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ercutio

26868浏览    677参与
十月石榴2013
绘画班一个月的成果。

绘画班一个月的成果。

绘画班一个月的成果。

酒叁叁

【瓦球】自嗨文(二)

说好的今天搞瓦球,有车。

这两天xp在自己这里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但我是谁,我在哪,我写的是啥?

我没了,再见!!!!!!

微博

说好的今天搞瓦球,有车。

这两天xp在自己这里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但我是谁,我在哪,我写的是啥?

我没了,再见!!!!!!

微博

在西瓜糖里

维罗纳也过春节!
 
(准备印点静电贴窗花发发,虽然康起来只能上海nddp有缘见,总之印出来再说!) 

维罗纳也过春节!
 
(准备印点静电贴窗花发发,虽然康起来只能上海nddp有缘见,总之印出来再说!) 

弗兰肯斯壳

【罗密欧与朱丽叶|Tycutio】反派的十足

我真的好久不写tycutio了哈哈哈哈


——————

在阳台的躺椅上,朱丽叶正躺着睡觉。金发沐浴在夕阳里,像是在吸收太阳的光泽。睡梦中不知发生了什么,让她微微皱起了眉,翻了个身。提伯尔特擦刀的手便顿住了,发出一声叹息,心中一片柔情。

然后他想,柔情就是弱点,他是仇恨、是暴怒、是杀戮、是血腥,他不该有弱点。如果有了弱点,下一次与茂丘西奥决斗时,茂丘西奥的剑便会顺着他的弱点攀岩而上,直直刺入他的心脏,流出血来。

因此他悄悄站起,悄悄开门,悄悄离开了这个房间。

城堡的地砖是冰冷坚实的,就如同提伯尔特的内心。他一步一步踩在上边,明明是在上台阶,却总觉得什么东西一点一点落了下去,落到深不见...

我真的好久不写tycutio了哈哈哈哈


——————

在阳台的躺椅上,朱丽叶正躺着睡觉。金发沐浴在夕阳里,像是在吸收太阳的光泽。睡梦中不知发生了什么,让她微微皱起了眉,翻了个身。提伯尔特擦刀的手便顿住了,发出一声叹息,心中一片柔情。

然后他想,柔情就是弱点,他是仇恨、是暴怒、是杀戮、是血腥,他不该有弱点。如果有了弱点,下一次与茂丘西奥决斗时,茂丘西奥的剑便会顺着他的弱点攀岩而上,直直刺入他的心脏,流出血来。

因此他悄悄站起,悄悄开门,悄悄离开了这个房间。

城堡的地砖是冰冷坚实的,就如同提伯尔特的内心。他一步一步踩在上边,明明是在上台阶,却总觉得什么东西一点一点落了下去,落到深不见底的黑暗里。他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前襟,轻轻地扯了一下,又支起手中的匕首——刃尖将将碰到衣服布料——顺着前襟划了下去。什么都没有发生,衣服仍旧是完整的。提伯尔特无意识地哼着歌曲,朝着城堡的塔楼走去。

“天要黑了。”有人在他背后说。

提伯尔特猛地绷紧身体,缓缓转身。转身时,匕首已经牢牢握在了手里。茂丘西奥倚在冰冷坚实的墙壁上,欣赏着提伯尔特紧张时若隐若现的背部肌肉。那样有力,那样危险,那样一触即发。茂丘西奥舔了舔嘴唇。

他喜欢看提伯尔特这样十足的反派的样子。

提伯尔特不会问他为什么来,亦或是怎么进来的。

“滚出去。”提伯尔特说。

茂丘西奥仰起脖子朗声笑了起来。笑声在墙壁上来回碰撞。他因为笑而颤抖着站了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到提伯尔特面前——他老喜欢靠近猫王子,为什么?大概是因为茂丘西奥的内心总是在渴求着危险。

如若面对悬崖,往前走一步又如何。再往前走一步呢?

