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OF

69176浏览    2340参与
没有二值笔就不能画画的菜菜子
小伙伴想让我尝试克风的蛇爹 也...

小伙伴想让我尝试克风的蛇爹 也参考过构图

总之我好弱~画不出邪神的感觉 

小伙伴想让我尝试克风的蛇爹 也参考过构图

总之我好弱~画不出邪神的感觉 

大猫
这是早了多少天的圣诞贺图?٩(...

这是早了多少天的圣诞贺图?٩( 'ω' )و
麻子的配色太适合圣诞了。

这是早了多少天的圣诞贺图?٩( 'ω' )و
麻子的配色太适合圣诞了。

犯罪嫌疑人啧某的案发现场

在?为什么欺负老好人x
椰蓉芒果大福和巧克力奶油大福
他俩真好吃(本意)
顺便描了一下之前的掉头妮子
然后疯狂打tag

在?为什么欺负老好人x
椰蓉芒果大福和巧克力奶油大福
他俩真好吃(本意)
顺便描了一下之前的掉头妮子
然后疯狂打tag

DDDD_DARCY
我又又又想玩拳皇了,涂张八神

我又又又想玩拳皇了,涂张八神

我又又又想玩拳皇了,涂张八神

Sad

京京生日快结束啦!
分享今天份的爱的供养(不是)
啊啊啊等我有💰了一定要买一个好看的展示台😭😭😭

京京生日快结束啦!
分享今天份的爱的供养(不是)
啊啊啊等我有💰了一定要买一个好看的展示台😭😭😭

犯罪嫌疑人啧某的案发现场

都是最近码的一些音巢骚梗
ooc预警

都是最近码的一些音巢骚梗
ooc预警

觀光蛇

(探頭)選了一些應該不會被系統錘的舊圖發一發(我太難了)

基本02前Boss。某R氏社長極多注意。

其餘的在推上和P站合集裡。

(探頭)選了一些應該不會被系統錘的舊圖發一發(我太難了)

基本02前Boss。某R氏社長極多注意。

其餘的在推上和P站合集裡。

没有二值笔就不能画画的菜菜子

严厉的爱(反派们的茶话会)

超喜欢这首~所以试试改词~和实际角色没有任何关系~也别揍我

一部分有点牵强因为我瞎编的 只是为了好玩~~

毕竟斋总和蛇爹见面会直接开撕~

不写英文 请配合原版音乐食用~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5210171?from=search&seid=3478899102299435148 (原视频)

------------------------------------------------------------

(Igniz) 

从我小时候起,我母亲就要我立誓

我必须要成为世界上最尊贵的神明...



超喜欢这首~所以试试改词~和实际角色没有任何关系~也别揍我

一部分有点牵强因为我瞎编的 只是为了好玩~~

毕竟斋总和蛇爹见面会直接开撕~

不写英文 请配合原版音乐食用~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5210171?from=search&seid=3478899102299435148 (原视频)

------------------------------------------------------------

(Igniz) 

从我小时候起,我母亲就要我立誓

我必须要成为世界上最尊贵的神明

曾经因命改造,但我突然意识到

我必须要找个更强大的组织来统治

所以第二次改造

我知道我必须要怎么做

那可怜的父亲,被我轻易杀害了

解决了第一个问题,是时候解决第二个了

那些他经常用大量金钱资助的孤儿们

我该送他去学校吗?

当然不了!我告诉他,如果他想留下来,就用战斗养活自己

于是他成了武器

(zero)

他愚蠢至极!

(C.zero)

他是个疯子!

(zero)

他曾经和克隆人说话!

(Igniz)

他天真得无药可救,所以他必须付出代价

我让他住在那个我毫不在意也不想看见的实验室

我本可以赶他出去,就是我太仁慈了

(C.zero+zero)

大人,你的心真的好宽容!

(Igniz) 

我知道我必须要怎么做

毕竟,那难相处的孩子会占你便宜

所以你把他们关起来

把记忆消除

每个家庭里都有一个人他

(C.zero) 

 忘恩负义!

(zero) 

可恨!

(C.zero+zero) 

还很邪恶!是他让你变成这样!

(Igniz) 

毁灭他们的同伴,让他们顺从!

现在他们会乖乖听你的

也许你觉得这会很残忍,但是

有些人会称这叫爱

严厉的爱!

Orochi~我问你,任何事都追求完美这是错的吗?


(Orochi) 

哦,不。他们小的时候很可爱,但长大后…..

会毁了一切!

我从没想过要孩子

我一个人过冬多美好

停不下来的尖叫声听得要了我的命

但有天我遇到一个唤醒我的八尺琼

他能让我到处走动,所以我将他占为己有

但有人撬我墙角 让他继续成为三神器

所以我将他后人“借走”,当个格斗家,让他不会觉醒!           

多年之后,哦!

为了我自己更好,我牺牲了部下去监视他

我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很难管教

但是那实在是太令人厌恶了

操纵他们会更简单有趣

一点宿命,一点血统,当然你还得必须要说谎

提醒他们,没有你,他们会暴走而死!

他们只能怪自己!

如果你身临其境,你也会这样做

所以使劲使唤他们,让他们都受不了

只有一条路,属于我的路


(Saiki) 

小孩们都是懒惰的

(Igniz) 

都给宠坏了

(Saiki+Orochi+Igniz) 

但是我们知道我们该怎么做

(Saiki) 

用铁石心肠治治他们

(Igniz)

把他们锁起来,让他们体会孤独

(Orochi)

也许你觉得这会很残忍,但是

(Saiki+Orochi+Igniz) 

有些人会称这叫爱,严厉的爱!


(Orochi) 

呃!他明明可以拥有一群打家劫舍的部下

结果他一有机会就封印人家!


(Saiki)

这些可怜的孩子总觉得这世界欠了他们什么

但是并不是

我用严厉的手段统治着这个组织

但我有更多的想法,一个更伟大的计划

我从未分享过我的想法,所以人类不得不消失

但我那个“最有前途”孩子挡着了我的去路

他很瘦, 他很蠢

而且想法荒诞的乐观

他想要自己安排他的人生,他一点都不现实

我给了他一堆任务,拿走了他一切喜欢的东西

但后来我发现他和人类一起唱歌,遇上了个女孩!

