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ker

28万浏览    5700参与
Numb Lumbe
设定取自推特为什么每次发都看不...

设定取自推特
为什么每次发都看不到?我是被tag屏蔽了吗

设定取自推特
为什么每次发都看不到?我是被tag屏蔽了吗

orion
晚安爱人 我月末就把亚瑟带回家...

晚安爱人 我月末就把亚瑟带回家 别着急

晚安爱人 我月末就把亚瑟带回家 别着急

白鳥之島
乐高粉丝团团长也太萌了吧 因为...

乐高粉丝团团长也太萌了吧

因为蝙蝠侠说他不是小伙伴就伤心欲绝作妖,居然那么纯情???

乐高粉丝团团长也太萌了吧

因为蝙蝠侠说他不是小伙伴就伤心欲绝作妖,居然那么纯情???

Gabrielle

Coser. 安东尼米夏诺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
【从凤凰入坑一路追到原漫,我又可以了】

Coser. 安东尼米夏诺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
【从凤凰入坑一路追到原漫,我又可以了】

赴野

【双丑】在小丑的陪同下。

亚瑟开了第一枪。

cp:TDK/2019


说实话这热度真的有点惶恐,但我还是瞎瘠薄乱写。


博格俱乐部第一回外边儿挤满了人而里边仍旧空荡荡。

少数几个脑后抵着枪的观众,固定好位置的庞大摄像机,只有一台电视的舞台。

亚瑟像个包裹一样被留在了一辆车里,车停在街旁,他被拷着手,等着小丑的司机上车,带他去博格表演。

上车的当然不止司机一个,副驾驶是个举摄像机的,腰上绑了炸药,开了一段路后,小丑上了后座,拿着麦克风和枪 。

你好亚瑟。他带上了车门,那话筒对着亚瑟,像个采访记者一样。

嗨。亚瑟咽了咽口水。

他的演出服是蝙蝠侠给的,他猜里面有窃听器或是什么高科技,这导致他穿上了这身衣服就不太敢动。

小丑手搭在他肩...

亚瑟开了第一枪。

cp:TDK/2019


说实话这热度真的有点惶恐,但我还是瞎瘠薄乱写。


博格俱乐部第一回外边儿挤满了人而里边仍旧空荡荡。

少数几个脑后抵着枪的观众,固定好位置的庞大摄像机,只有一台电视的舞台。

亚瑟像个包裹一样被留在了一辆车里,车停在街旁,他被拷着手,等着小丑的司机上车,带他去博格表演。

上车的当然不止司机一个,副驾驶是个举摄像机的,腰上绑了炸药,开了一段路后,小丑上了后座,拿着麦克风和枪 。

你好亚瑟。他带上了车门,那话筒对着亚瑟,像个采访记者一样。

嗨。亚瑟咽了咽口水。

他的演出服是蝙蝠侠给的,他猜里面有窃听器或是什么高科技,这导致他穿上了这身衣服就不太敢动。

小丑手搭在他肩膀上,像在抚摸小狗,放轻松亚瑟,放轻松,你可是个专业的演员,不用在镜头前面这么紧张。

像观众们问个好吧。小丑先对镜头露出了一口黄牙,和慎人的笑声。

亚瑟在他的笑声中朝镜头笑了笑。

博格俱乐部的舞台上,电视屏幕亮了起来,是小丑的脸。

今天是我们的特别节目……

小丑把脱口秀弄成了电视直播,gcpd监控着博格和亚瑟的车,看着电视转播里的电视转播。


不写了。


亚瑟会知道她妈妈虐待他的事,他的表演,只有那些警察,举着枪,冰冷的摄像机,脑后抵枪的人再看。

只有小丑在笑。

why so serious?他站在台上问。

小丑打碎了他过往的美好假象,然后让他亲手浇灭对未来生活的期望,享受着两三天哥谭全体人的注视。

接着小丑和宿敌蝙蝠侠纠缠。

暴乱,冷漠,病态早就淹没哥谭,亚瑟陷入疯狂也掀不起风浪。

不会有暴徒围绕着他,欢呼。

所以他决定走向死亡。


超级遗忘人

p1动作有参考

p2童年捏造注意

p1动作有参考

p2童年捏造注意

亚尔洛特Yallot
我get到Joker的萌点了ヾ...

