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ercutio

26334浏览    678参与
在西瓜糖里
就只有画画草稿的力气,不要手生...

就只有画画草稿的力气,不要手生的完全画不出就好勒…… 

就只有画画草稿的力气,不要手生的完全画不出就好勒…… 

艾赭字

小鱼干存档!

拇指姑娘AU(就是它)相关涂鸦,七七八八潦潦草草一大堆,期中两周里陆续摸的。是摸着摸着才有了故事的(💦


没头没尾,就不打ship tag了,好多球球所以打个单人标签

小鱼干存档!

拇指姑娘AU(就是它)相关涂鸦,七七八八潦潦草草一大堆,期中两周里陆续摸的。是摸着摸着才有了故事的(💦


没头没尾,就不打ship tag了,好多球球所以打个单人标签

在西瓜糖里
今天有点能画的我! 其余的请康...

今天有点能画的我!

其余的请康上一条!

今天有点能画的我!

其余的请康上一条!

Lemon pigeon
惯例草图风格。亲王球事后现场,...

惯例草图风格。亲王球事后现场,和亲友脑嗨产物。

惯例草图风格。亲王球事后现场,和亲友脑嗨产物。

十月石榴2013
想象罗密欧从朱丽叶那里回来打开...

想象罗密欧从朱丽叶那里回来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勉强算《世界之王的虚度日常》的插图,但实际关系不大┓( ´∀` )┏

想象罗密欧从朱丽叶那里回来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勉强算《世界之王的虚度日常》的插图,但实际关系不大┓( ´∀` )┏

Balsamico
因為所以雖然沒弄懂點圖的老師的...

因為所以
雖然沒弄懂點圖的老師的意思(甚至在恍惚之際看成 長髮的 JE 演表哥(????)

總之我看了 hazbin hotel 第一集
想試試這個感覺的題庫修

因為所以
雖然沒弄懂點圖的老師的意思(甚至在恍惚之際看成 長髮的 JE 演表哥(????)

總之我看了 hazbin hotel 第一集
想試試這個感覺的題庫修

Lemon pigeon
上课瞎涂,被死神拉下水的毛球

上课瞎涂,被死神拉下水的毛球

上课瞎涂,被死神拉下水的毛球

就是要蘸甜面酱

【Mercalt】宿敌

*片段,发车的前奏

*是匈版,尽管目前看不出来

*挺ooc的


茂丘西奥是一团火。

他太危险又太天真,满不在乎地挑起各种各样的争斗,从茂丘西奥身上飞溅出细碎的火星,跟随他的步伐敷衍而狂热地引燃周遭的一切。

这团火正试图吞没提伯尔特。

那个几乎冠上蒙太古姓氏的小疯子啃咬着提伯尔特的喉结,两只手不安分地在他腰侧挑逗出更滚烫的热度,他的唇沿着脖颈向上啃咬,蜻蜓点水般地蹭过另一个人的嘴唇,吻过突起的颧骨,一口叼住了他的耳垂。

茂丘西奥的呼吸灼热而充满压迫感,提伯尔特咬牙克制住自己本能性的瑟缩,泄愤式地低头在他的脖子上磨牙。

“提伯尔特,英俊...

*片段,发车的前奏

*是匈版,尽管目前看不出来

*挺ooc的

  

 


茂丘西奥是一团火。

他太危险又太天真,满不在乎地挑起各种各样的争斗,从茂丘西奥身上飞溅出细碎的火星,跟随他的步伐敷衍而狂热地引燃周遭的一切。

这团火正试图吞没提伯尔特。

那个几乎冠上蒙太古姓氏的小疯子啃咬着提伯尔特的喉结,两只手不安分地在他腰侧挑逗出更滚烫的热度,他的唇沿着脖颈向上啃咬,蜻蜓点水般地蹭过另一个人的嘴唇,吻过突起的颧骨,一口叼住了他的耳垂。

茂丘西奥的呼吸灼热而充满压迫感,提伯尔特咬牙克制住自己本能性的瑟缩,泄愤式地低头在他的脖子上磨牙。

“提伯尔特,英俊的提伯尔特,我最最亲爱的提伯尔特,”茂丘西奥贴着他的耳朵说话,牙尖仍未放过耳垂,“告诉我,为什么猫咪总喜欢咬人?为什么它们永远要扯烂那团规矩的毛线?为什么它们背着耳朵压低身子,像愤怒的弓弦,却又这么容易地被主人踢到墙角?”

