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ancer

52295浏览    2379参与
專長掘坑不填的企鵝魔王

這裡是香港,出坑售本子,有中文和日文本
日文本一律45元一本,中文本價格寫在圖內,可小刀!
走閒魚!寄送方式以郵局掛號或ems!

這裡是香港,出坑售本子,有中文和日文本
日文本一律45元一本,中文本價格寫在圖內,可小刀!
走閒魚!寄送方式以郵局掛號或ems!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AO3推一篇RK和Lancer父子向文,叫做Promoted to dad,

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18232?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再说一次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18232?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这篇超级细,是甜甜的安慰时间,一大堆RK的心理描写看得我表情失控得越来越放肆……RK真的简直亲妈……另外就是英文写作真方便啊,RK一堆古英语只要随便加点eth啊sth啊就算,反正他本人在游戏里也完全不按语法来的。...

AO3推一篇RK和Lancer父子向文,叫做Promoted to dad,

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18232?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再说一次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18232?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这篇超级细,是甜甜的安慰时间,一大堆RK的心理描写看得我表情失控得越来越放肆……RK真的简直亲妈……另外就是英文写作真方便啊,RK一堆古英语只要随便加点eth啊sth啊就算,反正他本人在游戏里也完全不按语法来的。

这篇打了个tag就叫做“King Spade being a douchebag”,显然又是父爱如山体滑坡的情况……想想坏爸爸真的是让人好气诶……就想起来汤上有人说过,如果羊妈见到Chaos King她会把他屎都揍出来,看得我笑成傻子hhhhhhhhhhh

噫等等我好想看羊妈和Lancer、RK、Chaos King见面!?有太太愿意写或者画吗qwq?拜托……我不想再雷人了qwwwq……

咳扯远了,反正,大家快去看这篇文啊!!不长的,而且很简单的!!语法什么的都比较友好……真的超棒!!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He is my kid

我……作……大……死……我还一点都不了解人家公爵呢我来写文……他们属于黑暗世界,OOC属于我

自设:很久以前刚开始照顾小王子的时候,公爵绝对是恭敬以至于敬而远之的吧?然后渐渐被小王子征服的过程中,有犹豫和挣扎吧?打Chaos king的时候被山体滑坡的父爱差点埋了的Lancer跑掉以后去找谁了呢?合理猜测,是他的另一个父亲吧。

古语搞得我要死了……后边那一段我就不搞了……你们自行脑补吧……

对了,自己感觉在对特别亲近的人说话或者特别放松或者特别生气/紧张的时候Rouxls Kaard应该是会不小心说出非古语的。然后他会蛮尴尬。(自设萌点)

前正常后沙雕预警


正文

Lancer的...

我……作……大……死……我还一点都不了解人家公爵呢我来写文……他们属于黑暗世界,OOC属于我

自设:很久以前刚开始照顾小王子的时候,公爵绝对是恭敬以至于敬而远之的吧?然后渐渐被小王子征服的过程中,有犹豫和挣扎吧?打Chaos king的时候被山体滑坡的父爱差点埋了的Lancer跑掉以后去找谁了呢?合理猜测,是他的另一个父亲吧。

古语搞得我要死了……后边那一段我就不搞了……你们自行脑补吧……

对了,自己感觉在对特别亲近的人说话或者特别放松或者特别生气/紧张的时候Rouxls Kaard应该是会不小心说出非古语的。然后他会蛮尴尬。(自设萌点)

前正常后沙雕预警


正文

Lancer的房间挺小的,而且总是很脏,因为黑桃小王子太喜欢挖坑了。他的房间地板上满是装了许多奇怪收藏的小洞。一般来说没人会去管这个,谜题公爵也一样。所以他过来看看只是出于对王效忠的责任以及保护小王子的生命安全,防止他被尘土呛死什么的。

这理由谁信?反正Lancer不信。上次撞见他在那儿拿小扫帚扫灰他直接扑到公爵腰上去,差点谋杀养父,毕竟小王子还是挺胖的。Rouxls被他压成平板支撑的姿势,手肘陷进某一个坑里,腰弯得像他养的虫子一样。要命的是小王子居然还没有下来的意思。

