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rtian

1494浏览    73参与
love yourself
我觉得这张照片很有故事性

我觉得这张照片很有故事性

我觉得这张照片很有故事性

love yourself
这张图是我的一个脑洞,大概剧情...

这张图是我的一个脑洞,大概剧情如下:

维特尔主视角

维特尔从正式获得f1席位时,脑海里就一直会闪过一些片段:瓦伦西亚从天空划过的红牛赛车,土耳其撞车,马来西亚超车,摩纳哥的泳池庆典,拥抱,微笑,敌视,吵架,亲吻等……

但是在片段都没有发生过,而且片段的另一个主人公不是他现任的队友,也不是其他车队的车手。

直到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勒芒24小时的比赛,保时捷车队一号车队的主车手,一身白色赛车服的机长,确定了片段的另一个主人公。然后维特尔就上网搜索机长的消息了,现场去看机长的比赛等。

然后有一次在围场中看到了机长,只不过机长是在法拉利的p房身边站着头哥。

赛季结束,机长就和维特尔做队友了。...

这张图是我的一个脑洞,大概剧情如下:

维特尔主视角

维特尔从正式获得f1席位时,脑海里就一直会闪过一些片段:瓦伦西亚从天空划过的红牛赛车,土耳其撞车,马来西亚超车,摩纳哥的泳池庆典,拥抱,微笑,敌视,吵架,亲吻等……

但是在片段都没有发生过,而且片段的另一个主人公不是他现任的队友,也不是其他车队的车手。

直到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勒芒24小时的比赛,保时捷车队一号车队的主车手,一身白色赛车服的机长,确定了片段的另一个主人公。然后维特尔就上网搜索机长的消息了,现场去看机长的比赛等。

然后有一次在围场中看到了机长,只不过机长是在法拉利的p房身边站着头哥。

赛季结束,机长就和维特尔做队友了。


这个算是伪现实向,平行世界AU

头哥和莱科宁是法拉利的队友,刘44和罗斯是梅奔的队友,维特尔的前队友式巴顿,然后巴顿去了迈凯伦和马萨做队友。

ymc_3000

Lost in You
_________迷失于你

有人认为:光阴似箭,时光不饶人;岁月很贵,日日胜千金。有人认为:光阴似箭,箭箭让人叹;岁月如刀,刀刀逼人老。
在衰老面前,有些人笑对沧桑,心情大好,因为他们能够顺其自然;有些人长吁短叹,心忧人烦,因为他们不能顺其自然。生老病死是规律,人会变老属自然,我们何必为此自摧残?
搭乘岁月的车,坐上光阴的船,望着长大了的孩子,回味着曾经的流年,咀嚼着人生的苦辣酸甜,人们不禁感叹:我们渐渐地变老了!可是变老又怎么了?
变老了,我们更加受到了社会的尊重;变老了,我们积累了更多的经验;变老了,我们老骥伏枥,风度依然;变老了,我们正值夕阳红,美好依然!

老,是一种...

Lost in You
_________迷失于你

有人认为:光阴似箭,时光不饶人;岁月很贵,日日胜千金。有人认为:光阴似箭,箭箭让人叹;岁月如刀,刀刀逼人老。
在衰老面前,有些人笑对沧桑,心情大好,因为他们能够顺其自然;有些人长吁短叹,心忧人烦,因为他们不能顺其自然。生老病死是规律,人会变老属自然,我们何必为此自摧残?
搭乘岁月的车,坐上光阴的船,望着长大了的孩子,回味着曾经的流年,咀嚼着人生的苦辣酸甜,人们不禁感叹:我们渐渐地变老了!可是变老又怎么了?
变老了,我们更加受到了社会的尊重;变老了,我们积累了更多的经验;变老了,我们老骥伏枥,风度依然;变老了,我们正值夕阳红,美好依然!

老,是一种风景!
老是人生的夕阳,掬一捧笑容面向世界,捧一抹余晖洒向大地,唱一首晚曲献给山河。变老,也是人生的一种风景,它让所有的人都欣赏,它让欣赏的人都笑得那么甜!

老,是一种成熟!
因为老,凡事我们才可以看淡;因为老,万事我们才可以看破;因为老,我们没有了狂躁;因为老,我们减少了许多怨言。

老,是一种境界!
无论社会怎么残酷,不管世事多么繁杂,老了,就能坐看风起云涌,宠辱不惊;老了,就能静观花开花落,去留无意。老了,更懂得谦虚是美德,更懂得必须活到老学到老;老了,就不会再锋芒太露,显山露水;老了,更懂得遇事要淡定淡然。

渐渐老了,就更应该懂得感恩,更应该懂得宽容,更应该懂得理解,更应该懂得善待自己。
善待自己,就是要忘记所有的烦恼,用乐观的心态面对生活,用宽阔的心胸善待他人,不再计较,不再抱怨,开心过好每一天。

渐渐老了,更要关注自己的健康,更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一个懂得善待自己的人,一定要学会爱自己,宠自己。让自己的余生多一点灿烂的阳光,少一点凄迷的苦雨。

渐渐老了,还有什么再需要争?还有什么舍不得放弃?失而不烦,得而不喜,只祈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少一些愧疚,多一些慰藉。
老了,就该服老,服老也是一种境界。李商隐懂得服老但稍有遗憾,“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就是他这种心态的真实写照。

老是尝尽酸甜苦辣之后的一种淡定,老是历经悲欢离合之后的一种从容,老是彻悟成败荣辱之后的一种豁达,老是洞明是非之后的一种平和。
让我们仔细品味着渐渐变老的感觉,去享受那变老的快乐!让我们在这变老的夕阳里,享受那变老的幸福!
变老,也是人生的一种风景!

ymc3000.lofter.com
@ymc_3000
@ymc_3000
@subblogymc-3000m0
~天马行空
2019-10-30

love yourself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粉这对cp,有可能是他们相爱相杀(我觉得这个词不能佷准确的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

