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oveLive

50.8万浏览    22237参与
一只小伊
12月22日に開催される狩野川...

12月22日に開催される狩野川健康マラソンの『ラブライブ!サンシャイン!!』コラボのイラストが登場! ​​

12月22日に開催される狩野川健康マラソンの『ラブライブ!サンシャイン!!』コラボのイラストが登場! ​​

雷普

逆袭的香子

  香子站在办公室的窗前,仰望星空。

  在剧变即将开始的前夕,心情反而意外的冷静,甚至连安定剂都不需要摄入。

  毕竟我曾经说过,统治了世界以后,要分一半给你的。

  通讯页面突然跳出,打开,又是几份新的叛乱报告,距离首都行星越来越近了。

  帝国大厦将倾,说到底,把专制主义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这个帝国的覆灭,而自己,只是为其添了一把柴,点了一把火而已。

  又有谁能想到,十五年前在边境行星传播开来的民主主义书籍和思想,作者竟然是帝国的高官呢,虽然那个时候香子还只是一个提督而已。

  自己一步...

  香子站在办公室的窗前,仰望星空。

  在剧变即将开始的前夕,心情反而意外的冷静,甚至连安定剂都不需要摄入。

  毕竟我曾经说过,统治了世界以后,要分一半给你的。

  通讯页面突然跳出,打开,又是几份新的叛乱报告,距离首都行星越来越近了。

  帝国大厦将倾,说到底,把专制主义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这个帝国的覆灭,而自己,只是为其添了一把柴,点了一把火而已。

  又有谁能想到,十五年前在边境行星传播开来的民主主义书籍和思想,作者竟然是帝国的高官呢,虽然那个时候香子还只是一个提督而已。

  自己一步一步爬上这个位置,就是为了在心脏里插一把刀,彻底将帝国覆灭。

  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粉发的女子进入了办公室,她把一沓纸放到了香子桌上。

  “双叶,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双叶深吸了一口气,“第一近卫师团师团长爱城华恋,第二近卫师团师团长神乐光,后勤总部部长露崎真昼,谍报局局长星见纯那,总参谋长大场奈奈,第一舰队提督西条克洛迪娜,帝国警备部部长天堂真矢,还有我,帝国三军总督花柳香子的事务次官,石动双叶,向您报告。”

  “很好,通知各部,把起义时间提早至今晚七点,其余按计划进行。”香子转过身来,“从现在起,你就不再是我的事务次官了。”

  “我明白。”双叶行了一个军礼,走出房间。

———————

  高坂穗乃果无聊地坐在皇座上,写着日记“今日无事发生。”

  自己的两个心腹大臣,正坐在皇座两侧。

  “海未酱,我听说又有地方叛乱了啊。”

  “是,”海未调出情报视图,“这回是在圣翔星域发生的叛乱,不过请陛下放心,我帝国精锐的花阳舰队已经前往镇压。”

  “这样啊,”果皇叹了一口气,“真是的,侦查局和谍报局都在搞什么啊,天天都在跟我说首都里有内鬼,可到头来都只查到一些小鱼小虾而已,还查到不少普通人,这让我寝食难安啊。”

  “说不定是因为首都里没有内鬼,”小鸟笑着说,“因为没有内鬼,所以才查不出内鬼呢。而且陛下不用担心那么多,我们首都驻扎着三个近卫师团,第一舰队也还在首都星港,再怎么不济,警备部也可以保护陛下哦。”

  “小鸟酱说得对!”果皇也笑了出来,“我就是要等小鸟的这句话!不过,说起来,今天晚饭该吃什么呢……”

———————

  夜六点五十八分。

  已经过了冬至日,首都行星进入黑夜的时间远早于其他时候,但街上灯火通明看起来似乎是一片繁华的景象。

  花柳香子坐在前往星港的专车上,起义将会以第一舰队的旗舰“阿芙乐尔”的对地攻击为信号开始,自己那个时候大概会在星港的总指挥室。

  五十九分。石动双叶站在伪装指挥所门外,整了整风衣,推开门,走入。

  七点整。

  在首都行星上的人们听到天空传来巨响,接着在三秒钟后,防空警报响起。倘若此时有人抬头看向天空,能看到如同陨石一般坠落的导弹直奔皇宫地区。

  军营里传来了惊天巨响,爆炸声此起彼伏。两个近卫师团的士兵打开军营的大门,让装甲车开出去。

  七点零五分。

  香子坐在星港的总指挥室里,看着首都行星的大地图,第一近卫师和第二近卫师主力已经几乎全歼了第三近卫师团,别动队和警备队完全包围了皇宫,星港内的局势也完全被控制。

  “我要出场了。”

  七点十一分。

  伪装指挥部的大门被一发火箭筒轰开,余热还未散尽,十几名武装步兵已经冲入屋内,然而屋内非常干净,只有几个信号源在工作。

  “上当了!”

  队长的话音未落,枪声四起,墙壁轰然倒塌,埋伏在隔壁的步兵队一齐发进,手持短冲锋枪开火。而进入的步兵来不及反应也来不及找掩体,大部分人直接被扫射倒地。

  石动双叶拿着指挥官用的高威力手枪走在队伍最后。屋外的人听到动静不对,立刻朝屋内投掷手雷,双叶见势,大喊“散开!”而自己冲向窗户,一把撞出去。

  三个步兵在双叶的视线内,撞出窗户的同时室内的手雷发生了爆炸,冲击波让双叶飞得更远,但她在空中已经举起枪瞄准了敌人——

  连开三枪,击倒了一个步兵。此时,屋内穿出火光,屋外的步兵纷纷倒地。

———————

  “陛下,请立刻去避难!”

  “快使用密道!”禁卫队队长喊到,“一队!打开密道,让陛下进去!”

  几个身着华丽服饰的士兵冲到一面墙前,用力撞开暗门。

  “我们事务次官会等在这里,”海未和小鸟对着两眼泪汪汪的穗乃果说,“请陛下先行离开!”

  “海未酱,小鸟酱,一定要来哦!”

  “请随我来,陛下!”

  暗门被士兵再次关上,慢慢走下台阶,穗乃果在此之前从未感受过皇宫以外的土地,自己是帝国的第十六位皇帝,却从未感觉自己真正掌握了帝国。

  穿梭在漫长的隧道里,看不到前方有任何的亮光,甚至连穗乃果自己,也不知道隧道到底通向哪里……

  突然,隧道另一头响起了脚步声,穗乃果周围的警卫立刻举枪警戒。

  枪声毫无征兆地响起,两名警卫倒下,一个站在穗乃果身后的警卫立刻扑倒穗乃果,然后被流弹击中,血浆迸射。看得穗乃果心惊胆战。

  “可恶!为什么密道会被发现!”队长躲在一个尸体后怒吼道,“有内鬼!”