“干爹你在干嘛呢?”小王子把脑袋凑到他头发里。

“你……先……下来……”他气若游丝,拿扫帚的手微微颤抖。

“哦。”小王子顺从地滚了下来,顺势坐到了地上,又习惯性地吐出一小截舌头。真的可爱。Rouxls不顾风度地趴倒在地上,伸出空着的左手揉他的头,按他脑袋上那个黑桃尖尖。软软的。

“我在给你收——吾在为汝打理闺房。”

“闺房?”Lancer的舌头又吐出了一点。

“呃。”Rouxls坐起来,努力忍着不笑。

“我的洞里有宝贝的!你没把它们弄丢吧!?”Lancer突然反应过来,蹦起来就开始一个个搜洞。Rouxls拽住他,把半瓶漏了的辣椒酱、一只袜子、一块方钻游骑兵的弹幕子弹从小簸箕里颠出来给他看。

“噢噢噢!没丢就好!”小王子立刻又坐了回去,发出砰地一声闷响,Rouxls替他屁股痛了一下。他伸手捞过辣椒酱,从漏的地方蘸了一手的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嘴里。Rouxls眼疾手快伸手拉住他的小胖手,摸出手绢给他擦。

“不嫌污秽!”

“不嫌!”Lancer学着喊了一声,另一只手也蘸了一把酱,突然抹到Rouxls嘴里。

“哇!”Rouxls怕辣,一下子退几步开始擦嘴。Lancer乘机把半瓶酱都倒到了嘴里。

“你个小鳖孙!”顾不得风度了。

“嘻。”小王子吞下去,蓝色的脸上都透出红光,变成了深紫色,还挺像Rouxls Kaard的颜色。你在想什么!?他突然惊醒,警告自己。他不是你的孩子!他是小王子!你只是为了国王的命令才来照顾他。你还敢叫他小鳖孙?你脑子坏了吗!?要让国王知道……

“干爹?”Lancer问,吐出一截紫色的舌头。他倒是一点都不怕辣。

他张了张嘴,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道歉?哀求?迅速收拾家当准备逃跑?如果是在刚开始照顾这个小王子的时候,他绝对从这仨选项里三选一。但那时候他决不会失态,决不会混淆那条主仆的界线,对他说出那些话。他也不会跑来给他收拾房间,也不会任由他扑到自己身上,也不会搬到他的卧室隔壁住,也不会容他叫自己干爹。而现在,他越来越容易忘记他本应该有的样子了。

你不是他的爸爸!他对自己说,赶快跑掉!或者——

“对不起!!你要喝水吗?我以后改存番茄酱,不在家弄辣酱了——”小王子又一次打断了他,然后一杯水泼到了他嘴里。他懵了一下,正对上慌慌张张抓着水杯的小王子的眼睛,在黑桃形状的面罩下的闪亮的眼睛,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孩子的眼睛。

等他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抱着小Lancer在拍他的小肚皮了。

“干爹嗓子没事吧?”小王子不安分地动来动去。

我哪是你干爹啊。Rouxls自暴自弃地想。我是你亲妈。


Lancer冲过来的时候Rouxls正在喂他的虫子。

“干爹!干爹!干——”

“怎——”

小王子一如既往地直奔主题,不过现在公爵已经轻车熟路,驾轻就熟地一把抱住一头撞进怀里的孩子。他正要说他几句,突然看到他身上的斧凿伤痕,还有慢慢流下来的、深黑色的血。


*Check

HP: 124/1921,闻上去像是急切又难过的孩子


1797点血淌在某个地方渗入地里。

他的小王子。

他的孩子。

死死抓着他的腰,止不住地在抖,在哭。

Rouxls慢慢地把推箱子谜题的箱子后边的剑抽出来。是一把非常锋利的西洋剑,弯曲的剑柄雪亮,剑身薄而细长,表面划过闪着深蓝黑色的光。像秩序的化身,但又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的,自由的意味。

Rouxls Kaard makes his own rules.

