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ewnicorn

49.7万浏览    3377参与
方时

讲真大家康康《天使在美国》里这个超软超可爱的加菲宝宝呢??

真的从头可爱到尾,动不动就又哭又闹好想抱抱他QAQ
明明要演病人但是身材超好脱了衣服全身肌肉我疯狂舔屏!!!!

中间有生病住院发脾气要找男朋友的那段我忍不住手动艾特卷老师

B站av号40152913第一部,相关推荐里有第二部

故事超级精彩,点击收获绝美小娇妻菲菲!!!

讲真大家康康《天使在美国》里这个超软超可爱的加菲宝宝呢??

真的从头可爱到尾,动不动就又哭又闹好想抱抱他QAQ
明明要演病人但是身材超好脱了衣服全身肌肉我疯狂舔屏!!!!

中间有生病住院发脾气要找男朋友的那段我忍不住手动艾特卷老师

B站av号40152913第一部,相关推荐里有第二部

故事超级精彩,点击收获绝美小娇妻菲菲!!!

莞菀.

嗑这些cp脑中反复单循的歌

妮妮趁自家老冰棍出差 和隔壁的托比搞上床了2333
妮妮and托比:我们官配不要面子伐?!

P1 《哈利波特》系列 ——— 斯莉
P2 《哈利波特》系列 ——— GGAD
P3 《超凡蜘蛛侠》系列—— 虫格温
P4 《社交网络》及RPS ———ME / Jewnicorn
P5 《指环王》系列及RPS—— AL / VO
P6    MCU  ————————  盾佩
P7    MCU  ————————  盾铁
P8  《唐的梅子餐厅》———  李托
P9...

嗑这些cp脑中反复单循的歌

妮妮趁自家老冰棍出差 和隔壁的托比搞上床了2333
妮妮and托比:我们官配不要面子伐?!

P1 《哈利波特》系列 ——— 斯莉
P2 《哈利波特》系列 ——— GGAD
P3 《超凡蜘蛛侠》系列—— 虫格温
P4 《社交网络》及RPS ———ME / Jewnicorn
P5 《指环王》系列及RPS—— AL / VO
P6    MCU  ————————  盾佩
P7    MCU  ————————  盾铁
P8  《唐的梅子餐厅》———  李托
P9  《奇迹小子》—————  唐托唐

此去经年

扎心了!是巧合吗?(感觉要疯)



――《最佳损友》



――无法再与你交心联手









自闭了

扎心了!是巧合吗?(感觉要疯)



――《最佳损友》



――无法再与你交心联手









自闭了

ultra

zombieland里有加菲!!!

zombieland里有加菲!!!

壹壹临

如果在十三岁那年相遇

睡前涂涂,不小心画幼了,十三岁应该是少年不是小孩了,衣服是p2那套。

如果在十三岁那年相遇

睡前涂涂,不小心画幼了,十三岁应该是少年不是小孩了,衣服是p2那套。

Zaly

二零一零到二零二零   我们永不下船


【成都 社交网络 十周年重映】


目前时间占定2020.1~3月的某一天!内容是电影加剪辑。


大家快加群一起讨论时间和wuliao鸭!!!

二零一零到二零二零   我们永不下船



【成都 社交网络 十周年重映】




目前时间占定2020.1~3月的某一天!内容是电影加剪辑。


大家快加群一起讨论时间和wuliao鸭!!!

梦中呓语

【jewnicorn友情向】重逢的N种方式1:班纳迷上了蜘蛛侠

班纳现在2岁多,话还说不利索,但不能免俗地已经进入了对超级英雄最着迷的时期。

他的父亲,不幸的是,对超级英雄没有任何兴趣。

但是由于他父亲的宠爱,显然,班纳成为了一个更美国式的小孩。

在纽约的街头,杰西带着班纳,而安德鲁路过。

本来杰西的脑子里还是惯常地回旋着那些“打招呼,或者不打招呼,哪个更突兀”的念头。

但是,你知道的,当你拥有孩子以后,一切都是不可能受控的。

于是班纳只是张开双臂大叫——“蜘蛛侠!”

