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Jonny Depp

418浏览    17参与
🌈Gretchen
b站纪录片《电影明星》挖到宝藏...

b站纪录片《电影明星》挖到宝藏了哈哈哈哈哈
二十多分钟的专业彩虹屁
很多珍贵的同框!!!我就喜欢普子坐夫妻俩中间哈哈哈
还有那个在公众面前总是有点害羞的普子

b站纪录片《电影明星》挖到宝藏了哈哈哈哈哈
二十多分钟的专业彩虹屁
很多珍贵的同框!!!我就喜欢普子坐夫妻俩中间哈哈哈
还有那个在公众面前总是有点害羞的普子

🌈Gretchen

前两张是两大墙头一起吃炸鸡!!!我不是很懂就提提这颜值电影里他妻子怎么还徘徊在三角恋里?

前两张是两大墙头一起吃炸鸡!!!我不是很懂就提提这颜值电影里他妻子怎么还徘徊在三角恋里?

一个废柴需要什么名字吗_(•̀ω•́ 」∠)_

【欧美明星乱炖】如果他们彼此认识呢?

–平行世界au

–彼此都认识,住在一起,关系很好。

–年龄差不要管辣。・゚゚・(>д<;)・゚゚・。就是想看他们甜甜的日常才这样写的!!!

–夹带打量VO私货,但全员是友情向!!!

–ooc注意!!!!!

–如果觉得还不错就给留个评论呗*ଘ(੭*ˊᵕˋ)੭* ੈ✩‧₊˚


1.

Tom Holland往自己脸上泼了把水。

少年和家里人道别,拎起书包把面包往嘴里一塞,拔腿就往家外跑。在一溜小跑路过邻居家的房子后,高中生停下脚步思索一下,随后恍然大悟地睁大眼,掉头又跑回邻居家门前重重地拍了一下。

“Orlando!”他努力咽下一口面包,扯开嗓子大喊。“Orlando!醒醒!你得去上课了!”

做完一系...

–平行世界au

–彼此都认识,住在一起,关系很好。

–年龄差不要管辣。・゚゚・(>д<;)・゚゚・。就是想看他们甜甜的日常才这样写的!!!

–夹带打量VO私货,但全员是友情向!!!

–ooc注意!!!!!

–如果觉得还不错就给留个评论呗*ଘ(੭*ˊᵕˋ)੭* ੈ✩‧₊˚





1.

Tom Holland往自己脸上泼了把水。

少年和家里人道别,拎起书包把面包往嘴里一塞,拔腿就往家外跑。在一溜小跑路过邻居家的房子后,高中生停下脚步思索一下,随后恍然大悟地睁大眼,掉头又跑回邻居家门前重重地拍了一下。

“Orlando!”他努力咽下一口面包,扯开嗓子大喊。“Orlando!醒醒!你得去上课了!”

做完一系列动作之后,Tom转身又往路口跑去,不忘低头又咬了一大口面包。没等他好好回味着家里面包的奶香味时,邻居家的窗户被一把拉开,一个乱蓬蓬的脑袋伸了出来:“我记得我说要你星期五的时候再喊我!”

“今天就是星期五!”少年头也没回地大喊,匆匆忙忙地奔向慢慢停下的校车。他跳上车,礼貌地冲着司机问好,一扭头就看到邻居把头嗖地缩了回去。

怕不是睡傻了。

Holland嚼着面包想着。


2.

“我不想打针——!!!”

“嘘嘘,乖乖乖……”Eddie Redmayne吓得弯下腰,蹲下来帮小女孩擦着眼泪柔声安慰。“就扎一针好不好?一点都不疼的,就像蚂蚁咬你一样,没什么感觉的。你是最勇敢的孩子,勇敢的孩子不能怕打针对不对?”

小姑娘揉着哭红了的眼睛勉强点了点头,小小地打着哭嗝。

青年松了口气,哄着女孩没开始时那么害怕之后又往小人手里塞了块糖。小家伙低头看看手心里漂亮的糖纸,抬起头来冲着Eddie露出一个湿漉漉的笑容。

“好了,我们去跟着姐姐打针,嗯?”Eddie鼓励般地揉了把女孩的头顶,尽可能温柔地把女孩交给了刚刚在一边站了半天的护士。他直起身,看着孤儿院里闹哄哄的孩子们,颇为头疼地揉着太阳穴。

“要水吗?”Benedict Cumberbatch突然出现在他背后,手里还递过来一瓶矿泉水。Eddie被吓了一跳,等看清来人之后又松懈下来,毫不客气地接过水:“你不是今天的体检负责人吗?怎么神出鬼没的?”

“你觉得孩子们是喜欢看一个脸有点长凶巴巴还总是做出可怕颜艺的主治医生呢,还是喜欢看脸庞圆润表情温和让人如沐春风的漂亮姐姐呢?”

Eddie一口水呛了出来:“你是魔鬼吧Benny?!”

