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ensen

5686浏览    974参与
逆境顺转

The funeral of the stars up above/给天上星星的葬礼

*LCS。


*大师兄x简皇,虽然是清水粮食所以无所谓了。


*虽然因为圈内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大概更无所谓。


*写在小组赛结束之后,激情半夜短打一发完,起因是看到了dl发的视频,各种意味上百感交集。这两人的故事线实在太有意思了,短篇幅里讲的不太好很可惜……


*自割腿肉安利北美,LCS虽然捞比但好磕,真的。


*狂草产物,可能有大量逻辑混乱语句不通。


 


 


我把天上的星星埋葬,


然后它们将脚下的大地全数点亮。


 


 


Doublelift在决定录视频的时候确实是刚刚哭过。


 ...

*LCS。


*大师兄x简皇,虽然是清水粮食所以无所谓了。


*虽然因为圈内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大概更无所谓。


*写在小组赛结束之后,激情半夜短打一发完,起因是看到了dl发的视频,各种意味上百感交集。这两人的故事线实在太有意思了,短篇幅里讲的不太好很可惜……


*自割腿肉安利北美,LCS虽然捞比但好磕,真的。


*狂草产物,可能有大量逻辑混乱语句不通。


 


 


我把天上的星星埋葬,


然后它们将脚下的大地全数点亮。


 


 


Doublelift在决定录视频的时候确实是刚刚哭过。


 


他当然有权利哭,Nicolaj想,昨天Rekkles哭了,Uzi也哭了。在这个下路充斥着法核、奇怪双人路以及卡莎和霞的版本,他们三个代表着久远征战的传统adc各自为队伍做了不同的事情,得到了不同的结果,他们是有权利流泪的人。


Peter有权利哭,Nicolaj坐在他旁边,抱着腿,把头埋在膝盖之间,如是想到。


而自己一定没有。


他握手的时候没有哭,下场的时候没有哭,直到回到休息室仍然是面无表情。镜头没有扫到他,更多是给了沉默的Impact、阴云密布的Jake和心如死灰的Core。Peter和他是最早离开舞台的两人,但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


不,不应该说没有。Peter是开口了的——“这不全是你的错。”他说。


而Nicolaj只是咬着挤出来的沙哑颤音回答,“是的,全都是我的错,我搞砸了。”


他不敢去看Peter的眼睛,只是往前走着,不确定自己是在往哪里走,也没有什么地方想去。我搞砸了,他想,我毁了这一切,打破了所有的承诺,让所有的希望和辉煌都变成一场闹剧。


每当他意识到这一点,他就恨不得掐死自己,将这不中用的手指一根根掰断,判断不清醒的脑子抠出来搅碎。但他没有,因为职业选手有双宝贵的手,而他只能把指甲往外套里死命地抠。


意识出乎预料地冷静抽离,仿佛是从高空注视着屋内发生的一切。Peter在面对手机说着他“必须要说”的话,TL稳定又强大的adc眼看又闪烁着泪光,而Nicolaj为此恨死了自己。


“在TSM的时候,”Peter忽然说,“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所以我想要为我的队友站出来,在他们被不公平地责备的时候。”


天呐,Nicolaj想,他怎么能这样说。Peter,在多少次bo5的最后一局用决定性的声音说我们团的过我们上的Peter,说想要为他赢得冠军的Peter,被他逼着发推特时伤脑筋地大笑的Peter,怎么能这样说?TL的adc被这届世界赛,被自己,被他最诚挚的信任所辜负,又被所有人心疼珍视终于获得他值得的认可,而Peter想到的第一件事却是告诉全世界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何德何能,Nicolaj想,他何德何能被这样优秀的人寄予厚望,被这样善良的人包容,被这样温柔的人原谅。


这不是丹麦中单第一次暴露在铺天盖地的评论之下。他以为自己早已习惯,足够强大到遗忘那些黑暗的孤独夜晚,但现在却只能怀疑自己是否只是原地踏步,自欺欺人。两年半的时间,五个赛季,他和那个瞬间的自己跨越时空重合,在所走的救赎之路绕了一个大圈,最后在于开始的世界赛上回到原点。


而Peter仍然是那个对他说不全是你的错的人。


Peter之所以会成为这样的人,Nicolaj忽然意识到,是因为他几乎与自己走着同一条路,却在所有的风雨和霜雪中都领航在前。2017年,令丹麦中单再也没有在镜头前像决赛之前那样笑过的2017年,他的队友短暂安慰他之后又逐个带上门离开的那个春季决赛,是Peter——那时候还只是Doublelift——在推特上留下掏心掏肺的感言。是Peter告诉他自己同样经历过这种时刻,告诉他这很难,但也告诉他要走出来。


即使他们是对手,并且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你死我活的对手,但Doublelift之于Jensen的意义,在那个瞬间开始便被永恒地定格、封存了。


Peter曾在最深的低谷中朝他伸出手,又在Nicolaj亲手带来的灾难面前为他挺身而出。


“比赛不是由一个单杀赢下的,也不是由一个单杀输掉的。我们整个队都搞砸了,”Peter说,“我们都搞砸了。”


Nicolaj在将眼睛压进布料中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没有权利哭泣。


 


“我搞砸了。”他再次听到自己的声音说。而adc在他身前停下脚步,转头,用颇有威慑的身高俯视着他。


“我们搞砸了。”Peter说。


Core和Impact的脚步声从走廊入口处传来,Nicolaj咬住嘴唇。“我很对不起,”他喃喃道,“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逃也似的开门踏进休息室。结果只是被所有的目光聚焦注视,所有人阴霾的神色将他一个人锁定,无处可逃,无可辩驳。


那瞬间他真的想要消失。


 


最难过的部分并不是搞砸本身,在四年的职业生涯中Nicolaj早已明白,而是那些伴随着失误所一并带来的悔恨、痛苦,在每个相似的瞬间折返,最后凝固成致命的恐惧。天知道他曾经对bo5的决胜局多么跃跃欲试,却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完全拾起过曾经最擅长的英雄之一。他也曾经对挑战全世界最好的中单们感到期待,对小组出线的生死局充满自信。