爱?!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等着他把我的计划搅乱?不!

他已经决定了她的命运!

他不得不走,你知道他们怎么评价他做的事吗

一日一夺舍,敌人远离我

别再被他们温柔的微笑给愚弄了!


(Saiki+Orochi+Igniz) 

他们只会得寸进尺!

我们都是为了幸福的家

那是属于我们的地方

(Orochi) 

黑暗

(Igniz) 

压抑

(Saiki)

凄凉!

(Saiki+Orochi+Igniz) 

现在让我们尽情享受吧!

(C.zero+zero) 

说我们“邪恶”,说我们“卑鄙”

(Igniz) 

说我们“残忍”,所以事都是这样

(Orochi) 

你可以说这不公平

(Saiki) 

把他们的梦想化为灰烬

(Saiki+Orochi+Igniz)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爱

严厉的爱!


装作四处看风景的荌零

准备到期末才来发图【。】画力不足了orz
京生日快乐——!!
P1~2《KOFG》的黑色私服  P3是脱掉外衣的执事装
P4~6人物动态作业 临摹_(:3」∠)_
P7之前的万圣节贺图 《你是英雄》的吸血鬼京和falcoon画的吸血鬼八

最近好像真没产什么东西orzzz

准备到期末才来发图【。】画力不足了orz
京生日快乐——!!
P1~2《KOFG》的黑色私服  P3是脱掉外衣的执事装
P4~6人物动态作业 临摹_(:3」∠)_
P7之前的万圣节贺图 《你是英雄》的吸血鬼京和falcoon画的吸血鬼八

最近好像真没产什么东西orzzz

亜麻子

解鎖了MAXIMA的結局了!

解鎖了MAXIMA的結局了!

薇塔絲

【京庵】那些日常

2019草薙京生日賀

去年寫到今年的東西(

京少爺生日快樂~

===

某個秋日的清晨突然地下起了滂沱大雨,驟然直降的氣溫令人很難相信前幾天還接連持續了幾日的高溫,高掛空中的艷陽被厚重的雲層擋個密實,該是開始亮堂起來的早晨卻像薄暮時分那樣昏暗。


將響徹房間內的鬧鐘聲按掉之後,八神庵才隱隱約約聽到雨滴拍打在窗戶上的聲音,他將被子拉過來將自己的身子捲起包覆住,頭依舊枕在枕頭上,又微微閉上了眼睛,任由窗外的淅瀝聲伴著他進入淺眠。


庵並不是習慣賴床的人,自幼他便知道自己容易犯睏的程度和氣溫下降的幅度成正比,其實今日他還未曾知道外邊下雨時,便已知道今日變了天。...

2019草薙京生日賀

去年寫到今年的東西(

京少爺生日快樂~

===

某個秋日的清晨突然地下起了滂沱大雨,驟然直降的氣溫令人很難相信前幾天還接連持續了幾日的高溫,高掛空中的艷陽被厚重的雲層擋個密實,該是開始亮堂起來的早晨卻像薄暮時分那樣昏暗。

 

將響徹房間內的鬧鐘聲按掉之後,八神庵才隱隱約約聽到雨滴拍打在窗戶上的聲音,他將被子拉過來將自己的身子捲起包覆住,頭依舊枕在枕頭上,又微微閉上了眼睛,任由窗外的淅瀝聲伴著他進入淺眠。

 

庵並不是習慣賴床的人,自幼他便知道自己容易犯睏的程度和氣溫下降的幅度成正比,其實今日他還未曾知道外邊下雨時,便已知道今日變了天。

 

也不知道是那位在氣溫低時比較沒有餘裕出來作祟還是另有原因,這段期間庵在夢中被騷擾的頻率也隨著大幅降低,他也就大多利用這種時候能睡時就盡量多睡,將其餘大多的事情都拋諸腦後。

 

在被遮得密不透光的房間中,環繞著難得睡得深沉的男人平穩的呼吸聲。

 
 

在草薙京認識八神庵,應該說是八神庵帶著洶湧殺氣殺進草薙京的人生的那年的第一個冬天,他覺得庵來找他的次數似乎比前陣子要少了很多,他和庵接觸的日子還並不算太長,令他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錯覺,當時的京也沒那個興趣去細究,只覺得日子清淨輕鬆了許多。正當他好日子過慣後,春天的暖意來臨,歡樂的你跑我追的日子又頻繁地開始了。

 
 

「......我說你為什麼會睡在這兒?」

 

半夜方才結束酒吧裡的樂團表演回到家裡的庵,冷著臉看著自己床鋪裡的不速之客。

 

本在庵的被褥中睡得香甜的京,聽見庵回來的聲響,一掃惺忪睡意,咧開嘴得意地嘿嘿笑了幾聲。

 

「替你暖床啊。」

 

「滾,要睡覺回自己家睡去。」

 
 

不知從他們相識了幾年後開始,京對於庵在冬天時出現的頻率大幅降低這件事開始覺得越來越不自在,沒了庵頻繁的挑釁追殺,竟覺得生活裡少了什麼,他還嘲諷自己難道有被虐癖不成。

 

當某個異常寒冷的天,京終於按捺不住地尋到了庵的住處後,他竟從此難以自制地流連於那個地方。

 

庵的住處有著令他能夠徹底放鬆的氛圍,無論是光線的明暗強弱,又或是家具的配色或擺放的方式,或是飄散在空氣中的氣味,都令他說不上理由地沉溺其中,雖然他倆仍是不對盤的性格以致每天對話不到三句就互相嗆起來,偶爾也真的令他動起肝火,但日子久了,卻也漸漸地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

 

「又是肉啊......你還真的是很愛吃肉耶。」

 

「有意見自己煮去。」

 

「弄個烤魚嘛,老是肉肉肉的不膩嗎?」

 

「要吃烤魚回家吃去,在這裡弄是想把整間房間搞的都是味道嗎?」

 

「那也沒什麼不好......啊喂,等一下嘛!」

 

不理睬京,庵直接把煎好的一大盤肉端到飯桌上,逕自吃了起來。

 
 

「兩個大男人弄三餐老是魚啊肉的,蔬菜也要記得吃點啊。」

 