  “知道的太晚了。”香子冷冷地说到,身后跟着一群穿着谍报局制服的特工。

  队长探出身,被香子用手枪一枪击倒,吹散枪口的硝烟“露个小头都得死。”

  特工把穗乃果从警卫的尸体下拖出来,可怜的皇帝此时两股战战,眼神涣散,可能由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甚至连身体都不能很好得控制。

  “通知二队来接皇帝,”香子指挥到,“留两个人照看皇帝,剩下的人随我突入皇宫。”

———————

  “我们也得想想怎么脱身了,”海未调出了皇宫的地图,“小鸟,这边……”

  抬头,赫然看见明晃晃的枪口对着自己。

  “小……小鸟?”

  “对不起哦,海未酱。”小鸟双手持枪瞄准海未,令人惊异的是,虽然这是她第一次实战持枪,双手却没有丝毫颤动。

  “为什么?”

  “这已经无关乎利益了,”小鸟持枪慢慢后退,“我是真心认同他们的理论的。”

  “所以说你就是皇宫里的内鬼?”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早说嘛,”海未长出了一口气,“我也是内鬼哦。”

  “诶?”

  “我是第二近卫师团的谍报员,”海未摘下蓝色的假发,“东乡美森。”

  “你,不是海未!?”

  “安心吧,真正的海未现在已经在近卫师团的保护之下了,相信等一会儿你一定能说服她的。”

  暗门突然再次被打开,花柳香子和一群特工从里面鱼贯而出。

———————

  “我们被压制了!”

  双叶和残余的几个士兵躲在掩体后面,刚刚从伪装指挥所撤出,在一路上遭到了第三近卫师团残余部队的埋伏,损失惨重,大家都或多或少地中弹,双叶则是左手被子弹擦伤。

  “请求支援!”

  “收到,战车部队在五分钟内抵达。”

  “来不及了!”双叶略微探出小半个脑袋,但是刚探出掩体,一发子弹就在眼前炸开。

  “敌人最多三分钟就可以把我们全部杀死……这样的话,我们就……!”

  突然,大地一阵颤抖,众人抬头一看,“阿芙乐尔”发动了第二次对地攻击,几枚导弹准确地击中了附近的敌军据点。

  “可以上了!”

  众人把数枚手榴弹从掩体里一起扔出,听到爆炸声后迅速翻出掩体,手中的枪不断吐出火舌吞噬敌人,但很快,有人的子弹打完了。

  拔出光束军刀,正欲与敌人殊死搏斗,突然天空中展开了无数的紧急通报窗口。

  “我是原帝国三军总督,花柳香子,”花柳香子站在皇宫里,“现在进行紧急通报。就在刚刚,帝国已经不复存在了。”

  双叶看到对面的士兵一脸迷惑,而己方士兵已经开始准备欢呼。

  “帝国的皇帝,高坂穗乃果,已经被我们起义军控制,现在我们要求,所有还在抵抗的武装力量全部停止抵抗,并且立刻无条件投降,我们起义军会善待俘虏,不会虐俘。”

  “此外,新政府将在今晚十二点公布《临时约法》,希望国民们能够广泛提出意见。”

———————

  香子回到了办公室。

  拿起桌上的纸,用打火机点燃慢慢烧掉,这些让双叶去打印的秘密材料,已经没有继续使用的必要了。

  “如果起义失败的话,把这些材料交给敌人,这样我和你才有逃出去的机会。”那是骗她的,只有她才有机会逃跑。

  坐回座位上,再次仰望星空,香子对未来充满希望。

 

たねが
亚洲人也算心愿所得~!

亚洲人也算心愿所得~!

亚洲人也算心愿所得~!

- u 落

「ll多cp向」

cp向为海鸟妮姬花凛果翼绘希注意避雷


-海鸟-

​“那个,”南小鸟突然停下脚步,“我们交往这么久了,海未要不要来试试kiss?”

“kiss?太……太羞耻了。”​海未将头撇了过去。

“诶?海未酱哦内盖!”​

“即使你说哦内盖我也不会动摇的!”海未闭上了眼睛。

“哦内盖!就这一次,海未酱最喜欢你了!”​

“好的吧……就这一次,一次。”​

天色渐晚,路灯下的​两个人影越来越近,最后叠在了一起。


-​绘希-

完事之后,东条希转向洵濑绘里:“绘里亲出了一身汗啊……”

“还不是因为你太厉害了。”​洵濑绘里笑着看着对面的人。

“整天说着这样的话,”​东条希笑了笑,“那么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好的。”​洵濑绘里站起...

cp向为海鸟妮姬花凛果翼绘希注意避雷


-海鸟-

​“那个,”南小鸟突然停下脚步,“我们交往这么久了,海未要不要来试试kiss?”

“kiss?太……太羞耻了。”​海未将头撇了过去。

“诶?海未酱哦内盖!”​

“即使你说哦内盖我也不会动摇的!”海未闭上了眼睛。

“哦内盖!就这一次,海未酱最喜欢你了!”​

“好的吧……就这一次,一次。”​

天色渐晚,路灯下的​两个人影越来越近,最后叠在了一起。


-​绘希-

完事之后,东条希转向洵濑绘里:“绘里亲出了一身汗啊……”

“还不是因为你太厉害了。”​洵濑绘里笑着看着对面的人。

“整天说着这样的话,”​东条希笑了笑,“那么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好的。”​洵濑绘里站起身。

洵濑绘里将花洒开关打开,水流了下来。

“希——我的浴巾忘拿了。”​洵濑绘里这样说着。

“诶?好的咱去找找看,等会给你拿来。”​

东条希敲了敲浴室门,示意让洵濑绘里开门。

“我现在不太方便来拿,希要不你送进来吧。”​

“真是拿你没办法。”​东条希打开了浴室门,准备将浴巾送进去,却被埋伏好的洵濑绘里抓个正着。

“绘里亲?”​

“我想继续刚刚的事情。”​

“只不过换了个地方,现在是浴室play。”​


-​花凛-

​按星空凛的要求,她们养了一只猫。

​“早安,凛酱。”花阳率先醒来。

凛的睡颜还是这么可爱呢,花阳如此想着。​

花阳发现自己胸前有毛绒绒的,似乎还在呼吸的生物——大概是凛又将猫抱上床睡觉了吧。

不过,凛和猫意外地很像呢。想到这里,花阳不禁微笑,轻轻吻上了凛的脸颊。

“能喜欢你真是太好了。”​


-妮姬-

​“哈?大冒险居然是让我对妮可做些暧昧的事情?一米哇嘎乃。”

“什么?居然让这个笨蛋对我做这样的事情,宇宙第一偶像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谁想和你做啊?你才笨蛋。”​

“没你笨蛋,妮可不理,妮可妮可。”​

​“不过,如果真姬想做妮可也不是不允许,这可是很少的机会。”妮可话锋一转。

“哈?要不是因为这是大冒险我才不想和你做。”​

真姬将妮可的刘海撩上去,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亲吻了妮可的额头。


-​果翼-

“穗乃果,有人给你写了情书哦?好像不是我们学校的。”​海未挥了挥手上的信。

“诶——还有人给我写情书啊。”​

穗乃果将信打开——

致穗乃果:

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我也记不太清了。你是个阳光、积极向上的女孩,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这封信吧。想了很久,我终于鼓起勇气,​写下了这些话。我不是一时鬼迷心窍,我喜欢你,很喜欢你。

——绮罗翼。

读完信后的穗乃果微微笑着,那是陷入恋爱中的笑容。或许现在的穗乃果在想着放学后该以什么样的形象去找翼,并且表达自己的心意吧​。


绿绿粒
祝虾龙新专大麦~ 高马尾的yo...

