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hn Constantine

3139浏览    180参与
黑山羊Todd

有的时候停不了想作图的心情

有的时候停不了想作图的心情

至尊法师康斯坦丁
世道变坏,从恶魔劝人善良开始(...

世道变坏,从恶魔劝人善良开始(^_^)

世道变坏,从恶魔劝人善良开始(^_^)

半杰入土
Halloween , a b...

Halloween , a busy Day
especially for John

Halloween , a busy Day
especially for John

至尊法师康斯坦丁
犹大之吻—-背叛、献祭与牺牲...

犹大之吻—-背叛、献祭与牺牲

或许,背叛是一种对大义的成全,这个故事里,约翰扮演了犹大的角色,作为活人承受着良心的谴责,却拯救了无数苍生

犹大之吻—-背叛、献祭与牺牲

或许,背叛是一种对大义的成全,这个故事里,约翰扮演了犹大的角色,作为活人承受着良心的谴责,却拯救了无数苍生

黑记ToFu坊

【万圣节糖果桶】【Constantine/Jason Todd】【康桶无差】一个美国人

配对:约翰·康斯坦丁/杰森·陶德

背景:来自此刻正在连载的Rebirth漫画的杰森·陶德与Vertigo宇宙的约翰·康斯坦丁

警告:轻微粗口和暴力,康斯坦丁第一人称视角叙述

分级:PG-13


【正文】


鲍勃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的店里,他的座位被一个穿着褐色皮衣的黑发美国人占据了。你问我怎么知道他是他妈的洋基佬?这个问题太过拙劣,有种人你隔着十米开外都能感觉出不同,尤其是对于魔法师而言。

他还年轻,但我多少在他身上闻到了地狱的味道。拉撒路池水,准确的说。可他并不疯狂,起码没有那个靠泡温泉苟活于世的杀手头子那么疯,甚至没有...

配对:约翰·康斯坦丁/杰森·陶德

背景:来自此刻正在连载的Rebirth漫画的杰森·陶德与Vertigo宇宙的约翰·康斯坦丁

警告:轻微粗口和暴力,康斯坦丁第一人称视角叙述

分级:PG-13


【正文】


鲍勃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的店里,他的座位被一个穿着褐色皮衣的黑发美国人占据了。你问我怎么知道他是他妈的洋基佬?这个问题太过拙劣,有种人你隔着十米开外都能感觉出不同,尤其是对于魔法师而言。

他还年轻,但我多少在他身上闻到了地狱的味道。拉撒路池水,准确的说。可他并不疯狂,起码没有那个靠泡温泉苟活于世的杀手头子那么疯,甚至没有这件破酒馆里的绝大多数人疯。但话又说回来了,这年头还有谁不带点疯狂? 


(END)

半杰入土
康斯坦丁知晓万物 日常爱他

康斯坦丁知晓万物

日常爱他

康斯坦丁知晓万物

日常爱他

LAEVATEINN.

驱魔

cp:original male character / John Constantine(斜线有意义)

梗概:一位偏远小镇的笃信天主教的母亲请康斯坦丁为她的同性恋儿子驱魔。

原创角色警告。第一人称叙述警告。


———————————


当又一个人走进这间屋子时,我并没有感到惊讶。妈妈不会放弃的。她总觉得我能由她掌控,她能治好我的病。看看这间屋子吧:整整一个星期,我被治安官的手铐铐在床头,所有的窗户都被圣经的经文遮蔽起来,镜子也是,因为她相信任何能映出人影的地方都会让魔鬼乘虚而入。她祈求,她祷告,她给我灌下气味刺鼻的药水,她在我高热昏迷时咒骂早死的父亲的名字。她说这是邪魔进入了...

cp:original male character / John Constantine(斜线有意义)

梗概:一位偏远小镇的笃信天主教的母亲请康斯坦丁为她的同性恋儿子驱魔。

原创角色警告。第一人称叙述警告。



———————————


当又一个人走进这间屋子时,我并没有感到惊讶。妈妈不会放弃的。她总觉得我能由她掌控,她能治好我的病。看看这间屋子吧:整整一个星期,我被治安官的手铐铐在床头,所有的窗户都被圣经的经文遮蔽起来,镜子也是,因为她相信任何能映出人影的地方都会让魔鬼乘虚而入。她祈求,她祷告,她给我灌下气味刺鼻的药水,她在我高热昏迷时咒骂早死的父亲的名字。她说这是邪魔进入了我的身体,所以我才会行为错乱,亨利神父也这么说。神父来过六次,每一次都把圣水洒在我头顶,可是我并不觉得恶魔在被灼烧嘶叫;相反,这像是给予久困沙漠之人的一丝甘霖。她还找过神婆、巫女、吉卜赛人,为此和神父大吵了一架,她的嗓音隔着一层楼还能听得清清楚楚:“我要治好我的儿子,无论用什么方法!我笃信我主,不要怀疑这一点,神父,但是神助自助者,这可是您说的。”


