晚的噩梦: 他梦见自己忘了给电脑备份系统!还是两次!

这梦真他妈噩……!!他在梦里扯着头发大声咆哮。

Richard挣扎了一番睁开眼,如果他再不醒来只好给自己两巴掌了,他低下头时发现了导致噩梦的罪魁祸首——“Jared?嘿……你在我的床上干什么?”

公司里唯一的财务人员正从他背后用手臂死死勒住他的肚子,紧得像搂头生儿子似的,Richard感到一丝窒息的前兆,更不妙的是,后面好像被什么硬硬的东西给顶住了。

HOLY SHIT——

Jared黏得像章鱼触手一样紧,他连滚带翻地把前者踢下了床。

 

“噢,我还以为你们需要一点时间温存呢。”

Gilfoyle沉浸在联机游戏里,对他的两位顶着熊猫眼的舍友半眼都懒得看,游戏伙伴Dinesh悲哀地扫了他们的CEO一眼。

“WTF???!!!”你那个“祝好运”的手势和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Richie我很抱歉,”被莫名扯下水的另一方Jared立刻晃到Richard跟前,“沙发床被行李给占了,我睡不惯地板,所以只好寄宿在你床上了。”

这是理由吗?是理由吗??!!

Jared黑眼圈都快烟熏妆了,他那副快哭的模样让Richard头皮发麻了好几阵。这时酷似华尔街大亨的房东先生很会挑时候地挤进了客厅,一副大腹便便的华尔街之熊样,感谢上帝,不,感谢他打圆场。

“嘿,晃荡货们,知道隔壁出了什么事么,整天叮叮咣咣像在拍哥斯拉似的。”

“看来我们隔壁搬来了个土豪,听说了吗,那房主为了图个安静把方圆一公里的闲置房都买下来了。”

“看看我们周围,就是块狗屁大农村,连妹子都没,除了大麻就是房地产奸商,土豪的脑袋被门夹了吗?怎么,他以为自己是Mark Zuckerberg吗?”

Erlich哈哈哈哈的一阵大笑在众人诡异的注视中被掐灭了。

“干嘛?”

“呃……隔壁的烟囱还是啥正在冒烟呢……”

“Richard,你最好去看一下。上次隔壁搞什么泳池烧烤,最后烧掉了我一整棵‘黄金树’。”

Denish无限同情地望向即使当上CEO也没法逃脱跑腿命的某人。

“好吧好吧我去,我一个人去!就我一个人!”

他弹了起来,无视边上用萨摩耶般眼神盯着他的Jared,逃也似的奔出门。

 

***

今天是Mark的搬家日,他没有找任何人帮忙,说实在,结果还是挺不错的。

他带着Beast飞回Palo Alto,重回故地总是让人兴奋,一帮计算机死宅们聚集的氛围让他放松不少,何况他压低鸭舌帽就鲜少有烦人的记者认出来。加州沿岸的天气也比波士顿好太多,没有该死的商务会谈,没有公关,没有和总统的握手,和七七八八的晚宴,他把自己过度爆满的行程扔给了Chris。

——你是又要休假吗?按照章程你想睡到几点来上班都成,但是放太多假对公司员工可不是什么好榜样。

——好了好了你就直接告诉我有什么假我还能休?

——我看看哦……产假?

——……(Chris真是为数不多能噎住他的人。)

——不然你休个婚假也行。

——……(再一次)

——考虑到这个假不能一个人休,看在我们同窗四年的份上,我就当回好人把Eduardo的假也一块批了吧。

Mark头也不回揣着自家的狗就跑路了,走前还被Dustin嘲笑他们分居是因为性生活不和睦。

FXXK YOU.

 

事实证明,没有CFO他也过得不错,他可不是什么生活不能自理的宅男。

Mark躺在泳池边沙滩椅上,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愉悦哼起了不着调的曲子?

他悠闲地暂时忘记代码闭上眼,直到闻到了一股诡异的烧焦味,就像烤毛线似的味道。

不会吧,他僵硬地回过头,看到门架边烧烤取火器被宝贝爱犬撞翻,Beast头上正冒着两股烟,它像一团飞蹿过来的毛球直接钻进了泳池给自己灭火,真是一只明智的狗啊....但拜它原地翻滚了几圈所赐,毛毯噼里啪啦地开始着起了火,黑色的烟冉冉升起。

就在手忙脚乱灭火的Mark愤怒地想事情还敢更糟糕点吗的时候,门铃响了。

 

“嘿……”那个门外的年轻人等了房主出现很久,然后盯着他愣了足足五秒钟,显然他忘记了自己的出行目的,“Mark?你是Mark·Zuckerberg?”

