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aren Page

298浏览    15参与
Red Dbl

Karen Page’s Dog&Cat (2)

————————————————


   Karen在家的时候,他们仿佛相安无事。


   她基本看不到Mike,看这样子他是打算在沙发下永久居住,Karen也没打算强迫他出来面对生活,她会贴心地把放食物的盆推到沙发底下,把猫砂盒放在沙发旁边。  而Frank之后用小半天时间就完成了他对新家的探索,除了傍晚Karen带他出门散步之外,他比较喜欢趴在门边或是窗边,最能听清外面动静的地方,一旦外面有风吹草动,他就会支起耳朵抬起上半身,警觉地盯着门窗,直到警报解除再趴回去。


   “放轻松点大...




————————————————




   Karen在家的时候,他们仿佛相安无事。



   她基本看不到Mike,看这样子他是打算在沙发下永久居住,Karen也没打算强迫他出来面对生活,她会贴心地把放食物的盆推到沙发底下,把猫砂盒放在沙发旁边。  而Frank之后用小半天时间就完成了他对新家的探索,除了傍晚Karen带他出门散步之外,他比较喜欢趴在门边或是窗边,最能听清外面动静的地方,一旦外面有风吹草动,他就会支起耳朵抬起上半身,警觉地盯着门窗,直到警报解除再趴回去。


   “放轻松点大男孩。”Karen说,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厨房走去,Frank也站起来,吐着舌头逐步逐步跟在她后面,Karen回过头对他笑笑,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摸他的头,但Frank看到伸出的手停下了,原地坐了下来没有再靠近。就坐在与Karen一步的距离外,坐姿标准。


   像个士兵,一旦是一个士兵,他永远会是一个士兵,不会接受抚摸,不会接受拥抱,他现在只是把Karen看作自己的主人,自己需要保护的对象,而不是伙伴。


   Karen收回了手,转而拿了食物给他。没有关系,她尊重这一点,她尊重这个安全距离。那礼貌又疏离的关系 (“Yes, Madam.”),关心但从来不让她太过接近的距离 (“Take care.”),但永远都会挡在她面前保护她 (“I got you...”) 。她对这些特性都不陌生。


   Frank。


   狗抬起头,她意识到她把这个名字念出了声。


   “没事。”她对狗狗Frank说,“什么事也没有。”


   Frank歪歪头表示不解,但很快继续低头吃起了他作为看守的工资。



——————————————————




   和平的一个周末过去,Karen本以为已经不必再担心了,但从上班后的第一天回来,她打开门,面对的是一个风卷残云之后的客厅。


   打翻的杯子,撕的到处都是的纸巾,扯开一个笑脸的沙发,倒在地上的小型储物柜,被拉下来一边的窗帘架,茶几边缘岌岌可危的花瓶。然后就在Karen扑过去准备去拯救那个花瓶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被从房间的另一头扔了过来。


   是Mike,他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茶几上,发出尖利的叫声,随着茶几的那下震动,花瓶在Karen的眼前被摔了个稀碎。


   把Mike扔过来的正是Frank,他在厨房里,张着嘴喘气,看起来怒气冲冲。 猫愤怒地又叫了一声重新摆好姿势,他从茶几上跳起来,再以沙发作为二次起跳点,直接往Frank头上扑,试图咬他耳朵。多伯曼犬的耳朵非常敏感,Frank暴躁地晃着头,拼命想把自己身上又抓又咬的小毛球晃下来,高声地吠个不停,一条后腿蹬在后面的灶台上,就地一滚甩下他背上的Mike,然后在他想办法再次跳上来之前,他一口咬住Mike的后颈,脖子用力一甩又把他扔了出去,扔到了书柜上,和几本书一起掉了下去。


   Karen目瞪口呆。


   在她不在家的时候,这套流程想必已经循环无数次,才会导致她的客厅这幅惨不忍睹的模样。


   很快他俩又像牛皮糖一样撕扯不清,从远处看就是一个大一点的黑色,一个小一点的黑色,一点黄,一点点白,两条尾巴,搅拌在一起。她千辛万苦才把打成一团的他们分开,知道Frank还算是听从指令的那个,她先对着他喝令原地坐下不许动,然后一把捞起不情不愿的Mike,不顾他的各种挣扎,把他丢进自己卧室里,然后关上了房门,隔离开两个祸源。