天杀的茂丘西奥,被酒和女人冲昏了头脑的疯子,不知廉耻的混蛋,恶徒的帮凶,虚伪的魔鬼,面前这个衣冠楚楚的浪荡子嬉笑着羞辱他,缠绵地用蜜语包裹歹心,漂亮的薄唇里吐出恶毒的讽刺,多么像个合格的蒙太古。

“那么你呢?”提伯尔特拽住茂丘西奥的衣领,将他从自己身上拖开,“亲王的侄子,尊贵的小先生,你为什么要牵扯进不属于你的争斗?为什么要介入你所不了解的仇恨和报复?为什么像一只过分好奇的野狗,东闻西嗅,乱吠着冲向人群?”

这是他从幼时思考至今的问题,罗密欧与班伏里奥是蒙太古家的孩子,他自己是卡普莱特家主夫人的外甥,寄人篱下又不甘于寄人篱下,忠心耿耿地当一把追寻血肉的利剑。

可是茂丘西奥呢?艾斯卡略斯家闲散的小王子,前途辉煌的贵胄,他可以当个高高在上的掌权者,或者像帕里斯那样,做一个脱离于整场闹剧之外的过客,他大可尽情攫取维罗纳每一朵娇嫩的花儿,却不必像如今这样,叫嚣着混进那些豺狼和牧犬。

茂丘西奥好整以暇地聆听质问,他带着十足的闲散欣赏提伯尔特发红的眼角和摇摇欲坠的身体,动用过分活跃的头脑,让自己的想象力顺着他瘦削的肩膀向下滑动,慢悠悠地在腰腹处停顿,那美好的线条方才还握在他手里,触感胜过大多数姑娘,再添上一点主观的倾向,就是独一无二的了。

视线轻而易举地经过胯骨,银制锁甲,黑色的腰封,边缘一圈掖进黑色皮裤的短袍——卡普莱特家的衣服总是这么引人遐想吗?

“茂丘西奥!别逼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亲爱的猫王子,不要像个坏脾气的孩子、莽撞的少年,你看起来是那么美,夜晚紧贴着你的皮肉,天上的月光汇聚成衣装外覆盖的庇护——不,你的甲胄不是月光,它们最多只是星,支离破碎的亮斑。你才是月亮,你是没有生命的雕像,是流淌的象牙式的冷白和深井般的眼瞳。哦,还有你的靴子,赞美这双黑色皮革的长靴,赞美它所包裹的长裤,赞美你的小腿、你的膝弯,多么令人遗憾啊,你自己却意识不到自己的美。”

S眠



Summary:同他说爱就像在瞎子面前描绘世间的美好般令人难过。


*好像没多大关系


*丢一下,是很早之前的摸鱼


提博尔特不是个瞎子,但同样的他无法领会着万千世界的色彩,所有事物在他眼前只是单调与无趣。


显而易见他是个色盲,这导致他无法正确知这个世界。


在提博尔特眼里,小表妹的发丝是浅色的,听奶妈说那是金子般的色彩,提博尔特听得似懂非懂,毕竟他只知道朱丽叶的头发有着缎绸般的柔滑。老在面前叫嚣的蒙太古常穿蓝色的衣裳,这是卡普莱特的小伙子们告诉他的,那些深色的衣料在他面前浮动恼得他心烦意乱。还有该死的茂丘西奥,衣服深得像块天边的黑幕,每次他的出现总能让提博尔特怀疑是否是...



Summary:同他说爱就像在瞎子面前描绘世间的美好般令人难过。


*好像没多大关系


*丢一下,是很早之前的摸鱼



提博尔特不是个瞎子,但同样的他无法领会着万千世界的色彩,所有事物在他眼前只是单调与无趣。



显而易见他是个色盲,这导致他无法正确知这个世界。


在提博尔特眼里,小表妹的发丝是浅色的,听奶妈说那是金子般的色彩,提博尔特听得似懂非懂,毕竟他只知道朱丽叶的头发有着缎绸般的柔滑。老在面前叫嚣的蒙太古常穿蓝色的衣裳,这是卡普莱特的小伙子们告诉他的,那些深色的衣料在他面前浮动恼得他心烦意乱。还有该死的茂丘西奥,衣服深得像块天边的黑幕,每次他的出现总能让提博尔特怀疑是否是上帝故意将天幕割下一块来,又随手丢在一边好让它来了这维罗纳惹是生非。


他曾经问过帕特里克,自己常穿的装束是什么样的颜色,高个子的男孩和他站在一起沉默了片刻,扬着手掌心一边开口一边比划。


男孩说是红色,像玫瑰花蕾的颜色,又是血液的颜色,或者说是轰轰烈烈的爱情的颜色。


他听完帕特里克蹩脚的解释之后点了点头,他大概知道那是什么颜色了,毕竟血液是温热的,这红色就该是一种温热的颜色。可他又迟疑起来,曾经滴在自己手背上的朱丽叶的泪水也是温热的,这泪水也是红色的吗?


