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eonardo DiCaprio

5687浏览    369参与
参宿七

这两张真的好巧啊,我找了好久才找出来

这两张真的好巧啊,我找了好久才找出来

DrMoonpie

【拉郎/兰波x波西】地狱一季 01(李子裘 crossover)

配对:阿蒂尔·兰波(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波西·道格拉斯(裘德·洛饰)

警告:斜线有意义,一切不属于我。强/制、流/血/受/伤、斯德哥尔摩倾向描述;渣作兼备,没有三观,随意开/车!

最后,拉郎而已,开心就好。 :-)


梗概:1891年尚未遇见王尔德的波西莫名地回到了1873年的巴黎,并遇见了魏尔伦刚入狱后暂住巴黎的兰波。

戳我


————————————

我真的佛了,撸否放过我吧:-)

配对:阿蒂尔·兰波(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波西·道格拉斯(裘德·洛饰)

警告:斜线有意义,一切不属于我。强/制、流/血/受/伤、斯德哥尔摩倾向描述;渣作兼备,没有三观,随意开/车!

最后,拉郎而已,开心就好。 :-)


梗概:1891年尚未遇见王尔德的波西莫名地回到了1873年的巴黎,并遇见了魏尔伦刚入狱后暂住巴黎的兰波。

戳我


————————————

我真的佛了,撸否放过我吧:-)

一柒

High Time, Low Places 2

  作品:Once Upon a Time ... in Hollywood

  等級:FRT

  原作:stilitana

  原文:47511775

  授權:已授權

  角色:瑞克・達爾頓(Rick Dalton)

  摘要:一則銜接那晚的片段。

  譯者/N: 亮點為Francesca總是豐富得不得了又情感充沛的表情


  瑞克在鄰居的家待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招待的人們似乎很真誠地為他能前來而感到開心,這從不是一個瑞克所習慣的環境。他感到飄飄欲仙,並且認為自己將永遠也無法平靜下來。他的脈搏從那女孩尖叫著撞破了玻璃落進了泳池後便不曾減緩過一刻。他的意識化為了螺旋...

  作品:Once Upon a Time ... in Hollywood

  等級:FRT

  原作:stilitana

  原文:47511775

  授權:已授權

  角色:瑞克・達爾頓(Rick Dalton)

  摘要:一則銜接那晚的片段。

  譯者/N: 亮點為Francesca總是豐富得不得了又情感充沛的表情

  瑞克在鄰居的家待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招待的人們似乎很真誠地為他能前來而感到開心,這從不是一個瑞克所習慣的環境。他感到飄飄欲仙,並且認為自己將永遠也無法平靜下來。他的脈搏從那女孩尖叫著撞破了玻璃落進了泳池後便不曾減緩過一刻。他的意識化為了螺旋,思緒瘋狂地追逐著各自的尾巴。他曉得自己講得有些太快了,而那令他該死的口吃變得更加嚴重,但他沒有辦法,他的鄰居們似乎也並不介意——實際上,他們似乎被娛樂到了。興致昂揚,十分著迷。

  他不能緩下速度。他從來都不是最心思靈敏的一人——他有克里夫會幫他留心。但現在他能察覺到他的背後有某種不好的東西,某種可怕的幾乎將他抓進了它的利爪中,而它依然有可能會追上來。他不得不繼續談天著,大笑著,移動著,他無法就那麼安分地坐在那。還有飲酒也是。當他們放起唱片時,他跳起了舞。他不是一名好舞者,但他們同樣也不是,並不完全是,他們在酌飲著,他則必須保持著移動,不去思考,所以實際上也無所謂好與壞。

  直到稍早的凌晨,徹底地過了午夜,他收到了暗示告別返家。他已募集到足夠的資金,不希望打擾太久,更何況,一名孕婦也需要足夠的休息。他走回家。四處殘留著血跡。他可以對此做些什麼。他不是一無是處。他的新婚妻子深受精神創傷在他們的床上昏迷著,陷入一場藥物所引起的沉眠;克里夫待在醫院;布蘭迪寂寞地趴在法蘭切斯卡的腳邊,思念著她的父親。對於這些事情,任何一件他都做不了什麼,完全幫不了忙。

  他所力所能及的便是除去這些全部的血跡。

  當法蘭切斯卡搖搖晃晃地走出來時,太陽已然高昇。她站在門口,頭髮散亂,臉部浮腫,睡眼惺忪地對他眨著眼睛,彷彿無法確定自己是否依然還熟睡於夢中。他跪在地上,在一個盛滿了肥皂泡沫、各色清潔化學品與數條抹布散落在他的周圍的水桶之中,戴著長至手肘的黃色橡膠手套。

  「你在清潔?」她說道,聲音沒有起伏,除了一絲微微的困惑。

  他點點頭。「我不喜歡在我、我,我的地毯上留下血跡。」

  她眨眨眼,點了點頭,表情變得憂愁。她的表情有些不尋常的地方。他盡可能地不去笑。「我也是,」她說,然後拖著腳步返回了臥室,再次倒上床。

  他無法自抑。笑聲宛如氣泡般地逐漸浮現然後猛地爆發了出來,瓶子裡有太多二氧化碳了。太痛苦了。



我敢保證有Francesca出現的每一幕,影院裡幾乎都能耳聞笑聲2333

一柒

Stuff

  作品:Once Upon a Time ... in Hollywood

  等級:FRT

  原作:Brotherwife (AnamaryArmygram)

  原文:20174632

  授權:已授權

  配對:瑞克・達爾頓(Rick Dalton)& 克里夫・布茲(Cliff Booth)

  摘要:瑞克擅長於大事,而克里夫擅長於小事。

  譯者/N: 很可愛的百字小短文!我更想放Casa Vega餐廳一幕的劇照,奈何找不到~ 


  瑞克擅長於大事。協助籌備資金,協助尋找工作,協助⋯⋯好吧,令你迷失自我。他是一座深淵。數年前...