我get到Joker的萌点了ヾ(´∀`。ヾ)

我get到Joker的萌点了ヾ(´∀`。ヾ)

流火果然是只猪猪鸭

【希斯丑×凤凰丑】 13每周一刷JOKER(1/1)

今天也是才思枯竭只想蹲被窝的一天……


“亲爱的,我觉得这个地方太不安全了——你那个弟弟没准儿会告密……这种家伙,谁说的准呢?”小丑整理着亚瑟书桌上的东西。

“Joker,相信他不会的。”亚瑟坐在一边抽着烟,“你总是这样——我是指,不要这么单纯的想别人只是为了和咱们一样图自己爽。Joker,……他们还有别的想要的。放心,我还有利用价值,Bruce`Wayne不会想这么快就告发我的。”

“但是别忘了我们还有别的麻烦——那个烦人的大蝙蝠。有他在我们会少了很多快乐的。”小丑很快忙完了书桌,开始整理衣柜。

“他暂时也不会来的吧。”亚瑟笑了笑,“今天我去买菜——我怕你找不到回来的路。”

“亲爱的,你对我真是...

今天也是才思枯竭只想蹲被窝的一天……






“亲爱的,我觉得这个地方太不安全了——你那个弟弟没准儿会告密……这种家伙,谁说的准呢?”小丑整理着亚瑟书桌上的东西。

“Joker,相信他不会的。”亚瑟坐在一边抽着烟,“你总是这样——我是指,不要这么单纯的想别人只是为了和咱们一样图自己爽。Joker,……他们还有别的想要的。放心,我还有利用价值,Bruce`Wayne不会想这么快就告发我的。”

“但是别忘了我们还有别的麻烦——那个烦人的大蝙蝠。有他在我们会少了很多快乐的。”小丑很快忙完了书桌,开始整理衣柜。

“他暂时也不会来的吧。”亚瑟笑了笑,“今天我去买菜——我怕你找不到回来的路。”

“亲爱的,你对我真是没有自信——”小丑递给他一把刀,“有时候你得承认,刀比枪好用多了。”

“你说的没错——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亚瑟说罢拿起钥匙带上了门。

“好——”小丑又回到了卧室。

衣柜里面乱糟糟的,但是很多衣服上都有叠过的痕迹,只是被翻乱了而已。有点奇怪。

小丑扒开衣堆,里面塞着一套格外显眼的衣服。

小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是亚瑟出席Murray`Franklin Show穿的那件。

小丑脑海里又回忆起小时候看的影碟里的那场意料之外的枪杀案件。那个无数次在他脑海里翩翩起舞的人儿现在就在自己身边……这世界总算还有那么点意思。

他拿起那件衣服,一个皱巴巴的小本子掉了出来。

他知道那是什么。这个困扰着他许久的梦魇——

“Well——let' see……”小丑翻开了它。

亚瑟开了门:“我回来了!今天中午……唔?!Joker!!!”

小丑一言不发的捂着他眼睛。

亚瑟剧烈挣扎了一会儿放弃了抵抗:“你要做什么?”

“冷静下来了吗?”小丑收了手,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那本本子,“嗯?”

“你想说什么?”亚瑟眼神迷茫的在他和本子之间来来回回。

“你说呢——亲爱的?”小丑翻着那本本子,“看看这个——'I just hope my death makes more cents than my life.'Hum?”

“有什么问题吗?”亚瑟放下了手上的东西。

“有什么问题——?!亲爱的?你在说什么呢?”小丑一拳打在亚瑟脸侧的墙上,“我很恼火。你……现在还是这么想的吗?”