但Nicolaj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失去了这一部分。


未知的未来使他痛苦。Peter说不要和职业选手说明年再加油,这话空洞又遥远。他其实隐约同意。因为他只是面对现实就要耗尽全力,实在无法想象任何积极的未来。


“赛季结束了。“Peter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着,“我们尽力了。”


Nicolaj没能控制住自己抬头去看对方的欲望。那尾音中的哽咽令他心尖一颤,Peter不应该需要经历这些,他绝望地想着。作为付出最多、表现最好也是最被辜负的人,他不应该还需要承担这样的刑罚。Nicolaj从蜷曲在椅子上的姿势看向对方,正放下手机的Peter也在看他——两个人的视线一触即离,留下针刺般的余韵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我发推特了。”最后Peter说。


Nicolaj点点头。他从鼻腔挤出一个嗯,Peter没回应,自顾自地点手机屏。但其实他根本没写什么,因为Nicolaj已经刷出了那条推特,它只有一个视频。


明明封面上的人就以这样的神色坐在他几步开外,但Nicolaj还是盯着屏幕,像是要从不动的Peter之中看出什么活动的东西来。


“要看吗?”Peter的声音忽然从屏幕之外传来,让丹麦人抖了一下,睁大眼睛去看那个方向。Peter本来就比他高,这下站在椅子旁边,阴影几乎像塔一样笼罩下来。比起紧张,不知为何Nicolaj却觉得莫名安心。“我是觉得没必要看啦,”他的adc说,“那个,就是那些,我和你说的,你也都听到了嘛。”


Nicolaj点点头。他是想用声音回应的,但不知为何就是挤不出一星半点,鼻音在出来之前就变成叹气一起快速地泄掉了。


Peter没再说话。adc在床头坐下来。之前录视频的时候,Nicolaj一直是掉转头,用椅背面对他的。但这会儿Peter坐在床上,用手拉了一下电竞椅的扶手,丹麦人就和椅子一起不得不面向他的方向了。


Nicolaj等了一会儿,两人就这么沉默地面对面坐着——更准确地说是一个踞坐,一个侧坐。Peter大概是觉得腿不太舒服,索性抬过来,就变成了胳膊肘撑在腿上正面注视的坐姿。Nicolaj忍不住悄悄抬眼,Peter的眼眶完全是红色的,黑而深邃的眼睛已经完全恢复了清明,Nicolaj随着他的视线往下看,才发现对方在看自己的手。


他下意识地蜷起手指,往并拢的膝盖之间又缩了缩。Nicolaj现在不想被任何人关照,Peter比起所有人都更应该知道这一点——他们曾陷入同样的境地,而Peter那时候绝不比他好过多少。


但那时候Peter的身边有Søren,Nicolaj想。他们是公开的好友,了解彼此,敬重彼此。而他和Peter是什么关系——


至少不是商业朋友。在他来TL的这一年里,曾经许多人预言两个人格强烈的c位会产生激烈摩擦,但他和Peter迅速地熟起来之后,不知何时就变成了可以一起双排下路胡说八道的关系。Nicolaj很少遇到能和自己垃圾话来回这么流畅的人,Rush算一个,Peter大概是第二个。


所以他们大概是朋友。但TL的所有人都是朋友,Peter在视频里也提到了Impact,所以他只是为自己的队友和朋友鸣不平。


Nicolaj觉得自己应该这么想。


——Peter伸出手,在自己的中单眼前晃了晃。


但是为什么这个人不去和其他人喝酒散心抱怨被队伍拖累,而是要在自己的房间里哽咽着录视频啊?


“Nicolaj?“Peter说。


“呃,啊?“他终于发出了一点声音。听起来还是很奇怪,但至少比没有强。“原来你在听啊,”Peter眨眼,“我还以为你飞升了呢。”


“我不会飞升,我只会灵魂转生(Incarnation)。”Nicolaj说。他说完,也觉得有点无聊,自己小声地笑了。看到他笑,他的adc也跟着一起笑起来,那微笑比之前一整天的都真心很多。


“好吧,灵魂转生。”Peter说,“你现在在想什么?”


在想你,Nicolaj想。但他不能这么回答,平日里的伶牙俐齿完全派不上用场。


“别告诉我你还在自我责备,”Peter说。“我知道我们都很难走出来,但最好是今夜先不去想它。”


“你说得对。”Nicolaj的回应都已经到了舌尖上:因为你在这种事情上是专家嘛。但他知道自己没有开玩笑的权利。咽下回应的瞬间,闷闷的钝痛又从胸口蔓延开来。喘气变得艰难。“你说得对,”他重复道。


“那就和我说说你在想什么吧。”Peter说,“说出来会比较好,而且天生我们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


用外套裹住自己的丹麦人无意识地扯着绳子。他不是会哭的类型,也不是会说真心话的类型,示弱对他而言并不容易。是的,他在承认错误和道歉的时候从不犹豫,但将自己的脆弱暴露在空气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的自尊不允许这样。


“你在责怪自己。”Peter说。他的语气中有笃定、哀默,还有一点类似愤怒的东西。Nicolaj忽然就被点燃了。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呢?”他惊讶于自己的爆发,Peter这样就使他失去控制。“根本就是我的错。你说什么比赛不是由一次单杀输掉的这种官方话,好像因为其他人没能把队伍从我挖的坑里拉出来,所以就是队伍的错——但Peter你告诉我,你摸着良心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在线上被Rookie单杀,我们这把会输吗?如果我站出来,如果我表现的足够好,我们会输吗?如果我没有选择跟他硬拼,如果选了基兰来保你,我们会输吗?”他看起来非常激动,这让Peter愣了一下——即使是队伍里平日激烈的摩擦中,Nicolaj也很少会展现出如此多的情绪。他是一个不快了就会垂下眼睛语气冷淡,认为自己正确就会一遍遍重复自己的看法,用语言而不是音量辩解的人。Nicolaj并不难懂,但Peter不知道他还会这样毫无防备地展开自己。