他熟悉提伯尔特的一切——进攻,声音,动作,气息。这气息让他激荡。提伯尔特一动不动,饶有兴致看着茂丘西奥靠近。这会儿又看起来太认真了,让茂丘西奥觉得颇为没意思。

茂丘西奥安静下来:“让我数数你有几根睫毛。”

提伯尔特露出一种恶心和排斥的表情,俯视着茂丘西奥。他比茂丘西奥稍高一些,对自己的身体有绝对的掌握和自信,对自己手中的匕首也一样。可短短几尺之外,被茂丘西奥占据的空间让他觉得未知,让他暴躁,却也让他想要停下来。

“我有时候觉得,”他慢慢地说,“我真的想……想伤害你,想杀了你,想让你这自以为是的可笑面容停滞在你那张面皮上。”

这话让茂丘西奥夸张地到抽了一口冷气,然后,茂丘西奥扭着自己的腰,一点一点蹭着贴紧了提伯尔特的匕首。

“我刚才可是看见了,猫王子。你那匕首比划什么?想把自己划开吗?”茂丘西奥比了一个划开的动作,“然后看这里边的东西哗地流出来……那里边有什么?让我看看,这里边能有什么。”

他不断逼近着提伯尔特的私人空间,挑战提伯尔特的底线,终于,在某一刻,提伯尔特突然就动了。猫王子并不吝惜他的拳脚,茂丘西奥也只能说艰难地应付。他尝试去抢夺提伯尔特的匕首,即使提伯尔特并没有使用它。或许因为在卡普莱特城堡伤害亲王侄子并不是一个有利于他的选择。思考之间,他被提伯尔特狠狠撞在墙上,整个胸腔像是要被震碎了一样。茂丘西奥低着头咳嗽,头发杂乱地在他眼前晃动。提伯尔特却停了下来,然后,茂丘西奥眼角就看见了匕首的寒光。

他堪堪一闪,匕首插进了耳边的墙壁上,激起灰尘。

“恶心。”他评价道。

提伯尔特沉默着。他知道茂丘西奥明白,而这也正是最让他暴怒的一点。他眯起了眼,看着狼狈的茂丘西奥。

“我不决定你的生死。上天会决定。时间会决定。机遇会决定。”

或许是因为提伯尔特的气息太近了,茂丘西奥轻轻地贴上去,在他的耳边低语。

“死也要死在你床上——”

腹部强烈的疼痛打断了他的花言巧语。太认真了,茂丘西奥想。他想抬起手死死拽住提伯尔特的金发,可他的手臂被提伯尔特压麻了,抬不起来。

“真是个……真是个十足的反派啊,我的猫王子。”

“谢谢夸赞。”

茂丘西奥上气不接下气地笑了起来。大概是提伯尔特觉得恶心了,就突然放开了他,后撤开身体。茂丘西奥跟上去,胡乱吹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眼前的头发吹到提伯尔特的脸上,嘴里叨叨个不停。

“月亮女神说今晚只挂上弦月,以此来给人们悬挂吊绳的礼物。你不问问我为什么突然来这里吗,提伯尔特?哦,当然是为了我的罗密欧,罗密欧。罗密欧为了什么呢?当然是为了他的朱丽叶,朱丽叶。别紧张,也不一定就是这里的那个朱丽叶,是不是?维罗纳有那么多个朱丽叶,就像月亮女神的千幅面孔一样。但凡她有一天以真面目示人,以完全的面目示人,海水就不会涨落,而是会顺着一个不存在的壶嘴倒进你的脑子里,然后从你那两个眼珠子旁边流出来……”

茂丘西奥隔着自己的头发吻上了提伯尔特。临出门之前,为了给罗密欧壮胆,他喝了太多酒。所有的嘶吼于是从他嘴边销声匿迹,而是直接沉默着灌进了提伯尔特的口腔。提伯尔特掐着他的脖子,舌头仿佛真的像一些动物一样带倒刺,把茂丘西奥唇齿之间的情欲一点一点勾出来,留下血肉模糊的痛苦和麻木。