  作品:Once Upon a Time ... in Hollywood

  等級:FRT

  原作:Brotherwife (AnamaryArmygram)

  原文:20174632

  授權:已授權

  配對:瑞克・達爾頓(Rick Dalton)& 克里夫・布茲(Cliff Booth)

  摘要:瑞克擅長於大事,而克里夫擅長於小事。

  譯者/N: 很可愛的百字小短文!我更想放Casa Vega餐廳一幕的劇照,奈何找不到~ 

  瑞克擅長於大事。協助籌備資金,協助尋找工作,協助⋯⋯好吧,令你迷失自我。他是一座深淵。數年前克里夫跳進了他,而時至如今依然尚未沉到潭底。

  克里夫擅長於小事。精巧的修復——汽車、高科技、傢俱、體面的形象。當一名特技替身將他的工作做對了,你甚至不會察覺到他就在那。

  克里夫不擅於大事。他能完成所有被交代的事,但當交由他作主時他便什麼也做不來。

  瑞克不擅於小事。舉例而言,在克里夫提到貝果之後,他兩手空空地前來探訪了。

  克里夫擅長於小事。倘若他不談及,瑞克會在幾小時後才記起這份要求,並且感到糟透了。太克里夫了,為此他感到懊惱。

  瑞克擅長於大事。無論他曾經說過什麼,昨晚的瘋狂都令事情峰迴路轉。現在,在放手讓他的好友走之前,他願意放棄任何事物。


明天又要來和好友去刷了,一份開學前最好的禮物^^

繼續悄悄安利我的心頭好:《High Time, Low Places》by stilitana! 

昀茜
好久没画过这种甜到齁的东西(?...

好久没画过这种甜到齁的东西(?)

「Wir  gehoeren  zusammen
   我们属于彼此
   wie  die  Sonne  und  der  Mond
   好似太阳和月亮 」

《Wir gehören zusammen》Schnuffel

好久没画过这种甜到齁的东西(?)

「Wir  gehoeren  zusammen
   我们属于彼此
   wie  die  Sonne  und  der  Mond
   好似太阳和月亮 」

《Wir gehören zusammen》Schnuffel

深い森

*补档

HPAU的leobey系列,狮院李×蛇院托,既然是蛇院当然不能少了黑小虫的造型!

P2-P4是圣诞舞会x的设定。舞会前托比不小心打翻番茄汁弄脏了白衬衫结果只能临时换成了黑色的,被李子直愣愣看了好久,最后得到的评价是“好像黑巫师”,挥着魔杖推搡打闹了一路差点摔到石像后面去_(:з」∠)_

*补档

HPAU的leobey系列,狮院李×蛇院托,既然是蛇院当然不能少了黑小虫的造型!

P2-P4是圣诞舞会x的设定。舞会前托比不小心打翻番茄汁弄脏了白衬衫结果只能临时换成了黑色的,被李子直愣愣看了好久,最后得到的评价是“好像黑巫师”,挥着魔杖推搡打闹了一路差点摔到石像后面去_(:з」∠)_

DrMoonpie

【角色拉郎/莱昂纳多x裘德洛】午夜飞行 11(跨作品crossover 杰克x波西)

标题:午夜飞行

配对:杰克·道森(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波西·道格拉斯(裘德·洛饰)

警告:斜线有意义,一切不属于我。跨多作品的crossover(会涉及泰坦尼克号,王尔德,了不起的盖茨比,国王班底等作品角色梗)。

一切不过是作者自娱自乐的拉郎脑洞,开心就好!:-)


波西昏昏沉沉地从浴缸里醒来,热水早已变得微凉。他起身套了件睡袍,懒洋洋地来到厨房就着热奶油汤吃了些面包,然后给自己泡了杯热巧克力(加了三枚棉花糖),回到客厅掠过餐桌上的公文包,舒适地窝到了壁炉前的沙发上。

照理现在的天气是不必点壁炉的,但近来纽约总是...

标题:午夜飞行

配对:杰克·道森(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波西·道格拉斯(裘德·洛饰)

警告:斜线有意义,一切不属于我。跨多作品的crossover(会涉及泰坦尼克号,王尔德,了不起的盖茨比,国王班底等作品角色梗)。

一切不过是作者自娱自乐的拉郎脑洞,开心就好!:-)



波西昏昏沉沉地从浴缸里醒来,热水早已变得微凉。他起身套了件睡袍,懒洋洋地来到厨房就着热奶油汤吃了些面包,然后给自己泡了杯热巧克力(加了三枚棉花糖),回到客厅掠过餐桌上的公文包,舒适地窝到了壁炉前的沙发上。

照理现在的天气是不必点壁炉的,但近来纽约总是阴雨连绵,长岛的海边显得似乎和三月一般阴冷了。而波西也不喜潮湿寒冷的感觉,于是雨天里总是会生起壁炉的火。

温暖的炉火和噼啪作响的柴木,让疲惫的他甚至又生出了困意。他太累了,最近他总是会难以自控地回想过去,纵使他以为自己早已将过往的一切尘封在心底,他无奈地将这一切归结为雨天带来的孤独或是多愁善感。

他抿了口热可可,打开公文包翻出一只牛皮纸信封,漫不经心地翻看着里面的文件。这是他明天出门采访的材料,关于那位神秘的盖茨比。他本想在采访前多做些调查,但关于这位富豪的资料实在少之又少,人们甚至不清楚他长什么样,是从哪儿来,或是如何发家的。这很有趣,一位掩人耳目的神秘新贵,拥有难以想象的资产,举办着吸引纽约社交圈的浮华派对,听起来像是老式哥特小说里的角色。他为自己滑稽的想象嗤笑了一声。

事实上,尽管有些唐突冒昧,波西很早之前就已给盖茨比的府邸致电,表达了自己希望有机会采访的意愿。但接电话的管家也似乎完全没在意他说了什么,他用一种极为模糊官方的说法回复了他,“抱歉,先生,盖茨比先生现在不在府上。不如请您亲自来一趟夜晚的派对吧,盖茨比先生总是很高兴能邀请别人来参加他盛大的夜间派对”。

好吧,波西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了。他只能亲自跑去一探究竟。对了,他还惊讶地发现这位盖茨比的奢华公馆也在长岛西卵,这给波西省去了不少麻烦,沿着河畔的林荫道开车过去也就不过二十分钟。他明晚就可以出发去打探一番。

波西头疼地把手里那份参杂着各式古怪传闻的材料扔到一边。他对这项任务感到烦躁(这是当然的,毕竟他也曾是不问世事的少爷),但他不想表现得过于矫情。现在阿尔弗雷德·道格拉斯(或是波西·道森——这是他对外的笔名)只不过是杂志社的一名普通撰稿人。因此,他不能过多抱怨。他只能思考着明晚盖茨比的聚会上,他到底该如何对付。他不想搞砸这件事,毕竟他还不想丢了现在这份工作。

波西四肢放松地躺倒在沙发上,失神地望着天花板。

没关系的,他经常这样,没由来地坠入虚无迷茫。或许是因为那难以摆脱的孤独,但这也给了他安全感。他独自一人度过了过往七年,也曾于生活激烈挣扎,最后却是食不知味地活着,早已没了先前稚嫩的激情。他已经习惯了。他很少沉迷过去,对将来也没有审慎规划,但他还是觉得庆幸,至少目前他还算是认真地对待当下的每一刻。