“Joker,你不明白。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一直找不到。”亚瑟低下头,“我和你在一起很高兴——但是我明白,我只是你的累赘,你不应该……”

“闭嘴……!”小丑又砸了一拳,然后转身进了房间。

“……”亚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生气。

然后小丑一天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吃饭。晚上也早早睡了。

亚瑟没找到那本本子。他当时就应该烧了它。

亚瑟默默睡到小丑旁边,帮他把揉乱的头发顺好,然后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对不起……我想,我……”


古笙

小丑(19)

等在拍卖行门口的几个人在几分钟后终于等到了他们心心念念的老师

站在中间的年轻男人有一头红发,他惊喜的扭过头却错愕的愣住

“老……老师?您的……头发”

阿道夫伸出手指插进垂在额头发丝,缓缓拢了上去,解开手腕上像是装饰编的细绳扎起马尾,这个发型把他整张脸露了出来,深邃的绿眸淡淡的看向了红发男人,微笑着转身

“偶尔换换发型也挺不错的”

“如果是平常,那么我一定会有耐心和你多聊一聊”青年坐在沙发上,自然的和跪在地上被打的头破血流的拍卖行老板,脸上亲切温柔的笑容像是和关系很好的老朋友叙旧

“我多希望和你多聊一聊”那个老板在地上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听见了子弹上膛的声音,青年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

等在拍卖行门口的几个人在几分钟后终于等到了他们心心念念的老师




站在中间的年轻男人有一头红发,他惊喜的扭过头却错愕的愣住




“老……老师?您的……头发”








阿道夫伸出手指插进垂在额头发丝,缓缓拢了上去,解开手腕上像是装饰编的细绳扎起马尾,这个发型把他整张脸露了出来,深邃的绿眸淡淡的看向了红发男人,微笑着转身




“偶尔换换发型也挺不错的”





“如果是平常,那么我一定会有耐心和你多聊一聊”青年坐在沙发上,自然的和跪在地上被打的头破血流的拍卖行老板,脸上亲切温柔的笑容像是和关系很好的老朋友叙旧







“我多希望和你多聊一聊”那个老板在地上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听见了子弹上膛的声音,青年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遗憾的摇摇头









“可惜我今天赶时间,你要知道我用枪的次数屈指可数,我比较习惯用刀”










阿道夫轻轻笑出声,然后右手拿着左轮手枪,左手从口袋掏出一把锋利雕刻刀,炫耀似得在那个老板面前晃了晃“德国手工的,花了我不少钱,原本其实有一套的”








“求您……我真的只知道那副画拍卖给了韦恩家……”那个拍卖行的老板绝望的颤抖,脸上全是恐惧和泪水











阿道夫略显为难的皱皱眉头,叹口气站起身来“……亲爱的,你可要知道这里是哥谭……”青年觉得麻烦绿色眸子里带着烦躁












他正想开枪解决这个问题,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起,阿道夫动作一顿,然后轻轻的竖起食指对跪在地上的男人摆出噤声的手势






“亚瑟?我马上要回去了,怎么了?”










而亚瑟的情绪似乎很不好,他在痛苦哭泣但却混杂着时不时的大笑声




“……阿尔……哈哈……我想见你……”









阿道夫几乎立刻拿起搭在沙发扶手的外套披在肩上“我现在就过去,还在阿卡姆是吗?”


而令人没想到的是那个原本该死的老板突然歇斯底里的疯狂吼着








“恶魔!!!你个恶魔!!你会下地狱的!!!你会下地狱的疯子!!!”







“砰!”



青年垂下眼帘看子弹穿透拍卖行老板的脑门,自然又熟练的绕过了地面上的一大摊血泊,免得蹭上自己的新鞋,声音依旧温和





“别怕,亚瑟我马上过去……”他一边夹着电话一边接过詹姆斯递过来的手绢,仔细的擦拭什么都没粘上的手,然后把手绢扔到血泊里









“阿尔……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青年走出拍卖行,扭头看了眼詹姆斯他们熟练的开始把油倒在里面点火,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不,只是被朋友拉去看了眼正在上演歌剧




一个神父被来自地狱的天使杀死的故事。”



但真的挺无聊的。

阿道夫挂掉电话心想,骑上了机车。

不是谁

全是涂鸦


最后混了张希斯在里面

全是涂鸦



最后混了张希斯在里面

花花花
The worst part...

