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AITO

22.9万浏览    4492参与
哭脸SMile

【指镇】啊十八练习(上)

是kai车,纯肉,总体来说是甜的。

总计8k字不到,设定有点迷,主要雷点都写在开头,不能接受请自觉退出右转去隔壁的傻白甜魔王兔兔。

正好借这个机会可以了解下我kai车苦手到什么程度(。)

随缘写下篇。

车钥匙

是kai车,纯肉,总体来说是甜的。

总计8k字不到,设定有点迷,主要雷点都写在开头,不能接受请自觉退出右转去隔壁的傻白甜魔王兔兔。

正好借这个机会可以了解下我kai车苦手到什么程度(。)

随缘写下篇。

车钥匙

9Crimes红茶
BGM:《Psycho》—Re...

BGM:《Psycho》—Red Velvet


《Psycho》


备份:《Psycho》

注:

崔怡罗——SeeU

崔敏善——VY1

崔勇俊——VY2

裴海成——KAITO

尹恩初——MIKU

金幼琳——RIN

金真连——LEN

尹灿宇——MIKUO

姜惠英——LUKA

安美淑——MEIKO

柳珍熙——GUMI

朴晶雅——IA

宥利——Oliver

BGM:《Psycho》—Red Velvet


《Psycho》


备份:《Psycho》


注:

崔怡罗——SeeU

崔敏善——VY1

崔勇俊——VY2

裴海成——KAITO

尹恩初——MIKU

金幼琳——RIN

金真连——LEN

尹灿宇——MIKUO

姜惠英——LUKA

安美淑——MEIKO

柳珍熙——GUMI

朴晶雅——IA

宥利——Oliver

9Crimes红茶

id=30959


BGM:《古都に咲く花》


《お伽草子》


注:お伽草子(御伽草子),是室町时代物语的名称,也叫室町物语。后世日本的许多民间传说、神话故事都从这里起源,与前期文学相比,室町物语最大的特点是延伸了“世”的边界:人世和草木万物的世界同栖宿,相互交叠,但同时人又无法跨越常世,这些相聚往往以散离结束。

应仁之乱后京都被毁,贵族公卿们纷纷流落各地,依靠贩卖往日公家文化的“高雅”为生。民间粗犷而富有勃勃生机的风格融合了京都的典雅,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室町物语。同时平安时代后期也有贵族寻访民间收集传说,编撰成物语,因此内容虽然芜杂,行文却高雅优美,而笔触又不像平安时代的日记、物语那...

id=30959


BGM:《古都に咲く花》


《お伽草子》


注:お伽草子(御伽草子),是室町时代物语的名称,也叫室町物语。后世日本的许多民间传说、神话故事都从这里起源,与前期文学相比,室町物语最大的特点是延伸了“世”的边界:人世和草木万物的世界同栖宿,相互交叠,但同时人又无法跨越常世,这些相聚往往以散离结束。

应仁之乱后京都被毁,贵族公卿们纷纷流落各地,依靠贩卖往日公家文化的“高雅”为生。民间粗犷而富有勃勃生机的风格融合了京都的典雅,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室町物语。同时平安时代后期也有贵族寻访民间收集传说,编撰成物语,因此内容虽然芜杂,行文却高雅优美,而笔触又不像平安时代的日记、物语那样极尽哀婉阴柔,多是以御伽草子的风格讲述平安时代的故事,具有浑然天成的世俗哲理和佛法意味。

勇马的身世一部分来自晴明,其余人物大多融合了平安朝的各种记事。两年前猹猹看到一滴《幽玄的阴阳师》里鬼和阴阳师的设定时就很喜欢,由于图里椿鬼拿着扇子,导致猹猹一度以为是扇姐,《椿鬼》的曲子出了后才发现原来是ia,这首曲子也成了专辑里猹猹最喜欢的歌。两三年来数次想要借此写一个平安时代的故事,但是迟迟没有动笔,没有想到最后会是以室町物语的方式呈现,扇姐和ia也双双拆分了“椿鬼”的形象。


佑磨——YUMA

海仁公——KAITO

姬君(和泉)——VY1

出羽之宫——IA

初姬(胧月院)——MIKU

御铃——RIN

摄政竹殿——GAKUPO

夏目欣雨

我终于画这对了 把p站下回来了所以恰蕉冰恰了个爽。

不打len单人tag了省得有人雷又来评论区蹦迪,恶心。

无脑爽图 夹子私设 好想欺负kai桑!(暴言)

我终于画这对了 把p站下回来了所以恰蕉冰恰了个爽。

不打len单人tag了省得有人雷又来评论区蹦迪,恶心。

无脑爽图 夹子私设 好想欺负kai桑!(暴言)

千鸣陌雪

【冰酒】情深曲现

很水的一章,真的很水,因为很久都没有写了,哦对了,文中的塞拉是如KAITO母亲一样的存在,很照顾KAITO,ooc,慎入!

