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annister

680浏览    35参与
丧病的Lewiss
看完第八季的时候画的,一直到现...

看完第八季的时候画的,一直到现在才想起来发。
小恶魔一直是我最钦佩的角色
身体的缺陷并不能阻止他前进的脚步
最弱小的身体里住着最强大的灵魂
Tyrion Lannister

看完第八季的时候画的,一直到现在才想起来发。
小恶魔一直是我最钦佩的角色
身体的缺陷并不能阻止他前进的脚步
最弱小的身体里住着最强大的灵魂
Tyrion Lannister

狮子与玫瑰

其实不止詹米,兰尼斯特家族本身就有一种你知道很致命但还是会忍不住被吸引的魅力。

不可一世,又气势磅礴

其实不止詹米,兰尼斯特家族本身就有一种你知道很致命但还是会忍不住被吸引的魅力。

不可一世,又气势磅礴

狮子与玫瑰

我终于知道怎么放视频了!!!

lofter放不完,可移步b站链接~

https://b23.tv/av53716135

隔壁詹姆波特tag六百多参与度,詹姆兰尼斯特tag才两百多,如此没有排面,需要为爱发电~

我终于知道怎么放视频了!!!

lofter放不完,可移步b站链接~

https://b23.tv/av53716135

隔壁詹姆波特tag六百多参与度,詹姆兰尼斯特tag才两百多,如此没有排面,需要为爱发电~

tmacshadow

【詹美】冰与火之歌第五卷原著续写——绯闻维斯特洛第三章

詹姆和布蕾妮两个人骑着马在大路上迎着雪慢慢悠悠的前行,詹姆还在兀自想着如今兰尼斯特家族的境况,迎面又来了一群骑在马上身着黑色大氅挎着长剑的大汉,为首的那人脸颊瘦削,但一双眼睛却像鹰一样盯着他们,浑身散发着刀子一般的锐气,双方越走越近,布蕾妮有很不好的预感,忙的低下头,詹姆也不动声色将金手藏的更深了些。两边互相打了个照面,交错而过。

等那群人走远之后,詹姆道:“他们是银枪兵团的赏金杀手。”

“你怎么知道?”布蕾妮问。

“他们手指上的刺青,看起来是随意的字母,但连起来是他们兵团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手指上有字母的就是赏金杀手,”布蕾妮好像不怎么相信他的话。

“维斯特洛想杀我的人没有一千...

詹姆和布蕾妮两个人骑着马在大路上迎着雪慢慢悠悠的前行,詹姆还在兀自想着如今兰尼斯特家族的境况,迎面又来了一群骑在马上身着黑色大氅挎着长剑的大汉,为首的那人脸颊瘦削,但一双眼睛却像鹰一样盯着他们,浑身散发着刀子一般的锐气,双方越走越近,布蕾妮有很不好的预感,忙的低下头,詹姆也不动声色将金手藏的更深了些。两边互相打了个照面,交错而过。

等那群人走远之后,詹姆道:“他们是银枪兵团的赏金杀手。”

“你怎么知道?”布蕾妮问。

“他们手指上的刺青,看起来是随意的字母,但连起来是他们兵团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手指上有字母的就是赏金杀手,”布蕾妮好像不怎么相信他的话。

“维斯特洛想杀我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大大小小的杀手团体我也听说过不少。”

“不知道他们这回又是接了什么生意,”布蕾妮道。

“管他杀谁,别找上我就行,”詹姆道, “话说回来,你要是哪天没钱了,去摘了那些悬赏令,拿我的人头去换金子,保管能成富婆。”

他们又走了五里路,天色渐暗,路越来越难走,两个人从大路尽头的开叉口拐进一条羊肠小道,一路都荒无人烟,又跨过一座石桥,进到一片矮树林,两人边走边拨开那些结着冰柠的树杈,好不容易走出来,入眼处竟然有一间破旧的两层小屋。

看看能不能在这留宿吧, 布蕾妮和詹姆互相看了一眼,翻身下马,牵着马朝小屋走去。

他们把马牵到屋檐廊下,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将他们系在廊下柱子上。

“有人吗?”布蕾妮上前扣门。

屋内并没动静。

难道是没人住的房子?

詹姆后退两步,扫了一眼这幢房子的全貌,发现屋子的窗户是开的,他踱步走过去,还没等布蕾妮阻止,他左手一撑,已经跳进了屋内。

只听得屋内詹姆的靴子踩着木材地板的声音,接着便是门栓移动的动静,随即大门被打开,詹姆就在门内,非常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布蕾妮无奈的摇摇头。

“这么冷的天,主人却不在家?”

“也许只是死在了战乱里也说不定,”詹姆说。

布蕾妮不喜欢这个答案,“也许只是像我们一样,外出了而已。”她小声嘟囔着。

已是傍晚时分,屋子里没有点灯,两人借着外面的雪光,打量了屋内的陈设,待得两人看清楚这地方的环境,布蕾妮不由得吃了一惊,竟然是一间圣堂吗?布蕾妮心想。虽然四处布置极其简陋,跟君临城的圣堂相比,是天壤之别,但确实看得出来是一间圣堂。

“惨咯,虽然没有人住,却有几尊神杵在这,几尊半点屁用都没有的神。”詹姆随口说。

“不要乱说话,”布蕾妮轻声道,她的语调里含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慌,就好像她很害怕他的话被谁听到了似的,詹姆奇怪的看向她,屋外的茫茫白雪照映进来,雪光辉映下,只见到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半晌才睁开,她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她只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不要乱说话”。