“医生都是天使。”Benedict严肃地纠正他,但是很快也因为青年狼狈的模样大笑起来。“不说这个了,今天是你来做志愿?Lee没和你一起?”

拧上瓶盖防止更多的水洒在自己身上,Eddie咳嗽着憋红了脸:“学长今天论文答辩来不了,我和他换班,现在后悔死了。”

Benedict又一次大笑起来。


因为护士手重了被扎痛的孩子也有,被Eddie用糖果收买了的就抿着嘴忍着泪,个别怕疼的已经皱着脸哭了起来。孩子的哭声传染力很强,好不容易维持好的秩序没一会儿又乱成一团。Eddie喝完水又急忙去挨个安慰,这次连Benedict都不得不加入进去,拿着糖好声好气地抱了个遍。

然后孤儿院门口传来的噼里啪啦声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穿着一身休闲西装,上衣口袋里别一朵鲜花,侧腰上挂一条丝带的Johnny Depp杵在门口,漫不经心地变着魔术。他捏起魔术棒挥了挥,杖尖噼噼啪啪爆出一串璀璨漂亮的火花,引来孩子们一片惊呼。魔术师瞥了一眼面前的人群,嘴角露出一抹笑,摘下戴着的礼帽用魔术棒敲了敲,打个响指向上一扬,里面扑棱棱飞出来一只白鸽。

“如果你们愿意好好打针、乖乖听话的话——”Johnny戴上帽子,挥手让鸽子飞回来站在自己肩上,看着孩子们慢悠悠开口。

“——我今天会在这里呆到晚饭时间。”


“Johnny!!!我爱你!!!”

瞬间被欢呼着冲到门口欢迎Johnny的孩子们挤到一边的Benedict动弹不得,冲着蹲下身拥抱小豆丁的魔术师感激地大吼。


3.

一出校门就被自己的好兄弟拖走美其名曰带去放松实则是想去打电玩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要Lee Pace说,糟透了。

“我无聊死了!你好不容易论文答辩完了不想放松一下吗?”软磨硬泡半天见同学依旧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地喝着牛奶改论文的Orlando简直沮丧到极点。“心疼一下你的好兄弟,Lee!你不是这么着无情的人吧!”

“我熬了一个星期的通宵,老兄!”看到像只大狗一样沮丧地趴到桌上的人,Lee只觉得头疼得要命。“你让我好好睡个觉吧。电玩什么时候打都行,但是我万一猝死了你可就这么一个好哥们。”

自知理亏的Orlando悻悻地端起面前的咖啡:“你真不去?如果你不想去打电玩来我家刷游戏也行,我刚买了王国之心3和鬼泣5。”

“……你别这样我会动摇的。”

Lee现在想打人。

“谁跟你开玩笑?我一个星期前就买了,要不是因为这个星期我要交作业你在搞论文我早就拉你去打游戏了。”Orlando哼了一声。“不过我实在忍不住了今天在家打完了dmc第一节点。”

含含糊糊应了半天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Lee猛地抬起头:“我记得你今天可是满课?你不会是抱着笔记本在教室里玩的吧?!”

“emmmm……说实话,我翘了文学鉴赏。”Orlando挠了挠自己栗色的卷发,眼神飘忽不去看朋友惊掉下巴的表情。

Lee大声地用脏话感慨了一句,察觉到咖啡厅里人不满的眼神之后缩了缩脖子压低了声音:“你什么时候连Viggo的课都愿意翘了?以前我要拉你逃他的课你还扒着桌子死活不放,今天是吹的什么风?”

Orlando摆摆手:“Viggo今天有事离校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替的他的课……我才懒得听。”

“你像个小迷弟。”

“我本来就是。真不懂你为什么宁可去伺候你院子里那些土豆也不愿意来听他的课,你当初为什么不选农林?”

如果让他吹Viggo的彩虹屁他应该能吹到世界末日——Lee现在只想翻白眼——Mortensen头号粉头可不是吹的,没人比Orlando更崇拜那位教授了:“替课的叫什么?你逃了他的课不怕他点名哦。”

头发乱蓬蓬的青年一边喝咖啡一边挑起一边眉毛,作出思索的表情:“……叫什么……什么Tom……H?记不清,那个姓太麻烦了。”

“Tom Holland?”Lee调笑道。

Orlando作势要用空咖啡杯砸他:“扯淡,Tom还在上高中哪儿来给我上课的份……嗷!”

