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asombra

41浏览    15参与
脂米

怜归(二十六)

      公仪萧此次回来,当然不只是为了述职。

      他看了看洛冰河寝殿的方向,又看了看北方,兀自头疼。

       ……

      各大门派很快聚到了金兰城。

      城中仅有寥寥几人,皆用黑布裹了身体,不露半点缝隙,佝偻着,脚步匆匆。

      季清欢负手道...

      公仪萧此次回来,当然不只是为了述职。

      他看了看洛冰河寝殿的方向,又看了看北方,兀自头疼。

       ……

      各大门派很快聚到了金兰城。

      城中仅有寥寥几人,皆用黑布裹了身体,不露半点缝隙,佝偻着,脚步匆匆。

      季清欢负手道:“木师兄啊,他们这是何症?”

      木清芳刚刚查探了一人,听闻此言,斜觑了她一眼,道:“不知,但明显,并非瘟疫。”

       “并非瘟疫?”

       “嗯,病人大多虽浑身烫红,又有多处腐烂,但与他们一处那杨家小子,没有做什么防护措施,却并未因此染上此疾……”木清芳认真道,他手边放了些乱七八糟的工具,又是小刀又是镊子,还有两个细小的针头,把旁边的壮汉吓得只往后退,还没缩两步,便被木清芳抓住了脚踝:“等一等。”

       壮汉简直无法与这般温柔的眼神对神了,心里发苦,却退无可退,被一柄冰冷的剑柄抵住,简直要崩溃了。

       季清欢微微一笑,露出个自认为和善的微笑,对那壮汉道:“还望您能配合一点。”

       壮汉:……说好的亲善门派呢?

       ……

       幻花宫一行人先拥后护,带着洛冰河走进了一家客栈。公仪萧远远跟在后面,观察着周围的金兰城人,可是越观察,他的眉头便拧的越紧。

       终于,他探出手去——

       ……

       洛冰河自然是在客栈上房,可是,这上房中,却多了个人。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北月♚  @想目标的鱼  @入海鲸  @..晗

脂米

怜归(二十五)

      公仪萧为时不长的述职时间到来,离开了北疆边界。

       说来可笑,幻花宫本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公仪萧是大弟子,也是幻花宫的骄傲,是当之无愧的下一任宫主,如今却在北疆喝西北风,还得向一个半路杀出的洛冰河述职,真是没有道理。

       不过他本人并没有觉得那里不对,旁人更就没资格说这些了。

       旁人眼中的公仪萧也不过是个爱笑又没什么脾气的年轻人,天...

      公仪萧为时不长的述职时间到来,离开了北疆边界。

       说来可笑,幻花宫本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公仪萧是大弟子,也是幻花宫的骄傲,是当之无愧的下一任宫主,如今却在北疆喝西北风,还得向一个半路杀出的洛冰河述职,真是没有道理。

       不过他本人并没有觉得那里不对,旁人更就没资格说这些了。

       旁人眼中的公仪萧也不过是个爱笑又没什么脾气的年轻人,天真的不知天高地厚,一点心计也无,并非外面传的天资出众的如玉公子——倒更像个,傻子。

      公仪萧并不是很喜欢洛冰河,尤其是在他见到那位德高望重的宗师之后。

      他并非什么都不懂,只是,无法收敛自己的情绪。

      还好,吃的沙子还是有点用的。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来的。

      洛冰河对他并未太过为难,心情颇佳的样子。

       他有何威胁。

      ……

      公仪萧回了自己原先的寝室,稍稍处理了自己手臂上的伤——

      伤口又小又尖利,还有缠绕于手臂上的淡淡淤青。

      那是前不久留下的。

      那女鬼一样的惨白面孔,却有一双澄澈的眼眸。

     


脂米

怜归(二十四)

       洛冰河先是呆住,随即被狂喜淹没,好像行走沙漠的人,看见了绿洲,他是想要不顾一切的奔过去的。可最终他连自己的嘴皮都咬破了,也没敢动一下。

       沈清秋有毒。

       他自己在心里默默下了这个结论。

       原来,他是可以获得这一点甜蜜的。

       不是那...

       洛冰河先是呆住,随即被狂喜淹没,好像行走沙漠的人,看见了绿洲,他是想要不顾一切的奔过去的。可最终他连自己的嘴皮都咬破了,也没敢动一下。

       沈清秋有毒。

       他自己在心里默默下了这个结论。

       原来,他是可以获得这一点甜蜜的。

       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神明。

       他忽然想起,沈清秋今曰可怜巴巴的样子,嘴角轻挑。

       他渴了许久,所以有那么一点儿雨露,便欣喜若狂,那怕那是虚假的,只不过是海市蜃楼。

       他从前是最恨沈清秋的。

       沈清秋总在他濒临绝望时,又给他那么一点点甜头,叫他觉得自己是有希望的,有着那么一点儿盼头的,其实一点儿用都没有,眨眼间,便会灰飞烟灭。

       生之希望,云胡不喜?

       在这一点上,他是个普通人。

       沈九倒是没想太多,不过是免得他陷入梦境太深,害得自己困于其中而已。

       此刻他听着那个自己和那个洛冰河的谈笑,以及面前这个洛冰河的心跳声,只感到了无比的焦躁。

       他们相处的怎么就这样温馨?

