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RT

573浏览    25参与
阿谭

奥斯卡中土游记(伍)——旅途之始

当日深夜,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梅耶斯还是决定下床去干点别的事。

比如吃夜宵。

本来热水澡可以泡的很舒服的,结果因为自己这身板过于辣眼睛导致他泡完澡后陷入了长久的,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心里阴影中。

他不想用什么太恶毒的词汇去形容自己现在的身躯,但这副模样确实让他联想起很多令人不适的东西。

比如病入膏肓只能等死。

比如饿到极致不人不鬼。

比如坟茔的潮气,泥土的腥臭。

他只是露个脸就把那对霍比特夫妇惊得魂飞魄散,要是露出身体其他部位怕是真的要把小朋友吓到半夜从噩梦中哭醒。

然而这样的身体居然可以毫无压力地抱起一个装满水的澡桶??

梅耶斯觉得再翻来覆去地想下去自己要疯掉了,他决定干点别的转移...

当日深夜,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梅耶斯还是决定下床去干点别的事。

比如吃夜宵。

本来热水澡可以泡的很舒服的,结果因为自己这身板过于辣眼睛导致他泡完澡后陷入了长久的,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心里阴影中。

他不想用什么太恶毒的词汇去形容自己现在的身躯,但这副模样确实让他联想起很多令人不适的东西。

比如病入膏肓只能等死。

比如饿到极致不人不鬼。

比如坟茔的潮气,泥土的腥臭。

他只是露个脸就把那对霍比特夫妇惊得魂飞魄散,要是露出身体其他部位怕是真的要把小朋友吓到半夜从噩梦中哭醒。

然而这样的身体居然可以毫无压力地抱起一个装满水的澡桶??

梅耶斯觉得再翻来覆去地想下去自己要疯掉了,他决定干点别的转移下注意力。

虽然他的确也是真的一点不饿。

晚间主人家相当热情地表示了欢迎他随便吃,但存了侥幸心理没戴头盔的梅耶斯还是一点不像被人看见真面目。

毕竟头盔配睡袍什么……确实比较奇葩。

他蹑手蹑脚,以极其缓慢的动作推开房门,又同样谨慎小心地穿过客厅,摸到厨房。

嗯,晚间盛宴的香气至今仍有残留,他只要深吸一口气就能嗅到。

面对堆到天花板的储备粮,梅耶斯想来想去,决定先拿一个黄油面包,再倒一杯牛奶,凉的也没有关系。

霍比特人真是有趣的民族,他们的一个黄油面包有梅耶斯四个拳头那么大,里面夹满了腊肠、培根、猪肝和干蘑菇,而装牛奶的杯子只比梅耶斯的拳头高那么一点点。

反正这足够他饱餐一顿就是了,霍比特人的胃口真不是一般的大。

于是他将简单的夜宵拿了个木托盘装好,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长舒一口气。

好了,现在来享用夜宵吧。

梅耶斯将托盘放在床前的小桌上,拖开椅子坐下,也不点烛台,借着月光就抓起了那个巨大的黄油面包,咬了满满一口嚼够了吞下。

嗯,味道不……

呕。

他控制不住地想呕吐。

刚刚吞下的那一口面包触感鲜明地卡在他的肠道里,应该说略靠近上方的咽喉的位置。这种感觉如此怪异别扭,他实在没法无视,于是只能拼命地抓挠自己的喉咙,仿佛要直接把异物从喉咙里抠破了扯出来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他一边剧烈地干呕、咳嗽一边绝望地想,虽然吃的大口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刚吞下去就卡住啊?为什么……为什么像普通人那样顺利地吞咽?

为什么?

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这可把梅耶斯惊得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因“要死了”的恐惧感猛烈一通咳嗽,将那一口夹肉面包吐了出来。

“您没事吗?梅耶斯先生?”山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听见您咳嗽得厉害……”

“我……没事……咳咳咳……没事!”梅耶斯费力地试图解释,“只是喝水……咳咳……呛着了,我没事……没事了……!”

“真……真的吗?”山姆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犹豫有几分狐疑,“需不需要我……”

“不需要!不需要!”梅耶斯突然拔高嗓门喊起来,转眼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事态,顿时窘迫得不知该说什么。

“好……好吧,我不想打扰您,抱歉,我这就走……”

山姆叨叨的声音渐行渐远,梅耶斯万分无奈地扶住了自己的额头,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过是吃个夜宵,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边想着他一边望向自己吐出来的那坨玩意儿,突然感到了恐惧。

皱巴巴的面包和馅料杂糅在一起,除了黄油之外,完全是干燥的。

切了确认梅耶斯伸手捏了捏,然后沉默了。

从胃里呕出来的东西,是干的?

他立刻又举起盛了牛奶杯子喝了一口。

……这种感觉。

怎么说呢,他能清楚感受到液体从食道淌下,喝下的牛奶完完全全没有吸收,这让他倍感恶心。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粗糙干瘪的脸颊,心情已经滴落到了不见天日的谷底。

一夜无眠。

接近凌晨时梅耶斯想通了,他有个新计划。

然后他慢腾腾地一件件套上武装衣,锁子甲和板甲,最后戴上头盔,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遗漏的装备和道具,然后才戴上剑盾推开屋门。

左右看看,屋子里相当安静,梅耶斯总觉着那么热衷吃食的种族应该也很能睡,所以猜测这个点估计大家都没起。虽然不告而别不太合乎礼仪,但他老早就是这么个打算,现在也不打算改注意。

他特地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穿过厅堂,打开了大门。

刚出屋,他就和回头的弗罗多打了个照面。

原来还是早起了啊。

计划泡汤,梅耶斯心中掠过一丝沮丧,但他还是很快打了招呼。

“早啊,弗罗多。你起的比我想象得早。”

“早安,陌生的客人。我有晨读的习惯。”弗罗多起身挥了挥手里的书本笑道,“吃过早餐了吗?”