他无从知晓,只得继续在上帝未给他的调色盘上摸索。


他从蒙太古嘴里了解到茂丘西奥是紫色的,他总能听见“紫色的小疯子”,起初他还不知道这个称呼是蒙太古们冠给茂丘西奥的,直到应声而来的笑声和人群中爆发出的欢呼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抬头,发现茂丘西奥正冲着他挑衅地笑。


冲上去的前一秒,提博尔特回想紫色是一种什么样的颜色。


刀刃切入皮肉时提博尔特手掌心里是温热的红,茂丘西奥的手还紧紧抓着他的衣领,笑声也依旧那么刺耳,只是黑白色调如潮水般疯狂的褪去,周围的一切都开始鲜明,维罗纳的人看着他,他也看着维罗纳的人,他看见茂丘西奥的小狗瞪大的双眼是湖蓝色的。


茂丘西奥从他的怀里挣脱,匕首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又刺耳的声响,提博尔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他开始困惑,不解和愤怒一股脑袭击了他,像个凶狠的骑士要把他刺穿。之前心心念念且一直探索的颜色成了吃人的恶魔令他惊恐万分,他把血液抹在自己衣服上,汗水和血液都冰凉凉地捂在手套里,红色和红色混杂,透过混乱的色彩他忽地看见了死神的舞蹈。


提博尔特头一次如此希望自己是个瞎子。


pureunn
我课上迅速搞了,我不能错过😡...

我课上迅速搞了,我不能错过😡有年操小扣注意

我课上迅速搞了,我不能错过😡有年操小扣注意

十月石榴摸鱼吸毛球

【罗球】停电了(首尾限定写CP)

半次元上的测试。是“规定首尾写CP”,开头是“停电了”,结尾是:“你是我隐藏在友谊后的,无望的爱人。”

新手上路。挑战自我写作练习。
ooc到仿佛换头文学。

——


停电了。

白炽灯泡像一颗熄灭的太阳突然沉寂。周围隆隆的电器突地一下发出最后一声叹息然后集体静默。

我躺着。我好累。我胸闷。我嘴里发苦。我想吐却没有力气。我身子下垫的床褥硬且硌。我浑身发冷且虚汗。死神沉甸甸坐在我胸骨上。镰刀明晃晃卡到我牙齿里。我的躯体不属于我,它们只是四瘫冷藏柜里的死肉、四截洋槐的残肢。

有人来了。

是茂丘西奥。失去了视力我仍然知道是他,因为太熟悉了,他就像我的头发或者左臂。他身上还是那股混着阳光佛手...

半次元上的测试。是“规定首尾写CP”,开头是“停电了”,结尾是:“你是我隐藏在友谊后的,无望的爱人。”

新手上路。挑战自我写作练习。
ooc到仿佛换头文学。

——


停电了。

白炽灯泡像一颗熄灭的太阳突然沉寂。周围隆隆的电器突地一下发出最后一声叹息然后集体静默。

我躺着。我好累。我胸闷。我嘴里发苦。我想吐却没有力气。我身子下垫的床褥硬且硌。我浑身发冷且虚汗。死神沉甸甸坐在我胸骨上。镰刀明晃晃卡到我牙齿里。我的躯体不属于我,它们只是四瘫冷藏柜里的死肉、四截洋槐的残肢。

有人来了。

是茂丘西奥。失去了视力我仍然知道是他,因为太熟悉了,他就像我的头发或者左臂。他身上还是那股混着阳光佛手柑辛香胡椒和泼野龙涎的浓烈气息*,但今晚和以前又不一样,以前他的味道好比烈日曝晒下的旷野,今晚金乌已然西沉,旷野上白茫茫一片寒雾。茂丘西奥,蛛网般虬结的黑发和丝质睡袍里织入了野蔷薇脆弱的根系、蛙鸣和黄蚂蚁的巢穴,他让死神走了然后取而代之坐上我床沿。

“怎么了?不想我来。”

我以为来的会是朱丽叶。“我以为来的会是朱丽叶。”


后文:

https://m.weibo.cn/5887479047/4432399527912930

插图:

http://cathy1016.lofter.com/post/1cb63602_1c706357d

在西瓜糖里
是,是僵尸新娘提裤羞这个亚子

是,是僵尸新娘提裤羞这个亚子

是,是僵尸新娘提裤羞这个亚子

十月石榴摸鱼吸毛球

【MMD】茂丘西奥的Girls(零基础一天自制粗糙MMD污染tag)


教程链接:https://shimo.im/docs/gTVpGwvgjyRpqDDD/ (所以有Los感兴趣做维村的极乐净土吗疯狂安利)