京的母親靜女士在京身旁緩緩疊著兒子的衣服,冷不防地丟出了這一句,將正在喝茶的京嗆出一口水。

 

近來他是不常在家裡吃飯,但也從沒告知過母親他去了何處,雖然被靜女士猝不及防的話語驚得受了一瞬間的驚嚇,但對此京其實不感到特別意外。

 

自己的所作所為哪怕任何一絲一毫,都從沒逃過靜女士的法眼,自幼便是。

 

但母親總是尊重他的意願,只要她沒有明顯發怒,就是表示她不會再多加干涉了。

 

聽到母親這樣雲淡風輕地提起,京也似平常那樣咧嘴一笑。

 

「我喜歡吃的是魚,比那老是吃肉的肉食怪物健康多了。」

 

「滿嘴歪理。」

 
 
 

庵在某天深夜在他從來不曾醒來的時間裡醒來,他坐起身,覺得身子有些燥熱,他把棉被掀開一些,才發現京的臂彎環繞在自己腰上,不屬於自己的熱度就是從此傳至身上。庵推了推京的手臂,心裡暗暗想道,京的體溫真的比他高出許多。以往在低溫環境下容易讓自己陷入睡意的習性,這下卻因為其他溫度的介入,讓他從沉眠中醒來,難以入睡。於是他把京纏在自己身上的手扒開,將他踢至靠牆那一邊的床緣,自己就著床的另一邊重新睡下。

 

體感時間過了沒有多久,庵又醒了過來,還沒睜眼便自背上感受到熟悉的溫度,京不曉得是睡迷糊了還是如何,又貼了上來。庵將手往後伸推了推那顆靠在自己耳邊的腦袋,推了沒有幾下便放棄,他放掉了全身的力氣,不想再做任何行動。好似呼應了庵的動作,京將攬著庵身子的手臂順勢又收緊了些,庵心理微微一驚,但旋即又轉成無奈與煩躁。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庵從未想過可以有人可以這麼纏人的。過去一向三不五時就找著京嚷著要決鬥的他,大概從沒想過被人這樣超乎常人程度的纏功纏住是多麼令人無奈與氣憤。一開始京頻繁地來找他時那是求之不得,但大部分庵提出決鬥時都被京滑溜得泥鰍似的用盡各種話語忽悠過去,不僅不肯和他決鬥,還老是在他眼皮子下鑽來鑽去,最近還越來越得寸進尺,老鑽進他的被窩對他上下其手起來。

 

任憑庵脾氣再硬,也讓京那一但認定便不知放棄為何物的性格給磨得毫無辦法了。

 

庵連思考也放棄,任由背上的溫度緩緩滲入自己體內,放空意識,竟也漸漸地走入了夢鄉。

 
 
 

「我說,最近老是和八神那小子混在一起,沒覺得你們越來越像了嗎?」

 

酒吧中,一名身型修長的金髮男子,手捧酒杯,習慣性地以調侃的語氣對著眼前的男人一頓說話。

 

話語所指向的對象並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不時地看著錶上的時間,然後又陷入自己的思維中。

 

最後終於到了某個時間點,京站起了身,將身前的飲料一飲而盡,轉身便毫不留戀地離開。

 

「我走了。」

 

「啊,哎!說走就走!這小子真是......」

 

紅丸將手中杯裡的液體啜了一口,氣鼓鼓地倚在櫃台邊。

 

「就和你說京今天或許有約了,你還硬邀他出來,自討沒趣也是很有可能的。」

 

在一旁靜靜地飲著酒的大門,對於這樣的發展完全不意外。

 

「想在特別的日子裡聚一聚不是挺合理的嗎......」

 

紅丸嘆了一口氣,而後卻露出一抹欣慰的笑。

 

「其實不是他倆越來越像了,是他們原本就很像。」

 
 

戰鬥時那飛揚跋扈的笑容與燦如烈陽的火焰,很容易與人京是個熱血外向的青年的印象,實際上與他相熟的人就知道,他只會因自身有興趣的事物而展露笑容;只親近自己熟識的人;只做自己想去做的事,為了正義,為了全國人民什麼的不過是別人加諸在他身上的形象;他在考慮自身的事情的時候鮮少會去注意到周遭的人事物。

 

特立獨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京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向著那熟悉的路途走到那今日一直盼望來到的地點,他將手放在門把上,已想像得到打開門後,迎接著他的會是怎麼樣的光景。

 

庵的屋子裡向來不許有醃製或烤製食品的味道,但某一年開始,每年在靠近十二月中的某個日子,便會破了例的充斥著令人食指大動的烤魚香。

 

他毫不猶豫地旋開了門把,走進了那扇門中。

 

「我回來了。」

 

-fin-


飞鹰翔

#2019草薙京庆生# 自扫自汉化

【庵京】WORLD'S END HUMMING【キング オブ ワカメーズ/草薙にゃあ・八神ニョロ吉】

恭喜京京的高中在籍年龄又刷新了一岁~明年还要继续努力哟~

**********全篇(限期公开至年底)**********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mZuEnRPiSxfadkfFihMzEw
提取码:huyi
压缩包密码:八神生日+京的生日共七位数字(半角)

**********全篇(限期公开至年底)**********

#2019草薙京庆生# 自扫自汉化

【庵京】WORLD'S END HUMMING【キング オブ ワカメーズ/草薙にゃあ・八神ニョロ吉】

恭喜京京的高中在籍年龄又刷新了一岁~明年还要继续努力哟~

**********全篇(限期公开至年底)**********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mZuEnRPiSxfadkfFihMzEw
提取码:huyi
压缩包密码:八神生日+京的生日共七位数字(半角)

**********全篇(限期公开至年底)**********

待机玲子

生日快乐京哥!!!
今年是魔改14大头|・ω・`)
因为各种原因赶不上新的贺图了(º﹃º )
啊啊啊果咩果咩
今年继续喜欢您!!!

生日快乐京哥!!!
今年是魔改14大头|・ω・`)
因为各种原因赶不上新的贺图了(º﹃º )
啊啊啊果咩果咩
今年继续喜欢您!!!

喵森小鸟

生日快乐,小京京😘

生日快乐,小京京😘

翠绿
生日快乐啊京!!

生日快乐啊京!!

生日快乐啊京!!