“不要,你不要告诉我,因为大家没能把我的尸体拖过终点线,所以这是大家的错。没有这样的事情。”


Nicolaj的声音渐渐弱下去,他又在掐外套了。Peter下意识地圈住他的手把他从那个动作中拉出来,Nicolaj颤了一下,用不解的眼神望他。那双眼睛水汪汪的,边缘通明而剔透。


Peter一狠心。


“我不会说这样的话。这是对我,对整个队伍的不负责任。我也不会说你没有错。”他说,“但你要知道,没有比赛是被一个人输掉的。这是一个团队游戏。在我发挥不好的时候,你、Impact、Core、Jake……大家站出来,帮助了我。在你发挥不好的时候,我们也想为你这样做。Nicolaj,你打职业多久了?”


Nicolaj疑惑地看着他。


“你觉得这是你发挥最差的一场吗?”Peter接着问。


Nicolaj咬住下唇,点点头。


“每个人都该被允许有这样的比赛吧。”Peter说。“就算是Faker、Rookie、Uzi,他们也不是二十四小时在暴打小孩子的。你也是人,Nicolaj,人的天性就是有起有落。在你状态不好的时候,我们,TL,没能发现,没能改变,没能帮到你……这就是我们作为一个团队的不足,而不是为你找的借口。”adc深深看了中单一眼,“而且我不觉得你需要的是一个借口。”他说。


那他觉得我需要什么呢?Nicolaj想。中单的脑内出现了某个似曾相识的画面,Sneaky拍拍他的肩膀,从他身旁站起来,然后走向门口。“晚安,”那个纵横了他作为职业选手的整个过去的adc说,“让我们都好好睡一觉,这不是世界末日。”


然后,在所有人之后,Zach也走了。他们将他一个人留下,在空旷的房间里,和黑白的屏幕,四散的指向性技能一起,面对没有尽头的夜晚。


Nicolaj忽然感到恐惧。


“你在C9的时候,他们是怎么做的?”Peter问。“啊,我不是……我只是,你知道,在TSM的时候,我基本是被一个人留下面对这些。”adc的脸上出现了些许哀伤,Nicolaj能看见他眼角不久之前才凝固的泪痕。“我感同身受,Nicolaj。”Peter说,“我曾经是lcs圈里最被憎恨的选手,而你大概是现任的。”


所以我希望你能快乐,这话他没说出口。所以我想成为与你分享胜利的瞬间,喜悦的瞬间的那个人——所以我不想让你走我走过的路。


不过好像他们从同样一无所有的起点出发,又同样在最重要的时刻做了一样的事。写剧本的人大概江郎才尽,来回用着同一条故事线。Nicolaj跟他犯了一样的错,于是面对着和他一样的责骂。但Peter在看到Nicolaj眼睛的那一瞬间就决定了,他不会让这个人受到和自己一样的伤害。


从Nicolaj Jensen来到Team Liquid的那一天,Peter隐约就明白了——那之后所有的比赛,都不止是为自己而战。


所以如果Nicolaj要哭,Peter不会让他一个人哭。


然后Nicolaj苍白的手指抓住了他的衣摆。


“对不起,Peter……”他说。“对不起,我没做到。”


“没关系。”Peter觉得自己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你可以明年再兑现承诺。”


“但你刚刚才说你最讨厌明年加油。”Nicolaj说。他碎碎念的样子就像闹别扭的小孩子,让Peter不自觉地就扬起嘴角。


“因为不是明年加油,而是明年要做到啊。”Peter握住Nicolaj的手,触手冰凉,让他不自觉地想要覆盖上去,带来尽可能多的一丝温暖。多奇怪他刚刚面对着镜头时还觉得空洞而无希望,现在却又忽然燃起对明年的期待了。


“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Nicolaj说。他鼻尖红红的,像是眼泪随时都会掉下来。


“你可以哭,你有权利哭。”Peter说。“我都哭了。”


“我有权利?”Nicolaj问。


“当然了。“Peter说,“我们刚经历了一场惨败,你当然有权利哭。”


Nicolaj睁大了他那双蓝色的眼睛。


“我不哭。”他说。“但你今晚能留下来吗?”


 


Peter在能来得及细想这句话之前就说行啊。


adamlambertt③胖
对不起,看到这张图,我满脑子都...

对不起,看到这张图,我满脑子都是" Puddin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看到这张图,我满脑子都是" Puddin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呵君

花絮笑点×2,表情包就靠广大沙雕网友了(舍友说的)
最后一张照片是在美国看到spn的CD是第九季😂😂(第一季抱走了😏)

花絮笑点×2,表情包就靠广大沙雕网友了(舍友说的)
最后一张照片是在美国看到spn的CD是第九季😂😂(第一季抱走了😏)

呱唧一声咸鱼落地
清晰化了珍妮小时候的照片~超可...

清晰化了珍妮小时候的照片~
超可爱啊小珍妮~~~

如果大家有关于spn的老照片都可以给我哟
这边可以清晰化~~୧((〃•̀ꇴ•〃))૭⁺✧

清晰化了珍妮小时候的照片~
超可爱啊小珍妮~~~

如果大家有关于spn的老照片都可以给我哟
这边可以清晰化~~୧((〃•̀ꇴ•〃))૭⁺✧

呱唧一声咸鱼落地

这段的珍妮太好看了 就截了图花了点时间精修了一下

太好看了特意去了水印

点开2p3p收获爱情

私信打了SDtag~
嘿嘿~

禁二传二改

这段的珍妮太好看了 就截了图花了点时间精修了一下

太好看了特意去了水印

点开2p3p收获爱情

私信打了SDtag~
嘿嘿~

禁二传二改

破茧

间接接吻!我吹爆!