祝虾龙新专大麦~

高马尾的yosoro真的是太🉑️了!

祝虾龙新专大麦~

高马尾的yosoro真的是太🉑️了!

瞧瞧,这就是要和工藤新一结婚的人啊
冬服给人感觉特别好!有种“对…...

冬服给人感觉特别好!有种“对……对不起!刚刚去买了点东西,所……所以迟到了!等了很久了吧!非,非常抱歉……”的感觉

冬服给人感觉特别好!有种“对……对不起!刚刚去买了点东西,所……所以迟到了!等了很久了吧!非,非常抱歉……”的感觉

🦁🦁

當千帝遇上果皇?10

#極度久違的更新

#最近在邦邦跟少歌還有中之人坑裡打滾

#要2020了必須要更新了


距離果南、千歌和曜三人看到小原家的出現已經過段時間,並不是忘了所見之事,而是忙了起來。忙起來的和平也非常短暫;誰能想到小原家就是浦之星的王族,而離開浦之星不願繼任的人便是---小原鞠莉。這件事只有身為三年級的大前輩們才知道,究竟兩年前離開的原因、前輩三人之間的故事、尚未說出口的真心話...就只有總是板著臉的黑澤、休學幫忙家裡卻心事重重的松浦以及不知為何突然歸來的小原知曉

靠著千歌不斷的邀約、不放棄的決心,總算成立了看似騎士團的一個團體,黛雅仍不願認同千歌的所作所為、鞠莉卻選擇幫了千歌一把,作為國王的...

#極度久違的更新

#最近在邦邦跟少歌還有中之人坑裡打滾

#要2020了必須要更新了


距離果南、千歌和曜三人看到小原家的出現已經過段時間,並不是忘了所見之事,而是忙了起來。忙起來的和平也非常短暫;誰能想到小原家就是浦之星的王族,而離開浦之星不願繼任的人便是---小原鞠莉。這件事只有身為三年級的大前輩們才知道,究竟兩年前離開的原因、前輩三人之間的故事、尚未說出口的真心話...就只有總是板著臉的黑澤、休學幫忙家裡卻心事重重的松浦以及不知為何突然歸來的小原知曉

靠著千歌不斷的邀約、不放棄的決心,總算成立了看似騎士團的一個團體,黛雅仍不願認同千歌的所作所為、鞠莉卻選擇幫了千歌一把,作為國王的她同意了這個騎士團,黛雅便不再多說、也不方便多說;看著一群到了東京地區就被打動而隨口說出想要成為像謬斯一樣的存在什麼的,黛雅自然不可能承認這樣的人能完全升任領導人的位置,更不可能加入她們。可是...為什麼呢?千歌能如此閃耀?

終於被千歌等人說服加上鞠莉的騷擾請求,黛雅也加入騎士團了。果南呢?她還在迷惘,說起來騎士團這種事情是一個代表、是有個選拔比賽來淘汰不合格或是不夠強大的騎士團,千歌拼命成立的騎士團有可能瞬間被摧毀,在一開始就被宣告失格等等這種事情不是不可能發生,果南想了很多、也想得太多,她忘了千歌是多麼樂觀積極的孩子,也忘了千歌身後那群夥伴,於是狠心拒絕了在晚上約自己商量的鞠莉,丟她一個人在碼頭邊

果南和鞠莉以及騎士團的人僵持了很久後總算願意卸下心防,年長的三人說出了當初的過往,原來他們也曾想過有個騎士團去參賽,卻在比賽時出了事故,從那次開始果南跟鞠莉便逐漸走遠,在中間的黛雅就只能看著它們變成那副德性;幾度出手幫忙卻挽回不來小時候那樣的純真,這一切便走向壞的發展。慶幸的是,並不是走向壞的結局,半途被千歌等人的光芒所照,三人的友誼也不再灰暗下去

千歌、梨子和曜三人在海邊沙灘聊著自己騎士團應該要像謬斯那樣,有個很有意義的名字。謬斯是神話裡的文藝女神,她們也確實像女神陽的存在,被喻為奇蹟。想著自己也要跟謬斯一樣,而這個名字也是代表九個人的意思,拿著樹枝在沙灘上寫了又寫、被打上來的浪花洗了又洗。靈光一閃的想出---Aqours,這樣的名字,有著水的想法,就這樣以aqours為名,成立騎士團朝比賽奮鬥...

(原諒我跳了些劇情我主線還是放在果皇跟千帝相遇時的場景)


來到最終戰,千歌等人這次竟然想在比賽裡完成果南當初沒實現的絕招--MiracleWave。在一連串的訓練下,千歌成功使出了miraclewave,獲得全場喝采,也獲得了勝利。一群人哭了出來,喜極而泣的眼淚。帶著勝利回到浦之星後,許多人都更加認識了aqours。這時的她們並沒有想到,有九名奇蹟來沼津地區找她們...


狼的夏天

Nowhere like …

Nowhere like …

大学设定,真姬海未同校


正文

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怎么样,不过是父母说,大学应该体验一下一个人住的生活,所以安排了这间公寓。比起高中的时候有车接送,现在就变成了挤电车上下学。


说实话,这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但是现在……


“所以妮可酱每次说回家的时候,才那么一副炫耀的表情么?”没有其他人的目光,所以就算没有什么形象,也可以直接坐在玄关上。就算肆无忌惮地伸懒腰也没有关系,“啊,真是的,所以说不过是年纪比我大又怎样?什么叫以前做过偶像是不是就很会跳舞啊?还小真姬跳舞的话一定很可爱,拜托,不是要讨论实验么?真是…...