詹姆从认识她以来,从没见她有过如此游移不定的情绪,这个妞,无论何时,不管是高兴还是伤心,内心都是坚定而执拗的。哪怕当初在回君临的路上,听到蓝礼的死讯,纵然她当时打定了主意不和他说话,天天半死不活的,也不是现在这样,像一头受惊的牛。

詹姆皱了皱眉,他们分开也不过大半年,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让她变成现在这样。

“你在担心我吗?担心神会报复我?” 詹姆自嘲的笑道,问出了一句连自己都不相信的问题。

她没有回答。

詹姆笑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少女的心事,但这个妞,虽说她还只有20岁,但就算她再年轻十岁,看上去也很难像个少女。

詹姆在屋子里转了转,在窗台上找到了油灯,借助打火石点燃了灯。火光照耀下,整个屋子都亮堂了起来。詹姆把油灯移到桌上,两个人白天在雪地里走了大半日,着实累得很,便一起在桌边坐了一会。

许是觉得一起对坐着不说话的气氛太古怪了,只坐了一会,布蕾妮便站起来,“我到二楼去看看,有没有睡觉的地方,要是能找到一点吃的就好了。”

“把灯带上吧。”

“用不着。”

“我说了让你带上。”

布蕾妮不理他,自己已经走到屋角楼梯那上二楼去了。

这女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乖乖听他的话。詹姆起身拿着灯跟在后面,“你是想摔个狗吃屎才好?”

他正往上踩台阶,已经上得二楼的布蕾妮突然大叫了一声,接着便是守誓剑劈砍金属兵器的声音,似乎是打起来了。
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

“妞儿”,詹姆大叫,忙的三步并两步快步跳上楼,黑暗中有个人正在跟布蕾妮对打,布蕾妮正一把扫开那人的铁棍,飞起一脚,将那人揣在地上。

“妞儿”,詹姆用金手抓布蕾妮的肩膀,语气急促的道,“没事吧,吓到了吗?”

“你是谁?”布蕾妮厉声问地上坐着的人。

“是我该问你们是谁才对”,一个苍老而又浑浊的声音说道。

詹姆将灯拿的近了些,只见地上的人约莫五六十岁,头发花白,穿一身神职人员的装束,手上正流着血。

老人抬头,好不容易才看清楚了这两个不速之客的脸,只见灯光掩映下,一个勉强称得上是女人的庞然大物就堵在她面前,她脸上的的绷带犯着殷红的血点,看起来吓人极了,那老人本就因失血而发白的脸这下更白了,他强自镇定,声音发抖的道:“这里本来就是我们本地的圣堂,是你们擅自闯了进来。”
原来他就是这屋子的主人,布蕾妮初看到他那身装束的时候其实就已明白了一半,她心下一片歉疚。

“我们…我们敲过门的,”布蕾妮说。

“来我们这抢东西的人个个都敲门。”

“我们只是想投宿,住一晚就走。”

“谁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

詹姆呲笑道:“就你这破地方,是有金龙还是银鹿给我们抢?要不是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就是给我银子我也不住这。”

“詹姆!”

“我们的确不是坏人,”布蕾妮说,“我们下去,我给你包扎伤口好吗?”

老人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们。

“来”,布蕾妮将守誓剑递给詹姆,朝老人伸出手,“这有药箱吗?”

老人挣扎着站起来,“一楼的柜子有药箱。”

“好”,布蕾妮上前扶他。

他们将老人扶下楼,布蕾妮找来了药箱,给老人包伤口。

老人看着一旁坐在供桌上玩守誓剑的詹姆,问布蕾妮,“你们是什么人?出门来干什么?”

布蕾妮犹豫了下,“我们是出来找妹妹的。”

“你们俩的妹妹?他是你哥哥?”

“可别瞎说,你看看我的长相,我会有这么丑的妹妹?”詹姆道。

“他怎么可能是我哥哥,你看他这么老,做我叔叔都够了”,布蕾妮反唇相讥。

“行啊,从今儿起,你就跟我改性兰尼斯特吧。”

“兰尼斯特?西境的兰尼斯特?”老人问。

“不然还有哪个兰尼斯特?”詹姆逗他。

“你住嘴,不许再说话”,布蕾妮道。

他们之所以不住客栈走这么远,就是希望能低调一些,结果现在他还在这自爆。

只花了半柱香的时间,布蕾妮已经给老人包扎好伤口,她把剪刀绷带收进药箱里。

“如果,一个人做了错事,忏悔是有用的吗?”她突然问。

“你做过什么错事”,老人问。

“比如杀人,骗人。”

“那是得忏悔”,老人说。

“怎么忏悔?”布蕾妮问。

“我都没忏悔,你忏悔个什么劲”,看他们讨论得有模有样,詹姆突然插嘴道。

“世间众人,没有谁是清白的,都需要忏悔”,老人说。

“对谁忏悔?”詹姆问。

“对神。”

“为什么要对神忏悔”,从小到大,詹姆对这些神叨叨的东西都很不理解,“神又不是我杀的,为什么要忏悔,我是弑君者,不是弑神者。”

“弑君者?”

“你也听过我的名号?”

“这么惊世骇俗的名号,谁没听过,”老人迟疑片刻,继而说道,“像你这种人,就算真的做过弑神的事,也绝不会忏悔。”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我就是真有心忏悔,说出我的罪行,我只怕你不敢听。”詹姆自嘲的笑笑,“就像我的名号一样,我杀过国王。”

“这年头到处都是国王。”

詹姆大笑,“我杀的当然是最厉害的那个。”“我跟我姐姐上床,我把一个小孩子…”

“詹姆!”布蕾妮喝住他。

詹姆无辜的耸肩。

“这里是圣堂,你就不能规矩一点吗?”