面前的脑袋被一本厚书猛地砸了下去,Orlando惨叫一声的同时猝不及防地往前一扑,险些撞到自己的鼻尖。Lee被突然发生的情况吓得一抖,心惊胆战地看到一只有力的手摁在那本摁在Orlando后脑勺上的书上。

他抬起了头。

男人推了推黑色全框眼睛,温和的笑容隐没在毛茸茸的胡子里。他对着傻掉的Lee礼貌地一点头,将书拿下来放在揉着脑袋直起身的Orlando面前,自己拉开一旁的椅子施施然坐下,十指相扣放在翘起的二郎腿的膝盖上。

“Orlando Bloom先生?”他开口,声音带着笑意。“逃了我的课,还拉着朋友想在上课时间去玩电玩。如果我不来找您,是不是今晚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没等青年质问,男人冲着书本一抬下巴:“这是Mortensen先生给您留的作业,他希望您在下次课上课前能给他一篇有深度的解读——他让我替他转告说他绝对会好好听您胡扯的。”

Orlando张了张嘴,慢慢红了脸。

“您就是今天来替课的教授?”Lee小心地观察着,在看到朋友卡壳后连忙接过了话头,在男人扭过头时伸出了手:“Lee Pace,金融系研究生,教授您好。”

“Tom Hiddleston。”男人温和地微笑着,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还有我不是什么教授,只是个剧院演员而已,今天只是被Viggo临时拽过来替班的。不过他倒是说他的好学生很有可能会翘课并且希望我告诉他具体情况……所以要不要考虑请我一杯咖啡,以此来堵住我的嘴,先生?”


4.

“各位亲爱的旅客,客机很快就要着陆了,请您做好着陆准备……”

Chris Hemsworth猛地把自己从回忆中拔了出来,气喘吁吁。他闭了闭眼,低头甩了甩头,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背后的冷汗已经浸透了衬衫。

他陷进座位里深呼吸,右手摸进衣领里摩挲着自己的铭牌,手指下凹凸的触感让他慢慢平静下来。

千辛万苦争取来的休假机会一开始就被搅浑了,还是以这么让人反感的方式。Chris摸着自己下巴上扎手的一层厚厚的胡茬叹了口气,心情复杂。就算离开军队也很难一时间把自己彻底地从战场上抽离回来,即使是战后pdst症状比其他人轻了不知道多少的他也一样。

别想那么多了,Chris。他对自己说。

飞机摇晃着着陆,军人站了起来,凭借着高大的身形帮着自己身边的老人搬下行李箱。他笑着回应这对年老的夫妻的感谢,拖起自己的行李箱下了飞机,随着人流推搡着出了机场。

华灯初上,周围一切景物变得模糊不清,晕上了淡淡的光泽。Chris眯起眼环视周围停靠的车辆,试图找出自己熟悉的车牌号——Tessa Thompson听说他要回来激动到不行,一口答应晚上一定会来接自己的老朋友去吃饭,结果Chris现在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估计又迟到了。Chris丝毫不恼,他已经习惯朋友的大大咧咧了,每次见面两个人不是这个人迟到几分钟就是那个人玩到几分钟,彼此都习惯了。

但是一辆车却在他面前缓缓停下了。

“?”

Chris收回视线,不解地打量那辆黑色的轿车。他试探着走近,伸手敲了敲车窗,玻璃应声而下,露出驾驶座上的人的脸。

“没有看到Tessa美女是不是很失望?”Robert John Downey Jr伸过头,对着惊讶的Chris扮了个鬼脸。“她今晚临时有事被叫走加班了,只能把接送帅哥的任务交给清闲的RDJ了——希望我们的帅大兵还不要嫌弃?”

“我高兴都来不及,Downey!”Chris忍不住大笑出声,拉开车门快速地弯腰钻了进去,看到Downey脸上也是难掩的笑容:“谁来接我都行,只要让我知道我还没被你们忘掉。天知道被派驻的日子有多难熬,语言不通连个说话的都没有,更不要说和外面的人交流了。”

“真可怜,那今晚就让你说个够?”Downey眨了眨蜜色的眼睛。

“难不成你们还专门给我开了个party?”

“只不过是你回来的时间太凑巧了——Johnny Depp最近刚刚结束了巡游演出,今天晚上要在我家后花园里给大伙举办个人的魔术表演,一起来么?”

Chris只觉得头皮一炸,难以言喻的愉悦感瞬间席卷了他,连带着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Johnny Depp?……你是说Johnny?大家一起来看他的表演……?”

“把你舌头捋直了再说话,大块头。”Downey打着方向盘笑道。


男人往窗外看去,从玻璃的倒影中清晰地看到了自己脸上的笑意——和两年前离开这里时那个人脸上的表情一样,傻里傻气却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现在的笑容上挂了点细小的伤疤,但那现在怎么能影响得了他的好心情?

