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ensen ackles

80023浏览    6665参与
不系舟


一组丁哥。
随便调的呜呜呜


一组丁哥。
随便调的呜呜呜

Ray Un_该闭嘴了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778644


#J2

#推文

#AO3


你该知道的都在图片里√


Quarterback!Jared × Cheerleader!Jensen


Summary:

Jared is so annoyed with the distracting little piece of skirt and long legs called Jensen. 

All he could think about is fucking whatever is under that skirt...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778644


#J2

#推文

#AO3


你该知道的都在图片里√


Quarterback!Jared × Cheerleader!Jensen


Summary:

Jared is so annoyed with the distracting little piece of skirt and long legs called Jensen. 

All he could think about is fucking whatever is under that skirt.

-

概要:

由两条长腿和一片小短裙组成的叫做Jensen的东西让Jared很烦躁。

他唯一能思考的东西就是cào那个裙子下的秘密。

-

*垃圾自翻

花君年

想求一下b站有关年轻时珍妮的视频,像剧cut什么之类的,主要是想找好久之前看的一个有关年轻时珍妮的一个剧,我记得一点点剧情,好像是在一个森林里被打断了腿,还有一个是穿和服的视频(做到一半突然发现找不到素材了,想求大家帮个忙_(´ཀ`」 ∠)__ )

想求一下b站有关年轻时珍妮的视频,像剧cut什么之类的,主要是想找好久之前看的一个有关年轻时珍妮的一个剧,我记得一点点剧情,好像是在一个森林里被打断了腿,还有一个是穿和服的视频(做到一半突然发现找不到素材了,想求大家帮个忙_(´ཀ`」 ∠)__ )

变脸怪与不笑猫
( ͡° ͜ʖ ͡&...

( ͡° ͜ʖ ͡°)美国甜心宝贝

好想把头枕在上面









( ͡° ͜ʖ ͡°)美国甜心宝贝

好想把头枕在上面


双飞贾米bot

一个勇者的故事

标题:一个勇者的故事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勇者是注定要打败魔王的人。
但魔王在被勇者打败之前便先行被讨伐了,十分不讲信用。

※此文未完结※
会尽快着手更新,但无法保证具体时间,如若介意可以待完结后再食用。
后续更新将不在lof另开新文,而是直接于本文编辑,带来不便十分抱歉。


标题:一个勇者的故事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勇者是注定要打败魔王的人。
但魔王在被勇者打败之前便先行被讨伐了,十分不讲信用。

※此文未完结※
会尽快着手更新,但无法保证具体时间,如若介意可以待完结后再食用。
后续更新将不在lof另开新文,而是直接于本文编辑,带来不便十分抱歉。



双飞贾米bot

史莱姆

标题:史莱姆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Jared是只史莱姆,最普通的那种。

黏糊糊的小甜饼一枚。


标题:史莱姆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Jared是只史莱姆,最普通的那种。

黏糊糊的小甜饼一枚。



双飞贾米bot

双A

标题:双A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Jensen和Jared是一对Alpha恋人,除了没有真正的插入之外,他们的生活和寻常夫妻一样,Jensen对此很满足。
但Jared不是。


标题:双A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Jensen和Jared是一对Alpha恋人,除了没有真正的插入之外,他们的生活和寻常夫妻一样,Jensen对此很满足。
但Jared不是。



双飞贾米bot

B/O

标题:B/O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身为Beta,Jensen嗅不到他搭档的Alpha信息素有多迷人。
但他知道一点:Jared屁股里绝对含着东西。


标题:B/O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身为Beta,Jensen嗅不到他搭档的Alpha信息素有多迷人。
但他知道一点:Jared屁股里绝对含着东西。



双飞贾米bot

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

标题: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圣诞老人要给他努力工作的小驯鹿一点奖励。


标题: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
配对:Jensen Ackles/Jared Padalecki
摘要:圣诞老人要给他努力工作的小驯鹿一点奖励。



assassin_playU

今天看红头罩之下发现是Jenny配的音,然后突然想起来这张了

说起来存图的时候还不知道Jason是谁来着【捂脸】

图源微博@Jensen_Ackles中国影迷会,时间应该是去年万圣节,转自Jenny的ins

今天看红头罩之下发现是Jenny配的音,然后突然想起来这张了

说起来存图的时候还不知道Jason是谁来着【捂脸】

图源微博@Jensen_Ackles中国影迷会,时间应该是去年万圣节,转自Jenny的ins

阿克斯夫人

我爱他每根睫毛每根胡茬子啊啊啊


我爱他每根睫毛每根胡茬子啊啊啊


变脸怪与不笑猫

日久见人心 四 (未授权翻译)

