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hnlock

33822浏览    1705参与
玛门_Mammon_

The Catlock(又名:色迷心窍Sherlock在死心塌地跟了John之后的凄惨猫生)two

Part3(下半部分)

本章又名(欲火焚身Sherlock丢猫脸事件簿or欲火焚身Sherlock鸽蛋未遂记)

大家应该都知道猫铃铛是个啥吧……是它的蛋蛋🥚啊!!

.

John在第二天一早就把Sherlock抱去医院了,毕竟Sherlock在他手边蹭来蹭去地meow了一整晚,John有些头疼地擦了擦自己的手上的黏糊糊的液体。

被放在医院诊室的台子上的时候,Sherlock几乎一瞬间认出来面前的医生就是上次拿大针筒扎它后脖颈那个,它缩在包里不停地冲着医生哈气,怎么也不肯出来,最后还是John拿着三文鱼猫条和两盒鸡胸肉罐头以及“再不出来我就走了”“以后没有猫条猫薄荷只有两勺低级猫粮”的...

Part3(下半部分)

本章又名(欲火焚身Sherlock丢猫脸事件簿or欲火焚身Sherlock鸽蛋未遂记)

大家应该都知道猫铃铛是个啥吧……是它的蛋蛋🥚啊!!

.

John在第二天一早就把Sherlock抱去医院了,毕竟Sherlock在他手边蹭来蹭去地meow了一整晚,John有些头疼地擦了擦自己的手上的黏糊糊的液体。

被放在医院诊室的台子上的时候,Sherlock几乎一瞬间认出来面前的医生就是上次拿大针筒扎它后脖颈那个,它缩在包里不停地冲着医生哈气,怎么也不肯出来,最后还是John拿着三文鱼猫条和两盒鸡胸肉罐头以及“再不出来我就走了”“以后没有猫条猫薄荷只有两勺低级猫粮”的威逼利诱下不情不愿地战战兢兢地从猫包的小角落里被扒拉出来了。

Sherlock:他扒拉我

所以当Sherlock仰面朝天四仰八叉的被按在桌子上的时候,它还在伸着脖子舔着John手里的三文鱼猫条。

直到它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医生已经开始拨拉着他的宝贝小铃铛开始仔细端详了。

朕的铃铛乃世间至宝,岂是尔等凡夫俗子可以觊觎的。

“meow——”Sherlock一跃而起扑棱着去咬医生的咸猪手,两只爪子不停地挥来挥去,最后医生叫来了两个护士外加一个John才堪堪按住。

这下好了,感觉全世界都看过自己的小铃铛了。

Sherlock觉得自己的猫生一片昏暗。

.

生无可恋的被摆弄了半天,Sherlock突然觉得没那么不能接受了,又开始伸着脖子舔着John手里的猫条,一边舔着还略带享受的把它的宝贝铃铛往医生手里送了送。

Wait!它刚刚干什么了!!

Sherlock觉得自己这辈子的猫脸都丢完了。“meow——”

“It's all right.all right.Sherlock——”John慌忙地拿出刚刚地猫条。

Sherlock扑棱着挣开牵制着它的几只大手,嗖的一下钻进了来时候的包里,这回不管John拿什么鱼的猫条它也死活不会出来了。

John笑着叹了口气,这会儿倒是比来的时候听话多了。

.

当然,最后Sherlock还是保住了寄己个儿的小铃铛。

医生叽叽咕咕说了什么它也没听懂,但是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什么除了发情期不能绝育以及不够大之类的。

.

不够大。

是的。

医生说它的铃铛太小,做手术的话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

.

铃铛是保住了。

但是Sherlock觉得有点憋屈,贼啦的憋屈。

它觉得John手里的三文鱼猫条都不香了。

.

John听从医生的建议斥巨资给Sherlock准备了发情期必备良品:毛茸茸的小垫子,热乎乎的加热小毯子,想让它的身下能够舒服一点,Sherlock从来没睡过,除了John的身上它哪也不去;一只软乎乎的拥有加长版的塑料睫毛的纯白小母猫的毛绒玩具,Sherlock一脸嫌弃地叼去厨房垃圾桶,在John反应过来之前;逗猫棒弹力球小老鼠一概不少,Sherlock看都不看一眼。

此时的John仿佛成了一株茂盛的高阶版的猫薄荷,Sherlock几乎不怎么从他身上下来。

白天John写博客,它在John腿上趴着,偶尔扭一扭身子,把自己身上湿乎乎的东西尽数蹭在John的大腿上;晚上睡觉的时候Sherlock整个猫都在John身边蹭来蹭去,非要把湿漉漉毛茸茸的小铃铛和小肉芽都放在John手上才安心。

.