——————————————————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马路两旁的人行道上,人们因为越下越大的雨,四处乱跑寻找避雨的屋檐。MEIKO把KAITO送到他家,KAITO道谢后MEIKO开车回家。

回到家,MEIKO走进自己的房间洗澡换衣服。

“连,把薯片给我!”铃凶巴巴的在走后面追着连。

“不给!就是不给!”手拿着薯片,冲铃做鬼脸。

“你们两个,别乱跑!小心摔倒!”流歌把两个人分开,两人想挣脱流歌的控制,“别乱动,大姐出来了。”两人立马变乖了。

“大姐,我想和你...

很水的一章,真的很水,因为很久都没有写了,哦对了,文中的塞拉是如KAITO母亲一样的存在,很照顾KAITO,ooc,慎入!

——————————————————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马路两旁的人行道上,人们因为越下越大的雨,四处乱跑寻找避雨的屋檐。MEIKO把KAITO送到他家,KAITO道谢后MEIKO开车回家。

回到家,MEIKO走进自己的房间洗澡换衣服。

“连,把薯片给我!”铃凶巴巴的在走后面追着连。

“不给!就是不给!”手拿着薯片,冲铃做鬼脸。

“你们两个,别乱跑!小心摔倒!”流歌把两个人分开,两人想挣脱流歌的控制,“别乱动,大姐出来了。”两人立马变乖了。

“大姐,我想和你聊一下给Miku写歌的KAITO。”流歌走过来,说。

“啊?KAITO?晚上再聊行吗?我现在很累,昨晚一晚上没休息,我需要来一场和周公的深度交流。”MEIKO说。

“周公?”流歌疑惑。

“大姐,周公是谁呀?”连问。

“周公啊……我是网站上查东西的时候看到的,网上说,这个有个词叫‘周公解梦’,意思大概就是一个叫周公的人解了一场梦境吧。”MEIKO说。

“周公这个人这么厉害吗?”铃问。

MEIKO打着哈欠,说:“大概吧,我要去睡觉了。”说完MEIKO上楼了。

这边,KAITO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给新歌做后期处理。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KAITO把碗放下去,拿起桌面上的手机,屏幕显示着来电备注:塞拉。

按下接听键,耳机传来熟悉的带有特殊口音的日语:“小KAITO,要不要来我家吃饭呀,我做了胡萝卜烧牛肉哦!”

“胡萝卜烧牛肉?”KAITO道。

“是的是的!还有菌菇汤哦!对了对了,我这次旅游的时候还带回了一种叫酸菜的东西,我还学了酸菜鱼的做法,要不然晚上我再去你家跟你合伙做饭。”塞拉在那边兴奋的说。

塞拉,还在电话那边说着旅游时的所见所闻,见KAITO不说话,道:“小KAITO,你还在吗?到底要不要来嘛。”

“不了,我已经在吃饭了。”KAITO说。

“诶?那已经在吃饭了啊?我记得前几天你爸出差的时候发消息给我让我好好照顾你,你不会又给自己煮方便面吃吧?我和你爸说你多少遍了,你也是会做饭的,怎么就……”塞拉在电话那边又要数落自己了,KAITO赶紧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塞拉:“死小子竟然敢挂我电话?!不想活了?!算了,他不吃我吃!”

KAITO抓紧把剩下的后期处理了,等全部处理完成了的时候剩下的面条也凉掉坨成一坨了。

KAITO把数据保存好,把面倒掉清洗碗筷,洗完碗筷从厨房出来,发现自家客厅各种意义上的脏乱不堪,还有自己的房间也是,KAITO认命开始大扫除。

トビウオ星船
找到和学院酱同款的发卡辽╰(*...

找到和学院酱同款的发卡辽╰(*´︶`*)╯

找到和学院酱同款的发卡辽╰(*´︶`*)╯

老哼二号杂货堆
能全部赶上我就做无料了…

能全部赶上我就做无料了…

能全部赶上我就做无料了…

影落夜雨

【龙冰】驱鬼1

八百年了我终于(尝试)交党费了(?)

