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King

10.9万浏览    1024参与
唯妮

外公你敢相信吗,延延都上高一了。真快啊,你抱着他爬凤凰山都好像就在不久前。你离开我们一年多了,好想你

外公你敢相信吗,延延都上高一了。真快啊,你抱着他爬凤凰山都好像就在不久前。你离开我们一年多了,好想你

唯妮

冬天走trail好冷啊,二人行特别怕遇到野兽。

冬天走trail好冷啊,二人行特别怕遇到野兽。

🐑林乐🐑

立绘摸鱼
想做成玩偶打板就要800我真的太难了。
就当日常练习了。

立绘摸鱼
想做成玩偶打板就要800我真的太难了。
就当日常练习了。

别哭了,你的粮啃了吗

【凹凸世界】混战

:


“场面倒是蛮大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虚张声势。”


不以为然的将帽檐扶正,左脚蹬面半腾空而起。猝不及防的攻击让敌对阵营的几个慌了手脚,矢量炸开在那几人脚边将其弹飞的瞬间身侧的格瑞动了。烈斩的刀锋猛劈向他们,随即将手中元力二次组成的矢量盾牌掷向一侧企图前来营救的杂碎。还真是不自量力。


没有实力浑水摸鱼走到这一步的炮灰就是垫脚石的作用。对于紫堂和凯利从来不需要过度担心,他们有自保的能力短时间内不可能被淘汰掉。不过暗处的炮灰又开始焦躁不安了吗?急匆匆的前来送死真替嘉德罗斯有这么一群队友感到悲伤。


“金!过来帮忙!”


侧目寻找声源,是距离自己约四米处一个小队与对面的人杠上...

:




“场面倒是蛮大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虚张声势。”


不以为然的将帽檐扶正,左脚蹬面半腾空而起。猝不及防的攻击让敌对阵营的几个慌了手脚,矢量炸开在那几人脚边将其弹飞的瞬间身侧的格瑞动了。烈斩的刀锋猛劈向他们,随即将手中元力二次组成的矢量盾牌掷向一侧企图前来营救的杂碎。还真是不自量力。


没有实力浑水摸鱼走到这一步的炮灰就是垫脚石的作用。对于紫堂和凯利从来不需要过度担心,他们有自保的能力短时间内不可能被淘汰掉。不过暗处的炮灰又开始焦躁不安了吗?急匆匆的前来送死真替嘉德罗斯有这么一群队友感到悲伤。


“金!过来帮忙!”


侧目寻找声源,是距离自己约四米处一个小队与对面的人杠上了,挥手示意格瑞去帮其他人突围那边的几个人交给我就可以了。场面的混乱程度已经达到敌我不分的境界了,各种元力肆意炸开,闪的眼睛根本无法看清战场的战况。只能是模模糊糊中确认了我方已然是落败,不过猩红的弯月倒是夺人眼球。凯利?


对于凯利为什么会出现这里显而易见,掠夺胜利,不过我疑惑的是同一方阵营的内矛盾对她有什么好处。敛眸,当前的情况也不许自己再去细想,既然她想来,迎敌便是。


“金,组队这么久了,队友之间适当的切磋也是不错的不对吗?”


还是那副调子,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还真是任性啊。矢量二次凝聚为盾握于右手高抬,左脚蹬地斜跃而起顺势将元武朝其掷去。


“来。”


路人甲🚶🏻‍♀️
红烧鲤鱼不配拥有姓名

红烧鲤鱼不配拥有姓名

红烧鲤鱼不配拥有姓名

云游怪物

【all金】系统又出现bug(14)

注:

先看前文,不然可能看不懂是个什么情况

阅读顺序建议13579,2468的顺序,方便理解

虽然控制中枢相当于完美的避暑山庄,但是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这。

king拍了拍手,无视小裁判球瑟瑟发抖的样子已经某个缩在墙角快长蘑菇的裁判长,看起了控制面板,直接链接大厅的监控屏幕。

“嗯……我看看,现在可以躲一躲的有安莉洁,还有……斯格兰特?嗯?那个红头发东张西望到处抓裁判球的是谁?有这个人吗?”king抓住了几个重点人物,像是喃喃自语自语一般拎起一个旁边的小裁判球抱在怀里,然后自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直接坐到人家位置上。

“他,他他他……”

小裁判球在金怀里怕的直发抖,颤颤巍巍一句完整...