于是,你懂得——

班纳拥有了一个可以来家里做客的蜘蛛侠叔叔,这当然比拥有一个卢瑟爸爸值得炫耀多了。

(完)

之后的一个(过于OOC)对话:

AG:所以,是我而不是托比或...

班纳现在2岁多,话还说不利索,但不能免俗地已经进入了对超级英雄最着迷的时期。

他的父亲,不幸的是,对超级英雄没有任何兴趣。

但是由于他父亲的宠爱,显然,班纳成为了一个更美国式的小孩。

在纽约的街头,杰西带着班纳,而安德鲁路过。

本来杰西的脑子里还是惯常地回旋着那些“打招呼,或者不打招呼,哪个更突兀”的念头。

但是,你知道的,当你拥有孩子以后,一切都是不可能受控的。

于是班纳只是张开双臂大叫——“蜘蛛侠!”

于是,你懂得——

班纳拥有了一个可以来家里做客的蜘蛛侠叔叔,这当然比拥有一个卢瑟爸爸值得炫耀多了。

(完)

之后的一个(过于OOC)对话:

AG:所以,是我而不是托比或者汤姆?

JE:你懂得,影视应用的推流,我可没注意。

AG(促狭地笑):骗子!我可不相信推流会把我的版本放在最前面。

JE(有点语塞):好吧,你是对的,我之后会记得优先给他看别人的版本,满意?

AG:那我之后也优先给我侄子看高斯林的卢瑟。

JE:啊那太棒了!我请求你一定要这么做!

两个人对视,然后爆发大笑。

(真·完)

老没出息小傻子

〔分骨肉——jewnicorn〕

当日初见细水边,


入眉底剔透,一眼万年。


把韶光惊艳。


席散后,时过事也迁。


欢聚悲里皆有定,


孤影笑无眠。


杯碎人散去,


任风翻此篇。


缘已尽,莫强牵。


——分割线——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当日初见细水边,


入眉底剔透,一眼万年。


把韶光惊艳。


席散后,时过事也迁。


欢聚悲里皆有定,


孤影笑无眠。


杯碎人散去,


任风翻此篇。


缘已尽,莫强牵。



——分割线——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老没出息小傻子

疯狂截图,然鹅没有高清资源啊!!!!

疯狂截图,然鹅没有高清资源啊!!!!

莞菀.

【十虐】
哪来年少多感伤,一心向南墙
别赖着啊别指望,没人背你回屋房
天然真切几分像,平添劳乱,蹉跎善良
少年心性岁岁长,何必虚掷惊和慌
皆是我曾途径路,不过两鬓雪与霜
此十年,彼十年
搏过命数已力竭
其实只想 再见一面

Ps:
跟风走一波,如有撞梗纯属意外『扶额』

一虐美人迟暮   —《泰坦尼克号》青/老年Rose
二虐爱恨糊涂   — MCU  Jamesha / 冬寡
三虐知己成陌路—《社交网络》ME / Jewnicorn
四虐国破家亡万骨枯—《霸王别姬》程蝶衣
五虐生离死别   —《了不起的盖茨比》盖尼/李托
六虐恩义不复  ...

【十虐】
哪来年少多感伤,一心向南墙
别赖着啊别指望,没人背你回屋房
天然真切几分像,平添劳乱,蹉跎善良
少年心性岁岁长,何必虚掷惊和慌
皆是我曾途径路,不过两鬓雪与霜
此十年,彼十年
搏过命数已力竭
其实只想 再见一面

Ps:
跟风走一波,如有撞梗纯属意外『扶额』

一虐美人迟暮   —《泰坦尼克号》青/老年Rose
二虐爱恨糊涂   — MCU  Jamesha / 冬寡
三虐知己成陌路—《社交网络》ME / Jewnicorn
四虐国破家亡万骨枯—《霸王别姬》程蝶衣
五虐生离死别   —《了不起的盖茨比》盖尼/李托
六虐恩义不复   — 《超凡蜘蛛侠2》虫绿
七虐求而不得苦— 《指环王》系列 AL / VO
八虐失而复得终踟蹰— MCU  Stony / 盾铁
九虐姻缘薄      — 《X战警》系列 EC / 鲨美
十虐人人似君影,仍道不如初 — Leo 

CalledBack

【Jewnicorn】你应该和犹太男孩谈恋爱(上)