(然而并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

理讨考试时间的空余就是用来写文的.JPG

不知道活了多久(?)的驱鬼人龙牙×被恶灵纠缠的刚成年普通人(?)kaito

小学生文笔()ooc慎

以上


“你这房子……有点意思啊。”乐正龙牙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遍屋子,这才把目光转到了面前学生打扮的委托人身上,“是叫kaito吧,小哥哥是日本人?” 

kaito点了点头,抿起了嘴唇。 

“能听得懂中文……诶别怕别怕,也没什么不能搞的,”乐正龙牙托起下巴,隔着桌子扫了眼kaito背后探头探脑...

八百年了我终于(尝试)交党费了(?)

(然而并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

理讨考试时间的空余就是用来写文的.JPG

不知道活了多久(?)的驱鬼人龙牙×被恶灵纠缠的刚成年普通人(?)kaito

小学生文笔()ooc慎

以上

 

 

 

“你这房子……有点意思啊。”乐正龙牙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遍屋子,这才把目光转到了面前学生打扮的委托人身上,“是叫kaito吧,小哥哥是日本人?” 

kaito点了点头,抿起了嘴唇。 

“能听得懂中文……诶别怕别怕,也没什么不能搞的,”乐正龙牙托起下巴,隔着桌子扫了眼kaito背后探头探脑的小东西,吓得它“呼”的一下消失,慢悠悠地接着开了口,“不过我们这一行也得恰饭的嘛,看你的样子……报酬有点困难吧?” 

kaito本就缩着的身子一僵,点点头无声地承认,但接着他又推给乐正龙牙一个盒子,“这是我目前能找到的值钱的东西,如果不够的话、我——” 

乐正龙牙敲了下桌子,kaito和另一个在桌子上爬的小东西同时受惊停了下来。 

“小哥哥,搞清楚两件事情,”乐正龙牙懒懒地拖着调子,顺手把那个小东西弹飞,“首先——'报酬'指的并不是金钱,或者说不只是金钱。帮你办的事情,我想我得收点儿别的。其次——” 

乐正龙牙打开盒子,取出那条被安置在盒子里的手链,对着光眯起眼睛看了看,“比起拿它来作为金钱的替代品,对你的话……”他把下巴搁在了桌子上,伸手抓住了kaito放在桌子上的手。kaito一惊,想把手抽回,却不料对方的力气远大于自己,怎么也挣不掉。他只能任由对方把手链扣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好、了。”乐正龙牙松开手直起身,“这样的话,对那些小东西驱逐的作用比我动手要方便得多。” 

kaito一下子把手抽回,摆弄了一下手链后又无奈放下,“……摘不掉了。” 

乐正龙牙耸了耸肩,“金曜石,成色不错,不亏。” 

kaito眉头微皱,“那么,大师想要的报酬是…?” 

“诶诶,别叫我大师嘛,听起来显老,讲名字就成。”乐正龙牙又赶走了自己椅子边凑过来的小东西,“小哥哥不知道吧,我们这一行干的是折寿的活计,所以呢,我得收点儿委托人的寿命。” 

闻言,kaito的脸色苍白了几分。 

乐正龙牙向前探身,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说起来,小哥哥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这间屋子?这不是你的家吧。” 

“不是说要清除屋子、是因为……”kaito与朋友向他介绍来的驱鬼人对视,“是因为……'它'一直跟着我。” 

kaito身后的阴影流动,凝成了兽形。乐正龙牙靠上了椅背,敛了表情。一只黑色的兽爪搭在了kaito的肩上,巨大的阴影中显出了两只猩红的眼睛,带着怨毒与幽冷。 

kaito没有回头,却睁大了眼睛,脸色又白了几分。他把手按在了桌子上,身体开始颤抖。 

乐正龙牙叹了口气,起身绕过桌子,右手从前面护住kaito,左手按在了黑影的兽爪上。“我可还在这儿呢,给我收着点儿——!” 