“我等不及要见到你们了,Downey。”Chris笑着说,蔚蓝色的眸子里湿漉漉的水汽微微氤氲。

Robert John Downey Jr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微笑。

“欢迎回来,老兄。”


Chris听到他这样说,用他熟稔于心的声音。









【给粉丝里可能不混欧美圈的人一点科普:

Tom Hiddleston:抖森,漫威系列电影里Loki的饰演者。

Tom Holland:荷兰弟,《蜘蛛侠:英雄归来》里小蜘蛛的饰演者。

Robert John Downey Jr:小罗伯特唐尼,钢铁侠的饰演者。

Chris Hemsworth:海总,雷神Thor的饰演者。

Benedict Cumberbatch:本尼,奇异博士的饰演者,《神探夏洛克》里的夏洛克,《霍比特人》里的巨龙史矛革。

Johnny Depp:我们熟悉的德普叔~《加勒比海盗》里的杰克船长,《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疯帽子,《神奇动物在哪里》里的格林德沃orzzzzz他代表作真的超多。

Orlando Bloom:开花,《指环王》《霍比特人》里的精灵王子莱戈拉斯·绿叶。

Viggo Mortensen:V叔,《指环王》里的人皇阿拉贡,永远不洗头的人类【喂。

Lee Pace:佩佩,《霍比特人》里的精灵王瑟兰迪尔,明明在戏里是叶子爸爸现实里却比开花还要小两岁的存在。

Eddie Redmayne:小雀斑,《神奇动物在哪里》里的主角纽特,真人真的超级可爱////

Tessa Thompson:漫威电影里的阿斯加德女武神姐姐,在《黑衣人》里和海总也有合作。



没了(。)


一块迷茫的二哈

自制普砸美图
建议拿来做壁纸hhh

【素材是自己截的,图是自己拼的】
【如有雷同,纯属不可能】

啊啊啊啊普砸的盛世美颜啊啊啊啊啊
嗝(我死了)

自制普砸美图
建议拿来做壁纸hhh

【素材是自己截的,图是自己拼的】
【如有雷同,纯属不可能】

啊啊啊啊普砸的盛世美颜啊啊啊啊啊
嗝(我死了)

林柔的柔

无论ggad多美好 我都死磕GgAd 
普裘也太配了叭!普子和裘花盛世美颜完全不输ggad鸭!!!

无论ggad多美好 我都死磕GgAd 
普裘也太配了叭!普子和裘花盛世美颜完全不输ggad鸭!!!

野渡无人.

德普的生日会

德普的生日会,曾经饰演的角色们收到邀请函,他们决定前往。

涉及角色:Sparrow、Sam、Wonka、Tod、Edward、Barrie、Mad Hatter 。

 祝我家老头生日快乐 新的一年健康第一

不仅是你演过的角色们,我们都爱你

                            ...

德普的生日会,曾经饰演的角色们收到邀请函,他们决定前往。

涉及角色:Sparrow、Sam、Wonka、Tod、Edward、Barrie、Mad Hatter 。

 祝我家老头生日快乐 新的一年健康第一

不仅是你演过的角色们,我们都爱你

                                                     一

1.1

Jack正躺在船舷上休憩时,Gibbs找到了他,手里似乎还拿着东西。

“Jack,这里有个你的漂流瓶。”Gibbs扬了扬手中的瓶子。

然而对方并没有起身,只是懒洋洋的躺着,看了他一眼,“说了多少次了,叫我Captain,Captain Jack Sparrow。”

“好的,Captain,能麻烦你起身看看这个瓶子吗,似乎是给你的。”Gibbs从善如流地答道,然后没有再管Jack,径自把瓶子扔到他怀中,然后转身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方才一直无动于衷的Jack掀开眼皮,左右张望了一会,确认Gibbs离开后,开始打量手中的漂流瓶。

这东西其实并不常见,刚好打捞起自己的漂流瓶,几率大概就跟Jack不爱Rum一样,但不管有多么不思议,现在确实发生了。

他打开手中的漂流瓶,里面只有一张信纸,纸张的触感似乎有些特殊,Jack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它的材质。打开后上面只有一句话。

【May I have the honour of you coming to my party? Captain Jack.】

署名是Johnny Depp.

虽然是个未曾听说过的名字,但身为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他向来随心所欲,冥冥中的直觉告诉他,这会是段非常愉快的旅行,他当下便决定向所在地赶去。

至于危险?伟大的海盗从不在意。

 

1.2

Edward是被古堡外的声响惊醒的。

叩叩的敲门声,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尤为突出。Edward打开门,但外面空无一人。

可能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吧。他想着,正准备关门时,看到地上的一个小袋子,上面还有一张纸条,写着【To Edward】。

小机器人将它拿进了古堡,小心地剪开了袋子,一封金属质感的信件掉了出来,拆开后是封邀请函。

【I’d like to invite you to my party.Dear Edward.】

邀请函的主人除了信件,还单独附了张纸。上面详细地向Edward绘制了路线,并写了相关注意事项,以及如何和人类交流的小技巧。

——像是在叮咛要出远门的孩子一般。

虽然Edward并不认识发信人,但对方的体贴让他感到一丝名为温暖的情绪。自己好像很久没有离开古堡了,或许可以出去看看。

这样想着,Edward再次推开古堡大门,踏出他许久没光顾的,名为“外面”的世界。

 

1.3

自从病好以后,Hatter喜欢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做帽子。

他做了各种或好看或奇特的帽子,可是没有一顶让他满意。

“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Hatter开始陷入狂躁。“它们太死板了,这样的帽子怎么能送给Alice呢?”