   她转头面对自己的客厅。



   根据她已经养了Mike一个月的经验,只有Mike一只猫在家的时候,他是不会这么捣乱的,而Frank则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犬,他在她们办公室的时候就证明了他可以一声不吭地趴着休息不去干扰任何人。  但把他俩一起留在家里,世界就开始乱套了。


   Matt和Foggy还说多养一条狗能帮我看门,Karen气恼,说真的,就算家里有一支忍者军队杀进来也不见得会比现在看上去更糟。


   Frank能感觉出Karen身上辐射出的怒火,当她一点点收拾着房间的狼藉的时候。他趴在地上,耳朵耷拉下来,像是在认错,怪委屈的,跟着Karen的身影忙碌的方向咕噜噜地转动着眼睛,但是没有得到Karen的许可又不敢乱动。


   “你今天没有零食吃了。”Karen说,她花了一个小时才把家里收拾干净,喘了一口气,拿出了她的医疗箱,坐在那可怜的历经沧桑的沙发上,挥挥手把Frank招过来。Frank小步小步低着头过来了,在Karen面前坐好了任由她摆弄。他最深的一道疤大概就是脖子上的爪印,但出于Karen预料,爪印也并没有那么深,留下一道红印但是没有划破皮,可能是有劳于她为Mike剪过的指甲,不然照她刚刚看到的一狗一猫厮杀的样子,她还以为肉都要被挖下来了。


   她从医疗箱里翻出了药膏,“我没有专门给你用的,这是给人用的,我下次再去买,你先凑合凑合。” 她小心地拨开他身上的毛把药膏涂在伤口上。Frank动也没有动,听话极了,Karen叹了一口气,还是心软,偷偷给他喂了点狗饼干,然后拿起医疗箱向卧室走去。



   Mike就没这么乖了,他是乖的反义词。好像要把对Frank的不满转移到了Karen身上,他对着Karen叫个不停,叫声不再是绵长的一声喵,而是嗷嗷的像只发疯的海豹,和Karen在狭小的卧室大玩捉迷藏。Karen想拎住他后脖颈让他不乱动,但是发现他全身上下唯一算是伤到的地方也就是后颈,不过也没有伤到皮肉,就是揪下不少的毛。


   “你再招惹他,后脖子就要被他揪秃了。”


   “喵嗷!”


   Mike不肯让Karen仔细看,东躲西藏不让她碰,因为不是什么大问题,Karen也就作罢。 “嘿。”她说,用手点点猫的鼻子,“听着,我会把你的食物和猫砂盆都拿进来,你,就给我乖乖待在卧室里,别再跑出去找麻烦了,懂?”



   Mike不懂,他是只猫,而且就算他听得懂他也不会乖乖服从的。就算是知道要挨打他也一定是跑出去,如果仅仅一扇门就能阻止他,那他简直愧对他这个名字。


   于是在物种隔离成功地实施的一周之久后,他学会了开门。



   那是在一个清晨,Karen随着闹钟的声音醒来,睡眼朦胧地洗漱,刚要出卧室时,她发现卧室门开了一条小缝,而她确信她昨晚关好了门。


   “Mike!!” 这真是比什么闹钟都让人提神醒脑。她立刻冲了出去看她的客厅还在不在,不过这次这俩不在客厅打了,他们正在厨房激战。厨房的瓶瓶罐罐比客厅的还多,凶器也多,麻烦成本成倍得多。两个生物撕扯在一起,像三维弹球一样猛烈地撞击着厨房的一切,空气中漂浮着猫毛狗毛和打翻的胡椒粉味。


   Karen自己也佩服自己居然冷静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只是拿出手机,在Page,Murdock&Nelson聊天组里发了一句:我今天不来上班了。


   Foggy几乎是秒回:“你不会又昨晚自己跑去那个公司调查了吧Page小姐?我们怎么说好的来着?”


   她去了,但这不是她请假的原因。她拍摄了一段面前兵荒马乱炮火连天的视频,然后发到了聊天组里:“我的厨房没有了,而这怪你Nelson。”


   在Foggy能为他自己辩解之前她又飞快地打了一句给Matt:“抱歉Matt,我觉得也许Frank还是和你住比较好。”


   Matt没有回复,Foggy发了一句:“他今天也请假了。”  这次没有更多的俏皮话,原因不言而喻。



   Karen干脆在客厅找了个位置坐下了,一边继续观看猫狗大战,一边给Matt打了个电话。对面过了好久才接起,而Matt的听起来朦朦胧胧的好像还没睡醒。“Karen?”他轻轻问,那声音让人想给他手里塞上一杯加了肉桂的热可可然后把他塞回厚厚的被子里让他一觉睡到九月结束。


   “抱歉吵醒你了。”Karen说,“你还好吗?”