年少有为不自卑

知进退的人却不再年少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粉这对cp,有可能是他们相爱相杀(我觉得这个词不能佷准确的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

年少有为不自卑

知进退的人却不再年少

ymc_3000


Lost in You
_____迷失在你

人生在世,有两种事尽量少干:
一是用自己的嘴舌干扰别人的人生,
二是靠别人的脑子思考自己的人生。

ymc3000.lofter.com
@ymc_3000
@ymc_3000
@subblogymc-3000m0
~天马行空
2019-10-18


Lost in You
_____迷失在你

人生在世,有两种事尽量少干:
一是用自己的嘴舌干扰别人的人生,
二是靠别人的脑子思考自己的人生。

ymc3000.lofter.com
@ymc_3000
@ymc_3000
@subblogymc-3000m0
~天马行空
2019-10-18

ymc_3000

乐曲

            ______不要哭

有太多的飞扬思想,

总在冥思苦想过后,

才明白生活是多么需要,

好好地爱自己和爱他人。

…………………………………………………………………………

有太多的感觉总在千山万水后,

才明白感情是多么需要,

好好地把握和珍惜。

短的是岁月,长的是真情。

相遇是天意,相守是人意。

ymc3000.lofter.com
@ymc_3000
@ymc_3000
~天马行空
2019-10-11

乐曲

            ______不要哭

有太多的飞扬思想,

总在冥思苦想过后,

才明白生活是多么需要,

好好地爱自己和爱他人。

…………………………………………………………………………

有太多的感觉总在千山万水后,

才明白感情是多么需要,

好好地把握和珍惜。

短的是岁月,长的是真情。

相遇是天意,相守是人意。

ymc3000.lofter.com
@ymc_3000
@ymc_3000
~天马行空
2019-10-11

regulus

One Thing We All Share 18

恶魔的城池


记忆中空寂的庭院,寂寞开放的花朵。

“我记得我在等你…”Nico努力思索,“然后,然后我记不清了,似乎Toto突然向我冲过来,接着我想把他击倒…”仅仅停留在自卫层面的攻击本能而已。

为什么?艺术学院的副院长会突然向Nico冲过去?

“他有什么异常吗?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吗?”Lewis问道。

难道是这个人,他才是唤醒沉睡恶魔的元凶吗?可是Lewis仔细回想之前屈指可数的照面情况,觉得他就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类。

“我记不太清了。”Nico说道,当时情况那么混乱。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他说他知道我是喜欢他的,他想要强迫我。很奇怪,他平时一直是个很温和而且极有分寸的人...

恶魔的城池


记忆中空寂的庭院,寂寞开放的花朵。

“我记得我在等你…”Nico努力思索,“然后,然后我记不清了,似乎Toto突然向我冲过来,接着我想把他击倒…”仅仅停留在自卫层面的攻击本能而已。

为什么?艺术学院的副院长会突然向Nico冲过去?

“他有什么异常吗?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吗?”Lewis问道。

难道是这个人,他才是唤醒沉睡恶魔的元凶吗?可是Lewis仔细回想之前屈指可数的照面情况,觉得他就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类。

“我记不太清了。”Nico说道,当时情况那么混乱。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他说他知道我是喜欢他的,他想要强迫我。很奇怪,他平时一直是个很温和而且极有分寸的人。”

他一直都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他对所有人都很有礼貌,可是昨天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现在想起来Nico才发现奇怪之处,昨天他太惊恐了。

“有一种可能性。”Lewis说道。

副院长作为人类,有着一切人类的弱点,他一定是被蛊惑了。

天使甚至能想出在这个学院里谁有能力做到这件事,他甚至能够想象出Daniel的笑颜。

“然后,我就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来,我想要,那种渴望,那种极度的渴望…我好害怕!”Nico说道。

“我说过的,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会保护你。”Lewis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说道。

“即便我是恶魔吗?”恶魔问道。

“是的。”天使回答。

他的话终结在他们相触的嘴唇上。

“至于你梦里见到的那个地方。”疑问过后Lewis思索着说道,“我可以带你去,也许我们能找到一些线索。”

不,我必须尽快带Nico去。

“那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Nico问道。

Lewis点了点头。

“它在哪里?”

天使语塞,他看着对方缓缓说道,“Nico你相信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们一定可以一起解开其中的疑问。”

但是他知道,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还不是全部,那个梦,还有另一半。”Nico说道。

Lewis沉默地看着他,用眼神给予他自己的支持。

“我见到自己坐在船上,船正在离港,而你站在岸上,向我挥手。”Nico说道,到现在他还能感受到梦里那种离别的伤感,梦里Lewis脸上失落的表情,他自己强忍的泪水。

视线里越来越小的Lewis一点一点消失在地平线上。

“然后,掀起了滔天巨浪。”Nico回忆道,“所有人都试图逃到甲板上,虽然船很大但是在巨浪中还是摇晃得非常厉害,没有人能够正常前进,巨浪不断向每个人拍来,我现在还能从皮肤上感受到那种浑身湿透的感觉。”

他仿佛还能听到,周围的人恐惧的叫喊声,有人在大声的祷告。

祈求神的怜悯。

那些绝望的语句, 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似乎盖过了其他的声音。

不断有冰冷的水拍迎面打过来,那种颤栗,传遍了全身。

“然后,然后…就变黑了。”Nico说道。

他的梦境中断于此。


Lewis看着他,努力思索自己是否存在这段记忆,然而他遍寻无果。

“Lewis。”Nico迟疑地说道,“你是神的使者吗?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

如果,不是再一次的话。

为什么又要出现?

