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ife is Strange

58084浏览    1388参与
Q时—医学生奋斗中

【LIS】如果他们都有了回溯的记忆 第十五幕 OOC向

第十五幕 普莱斯家住宅院子


麦克斯篇


秋日的天气带着些许含义,然而暖色调的夕阳为秋千及儿时的画作度上了一层金边,身后大卫为乔伊斯断断续续解释的声音,随着克洛伊拉上玻璃门仿佛隔绝在另一个世界。

熟悉的记忆被唤醒,麦克斯还记得和克洛伊在院子里玩耍的日子。那时候她们没有那么多成年人的小烦恼,只有单纯为了游戏的快乐,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

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有麦克斯和克洛伊,与她们的秋千,或者只有蓝胡子船长和银剑大副,与她们的海盗船。

左手伸手抚摸过秋千的红色金属制栏杆,右手抓住吊着木板的麻绳,手心感受它粗糙的质...

第十五幕 普莱斯家住宅院子

 

 

麦克斯篇

 

 

秋日的天气带着些许含义,然而暖色调的夕阳为秋千及儿时的画作度上了一层金边,身后大卫为乔伊斯断断续续解释的声音,随着克洛伊拉上玻璃门仿佛隔绝在另一个世界。

熟悉的记忆被唤醒,麦克斯还记得和克洛伊在院子里玩耍的日子。那时候她们没有那么多成年人的小烦恼,只有单纯为了游戏的快乐,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

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有麦克斯和克洛伊,与她们的秋千,或者只有蓝胡子船长和银剑大副,与她们的海盗船。

左手伸手抚摸过秋千的红色金属制栏杆,右手抓住吊着木板的麻绳,手心感受它粗糙的质感,耳边仿佛又听到了孩童嬉闹的声音。“我想我可以再帮你推高些,麦克斯~”“NO!”“哈哈,你又在顶点之前跳下来了。哦,麦克斯,你这胆小鬼(chicken)。”

“你想坐一下吗,麦克斯?”直到脑海里那稚嫩的童音化为活力四射的少女音,麦克斯发现克洛伊已经关好通往院子的玻璃门站在她的面前。

直接坐在木板上,因为友人的那双眼睛透露出她想推的意思,而她也想玩一下,就像从前一样:“哦,是的。如果你乐意帮忙的话。”

视野范围内开始上下摇摆,麦克斯想起过去的她们也是互相推着玩,只是克洛伊喜欢飞上顶点冲上云霄的感觉,而她总是因为害怕而在飞上去之前跳下来。

视线在天空与隔离邻间的白色木质围栏之间来回切换,麦克斯突然想起来,她曾经拿着克洛伊特质的护身符望远镜,站在她们的“海盗船”上,帮助蓝胡子船长寻找她的财宝。那个财宝被威廉加上一层保护,那时候拆开时间胶囊的她们都没想到,之后发生的事,她甚至已经记不清时间胶囊的内容了,但她依旧记得听到那个消息时,克洛伊的表情,而随后便是她的不辞而别,如果她那天亲口说出来的话就好了,想到这里,麦克斯的心放被暗海淹没,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在西雅图经历心理辅导前的日子。

“嘿,姐们,想试试看飞的感觉吗?”眼前的景物变化突然加快,那经历时间后变得成熟的声线将她拉回现实,克洛伊推的力度突然变大了。

哦,她就知道,之前突然问她荡秋千果然是和以前一样,她们小时彼此互相推的时候,克洛伊自己想荡到顶点的行动不只局限在她自己身上,还包括麦克斯身上,而且每次都是突然袭击,她太熟悉了。

像孩童时代那样,从秋千上一跃而下,蓝色的眼睛映入一个蓝色的脑袋,嗯,除了那头叛逆的蓝发外,她似乎还是那个奇思妙想的学霸少女。她伸手拉过麦克斯的手:“麦克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We are together now. Everything willbecome fine.”