John这几天请了假,因为Sherlock这几天异常的暴躁,每天下班回来之后起居室都是一片狼藉,John不得不从一堆被抓的面目全非的文件夹里翻出被埋在里面的Sherlock。

他也想发脾气的,也想过直接把Sherlock关笼子里算了,锁扣只能用钥匙才能打开的那种。但是看着在自己身上哼哼唧唧地蹭来蹭去,耷拉着眼角一脸委屈巴巴的Sherlock,什么样的火也发不出来了。

帮自家宠物解决shenglixuqiu,应该也算是铲屎官应尽的义务......吧......

John叹了口气,无奈的摸了摸Sherlock的小耳朵。

.

TBC

我应该没开车吧......

玛门_Mammon_

The Catlock(又名:色迷心窍Sherlock在死心塌地跟了John之后的凄惨猫生)one

The Catlock(又名:色迷心窍Sherlock在死心塌地跟了John之后的凄惨猫生)


Part1

John是被舔醒的,在凌晨两点的时候。

被一个湿漉漉的带着倒刺的舌头。

“meow~”

“Jesus”John一边感叹自己造的孽一边还是把被子掀开了一个角,好让这个瑟瑟发抖的小毛团子钻进被窝。

.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快两个月了,每天半夜两点钟的时候,John都会被这只小团子舔醒,然后钻进被窝一起睡。

其实还是挺和谐的,如果这只表面上可爱内心不知道在干嘛的小团子,没有凌晨五点蹦大迪的话。

.

幸亏这小团子也不是特别重,不然一个二十多斤的大肉...

The Catlock(又名:色迷心窍Sherlock在死心塌地跟了John之后的凄惨猫生)

 

 

Part1

John是被舔醒的,在凌晨两点的时候。

被一个湿漉漉的带着倒刺的舌头。

“meow~”

“Jesus”John一边感叹自己造的孽一边还是把被子掀开了一个角,好让这个瑟瑟发抖的小毛团子钻进被窝。

.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快两个月了,每天半夜两点钟的时候,John都会被这只小团子舔醒,然后钻进被窝一起睡。

其实还是挺和谐的,如果这只表面上可爱内心不知道在干嘛的小团子,没有凌晨五点蹦大迪的话。

.

幸亏这小团子也不是特别重,不然一个二十多斤的大肉球凌空一跃非得把John的腰踏折了不可。

.

它是John从Mike的宠物店里抱来的,两个月大,是在一个雨天的早上出现在宠物店门口的,Mike叫它Sherlock。

起初John是真的没想过要养一只猫咪的,来找Mike也只是为了叙个巴茨医院的旧,感个时过境迁的叹而已。

说白了Sherlock就是Mike死乞白赖的求着John抱回家的,因为这只初来乍到的小玩意儿完全没有猫咪该有的样子。笼子开的比谁都快,乌黑一片只要闭上眼睛认谁也找不到他去了哪。两个多月的小东西,愣是整的自己一屋子比他大的猫咪吓得炸毛,恨不得全部俯首称臣认他做大哥。

兄dei,这样下去我这生意还要不要做了啊!

.

所以当Mike看到这只小东西喵喵叫着蹭John裤脚并且乖巧地窝在他腿上的时候,除了老泪纵横这个词还真找不到合适的成语来形容他当时的反应。

“mate,”Mike拍拍这位冤大头的肩膀,“听说过猫咪寻主的故事吗?你可能是他失散多年的转世亲人。”

John连连摇头但还是把Sherlock带回了家。

.

Part2

John担心Sherlock太小了,特意嘱咐哈德森太太帮忙照看,奈何得到的回复是,从来没见过Sherlock出来过。不过John下班回家的时候还是能看见这只小家伙趴在书桌上等着自己。

John写博客,它趴在John腿上,睡得昏天黑地;John吃晚饭,它吃饱喝足还是趴John腿上,尾巴一甩一甩的偶尔还勾一勾John的袖子;John在床上...额...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时候,它还是会趴在旁边用鼻子嗅着John的什么石楠花的味道,瞳孔圆睁地在John胯下的位置探头探脑,任John怎么防也没用,怎么推也不走,久而久之的,John也就习惯了。

.

Sherlock是一只猫。

就是一只猫。

没别的,John Watson,别想些有的没的它就只是一只猫。

John做足了心理建设,深吸一口气,把趴在他床上依偎在他手边的Sherlock翻了个面。

一只小公猫!John叹了口气,松手的同时还顺带弹了下Sherlock毛茸茸的猫铃铛。

向来百依百顺的Sherlock,第一从向他伸了爪子。

.