还是刚才的20180512这场。在钩子回答问题的时候,珍妮先是在一边倒了杯水自己喝了,然后用这个杯子又倒了水,就端去给钩子喝!钩子还以为美人在搞怪,嘴里说着不要,结果毫不犹豫的就拿着喝了(自己打脸.jpg)

钩子喝了确认是水,就把杯子放在了旁边的凳子上,结果没想到珍妮竟然故意走过去,拿起钩子没喝完水的杯子就喝!钩子还楞了一下说那是我的水,美人直接不理全部喝完了2333

硬核 . 现场 . 间接接吻!

我死了!我死而无憾了!我爱死这两人了!

间接接吻!我吹爆!

还是刚才的20180512这场。在钩子回答问题的时候,珍妮先是在一边倒了杯水自己喝了,然后用这个杯子又倒了水,就端去给钩子喝!钩子还以为美人在搞怪,嘴里说着不要,结果毫不犹豫的就拿着喝了(自己打脸.jpg)

钩子喝了确认是水,就把杯子放在了旁边的凳子上,结果没想到珍妮竟然故意走过去,拿起钩子没喝完水的杯子就喝!钩子还楞了一下说那是我的水,美人直接不理全部喝完了2333

硬核 . 现场 . 间接接吻!

我死了!我死而无憾了!我爱死这两人了!

破茧

爱的泡泡满场飞^~^

太太们刚刚发的20180512的Jared单人场熟肉,太太们辛苦了,谢谢!

这场因为Jared上台前心情有点低落,所以Richard,Rob和Jensen就特意陪伴他上场,Jensen一直和Jared各种玩乐直到被叫去拍照才走,大家一直陪在他身边,真的好感动!有这样的一帮朋友钩子也很幸福啊。

粉丝提问钩子问题的时候,珍妮就假装傲娇的跑去一边吹泡泡吹到钩子身上,各种搞怪摆Pose,钩子就一直研究身上的泡泡和背后搞怪的美人,珍妮还特意弹了下吉他,钩子就顺势跟着吉他的调子伴低沉哈哈哈,满场都是爱啊~

爱的泡泡满场飞^~^

太太们刚刚发的20180512的Jared单人场熟肉,太太们辛苦了,谢谢!

这场因为Jared上台前心情有点低落,所以Richard,Rob和Jensen就特意陪伴他上场,Jensen一直和Jared各种玩乐直到被叫去拍照才走,大家一直陪在他身边,真的好感动!有这样的一帮朋友钩子也很幸福啊。

粉丝提问钩子问题的时候,珍妮就假装傲娇的跑去一边吹泡泡吹到钩子身上,各种搞怪摆Pose,钩子就一直研究身上的泡泡和背后搞怪的美人,珍妮还特意弹了下吉他,钩子就顺势跟着吉他的调子伴低沉哈哈哈,满场都是爱啊~

_光阴几何_

一个短片里的三星core和李逵core
三星core好好看(?明明李逵core也很好看

一个短片里的三星core和李逵core
三星core好好看(?明明李逵core也很好看

十月石榴2013

【J2 | 无授权翻译】我们的日子

Summary:这是一个关于两个朋友之间的起起落落和他们的史诗般的情谊(友情)的故事。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2291

作者:felisblanco


遇见Jensen的那一刻,Jared感到他的生命中仿佛有什么变了。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悄悄地溜进了某个地方。他不能解释这感觉,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知道,只是*知道*,他们将会是最好的朋友。以后的日子里,他很喜欢把这一切告诉媒体,告诉记者们他们的一切都很合拍,一切都是,从刚开始时就是了:他们几乎一样的背景和出生、不能更相似的爱好,就像他们要饰演的一样,一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好...

Summary:这是一个关于两个朋友之间的起起落落和他们的史诗般的情谊(友情)的故事。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2291

作者:felisblanco



遇见Jensen的那一刻,Jared感到他的生命中仿佛有什么变了。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悄悄地溜进了某个地方。他不能解释这感觉,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知道,只是*知道*,他们将会是最好的朋友。以后的日子里,他很喜欢把这一切告诉媒体,告诉记者们他们的一切都很合拍,一切都是,从刚开始时就是了:他们几乎一样的背景和出生、不能更相似的爱好,就像他们要饰演的一样,一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好吧,他们怎么能不成为最好的哥们呢?


他们就是好哥们。整整两年大概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住在彼此的口袋里,分享着彼此呼吸的空气。从一大早到太阳落山,他们总腻在一起,从来没分开几个小时以上过。

Jensen会在Jared的沙发上倒头就睡,当他累得不想回家。Jared会在Jensen的拖车里囤满糖果,这样他手边随时都能有零食,只要他想要。Jared不断向Jensen的父母释放魅力一直到他们从心底里接受他。Jensen成了Sadie和Harley最喜欢的叔叔。

Jensen觉得Sandy又酷又可爱,而Jared觉得Jensen的女朋友们总有一点太过于性感。她们确实如此,Jensen醉醺醺地承认,并告诉Jared,他只是在等“……一个对的人,Jay。总有一天,哥们。总有一天。”Jared热烈地点头,伸出手臂环住Jensen,捏了捏他的肩膀。他们都太醉了,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Jared的手一直留在Jensen肩上。

即使在拍戏的间断期他们也不能长久地离开对方。他们互发短信好醉酒留言。一封Email,里面是YouTube上穿着登山靴的山羊的链接,一次意料之外的造访,伴随着六块腹肌和能化解一切的狡黠微笑。

Sandy翻了个白眼,称他们是两个小丑。

“我觉得我们是哈迪男孩。”Jared皱着眉头说,Jensen陷入了一阵笑声,对“哈迪(Hardy,勇敢的,莽撞的,能吃苦的)”嗤之以鼻,又咳嗽了几声。因为Jared在他鼻子底下偷了一大块烤肉它所散发出来的香气。

Jared在凌晨三点迷迷糊糊地睡去,Jensen正枕在他的大腿上流着口水,Jared模糊地记得Sandy亲吻他,对他说晚安。她的手在Jensen头顶上方逗留了片刻,最终微笑着将他头发揉乱,一个奇怪的——近乎悲伤的——带着爱意的微笑。

第二季完结后的那个夏天,他们因为太忙而有几周都没有联系了。Jared没有因此而烦恼。他有Sandy,有他的狗,时间过得飞快,比以前都快。

当他在温哥华着陆后,他甚至直到两天之后才给Jensen打电话。而当他终于拿起电话拨出去,另一头传来的是Jensen气喘吁吁的回应,伴随着使背景中的几个女孩停止嬉笑的声音。

“你在这儿。”然后他说,“明早八点,是吧?”