第二天,绵延一周的雨水终于停了,阳光的倾落让长岛的空气变得略微潮湿闷热。初夏似乎终于真正到来了。波西在家窝了一天,编辑部给他放了一日假期去做采访。白天无要事,他就偷闲般地坐在门口花园里的吊椅上,读着最新一期的《小评论》(The Little Review)。

夜晚来临,长岛沿岸的灯光逐一闪亮,他才不情不愿地去换上了一身米色的诺福克外套,红棕色孟克鞋和一顶棕色软呢帽。他并不是真正去参加宴会的,所以并不打算穿得过于正式。

波西按着查到的地址,沿着哈德逊河畔的路一路开车而去。

沿岸的路灯照得河水波光粼粼,枝叶繁茂的初夏绿植后,一栋栋奢华的宅邸也亮起了明亮的光,寂静的黑夜突然显得无比热闹。波西漫不经心地开着车望向河对岸,一河之隔的对岸便是东卵,旧富世家们的聚集地。当然,他的母亲和博登法官就住在那边。博登家古老尊贵受人敬仰,他们甚至在东卵拥有一个以“博登”命名的码头,码头上时常闪着一盏明灭的绿灯。

波西烦躁地转过头,望向前方,一幢灯火通明的浮华宅邸在黑夜中明亮得像是闪光的金矿,热烈喧嚣的乐队演奏,狂热兴奋的呼喊声远远地飘来。毫无疑问,那儿就是盖茨比的宅邸了。

波西在林荫道边停下车,难掩好奇地循声走去,穿过那雄伟浮夸的铁门,盖茨比的庄园尽在眼前。精心修理过的草坪花园,夏季绿色的树木枝叶在灯光下油亮发光,园内雾紫的奥斯汀玫瑰绮丽绽放。白色浮雕砌成水池里喷泉撒着零星的水珠,湿润的夜色里是水汽,酒精,玫瑰的气味。波西来到盖茨比宅邸人潮涌动的大门口,看到大厅里随着时兴爵士乐疯狂共舞的男男女女们嬉笑打闹,毫无节制地倾洒着笑声。馥郁明丽的香槟尽数喷洒被倒进泳池,空气中飘着各色斑斓的闪光金粉礼花。他突然感到一丝窘迫。和这里穿着浮华高调来寻欢作乐的人们相比,他就像是刚刚远行回家的归乡客,而不是一个来享受派对的年轻人。

欢笑的男女们穿梭着,波西艰难地挤到侍者旁,说道:“您好,我是来参加宴会的,但我没有收到邀请函,不过之前…”

“参加盖茨比先生的宴会从不需要邀请函,请您自便就好,先生。”侍者打断了他。

“事实上我是想来采访盖茨比先生的,不知他现在是否在府上?”

“抱歉,这我不清楚。先生行踪不定,说不定他也在这宴会中。”

波西绝望地叹了口气,顺着涌动的人流挤进了大厅。

他不想参与社交,也无意贸然地加入大型共舞。他要了杯香槟,倚在楼梯边,然后在醉生梦死,痴迷狂热的人群中搜寻着那位可能是盖茨比的人。他现在倒像是哪儿跑来的打探秘私的私家侦探。

闪烁的彩灯,燥热的空气,还有疯狂的歌声与笑声,这一切让波西头晕眼花,他也始终未能寻到他的疑似目标。

好的,承认吧,任务失败。

波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自暴自弃地又接过一杯。他不是在文雅地品味,而又是粗暴地直接饮尽。不知为何,他突然大笑出声,看着跳跃舞蹈的人群, 一切似乎不再那么陌生了。刚来美国的日日子里,他也是这么在曼哈顿夜夜笙歌,纵情狂欢;再往前,七年前玛丽女王号的三等舱里,他亦是这么与杰克·道森相拥舞蹈,嬉笑玩耍的。

波西气恼地将手里的酒杯扔进泳池,又去拿了杯酒。他最近是怎么了?他不该这么留恋过去,事实上,他也很久没有回想过曾经了。他当然忘不了,但杰克·道森的模样仍是在他记忆里日渐模糊。七年了,他没有再打探到杰克的任何消息。或许世上并没有那么多命运天定,他们可能也不过是年轻气盛时昙花一现的露水情缘罢了。

波西倚在泳池边,一杯接一杯不停地喝着酒,最后香槟绵密气泡的甜味也在舌尖上变得苦涩。酒精的催化下,他的视线变得朦胧,头脑似乎还能思考,但身体却不再听他使唤。他开始为自己的放纵而懊悔,他或许该离开了。

夜空蓦地燃起了烟花,焕彩夺目的花火在夜空中绽开,瑰丽的景色升华了此刻狂热的氛围。波西望着烟火闪耀的夜空,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却又被身旁某个嬉笑舞动的人撞落进了泳池。但没有人在意他,人们只当这是狂欢中一次无伤大雅的嬉闹。

波西浮出水面,喘着气伏在池边,水珠从他面颊上滑落。他看着烟火的闪烁下人们脸上的痴迷狂热,暗想自己此刻要是溺死泳池里也不会有人发现。他沉默地从泳池里爬出来,池水似乎让他的神志清晰了些。他晃悠着往楼上走去,然后一头躲进了二楼走廊尽头某个不知名的房间。

这里没开灯,室内昏暗得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有那扇巨大的窗户闪着烟火的光。波西醉醺醺地咕哝着,一边脱去身上那件浸满水而湿重无比的诺福克外套。或许酒精还是让他对周围环境失去了判别能力,直到黑暗中传来一声咳嗽,波西才意识到这里其实是有人的。

但天性里的任性骄纵让波西不耐烦地无视了对方,他脱下外套扔在地上,毫不客气地就这么湿淋淋地躺到了就近的躺椅上。

对方开口了:“先生,我很抱歉,恐怕你不能来这里。”

波西失神地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执拗地答道:“我喝醉了!外面也太吵了,我需要安静一会儿,待会儿我就离开。别来命令我,除非你是那个该死的盖茨比。”

那人沉默了,接着似乎是笑着开口了(波西能感觉到,这是个无比自信的人)。

“看来是我接待不周了…我就是盖茨比。”

波西认为自己应该是要表现得惊讶一些的,但事实上他并没有。他调整了一下靠着的软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懒洋洋地开口道:“噢,神秘的盖茨比先生!我找了你好久…关于这些年你都在干什么,哪来的那么多钱…哈,我是个撰稿的,那个什么周报的,你大概不会看…但我需要写篇关于你专访,我联系了你很久…”

他说得语无伦次,断断续续的,最后甚至有些委屈。但对方显然是懂得了他的意思。

“好吧,我明白了。或许你想开灯和我聊一聊。”

“不必了。我刚刚跌进了泳池,浑身湿透了…这真是太荒唐可笑了。我想,开灯聊大概会让我们都尴尬。”

虽然现在的情状也很荒唐滑稽。波西讽刺地笑了一声。

“随你喜欢吧。你想采访我些什么?”