距离Alice离开已经很久了。

但Hatter始终相信自己还能再见到她,到时候一定要送她一顶最好的帽子,谁让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呢。

“可是这些都不行!这堆残次品!”想到Alice,Hatter生气地叫嚷起来,“如果做不出好的礼物,到时候Alice来了我该多么尴尬啊!”

就在他生气得想要将所有帽子毁掉时,双胞胎的到来打断了他。

“Hatter,你在里面吗?”Tweedledee大声喊道。

“笨蛋,他肯定在的,最近都没见他出来过。”Tweedledum嘲讽他,“不过他应该不会理我们的,我们要直接进去吗?”

“直接进去会被杀掉的吧?”Tweedledee立马反驳,接着后知后觉地说,“还有,我不是笨蛋,你才是!”

双胞胎就这样在谁是笨蛋和是否进去的问题上争论起来,门突然打开了。

见到hatter出来,两个人都怂了两秒,然后扭捏着拿出一顶小小的帽子。“Hatter,这个是Queen让我们转交给你的。”

Hatter接过帽子,结果到手上时,帽子突然变大了。Hatter眼中闪过惊喜的目光,这正是他想送给Alice的礼物。

就在他开心的时候,看到了帽子里的纸条,上面写着【Mr.Mad Hatter,there’s the sincerest invitation for you.】

“这是什么?邀请信?”Hatter挥了挥手里的纸条,问双胞胎。

“应该是的吧。”Tweedledee说,“Queen说这个好像是人间界的东西,哦,就是Alice那边的。”

Alice?

“如果你去的话,说不定可以看到Alice呢!”Tweedledum立马接道。“我们都想她,如果你去的话,可以帮我们带点礼物给她吗?”

Hatter没有听到双胞胎后面的话,他开心地向外跑去,当然不忘带上这顶帽子。

……

 

同样的情景,在很多地方同时出现,他们都收到一封奇怪的信,而大多人都选择前往这个地方。

 

                                                        二

2.1

Sam到达信上指引的地点后,只看到了一座庄园。当他走进去时,发现已经有人在里面了。

那人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灰白交杂的头发,看起来乱糟糟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感觉颓丧极了。当Sam走到他附近时也没有起身,只是抬头看了Sam一下,眼中净是阴郁之色。

“下午好啊先生。”Sam向他打招呼,“我叫Sam,受到邀请来参加聚会的。”

“Todd.”虽然男人看起来脾气不太好,但好在没有无视Sam。

“Todd先生您好呀。”难得出次远门,Sam显得有些兴奋,“您也是来参加晚会的吗?”

“打扫房间的时候,看到了这封信。”Todd回他,然后冷不丁地说道,“小子,你长得和我年轻时真像。”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Sam没转过弯。意思是自己老了以后会跟他一样吗?

Sam脑子有些卡壳,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骚动,他往外看去。

 

2.2

“怎么回事,这里不是Neverland吗?”一个看起来穿着得体的男人,在门口叫嚷着,“信件里并没有提到这座庄园。”

他只是站在门口气呼呼地念叨,并没有进入或离开的意图——通常说法就是,他堵住了门。

而这时他身后又出现了一人,有礼貌地跟他说道,“您好,请问方便让一下吗,您挡住门了。”

叫嚷着的男子回头,打量了一下身后的人。男人半张脸被紫色眼镜遮住,蘑菇头配上小礼帽,身上穿着燕尾服,看起来怪异极了,让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而对于对方近乎无理的打量,这位怪人没有生气,只是伸出手,并继续向他说道,“您好,我叫Wonka,是来参加这次聚会的。”

“Barrie。”男子顺口回了他,然后握住对方伸出的手。“这里不是Neverland所在地吗?”

“Neverland?很抱歉我没有听过。”Wonka有些疑惑,“我是听说这里有糖果交流会,从工厂赶过来的。”

两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对方所说的是什么。

 

2.3

渐渐地人多了起来,虽然心里还有疑惑,但众人还是友好攀谈起来。

通过互相交流,他们发现彼此收到的邀请函不仅形式不同,而且内容也不太一样。

“我怀疑是竞争对手布的陷阱!”Barrie叫道,“我怎么会傻乎乎的相信这里能找到Neverland!”

同样想找朋友和想做糖果的人有些被欺骗的难堪,他们也开始怀疑这是个恶作剧。

“Todd先生。”只有Sam很淡定,他趴在桌上,向面前的Todd问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来的?”

“为了跟Tony学习美容美发。”Todd面无表情地说着,

“???”

看到众人凌乱的表情,Todd在心里默念道,“骗你们的。”

他的纸条上只有一句话,【Do you want to life reset?】

但Todd是不会告诉别人的,毕竟这听起来太中二了。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Jack一进来就发现了每个人的相似之处,他震惊地想“我又被扔进那个鬼地方了吗?”