他神色一凌,一道龙形的光窜出。那黑影发出一声低吼,乐正龙牙手下一空,黑影隐去了形体。 

龙形的光在屋内转了一圈,窜回了乐正龙牙手上的戒指中。戒指上龙形纹饰的眼睛亮了一下。 

kaito逐渐从空白的思维中找回了意识,松下劲儿,不得已把力气全部压在乐正龙牙的手臂上,大口喘息。 

乐正龙牙等kaito缓了一会儿才慢慢放开手,抱臂靠着桌子,第一次真正仔细观察起kaito。 

kaito抬手擦去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转头看向乐正龙牙,“我——”乐正龙牙打了个响指打断他,“先夸句小哥哥中文还不错诶。至于刚才,心理学上的解释是你惊恐发作,但我觉着小哥哥应该也清楚,这些表现只是表面,并不是真实情况吧。” 

kaito有些太过拘谨了,可能由于是初次和我这个陌生人见面……也可能是一直在不信任和恐惧些什么。 

乐正龙牙在心里为自己的委托人下着定义,却见那人突然站起,向旁边撤了一步后对自己鞠了个躬,“十分抱歉、麻烦您白跑了一趟。既然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那就不——” 

“诶等等等等。”乐正龙牙侧身伏在桌上,拉住了kaito的手,心下走神念了句好凉,把他拉回来重新按在椅子上,“我这不是还没说什么决绝的话嘛,小哥哥又是哪儿听来的胡话,怎么就时间不多了?” 

kaito愣了一下,又低头看向刚被戴上的手链,“您不是说……报酬是寿命吗。既然我付不起……” 

“我错了嘛——谁也得有个看走眼的时候。”乐正龙牙抓住kaito空着的手腕干脆就不松了,“小哥哥也别用敬称了,喊名字,喊名字。” 

说着话,乐正龙牙又顺手替kaito拉了拉围巾,kaito向后让了下,却还是没躲开那人的手。 

乐正龙牙自顾自地说着,“我刚刚换了几个法子,算了算结局,每种你的命都不同,虽然大多都不长,但差别还挺大。按理说如果是这东西的问题,不管怎么样,收了它之后也不至于那么影响啊,所以我有了个大胆的推断——”kaito看向乐正龙牙,见对方伸出了空着的那只手,食指竖在唇前,冲kaito眨了眨眼,“小哥哥的命可能和这东西挂上钩了,福祸不好说。那么,接下来就要小哥哥回答了——是想要怎么样的命呢?亲,这边的建议是选最长的那种哦。” 

kaito挪开视线,抿起了嘴。 

乐正龙牙松开了他的手腕,看着他眼底淡淡的青色,蓦地生出了些心疼。这么好看一小孩儿啊,祖上造孽怎么就惹了不该惹的东西呢。 

kaito再次抬头时,眼中多了些坚定,“就听你的。那、乐正君,需要我做些什么?” 

“好说好说。”乐正龙牙眯眼笑着摸出了两张名片,翻开背面的空白递给kaito,“这儿有我的电话了,那小哥哥,给我也留个电话呗?” 

kaito写下了联系方式,递给乐正龙牙后翻开了另一张,看清楚上面的文字后却动作一滞,“……心理咨询师?” 

“我得恰饭嘛,又不总是有'本职工作'来找,可不得给自己找点活路嘛。”乐正龙牙眯眼看着kaito肉眼可见地丧了气,于是又摸了摸衣兜,拆开一个棒棒糖,趁人不备塞进了对方嘴里,“也没有在骗你啦,虽然联系我的你朋友可能的确觉着你没在讲实情。吃了我的糖就得相信我——来,开心点儿?” 

kaito一愣。 

……是草莓味的。 

kaito把目光放在了桌子下面,却还是没忍住,小小地笑了一下。 

见到了对方第一次露出的笑容,乐正龙牙眨了眨眼睛,心说小哥哥笑起来果然更好看了。 

kaito的眼中有大海,此刻波光粼粼,像是在阳光下泛起的些微惊喜。 

没来由的,乐正龙牙觉得心疼更甚。

風眠

【白苍】做饭是一项危险活动

左护法点的炸厨房


——————————————

       苍雪坐在桌前,对着桌上的便当,面如土色。
    坐在他对面的白雪刚上完课回来,风尘仆仆,他麻利地解下围巾,把筷子丢给自家老哥一双,然后迫不及待打开便当盒,捞起一块厚蛋烧啃了起来——像一个非洲难民,又像旁边蹲了一只野狗要跟他抢吃的。
    “怎么了?不是哥哥让我买便当回来的吗?”饿鬼啃完一块厚蛋烧,觉得半条命回来了,他抬头,却看到对面的家伙根本没动筷子。
    “……冷的。”苍雪终于拿起筷子,戳戳里面冲他张牙...