*RPS注警,与他们无关

*AU向,作家卷✖️舞者菲

*不想搞现背了


Jesse是那种从头至尾“犹太要素”过重的男孩,在诱与受诱之间,摇摆他鲜艳的覆羽。


羊毛卷发,尖削下巴,褐色瞳仁。过深的眼窝,和过于神经兮兮的语速,都不是他身上最大的犹太性。你读过他写的故事才会明白,那是犹太民族作为流浪者和边缘人与生俱来的闪躲和自嘲,是一种小心翼翼的聪明。


所以他怀疑一切,包括任何纯粹的美和无辜的爱。


直到他在洛杉矶目睹另一只孔雀的开屏。


在他踏入钱德勒剧院之前,他已经写了一百零七个剧本,其中一百个都是在讲他的不相信,他不相信...

*RPS注警,与他们无关

*AU向,作家卷✖️舞者菲

*不想搞现背了


Jesse是那种从头至尾“犹太要素”过重的男孩,在诱与受诱之间,摇摆他鲜艳的覆羽。

 

羊毛卷发,尖削下巴,褐色瞳仁。过深的眼窝,和过于神经兮兮的语速,都不是他身上最大的犹太性。你读过他写的故事才会明白,那是犹太民族作为流浪者和边缘人与生俱来的闪躲和自嘲,是一种小心翼翼的聪明。

 

所以他怀疑一切,包括任何纯粹的美和无辜的爱。

 

直到他在洛杉矶目睹另一只孔雀的开屏。

 

在他踏入钱德勒剧院之前,他已经写了一百零七个剧本,其中一百个都是在讲他的不相信,他不相信政治正确可以消弭种族歧视,他不相信素食主义者是真的关心动物,以及他不相信十二岁男孩口中的“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他知道洛杉矶是天使之城,但他不相信有哪个地方,会真的有天使。

 

但那个年轻舞者几乎赤裸着降落的时候,却诠释了一种不需要洗涤的干净。他腰枝扭摆,放浪形骸,柔软无骨又绝对不含邪念。带着他残破的翅膀,和哀伤的眼眸。

 

没有比来自纯洁更深的引诱了。Jesse承认,天使在美国,天使在洛杉矶。

 

这是一种必须生在舞台,受到万人注目的美。Andrew自己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只是单纯地,热爱跳舞。他是那种体验派,如果可以,他沉浸于一切可以奉献自己的艺术活动。在狭隘的历史定义里,犹太文明一直是被动、忍耐的形象,但Andrew偏偏要主动,要放纵,要盛开。

 

他收到那束花的时候一点也不意外,从他做舞者的第一天起,收到的鲜花可以摆满整条日落大道。但是这次不一样,没有油腻的夸赞或者目的明显的邀约,卡片上的内容让他印象深刻,那是一张分不清是小狗还是小象的简笔画,对重点特征的兼容模糊了两者之间的界限,这是卡夫卡式的动物变形,荒诞且焦虑的抽象幽默,署名是字母“J”.

 

然后就有了第一次约会。

 

他们最终去了一家素食餐厅,因为Jesse吃素,期间Jesse一直在道歉,大意觉得Andrew完全不必这样迁就他,他完全可以选择更高级的餐厅。言外之意是,第一次约会,或许应该正式一些。

 

Andrew其实对吃什么根本无所谓,反正对于作为舞蹈演员的他而言,保持身材也是饮食的第一要义。他只是想知道这个看起来五官稚嫩的卷发男孩,和其他那些在花束里留下电话号码的男人有什么不同。目前而言,他觉得Jesse太紧张了。


他颈项发白,唇瓣轻颤,或许是寒冷,或许是因为加倍的语速,又或许是因为他手指的不停拨弄而更加鲜红。

 

“你为什么几乎都不看我。”Andrew好不容易在Jesse 说话的间隙,找到一个提问的时机。

“因为看你会让我紧张。任何事情都会让我紧张,握手和松开,咀嚼和吞咽,说实话,连光的忽明忽暗都让我紧张。”


“那为什么要给我送花?”