 

 

克洛伊篇

 

 

大卫看上去得解释很久,克洛伊用余光看了一眼站在厨房的两个人,将落地窗拉

拉上。

现在只有她们两个人了,克洛伊看到麦克斯已经在院子里走动起来,在夕阳下

侧脸显得有些幻梦,那双镀上一层光圈的蓝色眼睛显得有些迷离。

她一定在回忆着什么,这里充斥着太多属于她们的回忆了,她们曾经和家人一起在这个院子里露天烧烤,那次品尝的汉堡肉如此美味以至于那之后的麦克斯念念不忘,每次看到烧烤架都要和她提起这件事。

她们曾经把院子里的秋千当成海盗船,玩着蓝胡子船长和银剑大副的游戏,克洛伊目光追逐着在院子里移动的麦克斯,跟随着她停留在那秋千上。

“你想坐一下吗,麦克斯?”她和麦克斯小时候经常互推秋千,她想麦克斯也很快想起了这件事。

“哦,是的。如果你乐意帮忙的话。”

双手轻轻地推动麦克斯的脊背,秋千也慢慢摇了起来,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在她面前远近变换,起起伏伏,她的脑袋里无可抑制的想到,在她们重逢的那一天,她叫麦克斯自己去车库找修理拍立得的工具时,麦克斯或许也将这个家又重新好好逛一遍。

不,不是或许,她一定会的。因为她是个充满好奇心,有时又多愁善感的人。

平凡的秋日,在经历五年时间的通讯断绝和一周时间在一起的疯狂,能和麦克斯在一起的平静的下午显得完全不平凡,或者说在那么多事情过后,向来喜欢刺激的克洛伊甚至觉得这样平淡的日子就足够了。

不过即使是内向的麦克斯内心也是个躁动的人,所以即使克洛伊觉得平淡的日子不错,时间长了麦克斯也一定耐不住寂寞,更别说克洛伊本身就是个外向的人,说不定更早就拉着麦克斯出去二人游了。

也许,等到麦克斯结束黑井学院的学业,她们可以开车到美国各地去旅行。这个摄像狂一定很喜欢拍摄不同的照片,或者拉着她去她每一个感兴趣的艺术馆。

无论如何她们两个还在一起就行了。

沉浸在自己思绪的克洛伊忽然被打断,并非有人突然打扰她,就连她正在推的秋千,要知道在她想事情时她仍然分出一丝心思关注着防止自己不要荡太高把麦克斯荡飞起来。

只是本能察觉到麦克斯情绪突然十分低落,让克洛伊注意力从畅想未来回到了现实,哦,多愁善感的麦克斯,她说不定想起了那最操蛋的一天。

“嘿,姐们,想试试看飞的感觉吗?”

果然,麦克斯如同过去一样在到达顶点之前跳了下来,转移注意力作战大成功,小心翼翼地将得意的微笑藏起,克洛伊走到麦克斯身边,拉起她的手。

 ————————————————————————————

时隔一年多的更新=-=,不知道有没有手生变味。

我现在正在医院实习,下一章应该就收尾了,我看看能不能在年底之前更出来。

竹筒狸猫sigma
原图走推推 @Catsigma...

原图走推推
@Catsigma1 :https://twitter.com/Catsigma1/status/1205070089713618944?s=09

原图走推推
@Catsigma1 :https://twitter.com/Catsigma1/status/1205070089713618944?s=09

Rysyu
''I was thinkin...

''I was thinking about you and it made me smile''

''I was thinking about you and it made me smile''

冰原猫薄荷

黄昏

第二十章 冥界的轮廓

 

克洛伊想上前拥抱她的爱人,双脚却仿佛被钉在了原地。

诸神的故乡正在分崩离析,风暴撕扯天空,那么的浩大、那么的残忍、那么的黑暗,而它正在走向死亡。

麦克斯的目光轻轻地落在了克洛伊身上,龙死了,它的血化作烟雾消失。她的眼眶湿润,如释重负般笑了,她并非因为获得了能与爱人白首偕老的命数而微笑,她看到了呆呆地站在身旁的克洛伊,眼中好似残留着其他人的影子,她幸福的含义仅此而已。

“……麦克斯。”

“我的公主。”她的骑士说,“我们回家吧。”

克洛伊朝她走去。

骑士用戒指具现了新的盔甲,此时在龙的尸骸所在之处倏地产生了一阵小型龙卷风,漩涡在眨眼间消...

