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ando Norris

167浏览    10参与
北大西洋

[F1/554 授翻] 长夜将尽

甜度爆表警告!我牙好疼

👉原文(还是写车手们干嘛的宝藏太太qwq


“卡洛斯,你还醒着么?”兰多轻声说,向身边四肢舒展的队友依偎得更紧了些。卡洛斯的呼吸稍稍急促了一瞬,但并没有转醒。兰多小小地哼了一声,撅起嘴来,伸手轻轻抚过卡洛斯漂亮的脸庞。

和兰多自己比起来,卡洛斯简直是个神一般的存在。英俊,友善,自信满满,完美无缺。

然而不知怎么的,卡洛斯偏偏选择了他做男朋友---一个满脸雀斑的英国小男孩,笨嘴拙舌,只会把自己所有的不安全感掩盖在天真的咯咯傻笑之下。

从每次卡洛斯和他待在一起时缠绵的触碰,到两人的初吻,再到他们第一次吵架,每一个瞬间都早已深深印在了兰多的脑海中,铭心又刻骨...

甜度爆表警告!我牙好疼

👉原文(还是写车手们干嘛的宝藏太太qwq


“卡洛斯,你还醒着么?”兰多轻声说,向身边四肢舒展的队友依偎得更紧了些。卡洛斯的呼吸稍稍急促了一瞬,但并没有转醒。兰多小小地哼了一声,撅起嘴来,伸手轻轻抚过卡洛斯漂亮的脸庞。

和兰多自己比起来,卡洛斯简直是个神一般的存在。英俊,友善,自信满满,完美无缺。

然而不知怎么的,卡洛斯偏偏选择了他做男朋友---一个满脸雀斑的英国小男孩,笨嘴拙舌,只会把自己所有的不安全感掩盖在天真的咯咯傻笑之下。

从每次卡洛斯和他待在一起时缠绵的触碰,到两人的初吻,再到他们第一次吵架,每一个瞬间都早已深深印在了兰多的脑海中,铭心又刻骨。

卡洛斯一直待他很好,在兰多对于恋爱还有些不适应时耐心地等他习惯。这段关系里的一切对兰多来说都太新鲜了,他迫切地渴求能把每件事情都做对做好,因为卡洛斯值得。

抛却那些挥之不去的新奇感,兰多发现爱上卡洛斯简直像上瘾一般容易。他从没有这么舒服地呆在哪个人身边过,也从来没有像窝在卡洛斯怀里时睡得那么香。卡洛斯一定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朋友,每个相处的日子里他都在向兰多不断地证明这一点。

但兰多依旧惴惴不安。

他害怕终有一日,当所有的新鲜感和一时热忱都消磨殆尽如退潮的海水,卡洛斯就会发现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一个年轻的,安全感极度匮乏的男孩,只要得到足够的哄骗和赞许就会蜷缩上任何人的膝头。喜欢粘人又笨手笨脚,对于卡洛斯这么完美的人来说实在是乏善可陈。

卡洛斯是兰多掌控范围之外的未知数,他只能选择在他还没离开时尽量去享受当下。

卡洛斯深吸了一口气,在床上打了个滚,远离了兰多,朝另一侧蜷缩起身子,一条胳膊还挂到了床沿外。兰多叹了口气,伸手把掌心紧紧贴在卡洛斯的后背上,感受着那裸露的皮肤散发出的融融暖意。

他竟然放任自己无可自拔地爱上了这个漂亮男人,简直活脱脱一个傻瓜。兰多在心里狠狠打了自己几嘴巴子,为曾经抱过那么一丝一毫的希望,指望西班牙人能像自己在乎他一样把自己真的放在心上。但这毫无用处,他的的确确为卡洛斯神魂颠倒,而那些内心漫生的情愫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归于平淡。可是再过不了一时半会儿,卡洛斯就会厌倦他,转头找一个更好的人。他对此深信不疑。

兰多把手从他的背上收了回来,悄悄地起身下床。他随便扯过一件卡洛斯的连帽衫套在柔韧的身子上,走到阳台外想俯瞰一眼夜里的蒙扎。在周末所有激动人心的时刻过后,这座城市重又陷入了沉寂的安眠。但兰多还能看到远处闪烁着的几点光亮,说明他还不是这深夜中唯一未眠的人。

兰多不清楚他究竟在屋外呆了多久。通常,俯瞰一座沉睡的城市会让他心神平静,过不了几分钟睡意就会悄然袭来,但这一次,他胸中的焦虑不安反而愈演愈烈,紧紧缠绕在心头。

“兰多....”一个柔软的声音唤道,伴随着赤脚踏在冰冷石砖上的轻柔声音走近。兰多叹了一口气,感觉到卡洛斯凑过来贴紧了他的脊背,两条有力的胳膊揽在腰间,让他靠上自己的胸膛。兰多阖上了眼睛,一言未发。

“你不在,所以我睡不着了。”卡洛斯喃喃道,“我好想你。”兰多反复告诫自己不要被那些温言软语搅乱心神,心脏却还是止不住狂跳起来。他依旧没有开口,但把手心贴覆在了卡洛斯的手上,让两人的指尖纠缠相依。

“你怎么睡不着啦,mi vida(我亲爱的)?我又打呼噜吵到你了吗?”卡洛斯试探性地问道,希望兰多能回床睡觉,或者告诉他究竟是哪里出了岔子。但兰多固执地不肯乖乖开口,继续沉默地注视着眼下死寂的城区,手指漫无目的地在卡洛斯的胳膊上游走着。卡洛斯深吸了一口气,俯下身在兰多的耳畔印下一吻。