梅耶斯感到一阵恶心,他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干笑了两声,说:“昨晚夜宵吃多了,现在还撑着,早餐就免了。”

然后弗罗多将他上下打量一番,问:“你这是打算上路了?”

“是啊,我得……和你告别了,非常感谢你的……招待。”

“没什么,这是主人家本分。”弗罗多摆摆手说,“不过你走之前……我有个想法。”

“……你说。”

“是这样的,你知道我有两个亲戚寄住在我家,他们一个住在霍比屯东南边的图克地,一个回家得穿过白兰地大桥,离开夏尔边界。不知道你是否有所了解,最近夏尔边界都不太平,虽然具体情况我也说不太清楚……不过大家都认为外面越来越危险,甘道夫也警告过我冒险最好别越过白兰地河,本来我也劝过梅里少来夏尔,但是……总之每次他回去我都十分担心,毕竟他是为了我穿过大河的。”

“所以梅里就是那个住在夏尔边界外的人?”

“是这样,”弗罗多侧着头挠了挠头发说,“他回家的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世道的确不如过去那般平和了。外面发生了怪事,传闻有人见过精灵晚上穿过林子,我也经常碰见矮人前往西方寻求庇护,他们在躲避某些东西,某些……黑暗的可怖力量。”

“你想让我护送梅里回家?”

“是的。”弗罗多干脆承认了,“你介意告诉我你下一步打算往哪个方向走吗?”

“这……我还没有……想法。”

“那不如听听我的意见?”弗罗多两眼一亮说,“你应该看过地图,过了布理经由安德拉斯绿道往南,路更好走,少翻山越岭,更何况你可以去布理修整歇脚,甘道夫不是约好跟你在跃马客栈见面吗?”

“是这样,可……”

“我可以出钱雇你。”

梅耶斯沉默了。

“虽然我没和大种人打过交道,不过这种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既然要求你改变路线还出力护送,面临可能出现的威胁,付出相应的代价是应该的。”

他……看出我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了吗?梅耶斯暗想,不管有没有,他一穷二白一毛钱也没有是真实且严峻的情况,昨天他睡前还在烦恼以后上哪儿弄钱去。

“嗯……”

“这个问题我仔细考虑过,你看起来就身价不低,十个银币如何?”

“这……”

“五个金币。”

“我再……”

“十个。”

“成交。”

还是干脆些好,梅耶斯可不想让对方觉得他十个精通讨价还价的奸商。

“好极了,”弗罗多露出了松了口气的笑容,又说,“还有这个,也给你。”

说完他将刚才拿在手中的牛皮纸卷递给梅耶斯。

“这是……?”

“地图,牛皮绘就比较牢固,我帮你多标注了一些大地图上没有的聚落,对你来说应该更实用些。”

梅耶斯粗粗一看,的确如此。

“谢谢。”梅耶斯谨慎地卷起地图说,“这的确非常有用。”

如果不是那么缺钱,让他免费护送这位少爷的友人直到家门口也完全没问题啊!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梅耶斯如此想着。

“这样的话,你愿意再等些时候出门吧。”弗罗多看了看屋里说,“梅里他们吃多了就容易睡懒觉。”

“当然,没问题。”梅耶斯答得干脆,突然觉得自己表现得很没骨气。

于是他和弗罗多一道坐在袋底洞门口花园里,清晨清透的阳光照拂下,园里的金鱼草鲜红胜火,向日葵迎光摇摆,旱金莲爬满院墙,目之所及,美不胜收。

“真是个好地方,”梅耶斯由衷感慨了一句,“真希望以后还有机会造访这里。”

“我们随时欢迎,当然你最好能有胃口装下成筐的美食,”弗罗多爽朗地笑着说到一半,忽而眉头一皱,敛了神色,谨慎问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如果不方便不回答也行。”

梅耶斯隐隐已经有所预感。

“问吧。”他答。

“如果感到了冒犯……我先道个歉。”

“你就是想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对吧?”

“呃……”

“你们昨晚在餐桌上关于我的讨论,我听到了。”

“这……”

弗罗多面色大窘,整个脸涨红到脖子根,梅耶斯紧接着又说:“我没得麻风病,也不是天花幸存者,与其说是病,不如准确说是诅咒,你确定你有兴趣了解?”

说着梅耶斯就把一只手摁在自己的面甲上,仿佛随时都能掀起来。

“呃,我,我……”弗罗多使劲儿摇头咬紧嘴唇努力掩饰自己的慌乱尴尬,然后勉强镇定下来说,“事实上……我觉得我能给你提供一个可行的建议,但如果是被人下咒……”

“我觉得下咒的应该不是人。”

“……那大概昨天那位甘道夫在这个问题上最有权威……只不过……”

“他没有理由帮我,对吧。”

“唉……我果然是多管闲事了,对不住。”

“没什么。”

梅耶斯抱着胳膊叹出一口气,就站起身来了,这地方什么都好,好山好水土地肥沃,居民虽没给他太好的第一印象但现在也有相当好感了,可他就是觉得自己待不住,总是感到如坐针毡,想要立刻离开。

“说说吧。”就在弗罗多尴尬不已不知手足无措时梅耶斯幽幽开腔了,“你原本想给我什么建议?”

