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elbourne

8971浏览    3373参与
許言
24h小說內容透露(?哪看出來...

24h小說內容透露(?哪看出來了?)


鐵朗,生日快樂,我愛你!

24h小說內容透露(?哪看出來了?)


鐵朗,生日快樂,我愛你!

一粒葵花籽
祝我生日快乐!!朋友们给我的绝...

祝我生日快乐!!朋友们给我的绝美贺图555 每一张都足够让我当场去世了(炫耀)

祝我生日快乐!!朋友们给我的绝美贺图555 每一张都足够让我当场去世了(炫耀)

Nairn
HBD❤第四年与你在异乡偶遇

HBD
❤第四年
与你在异乡偶遇

HBD
❤第四年
与你在异乡偶遇

天秤座

大自然
永远都不缺色彩
造物主是何等的仁慈
让我们拥有发现美丽的双眸

大自然
永远都不缺色彩
造物主是何等的仁慈
让我们拥有发现美丽的双眸

云鹤君

人生就是一个学会自我消解的过程

从怕麻烦到不觉得是麻烦的过程

人生就是一个学会自我消解的过程

从怕麻烦到不觉得是麻烦的过程

云鹤君

拆解自己编造的谎

落入自己编织的网

看清自己与旁人一样

假装不同寻常


是你逼我编造的谎

是你诱我编织的网

我在红尘难以脱身

在你潇洒的背影中沉沦

拆解自己编造的谎

落入自己编织的网

看清自己与旁人一样

假装不同寻常


是你逼我编造的谎

是你诱我编织的网

我在红尘难以脱身

在你潇洒的背影中沉沦

云鹤君

既知此情无果

何必再来撩拨

究竟是你或我

备受折磨

既知此情无果

何必再来撩拨

究竟是你或我

备受折磨

云鹤君

rtn的人际关系

世情太难了

我时常陷入“我不配”的自我困境中

所以做一切事情都是战战兢兢

而待人接物亦是如此

熟练了之后却经常觉得

比我不配的大有人在

却一副自觉不可一世的样子

令我失望不爽

而他们又对我指指点点

不满我的某些言行

大声诉苦

令我反胃恶心

cao

世情太难了

我时常陷入“我不配”的自我困境中

所以做一切事情都是战战兢兢

而待人接物亦是如此

熟练了之后却经常觉得

比我不配的大有人在

却一副自觉不可一世的样子

令我失望不爽

而他们又对我指指点点

不满我的某些言行

大声诉苦

令我反胃恶心

cao

許言

是列表推薦的網址測試,我愛了

是列表推薦的網址測試,我愛了

埃比–金刚狼即是正义

【金刚狼与阿一】黄粱一梦

#背景选取在krakoa岛上


"罗根桑?"


罗根停下了合拢自己里衣的动作,他单手撑着榻榻米俯下身体在爱人的脸上落下了一个吻。他爱怜地用拇指蹭着妻子的脸颊:"我打算去拾掇一些柴火回来。现在天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阿一摇了摇头,她把手搭在了罗根的另一只手手背上:"没吃早餐是不行的罗根桑,请稍等一会儿,早餐很快就会好。"


"我想早一点去——顺便给老师的份儿一起捡回来。"罗根听从了她的建议,天色还没亮起来,哪怕暖炉烧的很热,空气中还是带着丝丝清晨的凉意让人眷恋着床榻间的温暖。罗根用眼神追逐着爱人的...

#背景选取在krakoa岛上


"罗根桑?"