“你想自己呆一会也没关系,要是愿意说说话,我就在床上等你。”他轻轻地耳语道。男孩却猛地战栗了一下,紧紧攥住了卡洛斯的手腕。

“...别离开我。”兰多脱口而出,声音近乎嘶哑。他感到卡洛斯猛然急促的呼吸洒在脸侧,然后西班牙人温柔地将他揽进怀里,让他们的胸口与彼此紧紧相贴。

“兰多....”卡洛斯轻声低语,兰多难堪地哼唧了一声,把脸埋进了卡洛斯的脖颈里,心跳因为焦虑而跳得飞快。卡洛斯抚弄着他的头发,把胳膊环得更紧了些,嘴唇摩挲着兰多的太阳穴。

“究竟是为什么烦心啊?”卡洛斯耳语道,磨蹭着兰多的脸颊。兰多把头抬起来一点,挣扎着抬眼对上了卡洛斯的目光。

“你很快就会厌倦我的。”他断断续续地说,声音低不可闻。卡洛斯闻言皱紧了眉头,嘴巴困惑地张大又合上,摸不着头脑。

“厌倦你?为什么?”他问道。兰多试图挣脱出卡洛斯的怀抱,但男人反而将他更紧地圈在臂弯里。兰多用力咬住下唇试图不让它发抖,再次把目光飘忽移向了别处。但下一秒卡洛斯便以不容抗拒的力度吻上了他的唇,他气恼了一瞬,但随即便彻底迷失在了这个亲吻中。

“Te amo.”卡洛斯稍稍移开,坚定地低声说。兰多的西班牙语词汇量近乎为零,但他明白那两个词的意思。

“你说真的吗?”他小声问。卡洛斯轻笑起来,手指用力地梳理过兰多凌乱纠缠的发丝。

“全心全意。”他低语道,接着往后退了一步,拉着兰多的手引着他慢慢向门口走去。“现在咱们回床去睡觉,外面太冷了,而且我需要你在我怀里。”

直到卡洛斯把阳台的门关上,兰多才觉出自己已经快要冻僵了。卡洛斯在他的额头印下轻柔的一吻,拉开帽衫的拉链把它从兰多身上脱下来。

兰多温顺地任由西班牙人把他推到床上,随即卡洛斯也钻进了被子,把他拉过来紧紧抱住,兰多这才真正地如释重负。两人亲密无间地相拥着,他把头缩在卡洛斯的脖子里,脸颊刚好紧贴在对方的锁骨上,而卡洛斯有力的胳膊环抱着他的后背和肩膀。

 

“你还醒着吗?”过了好大一阵儿,兰多又试探性地用气声问。卡洛斯睡意朦胧地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嘘...”他喃喃说。兰多的手指轻抚过卡洛斯胸前坚实的肌肉,最终将手掌按在了跃动的心脏上方。

“你真的,是认真的么...?”兰多嗫嚅道,控制不住自己对卡洛斯所说的那些话心生疑虑。卡洛斯轻缓地叹了口气,温热的呼吸拂过兰多的脸庞。

“是的。”他睁开眼简单地回答,目光中赤诚一片,情意深浓。兰多赶紧揪起毯子的一角试图挡住自己泪汪汪的眼睛,但卡洛斯拦住了他。

“你尽管哭,我永远不会因为你哭了而评判你什么。”西班牙人轻声说,用唇吻去顺着兰多脸颊滚落的那颗泪珠。兰多含混地哽咽了一声,迫不及待地倾身吻上卡洛斯,他的卡洛斯。

“我也爱你。”他紧贴着队友柔软的唇瓣轻轻说,感到卡洛斯的嘴角扯起了一抹微笑。

“我知道。”他柔声答道,把还在抽鼻子的英国男孩揽在胸前。兰多呼出口气,闭上了眼睛,感到卡洛斯的手指在他的肩膀后无意识地打着转,彻底放松下来。

“睡吧, mi corazón(心肝宝贝)”卡洛斯最后低声说,在兰多的额头印下绵长一吻。兰多咧嘴笑起来,把西班牙人抱得更紧了些,随之坠入了无眠的梦乡。

-----end-----


(妈哦甜死我了 缺乏安全感的兰多好真好可爱啊

((原标题:So I close my eyes to old ends, and open my heart to new beginnings

这么长我懵逼了  辞旧迎新/冬去春来/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太难了我放弃了我瞎写了一个qaq跪求合适译法..


LJY_Joy

P1:兰多弟弟ins的新头像换成了赛后两个人的合照。


P2:弟弟说虽然只拿到P8,昨天也登上了领奖台和喷香槟,卡洛斯回复他我很开心能和你一起分享领奖台。


P3是之前的一个采访里主持人问他们俩谁会为迈凯伦登上领奖台,哥哥搂过弟弟说一起,这次四舍五入算是一起了!(截图自b站av71324114,WellDoneBaku太太搬运的视频)


嗷嗷嗷554也太甜了吧😭

P1:兰多弟弟ins的新头像换成了赛后两个人的合照。


P2:弟弟说虽然只拿到P8,昨天也登上了领奖台和喷香槟,卡洛斯回复他我很开心能和你一起分享领奖台。


P3是之前的一个采访里主持人问他们俩谁会为迈凯伦登上领奖台,哥哥搂过弟弟说一起,这次四舍五入算是一起了!(截图自b站av71324114,WellDoneBaku太太搬运的视频)


嗷嗷嗷554也太甜了吧😭

regulus

Pygmalion 皮格马利翁 5

皮格马利翁


Lando决定离开,他走回客厅去拿被他丢在那里的外套。

然而就在这时,意外却发生了,在拉扯和沙发上垂落的毛皮帷幔纠缠在一起的东西时候,Lewis不小心一用力,只看到沙发旁边茶几上的一只高脚杯飞了出去。

这个杯子是刚才Daniel进来的时候倒的,但是后来他们两谁都没有喝。

Lewis和Lando的动作仿佛都被定格。

眼睁睁地看着被子里的红酒随着杯子运行的轨迹飞溅出来,然后有一部分似乎洒落到了放在客厅中间的那具雕塑的小腿下侧。 

他们两个都惊得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不能确定是否沾染了这件价值连城的作品。

大概整整两分钟之后,Lewis才找回了他自己的声音,“你...