简介:末日文设定,两人相遇的时候Jared23岁,Jensen15岁(很可能不满15岁)

警告:未成年、性行为描写、粗话、不自愿、半自愿、鞭打、路人死亡、暴力(反正很黑暗就对了)

原文:You've ruined me -------lilja82 

原文链接:https://lilja82.livejournal.com/15804.html(不用翻墙)


第四章

他们坐在太阳底下,浑身暖洋洋地看着石滩上晒着的衣服。Jared 没有什么可说的,Jensen看上去也不像要开口的样子,所以他们很有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身边坐着一个人与一个人呆着感觉是不一样的。多个人多双眼睛...

简介:末日文设定,两人相遇的时候Jared23岁,Jensen15岁(很可能不满15岁)

警告:未成年、性行为描写、粗话、不自愿、半自愿、鞭打、路人死亡、暴力(反正很黑暗就对了)

原文:You've ruined me -------lilja82 

原文链接:https://lilja82.livejournal.com/15804.html(不用翻墙)


第四章

他们坐在太阳底下,浑身暖洋洋地看着石滩上晒着的衣服。Jared 没有什么可说的,Jensen看上去也不像要开口的样子,所以他们很有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身边坐着一个人与一个人呆着感觉是不一样的。多个人多双眼睛,自己的一举一动总觉得都被人看在眼里,时间长了,不找点话说就浑身不自在。遗憾的是Jared的嘴巴太久不用已经生锈了。虽然他们之间没讲过几个字,但Jared已经感觉这几天把一辈子要讲的话都讲完了。

天渐渐地黑下去了,Jared去检查了各个陷阱,发现他们抓到了一只松鼠。他生起一堆火,等着Jensen抱着柴火从林子里回来,然后他拿出小刀,让Jensen在旁边看着他是怎么把肉从皮上割下来的。

Jensen的手是颤抖的,看得出他之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Jared好奇这个小孩之前是通过什么方式填饱肚子的。他不愿细想,但同时又好像必须要找到一个答案。Jensen身上有些东西是Jared弄不明白的,他看上去像是一直被人保护的很好,从未见识过现实世界的残酷一样。

几个小时之后,余烬也渐渐熄灭了。那只松鼠是他们唯一的晚餐,不管他们吃完之后有没有饱,他们都只能接受。思虑再三,Jared还是决定开口问他“你那条项链是从哪儿来的?”

几码开外的Jensen,隔着火堆,坐在Jared对面。他的脸映在火光中,显得奇异的宁静。Jared的问题显然让他不太开心,他抬着头打量着Jared,不确定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我妈妈。”短暂的停顿之后,他作出了回答,回避着Jared的凝视。

“她死了吗?”

“嗯。”Jensen说着,垂下了眼帘。
“她是怎么死的?”Jared追问着。 

Jensen的嘴抿成一条细线,摆出无可奉告的架势。几分钟之后,他还是没有开口。在这一刻,Jared决定自己忍够了。

“听着,我知道你是在躲着什么人。现在我要你告诉我,你在躲着谁,为什么躲,如果你不从头说清楚,我不能让你留下来。知道吗?”

Jensen的呼吸声都在颤抖着,透过火光,Jared 看到他那双大大的眼睛闪闪发亮,写满了痛楚。

“说吧。”

他试着开了几次口,好像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然后他开口了,因为紧张捏紧了喉咙,声音颤抖着“我是在农场里长大的。我,我还记得,我们家养过好多马。大概是在我六岁的时候,事情开始变得很糟糕。然后,我爸爸就放走了很多马。他不知道该拿它们怎么办,我们喂不起这么多。然,然后.....”