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我受到神的指示,前来此地拯救你的灵魂。”Lewis斟酌说道,他自己也早就,有了怀疑。

任务指明,Nico即将坠入黑暗,他有轻生的想法。也许,这是恶魔即将醒来的另一种表述方式。

“那,你失败了,对吗?”Nico忍不住说道。

仿佛害怕得到肯定的答复。

“当然没有,只是,任务档案里显示你是普通人类,你…”Lewis失笑。

“所以,这一切都是任务吗?”Nico抽回了自己的手,“那天我第一次遇到你,那天在派对之后…”

你曾经说过,是我的眼睛令你做了傻事…

“你在胡说什么东西啊!”Lewis连忙说道,“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早就偏离了任务的轨道。请相信我,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

我对你的感情,早就影响了我判断,影响了我的任务,甚至,影响了我的…

但我绝不后悔!

“对不起,是我破坏了你的任务。”Nico低下头说道。 

“哦,我才不在乎!”Lewis挥手道。

但是,这其中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我没有理清。

这块拼图当中,还缺少了很关键的几片碎片。

神的安排,不会没有道理。

神爱一切,神看到一切,神听到一切。

我的判断也必在神所见之中。

既然神派我来到此地,必定是相信我——

相信我会做正确的事情!

“Nico,我必须要带你去一个地方。”Lewis终于说道。

“难道,你要带我去…那里?”

“是的。”

“那,我们要怎么去呢?”Nico抬眼看了天空的方向,笑了出来,“乘飞机吗?还是热气球?或者说…”

“乘火车。”Lewis被他逗笑了,上去抱住他,他们两人扭作一团。

那些越理越乱、千头万绪的事情可以先等一等。

现在,他们拥有整个人间。

可是,能有多久呢?


当天晚上

卡里尼亚诺广场

Del Cambio 餐厅


穿着正装戴着白色手套的车童上来拉开车门并迅速将车子开走,门童将Nico和Lewis引到他们指定的位置。

“我听说作为都灵城最顶尖的餐厅,预约排队始终是一个大问题,一般都得提前一周以上。”Lewis看着四下幽静的环境,低声说道。

今晚他也穿着极正规的衣服,他们两人走在一起,引人侧目。

“这是我少有地感谢自己名字的时刻。”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戴着白色领结的Nico说道,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请帮我拿我寄存在这里的酒。”他告诉侍应。

“利用显赫的背景来给自己约会创造环境吗?”天使一边看着菜单一边问道。

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像人间那些普通的情侣一样,该多好。

然而Nico却没有马上接他的话,Lewis抬头看了他一眼。

“你知道吗?”Nico说道,“我都几乎不记得上一次,约会,是什么时候了。”

“你这是在委婉地告诉我,我是…”

“你是长久以来,第一个走进我内心的人,从我看到你第一眼…”

那天,在阳光的庭院里。

我以为他不经意地闯入。

“告诉我,你的家人,他们在这里吗?在都灵吗?”Lewis在侍应上菜的间隙问道。

“他们生活在摩纳哥,离这里并不远,怎么了吗?”Nico说道。

“你是因为课业的原因才来到这里的吗?”Lewis又问道。

“是的。为什么要这么问?”Nico回答。

Lewis想到他和Sebastian第一天到达都灵理工学院就遇到了Daniel,而没过几天作为人类的Nico就被唤醒了。

在这个地方,天使和恶魔齐聚,这不会只是巧合。

从他来到人间,来到这个城市,一切都如此的疑云缭绕,风谲云诡。

“你知道吗?我想也许冥冥之中确实自有安排。”Lewis缓缓说道,“我们身处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它是光明与黑暗力量在人间不断争夺并保持着微弱的平衡之地。”


作为皮埃蒙特大区的首府,都灵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地位或许只是欧洲几个重要城市之一。

然而在于整个世界的善恶平衡上,都灵,却可以说是地位超然。

都灵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永远处于正邪力量互相撞击之处。

流经这个城市的两条河:波河(po)和朵拉河(dora riparia),分别象征太阳与月亮。

自古罗马时期开始,以都灵的四个城门为四个方位基点,分别连接城市中心宪法广场上的方尖碑,整个城市呈45度角均衡分布,而汇入的能量流则正穿过方尖碑。

更重要的是,在人间——连接布拉格,里昂和都灵的白魔法三角和连接伦敦,旧金山和都灵的黑魔法三角唯一的交叉点就是都灵。

现在想来,一切的发生都隐含着必然。

或许在这里,人类特别容易被恶魔所蛊惑。

甚至连天使也…


“我听说过…”Nico说道,“能量相交的那个点又被称作地狱之门(Porta dell‘inferno),据说那里是全城邪恶暗黑能量最强大的地方。”

但他一直只把这种说法当成都市传说而已,用来吸引游客的那种。

说实话,他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身为恶魔真正的感受。

“你去过那里吗?”Lewis问道。

“记忆中似乎没有。”Nico一边说着一边用叉子轻轻翻动盘子里taleggio奶酪内馅的意大利饺子,“你呢?”

“我也没有。但是我同时听说,这座城里,或者说城外,也存在着白魔法的圣地。”Lewis说道,“传说中的圣米凯勒修道院(Sacra di San Michele)”

这就是都灵为什么永远摇摆在黑暗和光明之间的原因里。神圣的力量和黑暗的力量同时存在于此地。

“很漂亮的地方。非常古老的建筑了,罗马帝国时期曾是一座军事要塞,大概在公元十世纪末就已经建成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主体结构。”Nico点头说道,“所以,你们天使,是能够使用魔法的吗?”