“因为天使应该有礼物。”Jesse依然没有抬头,“虽然可能并不缺少我这一份。”

“所以小狗是什么意思?你在讽刺我吗,一如你讽刺生活中的一切。”

“哦哦,不是这样的,小狗是我,小象是你。一遇到惊奇的事情就向上蹦跳,滑稽可笑的是我,而神圣奇异,能够带来惊奇的是你。”

“神圣?”

“哦是的,你不知道吗,象作为壁画装饰经常出现在犹太教堂里,被布置在最重要的部分—约柜附近。里面有摩西五经的卷轴。”

“我是说我,不是大象。”Andrew的笑意开始不由自主,他逐渐领悟到了对面这个人避重就轻的幽默语法。

“是的,你跳舞的样子真的很神圣。尤其是衣不蔽体的时候。”说完后面半句,Jesse也笑了,然后抬头看了他的“神圣小象”。

 

“你总是这么喜欢开玩笑,你是脱口秀演员吗?”Andrew明知故问。

“我想你已经做过功课了,不然你不会知道我讽刺生活中的一切。”Jesse反客为主,占了上风。

“我是个作家,为各种杂志刊物撰稿。顺便写一些不入流的喜剧故事,可惜都卖不出去。”

“哦,这些愚蠢的读者不知道他们都错过了什么。”Andrew表示遗憾,“有人说过你像伍迪艾伦吗?”

“因为我们都絮絮叨叨的吗,还是因为我们都是犹太人?我不喜欢伍迪·艾伦。”

Jesse的不按常理出牌让Andrew有些惊讶,他一时间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圆场。

 

“哈哈哈,骗你的。有谁会不喜欢伍迪艾伦呢,除了他自己。你知道我身上和伍迪艾伦最像的地方是什么吗?”

Andrew看向他的眼睛,那里有飘忽不定的诱惑,最致命的核心,犹太式的流亡秘密。

“讨厌自己。”Jesse缓缓地说,“真正的创作者都自我厌弃,他说过,我的眼睛下垂,肩膀也是,恨自己是那么容易。”

“我明白。“Andrew本来想说,哦,宝贝你不该,但他最终只是说了一句我明白。

 

“你能每天送我上班吗?我注意到你是开车来的。”Andrew主动提出这个建议,或许是不想让这么可爱的人继续讨厌自己,又或许是他终于想要一段稳定的开始,他自己也说不清,只是觉得Jesse的卫衣领口,有一个打结的谜语,一种不动声色的挑逗。

“我们这个舞团在洛杉矶的演出还要持续两个月左右。我是说,如果顺路的话。”

“当然可以,不顺路也可以。”Jesse的回答是五倍速的乐意,“只是,我有必要先打个预防针,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司机。”

 

他真的不是一个好司机。

 

他的焦虑,紧张,愤怒和幽默,在路怒症里被放大演绎,他会气愤而徒劳地拍打方向盘,会尖酸刻薄地讽刺那些恶意加塞的傻瓜,甚至会说脏话。但与此同时,还有他精心编排的原创笑话,他假装强迫症的肢体小动作,他在Andrew补觉时恰好调低的车载音量,仿佛一生的剥啄敏感与懵懂爱意,浓缩到了仅仅7公里的距离,15分钟的车程培育着人世间全部的奇遇。


他会在路上和Andrew分享最新的创作灵感,而Andrew也会告诉他今天的演出情况。

 

一般情况下,Jesse都很善于倾听,只有在听到Andrew说又收到XXX的花束时,Jesse会流露出一丝不悦。这种不悦对于心思敏锐的少年来说,也并不是那么不易察觉,但他不明白Andrew为什么要继续告诉他。

 

他或许明白。故意去打碎一只花瓶,让好奇的人可惜,让被动的人急切。只是他不知道,碎片什么时候落地,他隐藏的真心什么时候被检验。

 

直到那天,Andrew下车的时候,突然转过头对他说,其实XXX送的花,他一束都没有收。

Jesse有些故意的错愕,然后问他:“嗯,是因为你不喜欢白玫瑰和洋桔梗吗?”

“我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Andrew没有理会他的装模作样。一个吻让两张犹太少年的脸模糊起来。

舌根已经彻底柔软,羞怯的,又似要坠落般地吻了下去。

 

“他们说你应该和犹太男孩谈恋爱。”

“你自己也是。”

“所以你也应该。”


————TBC————


咳咳咳
写在前面:沙雕,放飞,烂梗,没...