希望他又这么问了一句能减轻这个善良半身人此刻的焦虑不安,他并没有什么错,只不过梅耶斯现在的状态真的没法跟人轻松愉快地聊天。

果然弗罗多眼睛一亮立刻振奋起来,答道:

“唔,其实我也从未出过夏尔地界,都是听我叔叔说的,他告诉过我夏尔一直东的雾山山脉里有个美轮美奂的山谷,那是精灵的居住地,那里有位领主是医疗圣手,手段高超,还有刚铎人,你应该知道刚铎在地图上的位置吧,他们在远古时期跟精灵来往密切,虽然时过境迁,岁月流逝,现在的刚铎人仍然精通医术,号称几乎没有无法治愈的疾病,要不……”

“刚铎跟雾山方向南辕北辙,”梅耶斯顿了顿又说,“我既然答应护送你的朋友,那我只能选择往东。”

“比尔博叔叔说过瑞文戴尔是众多现存精灵领地中最为开放宽容的了,也许你真的能在那里得到帮助。”

面对这样真诚纯粹的笑容梅耶斯有些不知所措,于是挠挠头盔一侧生硬地应:“希望……如此吧。”

“抱歉弗罗多老爷我昨晚喝多了点……哎?梅耶斯先生也在?”

山姆扶着门,睡眼朦胧地瞧着梅耶斯。

“都起床了吧。”梅耶斯起身说,“去把梅里皮平叫起来吧,既然路上危险,还是尽量白天上路的好。”

“啊……什么意思,”山姆迟钝地抓抓头发,又望向弗罗多,“他……他要和梅里皮平一起走?”

“对啊,你也知道夏尔边界越来越危险了。”弗罗多抱着胳膊点点头说,“我不希望朋友路上出意外,我们的陌生朋友看起来不是很可靠吗?”

“这个我同意!”山姆立马激动地接话,“他是我见过的力气最大的人!”

弗罗多哈哈大笑起来,转身进屋去叫人起床,山姆找出修剪工具,冲着梅耶斯嘿嘿一笑,就弯着腰在花园里忙活起来。


================叨逼叨分界线===================



唠叨点儿跟文章不是很相关又有那么点相关的事儿(废话)

下午单枪匹马去挑战二周目双基,计划很完满,刚好打完双基拿王器,攒好了太阳徽章传送到祭坛订立誓约得到奇迹一气呵成。然而头一回单挑,伤亡惨重,心态爆炸,死到意识模糊,数不清重来多少次终于过了。来到太阳祭坛看到索哥站在无名雕像旁打招呼,夸我意志更加坚定,武艺也更加精湛了,突然想爆哭

不说啥了,我永远喜欢太阳战士



阿谭

奥斯卡中土游记(壹)——第一个篝火

传送门→《奥斯卡中土游记》~通用目录~

轰然一声巨响。

他听到砖瓦碎落,墙垣崩塌的声音,那个发出巨响的大铁球撞破了密不透风的墙壁后一句轰隆隆作响撞进角落,不动了。

他废力地转动脖颈,望向从缺口照射进来的阳光,又因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呆了一会儿,眼球受到了强光的刺激而没法好好睁眼。

但是他听到了,有人踩着蹦碎的砖块和石头,走了进来。

是活尸?极有可能,北方不死院几乎没有神志正常的人类了,他寻遍每个角落,也只找到了一个。

等等——难道就是……

终于他双眼适应了光线,看到眼前站着的人有着一张跟活尸别无二致的干瘪脸孔,眼里却仍透露出一丝清明。

他松了口气,又哭又笑。

“哦,你……...

传送门→《奥斯卡中土游记》~通用目录~

轰然一声巨响。

他听到砖瓦碎落,墙垣崩塌的声音,那个发出巨响的大铁球撞破了密不透风的墙壁后一句轰隆隆作响撞进角落,不动了。

他废力地转动脖颈,望向从缺口照射进来的阳光,又因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呆了一会儿,眼球受到了强光的刺激而没法好好睁眼。

但是他听到了,有人踩着蹦碎的砖块和石头,走了进来。

是活尸?极有可能,北方不死院几乎没有神志正常的人类了,他寻遍每个角落,也只找到了一个。

等等——难道就是……

终于他双眼适应了光线,看到眼前站着的人有着一张跟活尸别无二致的干瘪脸孔,眼里却仍透露出一丝清明。

他松了口气,又哭又笑。

“哦,你……不是活尸……真是太好了……”

人影靠近了一些,但没有回复,可能是因为太久太久没有进行过正常对话交流,快要丧失正常沟通能力了吧,他见过的许多不死人都是这样。

他努力想坐起来,但恶魔大锤虽不是利器,却能将看似完好的盔甲下防护的肉身锤个筋骨寸断,粉身碎骨,剧痛和绝望折磨了他许久,他干脆放弃,继续瘫坐在墙角废墟上,虚弱地吐出话语:

“我已经不行了……马上就要死去,一旦我死了,就无法再保持理智……”