接下去的几天John都没找见Sherlock了,除了碗里的猫粮见底了之外。

John有些无奈的笑,怎么连猫也会觉得自己贞洁不保。

.

当然这种Sherlock觉得很有骨气但其实在John眼里并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的威胁在两天后John拿出新买的三文鱼猫条的时候正式宣告失败了。

.

被John带去宠物医院的时候Sherlock从来没有这么悔恨过自己这个没骨气的熊毛病。当医生拿着巨大的针筒扎向自己的后脖颈的时候,Sherlock怀疑自己吓成对眼了,毕竟他感觉眼前的所有东西都变得越来越大。

好像是叫疫苗还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Sherlock不知道,懒得知道,反正是疼。

.

Part3(上半部分)

John觉得自从有了Sherlock自己的生活变得规律了不少,下班之后的无用处社交减少了,亲子时间增多了;早上赖床时间减少了,凌晨五点起来添水添饭次数增多了。

都以为Dr.Watson养了个儿子呢。

.

总所周知,猫咪的特别属性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让人省心。

尤其是当这只猫还是一只叫Sherlock的小公猫的时候。

Sherlock。

公猫。

的时候。

.

Sherlock发情了。

起初John是没怎么在意的,毕竟对于一只五个月大的小猫来说确实有点太早了。毕竟Sherlock一直就喜欢在John的腿上趴着,晚上也是一如既往的在John的被窝里睡着,硬要说迹象的话,那可能就是这几天待在John身上的时间有点多,晚上进John被窝的时间有点早,睡着的时候也有点那么一丢丢的不老实。

真正让John有所觉悟的是外面街道上传来的几声猫叫,以及Sherlock的小铃铛上传来的隐隐约约的湿意。

John猛地收回了手,看着手指上的莫名其妙的晶莹液体若有所思。

.

 (那个俺想说一句那个猫铃铛不是脖子挂的小铃铛是它的宝贝蛋蛋🥚啊)

TBC

 

久违的我又滚回来了 突发奇想写了篇文 现在很纠结 是猫就要发情 但我又不想它变人 不变人就要绝育 我很愁

 

 

 

 

 

 

 

 

sweepfay

johnlock扫文:A Kiss For Flesh

Summary:老军医教侦探做快乐的事~~

John对卷的屁股非常有性趣,然后在一个早晨美好的机会里,终于舔舔舔

没啥剧情内容,就是令人心情愉悦的火辣小簧文

Summary:老军医教侦探做快乐的事~~

John对卷的屁股非常有性趣,然后在一个早晨美好的机会里,终于舔舔舔

没啥剧情内容,就是令人心情愉悦的火辣小簧文

黄昏兑酒

#关于猫

医生家的那只英短性格古怪且阴晴不定,对除了医生以外的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警惕性。


[包括Greg,]医生对着妻子抱歉地笑了笑,[他第一次见到Sherlock的时候也想捏它那张圆滚滚的成熟橙子般的脸,不幸的是,他被恶狠狠地抓了。]

橘猫适时地喵了一声,似乎是以表赞同。


[哦我亲爱的,你要知道,变成刀疤脸可不是什么趣事儿。]正巧,Hudson太太端着两杯咖啡进了门,朝着那只名叫Sherlock的橘猫瘪了瘪嘴,[嘿你瞧瞧,它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哦Sherlock!]医生拍了拍橘猫的头,用着近乎于训斥的口吻,[不能对别人太凶!凶猫咪是坏猫咪!]


橘猫顿时垂头丧气,连两颊的肉...

医生家的那只英短性格古怪且阴晴不定,对除了医生以外的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警惕性。


[包括Greg,]医生对着妻子抱歉地笑了笑,[他第一次见到Sherlock的时候也想捏它那张圆滚滚的成熟橙子般的脸,不幸的是,他被恶狠狠地抓了。]

橘猫适时地喵了一声,似乎是以表赞同。


[哦我亲爱的,你要知道,变成刀疤脸可不是什么趣事儿。]正巧,Hudson太太端着两杯咖啡进了门,朝着那只名叫Sherlock的橘猫瘪了瘪嘴,[嘿你瞧瞧,它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哦Sherlock!]医生拍了拍橘猫的头,用着近乎于训斥的口吻,[不能对别人太凶!凶猫咪是坏猫咪!]


橘猫顿时垂头丧气,连两颊的肉都难过地耷拉下来,它背过身子,将自己充满肉感的肚皮藏得严严实实,不再理医生。

活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


[Sherlock?Sherlock!]医生将Sherlock抱起来,让它的脸直直地面对自己,[怎么生气了?]