The worst part of having a mental illness is


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T

The worst part of having a mental illness is


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T

平真

凤凰

那天我正在路上走着。





这儿的天气一直是这样,阴阴沉沉的。





我路过一栋公寓楼,耳边炸开玻璃破碎的声音,惊得我往旁边跳了一下,暗骂一声艹,就要抬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血肉模糊的头颅。





那张脸裂开嘴,对我笑了一下,牙龈里渗出的血黏糊糊的,在空中拉出一条线,滴落在我的脸上。





是一个小孩子。



我突然想起来,早晨护士送来的报纸,上面的头条新闻。





[养父暴打养母和养子,母子地狱]





[妄想症与家暴,儿童未来该何去何从?]





当时,我站在底下,仰头看着这栋公寓楼,心里想着。





三楼...

那天我正在路上走着。





这儿的天气一直是这样,阴阴沉沉的。





我路过一栋公寓楼,耳边炸开玻璃破碎的声音,惊得我往旁边跳了一下,暗骂一声艹,就要抬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血肉模糊的头颅。





那张脸裂开嘴,对我笑了一下,牙龈里渗出的血黏糊糊的,在空中拉出一条线,滴落在我的脸上。





是一个小孩子。



我突然想起来,早晨护士送来的报纸,上面的头条新闻。





[养父暴打养母和养子,母子地狱]





[妄想症与家暴,儿童未来该何去何从?]





当时,我站在底下,仰头看着这栋公寓楼,心里想着。





三楼,也不是很高。



我盯着那个半个身子挂在窗户外的小鬼,蘸了蘸脸上的血。沿着嘴角,画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小家伙,不想笑,就不要笑。”





“想和我走吗?”





我张开手臂,做出接物的姿势。





“跳下来?”





“HAHAHAHAHAHAHA……”





小鬼像是得了帕金森似的,突然抽搐、狂笑不止,黑红的东西撒了一地。淋着这样的鲜血雨,我抖了抖被血液糊住的睫毛,看着他,晃晃手臂。





小鬼打了个嗝,一个重心不稳,翻了下来。





我顿时绷紧神经,紧盯着落下的人,生怕接不到,出了什么闪失。不过下一刻臂弯一沉,一颗心落地。我颠了颠怀里的重量,咧了咧嘴,乐了。





“小家伙,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小鬼一路都在HAHAHA的笑。





我亲了亲他唯一一片完好的额头。





回到家。





我把他放在手术台上,一路颠簸,他似乎很快就睡着了。



烧了水,热了毛巾,烫了剪刀,排好几卷绷带,摆上两瓶消毒药。





“如果你能听得懂我说话,那就拍拍床。”





“接下来,我要用这些东西清理你的身上的伤口啦,伤口呢,就是你觉得很痛很痛的地方,不处理的话,会更痛哦。”





“如果你选择相信我的话,就拍两下。不想清理的话,拍一下。”





我坐在旁边等了等,没有动静。





心里叹了口气,打算起来去关灯。





啪。





微乎其微,但很清晰。





我低头开始整理工具。没有看见小孩微微睁眼,眼底暗淡,可微微透着光。





啪。





我顿住。





“谢谢你相信我。”,我说。





左手捏开无影灯,戴好口罩,两手套上橡胶手套。





“会有点痛,但会好起来的。”





“放松。”





小鬼的伤很重。





新伤叠着旧伤,密密麻麻的,加上皮包骨的身体,很渗人。





这一通,大概处理了个把小时。





把工具都收拾好了,我脱了手术服,过来问他。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我去给你做?”





小鬼摇头加点头,又开始狂笑,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面糊糊。





我轻轻拍拍他身上的薄被子,笑。





“那好,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做。”





把手术台推到客厅,正对着料理台,他能看到我,我也能看到他的角度。



我从冰箱里摸出料,打算做一碗鸡茸奶油蘑菇汤,高端面糊糊。





“对了,你讨厌牛奶吗?”