皮格马利翁


Lando决定离开,他走回客厅去拿被他丢在那里的外套。

然而就在这时,意外却发生了,在拉扯和沙发上垂落的毛皮帷幔纠缠在一起的东西时候,Lewis不小心一用力,只看到沙发旁边茶几上的一只高脚杯飞了出去。

这个杯子是刚才Daniel进来的时候倒的,但是后来他们两谁都没有喝。

Lewis和Lando的动作仿佛都被定格。

眼睁睁地看着被子里的红酒随着杯子运行的轨迹飞溅出来,然后有一部分似乎洒落到了放在客厅中间的那具雕塑的小腿下侧。 

他们两个都惊得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不能确定是否沾染了这件价值连城的作品。

大概整整两分钟之后,Lewis才找回了他自己的声音,“你没有,我的意思是…”

Lando还是没有办法正常地发出声音,他惊惧地摇了摇头,睁大了他的眼睛看着身边的Lewis。 

Lewis走上去检查,发现那周围的地上被红色的液体所打湿,但雕塑应该没事,他连忙冲到吧台那里拿来了干净的毛巾开始打扫。

最后他发现在雕塑的最下方稍微溅到了几滴酒水,Lewis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错,但是此刻也已经没有办法。

他用几乎令人颤抖的目光盯着Lando看了一眼,后者缓缓点了点头——这件事整个地球上只能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绝对不能有任何活着的人知道,否则Lewis一定会杀他灭口。

Lewis开始小心地擦拭被酒水溅到的地方。

鬼使神差一般的,他突然伸手抚摸了一下雕像裸露的小腿。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不是足够挡住身后Lando的视线,那一刻他也很难解释自己心头突然涌起的奇异渴望。

他当然知道作为一件艺术品兼具考古价值,他是绝对不能够用手去触碰它的,但是等到他意识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抚摸了它。

Lewis只希望在昏暗的灯光中自己身体的遮挡中,身后这个年轻人没有能注意到自己的动作。

他只听到身后的年轻人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然后,“嘿,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再见,打电话给我。”

“唔,好。”他含糊地回答道。

现在整个地方就只剩下Lewis一个人了。

他看了看手表,已经是2点半了。

他坐在地上,抬头望着那具白色的雕塑,突然有些触动。

“你知道,有时候我会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了解我。我就好像是完全孤单的一个人。”他突然说道。

他甚至不确定自己知道自己在对谁说。

在对这个几个世纪之前被匠人用凿子一点一点雕刻出来的石头说话吗?

“也许在别人眼里我很成功,我很受欢迎,但是…”他看着自己在灯光中拖下的那道影子。

这些话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这些话他甚至没有真正去思考过。

却在今夜这样时候,轻易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说了出来。

也许,他有些醉了。

“嘿,你也许会觉得说出这样的话,我是个傻瓜吧。”Lewis说道,“但我至少是个英俊的傻瓜,不是吗?”

“不过,我必须说你也不错。”他退开两步,仔细端详维持着那个动作的雕像,“他们说你是酒神。我想他们也许有道理,不应该有人类能够像你这样美丽,你就像神话中青春不老的 神袛。”

然而雕塑显然对于Lewis的恭维无动于衷。

天哪,我真的在这里对没有生命的雕像说话。

就像他自己也难以解释刚才做出的行为一样,那真是,太不专业了。

对了,他应该确保那上面没有留下他的指纹。想到这里,Lewis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把刚才自己触摸到的雕塑的腿部仔仔细细地擦拭了一下。

天哪,这真是奇异的一天啊。

我真的应该给自己来一杯,然后也许我该去主人准备的客房里睡一觉。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靠坐在沙发前的地上,一边看着那尊雕像一边喝酒。

心里觉得有些好笑,Daniel花了9100万欧元,然而却担心会遭贼,而自己现在坐在他的客厅里,喝着他的酒,欣赏着这件不知名的作品。

这件,无价之宝。


Lewis觉得自己似乎是被冻醒的,他茫然地睁开眼睛一时间竟然无法明白自己究竟在哪里,他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滑落到地上的真丝沙发巾卷到了自己的腰上裹住自己。

哦,对,这是他新雇主的客厅。

是的,Daniel、雕塑、Lando、Vettel,然后我还喝了不少酒。

天哪,我竟然在这里睡着了。

他看到自己身边放在那里的酒杯,以这种姿势睡着的他显然现在脖子很酸,腰也不太舒服,他抬手准备拉伸一下的时候,突然发现…

他面前几步远距离的地上也躺着一个人。

一个似乎穿着奇怪白色衣服的金发人,面朝下地躺在那里,现在也正在用手把自己的身体慢慢撑起来。

他是怎么进来的!

Lewis一下子醒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进来的!”Lewis几乎跳起来喊道。

正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眼睛的对方抬起头来看着Lewis似乎说了一些什么话,但是Lewis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这是个年轻男子,有着利落的线条,散落在额前的金发,他穿着…那是什么东西?像是块布,几乎遮不住他的身体。他浅碧色的眼睛里还弥漫着雾气,仿佛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样子。

但是他正在站起来,正准备向着Lewis的方向前进,不过正准备迎上来的年轻人显然被Lewis凶狠的语气所惊吓,向后缩了一下。


于此同时,Lewis则发现了更令他惊惧的事情。

那尊雕像。

已经不在那里了!