“是啊。”Jared说,然后挂了电话。他觉得烦躁,而且甚至还不知道为什么。

第二天早上车子来接他,他向Jensen打招呼,在他肩上拍了一掌,给他一个疲倦的微笑。Jensen哼哼着回答,小口喝着咖啡。然后在他们发觉之前他们就会安定下来,像以前一样相处,正如此前的每次分别。

除了他们没有。

Jared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他太过专注于Sam的新发展了,努力去了解一个人在崩溃边缘时的心态。他们工作,就像往常一样,共用一辆车,偶尔一起喝一杯,但他们陪在彼此身边的次数越来越少而间隔也越来越长了。突然离他们上次去喝酒已经过了三星期了,Jared打电话约Jensen一起看球赛已经是两周之前的事了。Jensen的冷幽默开始让他不舒服,因为,说实话,那并不都是有趣的,有时候那只是彻头彻尾的令人讨厌。而Jared在拍摄间隙活跃气氛的尝试也开始得到更多烦扰的皱眉,作为回应,而不是愉悦的安静又柔软的微笑。

所以,当编剧们罢工时,他几乎感到一阵轻松。他需要的只是远远走开,去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一旦他们给对方更多空间他们就会像橡皮筋一样反弹回正常的相处模式。他们在机场道别,没有会保持联系的承诺。Jared看着Jensen登机,和Jensen握手——为了基督的握手!——之后,Jensen手掌的温度仍在Jared手中徘徊不去。

“你们分手了。”Sandy惊讶地说,当Jared随口提起这件事,就好像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说的就像我们是一对一样。”他烦躁地回应,“我们只是朋友,合作影星。”

她睁大眼看着他,就像他疯了。“Jared,你和Jensen……你们不只是朋友。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不知道,”他答道,突然一股没顶洪流般的悲伤攫住了他,因为她是对的,他们不只是朋友。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他们拥有有些人一辈子都渴望的友谊。而现在……现在他们不再拥有了。“我真的不知道。”

当晚他给Jensen打电话,但它进入了语音信箱。他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于是他挂了,没留一句话。他没有打过第二遍而Jensen也没有回拨。

“要是罢工不结束怎么办?他们会砍了这部剧吗?”两周后Sandy问道。她人在洛杉矶,为一个他们都知道她不会获得的角色试音。

“要是罢工不结束他们会砍了这部剧?”Jared问了回去,片刻之后他才意识到他们在说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

要是这事就这样了怎么办而你还不打算补救,她是这个意思。要是我*去*补救了但事情还是这样那怎么办呢,他想说的是这个。要是我们回到过去,最终只是再次分开?What a hell?

就在此刻他意识到他并不希望就这么结束。他不想让*他们*结束。他想让他的剧回来,也想让Jensen回来。他希望他最好的朋友再次成为他该死的黄金死党。他使得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从他身边溜走了而他还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会发生?

他没给Jensen打电话,而是借了爸爸的卡车开往理查逊。

他出现在Jensen父母的门阶前,浑身发热还冒着汗。他是如此的不确定,几乎要转身离开。

Jensen的母亲开了门,似乎并不惊讶(至少在看到他的时候)。她朝他微笑,告诉他进屋直走,Jensen正在后廊外点火烧烤。即使隔着整个屋子Jared能闻到烧烤味儿,炊烟和木炭,血液滋滋作响,留下一块完美的烤肉。

当Jared走出游廊时,Jensen抬起头来看他。他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发白,脸上的雀斑在他们分开的日子里变多了,而他向他投注的谨慎的目光让Jared突然意识到已经有六个月过去了。

“Hey,”他说道,紧张地一舔嘴唇,“闻起来好香。


“吃起来更香。你饿了吗?”Jensen问,就好像Jared是穿过一条街出现在这儿,而不是开了三个小时车来看他。

Jared点头,嘴角缓缓上扬成一个傻笑:“Always.”

Jensen笑了,就像他们认识的第一天,Jensen绿眼睛快活地凝视着Jared,眼角皱起笑纹,他笑着对Jared说:“伙计,你真是个笨蛋。”

Jensen递给Jared一杯啤酒,他们站了一会儿,在自从上个春天就不曾有过的怡人的宁静里,他们啜着啤酒,翻动着烤架上的牛排。

“我们回去了吗?”Jensen突然说道,没有抬头,随意地就像这无关紧要而不是关乎一切,“我们两个?”