“正因为是圣堂,所以我才在忏悔呢。”詹姆笑道,“你也该忏悔才对,毕竟你绑架了我。”

这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但布蕾妮却似乎是听进去了,她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转向老人:“如果我真的…做了违背骑士精神的事,绑架了别人,神会…惩罚我吗?” 她的语气极其认真。

詹姆敛住笑容,不等老人回答她,马上轻声说道,“如果真有神要惩罚你,我不介意再当一下弑神者”,声音很是温柔。

布蕾妮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才抬起头,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我不要你当弑神者,我只要你好好活着。”

“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如果世上真的有神,如果神代表的真的是正义,那我为什么还活着。”詹姆说。

他把一个孩子推下高塔,和自己的姐姐乱伦,间接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杀了自己发誓效忠的王,可现如今,他依旧还活着。

“也许”,他从桌子上跳下来, “我就是维斯特洛没有神的人证”,他故作轻松的说。

布蕾妮痛苦的闭上眼睛,她原也不相信这片大陆上有神的存在,但凯特琳夫人的复活让她不得不相信。

布蕾妮收拾好药箱,老人给他们拿了一点食物,几个人胡乱吃了一点,都疲累得很。布蕾妮他们在密林中迷路那几日,一直是詹姆守夜,他好几天没睡了,虽然这一路一直强撑着打起精神跟她说说笑笑,表面装得没事,但其实他早就累得不成人形了。布蕾妮让他和老人去二楼里间的床上睡,又把待在前门的两匹马牵到屋子后院,再进屋来自己睡在一楼的桌上。

她一个人躺在桌上胡思乱想,想着这一路与詹姆遭遇的各种波折,想着还在石心夫人那里的波德,想着珊莎的去向,却是怎么都睡不着,她盯着窗外亮堂的白雪,忽听得远远一阵奔腾的马蹄声,夹着着男人在大声喝骂着什么的声音。

布蕾妮立刻操起守誓剑,跳下桌,只这一会,外面的人已走到了他们的屋子前,她快步摸上楼梯,轻声叫詹姆,没人应答。
只听见门口一脚踹门声,布蕾妮立时一个闪身,将自己藏在了二楼的房门边。

楼下那群人已经进到门里来,油灯被他们点亮了。
布蕾妮偷偷看了一眼,竟然是来时在路上遇到的那一群赏金杀手。

只听得他们在那说:

“他们是往这条路走的吧?”

“我早说路上骑马的就是他们,你们偏还不信。”

“不信也是正常的,兰尼斯特的统帅身份显贵,是一军之主。要说他一个人出现在这荒野小村,谁信呐。”

“就是就是,凭那身份,出门不可能不带守卫,可那男的当时身边就只带了个女人,换了谁都不敢信的。”

“听那店主的形容,女的拿着瓦雷利亚钢剑,男的是金发金手,肯定就是那个塔斯丑女和弑君者。”

“两个人而已,好对付得很,这几万金龙的花红赏金,咱们是拿定了。”

“你看这事怪不怪,兰尼斯特大军不是在鸦树城吗?怎么詹姆兰尼斯特现下倒跟个女人出现在这一带。”

“对啊,那弑君者虽然行事嚣张,但治军严谨,在军中也是颇受爱戴,怎么可能丢下行军队伍,擅自离营?”

“听说是被塔斯之女骗出军营的。”

“女人?那小子终于厌倦瑟曦的奶子啦。”

“听说那女的做梦都在喊弑君者的名字,说不定俩人早好上了,这会是私奔出来的。”

“不见得,那塔斯女人膀大腰圆,满脸麻子,谁有那么重口味。”

“那弑君者做事向来惊世骇俗,也许他就好那一口呢!同一个女人操上30年,是人都受不了哇。”

躲在二楼暗处的布蕾妮暗自心惊,听他们的言语,这群人竟然是来找詹姆的?

“可我听到的风声,是说那个塔斯丑女独闯兰尼斯特军营,绑走了弑君者啊。据说,连他那右手当初也是那塔斯女人砍的。”

“什么?结下这么大仇,兰尼斯特家竟然没有追杀那女人。”

“前些日子勇士团不是就跟那女人狭路相逢了吗?搞不好就是泰温兰尼斯特派去报仇的。那女人一挑九,竟然被她来了个通杀,勇士团全军覆没了。”

一挑九?她砍詹姆的手?布蕾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女人一定是被勇士团惹毛了,所以又摸到了兰尼斯特的驻扎地,单枪匹马把他绑走了。”

“不能吧,一个女人,独闯兰尼斯特大营?詹姆兰尼斯特虽然管不住命根子,但是管军队是有一套的。他那队伍布防有多严密你不是不知道。一个女的独闯军营,这已经是天方夜谭了,更别说在不惊动守卫的前提下神不知鬼不觉绑走主帅,这想想也不可能!”