左护法点的炸厨房


——————————————

       苍雪坐在桌前,对着桌上的便当,面如土色。
    坐在他对面的白雪刚上完课回来,风尘仆仆,他麻利地解下围巾,把筷子丢给自家老哥一双,然后迫不及待打开便当盒,捞起一块厚蛋烧啃了起来——像一个非洲难民,又像旁边蹲了一只野狗要跟他抢吃的。
    “怎么了?不是哥哥让我买便当回来的吗?”饿鬼啃完一块厚蛋烧,觉得半条命回来了,他抬头,却看到对面的家伙根本没动筷子。
    “……冷的。”苍雪终于拿起筷子,戳戳里面冲他张牙舞爪的小章鱼,脸色更难看了。
  “噢——”白雪一副了然的模样,然后去客厅接了杯热水回来,递给他,“来日本这么久了,每天都吃冷的,哥哥还没习惯?”就冲这脸色,估计苍雪的胃又开始闹腾了。
  “我想,胃不想。”苍雪咕噜噜灌下半杯热水,感觉稍稍好些,他叹了口气,拿起筷子开始解决晚饭。
  倒不是说苍雪的身体有多么娇贵,二十多年来,他和白雪一直靠着外卖养活,更何况现在出了柜,想找个拥有一手好厨艺的女孩简直就是妄想。他一向认为每天回家后吃上热腾腾的饭菜是人生一大乐趣,结果来了日本后,这一念想就被活生生给断了,怎么能让他不抑郁?
  这样的症状在他开始过上御宅生活后愈加严重。
  “便利店里没有微波炉?”苍雪吃到一半,冷饭和热水似乎起了化学反应,胃里更加不适起来,本来就稀少的胃口又流失几分,他放下筷子,干脆不吃了。
  “啊,我不知道。”白雪吃的倒是挺快,便当盒已经见底了,“我还在学日语,店员的关西腔我只能听懂一半,所以没问。”
  苍雪的眼里除了嫌弃就只有嫌弃。
  白雪心虚地把最后一块厚蛋烧塞进嘴里,然后殷勤地收拾桌子去了。
  苍雪回到客厅,把自己摔进沙发,裹上厚毯子,身体竟然出现了些许虚弱感。
  这可不行,他工作向来勤勤恳恳认认真真,打拼多年,终于找到一个铁饭碗,有钱又有房,还没多享福几年,身体就被水土不服给拖垮了……想想就觉得憋屈!
  他必须自救!
  于是苍雪打开亚X逊,开始搜索微波炉。
  搜索结果还没出来,收拾完餐厅的白雪就出来了,然后他毫不客气地躺在沙发另一边,抓起苍雪的毯子也盖上,蜂拥而至的冷空气让苍雪立马打了个冷颤。
  苍雪踹了他一脚做抗议——谁知对方打蛇随杆上,竟然蠕动着爬了过来,一双爪子搂住苍雪的腰,不肯松手了。还好沙发够大,不然这样折腾,两人定要摔下沙发,然后再打几个滚。
  “哥哥在看什么?”白雪黑溜溜的眼睛立马暼上苍雪的手机,生怕一眼没看苍雪就给自己找个弟媳过来。
  “……微波炉。”
  “噢——”白雪看看自家老哥半死不活的模样,估计是被折腾狠了,在这自救呢,“但是日本大多数菜都是生吃……”他补了一刀。
  苍雪脸黑了,唰唰唰立马搜索厨房用具,把锅碗瓢盆全部都来了一套——反正有土豪组织包养,只要能拯救他可怜的胃,花多少钱都行。
  不过说来惭愧,虽然为了白雪专门学过玉子烧的做法,还买了口小锅,但也仅限做玉子烧。除了这口锅,厨房里可谓是一清二白,干净得连蟑螂都不愿踏足,当初指挥官来做客能用一个小锅做出两份色香味俱全的便当还真是难为他了。
  “哥哥打算自己做饭?那我岂不是每天都可以吃到哥哥做的玉子烧了?”某人开心地露出狐狸尾巴。
  “你想吃就自己做。”苍雪才发现又被弟弟诓了,但是刚下单又退货感觉有些孩子气,只好送他一个白眼。
  “可以,兄弟厨房,听起来挺不错的。”白雪摸着下巴,认真思考。
  “兄弟厨房亲子丼,我做母鸡你做蛋——好了,给我去超市!”苍雪从沙发上爬起,居高临下地瞪着他。
  “厨具还没到呢,买什么东西?”
  “餐具!”
  “……噢。”
  