她是个倔强的强硬的女人。很不幸我是她的儿子,我继承了她的倔强。我没有生病,也没有着魔。我喜欢男人,仅此而已。


这个人走进来前我已经听到了他和妈妈的谈话。听上去他是个有名的驱魔人,在邻镇救下了着魔的矿工的妻女,回程前在镇上歇歇脚。妈妈听说了,花了大力气请他来。他的口音很奇怪,听上去来自很远的地方。他听上去对驱魔这回事老道,熟稔,胸有成竹,我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驱魔这回事本是杜撰,就好像圣经里的故事也没有多少是真的。不过牧师只需在布道台上背诵诗篇,他却还在陌生人面前装神弄鬼不出纰漏,也倒是个本事。不过假如他要和其他人一样试图治愈我,我是不会妥协的。妈妈不可能把我锁在这里一辈子。大不了是个死罢了,我倒要看看这世间有没有比这还糟糕的地狱存在。


他穿了一件浅黄色的风衣,看上去穿了很多年,袖口都翻了边。他有一双狡黠的蓝眼睛,但是胡子很久没刮了,下巴上一圈胡渣。他打量着我,似笑非笑,妈妈靠在门旁不安地望着他。


“这是个普通的小恶魔,我能闻出来。”他搓了搓手,对妈妈说,“我很快就能完成驱魔。不过这个过程最好还是在封闭的空间里进行,也不要有别人看着。要是被驱逐的恶魔穷途末路要攻击旁观者就不好了,是不是?”


妈妈扫了我一眼,又转向他:“我明白,但是——”


“您相信我吗,杰拉尔德夫人?”他握着她的手,真诚地说,“我是您唯一的希望了。”


妈妈迟疑了一下,眼神慌乱地飘开;亨利神父不在旁边,没人能帮她拿主意。“……好,”她说,“请务必救救我儿子。”


“没问题,”他的蓝眼睛似乎全心全意地注视着妈妈,“现在您出去,把门关上,到祷告室为您的儿子祈祷吧。等我打开门的时候,您健康的儿子就回来了。”


这话似乎给了妈妈决心。她最后看了我一眼,这眼神里浸透着同样浓重的绝望与希望。然后她带上门,下楼走到密闭的小祷告室里。我都能看到她虔诚地跪在蒲团上的画面。


他等到妈妈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底下才转过身,拿起桌边的椅子斜插在门把手下。这样门就彻底没法从外面打开了。我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越走越近,我突然浑身战栗起来。他注意到了我的紧张,于是停下来,终于记起来做个开场白。


“我叫约翰·康斯坦丁,神秘学家和驱魔人。”他说,“艾略特,是吧?你今年多大了?”


我把喉头的痉挛咽下去,尽量平稳地说:“十九。”


“十九岁,好。你妈妈说你着魔了?”他走近了些,干脆在床边坐下了。


“你觉得我着魔了吗?”我反问道。


“我觉得你没有。”他很快地答道。这让我吃了一惊。也许他觉得不必在我这里神神叨叨,因为我的话我妈一个字都不会信。


“说真的,我见过的恶魔比你看上眼的姑娘——不对,小伙子——都多。这不是着魔,”他说,伸手来拨我的手铐,“所以这个就不必要了。”


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只听到耳边咔哒一声,手铐就开了。他抚过我手腕上的红肿的勒痕,他倾身的时候,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为什么你……?”