是的,我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不会有第二个人更清楚。

我坚持不下去了,他心酸地想着,我……辜负了大家……

人影应当明白了他的处境,半蹲下凑近过来,活尸特有的树枝般萎缩细瘦的手放在他肩头,似乎想安抚他,这对他来说可能是长久以来的唯一小小安慰。

“我想要拜托你一件事……”他尽量控制住情绪,让口齿更清晰些,“你我同为不死人……烦请听我说几句……”

不死人凑近过来,的确是认真聆听的模样。

“我将使命托付给素昧平生的你,拜托了,”他加重了拜托两个字,一字一句地嘱咐,或是恳求,“请你成为那个天命的不死之人,离开这北方不死院,前往古代诸王之地,敲响苏醒之钟……”

那个被他所救,又无言地应承使命的不死人带走了他的元素瓶和钥匙离开了。

奥斯卡看着他干脆转身而去的背影,不由得笑了。

这笑容与任何愉悦的情绪无关,他想死。

是的,想要一切结束,脱离苦海,获得宁静。

救救大家吧,他望着阳光洒入的墙壁缺口心念道,拜托了。

随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

他醒过来了。

傍晚霞光洋洋洒洒披在他的盔甲上,草地和树梢上,空气相当清新,森林中鸟虫鸣叫,倒也惬意。

他缓缓睁开眼,因为视野非常有限,他只能先根据声音判断情况。

自己所处的环境似乎很不错,可以用鸟语花香来形容,不过这更加深了他心中疑虑,在他模糊的记忆中,自己上一次保持神志是在一个非常昏暗,又潮湿阴冷的暗室内,一面的墙壁被铁球撞出一个巨大的破口,使得阳光可以从缺口照射进来。

所以,他唯一记得的场景就是这样,一边暗如幽邃,一边光明照耀。

还是先搞清楚现在自己在哪儿比较重要。他如此想着站了起来。

转过身他看到火光跳跃的篝火堆,这可真是一座相当奇异的篝火,作为燃料的不是干燥的木材,而是人骨。

是的,人骨,白森森的骨头,他看的一清二楚,骨与灰堆就的篝火堆,是他目前唯一触手可及的温暖。他莫名的相信这跃动的火光可以持续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不用担心熄灭。

他缓缓站起身来,走出这一片遮蔽他和篝火所在的树荫之下,然后看到了一片红绿相间的起伏丘陵,一条倒映着火红霞光的明净河流穿越其中,岸边星罗棋布地点缀着依山而建的矮小洞府,以及一丛丛篱笆灌木,或是冒着轻烟的烟囱。

看起来是一片宁静祥和之地啊,意识到这点后他的心情都莫名好了起来。

他再次拿起盾,检查了鞘里的直剑和其他七七八八的装备,便往下走。

实际上是往南走,因为往南方向地势更低,下山的路上他本想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过去和现在都是什么情况,但越往山下走他就越为应接不暇的田园美景所吸引,像个第一次离开住处的孩童一样张望个不停,这个笼罩在橙红晚霞之中的小村庄景致令他心旷神怡,一时将那些令人头疼的问题都抛在了脑后。

他就这么不知不觉从黄昏走到了夜幕降临,看到山脚下不远处村庄里开阔处灯火连成一片,热闹非凡的喧嚣声令他心生好奇,那应该是在举行晚会宴会之类的?想至此处他心中涌起了久违的一股暖意,果断迈开大步往山脚而去。

没多久他还真就看到了低矮的住房,本来远远看去没什么,但近了一瞧他就发现这屋子虽然看上去精致舒适,但未免也太矮了点吧?莫非里头有什么特别的缘由?就在他还在村口踌躇的时候,离他最近的那屋舍有人推开门出来了,一男一女看起来是一对夫妻,他立刻振奋精神走上前去。

双方都呆住了。只有看门狗在汪汪直叫。

一方低头瞧着个头只比自己腰部高一点点的屋主人目瞪口呆,一方抬头望着全副武装携带剑盾的骑士张口结舌。

就这么隔着篱笆空气凝结。

“打扰一下?”他主动上前招呼。

“你是什么人??”小个子紧张地后退两步质问,“来霍比屯干什么??”

所以这里是叫霍比屯?

……果然不认识,自己以前绝对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霍比屯?”他四处张望了一番说,“这里叫霍比屯?”

“……”

两个小矮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比他还迷茫。

“我……我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丈夫缩了缩脖子警惕地盯着他说,“你到底是干什么来的!”

“我……”

正要开口回答的他,突然陷入另一种迷茫。一般这种情况应该怎么答?自报家门?通报来历?简而言之,就是我是谁,我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再次面对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回答,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更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个完全陌生的村庄里。

“我……我就是个过路的。”他努力着试图回答,“只想问路。”

“过路的?嗬,最近奇奇怪怪的过路人也太多了,每个人都说自己是迷路还问古怪问题!更何况是你这种,说了半天脸都不敢露的人!遮遮掩掩的都不是啥正人君子!”

丈夫一边这样警告着一边举起了草叉,小小的肩膀都缩成了一团,明明很害怕还要努力发出威慑的模样让他忍不住想笑。

“好吧,稍等。”他说着摘下了头盔,毕竟一直不肯露脸的确很可疑。

然后他就后悔了。

在他露出脸,并且走进屋内照明散出来的淡淡橙光之中时,那个女矮人发出了一声骇人的惊声尖叫。

男人也大惊失色,连连后退差点摔倒。

“天哪!!他的脸!!”女矮人一边连滚带爬往后躲一边惊恐地喊,“像个死人!!”