Jared吞咽了一下,仿佛有肿块在他喉咙里。“是啊,”他声音沙沙的,“是的,我们回去了。”

“很好。”Jensen慢慢点头,就像自言自语,“那挺好的。”

他们在餐厅里吃饭,餐桌上摆着蜡烛和花瓶,里面插着似乎是刚从花茎上轻率地剪下的玫瑰花。这感觉有点像Jared回到了高中在和Susan Brandon(苏珊·布莱顿)约会时他第一次面见女方家长。这有点蠢因为事情不是这样而且他也不是第一次来这儿。他们的第一个夏歇时,他开车来这里三次而Jensen去他那的次数至少一样多。当然那已经是十八个月前的事了。

Jensen的妈妈一直在劝他多吃一点,还要不要再来杯酒或者小甜点?她一直都在微笑,似乎因为他的存在而高兴万分,就好像Jared是Jensen从幼儿园开始第一个带回家的朋友。这让Jared觉得自己蠢透了。

他看了一眼Jensen但后者只是埋头吃饭,眼睛黏在盘子上。他看上去有点紧张,他两肩之间的T恤耸起了褶子,他表情就像是在吃着橡胶,下巴绷紧而眉头皱起。

“你们俩男孩出去转转,享受好天气。我打赌你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谈。”她一脸心照不宣地微笑着,然后补充道,“你留下来过夜吧,这么晚开车回去没什么意思。”

Jared开口,不确定要怎么回答——他真的没有想那么远——但在他回应之前Jensen说道:“他会在这里过夜的,妈妈。不用担心。”

然后他们再次走到游廊外,手里拿着扎啤,没说出口的话在他们四周空气里盘旋。Jared啜了口啤酒,凝视着院子。院子很大,草坪就像沙子一样发干。

“我可以去住旅馆。”他终于说道,Jensen突然抬起头看他。“我是说,我没想要……”

“别犯傻了。”Jensen打断他。他听上去有些生气:“以前你可从来没有因此烦恼过。”

Jared退缩了一下。他不知道Jensen说的是他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在……在事情变糟之前。“呃,好吧……”他试着笑了笑,“可能你需要知道,我想要的只是这里来。”

Jensen只是摇摇头,仍看起来有点生气。他把啤酒放在一边然后转向Jared,表情有点奇怪。

“我想你,伙计。”他开口说,而Jared意识到他说的不是几星期前而是几个月前,几个月前Jared就在这儿,而也有可能是在几公里远的地方。“我只是……”Jensen看向一边,叹了口气,稍稍摇了摇头。“你知道的。”

“是啊。”他们站得太近了,他能感觉到Jensen的呼吸吹在他的手臂上,这让他的头发就像狂草一样立起来。“我很抱歉。”

Jensen挥开了它,仍没抬起头。“不只是你(感到抱歉)。”他说,“我们俩都是。”

“我之前被吓着了。”Jared承认道,话语在他有时间在脑子里过几遍之前就脱口而出。

Jensen因此看向他,缓缓地眨眼睛。“被什么吓到了?”他最后问道,听起来小心翼翼地,就像他不确定是否想知道答案。

Jared吞了口口水,“我们,我,你……这一切,我们所拥有的。”

Jensen瞪着他,黑着脸。一辆车沿着街道开过,一只狗在遥远的某处吠叫。屋子里在放着某部情景喜剧,Jared可以听到Jensen的母亲和电视里的笑声一起笑着。他仍能在Jensen的发间嗅到烤肉味。这味道就像是德州,像是太阳和家。

“就像创口贴。”Jared说,觉得自己很蠢。“每个人都说你只要把它们扯掉就好了,你知道的。克服这个。但是事实,这很疼。就像地狱一样。所以我觉得……我觉得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你知道的。”他耸肩,觉得气氛尴尬了十倍不止。

Jensen眨眨眼,舔舔唇,皱起眉头。

Jared看向一边。该死。

“哥们,这是个隐喻吗?”Jensen最后说道,“我没听懂。”

Jared做了个深呼吸。他花了三个小时思考过去几个月里明显在他脑中盘旋的事情,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仍旧不能很好地组织语句去表达它,好使自己听起来不像是一个正在讨论被爱情禁果的十二岁的小女孩。

“我没有想过我们会续订,上个春天,而这一切TMD吓到我了,哥们,想着一切可能就这样了。可能我们不能在像以前一样让对方二十四小时为自己疯狂再一年了。然后我们被续订了但我只是……我不能不想这个,想着下一年怎么办呢?拍摄结束了呢?然后会怎么样?”

他抬起眼睛看Jensen,觉得十足的尴尬和愚蠢,即使他看到了Jensen像以前一样柔软的微笑,那种笑容好像在说:“你笨得无可救药,Jared Padalecki。”

“不要,不要笑我。”Jared说,声音听起来比他想象得更受伤,Jensen的笑容一下就消失了。

“我没有。”他飞快地说。“基督,Jared,没有。”他垂下目光,指甲挠着啤酒瓶的标签。“我没有。”他重复道,语气比前一次更安静。

Jared等待着,但等来的只是沉默。他喝完了自己的啤酒但仍握着酒瓶,把它在手掌间转来转去。他一点也不知道Jensen正在想什么。他只是坐着,僵硬得像个雕像,半空的酒瓶抵着他的大腿。令人不安。

最后Jared忍不住了。他夸张地伸展着肩膀,好像想要让疲劳的肌肉放松下来,然后打了个哈欠,幅度小得经过深思熟虑但是足够引起注意。他晃着瓶子叹了口气,然后站起来。

Jensen捉住了他的手腕。他手指温暖,压着Jared脉搏的地方有些发潮。“Jared,”Jensen说道,声音的边缘有什么Jared没有认出来的东西。

“我就是去……”他开口,无力地摇着瓶子,但Jensen抬起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话都卡在他的喉咙里了。“什么?”