Which means he is not under the control of the rules of the world.

Which means he is freer than Jevil...

Which means...


——前方转沙雕注意


Lancer连珠炮一样说完,Rouxls静静地懵逼。

(所以砍他的是他现在最好的朋友那我应该先为他找到朋友而高兴还是先去砍那个朋友等等很紫很强大是什么形容词哦我好像见过那群超级会解谜的人还卖了一堆吃的给他们卧槽我错过了什么??等等国王他没注意到娃身上有伤吗不对他居然用Lancer要挟太不要脸了吧我早就知道他是个垃圾傻逼他怎么下的了手他竟然敢——)

“所以干爹我们怎么办!?我不想打我爸爸!!但我不能让他打我的朋友!”

“那你介不介意推翻他”

“?”

“换你来当爸爸”

“好。”

然后谜题公爵扛着小王子拿着剑挨个说服了一黑暗世界的人并在快扛不动的时候诓了一群方钻游骑兵来扛他自己跑回去躺着听自己的BGM了。

悲伤的是这么一闹他忘了喂虫,结果饿死了三条。

高兴的是现在小王子直接管他叫爸爸了,每次他俩去探望牢房里的真·爸爸他都会故意引小王子叫他爸爸,气小王子的亲爸爸。


fin.


凑合看吧不好意思……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靠。Deltarune的RK(谜题公爵)真好吃。天然克傲娇,Lancer一个小娃连克干爹和Susie俩傲娇,真的牛。


汤不热上的Lesser dad怎么那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刀有糖有沙雕我死汤上无憾了————————

本来只觉得他好骚。现在觉得他好帅。看来瘦长条的魅力是挡不住的。不过还是的确骚。上帝诶同人里的长发干爹真的好美简直就是亲妈(不)还有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吃他和Lancer臭亲爹的cp……什么鬼啦……虽然还挺在理的但还是(个人)接受不能咳。

其实原游戏里RK只是提了一下Lancer,没什么具体的情节。但感觉他提得超级家常!!炫耀一样的“非要叫我干爹”什么的,还有...

靠。Deltarune的RK(谜题公爵)真好吃。天然克傲娇,Lancer一个小娃连克干爹和Susie俩傲娇,真的牛。


汤不热上的Lesser dad怎么那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刀有糖有沙雕我死汤上无憾了————————

本来只觉得他好骚。现在觉得他好帅。看来瘦长条的魅力是挡不住的。不过还是的确骚。上帝诶同人里的长发干爹真的好美简直就是亲妈(不)还有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吃他和Lancer臭亲爹的cp……什么鬼啦……虽然还挺在理的但还是(个人)接受不能咳。

其实原游戏里RK只是提了一下Lancer,没什么具体的情节。但感觉他提得超级家常!!炫耀一样的“非要叫我干爹”什么的,还有失去风度不再硬扯古英语的“你个小水鳖”什么的……都超可爱的啊!!!最后那句不管怎样他现在怎么样也真的傲娇本性暴露无遗,而且第二遍打败那个国王跳棋之后回去跟他说话,他会说国王的儿子是个irritating darling什么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一个迷之爱吃刀的人爱死了那些Lancer挂掉以后RK的反应了……但是似乎没有RK挂掉的图文?是因为RK太骚大家想不出死法下不了手吗?我也脑不出来……这对和衫帕还是很不一样呢……RK对Lancer更像是充满嫌弃的……母爱(不)个人也很喜欢那些说RK可能很厉害的猜想和文图。平时很骚很沙雕的人一帅起来那真的是——我天我蜷在椅子上颤抖……

哎反正RK真骚真帅!!!!!!他和Lancer和Susie的修罗场/收养Susie的带俩娃都好萌,不过吃不下他和Lancer的cp向,还是更喜欢父子向。这里的修罗场指的是爸爸和姐姐争Lancer的宠……什么鬼……

产粮的话……唉……越来越忙估计……我还是快乐放脑洞吧……而且我还扔不下树熊舍不得退坑,所以让我先把月考弄完吧qwq

Bubble Records

补档

Just 1 real.P1

爱尔兰黑帮x赝品师.