“我是个诈骗大师。”他毫不避讳地承认道,“谋生技能罢了。”


我感到脸上发热。“我不是问那个。”


他笑了笑,牵动眼角的细纹。“哦,那个呀。”他说,“在大城市,你妈妈认为罪恶的那些地方,有的人既喜欢女人又喜欢男人。我从那些地方过来,只要小心不要让这儿的人知道这点就是了。”


“那你……”我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可是整整十九年了,这是我见过的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外乡人,而且他和我一样。


“是的。”他说,“如果你想。你成年了,不是吗?以后可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


他的话有种魔力。他和妈妈说的话与刚刚他说的意义完全相反,我却突然明白了妈妈最后的眼神。哦,当然了,他说他说妈妈唯一的希望;他也是我的。


这才用了五分钟而已。


要是他不是个诈骗大师,我真的怀疑他会魔法。


他温热的唇覆盖上我的。第一次,如此之近,我与另一个男人唇齿相接,他阴影中的蓝眼睛里映着我的面孔。空气蒸腾起来,他的手粗糙而冰凉,指甲圆钝,他的呼吸里有酸涩的烈酒味。他脱去风衣,扯开深红色的领带,但他不曾离开我,他的唇在我嘴角啄吻,像一个熟悉的爱人。他亲吻我红肿的手腕,他替我剥去衣衫,当我的手臂环住他的肩膀,我感到奇异的充盈感。我希望他能填满我,但是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不可能;他遵从我的执拗塞进来两根手指,可是这就是全部了,我没法一下子接受更多。他用唾液准备自己,他的手指拢住我的性器,我注视着他放松而娴熟地做这些事情,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画面。我的眼神也许太过惊异,太过炽烈,太像一个孩子;他笑了,俯下身来,亲吻我的眼睑。床窄而摇晃,我们不能冒着惊扰到妈妈的风险。于是我们翻到地板上,我身下只有一条灰色的扎人的毯子,而他骑在我身上,阳光扎过圣经糊的窗子照在他的背上,让他看起来像个天使。


“艾略特。”他呼唤我的名字,却把一根手指贴在我唇上,不准我说话也不准我移动;他恣意地摆动着身体,纹身在他的肌肉上起伏,他的动静很小,只是轻轻喘气。气息拍打在我的额上和脸上,感觉痒痒的。我不知道我坚持了多久,我觉得大概有一个世纪,可是看他的表情,大概我的确和他料想的一样只是个孩子。


他靠在床边剥着指甲,拖过风衣的口袋想找根烟抽,又记起来这是个密闭的房间,遂悻悻作罢。我坐在他旁边,一时间没回过神来。片刻的宁静之后,我问他:“妈妈那边,你怎么办?”


他转过头盯着我,又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这得看你的。”他说。“你要是演得好,我就能安然无恙地走出这里;过个几年,说不定你也能走出去。你要是搞砸了,你就得一辈子待在这儿,我呢,估计就被你妈妈找人乱棍打死了。”


“我出不去的。”我轻声说,“我妈妈只想让我去上神学院,然后回来当神父。”


“那不挺好,”他到底还是在内侧的口袋找到一根烟,“你听她的话,去上神学院,然后考到大教区去,你的老师都巴不得抢着你去,你妈妈也拦不住你。说不定到时我还会找你帮忙。”


“你是个骗子,神父能帮你什么,作伪证吗?”我反问他。他只是摇摇头,嘟哝了句“不管了”,随即用手指擦燃香烟。这回我没看错;火苗的的确确是从他的指尖冒出来的。


“你是怎么……?”


“我是神秘学家和驱魔人,这点我也没骗你。”他说。


“难道恶魔真的存在吗?”


他深深吸了一口,陶醉地吐出烟雾。“存在,但是这世界并没有变坏许多,只是比糟糕再糟糕了一点罢了。”他慢慢地说,“天使也存在,但是世界也没有因此就变好。”


他咬着烟,一边给自己打领带。他正在像烟雾一样溜走,我能感觉到。我抓紧他,问:“你相信上帝么?”


他的动作并没因此停下。“这是个模糊的问题,”他叹了口气,正视着我。“我相信祂存在么?我信,因为我见过超自然力量。我相信祂么?”


他凑近我,烟草味道直直喷到我脸上。


“不。”他说。


我咳嗽起来。与此同时我们都听到了脚步声。他加紧了穿衣服的动作;还从另一个口袋里摸出几只短蜡烛点上,搞了个像模像样的简单法阵。“盖住烟味。”他说。那根快抽完的烟在他手里晃了一下就没了踪影。


妈妈进来时,他和一开始并无二致;他们两人都盯着我。我只穿着背心和底裤,汗涔涔的,心里直打鼓,但是我硬着头皮走上前抱了妈妈。“我全好了,”我说,“康斯坦丁先生把恶魔赶出去了。”


她抱着我,颤抖的声线中透着一丝怀疑。“真的?”