讲到这里,他必须停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刚才他呼吸不上来了一样。Jared看到他的双手在微微颤抖着。

“没关系的。”他说。

“我们有一个避难所。我们打算等局势失控了之后躲在里面。一开始,我的父母只是把食物藏在里面,但是在我爸爸中弹之后,我们就搬到里面了。他的腿本来没事的,妈妈都把那颗子弹拿出来了。但是有一天,他突然就倒下去了,然,然后,他。我哥哥觉得可能是有一个血块堵住了他的血管。”

Jared 僵住了,他不知道Jensen之前有没有把这些告诉过任何人。

这世界上有太多故事无人知晓,也永远不会被知晓。

“你们在里面待了多久?”他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一开始我们有的时候会在晚上出来活动,一般都是我哥哥出去找东西。但是,有一天晚上,他再也没有回来。之后,我妈妈就不让我和妹妹出去了。”

Jared感觉到了这几个字沉甸甸的分量。

“你们这样过了多久?”

Jensen叹了口气,好像只是说话就让他精疲力尽。

“大概有四年吧,,,我觉得”

“然后呢?”

“我们没有吃的了,饿了一段时间之后,妈妈就带着我们走了。”

“你们待在下边能干点什么啊?无聊的都要发疯了吧。”

Jensen看向火堆,眼神空洞,好像此刻他的灵魂并不在这里。“不...不,我妈妈会给我们念故事。《圣经》里面的。然后我们祈祷。我和妹妹老是一块玩,一起读书。妈妈一直告诉我们有一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那一天到了的时候,我们就能出去了。”

“你们出去之后怎么样了呢?”
“我们到处流浪,我....不习惯外面的世界,还有,和别人讲话。”

“你那时候多大?”
“12岁。我们遇到一对老夫妻,他们收留了我们。他们家有一个花园,妈妈不让我和妹妹在外面乱跑,但我们有时候可以待在花园里。我们在那里待了差不多一年。”

Jensen停下来,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Jared没说什么,他等待着。
“然后有一天,他们来了。几个男人。他们要抢走妹妹,妈妈试着反抗,但是他们把她也一起带走了。他们杀掉了,老爷爷和老奶奶,然后,妈妈让我快跑。”

Jensen的喉头哽住,但他没有哭,只是停了一会,然后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讲着:“我...我后来找到她了。我是说,我妈妈。他们过了几天把她丢在了路边。但是她有点不对劲。他们打了她,还有,我觉得她的头也受伤了,因为她没办法好好讲话,也记不得事情了。我尽力照顾她了。我们住在老爷爷和老奶奶的家里。冬天来了,然后有一天,她开始咳嗽。”

Jared 低头看着地面。他已经猜到了故事的结尾,故事总是这样结尾的,人们开始咳嗽,倒下,再也没有起来。没有盘尼西林,没有食物,居无定所。

Jensen也垂着头,他看上去很累了。

“还有呢。”

“我,我流浪了一段时间。我很饿。然后我遇到了一群人。他们一开始对我挺好的。但是之后他们就不让我吃东西了,因为我不能白吃。他们,他们很坏。他们比我要大。有一个人,他,他一直欺负我。我有次不小心听到他们说要把我卖掉,所以,我就趁着他们睡觉的时候偷偷跑了。”
“他们是强盗吗?”

“算是吧,他们有枪,他们会抢走所有能带走的东西。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才和他们待在一起的。”

“如果你有的选的话,你不会留下的吧。”

“嗯。”他的声音很轻,没有抬起头。

Jared 花了一点时间想着Jensen的故事,思考着“那你待在他们那里了快两年了吧。如果你现在是15岁,在差不多,13岁的时候,埋葬了你的妈妈的话?”

Jensen什么也没说,只是垂下眼睛盯着地面,双手紧握住他颈间垂下来的十字架。

“我是说,你现在是15岁,对吧?”
“我觉得应该是吧。”Jensen嗫嚅着,躲闪着Jared的视线。

“什么叫你觉得?”

“他,他们没有记时间的习惯,所以...”Jensen结结巴巴地说着,手指又开始绞着脖子上的银链。

Jared 感觉到一阵恶心。Jensen必须是15岁。他必须是。否则,Jared就变成了他所厌恶的那种人了。好一会,他们两个人都一言不发。时间越久,Jared就越不自在,他想要转移话题。

“你信上帝?”他声音沙哑,好像嗓子里卡着什么。

“嗯。”Jensen小声回答着。

“你爸爸,他也信教吗?”