原来已经是好几年前画的了

补档

Just 1 real.P1

爱尔兰黑帮x赝品师.

原来已经是好几年前画的了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Deltarune里关于黑暗世界,有个现实一点的虐梗想法。先记。以后可能会写。

就是Lancer未必能革命成功……我的意思是,Lancer他爹是真的坏到底,那么长期作为暴君的欺压虽然可以激起反抗,但也绝对会留下恐惧和阴影吧?那么一群被勒令陪Lancer玩儿的、自己说过讨厌他(给LS扇扇子的那几只怪物说的)的怪物和一些乌合之众真能打赢他爹?因为这个爹的确很能打诶。当然没有Jevil能打但是还是很能打……背叛杀什么的也的确很卑鄙……

我有俩想法。一个是,Lancer提前跟他爹约定了演这么一出戏好把光之子们送走。然后结束以后Susie和Kris都以为黑暗世界变成Lancer的粉丝团国了,然而……...

Deltarune里关于黑暗世界,有个现实一点的虐梗想法。先记。以后可能会写。

就是Lancer未必能革命成功……我的意思是,Lancer他爹是真的坏到底,那么长期作为暴君的欺压虽然可以激起反抗,但也绝对会留下恐惧和阴影吧?那么一群被勒令陪Lancer玩儿的、自己说过讨厌他(给LS扇扇子的那几只怪物说的)的怪物和一些乌合之众真能打赢他爹?因为这个爹的确很能打诶。当然没有Jevil能打但是还是很能打……背叛杀什么的也的确很卑鄙……

我有俩想法。一个是,Lancer提前跟他爹约定了演这么一出戏好把光之子们送走。然后结束以后Susie和Kris都以为黑暗世界变成Lancer的粉丝团国了,然而……

(这种情况下Lancer肯定会被虐,可能被囚禁或者更惨……而Raisel可能也被囚禁也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回到原来的生活里去,只以为Lancer国王太忙了才总是不能和他见面什么的……?)

另一个是,Lancer把他爹关进去以后他爹打破牢笼打死守卫跑出来毁天灭地(bu)。他可能夺回王位以后噼里啪啦地疯狂暴政。这时候Lancer和Raisel会一块儿被虐。哎……

反正这两种情况下都挺惨……不过如果我要写的话,契机就是Susie孤独了/发现掏心Kris很奇怪了/想去黑暗世界玩儿了,重新回去以后发现了这一切,然后英雄救狗美救英雄救走Lancer。或者双死BE=)

嘛。只是记一下。我的坑太多了……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要死。又掉Deltarune坑了。Toby小白狗牛逼。

Lancer好可爱啊啊啊啊跟小天使Papy不大一样但本质一样的可爱!!就是,Lancer感觉年龄会更小更顽皮,但心理更沉重一点(爹太恶心了完全没法跟Papy家的衫衫比),但真的都好可爱……

看完实况直接摔入LS,或者SL,Susie超宠!!!!感觉有点像原作鱼帕的感觉?不过真的cp向友情向都好吃!!!当然Susie那么A,Lancer又那么小只,个人感觉SL更好吃( ̄▽ ̄)

然后发现又入了个冷坑。Deltarune不多的产出里一大半是Krisie。Lancer和Susie的cp名都不知道。感觉Lansie挺好,然而什么都搜不出来……...