我在被圣经没糊住的镜子缝隙里看到康斯坦丁的狡黠的眼睛。“真的,”我说,“我要去上神学院。妈妈,我会让你骄傲的。”


她紧紧抱着我。这是我才发现,这个固执而强硬的女人,其实额头才到我的胸口。




三个月后,我出发了。那天之后,没有人再听说过康斯坦丁的消息。我怀揣着经书和被褥,第一次独自出远门,去州立神学院上学。我的导师向我保证如果用功,我就能留在首府的教区当神父,他会说服我妈妈。神学很枯燥,可是别的科目也一样枯燥。只是每次我看到耶稣基督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为名字的缩写笑出声来。







END

Elsa Phoenix
之前听Fall Out Boy...

之前听Fall Out Boy的歌,看了B站UP主“刘伯渊”的康斯坦丁剪辑,突然脑洞了假如风衣魔旅是乐队的场景,于是……

之前听Fall Out Boy的歌,看了B站UP主“刘伯渊”的康斯坦丁剪辑,突然脑洞了假如风衣魔旅是乐队的场景,于是……

Elsa Phoenix
嗯,明日传奇拉郎,都是裹在风衣...

嗯,明日传奇拉郎,都是裹在风衣里瘦骨嶙峋的英国人(来自Mick的吐槽)画技一般啊 •﹏•

嗯,明日传奇拉郎,都是裹在风衣里瘦骨嶙峋的英国人(来自Mick的吐槽)画技一般啊 •﹏•

M.OP

【Balthazar/Constantine】Face It

影版渣康

ooc属于我

冷坑自产

比较短,算是一个片段,偏剧情向,设想的是片段连成文吧。毕竟电影他俩可挖掘的很多

但后面事情也比较多,估计要等很久了

所以...缘更。

——————


John不常来Midnite的酒吧,只是偶尔在缺钱时会来这转卖点圣物,又或者遇到些难缠的恶魔被迫十分狼狈,来这喝酒消消气,当然这也是极少数的情况,毕竟他可是John Constantine ,那个大名鼎鼎,亦又臭名昭著的John Constantine。


显而易见,今天便是那糟糕的一天。

John在前台随手点了一杯伏特加,转身走到酒吧最阴暗的角落默默的喝起来,嘈杂的音乐和不停变幻的灯光...

影版渣康

ooc属于我

冷坑自产

比较短,算是一个片段,偏剧情向,设想的是片段连成文吧。毕竟电影他俩可挖掘的很多

但后面事情也比较多,估计要等很久了

所以...缘更。

——————





John不常来Midnite的酒吧,只是偶尔在缺钱时会来这转卖点圣物,又或者遇到些难缠的恶魔被迫十分狼狈,来这喝酒消消气,当然这也是极少数的情况,毕竟他可是John Constantine ,那个大名鼎鼎,亦又臭名昭著的John Constantine。


显而易见,今天便是那糟糕的一天。

John在前台随手点了一杯伏特加,转身走到酒吧最阴暗的角落默默的喝起来,嘈杂的音乐和不停变幻的灯光弄的John愈加烦躁,特别是到处还有那些混血恶魔和半天使互相厮混,他们玩起来完全没有节制。John耐住性子扫视了一圈,他敢说现场不下一半下一秒马上开脱开做他完全不会意外——一群不会控制欲望的低级杂种....要不是Midnite门前站了一个壮汉脸上明显写着有客勿进,否则他一刻也不想坐在外面喝酒。


一转眼伏特加便见了底,John抬起手晃了晃酒杯,最后一点酒液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出一片暗红,John不禁皱眉,顿了顿最终还是一饮而尽,却没料到那真是血的味道。


“滚出来,杂种。”John瞬间离座压低嗓音,今天真他妈烂透了。


“我以为你会喜欢。”声音从不到两三米处传来,带着一丝无辜甚至还有些许笑意。


条纹西装?上个世纪的品味...大概这个杂种也是真的活腻了。


“我更喜欢圣水。”


混血恶魔走到了桌前,闻言先是一愣,随即笑容又很快浮现在脸上,抬起右手,那是一杯伏特加——与John刚喝的别无一二。


“天使?无意冒犯。那这杯我请,”见John丝毫没有接过的意思便挑了挑眉,盯着他的眼睛,头轻轻向右侧一点,暗示性地舔了舔嘴角。“或许,你更希望我亲自喂你?”John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刚才观察酒吧情况的时候他就看见有两个杂种在互相轻吻,猩红的酒液从他们的嘴角溢出,慢慢流入脖颈,最终在衣领处留下一片淡色的痕迹。他的视线的确在那多停留了1,2秒,但他发誓看着恶魔们学着人类看似深情的样子,那带来的仅仅是恶心。


所以这个该死的杂种到底观察他多久了?一想到自己竟然没有发现John就愈发生气,虽然刚才喝的并不是真正的血——恶魔的小把戏罢了,但口中的血腥味还是弄的他一阵反胃,见对面的杂种真的抬手把酒送到嘴边,John感到更加恶心,顺手一把把酒杯夺走,酒水不小心撒了一部分在那杂种身上,可那杂种看起来完全不在意,竟然笑的更开心了。

这是他妈什么毛病?