橘猫挣脱不开,只好被迫看向医生。


[嘿我错了还不行嘛,小猫咪,]医生又重新将它抱进怀里,顺着它背上的毛,叹了口气,[待会有你最爱的鱼眼睛,你可别再生气了。]


而此时的我们Sherlock,已经眯起眼睛,享受起阳光、爱抚和惬意午睡。

 

冰生Violet

【原创】雨雾-case2-09

谁也没想到,首相和前首相走上了一样的道路,夹缝求生和创新性玩转规则。现在居然宣布会在冬天圣诞节前进行新一轮大选。

这世界疯求了。

我打了个哈欠,继续看书。圣诞节后就基本上开始准备期末考试了,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准备复习了。

真奇妙啊,想想去年圣诞节的时候我和我丈夫还不怎么熟悉——或者说,我对他不太熟悉。

鉴于种种原因,我保留了姓氏,但是在见我丈夫的同事的时候,我则会自称夫姓,以避免麻烦或者尽量减少对我个人生活探求的线索。

现在我仍然会接Greg手下反社会谋杀组的案子,去警局喝喝咖啡蹭吃甜甜圈顺便整理资料。Sherlock和Eurus之前受到攻击的事情被搁置了,他们两人被转移到了新的安全屋...

谁也没想到,首相和前首相走上了一样的道路,夹缝求生和创新性玩转规则。现在居然宣布会在冬天圣诞节前进行新一轮大选。

这世界疯求了。

我打了个哈欠,继续看书。圣诞节后就基本上开始准备期末考试了,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准备复习了。

真奇妙啊,想想去年圣诞节的时候我和我丈夫还不怎么熟悉——或者说,我对他不太熟悉。

鉴于种种原因,我保留了姓氏,但是在见我丈夫的同事的时候,我则会自称夫姓,以避免麻烦或者尽量减少对我个人生活探求的线索。

现在我仍然会接Greg手下反社会谋杀组的案子,去警局喝喝咖啡蹭吃甜甜圈顺便整理资料。Sherlock和Eurus之前受到攻击的事情被搁置了,他们两人被转移到了新的安全屋。John仍然联系不上他们。我丈夫所在的小组在跟进首相女友的情况,毕竟这位女士和首相吵架吵到惊动警察,不得不让人怀疑年轻的她为什么会一如既往疯狂支持她这位屡出奇招的男友。

而Mycroft,鉴于陛下对首相十分不满而又一次次的被这位前牛津辩论校队队长说服,他的工作压力十分之大。尤其是在今年的议会开幕大典上陛下在演讲稿上对首相又一次做出了妥协,让Mycroft也对自己的判断有些摇摆。显然在之前的部分他所带领的暗影中的掌权者们一直没能占上风——首相完全展现了流氓式打法,根本不管他们的套路,频频带来惊喜,上议院几乎都被弄迷糊了——不管是谁,也没想到首相能在信件上不签字就发出去来保证不违法又不违背立场。

不得不说,Mycroft独孤求败的道路滑铁卢了。

不过这些暂时都与我无关了,我最担心的是Sherlock的情况——他在妹妹那里占不到便宜,现在哥哥也没精力管他了,要是再像之前那样搞出来一个大惊喜,现实版密室逃脱,那可就热闹了。

我惬意地在懒人沙发里面换了个姿势,手机就响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你好啊Sherlock,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我懒懒地说道。

“晚上好你身体还好吧今天天气真不错祝你健康,好了跳过这些没有用的,小紫花,”Sherlock的声音听起来很急迫,“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那要看看是什么事情了。”我心说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这货就是想让我卷进什么麻烦里面。

“有一个证人,很关键,我现在已经在回伦敦的路上了,你先帮我找到她。”Sherlock的声音很急,“我联系不上我哥哥,John和Lestrade有别的事情,拜托了,给你发个地址。”

反正我丈夫今天加班,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个忙吧。

 

天已经黑了,还有一点点飘雪。我打了个哈欠,懒散地走在伦敦街道上。

Sherlock让我去一个流浪女那里拿一个纸条顺便给她五十磅(就算英镑跳水了也是钱啊这个败家子),然后去纸条上写的地方。

非常巧合的是,这正是我曾经居住过的那个混乱而廉价的贫民区。

鉴于我之前离开的方式不是特别友好,我有理由相信我在这里是不受欢迎的。所以我飞快地拉上兜帽,贴着墙在阴影里面走到了那个地方。

等待我的居然是我的老房东。

“嘿,又见到了。”这个刀疤脸看起来很不好,面部浮肿,蜷缩在角落里的垃圾桶旁边,“真没想到。”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说我也没想到。