   对面有他翻身的声音,然后他的说话声也清晰了很多,“我还好,谢谢,我只是想请一天假。”他发出一点软糯的笑音,“自己做老板的好处是吧。”


   Karen同时想笑又想叹气。


   “Foggy今天要很辛苦了,我们两个都不在。”


   那边传来被子的窸窸窣窣,这是Matt坐了起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是不是昨晚自己去......”


   “我很好!”Karen及时打住他,“Frank和Mike在我厨房里打架搞得一团糟,我需要好好整理一下然后给他们处理伤再去买点新的餐具,仅此而已,我会在家工作的。”


   “噢...”Matt听上去有点困惑,可能是因为他们的世界里有太多的危险和意外,鲜血和死亡,他都快忘了“我的猫和我的狗打了一架”这样的事也的确是会是现实中让人困扰的问题。



   “你还记得之前Foggy说如果他们两个没法相处的话我就把Frank给你养吗?”她试探地问,“你觉得什么时候方便我带Frank过去?”


   “唔...”Matt犹豫着,再开口时语气变得严肃了些,也低沉了些,“抱歉Karen,最近可能不是个好时机。” 他顿了顿,“给我两个星期,等我手上这个案子结案,我会把Frank带回家。”



   Karen说好。“你小心点。”她又说。


   “明天见Karen。”Matt向她这么保证。




——————————————————




   第二天Karen的确在办公室见到Matt了,她同时也把Frank带来了办公室,虽然她已经把卧室锁了起来,但她还是不想冒任何风险,鬼知道Mike接下去是不是哪天就学会开锁了。所以在Matt能把Frank接回家之前,她会天天把Frank带来办公室。



   Frank现在就继续趴在之前他喜欢的那个角落里,绑着绷带的头埋在前爪间睡着觉。


   Matt看上去则没有好好睡过觉,隔着墨镜Karen都能看到他深深的黑眼圈。他像一阵风走进来,把一个文件袋放在了Karen桌上,“我们的新案子。”他宣布道,“我们会作为瓦利耶先生的律师起诉这起由他的伤害罪引出的非法武器运输罪。”


   “怎么起诉?”Foggy拿着咖啡过来,把一杯给了Matt,“上次他只是说他听到枪声,但是警察去的时候什么也没找到。”


   “然后就在那没多久,他就被打了。”Matt松松领带接过咖啡,“他们是打算要他命的,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我在那儿,他会被灭口。”


   “但他没法确认打他的人是谁,一开始那所房子里也没找到证据,这没办法立案。”


   “那是因为当他报警的时候他们就把武器运走了。”他语气自信的不像是猜测,像是在陈述事实,不过作为一个律师不管是不是假设都能心定气闲也算是他们的工作,“他们一直都在转移这批军火,这群人不是纽约本地人,我觉得纽约只是一个中转站。”


   Foggy喝了一口咖啡,“他们怎么知道他报警了?”


   “他们在瓦利耶家装了窃听器。”他从文件袋里拿出一个小证物袋,里面有一个损坏的微型窃听器,“自从瓦利耶先生因为噪声扰民而举报过他们一次后他们就一直监视着他。”他把证物袋放在Karen面前,“Karen,待会把这个拿去给Brett查一下这上面的指纹,这会是很重要的证物。”


   “好吧,那么就算你拿到指纹了,”Foggy继续在这场模拟听证会中称职地担任被告律师的责任扔出新的质疑,“你说他们可能不是本地人,他们的指纹都不一定在NYPD的数据库里,你打算怎么找他们。”


   “噢我已经找到他们了。”Matt提高了一点音调,有点得意,“他们之前撤空的那个安全屋,里面留下的火药味,我前一晚总算找到了那同样的味道了,在曼哈顿靠近哈德逊河的一个旧工厂那儿。”


   “靠气味。”Foggy干巴巴地重复到,“不是说这不值得佩服,但是我不觉得气味这个理由足以拿到搜查令。”


   “是不足以。我的话在警察那儿本来就没有说服力。”Matt耸耸肩,“但是我这两天一直都在盯着他们,只要他们有意转移,我就能提前通知警察,起码对行驶中的车辆他们不需要搜查令。”


   Foggy张张嘴,又合上了。他还有更多的问题想问,你要怎么一直盯着他们?万一警察没赶上你打算怎么办?万一他们发现你了你又打算怎么办?但他自己也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他会Let the devil out。

 


   “一旦有了警方报告我们就可以立案,能阻止这批武器流入到不该流入的手中,”他继续道,他从Foggy心跳里听出了犹豫,“把它联系到一开始瓦利耶先生的伤害罪起诉我们还可以给他赢一笔赔偿金。”他拿盲杖轻轻敲了下地面,像法官敲下法槌,“所以怎么说?你们帮我吗?”