他说话文质彬彬,字斟句酌的。这一问倒是让波西迟滞的思维稍微活跃了点。

“嗯…我想想,先告诉我你是谁吧。”

对方似乎笑了,还是认真地回答了他。

“杰伊·盖茨比。”

波西瞪了黑暗中的那个人影一眼。

“不,你是哪个家族继承人?还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无名之辈?”

“这样的话,那我是威斯康星州盖茨比家的一个自命不凡的年轻人。”

“行吧,这还比较合理”,波西小声嘟囔着,又问道,“人们总是很好奇,他们说你就快买下这座城市了…你是怎么拥有如此巨大的财产的?这或许不单是家族继承的吧。你到底做些什么呢?”

对方有了一丝迟疑,声音也不像先前那么随意诙谐。

“事实上,我在东海岸的沿岸城市经营着许多药房,这给我带来了丰厚的收入。”

“胡扯!谁都知道光靠药房不可能有这么多收入。还有,这年头谁不知道药房里总是有些猫腻勾私…”波西气愤地说道,接着又刨根究底地纠缠着,“我想你大概还有什么别的产业。”

“好吧,我的药房可都是清白正规的药房,但确实,我在奥色治郡还经营着几座金矿。当年比尔·卡汀先生给予了还是毛头小子的我不少帮助扶持,我很感激。但这是一段很长的故事了。”

“嗯…这还说得过去。我再想想…对了,你为什么每天都要举办如此盛大的派对?为了炫耀财富?还是单纯精神空虚?”仗着醉酒后的劲,波西极为锐利地追问道。

盖茨比沉默了,似乎不太想回复。

这很奇怪,但他的缄默让一切变得更为奇怪,于是他还是开口了。

“私人原因。”

“私人原因?这可真是个笼统敷衍的回答。”波西狡黠地笑了一声。

“是的。但我想你的采访该结束了。我从未向别人透露过那么多。”

“哈,好吧。”波西含糊地回应道。他现在头脑昏沉胀痛,确实也不想过多思考了。他把手翻到额上,遮住了双眼。

他们陷入了一种诡异的静寂,除了窗外遥遥地有奏乐和欢笑传来。热烈的气氛中,他们似乎成了唯有的两个孤独的人。

“你听起来不像是美国人。”盖茨比友善地开了口,打破了僵局。

“哈,现在是你来采访我了吗?”波西在黑暗中挑了挑眉,“我不是。当然不是。我和家人一起移居来了美国。”

“为什么会来美国?做生意?来新大陆发展?”

“才不是,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美国。”说着,波西傻笑了起来。

“你的身世听起来可比我神秘多了。对了,朋友(old sport),我想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吗?道森。就叫我道森吧。”

“道森?什么道森?”

盖茨比惊愕地问道,但随即他恢复了冷静。

波西疑惑地斜睨了他一眼,捉弄人地笑道:“别傻了,这是我的笔名。我才不会告诉你我的本名。毕竟过了今晚,我们大概就再也不会见到对方了。”

对方似乎是默认了他的这种说法。

波西摇了摇头,迟缓地从躺椅上起身。

“再见了,盖茨比先生。我累了,我想我该回去了。”

“你听起来不太好。我叫人送你回去。”

“不必了,”波西生硬地打断了他,“我就住在附近,我一个人没什么问题。”

波西晃荡地在黑暗中摸索到门口,急切地离开了这间房间。走廊里明亮的灯光,刺眼得让波西有些不适应。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路过,惊异地看了他一眼,但随即平静地敲门进了刚才那间屋子。

波西嗤笑着下了楼,狂欢仍在继续,但他只想逃离。他的湿透的衣服贴着他的身体,变得潮热难受,而他的皮鞋也叽叽地洇着水。

他烦躁地咒骂了一声,急促地在人群中穿梭,穿过这幢华美瑰丽,灯火辉煌的庄园的大门,走到林荫道下的车旁。晚风闷热潮湿,带着些泥土绿叶的气味,波西深吸了一口气,望向海湾对岸。

他突然发现,对岸闪着一盏明灭的绿灯。

绿灯。对岸就是博登码头。

波西疑惑惊异地看着。不知为何,他突然感到难过。

他闭上眼睛,平复着涣散纷乱的思绪,然后打开车门,发动了汽车。


波西回到家中已近是午夜。进屋后,他才意识到,他把那件湿透的米色诺福克外套忘在了盖茨比的房间里。那件外套现在大概躺在盖茨比家油亮的樱桃木地板上,像是记录他荒唐行径的证据般等着被侍者发现。他脱掉身上湿着的衣服,气恼地进了浴室。

波西洗完热水澡,倚在餐桌边用打字机潦草地打着稿子。同时他也为自己今晚荒唐可笑的采访而感到羞赧。作为一名正经报社记者,他今天醉酒后的提问和行为实在是傲慢无礼,毫不专业,结果就是他也没为报道得到太多信息。

波西委屈为难地伏在餐桌上,为今晚天真放肆地喝了个酩酊大醉而感到自责懊恼。他现在很疲惫,酒精的麻痹还没过去,他的脑袋昏沉胀痛,身体也没什么精神气力,他觉得自己可能要生病了。但他最好还是要尽快完成这篇稿子。

次日,不出意外地,波西发起了高烧,浑身烧得滚烫。他无奈又暗自庆幸地,给与自己更为亲近的麦克斯致电请了一周的假,接着托人把写好的文稿捎进了城里。

休养了两日,他的病渐渐转好了。一日清早,就在波西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上看书时,他的门被敲响了。

这很奇怪。他很少有访客登门拜访。

波西不情不愿地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深蓝制服的司机,手里托着一件包裹好的外套(这显然就是波西的那件米色诺福克外套),同时他恭敬地递上了一封他主人亲笔的信函。措辞文雅热忱,来信者谦卑地询问,能否在后天来波西家中享用下午茶,如蒙准许,他将感到不胜荣幸——然后是杰伊·盖茨比的签名,笔迹很是自信潇洒。

波西感到困惑,他不明白盖茨比是如何设法找到他的,以及想来他家中拜访的理由。但鉴于他特地送回了他的衣服,加上那封言辞真诚的信函,波西还是让司机捎话回去表示他十分欢迎盖茨比先生的到来。

波西端详着手里的信沉思着。事实上,之前与盖茨比对话让他莫名地感到了某种久违熟悉的亲近感,他无法形容,而这让他感到悲伤失落。

但波西必须承认,他开始期待与盖茨比相见了。




一柒

High Time, Low Places

  作品:Once Upon a Time ... in Hollywood

  等級:FRT

  原作:stilitana

  原文:47511775

  授權:已授權

  配對:瑞克・達爾頓(Rick Dalton)& 克里夫・布茲(Cliff Booth)

  摘要:一則瑞克・達爾頓與克里夫・布茲的合作生涯的片段。


  瑞克騎進城鎮,手伸向了腰間的手槍皮套,但躲藏在酒館二樓之中的男人扣動了板機——然後克里夫猛地閃躲,從馬背上翻身落了下來,那天之中的第二次。他翻滾著閃避著子彈,全程輕巧自如而優雅。瑞克從一旁觀看。他永遠無法那般優雅。隱藏在迷人的笑容與名人...