第二十章 冥界的轮廓

 

克洛伊想上前拥抱她的爱人,双脚却仿佛被钉在了原地。

诸神的故乡正在分崩离析,风暴撕扯天空,那么的浩大、那么的残忍、那么的黑暗,而它正在走向死亡。

麦克斯的目光轻轻地落在了克洛伊身上,龙死了,它的血化作烟雾消失。她的眼眶湿润,如释重负般笑了,她并非因为获得了能与爱人白首偕老的命数而微笑,她看到了呆呆地站在身旁的克洛伊,眼中好似残留着其他人的影子,她幸福的含义仅此而已。

“……麦克斯。”

“我的公主。”她的骑士说,“我们回家吧。”

克洛伊朝她走去。

骑士用戒指具现了新的盔甲,此时在龙的尸骸所在之处倏地产生了一阵小型龙卷风,漩涡在眨眼间消失不见。在那里,有一株红色花毫无预兆地出现、盛开,竟长出一颗硕大的蛋来。花在顷刻间凋零,地面开裂,麦克斯眼疾手快地将蛋取了过来。“这是什么?”克洛伊接过蛋,她吓得半死——这是一颗红黑相间的半透明蛋,壳上游走着金色的纹路,蛋的温度高于常人,她能隐约看见里面有个黑暗的轮廓——这他妈是一颗龙蛋!

“该走了,克洛伊!”骑士直接拦腰抱起公主,飞奔在落石滚动的地面,她们很快就回到了金色池塘的对面——本该有透明台阶的地方。

“你相信我吗?”

“我一直都相信你。”

麦克斯的手向前一挥,克洛伊看到空中划过一条银线。

“我们在飞吗?”

“想得美。这种特制银线帮了我们,稍微施展点小把戏,它就能在空气中绷紧。维多利亚……陛下在我的日记本里留了这玩意……”

“要是线断了,我们就必死无疑了吧?”

得到麦克斯肯定的回答,克洛伊心中竟流露出了一种病态般的暖意:死了也没关系,她与麦克斯,直到死也在一起。

她们潜入金色池塘后,克洛伊马上失去了意识,接而又在噩梦中惊醒,失声尖叫。她不记得刚才的梦境,残留在梦中的绝望却依然萦绕在她的心头。她想抱头痛哭,却被搂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没关系,那只是一个梦。”麦克斯安慰道,仿佛她知晓一切,又仿佛她们的梦境重叠。克洛伊顿时平静了下来,她怀念她的拥抱,不再有浓浓的药剂味和血腥味的拥抱,她闻到那股清淡的奶香,那是令公主沉沦的气味。她倚着麦克斯的肩膀,缠绕着她细长的手指,感受她的鼻息。

“我们回来了?”

“嗯。回来了。”

她这才抬眼去看她的爱人,麦克斯异常憔悴,嘴唇苍白,脸颊发烫——圣骑士因为特殊的体质从未生过病,现在,她病了。

克洛伊落下泪来。

她便明白骑士是真的把龙杀死了,因此得到了正常人的寿命。

圣骑士身上的诅咒解除了。

在公主情绪稳定下来之后,麦克斯下床掏出了那颗黑龙蛋。克洛伊惊愕地说:“诸神保佑,这玩意是真实存在的?你杀死了龙,它又以这种方式回归……这就像……就像是……”

“龙的重生?”麦克斯接道。

或许是为了回应俩人的谈话,蛋壳表面产生了裂痕,由于事发突然,麦克斯一激动差点把它扔了出去。她们交换了一个眼神,急忙把蛋放到了垫子上,彼此屏住呼吸观察它。蛋一点点地裂开,很快就被一只小东西用脑袋顶开了。它跟早前与她们战斗过的龙长得不太一样,头上还顶着壳,用棕绿色的眼睛在克洛伊和麦克斯身上好奇地徘徊着,发出凄厉的鸣叫声。

克洛伊震惊又兴奋地喊道:“我们他妈的要养一条龙了!?”