“不想死就离我远点,杂种。”John喝完便不耐烦的把酒杯放在桌子上,外加酒钱,他可不想欠混血恶魔一个人情。


“wow!别一口一个杂种的,这样可真不礼貌,来这不都是找乐子的吗?何必弄的...如此不愉快?”


“我只是来喝酒。”John觉得自己忍耐程度已经快到临界值,和恶魔说话简直是浪费生命。说完便转身离开,可没想到那杂种竟然直接抓住了他手腕,下一秒用力把他往回拉。John没稳住身型瞬间失去平衡往恶魔身上倒去。


“操!”


“放松点。另外你身上全是恶魔的味道,只是来喝酒?哈。我叫Balthazar,你呢?”


“滚开!”直接一个肘击重重的打在Balthazar的腹部,使他因疼痛放开了手。John迅速拿出大衣中圣水浸泡过的十字架,抵着他的脖颈逼他后退直到背靠墙壁。


“认真的?等等你是驱魔人?...这可真少见。”Balthazar双手举起做投降状,可脸上依旧是那该死的笑容,甚至还发出了John此时最不能理解的笑声。


“我现在就把你踢回地狱,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虽然自信是好事,但我不认为你能做到。你打不过我的,我可不是那些低阶杂碎。”


“你也不认识我,所以不试试怎么知道?”说着John开始念起咒语。


“John Constantine!”Midnite的愤怒声音突然传来,“在这谁也不能破坏规矩!”


此时所有的视线都聚焦在John身上,John深吸了几口气慢慢向后退去,最终也只有作罢,虽然John很不想承认但这个混血的确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也没有权利驱逐他,最重要的,Midnite的酒吧一向是以和平著称。中立地带不能驱魔。


“John Constantine?那个John Constantine?”Balthazar彻底来了兴致,眼底一抹猩红变得更加明亮。


John这次成功无视他转身离去。甚至途中有几个混血还纷纷为他让道,惺惺作态真是令人恶心。不过他知道最后Midnite会给在场的所有人悄悄消除记忆——他答应过他帮他保守身份。毕竟名字和人对上号对于他这样的驱魔人是害远远大于利的。至于那些见过他本人以及知道他就是John Constantine的?全都滚回地狱了。


出了酒吧,John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两点,街边除了几盏路灯还勉强地亮着,其余地方几乎一片漆黑,路上也早已没什么行人。John从大衣口袋里拿出烟点燃,火星随着他的吐息缓缓跳动,酒吧的回忆也随之涌来...那个混血,他叫..Bal..什么来着,哦,是Balthazar。很好,John记住他了。如果下次再碰到他——应该认不出自己了,但如果还是这么欠揍——他会想办法盯紧他抓住把柄然后再踢他回去,这很容易,毕竟...恶魔总是不安分。



十六崇燃。

这个模板哈哈哈哈哈哈
【一堆tag】

这个模板哈哈哈哈哈哈
【一堆tag】

黑记ToFu坊

阿康和小沼泽怎么天天在黑暗正联刊里出双入对……


人间不直的


附赠给“大家伙”泡茶喝的贴心阿康


对着花盆讲话好可爱一个英国金毛!


一直在思考现在的阿康屁股上还有没有小树纹身……应该有吧【托腮


阿康和小沼泽怎么天天在黑暗正联刊里出双入对……


人间不直的


附赠给“大家伙”泡茶喝的贴心阿康


对着花盆讲话好可爱一个英国金毛!


一直在思考现在的阿康屁股上还有没有小树纹身……应该有吧【托腮



习
我快被作业摧残昏了,发张手机摸...

我快被作业摧残昏了,发张手机摸鱼吧,有时间了我再出来画画填坑

我快被作业摧残昏了,发张手机摸鱼吧,有时间了我再出来画画填坑

雨中琉璃灯

〈时间中的魔鬼〉02

John Constantine (TV) 版本注意


!是TV康,不是渣康!