  作品:Once Upon a Time ... in Hollywood

  等級:FRT

  原作:stilitana

  原文:47511775

  授權:已授權

  配對:瑞克・達爾頓(Rick Dalton)& 克里夫・布茲(Cliff Booth)

  摘要:一則瑞克・達爾頓與克里夫・布茲的合作生涯的片段。

  瑞克騎進城鎮,手伸向了腰間的手槍皮套,但躲藏在酒館二樓之中的男人扣動了板機——然後克里夫猛地閃躲,從馬背上翻身落了下來,那天之中的第二次。他翻滾著閃避著子彈,全程輕巧自如而優雅。瑞克從一旁觀看。他永遠無法那般優雅。隱藏在迷人的笑容與名人魅力的虛像之下,他僅有的是笨手笨腳。不完全是不靈巧的,但與克里夫那般的穩當遠遠不同。克里夫相信他自己,信任著他自己的身體。它也從未令他失望過。

  瑞克無法承受那麼多的信心。不是對他自己,無論如何。

  瑞克伸出手而克里夫接受了,接著拉起了他。克里夫拍了拍衣服上的塵土,給予瑞克一個緩慢而輕鬆的咧嘴笑。「看起來很不錯,好搭擋。」

  「那就好,」克里夫說道。「我有點厭倦從那匹馬上跌落下來了。」

  瑞克咧嘴一笑。「就那一匹?」

  「沒有錯,特別是那一匹。」

  「我肯定那能過的。在我看來它見鬼地將近完美了。」

  「這套恭維是怎麼一回事?我可以承受打擊,你知道的。」

  「我知道你可以的。」

  克里夫的笑容擴展。他將手指戳進瑞克的胸膛,往上一挑,輕彈了一下瑞克前方口袋的流蘇。「還好你不是我。你毀了那張漂亮臉蛋,我們就都失業了。」

  瑞克笑了。克理夫拍拍他的後背,轉身漫步而去,將沾了塵土的雙手在牛仔褲的正面上頭抹了抹。

  瑞克的笑容逐漸褪去。他將一隻手撫上臉龐,從面頰到下顎。這張臉,這就是他。臉蛋與名字,銀幕上的魅力。而至於幕後?什麼也沒有。一個開了又關的開關,出於一些至今他依然難以理解的原因。開開關關,起起落落。

  那沒關係。他不必當一個完整的人,感謝上帝。

  克里夫能將他補全。

  

文中的最後一句話,讓我想起了曾看過的一則留言

『上弦月與下弦月的結合,衍生出了最圓滿的故事』

(源於某論壇的某熱門帖子)

我也愛極了Cliff的那一句:

『還好你不是我。你毀了那張漂亮臉蛋,我們就都失業了。』

完全能想像他說著這一句話的模樣、口吻與聲調... 又寵溺又沉穩地開著一個無傷大雅般的玩笑,卻又微微寫實...

Leonardo DiCaprio FAN

愿来生永远年轻(6)

(本文仅供娱乐,请勿联系现实,请勿上升真人,谢谢合作)

(1)(2)(3)(4)(5)

        Leo出院了。医生对他说过得开心一点。只是医生在看着他的眼神中却流露出无尽的悲凉。

       今夜,Tobey紧紧的抱住了Leo睡觉,Leo睡得很香甜,Tobey一直抱着他不放手,直到他的呼吸声逐渐停止,直到眼前的一切化为朦胧。直到周围的事物逐渐消失。直到进入无尽的虚空。直到海枯石烂,直到斗转星移,直到永远……...


(本文仅供娱乐,请勿联系现实,请勿上升真人,谢谢合作)

(1)(2)(3)(4)(5)

        Leo出院了。医生对他说过得开心一点。只是医生在看着他的眼神中却流露出无尽的悲凉。

       今夜,Tobey紧紧的抱住了Leo睡觉,Leo睡得很香甜,Tobey一直抱着他不放手,直到他的呼吸声逐渐停止,直到眼前的一切化为朦胧。直到周围的事物逐渐消失。直到进入无尽的虚空。直到海枯石烂,直到斗转星移,直到永远……

       此时,墙上的电子挂钟显示着2074年11月11日23时59分。

       百岁老人,百年孤独……

       Leo的葬礼很隆重。机器主持人悲伤的说着他一生中伟大的演员事迹。现场的许多人都低声啜泣着。数字化的高楼大厦上空漂浮着缅怀他的虚拟灯光牌,大街上已进化出感情的人工智能听到这件事情后无不唏嘘感慨。他的所有的粉丝都沉浸在于悲伤的氛围中。

       Tobey就这样盲目地坐在街边的椅子上。他双眼空洞,思绪漫无目的地漂浮着,他的眼泪早已流干了,他的心也早已憔悴了。他看着天空中高速飞行的飞碟,大街上五光十色的能量环,行色匆匆的人类以及人工智能,各式各样的全息投影,突然觉得天地之大,竟然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想到这里他的心突然间狡痛了一下。他的眉头紧皱,吃力着扶着椅子上的把手。此时一个人工智能的医生刚好路过,她看到Tobey这么痛苦,于是便好心上前关切地问道:“你好,您看上去状态不是很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他抬起了头,用着虚弱的声音回答着:“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的”

      “先生,请问您是在思念某一个人吗?”