  一个星期后,所有厨具被严严实实包裹着送到门口,光是拆箱子就把兄弟俩累得满头汗——一个拆,一个运,忙活了半天才把厨房布置好,还没等喝口水歇一会,白雪就被苍雪绑着去超市买食材了——免费的苦力,不用白不用。
  也许是白雪的搬运能力非凡,苍雪逛了一下午,专门买了几大袋食材,包括柴米油盐酱醋,鸡鸭鱼肉肝脏,活活让白雪为生活折了腰。
  回到家,苍雪撸起袖子,系好围裙,把ipad放一边播放美食教程,准备为自己的性命而奋斗——然而不等他大展身手,白雪又摸进来了,美名曰帮忙打下手,但苍雪总觉得白雪是想监督自己,免得他一个手抖把毒药给丢进去了。
  “你去洗菜。”苍雪丢给他一个最简单的任务,然后拿出牛排,撒上黑胡椒海盐腌制,接着摸出蘑菇和胡萝卜切片。此时水流声响起,配合着菜刀撞击砧板的声音,倒是比平常多了许多温馨味。
  “我买的鱼子酱哪去了?”苍雪一边看美食教程,一边做,他点了一圈材料,发现少了一样,于是他用手肘捅捅苦力,问道。
  “啊,因为是单独买的,所以我放外面了。”苦力记性不错,立马回答了。
  “我去拿,这个,你处理掉。”苍雪指指桌上的几个鸡蛋,想让白雪先打散了备用,免得一会还要浪费时间处理。
  白雪满口答应,于是苍雪放心地出了厨房,去客厅找东西去了——如果苍雪知道留白雪一个人在厨房的后果,他一定会在白雪身上装个监视器,然后再给厨房加上十把锁。
  难得出门采购一趟,苍雪顺手买了不少水果,日本的水果可真够贵的,不过为了改善伙食,吃贵一点也可以接受。他把堆了一桌的水果挪开,却没看到最底层那摇摇欲坠的调料袋子,所以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叮铃哐啷,调料瓶撞击地面的声音如此清脆,如同企鹅般挤成一团的调料们已经畅游在洁白的地板上了。
  “怎么了?”还在厨房劳动的白雪听到声响,探出头来。
  “东西弄洒了。”苍雪在原地愣了几秒,答到。
  “需要我帮忙吗?”白雪溜了出来,手上的水湿哒哒地弄了一路。
  “你别帮倒忙我就很感激了——回厨房去!”说来也是因为白雪乱放东西才会导致现在的状况,苍雪没好气地说道,然后蹲下来摸索,刚好摸到一罐胡椒粉,于是传球似的一扔,把麻烦精给砸走了。
  厨房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想来是白雪手太滑,没抓住他的礼物。
  苍雪努力把升起来的一小丝愧疚感压回去,然后老老实实收拾地上的残局。地上的调料说多也不多,但是收起来还真废了不少功夫,有些调料瓶甚至滚到了桌子下,沙发下,柜子下——包括苍雪需要的那瓶鱼子酱。他撅着屁股在下面掏了半天,才把那个小东西给掏出来,苍雪后悔没有给家里配备痒痒挠了,害得他沾了一身的灰,一会还要去换衣服。
  待他收拾好东西,换掉沾了灰的衣服,回到厨房时已经过去半小时。此时牛排应该已经腌好了,他把鱼子酱放一边,摆锅倒油,把牛排放进去,油滋滋响着,不一会锅里就飘散出美妙的香味,苍雪拨弄着它,心想做饭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哇,好香——”白雪被香味勾了过来,两眼冒光。
  “豆子剥好了吗?”苍雪扫了眼桌子,看到一碗豌豆整整齐齐码着,想来白雪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当然,还有什么杂活尽管丢过来!”白雪看起来干劲满满,似乎很享受两人时光。
  “鸡蛋呢?”苍雪回头继续照顾锅子,随口问了句。
  “放微波炉里了。”
  “噢,那你把西红柿切了。”
  “好嘞!”
  苍雪愣了一下,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
  “……等会,鸡蛋?”
  “放微波炉里了呀。”白雪转头,神色无辜,“我想吃温泉蛋,如果还要再烧一锅水就太麻烦了……”
  他没来得及说完接下来的话,因为苍雪已经丢下锅子,有些狼狈地扑到放在厨房另一边的微波炉前——只见微波炉中绽放着耀眼的金光,就像美食动画里总会发光的料理,下一秒就要破炉而出,然后从里面蹦出一个外星人……
  “怎么了?”好奇的白雪跟了过来,问道。
  “别过来!!”苍雪知道已经来不及挽救了,微波炉里传来的声响仿佛催命符一般可怕,他只好在这玩意爆炸前转身回扑,把白雪护在身下,接着便是一声巨响,和炽热的灼痛感……
 