特别鸣谢:B站UP主十七时


BGM:巡音《Girls》


模型:基于VRoid基本模型自改


动作:上网下的(原作视频链接: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1345387


镜头:简单粗暴一镜到底


其他素材:マオ MMDモデル ver 1.00(碗站地址:https://bowlroll.net

【MMD】茂丘西奥的Girls(零基础一天自制粗糙MMD污染tag)


教程链接:https://shimo.im/docs/gTVpGwvgjyRpqDDD/ (所以有Los感兴趣做维村的极乐净土吗疯狂安利)






特别鸣谢:B站UP主十七时


BGM:巡音《Girls》


模型:基于VRoid基本模型自改


动作:上网下的(原作视频链接: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1345387


镜头:简单粗暴一镜到底


其他素材:マオ MMDモデル ver 1.00(碗站地址:https://bowlroll.net/file/207356


制作工具: VRoid + Unity + VRM + MMD4Mecanim


录屏工具:bandicam(所以有水印)


其他:真的很粗糙我知道(捂脸),有时间我会尝试学习怎么细化的……



十月石榴2013
“你去南极看企鹅了。” “那罗...

“你去南极看企鹅了。”

“那罗密欧呢?”

“他和你一起去看企鹅了。”

“哇真的吗?!”

“真的。这是他们的沙雕照片。反正我是有在吃醋。”


是之前这篇大班小球的番外: 
http://cathy1016mercutio.lofter.com/post/309a127d_1c6c09c04

(这篇有点刀)

“你去南极看企鹅了。”

“那罗密欧呢?”

“他和你一起去看企鹅了。”

“哇真的吗?!”

“真的。这是他们的沙雕照片。反正我是有在吃醋。”


是之前这篇大班小球的番外: 
http://cathy1016mercutio.lofter.com/post/309a127d_1c6c09c04

(这篇有点刀)

Wry也是無藜
尝试发摸鱼自行车。灵感源自学校...

尝试发摸鱼自行车。
灵感源自学校教学楼厕所门上的'要做爱,不要自慰'的涂鸦。
感觉是毛球干得出来的事情呢!

尝试发摸鱼自行车。
灵感源自学校教学楼厕所门上的'要做爱,不要自慰'的涂鸦。
感觉是毛球干得出来的事情呢!

十月石榴摸鱼吸毛球

【Tycutio】When Mountains Fall - 末日山倾(下)

CP:主Tycutio,其他自由心证。

Note:关于设定和逻辑方面,已经开始瞎扯了,就随便点吧。大型ooc现场注意。

 上篇链接:点这里

____


好安静。


死亡。好安静。


……


茂丘西奥缓缓睁开眼,睡眠中黑沉沉的寂静退散,窗外枭声、虫鸣,夹杂着丧尸嚎叫声远远的传过来。他们现在正在研究中心的医务室,睡下之前,茂丘西奥的肩膀上伤口已经做过了简单的消毒和包扎,但现在仍然隐隐发热,他伸手碰了一下,嘶——可能是发炎了。


提伯尔特没有醒来,他抱着捡来的猎枪背靠着床脚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处于茂丘西奥的...

CP:主Tycutio,其他自由心证。

Note:关于设定和逻辑方面,已经开始瞎扯了,就随便点吧。大型ooc现场注意。

 上篇链接:点这里

____

 

好安静。

 

死亡。好安静。

 

……

 

茂丘西奥缓缓睁开眼,睡眠中黑沉沉的寂静退散,窗外枭声、虫鸣,夹杂着丧尸嚎叫声远远的传过来。他们现在正在研究中心的医务室,睡下之前,茂丘西奥的肩膀上伤口已经做过了简单的消毒和包扎,但现在仍然隐隐发热,他伸手碰了一下,嘶——可能是发炎了。

 

提伯尔特没有醒来,他抱着捡来的猎枪背靠着床脚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处于茂丘西奥的床和唯一的门之间,因为身心双重疲劳而陷入昏睡。昨天研究中心突然出现了大批丧尸,而他们现在还没有逃出研究中心这栋楼。

 

我快要死了,而他将活下去。茂丘西奥忽然觉得,微蒙的晨曦之下他的宿敌看上去活像是一只灰扑扑的小野猫。他突然有了个想法,轻手轻脚的爬下床,蹲到小猫身边。提伯尔特还是没有醒来,身心双重疲惫消耗着他。他睡梦中也皱着眉,从未卸下过防备。提伯尔特嘴唇微启,茂丘西奥可以听到他有些沉重的呼吸声,提伯尔特因为缺水而有些发白的嘴唇,仿佛风干蔷薇的花瓣,看上去干燥、又柔软。

 

他倾身上前,因为低烧而嫣红的嘴唇轻轻碰了一下花瓣。

 

他后退拉开距离,砰砰乱跳的心脏要离家出走。


我一只脚已经踏进坟墓里去了。他想道。尽管理智试图告诉他那只是个小抓伤,甚至不需要缝针,甚至远不如他们中学时相互捅刀来得严重,但茂丘西奥什么时候听过理智的话?他想,一个死人,应该就像是我这样的。

 

这么想着,茂丘西奥又放任自己把熟睡中的提伯尔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视奸”了一遍。左耳的银耳钉、大拇指上的家族戒指、唇边的新的磕伤和额角的旧疤。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到里面有几十个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最上面一条是罗密欧发的,三个小时之前:我们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坚持住,我们马上去接你!