罗根停下了合拢自己里衣的动作,他单手撑着榻榻米俯下身体在爱人的脸上落下了一个吻。他爱怜地用拇指蹭着妻子的脸颊:"我打算去拾掇一些柴火回来。现在天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阿一摇了摇头,她把手搭在了罗根的另一只手手背上:"没吃早餐是不行的罗根桑,请稍等一会儿,早餐很快就会好。"


"我想早一点去——顺便给老师的份儿一起捡回来。"罗根听从了她的建议,天色还没亮起来,哪怕暖炉烧的很热,空气中还是带着丝丝清晨的凉意让人眷恋着床榻间的温暖。罗根用眼神追逐着爱人的动作。阿一没有马上把她缎子一样的黑发束起来,乌发和雪肌的视觉冲击无疑是巨大的。但罗根没有感觉到情色,反而感觉一种静谧安抚着他。


"我想父亲不会有那么着急。"阿一很快地整理好了自己和床褥。"味增汤会是很好的早餐。吃过早餐之后我想跟你一起去。"


罗根点点头,决定先一步去把灶台烧上。阿一从不要求他去做这些,但罗根没法只是坐着看她忙碌。而老师对他这一点颇有微词,所以在老师面前罗根总是克制住自己。不过尽管罗根想主动帮忙,他也没能帮上阿一太多。阿一一直都把家整理的井井有条,就像是她拥有东方的魔法一样。家,罗根一边点着薪火一边琢磨着这个词。他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自己只能四处流浪,直到他来到这里,这家武馆,来到她的身边。


等到早餐的时候,阿一已经把她自己包裹进了那套妇人穿的和服里面了。罗根和她一起在吃饭前小小的祈祷了一下。这也是这里的传统之一。他的余光搜到粉红色的花纹,是樱花。


村落在筷角碰撞的时候醒来了,罗根能听到几户人家散养的公鸡打鸣,有人已经挑着水桶去公用的水井挑水了。他也应该去挑一点,院子里的水缸只剩下一半了,阿一一个人挑着水走坡路总归让他不那么自在。罗根在心里默默决定把这些在他去武馆之前都解决掉,手下吃饭的速度也不自觉的加快了。


拾柴需要到林子深一些的地方,因为林子外围的小树杈要留给孩子。又一件约定俗成的事情,罗根背上了他的竹娄,半倚在外门上等着阿一。这座小小的村落就像是被一条又一条古老的规定构成的,但是意外的是罗根真的在这里安定下来之后却不觉得这些讨厌。


不那么觉得。偶尔也会。


就比如现在。罗根打量着阿一,她纤细的身体背着竹篓总给他她会跌倒的错觉。罗根想牵着她的手,把她小巧的手握在手掌里。但是他不能。男女大防,即便是和旦那,也不能在外总牵着手。这也是一个规矩。


罗根懊恼地叹气。


"可以走了哦。"阿一仰起头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就像是唤醒猫冬的小动物的春风一样,让他止不住地想向她抱怨。这个结实的男人守着那段约定的距离犯嘀咕:"真的不能牵手吗?山路可不好走。"


阿一摇着头温柔地拒绝了丈夫的提议,甚至有一点点失笑。可能只有罗根会认为村子里的女人是柔弱的,但事实上无论是挑水,劈柴还是安宅,照顾家里的顶梁柱,女人们从她们还是女孩的时候就深谙其道了。


不过…阿一的耳根有些泛红,她低着头从袖子里那出一段旧布料:"罗根桑可以,拉着这个。"


罗根低头看,那布料也是樱花的。他刚开始还有些许不解,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段布料不长也不短,正正好好是合适的距离。这让他感觉心下有说不出的喜悦,就好像小小的,在这些严厉的规矩下偷到了一些甜头。


"快走吧。"


罗根点点头,阿一仍旧低着脑袋,叫人看不见她的表情。可是有些表情,是不需要从脸上看到的。罗根抓着那段樱花的料子,有说不出的甜蜜。他们一路无言地走向林子。村子的房子坐落在山上,越近林子路也越野了。