       不,不对,那个洛冰河也在强……说到底只是洛冰河拿出来骗人的手段罢了,说不定他今日陷入梦魇,也是早就计划好的。

       其实沈九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洛冰河图谋的,只是更愿意把他想的坏些,心底却无比难受。

       为什么那个自己会这样幸福呢?他又凭什么?

       从前的洛冰河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小玩意儿,或许连个人都算不上,这时候看他这样费尽心力的讨好自己,像施舍宠物一样——给点甜头罢了。

       如今两人身份对调,沈九是最不甘心的,一想到自己如今沦为洛冰河的玩物,更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这样想着,连心间的灼热都减退了下去。

       他是怨不了谁的,不过他仍谁都怨,很少反省自己。

有问题可以问,截止于下周星期日之前,其实还是有很多不合常理的事,比如冰哥的梦魇什么的,,,,,,,,,,,

脂米

怜归 冰秋甜段(十五)

“唔,师尊~”

“什,什么?”

“师尊~”

“……师尊,师尊,师尊~”

“啊,哈哈……别,别咬人。”

“师尊。”

“唔哈……哈,轻,轻点。”

“……”

“呃……哈哈哈哈,冰河,你这是做什么,别绑手!”

“师尊,师尊这是不喜欢吗?”

“不,不是,你别哭了。”

“可是……”

“随便你吧。”

……

“哈……冰河,冰河你,把捆仙索解开——我,我手腕疼……哈,啊——”

“……”

“冰河!”

“听,听见没?!”

“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啊哈……不,疼!”

“对不起,师尊,我……”

“我知道,我没怪你……”

“那……”

“唉……”

……

“师尊,最后一次好不好。”

“不……哈哈……啊……真的……不要了,我不要了。”

“真的,会很舒服的。”

“不,...

“唔,师尊~”

“什,什么?”

“师尊~”

“……师尊,师尊,师尊~”

“啊,哈哈……别,别咬人。”

“师尊。”

“唔哈……哈,轻,轻点。”

“……”

“呃……哈哈哈哈,冰河,你这是做什么,别绑手!”

“师尊,师尊这是不喜欢吗?”

“不,不是,你别哭了。”

“可是……”

“随便你吧。”

……

“哈……冰河,冰河你,把捆仙索解开——我,我手腕疼……哈,啊——”

“……”

“冰河!”

“听,听见没?!”

“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啊哈……不,疼!”

“对不起,师尊,我……”

“我知道,我没怪你……”

“那……”

“唉……”

……

“师尊,最后一次好不好。”

“不……哈哈……啊……真的……不要了,我不要了。”

“真的,会很舒服的。”

“不,不,求你了,我受不住了,冰河!”

“师尊~”

“啊——不,不用,我不要了……洛冰河!不……”

“啊……哈哈……哈……不,不要了,真的受不住了,我真的不要了,别……”

“求,求你了……不要了,不要……”

“师尊~最后一次好不好。”

“不,啊——哈……哈……啊……不,疼,不要——”

“洛,洛冰河!!!你,你先停……”

“不要了,冰河……哈……啊……不要了……”

“师尊,你叫声‘相公’,我就停好不好?”

“不,不……不叫……”

“师尊~你答应好的。”

“胡,胡说,我何时……啊——不,不,别,冰河!”

“不,不要……不要了……呜呜呜……不要,我真的……受不住了……”

“可是,师尊,主动权在你手上啊……”

“不,不,别咬脖子……啊~”

“师尊,你叫一声好不好?你叫一声‘相公’我马上停下……”

“骗,骗人……哈……你骗我……不,我不信……上次——啊……相公相公相公相公相公——不——不要!!!”

“啊……哈……哈……哈啊……哈……哈不,不要了……你停下——”

“哈……哈不——不,……哈……哈——哈啊——哈——啊哈——不要了——停下……啊……哈不……不”

“骗子——”

“师尊,我没有!”

“你……骗我……哈……”

“师尊,再叫一声好不好?我没听清……”

“不……不叫……你个骗子——”

“唔——”

“……呃……哈……相,相公……不要了,我受不住了……”

“啊——啊哈……呜呜呜,不要了……”

“清秋。”

“不,不要了……唔……啊——”

“冰河!”

……

“对不起,师尊,我只是太高兴了,我……”

“没,没事,没关系的,我知道。”

“那,那可不可以——”

“这个你想都别想!”

“对了,你给我把捆仙索解开!”

——————————————————

“那个,短毛怪啊?你管这叫哼哼唧唧?”

“不然呢?”

“……辛苦你了。”

“胡萝卜。”

“???”

“胡萝卜。”


@入海鲸 好了,这就是哼哼唧唧(记得吧,你上次问过我的),其他声音你自己脑补

比如——(修雅剑警告)

!!!

我可以我走了


脂米

怜归(冰秋中秋甜饼 特别定制篇)

      中秋节自然是要吃月饼的,在《狂傲》中,沈清秋也过了不少中秋,不过,身为清静峰的峰主,他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动手做月饼了。

      沈清秋是自己做月饼,无他,从前在家中,月饼都是由他来做的。

      沈母懒惰,在教了三兄弟如何做月饼之后便再未动过手,沈渔又是个只管吃不管做的大爷,沈垣三人很是辛苦,再加上沈父还会时不时出来看他们三人笑话,日子简直辛酸。

       沈...