Mark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小报记者,年轻人身上强烈的码农气质和一头乱七八糟的卷发让自己倍感亲切,他扫了一眼对方,说实话,这孩子看上去倒是有些眼熟,Mark问道:“我猜,我们家的意外影响到邻居生活了是吧。”

“啊对!我是你的邻居,”他紧张地绕着手指,继续补充道,“我是‘魔笛手’的创始人……兼CEO。”说完他忍不住腰板挺直了两公分。

Mark扬起下巴点了点头,语速飞快地说着,“噢我知道你,完美架构突破式编程牛逼的评分,尽管编程的名字听起来像在撸管,我开个玩笑。你的压缩算法让人印象非常深刻,如果不是Peter我们应该会更早下手。很高兴认识你,你一定是亨利·卡维尔了。”

“……很,很高兴认识你。”

“我知道你是Richard,开个玩笑。”

Richard人生中第二次被低龄的同行玩弄,好吧,至少这一次他是心甘情愿!

“什么味道?……你和,呃,你的狗在家吃烧烤?”

“不。”

“我的老天,你不会是把它烤了吧?!”

“不!”

 

***

“我要参与你和Zuckerberg的商业会谈,”房东蹦起来的速度像被雷打中,“无论你们要谈什么。”

“唔噢噢噢,刚刚还有人说他是个脑袋被门夹了的土豪。”

“即使是被门夹了的核桃也具有补脑功效,你懂吗?”

啊,反正说歪理这种事他是永远讲不过房东的,你懂吗?

“嗯……应该不是什么正式会谈,他邀请我晚上去他家喝喝酒,说想和我交流下压缩算法的运用,你知道吗,Zuckerberg可不像乔布斯跟比尔盖茨,他——”

他突然浑身一寒,回过头发现Jared盯着他的眼神哀怨地都能拍午夜凶铃了,Gilfoyle和Dinesh在旁边假装对面前的空气产生了巨大兴趣。

Erlich识相地叹了口气“好吧,我们早去早回。”

“喂喂喂,但是——Mark只请了我一个人啊!”

背后的那股恶寒又涌上来了。“好吧……我们早去早回。”

 

Richard和Erlich按了隔壁门铃后,万万没想到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开门的人就变了一个。

“你们是谁。”那人冷冷地问道,连脸皮巨厚的房东先生都楞了半晌。他身着正装发型完整地和这条街都格格不入,也是看上去意外眼熟。

“你好,我是隔壁的Erlich。”

“我是Richard——”这人的气场让Richard胃里相当不舒服。

“我是问,你们是。”

“我是魔笛手的CEO,今天和Mark一起讨论算法,噢不,也没有很具体地讨论,我们,嗯……”

“很好。”他抄着手,脸上做出一个微妙的表情。

“Mark不在家吗?”Richard总觉得没法从面前这男人嘴里问到东西了,连房东也突然哑了似的,“噢,那可以代我问候他说我来过么,噢不,我本来是想和他确认下吃饭的安排。”

西装男的眉毛快挑上了天:“他有任何我不知道的商业会面?”

“呃……不算商业……其实也……哈哈,哈哈……嗯,您看着很眼熟……”

那人嘴角抽搐了两下,他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啊,啊?啊!噢!!你……”

“我什么?”

Richard没意识到他的下一句话把自己直接扔进了地狱:

“我以为……你们自‘那件事’后就不讲话了呢……”

Erlich在他身后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他终于知道房东先生为什么从刚刚起就装聋作哑了。混蛋。

“你知不知道Pied Piper另一个意思是爱开空头支票的领导者?”

“啊哈……还有这事?”

房东表情悲痛地拽了拽多嘴先生Richard的胳膊,Eduardo带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脸色摔上了门。

 

***

“呃,我看到了……Saverin,就是Facebook的……那个传说中的.....”Richard坐在沙发上平复心情。

“哦,我知道。”键盘作业中的Dinesh背对着他说道。

“这房间里只有你不知道吧,Richard?”

“等等,他们住在一起?”Gilfoyle面无表情地回过身,“噢我懂了。”

“居然真住在一起啊,唉,你们这些硅谷的brogrammar哪……”房东摇摇头补了一刀。

“拜托,”Richard是真的生气了,“你们能不能不要在当事人不明真相时指代不明好吗?”