Lewis故意转头仿佛看了看周围人有没有注意他们,然后凑近过去,示意Nico也凑上来,低声说道,“其实,并不会用出电影里那种炫目的戏法呢。”

看到Nico似乎有些失望的眼神,Lewis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们所拥有的力量,是来自人类虔诚的信仰,和我们坚定的信念。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交给至高无上的神。”他说道。

我早已许下心愿,为了侍奉神,甘愿牺牲一切。


然而Lewis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开始讲到自己去过的其他地方。

这些话题可以等到以后,现在就让他活在当下。

Lewis已经决定明天带Nico前去天堂寻找他梦境里的场所,今夜,他真的希望他们能够就像两个普通人一样,享受情侣间的约会。

他不敢细想,将来两个字从未如此沉重,他们不曾提起明天,然而明天必然到来。

他能感觉到坐在对面的Nico也在努力将这脆弱的轻松气氛维持下去。

他能想象从昨天艺术学院副院长走进那静谧的庭院到现在Nico承受了多大的恐惧和压力。

然而他就是前来拯救Nico的灵魂的,他决不会让他爱的Nico,不论是人类也好是什么其他生灵也好,坠入黑暗。

无论付出什么样代价。



于此同时

距离都灵市10公里

Pirchiriano山巅


圣米凯勒修道院(Sacra di San Michele)伫立在阿尔卑斯山脉的环抱之中,漆黑苍穹下的山顶,劲风吹袭。

历经十个世纪岁月侵蚀的钟楼向着天空做出向上伸展的姿势,在苍茫夜色之中几乎与无尽的天穹融为一体。

就好像人间和天堂相接之处。

然而在这肉眼几乎难以辨认的边界,可以隐约看到坐着一个身影。

在天堂和人世之间,孤独地坐着Sebastian。

他坐在钟楼的顶端,任凭迎面吹来夜晚的冷风,拂动他雪白翅膀上的羽毛。

下午在人类的屋子里,Sebastian明白自己的情绪已经彻底奔溃。然而作为以神的意志降临至人间的使者,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必须重新变回那个冷静自制的自己,当明天太阳再度升起的时刻,他依旧是那个坚强博爱的天使,他要去继续保护Max,阻止那个年轻人失去希望,阻止人类被恶魔所诱惑。

泪水已经干涸,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

怀里的温度早已冰冷,那个人存在于世间的痕迹早已消失。

——不要!别走!Mark!别走!

自己的哭喊尤在耳边,他想要留住的一切却早已化作云烟消散。只剩下那根内芯处带着血痕的羽毛。

这是世间唯一仅剩的关于Mark的物品,唯一的念想。

除此之外,再无寄托。

他微微低头,圣路隐没在夜晚昏暗的光线中,陡峭的山路蜿蜒曲折,千年来许多人葬身于此。

Sebastian也是徒步走上此地。

回首来时路,那些被泪水浸没的悲伤往事。

曾经,他们是最好的搭档,曾经,他以为他们可以永远这样下去。

永远…

对于他们这样永恒的生命,是那么不真切的描述,每一天都和之前一样,周而复始。

然而还是Sebastian自己搞砸了,他清楚地记得那天Mark的怒火。

彼时Sebastian自己还依旧那么年轻气盛。

明明,他已经给了我向他道歉的机会,最终我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我是多么的自以为是。

我以为,还有无限的时间。

可以去弥补。

直到,那一天,无可挽回的那一天,那天本来和其他无数他都记不清楚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

直到Christian将那片带着血痕的羽毛放在Sebastian的手心,Mark唯一的遗物。

他就和那些卑微的人类一样,直到永远失去才懂得追悔莫及。

类似的悲剧,千百年来不断地上演。

Sebastian感觉到冰凉的夜风吹拂而来,自己已经浑身失温,但是他依旧固执地坐着,任凭时间将自己冲刷,在这人世和天空的交界之处。

所有这样的时刻终将流失在时光中,如同眼泪消失在雨中。

他未曾出口的爱意,却永远都无法传达。

今天下午在人类的房间里,他失控的啜泣和无望的挽留如今早已化作一片朦胧的寂寥,如同永恒的空虚之中那一片成熟的绝望。

只是有心和坟墓才是这段注定不会有结果的爱情最终的归宿,然而天使没有坟墓。






雲虎映繪

人的一生,注定要经历很多。可能有开心的笑声;可能有委屈的泪水;可能有成功的自信;也可能有失败的警醒,但无论怎样,我们所经历的每一段都注定珍贵。

【音文推荐の雲虎映畫】

人的一生,注定要经历很多。可能有开心的笑声;可能有委屈的泪水;可能有成功的自信;也可能有失败的警醒,但无论怎样,我们所经历的每一段都注定珍贵。

【音文推荐の雲虎映畫】

雲虎映繪

世界很大、风景很美人生很短,不要蜷缩在一块阴影里。昨天的放弃决定今天的选择,明天的生活取决于今天的选择。一个人只有学会,选择必须坚持,懂得放弃不值得苦守的,才能赢得精彩生活,拥有海阔天空的人生境界。

【音文推荐の雲虎映畫】

世界很大、风景很美人生很短,不要蜷缩在一块阴影里。昨天的放弃决定今天的选择,明天的生活取决于今天的选择。一个人只有学会,选择必须坚持,懂得放弃不值得苦守的,才能赢得精彩生活,拥有海阔天空的人生境界。

【音文推荐の雲虎映畫】

Sport Slash
不管!是糖!我嗑了!

不管!是糖!我嗑了!

不管!是糖!我嗑了!

regulus

One Thing We All Share 16

恶魔的诱惑


与此同时

醒来的Lewis正坐在床上发愣,天已经大亮了,外面看上去阳光很好,一点看不出昨晚下过那么大的雨。

窗台上那株白色山茶花在晨光中娇艳美丽。

他努力想要理清自己的思路,但是越想越觉得千头万绪,脑子里一团乱。

这时候躺在他身旁的Nico动了一下,似乎慢慢醒转过来,他抬起手臂想要伸懒腰的样子,但是显然恶魔改变了主意。

Nico眼睛依旧闭着,但是他伸出的胳膊改变了方向直接向着Lewis的腰上抱过来。

结结实实地抱住Lewis之后,Nico仿佛满意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就不动了,似乎很认可对方作为抱枕的功效。

看着对方闭着眼睛微笑的表情,Lewis的内心无限柔软,无论...