“是真的,瑟曦太后刚在君临游完街,这会子要人去比武审判,寒鸦都来了几遭了,那弑君者这边一点消息都没有,就是因为被绑走了脱不了身。”

“说明这弑君者根本是浪得虚名。”

“什么弑君者,名号那么大,还不是全靠他老子,没了老狮子,他算个叼毛。”

“那可是杀过熊的女人,除非詹姆兰尼斯特真是个狮子,否则谁敢斗得过她。”

“你们确定这说的都是真的,我有个兄弟在君临当差,我听他说过,那女人可是被弑君者写进了御林守卫的白典里。詹姆兰尼斯特亲口承认是她救了他。”

“我看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那女的是效忠史塔克阵营的,一入君临就被囚禁了,后来还是百花骑士去把她接出来的。

伴随着啧啧的两声,又一个声音道:“可怜的塔斯丑女,石心夫人抓住她那会,这女的梦里还喊弑君者的名字来着。想那詹姆兰尼斯特长了张小白脸,活该他栽在那塔斯女人的手里。现在只怕早被押回无旗兄弟会那去了。”

布蕾妮在楼上一直听着他们胡说八道,一开始也是不以为意,但听到这,终于还是被吓到了。他们为什么会知道“石心夫人”?

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自己是要来带詹姆回无旗兄弟会的,她是答应了石心夫人要拿詹姆换波德,可是…这明明是个秘密任务。

不能再让他们说下去了,詹姆就睡在二楼,随时会醒过来。

她可以忍受栽赃诽谤,但话题已经转到了石心夫人身上,这太危险了。詹姆不蠢,任何只言片语都可能让她此行的谎言不攻自破。

六个人,如果她攻其不备,冲过去先劈倒三个,只剩下三个人,也许是有胜算的。

可她没跟他们交过手,不知道他们到底实力如何,只能打倒一个算一个了,她紧了紧手中的剑,猫着腰正要翻身跳下楼。

就在这当口,布蕾妮背后突然有人伸出一双手将她拦腰抱了回来,抱她的人一边用金手压住她拿剑的右手,另一只胳膊圈在她脖子上,将她整个身体牢牢困在身边,头挨着头,这人将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手势实意她不要出声。

这个意外着实令布蕾妮吃了一惊,凭这人身上的气味,她知道是詹姆,正因为这样,她才吓得不轻——他什么时候醒的,他有没有听到楼下那些人的话?他有没有听到石心夫人的字眼?

布蕾妮无声的挣扎了一下,詹姆没放。

“要我说,反正弑君者也不爱她,那丑女都闯军营吧他绑架出来了,不如就来个先奸后杀。”下面的人还在信口胡说。

即使完全看不到詹姆的表情,布蕾妮也能感觉到背后的詹姆肩膀抖动得厉害,分明是在忍笑。

“这妞曾经赤身裸体弄死过狗熊,还操过弑君者。可惜弑君者一心只想着他那个皇太后老姐,于是那丑妞拿了狮子家的瓦雷利亚钢剑一气之下砍了弑君者的手。”

饶是詹姆这种听惯了流言的人,这会听到这,也忍不住噗呲笑出声来。所幸他们离得远,才没惊动这群人。

当初和布蕾妮回君临后,全红堡的人都知他少了一只右手,但无人敢问他这幕后故事,极少有人知道这是勇士团的杰作,无怪传闻如此绘声绘色。

“你给我老实点,你对付不了那么多人,我可不想给你陪葬”,詹姆轻声耳语道。

布蕾妮实在是气不过,语带讽刺的道,“生不同日,死能同穴不是也挺浪漫,毕竟我都变态到要绑架你霸王硬上弓了。”

詹姆还要说话,只听得楼下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布蕾妮再也忍不住,她一把睁开詹姆的挟制,翻身跳下二楼,大声道:再敢胡说八道,我先杀了你们。

这骤然的变生不测让屋中人俱是一惊,没想到在这破败的教堂里还能有人。他们一起朝发出人声的地方看过来,待到布蕾妮露出她魁梧的身形,她丑陋的脸庞在灯下若隐若现,活像个绷带怪人,简直丑的令人心惊,可这样丑的女人,却带着一槟熠熠生辉黄灿灿的狮子头佩剑。这下,即便从没见过布蕾妮的人,多半也都猜出了她是谁。

他们白天见过的那个有着秃鹰眼睛的人站了起来:“是了,你就是塔斯的布蕾妮。”

“你们是银枪兵团的赏金猎手?”

“没错,你在,那表示弑君者也在?”

布蕾妮道:“他不在。”

“按说那弑君者对你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何必还护着他。”那人说。

“劝你交出他,我们还能饶你一命。”那人的手下说。

“谁绕过谁还不一定呢。”布蕾妮道。

“是吗?你难道不知道,这河间地到处都在悬赏詹姆兰尼斯特的人头,就凭你俩,是别想活着走出这一带的,你不如把他交给我们。”

“到底是谁又看上了我的人头?”楼下两边还在对峙,二楼楼梯处突然出现一个声音,那群赏金猎手循声望去,一个金发金手的男人正慢吞吞的从楼上走下来,手上也拿着一柄金色的狮子头长剑。

“詹姆兰尼斯特”,那个长着鹰眼的男人道。

詹姆走下来,站在布蕾妮身边,他皱了皱眉,歪着头问对面那群人,语气很无奈:“是谁发的悬赏告示?”

“不知道,这个是上头的事情,我们下面的只管听命令,你想想你最近又得罪了谁,多半那就是我们这桩买卖的大主顾。

“我得罪的人那么多,哪记得住。”詹姆说,“总之,废话少说,一起上吧。”

那个鹰眼男人似乎很惊诧,“你这是要帮她?你难道不知道,她可是要杀你。”

布蕾妮脸色一变,心下一阵慌张。

“你们是说“先奸后杀”吗?”詹姆乐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她绑你出来的目的?”那人说。

詹姆耸耸肩:“你们还不懂,我们是出来私奔的。”

布蕾妮一直绷着的神经这下真的是要爆裂了,他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那人看向布蕾妮:“这么说你是要背叛石心夫人?你要违背你的誓言?”