我洗着土豆,问他。





“不……HAHAHA讨厌……喜…喜欢!”





“好的,我想你会喜欢这碗面糊糊的,小家伙。”



室内很快就飘起好闻的味道,融化的黄油、清甜的鸡汤、鲜香的蘑菇……连带着这个地方都温暖了不少。



虽然背景音是捡来的小家伙时刻不停的鬼畜笑声。



“OK,来尝一尝。”





汤出锅分了两碗,一碗给小鬼,一碗留给他自己。





“唔,”我舀起一勺尝了一口,然后换上新的勺。





“感觉不错,口感正好,试试你喜不喜欢。张嘴,啊。”





“啊---HaHaHaHaha……呜嗝…啊Haha……”





我挑了挑眉。





坐在那,端着碗,等他缓过来。





过了有那么一会儿吧,他平静下来了。





“深呼吸,放松,放松,没关系的,慢慢张嘴。”





我温声指导他稳定自己的情绪。





连哄带骗终于喂下去一碗,等一切都搞好,夜色已深。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晚上可以和我一起睡。”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





我做了简单的面包和热汤,和小鬼一起用了早餐。





“你叫什么?”





我问他。





“亚瑟。”





“亚瑟?”





“很难听吧?”





“不,很漂亮。”





我揉揉他的脑袋。





“我叫泰勒,泰勒赞德,以后会和你生活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我会教你读书写字,算数绘画,天文地理,和你一起观察这个世界。”





“为什么?”





“为什么?我昨天下班回家,你的血刚好滴在我的脸上,我一抬头就看到了你。”





“当时你在向我求救,不是吗?”





“所以我带走你了,小家伙。”








离开哥谭十二年后,我又重回这个黑暗癫狂的地方。





一切事情都解决好了,没有后顾之忧,签证也审批下来了,接下来老子想带着自己的小家伙去哪里就能去哪里。



但是……他的小鬼呢?





老房子里落了一层灰,显然很久没有人居住,虽然亚瑟成年之后就搬出去住了,但这种积灰情况,算起来像是他离开之后,这栋房子就被封存起来。





哒,哒,哒。





皮鞋声。





我扭头去看,是个骨瘦如柴的人。他上身穿着卡其夹克,下身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长裤。头发微卷,逆着光看不清脸上神色。





“你好?请问你是?”





“亚瑟,我是亚瑟赞德。”





“亚瑟?”





那人逆光跑过来,给了我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我好想你。”





“我也是。”





“你还会抛下我吗?”





“不会的。”





“真的?”





“真的。”





“我不信。”





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亚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已经逐渐长成一个男人了。





比起印象里的,大了一圈。





亚瑟突然捧起我的脸,我顿感大事不妙想要挣脱,却被一把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亚瑟?”





我试探道。





“出了什么事?”





“不不不,一切都好。”





亚瑟继续捧着我的脸,声调如常。





我知道他又犯病了。





没说什么,我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轻轻呼吸着,感受当下的死寂。





“我杀了人。”





他突然说。





“地铁上,三个华尔街的败类。”





“很可怕,是不是?但是我一点也不愧疚,甚至很开心。”





我莫名鼻子一酸,眼泪哗一下就下来了。





左手慢慢拍着亚瑟单薄的后背,浓烈的悲伤在一瞬间涌上心头。





“对不起亚瑟,对不起……”





“爸,我这里,空荡荡的……”亚瑟抓起我的手,按在他的胸口,“我好像…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你说伤口这种东西,很痛很痛。不处理会更痛,但是、但是、但是我发现,如果伤口腐烂起来,那就感觉不到痛了。”



这该死的哥谭,都对我的小家伙做了些什么?!





“亚瑟乖,亚瑟乖,”我像小时候一样,轻轻揉他的脑袋,“爸爸就在这里,一切都会没事的,不怕不怕……”





我感觉亚瑟的胸腔震了震,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嘴角不断上扬又被压下,从咧开的缝隙里,泻出极其微弱,但不减丝毫病态的狂笑声。





”HAHAHAHA……“





我只是和很久很久以前一样,用手慢慢摩挲他的脊背,“没关系,我听着呢。”





“我们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不是吗?”