恶魔的诱惑


与此同时

醒来的Lewis正坐在床上发愣,天已经大亮了,外面看上去阳光很好,一点看不出昨晚下过那么大的雨。

窗台上那株白色山茶花在晨光中娇艳美丽。

他努力想要理清自己的思路,但是越想越觉得千头万绪,脑子里一团乱。

这时候躺在他身旁的Nico动了一下,似乎慢慢醒转过来,他抬起手臂想要伸懒腰的样子,但是显然恶魔改变了主意。

Nico眼睛依旧闭着,但是他伸出的胳膊改变了方向直接向着Lewis的腰上抱过来。

结结实实地抱住Lewis之后,Nico仿佛满意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就不动了,似乎很认可对方作为抱枕的功效。

看着对方闭着眼睛微笑的表情,Lewis的内心无限柔软,无论有多困难,我一定可以和Nico一起度过难关的。

“放开我,你不饿吗?从昨天晚上就什么都没有吃过,我去找点…”他柔声对似乎准备继续睡过去的Nico说道。

“不放。”Nico将他抱得更紧。

“放开吧。”Lewis一边说着一边拿手去梳理对方金色的头发。

“我做了奇怪的梦。”Nico低声说道,依旧没有放开他。

Lewis不由得竖起了耳朵,从他见到对方开始就常常见到奇怪的片段和梦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顿时严肃起来。

“是什么?告诉我Nico,你梦见了什么?”他连忙说道。

然而睁开眼睛的Nico突然一翻身,整个人都趴到Lewis身上,他们的肌肤互相接触,暧昧的摩擦令昨夜那些缠绵的回忆瞬间袭来。

Nico带着雾气的眼睛盯着Lewis,他凑上去轻轻舔舐对方的嘴唇,“我要是告诉了你,你拿什么来交换呢?”

这是个陷阱,Lewis。天使暗中告诫自己。

然而他的意志力,已经屡次被证明了在这个黏在他身上的恶魔面前,不堪一击。

Lewis忍不住抬起手扶住对方的腰,在这个半梦半醒地吻中问道:“你想要什么呢?”

他能感觉到轻轻压在自己身上的Nico嘴角微微上翘,恶魔突然伸出手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一个翻身滚到他身下并用力将他也扯了下去,“你!”

恶魔的吻,如同最甜蜜的毒药,Lewis无法克制地抱紧了身下的躯体,他只觉得热度不断上升。他们就仿佛两条溺水的游鱼,在彼此怀里汲取最后的水分。

呃,反正,反正现在还早,这些事情可以等一下再说。

在彻底被没顶的欲望淹没之前,Lewis这样安慰自己。



在离开小礼拜堂之后,Sebastian悠闲地跑去喝了杯咖啡,然后他甚至还去上了课表上的小组讨论课,为明天的实验做前期准备。

下课之后,他本来想要和之前遇到的那几个新世纪神学研究兴趣小组的人碰头,但是可能是因为一早上就使用了福音的缘故,他觉得体内升起的疲倦感。

这种从身体到精神的疲劳。对他来说非常陌生,确实,我太久没有借助神的力量,执行神的意志了。

于是Sebastian连午饭都没有吃,就直接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就在他打开笔记本电脑准备例行登陆一下天堂的系统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背上,很痒。

他隔着衣服挠痒了好几下,还是觉得那种感觉在那里。

他索性脱掉了自己的外套,但是在浴室里对着镜子看了半天,除了被他自己抓出来的几道红色的痕迹,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慢慢展开了自己的翅膀。


令Sebastian恐惧的是,他发现自己纯白的翅膀中,出现了一片深色的羽毛。

在白色的翅膀上,异常醒目。

这不可能!

明明知道自己此刻是独自一人,他还是立刻四下查看。

不能,绝对不能有任何人看见!

Sebastian绝望地用手试图去扯掉那根在所有洁白羽毛中如此醒目的灰色羽毛。

“啊!”虽然很痛,但是他还是咬牙将它拔了下来。

看着躺在自己掌心里那片灰色,Sebastian仿佛手里捏着一块烧红的煤炭。

这怎么可能?

这是我堕落的罪证。

我根本,根本就没有受他的诱惑,怎么会这样?

最后离开也不是为了放Daniel一马,而是知道会有恶魔同伴去彻底了结他,给他最后一击。

Sebastian无力地闭上了双眼。

然而立刻又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因为他一闭上眼睛就看到Daniel在那里无助地向他伸出手来的样子,恶魔口中吐露出最芬芳的诱惑。


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动摇了天使的意志。


恶魔伸出的手似乎化成了蔷薇的藤蔓,上面布满了尖刺,将Sebastian紧紧缠绕,藤蔓上同样开着大红色的玫瑰花,和那些尖刺将他雪白的翅膀勒出的鲜血交相辉映。

这些藤蔓越缠越紧,将Sebastian整个人向着无尽的深渊拖去。

“啊!不要!”惊恐地天使绝望地大喊,他一下子跳起来,想要将手里这片堕落的证据有多远扔多远。

但是Sebastian知道,作为永恒的生命,他的羽毛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毁灭的。

确切地说,并没有任何已知的方式可以确凿地毁灭掉这件物证。

这罪恶的物证。

作为高阶天使的自己,被恶魔蛊惑的证据。

Sebastian在屋子里团团转了几圈之后,强行命令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他翻箱倒柜,将这篇变色的羽毛藏到了柜子最深处。

没有人能够看到它,没有人能够知道Sebastian的秘密。 

这件事从未发生过,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


藏完这片羽毛之后,Sebastian只觉得身心俱疲浑身发软,他迷迷糊糊地爬上楼梯,倒头扑倒在自己的床上,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Sebastian缓缓醒转过来,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正当他准备撑起身子的时候,他发现了。

雪白的床单上,他并不是一个人。

“你怎么在这里?”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然而眼睛仿佛带着奇异力量的恶魔侧过身来面对着他,“不是你把我带来的吗?”