写在前面:沙雕,放飞,烂梗,没文笔,ooc

看到卷菲的话剧化妆间后突如其来的脑洞,真人供梗,脑洞与演员无关

左边the spoils期间卷毛和其他演员共用的俭朴直男风化妆室

右边天使在美国期间加菲单人超大豪华白富美化妆室

想看落魄剧作家马x百老汇小公主花的ME剧院爱情故事


Mark是个年轻的纽约剧作家,爱好就是看剧跟写剧,但是他的剧无人问津偶尔在小剧场上映。某天Mark得知自己最爱的作品终于要搬上百老汇舞台了,但是主演是个空降的新人。Mark一边兴致勃勃的买了票一边又对新人主演自己最爱的戏剧惴惴不安,看完演出之后,Mark对这个看上去仿佛未成年的男主一见钟情——本来以...

写在前面:沙雕,放飞,烂梗,没文笔,ooc

看到卷菲的话剧化妆间后突如其来的脑洞,真人供梗,脑洞与演员无关

左边the spoils期间卷毛和其他演员共用的俭朴直男风化妆室

右边天使在美国期间加菲单人超大豪华白富美化妆室

想看落魄剧作家马x百老汇小公主花的ME剧院爱情故事

 

Mark是个年轻的纽约剧作家,爱好就是看剧跟写剧,但是他的剧无人问津偶尔在小剧场上映。某天Mark得知自己最爱的作品终于要搬上百老汇舞台了,但是主演是个空降的新人。Mark一边兴致勃勃的买了票一边又对新人主演自己最爱的戏剧惴惴不安,看完演出之后,Mark对这个看上去仿佛未成年的男主一见钟情——本来以为是个颜值超高的花瓶没想到花瓶还这么有演技?!于是刷了一场又一场差点倾家荡产。

Eduardo是富家小公子,违抗父命跑来逐梦百老汇,结果被大导看上选成男主角。虽然是新人但是首演爆红,每天都有很多粉丝在SD等他,人群中总是荡漾着一颗花椰菜。

CalledBack

【Jewnicorn】最后的万圣节

*RPS注警 与他们无关 

*时间线与现实背景完全同步,除了最后那个万圣节是我的想象orz


  • “只有拍完回想才能意识到,与其他乏善可陈的经历相比,他们简直是完美组合。”


    你们就是完美组合。


当Jesse在肥伦秀《僵尸之地2》的宣传中回答主持人那个“与伍迪哈里森和艾玛斯通等人的合作是否有趣”的问题时,他所指的“其他乏善可陈的经历”绝对不包括《社交网络》的拍摄。


Fine,其实也不会包括他参与的任何一部电影。


他一贯如此,天马行空,贬损自如,虽善于此道,但对于工作上有待评价的事,又异常认真,并且不遗余力地捧...

*RPS注警 与他们无关 

*时间线与现实背景完全同步,除了最后那个万圣节是我的想象orz



  • “只有拍完回想才能意识到,与其他乏善可陈的经历相比,他们简直是完美组合。”


    你们就是完美组合。

 

当Jesse在肥伦秀《僵尸之地2》的宣传中回答主持人那个“与伍迪哈里森和艾玛斯通等人的合作是否有趣”的问题时,他所指的“其他乏善可陈的经历”绝对不包括《社交网络》的拍摄。

 

Fine,其实也不会包括他参与的任何一部电影。

 

他一贯如此,天马行空,贬损自如,虽善于此道,但对于工作上有待评价的事,又异常认真,并且不遗余力地捧场。

 

前段时间在接受采访时,对于是否想在DCEU中继续扮莱克斯·卢瑟一角的提问,Jesse依然表现出了那种“职业恭维性”的期待:“是的,我百分之一千愿意。我非常有兴趣再次回归这个角色……我可能不会再有机会继续扮演这个角色了,但我很喜欢这段经历。”极为官方的回答,却天然带有诚恳与说服力,可能因为这是Jesse Eisenberg的回答。他的眼睛是沉陷又湿洳的,是无辜本身。

 

“我的意思是我曾经是世上最害羞的男孩,能扮演这样一个狠角色让我很兴奋。”