Lewis立刻转头看了一下整个八角形的大厅,但是它已经在哪里都看不见了。在那里的只有Lewis和这个可疑的,半裸的年轻男子。

“你是谁?你别跑。”

他冲上去猛力扭住实际上并没有做出逃跑动作的对方,用自己的身体将惊讶的对方压倒在沙发前方柔软的地毯上。

他是如此用力,被他抓住的人手臂上一定会留下淤青。

这个年轻人有着光滑的皮肤,现在冰冰凉地贴在Lewis暴露出来的肌肤上。他的体格和Lewis差不多。

他能听到对方似乎在试图挣扎和辩解,但是他说的话Lewis听不太懂。

“它在哪里?”Lewis狠狠地对身下的人说道。

“什、什么?”他能感觉到对方的颤抖。

“东西在哪里?你别给我装傻!”Lewis正在失去耐心,但他不在乎。

如果说刚才Lewis是被冻醒的,那么他现在已经彻底浑身冰凉了。

他接受到这项任务还不到12小时,他已经丢失了价值将近一亿欧元的艺术品。

这已经不是梅赛德斯保险有限公司声名扫地的问题了;而是他Lewis Hamilton倾家荡产,后半辈子因为找不到工作只能一辈子辛劳做苦力还债每年工作365天仅仅足以支付不断积累的利息,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还清本金的问题。

“嘿!你别给我装傻!说话!”Lewis怒不可泄,“别玩任何花样!”

Lewis维持住压制着对方的动作,迅速从口袋里拿出主人走之前给他的遥控器,只听到“咔哒咔哒”几声,他知道,这间客厅已经完全封闭,而外围的所有入口也已经彻底封闭了。

那尊雕像的体积和分量,不可能毫无声息地被运走,如果说Lewis被下药了感知迟钝他也不可能现在这么快就清醒过来。

最可疑的,就是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如果说是在Lewis睡着时东西已经被彻底运走,那么这人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还留在这个客厅里。

他还在这里,那么东西就应该还在这附近。

“你到底把它弄到哪里去了?停止装傻,立刻、现在、马上就告诉我你把它藏到了哪里?”Lewis说道,“你不可能这样就把它带出去了。东西一定还在这里,在某个地方。对不对?”

“…不、不知道。”Lewis勉强才听懂这人颤抖的话语。

“这是什么戏法吗?我小时候我爸爸带我和弟弟去马戏团看过这样的把戏!”那都是障眼法不是真的。Lewis说道,并且慢慢开始从对方身上起来,这里已经被他彻底关闭,现在谁都出不去,谁都进不来。

“我…我真的,不…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Lewis总觉得对方虽然只在重复那几句简单的话语,但是用词以及声调还有句法总归有点奇怪。

而且他的用词,他的语句格式,甚至他的发音,都得非常的奇怪。

说不出的奇怪。


他站起身来,看着坐在地上的这个年轻男子,这人只穿着一块类似布片一样本白色衣服,几乎盖不住他的肩膀。真件衣服只遮到膝盖上方,露出他细长矫健的腿,光着一双脚,现在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害怕,似乎在微微地发抖。

他低垂着头,偷偷地看着Lewis,他的嘴唇饱满而粉红。

“你们以为找个英俊可爱的你出来,就能够迷惑得了我了吗?”Lewis冷笑着说道。 

这个光着脚的年轻人显然冻得不轻, 他勉力用自己的双臂抱住自己,害怕地看着他面前发怒的Lewis。

“你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虽然他已经问过了,但是Lewis不介意一直问到对方回答。这个房间是个密室,而整个宅邸都处于严密的安全监控之下,没有任何人能够这样不惊动任何保障设施地出去或者进来。

但是,现在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男子就在他面前。

而他要保护的名贵雕塑却已经不翼而飞。

“不…”

Lewis在对方在一起表示不知道之前打断他,“你是谁?回答!”

“N、Nico…”

“Nico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你姓什么?!”Lewis却觉得自己的怒火一下子熄灭了。

这件事,可能比他想象中更复杂。

这人摇了摇头,并开始仔细盯着Lewis看。

Lewis被他那双浅色的眼睛看得心烦意乱,“那,你还记得什么?”

“记得…”他面前这个年轻人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似乎真的在努力思索,“不、不记得…什么…”

这太荒唐了!

然而更荒唐的是,这时候这人突然迎上来,用疑惑的神色端详着Lewis,他的眼睛里似乎有着无尽的感情。

他瑟缩地微微抬起自己的左手,好像想要用自己的手背去轻触Lewis的下颌,“你、你是…”

“什么?”Lewis冷笑一声,“下面你要说你认识我了对吗?”

“L、Lewis?”

什么?

如果这个年轻人是红牛 #33伪装的话,那他的演技真的非常高超了。

“你是,Lewis…”这人用仿佛梦里的声音说道。

…你答应过,要带我去看爱琴海。

然后,然后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而此时,双方距离近到几乎互相能交换呼吸的地步,Lewis突然发现…

他猛地伸手一把抓住对方面颊,然后一下子将他掰到侧脸面对自己,然后另一只手开始在手机相册里翻动,自己之前和Lando玩的时候拍下的照片。

天哪,这不可能。

他看着照片里那具雕像的侧脸,和眼前这个人的侧脸。

似乎是被他突然的动作惊吓,这个Nico没有挣脱,只是在那里被他扭着脸站着不动。

他再仔细看这人身上古怪的衣服,现在他看出来了,这并不是一块遮体的布,这和雕像身上那希腊时期的短袍简直是一模一样的。

他肩膀的线条,他的整个体格,这一切都和那件作品太相似了。

等一下,这张照片看不出雕塑的膝盖以下,他要找个新闻图片仔细看看雕塑穿着什么样子的鞋子。

就在他还在搜索的时候,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突然不知道从这个屋子里的哪里突然飞出来一个棕红色的鸟,翅膀上带着黑白色的斑纹,羽冠展开,直接飞过来停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肩膀,并发出鸣叫声。

Lewis被这突然窜出来的动物惊得一下子松了手。

这只鸟。

它头上竖起的羽冠。

等一下,这不可能!