Sebastian翻身过去用自己的上半身紧紧压住对方,如果你还没有死,那让我确保将这件事搞定。

然而被他用力压迫住的恶魔不但没有挣扎,反而伸出手抱住了他,这个怀抱如此温暖,Sebastian只觉得自己几乎要舒服得闭上眼睛。

然而坠落感突如其来。


Sebastian满身大汗,喘息着惊醒过来!

是梦!


他冲到浴室里,将冷水开到最大,用力冲刷自己的身体。

仿佛那冰冷的水能冲刷去他内心的恐惧和彷徨。

但他跨出淋浴的时候,他感到巨大的空虚感,他想起被自己深深藏在抽屉最底层,上午那片被自己扯下来的灰色羽毛,突然感到无比的恐惧。

他不敢,却又不得不。

但是神的审判,必然降临。

Sebastian浑身赤裸,身上还带着冰冷的水珠,他背对着镜子,非常缓慢地展开了自己的翅膀,他不敢去看,但是还是不得不慢慢转过身去…

神啊,请怜惜我…

不!

“啊啊啊啊啊!”他一拳砸碎了面前的镜子,只感觉到温热的鲜血沿着自己的手背,缓缓滑下。

虽然他心里已经知道了自己将要会看到的画面,但他还是忍不住浑身颤抖。

他也许能拔掉一根颜色变化的羽毛,但是他绝对无法,拔掉自己曾经洁白无暇的双翼上一半的羽毛。


我以为自己的意志足够坚定,原来在不知不觉当中,恶魔勾起了我最最隐秘,连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欲望。

如同拨动灰烬中隐约的火星子,然而那点微弱的火星一旦复燃,几乎可以燃尽一切。

这该死的恶魔!

我必须现在就得到他或者现在就毁灭他!

既然是他引燃的火,那要么就来替我熄灭这业火,要么就让我和他一起被烧成灰烬吧。


但是Sebastian虽然接近失去理智,他还是没有直接冲出门去,他首先恢复了一下平静,然后穿好了衣服。

接着,他拿出手机,进入了天堂的常规系统,将屏幕投射在墙壁上。

虽然很多年前培训过,但是Sebastian作为高阶天使,真的是第一次申请武器。

他进入界面,手指发抖地登陆了自己的账号。

他不是紧张,他内心极其平静,这是已经下定决心之后对于即将执行的制裁难以抑制的激动。

一路选择进入流程后,他发现自己因为之前从来没有申领过此类任务辅助工具,自己能够选择的武器非常有限。

很多东西都必须有数次以上经验,或者曾经使用过其他初阶武器才能被勾选。

他犹豫了大概一秒钟,最后在所有自己可选项中选择了一把长剑,在申请理由这一栏需要手动填写的必填栏位,他模糊地输入了“保护人类”,然后选择了提交。

然而和他想象中的不同,提交成功之后,系统显示目前该流程已经进入了审批阶段,他的授权审批人是:行政总监及人间事务高级督导Christian Horner。

什么?!

这还要Christian审批?

Sebastian顿时感觉到了恐惧。万一,万一Christian发现了我可怕的秘密怎么办?

我现在立刻撤回刚才的武器申请还来得及吗?

是不是系统中已经留下了我申请的痕迹,一旦先申请又撤回是不是更加难以解释?


就在Sebastian内心激烈斗争的同时,只听到“叮”的一声。

审批通过了。

什么?

Christian已经确认了吗?他没有产生怀疑?

但是容不得Sebastian瞻前顾后,就看到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条竖直的金色长线,这条线越来越长,然后转过来形成了一个散发着光芒的长方形。

在这圣洁的光芒当中悬浮着他刚才从系统中选取的武器。

Sebastian伸出手去捏住了这把银色长剑的手柄,就听到空中传来了身份识别的的嗡嗡声,然后他感觉到了这把武器的重量。

剑柄上有一面黄色盾牌,上面有着跃起的骏马图腾。

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行银色的字。

这把剑的名字叫做“SF71H”。

旁边显示着:“这件武器的有效时间为3小时候。3小时之后它的本体将会回到天堂的武器库里。祝你任务顺利。”

后面还有一些注意事项之类的东西,Sebastian懒得再看,3个小时应该已经足够了。


走吧,SF71H,我们一起去斩尽邪魔!



15分钟后

Verstappen的宿舍

Sebastian一推门,门没有扣上,直接就被推开了。

听到声音的Max转过头来看向他,Max本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正在看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床上躺着闭着眼睛似乎还没有醒来的Daniel,他放在被子外面的手臂被用绷带仔仔细细地包扎了起来。

找到你了!

Sebastian抬腿跨入房间。

“什…”Max这才看到侧身站在门口的Sebastian 右手里提着一把细长的剑,那种只有在电影里或者游戏里才能看到的,明晃晃的剑!

这是怎么回事?

这又是在玩什么把戏?

Max只觉得困惑。


然而天使已经几步走到了他的面前,“让开,人类!”

“Sebastian你在发什么疯?”但是话音未落,Max就发现向他迎面走来的Sebastian 表情异常严肃坚决。

他不是在开玩笑!