他们的话实在是太多了。

“去他妈的誓言”,布蕾妮直接骂了一句,抽出守誓剑劈向他们中为首的那人。

umberto'eco
他们偷走了你的项链,好让你死在...

他们偷走了你的项链,好让你死在父亲的怀里

他们偷走了你的项链,好让你死在父亲的怀里

tmacshadow

【詹美】冰与火之歌第五卷原著续写——《绯闻维斯特洛》第二章

事实上,布蕾妮有自己的打算,既然已经到了大路上,找到了村落,就一定能找到露宿的落脚点。现在到处战乱,没人住的房子肯定不少,不一定非得住客栈。

他们此行出来,一直是本着低调行事的想法。除了军中的几个主要将领,詹姆并没有将他出来的事告诉其他人。本来嘛,丢下自己的军队跟一个女人出远门,这实在不是他的作风。

詹姆身份特殊,仇人又多,还是应该闭些风头比较好。布蕾妮不想再犯上次的错误。当初回君临的时候,如果她和詹姆肯好好的和平相处,不闹出那么大动静,詹姆不会被勇士团活捉,他的手也不会断。

泰温兰尼斯特死后,兰尼斯特家族几乎已到了无人可用的地步,现如今,整个维斯特洛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詹姆,想看他这所谓...

事实上,布蕾妮有自己的打算,既然已经到了大路上,找到了村落,就一定能找到露宿的落脚点。现在到处战乱,没人住的房子肯定不少,不一定非得住客栈。

他们此行出来,一直是本着低调行事的想法。除了军中的几个主要将领,詹姆并没有将他出来的事告诉其他人。本来嘛,丢下自己的军队跟一个女人出远门,这实在不是他的作风。

詹姆身份特殊,仇人又多,还是应该闭些风头比较好。布蕾妮不想再犯上次的错误。当初回君临的时候,如果她和詹姆肯好好的和平相处,不闹出那么大动静,詹姆不会被勇士团活捉,他的手也不会断。

泰温兰尼斯特死后,兰尼斯特家族几乎已到了无人可用的地步,现如今,整个维斯特洛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詹姆,想看他这所谓的泰温之子要如何不成气候的败掉父亲的基业,只需再弄死他,整个西境只怕会土崩瓦解,连君临城都难保安宁。

这地方看起来是个乡村,但客栈终归是人来人往的地方,人多眼杂,要是让人知道詹姆兰尼斯特单枪匹马在河间地游窜,身边没有守卫,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天知道又会出什么事。

他们一前一后骑着马走在村子里大路上,雪依旧簌扑扑的落着,所幸地上还算平坦,还能赶路。

路上偶尔会走过来一些穿着粗布旧衣服的村民,他们有的背着麻袋,有的扛着不知从哪里弄到的柴火,迎面朝他们走过来,所有的人都是先扫了一眼布蕾妮,震惊之余又看向詹姆,最后将目光放在他那晃眼的金发上。

他的金发太扎眼了。布蕾妮心想,简直比她的绷带脸还要引人注目,一看就是个王公贵族,与这种小地方完全不相称。詹姆似乎也意识到了,伸出左手将头发捋到一边,要将披风的兜帽带起来。

他本就只有一只手,雪天风又大,一时半会竟然在头发上纠缠了半天。布蕾妮在后面看着他笨拙的动作,忍不住出声道,“你就省省吧,我来帮你。”

“你那双牛蹄子一样的粗手,不见得比我一只手强。”他嘴上虽这么说,却还是很听话的勒住马停下,将身体向布蕾妮倾了过来,歪着头朝向她。布蕾妮那被咬的半边脸上伤一直没好,随身带着绷带。詹姆给她的马拉着缰绳,看着她用牙齿撕了一截干净绷带。

其时天色已晚,傍晚的朔雪中,天地苍茫连成一线,偌大的冰蓝色旷野里,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这两个人两匹马。雪不停落在两人脸上身上。布蕾妮帮詹姆把长发用绷带扎到脑后,又细心的给他将披风上狐皮织就圈着一圈白毛的兜帽带上。

詹姆这人一向不知好歹,平日里抓着机会就要挑衅她,即使受人恩惠,嘴上也绝不肯吃亏,但此刻布蕾妮给他绑头发时,他竟然难得的没吭声。

把缰绳递给布蕾妮的时候,詹姆又仔细瞧了瞧她被绷带包住的脸。

“你脸上的伤……”,他伸手想碰碰她的脸,她像被咬了一口似的,抬手惊慌的打掉他的手,“别碰我。”

詹姆怔了一下,整个人完全愣住了。

这蠢妞到底是怎么了?

他呲笑一声,挖苦的道:“可真是一点没变,还是这么不知好歹。”

要换了是别的女人,詹姆心道,敢这样驳斥他的好意,他早掉头走人了。

可问题在于,她不是别的女人。他叹了一口气。“我们都一年不见了,你就不能像个普通女人一样,对我温柔一点吗?”