 

是的,曾经最害羞的男孩,现在却是最聪明的“老师”。

 

当然,害羞和聪明本来也不是一对反义词,甚至是极带感的适配。但害羞和主动却是,而主动牵手和主动放手也是。

 

很多时候,Andrew觉得也不是自己不肯放手,是TSN阴魂不散地“纠缠”他。比如在那个被艾略特诅咒过的四月,洛杉矶AeroTheatre又邀请他去参加《社交网络》的线下重映会。

 

见鬼,他到底还要把这部电影看几遍,要花掉几分之几的人生来忘掉一些事情。9年前他不会知道,9年后他依然没有答案。

 

为了避免再重温一遍某些剧情,或者说再复习一遍自己的感情,Andrew是在片尾credit快结束时进的影院。

 

一件米色图案毛衣,松松软软又毛茸茸的,上面画有一只大大的眼睛。小鹿斑比实证。

 

在粉丝的Q&A环节正式开始之前,影院先播放了一段Andrew即将全美上映的新片《银湖之底》的预告,Andrew稍微宣传了一下,然后就从银湖之底里对流行文化和社交网络的思考谈回了TSN.

 

对于TSN这部精彩绝伦,除了没拿到奥斯卡任何意义上都很完美的电影,在Andrew的固定夸赞程式里,除了芬奇的拍摄,索金的剧本,永远的保留项目就是怀念Jesse。

 

“我希望Jesse现在能在这儿,我真的希望……”Andrew的声音越来越小,重复“希望”一词的频次接近于碎碎念,以至于辨认不清后来他说的,是否只是希望Jesse能在这儿“一起谈谈拍这部电影的体验”。

 

对面的女主持人说:“可以,下次把他也请来吧。”

 

Andrew突然往前伸出手臂,指向远方,对着什么好像并不存在的东西开始欢呼“叮叮叮,Jesse!他就在这儿!”

 

有些观众往后看了看,才得以确认,确实不存在。

 

对面空无一人,他望着却并不望见。

 

“I know,I know.”他用话筒抵着脸傻笑。就像无数次和他并肩而坐时旁若无人的傻笑,只是在想象重叠的画面里,笑得一样傻的有两个人。

 

I miss those days. 就像是一行提前写好的结尾,不允许更改。多年以后,只要有任何提及TSN的访谈,提问,或者任何与Jesse有关的话题,牵出那些亲密生甜的回忆,无论多么不忍打断,最后也只能以此来结束。

 

但是没有相爱过的人会心甘情愿结束的。尽管他们小心翼翼,一再后退与迂回,从一开始的出双入对,肩足相抵,街照闪瞎汤不热的瀑布流。到后来的电话联系,文字交流,偶尔的喃喃密语,只交给彼此破译。再演变为台上卿卿,台下我我,演员与观众,作家与读者,界限分明,最后连一场同框的放映会也避之不及。

 

他是不是不知道他曾经拥有过什么?Andrew很想问问Jesse,每一次经历你都很喜欢,那你有没有最喜欢的。对于他自己来说,面对媒体的标准回答却永远是,没什么能比TSN的经历更好。(You can't really become better after that.)

 

说实话,他有一点恨。不是恨一段感情没有继续,他没有那么天真和保守,非要求什么天长地久。而是害怕自己最为珍视的东西在对方眼里不过是无数好经历中的一段,这对一位天使般的虔诚爱人来说,是降维性的摧毁。于是,在放映会的粉丝见面环节上,Andrew脱口而出时,直接把那个问题变成了陈述句——“他不知道他曾经拥有过什么”。

 

但其实他或许知道,他应该知道,他一定要知道。Andrew还是觉得他们应该见一次面。

 

“嘿,要一起过万圣节吗?”Andrew首先拨通了电话。

“巴尔的摩?”Jesse笑,根本没有寒暄,也不需要反应时间。

“Cheesecake Factory?”Andrew也跟着笑。

“再好不过。”达成共识。

 

你看,他都记得。

他一定知道。

 