难道…

它不就是刚才Lando告诉Lewis的,那只站在雕塑脚边的戴胜吗?

Nico似乎也很惊讶,但是他立刻像是认出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的鸟儿,他笑着叫道,“Hulk!”

这是Lewis第一次看到他笑,他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似乎都在发光。

他就像刚刚从希腊神话中走出来的美少年。

不对,这不就是Lewis刚才看到那件无名之作时候的感想吗?

而此时,他搜索的新闻页面也显示了出来,他雇主9100万欧元新入手的雕塑,没有穿任何鞋子,光着脚站在那里露出纤细的足踝,脚边站着那只戴胜。

现在正站在这个光着脚的Nico肩膀上。

“天哪,难道你想要让我相信你其实就是…”Lewis梦呓般说道。

他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了。

我这是在做梦对吗?

神啊,请求你告诉,我这是在做梦!


就在Lewis处在强烈地自我怀疑和对他所身处的整个世界的怀疑中时。

他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下子将他惊醒。Lewis火急火燎地准备挂掉,却被上面显示的名字吓得差点将自己的电话扔出去!

Daniel Ricciardo.

偏偏在这个时候!

而他对面的Nico显然也被这突然的声响吓了一大跳,正在那里紧张地看着他,手里的电话。

镇定,Lewis,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深呼吸,你能做到的。

他瞄了一眼自己的手表,现在是早上7点15分,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

“Hi,Daniel你早啊。真早哈。”Lewis看着眼前完全不明白自己在干嘛的Nico说道,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

很好,我的声音没有发抖。



下章预告:

Lewis拿出手机,翻了半天最后还是随便去网上找出了一张Daniel的照片,把手机塞到Nico手里,“记住这个人,Daniel Ricciardo,你现在是属于他的!”

“什么叫我现在是属于他的?”Nico不解地问道。

“字面意思!如果你跑掉了,或者怎么样了,那么你直接欠他9100万欧元,不含税。”Lewis言简意赅地说道。

-------------

“这位是新来的马术教练Alex.”

“你好,Alexander Albon,你可以叫我Alex或者Al。”年轻人伸出手来。

-------------

“就当是为了我,破例一次不行吗?”橙衣人靠在Daniel身上,几乎就好似整个人都要融化在他身上一般,并用手指去触摸Daniel的嘴唇。

他们近得能够彼此数清对方的睫毛,他们的气息完全融合在一起。

-------------

“如果我不能拥有你,那么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


戴胜




哈哈哈我想说的是,除了语言,当年的衣服和现在的也非常不一样,包括内衣,Nico根本不知道要怎么穿呀~Lewis快点帮他~

请44一定好好研究一下33的信,字字珠玑;3真是flag之王哈哈哈哈哈。

以及,我对保险行业一无所知,除了投过Family property insurance,引起笑话请不要在意。原本计划的篇幅在100K左右,发现开篇已经18K了,一定努力控制在120K。


regulus

Pygmalion 皮格马利翁 4

夜盗


Lewis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他只记得属于年轻人那精瘦的腰肢,Lando死死缠住他的感觉销魂噬骨。

就好像一棵柔韧又精瘦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他身上。

他们在Daniel的沙发上胡天胡地搞到筋疲力尽。

而此时Lando又靠在吧台那里一边调一杯新的酒,一边将食用佐料橄榄往自己的嘴巴里放。

Lewis贴在他身侧,从他肩头吃他喂过来的橄榄。

“我说出来你可别笑,刚从我们在沙发上的时候,我一侧身差点被那雕塑吓一跳。感觉它好像在看我们。”Lando讪讪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傻。”Lewis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伸手去捏Lando的脸。

他们立刻开始嘻嘻哈哈玩闹起来,最...

夜盗


Lewis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他只记得属于年轻人那精瘦的腰肢,Lando死死缠住他的感觉销魂噬骨。

就好像一棵柔韧又精瘦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他身上。

他们在Daniel的沙发上胡天胡地搞到筋疲力尽。

而此时Lando又靠在吧台那里一边调一杯新的酒,一边将食用佐料橄榄往自己的嘴巴里放。

Lewis贴在他身侧,从他肩头吃他喂过来的橄榄。

“我说出来你可别笑,刚从我们在沙发上的时候,我一侧身差点被那雕塑吓一跳。感觉它好像在看我们。”Lando讪讪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傻。”Lewis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伸手去捏Lando的脸。

他们立刻开始嘻嘻哈哈玩闹起来,最后不知道怎么滚到了开放式吧台的角落,Lewis抱住怀里年轻人的腰,对方在他身上扭动。

“嘿,这个动物是…”靠在他身上的Lando指着旁边落地柜一侧说道。

“你说什么?这是什么动物?”Lewis却突然转过来严肃地问道,他的神情变化之快以至于Lando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这个动物叫做伶鼬(Mustela nivalis)。”Lando确定地说道。

“伶鼬?你确定吗?不是蜜獾吗?”Lewis追问道。

“我就是学这个的呀,虽然今年我休学一年但是之前在大学里就是学这个,我还可以告诉你这尊雕像脚边的这只鸟是戴胜(Upupa epops)。”Lando轻松地说道。

Lewis这才发现,虽然这个男孩似乎对于时事和艺术都完全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他观察得却很仔细,Lewis自己甚至都没有发现这雕像赤着的左脚边还站着一只小鸟。

甚至,这都不是能说是一只小鸟,因为雕塑的人体呈现出基本上和正常成年男子是一样的体格,这只鸟因此也是等比例塑造的,差不多要有20多公分大小。

也许,他只是太专注于雕塑的主体部分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种越来越响的声音。

这是?