出于一种莫名的心理,罗根一直没有回头看,他能通过他的一切去感觉阿一就在他身后——当然还有他手里的料子能让他更确定这一点。


他偷偷地把料子往手心里多抓了一点,就好像这样阿一就离他更近了。不时也有人远远的打着招呼,罗根做的有点心虚,只希望能赶紧到没有人的地方。


他埋头不知道走了多久,现在只有风,落叶和孤单的鸟鸣声了,但罗根总觉得还不够远,不够远离那些有可能看穿他龌龊的小秘密的人。


所以阿一的手碰到了他的手背时他差点踏空了步子。


罗根有些慌乱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料子,担心自己的小心思被撞破了,然后他瞄到那樱花大部分藏到了阿一的袖子里。


"我觉得我们已经走的够深了,阿一。"罗根感觉自己脸上发烫,但却舍不得松开料子。


"嗯。"阿一的脸上像是烧起了一片红霞,她答应的声音细得像蚊吟似得。两个人都紧紧的抓着衣料,就像两个人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手一样。


罗根捡着柴,心里像猫爪推毛球似得,他突然动了些念头。没等阿一惊呼出来,周围的几棵树最底层就都被削断了。罗根只用了一只手,另一只手还抓着那布料。


"父亲如果知道你给他的柴是用爪子砍下来的话会不高兴的。"阿一半抱怨地笑着把柴火捡起来,"不过这样也快多了。"


"师傅他不会知道的。"罗根抱住了阿一的腰,吻在了她的额头上。她的笑声像是泉水,而罗根就像是被水载走的红叶。他低低地笑着,亲昵地蹭着阿一的额头。秋天的山林冷清萧瑟,村落的炊烟升了起来。他们俩林深处的这一会儿,只属于他们自己。


到了春天,罗根想,到了春天,在烟火大会之前到集市上寻一支樱花样式的簪子吧。


        罗根早上起来了。

        他在早上的时候,总有一阵子能听到很远的声音。就比如说现在他躺在床上,就能听到在生活区上有变种人和奇奇怪怪的外星人说着奇奇怪怪的外星语。他有点想不起来他梦到了什么,越是努力想,梦越是像潮水一样褪去。

        他侧过头,宽大的窗户外,月球表面有一层微光。在月球上分白天黑夜,真是傻了。

        罗根深呼吸了一口气,真是有点傻了。

        他失笑了出来。


fine.


清流君

这生成器成精了⊙▽⊙…………妈呀,

这生成器成精了⊙▽⊙…………妈呀,

初月

800年过去了,我终于能登陆loft了


我以为这个号再也找不回来了orz


总之泉的生日已经错过了,但是圣诞节还是赶得上的


总之给我们最好的泉司,以及我的小佑(我真的挺喜欢自己原创的这个小孩儿的,不过可能是我没养过孩子太理想化了吧哈哈


最后


泉司赛高!!!!

800年过去了,我终于能登陆loft了


我以为这个号再也找不回来了orz


总之泉的生日已经错过了,但是圣诞节还是赶得上的


总之给我们最好的泉司,以及我的小佑(我真的挺喜欢自己原创的这个小孩儿的,不过可能是我没养过孩子太理想化了吧哈哈


最后


泉司赛高!!!!


許言

The Killer 壹

命案發生在J國排名第一的高等學府。死者是該校犯罪學專業的大三學生。

雖說死因初步確認為高空墜落導致,乍一看與自殺無異,但女子脖頸處的項鏈壓痕卻讓人在意。

月島螢帶著手套,蹲下身小心翼翼撥開了掛墜並揮手示意新入職的小警員過來拍照。

頭一次面對血肉模糊的尸體,谷地仁花已經對著一旁灌木叢吐了兩回,當她好不容易做好心理準備轉過頭看到那根刺破腹部的尖利樹枝還掛著腸子時,她表示還能再嘔幾次。

這也不能怪她。畢竟誰都有第一次。月島螢這麼想著,難得沒有苛責部下,而是接過她的相機親自動手照相。這道痕跡比起普通的壓痕,更像是被誰從身後狠狠得勒著而壓迫皮膚留下的傷口。

他非常果斷得確定了這起事件不是意外或...