SUMMARY :当年John与磨坊的主人Jasper一起封印的庄园再次闹事,John带上Chas重游旧地。但在此时的Zed却身陷庄园而脱不出身。


-----------------------------------------------------------------------------!私設如山!注意避雷!


!OOC!OOC!OOC!


没有文笔和逻辑的存在 |・ω・`)


------------------------------------------------...

John Constantine (TV) 版本注意


!是TV康,不是渣康!


SUMMARY :当年John与磨坊的主人Jasper一起封印的庄园再次闹事,John带上Chas重游旧地。但在此时的Zed却身陷庄园而脱不出身。


-----------------------------------------------------------------------------!私設如山!注意避雷!


!OOC!OOC!OOC!


没有文笔和逻辑的存在 |・ω・`)


-----------------------------------------------------------------------------


“John?”


“嗯?”


“我们是不是去错地方?”


“别再问了,我赌50块,这裏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John默默地再点燃了一支烟,抬头看著他们所在的地方——写著Elemewood Street的街牌孤独地站立在早已毫无人烟的山路上。


他们到达了目的地。与他们平常遇到的事发地点不太一样,这裏的确是一条道,只不过没有街罢了。他们来到了半山上。


除了一条因人为建造出来的道路之外,他们与爬山没有分别,四周被高耸的树木包围著,杂草丛生。他们来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太阳应该继续猛烈的照耀著,但当他们慢慢用车驶入深处,本应照向地面的阳光则被树木遮挡著,只有少许的阳光透过树叶中的空隙艰难的渗透在地面上,形成了昏暗的假象;空气也逐渐变冷,完全不符合现在是中午的时间。


Chas的车技的确值得讚许,但是极好的车技也敌不过一条因日久失修而导致崎岖不平的山路,他只好把他的车泊在一旁,继续與John步入深处。


“我好像看到了,是一座废弃的庄园?”


“嗯,看来那里才是我们的目的地。”


走了一段时间,他们站立在废弃庄园的闸门外


“这裏基本上与世隔绝而且看著也已经废弃了很多年,你真的确定这裏最近出了人命吗?”


“mate,你不信我也好歹信一下地图吧!”


“我突然想跟你賭刚才的那50块。”


John并没有理他,他即时随手拿起了一块小石头,用力的把它丢进了庄园内裏......那块小石头随即消失在黑暗之中......


“看来要有50块从你的钱包中飞走了。”John向Chas伸出手


“......”


“再不给的话就加价了。”


“......两包烟再加一瓶威士忌,解决完这件案子再给你。”


John考虑了一下


“成交。”


“其实我总感觉这座庄园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John一边皱著眉头一边用著剩余无几的阳光看著被已经被缠绕著很多蔓藤的大闸所隔住的庄园内裏——建筑风格很像中世纪,还没有荒废之前应该是一些高官贵族或者有钱人所居住的地方。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被荒废?


当John继续努力在脑中寻找除了酒和烟之外,一些应该比较久远的驱魔事件、一件在Chas还没有成为他的伙伴之前发生的事件、磨坊的主人还不是他的时候,可能他真的和这个庄园有少少关係......


Chas说的话则中断了他的沉思


“John,你过来看一下,外围墙上本应刻上了这座庄园的名称,但是却被一些不明的文字遮挡著了。”


John随即快步走向Chas所在的位置


John看到了外围墙上的文字之后仿佛好像知道了些什么并开始紧张起来。


“该死的,我就知道这件事最终也会回来尝试咬死我。”


從John焦虑得把双手放在头上,不停的来回踏步然后喃喃自语,弄得Chas也很好奇。


Chas只看过这种情况一次——就是在Zed濒死的时候。


“别跟我说这关你的事。”


“这些文字就是古世纪的玛雅语,不像现今所看到的玛雅语,夹杂著了拉丁文演变过来的,这可是十分纯正的古玛雅文。”


“回答我的问题,John......”


“是,但是应该没有可能的,我明明已经和Jasper一起封印了这里,他们没有可能再出现的。”


“Jasper?我认识的那个磨坊的主人?他们是指?”