   起码他现在会寻求帮助了,而不是一声不吭地往危险里冲,像追逐骨头的狗,而且连个留言也不留。谢天谢地,他们应该鼓励他的每一点进步。



   Karen当然是立刻答应了,她从不会对任何难题说不,“我这就去找Brett。”



   Foggy叹了口气,“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俩最近要请更多的假了?”他转身进了办公室,留下Matt和Karen不确定地面面相觑,直到办公室里传出了乒乒乓乓找东西的声音,然后是Foggy闷闷的声响:“那什么,Karen,在你去找Brett之前,帮我把这袋雪茄带给他。”







   🐶-tbc-🐱






这章字很少!因为剧情的原因我先切一切!这章罚罚还是没有出场,下章我一定让他出场!(咕咕咕)


btw.猫真的会开门,自从我的猫学会了开门,就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凌晨5点跳上我的床把我舔醒




Alian

#如果这都不算爱
罚211

哭了,最甜竟然是第一季,有亲脸,有抱抱,有碰额头,不够磕然后就要完结了😭

#如果这都不算爱
罚211

哭了,最甜竟然是第一季,有亲脸,有抱抱,有碰额头,不够磕然后就要完结了😭

Red Dbl

期末忙,看完dd3喜欢的不得了,有好多东西想涂想写又涂不出写不出...😭这几张可能放假会细化我也不知道,可能不会,就还是先扯上一堆草稿吧


p7是Noir


p8是What if 棍叟决定养大俩小孩?


p9是师徒组❤️❤️❤️最近推特上有两个太太和我一起嗑盲夜,我快乐飞天了🤤

期末忙,看完dd3喜欢的不得了,有好多东西想涂想写又涂不出写不出...😭这几张可能放假会细化我也不知道,可能不会,就还是先扯上一堆草稿吧


p7是Noir


p8是What if 棍叟决定养大俩小孩?


p9是师徒组❤️❤️❤️最近推特上有两个太太和我一起嗑盲夜,我快乐飞天了🤤

米斯特娜娜
果然三个人要在一起才最最最好了...

果然三个人要在一起才最最最好了!!!

T——T

果然三个人要在一起才最最最好了!!!

T——T

Red Dbl

  这次扔的都是草稿(上次不是吗?) 画风依旧很是随缘,基本就是在下坡路上自由漂移

p3是Yellow!

p4是师徒组~(又想起来答应船长的电梯井还没写,欠的账太多了,可以出账本了...(最近v5不带点点玩了!Soule你有了Mike就不要小钟了吗??

p8是Earth65的罚d!献给Rashi老师!(如果Rashi老师看得到的话

p10就...神父AU? @包弟👈这个朋友还帮我上色了!!!比我自己上要好看多了😂

  还有一张完成度比较高的65Matty可能凑下一波发,最近真的沉迷吸earth65...真好吸
  DD3渐渐有消息啦!我列表的dd相关朋友也越来越...

  这次扔的都是草稿(上次不是吗?) 画风依旧很是随缘,基本就是在下坡路上自由漂移

p3是Yellow!

p4是师徒组~(又想起来答应船长的电梯井还没写,欠的账太多了,可以出账本了...(最近v5不带点点玩了!Soule你有了Mike就不要小钟了吗??

p8是Earth65的罚d!献给Rashi老师!(如果Rashi老师看得到的话

p10就...神父AU? @包弟👈这个朋友还帮我上色了!!!比我自己上要好看多了😂

  还有一张完成度比较高的65Matty可能凑下一波发,最近真的沉迷吸earth65...真好吸
  DD3渐渐有消息啦!我列表的dd相关朋友也越来越多❤️ 快出叭快出叭,我产爆鸭



你们眠阿姨

惩罚者 补充剧评


前文:Hannibal制作人Steve Lightfoot谈新作《惩罚者》


急吼吼地看完正剧,我又回头去补DareDevil。基本上我是黑着脸看完第一季的,因为罚叔没有出场,而我又非常不吃DD的人设,可以说是十分痛苦了。第二季直接跳着只看Kastle部分……


总体来说DD的线比Kastle线弱许多,第一季没有罚叔,也导致第二季的口碑远超第一季。搜了一下当时的剧评,看来媒体也是这样认为(扶额 DD对Karen的塑造就比一般的女孩子强一点。我猜大概是想表现Karen成长的过程,但是还是有一些固有印象在影响编剧。尤其是DD和Karen的感情线,简直是非常非常非常(三遍)多余。...