他想做那个人。

他也想把这件事告诉提伯尔特。

就好像如若真的存在哪怕一丝可能,杀了提伯尔特,那就也能杀了自己。救了提伯尔特,也就救了自己。

茂丘西奥的手渐渐游走到了提伯尔特的手边,摸到了对方仍旧紧握的那个匕首。然后又游走到提伯尔特的腿间,摸到了对方坚硬的yinjing。茂丘西奥几不可闻地倒吸了一口气。他想做那个人,那个帮助提伯尔特划开胸膛的人。他用钝器砸过,也用利刃扎过,可总是被猫王子狡猾地躲过去。但终将有一天,茂丘西奥知道,自己可以做这座愚蠢的城市的出口。

到那时,自然要拉猫王子来陪葬。



————fin

就是要蘸甜面酱

【提球提无差】漂亮男人

*日常题文无关,日常看不出cp

*外貌是匈版,性格代入哪版都行


讲个故事:有个漂亮男人想睡另一个男人。

这个漂亮男人叫茂丘西奥,他想睡的人(至少在他看来)同样漂亮。

那人叫提伯尔特。

提伯尔特二十八岁,比茂丘西奥大两岁,黑色头发,黑色眼睛,黑色风衣,黑色靴子。

没有裤子。

倒不是他真的不穿裤子,只是在茂丘西奥的想象里,提伯尔特不需要裤子。

提伯尔特像只黑漆漆的乌鸦。

大部分时候像乌鸦,茂丘西奥悄悄补上一句,偶尔像秃鹫。

他对提伯尔特了解不多,但他睡过的女人们好像都有话说。

哦,卡普莱特家的小提伯尔特,他真是个漂亮男孩。莉莉丝叹着气评价。...

*日常题文无关,日常看不出cp

*外貌是匈版,性格代入哪版都行

 

 