Nowhere like …

大学设定,真姬海未同校

 

正文

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怎么样,不过是父母说,大学应该体验一下一个人住的生活,所以安排了这间公寓。比起高中的时候有车接送,现在就变成了挤电车上下学。

 

说实话,这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但是现在……

 

“所以妮可酱每次说回家的时候,才那么一副炫耀的表情么?”没有其他人的目光,所以就算没有什么形象,也可以直接坐在玄关上。就算肆无忌惮地伸懒腰也没有关系,“啊,真是的,所以说不过是年纪比我大又怎样?什么叫以前做过偶像是不是就很会跳舞啊?还小真姬跳舞的话一定很可爱,拜托,不是要讨论实验么?真是……”

 

不管了,这些无聊的事情,再怎么考虑也不会有什么用处的。不如说现在的话,或许还可以……

 

“咦?真姬酱上课累了喵?都躺在玄关上了呢~”忽然有声音近在耳旁一般。

 

这是什么声音?好熟悉?慢慢睁开眼睛,本来应该只有一个人住的公寓,竟然有其他人,还蹲在自己脑袋不远的地方。身体都因为受了惊吓一下子坐起来了。

 

“真姬酱果然回来了喵!凛一个人等得都有点无聊了,因为妮可酱上次工作的时候,借宿在真姬酱家里,忘记把钥匙还回来了。所以凛就跑去找妮可酱拿回了钥匙噢~然后在想,干脆在真姬酱家里等好了!结果真姬酱就回来了呢,好开心!”

 

看着凛好像万事顺利的笑容,并非是大脑不灵敏的人,只是一下子太多信息了,简直无从入手,先不说为什么凛知道妮可酱来过,还跑去问妮可酱拿自己公寓的钥匙。首先,还是……“凛!你在做什么啊!?”

 

“欸?要说在做什么?凛在等真姬酱噢,不过真姬酱回来了嘛。对了,凛还买了一袋番茄回来,晚饭吃西红柿牛肉拉面吧!妮可酱有教凛怎么做噢~”凛的笑容太过灿烂了,这不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在做什么么?

 

“啊!啊……不是在说这个!凛!你不明白么!?我还以为有人闯空门啊!”真是的,完全不打招呼就这样闯入,这种事情明明就……

 

“很开心的噢,真姬酱~不打招呼的话,见面的惊喜不是会加倍么?真姬酱也吓了一跳吧?”这不是完全没有反省的样子么?说什么很开心啊,根本就不……

 

“不是很有趣么?因为如果通知真姬酱的话,真姬酱就会很认真啊,安排时间、准备东西说不定还打扫什么的~凛觉得完全不需要这样噢,真姬酱明明也很辛苦呢……”

 

……

 

或许在这片刻中,空气都停顿了。但是身体的血液,却一下子争先恐后地跑到了脸上。

 

“真姬酱!为什么要打凛啦!?不要用脚嘛……啊啊,真姬酱,听凛说啦!”“真姬酱!为什么脸红了就要打凛啊!”“不行啊喵!怎么更加用力了啦!”“真姬酱!”

 

明明不想理会凛总是过于直白的话语,以至于不经意就会因为无法应对而失去形象。结果凛一下子伸出了手,因为本来就不算用力,重心不稳之下,由原来的站姿就变成了倒在凛的怀里。

 

“真姬酱冷静一下喵!”“放开啊,凛!”“不放,不然真姬酱每次害羞就会打凛,凛不要被打喵~”反正挣扎也肯定不行吧,而且这样也不算坏……

 

“真姬酱,凛也很想你喵!”“真是的,在说什么啊。”

 

天色早就在两人完全没在关注的时候自顾自暗了下来。其实不管是别墅还是公寓,隔着一层层楼梯、一间间房门,分割开的,就不只是空间了。平常就算是在阳台看着灯光一点点开始点缀夜色,也觉得这和自己并没什么关系。

 

“真姬酱,一起去洗澡吧!”不过现在的话,就会觉得外面这样的颜色,真是绮丽。

 

不过这种说法方式真不像自己,难道是被海未传染了?

 

“真姬酱在想什么?”即使是很小的浴缸,凛玩泡泡都能玩得很开心。“今天碰到海未了。”“欸?对哦,真姬酱和海未酱是一个学校的,但是医学部不是很远的么?”“因为今天要和导师一起参加学校活动,所以吃饭的时候碰到了。”“哇!好巧喵!凛也想和真姬酱这样一起在学校吃饭嘛……”“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吃过很多次么?”“但是不能像海未酱这样偶然碰到吧。就像漫画书一样的啊,那种你也在这里么?真巧,我也是……”

 

不去理会凛喋喋喃喃的妄想。不过确实,因为两个学院没有什么联系,虽然说是同校,但能偶然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如果没有加入缪斯的话,可能就是这样的擦肩而过吧……

 

“真是的!真姬酱!不要发呆喵!!!哼,看凛的小鸭子攻击!”还是以前一起和凛去家居店的时候,因为凛觉得非常可爱所以买的,本来以为只是浴缸装饰物,没想到可以喷水,所以每次凛洗澡都会拿来玩。“还有凛的泡泡攻击!”

 

“哈哈……啊,凛,别闹,很痒啦!哈哈哈……”“嘻嘻,明明真姬酱很喜欢的,凛知道哟~”“真是的,我也要反击噢!”“哈哈哈,啊,真姬酱!用手泼太赖皮了啦!看凛的喵!”

 

夜深了,不静了。如果还有人在外面的话,可以借着星光,看到浅浅的云、朦胧的星。

 

当然,此刻并不在外面。“真姬酱已经困了么?”“嗯、嗯……”“那要睡觉么?”“好、好的……”真是温暖,好像头发也在被抚摸,温暖的地方。“喝茶的话怕烫,睡觉的时候却喜欢暖和的地方。虽然凛对猫过敏,但是和真姬酱在一起的话……”

 

啊,凛在说什么?似乎意识已经开始分散,或许已经是在做梦了。但是这场景却尤为清晰而熟悉,正是在中午的时候:

 

“嗯?真姬?真巧呢,好久不见。”礼貌的问候、颀长的身形……“啊,是海未,确实,好久不见呢。”“真姬也是来吃午餐么?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够一起么?”“嗯,没事。我一个人来的,倒是你……”“我么?我也是一个人。那我就打扰了。”还有这些文静的举止,她是不知道么?在大学,因为这些,也非常多的人倾慕她。

 

虽然说是一起吃饭,不过如果各自都安静地进食的话,不就没有意义了么?或许是和凛一起都习惯了,以至于现在反而不习惯了。所幸海未的手机响了,尽管是line的提示音,但好歹打破了沉默。不过,海未是会给line开提示音的么?

 

啊,这个表情,连筷子都放好,这样认真地回复。所以……

 

“抱歉,刚才有消息。”“没有关系的,也不用对我道歉吧。所以,是小鸟么?”“啊,是、是的。”明明小鸟不在吧,还是会脸红会害羞,“只是、只是普通的问候……”

 

如果计算一下时差的话,“那边是刚刚早上吧?”“嗯,是啊。”果然一醒来就会发消息么?“不过这样够么?”“嗯?够么是指……?”