      中秋节自然是要吃月饼的,在《狂傲》中,沈清秋也过了不少中秋,不过,身为清静峰的峰主,他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动手做月饼了。

      沈清秋是自己做月饼,无他,从前在家中,月饼都是由他来做的。

      沈母懒惰,在教了三兄弟如何做月饼之后便再未动过手,沈渔又是个只管吃不管做的大爷,沈垣三人很是辛苦,再加上沈父还会时不时出来看他们三人笑话,日子简直辛酸。

       沈焱在接管公司的工作后就乐呵呵的在中秋节这一天离开沈桐沈垣,远离了厨房F3的生活。沈桐在沈焱离开后更是受不了沈垣的吐槽,从前还有个笨手笨脚的大哥做挡箭牌,如今只剩他一个人接受嘲讽,也急急忙忙跑去和沈父下棋——虽然他真的不会。

       重任当然就落在了沈垣身上,当然,他也只会做点节日食品——月饼,粽子之类。其他时侯沈垣都在给沈母打下手,当然,沈母是只负责做菜,准备工作都是沈垣的活。

       和洛冰河在一起的第一个中秋,沈垣想要自己动手做一回月饼。

       沈垣一直觉得,只有用心,做出的食物才是美好的。

       所以——

      “师尊不是被洛冰河迷了魂吧?”

      “醒醒,大师兄,师尊一直被他迷着,从未醒来。”

      “你们小声点,师尊一会听见了!”

      “我从没见过师尊做饭啊。”

      “也没人见过他做月饼吧。”

      “我现在怀疑那月饼到底能不能吃!”

      “一会儿我能先走吧?”

      “带我一个!”

      只有宁婴婴还算兴奋,道:“哎!我真的挺想看看成品的,万一好吃呢?”

       却只换来一句:“我觉得不管好不好吃都轮不到我们吧!”

      “对啊对啊,你们看看洛冰河那样吧,我觉得太悬了。”

      “重点是师尊根本就没有问过我们的口味吧!”

      “我想吃蛋黄月饼。”

      “当然要吃五仁的!”

      “胡说!云腿不好吗?”

      “板栗不配拥有姓名。”

      “我根本就不想吃师尊做的月饼。”

      “我也是,我害怕。”

      “我现在有点同情洛冰河了。”一弟子道,此举立刻招来其他弟子不满:“不觉得一会儿会当试验品的我们更惨吗?”

      “师尊在里面两个时辰了。”

      “怎么花这么长时间?”

       洛冰河倒是闲适,其实他是想去做月饼的,但是却被赶了出来,师尊好不容易要做月饼给自己,怎么能够让他失望呢?几位师兄弟的话他也听见了。洛冰河是不以为然的,师尊做什么都好,当然,要是肯……每天就好了。

       沈清秋做这个还是得心应手的,毕竟一家人的月饼都由他负责,之所以待了这么久,是他试着把从前做过的口味都做一遍,毕竟清静峰弟子多。

       做的差不多了。

       沈清秋先是整理了一下仪容,确定自己还是那个仙气飘飘的沈仙师,才摇着扇子出了门,递给洛冰河几个小月饼。

      “特意做小一点,”沈清秋温柔道:“你好多尝几个。”

       洛冰河问道:“我一个人的?”

       沈清秋道:“只能说是特制。”

      “师兄们也有?”

       瞧瞧这醋坛子,翻上天了。沈清秋无奈道:“嗯,不过给你的是最特别的。”

       洛冰河咬了一口月饼,并不觉得可惜,毕竟师尊的性格他是知道的,特别就够了,不过,今天是不是可以骗他……

       沈清秋很想知道洛冰河的感觉,无奈做惯了一副仙师模样,只是略略扬起了眉,却忽然被搂住,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适时响起:“真的,真的很甜,很好吃的。”

       是啊,假使他没有从这声音中听出两分色情的话,应该就会被感动了。

      “师,师,师尊!”几个弟子听到这里,忽然蹦了出来,“我,我我们也要!”

       宁婴婴是动作最慢的,却也兴奋地跳出来:“我!师尊!我要一个红豆!”

       几个师兄弟早冲进厨房抢完了月饼,宁婴婴来的太晚,月饼早就一个都不剩了,正当失落之际,却被拍了拍肩,明帆手中拿着一个月饼,讷道:“来的太晚,只剩绿豆了。”

     “喂,你们谁和我换一下,我不要吃咸月饼。”

     “这怎么是云腿?!”

     “我,我要云腿!”刚才吵着要吃云腿馅的小弟子道,“我的是红豆!”

     “大师兄!你怎么直接抢了!”
    
    “还我红豆!”

     “谢谢师兄。”这个是软糯糯的女声。

     几个弟子不服:“大师兄你厚此薄彼!!!”

      几人抢做一团时,洛冰河早已拉走了沈清秋,沈清秋边走边疑道:“你这是做什么?”

     “看月亮。”

      ……

      沈家

      沈渔看了眼面前惨不忍睹的月饼,连品尝的欲望也没有,只对沈焱沈桐道:“你们真的用心了吗?”

      “胡说,它只是卖相丑了一点!”

      “好啊,那你自己吃一口?”

      “……”

       ……

       沈清秋含着月饼,口齿不清道:“冰河,用心做出来的食物,能够让人感到珍贵。用心去做一切,方能不惧未来。人生在世,最怕不过‘用心’二字,对吧?”