尤其是当大家都转头对他微笑时,他感觉见了鬼。

就在Jack和众人都陷入自我怀疑中,快要不耐烦走人的时候,终于有人再次走了进来。

来人穿着风格跟大家迥然不同——虽然在座各位本身也没多大相似之处。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他身上吊着很多布条,看起来并不利落,但偏偏没有累赘感,甚至透出些不羁。

很快这人走近众人所在处,在主位上站定。

 

                                                           三

3.1

“各位好,我是这次宴会的发起人,Jonny Depp.”小老头说着。“感谢大家来参加我55岁的生日宴会,相信这是个难忘的夜晚。”

其实叫老头也有些过分,毕竟他看起来并没有自述的那般年纪,笑起来时带了点可爱的孩子气,和Jack像极了。

众人不住地在Depp和Jack中来回打量,看久了突然发现,大家竟都有些相似。

“相信大家都发现了。”就在众人疑惑,场面快陷入沉默时,Depp出声。“我们确实都有相似点,因为你们都是我曾饰演过的角色。”

“先生,您这话很奇怪。”Sam立马指出,“您看,我们都是站在这里的、活生生的人,怎么可以随便定义成一个活在荧幕上的角色呢?”

“打扰一下,”荧幕上的角色”是什么意思?”Jack好奇地问道,“是像皮影戏那样吗?我见过东方人的表演。”

然而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和Jack一样迷惑的不在少数,但他们没有出声,只是用或好奇或震惊的目光,盯着站在主位的男人。

面对众人的目光,Depp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笑了笑,就像平日一样。“我知道大家有很多疑惑,我会逐一向你们说明的。”

“那么,现在谁先提出问题呢?”

 

3.2

“先生您好,我叫Barrie,是名作家。”第一个出声的,不是最先质疑的Sam,而是Barrie。“鉴于您是这次聚会邀请人,相信对于我的信息应该很清楚了,我就不做其他介绍了。对于您说的”饰演的角色”这一词,请允许我提出异议。”

“不用这么客气的。”Depp小声嘟囔,“我都说了会为你们一一解答的。”

然而Barrie没有理会他的碎碎念,只是继续道,“您说我们是”被饰演的角色”,意思是”我们”就像小说里的人物吗?可如您所见,”我们”是真实存在的”

Barrie强调了我们两字。

“这样理解也没错,我刚才说过了,你们都是我饰演过的角色。”

“那么作为小说人物,真的能找到Neverland吗?”Barrie的话题跳转极快,看起来对Neverland念念不忘。

“对于爱的人来说是有的。”Depp看着他说。

Barrie老脸一红,向他点了点头,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先生,按照您的说法,我们岂不是按照剧本活着?”Sam歪着头问他。

Depp很诧异他的问题,但还是耐心地回答,“当然不是这样的,剧本总有完结的时候,而你们的生活还会继续。”

也不知有没有听懂,Sam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那么,你有什么问题吗,孩子?”Depp将视线投向Edward,询问他的意见。对于这个孩子,他心里还是有些特殊情感的。

“先生,我们会消失吗?”Edward沉默了一会,缓缓地说。

 

3.3

演绎者和被扮演者的相遇,别说他们没见过,就连自认见过各种光怪陆离场面的Jack,也没听过这种事。

就像Edward问到的那样,如果Depp所说是实话,他们的相遇无异于现实和虚拟的碰撞,这样的话他们会死吗?

场面陷入死寂。

“喂!你们怎么都安静了?”Depp嚷道,“这是我的生日会,大家开心点啊。”

Todd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我都快死了你还让我开心,怕不是法官派来的敌人吧?

“你们不会死的,怕什么!”Depp继续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解释,你们确实是我演绎出的角色,但是从你们出现开始,你们就是独立的存在了。”

“你们可以理解成平行空间、该死,我是不是还要解释一下平行空间是什么。”他挠了挠头,有些无语,“总之就是我们互不干扰就是。”

Hatter看着面前的男人,捏了捏手里的帽子。“所以这里没有Alice是吗?”

“这里没有!”

“也没有最好吃的糖果配方?”

“相信我,你做的糖果就是最好吃的!”

……

Depp发出邀请函时,只想着这件事看起来很好玩,却忘了饰演的角色们性格各异,凑在一起很容易出问题。

他突然觉得有些头疼。

 

3.4

然而自己惹出来的事,哭着也要全部解决。

等他终于回答完所有问题以后,Depp忍不住长舒口气,总结地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现在就发生在大家面前。你们不用担忧聚会后会消失,正如之前我所说的一样,虽然是我演绎出了你们,但剧本早已结束,没有人会再参与你们的故事。而且与其说是我创造了你们,不如说是你们让我体验了不同的人生。你们都是独立的存在,未来要怎么继续,选择全在你们手里。”

说最后一句时,他特意看了看Edward和Todd。

“没有事先解释清楚,是我的过错。但我的本意只是想邀请你们,嗯...一起吃顿饭愉快地聚个会什么的。”Todd说着,但脸上并没有什么歉意,反而有些别样的情绪。“其实还有人未到场,但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没想到这些年能有这么多别样的人生体验,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说罢,他向其他人鞠了一躬。