       “是的呢。我其实是在思念Leonardo DiCaprio”他虚弱的回答。

      “哦,作为他的粉丝,我也怀念他。请问先生,您也是他的粉丝吗?”人工智能关切地回答着。

      “我的确是他的粉丝,但我还是他的……”他说到这里,好像突然间意识到什么,赶紧慌张地闭上了嘴巴。

      “哦,那您还是他的谁呢?”人工智能好奇地追问下去。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忧伤的气息。仿佛是经历了一场痛苦的不堪回首的记忆。

       “哦,没事的,如果您不想回答的话,我也不追问了,再见,祝您开心。”人工智能抱歉地离开了。

        又是一阵孤独。

        过了一段时间后, Leo逝世的气氛似乎淡了许多。那些粉丝又为自己的事情而忙碌起来了。仔细看其实似乎没什么变化。街道似乎还是那个喧嚣的街道。人们似乎还是那群忙碌的人们。世界似乎还是那个美好的世界。

        一年后

        Tobey也病倒了。只是他并没有把自己的病情告诉给自己的私人医生。也没有去医院。他现在已经出现幻觉了。

        他的客厅里面的那个Leonardo DiCaprio的全息投影一直不停的运转着。尽管那是一个虚拟的投影,但是他却十分爱惜这个全息投影。他颤抖的走到全息投影的面前。

用满是愧疚的话语诉说着他自己和Leo的一些感慨。

      “亲爱的Leo,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后悔,为什么当年没有早点意识到我们彼此之间的这份情感有多么重要。如果重新给我一个选择,我只想当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我现在才知道鱼和熊掌是不可兼得的。既然享受着好莱坞的风光,那也必须接受它的恐同的不成文的规定。说到底是世俗的压力也好还是我的懦弱也罢,如今都无法挽回你我之间的感情了。”他一字一顿吃力地说着,只是现在,他已经很明显开始喘不上气了。

       “我…我只希望…下辈子还能跟你在一起…永远…永远也不要分开。”

          这句话仿佛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下一秒,他便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身体逐渐冰凉,呼吸声逐渐的停止了。

          墙上的电子挂钟显示着2075年6月27日23时59分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仿佛想不起再面对

流浪日子你在伴随有缘再聚

天真的声音已在减退彼此为着目标相距

凝望夜空往日是谁领会心中疲累

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

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

在美梦里竞争每日拼命进取

奔波的风雨里不羁的醒与醉

所有故事像已发生飘泊岁月里

风吹过已静下将心意再还谁

让眼泪已带走夜憔悴

天真的声音已在减退彼此为着目标相距

凝望夜空往日是谁领会心中疲累

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

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

在美梦里竞争每日拼命进取

奔波的风雨里不羁的醒与醉

所有故事像已发生飘泊岁月里

风吹过已静下将心意再还谁

让眼泪已带走夜憔悴

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

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

在美梦里竞争每日拼命进取

奔波的风雨里不羁的醒与醉

所有故事像已发生飘泊岁月里

风吹过已静下将心意再还谁

让眼泪已带走夜憔悴


(未完待续)

Kudo Dwain

昨天看完從前有個好萊塢後,才看到這組照片😂

昨天看完從前有個好萊塢後,才看到這組照片😂

Kudo Dwain
今天去看了QuentinTar...

今天去看了QuentinTarantino第九部作品

Once Upon A Time In...Hollywood 


今天去看了QuentinTarantino第九部作品

Once Upon A Time In...Hollywood 


Leonardo DiCaprio FAN

愿来生永远年轻 (5)

(本文仅供娱乐,请勿联系现实,请勿上升真人,谢谢合作)

(1)(2)(3)(4) (6)     

       临终之际,Leo特别的精神,仿佛是回光返照了一般.

       Tobey穿戴得很整齐,仿佛是要去参加一场隆重的婚礼一般.

       病床前,他们两个人相视而笑,即使心中有千言万语,此刻却无从开口....


(本文仅供娱乐,请勿联系现实,请勿上升真人,谢谢合作)

(1)(2)(3)(4) (6)     

       临终之际,Leo特别的精神,仿佛是回光返照了一般.

       Tobey穿戴得很整齐,仿佛是要去参加一场隆重的婚礼一般.

       病床前,他们两个人相视而笑,即使心中有千言万语,此刻却无从开口.

       一阵沉默.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Leo,他打趣的对Tobey说: “嗨,你今天穿戴着这么整齐,该不会是想和谁结婚吧,我猜应该是和……”Leo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见了这时Tobey的眼圈通红,嘴唇微微颤抖,眼看Tobey强忍着在眼眶里打滚的眼泪,还发出了轻微的哽咽声,Leo就心疼地伸出手摸了摸Tobey滚烫的脸,轻声的劝他: “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憋坏了自己.”

      “不!你休想见到我当着你的面哭,我告诉你,我要把悲伤眼泪咽下去,把开心的笑容留在你的心里.”

Tobey一脸认真的回答.

       Leo从病床上坐了起来,面带微笑地说: “好!我的确想看到你的笑容,来,给我笑一个!”Leo用指尖轻轻的抬起Tobey的下巴,Tobey下一秒立即展现出一个在他这辈子中最真诚最动人的微笑,这个笑容似乎把Leo的思绪带到了他们单纯而美好的年少时光,于是Leo也跟着一起笑了.

       Tobey却叹了一口气,满脸忧愁地开口: “如果我是真正的蜘蛛侠就好了,有了超能力就可以为你承受全部病痛,只可惜我并不是蜘蛛侠,并不能帮到你什么……”

       “你可以的,你真的有能力为我承受全部病痛的.”Leo故作认真地讲.

       “真的吗?太好了!快告诉我用什么方法,我现在就要为你承受全部病痛!”Tobey尽管不太相信Leo所说的话,但是却抑制不住自己希望Leo能够康复的心情.

       “哎,你先别激动嘛,听我慢点说,方法很简单的。”Leo故意卖了一个神秘的关子,却急得Tobey坐立不安.

       “方法就是……emmm…怎么说呢,首先,我会把自己全身的病痛转移给你,可是这些病痛会对你有伤害,但是我并不想让你受到伤害,所以呀,我就要把我全部的生命都给你,等到我的生命进入你体内时,那些病痛就会和我的生命作斗争,等到它们双方同归于尽时,也就成功了.只有这样才能抵消这些病痛对你的伤害.怎么样?我的方法够聪明吧……”Leo一脸得意的回答.

       “诶?Tobey,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呀?你干吗不理我呀……”

        只见Leo话都还没说完,就被Tobey扑了上去一把狠狠的抱住了,他把头紧紧地靠在Leo的肩膀上,强忍着即将爆发的眼泪,然后他又进一步地把头埋在了Leo的怀里,任凭眼泪止不住地流淌着,Leo感觉到了胸口有些许湿润,他笑着摇了摇头,用手轻轻的拍了拍Tobey的背部.

        两个人久久的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Tobey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他把盒子打开,里面竟然是两枚闪闪发光的钻戒!