麦克斯把备好的小笼子带了过来,黑龙跳到麦克斯的手上,爪子嵌入她的臂甲,看样子是不愿意进去。克洛伊见状:“好极了,这小家伙是我的情敌。噢,瑞秋……”她伸手去触摸黑龙的犄角,“你这个没良心的。”

“呃……瑞秋?”

“她的名字,”克洛伊想起了塞拉,“这条龙的名字。”

麦克斯没有追究下去,她摸了摸黑龙的脑袋:“所以……瑞秋,你喜欢这名字吗?”

瑞秋咬住了她的手指。

她们刚安顿好瑞秋就接到了女王召开会议的传令,克洛伊不得不在衣柜里挑那些繁杂的宫廷服饰穿上,有个侍女行礼走了进来,表示她是来负责协助公主殿下更衣的,克洛伊感到匪夷所思并与麦克斯对看了一眼,后者耸耸肩——一个前不久还在被悬赏脑袋的公主,如今都有侍女服侍了,这可真怪异。

“我自己来。”

“可是陛下说,这场会议公主殿下必须穿着得体,不然会让客人们以为阿卡迪亚接收了难民……什么的……”

“告诉你那陛下,有本事让她亲自来帮我沐浴更衣。”

克洛伊的顽固差点吓哭这位小侍女,麦克斯安抚了她,送她离开后,从柜子里挑出一套浅蓝色长裙甩在床上,她的手指滑过衣物柔顺的材质,问:“由我来帮你穿,如何?”

克洛伊背过身,脱下睡袍。她换好衣物后,麦克斯捧起她长至肩膀的蓝发,挑了三股头发编成辫子,最后梳成优雅的冠编造型。克洛伊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会编头发了?”

麦克斯在她头顶吻了一下:“从现在开始。”接着她摸了摸公主衣领上的白鹭羽毛,最后替她抚平裙摆,拉直袖子。

公主亲着骑士的脸颊,宠溺地说:“你越来越像我未来的皇后了。”

未来的皇后笑而不语。

一抵达会议厅,坐在正中央喝着葡萄酒的维多利亚便露出了她的招牌讽刺笑容迎接她,在红烛的微光映衬下,她的金发更为耀眼,两颗不同颜色的眼睛好似又点缀了金黄。她怎么不干脆开个染坊,去卖自己的染色眼球。克洛伊心里想着,坐在了全场唯一的空位上——维多利亚的旁边,她的胃在绞痛。该死的,我已经后悔回到这里了。

“各位大人,欢迎来到蝴人要塞,我邀请诸位来到此处,是想商议几个重要的事宜。”维多利亚说,“我是阿卡迪亚的女王维多利亚·蔡司,作为此次会议的发起人,我将负责为诸位介绍。我左手边的这位女士是来自中庭魔法协会的会长,斯蒂芬·金里奇。”

身为魔法协会的会长,斯蒂芬·金里奇无疑处于魔法巫术界的顶端,她长相平庸,嘴唇厚实,两条剑眉下的灰色双眼好似毒蛇,额头上印有火焰的刻痕。她友好地冲克洛伊笑了笑,这个笑容让公主感到毛骨悚然,犹如她的笑意里含着毒。

维多利亚继续做着介绍:“在她身旁的则是伟大的炼金术士伊文·哈利。”

伊文也不太像一位炼金术士,他身上的装扮没有一点是与炼金术有关的——至少沃伦能一眼看出来——他身着丝绸外衣,加垫皮马甲,戴着一顶黑色礼帽。说他是一位温文尔雅的贵族更靠谱,他比几个真正的贵族男性更有气质。伊文用品评的目光看了眼克洛伊后便迅速移开了视线,手中把玩着一块方形金属片。

“接下来的几位分别是来自阿卡迪亚军队的指挥官崔弗·贝勒斯、贾斯汀·威廉姆斯公爵、军需官朱丽叶·沃森、来自起义军的领导者斯基普·马修斯、以及来自原法里昂王国的执政官戴维斯·基顿。”

北方四大王国如今仅剩阿卡迪亚王国与格里莫雷帝国,普莱斯科特王国惨遭灭亡,女王克里斯汀和王子内森不知所踪。法里昂王国已被阿卡迪亚征服,睿智的执政官戴维斯则被维多利亚带回了阿卡迪亚。