 

“啊,我说啊。是你们两个,虽然一直会通过手机联络,应该也经常打电话吧?不过这样够么?只是听她的声音,和见面肯定不一样吧。留学还有一年呢,不会觉得不够么?”“呵呵,真姬是在关心么?真是非常感谢!”“欸,真是的……明明我是认真的……”

 

“我明白,所以非常感谢呢,真姬。不过没有关系,即使相隔万里,春去秋来,我们只是短暂分别而已。我会在这里等她,小鸟也知道我会等待她回来。我想,这样也很幸福。”“好吧好吧,看来我想了多余的事呢。那我就先去找导师了,有空我们再吃饭吧!”“好的,真姬,那请慢走。”

 

是因为这样吧,因为看到了这么幸福的表情,所以才会思考等待和回家什么的,才会想躺在玄关。

 

不过,算了,好像越来越温暖了,连梦都好像开始融化了……

 

结语

小鸟出国留学了,不知道留几年比较妥当。梶本老师设定了三年,不知道是不是暗示提前毕业还是说是专业大学。

 

总而言之就假设现在大二好了。

 

欸,真想写啊,结婚那篇写了工作,这篇写了大学,其实还没谈恋爱的高中,也有很多想写的。

 

这一篇也一如既往地表达着对相原老师的崇拜。


一只小伊

白雪篇 ①
UR西木野真姬
SR小泉花阳
SR园田海未

白雪篇 ①
UR西木野真姬
SR小泉花阳
SR园田海未

狼的夏天

失语

失语


前言:看纪录片说到语言障碍,所以写了这个短篇。这个设定可能以后也会沿用。


社会人同居海鸟

正文


“十分感谢您给予我们的合作,期待后续联系。”写完邮件结语显示发送成功后,小鸟转了转头,看向屏幕右下角,已经是5:13了。季末的工作总是波动而忙碌。所幸现在快入夏,就算清晨也没有贴在皮肤上的寒意,不过为了保暖,小鸟还是披了一件纱纺的披肩。

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喉咙稍微有些发热的感觉,想了想这几天,基本没有睡太久的时间。虽然说这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


海未当然也会理解,但她还是会担心,还会气恼,这就有点不妙了。

要想个办法安抚海未才行。

边走路边思考会拖延行走的速度,天空开始逐渐蔓延...

失语


前言:看纪录片说到语言障碍,所以写了这个短篇。这个设定可能以后也会沿用。


社会人同居海鸟

正文


“十分感谢您给予我们的合作,期待后续联系。”写完邮件结语显示发送成功后,小鸟转了转头,看向屏幕右下角,已经是5:13了。季末的工作总是波动而忙碌。所幸现在快入夏,就算清晨也没有贴在皮肤上的寒意,不过为了保暖,小鸟还是披了一件纱纺的披肩。

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喉咙稍微有些发热的感觉,想了想这几天,基本没有睡太久的时间。虽然说这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

 

海未当然也会理解,但她还是会担心,还会气恼,这就有点不妙了。

要想个办法安抚海未才行。

边走路边思考会拖延行走的速度,天空开始逐渐蔓延出亮光。今天看样子会是晴天,没有片云停滞于空中。不过天空的颜色也不能纯粹用蓝色来形容,白色像是落入池水中的染料,一丝一缕地融合到夜幕正在悄然离开的蔚蓝中。在不纯粹的蓝中,还带上了太阳刚升起时的橙。

这样的天色,让人不由自主轻快了步伐。澄清、开阔,思绪也随之被拂走。

到家之后,小鸟想着要不要干脆做个早饭给海未吃,穿过廊下,发现海未披着毯子睡在沙发上。

想要在开放式厨房做早饭而不吵醒海未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小鸟烧上一壶热水,蹲在了沙发旁,想等海未起床。

有时积压的负担一下子除去,还看到美丽的景色,人会反生理地兴奋起来。但连日的工作无疑是疲倦的,松懈下来之后,坐在地毯上,看着海未平稳地呼吸。不自觉地,小鸟靠在了海未枕着的枕头上,入睡前还想着,希望喉咙的烧灼感能够马上消退。

睡得沉的人是不会察觉到梦的。当小鸟发现自己身处音乃木坂的社团活动室,还有闲心想着大概是睡姿不好,才会做梦吧。

不能控制梦中的自己,但又能感受到她所感受的,与其说这是梦,更像是回忆的放映。

聚精会神赶制服装的样子,看上去干劲十足。梦中的事物往往并不真切,看不清衣服的具体样式,但是想要完成服装的心情则被梦进一步放大了。

想要完成它。

这个念头让在梦中的两个小鸟都体会到了雀跃和动力,即使只睡四小时也不觉苦闷。针线穿走,铃声响起时正好收完最后一根线,才觉得时间倏忽溜走。

还停留在讶然中,活动室的门被敲响,“小鸟,回去了么?”

 

小鸟想要回应弓道练习回来的海未,却发现自己没法回答海未。虽然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小跑去开门时,心中却产生了不安的预感。

打开门,看到海未已经换下弓道服了,收拾妥当的样子看来准备是要回去了,“小鸟辛苦了!”想要回应海未的慰问,张嘴之后却发出了无意义的音节。小鸟意识到原先的预感已经应验了。明显的反常也让海未发觉,海未伸手触碰小鸟的额头:“小鸟,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么?”

应该不是发烧,可是喉咙即使发出声音,也像是被摔碎的字符,无法传达内容。小鸟只能摇头表达应该不是常见的不适,但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示意不能说话的原因。“不能说话?那有别的不舒服的地方么?”小鸟感受了一下全身,其实并没有算得上难受的地方。意识到仅依靠手势和动作,实在难以交流,就从书包里拿出了笔记本,写道:“没有什么难受的地方,但喉咙感觉有点烫。”

 

为了确认,海未又伸手覆盖上了小鸟的额头,还试了一下后颈:“确实都不烫,看来只有喉咙是发热的。”

就像是吃了太辣的东西,发烫的喉咙也会让人说不出话来。但小鸟发出声音的时候,并不觉得疼痛或干涩,可也仅限于能够发声,具体的内容却不受她所控制。不过这些她没有写给海未。

当然海未也没有因为只有喉咙发热而松懈,帮小鸟一起收拾了改好的服装还有制作的针线工具,还帮小鸟拿起了书包后对她说:“小鸟这几天,为了服装,太过勉强自己了。虽然可能只是喉咙发热,校医室应该已经还开着,我和小鸟一起去看看吧。”

 

如果只是喉咙发热的话,小鸟是不愿这样麻烦快下班的老师的,可这个症状有些离奇,还是去看看更好。对于小鸟的直接点头配合,海未感到了些许意外,不过身体要紧,不做耽搁,两人直线去了校医室。

 

保健老师用照明灯看了看,表示“喉部明显炎症”,问小鸟“是不是觉得喉咙有热感或者疼痛。”

 

像烧起来,但不怎么疼。小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意识到这个举动并没有意义之后,又发出了几个破碎的音节。海未帮小鸟拿出了笔记本和笔,小鸟把自己的感受写了下来,“确认有烧起来的感觉,但是不怎么疼。”

 

“这种情况也是有的呢,现在是没法说话么?”老师一边询问小鸟,一边已经开始翻药箱了。

 

为了把情况传达给老师,小鸟继续写道:“是的,想要说话却没有办法表达出来。”老师看了一眼,歪了歪头:“这可不是很多见,可能炎症比较严重吧。南同学,这是消炎药,一天三次,每次两片,你先注意休息一下。如果还是没法说话,就看一下医院吧。”

 

看来老师也没有办法,小鸟感到不安开始加重。但距离放学已经有一会儿了,不愿再打扰老师,两人就鞠躬离开了。

 

或许只是比较少见的炎症吧。在出校门的路上,小鸟安慰着自己。

 

看着小鸟拿了药,但还是一路走神,海未开始想要不要直接去医院看看。但老师既然说了炎症,那么医院的医生是不是也会认为是炎症?而且看着小鸟的黑眼圈,海未觉得现在带小鸟去医院并不能解决问题。“小鸟今晚要留宿么?”