从兰尼斯特港到君临城,多的是漂亮女人对他极尽谄媚之能,多少豪门贵胄为了和兰尼斯特家联姻在他面前大显神通,甚至不顾及他御林守卫终身不婚的誓言削尖了脑袋也要往他身边挤,可这个女人,唯独这个丑女人,是越丑越放肆。

然而这丑女人只花了三言两语就说服了他,成功让他丢下兰尼斯特大军孤身出来陪她去找珊莎,所以,这些女人里,属她本事最大。

想到这些,詹姆禁不住暗自摇摇头。

“上次你走的时候我忘了告诉你,山羊已经死了。”

“嗯。”

“我见过红罗兰,把他发配到女泉城去了。”

“嗯”。

“我攻下了奔流城,还让兰尼斯特军屠城杀了所有人。”

布蕾妮看了他一眼,平静的道:“是吗?”

她早知道詹姆兵不血刃和平收服了奔流城。

詹姆撇撇嘴,“真无趣”,还想看她生气来着。

他突然发现他们现在是真的很难吵架了,即使有心惹她生气,她也不会上当,因为她对他已经相当了解。

“如果,我真的杀了奔流城的所有人,你还会来找我吗?”詹姆好奇的问。

“我会,我还会把守誓剑带来,让它给你陪葬。”

詹姆耸耸肩,不以为意,倒是笑了,“这才像你”。

“吉娜姑妈说,我不像个兰尼斯特,也许她说的对。如果去奔流城的是父亲,他才不会容忍什么和谈。”

父亲绝对是那种“一到奔流城外就会立马命人用投石机把艾德慕徒利的儿子投进城的人”。父亲要是知道自己为了守住什么狗屁誓言就大费周章安排和谈,还丢下大军亲自出来给人找史塔克的女儿,还不知道会怎么大发雷霆呢。

他想象了下父亲因为布蕾妮的事而跟他大发雷霆的样子,却突然想到,父亲永远都不可能对他发脾气了。

布蕾妮看着神色黯然的詹姆,没有说话。这个曾经不可一世、自命不凡、即使身处北境监牢,身缠镣铐也能面带笑容用言语伤人的男人,现在已经没了过去的锋芒与锐气,他像一只受伤的狮子,藏起了自己的爪子。

“泰温大人,他……”

“死了”,詹姆不自觉的勾起唇角,想做出一个轻松的表情来。从前父亲在的时候,他总怪他管的太多,总想摆脱父亲的控制,如今小恶魔杀了父亲,已不知所踪。在鸦树城,他烧了瑟曦的信,已无异于是放弃了她。他突然意识道,他几乎已经没了亲人。

他想跟布蕾妮讲讲父亲的故事,但印象中,父亲并没有多少好故事可讲,能讲的都是杀人的故事。

父亲死后,兰尼斯特家族越发凋零,好似没有主心骨般气数已尽,父亲座下那些封臣没有倒戈相向,另投他主,这已是给足了父亲面子。从前父亲能将一切安排得井然有序,上马能打仗,下马能治国,他能铁血治军,却也能礼贤下士,他崇尚权力,却对铁王座不屑一顾,他手段狠毒,但无论是凯岩城还是君临的民众,所有人都得承认,若非父亲那铁腕治军的作风,他们不一定能挨到凛冬。

身处乱世,这样的人注定要毁誉参半。

“父亲什么都会,却唯独不会养儿子。他养出来的长子不稀罕他的凯岩城,养出来的小恶魔,不仅杀了他的妻子,还杀了他。”詹姆说。

布蕾妮听说过,詹姆的母亲是因小恶魔难产而死。她不知该说什么话安慰他。

“一个弑父弑母,一个弑君乱伦,你说,哪一个更该下地狱?”詹姆笑着问布蕾妮。

维斯特洛人信奉七神,七神信仰一直以来就是诅咒乱伦弑亲的,但他和小恶魔都没死,死的是父亲。他对于神的不屑一顾又多了一个论证。

父亲在世时,他天不怕地不怕,除了父亲,连劳勃都不放在眼里,瑟曦既恨父亲给他安排的婚事,也恨劳勃,她越恨劳勃和父亲,在詹姆的床上就越卖力,瑟曦爱他吗?不见得,她需要他为她卖命,但她不爱他。他爱瑟曦吗?从前他对此深信不疑,但现在他却无法做出回答。他和瑟曦上床的时候才七八岁,远远早过常人能理解爱情的年纪。他们从小在凯岩城长大,一举一动丢都做不了主。如今父亲死了,劳勃死了,他和瑟曦终于能不受任何阻碍,但他们之间却已渐行渐远。他不恨父亲,他们只是像青春期叛逆的子女,靠忤逆父亲来获取快感,乱伦是瑟曦能想到的最好报复手段,一想到他们做的事能另父亲勃然大怒,他们就欣然不已。他早该知道,她不爱他,比起上床,他们只是更喜欢乱伦。

有时候他会想,他和瑟曦之所以会混在一起,也许完全只是因为他们有着反叛父亲的共同愿望。

他放任弟弟害死父亲,杀了自己曾宣誓保护的王,现在甚至决定对自己的爱人也见死不救。

世上多的是表里不一的人,而他唯一的可贵之处,大约就是表里如一,里里外外都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

自他出征以来,七大国流言四起,他与瑟曦之间的私情已近乎于公告天下,但他只觉得讽刺 —— 他们乱伦的时候,世人都以为他们只是姐弟,如今世人都知道他们不只是姐弟,但他和瑟曦却的确只是姐弟了。

“愚蠢的维斯特洛人,你们永远都慢了一步。”

tmacshadow

【詹美】冰与火之歌第五卷原著续写——《绯闻维斯特洛》第一章

“我身上没钱了,你有钱吗?”
“我可是被你绑架出来的,怎么可能带着钱。我当初在君临给你的那些金龙和银鹿呢,都花光了?”