 

小祖宗你们可千万别来,快去逃命!茂丘西奥差点把手机捏碎。无信号,该死现在消息发送不出去了。

 

他起身恨铁不成钢地平静了几个呼吸,一脚踹上医务室的床:“别睡了,起来!”

 

炸毛的猫惊跳起来,枪杆差点戳进死疯子的胸口。

 

“你找死!”提伯尔特放下枪揪住眼前人领子嘶声道,见鬼他刚才差点就开枪了!

 

“你不想快点见到你的宝贝朱丽叶吗?!”茂丘西奥冲他大吼大叫。

 

他们各自整理好武器,端好枪,紧惕地出了医务室的门。

 

____

 

“真不敢相信!”上午八点整,班伏里奥一把方向打死,拉手刹大惯性漂移甩掉了趴到挡风玻璃上的丧尸,雨刮器尽职尽责地把黑紫色脏污刮掉,后座的朱丽叶撑不住吐在了垃圾袋里。“茂、丘、西、奥。我都不知道……你TM居然一直都在!”班伏里奥感叹。这是他们偷来的面包车,他们现在正往邻城缪尚咖啡馆的方向一路奔驰。“你TM真的不是提伯尔特的脑内幻想……”

 

“你还要我再说一遍吗?”副驾驶座上的提伯尔特抬起眼皮,他们另外三个活人都晕车晕得想死。

 

“不!”班伏里奥直接撞破铁道口停运的护栏,又一个漂移回到了大公路上,“还有这个,茂丘西奥你TM有必要吗?为了让我们相信你真的就把我七八岁时的糗事全都抖出来!”车胎轧到了什么,剧烈颠簸了一下,装着存有计算结果和源数据的硬盘的背包从罗密欧的脚边“咚”地移回到另一侧,紧贴着车门。

 

鬼魂茂丘西奥在车顶哈哈大笑,他的扒着提伯尔特的肩膀——毕竟后者是他现在唯一能触碰到的实体,鬼魂的形体因为车辆的高速运动而被扯得扭曲形变又支离破碎,但这似乎并不影响他吵得提伯尔特脑壳痛。

 

“咔咔咔咔咔我不这么说你会听猫王子的话不去指挥部去缪尚吗?班尼boy,班尼boy,班尼boy是个暴躁的小孩,‘我揍你是因为你吃栗子,我的眼睛就是栗子色’噗哈哈哈哈哈。嘿,右转右转!My heart is an Open HIGH——WAY——”

 

提伯尔特脑壳痛:“他说右转。”

 

班伏里奥又是一顿操作。

 

他们夺路而驰,避开一个个嗅到活肉扑过来的丧尸,或者说“撞开”,毕竟班伏里奥开车犹如开坦克。因为半个钟头之前,提伯尔特突然一脸凝重,苍白仿佛游魂一般开口:“茂丘西奥,他刚刚告诉我,指挥部可能有问题,不要去指挥部。”

 

“什么?”这句话重点太多。沉浸在喜悦之中的另外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什么茂丘西奥?”罗密欧一把握住他的手腕。

 

我杀死茂丘西奥之后,一直能看见他的鬼魂……(“怎么可能?他、他就算成了鬼也应该来找我们……”“班尼你先听他说话!”)……我原本以为自己疯了,直到他……(“啊啊啊啊说重点啊提伯尔特,你们快去缪尚啊这里不安全!”)……长话短说,相信我,茂丘西奥现在就在那里看着我们,他让我们去找那个“缪尚”。

 

“茂丘西奥?”罗密欧看向提伯尔特指向的那个地方,难以置信地发问。他什么都看不到,朝向当然是偏的,茂丘西奥自己走到了他的视线上,手掌虚虚对上罗密欧伸出的手,他小心地不让手被穿过。

 

“他碰不到你。”

 

提伯尔特说着转过脸来,发现其他人都带着悲悯的表情看着他。“你们不信?”他眯起双眼。

 

“哼!让我来!”茂丘西奥发话道,“班尼你还记得你二年级时……”

 

……提伯尔特最后几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班伏里奥羞耻哀嚎打断,班伏里奥要哭了,各种意义上的。

 

朱丽叶的反应是最快的,她看着茂丘西奥所在的那个角落,问:“为什么你认为指挥部有问题?”