注:

先看前文,不然可能看不懂是个什么情况

阅读顺序建议13579,2468的顺序,方便理解




虽然控制中枢相当于完美的避暑山庄,但是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这。

king拍了拍手,无视小裁判球瑟瑟发抖的样子已经某个缩在墙角快长蘑菇的裁判长,看起了控制面板,直接链接大厅的监控屏幕。

“嗯……我看看,现在可以躲一躲的有安莉洁,还有……斯格兰特?嗯?那个红头发东张西望到处抓裁判球的是谁?有这个人吗?”king抓住了几个重点人物,像是喃喃自语自语一般拎起一个旁边的小裁判球抱在怀里,然后自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直接坐到人家位置上。

“他,他他他……”

小裁判球在金怀里怕的直发抖,颤颤巍巍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硬生生把“雷德”的名字前面重复了不知道多少个“他”,“是”字都还没说就被金举起来,用一双连安莉洁都看不懂的蓝色眼睛像是看垃圾一样的盯着。

“!!!”小裁判球顿时不敢说话,就连大魔王嘉德罗斯那伙人都没有这样的!要杀要剐赶快啊磨磨蹭蹭干什么!这么盯着真的很心虚啊有没有!

“现在我问什么,你答什么。”king跟个直属上级一样命令裁判球都不带客气的,说完就继续抱着某个苦逼小裁判球继续看屏幕。

丹尼尔还在墙角画圈圈,听到king这么说……他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神啊!为什么“T”和“Z”不在?!他一个人怎么对付这个魔头?!实在不行你把专门克这个家伙的逗比格瑞带过来也好啊!

其他裁判球还是象征性的跑去询问丹尼尔,得到许可后小裁判球才颤颤巍巍抬头看一眼正抱着自己的原本的大赛“最后一名”。

“那个红头发的,就是抓一个裁判球毁一个的,那个家伙是谁?”

“大赛积分排行第八,雷德 。”

“那个蓝色头发的,是安莉洁。”

“是,是的!”

“既然斯格兰特也在的话,那布伦达海盗团也……”

king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那个,金,不不不,king大人,本次大赛没有人叫斯格兰特,也没有布伦达海盗团……本次大赛只有雷狮海盗团……”

听到king说话的小裁判球不怕死的举手发言,然后就被king用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瞪住!

“雷狮?!”

 

 

 

雷德被留在凹凸大厅,谨遵蒙特祖玛的话,在打探king的下落。

“先不管任务内容是什么,我们只要知道这个任务的后果谁也承担不起。现在的首要目的是帮嘉德罗斯大人接触任务的束缚。”蒙特祖玛冷静的和雷德分析实况,

“祖玛祖玛,那我们现在……”

“把那个king找出来,然后联系嘉德罗斯大人,让大人他完成任务。”蒙特祖玛瞥了雷德一样,抓着手中的羽蛇直愣愣的指向靠的越来越近的雷德,“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雷德突然被那么一指,吓了一跳,连忙后腿了几步,一边推推手,一边试探性的说,“那个,祖玛……有话好好说,咱能先把剑放下不……”

“……”蒙特祖玛遮在帽沿下的眼睛看不清是什么神情,但她的脸是向着雷德,向着自己剑指的方向。

“那个……”

蒙特祖玛放下了剑,转头看向大厅内积分排名榜。嘉德罗斯的大名依旧还在第一位,不曾改变。“你在大厅里找,我去外面。”

祖玛丢下这句话人就头也不回的走了,雷德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大厅,原本还想和祖玛一起找线索,但是现在看来 只能自己一个人了。

随便抓起一个小裁判球,“你知道那个和原来倒数第一长得一样的家伙在哪吗?”

“不……不知道!”

“这样啊……”雷德若有所思的用手点了点小裁判球,换了一个问题“那你见过他吗?”

“没有……没有!”

“哦,这样啊……”雷德笑眯眯的放下小裁判球,看着它将信将疑的后退了两步,然后——碎掉!