河间地,某个村落的某间客栈,这天突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早起开店门起,店里就没客人,天寒地冻,外面风声呼啸大雪纷飞,客栈壁炉里烈火熊熊,烧断的干柴不断发出噼啪之声,炉子上煮的酒热腾腾的冒气。估摸着也不会有什么客人,店主雷恩索性关了店门在桌旁打起盹来。

一下睡到中午,店外忽然传来一阵马的嘶鸣声,不一会,两个人浑身落雪披着黑色披风的人推开门大踏步走进来,刚从瞌睡中惊醒的店主人看着门口,一阵寒风夹杂着成团的白雪当堂鼓进来,冷得他一哆嗦。其中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走在前面,进到店里站定后...

“我身上没钱了,你有钱吗?”
“我可是被你绑架出来的,怎么可能带着钱。我当初在君临给你的那些金龙和银鹿呢,都花光了?”

河间地,某个村落的某间客栈,这天突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早起开店门起,店里就没客人,天寒地冻,外面风声呼啸大雪纷飞,客栈壁炉里烈火熊熊,烧断的干柴不断发出噼啪之声,炉子上煮的酒热腾腾的冒气。估摸着也不会有什么客人,店主雷恩索性关了店门在桌旁打起盹来。

一下睡到中午,店外忽然传来一阵马的嘶鸣声,不一会,两个人浑身落雪披着黑色披风的人推开门大踏步走进来,刚从瞌睡中惊醒的店主人看着门口,一阵寒风夹杂着成团的白雪当堂鼓进来,冷得他一哆嗦。其中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走在前面,进到店里站定后先是四下打量了一番,随即踱步到他跟前。
“我要住店。”
“一间房住一晚得三个金龙。”雷恩眯着眼睛瞥了他一眼,伸完懒腰给自己倒了杯酒。
“我没钱了,你有钱吗?”男人身后跟上来的一个同伴问道。

听见是女人声音,雷恩不由得抬头看了这人一眼,这一眼,瞬间令他心中一颤,差点把手里的酒杯给打翻——天呐,这真的不是个男人吗?听声音明明是个女人,怎么那脸…这也叫女人?天啊,还有那脸上的绷带,这到底是男是女?

“我可是被你绑架出来的,怎么可能带着钱?”长发男人看向绷带女人,语气里带着揶揄,“我当初在君临给你的那些金龙和银鹿呢,都花光了?”

他们似乎赶了很久的路。长发男人那张脸还算英气,只是好像很久没休息过,眼眶周遭一圈青紫色,看上去很疲惫。一头金发,一看就不是本地人,甚至也决不是河间地这一带的人。他腰中挂着一柄剑鞘非常华丽的长剑,右手戴着一个金手套。雷恩怀疑的看着那手套,好奇那到底是不是真的。这种浑身都是金色的人会跑到他们这乡野山村中来,还是在这么一个鬼天气里,真是稀奇。

与浑身是贵族气的男子想比,这男人身旁的绷带怪人就骇人得多。她膀大腰圆,活像一头公牛,比她同伴还高 ,半边脸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那上面渗出的血迹仿佛陈年废铁生出的锈斑,看着简直触目惊心。这么一个丑绝人寰的女人,腰上却也挂着一柄非常惹眼的剑,剑鞘上的装饰跟那个男人的剑很像,似乎也很值钱。

那绷带女人听到长发男人问他钱去哪了,先是一怔,似乎愣住了,等再开口时,语气显得略为犹豫,
“到处都在下雪打仗,庄稼没有收成,开店的都坐地涨价,食物也贵了几倍。”
——实际离开君临时他给的那些钱还剩了一大半,但都被无旗兄弟会抢走了,可她当然不能说实话。

“你确信你不信兰尼斯特吗?我以为只有我们家的人才会花钱不知节制。”金发男人一脚踩在长凳上,弯身拍拍腿上的雪,随口问道。
绷带女人脸色骤变,“我当然不信兰尼斯特!我姓塔斯,永远都只会信塔斯。”
“难不成你要娶小白脸入赘塔斯,我看很难。”金发男人说。
“跟国王发誓要终身不婚的又不是我。”绷带女人还击道。
“哦,你倒是有过未婚夫,只可惜被你吓跑路了。”金发男人笑道。

姓塔斯的女人立刻冷哼一声:“我竟然不知道你也会心疼你们家的钱。你们家不是七大国首富吗?传闻中你们凯岩城的床都是拿金子堆的。”
“当然,我们兰尼斯特在床上也是狮子,只有金子做的床才震不坏,”金发男人朝她眨眼,“改天你可以和我一起去体验一下。”

塔斯女人被气笑了,转身要走,那个兰尼斯特拉住了她,叫了一声“蠢妞”。
这两人就是詹姆和布蕾妮。

他们在河间地已经逗留几天了。布蕾妮独闯兰尼斯特军营,和他单枪匹马出来,本来是要去救珊莎的,但才出军营走了半天河间地就下起大雪,雪越下越大,大路上路面全被冰雪冻住,布蕾妮的马脚掌打滑,差点把她摔到河里去。他们原想原路回去,又因大雪封山迷路在山林中困了两三天,差点没被冻死,所幸他们带的干粮不算少,才没被饿死。