命案發生在J國排名第一的高等學府。死者是該校犯罪學專業的大三學生。

雖說死因初步確認為高空墜落導致,乍一看與自殺無異,但女子脖頸處的項鏈壓痕卻讓人在意。

月島螢帶著手套,蹲下身小心翼翼撥開了掛墜並揮手示意新入職的小警員過來拍照。

頭一次面對血肉模糊的尸體,谷地仁花已經對著一旁灌木叢吐了兩回,當她好不容易做好心理準備轉過頭看到那根刺破腹部的尖利樹枝還掛著腸子時,她表示還能再嘔幾次。

這也不能怪她。畢竟誰都有第一次。月島螢這麼想著,難得沒有苛責部下,而是接過她的相機親自動手照相。這道痕跡比起普通的壓痕,更像是被誰從身後狠狠得勒著而壓迫皮膚留下的傷口。

他非常果斷得確定了這起事件不是意外或自殺。經過仁花詢問校園內不少和淺川白梨有關聯的人後,不論是誰都認可她的人品,同時一樣都說不出她是否遭人記恨。

不過月島從對話中得知,淺川的家庭並不富有,父親早逝,母親臥病在床,家中還有個弟弟需要撫養。那麼問題來了,他把目光再次轉向了烙下痕跡的金屬製品。月島雖然對奢侈品不算了解,但谷地仁花很肯定的告訴他,淺川脖子上的項鏈是I國知名品牌Bvlgari的Diamond Pendant,市場價約為43萬日元。可是,一個擁有這樣貧困家庭的女人,究竟從何而來的這筆錢,才能讓她戴上如此昂貴的奢侈品?

“谷地,你帶著照片和鑒識科先回本部,我需要查證一些東西。”月島螢下令道,“如果這個項鏈是真貨,那肯定能查到購買人的身份。”

他抬頭仰望著女子墜落的那棟樓。從剛剛的檢查中能發現,若是存在兇手,那麼他一定是在慌亂之下失手將和自己產生矛盾的淺川推下。因為是棟老樓,天台的圍欄是由水泥簡易製作的,在相當不起眼的地方由白色的抓痕。不是刻意的,而是極度恐懼之下毫無規律的線條。

 

距離T大最近的Bvlgari專櫃在開車半小時左右的商業街。他很快趕往了門店,並在出示警察證件後來到了工作人員的休息室等候鑒識人員的結果。

“月島警官,您給我們的這條項鏈的確是真貨。並且從編號查出,買家是從K市專櫃購入產品。”負責人小心翼翼吧項鏈放回袋中,還給對方,“如果您需要進一步的資料,我這就去複印。”

“麻煩了。”月島螢低聲道謝。自打進入這家店以來,不對,應該是從離開學校以來,他就感覺有一道目光緊緊黏在他背後。他從休息室回到富麗堂皇的店面,環視了一圈在場的路人。認真工作的兩名銷售員,一對選婚戒的情侶,兩位講C國語言的旅客……都不像是會一路跟蹤過來的樣子。

也許是他太敏感了也說不定,月島螢呼了口氣扣上襯衫的第一顆釦子,秋末天氣逐漸轉冷,伴隨著溫度一齊降下的是人心。這是本月第三起命案了。第一起和第二起都涉毒,直接移交給了緝毒組。這次則是直接出動了他們RCU來進行案件調查,可見上頭對幾其命案的關注度。

月島螢把對方遞來的所有文件放進了隨身攜帶的公文包里,再次道了謝後便離開了。他打算順道去買杯大杯咖啡,這幾天不用猜都知道得泡在辦公室沒日沒夜調查搜集證據。

當打開咖啡店的大門,由於玻璃的顏色太暗看不清內部情況,月島螢意外撞上了正打算離去的男人。對方眼疾手快穩住了咖啡杯,才沒讓滾燙的有色液體飛濺到兩個人的衣服上。

“抱歉。”男人微笑著,“希望沒有傷到你。”