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而手甲上传来的触感不够真实。

“快滚!快滚恶灵!!”男矮人挥着草叉恶狠狠地警告,“滚回墓穴里去!!”

看到女人躲进屋里,男人转身去解开狗绳,他赶忙重新扣上头盔,转身跑开。

讲真,他觉得自己要是拔剑,一剑就能削掉这个小男人的脑袋,可他不会这么做。他一点儿也不担心那样的小个子能带来什么威胁,可他还是那样仿佛做错事一般地……落荒而逃了。

这滋味相当不好受。

跑了一段距离后,他再次望向喧闹声传来的方向,现在他面临一个不算困难但挺麻烦的抉择——要么抱着找到同类的心态再次去人多的地方看看,要么立刻离开此地,哪儿偏僻往哪儿去,最好不要再被任何人看到。

回头看看没有人也没有狗追上来,他放慢了脚步,停下来思索了好一会儿。

算了,还是去宴会场地看看吧。没准真能遇见和他一样的人类呢?他真的很需要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这种迫切的心情在焦躁的心态下被转化成一种很简单的期待——想见到同类。

小心一点就好了吧,他暗想,绝对不能再轻易摘下头盔了,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丑到什么地步,会一露脸就把人吓成那样。

可能是因为举办露天聚会又已经入夜的缘故,他这一路走来也没见着什么人,偶尔路过几户人家的院子,院里的人们看见他的反应基本和遇到的第一户人家一样,眼里流露出恐惧和排斥,尽管他一直戴着头盔。

是因为带着武器令人望而生畏?还是这些村民跟第一次遇到的那对夫妻一样,认为不肯露脸的都是可疑人士,可疑人士约等于坏人,所以眼神这么不友善?他就快接近那举办宴席的空地了,绝望之情也越发沉重。

因为之前已经被不少怪异的视线盯过,奥斯卡并不打算进入宴会场地,他只站在不远处树荫之下瞧着宴会上一群小个子们载歌载舞,欢声笑语。高处横幅上的文字绘着文字“热烈祝贺比尔博·**斯126岁生日快乐!”。

126岁?那还真够长寿的。他暗想。

冷不丁一阵南风吹来,宴会上浓郁的食物香气透过头盔缝隙吹进他的鼻子里。他使劲儿嗅了嗅香气,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

其实他只是被这种欢乐而热烈的氛围吸引了而已吧。自从见到宴会灯火后,他心中就油然而生一种怀念之情,然而他也无法忆起自己到底在怀念什么。

本来沉醉在食物香气中的他,后知后觉地才发现,的的确确是有个个头相当高挑出众的人物在这群小矮子中间晃来晃去,他脚步匆匆走得很快,一个晃神就见不到了。

一定是同类!

他受到了鼓舞,决定冒险接近一些观察,既然发现了目标,那么这种风险就是值得的,最后他选中了一个小棚子作为暂时藏匿的地点,毕竟透过棚子照射出来的温馨火光显示,棚子里确实没有任何人。

于是他一边谨慎盯着周围一边悄悄溜进棚子,这种做贼似得举动让他很是别扭,但眼下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钻进棚子发现里头只是堆满了形形**的烟花爆竹,一个活人也没有后,他松了口气,伸手缓缓撩开棚布——

嘭!

有人一头撞在他腰上,撞得他差点儿仰面摔倒。

“哦!见鬼!对不起甘道夫——我们……”

“他不是甘道夫。”

他揉了揉腰,低头望去,果真是两个个头刚够他腰高的小个头,这两个人都跟最开始他见到的那个农夫一样,一头卷毛,硕大脚板,脚背上边也覆盖了厚厚的脚毛。其中一个龇牙咧嘴地捂着脑袋,搞得像是对方把自己撞疼了一样。

“你是谁?”右边那个大鼻子的小个头倒吸一口凉气大张着嘴问,“妈耶……一个……大人族?!”

啥玩意儿?大人族?这称呼怎么这么别扭?

奥斯卡的第一个反应是先把这个问话的小个子一把拽过来拽到身边,然后伸出手直直指着另一个小矮个,后者惊恐地瞪圆眼,瞅瞅他的手指头又瞅瞅他的脸,还真不敢动了。

其实他想拔剑来着,还好一念之差改变了主意。

“别,动。”他压着嗓子一字一字地发话了,“也别乱喊,我不想惹麻烦,我希望你们也不想。”

这两小个子整齐划一地使劲儿点头,看起来是有几分可怜兮兮。

“外边是不是有个跟我一样的……大人族?”他撇撇头问,收回手插在腰上。

“呃……所以你来找甘道夫?”门口的小个子盯着他右手随时能碰到的腰上的佩剑更紧张了,说话时声音都带点儿颤,“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我们可以替你转达,呃……把他找来。”

“那最好。”他松了口气说,“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们……”

“梅里!!皮平!!你们俩又打烟火的主意!我看你们该上天炸成花!给乡亲们取……”

暴躁的女声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一个略显肥胖的矮个儿女人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掀开帘子气势汹汹地进来,在看到棚子里的情形后,突然一种诡异的寂静笼罩在他们头上。

不好。

这两个字刚从他脑子里蹦出来时,那女人就突然发出一声惊叫,转头就胡乱挥舞胳膊冲出去大喊:“来人啊!!来人!佩里格林先生被绑架啦!!!”