但是他们两个人突然同时醒悟过来,这是警报器发出的声音。

有人侵入了这栋房子的领域之内。

“我去看一下,你待在…”这句话没有说完,Lewis就闭上了嘴。

他也不能冒险将Lando留在这个客厅里和这件雕塑放在一起。

当然,他相信这个屋子本身的功能。什么假造警报引诱他们出去,然后再来动手偷走标的什么的桥段,那种场景只可能存在于电影之中。

他检查了一下四周所有的出口,确保都是密闭的,然后带着Lando从刚才进来的正门走了出去,并将客厅的门关好。

他走到前院,立刻看到的警报声大作的元凶。

一个穿着运动外套的年轻人正试图从围墙上爬进来,并且被丝网搞得上不去下不来。

“晚安,需要帮忙吗?”Lewis站在他下方看着他说道。

月光下,这人有着脏金色偏棕的短发,年纪看上去和Lewis差不多,现在正尴尬地卡在那里,满脸沮丧地听着还依旧响个不停的警报声。

天晓得这种自行警报系统是不是直接连结着警察局。

但是Lewis一看到这个人就已经放了一大半的心了,这人绝对不会是红牛 #33。

他一捏口袋里的控制器关闭了警报,并且示意身旁的Lando上去帮忙,一起把这个人拽了下来。

但是Lewis紧紧地扭住了他的胳膊。

“让我来看看我们这位三流的小偷朋友。”

不料这人居然还猛力挣扎了起来,“放开我,我才不是什么不入流的盗贼呢!”

“就你单枪匹马,连个像样的工具都没有的样子,你还入流?你连做现代艺术品盗贼的实习生都没资格。”Lewis笑着说道。

“电影里的艺术品大盗至少都戴着夜视仪的。”Lando在一边插嘴。

“我是艺术研究学者!”这人挣扎了一阵,发现自己的力气比不过Lewis就放弃了。

“让我来看看你带了点什么工具?”Lewis开始翻他腰侧的包,“手套、布、刷子、又一把刷子、还有一把刷子、各种刷子,你带这么多刷子干嘛?”

“我说了我是艺术品研究学者!”

“半夜爬墙的学者?”

“你可以上网搜索一下Sebastian Vettel,你可以找到我的论文。”

“我才没那个美国时间。”虽然Lewis嘴上这么说,但是他其实已经相信了面前这个年轻人的说法。

这个拙劣的入侵技术,这个完全无法往艺术品偷窃上面靠的工具,非常不堪的身手,连个面部遮挡都没有的夜盗,丝毫不清楚普遍防盗保全系统漏洞所在的职业素养。

“不管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半夜出现在这里?”Lewis问道。

“我是博洛尼亚大学艺术及人文学院的高级研究员,我是Binotto教授的学生。”Sebastian说着拉了拉自己的衣襟,“这里的主人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男主人?”Lewis饶有兴味地问道。

“我见过他啊,我见过Daniel,我知道你并不是他。但是我的观点始终是,让我来研究这件作品,如果对于其身份有所突破,那么价格也一定是水涨船高的。而我又能够得到第一手的资料,在学术界有所建树,我们是双赢。不,三赢,对于世界艺术史这也有可能是卓绝的发现。”  

“我对于你对于艺术,或者艺术史,随便什么的热情,非常的钦佩,但是你这样真的只是在妨碍我的工作。而且我认为作为主人,Daniel他有自由将已经属于他的艺术作品想给谁研究就给谁研究。”Lewis说道。

“你是对的。”Sebastian也不得不承认。

“你很幸运,今天我不叫警察来。”Lewis说道,“你不要再到这里来了,走吧。”

Sebastian想要感谢面前的Lewis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垂头丧气地向着刚才的方向走去。

却被身后的Lewis出声制止了,“嘿,你也许想从正门走。”

Sebastian讪讪地笑了,向着正门走去,“等到白天我也许会再来,回头见啦。”

Lewis笑着摇了摇头。


看到Sebastian消失在夜色中后,Lando上来拉扯他的手肘,“嘿,Lewis我们也走吧。” 

显然年轻人已经开始感到无聊了,“我们现在还可以去…”

但Lewis却觉得似乎有点疲倦。

我才喝了几杯,怎么就有些头晕了?

不,在他内心深处,似乎还存着因为刚才那个Vettel突然出现所以带来的不安,责任所在,今夜他也许不该离开身后屋子里的那件艺术品。



与此同时

哈瓦那

在距离热闹的海滩附近不远,Melia Habana酒店的私人露台上,泳池边的一把大花阳伞下面躺着一个正在晒太阳的人,和附近海滩上已经晒成金棕色的男男女女不同,他显然刚到此地,白得如此格格不入。

“叮咚”一声,旁边藤茶几上放着的Pad上显示进来了一条新信息。

靠在躺椅上戴着一顶橙色渔夫帽,光着上半身穿着一条浅橘黄色沙滩裤的男人随意地撑起半个身子,把几乎盖住整个脸的帽子往后推了一下,然而一副墨镜遮档住了他的脸,只能看出他非常年轻。

他用手肘支撑着身体,对着旁边的iPad扫了一眼,然后伸手划开了屏幕。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压缩文件,打开之后是一栋宅邸的三维立体纵观图。旁边一排小窗口显示着电路分布、水管、所有的摄像头及覆盖区域图等相关辅助信息。


伶鼬:

比较常见的是白釉和黄鼬(黄鼠狼),伶鼬要比他们的体型小很多,比成年人的手掌长一些




regulus

Pygmalion 皮格马利翁 3

无价之宝


在打开的穹顶之下,黑夜之中,银色的月光照射在那尊雕塑上,它似乎散发着洁白的光芒。独自站在那里无声地诉说着…

而Lewis则仿佛失去了一切力气,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它。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已经不复存在,他所处的大厅,他身边几步远处站着的Daniel。

所有的声音都已经从他耳边消失。

天地之间好似就只剩下了他和他面前这件沐浴在夜色中的杰作。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过了几秒钟,他感觉到Daniel在推自己的手肘,对方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根本没有听到刚才近在咫尺的Daniel在说的话。

“什么?”Lewis有些恍惚地问道。

“你可以走近一些去看的。”他身边的Daniel...

无价之宝


在打开的穹顶之下,黑夜之中,银色的月光照射在那尊雕塑上,它似乎散发着洁白的光芒。独自站在那里无声地诉说着…

而Lewis则仿佛失去了一切力气,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它。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已经不复存在,他所处的大厅,他身边几步远处站着的Daniel。

所有的声音都已经从他耳边消失。

天地之间好似就只剩下了他和他面前这件沐浴在夜色中的杰作。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过了几秒钟,他感觉到Daniel在推自己的手肘,对方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根本没有听到刚才近在咫尺的Daniel在说的话。

“什么?”Lewis有些恍惚地问道。

“你可以走近一些去看的。”他身边的Daniel说道,但事实上保险公司的调查员并没有等他的建议才向前走去,Lewis机械地跟着他走到近前。

更加仔细地观察这件刚刚被发现的作品。

明亮的月光将这件作品的细节呈现得淋漓尽致。

这尊雕像感觉和真人的比例是一样的。

只见到雕塑的整个身体有一个向着侧面旋转的趋势,右手向下垂落在身侧保持平衡,左手向着面部转向的反方向抬起在肩部向上的位置,掌心向上似乎手里托着什么东西。

这个年轻人似乎在向侧面启动的瞬间被定格了下来。

他的身上穿着类似于希腊神话里那些飘逸的短袍,露出正在运动当中的膝盖。 整个体态轻盈飘逸,动感十足,仿佛下一秒就要旋身而去。

他的面容清俊而又立体,看着身体转向的前方,头发的刻画似乎能够让人感到迎面吹来的清风。

显然作者通过白色大理石材质体现出了人物细腻的皮肤和细微的神态,还有舒展的肌肉纹理。这件作品丝毫不输给那些雕塑史上难以超越的不朽名作。

Lewis保护过很多艺术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这是第一次,他突然有点感谢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感谢世界上一切机缘巧合,能够让自己遇见这件作品。

他真的很难解释,这种突然涌起的情感。

他甚至感觉到,这件被掩藏在地下室数百年,被时光所忘记的作品,穿越了几个世纪的时间和空间,似乎,是在等待自己。

等待,与自己相遇。


“一般来说,我都会对于这些藏品有一个特定的称呼,然而只有这一件,我没有为它取任何名字,仿佛自己并没有这个资格一样。”Daniel叹息着说道。

虽然他已经看过这件作品足够多的次数但他依旧忍不住沉溺在那种由欣赏继而带来的平静和沉思当中。

这个雕塑的主角给人一种很难以判断其年龄的感觉,却是如同新闻里的专家所说一样,无法从其所呈现的状态看出他究竟是青年还是少年。

这个不知名的年轻人,踏过时间的长河,款款而来,平静的面容之下隐藏着激越。

然而不知为何,Lewis却在他的眼神中体会出一丝绝望,那是一种最深刻的融入骨髓的绝望。

穿过岁月的迷雾,将那种刻骨铭心的情感,召唤至此。

几乎令他落泪。

我,到底怎么了?


“我知道这种感觉,第一次亲眼看到它都会这样的。”他身边这件作品现在的主人说道。

Lewis并不愿意将心底突然涌起的难以解释的情感与面前的Daniel分享,他只是粗略地点了点头,就像彻底失去了语言能力。

“我已经将进入整栋房子和进入这个大厅的权限开放给了你。你可以自由地出入。”Daniel说道,“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从此刻已经开始了。”

“当然。”Lewis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面向Daniel, “你会知道,你找到了正确的人。帮助你保护这件…”

…无价之宝。


这时候Daniel的电话突然响起,他向Lewis点头示意,便去了一旁接听电话。

Lewis则趁机观察了一下自己所处的这个八角形大厅,整个厅堂比较空旷,完全可以举办舞会,但是现在中间放了那尊雕像。

远离门厅的一头是整排的落地窗,此时都被厚厚的窗帘遮住了,沙发背后放着一架巨大的白色三角钢琴,另一侧则是琳琅满目的吧台。

他发现了壁炉旁边所雕刻的纹饰,盾牌造型上缠绕着的葡萄藤蔓,中间爬着一只看上去很灵巧的动物。

这个标记之前在进门的时候Lewis也在楼梯转角的圆形立柜侧面发现了同样的。

他想起之前在饭店里Daniel对他说过的话:因为蜜獾是我家族的徽记。

虽然Lewis不是什么生物专家,但是他好歹也是看过一些探索频道、国家地理杂志的现代人,这个徽记上的动物绝对不是獾。

但他还来不及仔细观察,Daniel就折返了回来。

“我马上要离开一下,这里就交给你了。”主人说道,“后续你的整个计划不必详细告诉我,我不干涉任何专业行为。但是如果你要将东西移动存放位置请务必提前告诉我一下。我这里的安保负责人阿尔法公司明天会来到这里,你可以和他们接洽。”