Jensen凝视了他一会儿突然垂下了眼,握住Jared腕子的手也放开了。“也给我带一瓶。”他说,声音听起来有点粗糙。

Jared犹豫了,他其实没再想拿瓶啤酒,再加上因为贪杯而翻Jensen父母的冷藏柜感觉怪怪的。但Jensen没有再抬头,只一味凝视着外面的黑暗。Jared点点头,溜进了房子。现在里面很安静了,他在想会不会其他人都已经睡了。他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当他回到外面的时候Jensen坐在那儿,脑袋埋在手里,空就批放在旁边。他被关门声下了一跳,坐直了,用手抹着脸。

“头疼?”Jared低声问道。

Jensen没有回答,但当Jared递给他啤酒的时候,他双眼映入了廊灯的微光,那双眼或许比原来更亮了。

“累了。”Jensen说。这听起来像是真相,但不是全部的真相,只要真相,帮帮我上帝。

“很晚了,其他人都睡了,我想。”Jared告诉他,因为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安全的话题,“或许我们应该……”

“或许吧。”Jensen说,但他没有动。

Jared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于是他只是再次坐在旁边。他们沉默地坐在,肩靠着肩,凝视着已被黑暗笼罩的游廊。他们没有再碰啤酒。

“就是……”Jensen终于说。他声音听起来像砾石,于是他清了清嗓子,“你知道的……”

Jared看向他。回答“是啊”是如此简单。一次耸肩,一个微笑,假装他们没有正在用没说出口的语言进行整场谈话。他们互道晚安,然后上床睡觉,然后明早一起微笑或是放声大笑,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他说道:“不,我不知道。告诉我。”

Jensen凝视着前方。眼睛眨得那么慢,Jared不由想象他能听见那长得像人造的一样的睫毛扫动着空气。

当Jensen突然行动,如此简单,如此*不可避免*,以至于Jared甚至都没有惊讶。他接受了Jensen的吻,就像接受了他其他一切一样。就像他三年前邀请Jensen来到他的生命里。在从那时起到现在的某个不能确切给出的时刻,邀请他来到他的心里。他手指触上Jensen的面颊,在他意识到之前手指就在他脸上缓缓移动,在黑暗中轻抚过那张熟悉的脸,眼角柔和的纹路,饱满的嘴唇。Jensen的睫毛轻刷着他的食指,轻得像精灵翅膀。

Jensen退了回去,有那么一刻,他们只是坐着,额头相抵,分享着空气,空气的味道就像是德州、牛排和冰啤。

“这个。”Jensen最后说,声音微颤,“就是,你知道的,*这个*。”

Jared吞咽着:“Okay.”

Jensen吃惊地轻声一笑。“Okay?”

Jared笑了:“是啊,Okay。”

他吻上了Jensen。感觉甚至比刚才更好。


“你快乐吗?”Sandy问道。这是一个星期天,上午十点。她把自己最后的东西打包,存放那些物什的盒子太小了,放不下一颗破碎的心。

“是的。”Jared说,把她拉向了一个温暖又坚实的怀抱,“谢谢你。”

“无论如何你们都会幸福。”她说道,“你和他,这是不可避免的。”

他点头,但并不确定她的话是不是对的。他可能会犯蠢犯得厉害,也没有什么能保证他不会把一切搞砸。即使罢工结束了,而剧集也迎来了第四季。这只是他的习惯。

“你确定你还好?”他问道,为她梳着头发,最后一次了。

“是的。”她笑着说,“别再道歉了,这是最好的结果。再者说,我觉得我一直都知道,从我见到他那刻就知道了。”

是啊,Jared想道,我也是。

他挥手向她道别,看着出租车远去,然后走回房子,轻轻关上身后的门。Jensen仍在睡着。当Jared爬回床里时,他甚至没有翻身。



FIN


七月七日长生殿

2019/5/17(记者采访)

提问:你有机会在决赛和Faker约会了,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DL:Jensen会暴打他。


🈶🈚家庭剧本

2019/5/17(记者采访)

提问:你有机会在决赛和Faker约会了,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DL:Jensen会暴打他。


🈶🈚家庭剧本

老蒋不是老姜
我就是发现一张Jensen的图...

我就是发现一张Jensen的图片,好喜欢,想换个头像,为毛试了10多次都没成功,好气哦!不行,还是要发出来要大家看看我们的盛世美颜,哈哈哈哈哈哈!
恭喜Ackles导演了,期待15季有个完美的结局。好想听到你的新歌啊,上次的son of Bitch也很好听啊!

我就是发现一张Jensen的图片,好喜欢,想换个头像,为毛试了10多次都没成功,好气哦!不行,还是要发出来要大家看看我们的盛世美颜,哈哈哈哈哈哈!
恭喜Ackles导演了,期待15季有个完美的结局。好想听到你的新歌啊,上次的son of Bitch也很好听啊!

来自异世的凳子
【出本】就剩上面两本,最后一本...

【出本】就剩上面两本,最后一本时间回廊已经被预定了!价格可议!喜欢的找我!走咸鱼!

【出本】就剩上面两本,最后一本时间回廊已经被预定了!价格可议!喜欢的找我!走咸鱼!

冷白山先生是一只猫

一个混邪脑洞

聊天口嗨整理的可能有点乱?

g2赢了之后,阿p在推特上和大师兄互飙骚话,两个人怼来怼去发展到线下solo的阶段。

各自带着兄弟出去准备干一炮()

然后没打成,去了酒吧,喝嗨了,两眼一黑直接断片儿

 

早上,宿醉的大师兄醒过来,发现自己怀里搂的是Jensen——刚刚和sneaky分手哭的像是小屁孩被他强行带出去撑场子的Jensen

大师兄倒吸一口凉气

靠 我傻儿子被我日了吗?

他连忙摇醒Jensen,问发生了什么

Jensen一脸懵逼

 

然后被子里缓缓探出来阿p的头

 

三个人静止了

 

大师兄 what the...

聊天口嗨整理的可能有点乱?

g2赢了之后,阿p在推特上和大师兄互飙骚话,两个人怼来怼去发展到线下solo的阶段。

各自带着兄弟出去准备干一炮()

然后没打成,去了酒吧,喝嗨了,两眼一黑直接断片儿

 

早上,宿醉的大师兄醒过来,发现自己怀里搂的是Jensen——刚刚和sneaky分手哭的像是小屁孩被他强行带出去撑场子的Jensen

大师兄倒吸一口凉气

靠 我傻儿子被我日了吗?

他连忙摇醒Jensen,问发生了什么

Jensen一脸懵逼

 

然后被子里缓缓探出来阿p的头

 

三个人静止了

 

大师兄 what the fucccccccccccck???阿p你怎么在这啊???