我绑你个……

他咬牙切齿地腹诽到一半,身旁的那位佩里格林先生突然蹲下身抱住他的小腿使出浑身气力用力一掀,把毫无防备的他掀了个底朝天,摔在地上当啷一声金属闷响。

“快走!梅里!快走快走!”佩里格林一边往外跑一边拉上自己的小伙伴,两人仿佛在棚子里见到鬼一样夺路狂奔,一边理所当然地撞开一干路人一边扯开嗓子发出警告:

“大家!大家!!咱们这儿闯入一个穿铁傀的蒙面怪人!!刚才差点把咱们绑架了!!快操家伙啊!!他要大开杀戒啦!!”

嘈杂的盛宴礼乐中两人声嘶力竭的警告似乎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就算有人听到,也基本上是给他俩一个傻子的眼神完事儿。梅里的嗓子终于喊破了,他哑着嗓子抓着朋友的的胳膊神色严峻道:“皮平,这帮人已经被美酒和美食熏傻了,夏尔的安危目前只能暂时靠你我了,我们必须回去阻止那个蒙面怪人。”

皮平深吸一口气,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回答:“没错,现在暂时也找不到趁手的武器,我们只能冒险了,等那家伙真的开始胡作非为,这帮迟钝的家伙也一定会注意到的!”

于是两人鼓起勇气转身往回走,还没到达目的地,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起参加宴会的相亲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一个个往他们来时的方向张望着。

那个铁盔怪人终于伤人了吗!梅里与皮平脑子里同时闪过这个念头,奋力拨开人群挤到前头一看——

他们口中那个异常危险的铁盔怪人,正被个戴着尖帽子的灰袍老者扣着脖子带出棚子。为啥不用“搂”这词呢,是因为铁盔男两手扒着老人胳膊的样子,看起来很不情愿。

仿佛被绑架的是他,不是别人。

尖帽老头奋力挥着胳膊吆喝:“让一让让一让!借光!别当着我的路了好霍比特人,今天的烟火表演到此结束!”

此刻被困在老人胳膊里的“被挟持者”的确是迷茫且尴尬的。

迷茫的是他刚刚试图爬起身就被个突然冒出来的尖帽子老头几棍子敲在地上,又像小鸡一样被拎起来,尴尬的是他很快发现这是之前他一直想找的那个“同类”,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身打扮,那根把他打趴的杖子,各种迹象都标明,这位暴躁老头是个法师。

我居然被个法师三两下打趴制服了??好丢人!好丢人啊!!

——他满脑子都是这个扎心的事实。

================叨逼叨分界线===================

说到底还是用了这个蠢爆地气的名字

时间设定已改,具体详见上一篇

写着写着突然意识到头盔的问题就是导致视野不佳,不过万能(唯独膝盖不能弯曲)的不死人怎么会连这种困难都克服不了呢

夏莚
本来是一张极为普通的图,但是当...

本来是一张极为普通的图,但是当我看到左上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眼泪就止不住地、哗啦啦地往下流。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想到很远很远。
“精灵之友”。
“伊力萨王”。
“没想到我会和一个精灵一起战死。”
“那如果是和一个朋友一起呢?”
“……Aye.”
不管他曾经做了什么,不管他有过如何桀骜不驯的岁月,谁也不可否认,没有他,就没有护戒最终的胜利。没有他,正义不知何时才会战胜邪恶,光明不知何时才会照彻黑暗。伊力萨王的功绩被载入史册,安多米尔王后的仪态被万人景仰,连精灵之友金雳,都被获许与精灵一同西渡。
可那个精灵,他得到过什么?
对了,也许他根本不在意那些东西。也许对他而言,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和一个值得信赖...

本来是一张极为普通的图,但是当我看到左上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眼泪就止不住地、哗啦啦地往下流。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想到很远很远。
“精灵之友”。
“伊力萨王”。
“没想到我会和一个精灵一起战死。”
“那如果是和一个朋友一起呢?”
“……Aye.”
不管他曾经做了什么,不管他有过如何桀骜不驯的岁月,谁也不可否认,没有他,就没有护戒最终的胜利。没有他,正义不知何时才会战胜邪恶,光明不知何时才会照彻黑暗。伊力萨王的功绩被载入史册,安多米尔王后的仪态被万人景仰,连精灵之友金雳,都被获许与精灵一同西渡。
可那个精灵,他得到过什么?
对了,也许他根本不在意那些东西。也许对他而言,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和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还有走出密林这些年遍览的中州风光,就已经足够。
我想这世间,应该流传下更多的歌谣,来传颂那位纯净到没有一丝杂质的精灵。
My Lord Legolas.

夏莚

如果你也听说

我想AL大概是唯一的一对,我因为太过喜欢而胆怯到不敢下笔去写的CP吧。
快两年了。
我就那样一直一直看着他们的故事,觉得用任何语言传颂都会使其黯然失色。
苍白的,无力的,脆弱的,破碎的。
我该怎么想象那双蔚蓝双眸里看到的一切,绿树,泉水,原野,山脉,大河?
我该用什么样的辞藻去形容那片绿叶的美?
他就是提努维尔。
他就是天上的星辰坠落凡间。
我该怎样讲述他们的故事?
漫长得没有边际,就算花上一个纪元的时间也讲不完。
我只知道,在中土的每一个角落,都曾留下他们亲吻过后的空气。
埃斯特尔眼中的提努维尔,究竟是谁?
“我们的时代,已经拥有了安多米尔。”
所以,你知道,他心里的提努维尔,一直都是那个近在咫尺的人,注定错过的人。...