      洛冰河吻吻他的脸,笑道:“我知道的。”

     他神色认真地擦掉沈清秋睫毛上的面粉,轻声道:“一直都知道。”

      只有用心,才足够改变未来。

      像是沈清秋温柔。
    
      这次一起走。

——————————————————

对不起,北月,我来晚了,今天被拉去做了苦力。

车?今天晚上不该赏月吗?那就明天发吧(手动狗头)

开头写了几个版本,都不太满意,大家将就一下吧,毕竟不同的开头就有不同的结尾啊(瘫) @♚北月♚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脂米

怜归(二十三)

       沈九没说话,甚至从前对有母亲之人的嫉妒都无法找到半丝,他徒劳地让自己不要去想,但是从心底涌出的结论无法压抑:如果这就是亲情,那还是没有的好。

       沈九望了眼洛冰河,洛冰河似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对他笑了一笑,又将脸转了过去。

       沈九被这微笑吓了一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画面早已扭转——

      早已是清静峰初见时的场了...

       沈九没说话,甚至从前对有母亲之人的嫉妒都无法找到半丝,他徒劳地让自己不要去想,但是从心底涌出的结论无法压抑:如果这就是亲情,那还是没有的好。

       沈九望了眼洛冰河,洛冰河似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对他笑了一笑,又将脸转了过去。

       沈九被这微笑吓了一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画面早已扭转——

      早已是清静峰初见时的场了!

       破除梦魇,就需要本人的清醒,和心结的平抚或化解,虽不知为何洛冰河突然生出心结,但若是洛冰河不能破除梦魇,就连沈九自己也得困在其中了!

       第一次上清静峰,被诬陷偷东西——

       生锈的斧子,一次次被弄坏的磨刀石——

       寒冬里挑不完的水和单薄的夏衣——

       宝贝玉佩被抢走,再也找不到——

       被沈九一脚踢下无尽深渊……

       灵气与魔气在他周边不断盘旋,指骨喀喀作响,气息也越发不稳……

       画面场景变化的越来越快,这表明:洛冰河在梦境中陷的更深了。

      完了,沈九内心一片哀嚎。眼睛又向前方的幻境看去,这回又是什么——

      前方是一片碎石,两个人影交叠,痛苦的欢愉声,拍打声无一不在昭示着这两人——正在野(合)。

      而这两个人正是洛冰河和沈九自己!

      众所周知,梦境是不会有凭空捏造的事情发生的,所谓心结,一定是曾经发生的事情。

      沈九想破了头皮,也没想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毕竟如果真有此事发生,他不会没有印象。

       在外面,沈九是做过的,不过也只一次——就在一悬崖边,稍稍向右翻个身便是万丈深渊,只是他被关了许久,身子亏了不少,完事回去便病了几天,所以,眼前幻境中之事是断断不会发生的。

       这完全不合逻辑啊!

       可还没想明白,他便看见“自己”将心魔剑的魔气渡进了自己的身体,又在虚弱中将一枚玉佩戴在了洛冰河的脖子。

       玉佩?沈九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脖子上这块玉。好像是,跟那块玉佩一模一样的。

       似乎不完全在瞎编,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显然,洛冰河已经陷入其中了!

       他慢慢向幻境走去,嘴里念叨着什么,情况显然十分危急!

       要真折在这种地方,可真是贻笑大方了。

       沈九来不及多想,直接搂住了洛冰河的腰,以免他再次向前。虽然可能没什么用。

       直到此时,沈九才听清洛冰河在说什么——他在问:“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是一个人,却有如此大的差别?

       为什么他那么好运?

       为什么啊?

       可是,就这一句话,也被这个拥抱打断了,再吐不出来半个音节。

       时间在这一刻失去了意义,被淹没的再找不到一点影子。

       沈九自己亦淹没于其中,听不到自己悸动的心跳。

      恍惚间,沈九听到一句:“这次一起走?”

      ……是幻境吧。

——————————————————

快夸我!(膨胀)

日常等评论_(:з」∠)_

有疑问快说!

没有就夸我!!!

实在不行请注意小爪子,它是白的!请让它变成蓝色!_(¦3_ヽ)ュ

写到一半没精神,回头看了眼太太画的粮,感觉自己活了!!!

(4分钟后)

对了,珍爱生命,禁止野(合)!

(11小时后)

手机要收了,回来双更补偿(虽然应该不够)

中秋看什么自己说,一份冰秋,一份冰九,趁我周日有六个小时可以康康大家的想法
_(:з」∠)_

最近企图更新:有趣  冰秋  但距出生尚早

担心单独发一章大家会看不见,特在此说明。

(想法太多了,但手不够,时间也不满足)

脂米

怜归(二十二)

     房屋都高大而阴森,又阴郁的吓人,人在其中显得无比渺小。

       洛冰河的梦境???

       拉他进来做什么?

       沈九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向闹市走去,忽看见一条小巷口里,几个半大男孩在殴打着一个小小的孩子,那小孩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看上去既无力又可怜。

      男孩们嘴...

     房屋都高大而阴森,又阴郁的吓人,人在其中显得无比渺小。

       洛冰河的梦境???

       拉他进来做什么?

       沈九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向闹市走去,忽看见一条小巷口里,几个半大男孩在殴打着一个小小的孩子,那小孩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看上去既无力又可怜。

      男孩们嘴里不住的骂着,沈九只随意瞄了一眼,打算离开,并不对于这小孩有半分同情,却在几个小孩的一旁看见一抹高大的身影——洛冰河。

       沈九轻声走了过去,洛冰河的神色近乎漠然,旁观着这一切。

       ……

       洛冰河突然道:“好久没做过梦了,从前,经常会做这样的梦。”

       沈九抬抬下巴,说道:“这是你?”