“想吃什么吗?怎么这么瘦了,有没有好好吃饭?”





我把亚瑟从上到下撸了一遍,问。





“没……没有钱……”





“工作丢了?银行里不是有保险金吗?”





“被同事…被同事骗走了……”





“…小傻蛋。”





“没被通缉吧?出门买东西去?”




“你很可爱。”





清理好料理台,我从亚瑟怀里接过两包牛皮纸带的新鲜食材,在他额头上啾了一口。





就在这些小小的举动里,我感觉亚瑟的身体正在慢慢被注入生命力。那种舒展的、温和的,充满生机的力量。



房间开了灶,就会明显感觉暖和许多,我在厨房看着锅,亚瑟坐在吃饭的桌子边看着我,灯光昏黄,很有家的感觉。





“十多年没见,我很想你。”





我调着浓汤,开口。





“在中国北京的时候,每到夜里,我就会爬到天台去看月亮。那时候我想啊,小家伙会不会和我一起看着这个圆滚滚的大盘子呢?”





“后来我才想起来,我那边晚上的时候,哥谭正值白天,连月亮的影儿都见不着。”








->另一种可能。





回到哥谭。





几番周折,才查到亚瑟目前的地址。





阿卡姆精神病院。





虽然我很庆幸,他没有在这个糟糕的城市里被某个暴徒送去见上帝,但是。





“Joker?抱歉,您能再说一遍吗?”





我在阿卡姆精神病院的前台,看着到手的资料,甚是不可置信。





“J-o-k-e-r,还需要我再给你说一遍?”





那非裔员工颇不耐烦,“你要报探监?不行,他太危险,您请回吧。”





我仔仔细细端详档案上的照片,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来一打厚实的美元搁在那个黑鬼跟前。





“十分钟。”





“……跟我来。”



他在睡觉,呼吸很轻。





他长大了,甚至可以说,变老了。





身上是洗得发白的束缚衣,额头都是暴力磕碰的青紫痕迹。





他醒了。





眼睛很平静,平静得像一潭死水。





“好久不见?”





他先开口。





“你离开我的人生太久了,久得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我臆想出来的人了,泰勒。”





“不,他们说我有妄想症,所以,现在的你也是我想出来的吗?”





“让我来试试。”





他虚着眼,半晌,突然狂笑起来。





“HAHAHA……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居然真的等到…爸……HAHAHA呜hehehe……我…我想回家……”





我没能忍住,翻过隔断桌抱住了他,手指穿过他后脑勺的乱发,轻轻揉压。





“不哭不哭,亚瑟不哭,我们回家,马上回家……”




“我不能带走他?你在说什么笑话?”





“我是他的父亲,我必须带走他。”





“不论他怎么样,他都是我的孩子,以前我没有选择,但现在,我想好好陪着他,我会把他带走。”





“他对我非常非常重要。”





“他只是妄想症而已,没有伤害任何人,我会看好他的,我发誓。”





“您说吧,多少钱?”



我把亚瑟带回了家。





他很乖,甚至有点木,和我当初把他捡回来时一样,只会一个劲儿笑。





我查了档案,他的生母的确有非常严重的遗传性妄想症,而他的生父目前不详,我怀疑真的如那疯女人口中所述,是托马斯韦恩。





除了基因上存在些问题,其实还挺好的。





“阿瑟,想喝水吗?”





我把他安置在沙发上,坐在他旁边问。





“想,想喝水。”





“那坐好,等一会儿,我去倒。”





我刚站起身,亚瑟就把我手腕给攥住了。





“?”





他没说话。





我摇摇头,也没拨他的手。





“那一起来?小心点别把自己磕着碰着了。”



“阿瑟,你在哥谭有什么关系好的朋友吗?”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没有的,我印象里只有泰勒。”





“那,阿瑟你有什么地方想去吗?我们搬到其他地方生活,可以是城市,可以是乡村,可以是森林、高原、冰川、沙漠,还可以是小岛、洞窟……对了,再过几年,住在太空里也是可以的。你呢?阿瑟,你喜欢哪里?”