我想AL大概是唯一的一对,我因为太过喜欢而胆怯到不敢下笔去写的CP吧。
快两年了。
我就那样一直一直看着他们的故事,觉得用任何语言传颂都会使其黯然失色。
苍白的,无力的,脆弱的,破碎的。
我该怎么想象那双蔚蓝双眸里看到的一切,绿树,泉水,原野,山脉,大河?
我该用什么样的辞藻去形容那片绿叶的美?
他就是提努维尔。
他就是天上的星辰坠落凡间。
我该怎样讲述他们的故事?
漫长得没有边际,就算花上一个纪元的时间也讲不完。
我只知道,在中土的每一个角落,都曾留下他们亲吻过后的空气。
埃斯特尔眼中的提努维尔,究竟是谁?
“我们的时代,已经拥有了安多米尔。”
所以,你知道,他心里的提努维尔,一直都是那个近在咫尺的人,注定错过的人。
因为,爱是想要触碰又缩回的手啊。

里世界

[LotR·AL]Not Friendship - 特别番外(二)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烦请移步不老歌,地址:

http://bulaoge.net/user.blg?dmn=wozhijian&cid=291818

密码是原进入里世界的密码的前八位。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烦请移步不老歌,地址:

http://bulaoge.net/user.blg?dmn=wozhijian&cid=291818

密码是原进入里世界的密码的前八位。

里世界

[LotR·AL]Not Friendship - 特别番外(一)

转移至不老歌,地址:

http://bulaoge.net/user.blg?dmn=wozhijian&cid=291818

密码是原里世界的密码的前八位

转移至不老歌,地址:

http://bulaoge.net/user.blg?dmn=wozhijian&cid=291818

密码是原里世界的密码的前八位

windkant

终于又剪片子了QAQ

用新天龙OP剪的中土群像,好像是第一次做这种群像呢……因为内容多,尽量囊括,至于CP就见仁见智了……跪求别掐。


另外,再次声明:windkant=珊猫子,盗视频的请走开谢谢。

(为此我还开发了一个防盗水印全程挂着哼唧)

终于又剪片子了QAQ

用新天龙OP剪的中土群像,好像是第一次做这种群像呢……因为内容多,尽量囊括,至于CP就见仁见智了……跪求别掐。


另外,再次声明:windkant=珊猫子,盗视频的请走开谢谢。

(为此我还开发了一个防盗水印全程挂着哼唧)

Hazel_墨旖
十年前因为叶子爱开花,十年后因...

十年前因为叶子爱开花,十年后因为开花爱整个系列。

十年前因为叶子爱开花,十年后因为开花爱整个系列。

windkant
别了,那残忍的花朵。 你埋葬了...

别了,那残忍的花朵。

你埋葬了你的死亡。

别了,那残忍的花朵。

你埋葬了你的死亡。

windkant

在群里被激发了这样奇怪的想法和脑洞orz

不知道做成视频会不会好些【眼神死

在群里被激发了这样奇怪的想法和脑洞orz

不知道做成视频会不会好些【眼神死

windkant

B站维护,传了个油库版本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czMzA3NzA4.html


B站弹幕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95689/

【魔戒×霍比特人】【ET】千秋家国梦完整版


终于把最大的欠债给做了……当时在原版视频的弹幕里说,等到霍3预告片出来都可以剪完整版了,结果……结果没想到PJ死熊猫只给了大王俩镜头(゚Д゚)ノ

骑虎难下,还是凑了个完整版QAQ

结尾还挂着七夕的名字根本忘了改呢!这是拖了多久才发啊!

但是幸好我赶上了中秋【喂

B站维护,传了个油库版本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czMzA3NzA4.html


B站弹幕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95689/

【魔戒×霍比特人】【ET】千秋家国梦完整版




终于把最大的欠债给做了……当时在原版视频的弹幕里说,等到霍3预告片出来都可以剪完整版了,结果……结果没想到PJ死熊猫只给了大王俩镜头(゚Д゚)ノ

骑虎难下,还是凑了个完整版QAQ

结尾还挂着七夕的名字根本忘了改呢!这是拖了多久才发啊!

但是幸好我赶上了中秋【喂

windkant

【魔戒/霍比特人】林谷父子之丹书铁契

(BGM:陈楚生《丹书铁契》)

再次强调,非林谷父子cp!!!

土豆居然先吐出来了我心甚慰

B站弹幕版: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202157/

只是觉得这首歌挺适合一个胸怀天下一个救济苍生的林谷父子,真要说cp,当然必须还是AL和ET了。

全程黑暗系压抑调色……

【魔戒/霍比特人】林谷父子之丹书铁契

(BGM:陈楚生《丹书铁契》)

再次强调,非林谷父子cp!!!

土豆居然先吐出来了我心甚慰

B站弹幕版: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202157/

只是觉得这首歌挺适合一个胸怀天下一个救济苍生的林谷父子,真要说cp,当然必须还是AL和ET了。

全程黑暗系压抑调色……

windkant
【魔戒×霍比特人】...