“不好意思哦,他明明在大厅闹出了很大的动静呢,你说不知道……未免太假了吧?”

 

 

 

 

king还在控制中枢做最后的确认,看着传导到自己终端上的资料。

“那么,确定这是个类似平行的世界,雷狮=布伦达,卡米尔=雷鸣,佩利=斯格兰特,乔茜=艾比,乔伊=埃米,金……就是我,其他的根据印象,基本上能认得出来,就是多了从来不认识的雷德和蒙特祖玛顶替了乔茜乔伊的位置,跟随嘉德罗斯左右。”

king关掉终端,一边回忆一边总结,想到最后突然记起来自己遗漏了一个人,“罗德烈?”

对了,这里没有罗德烈。

没有相同的名字,有没有类似的元力,甚至没有和他长得像的人。

参赛所有人,包括已经“退场”的垃圾,即使是这些人当中也没有,难道罗德烈不存在这次大赛?这个世界里没有罗德烈?

算了算了,根据以前那些事看来,所以发生的麻烦事都是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榜上有名者,所以上了排名的人总有那么多麻烦事。而且因为他和这些家伙之间,多多少少都有熟悉的,认识的,有恩怨的,然后即使是和自己根本没关系也会牵扯到自己。

所以,现在看来,躲着这些现在他能叫的出来名字的人才是首要之举。

king随手把小裁判球扔向在墙角长蘑菇的裁判长丹尼尔,正中靶心直直的砸到了丹尼尔他脑袋……上的圆盘子。

看着丹尼尔的样子,king有点感叹:为什么同样是裁判长,怎么差别这么大?这个世界的裁判长说一不二,你怂到不敢说话(눈_눈)。

 

 

 

 

趁着四下无人,king从控制中枢溜了出来。

大厅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无比的空旷,但不得不说这正好给了king一个便利。

king和金不一样,从来没有输出全靠吼的感觉,一个矢量疾走理都不理空无一人的大厅,直接走人不带回头。

雷德恰好刚刚从大厅出去,因为在大厅毁了不知道多少个裁判球都打探不到消息,本来还想怎么和祖玛商量一起行动,正在郁闷的仰头望天去,45º角的忧郁,结果好巧不巧正好就看到了那个空中疾驰的金发少年。

“哦!找到了!”雷德挡着光,看向king过去的方向,“嗯……那个方向好像是……”

“哭嚎深渊?”

嘉德罗斯看着雷德给自己发的终端消息,皱起了眉头,他转头看向坐在一边一只手还拿着烈斩的格瑞,“喂,格瑞。哭嚎深渊,你经常去吧?任务对象跑到那去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那里你比较熟吧?”

“……”格瑞手上的动作一顿,他看向嘉德罗斯的方向,眼神意味不明。

卡米尔作为夹在两个人中间的无辜人士,他并不想讲什么。但是他也看向嘉德罗斯那边,原因不为别的,哭嚎深渊离这里不远,就他们现在的位置看来,就在嘉德罗斯所在的偏南方向。

“走吧。”格瑞站起来,拍拍身上基本上不存在的灰尘,准备去哭嚎深渊。

“走?你在开玩笑呢吧?格瑞?难得找到了人,还慢悠悠的过去,那人还在?”嘉德罗斯也起身,用蔑视的眼神看着格瑞,好像再说“你是不是傻”一样。

卡米尔作为两个中间的那个,他也不得不起来,虽然很麻烦,但是他也赞成嘉德罗斯的说法,时间不等人,他们不理解这个king,难保他会一直呆在那,所以他们必须赶紧。

格瑞瞥了一眼嘉德罗斯,直接无视卡米尔,冷言:“随便。”

“那好,那就……”嘉德罗斯正准备来一个冲刺,但是突兀的,终端响了。

卡米尔的。

卡米尔也无视这两个目中无人的第一第二,打开终端一目十行,然后回消息。

“……”

“……”

可以说因为是锁链的缘故,嘉德罗斯的右手和格瑞的左手被牵着动,尤其是格瑞,因为卡米尔用右手回复消息,所以连带格瑞的左手一会前一会后。

直到发完消息,卡米尔才收起终端。抬头就看见第一第二不知道是用一种什么眼神看自己。

“好了,还不走吗?我把消息告诉大哥了,如果不出意外一个可以有个前后夹击。”

卡米尔再次无视嘉德罗斯,用左手抬了一下帽沿。

嘉德罗斯:……

“走了走了!啧!跟不上就被拖着跑吧,雷狮那边的垫底!”