听他解释后的各位也松了口气,气氛融洽了许多。

“虽然事情听起来不可思议,甚至是荒谬至极....”Jack晃了晃手中的Rum,并没有像平日一样瘫着,而是用手撑在桌面上,看着Depp,一字一句地说道,“但是伟大的Captain Jack觉得这件事很有趣。说实话,除了被Davy Jones丢在那个鬼地方以外,我从没见过这么多个我。”

“你们是不一样的。”Depp提醒他。

“这不重要,反正大家长得差不多嘛!”Jack笑,“伙计,你废话真多,这杯敬你,生日快乐。”

 

                                                        四

4.1

有了Jack开头,大家都放开了些,纷纷向寿星举杯。

环顾一下周围举止形态相差甚远的人们,再看看面前这位穿着古怪的男人,实在很难想到他能演绎出这么多迥然不同的角色。但不管怎么说,这确实是段值得惊叹的经历。

不管是Depp创造了他们,还是他们成就了Depp,这都不重要了。

他们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这个话题,彼此开始推杯换盏,聊起了各自的故事,发出或开心或愤怒的感叹,很快地,他们就开始醉了,在酣睡中度过了夜晚的最后时光。

 

4.2

Todd是被邻居家的狗叫声吵醒的,他洗漱后打开店门,周围的人开始跟他打招呼。

“早上好啊Barker!”

听到这个称呼,Todd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身份暴露了,但很快他发现了异常——邻居们比之前年轻了许多!

他向打招呼的人点头致意,然后听到妻子呼唤自己的声音。

“未来怎么继续,选择在你手上。”他突然想起Depp对自己说过的话。

自己的人生吗?

“这次总会有些不同的。”他想,“还有,生日快乐,谢谢你的馈赠。”

 

同样的情况在很多不同的时空内上演着,而这些人都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谢谢。

还有,生日快乐。

 

4.3

“早知道我就不祝福他了!”Jack站在孤岛上,拿着自己的手枪,以及仅有的一发子弹,愤怒地对着天空吼道。

 

                                                     -END-

 


野渡无人.

斯帕洛的一生

    祝我家老头生日快乐新的一年健康第一!


    斯帕洛是个海盗。年轻时也曾怒马鲜衣、潇洒恣意,但随着年纪增长,他渐渐厌倦了海上漂泊的生活——尤其是在连吃了两代人的狗粮以后。    这样下去不行,他想。

    于是斯帕洛收起了船踏上陆地,在一家帽子店当学徒。他向来是不缺少聪明才智的,在大海中靠运气的,早就葬身鱼腹了,在老师傅的教导下,他的手艺愈发精湛。

    手艺人中有句话,叫做...

    祝我家老头生日快乐新的一年健康第一!


    斯帕洛是个海盗。年轻时也曾怒马鲜衣、潇洒恣意,但随着年纪增长,他渐渐厌倦了海上漂泊的生活——尤其是在连吃了两代人的狗粮以后。    这样下去不行,他想。

    于是斯帕洛收起了船踏上陆地,在一家帽子店当学徒。他向来是不缺少聪明才智的,在大海中靠运气的,早就葬身鱼腹了,在老师傅的教导下,他的手艺愈发精湛。

    手艺人中有句话,叫做教会徒弟饿死师父。随着他的技术的日渐精进,师父慈爱的眼神中多了些东西——他明白师父的担忧。为了不给师父带来困扰,斯帕洛选择去别的城市开店维持生计。

    取代号这种事情,不管在哪里都很常见。最初也有看他面生前来惹事的,但退休的船长从不是软弱之人,在某次他独自围殴对面五人,成功把对方丢出店铺之后,他的名声也逐渐传播开来,大家亲切地称他为"疯帽子"。

     虽说只是个小门小店的个体户,但却不乏各种名流贵族光顾。在机缘巧合下疯帽子接了国王的单,而他的作品成功讨好了对方,国王高兴之下将他封为贵族,作为皇家御用匠人。

     阶级转变后的疯帽子改名查理,并开拓了新副业,开始经销艺术品。高昂的艺术品在平民眼中,甚至不如一块奶酪实用,但对于贵族来说则不然,他们免于饥寒、生活优渥,因此有了更多金钱和实力用以欣赏艺术——或者说是附庸风雅。见惯风浪的前任船长并未在纸醉金迷中沉沦,反而在暗流涌动的贵族中混得风生水起。

     然而不久以后,在贵族的要求下,议会通过法案新出律例提高税收,让商人们苦不堪言。虽然对于贵族并没有影响,但这反而让查理意识到了阶级矛盾的严重。他甚至梦见自己出门收艺术品时,在快车上被人认出身份杀害,他们叫嚣着"贵族去死吧",对方狰狞的模样,即使醒来后忆起,仍是让他心有余悸。