【魔戒×霍比特人】AL-他的ada不爱我(人皇的悲惨世界

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139014/

效果修复好了!如上图所示,看人皇怎么被瑟爹嫌弃到死吧→_→

【一把辛酸泪TAT

【魔戒×霍比特人】AL-他的ada不爱我(人皇的悲惨世界

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139014/

效果修复好了!如上图所示,看人皇怎么被瑟爹嫌弃到死吧→_→

【一把辛酸泪TAT

windkant

极度无聊心血来潮把以前几个视频里自己最喜欢的片段截了gif……

前两张出自《千秋家国梦》(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062428/

后两张出自《中土恩仇录》(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088079/

……

我真会凑数→_→

极度无聊心血来潮把以前几个视频里自己最喜欢的片段截了gif……

前两张出自《千秋家国梦》(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062428/

后两张出自《中土恩仇录》(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088079/

……

我真会凑数→_→

windkant

ET/AL《Can't Stop Love》别名《双喜临门》【大雾】,讲述AL如何突破艰难险阻(?)终成眷属,以及嫁儿子后失魂落魄的瑟爹如何被领主吃死……

话说自己剪的时候还真没注意到最后领主追妻的口型是“兰兰”→_→被弹幕一刷发现居然歪打正着【屁啦

这是和上次的千秋家国梦一起传的,优酷今天才吐出来【黄豆再见脸

B站弹幕版地址在此~ 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100031/

ET/AL《Can't Stop Love》别名《双喜临门》【大雾】,讲述AL如何突破艰难险阻(?)终成眷属,以及嫁儿子后失魂落魄的瑟爹如何被领主吃死……

话说自己剪的时候还真没注意到最后领主追妻的口型是“兰兰”→_→被弹幕一刷发现居然歪打正着【屁啦

这是和上次的千秋家国梦一起传的,优酷今天才吐出来【黄豆再见脸

B站弹幕版地址在此~ 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100031/

✟immanuel✟
求此图出处?!?!?!?——是...

求此图出处?!?!?!?——是具体的视频或电影!!!

原图地址:http://www.yupoo.com/photos/keaiduo82/28627557/

求此图出处?!?!?!?——是具体的视频或电影!!!

原图地址:http://www.yupoo.com/photos/keaiduo82/28627557/

✟immanuel✟

【魔戒AL】似曾相识


  其实静音感觉效果更好呢?

【魔戒AL】似曾相识



  其实静音感觉效果更好呢?

✟immanuel✟

【Viggo&Orlando】Echo(魔戒RPS AU) 

CP:viggo mortensen Xorlando bloom十年前已经比较久远的一对RPS,我最早的初心是魔戒里的AL,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原来两个人在私下还有那么多故事,可以说是相见恨晚的一碗牢饭。因为霍比特人的上映,我又重新找回了当初喜欢阿拉贡和莱格拉斯的那股感情,希望这对CP也可以随着霍比特人的来临重新迎来第二春吧。美好的他们并不属于我。


一句话的说不出来,开花坐在车里笑的时候眼泪不要钱一样的飙,往外撒骨灰跟最后把罐子举过头顶走过那座桥的时候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一开始被最后O开车那段虐...

【Viggo&Orlando】Echo(魔戒RPS AU) 

CP:viggo mortensen Xorlando bloom十年前已经比较久远的一对RPS,我最早的初心是魔戒里的AL,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原来两个人在私下还有那么多故事,可以说是相见恨晚的一碗牢饭。因为霍比特人的上映,我又重新找回了当初喜欢阿拉贡和莱格拉斯的那股感情,希望这对CP也可以随着霍比特人的来临重新迎来第二春吧。美好的他们并不属于我。



一句话的说不出来,开花坐在车里笑的时候眼泪不要钱一样的飙,往外撒骨灰跟最后把罐子举过头顶走过那座桥的时候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一开始被最后O开车那段虐哭了T T 然后重看,发现最虐我的是他们一大一小在房子里转圈那幕……(躺平

viggo的我不清楚,orlando的是《伊丽莎白镇》

✟immanuel✟

魔戒3DVD花絮 Orlando给Viggo戴上纸王冠


魔戒3DVD花絮 Orlando给Viggo戴上纸王冠


✟immanuel✟

精灵王子-07(在化妆间)


萊戈拉斯的演員:因為需要一些輕鬆的劇情,所以安排了喝酒這一段。皮平的演員:可以看得出來,萊戈拉斯比奧蘭多(萊的演員)能喝多了。梅利的演員:奧蘭多非常純淨,甚至他的氣息有花香。後面交錯皮或者梅的演員:我一直把奧蘭多看成是純粹的動物,或者跑車。不能摻雜任何其他東西;你把一杯酒放在他旁邊,他就醉了。伊利亞(佛羅多的演員)都比他能喝。 奧蘭多:是啊我酒量很小。(以下是臺詞:我好像醉了,我的手指麻麻的)

精灵王子-07(在化妆间)


萊戈拉斯的演員:因為需要一些輕鬆的劇情,所以安排了喝酒這一段。皮平的演員:可以看得出來,萊戈拉斯比奧蘭多(萊的演員)能喝多了。梅利的演員:奧蘭多非常純淨,甚至他的氣息有花香。後面交錯皮或者梅的演員:我一直把奧蘭多看成是純粹的動物,或者跑車。不能摻雜任何其他東西;你把一杯酒放在他旁邊,他就醉了。伊利亞(佛羅多的演員)都比他能喝。 奧蘭多:是啊我酒量很小。(以下是臺詞:我好像醉了,我的手指麻麻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