 

“‘我不知道。’”提伯尔特复述道,“他说所有亡人的灵魂都能相互……‘感应’彼此的记忆?他现在一下子接受太多消息了,还没有整理出清晰的逻辑。‘但是我们必须尽快。’”

 

……

 

“叩,叩叩”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讨论,四人俱是一惊。“谁?”

 

“是我。”门外是提伯尔特的前副手、指挥部的小狐狸帕翠克的声音,“表少爷、小姐,还有蒙太古家的两位。亲王命令我来接你们。”

 

他们明明还没有来得及把最终结果汇报给上级。

 

他们被监控了。

 

指挥部派来得人自然不止帕翠克一个,带的枪自然也不单小狐狸的手上一条。来者破门而入后,提伯尔特试图拖住帕翠克,而罗密欧和朱丽叶配合默契,触发一段足够紧张刺激的武打。直到和他们分头逃跑的班伏里奥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辆面包车横冲直撞地开过来,恍如神兵天降,一个两个把他们从枪林弹雨中全部捞上车。

 

然后回到本小结开头。

 

此时他们已经在路上平稳开出了几十公里,不时可以看见主路边上停着一辆或几辆废弃的车壳,车玻璃都碎了。罗密欧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屋子和车的主人发生了什么。

 

“我们甩掉他们了吗?”

 

“恐怕还没有。”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几辆军用摩托和警车从后面包抄上来,班伏里奥一脚油门,“坐稳了。”

 

接下来经过一段更加混乱刺激的飙车戏之后,他们暂时摆脱了追兵,进入一个维罗纳辖区的小镇。丧尸潮爆发不过几天,镇子已经空了。路边房屋多数门窗洞开,像一个个空虚的眼一张张贪求的嘴。

 

他们千疮百孔的面包车终于在最后一个弯道上翻车飞了出去四轮朝天;但万幸他们四人及时地赶在汽车爆炸之前从车里爬了出来,而且居然都只受了些轻伤。可惜,周围的丧尸群闻到了活人的皮肉香味渐渐聚集。

 

现在,如果鸟瞰整个镇子,可以看到指挥部派来的全副武装的搜查军队、无意识游荡的丧尸群,和他们几个人,这三方势力就像一颗颗棋子一般散布在这个废弃的荒芜小镇上盘根错节的大路小巷之中。

 

 

 

他们几个勉强找了个小巷阴暗的角落藏身,一些随意堆弃的木材和塑料篷布作为暂时的掩护。朱丽叶腿伤未愈,持续奔走几个小时后,过度疲劳和疼痛引发了高烧,她强撑着维持住意识。罗密欧把她抱在怀里,为她擦去额角的汗珠。他们听到前后巷口都传来了脚步声。

 

“我去引开他们,”提伯尔特压低嗓音。他看着罗密欧的眼睛,说:“照顾好她。”转身便跑出巷口。

 

朱丽叶来不及抓住他。

 

 

 

他腰侧的伤口一直在缓缓流血,一路滴滴点点。他被逼到了教堂钟楼之上,那里是小镇的最高点,在远远的可以看到一辆汽车闯出小镇绝尘而去。他们走了,提伯尔特做到了。身边的茂丘西奥神色凝重。他想对鬼魂说“别跟着我了,去找你的朋友们吧”,还没说出口一个字胸口就中了一弹。

 

他以为背后会开出一朵血雾但是没有,子弹甚至没有穿透他,甚至不疼,只是冰冷发麻。

 

____

 

他睁开眼,眼前是一片黑暗。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被俘虏了。被蒙住了眼,绑住了身子,戴上了手铐。他或许被塞在了后备箱里,身下的“地面”带着机动车的震颤、憋闷的空气里满是汽油和铁的气味。他咬破嘴唇试图依靠刺痛加速自己的清醒。

 

“小猫?醒了吗?”茂丘西奥的声音空荡荡地回响在黑暗中。

 

提伯尔特没有想过这家伙仍然在这里:“你快回去吧。”去找蒙太古也好,去缪尚也好。何必留在这里呢。

 

“……抱歉。”茂丘西奥声音里藏不住的脆弱感吓坏了他,而前者只是接着说下去,“提伯尔特,猫王子,我大概理清楚了,所有的一切,关于丧尸的起因,关于我的舅舅,”他破碎地笑了一下,“维罗纳的亲王他究竟做了什么……我的小猫,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把你置于如此境地。”

 

“怎么了?”他预感到黑沉沉的不详,但那又如何呢?即使去地狱里。

 

即使去地狱里,也有你在前。

 

 

 