 

 

——————

小剧场:

1.

嘉德罗斯:难得找到了人,还慢悠悠的过去,那人还在?

格瑞:这就是次次你都能那么快找到我的原因?

嘉德罗斯:当然了!格瑞,来战吧!

 

 

2.

卡米尔:……(无视第一第二,该干嘛干嘛)

嘉德罗斯:……mmp我想打人。

格瑞:冷静一点,你没有元力。

嘉德罗斯:我第一白当的?!

卡米尔:你除了体重稍微限制了我的行动,没有元力的你就是一个还没我高的九岁未成年儿童。

格瑞:……(过于真实)

嘉德罗斯:……(无法反驳)

——————

“哭嚎深渊”的那个,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叫这个,记不清是“哭嚎深渊”还是“哀嚎深渊”,问题不大,都知道是第一季格瑞和石板的那个地方就行了。

Racton

好久不见!大队长和gtart奉上!还有最好看的king大大!!!(旧图混更你可真好意思

好久不见!大队长和gtart奉上!还有最好看的king大大!!!(旧图混更你可真好意思

色弱烈士

突然发现

我还有这套图

因为当时说要办only需要准备无料明信片

所以赶制出这一套春夏秋冬主题的竹青庄全员明信片组

背景都是我在日本工作时京都大阪奈良东京拍摄的图片www

能看出是哪里么

突然发现

我还有这套图

因为当时说要办only需要准备无料明信片

所以赶制出这一套春夏秋冬主题的竹青庄全员明信片组

背景都是我在日本工作时京都大阪奈良东京拍摄的图片www

能看出是哪里么

观忘生
哇呜呜,我终于得到能天使了!

哇呜呜,我终于得到能天使了!

哇呜呜,我终于得到能天使了!

别哭了,你的粮啃了吗

【凹凸世界】东征



托斯卡的一名军人

金——Naismith[奈史密斯]

「我会拼搏到最后一刻,带着她的梦想与托斯卡的希望」


人流慌乱,街道四处是战争遗留的痕迹.断臂残肢般摇摇欲坠的高楼大厦,以及那些在战争中失去一切的人...


下意识的握紧口袋中姐姐唯一留下的物件,手心里黏稠的汗水沾满了金色的箭头.距离姐姐被俘已经5个月,敌军里依旧没有任何消息.这次的收复行动朝着与费里安交界的维尔利亚边境舌塞博进军.也是自己入伍以来的第三次行动.


舌塞博是被费里安控制的所有领土中最松的一个地方.


在踏入舌赛博的那一瞬间入目便只有横七竖八的尸体与混乱逃命的难民.显而易见,这里也陷入了内战.看着这座被流民...



托斯卡的一名军人

金——Naismith[奈史密斯]

「我会拼搏到最后一刻,带着她的梦想与托斯卡的希望」


人流慌乱,街道四处是战争遗留的痕迹.断臂残肢般摇摇欲坠的高楼大厦,以及那些在战争中失去一切的人...


下意识的握紧口袋中姐姐唯一留下的物件,手心里黏稠的汗水沾满了金色的箭头.距离姐姐被俘已经5个月,敌军里依旧没有任何消息.这次的收复行动朝着与费里安交界的维尔利亚边境舌塞博进军.也是自己入伍以来的第三次行动.


舌塞博是被费里安控制的所有领土中最松的一个地方.


在踏入舌赛博的那一瞬间入目便只有横七竖八的尸体与混乱逃命的难民.显而易见,这里也陷入了内战.看着这座被流民包围的“死城”思绪不经意间便回到了战争开始的那天——吵嚷的贫民窟.


“Naismith,有娘生没娘养!Naismith,有爹生没爹养!可怜鬼!”