讲个故事:有个漂亮男人想睡另一个男人。

这个漂亮男人叫茂丘西奥,他想睡的人(至少在他看来)同样漂亮。

那人叫提伯尔特。

提伯尔特二十八岁,比茂丘西奥大两岁,黑色头发,黑色眼睛,黑色风衣,黑色靴子。

没有裤子。

倒不是他真的不穿裤子,只是在茂丘西奥的想象里,提伯尔特不需要裤子。

提伯尔特像只黑漆漆的乌鸦。

大部分时候像乌鸦,茂丘西奥悄悄补上一句,偶尔像秃鹫。

他对提伯尔特了解不多,但他睡过的女人们好像都有话说。

哦,卡普莱特家的小提伯尔特,他真是个漂亮男孩。莉莉丝叹着气评价。

我当然知道,茂丘西奥想着,他若不漂亮谁会想去睡他。

他抓起红色的短外套径自走出房间,下楼时才发现自己错拿了莉莉丝的外衣。

茂丘西奥想拿回自己的衣服,门在他鼻子底下狠狠合上。

茂丘西奥穿着莉莉丝的红色短外套去喝酒,玛丽安娜像蛇一样地缠上来,抢走他的酒杯。

瞧啊,这里有个落单的男孩穿着女人的衣裳。

玛丽安娜喝了一口啤酒,唇印留在杯沿上。

亲爱的茂丘西奥,你想找个伴吗,给我买杯饮料,我陪你上楼去。

茂丘西奥笑了笑,把酒饮尽。

美丽的姑娘,放荡的小姐,我可以给你一整桶的好啤酒,但可别牵我上楼。

我懂了,玛丽安娜打量着他,你刚下楼不久。

他嬉笑着伸出一根手指。

我的好姑娘,愿意给我讲讲更棒的楼吗,愿意说说提伯尔特吗。

提伯尔特,哦,那个提伯尔特,玛丽安娜伸出手指点在他唇上。嘘,不用解释,我知道的。

可怜的提伯尔特,老卡普莱特对他太严苛了,你怕是没有见过他后背上的伤疤,这里一道那里一道,深深浅浅高高低低的道子交叠在一起,像没修剪好的草坪。

我倒是很想见见,茂丘西奥抛了个媚眼。

玛丽安娜啐他。

贪心的小子,有了树叶却想去怀抱枝干,有了玫瑰却要去握住荆棘,有了星辰却偏去追逐太阳。

枝干会压垮你,荆棘会让你流血,太阳会点燃你的羽毛,下方的海是你的归宿。

你会死,溺死在他漂亮的眼睛里,摔死在他布满沟壑的心上。

那可并不见得,我的女士,茂丘西奥是会游泳的,况且,我的平衡力也好得很哪。

玛丽安娜叹了口气,离开茂丘西奥,任由另一个年轻人握住手臂。

茂丘西奥耸耸肩,走出酒馆。

一双高跟鞋等在他面前。

茂丘西奥慢慢抬头,看见线条优美的小腿,和紧身的黑色皮裙。

他头有点痛。

你好啊,茂丘西奥,那皮裙的主人说,我是来警告你的。

不要动提伯尔特,罗莎琳说。

我可没打算去和他打架,茂丘西奥夸张地摊手,猫王子还在他的小窝里安分地躲着呢。

我稍后再评价你对卡普莱特家的侮辱,罗莎琳说,他这才想起她是个卡普莱特。

哇哦,罗莎,罗莎,你不是羚羊而是豹子,不是娇花而是毒药。罗密欧被你拒绝了,我被你赶走了,结果呢,你看上了提伯尔特。

罗莎,你现在的品味可真可怕。

闭上你的嘴吧,茂丘西奥,去找别的姑娘,找你的小鸟儿,你的女神,你的丁香花,只是别去找提伯尔特。

罗莎琳衣服上有一朵黑色的布花,很美,花瓣蜿蜒着伸展出去,扭曲而艳丽,像硕大的毒蜘蛛一样盘踞在她心口。

好姑娘,你戴了朵同你的衣服不太相衬的花儿,嘘,别说你没发现这点,这花儿是谁送给你的,老卡普莱特,帅气小伙子,还是漂亮女孩。都不是,我猜到了,是漂亮猫儿,被人磨钝爪子的漂亮猫儿,罗莎,茂丘西奥知道一点你不知道的事情,你一定想不到,卡普莱特在杀死提伯尔特。

不可能,罗莎琳绷紧了脊背和大腿,他不会这样做的,杀死提伯尔特有什么好处,他能叫谁抽出匕首,派谁投下毒药?

天哪,天哪,天哪,年轻的雅典娜竟是个笨丫头。我说的可不是老家伙,是他的女人,是那朵宝贝小花,是你们,是卡普莱特这个姓氏,你们所有人联手,用这个姓氏谋杀他。一天一天,一点一点,他的血渗入地毯、花园和武器库,他的灵散落在水晶灯的珠子吊坠里和你们失望或期望的眼神里。你有没有发现自己踏在血肉上,有没有在呼吸中闻到魂魄腐朽的味道?该闭上嘴的是你啊,罗莎,听听茂丘西奥的忠告:

安静一些,你能听到猫儿死去的声音。

提伯尔特说的对,你向来是个疯子,罗莎琳给他让出道路。我不该同疯子争辩的,甚至不该同疯子说话,你走吧,茂丘西奥,我拦不住你,只请你离提伯尔特远远的,你还没有看清更显然的事情。

你是疯子,疯子从来与死亡为伍。

这么说我们都是疯子了。茂丘西奥在原地转了个圈,身上不属于他的红色外套划出一个小小的弧线。这可不太妙,我讨厌这个说法,它显得所有人都是平庸的。

为什么?