     查理知道,自己应该离开了。

     这一次他选择了某座小城,用自己的积蓄开了个巧克力工厂。当工厂规模扩大,甚至发展成巧克力王国后,旺卡把工厂交给了某个虽然没钱但是耿直的后辈,然后再度离开。

     自觉年岁渐长的查理,已然没有了拼搏的野心,第三次离开后,他选择了某个边陲小镇。身为王室御用,他无法以制帽为生,但好在剪刀用得极为熟练,于是开了家理发店,用陶德作为假名安顿下来。

     一次跟客人的寒暄中,对方说"伙计,你可真年轻啊",他才惊觉自己与他人的不同——也可以说早有察觉,但未曾在意。距离离开大海已经过去不知多少岁月,他的容貌却未曾变化。

    这或许是某个暗恋他的女巫下的咒,他想,但不管怎么说也是好事,只是要经常搬家了。

     在辗转了不知多少年后,他开始产生厌倦感,最终买了城堡,过上与世隔绝的生活。陶德将自己的热情都投入到了发明中——不老真是太痛苦了,总得有点爱好不是?

    说是发明,但其实也只是随意鼓捣打发时间。创造出爱德华是个意外,陶德只是觉得太寂寞了,需要有人陪伴。普通人类无法给他安心感,虽然人类热情善良,但只针对于同类,如果发现哪里不对,他们向来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对待的。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在偶然中创造出了爱德华,虽然由于材料问题,他的双手只能用剪刀代替,心智也不够成熟,但对于陶德来说,有人陪伴总是好的。

    当有闯进城堡的陌生人带爱德华离开的时候他没有阻止,对方已经陪伴自己太久了,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是好的。但看到他回来时失落痛苦的表情以后,陶德还是决定去将欺负他的人处理掉。然而离开古堡以后他才发现,世界早已改变,那些所谓的贵族都成了一抔黄土,从历史中留下来的,除了古物,只剩他。

     在去解决问题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位自称星探的人,虽然不懂他说的娱乐圈是什么,但他还是决定去尝试下对方说的角色扮演,给生活增添乐趣。至于帮爱德华教训别人?

     成长总是需要苦痛的,他想。

     经纪人告诉他,陶德这个名字过时了,你需要一个艺名。

     对于称呼这种事陶德并不在意,也就任由经纪人折腾了。实际上,即使没有演技,他也能凭借自己的容貌立足,更何况他是如此聪慧多变、善于揣摩人心。因此他在人类圈子里知名度愈发高涨,德普的名字也变得家喻户晓,哦对忘了说,他现在的艺名叫约翰尼德普。

     某一天经纪人告诉他,有部电影很适合你,你可以看看。看到台本上印着的《加勒比海盗》字样,德普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作为海盗的时光。

     “或许回去看看能找到接触咒语的方法呢?”这样想着,他接下了电影。

     事实证明他的猜想是对的,在前往加勒比海取景拍摄时,他遇到了当年给他下咒的女巫,对方果然还活着。

      ——但她已经很老啦,一副油尽灯枯的模样。

      女巫告诉德普,这个咒语解除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等他拍完这部电影,电影上映以后他就能同正常人一般,获得生老病死了。但是这种咒语本身就是逆天的存在,它能为你延续生命,自然也能从你体内获得能量,几百年过去了,现在约莫也有了自己的意识。

     它可能会阻止你,女巫警告德普,而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如同女巫所说的那样,他遇到了各种耽误进度的事不说,本来以为拍完就能解决,结果制作方通知他要出续作,就这样他拍了一部又一部。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咒语的能力越来越强,到了第五部时,硬是整整耗费了六年,但好歹是上映了。

      “现在只需要耐心等待第六部就好了。”德普想,“终于能体验到正常的人生了。”

       没想到最后海盗还是贯穿了自己的一生,但这样也挺好,至少人生还有个主题。

      德普心里吐槽着,然后默默算着日子,等待着不老时光的结束。

-END-

半身
痴汉普子的爪子和眼睛

痴汉普子的爪子和眼睛

痴汉普子的爪子和眼睛

心心念念谢王爷

【继续脑洞:这次是罗琳阿姨的“听说你对我的卡司有意见?”】

自从开始贴图就停不下来了...

【继续脑洞:这次是罗琳阿姨的“听说你对我的卡司有意见?”】

自从开始贴图就停不下来了...

漆雕澜
德普在那部2004年的浪荡子的...

德普在那部2004年的浪荡子的伯爵,我的妈这小卷毛软萌到爆,还有睫毛凶残orz

德普在那部2004年的浪荡子的伯爵,我的妈这小卷毛软萌到爆,还有睫毛凶残orz

Z

2015-8-16 Lucky Strike Live,Mending Kids义演音乐会


普普新发型太帅了!!!刷得一手好吉他~

2015-8-16 Lucky Strike Live,Mending Kids义演音乐会


普普新发型太帅了!!!刷得一手好吉他~

一名

最近的练习,颜色虽屎可我也尽力orz

最近的练习,颜色虽屎可我也尽力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