那一年,在巴尔的摩,和Jesse共度的那个万圣节是Andrew人生中最棒的万圣节。一整个万圣节,充满了恋爱的酸甜感和节日的孩子气,南瓜色灯光,芝士味蛋糕,快乐就像玻璃杯里的橘子汽水一样上升,聚集,然后咕咚冒泡。他一直模仿澳大利亚口音的愚蠢,Jesse不断傻笑的幼稚,拥抱,亲吻,含糊的告白,合拢的手掌,温热的鼻息……年轻的爱像一种优雅的轻伤,对两个犹太少年进行一次盛大狂欢般的灌溉,明亮猛烈,又后知后觉。

 

再好不过的万圣节,他没打算要再复制一个。

 

只是现在,他或许需要一个正式的告别。沉迷和向前都是好的,但比这两者都要好的,是沉迷着向前。Andrew觉得自己停了太久。

 

这一次,他们没有在巴尔的摩分享贝类食物,而是疯狂嗜甜。他们在CheesecakeFactory吃了十几块奶酪饼和芝士蛋糕,Jesse喜欢红丝绒,Andrew还去对面的街上买了很多巧克力,和彩色糖果。

 

Jesse分享了他下一本书的写作计划,他说打算学习冯内古特,写几百字就涂鸦手绘一张古怪插图的那种,主要原因是可以在出版商那里凑页数。

 

“你还会画画?”

“如果那称得上是画的话。”

“主题是什么?”

“一个双国籍的英国人,有一天上班之前吃了一块芝士蛋糕,然后他发现自己逐渐发不出声音了。下午的时候,他慢慢地,长出了皮毛和犄角,然后他变成了一头……”

“鹿。”Andrew对Jesse打趣自己的方式了如指掌。


“Bingo!然后他需要去一个古老的国度,寻找一位巫师,解除他身上的‘芝士魔法’。你知道的,这本书的重点就在于他这一路的奇遇和……”说到“芝士魔法”这个词的时候,Jesse没忍住开始笑。

“那让我们直接跳到结尾,请问那位巫师是不是有着一头卷发,然后解除魔法的方式是一个吻?”

 

然后Andrew倾身过去吻了他,动作温柔,气息缱绻,一个漫长的,甜到发腻的芝士味的吻。


如果有一个吻可以使我离你更近,那么在这个吻结束之后,每一厘米都只可能被用来测量你是如何远离我的。但是至少现在,他们都享受其中。

 

在万圣节开始,在万圣节结束。再好不过。每个人都要学会如何在有限的时刻去享受无限,一如爱你这件事。为了不让至美的东西坍塌,代价就是不断地逃走,我知道我拥有过什么。

 

在走之前,Andrew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现在人们把我们这种拍完电影就没有交集的荧幕关系称作什么?”

Jesse摇头。

“夏日限定。”

“类似于我的夏令营理论?”

“大概。”

“那我们还算是开山鼻祖咯?”

Andrew叹气,又觉得在这种事情上争第一第二实在好笑,只是喃喃地说,“为什么非得是夏天呢。”那么热烈,却又那么短暂。

Jesse似乎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你喜欢艾米莉·狄金森吗?”

“哪一首?”Andrew问他。

“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Summer for Thee, Grant I May Be


风节

安利一个视频——花一刻钟啃下一对rps

卷西和加菲的同框、采访合集


不甜到齁,我剃头来见

卷西和加菲的同框、采访合集


不甜到齁,我剃头来见


貓貓阿林

求錘基本子:

求錘基本子:

LOKI的笔尖            《See You Again》

帝国契约2-中庭惩罚

阿不sporule              谎

TSN :

忿马总


求錘基本子:

LOKI的笔尖            《See You Again》

帝国契约2-中庭惩罚

阿不sporule              谎

TSN :

忿马总


Zwillinge

给最好的他们❤



9102年了,我居然刚上船

给最好的他们❤




9102年了,我居然刚上船

含烟若霰

一个TSN正剧风的影评

The Social Network


社交网络


10.31微博“看电影”发了TSN,我也赶在万圣节结束之前写一写幽灵船吧。


上周看这部电影之前,翻到关注的一个姐姐发的一张截图,是李邕的话“似我者欲俗,学我者死”,那位姐姐写道:为什么天才要对普通人如此残忍呢。


看TSN是被题材吸引,Mark Zuckrberg的故事多年前就已耳闻,天才的轨迹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不同的。由于电影相比现实,有些部分的改动还是相当大,所以在这里只讨论角色,不谈真人原型。


Harvard里天才云集,又赶上了互联网的时代,故事的切入点就十分有趣。我个人是非常喜爱,庞大背景下个体的故事的,尤其是,...