“我们一边进去一边说,Chas,过来帮手。”


他们用力地将庄园外已经生锈的大闸缓慢地推开


“噢......这该死的味道。”


John厌恶的用手捂著鼻子


------------------


此时的Zed正在被一些不知名的东西追杀著,大概是一些隐形的狗来?她明明只是用著灵视来看一些未来的先兆,怎么突然像灵魂出窍的一样,说来到其它地方就来到其它地方。


本身Zed在大厅裏跟那两个类似是鬼魂的人对话,Zed如实告诉他们她是为了调查案件而来的,其中一个女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起疯来,说是要玩游戏,告诉Zed现在的时间是夜晚11时,如果她能够躲避那些狗直到深夜12时,赢了的話她就跟Zed说在这裏发生了什么事,输了的话......就成了那些狗的狗粮。


当时的Zed还在想这哪裏来的狗,谁不知她突然听到了狗的吠和咆哮声,看不到身影却听得到它们的脚步声逐渐离她越来越近。


“我劝你快点跑吧,亲爱的,那些小狗跑起来可不是你能逃得过的,而且你要记得这个地方的......”


Zed连她最后一句也未能听到便马上转身回头就跑入大宅的深处


“怎么现今的人这么没有礼貌,我还没说完就跑走了。”


“别管她了,地下室里还有那个自称是十字军的女人在,她比较重要。”另外一把男声从四处传出。


“你怎么不马上杀了她?”


“噢,她是现今十字军的人,我会很乐意用任何手法来撬开她的口取得我们需要的资讯,她还是有些用处的。”


“直接捣乱她的脑就行了吧,或者把她变成那些狗也无妨。”


“女士,你还真是比我更残忍呢。”


----------------------


逃走时所造成的擦伤已经在告诉Zed,在这裏受到的任何伤害实体也会受到牵连,因为她真的感觉到痛楚。


“该死的......在这裏死去......就真的......回不去......现实世界了。”


Zed因为已经跑了一段时间而喘著气,她现在为了躲避那些狗而躲在一间客房裏。当她听到外面的狗吠声逐渐远离的时候,她便四处张望,这才令她发现了一件事——这间客房裏也有一座摆钟,也是没有上发条的,但是她仍然可以从中听到摆钟指针响动的声音,还可以看到指针正在指向11时,那座摆钟还是继续运行的。


“对著那些狗我可能10分钟也躲不过,还要我躲一个小......时......等一下......那座钟,为什么是以逆时针来运行的?”


--------------------


John和Chas进入了庄园,第一个看到的事物就是一座铺满了厚尘的喷水泉,喷水池明显已经没有再运作,但是喷水泉的盆裏仍有一些不知道的液体,很明显的不是水,而John所闻到的異味就是从这个喷水泉裏发出。


“所以说,在我还没有成为你的伙伴之前,你跟Jasper曾经封印了整个庄园的大宅就是为了不让那些疯了的灵视者出来捣乱?你是说就像Zed一样的灵视者?”


“他们比Zed还要更强,强很多倍,而且他们好像是巫妖团的其中一个分部。我跟Jasper也差点死在这个庄园裏,到最后我和Jasper发现了一个可以永久扭曲局部的时间和空间的咒语,当那些疯子就来弄死我的时候,Jasper刚刚好就在外围的墙上用血来画出我们刚才见到的古玛雅文,发动了咒语,我才可以逃出生天。我还真是欠他很多人情。”


“既然你和他都已经封印了这整个庄园,为什么地图还会指示我们来这裏,而且为什么我们还能踏入这裏?那块小石头不是消失了吗?”


“地图很少出现错误的,这样说的话有可能在那个异空间裏有什么事发生了。这个咒语只对死物有效,就是说除了庄园的所有物件之外和我们生物身上所带著的东西之外,其他不属于这个庄园的死物也会消失,而且我们現在也进不去庄园的大宅内,至少不能以清醒的状态进去,那裏已经属于第二个空间了。”


“梦游草?”


“嗯,这次还要很大的量我们才有机会进入。”


John从身上找出了一个空的酒瓶子,他走近了喷水泉,用他的瓶子盛满了那些不知名的液体。


“这也是我们需要的材料之一,如果没有庄园的物件,我们梦游不到我们的目的地。”


当John把那瓶子放回自己身上的时候


“打电话给Zed说我们回来了。”


Chas拿出口袋中的电话


画面上显示出没有信号


该死的当然,他们可是在半山上


“没有信号,要下山才能够打电话给她”


“那么我们下山吧。”


John豪不犹豫的回头离开庄园,但是在Chas离开的时候总感觉庄园中好像有什么在看著他,当他回头再看多一次那个废弃的庄园。


虽然他对上帝也不抱什么期望,亦都不太信主的,但是上帝你究竟製造了什么东西?他看到在喷水泉旁边有一双红色的眼睛正在瞪著他,看不到身体,除了那双红眼之外其它什么也看不到。好极了,墙外的咒语,红色的眼睛,这是碰上大事的先兆。


当他们下山并回到车上,Chas再一次尝试打电话给Zed 。


“......这裏是Zed的电话留言,有什么事的話请留言......”