Sad
双12到啦!!!京京生日快乐!...

双12到啦!!!京京生日快乐!!!!!ヽ(爱´∀‘爱)ノ
今年的目标也同样是让你变得更猴看!!!

双12到啦!!!京京生日快乐!!!!!ヽ(爱´∀‘爱)ノ
今年的目标也同样是让你变得更猴看!!!

-荊棘海-

[KOF][特瑞京] 情詩

※KOFG同居設定(無誤w)的特瑞與京
※給京的生賀文w 多年來初次為他慶生(笑)
※感謝八神、女主 & 其他格鬥家們友情演出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情詩

生日這天京一反常態地早起。他將微微翹起的黑髮往腦後撥,邊伸著懶腰邊走向後院。一來到室外,清晨的寒意讓他不禁機伶伶打了個冷顫。

京獨自望著灰濛濛的天空,想著自從經理人身體恢復健康後,自己每天都能吃到營養均衡的日式早餐。這樣的冷天,湯品是雞肉魚丸湯或是味噌湯都好。不過他又想到週四的早餐似乎是吃麵包,那麼可能就是配上玉米濃湯。畢竟住在道場裡的外國友人們與大家討論過後,決定了週四是吃西式早餐。

「生日啊。並沒...

※KOFG同居設定(無誤w)的特瑞與京
※給京的生賀文w 多年來初次為他慶生(笑)
※感謝八神、女主 & 其他格鬥家們友情演出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情詩

生日這天京一反常態地早起。他將微微翹起的黑髮往腦後撥,邊伸著懶腰邊走向後院。一來到室外,清晨的寒意讓他不禁機伶伶打了個冷顫。

京獨自望著灰濛濛的天空,想著自從經理人身體恢復健康後,自己每天都能吃到營養均衡的日式早餐。這樣的冷天,湯品是雞肉魚丸湯或是味噌湯都好。不過他又想到週四的早餐似乎是吃麵包,那麼可能就是配上玉米濃湯。畢竟住在道場裡的外國友人們與大家討論過後,決定了週四是吃西式早餐。

「生日啊。並沒有特別的願望。吃西式早餐也無妨。晚餐有烤魚就行。」京自言自語,看著曙光透出雲端,逐漸染上橙紅的天空開始褪去灰色外衣。

「Good morning, 西式早餐或日式早餐都OK的。」一把爽朗的男聲回應了他。

被嚇了一跳的京訝異地回過頭,發現特瑞不知何時竟來到自己身旁。來人反戴著那頂惹眼的紅色鴨舌帽,而且還穿著昨晚那件紅藍兩色的法蘭絨格子衫。

京後退半步,嘆了口氣。不禁埋怨道:「你走路怎麼沒腳步聲的。又在酒吧喝到天亮才回來?」

特瑞摸摸腦袋,有些抱歉地笑道:「在酒吧裡遇到朋友,聊得久了些。不過沒有喝到天亮,是到朋友家裡留宿了。」

實際上只要讓特瑞呼一口氣試試,就知道他是否在說謊。但是京雙手抱胸,側著腦袋沒有回話。那黑白分明的眼眸就像個無暇的少年,令特瑞莫名感受到似乎被責備著。為了緩和氣氛,他有點誇張地學著對方嘆了一口氣。

特瑞望著那對疑惑的黑眸,朗聲道:「我回來為你慶生。Happy Birthday,京。」

京還來不及回答,眼前的金髮男人取下帽子,毫不忸怩地開口唱了起來。

“Happy Birthday to you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you
 這是我送你的生日歌 OK?

 嚇著你了真抱歉 在特別的日子見面真好
 吹熄蠟燭 讓我們舉杯慶祝 恭喜你誕生

 Happy Birthday to you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you 一直以來 很感謝你
 Happy Birthday to you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you
 這是我送你的生日歌 OK?

 願你常在我身邊 希望你告訴我 特別的夢想
 今後也多多指教 我準備了禮物 恭喜你誕生……”


黑髮青年呆呆地望著眼前的歌者,心想他的嗓子不錯。即使唱女歌手的歌曲,對男性而言有些高的Key,也一點不費力。率性模樣也挺帥氣的。京憶起從前組成了Band of Fighters的日子。那時特瑞會數著「one two three」,就開始打鼓,卻幾乎不怎麼與主唱合音。不過他不主動合音也挺正常的,因為BOF的主唱是麻宮雅典娜,合音的一般是鍵盤手娜可露露。

一曲終了。京本來想與特瑞聊聊BOF的舊事,當他看到那對藍眼在晨曦裡顯得愈發明亮,便改口道:「好,就讓你成為第一個送我禮物的人。」

語畢,京態若自然地向特瑞伸出了手。特瑞愣了兩秒,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唱的歌曲裡有句「我準備了禮物」。不巧他手中空無一物。清早回道場的路上,禮品店都還沒開始營業。他不忍心對京說出事實,於是一把拉住向自己伸出的手——特瑞覺得京的手心比想像中柔軟些,這是他初次觸及對方的手心。即使是在BOF時期,負責吉他的京也從未在他面前取下手套。

特瑞不由地握緊了對方的手,將人一把帶進了自己懷裡。他擁抱著京,輕聲答道:「在晚上的生日餐會上給你禮物。好好期待吧。」

這個扎實的擁抱讓京怔了下。事實上他猜到了特瑞沒有準備禮物,不過他並未預測到這個擁抱。那麼厚實的臂膀,卻像懷抱著珍寶似的擁抱自己。他感到有些不自在,卻不覺得反感。原本京以為會有一股酒味,卻在對方的脖頸間嗅到森林與榛果的氣息,就像陽光下帶著露水的新葉那般滋潤。

京大方地環抱住對方的肩膀,「嗯」了一聲作為答覆。他深呼吸了下,想確認那股森林的氣息是來自特瑞身上。然而,這次他卻聞到了些蕃茄醬的味道。不禁在那溫暖的頸項間輕聲一笑。


* * *

年末的百貨公司門口裝飾著巨大的聖誕樹,上頭的小燈泡或金或銀,斷續的微光點綴了夜色。一名戴著紅色鴨舌帽的男子自門口走出,手上抱著一個打著金色蝴蝶結的紅色禮物盒。預備走下階梯的他,忽然被一段音樂吸引了注意。