“至于我身边站着这个男孩,他是阿卡迪亚新培育的圣骑士,克里斯·埃里克森。”

据说看上去年仅十岁的克里斯身体有一种特殊能力,他能化身为一条巨蛇。他身着新研发的圣骑士铠甲,金发碧眼,比起什么新的圣骑士,克洛伊更愿意相信他是维多利亚的私生子。但是维多利亚是只人偶的事实打消了公主的猜测。

“最后,在我右手边的是阿卡迪亚王国的克洛伊·伊丽莎白·普莱斯公主。她身后的这位是阿卡迪亚第一圣骑士,麦克斯。”

“麦克斯?”史蒂芬挪了挪身子,抬起一条腿问,“没有姓氏?”

麦克斯微微低头:“没有,大人。”

“你们会封在场唯一一个没有姓氏、来路不明的人为第一圣骑士,她还是个女性……请别误会,我认为这是个伟大的决策。”

“这就是你等了半天后问的第一个问题?”伊文不以为然地冷笑,“我想你应该能想到更有建设性的问题才对吧?”

“我请求你遵守礼仪,炼金术士伊文。”维多利亚说。

克洛伊端起酒杯,在手中晃了晃,她尚未从先前的经历回过神来,她凝视着酒杯里的红色,感到一阵恍惚。

“是我僭越了,抱歉。”伊文毫无歉意地说,“那么,诸位允许的话,我想问公主大人一个问题:这四年来,您与圣骑士阁下去了哪里?”

“我……等等!”克洛伊险些把杯子摔了,“四年?!”

“是的。四年了,殿下。”贾斯汀神情复杂地说,“自从你消失在蝴人要塞之后,已经过去四年了。”

克洛伊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先是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麦克斯,得到对方肯定的颔首后,才提高声音震惊道:“我的妈呀!”

“没时间留给你们感慨了。”维多利亚不耐烦地说,“我们也没有兴趣听你经历了什么……”

斯蒂芬的声音在克洛伊的脑中直接响起:“我不一样,殿下,我很感兴趣。”克洛伊看向她,这个女术士厚颜无耻地读她的心。现在我相信你是个强大的女巫了。克洛伊打了个冷颤。

“我之所以召集了在座的各位,是因为有个迫在眉睫、关乎世界存亡的特殊状况出现了。克洛伊,麦克斯,在你们离开后的四年间,这个世界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了。”女王宣告道。

那是在三年前的一次日落时分,一支无人能敌的军队毫无预兆地降临在这片大陆,它们从地面冒出,只在夜晚出没,它们拥有不死之身,身披战甲,浑身漆黑,身体由骷髅组成。人类称它们为【黄昏军团】,它们的到来是人类的灾难,它们无差别地攻击所有活着的生物,北方大陆早已生灵涂炭,尚存的国家和领土都放下了敌对立场,签署了停战协议。如今的人类生活在夜晚,连在白昼也不敢放松警惕。除此之外,有一个名为极化的神秘组织也从阴暗中崭露头角,他们自称是黄昏军团的召唤者,这一次的目的是想让所有人看到冥界的轮廓,而他们的最终使命是让整个世界重组。

听到这里,麦克斯悄无声息地后退了半步。

是极化组织!塞拉所说的预言已经开始了!克洛伊张了张嘴,想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告知他们,却又合上了。这里的人表面上结盟,背地里呢?我呢?我算什么?曾经被女王悬赏的公主坐在这里已经够可笑了,我不过是维多利亚手中的一枚棋子,她之所以看重我,全是因为我拥有麦克斯。所以,看清楚了,克洛伊。她巡视了场上每一个人的面庞,他们都不值得信任。公主有些绝望地想到。在场的人,除了麦克斯,我都不能相信。

她没注意到斯蒂芬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诸位允许的话,我想提出一个观点。”执政官戴维斯·基顿站了起来,“极化组织或许真的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但黄昏军团没有放过他们,就在近期,他们的一个据点惨遭毁灭,无一生还。黄昏军团出现的地点十分随机、没有规律,但在它们发动攻击之前,它们会观察在场的每一个人类。我的观点是,它们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是因为它们在寻找某样东西,或者说……”他顿了顿,“某个人。”