他们在林子里找到了一条冰河,两个人签着马沿着河岸一直走,直到今早,才总算走出那片白雪皑皑满是冰棱子树桠的密林,找到大路上来,看到了这么一间破败的客店。

布蕾妮完全不懂为什么都到这时候了詹姆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
他竟然问她是不是姓兰尼斯特。
她当然不姓兰尼斯特。
无旗兄弟会的人叫她弑君者的婊子,看到守誓剑的人都默认她是兰尼斯特家的人。
从离开君临起,似乎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都以为她是詹姆的女人,只有他这当事人却全然不知。
他们之间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她受够了担这莫名其妙的虚名。

她紧抿着嘴唇,看向詹姆,他身上的披风仍旧是一身雪,长发凌乱不堪,靴子一脚泥,不知是雪灌到耳朵里了还是怎样,他一直歪着头拍自己的耳朵。
一阵巨大的愧疚突然击中了她。
她有什么资格生气?他是兰尼斯特的军中统帅,就为了她的谎言,他把兰尼斯特军扔在鸦树城,心甘情愿的被她“绑架出来”,他一个守卫都没带,他那么相信她,尊重她的一切,可她却带着他往死路上走。
她有什么资格生气。

她当初离开君临时,七大国四处战火连天,凛冬将至,庄稼没有收成,所以詹姆在君临送她时特意嘱咐下属在原定数量上再给她加三倍的盘缠。

詹姆这人从小身份尊贵,无论是在军营还是在红堡,花钱都不经自己的手,他对于出行所需的银钱数量根本毫无概念,所以当初他还专门就这事问了波德。

只给布蕾妮那么些钱倒不是说詹姆给不起,主要是担心给太多钱会让她显得太招摇,那反倒于她没有好处。更重要的是,这妞做事向来是一根筋到底,詹姆也怕倘若真给了她太多钱,只怕这妞为了找珊莎能跨过狭海找到布拉佛斯去——然后从此一去不复返。

也许,詹姆自己都没意识到,内心深处,他希望这蠢妞哪天花完了钱还能记得回君临找他要。

他并不是要故意戏弄布蕾妮,事实上,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他们初见的时候曾刀剑相向干过架,但在一起经历那么多后,他其实早就不讨厌她了。在君临送走布蕾妮那天,他曾暗自告诫过自己,如果上天仁慈能让他再遇到她,他一定不再对她恶语相向。

可再见面后,不知怎的,布蕾妮一跟他顶嘴,他立刻便恢复了他那嘴不饶人的本性。

“算了,没钱就没钱吧,把店主杀了也一样能住店。”詹姆不想跟布蕾妮吵架,直截了当的说出了他的办法。
“你是认真的?”布蕾妮皱着眉头问。他可真是一点没变。
“不然你还要露宿野外?你能去哪?再回山里去?我可是两天没睡了,再撑下去,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詹姆把自己的孀恸剑一把按在店主面前的柜台上,
“我们没金龙,但有剑。”
“什么意思?”雷恩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让我们住店,我就不杀你。”詹姆说。
“你们想威胁我?”
“拿你的命换住店费,你是赚了,怎么能说是威胁?”詹姆奇道,“难道你觉得你的命还不值三个金龙?”
“你够了”,布蕾妮无奈的摇摇头,“收起你的剑”,她说着,转身出了门。
詹姆赶紧追了出来。
“喂”,詹姆还要劝她。
“闭嘴”,布蕾妮一边解马的缰绳一边道。
詹姆乖乖闭上了正要张开的嘴,朝布蕾妮做了个鬼脸,不再多说。

zz瓶

【波詹】情人节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时间画画改一发图🌚🌚剧情主题:詹米黑化,瑟曦放火,还有吃了一只苍蝇的波隆

【波詹】情人节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时间画画改一发图🌚🌚剧情主题:詹米黑化,瑟曦放火,还有吃了一只苍蝇的波隆

tmacshadow
假如泰温老爹发现詹姆把瓦雷利亚...

假如泰温老爹发现詹姆把瓦雷利亚钢剑送给了布蕾妮😂
(转自tumblr)

假如泰温老爹发现詹姆把瓦雷利亚钢剑送给了布蕾妮😂
(转自tumblr)

tmacshadow
😉😉😉😝😝好喜庆(转...

😉😉😉😝😝好喜庆(转自Instagram)

😉😉😉😝😝好喜庆(转自Instagram)

tmacshadow
tumblr上的粉丝其实说的挺...

tumblr上的粉丝其实说的挺有道理的,詹姆根本不需要内疚。

tumblr上的粉丝其实说的挺有道理的,詹姆根本不需要内疚。

tmacshadow
喝醉的詹姆:天呐,布蕾妮竟然不...

喝醉的詹姆:天呐,布蕾妮竟然不是单身,她有男人了😭😥
提利昂:我的蠢货老哥,她男人不就是你吗?😓

(转自tumblr😃😉)

喝醉的詹姆:天呐,布蕾妮竟然不是单身,她有男人了😭😥
提利昂:我的蠢货老哥,她男人不就是你吗?😓

(转自tumblr😃😉)

tmacshadow
转自Instagram,水印即...

转自Instagram,水印即作者。想从布蕾妮婴儿时期就和她做朋友的詹姆。书里的设定,詹美相遇的时候布蕾妮可能才18.19岁哟😘😝

转自Instagram,水印即作者。想从布蕾妮婴儿时期就和她做朋友的詹姆。书里的设定,詹美相遇的时候布蕾妮可能才18.19岁哟😘😝

tmacshadow
转自Instagram,图上有...

转自Instagram,图上有作者id😉😝
美人:没有翅膀的天使不就是人吗😓

转自Instagram,图上有作者id😉😝
美人:没有翅膀的天使不就是人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