 

被海未的提问拉回神来,小鸟有些转不过弯。海未解释道:“小鸟的妈妈这周出差吧,所以小鸟是不是在晚上也一直做衣服呢?”虽然海未提问的语气很温和,但不赞同的表情也让小鸟没法忽视,只好稍微低下头表示了默认,甚至庆幸现在自己没法说话。“这样小鸟回去也要自己做饭吧,这几天中饭都没有带便当和穗乃果一样去买面包。所以晚饭和早饭也没有好好吃吧?”小鸟现在不单是庆幸了,甚至希望自己以后时不时能够失语。“虽然不是想责怪小鸟,而且把服装工作都交给小鸟,我们也都有责任……”无视小鸟不赞同的眼神,海未继续说,“所以我想小鸟要不要留宿呢?让我来照顾小鸟,如果还是没有好转,明天我们一起再去医院吧。服装已经做完了,今天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后来呢?

 

后来就像这个梦境一样,记忆变得模糊不清,只留下一起回去时天空中层层叠叠的云,照映着晚霞,还有沉沉的一觉。

 

牛奶的香味萦绕在鼻端,把小鸟从回忆构成的梦境中拉回。海未把热牛奶放在小桌上,正想把小鸟抱上沙发。

 

想要示意海未自己已经醒了,发出的声音却像是缺线的风筝,飘忽不定。

 

啊,果然不会小睡一下就好么?

 

暴露过劳的南小鸟被勒令睡到了当天晚上。按时点卯的园田海未久违地请了一天年假。

 

结语:第一次失语的时候因为睡了一觉就好了,其实两个人都没怎么摸清楚规律。不过第二次失语的时候,九个人在一起,就探索出很多情况了。现在失语就变成了南小鸟同志是不是勉强自己身体的检测器了。

 

其实梦中回忆的那段两个人还没互相说过喜欢。

 

我最喜欢的是开头那段蓝色、白色、橙色的天空景色描写。(联系应援色可得)


MNMT MTTK

【SS风】千歌「果、果南酱是穗乃果前辈!?」(十)

这次更新拖了一个多月,非常抱歉,由于学业原因,这可能是年内最后一次更新了


————————————————————————


黛雅「……千歌桑,怎么你也」


穗乃果「那个,黛雅酱,还记得鞠莉酱说过的话吗?」


黛雅「诶?」


穗乃果「黛雅其实很想被大家这么称呼的说」


黛雅「那个是……」


千歌「这样称呼你,可以吗?黛雅s,呃、黛雅酱?」


黛雅「这个……」


千歌(期待的眼神)


黛雅(苦笑)「嗯……我其实也不讨厌这样称呼我」


千歌「真的?」


黛雅「是真的啦」


千歌「那,我以后就这样称呼黛雅酱好了!」


黛雅「……拿你没办法,随

这次更新拖了一个多月,非常抱歉,由于学业原因,这可能是年内最后一次更新了


————————————————————————


黛雅「……千歌桑,怎么你也」


穗乃果「那个,黛雅酱,还记得鞠莉酱说过的话吗?」


黛雅「诶?」


穗乃果「黛雅其实很想被大家这么称呼的说」


黛雅「那个是……」


千歌「这样称呼你,可以吗?黛雅s,呃、黛雅酱?」


黛雅「这个……」


千歌(期待的眼神)


黛雅(苦笑)「嗯……我其实也不讨厌这样称呼我」


千歌「真的?」


黛雅「是真的啦」


千歌「那,我以后就这样称呼黛雅酱好了!」


黛雅「……拿你没办法,随便你吧」


穗乃果「哈哈,这样就好了嘛!」


黛雅(脸红)「……好了!你们说的这些和歌词没关系吧!不是要找我讨论写歌词的事情吗?有什么事」


穗乃果(喔哦!黛雅酱,脸红了呀!)


千歌(穗、穗乃果酱说的是真的!黛雅桑竟然会因为这个脸红么……)


千歌(但是,黛雅酱确实是很高兴的样子……)


千歌「嗯,我写歌词的时候遇到了困难,黛雅酱可以帮我一下吗?」


黛雅「唉~写歌词可是你的任务啊……


黛雅「不过作为Aqours的成员,别人既然有麻烦了,我也不能袖手旁观……况且我觉得写歌词什么的,我还是能够派得上用场的」


黛雅「那么,就帮你一下好了」


千歌「真的?」


黛雅「是的,而且,我觉得也可以让花丸桑来协助我们」


千歌「太、太好了!谢谢你,黛雅酱!」


黛雅「不、不客气……唔,这个称呼,果然还是不太习惯」


穗乃果「没关系的啦,我之前说过,习惯是可以改变的,黛雅酱只要慢慢适应就可以了!」


黛雅「……说的倒也是……那么,明天千歌酱到我家来,一起讨论歌词的事情吧」


千歌「没问题!」


黛雅「还请你务必准时到来,不要迟到」


千歌「放心好了!」


————————————————————————


千歌「穗乃果酱,真的很厉害啊!我以前真没想过,会和黛雅桑一起写歌词呢」


穗乃果「团队的成员当然要相互帮助了,你以后也一定要与其他成员好好交流啊」


千歌「其实我和Aqours的各位相处得都很好的说」


穗乃果「哈哈哈,那就好」


千歌「那么,明天穗乃果酱会和我一起去见黛雅s,呃、黛雅酱吗?」


穗乃果「我就不必了吧,写歌词什么的都是交给你们的咯,我这个“果南酱”现在只能负责训练了」


穗乃果「而且,刚才黛雅酱站在一起的时候,感觉」


千歌「?」


穗乃果「感觉……我的正体被她看穿了一样」


千歌「……被黛雅酱发现了吗?」


穗乃果「我想,还没有吧……但是她那个认真的态度,让我感觉自己……在她面前无法隐藏」


千歌「这样……」


穗乃果「嘛,虽然这样讲,我会在她面前好好伪装的,千歌酱别担心,应该不要紧的」


千歌「……那好吧,总之还是谢谢你,穗乃果酱!」


————————————————————————


第二日 浦之星女学院


花丸「诶?突然就让我帮忙写歌词什么的」


千歌「嗯!黛雅酱向我推荐了你,所以就请你来帮忙啦」


花丸「咱不行的啦!以前还从来没写过歌词的说!」


千歌「我相信花丸酱可以做到的哦,况且黛雅酱也觉得你可以啦」


花丸「……黛雅桑真的这么说了吗?」


千歌「当然!」


花丸「唔……咱既然是Aqours的一员,就该为大家做点什么的说……」


花丸「虽然丸子对写歌词没什么自信,但是大家既然都这么说了,咱也乐意来帮忙的说」


千歌「太好了!谢谢你,花丸酱!」


花丸「这倒没什么,只是……」


千歌「?」


花丸「千歌酱,你什么时候开始对黛雅桑这么称呼了?之前不都是“黛雅桑”吗?」


千歌「诶?那个是……」


千歌(对诶!是不是该找个机会和大家商量一下,改变一下对黛雅酱的称呼呢?……)