「這個年頭,還有人在聖誕節前夕演奏搖滾版的《My way》, that's epic.」

駐足聽了一會兒,喜歡搖滾樂的特瑞不禁開口稱讚樂手的品味。不久,他發便現那個樂團的貝斯手有點眼熟,高個子加上一頭醒目的紅髮,冷澈的眼神,精湛的貝斯彈奏技巧,果然是八神庵。

特瑞向著演出的小舞台移動,一邊哼著《My way》。當他足夠靠近時,前面已經站了不少觀眾,幸好他的個子夠高,還能看清楚台上的演出。他在人群後方繼續唱了一會兒,腦內浮現了大家組成Band of Fighters,共同演出的日子。特瑞想與八神攀談,不過他知道保有回憶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去打擾現狀。

「怎麼了,金髮的狼。就在台下過過乾癮?」然而,台上的樂手出聲喚住了他。

「八神。如你所見,我近期沒有練鼓。」原本準備離開的特瑞停下了腳步。

「別搞錯,我們不缺鼓手。只是讓你唱兩首老曲子。LIVE就要結束了。」八神一如以往常地冷傲。

「OK, 抱歉的是我得在晚餐前回道場。今天是京的生日。」特瑞翻身躍上了舞台,在經過八神身邊時解釋了下。

八神並未回答,只是再次彈起了貝斯。特瑞一聽前奏,就發現這是BOF的曲子。他等待適當的時機,握住高腳麥克風高聲唱起來。不顧泉湧而出的回憶,只是唱著令人心醉老曲子。他的歌聲就像閃耀的黎明般澄澈,八神也不禁跟著合音了。他們的演出逐漸吸引了喜愛KOF的觀眾,其中有些年輕人沒有聽過BOF的歌曲,但是他們自然認得KOF的參賽者八神與特瑞。

金髮歌者舉起手,以麥克風喊道:「再唱一首,就要道別了。大家High起來吧!一起點亮今夜!Are you oaky? Next song…《Shooting☆Star》!!」

紅髮樂手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心想這老外真是個標準的人來瘋。不過,即使是老樂手,也會留戀舞台。就算是八神,也會懷念從前創作的曲子。巧的是,他抽空給自己團裡的團員們看過BOF的樂譜。眾人還頗有興緻地玩了一陣子,其中也包括了《Shooting☆Star》這首曲子。

演出順利結束後,背著琴袋的紅髮樂手兀自向前走了幾步,突然回過頭來,拿出一件事物,直接拍在金髮歌者的胸膛前。後者細看了下,是用牛皮紙袋包裝的一本書。就書籍的大小而言,可能是精裝本的詩集。

「替我交給京。」八神補充道。

「你該親手交給他。」特瑞直言不諱。

八神聽了這話,冷哼一聲。冷不防地一記重拳擊向對方的腹部。雖然特瑞在千均一髮之際擋下,依然感到格擋的手臂一陣灼痛——藍眼中映出了紫色的火光。受到如此挑釁,特瑞只是拍拍手臂,重複道:「Hey, 你該親手交給他。」

「不。」八神轉過身去,將話語拋入了夜色中:「你以為我會與京的那票狐群狗黨混在一起,喝酒慶生?下次見面時就是他的死期。」

「Well, 你們倆老是這樣的。」特瑞聳了聳肩。他突然像想到什麼似地,從褲子口袋掏出一張紙,遞給對方道:「吶,你幫我翻譯下這段話,從英語譯成日語。我就為你當一次『博嘉德快遞』好了。」

「呃、你、這什麼拿肉麻當有趣的東西……你該不會、想寫這個給京?」八神讀完之後,瞬間臉色鐵青。

不過比起去鬧哄哄又不能襲擊(?)京的餐會上送禮,八神寧可接受交換條件,選擇了「博嘉德快遞」的服務。

「謝了。博嘉德快遞在此為您服務。請問八神先生,真的不去參加生日餐會?」特瑞看著八神轉過身,不禁再次開口問道。

八神只是向後擺了擺手,便不再回頭。

街燈的暈光讓那紅髮的身影顯得朦朧,特瑞將禮物盒與牛皮紙袋揣在懷裡,目送著八神的背影逐漸消失在夜幕中,沒有追上去。

特瑞想到過去八神曾寫下「獨自人一就好」這句歌詞。如此孤獨,卻又難以動搖地堅決。京也沒有對歌詞提出意見。他猜測著,也許不與草薙京身邊的一切扯上關係,卻又不會錯失與之相關的一切,便是八神庵獨有的處事哲學。


* * *

桌上的鹽烤鯖魚、照燒秋刀魚、厚蛋燒、馬鈴薯燉肉這類日式家常菜,以及如京預料中的雞肉魚丸湯幾乎都被一掃而空。每道菜都是他所習慣的美味,讓他不禁多吃了兩碗飯。生日餐會氣氛還不錯,坐在對面紅丸與大門已經喝起清酒,東丈自然也不落人後,愉快地頻頻向安迪勸酒。京握著酒杯,似笑非笑地望著眾人喧鬧的情景。杯裡的酒都被他的手溫溫熱了,也沒有喝上一口。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眾人逐漸顯露醉態。就連未成年的真吾也在大家的慫恿之下嘗試加了蘇打的啤酒,面紅耳赤地趴在了桌上。嘴裡喃喃唸著:「草薙先生,我就快要掌握到放出火焰的訣竅了……再教教我嘛……。」

京苦笑著瞥了眼已經喝醉的真吾,嘆道:「別鬧了。去睡吧。」

妳拜託紅丸將真吾送回房間,安迪也攙扶著喝到幾乎神志不清的東丈,兩人歪七扭八地來到走廊上,一路搖搖晃晃地,差點栽倒在地。京看在眼裡,嘆著氣走出來,想幫忙攙扶,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道:「JOE,振作點。你喝多了。」

京一個箭步就從房裡踏出來,盯著眼前的金髮男人道:「現在都幾點了?」

清冷如冰的語氣,讓還算清醒的人們都嚇了一跳。紅丸剛把真吾送回房裡,回到走廊上就看到這一幕。他本能地想要開口勸阻京,妳知道京動怒了,於是上前拉了下紅丸的衣角,搖了搖頭。紅丸會意過來,便向妳眨了眨眼。