要死。又掉Deltarune坑了。Toby小白狗牛逼。

Lancer好可爱啊啊啊啊跟小天使Papy不大一样但本质一样的可爱!!就是,Lancer感觉年龄会更小更顽皮,但心理更沉重一点(爹太恶心了完全没法跟Papy家的衫衫比),但真的都好可爱……

看完实况直接摔入LS,或者SL,Susie超宠!!!!感觉有点像原作鱼帕的感觉?不过真的cp向友情向都好吃!!!当然Susie那么A,Lancer又那么小只,个人感觉SL更好吃( ̄▽ ̄)

然后发现又入了个冷坑。Deltarune不多的产出里一大半是Krisie。Lancer和Susie的cp名都不知道。感觉Lansie挺好,然而什么都搜不出来……心塞……

可能会产一点?谁知道呢……UT和DR可能是我继树熊之后最爬不出来的坑了……神啊我得好好学习我现在干嘛呢给自己搞那么多事……可是他们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呜啊!!!!

Mush
上禮拜的FGO魔獸戰線完全是夫...

上禮拜的FGO魔獸戰線完全是夫妻問題引發的戰爭,藤丸和馬修沒發現他們意外當了電燈泡嗎wwww

小恩超美的,從以前就好喜歡小恩,難得喜歡一個綠頭髮的角色,果然跟他五星有關嗎

希望夫妻盡快和好ww


上禮拜的FGO魔獸戰線完全是夫妻問題引發的戰爭,藤丸和馬修沒發現他們意外當了電燈泡嗎wwww

小恩超美的,從以前就好喜歡小恩,難得喜歡一個綠頭髮的角色,果然跟他五星有關嗎

希望夫妻盡快和好ww




方犀
狗哥圆领袍估计以后还会画全身和...

狗哥圆领袍
估计以后还会画全身和其他英灵穿汉服
(咕之呼吸第一式——我肯定画!)

狗哥圆领袍
估计以后还会画全身和其他英灵穿汉服
(咕之呼吸第一式——我肯定画!)

阿季

[枪弓]囚人之夏

囚人之夏

-枪弓-

随便写写

本来是想在夏末写完,却是硬生生的拖到了这个时候。

真是很对不起夏天。

本文有严重的妄想设定和意义不明注意。

1)

库丘林醒来的时候是午后傍晚,风铃敲响了他的耳朵。

残阳的红色投下及其浓重的阴影形成红黑两色。夏蝉的振翅声跳跃其中。他隐约记得在他睡着之前红色的弓兵有说过要外出做一次些事情。在此之后他的记忆就陷入了一片空白的梦境。

在这样的残阳下,他一点也嗅不到落日夹缝中应该透露出来一点的夜的凉爽,沉重的夏热同眼前的颜色一样包裹着他。他背后的衣服在午睡的时候被汗水浸透了,此刻不舒服的粘连感正顺着皮肤传来。

就在库丘林要伸手去打开那个看上去就形状古怪,...

囚人之夏

-枪弓-

随便写写

本来是想在夏末写完,却是硬生生的拖到了这个时候。

真是很对不起夏天。

本文有严重的妄想设定和意义不明注意。

1)

库丘林醒来的时候是午后傍晚,风铃敲响了他的耳朵。

残阳的红色投下及其浓重的阴影形成红黑两色。夏蝉的振翅声跳跃其中。他隐约记得在他睡着之前红色的弓兵有说过要外出做一次些事情。在此之后他的记忆就陷入了一片空白的梦境。

在这样的残阳下,他一点也嗅不到落日夹缝中应该透露出来一点的夜的凉爽,沉重的夏热同眼前的颜色一样包裹着他。他背后的衣服在午睡的时候被汗水浸透了,此刻不舒服的粘连感正顺着皮肤传来。

就在库丘林要伸手去打开那个看上去就形状古怪,一眼就能辨认出来是弓兵投影出来的电风扇时,玄关有了响声。

超市购物袋的细微声响,木制门的摩擦音,将鞋子摆放好的鞋跟碰撞声。接下来会是赤足行走在木制地板上的声音。

这里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好像他们从很久以前就一直重复这样淡色的日常。可是明明他和工兵是前天才凑够了买下这座和式木屋的钱。即使是从被命运紧紧缠绕的灵基里面也找不出任何有一点参考价值的东西。