“有人说你会带我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是吗?不是局子里?”刀疤脸盯着我,那双小眼睛里毫不掩饰的精明的打量让我有些不舒服。

我点点头。

“走吧。”我拍拍他的肩膀。

 

万万没想到,刚走出巷子我就被盯上了。

没办法了,这种地方警察也很难管,只能是我拉着刀疤脸尽量快的离开。之前住在这里的时候我把这附近摸得很清楚,七拐八拐的甩掉了他们,却很快又有人跟上了。

完了,得巷战了。

“你能跑吗?”我低声问。

刀疤脸摇摇头,往地上啐了一口:“往哪跑?这几天一直是这样,我在这里根本不敢出去,一往外走就有人盯着。”

我心说Sherlock这个王八蛋果然是挖了个坑给我跳,更要命的是,我现在身上只有一把普通小刀,结婚以后我就没有再用自制武器了,真打起来我不占优势。

我长叹一声,拉着刀疤脸进了巷子,然后贴着墙用中文叫骂了几声,示意刀疤脸假装惨叫。

果然,几秒种后就有一个小混混模样的人进来了,我把他扯进来放倒,搜了半天发现他身上也只有一把小刀。

好歹算是个混社会的,怎么就不带一点拉风的武器呢。

用手机屏幕的光照了一会,我在他身上也没有搜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或许是这边的异常过于明显,一个持枪的过来了。

这人马上就发现了躲在墙边的我,没有中招,但是没想到刀疤脸侧方攻击捅了他一刀,我立刻夺枪敲晕了他。

行了,有武器了。

接下来我和刀疤脸在巷子里东躲西藏的贴着墙跑了很久,在快出去的时候很不巧的被前后夹击。不过好在突然有人出现击到了我们背后的人,我和刀疤脸连忙跳上他的车。

“亲爱的,你应该早一点告诉我一声的。”我丈夫十分冷静地一脚油门踩到底,飞快的开车钻进巷子绕来绕去,背后的警笛声没能追上我们。

果然,什么也瞒不过我这位五处新秀老公。

“Sherlock是个混蛋。”我说道。

“放松,亲爱的。”我丈夫温和地说,“紧急情况,五处和六处的人暂时不方便调动,Sherlock也是无奈之举。还好你的身手一如既往。”

刀疤脸打了个喷嚏,吸吸鼻子问道:“这么说我安全了?”

“是的。”我丈夫说,语气转为冰冷的机械式宣判:“你将会被送到Sherlock Holmes先生自己安排的安全屋被保护起来。”

我耸耸肩,确实啊,我没送你进局子,你这是直接被软禁,再怎么说一个人的小单间里面有吃有喝挺好的。

“Sherlock怎么样了?”我问。

“他很好。”我丈夫说道,“他现在在出租车上,一会儿会回到贝克街。一会儿安顿了这位先生我们就去找他汇合,华生医生也在路上了。”

“我猜我们要参与历史了,是吗?”我换了个姿势,把我抢过来的枪上了保险,丢进车门上的储物箱里。

我丈夫不置可否的一笑:“我很高兴你并没有对Mycroft Holmes先生展现出更多的同情。”

我的老房东一脸呆愣,我却笑不出来了。

果然,Mycroft最终还是这样——被抛弃,不仅仅是他的弟弟妹妹,而是他一直以来守护的这个国家。

进而我意识到,我丈夫甚至在之前我们和Mycroft的聚餐时就想到了这一层。

果然,我嫁给了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啊。


头像框装不下马脸
当抢指向john的时候,夏洛克...

当抢指向john的时候,
夏洛克慌张了,
终于还是喊出了“停,不要”

枪支总能揭开谁才是他最先考虑的人,
是John,
他的John

当抢指向john的时候,
夏洛克慌张了,
终于还是喊出了“停,不要”

枪支总能揭开谁才是他最先考虑的人,
是John,
他的John

环球居士Victoria Holmes

那是一个纯白的空间。


在一片白光之间,他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光芒似乎是从四面八方发出的,刺目无比,洁白而不掺任何杂质。就像深冬清晨未经践踏的大雪,那是白色的。


“有什么不是白色的?”头脑中的一个声音轻声问着。


“世间万物。”他下意识地答道,同时拼命眨着眼,房间渐渐停止了闪动,天旋地转之感在消退,“一定有很多事物不是纯白的……天哪,我想不出名字……我不记得……没有记忆……只有……白。”一阵白光袭来,如同触碰到了思维边界一堵坚实的高墙,他忽然发觉自己双手撑于身前半跪在那洁白的“地板”上,澄澈的眼中映出的只有地面的反光和空无一物的墙壁。他寻找着地面上的裂痕,却以徒劳无功而告...