 
  当指挥官和镇魂赶到医院时,已经是晚上了。
  他们推开病房,只见里面躺着一个脸色黑如锅底的倒霉蛋,还有一个几乎把头埋到床底下去的鸵鸟。
  “听说你们把厨房炸了?”指挥官开口就是一记暴击,让倒霉蛋的脸色瞬间变成煤炭。
  “可怜……”镇魂难得开口评价,脸上甚至多了几分怜悯。
  “……只是微波炉炸了。”苍雪试图挽回一些面子,只要比炸厨房好听就行。
  “让我猜猜,是不是有人把鸡蛋放到微波炉里去了?”指挥官先找个凳子让镇魂坐下,然后斜靠着墙,神色微妙——在苍雪眼里大概就是憋笑加上幸灾乐祸的结合体。
  “……”兄弟俩同时默不作声,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人过——特别是某个跟指挥官有仇的家伙。
  “咳……伤势怎么样?”指挥官嘲笑够了,在挚友炸毛之前最好还是收敛收敛,他摆出正色,问道。
  “只是左臂和大腿有些轻微烧伤,不碍事。”苍雪脸色这才好一点。
  “以后别让你弟进厨房了,你们炸死了事小,把房东的房子烧没了得赔多少钱啊?”指挥官稍稍打量一下两人的神色,一个怨气十足,一个愧疚难当,立马就明白了来龙去脉——估计是苍雪心血来潮想要自己做饭,前来帮忙的白雪把鸡蛋塞进了微波炉试图谋杀亲哥,最后在微波炉爆炸的前一刻苍雪出于“母性”下意识地把自家弟弟护在了身下——于是就有了现在这出好戏。可惜他本是想安慰安慰这对难兄难弟的,谁知毒舌本性让他把安慰的话说出来立马就变了一个味,所以白雪射过来的眼刀锋利到足够让他去世个十多次。
  “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他靠近厨房了。”苍雪无比认真地答道。
  白雪不说话,只是低着头默默削苹果。
  指挥官又跟苍雪聊了一会,中间频频接收到白雪暗含杀机的目光警告,他意识到如果再待下去白雪可能会直接拔刀架在他脖子上送客,于是很识趣地拉着镇魂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继续度自己的蜜月去了。
  两个访客走后,病房里又安静下来,说了一会话苍雪觉得嗓子有些干,而一旁的白雪又反常的沉默,只好自己抓着削好的苹果啃起来。吃了半个后,苍雪想起一件事,他放下苹果立马打开手机,进入群聊。
  蓝猫:烧伤可以报工伤吗?
  迷蝶:当然可以——你怎么烧伤了?需要组织慰问吗?
  蓝猫:……不用,报一下工伤就行。
  兔子:他们把厨房炸了。
  石头:<{语音5”}
  苍雪显然对stone的脾性不够了解,所以当他听到stone那没心没肺的大笑声后,立马后悔透露这件事了——而且指挥官这个损友还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实在太没有道德了!!
  “哥哥,还痛吗?”白雪似乎是被stone的魔音穿脑给拽了回来,他抬头看一眼苍雪,又低下头继续盯着被子了,苍雪猜他可能是在看自己被子下包地严严实实的手臂。
  “还好,上了药不是很痛。”苍雪看着他的模样,仅剩的怒气也聚不起来了,“没事的,应该不会留疤,你没受伤就好。”他叹口气,想伸手揉揉这个笨蛋的脑袋,但是突然想起来手暂时不能动,只好作罢。
  “我倒宁愿是自己受伤。”白雪低声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只是报废了一个微波炉而已,再买一个新的。”苍雪努力放松语气调节气氛,想让白雪从沮丧中走出来——不仅受了伤还要安慰自家弟弟,他这个哥当的也太累了吧!
  “那以后哥哥打算怎么办?”
    “呃,我来做饭就好。”苍雪实在不敢让他进厨房了,但是又看到白雪一脸受伤的模样,仿佛这件事会在他心里留下永远的阴影,于是苍雪立马补上一句,“你来洗碗。”
  “……嗯。”白雪还想再说两句,但是看到苍雪的伤,只好勉勉强强答应下来。
  苍雪见把他哄好了,终于松了口气,但他不可能永远都有时间做饭,不如想个可以一劳永逸的方法。
  他点开迷蝶的头像。
  蓝猫:我想申请去中国出差。
  迷蝶:当然可以,不过你们得先学中文~
  情报官的秒回和愉悦语气让苍雪总感觉里面有什么阴谋。
  蓝猫:……我再考虑考虑。
  迷蝶:而且中国地区的制服是道士服哦——别担心,我们找了专门的设计师,保证上身效果帅气又时髦!
  蓝猫:打扰了。
  还是老老实实做个全职煮夫吧。
  ——end——
  

贝雷帽
更不要在隧道动笔

更不要在隧道动笔

更不要在隧道动笔

贝雷帽
不要学我在大巴摸鱼

不要学我在大巴摸鱼

不要学我在大巴摸鱼

mire
淡雪が辙を埋めてく (昨天下雪...