“Lancer。”他确定弓兵会喊他的职阶而非名字,事实上他也那么做了。在弓兵那头晃眼的白发映入眼帘的时候,残阳的余晖戛然而止,蝉声低微,只有风铃还在脆响。

  “天气太热了,晚上吃茶泡饭吧。弓兵把购物袋里的冰啤酒放在桌面上,里面还放着没有来得及拿出来的卷心菜,洋葱和肉之类的食材。银色的易拉罐上顺着留下透明的水珠。

在所有色彩恢复正常之前,库丘林终于打开了那个造型古怪的电风扇,风铃晃动几下,不再出声了。

2)

在他的记忆里这东方的岛国没有那么闷热过。并不是令身体躁动的热感,而是从四面八方堆积起来的压迫感。以至于不管是吃过爽口的茶泡饭,再喝冰镇后的啤酒,接着脱了自己的衣服再脱了弓兵的衣服都无济于事。

他们现在做的事情自然不是在散热。对着长廊的门开着,外面是前任屋主打理的经典日式的庭院。半轮月当空,月光的颜色和弓兵的头发融化在一起。

他并没有把这种微妙的违和感告诉弓兵,毕竟对方没事人一样。要说在这个方面对方的小心谨慎程度不会低于他。于是库丘林只是把所有的感官专注于眼前的情爱,去亲吻弓兵的鼻梁,薄唇,顺着喉结的地方啃咬,再划过曲线饱满的胸//膛。

他的恋人在情爱的方面实在是太过于压抑了,能只发出一个音绝对不发出第二个音。只有紧//密//交//合的部分在告诉库丘林对方实在真的享受这件事。

“好热。”库丘林开口的时候,那个造型古怪的电风扇还在运转,风把他的长发吹的垂在弓兵的胸口。

“你可…,别指望我,给你投影个空调出来。“

库丘林啧了一声,虽然早就习惯了弓兵一贯的部分场合的毒蛇,但是在这种时候说出来总有些不解风情的味道,于是他使用了一点别的方法让对方闭嘴了。

在结束的时候弓兵少有的抱住了他,将下巴放在肩窝处,偏开了头。

3)

  夏日的天气是很好的。

  库丘林早晨起来的时候,弓兵已经很早的走了。桌面上留了早餐。他今天的工作是去花店打工。清晨的阳光尚且没有那么毒辣。显得清新而透明。

  库丘林将玫瑰的花束整理好,放进淡蓝色的透明花瓶中。鲜艳的玫瑰花束让他忍不住的想起弓兵的红色。放在其他的时间,那一定是扎眼的,高调的。似乎和他本人的性格并不搭调。但是现在回忆起来又带着玫瑰花似乎不存在的花香。

  说起来,他似乎很久没看见那家伙穿红了。

  库丘林的思绪逐渐的飘远了。他看见有放暑假的孩子拿着刚刚买好的冰镇弹珠汽水跑过,叮当一声清脆的玻璃碰撞声后甜味的汽水就从瓶口喷出,在阳光下闪耀着漂亮的金色。

  “啊……还是在哪里都能遇见你啊。”

  熟悉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是rider。

  “噢,欢迎光临。”库丘林看着休闲装打扮的rider。“要买什么?”

  “给我包一些白雏菊吧。”rider走进花店躲避阳光,库丘林转身去店子里拿花。

  “白雏菊?要这个干嘛。”虽然嘴上在问,可手头的动作还是很快。

  “是樱拜托的。是要用于祭奠…”

  “祭奠?”库丘林把包好的花束交给rider再收过钱找零“……有谁去世了吗?

  到这里的时候,rider的脸上出现一瞬间迷茫的神色,她张了张口,最后转为了一句。

  “……忽然,想不起来了。”

  “是吗。”库丘林眯了眯眼睛,到这里他的工作就结束了。Rider抱好花束,重新走回阳光下。

  雏菊白色的花瓣,在明媚的光下被照射的几乎透明。

4)

  花店的店长,似乎有什么私事的样子,在今天早早的就放他回家而歇业了。

  库丘林在外面随便吃了点午饭。回去的时候弓兵果然不在。于是便给他通了一通电话,弓兵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意思是下午还有些事情,但是晚饭之前他会回来的。