千歌「这是为了拉近和黛雅酱的关系改的啦!我觉得这样称呼没问题的,黛雅酱也很喜欢」


花丸「诶?黛、黛雅桑,真的这么想?」


千歌「嗯!而且花丸酱也可以试着这么称呼她哦」


花丸「呃呵呵……那个,以后再讨论的说……」


————————————————————————


傍晚 黑泽家


千歌「打扰了~」


黛雅「啊啦,千歌桑来了啊,请进吧」


千歌「露比酱今天也不在家吗?」


黛雅「和平时一样,去和曜桑进行制服的工作了」


千歌「她们还真忙呢」


黛雅「我们这边也差不多,千歌桑还是做好觉悟吧」


千歌「呃」(流汗)


黛雅「话说,果南桑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千歌「诶?她不用来的吧」


黛雅「那真罕见呢,平时看你们总是形影不离的」(挑眉)


千歌「呃,我、我们也不可能总是黏在一起,呵呵呵」


黛雅「……算了,先说作词的事情。花丸桑虽然答应参加作词了,但她因为图书管理的工作会晚来一阵子,所以,就由我们就先进行写歌词的工作」


千歌「好、好的」


————————————————————————


黛雅「……」


千歌「……」


千歌(虽然黛雅酱认真的样子,之前也看过很多次了,但是她认真写歌词的样子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


千歌(穗乃果酱说过,黛雅酱会给她一种海未前辈的感觉,说的就是这个样子吗……)


千歌(嗯……黛雅酱确实对待什么事情都很认真……包括……)


黛雅「千歌桑」


千歌「啊!?」


黛雅「呃,你走神了吧」


千歌「唔,抱、抱歉」


黛雅「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以回答吗?」


千歌「嗯,可以的哦」


黛雅「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果南桑有些不对劲?」


千歌「诶?……」


千歌(这……黛雅酱怎么会问这种问题……难道穗乃果酱被发现了……?)


千歌(不,也许只是怀疑而已……)


千歌(总之先否认,看看她的反应吧)


千歌「没、没有哦,果南酱还是一如既往的呢」


黛雅「一如既往?但是我、总感觉果南桑有些奇怪」


千歌「是吗?我没注意诶」


黛雅「……也许是我多虑了,抱歉,我们继续吧」


千歌「好、好的……」


暗夜雨至

【绘希】How/Old/Are/You

前段时间发布了新的pv,因妮可的强烈要求还在后面增加了几个彩蛋,像是小问答一样的,每个人用十几秒说一下喜欢的东西。因为是第一次弄这些,小鸟自告奋勇说负责制作兼上传兼收集反馈,于是大家决定周一早点到校在部室开个碰头会。

南小鸟刚进学校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也就同学好像更亲切了点,都很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小鸟加油”或者“我会支持你的”,嗯,大概是新pv的效果。然后她推开了偶像研究室的门。

气氛一度凝结。

我,进错地方了?小鸟有些怀疑的退后看了看标牌,没错啊,为什么大家都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早上好,”抱着疑问,她慢慢走进去坐在青梅竹马的边上,注意到似乎还缺一个人,“希还没有到吗?难不成,睡过头...

前段时间发布了新的pv,因妮可的强烈要求还在后面增加了几个彩蛋,像是小问答一样的,每个人用十几秒说一下喜欢的东西。因为是第一次弄这些,小鸟自告奋勇说负责制作兼上传兼收集反馈,于是大家决定周一早点到校在部室开个碰头会。

南小鸟刚进学校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也就同学好像更亲切了点,都很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小鸟加油”或者“我会支持你的”,嗯,大概是新pv的效果。然后她推开了偶像研究室的门。

气氛一度凝结。

我,进错地方了?小鸟有些怀疑的退后看了看标牌,没错啊,为什么大家都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早上好,”抱着疑问,她慢慢走进去坐在青梅竹马的边上,注意到似乎还缺一个人,“希还没有到吗?难不成,睡过头了......?”

“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绘里忽然出声,直直的望向小鸟。那视线带着穿透人心的震慑力,让她下意识地躲避和前辈的对视。“有.....吗?”脑子里在飞快的回想自己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可是,没有啊!就连我送希的花都变成你刷好感的道具了耶!

“咳咳,你,在pv后面讲的那个,”妮可看不下去给后辈提示,按住太阳穴明显很头疼。“欸?我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南小鸟很惊讶,她就很普通的,“说喜欢到无法自拔的是同一个队伍里的希前辈而已.....啊!” 一下反应过来,原来那些同学说的应援指的是,恋爱方面的呀!

这样一想,绘里前辈的反应貌似非常真实。当然小鸟是不会认错的,挺直腰背,理直气壮地反驳,“那不应该是大家的错吗?”“欸?”X6

绘里眉毛一挑,她倒是很想知道这后辈又有什么歪理。

“难道不是因为大家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都是那么正经,所以才显得我用来开玩笑的话题也现实起来?”配上那一脸正气,竟产生了好像是这样没有错的想法。

“啪啪”

绘里拍了拍手,打破了一时的缄默,“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马上就要打铃,这件事先放一放,部活的时候再讨论pv的效果。”言下之意基本打算跳过这话题。

南小鸟长出了口气,感觉自己能幸存下来真实不易。关键是,我也没做什么呀!绘里落在最后,恰好站在小鸟后面,“第一次是偶然,第二次是巧合,那么第三次......不存在对吗?”

回去就把那个彩蛋撤掉,我要改成我喜欢妮可前辈。南小鸟在心里暗自决定。


很不幸睡过头的东条希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班内时,刚好点到她的名字。捧着名册的绘里想也不想的伸手,将将拦住要和大地亲密接触的希。此刻对现状毫无所觉的希连忙站起,“咱没有迟到!”“哧,嗯好,你没有迟到。”绘里忍着笑应和道。“呐!”