因为所有人都相同了,相同就是平庸,最最无趣最最干枯的平庸。

我倒宁愿平庸,也不愿做个躺在石棺里的与众不同的人。罗莎琳说完这句话就扭身走开了,茂丘西奥在她身后吹了个长而尖锐的口哨,冲那个高挑的黑色背影挥手,另一只手拢在嘴边大喊。

放心吧,罗莎,你若是死了,我一定给你订做一副最美的棺材。

罗莎琳没有理他。

茂丘西奥自顾自地思考那该是什么样的棺材,钢铁做的骨架,厚厚的黄金外壳,镶嵌红宝石、绿松石、紫水晶和猫眼石,点缀上四季的干花和应季的鲜花,刻画阿尔忒弥斯的金角鹿、雅典娜的皇冠和波塞冬的三叉戟,衬上赫菲斯托斯最满意的火焰、达芙妮的月桂枝和阿波罗的马车。如果那姑娘喜欢的话,他甚至还可以找人画上斯芬克斯、美杜莎和一头狮鹫。

放弃你可怕的品味吧,这样的棺材只适合留给你自己。

说这话的是个男人,显然是个男人,声音低沉语调冰冷,不是姑娘们为了调情而故作的冰冷,而是单纯的伪装成无视的挑衅。

茂丘西奥决定接受这封战书。

好猫儿,我可算是盼到你了,丘比特要被他的翅膀拖着沉到哈迪斯的地盘里去了,我英俊的提伯尔特,你如果再不来,茂丘西奥就要在冥界里忍不住回头了。

那倒是不错,提伯尔特说,我很乐意看见你变成石头雕像,只是那东西想来不会太好看。

是啊,可怜的茂丘西奥,我变成的雕像都会因为思念你而扭曲,那当然不好看了,它的头会望着你的方向,乌鸦的方向,夜晚的方向,自怨自怜和病恹恹的方向。

我知道叫你闭嘴也没什么用处,提伯尔特绕过他走向小酒馆,别跟着我,既然你刚从里面出来,给自己找点其他乐子吧,茂丘西奥,去找罗密欧,和他抱在一起哭几场,趁着他还能活着被你抱住的时候。

不不不,年轻俊美的罗密欧会和他的姑娘一起活到九十岁,倒是我们两个更适合抱在一起哭几场,谁知道哪天我就会杀死你。

或者被我杀死。

或者被你杀死。茂丘西奥重复着他的话,虔诚得像许下一个诺言。

提伯尔特移开了视线。

茂丘西奥,去做点什么,随便什么,别让我看见你了,提伯尔特说。

我今天很累,没心情杀死你。

茂丘西奥大笑着鞠了个花里胡哨的躬。

他说,不胜荣幸。

星鬼
又名《爱丽丝漫游维罗纳》灵感来...

又名《爱丽丝漫游维罗纳》
灵感来源于茂丘西奥饰演者和卡普莱夫人饰演者都曾经有机会出演《爱丽丝梦游仙境》。

又名《爱丽丝漫游维罗纳》
灵感来源于茂丘西奥饰演者和卡普莱夫人饰演者都曾经有机会出演《爱丽丝梦游仙境》。

放空

入坑两年终于有了产出(还有脸说

赶死了刚才刚送去印周二应该能到

周三元旦带到帝都slo15发无料!

求太太们不嫌弃跟俺换🤪

ps.p3是背面 p1 2可以拼起来

提包可真他娘难画(

入坑两年终于有了产出(还有脸说

赶死了刚才刚送去印周二应该能到

周三元旦带到帝都slo15发无料!

求太太们不嫌弃跟俺换🤪

ps.p3是背面 p1 2可以拼起来

提包可真他娘难画(

Wilda

准备带去slo的罗朱无料,还有很多想画的但是实在没时间,【就是咕咕咕x】明信片应该能赶上,吧唧不一定来得及,随缘随缘

准备带去slo的罗朱无料,还有很多想画的但是实在没时间,【就是咕咕咕x】明信片应该能赶上,吧唧不一定来得及,随缘随缘

Wry也是無藜
是一个SLO紧急突发产物“维罗...