  于是库丘林挂断电话。在这样的燥热的天气里他连去码头钓鱼的心情都没有,夏蝉鸣叫,阳光近似于泛白。

  他躺在和式的木质地板上,看见挂在门框上的风铃叮当作响。夏日的感觉绵长而细腻,他看见有几只鸟从窗外飞过。

  在将人包裹住的睡意将他席卷之前,库丘林伸手关上了和室的门。

5)

 

  在弓兵提着购物袋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的傍晚了。

  他在门口关门,拖鞋,将门口自己的鞋和库丘林乱脱的鞋子放好,再光脚踩上了木制的地板。

  “lancer。”弓兵推开了门,把购物袋里的啤酒一瓶瓶的放在桌面上“晚餐吃茶泡饭怎么样,天气……”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吗。”

  弓兵一愣,在关上房门的室内风铃叮叮当当作响,下一秒他抬头就看见穿着那身蓝色灵衣的库丘林,手里拿着猩红的穿刺死棘之枪。凌厉的杀气扑面而来,在他投影出干将莫邪之前库丘林比他更快。木桌被掀翻,啤酒滚落,塑料袋里的食材一个接一个的滚了出来。

  “卷心菜,洋葱……还真是一模一样。”库丘林压在他身上,长枪直接扎进了他的右手里,接着他垂眼看身下的弓兵。

  “……你是怎么发现的?”

  “没什么。只是违和感达到顶峰了。”库丘林的长发从肩头滑落到弓兵的胸口。“所以,这里是固有结界?”

  “……啊。”弓兵没有要多做解释的样子,或者说他现在已经完全把反抗的力道卸了下来。

  “什么啊,你还能弄成这个样子。”

  “总有喜欢改造自己武器的好事之徒在。”

  “杀了你的话就能从这里出去了,对吧?”

  “是这样没错,但是你也会回英灵座吧。库丘林。”

  库丘林愣了一下。卫宫看他的眼神完全和昨天,或者和今天没有什么差别,接着他伸手拔出了插在卫宫手里的枪,笑了起来。

  “真是笑死人了,喂,你要这么骗自己到什么时候啊。”

  “……和你没……”

  “好了好了。虽然不是来之英勇的战斗,但是卫宫,你的理想乡不是在这。”库丘林旋转手中的长枪,将尖端抵在了卫宫心脏的位置。

  “就在这里吧。将这夏天终结。”

  “在这里,两个人。”

  蓝色的枪兵缓慢的附身,去沾染从胸口处溢出的红色,亲吻了夏日最后的嘴唇。

【end】

Bubble Records

去年为皋月桑的结婚本画的封面封底
幸运E的FBI当然一结婚就会出任务( 

去年为皋月桑的结婚本画的封面封底
幸运E的FBI当然一结婚就会出任务( 

Bubble Records

去年参加的日本合志《Roots》 得到允许放出了

日常沙雕的一周


去年参加的日本合志《Roots》 得到允许放出了

日常沙雕的一周


晴空如璃

找个tag

现在突然发现lof的tag不够用了


冷cp的苦啊


这里(dr sl)是deltarune里的sl(susie/lancer)的tag


希望能有更多同好和更多粮!


(试图寻找组织)

现在突然发现lof的tag不够用了


冷cp的苦啊


这里(dr sl)是deltarune里的sl(susie/lancer)的tag


希望能有更多同好和更多粮!


(试图寻找组织)


行かないで
产粮地:Twitter 作者:...

产粮地:Twitter     作者:taro—k
链接   已授权✔️

产粮地:Twitter     作者:taro—k
链接   已授权✔️

DECADE
靠!快一个月没摸板子了,这段时...

靠!快一个月没摸板子了,这段时间总是有很多事情,唉!
这次国庆练习下,这次是“小太阳”迦尔纳啦,哈哈哈哈哈

靠!快一个月没摸板子了,这段时间总是有很多事情,唉!
这次国庆练习下,这次是“小太阳”迦尔纳啦,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