“这是不是我们第五次打电话给她了?”


“是......可能她正在忙呢......”


“我们平时打电话给她就算她在忙的时候十秒之内也会接起来,该死的,她可能出事了,Chas,我们要快点回去。”


“扣紧你的安全带了。”


-----------------------------------------------------------------------------


看SPN看得沉迷了,我终于知道小卡的那个风衣梗是怎样来的


想继续看温家双煞搞骨科(不)


冷萌的M君

【视频删掉啦,之后剪完会再补档的】

是以前的草稿,剪了很久,因为漫画动画真人都要用到,剪得特别费劲。既然这个月注定要凉,就把之前没剪完不敢发的东西都发出来好了。反正没人看的话我就删掉好了。

【视频删掉啦,之后剪完会再补档的】

是以前的草稿,剪了很久,因为漫画动画真人都要用到,剪得特别费劲。既然这个月注定要凉,就把之前没剪完不敢发的东西都发出来好了。反正没人看的话我就删掉好了。

Elijezzbel

五分钟

John从沙发上醒来。磨坊里没窗,面前的镜子隐隐反光,照出模糊的人影。一架十四世纪的老座钟沙哑的声音提醒他已经第二天了。他伸手摸向桌上,摸了个空,只碰到一地酒瓶。宿醉是唯一的入睡办法,不健康,哈,哪怕不被附身能让他昏沉的镇静剂量也是正常人的一倍多。John没有睁眼。闷热的空气混合呕吐的味道在他眼皮上跳舞。醒来有何意义?


他们都死了。


他没能救妈妈,没能救那女孩,他害死了Gary,强迫Zed和Richie面对黑暗,还有Anne和Chas。甚至那个天使。血海,尸体,灰烬。呛人的味道。这里有一半人是他亲手送进地狱,另一半他亲手点燃残骸埋葬。镜子对面多了那么多道虚影,他看着镜子酗酒,直到身...

John从沙发上醒来。磨坊里没窗,面前的镜子隐隐反光,照出模糊的人影。一架十四世纪的老座钟沙哑的声音提醒他已经第二天了。他伸手摸向桌上,摸了个空,只碰到一地酒瓶。宿醉是唯一的入睡办法,不健康,哈,哪怕不被附身能让他昏沉的镇静剂量也是正常人的一倍多。John没有睁眼。闷热的空气混合呕吐的味道在他眼皮上跳舞。醒来有何意义?


他们都死了。


他没能救妈妈,没能救那女孩,他害死了Gary,强迫Zed和Richie面对黑暗,还有Anne和Chas。甚至那个天使。血海,尸体,灰烬。呛人的味道。这里有一半人是他亲手送进地狱,另一半他亲手点燃残骸埋葬。镜子对面多了那么多道虚影,他看着镜子酗酒,直到身体关停大脑。醒来没有意义。


就剩他一个人了。


这是报应。


黑暗仍在降临。John Constantine疲于奔命。他把沾着呕吐物的衬衫丢进洗衣机,冲一个冷水澡。然后出门。不止一次他在公路上就被拦下,条子看到他青紫的眼眶就觉得他有瘾。


魔法是他的瘾。黑暗是他的瘾。唯一撑着他接着走的就是这个了。如果他死了却没有解决这一切,那他们就是白死,他在地狱受的折磨也无法偿还。


这是报应。


他活该一个人应对这个。他必须一个人应对这个。


任何陪伴都是他的侥幸。


John Constantine必须醒来。


他用压麻了的胳膊撑着自己一点一点坐起来,然后点燃了一支烟。


镜子里悄无声息地人来人去。


这支烟抽完的时候,John站起来,洗了把脸,给自己煎了个蛋。磨坊外听见停车声了,Zed拎着包转下楼来。“新线索!”她把报纸拍在桌上,“Chas在停车。我告诉他不用的,只要你收拾好就成。不至于要半小时吧?”


John拢住烟,下意识地遮住翘起的嘴角。当然了,他们还没死。还没。他只是在练习熟悉这种感觉,所有人都死了,孤军奋战,行尸走肉,总有一天他得面对,到时候就不会那么痛苦了。他说什么来着?任何陪伴都是侥幸。


到目前为止,今天还是John Constantine的幸运日。


“不只半小时,”他吐了口烟,“我出门得光彩照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