“我也这么想过。”伊文表以赞同,他还在把玩着那块金属片,“我相信诸位也对这件事有所耳闻了,它们即使是骷髅,也拥有着某种意识形态。它们接触了见过的每一个人类,遗憾的是,如今并没有活下来的人能为我们解释具体是为什么。但我认为基顿大人的观点值得深究。”

“既然是来自冥界的大军,七神的神话里,不是有个新神吗?”斯蒂芬平静地发问。

“是的。新神被扔到了冥界处死,成为了冥界之后。”基顿说。

“你们拿神话作为比喻,这一点就很不可理喻了。”伊文说,“黄昏军团不可能真的从冥界而来,那只是传说。极化组织恐怕是通过了某种连我都不知道的炼金术研究制造出了这些‘生物’,但出于某种原因,极化无法好好操控它们。”

“不是所有一切都跟炼金术有关。”

“也不是所有一切都跟魔法、神话有关。”

“够了!安静!”维多利亚怒道,“这里不是让你们争论神秘学的地方,我要求将话题中心转回基顿大人的观点上。”

俩人沉默了下来。

“是的,一个可靠观点。”基顿补充道,“先不论神话与否,理解它们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将会对我们打赢这场战争提供莫大的帮助。所以,我建议女王派兵调查被侵略过的国家领土,寻找生还者。”

“我接受建议。崔弗指挥官,会议结束后,派一些优秀的侦察兵处理这件事。”

“是的,陛下。”

克洛伊第一次参加那么正儿八经的会议,所以她很不在状态,至今未置一词。

起义军的领袖斯基普提出了另一件事:隶属于格里莫雷帝国的兜虫镇曾成功抵挡过这个黄昏军团的入侵,如果能获得那次战况的关键情报,将会扭转如今的局势。

维多利亚喝了口酒,说:“我曾派过外交官前往格里莫雷商议停战协议。这个古怪的国家以孤立主义为政策,在各方面都限制了与其他国家的交流,就算我们现在处于非常时期,我的外交官依然无功而返。

“我听说格里莫雷的皇帝就是个废人。”斯基普摸着自己的胡子说。

军需官朱丽叶小心地发话了:“格里莫雷严禁各种形式的贸易交流,采取如此极端的限制性政策,照理来说国家很快就会自取灭亡。然而,它竟日复一日变得强壮,甚至击退了黄昏军团。我想格里莫雷里面必然藏有强大的力量,这或许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正是如此。”贾斯汀说,“我们必须想办法潜入格里莫雷,找到他们能够对抗黄昏军团的武器。即使这有可能意味着我们要不择手段。”维多利亚颔首,贾斯汀继续说:“诸位大人,若是有人能提供格里莫雷帝国的相关线索,请务必告知我们,这有利于我们之后再商议的计划。”

“我认识一些格里莫雷的人,”克洛伊眯着眼,声音有些发颤,“一个来自学城,一个是位冒险家。”

“你在仙宫的伙伴估计都已经加入了黄昏军团了,你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维多利亚不屑道。

一直紧抿双唇的麦克斯忽然说话了:“仙宫?”她直直地看着克洛伊,一副对刚才讨论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的模样,圣骑士皱着眉头说:“殿下,你从未告诉过我关于仙宫的事。”

“她当然不会告诉你了。”维多利亚发出刺耳的笑声,“你要是得知你的公主在仙宫里差点被精灵族杀死,你非得把蝴人要塞连根拔起不可。”

圣骑士向来不会撒谎,也不擅于掩盖自己的情绪,她的肩膀微微颤抖,双拳紧握。毫不掩饰的杀意从她身体里迸发出来,这种杀意如同一缕毒丝,渗透到了所有人的脑髓里,令他们不寒而栗,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这个不起眼的女人就是第一圣骑士?如果她没流露出杀意,我都要怀疑她可能只是一张背景布。伊文想,他收起了手中的金属片。

斯蒂芬的魔法被这股杀意干扰了,见鬼,什么情况?这下我谁的大脑都勘测不了了。

她很强。她很强!我一定要向她讨教一番。年轻的圣骑士兴奋地想。

疯了,都疯了,女王为什么要多嘴!