       洛冰河看他一眼,似乎在期待什么。

       沈九亳不客气的说:“可真够怂的。”

       洛冰河也不失落,莞尔道:“毕竟当时谁也不知道我会有今天。”

      “……”

      “你就是个野种,没人要的孩子!还敢跟我们抢地盘?!”

      “打死,死了他就不愁没饭吃了!”

      “太好玩了。”

        洛冰河笑道:“他们死的还是太痛快了。”不够啊。

      沈九问道:“应该像我一样吗?”

      洛冰河嘴角抽了抽,被恶心到了,随即意识到什么,沉声道:“你不一样。”

      画面突然扭转,化为破败的小屋,油灯昏暗,床上只有一个老妇人,显然十分憔悴,形容枯槁。

       洛冰河一顿,也不再多说,只是盯着那老妇,只做出这样一个嘴型:阿娘。

      这是他的阿娘。

      他定定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自己进屋。

      躺着也没什么用啊……倒不如起来把衣服给洗了。

     “躺着也没什么用啊……倒不如起来把衣服给洗了。”

      冰河真乖。

    “冰河真乖。”

      现在是越来越没胃口了。

    “现在是越来越没胃口了。”

      他看见自己跑出屋去要粥,阿娘便背着他,就着这一点点昏暗下去的灯光开始做女红,把他上次弄破的衣服一点点缝好,只差最后一针——

       奇怪的是,屋里这么黑,洛冰河却能看见她嘴角的笑,好像阿娘真的看见他穿上了这一身衣服。

       灯灭了。

       可是,……还没缝好呢。

      

——————————————————

昨天写着写着就——睡着了。

快乐!

日常等评论_(:з」∠)_

有什么疑问赶紧哒!

脂米

冰秋甜段(十四)

一块超小的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沈清秋在家里玩了好多天,反正他有钱,并不愁这种小事,于是安心在家玩——婚假还没过去呢!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狂傲仙魔途》居然又双叒叕更新了!!!

      向天打飞机!!!

      这不是早就完结了吗?原作冰哥一统仙魔两界收割各路极品美人还不够??!

     ...

一块超小的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沈清秋在家里玩了好多天,反正他有钱,并不愁这种小事,于是安心在家玩——婚假还没过去呢!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狂傲仙魔途》居然又双叒叕更新了!!!

      向天打飞机!!!

      这不是早就完结了吗?原作冰哥一统仙魔两界收割各路极品美人还不够??!

       但是耐不住手贱,沈清秋怀着喷死这本巨作的心态点开这本书——

       尚清华居然写了“现代某富多代沈某穿越沈清秋……”的故事?!

        ……

       沈某不就是他么?

       好你个打飞机!!!

      (后来还是看了)

       ……

       因为电脑的内存有些不够,沈清秋只好删掉了——

       不不不不不!!!

       刚刚手欠,他居然一不小心删掉了洛冰河的“保密档案”!这可是洛冰河的工作U盘!!!

      这该死的右手!

      沈清秋非常后悔——这要是洛冰河的重要档案并因此损失重大怎么办?!

      ……

      当沈清秋将此事告诉洛冰河,并准备好自己的私房钱赔偿后,得了一句:“是啊,真的非常重要呢,老师。”

       沈清秋看着洛冰河眉头紧锁的脸,后悔道:“我赔吧。”

       洛冰河可怜巴巴地道:“这里面可都是我收集的老师的照片,全是绝版,怎么赔?”

       “……”

————————————————

不止是照片,还有——(被拖走)

我会回来的!!!

脂米

怜归(二十一)

       自从割腕事件后,洛冰河对沈九看得更紧了,当然,偶尔会带沈九去崖边吹吹冷风,给他做饭,这并不算是件好事,因为他被看得更紧了。

       这种上心程度着实过了,沈九暗想,洛冰河是不是并非像他说的,仅仅是把他当做替身,而是有那么两分,喜欢他?

       不过一想到这种可能,沈九便恨不得九天之上降下两道雷——劈死那小畜生,再劈死自己算了。

      ...

       自从割腕事件后,洛冰河对沈九看得更紧了,当然,偶尔会带沈九去崖边吹吹冷风,给他做饭,这并不算是件好事,因为他被看得更紧了。

       这种上心程度着实过了,沈九暗想,洛冰河是不是并非像他说的,仅仅是把他当做替身,而是有那么两分,喜欢他?

       不过一想到这种可能,沈九便恨不得九天之上降下两道雷——劈死那小畜生,再劈死自己算了。

       不过沈九没有等来玄雷,反倒是先被小畜生给吼了一通——

       他在沐浴时竟不小心睡着了,水漫过来,修雅剑——差点被这么点水淹死!不,也说不上是修雅剑了,毕竟被捆仙索束缚,他与凡人无异。

       沈九自己知道此事后,脸色也黑得吓人,不过自己知道危险是一回事,被人骂就是另一回事了——那怕对方是为他好。

       沈九最恨别人教训他,尤其这人还是洛冰河。

       因此,在洛冰河发怒时,他便想,若是做出反抗。当然,洛冰河只会更生气。

       可是谁管他沈清秋生不生气?

       他才顾不上那小畜生呢!

       但洛冰河真的像雄狮一样发怒,在他耳边嘶吼:“沈清秋你就非得要死才成吗?你活够了?!”时。

      沈九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根本不敢再喊出已设想好的台词:“对,我特么就是活腻了,不想活了,不想再多看你一眼不可以吗?!”