是一个SLO紧急突发产物“维罗纳的孩子们亚克力挂件抽抽乐”的粗糙宣传以及印量调查!

6cm亚克力挂件抽抽乐!10r抽一次!上下两个孔,可以把挂件连起来,也可以单独挂!我们会送小吊饰!

因为形式接近所以打算做随机抽取的形式,最右边的一列(大表哥,长发毛球,长发罗密欧)是隐藏款!掉率会低!到时候就是鉴欧非的时刻(x

SLO摊位是R08-09这里鸽子汤也免费
欢迎来玩!体会抽卡的快乐(x

但想到可能会有朋友想要全套所以还是来悄悄统计一下。(真的会有吗)
75r全套9个,含全部三个隐藏款,加赠同柄贴纸!

想要全套的朋友请评论告诉我SLO还是网络通贩!
网络通贩会放在朋友的淘宝店铺,依然是抽抽乐和全...

是一个SLO紧急突发产物“维罗纳的孩子们亚克力挂件抽抽乐”的粗糙宣传以及印量调查!

6cm亚克力挂件抽抽乐!10r抽一次!上下两个孔,可以把挂件连起来,也可以单独挂!我们会送小吊饰!

因为形式接近所以打算做随机抽取的形式,最右边的一列(大表哥,长发毛球,长发罗密欧)是隐藏款!掉率会低!到时候就是鉴欧非的时刻(x

SLO摊位是R08-09这里鸽子汤也免费
欢迎来玩!体会抽卡的快乐(x

但想到可能会有朋友想要全套所以还是来悄悄统计一下。(真的会有吗)
75r全套9个,含全部三个隐藏款,加赠同柄贴纸!

想要全套的朋友请评论告诉我SLO还是网络通贩!
网络通贩会放在朋友的淘宝店铺,依然是抽抽乐和全套两种形式。

求有缘见到的大家点个推荐,感谢!

在西瓜糖里
就只有画画草稿的力气,不要手生...

就只有画画草稿的力气,不要手生的完全画不出就好勒…… 

就只有画画草稿的力气,不要手生的完全画不出就好勒…… 

艾赭

小鱼干存档!

拇指姑娘AU(就是它)相关涂鸦,七七八八潦潦草草一大堆,期中两周里陆续摸的。是摸着摸着才有了故事的(💦


没头没尾,就不打ship tag了,好多球球所以打个单人标签

小鱼干存档!

拇指姑娘AU(就是它)相关涂鸦,七七八八潦潦草草一大堆,期中两周里陆续摸的。是摸着摸着才有了故事的(💦


没头没尾,就不打ship tag了,好多球球所以打个单人标签

在西瓜糖里
今天有点能画的我! 其余的请康...

今天有点能画的我!

其余的请康上一条!

今天有点能画的我!

其余的请康上一条!

Lemon pigeon
惯例草图风格。亲王球事后现场,...

惯例草图风格。亲王球事后现场,和亲友脑嗨产物。

惯例草图风格。亲王球事后现场,和亲友脑嗨产物。

十月石榴2013
想象罗密欧从朱丽叶那里回来打开...