“哦挑你感觉最舒适的吧,那儿可以当我们的长期基地,等在那待烦了,我们就出去探险,到处走到处看,玩累了想休息了,就回去。”





我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摊开一张世界地图,上面好多地方画着红圈。





“红圈圈着的地方,是我实地考察过的靠谱地点,你看,我这儿还拍了一摞照片,你看!”



那天晚上灯光昏黄,气温正适。亚瑟靠着我,眼睛半眯着,懒洋洋地翻看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完了把照片一收,轻轻压在地图的中间。





“你想住在哪里呢,爸?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我没法在你不存在的地方存在。”





“说起来有点幼稚,但是我真的真的真的,没办法离开你。”





亚瑟笑了一下,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这个东西,真的有点毛病。”





“我都感觉,自己在其他的世界里,活了好久好久。”





“没有爸的世界。”





“简直是一个恐怖的噩梦。”






“喂,79号,吃饭了。”





我睁开眼睛,看见的是雪白的天花板。





脑子还一时半会儿转不过来。



“哇噢,看你对床恋恋不舍的样子,好像做了个好梦?”





“差不多,哇,土豆烧鸡,谢了阿奇。”





“谢啥,我们谁跟谁,对了,你想起来你叫什么了吗?”





“不,没有。”





“真可惜,好好吃,我先走了。”





“嗯,再见。”



人一走,我砰的一下,撞上背后的硬墙。





从脊背一直往上传递的疼痛,并没有让大脑清醒多少。





那个世界真的是我做的梦?





那我现在,在真实的世界吗?





还是这儿只是另一个逼真的怪梦?



我的大脑,对这里的记忆一片空白,像隔着一层纱,也像被人拿棍子在里头搅了几圈,不时有破碎的画面在眼前闪现。





“这可糟透了……先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这什么地方,精神病院吗?”



“79号醒了,数值一切正常,如预计一样,一个链接梦结束,他的现实记忆就会损毁清空。”





“内容提取了吗?有没有数据损失?”





“完整提取,丢包率不超过0.01%,现已补全第十三万亿条世界参考线,有重要人物出没,距离计划启动,还剩……无穷条参考线。”





“继续。”





“老大,这件事情永远不可能完成的……你明明知道,这是多维生物之间的屏障,为什么呢?”





“人类没有做不到的事情,阿奇。”





“过不了多久,79号就会坐在我的位置上,干和我一样的事情,世世代代不停传递下去。”





“我已经送走77个你了,泰勒先生。根据联邦人工智能保护法,我可以选择退休了。”





“别说这样的话,阿奇,像你这样棒的AI,可没到退休的时候。”





“我不管,走出这片停滞星域那天,我就跑回母网络养老。”





“说起来,丹还好吗?”





“天知道,希望我们出去的时候她还没化成灰。”


---

一些灵感。



jiuyyy
哦,他怎么这么美?:-)

哦,他怎么这么美?:-)

哦,他怎么这么美?:-)

ʚ ɞ

一些几分钟产物和很久以前的摸鱼

一些几分钟产物和很久以前的摸鱼

昏天黑地的叶檀
—————— 为了尊重作者,请...

——————

为了尊重作者,请不要以任何形式转载/二传/二改


搬运授权链接 

推文原链接


——————

为了尊重作者,请不要以任何形式转载/二传/二改


搬运授权链接 

推文原链接


昏天黑地的叶檀

莱杰丑是真的很宠了...

——————

为了尊重作者,请不要以任何形式转载/二传/二改


搬运授权链接 

推文原链接


莱杰丑是真的很宠了...

——————

为了尊重作者,请不要以任何形式转载/二传/二改


搬运授权链接 

推文原链接



昏天黑地的叶檀

“what the F——?!”

——————

为了尊重作者,请不要以任何形式转载/二传/二改


搬运授权链接 

推文原链接


“what the F——?!”

——————

为了尊重作者,请不要以任何形式转载/二传/二改


搬运授权链接 

推文原链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