“CEO和CFO住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的吗?!不好吗??”Jared终于站出来了,他盯住他家CEO的表情俨然是某种大型犬类求投喂时的标准姿态。Richard在心里叹了口气,也许那家伙确实该补补眠了。

“Richard的想法是财务管理是‘非核心人员’。”

非法移民也不动声色轻快地补着刀,这让Jared表情受伤到了极点。

“不不,Jared,天哪别哭,呃,”Richard抓了抓脑袋,“我……我是说,Zuckerberg和Saverin,他们打过官司啊。”

“听着,Richard,要知道Zuckerberg可是个实力强悍的谈判家,他不仅能牛逼让所有的朋友都在告他,还能让其中三分之二的人爬上他的床。”

“你说什么?”

“只是个比喻罢了,冷静,小伙子,我保证在我的帮助下,你能成功干倒他,或者倒他。”

“等等等等,你都在说什么啊?”Jared起身挡在口无遮拦的房东先生面前。

“哼,你该看看Richard崇拜Zuckerberg的眼神,恨不得把他吃下去。”

“Erlich,我有时倒是想把你吃下去,然后再一坨坨拉出来。”Dinesh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做了个自我了断的枪毙手势。

 

***

“我要怎么办?”

Jared缠住情感大师Gilfoyle请教不止学习不息。

“Let it go.”

“说真的,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对Richard,我是说,他总该给我点回应啊!”

“拒绝也是一种回应啊,哥们。”

“不不不不他不想拒绝我我看的出来他很需要我。”

“……”

“我要怎么办?”

“……”

“Richard他讨厌我了我要怎么办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我和他是完美的搭配难不成——”

“啪!”非法移民Gilfoyle扇了他一耳光。

“混蛋你居然敢打我看我——”

“啪!”

又是一耳光。

“天哪我要怎么办?!”

“啪!”

……

 

“他们是在什么PLAY?”

偶尔探访路过的大头如是问道,巴掌清脆震天也没能吵醒横躺在沙发上的CEO。

“耳机质量不错,什么牌子的?”

“噢啊,没什么。噢天哪,隔音效果太好我都没听见短信。”

“什么短信?”

“是——”他看到Mark的号码足足兴奋了有一会儿,结果,“呃……”

 

Richard,我和Mark都很期待与贵公司的交流与合作。

放轻松,就把明天当成双人约会。

Eduardo. Saverin

 

Eduardo占领了Mark手机的使用权,唉,祝好运。

但是,双人约会的意思是?他必须得再带上一个人??

他的头个反应是叫上能把死人给说活的房东先生,他又想到Eduardo那张板着的脸忍不住又打了个寒战。还是找个靠谱的旗鼓相当的人吧。

 

“唉,我希望他能亲密地叫我的名字。”

Gilfoyle觉得自己的手已经没力气打字了。

“Jared还是Donald?”

“当我没说。”Jared叹了口气,抬头的一瞬间愣了一下,“Richie?”

“嗯Jared,那个,很抱歉最近对你有点不公,我是说,我需要你,”他沉重地吞咽了下,他看到Jared瞪大了眼睛,“我需要你明天到场,参加我们和Facebook的非商业会谈。”

“真的吗?”

Jared盯着他好像随时能把他吞下去。

“嗯真的,实际上我们这除了我就只有你了,因为,”Richard望向天花板绞动着自己的手指,“Saverin先生说把明天看做是双人约会。”

“——!!!!!!”

Gilfoyle赶在Jared把他家CEO扑倒在床上前及时地闪身出了房间,善良地顺手带上门。

***

“你(们)能不能别闹了?”

Mark蹲坐在扶手椅里,怀中抱着头顶有点烧焦的Beast,一人一狗都同时善意贫贫地瞪着他。Eduardo对这个场景可谓相当无语。

“不能。”

Mark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我认错还不行么?Beast,可以出去下吗?”他有种预感,Mark一声令下自家爱犬就会六亲不认地咬上来。

Eduardo的循循善诱做得相当到位,事实上他也清楚Mark有时的反抗只是做做样子,就像这次的加州之行,也是Mark“获取注意力”的报复手段。有趣的是,在学生时代“无理取闹”的一方反而是Eduardo的情况多些。