      沈九只是被吓得下意识闭紧眼,在洛冰河喘息时,抬起好看的眼,说了一句:“我饿了。”

      洛冰河一怔。

      手上传来凉凉的触感,又软又富有骨感,眼前人可怜巴巴地说:“我想吃饭。”

       好看死了。

       操。

       ……

       当晚沈九并没休息好,因为前半夜被折腾了整整两个时辰到睡过去才罢休,而后半夜——

       这里是梦境之地。

       而且是洛冰河的梦境之地。

       这不是他的梦境,很容易看得出来,虽然和小畜生一起,经常会做各种的梦,但是却总只梦得见苍穹山派的事情,并且,洛城他虽来过,可是却不是这样一副景象——

——————————————————

生活不易,小九叹气。

小九:我没怂没怂没怂没怂我不丢人我不丢人我不丢人我不丢人我不丢人我不疼不怵不怵不怵不!

喜欢请点小心心

有疑问就请讲,不一定回复的及时,但一定合理,认真

_(:з」∠)_日常等评论


脂米

怜归(二十)

       柳溟烟漠然走过来,只是轻轻看了纱华铃一眼,便对宁婴婴道:“走吧。”

       她淡定的克制自己,才没有露出难过的眼神——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和洛冰河打。

       洛冰河救过她的。

       那是四年前的事情,她向来喜欢在人魔交界处除魔,借此磨炼自己...

       柳溟烟漠然走过来,只是轻轻看了纱华铃一眼,便对宁婴婴道:“走吧。”

       她淡定的克制自己,才没有露出难过的眼神——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和洛冰河打。

       洛冰河救过她的。

       那是四年前的事情,她向来喜欢在人魔交界处除魔,借此磨炼自己,此处的魔稍为强大,并且爱打扰周边的修士,所以她偶尔会来。

       可说什么她也没想到会碰到女怨缠这种纯魔界生生物。

       而当洛冰河携一身光华救了她时,她看着洛冰河精致的眉眼,头一次将身体放松,好像真的找到了可靠岸的地方。

       哪怕它根本就是假的。

       柳溟烟有时候会想,想那个惊艳卓绝的天才少年和他的如玉风姿。

       这是她第一个朋友。

       那是洛冰河

       宁婴婴撇了撇嘴,对于今天来这一趟无功而返很是不甘,但也没说什么。

       纱华铃看着洛冰河离开的背影,才恍然发觉:他可能是对那人动了真心了。

       少女的直觉总是准的超乎想像,她有着两分不甘,凭什么?那个人对他好吗?有多好啊?

       凭什么?为什么她那么用心了,却还是输给了一个连长什么样她都不知道的女人?

       苍穹派两人各怀心事,离开了幻花宫。

      “婴婴。”

       柳溟烟忽然道,“你知道——”

      “什么?”

      “你知道——”

       柳溟烟扔下半截话头,最终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她能说什么呢?

       告诉宁婴婴说,她的好师弟洛冰河己决心要对付苍穹山派?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十二峰主人已经知道了。

      或者说应该是九峰主人。

      除了早年叛变的尚清华,还有就是被沈清秋害死的哥哥,和至今仍然在自己昔日弟子手中关押的沈清秋。

      原来,天下第一大派,居然也只是如此而已。

      辛辛苦苦筑的巢有什么意义呢,只要轻轻一碰——

      洛冰河,洛冰河。

      这太可笑了。

      她记得洛冰河最后说:这太愚蠢了。

      可是,若是转身后退,那还剩下些什么呢?

      ……

      洛冰河大概是刚刚见了谁,又受了些什么刺激吧。

       沈九不无麻木地想。

       可那又怎么样?他终归是见不得光的,还只是一个替代品。

       去他的

       ……

       沈九从没想过自己会流落到这种境地,他以为自己会死掉,被扔进泥坑,一点一点看着自己烂掉,或者是被喂些药,扔进蛇坑,肠穿肚烂。

       这可真是缺了大德了。

       日月露华芝的成熟,需要汲取天地精华,这过程可漫长的很。

       也就是说,在日月露华芝成熟之前,他还得熬个几年。

       ……

       他有什么事没见过?其实这样的事见得也不少,可是一旦自己变成了主角,那就不是很愉快了。

      拒绝就只能等死。

      要想活下去,就只能现在活着,活着,活着。

      可是活着好难啊。

      但是死去不能报仇,岂不是更痛苦!

      可他有什么用?他没什么用?!

      等着吧。

——————————————————

动力源于评论

日常等评论_(:з」∠)_

开学快乐,祝你快乐

盲写痛苦

这样心浮气躁,真的很抱歉

(鞠躬)

对不起

脂米

怜归(十九)

      洛冰河坐在高位上,他甚至没有动,轻声道:“那就拭目以待了。”

      苍穹山派有什么好的呢?不过是一群小人吧,想想清静峰上那些人的嘴脸,他就觉得恶心。

       柳溟烟是在坚持些什么呢?

       那样一个地方能有些什么呢?

       不觉得很可笑吗?

   ...

      洛冰河坐在高位上,他甚至没有动,轻声道:“那就拭目以待了。”

      苍穹山派有什么好的呢?不过是一群小人吧,想想清静峰上那些人的嘴脸,他就觉得恶心。

       柳溟烟是在坚持些什么呢?