待紅丸協助安迪將東丈帶了出去,妳本來想開口問是否要熱菜添酒,但看來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妳看了一眼特瑞,點了點頭。特瑞則摸了摸臉頰,輕聲說著:「Sorry…讓我跟京說吧。」

於是妳帶上紙門,走了出去。


「十二月十二日,晚間十一點五十分四十五秒。你的生日還沒過去。」特瑞的語調帶著歉意,像報時台一般準確。

京不由地抿抿了嘴。他原本想發火,卻一下子感到心裡漲得滿滿的。為何有這種心情?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等會再解釋理由。京,在你生日的最後幾分鐘,由我與八神送上生日禮物。」特瑞雙手遞上了繫著金色蝴蝶結的紅色禮物盒與牛皮紙袋。

「八神送的禮物……這重量,估計是詩集。他還真有心。真是的,你故意算好時間回來?已經沒有酒給你喝了。」京忍俊不禁地笑了。

看到京微笑的模樣,特瑞有些讀不懂對方的心思。本來他準備了一些說詞,諸如挑禮物花了較多時間,從百貨公司出來時又碰巧看到八神的LIVE等等 。可是京把禮物揣在懷裡,沒有馬上拆開的單純模樣,讓特瑞覺得這類解釋有點多餘。

「別這麼見外嘛,沒有酒,我一樣會為你慶生。」

特瑞伸手想拍拍京的肩膀,不料京卻側過頭來。他的手指便觸及了對方的臉頰。京頰邊略長的黑髮輕輕刷著特瑞的手背,那柔軟的手感,令他不由地撫摸了下。他的心中想著同樣是頭髮,京的黑髮就像小鴨子的絨羽一般。

京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黑白分明的雙眼深深映出對方的輪廓。像是在評估著眼前的金髮男人,又像在期待著什麼。他的雙手抱著禮物,無法做出還擊,於是他便將錯就錯,往前一靠,就這麼一頭扎進了特瑞的懷裡。

「呵呵,我很見外嗎……總覺得有點累了。你竟然還讓我彎著腰。」京的聲音聽上去有點模糊。

「京。你不拆開禮物麼?」特瑞攬著京,問了句像電視劇台詞般的傻話。

聽了這句話,黑髮青年有些失望地抬起頭來。就在他抬頭的一瞬間,他感到眼前一暗,才發現金髮男人的輪廓近在咫尺,藍眼深邃地令人沉醉。那是他一直想在KOF大會上看到的野性眼神,卻又帶著一抹不羈的笑意。京的身子輕顫了下。他並非感到害怕,而是為之興奮起來。

數個念頭在電光火石間閃過京的腦袋。他甚至恬不知恥地想像了跨坐在美國戀人身上的自己。真要做的話,他能辦到。也認為特瑞能支撐他的身體。不過,京也曉得這裡並不是KOF會場,不必那麼強勢。身為一名有點戀愛經驗的年輕男性,他試著揣測對方的喜好。

特瑞發覺京閉上了雙眼,紅潤的雙唇微啟。他面露難色,不過他也跟著一起閉上了雙眼。同時在那泛出粉紅的頰邊印下一吻。

「親臉頰……」京喃喃自語著,噘起了嘴。

「先這樣吧。過了今晚,你心意未變的話……!」特瑞的嘴唇被京的指尖按住了。

「無聊的明天尚未到來。但是我認為,與你為伴,便能把無聊趕跑。」京淡淡地說著,黑眸中的星芒並未熄滅。

這句話讓特瑞感到面上一熱。他注視著眼前雙頰微紅的青年,想著自己的臉頰搞不好比對方更紅。他像個鄰家大哥般傻笑了下,真誠地開口道:「京,我想你還是看看禮物吧。你剛剛說的話,就像情詩。可以記在我送給你的手帳上。」

京將禮物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打開。不久,他從紅色的禮物盒裡拿出了一本精製的栗色真皮手帳。他打開手帳的皮釦時,從裡面掉出了一張小小的卡片,上面只簡單地寫了「生日快樂。願能與美好的你共度每一個今天。就像太陽升起般,自然地相視而笑。」

 「你的情詩也很不錯。」京微微一笑。他沒有想到特瑞能用日語寫詩給他。

「不不、翻譯上面還是拜託了下八神。不知他翻譯時想著什麼,全程都臉色鐵青地蹙著眉。」特瑞故意模仿了下八神當時的表情。

「哦、哈哈哈!竟、竟然讓八神翻譯……你真是棒啊。」京抱著手帳笑倒在對方懷裡,好半天都止不住笑。

(我的天,這個老外難道都不覺得他有向八神放閃的嫌疑嗎?雖然我們也還沒向大家表態說要交往。)

特瑞有點錯愕地看著京的笑臉,擠出了一句:「在那個節骨眼上只能拜託八神了。京,你也笑得太誇張了。」

「因為……真的很好笑。」京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

京枕在特瑞的大腿上靜了一會兒。當兩人的目光再次接觸時,他嘆息道:「我聽到你的肚子在打鼓了。這個時間點還是少吃點,用熱湯給你煮點水餃。」

「咦,你要煮宵夜給我麼?Great! 我很期待喔!」特瑞一下變得精神奕奕。

京走出了起居室後,看到妳站在附近,隨即以往常的語氣問著雞肉魚丸湯的事情。妳一邊答覆,一邊有點恍惚地感受到兒子有了戀人的心情。

這時特瑞也拉開紙門,探出頭來。妳看到京叫他在一邊等著,不要跟到廚房來,然後傳說之狼竟然露出了犬系的委屈神情。妳不禁掩住了嘴,想著還是順便再開一瓶清酒。這樣溫馨美好的時光,一定要讓互通心意的兩人一起慶祝。


FIN

---------------------------------------------------------------------------------------------------- 

(冗長的) 後記:
首先感謝閱讀(笑)今天我也在LOF開荒了w

再說一次「京,生日快樂☆」,真是愈來愈年輕了>w< 各位不覺得前野版的京很有年輕氣盛的感覺麼(笑)由於當了一年多的嬸嬸,KOFG的京說「あんた」的時候,眼會就出現被被(山姥切國廣)的幻影x 不過,最近已經不再看到幻影。看來是漸漸習慣前野京了(茶)