月島螢搖搖頭表示自己無妨。他帶著自己的黑咖回到辦公室裡,取出了那一疊白紙黑字。

 

購買人名叫佐藤裕也,經過調查得知此人32歲,是森海製藥公司HR的部門經理。當他出現在警局審問室的時候月島就明顯嗅出了對方的慌亂。這種感覺和緊張不一樣,他的視線飄忽,小動作不斷,明明是10度的天氣就還是流下了汗水。

“佐藤裕也,是吧?”月島的態度還算友善,“請問您和淺川白梨小姐什麼關係。”

男人臉色煞白,聲線都是顫抖的,“她是我……女朋友。請問,她……她怎麼了?”

月島螢頭也不回反手摸到餐巾紙盒,把它放到了對方面前:“您好像很緊張。可以說說原因嗎?”

“其實……其實我已經結婚了……對不起!!這件事是我做錯了!!請原諒我吧!!是不是我妻子發現了這件事?我保證我不會再犯了!!”男人猛得大吼把月島螢都給震了一下,他慌張的原因居然是擔心出軌被發現,而不是過失殺人……

月島螢注視著男人縮小的眼瞳,沉吟半晌心中有了決策:“請把您的妻子叫過來吧,她涉嫌一起謀殺案。”

—————————

“什麼?佐藤妙子已經死了?”就連一向從容不迫的月島螢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菅原孝支沉重的表情透露著內心的悲痛:“上吊。就在她和佐藤裕也的公寓裡。”

“也許是畏罪自殺吧。”路過RCU辦公室的緝毒警木葉秋紀說道,“我們這那兩個毒販子也沒了。死因也一樣是窒息而亡。只不過他們是跳河。”

“既然知道錯一開始就不要做啊混蛋。”西谷夕氣憤的錘了一下桌子,險些碰翻月島的咖啡,“他們是約好的嗎?”

約好?這個詞引起了月島的在意。多起案件儘管毫不相干,也毫不相似,但相似性的猜測一旦在心中成了型就很難磨滅。所以他決定再去一次T大。

 

再次踏上昨天的案發現場已經是隔日的正午,陽光暖洋洋的撒在身上,晴空萬里,是個非常適合散步的天氣,心情也會變得十分舒適——前提是無視被白線環繞起來的尸體形狀,雖說案發現場的血液已經被清理乾淨,但那種慘烈的景象實在是记忆犹新。

月島螢今天沒有穿警隊的制服,而是低調的套著那身淺色的衛衣牛仔褲,與身遭來來往往的學生無異。他捧著學校cafe買來的拿鐵,坐到了幾步路開外的長椅上。學生漸漸的走空了。偌大的學校花園一時間變得寂靜。

“怎麼不去上課?你是哪個係的學生?”

突兀的聲音響起,月島螢險些摔了杯子。他扭過頭,看到了背著光微微彎腰的男人。雖然被陰影遮蓋,但依舊看得出他的眼睛很亮。月島螢是警校應屆第一名畢業的學生,他對於身邊發生的一切都非常敏感,他沒可能聽不到對方的腳步聲。

可現在他卻對那人的靠近都沒有感覺到。

“我不是這裡的學生。”月島螢稍稍和男人拉開了些距離。

“噢,你是咖啡店遇到過的警察先生。”男人露出禮貌溫和的笑容,“剛剛看背影就覺得有點像,沒想到真的是你。好巧啊,來這裡做什麼?”

“尋找破案线索。”月島螢對他自來熟的熱情有些應付不來,“如果先生您有任何發現,請聯繫東京警署刑偵一科。”

“實際上我想我還真有一些想法。”男人瞇起眼笑著,“儘管那天沒在場……但警署署長盛情難卻強行給我塞了照片,啊,看到自己學生變成那種樣子,還真相當憤怒和悲痛呢。”

口上說著於心不忍的話,但嘴角笑容卻燦爛不減,月島覺得他一定是個笑面虎,與警察來說绝对是不好對付的類型。

“你和署長認識?”