结合他刚才要自己让开,难道Daniel他身上的伤…

Max感觉到了恐惧,他本能地后退了半步,但是看到Sebastian似乎根本不当自己一回事直冲过来,他想要上去抱住后者阻止他不论是冲动还是发疯的行为。

然而Sebastian根本没有把他当一回事,天使的力量远远胜过这个大学一年级新生,他用自己持剑的右手手肘灵巧地一转,直接把Max的力量卸掉,Max失去平衡向旁边倒去,脑袋撞在旁边的柜子上,“咚”的一声,当场被撞得晕了过去。


Sebastian看了扑倒在地的Max一眼,没有管他,直接走到床边。

他低下头看到脸色苍白的Daniel躺在那里,胸口微弱地起伏,他卷曲的睫毛和自己梦里的一模一样。

恶魔,就算你潜入我的梦里来蛊惑我,现在我也要彻底终结这些卑鄙的小伎俩…

Sebastian没有再犹豫,他抬起手里的利剑。

就在这时,一直躺在那里不省人事的Daniel眼睛突然睁开,他毫不犹豫地侧身向Sebastian的方向翻滚过来,藏在被单下面的那只手里寒光一闪。

似乎是什么锐利的东西,向着站在床前的天使面门直刺过来。

但是Sebastian识破了对方的企图,他根本半步都没有后退。

只看到那道寒光仿佛融化一般凭空在空气中消失,而Daniel整个人的重心一变翻身向着没有被Sebastian身形遮挡住的方向冲过去。

他想要逃跑。

可惜Sebastian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伸出左手一把抓住Daniel刚才向他面上假装伸过来的手,捏住后者的手腕用力把他仰面按回到床上去。

缠在Daniel手上身上的绷带顿时层层剥落。

“想跑?这一次不可能了。”Sebastian说道。

“…”Daniel没有说话,他能感觉到Sebastian手上的力量一直在持续,他刚才试图跑出去已经用尽了他所剩下所有的力气,疼痛却如此的清晰,从他剧烈起伏的胸口蔓延到全身。

而Max一直没有声音。

现在,最后的希望也已经失去了。


“我本以为今天上午你的同伴会解决掉你。果然有句话说得好。”Sebastian慢条斯理地说道,现在Daniel就是砧板上的肉,天使已经掌控了一切,等我毁灭掉这个恶魔一切都会回到正轨,“如果你想要把一件事做好,你必须自己去做。”

Daniel躺在那里看着他,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Sebastian放开了紧紧捏着对方手腕的左手,用自己的手背去轻触恶魔的下颌,“你可以猜猜看,我要怎么做,如果你猜对了的话…”

他故意在对方耳边顿住了话头。

要不是因为疼痛和无力,Daniel真的会笑出声来,短短半天之内,恶魔和天使都对他说了几乎相同的话。

而他们想得到的回答和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也几乎大同小异。

但这一次,他吸了口气,慢慢说道,“首先,你会折磨我,试图去洗刷掉你所受到灵魂的谴责;然后,你会与我交合,这是你堕落的灵魂所渴望的梦境;最后,你会毁灭我,毁灭掉你污秽的灵魂在世间的证据。”

Daniel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居高临下的天使,他不需要说出来,但是他们两都能明白:


这邪恶的证据,永远无法被毁灭。


突然,窗台上飞来一只黑色乌鸦,停在了窗棂上,探头探脑地向房间里看。

Sebastian瞥了那只鸟一眼,没有做反应。

接着,又飞来了一只。

又飞来了一只,又飞来了一只。

很快,窗台上就站了一排黑色的乌鸦,大概有十几只,他们不叫不闹,只在那里盯着Sebastian看。

然而Sebastian根本就不为所动,他知道自己已经控制了局面,他已经制服了面前奄奄一息的恶魔,这些小东西他根本不怕。

“你说对了。”天使承认道,“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吗?作为你答对的奖励。”

Daniel紧咬牙关,他闭上眼睛不想再去看。

Sebastian满意地看着恶魔微微颤抖的睫毛,他的右手还捏着自己的剑。

看到对方不肯接话,他俯下身去,在对方耳边说道,“没关系,等一下你就会开口的,你会求我的。”


他站起身来,这时候窗台上的乌鸦突然一齐向他冲了过来,这十几只乌鸦一下子变成了几十上百只,在这并不宽敞的斗室内,快速地围着Sebastian 盘旋飞舞。

这些墨色乌鸦瞬间形成一个圆圈,将持剑的天使围绕在中间,不断地飞舞,似乎要将他和躺在那里受伤的恶魔区隔开来。

Sebastian看着围绕自己快速飞舞的乌鸦群,他知道,这些都只是障眼法而已。

他微微将重心从左脚转移到右脚,只见到那群高速旋舞的乌鸦中,突然闪出一道白光。

速度之快如同白色的闪电!

直接向他脸上扑来,利爪直接抓向他的双眼。

但是Sebastian的动作更快,他抬手刺出。

顿时周围所有的黑色乌鸦瞬间消失,只见到一只白色的鸟凭空掉了下来,直接变成一个穿着白衣白裤的男人掉在地上,他的肩膀上已经被鲜血染红。

Sebastian的剑刃上也带着新鲜的血迹。

天使垂下眼睛看着他面前受伤的Hulkenberg,然后他移开了自己的剑,“我不杀你,你走吧。”

Hulk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去看了躺在那里动弹不得的Daniel一眼,然后带着受伤的肩膀从窗口跳了出去。

“还有谁要来救你的吗?”Sebastian对Daniel说道,“让他们一起来。”

此刻,他俨然已经是屠龙的圣乔治。

“…”

Sebastian用脚尖碰了碰地上的Max,“这个天真的人类,现在也没有办法起来救你了。恶魔和人类都不可能阻止我,行使天堂的正义。”

“正义?如果你做了你想要做的那些事,你还是天使吗?”Daniel说道。

Sebastian没有回答,只是更用力地捏紧了自己手里的剑。无论如何,今天你都是要死的。

“你的灵魂会染上最可怕的,永远无法洗净的污浊。”Daniel费力地说道。

“闭嘴!”Sebastian 将带血的剑尖直接刺入Daniel面颊旁边的床上。

利刃的寒光,映照着恶魔失去血色的脸,Sebastian只觉得从脚底升起一股,奇异而又难以克制的兴奋感。

他伸手抓住Daniel的手腕…


“Seb。”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似乎有个微弱的声音。他的动作停了下拉,扭过头向后看去,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

这也是恶魔的花招吗?