為了習慣前野京,找找行文的感覺,我也入了KOFAS的坑。在五天之內將96京、98庵+classic仁都帶到LV80,然而……感覺旅程才剛剛展開呢(。現在想想,我真該在有《群狼之證》的限定特瑞池時入坑啊qwq…好吧,我就等著復刻吧。我會說我也沒抽到限定基斯,已經沒石頭了麼x

文中出現的生日歌,取自YUI的歌曲《Happy birthday to you you》,特別註明一下。歌詞裡面有多次〝OK?〞出現,明快的曲調也挺適合特瑞的性格。以及《Shooting☆Star》是特瑞的角色歌曲。文內有兩次特瑞唱歌的橋段,無論你們是想像橋本錦織或是近藤的歌喉都好,各有特色。不過私心是想像著ニッキ(錦織)的歌聲寫的(笑)

順帶說說KOFG的八神還挺文藝的。給小貓取的名字簡直了XDD…普池SR卡的劇情很萌(以下微劇透,不想看的請跳過→),讓女主說出在道場工作很開心,邀請她去自己樂團的LIVE,女主因為不習慣去live house,所以跟特瑞一起赴約了w 話說我這篇文寫了一半的期間(寫到特瑞去八神的LIVE),正好跑到八神SR卡的劇情w 這個巧合真是讓我的心情無比之好=w=////…

總覺得KOFG的劇本作者應該不止一人。目前似乎都沒有公開姓名,個人還挺好奇作者的想法,如果作者有推特的話,很想關注> <…

P.S. 事實上個人多年來習慣了「泰瑞.柏格」這個譯名。不過看B站與LOF都是叫「特瑞」,就入境隨俗了(茶)

「打破鏡子,會帶來七年厄運。
取消紅心(拿紅心當書籤),會移民非洲兩年w」

最後,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韶怀

【草薙京x你】只有我不在的街道

◎女主非KOFG女主请自我代入

◎3000+警告

在没有太阳的夜晚,比起遍及街头巷尾的白炽灯,你更喜欢蜡烛。

它太亮了,从磊落的大道直照到它不该存在的地方;它太冷了,连长时间运作而加热的灯管也无法温暖你分毫。

你拿着当中最后一根火柴,将因缺少支撑物而显得松垮的纸壳折叠,而后擦过使用多次的红磷纸,嗅着骤然涌入鼻腔的硫磺的味道。

……这就是‘火’啊

烛焰比天边的星辰耀眼 ,辉光摇曳着熏染成灰黑的芯线与蜡泪,由那温度影响的气旋连带热浪扑在你伤痕累累的皮肤上。

你爱极了这跃动的火焰,一如面着白昼朝阳,心下欢愉是如何也掩饰不住的。

何况,那并非高不可攀,而是寻常便触手可及。

它化去你的...

◎女主非KOFG女主请自我代入

◎3000+警告




在没有太阳的夜晚,比起遍及街头巷尾的白炽灯,你更喜欢蜡烛。

它太亮了,从磊落的大道直照到它不该存在的地方;它太冷了,连长时间运作而加热的灯管也无法温暖你分毫。

你拿着当中最后一根火柴,将因缺少支撑物而显得松垮的纸壳折叠,而后擦过使用多次的红磷纸,嗅着骤然涌入鼻腔的硫磺的味道。

……这就是‘火’啊

烛焰比天边的星辰耀眼 ,辉光摇曳着熏染成灰黑的芯线与蜡泪,由那温度影响的气旋连带热浪扑在你伤痕累累的皮肤上。

你爱极了这跃动的火焰,一如面着白昼朝阳,心下欢愉是如何也掩饰不住的。

何况,那并非高不可攀,而是寻常便触手可及。

它化去你的寒凉,与恢复流转的血液走过四肢百骸,温暖你的身体,还有细碎的缺口。尚未完全愈合的痕迹大概又裂开了,你如此想到,看着手中没有吹灭,几乎燃尽的火柴,任灼痛蔓延指尖直至熄灭。

麻木吗,

也许吧。

自第一根碾灭在小臂的烟头起,你就看见了余生与痛苦相伴的影子

歇斯底里的母亲,还有酗酒成性的父亲。

名为家庭的枯树倒在了你年幼的身躯上,它是早有预告的未来,却又绝对无法逃开的阴影,只不过冲突爆发提供了契机,根系腐烂应该还要更早。

从磨成粉末的药片,还有四裂的酒瓶开始。

那些温暖的日子褪色的很早,你几乎记不清三人同桌吃饭的场景,即便那时的温馨在现在看来只剩虚假,你依旧执拗着试图用油彩描绘,好以此增添回忆的重量

你以星火照亮,直到遇见真正的太阳。

在混沌中寻觅的半生,连一丝温暖都显得弥足珍贵。

这让你不免相信,先前经受的所有磨难都是为了与他相遇。

他见过你最狼狈的模样,即便身处日光无法触及的阴影,黑暗几乎要将人淹没,向你伸出的手依旧没有任何犹豫。

动作自然到让你也产生了自己没有这一身污渍与划伤的错觉。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你不由茫然,而这疑惑轻微尚不及鸿羽半分

施舍,亦或是同情,怎样都好,

他的火焰是那么耀眼,相较其余一切都无可比拟的黯淡下来

“是的…非常感谢”

你低声道谢,一时竟再想不起除此之外的任何词句。

有什么破开岩壁,生出稚嫩的花苞来。是蝴蝶振翅散落磷粉,鸟鸣击碎沉寂,春风卷着花叶将孤独的稻草人扑了满脸。

如同幼时作为生日礼物的雪花球,被霜雪覆盖的森林纯净不着一丝阴霾,即便它早已碎在母亲性情大变的那天,却依旧是你记忆中最为美好的部分。

它一直存在,从未离开过你。

你透过玻璃对窗外并不与你同路的男孩挥手道别,接着电车缓缓启动,青年人被风吹乱的短发与冻红的鼻尖一并落在了后面。

草薙 京

应该没有人会不知道这个名字,这个你所在高校中有名的问题生。

他们说他旷课打架,试遍了该做不该做的,明明还是个高中生却已经和混混没什么两样。

关于他,孤僻如你也多少有些了解,而昔日听闻只觉得遥远。

没有完全相同的树叶,那内容最初可能也远不及现今精彩,仅从众人口中渡过便会历经诸多变化,传言向来如此。

是以,你也从未想到在将来某天,会迫切想要知晓关于那个“坏学生”的一切。就像现在的你不会知道,飞蛾扑火的结局,到底算不算得上圆满。

在偌大的学校与草薙偶遇的几率,大概要比欺凌者中意被欺凌者的可能性还要小。

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这种仿佛只有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情节通通发生在了你身上。