前文:Hannibal制作人Steve Lightfoot谈新作《惩罚者》


急吼吼地看完正剧,我又回头去补DareDevil。基本上我是黑着脸看完第一季的,因为罚叔没有出场,而我又非常不吃DD的人设,可以说是十分痛苦了。第二季直接跳着只看Kastle部分……

 

总体来说DD的线比Kastle线弱许多,第一季没有罚叔,也导致第二季的口碑远超第一季。搜了一下当时的剧评,看来媒体也是这样认为(扶额 DD对Karen的塑造就比一般的女孩子强一点。我猜大概是想表现Karen成长的过程,但是还是有一些固有印象在影响编剧。尤其是DD和Karen的感情线,简直是非常非常非常(三遍)多余。剧本身质量来说,还是比较高的。不过它对暴力和伤口的刻画(尤其音效)简直真实到没必要,除了恶心观众对剧情没有起到任何支撑作用。看得出它很想奔向R级,但是DD的理想主义圣父人设就根本不合适。

 

DD里的罚叔由于是配角,笔墨相对单薄。但是Jon Bernthal演得太好了,大大超出了编剧本身的水平。给Jon叔的小表情控制和声线控制点一万个赞,真的是,他太可爱了吧!哪里来的老干部画风啊!暴揍DD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保温杯,边喝点热水边等DD醒过来XD 把Karen叫出来请她喝咖啡非要帮她分析她爱不爱马律师,一脸好闺蜜的样子XD 被DD惹毛以后,气得不行又不想下狠手揍他,就一屁股坐地上说你走开我TM要静静!太可爱了罢!!(这位观众请控制情绪……

 

好了回到《惩罚者》上来。还是聊聊Steve的采访,因为Jon叔真是不善言辞,而且最近因为加州大火他们家被迫撤离,他也不咋出现。

 

Steve的采访还是被问到了一些有趣的问题,下面随便翻翻(。

 

One act of violence that we see over and over again is Frank’swife being killed. Did you worry about it being in bad taste to show the brutalmurder of a woman as a recurring motif?


I mean, the first scene, what becomes clear isit’s not the actual way she died. It’s a dream. Each incarnation is different.The idea there is that we start with an image where someone else killed hiswife and what is meant to be clear as those dreams progress — and this is alittle spoiler-y — is that, in essence, Frank blames himself. The ultimateimage is he sees himself shooting his wife. A lot of what is driving his rageand his grief is, deep down, he knows it was because of his own actions. It wasn’tto gratuitously just keep seeing his wife die, but it was actually to build andlet the audience in on the fact that he was a man who blamed himself more thananyone else for what had occurred. That self-loathing is what’s driving him.

 

本番里一遍一遍重复Frank的妻子被杀的画面,你不担心这种对女性的暴力场面会令观众不舒服么?

Steve: 首先这个场面是Frank的梦境,不是现实。这除了暴力本身更多的是它的象征意义。他甚至梦见自己射杀他的妻子。归根到底,表明他将妻子的死归咎于自己。他无比地悲恸和愤怒,因为他的内心深处知道,这样的结果是由他而起。所以(这些场面)不是无缘无故地反复出现,而是必须要让观众理解到Frank有多么地自责。这种自我厌恶正驱使着他(的所作所为)。

(关于这个问题,Bryan曾经表达过对现今屏幕上过多的针对女性暴力的场面表示厌恶。这些场面是毫无必要地,为有暴力倾向的直男服务的。但Steve的这段不属于此范畴。)

 

How did you get involved with the show?


I got a very nice call from my agent saying,“Would you like to go in to Marvel and talk about the Punisher?” I’d seen Daredevil and Jessica Jonesand I really liked the approach because I thoughtthey were gritty, fairly deep character shows that happened to be superheroshows. I went in, we had a great meeting, and they’d finished shooting Daredevil seasontwo at the point, but it hadn’t aired. They gave me a sneak peak and I was justblown away by Jon Bernthal’s performance. I thought he gave the character suchferocity, but also vulnerability. He actually made me really care. 