那是一个纯白的空间。


在一片白光之间,他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光芒似乎是从四面八方发出的,刺目无比,洁白而不掺任何杂质。就像深冬清晨未经践踏的大雪,那是白色的。


“有什么不是白色的?”头脑中的一个声音轻声问着。


“世间万物。”他下意识地答道,同时拼命眨着眼,房间渐渐停止了闪动,天旋地转之感在消退,“一定有很多事物不是纯白的……天哪,我想不出名字……我不记得……没有记忆……只有……白。”一阵白光袭来,如同触碰到了思维边界一堵坚实的高墙,他忽然发觉自己双手撑于身前半跪在那洁白的“地板”上,澄澈的眼中映出的只有地面的反光和空无一物的墙壁。他寻找着地面上的裂痕,却以徒劳无功而告终。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世界吗?”他抬起头,向上帝发问。


“要有光,那就够了。”头脑里的声音回答。


他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少,但试着在那个空间中生活着。他定义了“白天”和“黑夜”,并在夜晚靠在纯白的墙上休息。他常常会习惯性地向上看去,却又不曾记起自己为何这样做。


直到一把小提琴凭空出现。指尖滑过琴弓,琴身的红木轻轻擦过他的衬衣,也略过了他的意识边界。琴弓搭上琴弦,缓缓拉出一个悠长的音符……音符连成乐曲,饱满而悠远。他们似乎发源于他的意识边缘,与他浑然一体。音乐勾勒出他卷发的轮廓,拂过洁白的墙壁,久而不散。


有人说过记忆在逝去后会成为乐曲。于是这里便有了音乐。


但当他修长的手指播弄着琴弦,目光向上方游移时,他仍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目中所及的一切只是白光,或是白色的屋顶,别无他物。


然而旋律在无形之间似乎将墙壁水滴石穿,裂痕出现了。裂痕后迸发出了一阵无比刺眼的强光,而在那光芒的中央,站立着一个人的剪影,还有那只向前伸出的手。那是一只散发着温度的手。


琴弓落地,发出一声空灵的撞击声,而右手却已经触碰到了温度。那双眼睛是明亮的蓝色,而他看到的是海洋蔚蓝的波涛汹涌,夜空中的璀璨星光。金色夹杂褐色的发丝,是秋日香榭丽舍道旁飘落的梧桐叶,壁炉里噼啪作响的橙黄色炉火,夜晚街头蒙上一层水汽的灯光……而在那个笑意间,这里有了色彩。


白色空间消失了,他躺在伦敦市中心一套狭小公寓贴有上世纪二十年代壁纸的墙边的沙发上,千真万确。他感到鼻梁上沁满了汗水,便眨了眨双目以适应这昏暗的光线。忽然,他像意识到什么一般一跃而起,扑到窗边,一把扯开了厚重的窗帘。路灯灯光依旧,街道尽头的餐馆也像往常一样并未关门。他随之长出了一口气。


“那是一个梦,”他告诉自己,“But it is a good one.”


但在下一个瞬间,他只是忽然抬起头——他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想要抬起头看看天空,总之他这样做了。


于是他看到了夜空高远,群星闪耀。

那不是一个白色的、索然无味的世界。

那是一个美丽的世界。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而人类令色彩随之而至。”







安
把你的影子腌起来,加点盐,老的...

把你的影子腌起来,加点盐,老的时候酿酒。
                                              一一 爱的味道。

把你的影子腌起来,加点盐,老的时候酿酒。
                                              一一 爱的味道。

冰生Violet

【原创】雨雾case02-08

很快,议会的反击到了,几位议员提出的法案被上议院通过,首相在选举时的承诺被法律禁止了。

我估计Mycroft肯定很急。这种下议院和首相掐起来的情况非常不乐观,着很有可能意味着工党搅屎棍的机会,也很有可能会被做文章被祸水引到上议院。那可就糟了。

地方法院的判决相互矛盾,最高法院前所未有的派出了11位大法官来审判议会和首相的一地鸡毛。我和我丈夫的朋友们聊天的时候开玩笑,估计学历史的同学们现在烧了课本的心都有了。

然而更加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首相的提案被最高法院裁定为无效。

Mycroft看起来四平八稳,是因为他很清楚他不可能真的被搁置太久。这一仗是他赢了,即使是惨胜。

我丈夫看起来很平静...