“放心吧,你不会在这里见到兀然出现的红牛饮料。”Lewis说道。

“9100万欧元换一罐红牛,如果这罐红牛真的在我面前出现了,我得好好地珍惜它。”Daniel忍俊不禁地说道。

他很快就穿上外套离开了主宅,将Lewis和这件神秘的雕塑留在了那里。

走之前还告诉他,如果他安排得太晚了的话,可以直接用N1楼梯走上去的客房休息,房子里都是准备好的。


当晚00:25

“嘿!你没有告诉过我你住在这么豪气的大宅子里啊,怪不得刚才门口那家伙盘问了我好半天!”栗色头发的年轻人赞叹道。

“这不是我的房子,是我主顾的房子。快进来。”Lewis上去拉扯这个年轻人,“Lance对吗?我来给你倒点酒。”

“喂!是Lando!”显然这个爱笑的小伙子不开心了,虽然这只是这个月Lewis第二次遇到他而已。上周四他们在酒吧里遇到,立刻一拍即合。尽管 Lewis并没有将他带回家,但是…他们在酒吧的后巷子里好好地玩了一把。

Lewis有一个“三次原则”。

一般来说,他不会和任何人见面超过3次,3次已经是极限了,他并不追求正经长期的关系。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心、好聚好散是他的理想状态。

他不愿意和任何人有更深的牵连。 

只要这些极乐的夜晚大家都能享受到就好了,后续再有什么牵扯就太麻烦了。

当然,他很有信心眼前的这个男孩子不会是那种试图黏在他身上不放的人,毕竟他还太年轻了,上周四他们第一次在酒吧里遇到的时候,Lewis甚至有点担心他是不是未成年。

“哇哦,这里真的好漂亮,我们这样到这里来真的没关系吗?主人不会介意的吗?”Lando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没事,我只不过想来让你看个东西,我们等一下可以再出去的。”Lewis也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此时已经是半夜,主宅里仅有的工作人员大都去生活区休息了,Lewis直接把这里的地址发给了之前在饭店里时候曾经给他发过信息的Lando,将他带到了Daniel的家里。

他引着这个年轻人进入了八角形的大厅,为了安全起见,透光顶棚已经被Lewis再一次关闭了,他打开了客厅里明亮的射灯。

这个宽大的大厅装饰得非常简单但又非常漂亮,Lewis没有把灯光全部打开,他打开了一侧吧台的顶灯。

当然,任何走进这个大厅的人第一眼看到的都是那件雪白的雕塑作品,Lando也不例外。

“哇哦,你的主顾是个…呃,艺术家?”他走上前去绕着雕塑转了半圈。

“这可是现在最炙手可热的新闻头条,热门话题啊,刚被发现的神秘雕塑。”Lewis说道,对于对方没有震惊到某种程度而隐约地有点不满。

“好吧,我真的不太关心这种事情。”Lando抓了抓自己头顶的卷发,他显然还没有意识到Lewis特地带他来看的东西有多了不起。“我对于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研究。”

对啊,和外面那些醉生梦死的年轻人一样。

“没关系。 ”Lewis笑着说道,自己走去了吧台那里开始调酒,“你要来杯什么?”

“给我来个能喝醉的。”Lando说着将自己的外套丢在了沙发上,踮着脚跟了过去。

他像一切年轻人那样,好奇又胆大,东摸西摸地居然把音响给开了起来。

“别太大声。”Lewis关照他,毕竟现在已经不早了。但是Lando已经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开始向着厅堂中央晃过去,他甚至打开了手机开始录起了视频。

“看看这里有什么?”他一边笑着一边将摄像头对准了那尊雕塑。

“嘿,你拍就拍,别传到网络上。”Lewis丢下手里调了一半的酒,走上去说道。

Lando伸出没有捏着手机的那只手来拉扯他,将他拉到自己的旁边,贴着他一起进入了镜头。

Lewis则熟练地勾住他的腰身,和他一起跟着乐声摇摆。

“我的酒呢?”Lando撅起嘴说道,看上去很俏皮的样子。

Lewis笑着用嘴去堵他的嘴,他们两个闹成一团滚倒在沙发上。

他们胡乱地纠缠在一起,衣服被拉扯得一塌糊涂,各自都想要让自己的手体会到更多对方的肌肤,等到他们的嘴唇分开,双方都已经气喘吁吁。

Lando整个人趴在Lewis的胸前,用左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看着他说道,“我真的好渴,我要去给自己来一杯。”

说着就准备从对方身上爬起来,但是Lewis猛地一把抓住他的腰不让他走,Lando没有意料到对方的动作整个人摔倒在他的身上,“快放开我。”他嘻嘻哈哈笑着说道,用力挣脱。

Lewis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用力在他锁骨上咬了一口才放开手。

Lando笑着跑了过去,开始动手做酒,Lewis仰躺在沙发上,一边等着他把酒拿过来一边翻看自己的手机。



Lando_Norris

最好的朋友?

前几天Lando直播的时候

“Is Carlos my best friend?”

 “Yeahhhhh……Suuuuurrrreee”

只有两个单词的回答大概蹦了几秒才说完整,让人质疑这个可信度🤨


前几天Lando直播的时候

“Is Carlos my best friend?”

 “Yeahhhhh……Suuuuurrrreee”

只有两个单词的回答大概蹦了几秒才说完整,让人质疑这个可信度🤨


Lando_Norris
兰多你在搞什么🤔

兰多你在搞什么🤔

兰多你在搞什么🤔

Lando_Norris
人家有🐶我有55

人家有🐶我有55

人家有🐶我有55

Lando_Norris

Alex Albon是我儿时偶像

           ——Lando Norris

Alex Albon是我儿时偶像

           ——Lando Norri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