 

你如何决定加入这个项目的?

Steve:经纪公司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做《惩罚者》。我看了DD第二季,被Jon Bernthal深深圈粉。他做我就做。

 

One thing I’ve found fascinating is that Jon Bernthalspecifically said that he wanted to do right by the character’s fans in the military and law enforcement. Were you thinking about that sector of fandom while making theshow?


Obviously, that was a variable in deciding to workon the show. For me, it was foremost about serving the character of Frank. Itwas about staying true to what he is in the book, which is a difficult, complexcharacter in terms of his actions and his motivations. It was about stayingtrue to that and not being scared to lose an audience, while also hopefullywinning them back to empathizing with Frank. That was my primary concern.Certainly to the military and those guys who serve to protect us all, I thinkyou have to be respectful. But at the same time, just by the nature of thecharacter, a lot of his actions are criminal. It’s an interesting thing to berespectful of the police and at the same time, the character is beyond the law.

 

Jon Bernthal曾经说过他希望能够满足从事军事和执法领域的粉丝,关于这点你们做剧的时候有考虑吗?

Steve:必须有的。影响这剧的因素有很多,对我来说首要的就是保留Frank这个角色的真实性(这也是他本身拥有军事执法行业迷弟的原因)。他应该忠于书中的塑造,行为和动机都相当复杂难搞。我们不能够害怕吓跑一部分(心灵比较脆弱)的观众,毕竟我们还期望靠对Frank的同情留住他们。无疑,我们还必须对军事和执法行业的人们保持尊重,但同时,Frank的所作所为已经构成犯罪。这很有趣,我们必须一边尊重法律体系,一边让我们的角色做出超越法律界限的事。


What kind of research did you do? 


We did a lot of reading in the writers room.Y’know, first-person accounts and memoirs, and then we had military consultants.We had a military consultant who read every script and gave notes and we hadother consultants — a guy from Special Forces, we had a CIA guy — who all camein and consulted with us on the show as we went along.

 

你们为此剧做了哪些准备?

Steve:当然我们(编剧)读了很多相关资料书籍,而且我们有军事方面的咨询专家。我们有一位军事专家会阅读每一集的剧本,并且做出指正。我们还有一个现役中情局人员随时接受我们的咨询。

 


谈到本剧的专业领域粉丝,专门有这么一篇报道:

http://www.vulture.com/2017/11/marvel-punisher-police-military-fandom.html

 

里面采访了很多人。有人是现役警察,有人是现役军人,还有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兵。有兴趣的看看我懒不翻了(你

 

里面提到:

The reasons for this attraction are varied, but tend to focus onthe character’s status as a non-superpowered man willing to push his mind andbody to the brink in order to do what he thinks is right. 

 虽然喜欢《惩罚者》的理由各不相同,但相似的一点就是:一个没有超能力的男人,全身心地去做他认为正确的事。

 

访谈中有个警察提到,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就会鼓励自己,想想Frank会怎么做。“我当然不是要把他们都杀了昂!”就是会鼓起勇气啦www

 

目前《惩罚者》第二季已经确认续订,Cast基本都会回归。其中Ben Barnes确认回归,看来罚叔的死对头“拼图”即将上线! 过去版本的拼图造型都比较惊悚,就不贴了,自行搜索哈XD

以上!

Alian

护Frank的Karen

路易斯说他和Frank是一路人

Frank说他们不是,路易斯是懦夫,是shi

惩罚者109

护Frank的Karen

路易斯说他和Frank是一路人

Frank说他们不是,路易斯是懦夫,是shi

惩罚者109

Alian

一牵扯到Karen

Frank就不淡定了

他们真好😊

惩罚者109

一牵扯到Karen

Frank就不淡定了

他们真好😊

惩罚者109

Alian

看到Karen对Frank说的话

她真的很心疼他

爱死这对了😭

惩罚者105

看到Karen对Frank说的话

她真的很心疼他

爱死这对了😭

惩罚者105

Alian

Defenders
第一集里马律师再遇Karen的BGM是DD第二季里面的"Raindrops"😊
那场下雨的戏拍得唯美

Defenders
第一集里马律师再遇Karen的BGM是DD第二季里面的"Raindrops"😊
那场下雨的戏拍得唯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