淡雪が辙を埋めてく

(昨天下雪了。

淡雪が辙を埋めてく

(昨天下雪了。

超强力干电池

突发奇想奇妙随笔

※所有cp的tag都是友情/亲情向,单人tag是私心

玩未来计划突然发现可以穿别人的衣服,结果搭了一晚上衣服差点把音游玩成换装游戏,于是出现以下流水账产出
※ooc预警,基本是对话
※与游戏情况不同捏造有

某天——
luka:啊…我下一首歌的衣服不是很好看呢……能不能从衣橱里找到其他合适的衣服呢……
miku:啊,我也有这首歌的衣服,要不要试试看?感觉和luka的发型也很搭呢。
luka:真的很合适诶!不过我就这么穿走miku的衣服真的可以吗?
miku:这首歌已经轮到luka唱了不是吗?我以后也穿不太到这件了所以luka就先穿着吧!

那之后——
miku:我又得到好多好看的新衣服哦,luka要来试试...

※所有cp的tag都是友情/亲情向,单人tag是私心

玩未来计划突然发现可以穿别人的衣服,结果搭了一晚上衣服差点把音游玩成换装游戏,于是出现以下流水账产出
※ooc预警,基本是对话
※与游戏情况不同捏造有

某天——
luka:啊…我下一首歌的衣服不是很好看呢……能不能从衣橱里找到其他合适的衣服呢……
miku:啊,我也有这首歌的衣服,要不要试试看?感觉和luka的发型也很搭呢。
luka:真的很合适诶!不过我就这么穿走miku的衣服真的可以吗?
miku:这首歌已经轮到luka唱了不是吗?我以后也穿不太到这件了所以luka就先穿着吧!

那之后——
miku:我又得到好多好看的新衣服哦,luka要来试试吗?
luka:好啊!我这边也有几件好看的衣服miku也可以拿去穿哦。
rin:miku和luka好狡猾!分享好看的衣服都不带rin!rin也要加入!

meiko羡慕地看着妹妹们聚在一起换衣服,看了看自己衣橱里少得可怜还基本都不太好看的衣服,又想到自己发育得太好的胸部,叹气:如果我再稍微平一些是不是也可以穿很可爱的衣服了呢……
luka:mei姐之后要唱的那几首歌要不要穿我的衣服呢?虽然可能会有点紧不过整体应该没什么影响。
meiko:真的吗…!谢谢你!我也可以穿可爱的衣服了呢……

不远处看着其乐融融仿佛女子会场景的男子二人组——
kaito:len,下首歌……
len打断他:哥你别想了,我的衣服还没你多呢。本来能给我的衣服就不多,master还不肯买全,我下首歌还打算借你的穿穿呢。
kaito:……虽然我很乐意借你,不过就我们的身高差,你穿上真的能合适吗?
len:……那你借走我的衣服不也穿不了吗。
kaito:……真羡慕女生那边啊……
len:……真羡慕啊……

那之后——
rin:……len,要不把我的衣服借你穿?反正尺寸都是一样的。
len:rin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女装还是饶了我吧……

与此同时另一边——
miku:kaito哥发质好好诶!
luka:kai哥指甲形状真好看呢!啊,先不要乱动!
meiko:kaito腿好长啊,腰也好细,真羡慕啊——
被女生们围着做发型做美甲换衣服的kaito:虽然我是不介意啦……不过这样真的好吗?是说这是谁的裙子啊是不是太短了点?
luka:啊这件是我的,没办法嘛kai哥你个子高穿上去当然会短,就先忍耐一下吧。
kaito:那这双鞋也是luka的吗?跟有点高了吧,不要太常穿哦对身体不好的……等等,是不是马上就要轮到我唱歌了?来不及换衣服了吧喂!就这么出去不知道会被master怎么样……
miku/luka/meiko:还没弄完呢kaito哥/kai哥/kaito你别乱动!
kaito:诶——?!

(实际上在未来计划里是无关身高胸围衣服都可以互穿的,当然女装是不行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