下车以后,他一路被反剪着押送到亲王跟前。他们踢他的膝盖,踢了两次他才单膝跪倒。近侍扯下蒙住他眼的黑色布条,露出一双过于明亮的蓝眼睛。

 

“小卡普莱特。”亲王遥遥坐在宽大坚硬的王座上,“私联叛党,你们都被判处了通敌罪。”

 

提伯尔特抬起头,眼神是两把利剑,一言不发。

 

“除非……你能将功补过。”亲王从王座上下站起来,步履生风走到提伯尔特跟前,他镶着黄宝石的权杖挑起提伯尔特的下巴,艾斯卡勒斯屈尊弯下腰,“告诉我你们计算的结果。”

 

提伯尔特仍然咬着牙,倔强地沉默。

 

亲王一个眼神示意,近侍扯起提伯尔特的金发逼他看向屏幕投影。那似乎是来自病院的监控录像,病床上躺着那个带着氧气罩失去意识的少女,艰难地挣扎着呼吸,棕发铺满了枕头——玛缇娜,朱丽叶的友人,那个曾无私无悔的爱过他的女孩——他以为她已经……

 

“前天我们在清理丧尸的时候在街口发现了这孩子。可怜的孩子,她准是被丧尸攻击了,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但你知道,我们现在已经研制出抑制丧尸病毒的药剂了,所以她现在状态还算稳定,但始终只差最后一环。告诉我,卡普莱特家的提伯尔特。你们计算的结果是什么?”

 

亲王循循善诱,无名指上戴着象征权力的戒指的那只手伸过来,抚摸提伯尔特的头发和面颊:“你知道,这能救她的命。能拯救医院里那么多绝望的不幸之人的命运。告诉我,提伯尔特。”

 

提伯尔特冷笑一声:“您确定吗?就在这儿说?现在?我知道的可不止计算结果。”

 

亲王犹豫片刻,屏退左右,大厅里只留下了他们两人。

 

他说出了那个结果。

 

见亲王变了脸色,提伯尔特哈哈大笑,笑里溢出过量的张狂:“是不是很意外啊,舅舅?您已经看到过这组数据了吧?这不就是正是现丧尸病毒的遗传物质成分吗?或者说,长生实验上一个失败品的成分配比?”

 

闻言艾斯卡勒斯下意识地后撤了半步,他的脸色如同燃尽的烟灰。

 

提伯尔特接着说,他看上去活像另一个人,那个阴魂不散的疯人:“所有登上权力之巅的人,还有什么欲求?无一例外,他们都渴望永享权力的甘霖。您也未能免俗,亲王殿下,您也渴望长生。研究中心的秘密部门就负责不死药剂的研发,到上周丧尸爆发的前一天为止,采用生物改良科技的新型药剂通过了各方面检测,只差最后活体实验阶段。”

 

可是意外发生了,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某个工作人员被注射了药剂,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但之后渡过一到两天的潜伏期过后,他突然失去自我意识四处攻击同僚,保安们赶到现场把他制服,几天之后,他和其他丧尸一起被爆头。这就是这场末日浩劫中的第一个丧尸。

 

丧尸病毒依靠体液传播,咬伤或是被手上流血的丧尸抓伤,都会感染病毒。染上病毒的人尸化率将近百分之百。为什么会尸化?因为丧尸不会死去,因为已经死去的人不能再次死去!从某种意义上讲丧尸病毒、或者说不死药完美达到了它的目的!

 

亲王的脸色渐渐由惨白转变为恼羞成怒的涨红。

 

提伯尔特还在继续,话语里燃烧着熊熊烈火,仿佛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复仇恶鬼:“然而事情到了这一步,您仍没有放弃对永生的渴求,哈哈哈哈只差最后一步了不能功败垂成是吗?您让小猫他们算的东西其实根本不是丧尸病毒的密码,毕竟那是你们亲手研制出来的又怎会不知道?你在这种关头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试图计算的,是对不死药的改良,你们从大量尸化者身上采集大量样本……”

 

“住口!”艾斯卡勒斯的权杖劈头盖脸狠狠砸下,他发誓听到了提伯尔特颈椎断裂的声音,清脆的一声“嗑啦”,那个眼前红衣少年应声倒地。但他没有立死,他车矢菊蓝的眼珠依然狠狠地盯着无所遁形的上位者。

 

“耐心,舅舅,您忘了您对我们的谆谆教诲了吗?我曾经是那么敬重您,可您现在……您甚至还没有听到我解释那个结果为什么和现在的病毒是一样的。”

 

他一边说,鲜红的血一边从嘴里渗出来。他咧开一个可怖的笑:“您没想到吧?尸化的那些人们,他们不仅已经死去了,而且完成了永生。重点不在于成分而在于剂量大小。21克重的灵魂是存在的,只不过丧尸病毒,或者说*不死药*的药力太过霸道,一下子把他们的灵魂赶出了躯壳。您知道吗?现在,我那些流离失所的魂灵都在我耳边在呜呜哭。”

 

亲王掏出了配枪,对准了地上那人的脑袋:“回地狱去吧!”