想象罗密欧从朱丽叶那里回来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勉强算《世界之王的虚度日常》的插图,但实际关系不大┓( ´∀` )┏

想象罗密欧从朱丽叶那里回来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勉强算《世界之王的虚度日常》的插图,但实际关系不大┓( ´∀` )┏

Lemon pigeon
上课瞎涂,被死神拉下水的毛球

上课瞎涂,被死神拉下水的毛球

上课瞎涂,被死神拉下水的毛球

S眠



Summary:同他说爱就像在瞎子面前描绘世间的美好般令人难过。


*好像没多大关系


*丢一下,是很早之前的摸鱼


提博尔特不是个瞎子,但同样的他无法领会着万千世界的色彩,所有事物在他眼前只是单调与无趣。


显而易见他是个色盲,这导致他无法正确知这个世界。


在提博尔特眼里,小表妹的发丝是浅色的,听奶妈说那是金子般的色彩,提博尔特听得似懂非懂,毕竟他只知道朱丽叶的头发有着缎绸般的柔滑。老在面前叫嚣的蒙太古常穿蓝色的衣裳,这是卡普莱特的小伙子们告诉他的,那些深色的衣料在他面前浮动恼得他心烦意乱。还有该死的茂丘西奥,衣服深得像块天边的黑幕,每次他的出现总能让提博尔特怀疑是否是...



Summary:同他说爱就像在瞎子面前描绘世间的美好般令人难过。


*好像没多大关系


*丢一下,是很早之前的摸鱼



提博尔特不是个瞎子,但同样的他无法领会着万千世界的色彩,所有事物在他眼前只是单调与无趣。



显而易见他是个色盲,这导致他无法正确知这个世界。


在提博尔特眼里,小表妹的发丝是浅色的,听奶妈说那是金子般的色彩,提博尔特听得似懂非懂,毕竟他只知道朱丽叶的头发有着缎绸般的柔滑。老在面前叫嚣的蒙太古常穿蓝色的衣裳,这是卡普莱特的小伙子们告诉他的,那些深色的衣料在他面前浮动恼得他心烦意乱。还有该死的茂丘西奥,衣服深得像块天边的黑幕,每次他的出现总能让提博尔特怀疑是否是上帝故意将天幕割下一块来,又随手丢在一边好让它来了这维罗纳惹是生非。


他曾经问过帕特里克,自己常穿的装束是什么样的颜色,高个子的男孩和他站在一起沉默了片刻,扬着手掌心一边开口一边比划。


男孩说是红色,像玫瑰花蕾的颜色,又是血液的颜色,或者说是轰轰烈烈的爱情的颜色。


他听完帕特里克蹩脚的解释之后点了点头,他大概知道那是什么颜色了,毕竟血液是温热的,这红色就该是一种温热的颜色。可他又迟疑起来,曾经滴在自己手背上的朱丽叶的泪水也是温热的,这泪水也是红色的吗?


他无从知晓,只得继续在上帝未给他的调色盘上摸索。


他从蒙太古嘴里了解到茂丘西奥是紫色的,他总能听见“紫色的小疯子”,起初他还不知道这个称呼是蒙太古们冠给茂丘西奥的,直到应声而来的笑声和人群中爆发出的欢呼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抬头,发现茂丘西奥正冲着他挑衅地笑。


冲上去的前一秒,提博尔特回想紫色是一种什么样的颜色。


刀刃切入皮肉时提博尔特手掌心里是温热的红,茂丘西奥的手还紧紧抓着他的衣领,笑声也依旧那么刺耳,只是黑白色调如潮水般疯狂的褪去,周围的一切都开始鲜明,维罗纳的人看着他,他也看着维罗纳的人,他看见茂丘西奥的小狗瞪大的双眼是湖蓝色的。


茂丘西奥从他的怀里挣脱,匕首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又刺耳的声响,提博尔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他开始困惑,不解和愤怒一股脑袭击了他,像个凶狠的骑士要把他刺穿。之前心心念念且一直探索的颜色成了吃人的恶魔令他惊恐万分,他把血液抹在自己衣服上,汗水和血液都冰凉凉地捂在手套里,红色和红色混杂,透过混乱的色彩他忽地看见了死神的舞蹈。


提博尔特头一次如此希望自己是个瞎子。


pureunn
我课上迅速搞了,我不能错过😡...

我课上迅速搞了,我不能错过😡有年操小扣注意

我课上迅速搞了,我不能错过😡有年操小扣注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