Sebastian用毫无温度地眼神看着他身下动弹不得的恶魔。

“Seb。”

这一次,更加清晰了。

然后他看到了,空中飘落的,带着微弱萤光的,片片洁白羽翼。

这个声音,是…

“Mark?”Sebastian不敢相信他的眼睛,他只觉得热泪开始不受控制地涌上来。

昨夜,在他步出都灵大教堂的瞬间,那一声叹息…


他站起身来,转过身去,只见到那个,那个连梦里都不曾出现的故人,站在那里。

Mark穿着件浅蓝色的衬衫,下半身穿着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那样懒懒散散地看着他。

他的周身,都沐浴在飘落的羽翼所营造的微微发亮的空间当中。

神啊,求你,不要是我的幻想。

然而天使幻想中的人抬步走了上来,Sebastian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他能感觉到自己在颤抖。

他在努力控制自己,但是泪水不受控制地滚落。

“你这个爱哭鬼。”Mark伸开双臂将他紧紧抱住。

在这个怀抱里Sebastian瞬间崩溃,从他发现第一片灰色羽毛那一刻便累计至此的巨大恐惧,对于自己受到恶魔诱惑的可怕念头所受到的折磨,在这一刻都同时宣泄出来。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是他真正感到安全的。

那就是此时,那就是此刻。

Sebastian只感觉到自己身后的羽翼突然展开。

他不用去看,也知道,他的翅膀又一次恢复了洁白的颜色。

他靠在Mark的怀里,只觉得自己的泪水渐渐止住,他能感觉到对方轻抚自己的肩背。

这熟悉的气息,这熟悉的触觉。作为天使Sebastian除了无条件的爱之外,所有私有情感的归属都在此处。

他无法说出那句爱,然而爱早已存在,不曾离去。

接着他感觉到了,抱着自己的Mark一点点放松了怀抱。

Sebastian更用力上去抱紧对方,“别走…”

“对不起,Seb,我必须要走了。”他听到Mark柔声说道。

“不要!别走!Mark!别走!”Sebastian哭喊着紧紧抱紧Mark,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怀里的身体仿佛一点点融化在空气当中。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泪水都连同Mark的身躯一起在空气中化作云烟散去。

别走!


即使再多一秒钟,留在我身边,留在我怀里。


空气中那闪烁的晶亮尘埃四散而去。

“求求你,不要走…”Sebastian的呜咽声渐渐微弱。

但是他知道,无论如何都无法留住。

Mark的躯体在空气中一点一点逐渐化作晶亮的星屑消散而去。

Sebastian的动作再无依靠,向前跪倒在地。

连他存在于这个空间的一切痕迹都早已消失,Sebastian还保持着双臂环抱的姿势,只是他的怀抱里早已没有他想要留住的那个温暖的躯体。

只有冰冷再一次…

Sebastian坐倒在地,空落落的双臂环抱住自己,忍不住的抽泣。



下章预告:

“你难道要为了他,背叛我们?背叛天堂?背叛神!”

“我只说一次,放他走。”Lewis说道。

“Lewis你不能再错下去了!”Sebastian说道,“我也许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但是我认识你这么多年,我不能看着你被恶魔所迷惑,堕落到无尽的深渊。你忘记了,我们所许下的誓约吗?你忘记了,神的爱吗?”

 “不要再废话了,你想要他,除非跨过我们的尸体!”Carlos说道。 

---------

“请你告诉我,你是如何做到的。”Lewis说道。

“通过地狱烈火的考验。”Rob Smedley的面上毫无波澜。

----------

只见Daniel脚下的湖面无风自动,涟漪骤起,等到水波再度平静下来,他在水面的倒影已经消失,如镜子般的水面呈现出另一番画面。

那已经不是现世的倒影,而是异世界的入口。

可以看到飞鸟掠过,瀑布倒垂,晴空如镜,繁花盛放,美不胜收,如同人类所描绘最美丽的失乐园。

“欢迎回到地狱。”Daniel微笑着说道。



亡羔

把以前的四轮圈小动物发一下

把以前的四轮圈小动物发一下

ymc_3000

OK
2019-02-15
ymc3000.lofter.com
~天马行空
@ymc_3000

最好的时光,是彼此都在,却可以不见面;
最好的感情,是双方都懂,却不用说出来。

OK
2019-02-15
ymc3000.lofter.com
~天马行空
@ymc_3000

最好的时光,是彼此都在,却可以不见面;
最好的感情,是双方都懂,却不用说出来。

Red Bull Ring

Singapore 2008





holy shit it was ten years ago

Singapore 2008






holy shit it was ten years ago

博海蓝枫

         空灵飘渺的电音,悠然享受女声的“I  Love  U”.莫名的感伤,莫名的感动,“如果你是我的一滴泪水,我将永远不会哭泣”

         空灵飘渺的电音,悠然享受女声的“I  Love  U”.莫名的感伤,莫名的感动,“如果你是我的一滴泪水,我将永远不会哭泣”

Sport Slash

[SV/MW]Black Velvet

Title: Black Velvet
Pairing: Sebastian Vettel/Mark Webber
Character: Sebastian Vettel, Mark Webber
原文:https://f1slash.livejournal.com/898658.html
译者:无授权翻译
dirty talk翻译过来真尴尬,越翻越泄气,所以后方紧急刹车了。


Title: Black Velvet
Pairing: Sebastian Vettel/Mark Webber
Character: Sebastian Vettel, Mark Webber
原文:https://f1slash.livejournal.com/898658.html
译者:无授权翻译
dirty talk翻译过来真尴尬,越翻越泄气,所以后方紧急刹车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