阿p表示我也不知道啊???发生啥了说好的打一架你现在不如打我一顿把我打醒啊???

大师兄摸了一下自己身后,露出来比较欣慰的表情 

还好还好

 

阿p跟着摸了一下自己,也比较放心的点点头

 

Jensen一伸手,一手黏糊糊

 

整个人表情都不太好,强压内心的崩溃,说,我去清理一下

 

裹着浴巾往厕所跑,推开门

是叼着牙刷的大魔王

 

四个人陷入僵止

 

结局是三个欧美老哥屁滚尿流地滚出房间,一回头,大师兄看了一眼熟悉的门牌号

 

这是coreJJ的屋子啊???

 

 

所以当天打比赛的时候,大师兄一直在和Jensen比划

其他人认为他们有什么隐藏武器

实际上 

大师兄:所以昨晚到底是几个人?

Jensen:所以昨晚谁上了我 ???为什么在下面的永远是我 ???

 

比赛打完之后(不管谁赢,这不重要)Jensen是最慌的那一个

 

不光是他不知道是谁上了谁

主要是刚刚和sneaky分手就出去做鸡

他整个人都不太好,非常不好

然后这个时候的阿p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打开是他们一群人混乱的场面

嗯,视频的名字很简单,就是简简单单的复仇两个字

这个时候的阿p已经开始慌了,因为他不知道这个视频流传出去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他就非常方,他就迅速的找到了大师兄以及杰森,三个人围在电脑前对着邮箱陷入了沉思

阿p进行了一番细致的推理

 

最后得出来罪魁祸首是coreJJ

 

无辜被cue的j妈:?

 

大师兄就把他的头摁在键盘上说,你忘了那天早上 们在房间里看到的还有一个人吗?

阿p:对哦!

 

三个人火急火燎的找到了faker

马圆圆想要拦着,看了一眼对方的肌肉,想了想

往后退,并且把faker还往前推了推

说,要打你们随意,请不要波及队友

李哥:微笑.gif

 

想要威胁faker把视频删掉的三个人开始吓唬李哥

但是你李哥不是吃素长大的

拒不承认 不知道不清楚不是我我是来借牙膏的

三个人恨不得把他吃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屋子

jensen一推门就开始哭,因为他觉得他和sneaky再也没有后文了

大师兄就手足无措的去安慰他

路过的j妈一脸冷漠,

j妈:彭亦亮你也有今天

大师兄问,你咋一脸冷漠也不来安慰咱傻儿子

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就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全知道了?

曹容仁就用一种类似悲天悯人的口吻,说

是我找来faker给你们拍视频的。

 

大师兄:????

他就继续补刀,说, 我回到我的酒店的时候,你们还没结束

(想象一下:

corejj推门

一床上的人,一屋子味道

 

关门

 

一回头,faker举着相机,冷漠

 

大魔王的复仇.rmvb)

 

然后那天路过的tl上野发现有一个人跪在辅助的酒店房门口

 

门一直没有开过

 

jensen的网页搜索记录一直是,如何让别人保持秘密,如何挽回前男友之类的,非常奇怪的浏览痕迹,刚分手也不好主动去找sneaky,就自己一个人45°仰望天空流泪

他左思右想,找一堆朋友借了一些韩服的账号,小心翼翼的给faker当了几天狗,又在排到对面的时候又送了几波分

那几天韩娱纷纷评论说,即使季中赛失败,大魔王依旧没有气馁,专心冲分,最近段位一直上涨

大魔王NB

 

Jensen最后还是忍不住找faker要了好友位

不出意外地被拒绝了

他不得已求助了大木老师

和corejj一个表情的大木老师默默地给了他壳的联系方式

快哭出来的Jensen惨兮兮地给faker发了消息

对面一直没回

倒是sneaky发了一条“??????”的推特

 

Jensen崩溃了,跑到还在corejj门口跪着的大师兄面前哭

双c哭成一团

 

坐在屋子里的曹容仁:好吵.gif

他手机里

刚刚装死的大魔王回了他一个愉悦的表情包

 

合作愉快.gif

(总而言之是南韩的全部胜利?)

破茧

今年3月31的vegas Con的新番(>﹏<)
先是有粉丝说自己的帽子丢了,钩子就把自己的帽子送给了粉丝。
珍妮就马上把手表取了藏起来,然后给钩子说手表丢了,哈哈哈像吃醋一般。
果然钩子就一脸宠溺无奈的表情马上把手上的手表取给他了,珍妮得意的小模样太太太可爱了啊!
最棒的是得逞的美人竟然扑到钩子怀里尽情撒娇啊啊啊啊!!!!
然后钩子就坐立不安的说:“jensen,my underwear just for lost . ” 台下只剩一片尖叫了哈哈哈。
我是看得血槽都空了啊,好久没有看见两人在台上这么亲密了,特别是美人这样主动撒娇的样子真的不多啊,一般都是钩子比较激动,珍妮比较傲娇的(>...

今年3月31的vegas Con的新番(>﹏<)
先是有粉丝说自己的帽子丢了,钩子就把自己的帽子送给了粉丝。
珍妮就马上把手表取了藏起来,然后给钩子说手表丢了,哈哈哈像吃醋一般。
果然钩子就一脸宠溺无奈的表情马上把手上的手表取给他了,珍妮得意的小模样太太太可爱了啊!
最棒的是得逞的美人竟然扑到钩子怀里尽情撒娇啊啊啊啊!!!!
然后钩子就坐立不安的说:“jensen,my underwear just for lost . ” 台下只剩一片尖叫了哈哈哈。
我是看得血槽都空了啊,好久没有看见两人在台上这么亲密了,特别是美人这样主动撒娇的样子真的不多啊,一般都是钩子比较激动,珍妮比较傲娇的(>﹏<)。两只大宝贝真的实在是太可爱了,爱死你们了!

破茧

应小伙伴要求发几张甜图哈(>﹏<)

应小伙伴要求发几张甜图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