很快,议会的反击到了,几位议员提出的法案被上议院通过,首相在选举时的承诺被法律禁止了。

我估计Mycroft肯定很急。这种下议院和首相掐起来的情况非常不乐观,着很有可能意味着工党搅屎棍的机会,也很有可能会被做文章被祸水引到上议院。那可就糟了。

地方法院的判决相互矛盾,最高法院前所未有的派出了11位大法官来审判议会和首相的一地鸡毛。我和我丈夫的朋友们聊天的时候开玩笑,估计学历史的同学们现在烧了课本的心都有了。

然而更加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首相的提案被最高法院裁定为无效。

Mycroft看起来四平八稳,是因为他很清楚他不可能真的被搁置太久。这一仗是他赢了,即使是惨胜。

我丈夫看起来很平静。

“放心,亲爱的。”他温和地对我说着话,穿着衬衣在厨房做我们的早餐,“你不会有事的。”

我点点头。

对于Sherlock一再搁置的决定还是下来了,Mycroft虽然很想保住自己的弟弟,但是很遗憾,他现在腾不出手来。

Sherlock被判决去谢林福德管理安保,换而言之,让他们家最聪明的小妹妹来耗住他,同时保证他们两个不会出幺蛾子。我的丈夫则开始成为了五处的实习生——也就意味着我必须处在五处的监控和保护之下,时时刻刻。

有一天早上,我终于无法忍耐好奇心,轻轻地问我丈夫:“Sherlock的事情真的解决了吗?”

我丈夫很平静地点点头:“是啊。据我所知,小Holmes先生更执着于真相而非正义,如今给了他数不尽的谜题和他妹妹一同解决,他很高兴。”

“最初的那个事情呢?官员不雅消息的?”我握着咖啡杯的手有一些发抖。

“很简单,五处有一套流程,最开始涉及到的人已经控制起来了,主要的那一位已经被派去了国外——”我的丈夫俏皮地眨眨眼,“也就是说,他暂时联系不上家人和媒体,只有官方文件。”

我点点头,就是说这个人已经被控制了。

我丈夫温和地抱住我:“放心,我会好好保护好你——也保护好我的国家。”

我有些惊讶——不知何时,那个曾经有些腼腆的男孩已经成为了一位精干的职员,有着和Mycroft相似的眼神。

我静静地依偎在他怀里,柔声回答:“我相信。但是也请保护好你自己。”

我丈夫轻轻握住我的手。

 

Mycroft的雷厉风行比我想象的更加凌厉,很快就连John也无法联系Sherlock,更别提我了。我的丈夫猜测是Sherlock现在发现了一个重大事件所以他和妹妹正在夙兴夜寐的破解。我却愈加慌乱,常常在夜里惊醒。

我丈夫很担心我的憔悴,而我却没办法回应他的关心,直觉并不能成为理由。

我相信Sherlock并非反社会型人格,但是他是非常典型的边缘型人格障碍,简而言之,对有的人好到天上对有的人坏到毫无人性,就是说他没有非常统一的道德标准。John是被他归为灵魂伴侣的,他不可能毫无理由的让John如此担心。

上一次这样的情况出现,是Sherlock假死的时候。

现在,我不得不怀疑他和他的小妹妹会不会在琢磨着要再搞一次超级大惊喜。

 

果然出事了,但并不是我想的那样。有人试图刺杀Eurus,鉴于她的武力值的确不高,而她所控制的安保人员悉数被处理了之后,Sherlock并不能完全保护好他们两个——毕竟他习惯了的老搭档是战功赫赫的退伍军医。Sherlock和她都受了一些伤,虽然他们的确已经竭尽全力拖延时间等到援军到了。

 

“他们太过于接近真相了。”Mycroft带着Greg在请我和我丈夫在第欧根尼附近的餐厅用餐时淡淡的说道,“我加派了六处的特工,再加上他们的进展,应该会很快就有结果了。”

虽然我理解Mycroft的位置造成的他的冷漠,可是我现在实在没办法设身处地的接受他的冷漠。

“那很好。”我丈夫温和地应声,优雅而熟练地切开牛排,“五处的进展据我所知,很顺利。”

Mycroft看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的我和早已习惯埋头吃饭的Greg,转移了话题:“你们打算办婚礼吗?”