他会把它看做是Mark为数不多向他“示弱”的渠道之一,Eduardo亲吻着他额前的卷发,这样想到。

“Wardo,我不喜欢你对待Richard他们的方式,这里是硅谷,真正出人才的地方,而不是什么该死的公关高手。”

“我知道的,”他双手捧住Mark的脸强迫他们对视,“但是这种时候,你还是别提到我以外的人比较好,后果你知道的。”

 

***

Jared感觉自己准备充足,他昨晚睡得史无前例的好,今早起了个大早帮Richard料理好了早饭和着装。

走之前,他还在房东的杯子里下了点泻药,以免自大先生中途跑来搅局。

他一遍又一遍地安慰Richard,后者不安地四处乱晃,直到他突然整个人僵住“啊,他们来了。”

太好了,所以说大家都没穿正装。他感觉到Richard如释重负的叹气。

Jared注意到走在一起的Eduardo和Mark,两个人有种让旁人羡慕的契合气场,那大概就是“搭档”那个词的完美定义了。

同时,Jared也注意到Mark走路有点瘸。他看了一眼Eduardo,露出了一种男人都该懂的表情。

另一方面,Eduardo也很满意,不仅是昨天晚上,今天看到Richard不是一个人来,对双方都是好事。

而Eduardo看到Jared的表情立即领悟了过来,他扫了眼面前的两人,判断的结果是:他们俩未来的路一定走得很抑郁,就像自己和Mark当年一样。

“双人约会,哈?”

这个笑话大家都没笑。Richard假装从空杯子里喝了口水。

“嗯,你们……”

Eduardo的手臂不偏不倚地搭在Mark肩膀后的椅背上,可惜Richard从来不是什么情感领悟力高上的人。

他们的尴尬空气直到开始说起压缩算法才化解。

Mark和Richard开始大谈特谈,剩下两人有种自己分分钟坐错桌子的感觉。

一个节点后,Eduardo抛出了谈话的中心。

“噢你是说魔笛手压缩引擎和多媒体社交网络的结合吗?嗯,听着不错。”

“我感觉你们还有所保留,嗯?”

Richard长舒了一口气,今天的会谈比他想象的轻松不少,他接下来的话也是他早有准备的。

“我是说,Facebook很棒,能和你们合作,甚至能和你们见面就很荣幸了——可是,如果只是单纯想要获利,我当年就该接受Galvin提供的一千万美元了。”

Mark挑了一下眉毛,嘴上甚至带着微笑“和同伴们共同创业的乐趣,是吗?”

Eduardo近乎宠溺的看着身边的人。

“嗯,是的。”

他那时想到很多人,当然,最多的还是创业公寓里的大家,还有身边的Jared。

Mark,还有他们,都是他本来平淡的人生中遇到的最酷的人了。

“希望魔笛手成为压缩算法界的Facebook,祝你们好运。”

“听说你们准备收购Whatsapp所以,也祝你们好运?”

“……”

“咳咳,所以你们很快要回去了?”

餐桌上有两个人都暗自松了口气。

“不,我们会在这呆几天,见见Peter和Galvin那些老熟人。如果你们改变主意了,你们知道在哪找到我们。”

Mark拍了拍Richard的肩膀,他想给Mark一个拥抱时被自己家未来的CFO给拉开了。

临走前,Eduardo低声对Jared说道:“试试可乐加味精。”

“什么?”

“夹在他的夜宵里。”

Eduardo朝他眨了眨眼,也用了一种男人都该懂的方式。

 

***

嘿,Saverin先生。我想你说的‘春药’配方似乎不太靠谱,也许是体质问题吧……Richie可能没有Mark那样身体柔软——此句划掉——总之他吐了一整晚上吐到浑身虚脱。但好消息是,他比原来更依赖我了,从餐桌到厕所——我是说,厕纸的添加也是我的工作——但也许我们需要更多时间给彼此。

 

诚挚的祝福

Jared

 

 

***

“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乐于助人了,Wardo。”

“这不是有句名言叫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希特勒当年也是这么说的。”

“所以,硅谷的反社会不用更多了。”

“不过说实话,可乐加鸡精是什么狗屁玩意?”

“呃……”

“你拿那玩意料理过我?!”

“不我——”

“如果我不想和你做爱难道不是你的问题吗?”

“Mark,其实,我第一次把你骗上床靠的就是它,我保证就那一次,真的。”

 

后来,连续三天Eduardo都没能进Mark的卧房。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