显然希很不满她那敷衍的态度,外加真的担心自己又迟到。她可没有免除出席数的特权,再迟到就真的直接留级了。“没关系,如果你真的留级了,我一定会......”故意拉长了音吊人胃口,“?”可惜希完全没有被骗的迹象。倒是其他同学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脸上写满了八卦。

真遗憾。绘里笑着摸了摸希的头发,因为出门太急直接没有扎现在糊了一脸,“叮嘱下任会长一定要关照希。”希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咱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你们两个,谈恋爱也收敛点,这可还是班会时间。还有绚濑,继续点名,东条都到了你也不用故意拖时间了。”班主任实在看不下去出声阻止,她倒是挺喜欢这两个孩子的,但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吧!

“我知道了。那么,东条同学,请快点回到座位。”绘里一本正经的做出了请的手势。希虽然很想辩解,但,害羞是无解的。左右为难半天,也只能飞快奔回座位,把脸埋进胳膊里。


吃瓜同学们:算了,主动告白又怎样,学生会赛高。

——————————————————————————————

前段时间看了炒股番,想了个升级版三等分的阿希希,然后晚上绘希就又在我脑子里ghs,你们真的是,gkd谢谢。

冬天太冷了,我不行,我不要码字←天天打游戏的暗夜内心真实想法

然后今天得知了一个爆炸发表,我家cp直接上升到天花板级别,tql

因为我太激动兴奋了,所以打算努力一下,看来可以的

狼的夏天

浸染

浸染

写于开头:相原老师在推特说不要翻译和转载,虽然那是三月下旬的事,不过时至今日,我还是感到打击。就写了这个短篇。

社会人海鸟。


正文

12毫米是一个很普通的长度,大概和人手指的宽度差不多,一根直径为12毫米的圆柱体拿在手中,基本上就像是拿着一根手指。


这样想的话,似乎就有点恐怖了。


可能是受到穗乃果之前酒会说了很多鬼故事的影响,海未拿着印章,不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抬头看向还在工作的小鸟,正好拿着工作印章在盖章,工作章带了转动日期的部分,盖上的名字下方还有今天“2019.3.27”的日期。


海未...

浸染

写于开头:相原老师在推特说不要翻译和转载,虽然那是三月下旬的事,不过时至今日,我还是感到打击。就写了这个短篇。

社会人海鸟。

 

正文

12毫米是一个很普通的长度,大概和人手指的宽度差不多,一根直径为12毫米的圆柱体拿在手中,基本上就像是拿着一根手指。

 

这样想的话,似乎就有点恐怖了。

 

可能是受到穗乃果之前酒会说了很多鬼故事的影响,海未拿着印章,不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抬头看向还在工作的小鸟,正好拿着工作印章在盖章,工作章带了转动日期的部分,盖上的名字下方还有今天“2019.3.27”的日期。

 

海未拿在手上的则是银行印,12毫米直径的圆柱形印章上有着“南小鸟”的全名。旁边的还有一支10.5毫米的认印,姓氏“南”位于圆形的小印章中心,这种单字的印章很容易让人觉得可爱。

 

海未拿着小鸟的两支印章在手中把玩。为了防止变形,印章的材质整体都偏硬,不过不同的材料在手感上还是会有差异。海未自己的认印是石印,夏天用起来有些凉爽,冬天就有些偏冷了。小鸟的印章是强化塑料的,手感更温和。海未拿在手里的这段时间,就已经有些暖和了。

 

可能是海未手上的动作被小鸟注意到了,在工作之余,小鸟抬起头来,露出了抱歉的神情:“不好意思海未酱,晚上还把工作带回来了。”海未一边拿起咖啡壶给小鸟快空的杯子续上了一些,一边在靠近时揉了揉小鸟的头:“小鸟在月末都比较忙吧,而且现在还是季末。月初的时候,我也一直会麻烦小鸟。不如说,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么?”

 

小鸟看了看桌上的文件,拿出单独的一小叠纸,递给海未:“这个月的一些账单寄来了,海未酱能帮忙确认一下么?”

 

接过小鸟手中的账单和一些无关紧要的通知书,海未在小鸟对面又坐了下来,核对好一份后,盖上手中的印章。看着账单上的“南小鸟”和“南”,让海未想起之前去泰国餐厅吃饭的时候。

 

那天难得非常温暖,风轻拂过周身,让人不由轻快了步伐,晚上各自从公司到了餐厅。时间还早,都没有其他客人。海未坐下没多久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嗯,我是园田。”因为坐在门口,听到服务员说明方向的声音,海未就看到小鸟来到了自己面前。看着她一如既往的笑容,说着无数次听到过的那句“久等了,海未酱。”那句“园田”却更清晰地回荡在海未脑中,让她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明明只是吃饭,就像现在,明明只是盖章。

 

只是平常而普通的事罢了。

 

为什么,会犹如沉浸在水中,像是染上了对方的存在一般。

 

海未认真地核对这些琐碎的账单,因为时间充裕,动作还有些慢悠悠的。小鸟处理完最后一份文件,抬头看到海未还剩下一份告知书没有盖章。屋顶的灯映射下来,海未专注于看告知书,都没有察觉到小鸟的视线。

 

仲春的夜晚不同初春那样还有些料峭的寒意,和暮春时候有些黏热起来的空气也不尽相同。在白天,花朵正是陆陆续续开始绽放的时候,迟钝了一个冬季的视觉开始迎来姹紫嫣红的第一波进军。到了现在这样的夜晚,如果把窗完全打开,隐隐约约还是有些沁人的凉意,但也不必和冬天一样连房屋都捂得严严实实,开一点通风窗,白天的温和也会流入房间中。

 

房间的空气平稳而柔和,灯光的边缘也四散隐入到房间的角角落落。小鸟都觉得说不定是因为自己看多了文件所以视力下降了。不过这个想法没有维持太久,因为海未盖好了章,还把每张纸都分好类。

 

小鸟凑过去,握住海未拿着认印的手:“刚才海未酱是在看小鸟的印章么?”应该是春天到来的缘故,不单模糊了视线,让人的行为也变得跳跃起来。还残留印泥的印章被盖在了海未的手上,一个小小的“南”字落在海未的手背上。因为海未涂印泥也非常认真,所以现在盖上去的印章也很清晰。

 

印泥的红色,是一种让人蠢蠢欲动的颜色。

 

被小鸟的双手所环绕,耳边就是小鸟柔软的声音,染上颜色的,可能并不只是手背。

 

结语

浸染这个词,在我心中是一种难以言述的浪漫。浸染和一贯的变梗和考据不同,基本是照我自己的意思写出来的。虽然非常挣扎,想要写一些其他作品的同人,却发现似乎还是只会写海鸟。

浸染原先只是停在海未的视角,后半部分写得时候,放进去更多自我的风格了。


B.w
emmmmmmmmm你们自己猜...

emmmmmmmmm你们自己猜设定吧我不会画的(?

emmmmmmmmm你们自己猜设定吧我不会画的(?

SAKU樱夏灵

堆几张同人图
杂图√√√各个作品都有自行避雷√

堆几张同人图
杂图√√√各个作品都有自行避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