Tobey拿起一枚给自己戴上,把另一枚戴到了Leo的手指上,Leo被这番举动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还没来得及要说些什么,只见下一秒,Tobey缓缓地单膝下跪,仰起头来深情的望着Leo,接着轻轻的开口,用上自己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说: “亲爱的Leo先生,请问你愿意陪我共度余生吗?”

       “我…我愿意!”Leo已经被感动的语无伦次了,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眼角泛出了一些泪花,他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然后慢慢的弯下腰,轻轻的把Tobey拉到自己的怀里.

        Leo用手抚摸着Tobey的脸,撇嘴一笑,并用手指快速地摸一下Tobey的鼻子,温柔的说: “蜘蛛侠,现在你是我的人了,所以,我命令你——宝贝,不许再丢下我了.”

       “哎,你真会开玩笑呀,我从来都没有把你丢下,你还记得当年泰坦尼克号沉船的时候,你沉下了大西洋,是我用蜘蛛丝把你捞上来的,我还给你做过人工呼吸呢.”Tobey一脸自豪的对他说.

        他们两个就这样,互相调侃着对方的成名作里面的主角,开心的笑着,笑着......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徐徐回望, 曾属于彼此的晚上

红红仍是你, 赠我的心中艳阳

如流傻泪, 祈望可体恤兼见谅

明晨离别你, 路也许孤单得漫长

一瞬间, 太多东西要讲

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只好深深把这刻尽凝望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因你今晚共我唱

临行临别, 才顿感哀伤的漂亮

原来全是你, 令我的思忆漫长

何年何月, 才又可今宵一样

停留凝望里, 让眼睛讲彼此立场

当某天, 雨点轻敲你窗

当风声吹乱你构想

可否抽空想这张旧模样

怎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因今晚的我可共你唱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都洗不清今晚我所思

因不知哪天再共你唱......

   


(未完待续)


Leonardo DiCaprio FAN

愿来生永远年轻 (4)

(本文仅供娱乐,请勿联系现实,请勿上升真人,谢谢合作)

(1)(2)(3)(5) (6)   

       Tobey慢慢地从回忆中醒来, 想不到Leo居然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虽然Leo并不再年轻,但Tobey并没有嫌弃他的外貌,他用手轻轻的抚摸Leo的脸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感叹着时间岁月的无情,听着Leo轻微的呼吸声,他陷入了沉思.

       他在想,为什么他和Leo并没有走到相亲相爱的那一步,到底是什...

(本文仅供娱乐,请勿联系现实,请勿上升真人,谢谢合作)

(1)(2)(3)(5) (6)   

       Tobey慢慢地从回忆中醒来, 想不到Leo居然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虽然Leo并不再年轻,但Tobey并没有嫌弃他的外貌,他用手轻轻的抚摸Leo的脸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感叹着时间岁月的无情,听着Leo轻微的呼吸声,他陷入了沉思.

       他在想,为什么他和Leo并没有走到相亲相爱的那一步,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他们双方太懦弱了?还是世俗的偏见太强大了?又或者是其实他们本没有错,世俗也没有错,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吧,他们努力的挣扎了差不多一辈子,结果注定还是无法在一起.时至今日发生的这一切,他根本不敢去怪自己也不敢去怪对方,他始终觉得,无法走到一起的理由很多很多,然而他已经分不清哪一条是对的那一条错的.

       他抬头看了看窗外,景色很美,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群,喧嚣烦闷的噪音,光怪陆离的影子,生命和时间不停的流转,一些人带着痛苦出身,另一些人带着遗憾离去.似乎活着总是有许多无奈与辛酸.

       他现在已经越来越害怕衰老,他害怕无法去陪伴对方,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在他结婚的时候,Leo专门推辞掉一部能为他的演艺事业带来高收入的电影,风尘仆仆的去参加他的婚礼,在婚礼上Leo笑着祝福他和他的新娘,他能够看出Leo是真心祝福他的他的,只是Leo的眼神中似乎流露着一丝痛苦.在婚礼过后,Tobey找到了Leo并且拽住了他的手,看着Leo憔悴的眼神,Tobey颤抖着开口说: “对不起,Leo,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感觉我很矛盾,我……”

       Tobey已经说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不配得到Leo的祝福,他慌张的放开了拉住Leo的手,扭过头去跑着离开,只是他还没跑出几步,就感觉后背被一双强有力的双手抱住,一阵温暖的气息扑过来,Leo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温柔地说: “别紧张,其实,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并不是你的错,好莱坞圈子里面是非常看不起同性恋的,虽然好莱坞圈子在表面上保持着性别平等的姿态,但是私底下,大家都心知肚明,你看一下,在好莱坞中公开出柜的明星,他们的前途基本上都受到非常大的影响,而且他们在好莱坞中并不受待见,甚至有时候会落到没有戏拍的悲惨情况,你想想看,如果我们两个公开的这层关系,那么就别想拍戏了,至少别想拍我们喜欢的电影了,这样的后果你能接受吗?”

       Tobey一脸震惊地看着Leo,不敢相信为什么他会这样说,不过随后Tobey自嘲的笑了笑,把头稍微的往后仰了一下,嘴唇贴近Leo的脸部,愧疚的说: “其实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勇气走到这一步,你不用替我辩解,我是一个懦夫,我并不配也并不值得你去爱.”说完后Tobey睁开了Leo的怀抱.

       Tobey当然知道他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是的,他的确害怕自己的前途受到影响,更害怕世俗强大的压力,这些害怕把他压的喘不过气来,他恨死自己了,他不仅对不起Leo更加对不起他的妻子,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在结婚几年后与妻子和平的进行离婚,然后他自己抚养两个孩子.关于离婚的事情,直到现在他依然感到迷迷糊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离婚,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谁而离婚,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想.他害怕触碰到自己内心最脆弱最疼痛的那部分伤口.他也慢慢地不再去出演电影了,更多的是转行当幕后制作人.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心里能有一些安慰.

       直到今天,Tobey依然没有和Leo大大方方的公开,想到这里,Tobey艰难的低下了头,眼泪悄无声息地流了下来,吧嗒吧嗒的滴在了Leo那睡着了的脸上,Leo感觉脸上痒痒的,他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忽然,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带着哭腔的自言自语着.Tobey知道他又说梦话了.

       Leo在Tobey的怀里迷迷糊糊的带着哭腔喊着: “Tobey你为什么刻意回避我们之间的情感!几十年来你知道我内心有多痛苦吗,你不知道,你完全不知道! 每当我半夜睡不着时候,我都会想起你.你知道的那种爱而不得的感觉是多么折磨人吗!”