曾在你面前肆意张扬的同级生现在被硬生生按倒在了地上,以败者的姿态,咬牙做着自欺欺人的抵抗——躲避你的视线。

男生的声音并不低,相反,在连桌椅也没有几个的预备教室中显得格外清晰。

像滚入寒潭的碎石,无声又真实的引起波纹,打破沉寂但并不平静的湖面。

…爱,是会带来痛苦的吗。

没有人告诉你答案,

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皮肤上烙下的疤痕,被锁住的卫生隔间,还有久久不退的淤青。

沉淀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翻涌起巨浪,疯狂撕扯着早已愈合的伤口,意图重现外翻的血肉。

这是不应该的,你不该将这种想法强加在那个人身上,他明明是不一样的。

……他真的会不一样吗

沉闷的恐惧流窜在你败絮似的身体中,还能暂且勉强运转的大脑提醒着异常,你却再不敢抬眼看那个带给你光和热的人。

“不、不要靠近我…”

记忆与幻觉交错的画面中,连视野都变得扭曲,而当你真正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听到的只有他渐近的脚步和略显惊愕的声音。

“喂!你——”

不想再为他人的眼神受伤,不想再一次修补破碎的心脏。

犹如上万只蜜蜂引发的嗡鸣,为逃避浸入无声的池沼,自我意识阻断了外界传来的所有信息。

“离我远一点!!!”

是亲手钉死门窗的木板,还有沉入湖底的钥匙,你如此抗拒着现实。

逃避远比直面轻松太多。

反手挑开落下的门锁,你头也不抬的撞了出去。

逃…又能逃到哪里?

部活都早已结束的现在,剩下的只有运动社团的那些努力家。主楼三层的教室本就不多,这时间人影更是只有你们三个,往上是再无退路的天台,往下则有可能撞上晚走的学生或老师。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何况只要他愿意,捉住你绝对再轻松不过。这件无比清晰的事实就摆在这里,你却并没有正视的勇气,仅是一味懦弱,期待着无人问津的腐坏,却也在深处期盼有谁能再看你一眼。

前方归于未知,而脚踏的地面蔓延龟裂的痕迹,不断塌陷的道路迫使你前进。

“——你也差不多给我清醒一点!”

草薙京距你很近,几乎整个人都压在了你的身上。

透过栏杆的间隙吹入的风冷却着发热的头脑,因这意外和下肢过于贴近的姿势,连卷起大半的百褶裙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充斥着愤怒的训斥本起不到任何安抚的作用,却微妙的让你安静下来。

他锁着你的手腕,膝盖抵在大腿两侧,想来如果当时没有转身,你现在该是趴在地上的。

尽管那样说不定还要好些。

火烧般刺痛的背部和遭受剧烈碰撞的后脑让你提不起其它任何念头,无论多么微小的动作都能惊醒暂缓的痛觉。你只能睁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人逐渐清晰后又暗淡下去的轮廓,独自品尝呼吸间的血色。

——他看见你了。

想起握住护栏的下一秒就变成了这无法迅速理解的状况,不合时宜的愉悦牵动唇角,你几乎要笑出声来。

草薙京。

你咀嚼着这几个字眼,好将它们根植在从未被揭露的柔软之上。

痛苦的终点是麻木,缓和的温热布满伤处,被压制的你也再感觉不到束缚。

那就像梦境一样美好。

犹记得纠缠的四肢与交织的余热,重叠的气息映照等同的心跳,青年眸底的微光晕染你难以启齿的卑贱。你亲吻他的指尖,膜拜每一寸肌理,承受他的怒气与愤怒之下的恐惧。

『就这样焚烧殆尽吧。』

拥抱火源耗尽了你所剩无几的力量,但如果这一切做为都是为了更加接近他,你将无所不能。

是的,你知道。

你的世界会走向极夜的另一面,那里是永恒的白昼,闭眼后也不会有丝毫暗色。

…终于,火焰熄灭。

你站在距家门仅有几步之遥的草坪上,看喧闹的人群如何聚集,又如何消散。你无法透过墙壁观察屋内的情况,但你知道,门的那端会有三具尸体,

父亲、母亲以及你自己。

生活延展成你始料未及的戏剧,在过量的酒精面前任何行为都是引线,一直以来你都规避的很好,直到几小时前被酒瓶砸中了脑袋。

那个男人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吗,还是真的产生了要你非死不可的念头呢。

无论如何,你都已经停在了生命终止的那一刻,再多的可能性也从你身上剥落,名为未来的道路亦消失无踪。

又过了很久,久到你数不清见证了几个日升月落,久到你的少年深邃了轮廓,久到他越走越远,走向独属于他的,没有你存在的生活。

而他琥珀似的眼睛也再没有映出你的身影。

“这样也好…”

你恍惚的低喃,长久不曾发生的嗓音却没有生涩的干涸,京背靠着树干小憩,而你就在他的身边。

无数次尝试的结果永远是那个你不愿接受的事实,明知如此,愈发无力的身体还是让你的期盼一落再落。像现在,仅仅看着他就让你无比满足。

“…”

你见他双唇微动,声音轻微到几乎要消散在风中。那是在经历了漫长岁月后,连你也险些遗忘的名字。

你分明早已哭泣的能力,却还是感到泪水盈满了眼眶。

久违的情感填补了你残缺的身体,只一瞬间,你几乎要喊出他的名字。

但是不行,你不能呼唤任何人。

姓名是最简短的咒。被神抛弃的折磨由一人承受就够了。

于是你呜咽着去吻他,任泪水肆意淌落,直到这具算不得身体的身体归于虚无。

这样,你也算叫过他的名字了。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