“老熟人了。在被T大邀我來之前,在警署是人人都想要我的那種。”

“……”

“不要擺出那種表情嘛。”男人被月島認真聽講卻又半信半疑的臉逗樂了,“我叫黑尾鐵朗,是所大學犯罪學專業教授,你呢?”

“RCU,月島螢。”月島說道,“所以您所謂的想法具體是什麼。”對方從面相上看也不過是二十幾的年齡,卻已經當上了全國甚至全世界都名列前茅的高等學府教授,實力不可小覷。拋開第一印象,如果能得到他的幫助也許更能早日破案。月島螢雖然為人比較冷淡,但不表示他不接受合作,相反,只要能解決問題,不論方法是什麼他都願意嘗試。

“那我們去第一現場說吧。”黑尾鐵朗那雙眸子深深的凝視著月島螢的眼睛,意味深長,“說不好還會看到些東西。”

 

天氣不知何時變得陰沉沉的。冷風陣陣,月島螢邁入天台後不自覺得縮了縮脖子。他有些佩服得看著走在前方穿著薄薄風衣的黑尾鐵朗。冷風捲起他的衣襬,勾勒出他精壯的身材。薄薄衣料下隆起的肌肉彰顯主人平日里的不懈鍛煉。

“你覺得,殺人兇手是怎麼殺死淺川桑的?”黑尾鐵朗站在受害者的位置,模擬出身體微微後仰,露出脆弱脖頸的動作。

“鑒定結果是窒息。”月島螢點點自己的脖子,“這裡,有項鏈的壓痕。我的推测是佐藤妙子出於對第三者的妒忌,約見了對方後从浅野白梨的身后勒紧项链,以達到目的。”

“那根Bvlgari是佐藤裕也送浅野桑的吧。真大手筆呢。”黑尾翻身跳上天台半腰高的圍欄邊緣,將大半個身子探了出去,他身體非常柔韌,雙腿的力量勾著欄杆,腰部彎出一個不可思議的弧度,“但你覺得這個高度,佐藤夫人這樣身高155上下的中年女性,真的能夠將比她高出很多的女大學生丟出圍欄嗎?而且看得出,淺野桑在墜落前慌亂的抓痕,還覆蓋著指尖的血跡。”

“血跡?”月島螢一直在注意黑尾的動作,他有些擔心對方會掉下去,“淺川白梨的手並沒有受傷……啊。”他恍然。

“被這蓋住了,如果不能像我一樣,還真看不到呢。”黑尾不知從哪甩出一把折疊刀,刮了點沾著血跡的石灰下來,“雖然不多,但交給鑒識科的京治就沒問題了吧。我打賭,這是佐藤裕也的血。”

“啊啊還有,雖然只是假設。”黑尾鐵朗回到地面上拍拍手,“我想殺死淺川桑的人應該是佐藤先生才對。不過佐藤夫人也沒有閒著,作為幫兇最後慘遭丈夫毒手。”

“您是如何確定的?”月島螢總覺得對方說話的腔調不像是推測案發經過,而是敘述想如何作案似的,“根據調查,佐藤先生有不在場證明。”

“不能說是確定,只能說是一個猜測。如果不在場證明只是通訊記錄之類的——不如去問問通訊公司怎麼樣。”黑尾笑瞇瞇道,“我只是研究罪犯心理和動機,證明猜測的證據就麻煩月島警官幫忙證實了哦?”

 

 

 

 

 

 

 

 

 

 

 

 

 

 

 

 

 

 

 

 

 

 

 

 

 

 

 

 

 

 

仁寿山人

澳大利亚墨尔本圣翠克天主教堂

澳大利亚墨尔本圣翠克天主教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