“对,他们都是教徒。”Jensen的手下意识地握住了脖子上的十字架,抚摸着。

“他和妈妈总是告诉我们,在像现在这样艰难的时刻里,记住当一个好人是多么重要。就,就是,不能泯灭人性,不要自相残杀。”

Jared 安静地坐着,他想起一些令人不悦的事情,他更愿意遗忘的事。他越是想要把它们推到一边,那些画面就越是跳跃在他眼前。

“那又怎样?什么叫好人?你觉得我是坏人吗?”他的语气激烈。

Jensen迅速抬起了头,他的眼睛睁得很大,嘴巴张开着。

“不,不,那,我不是那个,你,你不”他用破碎的句子解释着,脸颊飘起一阵绯红。

“告诉你吧,不用费劲了。半天了都放不出个屁,结结巴巴烦的我都想把耳朵堵起来。反正,像你这种胆小鬼,嘴里也没有一句真话。”Jared念叨着。

Jensen立刻闭上了嘴巴,垂下了头看着地面,一个字也不肯再讲。

Jared 几乎感觉到了内疚。他的父亲过去曾经说过让某个人闭上嘴的最佳方法不是直接让他们闭嘴,而是用讽刺刺痛他们。但是Jared要说的是事实,这正是Jensen需要的,不管事实是否伤害到了他。

“像你这样有吃有喝的躲在避难所里,每天只要坐着不动,祈祷着做个好人当然是轻松得很”面对着他突然爆发的怒火,Jensen往后瑟缩着。“但是像我们这种人,真的没时间想着怎么当个好人。你知道,为什么吗?光是忙着不死掉,就已经忙的要死了。”

Jensen的脸变得更加苍白,他把膝盖抱在胸前,缩成一团,沉默得像块石头。

Jared 感觉到了愤怒。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竟然让自己被一个可能不满十四岁,不知世事的毛孩子激起了怒火。愤怒就意味着暴露了自己的弱点,他不喜欢这样,他不想这样。

“无所谓吧。嘴上说的冠冕堂皇总比真的去做容易的多。”

Jensen舔舔他的下嘴唇,努力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Jared看到他坐在火堆的另一边,全身僵硬的像根绷紧的弦。

潮水般的疲惫突然卷走了他,他已经受够了今天发生的一切。他只想睡觉,等着醒来之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快点过来,睡吧。”他站起来,甩掉牛仔裤,然后钻进睡袋里。

Jensen没有动,像冻在了原地。

“过来!”Jared突然发作,不明白为什么Jensen只是坐在那里,就足够让他良心不安。 

Jensen被这一吓,立刻站起来,紧张地开始脱衣服。在寒风中,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跪在睡袋旁,准备爬进来。Jared伸出手把他拖进来,贴在自己的胸前,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的两条胳膊夹着Jensen,让他动弹不得。原来他就是这么夹着自己的枪的,只有这样他才睡的安稳。

后背抵着Jared的胸膛,Jensen一动也不敢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什么都没有说。他的嘴巴张张合合,却只发出一些细碎的叹息,好像他想说点什么但是又怕自己会开始结巴。Jared 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不确定Jensen会说些什么。

“我不觉得你是个坏人。”

Jensen的声音很轻,一缕烟一样消逝在无穷的黑夜中。





只能说,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双飞贾米bot

短篇合集(JAJP)

不足千字的小短篇们。
后续若有短篇更新将不会新开文章,而是直接在本文编辑,如有不便十分抱歉。
考虑到lof按tag分类的使用模式,洁癖党应该比较多,遂将JAJP单独列出来。凹党朋友可以直接点Entire Work食用。

奶牛男孩Jared

Jared想要⭕乘


不足千字的小短篇们。
后续若有短篇更新将不会新开文章,而是直接在本文编辑,如有不便十分抱歉。
考虑到lof按tag分类的使用模式,洁癖党应该比较多,遂将JAJP单独列出来。凹党朋友可以直接点Entire Work食用。


奶牛男孩Jared

Jared想要⭕乘



沐煦
求求哪位大佬有这张原图🙏🙏...

求求哪位大佬有这张原图🙏🙏
我之前还做了手机壳现在找不到了
麻烦了各位走过路过的老板帮帮忙❤

求求哪位大佬有这张原图🙏🙏
我之前还做了手机壳现在找不到了
麻烦了各位走过路过的老板帮帮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