 

那一瞬间,提伯尔特神态中的疯癫骤然褪去,卡普莱家的表少爷回到这具躯壳,他暴起,腕上手铐不知何时被打开,自由的双手出其不意缴下艾斯卡勒斯迟钝的枪。提伯尔特把亲王压在地上,枪口顶住他额头老迈的皱纹:

 

“砰!”

 

前亲王那颗脑袋已经开花,黑红色的血一路蜿蜒下来,提伯尔特嫌弃地擦在对方华贵的袍子上。

 

他把自己骨折的脖子正位,又呸地吐出一口血。

 

____

 

“现在,我们来聊聊为什么只有你能看到我吧?”前往指挥中心的车后备箱里,茂丘西奥打破沉默继续说。

 

提伯尔特试着笑了一下:“我以为只是我们之间的孽缘。”

 

“不是的。”

 

茂丘西奥在犹豫,很少见的。要知道他之前解释“所有灵魂能够共感所以用死掉的方案来实现永生的副作用是全知”时,都没有一点磕巴。提伯尔特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茂丘西奥,他甚至觉得有些新奇。提伯尔特在黑暗中等待着,正当他以为不会再等来结果的时候。他的“死”对头的声音才轻轻飘过来:

 

“那天晚上,你记得的吧?就我尸化的前一天晚上,我已经被感染了,病毒潜伏在身体里,但当时我们都不知道。”

 

记忆带来愧疚痛苦地灼烧着脏腑,提伯尔特:“我记得。”

 

“那个晚上,趁你睡着的时候,我在你嘴巴上咬了一口。”他飞快地说,“然后病毒就传染给你了。”

 

提伯尔特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真的,他之前听说亲王那段黑幕的时候的反应远比现在淡定的多。

 

“我不是故意的。其中的各种联系,我也是刚刚在路上才想到。”茂丘西奥又开始笑,也不知道触到了他不正常的脑子里的哪根弦,他咯咯咯咯地笑了好一阵,才喘一口气,“恭喜你,提伯尔特,你感染病毒这么多天了,你已经死了,但是你还活着。我很抱歉,小猫,你是研究中心这么多年来唯一成功的案例。脱离死亡的、真正长生不老的。成功案例。”

 

“提伯尔特,抱歉,我真的没想要让你处在这般境地。”

 

____

 

他在逃跑而茂丘西奥在他身边飘着团团转:“我还行吧,我可以吧!哇那个手铐锁舌真是重啊,我拨了半天。”

 

是啊你是,提伯尔特心想,天知道我一边听着脑内清晰的喀啦喀啦声一边装成被附身的样子分散对方的注意力,集中精神和艾斯卡勒斯周旋有多么困难。他侧过身躲进建筑物的阴影里,避开一队追兵。

 

“你说你都不会死了还怕个啥?”茂丘西奥吐槽。

 

提伯尔特翻了个白眼,他可不想浑身枪眼窟窿眼的跟个筛子一样出现在朱丽叶面前吓到她。

 

“诶,猫王子,你装我装得挺像啊。舅舅可被你吓得不轻。”茂丘西奥还在喋喋不休,“……说,提伯尔特,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认真的?现在说这个?现在?

 

提伯尔特转过脸看向他,茂丘西奥嬉皮笑脸,一双眸子清亮胜过天上两颗星辰。

 

你是不是爱我啊?

 

他们在逃亡途中,以世界末日为背景,丧尸的成因已经知晓并不意味着危机就能解除,提伯尔特需要尽快平安到达叛军本营缪尚把这一切真相公之于众。他们身后是一个城的追兵。他们的身份是一对刚刚刺杀了位高权重的领袖的刺客。他们的状态是一个去世多日的鬼魂和一个已死的永生的活死人。

 

 

提伯尔特一把搂过他,用一个暴烈的吻代替了回答。

 

 

__FIN__


.1.
暴躁小哥班伏里奥那段来自莎菊苣原文。
“My heart is an open highway……”Bon Jovi《It's My Life》的歌词:“我的心就像条开放的高速公路,就像弗兰克说的“我走我自己的路”,我只是想在活着的时候好好活着,It's!My!Life!”

.2.
打中猫的那颗子弹是麻醉弹,因为亲王下令要活捉。但是麻醉弹一般生效需要几分钟时间,猫一发马上就倒是因为剧情需要,也可以强行理解成缺觉和失血的虚弱。
提拔倒地被俘虏之后,帕翠克为他包扎了伤口。


其他设定集和作者碎碎念:点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