看在战争的份上!怎么会有人把这么危险的家伙带到这里来!

诸神保佑,诸神保佑,我不想死在这里。

有没有人先说句话,拜托!

“麦克斯。”克洛伊悦耳的声音拯救了大家,“你知道一些关于格里莫雷帝国的事情吗?”

那条线倏地断开了,在这不到几次呼吸之间,他们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斯蒂芬的魔法却依旧失效,这还是第一次。

“我去过格里莫雷。”麦克斯的答案让人为之震撼,“恕我直言,女王陛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当时也在场,为何不由您做出解释呢?”

现在,维多利亚成为了众矢之的,她愣了一下:“你居然……还记得?”随即她又挂回那副傲慢表情,说:“那是因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相信我。希恩国王喜欢各种奇趣的人和物,但若是展示的东西不能让他满意……”

“这确实会承担很大的风险。”斯蒂芬托着腮道,“我想那个挑剔的国王对魔法和炼金术都不感兴趣……不过你们新来的圣骑士——克里斯——能够化作一条蛇,这或许是一个接近国王的好理由。当然,如果加上第一圣骑士大人的话……”

“不。”克洛伊马上说。

斯蒂芬耸耸肩,她心知肚明,公主才不会让自己的骑士成为“观赏用”的存在,她故意问:“那你有何高见,殿下?”

“我们不用费尽心思潜入格里莫雷,我们可以稍微乔装打扮,大摇大摆地进去。听说过马戏团吗?”

公主大胆的提议令人不禁质疑她的话中有几分是玩笑,有几分是认真的。

“克里斯可以派上用场,维多利亚,你虽然没兴趣知道我跟麦克斯的经历,但正是这场经历,让我们带回来一种希恩国王绝不会想错过的造物,那便是——”

他们有所期待地看向公主,克洛伊和麦克斯交换了一个眼神,她话还没说,维多利亚就知晓了一切,她大惊失色地站了起来,碰倒了酒杯,红酒溅在她的黑色薄绸上:“等等,不可能……你们该不会……等等,你不会想这样的,克洛伊。别这么做。”她最后的语气甚至带上了一丝恳求。

而公主一向喜欢跟女王对着干。

“——真龙。”

在场所有人的酒都洒了。

 

会议结束后,克洛伊迟迟没有离开,维多利亚也是。她不由得思考,这个来路不明的女王身为一个有意识的人偶为何要干涉人类,站在人类一方?其实答案过于明显——因为她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

“公主大人,方便私下聊一会吗?”斯蒂芬的出现打断了她的思路。

“方便。正巧我也有事找你。”克洛伊起身离去后。空荡的会议厅里就剩下两个人了。维多利亚来到圣骑士跟前,轻唤她的名字。

“陛下,有何吩咐?”

“你生病了?”

“是的,高烧。但不是瘟疫造成的。”

“哦,麦克斯。”维多利亚伸出了手,又缩了回去,“瘟疫无法感染你,病菌也一样。”

“我不明白,陛下……对了,听说陛下找到了我的渡鸦,它现在在哪儿呢?”

“她就在你眼前。”

圣骑士则愈发困惑不解:“对不起,陛下。我不是很理解你说的话……也许是因为我生病了,对事情的判断有所偏差,请您说清楚一点。”

女王向后退了一步,倚在了桌子上,她幽幽地叹了口气:“没了那本日记本,除了克洛伊的事情,你真的什么都无法记起来,不是吗?”