       突然间,Leo害怕的用手紧紧地抓住了Tobey的肩膀,他无力地喘着气,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他几乎是快要哭出来了,声音颤抖着: “Tobey,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好吗?你知道,有时候我真的好想用力的揍你一顿! 谁叫你一直都躲着这份感情,可是我真的下不了手,拜托,别跟我玩捉迷藏好吗!我玩不过你,我认输,我认输了还不行么,算是我求你了,快回来吧,别丢下我好吗,别丢下我……”

       Tobey小声的啜泣着,用手轻轻的拍着Leo后背 ,像哄小孩那样笑着对他说: “别怕,我就在这里呢,我不离开你的,我哪儿都不去,我答应过你,我们永远都在一起不会分开.”Tobey用了用力把他抱得更紧了,

       这个夜晚,Tobey看着Leo的脸,想了很久很久,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他们演了一辈子的戏,所有的悲欢离合阴晴圆缺,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罢了,而如今,他们去用一辈子去甘愿沦陷于这种痛苦的爱情,偷偷摸摸,苟且偷生,总是活在世俗的阴影之下,不断的否认,不断地远离,不断的堕落……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再也没有忘掉你的容颜,便是辜负了整个余生……

       (未完待续)

伊万的伏特加

【原创】《未接听的电话》(李托)1

PS:

1.本文cp为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x托比·马奎尔(Tobey Maguire),真人RPS。

2.可以把这篇看成是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李子和托比依旧是演员,不过已经在一起了。

1.

“Hey,Tobey!Tobey——”

Tobey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似乎感觉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于是匆匆跟导演打了个招呼,转头向声源方向跑去。

Leo望着黑发少年的身影越来越近,不由得一阵莫名的紧张,心也不争气地砰砰直跳。不知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感,还是故意想在这个男孩——这个他想要结交的朋友面前显示自己,Leo竟然从还在行驶的摩...

PS:

1.本文cp为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x托比·马奎尔(Tobey Maguire),真人RPS。

2.可以把这篇看成是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李子和托比依旧是演员,不过已经在一起了。

1.

“Hey,Tobey!Tobey——”

Tobey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似乎感觉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于是匆匆跟导演打了个招呼,转头向声源方向跑去。

Leo望着黑发少年的身影越来越近,不由得一阵莫名的紧张,心也不争气地砰砰直跳。不知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感,还是故意想在这个男孩——这个他想要结交的朋友面前显示自己,Leo竟然从还在行驶的摩托车上跳了下去,紧跑几步来到Tobey面前。

Tobey被金发男孩的鲁莽行为吓了一跳,声音不知怎么的带上了些指责的意味:“很危险的知不知道!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说着他便要自作主张替Leo检查,可当手触碰到Leo衣服的一瞬间,他才想起来他们并不算很熟,准确的说才见过一面——这个事实使Tobey悬在半空中的手僵在了原地,最后他只能干咳一声收回手:“嗯,那个,你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Tobey,请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吧!我从见到你的一瞬间就想和你成为朋友,之前的空手道踢腿表演也是为了吸引你!你母亲说我在和你玩什么心理游戏,目的是分散你的注意力,好让你在试镜中输给我。她还叫你别理我,可我只是想和你玩!”

Leo滔滔不绝地说着,Tobey忍不住扶额,他其实不算一个多么外向的孩子,而Leo似火一般的热情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可他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趴在Leo的耳朵旁边告诉了他的号码。

Leo的嘴角笑得弯弯的,湛蓝的眼瞳中跃动着明亮的光彩,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夺目。这幅美好的景象让Tobey的心都漏跳了好几拍,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害怕自己的一个小动作不小心破坏了这片刻的美好。

很快,被Leo的热情感染到的Tobey也跟着打开了话匣子,从Tobey正在拍的戏聊到Leo的演员梦想,从Tobey今天的早饭到Leo特别喜欢的一款汽水。直到被彻底失去耐心的导演拽走,Tobey还在向Leo挥着手。

“Tobey!晚上给你打电话!”

Tobey使劲点着头被导演拖回了片场,后者轻敲了敲他的头,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当心那个男孩,Tobey,他在分散你的注意力!”

Tobey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哝了一句:“我觉得Leo只是想找我玩。”

拍摄结束后,Tobey和导演道别之后就第一个蹿出了片场,一溜烟跑回了家。

他自从吃过饭后就不停看表,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搞得母亲有些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Tobey的眼睛都快粘在电话上了,他刚想说什么,却忽然被响起的电话声转移了注意力。

他一个箭步抓起话筒,听着那端清脆的声音竟莫名有些安心。

“Leo?”

“Yeah!To—beeey!!”

“是Tobey,不要拖长音!”

“emm……反正我喜欢这样叫,好朋友之间应该有对彼此的专属称呼,这个就是我给Tobey的专属称呼!”

隔着电话Tobey都能想象出Leo一本正经地辩解的样子,他们认识的时间加起来甚至还不到一天,他就已经能一丝不差地勾勒出对方此时此刻的神态了。

“随便你,我其实也不是很介意……”

………………

“Leo也想成为一名演员吗?”

“当然!我很享受表演的过程,不过有时候难免会有一些挑战,比起逃避问题或是敷衍了事,我更愿意去积极寻求解决之道。我的梦想嘛……就是登上最高的舞台,捧着大大小小的奖杯,然后笑着向台下的人们挥手。我还希望有朝一日,大街小巷到处放映着我主演的电影!!”

Leo的声音由于过度的兴奋而有些颤抖,他紧抓着话筒微喘着气,眼底倒映出前所未有的神采。

“那到时候,我要么是作为主持人主持这场典礼,要么就亲自给你颁奖!看,我一路见证了Leonardo DiCaprio从一个无名小卒到世界上最伟大的演员的过程!呼,真是想想就令人激动啊。”

“Tobey,我想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应该合作出演一部影片,我们一个演男主,一个演男二,谁来演都可以——我觉得这一定会很有趣!”

“嗯哼,是挺有趣的,不过要是拍一些,emm,需要煽情的戏份,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对着你的脸做出那些表情。”

“拜托,Mr.Maguire,我们刚见面时你可没这么放得开!”

那边的Tobey好久没说话,Leo觉得他一定是在憋笑。哼,要是自己在他旁边的话必须狠狠捏一下他软软的脸以示惩罚才行。

“好了未来的影帝先生,我母亲叫我去洗个澡。明天剧组没什么事情,不如出来玩玩?我的新朋友。”

Leo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下来了,他和Tobey约定好时间地点后就挂断了电话。

他们两人只觉得下午的相遇让他们彼此多了一个好朋友,却不知道,这次相遇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一生,也使他们成为了彼此最深的羁绊,直到死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