       那样一个地方能有些什么呢?

       不觉得很可笑吗?

       可柳溟烟是看得最淡的。

       她知道自己心计不如洛冰河,容貌也比不上外面那个魔族妖女,就是天赋,那个已经退守到边境的公仪萧都比自己好,而自己一向冷冰冰的,也没有宁婴婴的人际关系好。

       她知道自己是很差劲的,除了这一身还算不错的修为,和仙姝峰首徒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苍穹山派给的,掌门为苍穹山派付出了很多,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为苍穹付出了很多,师尊为苍穹付出了很多,哥哥为苍穹付出了很多,只有她什么都没有做。

       可是这里,是家啊!

       这是一个再无能为力也要为之拼尽全力的地方。

       哪怕这个要毁灭它的人,是她的朋友,亦会为之死战

       ……

       纱华铃有些茫然,就在刚刚,她听着宁婴婴的描述,听到了另一个不一样的洛冰河。

       宁婴婴一向是叽叽喳喳的,可是知道那么多,知道洛冰河的温暖与坚持,知道他的愚蠢与痛苦。

       纱华铃知道洛冰河是讨厌沈九的,可是她不知道,原来洛冰河也曾那么仰慕他,洛冰河的一颗真心被踩进了泥里,甚至没有被看上一眼的资格,原来他也不是那么冰冷,只是被冷落久了,落上了一层厚厚的岩灰。

       他定然是习惯了,从温暖别人,到被别人伤害,到彻底失望,把那样一颗心筑成厚实的城墙,再也不肯剖出来。

       可她还没来得及看到那一颗真心呢,它就已经跌入泥中。

       她如何来温暖他?

       都是因为沈九啊。

       混蛋!

       她转过身,不想让宁婴婴看见她的眼泪,眼前,紫色身影浮动,眨眼间就到了她的眼前。

———————————————————

呵呵呵,服了,我是个腐女就是个腐女吧,搞得我那么特殊,口味特别重似的

诈个三天的尸,对,小长假

日常等评论_(:з」∠)_(我终于能说这句话了)

开始写写我们班的日常,改天开个合集

脂米

怜归(十八)

       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只怕是为了勾搭洛冰河的借口吧!

      “事关两派之事。纱华铃姑娘怕是做不了主。”柳溟烟声音清淡,言锋却毫不客气。

       此刻,纱华铃只想扯烂她的脸! 

       不过。洛冰河今日直接回了寝殿,而且心情明显很差,柳溟烟今天来,算是找错了时机……

      算了,她...

       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只怕是为了勾搭洛冰河的借口吧!

      “事关两派之事。纱华铃姑娘怕是做不了主。”柳溟烟声音清淡,言锋却毫不客气。

       此刻,纱华铃只想扯烂她的脸! 

       不过。洛冰河今日直接回了寝殿,而且心情明显很差,柳溟烟今天来,算是找错了时机……

      算了,她心情好了。

      即使装扮成一个普通的弟子,纱华铃的脚边,手边仍是挂满了小铃,清脆作响,说不出的好听。

      柳溟烟忍不住看了眼纱华铃露出的白嫩的脚踝,面纱下弯了弯嘴角。

      宁婴婴是第一次来幻花宫,因此四处左顾右盼,不停的找话说。

      不过她嗓门儿一向小,又是哝哝软语,倒也不算吵。

      两人在纱华铃的带领下去了菱花部,等如今的宫主——洛冰河。

       ……

       沈九算是放了心。

       据洛冰河刚才的表现,应当是没发现这件事的,不过,敛息丹似乎是真的很好用,不知道季师妹那里还有没有。

       现在想苍穹山派的人还有什么用呢?自己已经是杀害同门的罪人了。

       岳清源很久没来消息。

       小畜生已经很久没用自己这位好七哥来嘲笑自己了呢。

       也对,他早该放弃自己了。

        ……

      “洛宫主。”

       其实这次来,柳溟烟是背着几位师叔的,幻花宫在洛冰河的带领下,已然成为修真第二大派,现今更是同苍穹山派势同水火,在半路撞见了宁婴婴,只好把她一同带来了。

      纱华铃并没一同议事,她知道,洛冰河今曰心情不好,并不想进去讨嫌。

      可是这样,纱华铃却不大高兴,洛冰河很久没抽出时间陪她了。

      少女坐在一边的围栏上,晃脚,铃铛随着脚上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音。

      纱华铃是很美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因此她也想不明白,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才会使洛冰河那样的人专情呢?她试着对洛冰河好,陪在他身边,可是,洛冰河却像个没有心的人,或者说天生多情,仍旧见一个爱一个,他怎么会专情?

      “妖女?”

        纱华铃回神,一抹水绿映入眼帘。

        ……

       “洛师兄。”

        一席交谈下来,柳溟烟清丽绝美的脸上已有愠色。

      “也就是说,如传闻所言,洛师兄是打算与苍穹山派对立了?”

       得不到回答,柳溟烟知道,他这是默认了。

       “看来,是溟烟看错了。”

       柳溟烟站起来,道:“到那日,溟烟定当竭尽全力。”

       不卑不亢,极骨风骨。


——————————————————

盲写,对,我没有存稿。

此时间线为岳清源身死之前。

为什么没有人在意那位送日月露华芝的同学呢?没有人猜得到吗?