圣骑士逐渐黯淡的眼神回答了她。

“她死了。”

女王说。

“你的渡鸦死了。”

 

克洛伊跟着斯蒂芬来到了静谧的河边,她难以想象她当初就是从这里穿越到了古神时代。几个月的时间,原本的时代却已过了四年。

她提出让会长搜寻一位叫玛德琳娜的女术士提供协助,屠龙就是她的主意。没想到斯蒂芬说:“玛德琳娜?很抱歉,大人。我们协会里头没有名为玛德琳娜的女术士。我看得出你很惊讶,但是确实如此,即使是不愿加入协会,没有登录在案的巫师和女术士,我们都能了解他们的相关情况。毕竟魔法是大家共享的,我们也不乐意让一个无名小卒触犯协会相关的禁忌条例。”

“可是……在军事要塞中很多人都见过她,她有可能使用了化名?如我所言,她跟其他女术士不大一样。就连召唤她的传送阵也颇为麻烦,麦克斯跟我说过,其中需要一朵唤作‘竿萝特’的红色花朵。”

“首先,我了解过那次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派人调查了残余的魔力元素以及剥皮者的相关诅咒,据说是凯特医生为了治疗妹妹的病向龙祈愿,而龙回应了她,诅咒反噬在她身上了,对吗?”

“对。”

“凯特·玛什根本没有妹妹。”

克洛伊说不出话来。

“她尚在阿卡迪亚的好友艾丽萨证实了这一点。如果你需要证据,随时告诉我打开传送门送你过去找艾丽萨。你知道,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其次,那位名为玛德琳娜的女术士使用的魔法颇为繁杂,那不同于我们万年演练出来的魔力元素。而是更为古老、强大的东西。最后……”斯蒂芬默念咒语,空中投放出一朵红色花朵的模样,“你所言的竿萝特是这朵吗?”

克洛伊捂着额头:“对,我想是的……我记不太清。昨天……或者不久之前……就在麦克斯杀死龙那会,她好像也用过这样的一朵花涂抹在剑上。”

斯蒂芬的表情与其说是震惊,不如说是惊骇:“这不可能,公主大人。据《生物论》记载,竿萝特是一种能让灵魂重组,生长在冥界的花啊。”

公主的脸色顿时一沉。

“她让你们去屠龙,龙或许就是消灭冥界大军的关键。综上所述,我有理由认为那个‘玛德琳娜’与不死军队有所关联,甚至有可能就是极化组织的创始人。”

克洛伊不置一词。

“对了,我还没跟你说我私下找你谈话的理由呢。我自诩对诅咒的起源颇有研究,鉴于圣骑士难以接近,我只能来找你了解一下她与生俱来的诅咒。”

“哦……诅咒。”克洛伊恍惚道,“她的诅咒已经解除了。”

“不,大人。你恐怕还没搞懂一件事。”

“什么事?”

“杀害生灵以换取自身的性命,像这样的诅咒根本不存在。”

斯蒂芬的嘴一张一合,有那么一刻,公主希望这个女术士能够管住自己的舌头,或者有比她声音更大的响动,足以掩盖她的话语。

——你是依据什么,才相信第一圣骑士真的被诅咒了?


---

我想断更x

防脱发就剃光

❗剧透预警❗

奇异人生2这段旅程终于结束了,写点想法

我玩着挺开心的,希望在奇异人生3里也能听到Sean和Daniel的消息!

❗剧透预警❗

奇异人生2这段旅程终于结束了,写点想法

我玩着挺开心的,希望在奇异人生3里也能听到Sean和Daniel的消息!

TIAN
Chloe长发造型我可太可以了...

Chloe长发造型我可太可以了!!

Chloe长发造型我可太可以了!!

Rysyu

松口气打到了好结局(比起其他的结局。。)

奇异人生2终于完结(一年了)还真有点不舍,

看出来制作组非常努力把二代做好,

景色超赞还有一代彩蛋那是最开心的。

感谢你们。

(8/10)

松口气打到了好结局(比起其他的结局。。)

奇异人生2终于完结(一年了)还真有点不舍,

看出来制作组非常努力把二代做好,

景色超赞还有一代彩蛋那是最开心的。

感谢你们。

(8/10)

是狗就对了
早上来摸摸鱼,假装是老虎的猫猫...

早上来摸摸鱼,假装是老虎的猫猫VC和小鹿Max,自娱自乐懒得好好上色(我画得好憨

早上来摸摸鱼,假装是老虎的猫猫VC和小鹿Max,自娱自乐懒得好好上色(我画得好憨

桉城

假装自己有一张chloe的拍立得

假装自己有一张chloe的拍立得

蛋黄

大概是Max(继续闪瞎(有参考

大概是Max(继续闪瞎(有参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