我看到Greg的眼睛亮了一瞬间,写满了八卦。

我耸耸肩:“我无所谓,但是我可能会过于紧张。”

我丈夫笑出了声:“你的确不太适合大拖尾的婚纱和几米长的头纱,又或者是什么十二厘米的高跟鞋。”

我跟着笑了笑。

我丈夫的成长太快了,我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就已经变成了这样——冷静,温柔,典型的老派精英,和我之前所见到的青涩男孩完全不同。

他对我的关照愈发无微不至,但我也愈发感觉到危险——我仿佛在他面前是透明的,他太了解我了,在我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安排。而他自己却像是一团迷雾,我对他的了解在一步步被推翻,有时我看着他,可他却映不到我的眼睛里面。

不是说我不信任他,而是他变得不像是我认识的他了。

“Iris的状态不太好。”Mycroft仿佛不经意地说道:“怎么,学业太累了吗?”

我摇摇头:“没有,我丈夫把我照顾的很好。”

我丈夫停顿了一下:“她只是对于许多变化有些来不及反应。”

我愣了一下,点点头。

这话说的没错。

“那就尽快适应吧。”Mycroft非常冷静的继续应付牛排:“越快越好。”

我丈夫非常礼貌的回应道:“我想我妻子的情况,我了解的非常透彻。我会照顾好她的。”

“她不是什么避风罩里的玫瑰花,你应该明白这一点。”Mycroft仍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样拖到最后,你们会因此而闹翻的。”

我放下叉子。

如果我丈夫继续这样没完没了的保护我,而不是让我参与的话,我一定会渐渐心生不满和恐惧,直到终于爆发。然后要么是离婚后失去庇护死的很惨,要么是最终放弃一切甘心做一只金翅雀被关起来保护着。

“你知道吗,Mycroft先生,”我凄然一笑:“有的时候我很理解你妹妹对你的态度,但有时又为你觉得不公平——你做了那么多,替所有人背负罪孽,却让他们对你满腹怨恨。”

我丈夫愣住了。

“我想,大约是因为,虽然你做了那么多,背负了那么多,可是你——怎么说呢,很让人讨厌。”我轻轻地笑了几声:“我明白你所说的,我也在思考这一点,可是我更希望你没有把他说出来。虽然从你的角度,当着我们两人的面点出来,让矛盾提前得到结果,是最好的选择,可是Mycroft,你要明白,我们不是你,我们做不到永恒的冷静和公允,也做不到完全为大局而自我放弃。”

Greg抬手想要插话,我丈夫拦住了他。

“Mycroft先生。”我有些疲惫地支着额头,“有的时候我也在想,要是和你成为在私生活上面有联系的人,可该怎么办呢?我做不到不怨恨你,可又无法否认你是对的。”

我丈夫揽住我的肩膀,轻轻在我手臂上按了几下以示安慰。

“就是这样。”我丈夫皮笑肉不笑地接话道,“你弟弟的事情我很遗憾。我和我妻子之间的问题会得到很好的解决,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永远在你的控制之下。我的母亲曾经给过你一个不太愉快的惊喜,我不希望我再一次警告你。”

Mycroft的表情有点精彩。

我轻轻靠向丈夫的肩膀。

他从来没有变过。


可能是个假香槟吧

陈年老图了现在才放出来🐍
是打电话的梗

陈年老图了现在才放出来🐍
是打电话的梗

安

HPau。
糊掉的地方不是马赛克,而是魔法。

HPau。
糊掉的地方不是马赛克,而是魔法。

烛er.

听歌激情做图,请务必结合歌词食用


-If this world goes up in flames

-Just take my hand don't be afraid

-I'll fight for you

-Until my days on earth are done

-Cause two hearts

-Are better than one

听歌激情做图,请务必结合歌词食用


-If this world goes up in flames

-Just take my hand don't be afraid

-I'll fight for you

-Until my days on earth are done

-Cause two hearts

-Are better than one

安
翻出我相册里吃灰了多年的动图

翻出我相册里吃灰了多年的动图

翻出我相册里吃灰了多年的动图

英格麗靠北
Lofter的第一次,獻給咱們...

Lofter的第一次,獻給咱們福華!


HP!AU,私心覺得小夏是鷹院,花生是獅院~

Lofter的第一次,獻給咱們福華!


HP!AU,私心覺得小夏是鷹院,花生是獅院~

⎊史总的贾维斯۞
假期时光 画师:sh2jw 画...

假期时光

画师:sh2jw

画师主页传送门:http://sh2jw.tumblr.com

有条件的太太们可以去看看

假期时光

画师:sh2jw

画师主页传送门:http://sh2jw.tumblr.com

有条件的太太们可以去看看

⎊史总的贾维斯۞
画师:sh2jw 画师主页传送...

画师:sh2jw

画师主页传送门:http://sh2jw.tumblr.com

有条件的太太们可以去看看


画师:sh2jw

画师主页传送门:http://sh2jw.tumblr.com

有条件的太太们可以去看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