The Social Network


社交网络


10.31微博“看电影”发了TSN,我也赶在万圣节结束之前写一写幽灵船吧。


上周看这部电影之前,翻到关注的一个姐姐发的一张截图,是李邕的话“似我者欲俗,学我者死”,那位姐姐写道:为什么天才要对普通人如此残忍呢。


看TSN是被题材吸引,Mark Zuckrberg的故事多年前就已耳闻,天才的轨迹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不同的。由于电影相比现实,有些部分的改动还是相当大,所以在这里只讨论角色,不谈真人原型。


Harvard里天才云集,又赶上了互联网的时代,故事的切入点就十分有趣。我个人是非常喜爱,庞大背景下个体的故事的,尤其是,这个个体是那个推动时代发展的人。


之前看《互联网时代》,真的为之震撼。在90年代到10年以前,似乎处处都是机遇,人与人之间的信息鸿沟巨大,因此科技前景和商机都十分可观。那些数字带来的冲击感,时至今日也能让人感到震惊。我始终认为,在科技领域,很多时候,真的不是单纯“努力刻苦”能起到作用的,很多重大的进展,真的有赖于个人,换言之,发展是必然的,因为出现天才是必然的,但这个进展究竟能不能由剩下那99.99%作出(比如相对论、麦克斯韦方程etc),至少我个人是不怎么相信的。


Mark太天才了,这似乎不用讨论。天才总是恣意的,即使他设计Winklevoss兄弟俩,最后仍然是赢家,人们记得的也只是他。人类在这方面总是残忍的,历史上发生这么多事,成王败寇,真相是什么,究竟有谁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都被无情地忘记。


无论是开始的Winklevoss兄弟,还是他的挚友Eduardo Saverin,还是后来的合伙人Sean Parker,究竟是被Mark实实在在算计的,还是自己能力不足/思路不适合Facebook/运气不好,也无从考证。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点,是在电影的最,Mark去加前女友Erica的fb被拒,其实我向来以为,普通人总妄想窥探天才的生活,可能仅在此时才能有些微感同身受。但另一方面,影视作品也需要观众的共鸣,所以加这一段也无可厚非。


相较严肃的传记片,大卫芬奇的叙事深得我心。比起诺兰,他的叙事方式不抢镜不炫技,即使他也用了一些手法,不论是TSN运用双时间线,还是本杰明·巴顿奇事里男女主人公的时间轴相反,都并不会让人感觉技巧多于内容。大卫芬奇的情感和细节处理的非常到位,很有《杀鹌鹑的少女》里那段“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的意味。似乎在说着,就是这样,就是在这样的过程里,Facebook创立了,一个帝国开启了。


片名为The Social Network,社交二字在其中必不可少。其实我还挺好奇Mark这样一个典型的geek为什么会想到做Facebook,写程序不奇怪,奇怪的是他最后还能真的把公司开起来,而没有像Sean口中“孩子你做的很好,但现在是时候来让我们大人接管了”,只是一个技术人员。也可能天才除了智力(intelligence)以外,在各方面都有着不同于普通人的特质,我更愿意把这称之为天赋(talented,gifted)。甚至于性格方面,试问你有没有搞一个“巨大的、可能会让你从世界顶级学府退学”的事情的勇气?我反正是没有的,我在一个中下游985都没有这个勇气。


演员也很棒。Jesse Eisenberg也是很有天赋的。值得一提的是,Jesse和Eduardo的演员Andrew Garfield分别于2010、2016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两个人在电影中的chemical reaction也是很奇妙的。


总之,不是什么大场面大制作,但值得一看。

莞菀.

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
重来也是无用

我要将过往都储藏

编一段美好的梦想

也许幻想

到最后会更伤

假欢畅

又何妨无人共享

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
重来也是无用


我要将过往都储藏

编一段美好的梦想

也许幻想

到最后会更伤

假欢畅

又何妨无人共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