“不准你们欺负我弟弟!”


姐姐张开手臂将自己护在身后,凶狠的瞪视那些小鬼.小小的我就那样看着姐姐瘦弱的背影,却给了我一种什么都不用怕的感觉.姐姐总是告诫我,男子汉就要不怕打架,男子汉就要有阳刚之气.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只是呆呆傻傻的仰望着姐姐说着稀里糊涂话,可是我有姐姐你啊?是啊,我还有顶天立地的姐姐呢.


现在想想,幼时的自己像极了一个不懂世界残酷的小孩.直到第一颗炮弹砸向了托斯卡贫民窟的一角,顿时风尘四起.姐姐牵着我躲在了教堂废墟的一角,我可以感受到姐姐的不安与颤抖,被炮弹连续轰炸了三天.我们输了...


“Naismith,姐姐要参加护国军,姐姐要保护托斯卡,保护你。”


不懂人情世故,盲目的认为姐姐是最厉害的,姐姐一定可以带领我们托斯卡,带领我们贫民窟的人重新见到希望!


跟着部队潜入舌塞博,这里的荒凉也越发触目惊心.一群流放的难民围绕着部队,领头的崔斯卡上校冷眼扫过,紧接着就是子弹穿过胸膛的景象.对于拦路者,一律格杀勿论.


战争早就磨灭了人身上的良性,冷眸旁观,反正也事不关己.也有一些同伍的人在小声叫好.


按照战略图上的计策,所有人拿起枪支缓慢的深入这座“死城”.


我所带领了一支小队,向中心广场进行奇袭.一路上全是碎石断臂,偶然会碰到一个或者两个流民在为了一个干瘪的面包而大打出手.我的目光迅速被一旁的姐弟吸引.那个瘦弱的姐姐张开双臂护住自己的弟弟,而弟弟正在狼吞虎咽着唯一一个发霉了的面包,控制舌塞尔的费里安支队的一名上等兵正在殴打着那对姐弟.不过所有的拳打脚踢都是落到那个姐姐的身上,她并没有说一句痛,只是安抚着弟弟.良久,不知道是什么湿了眼角,拿起从东征雇佣兵那里换来的MG-42朝那个上等兵开了一枪,这一枪也吓到了那对姐弟,他们往后退着,紧张的看着我.我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曾相识.


在贫民窟的我也受过这样的欺辱,也是姐姐用孱弱的身体保护着我,破天荒的弯下腰将自己的军粮分给两姐弟.可以看到弟弟想要接过却被姐姐拍掉.


“你是谁!”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Naismith队长也是你可以威胁都!”


抬手打断那名将士的话,皱了下眉头.只是将军粮放下便带着手下的人继续朝中心广场进发.


“他们不在中心广场.”


“嗯?”


“费里安的支队,他们不在中心广场”


那个小姑娘用细小的声音告诉着情报,并指了指另一个方向——舌塞博的市中心.


了然,只是对那个小姑娘点头示意,招呼了一声身后的人便改变方向直抵市中心.


“你是来救我们的吗?谢谢你”


脚步停顿了一下,也只是一下.迅速调整好心态,握紧手中的MG-42大步向前走.坚定了神情,将帽檐下按. 


「This is our last chance and we shall need to take it if we are to compete and survive.」


风华樱君

如果金突然旧设

格瑞,你老是不理我,信不信我去和九岁玩了!

我的温柔可是很贵的。

妈的,老子不要!

芦荟:?

如果金突然旧设

格瑞,你老是不理我,信不信我去和九岁玩了!

我的温柔可是很贵的。

妈的,老子不要!

芦荟:?

挽风汐然
- 彬神立牌 -.這兩天手感爆...

- 彬神立牌 -
.
這兩天手感爆發一連做了七張 當時想著  嗯....彬神這雙大長腿不可以浪費(不能暴殄天物😂 於是出了這個立牌 太可愛了!!!
.
Δ190908

- 彬神立牌 -
.
這兩天手感爆發一連做了七張 當時想著  嗯....彬神這雙大長腿不可以浪費(不能暴殄天物😂 於是出了這個立牌 太可愛了!!!
.
Δ19090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