托腮


脂米

置顶简介(注:常删改添)

       嗯,,,其实没什么好写的,但是昨天有人提醒我了一下,所以还是在这里讲一下。

姓名:Lasombra

昵称:脂米

年龄:16岁

籍贯:陕西

最喜欢的颜色:红色,黑色

最喜欢的零食:可爱多 布丁

最喜欢的诗人:李白 白居易

最喜欢的词人:苏轼

喜欢的爱豆们:胡歌  朱一龙  白宇  Winky诗

最喜欢的游戏:《御剑情缘》《王者荣耀》

最喜欢的歌:《山鬼》《江山雪》《漠殇》

最喜欢的文:《见江山》《渣反》《天官》

喜欢的文:《反白》《二哈》《剑寒》《默读》《教主有毒》《...

       嗯,,,其实没什么好写的,但是昨天有人提醒我了一下,所以还是在这里讲一下。

姓名:Lasombra

昵称:脂米

年龄:16岁

籍贯:陕西

最喜欢的颜色:红色,黑色

最喜欢的零食:可爱多 布丁

最喜欢的诗人:李白 白居易

最喜欢的词人:苏轼

喜欢的爱豆们:胡歌  朱一龙  白宇  Winky诗

最喜欢的游戏:《御剑情缘》《王者荣耀》

最喜欢的歌:《山鬼》《江山雪》《漠殇》

最喜欢的文:《见江山》《渣反》《天官》

喜欢的文:《反白》《二哈》《剑寒》《默读》《教主有毒》《杀破狼》《魔道》

喜欢的同人曲(冷门):《深渊》(《默读》)《从来称少年》(《见江山》)

嗯,,,会写同人文是因为真的太喜欢才去做,徐冉曾说:“确实一点意义都没有,我做的事情,总是没有意义。求学,成绩不好,参军,功业未成。但我心态比较好,做什么都开心。我今天开开心心的去见朋友,除非死在半路,哪里乐意回头?”。那我写这篇文,也是一样的。即使没有意义,也一定要做,一定要写,很多事情真的不需要那么多意义,开心就好了,哪有那么多事?

在这里看文的同学:

       如果喜欢,可以转载,但是请在私信告诉我一声,至少要让我知道吧。

       如果不喜欢,也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会非常乐意的接受的,当然,前提是不要骂人。

       另外,请不要在这里说,谁谁谁的作品写的写得比谁谁谁好。比较喜欢另外一篇作品,那是你的事,不要影响其他人的心情。

       还有就是更新的问题,我是很认真写的,但是我的打字速度真的特别慢,我正在上学,而上学是会收手机的。所以如果开学的话,可能就只有一周两更了,但是请不要弃文,会填的。

       本人没什么雷区,所以如果你们发现什么问题,是可以提出来的,我会非常乐意的接受及改正。

       有什么创意也可以提,当然,这不代表我会改变初衷,以及故事的大体走向(冷漠脸)

       另外,小甜饼大家有什么想看的也可以讲一讲,一有灵感马上满足!但是在《怜归》中的冰九木有在一起的话,小甜饼还是不会以他们为主角的,,,

       但是如果在一起的话就要开始写啦!
    
      另外我真的特别容易眼熟你们,所以请尽情的给我评论吧,谢谢🌚

      因为如果有真的注意到的话,你们会发现我每个评论都回复了🌚

       其他的等我想到了再说吧

————————两天之后的密封线————

       催更就写,但请别太多。

       致小可爱萌:我真的特别经夸,也特别勤快,谢谢ヾ(❀╹◡╹)ノ~

       致某些人——喜欢请红心,点两下不会累死你的,我这种一抹码字的才会
(ㅍ_ㅍ)

 ————9月1日的分割线———————

开学了,祝你们快乐

评论才是我的动力,喜欢请比心

更加认真的说,我是希望有人看了有人有想法才能开始写,这样我才能知道有人是认真看的

哪怕只有两三个人(谢谢)

(* ̄3 ̄)╭♡❀小花花砸你萌。

脂米

无道

新坑吧,原创

不定期更新

设定:

架空

女主角是个没什么脾气的神,由于是天生地养,莫名其妙就成了神,本来打算混混就算了,可是天庭规矩多,于是就自己下来玩了。

女主身份虽高,却不喜欢天庭的规矩,于是自己弄了一个类似于“世外桃源”的地方,专门做生意

不卖东西,也不买东西。

只问你所求,只要你平生之故事。

你讲一个故事,我帮你完成一个愿望,只是,你能否负担起你的愿望呢?代价可是很大的😊

来这里的人很多

从上古,到现代

男男女女,男女女男

你有什么愿望?

在这个世界交织出一张巨大的网

先把设定搞完了再开始更,不定期更改。

我先存稿(创意)

有建议的可以提哟!

新坑吧,原创

不定期更新

设定:

架空

女主角是个没什么脾气的神,由于是天生地养,莫名其妙就成了神,本来打算混混就算了,可是天庭规矩多,于是就自己下来玩了。

女主身份虽高,却不喜欢天庭的规矩,于是自己弄了一个类似于“世外桃源”的地方,专门做生意

不卖东西,也不买东西。

只问你所求,只要你平生之故事。

你讲一个故事,我帮你完成一个愿望,只是,你能否负担起你的愿望呢?代价可是很大的😊

来这里的人很多

从上古,到现代

男男女女,男女女男

你有什么愿望?

在这个世界交织出一张巨大的网

先把设定搞完了再开始更,不定期更改。

我先存稿(创意)

有建议的可以提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